法蘭西之狐

s3obw熱門言情小說 法蘭西之狐 txt-第五百四十一章,和談讀書-w674h

法蘭西之狐
小說推薦法蘭西之狐
虽然拿破仑对于北海海峡之战的情况无比愤怒,但是科学真理报还是用大篇幅报道了法国海军所获得的“决定性的,辉煌的胜利”。当然这篇报道中,着重的是从战略角度讨论了这一战在战略上的决定性的意义,那就是,在这一战之后,英国海军作为一支战略性的力量,已经不复存在。
“而自从海盗头子德雷克时期就开始了的,英格兰在海上的霸权,到如今,可以说是已经敲响了丧钟。”
而在英国呢,英国国王发了疯,所以只好由王太子来代行王权。虽然最终的决定还没有出来,但是在宣传上,英国的媒体却已经开动起来了。所有的报纸都在宣传英国王家海军获得了决定性的胜利,并且对他们的战果大加描述。但是有一点很有意思的是,英国人在对这一战的宣传中,和法国人一样,篇幅不小,英雄人物的介绍不少,但是对于战役的具体过程和结果却讳莫如深。
在法国人的报道中,你只能知道英国人损失了那些军舰;在英国人的报道中,你只能知道法国人损失了那些军舰,凑在一起,嗯,英国人发现,法国人好像还不知道“克雷西”号已经沉没了。而将她算做了重创。
死神發來的短信
英雄聯盟之電競稱神
王太子在和大臣们认真的商议之后,终于做出了最后的决议,那就是:保体面人,不保大英。
“现在法国人还不知道我们的‘克雷西’已经沉没了,而且法国人的损失也相当惨重,王太子殿下,我建议我们要趁着这个机会,赶紧和法国人讲和。”
“什么讲和,这不就是投降吗?”王太子还有点不甘心。
于是大家便一起看了看利物浦伯爵。
利物浦伯爵看着大家都瞧着自己,颇有点不自在,但是他还是站出来道:“王太子殿下,有一些情况,您可能需要了解一下。嗯,这是我们的情报部门汇总的一些资料。”
一边说,利物浦伯爵一边将一个大大的文件袋递给王太子。
王太子疑惑地看了首相一眼,便接过文件袋,打开看了起来。看着看着他的手便抖了起来,似乎是抑制不住愤怒,最后他全身都抖了起来,以至于有大臣都担心,王太子该不会遗传了他爸爸的毛病吧?最后当他抬起脸来的时候,大家看到的并不是一张乌云密布的愤怒的脸,而是一张苍白的,因为恐惧而扭曲起来了的脸。
“怎么会,怎么会这样……”王太子的声音里面甚至都可以听到上下牙相互撞击的“咯咯”声了,“你们在骗我是不是,你们是说,我们大英的街道上,全都是随时准备造反的暴民,而王国的军队,尤其是陆军,也非常的不可靠,很多的危险分子已经混入了军队,危险的思想在军队中到处传播……只要稍有风吹草动,他们就会像法国人那样造反,然后把我们都送上断头台?我们的军队,我们的警察,还有我们的特殊部门,怎么会放任事情到了这样的地步?”
“我尊敬的殿下,这实在是没有办法呀,因为,因为军队、警察甚至是特殊部门的人都拿不到钱,至少是拿不到足额的钱,海上封锁对我们的打击太大。殿下,自战争开始以来,国内经济不振,但是政府和军队的开销却越来越大。我们的正常收益根本无法支持这样大的支出,殿下,建造舰队,准备反登陆,准备足以和法国陆军在大不列颠岛上战斗的陆军,这都需要花很多很多的钱。
政府面对这样的赤字,没有别的办法,只能用超发货币的方式来解决问题。这些年来,我们的印钞机从来没有停过,印出了大量的货币。如今我们政府的大部分开支,并不是靠税收维持的,而是靠超发货币维持的。
殿下,您知道,发行的纸币后面如果没有对应的抵押物,比如说黄金,那这种纸币就是废纸。而发行这样的纸币,并且强迫人民使用,其实就是国家对人民的掠夺。这就像是罗伯斯庇尔在九三年的时候做的那样。所以,和那时候一样的局面也在我们英国出现了。
在最近的几个月里,我们又以‘特别国债’的名义,收回了一部分的纸币,这其实只是用另一种废纸,来换掉更多的废纸。也许您已经听过这样的一个笑话了,一个人提着一篮子的英镑上市场,因为有事,就把那一篮子英镑放在路边,自己走了。过了一会儿,当他回来的时候,他发现英镑分文不少地被倒在了地上,而篮子却不见了。现在,英镑已经完全成了废纸了。至于‘特别国债’那是因为人民还寄希望于我们的海军能够打破封锁。而一旦这个希望破灭,我敢说,它的价值甚至还比不上同样重量的,没有印上图案和文字的白纸——白纸至少还有点用呢。
廢材重生:邪王獨寵悍王妃
我尊敬的殿下,如今,我们的军队、警察以及强力部门的大部分员工,拿到的报酬都是这样的废纸。所以他们同样对政府,对王国心怀不满。如果不是对打破封锁还有希望,他们也许早就造反了。现在如果我们不早做准备,等到他们了解到真相之后,我们就全完了,英国就会被成一个无君无父的共和国了。
我可以说,如果我们不能采取措施改变这一切的话,在我们的军队的每一个军营里都藏着不止一个波拿巴;在我们的警察和特殊部门的每一扇窗后后面都躲着一个罗伯斯庇尔和圣茹斯特。在我们的十字路口和每一处广场都有人在盘算着什么地方便于立起断头台。”
“那么,首相,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要准备逃到国外去吗?”王太子慌忙问道。英国的国王,对于国内内乱,然后砍国王的脑袋什么的事情,比路易十六了解的更多。毕竟,在欧洲,第一个被砍掉脑袋的国王是英国国王。
“这当然要准备,但这不是目前最该干的。目前最该干的是尽可能稳定住局面,现在还没有到完全绝望的时候,我的殿下。”
“那么,现在我们该干什么呢?”
腹黑太子天降萌妃 清溯
“和平,我们需要呼吁和平,需要和法国人就和平问题进行谈判。”利物浦伯爵道。
“伯爵,我听说在此之前,我们其实一直和法国人有联系,我们一直都和他们在谈和平,是吗?”王太子问道。
“是的,殿下,这件事情陛下也是首肯了的。”利物浦伯爵赶紧说道。
“我不是说这个,我是说,他们有什么样的条件?我们能达成和平吗?达成和平之后,我们还能维持住王国的体制吗?”王太子问道。
“殿下,当时他们提出的条件我们的确很难同意。”利物浦伯爵回答道。
“他们提出了什么条件?”王太子问道。
利物浦伯爵挥了挥手,便有一个戴着假发的仆人,端着一个银盘子走了过来,盘子上放着一份备忘录,这就是英国和法国人在“梧桐树工作”中的协商的相关记录。
王太子便拿起文件看了起来,看到“灭亡英国的二十一条”他微微的皱了皱眉,但接着,他放下文件,对利物浦伯爵道:“伯爵,您觉得他们如今会愿意在这个要求的基础上,和我们达成和平吗?”
“殿下……”利物浦伯爵苦笑道,“您知道当初法国人提出这个要求的时候,我们的舰队还在……而且法国人一向很贪婪……”
于是大家便都沉默了。过了一会儿,王太子才道:“尽快和法国人恢复谈判。必要时可以做出一些让步,要知道,一个没有国王,没有贵族的英国,对我们大家来说,和没有英国又有什么区别呢?保住王国体制,这是我们的底线所在,其他的,就看看,竭尽我们英格兰的力量,能不能让法国人满意了吧。”
一般来说,当同时要面对内外敌人的时候,也就是内有屁民造反,外有友邦侵略的时候,大部分居上位的家伙,都会很自然的选择“宁赠友邦,不与家奴”的国策的,古今台外,莫不如是。就连号称“天子守国门,君王死社稷”的我大萌,最后也变成了“海盗守国门,流寇死社稷”。而原本的大萌官军,大部分摇身一变,都变成了大清官军,而那些我大萌的高官贵人,在解决了头皮痒的问题之后,也照样是人上人。再比如由篡位起家的我大怂,那更是宁可“桧书夜报四太子,臣构再拜从此始”,也要消除任何内部家奴篡位的可能。到了民国,更是弄出了伪军拿双饷“曲线救国”的故事。算起来也就只有军机大臣刚毅为人实诚,老老实实地将这句话说出来了。
重生嫡女無雙
既然得到了王太子的首肯,首相利物浦伯爵自然迅速地行动了起来,通过在中立国的特殊途径,再次联系到法国人,表示英格兰愿意“以更大的诚意”来追求两国之间的和平。
这个消息当然被迅速的传到了拿破仑这里,这让刚刚因为给布律埃斯海军上将授勋,并将他晋升为海军元帅而闷闷不乐的拿破仑终于有了一点笑容。刚才在把元帅节杖颁授给布律埃斯海军元帅的时候,拿破仑双目圆睁,手握节杖,大踏步的走过去的时候,布律埃斯海军元帅甚至于都不由自主地往后退了半步,同时缩了缩脖子,似乎是很有些担心拿破仑会直接一节杖糊在他的天灵盖上面。
而据大仲马在他的小说中的说法,拿破仑事后对约瑟夫说:“当时我真的想要一节杖糊在他的脑门上。”而约瑟夫则回答道:“我完全能够理解你的感受,我知道你是花了多大的意志力才克制住这种冲动的。因为你每次拿着一份也不知道是拉普拉斯还是傅里叶帮你写的数学论文来提交的时候,我也很想找个棍子,一家伙糊在你的脑门上。”
于是拿破仑便将约瑟夫和吕西安都叫来,一起商量和谈的事宜。
“英国嘛,当然还是不要革命的好。”一开口,约瑟夫就暴露了反革命的本质。
“这是我们的共识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需要从英国得到一些什么。在原本的条件下,还需不需要更进一步。”拿破仑道。
约瑟夫听了摇了摇头道:“这个基础就已经很够了,再进一步,英国政府就未必立得住了。如果引起了全面的反抗,导致英国政府前脚和我们签好了协议,后脚伦敦的人民就革命了,那我们不是白干了吗?难道还要让我们去帮他们镇压革命?”
“那怎么可能?”拿破仑睁大了眼睛,前额上亮晶晶地道,“那我们在信誉上就完全破产了!我们的进步形象可是很值钱的!只有那些一做生意就会破产的傻瓜商人,才会不把这金字招牌当一回事。为了眼前一点小小的利益,就破坏了国家多少年来积累下来的形象。而且像英国这样的国家,一旦全面的革命了,我们去镇压他们,那要花多少钱?收得回成本吗?这怎么可能呢?”
“所以,我们要确保英国政府在签订了协议之后,还能站得住脚。因此,这份协议,有些地方,我们甚至还要往后退一点。有些条款,要换个说法,至少看起来要平等公正;有些条款,要保密;有些条款,要修正……啊,对了,我们的确应该增加一个条款,那就是,我们和英国之间的战争,并不是因为我们对英国人民抱有恶意。所以我们愿意为英国的战后重建出一把力,我们愿意以相对优惠的方式向英国政府提供用于善后的贷款,当然,贷款的使用,我们还是有监督的权限的。而且贷款也是需要抵押的。嗯,这个贷款,就叫做拿破仑援助计划吧……”
兄弟三个人便又就如何让事实上的不平等条约,在条文上显得格外公平,以及如何对英国的重建提供援助等一系列问题进行了深入的探讨,最后终于形成了一份指导性意见,转送到了塔列朗部长的手中。

tya2u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法蘭西之狐 txt-第五百零六章,最危險的敵人插了一手鑒賞-nr9u9

法蘭西之狐
小說推薦法蘭西之狐
真理部的工作效率不算特别高,尤其是在处理那些被他们垄断了,公安部插不进手的事情方面,他们就像一切的官僚机构一样,总是能拖就拖。能拖到下午完成,绝不在上午解决;能拖到明天再干,绝不在今天动手。
要说针对美国的舆论宣传,本来是公安部根本就插不进手的地方,所以虽然吕西安那里的原则已经定好了,但是距离工作真正地全面展开却还相当的远,直到有一天,吕西安得到了一份报告为止。
这是一份保密级别非常高,整个的真理部,甚至于整个法兰西,除了吕西安之外,就没几个人有资格看的报告。甚至包括拿破仑,包括约瑟夫,都看不到这份报告,甚至于都不知道这份报告的存在。整个法国,保密程度这样高的报告据说只有两份,一份在真理部,一份在公安部。
真理部的这份报告的标题是《公安部近期行动的研究和判断》。我们有理由相信,公安部那边的那份报告的标题多半是《真理部近期行动的研究和判断》。一般来说,职能有交叉的部门之间的敌对总是非常严重的。甚至于,其他的一切敌人都要排到第二位。就像海军马鹿和陆军马鹿,又或者像军统局和中统局。
“彼得森,打个电话,马上把盖亭、维克托、贝克朗都叫来。让他们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马上到这里来见我,立刻,马上,要快得像闪电一样!”
虽然吕西安要求这几个家伙立刻赶来,但是路上还是要花不少时间的。再加上现在正是下班的高峰时间,(吕西安习惯于从下午,甚至傍晚才开始工作)所以几个人足足花了一个小时,才赶到吕西安这里。不过这也有好处,那就是吕西安已经基本上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了。
“你们看看这个。”等几个人都坐下了,吕西安便从文件夹中抽出一张纸,让大家看。
大家便都一个一个传阅了这张纸。吕西安等大家都看完了,又将这张纸放回到文件袋中,然后道:“大家都看完了,有什么想法?”
负责北美的情报工作的贝克朗立刻道:“他们这是在抢我们的饭碗呀!按照分工,文化方面的事情,是归我们负责的,他们跑进来胡闹,会破坏我们的计划的。”
“他们肯定会说宗教方面的事情他们也是有权限的。他们肯定会这样说的。”盖亭说。
“公安部的这些家伙真是太不要脸了,只要能不要脸,他们就一定会不要脸。”维克托说,“我从未见过有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大家便一起痛骂公安部都是混蛋,富歇就是个臭不要脸的变色龙。
吕西安坐在一边,看着大家唾沫横飞地骂公安部。等大家骂了一阵子了,他才开口道:“你们大家从今天下午骂到明天天亮,能骂死富歇吗?”
于是大家便都住了口。
“好了,现在我们来商量一下对策了。”吕西安说。
刚才的那张纸上,写着他们的人注意到公安部的家伙,通过牧师培训之类的手段,往北美派了一大堆的间谍。甚至于,他们可能已经了解到了真理部下一步的打算——这不奇怪,因为就像真理部把公安部当做第一敌人一样,公安部也一直将真理部当做最大的敌人。据说,如果真理部有谁能弄到小皮特(英国首相)抽屉里的秘密文件,那就肯定能获得吕西安部长的表扬;但是要是有谁能弄到富歇的抽屉里面的秘密文件,那一定会成为吕西安部长最为倚重的心腹的。当然,在富歇部长那边,也是如此。
维克托想了想,开口道:“公安部的家伙们已经动起来了。我们要进行的事情是阳谋,不可能瞒得过富歇部长——那只老狐狸实在是太狡猾了。所以,部长阁下,我觉得我们应该双管齐下。
一方面,部长阁下应该去找第一执政,将我们的计划和第一执政细细地讲一下,进一步争取他的支持;另一方面,我们的动作也要加速。第一执政阁下一向是个急脾气,而且即使我们得到了第一执政的支持,第一执政要求富歇部长少搞些小动作,富歇部长就会听吗?他表面上当然会听的,但是和我们抢功劳,甚至挖坑坑我们的事情他绝不会真的停下来不做。就好像,如果第一执政要求我们不要找公安部的麻烦,不要拆他们的台,我们也只会在表面上答应,其实该干的事还是要干,最多不过是干得隐蔽点。但是做得隐蔽点,天然的就会降低效率。我们加速一点,他们降低一点效率,这样,蛋糕主要就还是我们的。部长先生,如今,我觉得我们也只能这样做了。”
吕西安也点了点头。其实在刚才的那段时间里,他就已经想清楚了,只能这样双管齐下。于是他便对其他人道:“我现在就去找拿破仑,你们赶紧把事情弄起来,不要再拖拖拉拉的了,要快,要快,越快越好!”
于是吕西安立刻就去了执政府,向拿破仑告状,痛斥富歇侵权。拿破仑却不以为然地指出:“吕西安,你这个笨蛋!你手中的资源远远超过富歇,你居然自己摆不平,还要跑来找我?你可真不怕丢人!”
不过虽然这样说,但是拿破仑还是让人去提醒了富歇一句:“不要把整个事情弄坏了。”
拿破仑的意思也很明确,你们相互争功可以,相互拆台不行。
在有了“公安部”的威胁之后,“真理部”的行动效率立刻就高了起来,毕竟,这事情的功劳要是被公安部的那些混蛋抢去了,那大家的绩效什么的就都不用想了。所以,整个真理部在这个时候,都紧密地,或者是装得紧密地团结在了吕西安身边,以最高的效率开始推动在美国掀起一场触及灵魂的,针对万恶的英国海盗文化的,名为“连根拔起英格兰海盗匪帮的反动思想”的大批判。

ofl18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法蘭西之狐 txt-第五百零五章,洗黑閲讀-w1nq0

法蘭西之狐
小說推薦法蘭西之狐
随着新闻报道的深入,渥太华大屠杀的消息也被广泛地报道了出来。当然,在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法国人还是非常有分寸的。
“你们记住,对这件事情的报道,一定要秉持如下几个原则。”在红磨坊的一间沙龙中,吕西安斜躺在沙发上,将头枕在红磨坊如今的头牌阿黛尔的腿上,一边懒洋洋地给几个手下作指示。
嗯,这就是吕西安的工作方式之一,一般来说,能在这里的吕西安谈工作的,基本上都是他的心腹了。
“美国佬虽然都是野蛮人,但是至少目前,他们还是我们这边的野蛮人。”吕西安说道,因为嘴巴里还有阿黛尔喂进去的半个葡萄,所以这话有点含糊不清。
“既然他们还是我们这边的野蛮人,所以我们不能直接攻击他们的野蛮行径。这样显得我们太不厚道了。但是,我们又有必要让欧洲人民都知道,美国人和英国人一样是野蛮人。嗯,盖亭,你说说,我们该怎么办才好?”
盖亭是《科学真理报》的新任主编,前一任主编刚刚退休,带着一大笔钱,在巴黎郊外买了个小庄园过好日子去了。而盖亭才刚刚上任,这时候自然要做出点成绩出来,要不然,凭什么让他坐在这个大家都想坐的位置上?
如今吕西安既然提出了这个问题,他当然要好好地表现一下。于是他便回答道:“部长,我觉得,我们可以采用附带杀伤的方式来解决问题。”
说到这里,他看了一眼吕西安,见吕西安并没有其他的表示,便继续说道:“我们报道这类事情的时候,表面上还是要做出是在歌颂我们法国人中的英雄上。附带着,带上那些美国人。比如说,在渥太华,托姆神父,还有莱贝克营长,他们在渥太华救下了不少的和平居民。我们可以将报道的力量集中在他们身上,大力报道他们身上展现出的人道主义精神。然后顺带着就把美国人搞大屠杀的事情报道出来。
嗯,考虑到美国人毕竟是我们这边的野蛮人,光说他们也不好。我们可以在提到他们的暴行的时候,将他们描写成被英国人的暴行激起的仇恨冲昏了头脑,或者是在战斗中杀红了眼,反正就是既要把暴行揭露出来,又要帮我们这边的野蛮人洗洗白,当然,这个洗的手法要特别注意,不要真的把他们洗白了。有些时候,甚至要故意留下让观众一眼就能看出我们在洗白他们的地方,而效果呢,却是越洗越黑。这样既打击了美国人的形象,又不至于让人觉得我们包藏祸心——毕竟,您看,我们都这样努力地为他们洗白了。”
说完这些话,盖亭便满怀忐忑地又向吕西安望了过去。
吕西安点了点头,将阿黛尔刚刚喂给他的一片橘子吃了下去,然后道:“这个设想不错!盖亭先生,您会成为一个好主编的!嗯,比如说,一个美国兵就在托姆神父的眼前,用刺刀将一个小女孩捅死了。怎么洗,才有让观众一眼就能看出我们在洗白他们,而效果呢,却是越洗越黑?”
“就说因为刻骨的仇恨,以及激烈的战斗,美国士兵的精神状态出现了问题。嗯,最近科学院那边不是对‘精神类疾病’进行了不少研究吗?比奈尔院士还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精神疾病治疗中心’,获得了很不错的效果了吗?我们可以在描述中,将这个士兵描述成精神病人,而他之所以有精神病,那是因为英国野蛮人给他带来的伤害太大。然后我们还可以请比奈尔院士出来说两句话,暗示一下美国军队普遍的都存在精神方面的问题。于是……”
“于是整个美军,都被我们洗成神经病军队了!”吕西安哈哈大笑起来,接着又补充道:“这个法子很好,但是还不够,还要继续深挖,要把根子挖到英国人的文化影响上。美国虽然和英国是敌对国家,但是他们在文化上是一脉相承的。我们要将他们的问题一只归结到他们的文化上。
嗯,英国人对殖民地原住民种族灭绝,对国内不宽容,任意欺压和他们不一致的人。美国就是因此而走上反抗的道路的。但是美国人并没有认识到,在英国的文化中潜藏着的暴虐的红龙,也一样潜藏在他们的精神深处。
你们看,即使是在反抗英国的时候,美国人也没有停止屠杀其他弱小民族,比如说印第安人。他们的第一任总统,华盛顿就是个善于用原住民的皮来做皮靴的野蛮人。他们一方面受到英国野蛮人的欺压,另一方面又受到野蛮人的文化的侵害。而他们却没有意识到这一点,于是他们就渐渐地变成了他们最憎恶的人的样子。
所以,美国人真是太可怜了,他们受到英国的毒害太深了。而他们自己却还没来得及注意到。连注意都没有注意到,就更提不上防范了。他们就像,嗯,就像《克丽丝童话》中的屠龙勇士,拼尽全力,杀死了恶龙,却没有注意到恶龙的血溅到他的身上。于是,就在他砍下了恶龙的脑袋之后,他……嗯,那个童话里是怎么说的?”
“‘他坐在恶龙的血泊里,他的眼睛开始变红,他的身体开始膨胀,他的皮肤上开始长出了鳞片——他变成了他刚刚杀死的恶龙。’那上面就是这样写的。”另一个下属回答道。
“对的,虽然恶龙还没有被杀死,但是美国人的皮肤已经在痒痒了,已经要长出龙鳞来了。除非他们能发自内心的觉醒,能从内心爆发出一场革命,一场针对他们的文化的,发自内心的革命。否则,这样的悲剧就不会停止。所以,我们还要提醒我们的美国朋友,他们要多学习法兰西先进的,人道主义的文化精神,以祛除他们灵魂中的恶念。最终让自己变成真正的文明人。我们的宣传,就要按这个套路来。”最后吕西安这样总结道。

fbbdr精华都市言情 法蘭西之狐 txt-第四百九十章,撤退(2)看書-yulr8

法蘭西之狐
小說推薦法蘭西之狐
英国人其实早就制定好了撤退计划了,并且开始将这个计划付诸实施了。首先撤退的是英国平民,当然,在都柏林的所谓的英国平民,大多都是有钱人,很多人在上船离开的时候,随身还带着的一个小箱子,里面还装着爱尔兰的地契。很多年之后,在英国还总有人拿着这些地契出来,要求爱尔兰政府尊重私有财产。就好像在另一个时空里,一些美国佬,拿着袁大总统当年借款的借条,向共和国要钱一样。
这些有钱的英国平民上船离开了之后,接着就是重要物资,各种机械,是的,英国人在都柏林还是有那么一点工业的,比如说面粉厂之类的。在如今,任何一条机器,对于英国都是宝贵的。于是这些工厂中的那些机器也被拆了下来,装上了船。
除此之外,还有铁路机车和铁轨,这些东西虽然也能被用于强化都柏林的防御,但是考虑到它们也都能用于强化英国本土的防御,所以,这些东西也都被搬上了船。至于都柏林的防御,嗯,咱们不是还将枕木留下来了吗?
在这些东西都撤走了之后,真正最考验技术的地方就到了,那就是撤出作战人员。
在前面面临着敌人的进攻的情况下,要撤出战斗人员,难度非常大。因为你每撤出一支部队,他原本所在的位置的防御就会出现削弱,然后拿出地方就可能成为一个弱点,然后在敌军的压力下,变成溃决的起点。
所以在从任何一个点上撤出正宗的英国军队,而代之以所谓的“治安军”的部队的时候,都必须格外小心,必须保证这个点的被放弃,不至于导致整个的防御的全面崩溃。防御的削弱乃至于消失都是不可避免的,但是它们最好能够像是被溶解掉一样消失,而不是被压碎那样垮掉。
为了让那些治安军的家伙有一定的战斗力,这个时候,这一点非常重要。英国人开始给这些治安军画上最后的大饼。他们告诉这些铁杆爱奸,嗯,这个时候,还在为英国人服务,还没有叛逃到那边去将功赎罪的,基本上都是“铁杆爱奸”了。他们倒也不是真的就那样的斯德哥尔摩综合征,那样的热爱英国,更多的,还是因为对面的爱尔兰人不要他们。
他们在此前的一些日子里,犯下了大量的罪行,这些罪行让他们回不了头了。如果这个时候,爱尔兰独立军真的愿意给他们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那他们真的会毫不犹豫地将英国人卖掉。但是,爱尔兰人觉得,他们干了这么多坏事,如果就这样放过了他们,那实在是太不公平了。而爱尔兰人之所以要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为的不就是那三件事吗?用拉塞尔会长的说法就是:
“我们革命是为了什么?第一是公平,第二还是公平,第三还TMD是公平!如果我们就这样放过那些家伙,我们就自己破坏了公平。那么,我们的革命还有什么意义呢?我们的人民,不惜流血牺牲,依旧要追随我们到底是为什么呢!”
所以,那些“铁杆爱奸”的确是没有回头之路的。
英国人便告诉他们,只要他们继续保持对大英帝国的忠诚,大英帝国在撤退的时候,可以带着他们一起撤退。
那些“铁杆爱奸”其实并不是特别相信英国人的说法,但是他们没有其他的路,别说爱尔兰人不愿意放过他们,就算爱尔兰人说对他们既往不咎,他们也不见得敢相信,毕竟干的坏事太多了就是这样。
所以,他们除了相信英国人,其实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甚至于他们还要想办法帮着英国人骗住他们手下的那些“爱奸兵”。
一般来说,在处理“爱奸”的事情的时候,爱尔兰人总是倾向于抓大放小的。也就是说,严惩那些有血债的大爱奸,对那些当兵的“小爱奸”还是以治病救人的态度给出路的。
所以,这些“治安军”的士兵,很可能在面对冲过来的独立军的时候,采用这样的策略:
当独立军距离还远的时候,将枪口抬高一厘米;而在独立军冲上来了的时候,直接举手投降。
要是这样的话,那英国人的撤退就会变得非常的困难。
不过对此,英国人有的就是办法。首先第一个办法就是造谣。
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造谣也是一样。英国人在这方面也是相当值得学习的。早在此前的相持阶段,英国人为了阻止“治安部队”脚踩两条船,就已经在采用“综合造谣”的手段了。
所谓的“综合造谣”,指的是采用各种栽赃陷害之类的手段来“造谣”。比如说,冒充“治安军”跑到根据地里搞三光,然后再冒充“独立军”杀光某支治安军。
如今,这类手段自然也少不了。英国人给那些“治安军”的士兵们看“独立军”整排整排地枪毙“治安军”士兵的照片,告诉他们,“独立军”对他们恨之入骨,绝不会放过他们。
不过,造谣这个东西,自古以来,虽然有效,但也都是有极限的,而且极限并不高。而且对面的爱尔兰人也不是啥都不知道的铁憨憨,他们也会辟谣的。
虽然依据热力学第二定律,以制造混乱,增加无序性为目的的谣言,在传播上天然的就比为了提升有序性而进行的辟谣有优势。因此后世就有了造谣张张嘴,辟谣跑断腿的说法。
但是如果一个人,或者一股力量,坚持不懈的造谣,甚至将自己的稳定和发展都建立在造谣之上。那情况就发生变化了。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的造谣行动,就不再是为了制造混乱,制造无序性了,反而变成了他们试图用造谣这样的办法,来制造符合他们需要的有序性了。这个时候,伟大的热力学第二定律便站到了他们的对立面。他们的举动就必然是非常的低效的了。
就好像在后世的赤兔国,以前一些人,以及一些外国媒体,只要一造谣,就能让赤兔国政府非常的被动,但是随着那些家伙越来越依赖于造谣这种手段,造谣的效果却越来越差了。不但在赤兔国,出现了“做人不能太CNN”的说法,就是在他们本国,建国同志,也给他们取了一个非常合适的名字:“Fake News”。
如今,英国人也面临这样的问题。
对面的爱尔兰人架起大喇叭,向着对面的“治安军”的士兵们展开宣传,告诉他们,只要放下武器,就还是爱尔兰合法公民;若是能带枪来归,就算是参加革命。革命不分迟早,早参加革命当然好,但是现在醒悟过来了,愿意加入革命,大家也一样欢迎。如果能抓住最后的机会,为革命立下功劳,那一样是革命的功臣。
除了用大喇叭大喊之外,他们还用迫击炮、掷弹筒将宣传单打到“治安军”的阵地上,号召“治安军”的士兵们赶紧抓住最后的机会,成为革命的功臣。
至于要如何成为“革命的功臣”,爱尔兰人在大喇叭和宣传单上直截了当地告诉那些“治安军”的士兵们:“活捉,活着杀死死不改悔的卖国贼,破坏侵略者的重要设施,刺探重要情报,这些都是成为革命功臣的方法。”
为了证明宣传的可靠性,他们还让那些在此前投降过去了的家伙,天天在大喇叭里面朝这边喊话:
“治安军的兄弟们呀,我是原来第十二大队第七小队的小队长罗伊呀,好多兄弟都知道我,认得我的呀。兄弟们,我跟你们说呀,独立军的人,那都是说话算数的好汉呀。我们和独立军打了这么多年的交道了,独立军啥时候说话不算话了?
大家也知道,上个月,我和几个兄弟一起。带着‘铁杆爱奸’奥利凯的人头,去投奔了解放,如今,我们大家就都成了解放战士,在家乡分了田地,我还当上了军官。兄弟们,独立军说话算话,可仁义了。大家都赶紧过来吧……”
这个宣传的可信度是毋庸置疑的,第十二大队的大队长奥利凯上个月丢了脑袋的事情,相当轰动,治安军中就没有人不知道这件事情的。
自打有着这个宣传之后,嗯,贾维斯大队长如今是看到任何不是英国人的人,都觉得他像是想要朝着自己开一枪,然后砍掉自己的脑袋跑到对面去领功劳的。要说奥凯利大队长是贾维斯大队长的死对头,两个人曾经为了收保护费的事情弄到要动枪了。就在一个多月前,贾维斯大队长还曾经很不客气地对奥利凯大队长说:“别以为人独立军给你安了个‘铁杆爱奸’的名号,你就可以抖了。和老子比,你算根毛?你连毛都不算!你也配叫‘铁杆爱奸’?你配吗?你配个**!老子才是真真正正的‘铁杆爱奸’!”
奥利凯大队长是贾维斯大队长的死对头,只要奥利凯大队长倒了霉,贾维斯大队长就会格外的高兴。但是这一次奥利凯大队长的脑袋失窃之后,贾维斯大队长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甚至还产生了一种“兔死狐悲”的苍凉。
因为担心遇到专门盗窃脑袋的扒手,贾维斯大队长,如今睡觉都要睁开一只眼。以前贾维斯队长睡觉的时候从来不敢把左轮手枪放在旁边,为的是害怕走火,打死了自己。但是现在,贾维斯队长在睡觉的时候,会在枕头下面压上一把子弹已经上膛了的左轮,在被窝里面还放上一把第一发是空的的左轮。
不过,英国人努力地造谣,多多少少还是有一点效果的。再加上,英国人又把所谓的“治安军”拆散开来,加上一定的英军的监视,勉强还算是能用。
除了这一套之外,就是利诱了,英国人表示,所有的“治安军”都可以被撤回到英国本土,因为他们都是“合格的英国人”。
当然,空口这样说,没几个人会相信的。所以,英国人还真的撤了一船的“治安军”离开。而且英国人还很有选择得并没有撤走最为“铁杆”的“治安军”。他们撤走的,只是一支表现其实相对一般的队伍。
为什么将这样的一支队伍撤走呢?诺福克公爵这样解释道:
“为什么不撤走表现最好的‘治安军’?这还不明白?即使是表现最好的‘治安军’也就是勉强能用罢了。如今正是要用他们时候,我们还指望着他们给我们顶缸呢,怎么能把他们送走?而我们将这样的一支表现一般的队伍送走,那些爱尔兰人看了,会怎么想?他们会觉得,如果这样的队伍都能得到撤退的机会,那他们当然更能撤退了。也许并不是所有人都会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只要一部分人产生出这样的侥幸心理,我们就可以利用它,让他们一直为我们作战。”
“可关键是,那些‘治安军’的军官,会怎么想。”当时,一个军官这样说道。
“他们都会像我们期待的那样想的。处在绝境中的人,总会自己说服自己,让自己相信那个对他们来说最好的,让他们能觉得最舒服的猜想,而不是最合理,最可能的猜想的。”诺福克公爵这样回答道。
就像诺福克公爵推测的一样,他的这个举动的确起到了不错的效果,一些“铁杆爱奸”,几乎是不假思索地便采取了他所期待的思考方向,这段时间里,那些“铁杆爱奸”们的积极性都大大地提高了,他们都相信,既然表现得还不如他们的,都能得到撤退的机会,那他们,退一万步说,至少是他们自己——不包括他们的手下,总还是应该有撤退的机会的吧。船那么大,而且爱尔兰海又一样风平浪静,船只超载一点也没啥大事,在装完了英国士兵,英国军马,英国军犬之后,顺便再多装几条会说英语的军犬应该总还是装得下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