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活兒該

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姑獲鳥開始 線上看-第九章 神怪與學者(中)相伴

小說推薦 – 從姑獲鳥開始 – 从姑获鸟开始 “钱督,前面就是大屿山了!” 有士兵高喊。 钱勇昭听了,顾不上洋酒鬼,立马了端起千里镜。 只见港口前船骸林立,海面上漂着一只三米多长的渔船。船上红色风帆艳丽夺目,那是天保仔纵横南洋的标志。南洋历来传说,红帆所在,便是天保仔所在。 果不其然,红帆船上盘坐着一个高瘦男子,看面目打扮,就是官府通缉十几年的要匪天保仔无疑。 除此以外,港口空空荡荡,再无他物。 赵小乙不在!徐潮义不在!钱陀钱陀不在!统统不在! “这?” 钱勇昭一时之间犹疑不定。 三个小时以前。 薛霸解开头上的红巾,用它绑紧手里的长刀,舔了舔嘴唇说道:“天保哥,兄弟们都准备好了。” 船上众水手肃杀无比,隐有哀兵之像。整个港口,只剩下最后这三千多人。 原来数日前,天保仔分化五旗,红旗本部只留下三千死忠,更老早下令大屿山自即日整备撤离。 一命钱陀领一艘林氏宝船,五十艘舰船,就近护送岛上老弱往澳门。目的是安营扎寨,休养生息,尽可便宜主事。 二命徐潮义领一艘宝船,二十舰东向官府沿岸。若州府严防则走,州府松懈则掠,一路北上,搅乱闽浙视野。继而转向吕宋等南洋群岛,休养生息,静候大盟主消息,” 三命黑旗赵小乙领七十舰西行往安南,纳土纳群岛一带。休养生息,静候大盟主消息。 四命白蓝二旗,包括查小刀,侄侬等人领神楼宝船,五十舰护送大盟主郑秀南下婆罗洲,与宝船王林阿金汇合。” 余下红旗诸部,包括天保仔本人在内,驻守大屿山本岛,与官府誓死周旋。 彼时壮言,留下的数千人早做好了死战到底的打算。 “好,你们也准备出发吧。” 薛霸一愣:“这?不是要留下抵御官府么?” 李阎似笑非笑地问薛霸:“小霸,你说我们能打赢么?” 薛霸睁大双眼:“当然能打赢,天保哥你不是说大屿山有海神护佑,紧要关头,海神会显灵保佑我们的。” “哈哈哈哈,这就是为什么十六个头领,我独留下你的原因,我不这么说,宁老他们不会同意撤出大屿山的。你听着,你和胡百灵立刻出发,去追赶大盟主的部队,与白蓝二旗汇合一处。” “那天保哥你呢?” “只有我留在大屿山,海神才会显灵。” 薛霸皱着眉头想了好一会儿才憋出一句:“天保哥,你今天要是死了,赵小乙钱陀徐潮义就未必再认郑氏的亲了。” 李阎盯着薛霸:“所以你并不笨,那你听不听我的命令?” 薛霸挠了挠头:“这……听。” ————————————- “朱总兵,你来看。” 枫雨后的云彩 樱蕾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明末虎啸 遥远之矢 钱勇昭果断把千里镜递给了朱贲。 他指着海面:“那人可是天保仔?” 朱贲接过千里镜,定睛观瞧,尖声道:“不错,此人正是天保仔!诶,红旗的其他人呢?” “哼,我倒要看看他能耍出什么花样,发旗语,全速前进。” 呕~ 圣沃森空靠着栏杆呕了几口,失去所有力气一样倒在地上,他呻吟着,仰面向蔚蓝的天空。天际一丝乌云悄然侵蚀过来。 尖锐的哨声响彻甲板。棕黑制服的大盖帽们纷纷掠过圣沃森的视野,他舔掉自己嘴上的番茄残渣。啪叽啪叽嘴,发出一声意义不明地叹息:“what a beautiful fuckin‘day !” “沃森老师,您还好吧。” 一张戴着方框眼睛的俊美面孔遮住了圣沃森的视野。 东印度公司为远航的圣沃森配备了一名刹帝利种姓的印度少年作助理,他叫鲁奇卡,有牛奶一样的肤色和圆溜溜的黑色眼睛。会说一口流利的英语,曾经在欧罗巴学习,有一定活体应用学的基础,因此被东印度公司的管事选中。…

Read the full article

优美都市异能 從姑獲鳥開始 活兒該-第八章 神怪與學者(上)鑒賞

小說推薦 – 從姑獲鳥開始 – 从姑获鸟开始 黑旗飘扬的船头,赵小乙闭上双眼,回忆那天,天保仔在演武厅的话。 “过往五旗同根同源。五旗龙头具是延平王麾下大将,如今五旗凋败,徐龙司白天英之流,既然沦为官府走狗,自然不配再做五旗首领,我打算重整五旗,从各位头领当中选拔新的五旗龙头,收拢六年来被官府剿散的残余海盗。也好做调配,” “十六位头领当中,我自然还是红旗龙头,薛霸,胡百灵几位头领,以及八百船头手下的所有船只水手保留红旗。” “赵小乙为黑旗龙头,钱陀头领辅佐,手下船只水手尽做黑旗。” “查刀子为白旗龙头,侄侬……” “徐潮义为黄旗龙头,钟诚,廖文瑞……” “至于蓝旗,千钧标下落不明,龙头的位置先且存着,此外剩余八百船头尽做蓝旗。” “过往种种不论,自今日起,宝岛郑氏传下五旗,以大屿山为正统。” 赵小乙回过神,他举起手里的酒,望向船上的水手:“诸位手足。无论是熟识赵小乙的老弟兄,还是今天才认识我。今后大伙就在一张灶里头吃饭了。我先干为敬。” 说罢,他饮尽碗中浊酒,有宝岛郑氏保证,他这个黑旗龙头,才算名正言顺。 黑旗船上的海盗们一齐饮尽。 赵小乙摔碎泥碗,破碎声顿时响成一片。 “出海!” 交织如林的港口,挂黑旗的船队率先动了。承载近六千人的舰队纷纷向西调转船头,驶离港口。 …… 海上黑压压的包铁舰队呈一个箭头形状,船上各处插着两种旗帜,一为羽纱质地黄底青龙旗,一为蓝底红米字旗。舰船的烟囱冒出滚滚黑烟,在海上拉出长长一条。 钱勇昭身穿一身金线袖的蓝色海军制服,头戴暖帽,手持千里镜,眺望海平线对隐约的雾气。 “靖平南洋,在此一役。” 他低声喃喃。 “有钱督坐镇,定然马到功成。” 过去的义豕大盗,如今的一方总兵朱贲拱着圆鼓鼓的蓝缎补子凑到钱勇昭面前,毫不吝啬自己的恭维。徐龙司跟在后面,只是一言不发。 “朱总兵谬赞了,此战若能一举红旗,也无非是将士用命,钱某可不敢居功。如今红旗岛上俱是悍匪,以朱总兵之见,我方舰队抵达大屿山前,谁会来打这个头阵呢?” 朱贲毫不假思索:“必是过去的黑旗帮赵小乙!他新入红旗,招人猜忌,天保仔一定用他来打前锋。” “这样么?” 钱勇昭不置可否。 “那,赵小乙之后该是何人?” …… “潮义哥,恭喜恭喜啊!” 宝船上,几位高里鬼弟兄忍不住给徐潮义道喜。 过去徐潮义人望虽高,但除了手下一百高里精兵,没有能指挥动的舰队,因为过去是十夫人的亲兵,红旗头领也未必服他,如今一跃成了黄旗龙头,自然是可喜可贺。 徐潮义的脸上却看不出多少喜悦。 郑秀假借天保仔的名义在演武厅议事,他也有份。徐潮义跟随十夫人多年,自然知道参与这种事的严重程度,天保仔虽不计较,还叫他做黄旗龙头,可高里鬼精兵向来是红旗龙头和郑秀盟主的亲卫,他带不走。如今手下知心的弟兄只剩下眼前这四五个人,至于钟诚,廖文瑞等,未必服气自己这个黄旗龙头。 “小惩大诫。” 徐潮义拔出腰间的宝刀,胸中些许郁闷之气一扫而光。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他徐潮义何尝想一辈子做一个走夫人路线的家奴?试问昔日从黄旗陪嫁到大屿山,谁能想到他徐潮义有一天能做到黄旗龙头? 徐潮义非但不埋怨天保仔,甚至隐隐有几分感激。 “诸位头领,出海!” 又一只四千多人的风帆舰队出发了,宝船居中,船上张挂黄旗,船头向东,驶离港口。 …… “必是徐潮义无疑!此人是天保仔和郑秀身前的红人,待赵小乙的人拼杀得差不多了,他必率领红旗精锐,和我军决一死战!” 朱贲口水横飞。 钱勇昭点点头:“我听说过这个人,红旗高里鬼,能以一当百。” “额……”朱贲揣着手:“以讹传讹而已,那徐潮义当初不过是跟随厌姑嫁到大屿山的陪嫁品,奴才罢了。盗匪嘛,还能任用什么了不得的人物?” “哈哈哈哈~” 钱勇昭笑了笑,又问:“可传说那郑秀早慧,有当年纵横南洋的厌姑几分风采,她应该不会重用只会阿谀拍马的家奴之流吧?” 朱贲嬉笑着:“天保仔还不好说。那郑秀嘛,嘿嘿。钱督,你莫瞧郑秀号称大盟主,其实不过个小娃娃,她有宝岛郑氏血脉,大屿山都紧张不得了,要我说啊,郑秀一定老早地准备船,叫她逃命去了。” …… “若是红旗能想红毛子那样,全是装甲铁舰。或者就不会有今日局面了吧?” 莲开并蒂 郑秀眺望海面,所有人只记得六年前东印度公司输掉了广州之围,却没人记得,当初海盗和东印度公司的战舰损失比例高达十五比一,人数对比高达三十五比一。几十万南洋海盗群起而攻,又有官府配合,才堪堪打退了对方。…

Read the full article

kj614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從姑獲鳥開始 txt-第六章 離殤(完)讀書-4awtx

小說推薦 – 從姑獲鳥開始 – 从姑获鸟开始 巍峨的神楼船下,挤满了各色帆船。水手们把粮食,应急药物一干物资搬进船舱,陆续有头发花白,背跨包裹行李的老妪,妇女,和孩童登上甲板,低沉的哭声和劝慰交织在一起。 队伍前面,是个头包红巾,拄拐杖的老头子。 “巴叔,路上小心啊。” 李阎从手边的箱子里拿出两锭足银的元宝,和一大串铜钱,交到了老头手里。 老头泪眼婆娑:“龙头保重啊。” “我知道。” 李阎拍了拍巴叔的肩膀,对方只感觉一股暖流从小腹流入四肢百何,佝偻的脊梁也挺直了一些,仿佛年轻了好几岁。 宁老攥着毛笔在簿子上刷刷点点。才高声呼喊:“下一个。” 李阎回头望了一眼。队伍还有一半,这是最后一批人,最晚明天早上就都可以上船。 这三天时间里,几乎每名被遣散的海盗,李阎都会亲自放给他们一笔银两。说上几句话,再送他们上船。这些人可不只是老弱妇孺,有近万人都是青壮,只是因为有父母家眷,李阎便下令遣散他们回乡。三天时间,红旗帮“瘦身”了小一半,有万余名青壮被李阎遣散。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红旗帮将从官府的辖区消失。李阎倒不认为,这些被遣散的青壮海盗从此就和红旗帮失去联系,说白了吧,如果官府真能做到耕者有其田,百姓安居乐业,根本不会有数十万海盗啸聚,拼杀掠夺的血腥南洋了。 …… 一直到忙到早晨,最后一波船队,一艘林氏宝船率领五十艘大型帆船终共同出发,由红旗头领钱陀带队护送,目的地是澳门。 船上除了五千海盗,还有三千多老弱妇孺。她们大多两代人都没有回陆地,大半辈子都生活大屿山上。对红旗,对宝岛郑氏无比忠诚,叫这些人投亲靠友,散入沿岸乡县村户,这并不现实。 所以李阎专门安排了钱陀送这些人去澳门。 三国炼器师 璀璨石头 如今的澳门,算是在红旗帮和蔡牵的共同控制之下,名义上归属官府,却连个县令也没有。官府和东印度公司都因为种种复杂的原因无视了它的存在。 原来就在红蔡攻取澳门不久,欧罗巴州那位法兰西皇帝发动雷霆攻势,一举攻破葡萄牙首都,曾经盛极一时的葡萄牙帝国就此衰落,贵族们流亡大海,根本无暇顾及远东的殖民岛屿。官府和葡萄牙的租借合同,名存实亡。 可东印度公司的董事们却对澳门实质归属态度暧昧。洋人虽然同意和官府组成联合舰队,一同剿灭五旗联盟。但极为抗拒官府插手澳门事务,情愿维持现状。 随着最后一艘帆船离开海平线,李阎拿湿毛巾擦了擦脸,精神多少有些萎靡。 秋日雅克可以治愈大量因为衰老产生的慢性病,甚至能叫人返老还童,但一两个还好,面对红旗帮数千老弱,李阎只能做到尽量做到使他们筋骨恢复一些活性,不至于挨不住舟车劳顿。 如今大屿山本岛,只剩下两万不到,如狼似虎的善战水手,个个磨亮刀枪,搬运火炮,气氛肃穆非常。 “天保龙头,蔡老板回信了,他一口答应。会照顾好这些红旗宿老妇孺。” 侄侬戴着红宝石戒指的食指上立着一只黑色海鸥,爪子上绑着信筒。 “我和他客气罢了,照顾就不用,只要他不在背后给我使绊子,去给那位杨总督通风报信就好。” 李阎眺望大海。 侄侬听了娇笑不已:“蔡牵可不会枉做恶人,他去通风报信,平白交恶了红旗不说,杨晟也不会念他的好,我可听说,这位总督大人一心要把十三行的生意改作官办,催了几次,叫天舶司关门大吉呢。” “你倒关注得紧。” 侄侬听了笑容一滞,刚要辩解什么,李阎把毛巾扔进脸盆:“蔡牵送你什么,你就收着,不用和我说。对了,人抓到没有?” 李阎说着话,眉头不自觉往上一拧。 侄侬暗自松了口气,柔媚地说:“自然不会让龙头失望。” …… 秋茹的眼前时明时暗,脑袋更是昏昏沉沉,不知过了多久,她才悠悠转醒。 头顶是纹竹菊的床架,自己身上盖着金钱褥。她伸手摸了摸头,额头的创口已经包扎,但绷带上还是有手感黏稠的血迹。 她要起身,才发现郑秀猫儿一样依偎在被褥边正睡着,动作自然停下了。 【看书福利】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每天看书抽现金/点币! 可郑秀还是听到动静,她猛地睁眼,见到秋茹苏醒,顿时喜上眉梢:“干娘。” 她快步到桌前沏了一碗温水,奉给秋茹,眼圈泛红不似作伪:“委屈干娘了。” 秋茹攥住郑秀的手:“那杨冯二贼结果如何?” “自然是圆满的。”郑秀把碗递到秋茹手上:“如今天保哥出关了,红旗事务都是他在打理。” 郑秀最后补充。 “那就好,那就好。” 秋茹不住点头,泪含眼圈:“有天保龙头执掌局面,一定能力挽狂澜,也不用再叫你一个女娃娃劳神。”说着,她轻轻抚摸着郑秀的脸庞。 郑秀轻咬下唇,握住自己奶娘皲裂的手掌,心中却是一半愧疚,一半忧愁。 自己这位干娘并没有什么心眼,她一生忠于娘亲,十夫人死后,又忠于自己。若不是情非得已,郑秀也舍不得叫自己的乳母演这出苦肉计。许多内情,秋茹是不晓得的。 “干娘你好生休息,我叫后厨熬一碗莲子羹给你。” 郑秀安抚下秋茹,出了门口转过几个庭院,眼见四下无人,才低声问道:“人送回安南没有?” 好一会儿,郑秀的影子里突然多出一截,在晨光下不断扭动。 只见影子沙哑地回答:“昨日船便跟着遣散的人走了,现在应当上岸了。”…

Read the full article

mabot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從姑獲鳥開始 活兒該-第五章 離殤(下)看書-214sn

小說推薦 – 從姑獲鳥開始 – 从姑获鸟开始 三天后,广州总督府。 自打六年前,赤尾屿林元抚被刺,两广总督的位置缺了半年有余,直至官府要成立海军事务衙门,这个缺儿才补上。 过去南洋盗贼猖獗,洋人更是船坚炮利。广州之围,盗贼红毛并起。深入两广腹地入无人之境,彻底撕下官府海防溃烂的遮羞布,朝野为之震动。 可短短六年,官府居然重整旗鼓,海防为之一清!这份功劳,首先应当记在现任的两广总督,杨晟杨冰岩的账上。 杨晟,字冰岩,江南甘泉人,曾任青海总兵,因镇压回乱有功,由汉中堂赵韵举荐,调任两广总督兼南洋海防大臣,总理海军事务衙门。到任以后,杨晟建立新式水军,与东印度公司打造联合舰队,六年来联洋灭匪,靖海戍边,卓有成效。 上个月京城来旨意,赐其金银若干,穿用武功褂子,皇帝亲笔诗碑,可见杨晟所受尊宠。 “大人,天舶司的蔡牵差人送来金银十箱,珠宝十箱,西洋仪器三十件,婢女五十人,还有一副柳宗元的九怨帖。都在院子外面了。” 杨晟端坐在书案,闻听屋外人声,轻轻睁开双眼,笑道:“我听说天舶司有英吉利最新督造的苏丹战舰,抛弃风帆也能航行,怎么不见他送两艘过来?” 屋外人不敢应声。 紫玉咆哮录 “退回去,明明白白地告诉他,十三行改制势在必行,不必官督商办,以后西洋贸易一切事务皆由官办,他琉球岛那天舶司到明年开春再不关门,以匪盗论处!” 过了一阵儿,杨晟见屋外的人不动,才开口问:“还有什么事?” “大屿山有动静。” 杨晟闻言精神一震:“进来说。” 他话音才落,只见一黑衣小厮悄无声息地走到屋里,深作一揖,之后才道:“有确切消息,红旗帮的龙头天保仔在大屿山梅窝渔场摆下万金宴。” “呵呵,何谓万金宴啊?” 杨晟眯着眼反问。 “意思是说,天保仔尽开红旗财库,将岛上一切值钱珍宝散给帮中老弱和愿意金盆洗手,隐姓埋名的海盗。并以数百小船不间断地护送这些人上岸,有亲眷掩护的,便投亲靠友,没有亲眷掩护的,扎入山沟老林。红旗于闽浙两广一代盘根错节。许多海盗都是沿岸渔民出身。等探子得到消息报于大人,已经是三天后,保守估计,有上万匪徒已经散入沿岸府县村落,以及周边岛屿。” 杨晟不动声色“据我所知,红旗匪徒并非寻常流寇,历任匪首伪称宝岛延平王之血脉,与官府仇怨绵延百年,大抵是有不少凶悍顽劣之徒,不肯就此隐姓埋名吧?” “正如大人所说,岛上至少还有两万匪徒,皆是匪性难驯,穷凶极恶之辈。据说,红旗帮在港口前搭凑了一艘神楼船,言称此船有海神庇佑,天保仔本人每日在船头饮酒纵歌,帮众上下俱以得见。” “海神庇佑?我没出过海,你却是渔民出身,依你说,天保仔真有海神庇佑么?” 杨晟似笑非笑。 小厮犹豫片刻,还是回答:“卑职自幼随父亲出海,南洋海上确有种种吊诡离奇,匪夷所思之事。但依卑职愚见,天保仔日日在船上出没,众匪徒眼见头领没有弃岛逃亡,军心自然稳定。只是把弄人心的小术而已。什么神楼船,八成只是杜撰神明,不足为信。” “我也这么想!” 杨晟站了起来,袍袖甩出啪的一声脆响,他在大屋里来回踱步,突然问向黑衣小厮:“联合舰队多久可以出港?” “后天。” “太久了,我这就给东印度公司的安德烈通文,明日午时,各港口舰队即刻出发。另外,叫各地方署县严阵以待,以狼烟互通讯息,谨防海盗偷袭。” 小厮称是,犹豫了一会儿才问:“散入两广府县的红旗匪徒,是否派徐总兵下乡排查,清剿贼孽?” 杨晟沉吟片刻,摇了摇头:这倒不必,南洋民风彪悍,落于诸岛屿航道即为匪,落于乡野府县即为民。凡我督务辖管,皆是官府子民,一介草寇尚有怜惜部下的心肠,难道我还不如一个区区天保仔么?叫各地团练乡勇加紧巡逻即可。” “大人爱民如子,卑职佩服。” 杨晟笑骂道:“你小子少来拍马屁。哦,对了。” 他想起什么似的,指了指桌上:“这个箱子,是送给赵中堂的礼物。” 小厮偷眼瞧了一下桌上的东西。 一尺见方,材质非金非石,盖子上的小孔冒着凉气。 “中堂向来不喜金银俗物,这尊红玉佛陀在瑞岩寺受千年香火供奉,是无价之宝。此物炽烈如火,寻常木帛沾之即燃,金铁久遇烫若烙铁,平时必以珍珠岩辅佐冰块盛放。等办完了差事,替我送到京城。唔,不要走官道,叫人瞧见,说我的闲话。” “是。” 黑衣小厮低头应道。 …… 所谓神楼船,其实是六年前,李阎从林阿金处得来的宝船图纸督造,再张挂一些神鬼厌胜之物便是了。 宝船龙骨是李阎从拍卖行找来的。有大屿山上的工匠们,连同那个懂一些魔动科技的红毛子索黑尔一起打造。 本来计划打造十六艘,当初李阎攻入广州,把城中一应造船工匠掠入大屿山,就是为了干这个的。 但因为财库所限,官府又开始靖海清边,足足六年,红旗帮才打造了三艘。 【林氏宝船】 混沌阴阳录 沿袭自永乐年间下西洋之宝船建制的大型风帆木船。 长度四百五十米 吃水四千吨 永乐技艺:承载量比寻常大船更甚,远洋能力极佳。 可承载最多一百门二十四磅黄火药重炮,或者二十个大型货舱。 备注:这样精湛的木船技艺放在两百年前堪称鬼斧神工,即便放在十九世纪的今天,它的性能也足够优秀。…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