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無人聲

f4mui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泰坦無人聲》-第九章 大膽的設想-ih9iq

泰坦無人聲
小說推薦泰坦無人聲
葛梓摇摇头,“我不明白,那究竟是我们先到卡西尼站,还是二十年前的那批人先到卡西尼站呢?”
“当然是我们。”岱岳说,“我们的宇宙在类时线内,只要身处在类时线内,所谓时间倒流也好,因果逆转也好,都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
“什么叫类时线?”葛梓问。
岱岳把视线投向卓识。
卓识挠了挠脑袋,嘟囔了一声,“我也不是专业人士……我只能给你讲讲基本概念,什么叫类时线呢?这个得从头讲起,假设存在一个一维的宇宙,我们画个坐标系,X轴代表空间位置,Y轴代表时间位置,那么这个宇宙中运动的任何东西,都能在这个坐标中找到精确位置以及运动轨迹对不对?”
葛梓继续皱眉,她仰起头仔细想了想,物理学着实不是她擅长的领域。
“你就当做是进度条。”岱岳提醒。
浴血成凰
葛梓缓缓地点头。
说进度条她就明白了。
卓识在地板上画出了坐标系,“现在我们把这个坐标系立起来,把一维空间宇宙升级成二维空间的宇宙,以坐标系的X轴为基准旋转一周,让它平扫一圈变成一个二维平面,变成一个立体坐标系,时间轴就是垂直的Z轴,那么在这个立体坐标系中,二维宇宙中任意时刻任意物体的位置和轨迹也都能找到,对吧?”
葛梓点点头。
“好,现在我们就是这个二维空间宇宙中的物体,我们都不再存在身高,只有腰围,在这个一张大饼似的扁平宇宙中移动,以小梓你本人为例,以你现在的时间和位置为原点构建一个坐标系……接下来你出门了,花了几分钟时间去了卡西尼站门口,你在坐标系中的位置就发生变化了,对不对?我们取你到达的位置为点A,从原点到点A的过程,就是你运动的轨迹,很好理解吧?”
蜜愛小萌妻:大叔,stop!
葛梓点头。
潘金蓮日記
木木坐在一边嚼干粮,面无表情,他对物理课兴趣不大。
“假设你的运动轨迹是直线,且是匀速运动。”卓识接着说,“那么你在坐标系中的轨迹是什么样的?”
“从原点放射出来的一条短线段。”葛梓回答。
“没错。”卓识说,“那么我们继续升维,回到我们正常的三维空间宇宙,由于我们没法画出具有四个维度的坐标系,所以只能继续用这个坐标系来表现物体的运动,平面代表空间,Z轴代表时间,好在小梓你仅仅是在平面上运动,所以也能用这个坐标系近似表示……那么现在问题来了,你在这个坐标系中的运动轨迹是否是无限制的?”
葛梓愣住了。
“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你是否能在这个坐标系中肆无忌惮地画出运动轨迹?”卓识解释,“想怎么动就怎么动,想怎么扭就怎么扭?”
葛梓沉吟了片刻,摇了摇头,“不行。”
卓识点点头,目光中流露出些许笑意,“为什么?”
“因为我的速度是有极限的。”葛梓说。
前妻來襲
“Bingo!”岱岳打了个响指,他终于找到说话机会了,“没错,在这个坐标系中,存在一条不可逾越的界限——那个界限就是光的运动轨迹,小梓你站在原点,手里捧着一个灯泡,那么灯泡发出的光,就给你在坐标系中构建了一个不可跨越的墙壁,因为你不可能比光更快,相同的时间下,光能抵达的地方你到不了。”
“而光速是每秒钟三十万公里。”卓识说,“在平面坐标系中,它的运动轨迹是一条斜线,而在立体坐标系中,它的运动轨迹是一个圆锥。”
“那就是光锥。”
“构成光锥的那条斜线,叫做类光线。”卓识接着说,“我们都在类光线之内,就叫类时线。”
“那类光线之外呢?”葛梓问。
“类光线之外就是超光速的世界。”卓识回答,“那叫类空线。”
“只要身处类时线,时光倒流,因果逆转都是不可能发生的,可能存在类空线的宇宙,在它们的宇宙中,光速是最低速度,但这在我们宇宙中不可能,木木提出了一个很有意思的设想。”卓识点点头,“不过也就止步于设想了。”
当然只是个设想。
他们手里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这个推测是对的。
隨身空間之極品村姑 風飄香
即使真的存在类空线宇宙,那他们也过不去,光速是比生死更大的天堑。
“反正是闲聊。”木木耸耸肩,语气很轻松,“任何伟大的科学发现都是建立在大胆的猜想之上的,万事皆有可能。”
“那这可真是个大发现。”岱岳说,“颠覆宇宙观的巨大突破,跟这个比起来,我们所有人都不值一提。”
黑球的真实面目已经被他们推测到了相当莫名的领域,在卡西尼站内休息睡觉间隙的茶话会上,木木、葛梓、卓识和岱岳等人提出过各种各样稀奇古怪的观点,什么外星文明的飞船零部件,高等智慧的观察窗,自然界的未知产物,浓缩版本黑洞炸弹,甚至还有果壳中的宇宙——
庶女鬼醫:腹黑太子心尖寵
在科学研究的意义上,这些讨论的价值为零,但是在打发漫长时间的层面上,黑球毫无疑问是个能让所有人竖起耳朵的话题。
接下来是第二个疑点。
神秘消失的楼齐。
和黑球比起来,这同样是个无法解释的问题。
楼齐在P3实验室内忽然消失,一个活生生的成年人人间蒸发,他们想破头皮也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
假婚真愛
“其实我有个大胆的设想。”
幻世三國:王者歸來 雲轍
木木说。
木木的设想总是很大胆。
“什么?”其余人都抬起头来。
“用奥卡姆剃刀把这个人给砍了吧。”木木两手一摊,一副破罐破摔的模样,“与其纠结这个人是怎么从密不透风的P3实验室里消失的,不如干脆认为他不存在好了,就跟变魔术一样,魔术师给你看一个蚂蚁都钻不进去的笼子,然后他钻进去关门上锁,接下来啪地一声!魔术师就从笼子里不见了……相比于魔术师会穿墙术,更大的可能性是他根本就没有进过笼子。”

jrpzz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泰坦無人聲討論-第八章 黑球與因果律展示-asyav

泰坦無人聲
小說推薦泰坦無人聲
第一,是黑球。
赵木木竖起一根手指。
第二,是楼齐。
木木竖起两根手指。
第三,是人数。
木木竖起三根手指。
第四,是坠毁的飞船。
木木竖起四根手指。
气氛很严肃,但人们的神情很淡漠。
在过去的几十个小时内,他们已经把二十年前卡西尼站内发生的一切翻来覆去地讨论了很多遍,始终找不出什么有用的线索和头绪,要么是遗失了关键数据,要么是他们根本就想错了方向。
卓识和岱岳盘腿坐在地板上,他们也不指望木木能推断出什么有用的东西来。
“首先,我们来看黑球的问题,黑球是什么?”
黑球是什么……这是四个问题中最无解的那个,因为它的存在就完全违背了人类已知的所有物理定律,它是一个几乎纯黑的球体,从仅存的数据中,人们完全无法得知黑球的真实身份——它是自然形成的还是高等文明的造物?
在二十年前,黑球是摆在卡西尼站所有驻站队员面前的黑洞,它是物理学上的漏洞,是数学上的漏洞,也是逻辑学上的漏洞。
醜女悍妻:山裏漢猛如虎
而在二十年后,这个黑球再次成为人们眼中无法解析无法洞察的存在,它是谜题的中心,是缺失的一环,是黑洞的奇点。
如果说它是奇点,那么宇宙禁止裸奇点的存在,奇点外必有事件视界包围,而视界外的人永远都不可能真正看到奇点。
想看到奇点,你就得穿过视界。
而你一旦穿过视界,那你将再也不可能回来。
这是否意味着黑球的真相永远都不可能大白于天下?你或许可以洞察黑球的真实身份,但你必须要越过那层界限,一旦越过界限,你就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楼齐就消失得无影无踪。
就用魔法綁住你
木木心想。
“在二十年前,他们对黑球就有各种乱七八糟的设想。”卓识说,“比如说四维空间隧道什么的……”
“这有可能吗?”葛梓好奇地问。
“物理学不是我的专业,我只是个搞矿物的。”卓识挠了挠头,“我没法给出太专业的回答,我只能说,有这个可能……高维物体我们谁也没见过,谁也不知道它长啥样,所以黑球当然也可能是高维物体的投影,可能是某个高等文明放在这里的。”
“哇塞。”葛梓惊叹,“它们为什么要把这个球放在这里?”
卓识想了想。
“有可能是个信息获取渠道?就好比说是台监视器,或者摄像头,我们都知道宇宙中真空光速只有每秒三十万公里,这是速度极限,一个住在距离太阳系一光年之外的人,他看到的太阳系永远都是一年之后的太阳系,那么这就有一年的信息传播延迟,对于某些极其高明的文明而言,这种延迟可能就像我们打游戏断网一样难以忍受,他们需要实时了解宇宙各地的信息……”
“这可能吗?”木木有点惊愕,“信息传播的极限速度是光速,我们这个宇宙内不可能超越这个速度!”
兼職王妃好難踹
“是的,我们这个宇宙内信息传播的速度不可能超过光速。”卓识点点头,“可那个黑球是四维空间,甚至更高维的空间,它不是我们这个宇宙,所以无须遵循我们的物理规律。”
“形象地来说,它们把宇宙折叠了起来,然后用高维的锥子把空间钻了一个洞,通过这个洞,它们可以看到非常遥远的地方。”
木木愣住了。
“那么这个超级文明在事实上获取信息的速度就超越了光速,它走了捷径,身在光锥之外,但是仍然窥视到了光锥内的一切。”岱岳说,“这会带来一个更难以想象的后果。”
卓识点点头。
“因果律就被打破了。”
·
·
·
这是木木第一次意识到时间上可能存在的问题。
岱岳和卓识毫无疑问早就讨论过黑球的本质,黑球是否是高维物体,两人也掰扯过很多次,但两个理工男严谨的思维习惯限制了他们往太疯狂的方向上思考。
开什么国际玩笑,说它是高维通道就够扯淡了好么。
还想怎样?
但木木没有这种思想负担,她向来是个恣意的人。
豪門婚色之醉寵暖妻
她什么都敢想。
什么叫因果律?
我种下一粒种子,过了两个月,它发芽了——这就叫因果律,种下种子是因,发芽是果。
这个宇宙规定它不可以倒过来,不可能先发芽了,再种下种子。
“你们在说什么呀?”葛梓茫然。
“简单地解释一下,我们都知道,时间和空间不是绝对的。”卓识一边比划,一边说,“绝对时空观已经被伟大的爱因斯坦先生给吃了,在狭相——也就是狭义相对论中,时间空间都与速度相关,对于同一件事,我们在不同的参考系中,所看到的却是不同的……举个例子。”
葛梓越听越迷糊,卓识决定举例说明。
“在一列高速飞驰的超长地铁上,比如说三分之一的光速,一万公里长,小梓你站在地铁车厢中间,手里拿两台激光炮,一边欧拉欧拉欧拉欧拉,一边同时扣动扳机,一台朝车头射,一台朝车尾射。”卓识掏出一支笔来,在地板上滑行充当地铁,“而岱岳这个时候正站在站台上等车……”
岱岳翻了个白眼。
“对于你而言……小梓,你待在车厢内,所以地铁和你是相对静止的,对么?”
葛梓想了想,点点头。
“所以你看到的应该是,激光炮同时打穿车头车尾,车头车尾同时爆炸。”卓识说。
葛梓点点头。
“但对于站在站台上等车的岱岳而言,却并非如此。”卓识接着说,“在他眼中,地铁在持续前行,激光炮的激光在飞行途中,车尾在向激光炮靠拢,而车头在远离激光炮,所以是车尾先爆炸,车头后爆炸。”
葛梓皱眉。
最完美控衛 認真的雪
“这就是相对性原理,对于同一件事,你们的参考系不同,看到的是不一样的。”卓识说,“但是——”
卓识顿了顿。
“这不会挑战因果律,无论你在什么参考系里,去看这辆地铁,都是先开枪后爆炸,不可能先爆炸,后开枪。”
“因果律是铁则。”岱岳补充,“焊死的玩意。”
“而因果律规定了我们这个宇宙中不可能超越光速,所以在我们的宇宙中,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出现超光速。”卓识接着说,“如果出现超光速,比如说这个黑球——如果它真的是摄像头的话,那么因果律就会被动摇。”
“这意味着什么呢?”葛梓问,“因果律被动摇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在上个地铁的例子中,在某个参考系内,有人可能会看到地铁车头车尾先爆炸。”卓识说,“你再开枪。”
“也意味着……”木木轻声说,“在某些参考系内,那些高等文明观察我们,是二十年前的事先发生,我们是后来者,但在另外的参考系内,在某些高等文明眼中,我们是先来卡西尼站,而二十年前的事后发生!”

e3alb好看的都市小說 泰坦無人聲 txt-第四十五章 救援分享-2clgi

泰坦無人聲
小說推薦泰坦無人聲
你在看什么?
罗丝见他一动不动。
迪奥那颗文艺青年的心跃动起来,他抽出笔,在画板上勾勒线条。
看维纳斯。
女孩一愣,扭头望向窗外,这里能看到金星?
是真正的维纳斯。
感情来得是仓促且热烈的,甚至两人都还尚未做好准备,就一齐沉入了脚下涌动的木星大气漩涡中,被气态行星灼热的高温内核吞噬,这是多么烂俗的情感剧啊,落魄画家爱上富家千金,这样的戏码在人类过去的几百年历史中上演次数和刘培茄一晚上打的呼噜一样多,唯一有点看头的是那个可怜的绿帽丈夫,绿帽丈夫在某一天晚上撞见迪奥和罗丝在甲板上热烈拥吻,一气之下,潜入尼克号的动力轮机舱,毅然决然地炸掉了动力系统。
他在监控中大吼狗男女去死吧——!
然后消失在灼热的火光中。
尼克号就这样沉没了。
人类最大的太空城在木星轨道上坍塌,火焰烧穿了它的外壳,再豪华再珍贵的一切都化作灰烬,像是千年前尼禄纵火的罗马。
混乱中罗丝登上了最后一艘救生艇,而迪奥却失散在了游轮上,罗丝拼命想阻止救生艇离开,却被其他人抱住了。
罗小姐,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放开我啊——!我要回去!让我回去!
罗丝声嘶力竭地哭喊。
救生艇最终还是驶离了燃烧的巨轮,城市在烈火中坍塌,它是最后一艘离开的小艇,罗丝趴在舷窗边,眼睁睁地看着熊熊的火焰逐渐吞没尼克号庞大的船体,那座被烧红的太空城市在爆炸中逐渐解体,跟着碎裂的还有女孩年轻的心。
女孩忽然瞪大了眼睛,她看到尼克号船头有灯光在闪烁——
那是摩尔斯电码。
是迪奥教她的摩尔斯电码!
那些个情蜜意浓的日日夜夜,她和迪奥就是通过灯光闪烁的摩尔斯电码互相联络,如此古老的通信方式已经没多少人会了,所以其他人都不知道两人在说什么,即使是在人声嘈杂人头攒动的舞会里,两人也能分享只有他们才能知晓的秘密,迪奥是个有富有才情的年轻人,他总是能编出许多有意思的情话,而这些话只有罗丝一个人能看懂,他总是逗得罗丝咯咯笑。
女孩愣愣地盯着那灯光,晶莹的眼泪飘出眼眶。
那灯光在说:
WO SHI LIU PEI QIE,WO MEN LAI ZI DI QIU,NI SHI SHEI?
TING DAO QING HUI DA。
刘培茄一愣。
觉得这摩尔斯电码的内容怎么这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
接下来几巴掌把他打醒了,刘培茄骤然惊醒,脸上火辣辣地疼,他这才发现自己居然睡着了,难怪这电影的后半段剧情走向如此诡异,原来都是自己在做梦。
“睡醒了?”
睁开眼睛看到一张大脸,是史腾。
刘培茄揉揉眼睛,“咋了?”
“站岗时间睡觉,还问我咋了。”史腾很恼火,“呼噜声跟打雷似的,赶紧起来。”
刘培茄爬起来,发现所有人都醒了,围成一圈坐在电脑前,一个挤一个。
“这是在搞什么?”
“救援。”史腾低声说,难按语气中的兴奋,“救援队要到了。”
·
·
·
在刘培茄睡着的这段时间里,通讯浮标终于联系上了外界,之前史腾和刘培茄一共投出去二十枚浮标,在过去的十几个小时内,它们持续对外发送信号,但土卫六极其恶劣的自然环境显然是个难以克服的障碍,通信浮标一颗接一颗地消失,如今卡西尼站还能成功联络到的通讯浮标只剩下六枚,就是这仅剩的六枚浮标与外界的人取得了联系。
远在千万里之外的某艘人类飞船接收到了土卫六上发出的求救信号,并立即给予了回复。
刘培茄当时就跳了起来,上天眷顾啊。
有救了!
终于有救了。
如果面前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姑娘,他真要热泪盈眶地狠狠抱着她深吻半刻钟,遗憾的是眼前只有史腾这个油腻中年老男人,看着他那胡子拉碴的老脸,刘培茄是真下不去嘴。
这一刻宛如重生。
木木正在与对方通信,这是一条非常脆弱的信道,某颗通信浮标正在竭力维持联络畅通,可通信码率仍然极低,沟通速度极慢,他们只能用文字沟通。
“这里是土卫六卡西尼站,我们是‘铁人’号的船员,被困在站内,一共六人,我们需要救援。”木木深呼吸,敲下回车键发送。
几分钟后,弹出窗口发送成功。
赵木木紧张地盯着屏幕上闪烁的光标,所有人都集中精神,谁也说不准对方是否会有回应。
很快对方回复:
“定位已收到……”
“卡西尼站您好,是否有伤员?”
木木惊喜地抬起头,和身边的葛梓轻轻撞了一下拳头。
身后的人们几乎欢呼出声。
他们太高兴了。
这是在哈迪斯号探矿船坠毁之后他们第一次联络上别人,与世隔绝近七天时间,他们终于和人类社会取得了联系,在这个暗无天日荒无人烟的星球上,能和别人对话的感觉太棒了,这六个鲁滨逊终于要获救了。
“跟他们说没有伤员,但是我们的储备物资不足,请他们立即联系转告地球和火星方面,然后赶来救我们。”史腾说,“让他们赶紧过来,越快越好。”
木木点点头,接着输入:
“无伤员。”
“储备物资不足……”
“请收到消息后立即转达地球与火星。”
“我们迫切需要救援。”
敲下发送。
又是漫长的等待,木木一只手悬在键盘上,另一只手的手心冒汗。
对方回复:
“收到……信息……已转达地球……”
“再次确认身份……”
信号相当不稳定,时有时无,这是唯一的机会,木木抓紧时间。
“史腾,刘培茄,岱岳,赵木木,葛梓,卓识,一共六人,我们需要救援。”
这一次他们足足等了十几分钟,屏幕上才再次有文字出现:
“收到……”
“一共六人,无伤员。”
“我是暴风雪号……我们来接你们了。”

vuiwj好文筆的都市小说 泰坦無人聲 ptt-第四十二章 當年是個炮兵鑒賞-gx8vx

泰坦無人聲
小說推薦泰坦無人聲
刘培茄长吼了一嗓子,余音绕梁。
两个男人站在走廊里,抬头望着头顶上的顶板,沉默了几秒钟。
“你觉得他接下来会是什么反应?”刘培茄问。
“来一段踢踏舞?”史腾盯着楼上,“就像上上个世纪美国好莱坞的舞王那样?你玩过《植物人大战殭尸》吗?里面有个殭尸就叫舞王殭尸,一边跳踢踏舞一边撬开你的脑壳。”
“我觉得更可能是猫王。”刘培茄说,“一边抖胯一边过来咬你。”
两人抬头看着天花板看到眼睛酸疼,看到天荒地老,看到山无棱天地合,遗憾的是既没有踢踏舞也没有电臀猫王,楼上的那人都再也没有任何动静。
“它是被我吓着了吗?”刘培茄问。
“可能是。”史腾点点头,“它想到自己楼下就有个癫狂的神经病,它可能会很担忧自己不再安全了。”
“这个是我才应该担心的。”
“世人皆怕鬼,但你怎么知道鬼就不怕人?”史腾说,“说不定鬼走夜路的时候也怕碰到人,它们在碰到人之后也会尖叫,好可怕啊好可怕啊,我碰到人了!”
“现在该怎么办?”刘培茄翻白眼。
“两个选择。”史腾说。
“第一个?”
“第一个,刘培茄同志,组织上决定派你上去看……”
“下一个。”刘培茄斩钉截铁。
“回去睡觉。”
·
·
·
两人进入工具间,一排一人多高的铁浮屠收纳柜立在房间里,七个小小的隔间,刘培茄和史腾像是踏进了公共厕所。
拉开门仿佛就能看到马桶。
刘培茄拉开门,门后不是马桶,是黑色的纤维内衬、复杂的排线和和金属爪扣,它按照铁浮屠的外形设计,能和铁浮屠完美契合,刘培茄总有一种奇怪的想象——他觉得自己踏进收纳柜就会变成壁龛里的雕塑和神像,就好比电影中的塑像在魔法失效之前就会回归原处,然后失去生命变成石头,一动不动地屹立在高台上。
他和史腾进入相邻的两个柜子,打开柜门,转个身靠了上去。
轻微的“咔嚓”一声,铁浮屠被固定了。
接着胸前的绿色指示灯亮起,说明充电电路接通。
收纳柜是铁浮屠的专用夹具,它的作用就是让铁浮屠的穿脱更方便,同时也能为铁浮屠的蓄电池充电,在没有收纳柜的情况下,铁浮屠几乎无法一个人穿脱,必须要两个人互相协助。
刘培茄站在柜子里,把头盔摘下来,塞进手边的隔板里,深吸了一口气,“咱们就这么回去睡觉?楼上那哥们不管了?”
“怎么管?”隔壁柜子里传来史腾的声音,“派你去管,你去不去?”
“不去!”
“那不就得了。”史腾的柜子里丁零当啷的,听上去他不是在脱衣服是在拆坦克,“你不去谁去?无论楼上那哥们是什么,它在干什么,踢踏舞也好,抖臀扭腰也罢,只要不对我们造成干扰,我们就不必去管它。”
“你不好奇楼上究竟是什么?”刘培茄扭头对着柜子隔板问,“这可能是几百年来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发现!”
“不好奇。”史腾淡淡地说,“二十年前的那批人也有一个几百年来人类历史上最大的发现,可最终结果是什么?我的唯一义务是保证你们都活着回去,如果楼上那玩意儿真在那里待了二十年,那我们就不用担心它会跑掉,等我们所有人都安全了,有大把大把的时间来搞清楚它究竟是什么。”
史腾一直很淡定。
刘培茄叹了口气,解开铁浮屠外壳的搭扣,然后拉开拉链。
“可是老有这么个人在你头顶上窸窸窣窣,你能睡得着?”
隔壁沉默了一下,“就算有人在我耳边放鞭炮我都能睡得着。”
刘培茄愣了一下。
他忽然想起来史腾是打过仗的人。
“当年你是炮兵么?”刘培茄问。
“算吧。”史腾回答,“副炮手。”
“搬炮弹的?”
“不……炮弹早就不需要人力搬了。”史腾说,“副炮手名义上是支持协助炮手作业,实际上是陪着聊天解闷的,你知道我们当时是钉子嘛,扎在那里不能动的,三个月一轮换,驻防的时候生活穷极无聊,三个营地守着一条线,冲突当天对面先动的手,一轮炸下来打得我们措手不及,他娘的。”
“然后呢?”
“然后就打回去呗,指导员都急炸了,当时按照要求是没有命令不能还击的,扯淡吧?”史腾哼哼,“所以电话一打过来我们就果断还击了,当时就打空了一个基数,打完对方就哑火了,接下来就是三天三夜的对轰,上午两个基数,下午两个基数,晚上再打两个基数,轮流来,其实我估摸着也没打着,就是听个响。”
“准头这么差?”
“故意的。”史腾说,“对方也心知肚明,炮都往天上放了,哪儿没人往哪儿炸,他们真要敢炸死我们一个人,轨道上的神仙就要下来了,这年头陆军算啥啊……那段时间我天天枕着炮弹壳睡觉,算算都十几年了。”
他把舱外服的双手塞进卡扣中,接着把自己的胳膊抽出来。
铁浮屠被固定在收纳柜的夹具内,处于直立状态,这么脱是最方便的,史腾可以直接钻出来。
他从铁浮屠中钻出来,刘培茄也钻了出来。
两个人轻飘飘地落地,换好鞋子,然后把收纳柜的柜门关上。
他们望着眼前高大的收纳柜,同时深吸气又深呼气。
“你有没有觉得这个世界很荒诞?”刘培茄忽然问。
“这个世界一直很荒诞。”史腾说,“有时候晚上做梦,我梦到十几年前当炮兵的时候,我想我会不会那个时候就被炸死了?我这么多年来的生活,都只是一个濒死之人的臆想……走吧走吧,越扯越没边了。”

f9zoi人氣連載都市小说 泰坦無人聲-第四十章 你吼一嗓子讀書-lxywk

泰坦無人聲
小說推薦泰坦無人聲
刘培茄扑过去把其他男人踹醒,他可不像娇弱小姑娘那么温柔,上来就是大脚丫子猛踩,一通夺命连环踹,每个人都赏了一脚,史腾还得到了特别优待,比其他人多了好几脚,“起来!都他妈的给我起来!”
史腾睡得迷迷瞪瞪,被刘培茄的臭脚丫子熏醒,“茄子你是有什么毛病?还让不让人睡觉了?”
“有人!”
“有什么人?”
“楼上有人!”刘培茄又踹了他一脚,龇牙咧嘴。
这一脚把史腾踹清醒了,他一骨碌爬起来,抹了一把脸,“你说什么?”
·
·
·
“我早就跟你说过这鬼地方还有其他人。”刘培茄说,“就我之前拉屎的时候看到的人影绝对不是错觉,你们一个个的都不相信,现在相信了吧?赵木木和葛梓也听到了,我就说这里不止我们几个。”
史腾眉头紧皱,在P3实验室里绕圈,抬头望着屋顶。
“小梓,木木,你们真听到了?”
葛梓和赵木木对视一眼,点点头。
“真听到了,脚步声,还有人说话的声音。”木木回答,“我们还听到了他在说什么。”
“他说什么?”
“他好像在说……完美……太完美了。”木木努力回忆,那人说话的声音着实模糊不清,又隔着墙壁和地板,木木和葛梓只能只能分辨出有限的几个词汇。
史腾一头雾水。
完美?
太完美了?
这是什么意思?
理论上来说卡西尼站内除了他们几个哈迪斯号探矿船的船员,绝不可能存在其他人——这里是什么地方?土卫六,距离地球有多远?十几亿公里,空气里都是什么?氮气,环境温度有多低?零下一百八十摄氏度,上一次卡西尼站还有人是什么时候?二十年前!
如果说这里除了他们六个,真的存在第七个人,那么这个人必然是在距离地球十二亿公里之外的土卫六零下一百八十多摄氏度的极端环境中生存了二十年。
那他百分之百就不是人类。
史腾推开实验室的内侧隔离门,门后是空空荡荡的长廊,隔着透明的玻璃,他抄着双手站在长廊一头,望着另一头,眉毛拧成了麻花。
“老史?”其他人冲着他的背影喊。
“你们在这里待着。”史腾说,“我去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
“我跟你一起去。”刘培茄爬起来跟上。
两人穿过走廊,在工具间里套上铁浮屠,然后开始仔细检查卡西尼站……两人确认一楼至二楼的电梯和舷梯都被封死,无法使用,没有打开过的迹象,也就是说二楼的那个人不是从一楼上去的。
史腾伸出手抚摸舷梯间的门,门缝已经被修补剂彻底封死,这是史腾亲手干的。卡西尼站一层走廊中段左右两侧分别有一座电梯和一道舷梯,向上直通二层的大厅,电梯井是圆柱形的舷梯井也是圆柱形的,直径都是两米,只不过电梯常用而舷梯不常用,打开电梯的舱门,就能进入轿厢,打开舷梯的舱门,内部则是围绕中轴螺旋上升的梯子。
正常情况下,要进入二楼,这是仅有的两条路。
而它们都已被史腾等人封死。
“这说明二楼那个人不是从外面进去的?”刘培茄站在他的身边,“他一直在上面?从二十年前起就一直待在上面?”
毫无疑问,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想法,从他们的飞船坠毁躲进卡西尼站避难一直到现在为止,其实一直都有一个幽灵般的人物藏在他们头顶上的房间里,它在夜深人静、所有人都熟睡之时起来踱步,一边踱步一边怪笑,这就好比你住的房间墙壁里其实藏着尸体,但你一直到搬离之后才从新闻上看到警方把它从墙壁里凿出来。
这个时候当你回想起过去那些独自一人沉睡的死寂夜晚,原来黑暗中还有另外一个人与你共处一室。
他甚至在用发白浑浊的眼球注视着你,隔着几毫米的粉墙。
无论你在干什么。
“奶奶的,吓死我了。”刘培茄嘟囔。
史腾抬头望着白色斑驳的顶板,百思不得其解。
如果说上下的通道没有被打开,那么二楼的人是怎么上去的呢?难道他真的就一直待在卡西尼站的二楼,待了二十年?
不,这不是问题的关键。
关键是二楼怎么可能有人呢?
用屁股想史腾也知道,此刻卡西尼站的二楼是一座破败的冰窟,空气中不含氧分,温度低到甲烷都能凝结,人体组织只要在外界环境中暴露五秒钟就能冻得和玻璃一样脆。
“活见鬼了。”史腾喃喃,“这是哪路孤魂野鬼?在这里阴魂不散。”
“要不咱们上去看看?”刘培茄伸手按在舷梯的舱门上,用手指抠了抠凝固的白色修补剂,划出一条浅浅的凹痕。
史腾吓了一跳,一巴掌把他的狗爪子打开了。
“不要命了么?”
史腾和刘培茄一样好奇,他也想知道二楼上究竟是什么东西,但他压住了自己的好奇心,作为哈迪斯号探矿船的船长,他的第一要务是保护船员们的生命安全,第二要务是保护船员们的生命安全,第三要务还是保护船员们的生命安全,除此之外一切都是不重要的,管它二楼是什么,就算是天父耶和华,在船员们的安危面前也是可以牺牲的代价。
反正史腾也不是基督徒。
而打开封死的舷梯舱门会导致严重后果,卡西尼站一楼的气密性会因此破坏,他们花了很大力气修好的卡西尼站会再次报废,低温空气会迅速侵入一楼的走廊,几分钟内气温就能低得和南极一样,这会要了所有人的命。
史腾也很痛苦。
真相近在咫尺,只隔着一层薄薄的楼板。
他却没法上去,简直是百爪挠心。
要是这里只有他一个,他拼了这条老命不要也得上去一探究竟,看看究竟是什么玩意在作妖。
“这该怎么办?”刘培茄问,“我们该怎么办才能知道上面的是谁?”
史腾想了想,扭过头来上下打量刘培茄。
“要不你吼一嗓子?”

l2su6言情小說 泰坦無人聲 ptt-第三十六章 屎之思考看書-tdl0i

泰坦無人聲
小說推薦泰坦無人聲
刘培茄哼着小曲推开门,不穿铁浮屠简直神清气爽,这世上每个人都讨厌铁浮屠。
他手里拎着罐子,准备解决大号。
如何在泰坦上安全方便地解决内急也是个值得探讨的问题,只要是正常人就得吃喝拉撒——刘培茄也听说过某些义体人改造程度之高几乎可以喝汽油,死了不知道该说是逝世还是报废,但刘培茄是个全须全尾的自然人,自然到放屁都是萝卜味的。
土卫六上的重力只有地球的七分之一,这就很麻烦了,因为人类的排泄和消化系统是在1个G的环境下花了几百万年的时间进化而来的,如果算上颈椎动物的老祖宗,那这个时间还能往前再推个几亿年,人类踏足太空至今不过两百来年的时间,肠道和肛门括约肌还没来得及适应微重力环境,所以小肠大肠直肠还是像过去百万年一样蠕动挤压排泄,把大便舒畅地排进失重的环境内——然后害死一船的人。
为了防止尿尿的时候尿液像水枪一样飙得过远,卡西尼站的卫生间采用负压收集式集便器,以及一次性固体集液器,用起来就是个吸尘器接个漏斗,负压相当强大,保证漏斗能紧紧地贴在皮肤上不漏液——大便收集器更简单粗暴,原理一个样,马桶就是超大号的漏斗,用更强的负压把你的屁股紧紧地压在马桶上,它被人们称为“强制坐便器”,又叫“饕餮巨口”或者“南海归墟”,意思是马桶不松口你都站不起来。
重力不够吸力凑。
简直是便秘患者的福音。
遗憾的是卡西尼站所有的卫生间都在二楼,而电梯和楼梯都全部封死,已经上不去了。
所以刘培茄只能找个罐子应急。
他找了间没有封死的仓库,进门把房门关上,然后把罐子底涂了点胶粘在地板上,房间里没有灯光,房门一关,光线立即暗下来。
刘培茄注视着这个孤零零粘在地板上的罐子,它现在就是人类的救星,刘培茄觉得自己就像是堵在高速上几十个小时动弹不得的司机,生命都是矿泉水瓶子给的。
罐子本身无法被地板吸住,所以只能靠胶来固定,以免被打翻。
打翻了不堪设想。
释放的过程中打翻了更不堪设想。
刘培茄脱下裤子,小心翼翼地坐在罐子上,对准了确保不会漏出来,然后气沉丹田,随着一声连环屁响,过去几十个小时内储存在大肠内的宿便终于一涌而出——“哼哼哼啊啊啊啊啊”,刘培茄想象着它在罐子里迅速盘积成型,就像冰淇淋机挤出奶油!
宿便啊,宿便。
你只是人生的过客,何苦留恋不肯离去?
房间内气温很低,刘培茄吸进冷气呼出白雾,仿佛是大冬天在东北的户外上大号,浑身上下都暖和,唯有屁股冻得厉害。
屁股啊,屁股。
你受苦了。
刘培茄坐在罐子上思考人生。
他刘培茄快四十岁的人了,居然还有坐在罐子上拉屎的一天。
人类为什么要坐在罐子上拉屎呢?
思想者为什么是坐在石头上而不是坐在马桶上呢?
明明人类只有坐在马桶上的时候才会思考人生。
如果刘培茄是罗丹那样的雕塑家,他就要创作出坐在罐子上的思想者,人类有力的臀部肌肉与大地之间坐着一个圆柱形的罐子,它是两个伟大的组成部分之间的连接,这个罐子会被赋予无上的意义——它将是人类文明的底座,是人类智慧的承载,是人类历史的根基,是人类思想的支柱,它将是一个伟大的罐子!
啊,罐子!
罐子!
你拯救了我的生命!
你赋予我吃食,我却让你吃屎。
啊,罐子,这是献给你的赞美诗……刘培茄突然想起来自己拉屎没带纸。
这骤然一惊,大便都夹断了。
刘培茄目瞪口呆,开始沉默地思考另一个问题,怎么才能让其他人给自己送纸过来,还不能造成社会性死亡的结果,组里那些大老爷们都是大嘴巴,他们知道了全宇宙也就知道了,要是让那些混账知道自己拉屎不带纸,他们能笑自己十年。
他拉了多少年的屎,这一路上起起坐坐,都不曾有纸。
卫生纸这种东西早就被淘汰了。
可是在物资缺乏的土卫六卡西尼站里,拉屎却仍然需要用纸。
刘培茄大意了,他忽略了这个小小的细节。
怎么办?难道在这里扯嗓子喊?可是从仓库到P3实验室有这么远的距离,而实验室隔音效果那么好,他们肯定听不见。
难道撅着屁股去敲实验室的门?
刘培茄左右权衡,东张西望,指望能在仓库里找到什么应急的东西,可惜这里连块破布都没有,只有作用不明的金属架子和钢板,除非刘培茄能用钢板擦屁股,否则他只能求救了:“老史——!卓老大——!岱岳——!我没带纸啊——!救命啊——!”
喊得那叫一个惨烈。
遗憾的是果然没人听到,其他人此刻多半都在聚精会神地监听无线电信号,谁会关心一个出门大便的人?刘培茄又不是晋景公,这么大的人了还能掉进茅坑淹死,刘培茄扯着嗓子大喊,喊累了都没人搭理他。
刘培茄在罐子上坐了许久,久到罐子都粘在了屁股上。
再这么拖下去不是办法,就在他眼一闭心一横,抱着大不了就是社会性死亡的态度,准备撅着屁股出去敲门要纸之时,门外的走廊上突然传来“咔哒咔哒”的脚步声。
由远及近,很快就要从仓库门前经过。
刘培茄猛地抬起头。
终于有人来了,可能是其他人看他去得太久,所以来看看情况,担心他真的掉进茅坑里淹死了。
“门外有人吗?”刘培茄惊喜地大喊,“门外有人吗?是谁在外面?老史?岱岳?卓老大?还是小梓和木木?麻烦帮我带包纸来呗?我没带纸……”
脚步声戛然而止,门外的人停住了,但是一言不发。
刘培茄又喊了一声:“喂?有人在吗?麻烦帮我带包纸来呗?”
隔着房门上的磨砂玻璃,刘培茄看到那个黑色的人影一动不动地站在门前。

b8ya5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泰坦無人聲討論-第三十五章 長夜將至閲讀-sed4y

泰坦無人聲
小說推薦泰坦無人聲
“17……18……19……20!OK,二十了。”史腾盯着面罩上缓缓上升的数字,“氧气上升到百分之二十了。”
他站在走廊中间,用手解开铁浮屠头盔的锁扣。
“老史!”刘培茄提醒他。
“没事。”史腾摆摆手,将铁浮屠的头盔摘下抱在怀里,然后用力抹了一把汗湿的头发,深吸了一口气,剧烈地咳嗽起来。
“可以了,差不多能呼吸了,没毒。”
室内的温度仍然很低,史腾呼出腾腾的白色雾气,他抽了抽鼻子,说屋子里有一股子橡胶烧焦的臭味。
卡西尼站的生命维持系统终于恢复了正常,不需要铁浮屠也能正常呼吸了,史腾带着其他几个男人将卡西尼站建筑结构上的缝隙都封堵了起来,手法相当粗陋,手上有什么就用什么,跟几百年前堵船底的海员们没什么区别,这么做的结果是卡西尼站一层的大多数房间都不能再使用,因为房门被封死。
岱岳卓识和刘培茄也把头盔摘下来,三个人坐下来互相对视,都是汗湿的苍白脸颊。
“奶奶的,总算活过来了。”刘培茄喘着粗气,他觉得一直套着铁浮屠有种长时间潜水的感觉,呼吸的空气都有股塑料味,铁浮屠内的空气环境可以想象地相当糟糕,放个屁绕头三日的那种,最重要的是只能臭到自己还不能拖别人下水。
这就不是刘培茄的风格了。
刘培茄向来是要死大家一起死。
“还有多久天黑?”史腾问。
卓识看了一眼时间,“四个小时。”
岱岳往外瞄了一眼,气闸室的舷窗外仍旧光线昏暗,说老实话,这地方天不天亮岱岳也看不出区别,黑毛风刮起来天地一片漆黑,如果没有卡西尼站,他们几个早就不知道挂在什么地方了。
“天黑之后哪儿也不能去。”史腾说,“咱们老老实实地在屋子里缩八天时间。”
“天黑之后会发生什么?”刘培茄掏出比比多怪味豆,抛进嘴里一颗,牙齿一咬脸色一变,“呸,芥末味儿的。”
“天黑之后狼外婆就要出来吃人了。”岱岳说。
“天黑之后温度会继续降低。”卓识说,“别看现在已经很冷了,但这不是底线,天黑之后温度还会继续降低,到时候会下雪,再低几度空气中的乙烷就会低到熔点以下,它们会凝固变成雪花。”
“乙烷雪花。”刘培茄啧啧赞叹,“稀罕事。”
“二十年前这里的人是不是天黑之后就出事了?”岱岳问。
其他几个人一愣。
他们还没注意到这一茬,现在回想起来确实如岱岳所说,二十年前的卡西尼站驻站队员出事时确实是在黑夜,土卫六上的黑夜有八个地球日时间,而从黑球被发现一直到卡西尼站被废弃从头到尾只有七天。
江子、楼齐和梁敬把黑球带回卡西尼站就是在一个大雨倾盆的黑夜。
史腾抿着嘴唇,靠着墙壁坐在地板上,这个中年男人很沉默,不知道在想什么,从哈迪斯号坠毁之后史腾就没怎么闲下来过,他一直是那个最忙的人,现在卡西尼站已恢复工作,他终于有时间休息了,可史腾始终觉得身体内部的疲惫无法驱散,仿佛有什么重物吊在心脏上,就那么一直一直地吊着。
四个小时之后。
巨大的阴影从卡西尼站的头顶上缓缓笼过。
土星那直径十二万公里的庞大躯体把阴影投在泰坦的地表上,这是一个长达八个地球日的漫长黑夜。
·
·
·
“这里是土卫六香格里拉平原卡西尼站,呼叫北京市通州区九棵树东路新通国际花园地上四十四层505号!呼叫北京市通州区九棵树东路新通国际花园地上四十四层505号!”刘培茄按着耳机絮絮叨叨,“听到请回答,听到请回答!”
“你这是在呼叫谁呢?”坐在对面的木木正在嗑瓜子,皱眉。
“呼叫我老婆。”刘培茄说。
“你跟你老婆不是离婚了吗?”木木问。
“离婚证不就一张纸?我跟你说我手里的离婚证有一打。”刘培茄撇嘴,“这里是土卫六香格里拉平原卡西尼站,呼叫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景泰东四巷底下二十八层601号!这里是土卫六香格里拉平原卡西尼站,呼叫广州市白云区白云大道景泰东四巷底下二十八层601号!听到请回答!”
“茄子哥,你这又是在呼叫谁?”葛梓问。
“呼叫我老婆啊。”刘培茄回答。
“你老婆不是在北京通州吗?”木木问。
“这是我另外一个老婆。”刘培茄见无回应,再次呼叫,“这里是土卫六香格里拉平原卡西尼站,呼叫杭州市余杭区藕花洲大街空中小区地上八十九层892号!听到请回答。”
“那这个也是……”
刘培茄点点头,“这个也是我老婆。”
“你究竟有多少个老婆?”葛梓愣愣。
“数不清楚。”刘培茄耸耸肩,“不过我数不清楚她们有多少个老公。”
无论刘培茄有多少个老婆,但是在卡西尼站的P3实验室内,他是一个也联系不上了。
被他们释放出去的一共五批二十枚浮标,如今能联系上的仅有十二颗,另外八颗已经不知去向。
通信频道内只有无边际的噪音,在人耳可以听到的频率上,通信浮标传输回来的声音唯有风声的呼啸和沉闷的雷暴,而在更高频和低频的区域,铁浮屠记录下来了不知来源的极高频超声波,不知道是什么东西发出的……此刻史腾等人与盲人无异,他们什么都看不见,只能依靠声音探查外面的世界。
他们一共只有十二个耳朵,这十二个耳朵分布在这个星球不同的地方,在声音的世界中,泰坦毫无疑问是混乱而狂暴的,六个人围坐在P3实验室里,一动不动地静听外面狂风暴雨百鬼夜行。
刘培茄忽然站了起来,其他人抬起头。
“你干什么去?”史腾问,“不要一个人擅自行动。”
刘培茄捡起一个罐子,转身拉开P3实验室的门,“拉屎。”

2sxl6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泰坦無人聲-第三十三章 沒了展示-x9qrb

泰坦無人聲
小說推薦泰坦無人聲
“木木?”
木木竖起食指,示意安静。
她慢慢起身,目光扫过实验室,“小梓,它在哪儿?”
“什么它在哪儿?”葛梓一愣,“你说那个杀人的微波炉?我怎么知……”
门外传来沉重的脚步声和人声,丁零当啷的,男人们回来了,刘培茄拉开实验室的隔离门,呼哧呼哧地喘气:“要我说,就这鬼地方,带登陆套装也没用,那么大的风,无人机还不给你吹散架喽?”
“姑娘们还好么?”史腾紧跟着进来,带着一身的寒气,面罩底下的老脸露出一个笑容,“室内比室外暖和多了……茄子,岱岳,卓老大,赶紧支棱起来支棱起来!”
岱岳在实验室的工作台上支起笔记本电脑,四枚通信浮标已经投了出去,史腾等人迫不及待要看结果。
“联系上地球了么?”葛梓和木木都凑过来,“情况怎么样?”
“刚刚把浮标投了出去,现在不知道它们飞到了什么地方。”岱岳伸手过来,帮木木和葛梓拧了拧头盔外侧的调频旋钮,“你们可以自己听。”
木木和葛梓按着头盔,她们的铁浮屠正在接收通信浮标发回来的信号,可以想象此时此刻,四枚通信浮标已深入泰坦狂暴的大气环境中,它们可能被狂风卷起,也可能在冰原上滚动,耳机里声音很嘈杂,电流噪音像是漆黑的暴雨,葛梓闭上眼睛,她能在漫无边际的暴雨中听到有人在说话。
那是一个破锣般的嗓音,他在说:“救命啊——!”
葛梓皱了皱眉,睁开眼睛。
“那是刘培茄的声音,喊给地球听的。”岱岳解释,“你可以换个接收频道,浮标有能力把它收集到的所有声音和信号传回来,浮标听到了什么,你就能听到什么。”
葛梓点点头,轻轻一拧旋钮,耳机里慢慢安静了下去,信号强度从一个波峰上下滑,进入谷底之后逐渐攀上另一个波峰,耳机中的声音再次嘈杂起来——不过这次不再是白噪音,而是呼啸的尖锐风声和沉闷的雷暴。
那枚浮标孤军深入这个可怕的星球,把它听到的所有声音都传了回来。
葛梓闭上眼睛,她在倾听这个世界的声音。
面罩不能完全隔音,葛梓仍然能听到微弱的背景音,那是身边的史腾、刘培茄、岱岳他们在说话。
“有办法给它们定位吗?”这是卓识的声音。
“没有。”岱岳的声音和敲键盘的噼里啪啦声一起响起,“没有卫星和通信基站,也看不到太阳和星星,没办法定位。”
“一号浮标的信号最弱,三号浮标的信号最强。”史腾的声音,“一号是飞得太远了吗?”
“这些浮标有效通信距离有多远?”卓识问。
“理论上来说能接通轨道上的中继卫星,但这是理想情况。”岱岳回答,“实际使用过程中影响通信质量的因素太多了,比如说掉坑里去了,或者被什么障碍物挡住了信号。”
葛梓慢慢地调频,她正在接收来自浮标的声音。
风声。
雷声。
雨珠落下来的声音。
还有什么东西尖啸的声音,什么东西碰撞的声音,什么东西嘶吼的声音。
“木木,你听,有人在唱歌。”
木木一愣。
她皱眉仔细聆听了一会儿,摇了摇头,“不是歌声。”
葛梓知道它们其实都是这个星球自己发出的声音,可她仍然止不住地想象风暴中有一个变幻莫测的奇异世界,它每一秒都变化,它前一刻还是怒吼的巨兽,下一刻就是唱歌的女人。
“下一批通信浮标什么时候扔?”岱岳问。
“还有多久天黑?”史腾问。
“大概三十二个小时。”卓识回答,“三十二个小时之后我们就会进入土星的背面,接下来就是长达八个地球日的漫长黑夜。”
“那在天黑之前我们得多投几个出去,进入土星背面那更难对外联系。”史腾说,“天黑之后就不好活动了,还有,天黑之后气温肯定还会继续降低,我们得在天黑之前把卡西尼站修复成能安全住人的状态。”
史腾很担忧,接下来这长达八天的漫漫黑夜,将分外难熬。
“有结果了么?”
“没有。”岱岳摇头,“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哪个幸运的小家伙能成功联系上中继卫星,除非有一股非常强烈的上升气流,把它们推上了大气层的上沿,在几十万米的高空,在那里它就不受天气影响了。”
“这样的气流存在吗?”刘培茄问。
“存在。”卓识回答,“但是我们不一定能碰上。”
“那就多投几个浮标。”史腾说,“总有一个能碰上的。”
葛梓来回地调旋钮,四个浮标在四个不同的频段上进行广播,她已经记住了四个浮标的特点,一号的声音是咯哒咯哒的,听上去仿佛有什么东西在敲击浮标的外壳,其实是它被风吹着在地面上滚动,二号和三号的声音是狂风鼓动,尽管戴着耳机葛梓都能感觉到灌满耳朵的气流,就像是从高空跳下,而四号的声音……四号没有声音了。
嗯?
葛梓睁开眼睛,“史哥,岱岳,四号浮标没动静了。”
几人扭头去看电脑屏幕。
“哦哦没什么大问题,只是通信中断了。”岱岳上手调试,“正常情况,只要稍微调整一下,就能恢复正常……诶?”
“怎么了?”其他人不约而同地问。
“奇了怪了。”岱岳敲了敲键盘,把滚珠揉来揉去,“四号没了。”
“啥意思啊?”刘培茄凑过来,“什么叫没了?”
“没了的意思就是没了,我们联系不上它了,彻底失去这枚浮标了。”岱岳解释,“不应该啊,它还没到有效联络距离之外啊,一二三四号浮标是同时抛的,其他三个都在,为什么就这个找不着了?”
“四号是哪个方向?”卓识问。
“北边。”刘培茄记得很清楚。
“是天气或者地形影响?”赵木木问。
“如果是环境影响,那要没大家一起没,不会就没这一个。”岱岳思索,“至于地形,土卫六上一马平川的,不存在什么阻隔信号的障碍物。”
“那就是浮标故障了。”史腾说。
“只可能是浮标出问题了。”岱岳点点头,“这么恶劣的环境出故障也不奇怪,待会儿咱们再补一个就是了。”
两个小时之后,刘培茄把五、六、七、八号浮标再次抛向东南西北四个方向。
五分钟后。
八号浮标也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