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去的時間

vckrx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ptt-第一百五十七章 再次啓程讀書-6yp4y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四月十五,清晨五六点左右,天还蒙蒙亮,张家小院就悉悉索索地动了起来。
“娘子,东西都准备好了吗?就这些包袱吧?”
“嗯!就这些了,相公,这马车什么时候来啊?和人家是约好了时间吗?”
“是,约好了的!车夫还是去年雇佣的两个熟人,听说我们又要去府城,都很兴奋,一口答应了,也谈好了价钱,约好了时间,说是一大早上就会赶马车过来的,我们收拾好东西等会儿就是!”
“哦,那就好!这天也快亮了,我这就去把进儿和志远叫起来,让他们洗漱,收拾好东西,一起等着!”
然后,就听见外面的脚步声,张娘子来到了张进的房门前,敲门唤道:“进儿,进儿?”
这时,张进刚睡眼惺忪地睁开了眼睛,听到外面的唤声就随口答应道:“哎!娘!”
外面的张娘子道:“这天亮了,该起来了,等会儿马车就要过来,我们该启程动身了!”
仙醫妙手
张进闻言,迷蒙了一瞬,然后顿时想起今天是他们要启程去府城赶考的日子,瞬间忙是坐了起来,高声答应道:“哎!好的,娘,我和志远这就起来!”
“志远也在你屋里呢?那也叫他快起来,马车就要来家里了,城门也快开了,可别让人家久等!”张娘子道。
“知道了,娘!”张进口中答应着,就随手推了推身边睡着的方志远,唤道,“志远,醒醒!醒醒!我们该起来了,马上要启程出发了!”
可能是昨天晚上睡的晚吧,方志远睡的很沉,张进唤了几声,推了几下,这才把方志远叫醒了。
反派萌夫
刚睁眼醒过来,方志远同样迷蒙了一瞬,但一听张进说要启程出发了,他一个激灵就是清醒了过来,忙是坐起身翻开被子,道:“师兄,我睡过头了吗?快,可别耽搁了出发的时间!”
蝕骨沈淪
他一下子就下了床,点燃了灯火,拿起衣服就要穿上。
张进见了不由无语,好笑道:“志远,那是我的衣服,你穿了我穿什么?还是回你自己屋里去吧,你昨晚上半夜过来的,衣服还在你自己屋里呢,你的行李也在那屋里呢,快回去收拾收拾!”
“还有,也别着急,还不晚,马车还没过来,元旦那胖子也还没过来呢,时间充裕的很,不用慌慌张张的!”
方志远听了,动作就是一顿,看了看自己手上的衣服,还真是张进的,他不由摇头失笑,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还真是睡糊涂了!我都忘了昨晚上我是半夜来师兄这里的!”
说着,他把张进的衣服脱了,放到一边,又转头对起来的张进道:“那师兄,我回自己房间了,你也快起来吧!”
“嗯!”张进点了点头应了一声。
然后,方志远出去回了自己房间,张进则开始穿衣束发系腰带,叠好床被,又检查了一番收拾好的行李,这才出了房间,拿着行李背着竹书箱去了厅堂。
重生軍二代
这时,外面的张秀才和张娘子、方志远已是都收拾的妥当了,都在厅堂,那收拾好的行李也都放在厅堂的桌子上,满满当当的好几个包袱了。
张娘子看他提着包袱背着竹书箱进来,就是笑道:“起来了?快,把书箱和包袱都放下,马车还没来,可能还要等一会儿!”
张进点了点头,一边把竹书箱和包袱放了下来,一边扫了一眼厅堂,就笑道:“怎么,元旦那胖子还没过来呢?这胖子不会睡过头了,都忘了今天要启程的事情了吧?”
张娘子白了他一眼道:“这怎么会?就算元旦睡过了头,可有他姨娘在,一定也会叫醒他的,等会儿就会来了!”
最後的player 離恨天
也不用等会儿了,张娘子这话音刚落,就听见了外面的敲门声,还有朱元旦的喊门声。
“先生,师娘,师兄,我过来了!”
张娘子不由失笑道:“这不就来了?去,进儿去给他开门,帮他把东西行李也拿到厅堂来!”
张进笑着点头,又出了厅堂去给朱元旦开了院门,却不想这来的不只是朱元旦一个人了,那吴姨娘也来了家里,两人是坐着一辆小马车过来的。
张进见了自是忙打招呼道:“您也来了,快请进家里,我爹和娘在厅堂呢!”
吴姨娘点了点头,挎着个包袱下了马车,笑道:“元旦又要麻烦先生和他师娘了!”
“不麻烦!不麻烦!”张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把她让了进来,引着她和朱元旦去了厅堂。
厅堂里,张秀才和张娘子看着吴姨娘走来,自是起身迎了迎,张娘子亲热地走过去,笑道:“妹子你怎么过来了?可是不放心元旦,要交代点什么?”
这一年来,逢年过节的,吴姨娘也会亲自上门送些礼物给张秀才和张娘子了,她也是真心感激张秀才和张娘子这些年对朱元旦的教导以及照顾,自是和张娘子相处的不错,两人不说无话不谈吧,但也很是亲热,姐姐妹妹地称呼着。
吴姨娘此时就笑道:“我哪里有什么不放心的,元旦有您照顾着,我心里放心的很!这跟着元旦过来,就是想来再送一送你们,毕竟这一出远门又是几个月才能回来了,我心里还是舍不得的!”
“是,肯定是舍不得的!来,妹子你坐!”张娘子让了让,拉着吴姨娘坐了下来,两个妇人就聊了起来。
张秀才、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则坐在另一边,一边等着马车,一边说着话。
少爺大人很霸道 白陌
张秀才问道:“进儿,这你和文才他们也是约好了的吧?是在城门口汇合的吗?”
张进笑道:“是!都说好了的,上午七八点在城门口汇合,再一起启程出发去府城了!”
“嗯!”张秀才轻颔首,却好像有些坐立不安,没话找话道,“这一次去府城赶考,你们也别太看重,尽力而为就好,有些事情也是要看运道的,能考中自是好,考不中也没什么的,你们还年轻,以后还有机会,明白吗?”
这话也不知道是在安慰张进他们,还是在安慰自己了,张进、方志远他们相互看了一眼,也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只能点头应道:“明白的,爹(先生)!”
“明白就好!明白就好!其实就是一直考不中也没什么,就像我一样,也一样过日子,只是日子过的普通平庸一些罢了,比不得那些得志的举人进士们显贵有地位了!”
“不过,还是一样过日子的,回家来让媒人帮着说个好娘子,生儿育女的,日子也过的飞快,我这不一眨眼就二十多年过去了吗?”
“举人进士也这样,一辈子也不比我们多活几天,都是一辈子了,日子过的顺心如意才好!”
啰啰嗦嗦的,有些不知所云,张进、方志远他们都不知道此时张秀才到底要说些什么了。
张秀才忽的好似也意识到自己有些失态紧张了,忙闭了嘴,不说话了。
正好,这时候外面传来了“嘎吱”“嘎吱”的车轮响,他忙起身道:“马车来了,都把行李放到马车上去,就启程出发吧!”
张进等人闻言,自是各自起身,又是背上了竹书箱,手中拿着各自的包袱行李,就出了厅堂,到了小院外,果然就见院外停着两辆马车了,而且赶马车的两个车夫还是去年的熟人,一看见他们就笑着打招呼。
“张相公,还有几位小秀才,快都把行李放到马车里,然后上马车就动身吧!”
说着,两个车夫就跳下了马车,帮着张进他们把行李放进车厢了,然后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他们就上了一辆马车,进了车厢。
幸福圖騰
而张秀才和张娘子则是锁了院门,张娘子又对吴姨娘笑道:“妹子放心吧,你也回去吧,我会好好看顾他们的,过几个月就回来了!”
“哎!放心的,放心的!你们一路顺风!”吴姨娘眼睛有些湿润地点头应道。
张娘子见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笑着点了点头说了几句安慰的话,就和张秀才一起上了另一辆马车,在吴姨娘的目送下离开了,马车缓缓驶动,车轮嘎吱嘎吱地响着,渐行渐远。
终于,为了科举和前程,张进、张秀才他们又是再次启程了,去府城赶考参加今年的乡试,这对于他们来说或许是命运的又一个转折点,甚至可能是最重要的转折点,他们这次能不能如愿,事情会怎么发展,谁也不知道,也只能拭目以待了。

k2ch3都市异能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起點-第一百五十五章 妥當相伴-5orgc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昨夜,思绪繁杂半晚上没睡,好不容易睡着了又陷入梦魇之中,被吓醒了过来,又是睁着眼睛到天亮,如此一来,即使张进勉强自己如平常一般按时起身,去了书房早读,但这精神却是疲倦不济,没什么精神了,还时不时走神,不知道在想什么。
分手才說我愛你
张进这样的表现,张秀才自然很是不满,在张进又走神之时,拿着书本敲了敲他的桌子,问道:“怎么?昨晚上没睡好吗?”
张进瞬间回过神来,然后随口笑道:“哦!是没怎么睡好,所以这早上就有点没什么精神,经常走神了!”
“哼!”张秀才轻哼了一声,接着语气不满地问道,“昨晚上读书也没到很晚啊,和平常一样,怎么就没睡好了?也就是你娘去了你屋里一回,问问你东西收拾的有没有遗漏而已,这并没耽误你睡觉吧?”
“啊?哦!”张进愣了愣,随即立刻反应过来这可能是他娘找的借口了,他自也不会把张娘子昨晚上说的话告诉张秀才了,那不是不打自招吗?
他摇头笑道:“没有!没有的事!只是半夜里做了一个噩梦而已,越想这个梦越让人有些烦躁不安,一直都睡不着了!”
张秀才听了,神情微动,半是恍然半是猜测道:“原来是做梦了啊!做了什么梦?不会是梦见了乡试考完之后你落榜不中了吧?所以心不在焉了?哼!这还只是个梦而已,你看看你就这样魂不守舍,没精打采的,要是真的考了乡试之后,你落榜了,那你又该如何?还不吃不喝了?”
“进儿,我与你说,你自己心里也要有数才行,今年这乡试,你也不要抱着太大的期待去考了,就当做一场磨练了,考中那是你的运气,考不中那也是理所当然的,别这样患得患失的,这样做了个落榜的噩梦你就都不能集中精神读书了,那你肯定考不中啊!”
张进不由无言,苦笑以对,他总不能说自己梦里自己今年是中了举人吧,不仅今年中了举人,而且三年后还金榜题名中了状元,跨马游街呢,这样的美事要是说了出来,张秀才肯定又要冷冷地说一句“痴心妄想,白日做梦”了!
至于梦里其他的事情,那就更不能说了,说了那就是找打呢,所以张进只能听着张秀才的胡乱猜测,顺便训导他一番,沉默以对,不敢反驳了。
幸好这时,张娘子来救了他,就听外面张娘子唤道:“相公,进儿,吃早饭了!早饭做好了!”
撩情蛇愛:蛇王別使壞
听到这唤声,正在训导张进的张秀才立刻就是应道:“知道了,娘子,我们这就来!”
应了这一声,他转脸又是神情严肃地看着张进,继续教训道:“过两天我们就要出发了,今年乡试也就在三个多月后,所以你要调整好心态,你不像我,今年可能是最后一次参加乡试了,我患得患失也就罢了,你如此年轻,以后机会还有的是,这还没考你就患得患失,这算什么?”
张进能如何说呢?昨晚的噩梦是不能说的,面对张秀才的训导,他也只能受了,还得起身点头应道:“知道了,爹!爹说的是,是我不沉稳了!”
仙入為主
张秀才抚须点了点头,又道:“也罢!我也能理解你,毕竟是第一次要考乡试嘛,但你还年轻,也无须看的太重,走吧!去吃早饭吧,你娘还等着我们呢,别让她等久了!”
“是,爹!”
莫名其妙的愛情 紫琪
张进再次苦笑着应了,就跟着张秀才出了书房,往厅堂来了,这还真是有话不能说,挨训也得自己白受着了。
早饭过后不久,方志远和朱元旦就来了家里,父子师生几人又是聚在书房里了。
张秀才看着坐下的方志远和朱元旦,问道:“你们家里东西都收拾好了?和父母家人也都说好了吧?过几天我们就要启程了!”
方志远点头应道:“先生,都收拾好了!我爹娘也都知道了,他们说又要麻烦先生师娘辛苦了!”
甜妻馴愛:老公別亂來
朱元旦则笑道:“先生,我姨娘也已经把东西收拾的差不多了,姨娘知道我要出远门,心里有些不舍,可也说我跟着先生师娘师兄出远门,她也是放心的,就是这一路上又要辛苦师娘照顾我们了!”
张秀才闻言,就是轻颔首,看着朱元旦忽的又是问道:“那朱员外那里,元旦你去告知了一声没有?他知不知道你今年要下场参加乡试,跟着我们一起去府城赶考啊?”
朱元旦听了就是一愣,随即失笑道:“先生,这不用告诉我爹吧?我已经分家搬出来另过了,这自己的事情自是自己能做主的,不过是出一趟远门而已,还要特意上门去告知我爹一声吗?”
张秀才听他如此说,就是皱了皱眉,沉吟道:“还是要去说一声的!虽然你已经分家另过了,你的事情自是你自己能做主了,可你到底还没成家立业,真正长大成人了,这事情还是去和朱员外说一声为好,也免的他为你担心了!”
大唐女醫生活錄
朱元旦不由沉默不语,除了逢年过节,他是不怎么想上门去朱家大院的,可既然张秀才这做先生的如此说了,他也不好一口拒绝,只能硬着头皮地点头答应下来。
张秀才见他点头应了,也就没再多说什么,又是道:“好了!这两天我们也别只顾着读书了,这东西收拾好了,也该去和亲朋好友的道别一声,比如我先生那儿,我们很是该上门去说一声的,毕竟我们这两年的读书温习,他老人家可是鼎力支持,出了大力的!”
“还有,元礼、周川和冯其那儿,你们和他们要好,这要走了,也该和他们说一声才是,总不能这样不打招呼地就走了!”
“今日我们就先去我先生那儿看望看望,拜访一番,顺便告别一声!”
这些都是应有的人情世故,张进他们自然是没有意见的,于是今天他们也没在书房里多留,就又出来离了张家,去了东城袁家了。
在袁家,自然而然的,方志远又是见到了昨日才见过的袁蝶儿了,两人都很是惊喜,双眼大亮,可有袁老夫人盯着,他们也不能像昨日那般私下见面,牵手说什么私下话了,就连说话都不能够,两人眼神对视一下,那袁老夫人就轻咳一声,横眼看了过来,出声把袁蝶儿支走。
然后,又一日,张进他们把董元礼、周川和冯其约了出来,又是聚在一起游玩说话,告别一番也就罢了。
再之后,一直拖到四月十三那日,都快要启程的那天,朱元旦才上门去了朱家大院,和朱员外说了这要去府城赶考的事情,这让朱员外很惊讶又很是伤感,惊讶于朱元旦居然今年就要去府城考乡试了,伤感于直到快要出发了,朱元旦这才来告知他一声!
但不管如何,朱元旦还是来了,朱员外伤感归伤感,但也没说什么不好置气的话,只是叮嘱着朱元旦出门在外保重身体了,对于乡试什么的,他倒没提什么,可能是觉得依朱元旦的学问和水平,不太可能考中吧,这次去府城赶考也不过是跟着张秀才张进他们凑热闹长见识了,其余的却是不敢多想了。
如此零零碎碎的,总而言之,在四月十五启程之前,一切都准备的妥当顺利了,就等着启程出发这日,而这日也终是到来了!

4e00e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張進的上進之路 流去的時間-第一百五十四章 夢魘-4admt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这世上,谁都有烦恼,皇帝有皇帝的烦恼,官员有官员的烦恼,老百姓有老百姓的烦恼,谁让都生而为人呢?
就像这个夜晚,张家一家三口也各自有各自的烦恼,张娘子为张进和家里的财政烦恼,张秀才为即将到来的乡试和以后可能学馆里收不到多少学生而烦恼,张进则是烦恼于姻缘前程还有张娘子刚才给予的告诫了。
尤其是那句郑重其事的告诫:“这都是你认定的,求来的,那你就不能三心二意,一定要待人家姑娘好才是,不然不仅人家爹娘不答应,娘我也不答应!”
这话张娘子离开了许久,都犹如在耳,让张进蹙眉深思,他不禁扪心自问,要是他和王嫣真成了亲,他真的能做到一心一意吗?真能做到不管发生什么,都待人家好吗?这么一问,他自己心里都给不出坚定不移的答案了,犹豫迟疑了。
毕竟,这种犹如承诺誓言,说什么会始终如一,一辈子对人家好的情话,一般都是少年少女们幼稚又纯粹的爱情宣言,以此宣言来证明彼此感情的坚贞不渝,但可惜张进是少年又不是少年,他对王嫣有好感可并不是什么海枯石烂的爱情,如此怎么可能让他发出这样的承诺和誓言呢?
無限之遊戲人間 曾不想離開
愛妃,給條活路:爆笑獸妃 九半兒
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终究是美好的愿望,这世事无常,很多事情并不是一成不变的,感情更是说变就变,没人能够保证一辈子不变了,谁能给谁一辈子的保证呢?
可是,张娘子的告诫却还是言犹在耳,他又觉得自己刚刚的所思所想都是在推脱,在为自己将来可能犯的错找理由找借口了,这让张进心中不安,躺在床上更是辗转反侧,无端的生出了些许烦躁来。
也可能是他想太多了,这样无端的烦躁不安实在是多余,毕竟他还没考中举人呢,就算考中了举人,人家爹娘也未必答应他和王嫣的事情呢,就算答应了,这订亲成亲也要两三年呢,如此他想什么一辈子,岂不是自寻烦恼?那是何等遥远的事情!
躺在床上的张进又是翻了一个身,摇了摇头,把这些烦躁思绪暂时放下清空,长吐了一口气,闭上双眼,自言自语道:“不想了!睡觉!睡觉!”
他像是催眠自己一般,调整了呼吸,吐气吸气,好不容易才睡了过去,可这一觉却睡的并不安稳。
或许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吧,因为他带着这样烦躁不安的思绪睡下,所以他做了一个不知是预示还是心理暗示的梦,这个梦让他更加烦躁不安。
重生之名門佳人
他梦见他今年去府城赶考,非常顺利地考中了举人,和王嫣的事情也很是顺利地得到了双方父母的同意,订下了亲事,只等三年后再成亲。
而三年后,他正好参加了会试,又是金榜题名成了金科状元,穿着状元服,跨马游街,意气风发。
这时,他和王嫣的婚期也到了,于是双喜临门,二人正好拜堂成亲,金榜题名时,洞房花烛夜,这一年却是最人生得意的时刻。
然后,夫妻恩爱,又顺利地踏入了仕途,仕途中多得岳父大人的指点和庇佑提携,他也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做出了些成绩,官位品级上一年比一年高,三五年之内就官升三级了,也是人生得意之时。
恐怖都市
可不知发生了什么,就在这人生得意之时,电闪雷鸣,风云突变,他那岳父大人,王嫣的父亲好像牵扯进了不该牵扯的事情里,遭到贬斥流放,太子也遭到训斥,差点被废,他这个靠着岳父提携的女婿自也是脱不了干系,被贬谪到蛮荒荒芜之地,再无什么前途可言,正应了那句“爬得越高,摔得越惨”的话。
然后,已是中年的他开始喜欢酗酒,用酒精麻痹自己,再然后他开始后悔娶了王嫣,不然不会被连累,再之后他和王嫣的十几年夫妻之情就在这种后悔埋怨之中消耗殆尽,再无当年成亲时的恩爱,夫妻二人只剩下冷漠相对,互不搭理。
于是,他又开始逛青楼,纳小妾,寻欢作乐,甚至于在王嫣提醒自己别太过了之时,挥手打了她一巴掌,王嫣捂着脸,双眼满是怨恨的看着自己,口中说着“今日我们夫妻恩断义绝”的话,再无当年的恩爱可言了。
京華魅影
这是一个梦,梦做到了这里,张进就被吓醒了,黑暗中瞬间坐起了身来,急促地呼吸着,额头满是冷汗,目光呆呆地看着这黑夜,好似还沉浸在这可怕的梦魇里,回不过神来。
这个梦很可怕,尤其对于张进来说是很可怕的,它的可怕之处就在于正中张进此时攀炎附势的心思了,对于张进现在为了前程费尽心思要娶王嫣,它提出了一个问题,如果哪一天王嫣家里犯了事情,他遭到了连累,前途黯淡,那么他还会待王嫣一如既往吗?
毕竟,官场上风高浪急,谁也不敢说自己在其中能够永远不倒了,王嫣家也有可能就在某件事情某次争斗中跌落尘埃,他做为王家女婿,岂能不被连累?到时候他会如何呢?
他会像梦中一样被贬谪,然后酗酒逛青楼,纳小妾,寻欢作乐,以此来麻痹自己吗?他会后悔今日的选择娶了王嫣吗?他和王嫣会因为世事变迁,从恩爱夫妻变成互相仇恨埋怨的怨偶吗?
这一切的一切,扪心自问,越问半坐在床上的张进越是额头冒冷汗,他怔怔然,却是思绪繁杂,想不出答案来,就那样睁着眼睛看着外面,直到外面天色渐亮,隐约听见了张秀才开房门起来去书房的声音,他知道此时他也该起身去书房读书了。
可是,那个梦纠缠在他脑海里挥之不去,他不由苦笑自语道:“都说夫妻本是同林鸟,大难临头各自飞,要是哪一天这样的大难到了我和将来的妻子头上,又会如何呢?”
穿越之隋朝皇子
“呼!幸好是个梦,只是个梦,如果有一天真的大难来临时,希望到时候我不会露出梦中那样的丑态来吧!应该不会的!”
自语罢,他就自己起身,点燃了灯火,穿上衣服,就去了书房读书了,可这个梦到底是给他留下了一个深刻的印记,让他重新审视自己的想法以及和王嫣的姻缘了。

diojt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張進的上進之路 流去的時間-第一百五十一章 私心讀書-9p9tb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深夜,夜深人静,冷月寒光,孤灯独坐,张娘子坐在屋里,时而皱眉,时而叹息,烦恼不已,心里只觉得有些心烦意乱。
網遊之宅心人後 白瓷盤
就在这时,屋外传来了张秀才那熟悉的脚步声,张娘子心下一惊,回过神来,忙把长木盒子的盖子关上,然后就见张秀才推开了房门,走了进来。
张娘子压下心中烦乱的思绪,勉强笑道:“相公,今晚上这么早就回来了?我还以为你和进儿要在书房里读书读的很晚呢!”
闻言,张秀才颇为疑惑地看了看外面的夜色,失笑道:“娘子,这很早吗?都快深夜了!”
“啊?!”张娘子颇为吃惊地也看了看外面的夜色,好像就是经过张秀才的提醒,她才意识到这就到深夜了,摇头好笑道,“这就深夜了?要是相公不说,我还真不觉得就到深夜了!”
张秀才打量了一眼张娘子,走了过来坐下,就笑问道:“娘子今天可有些不对劲,是有什么心事吗?让娘子这么分神,都忘了时间了!”
张娘子颇为心虚地忙摇头否认道:“啊!没有!没有!我哪里有什么心事?只是想着这又要离开家里出远门了,一心想着这出远门的事情了,想的入了神都忘了时间!”
然后,她生怕张秀才又追问什么,转而岔开话题道:“啊!对了,我们两人的行礼这两天我都收拾好了,进儿的东西我也帮着收拾好了,就是不知道这还有没有他要带着的东西没收拾,不知道收拾的齐不齐全,我这就去进儿那看看问一问,相公自己早点歇息吧,我去去就回来!”
说完,张娘子面带着微笑,不等张秀才反应过来,就不动声色地用袖子遮掩着拿着那长木盒子出去了,还顺手关上了房门。
屋里的张秀才看着关上的房门,眉头皱了皱,自语道:“娘子这是怎么了?就算要问进儿东西收拾的齐不齐全,也不急于这晚上啊,明天白日里问也是一样的,这都深夜了,怎么还去进儿屋里了?”
他和张娘子也是二十多年的夫妻,同床共枕二十几年,又一直恩爱有加,夫妻二人对彼此都十分了解,从张娘子刚刚反常的举动,他就看出来了张娘子这是心里有事瞒着他了,可到底是什么事情他就猜不出来了。
不由的,张秀才眉头皱的更紧了,又沉吟自语道:“娘子这是有什么心事瞒着我吗?等她回来,倒是要仔细问一问了,可不能疏忽大意,我和娘子之间可还从来都没互相隐瞒过什么,有什么事情都是二人有商有量的,娘子这样反常的举动,还是头一次!”
张秀才在屋里皱眉猜测思索着,张娘子出来就抱着那长木盒子往张进的房间来了,她走到了张进的房间前,摩搓着那长木盒子,又是犹豫了,不知道自己要不要把外祖母给的银子给张进了。
而这时,张进屋里的油灯还亮着呢,屋里的张进自是看见了屋外张娘子的影子,不由笑问道:“谁在外面?是爹还是娘在外面?”
迈步过去,他随手开了房门,就看见房门前犹犹豫豫的张娘子,又是好笑道:“娘,是你啊!这么晚了怎么还来我屋里了?有什么事情明天也可以说,不用这么晚过来啊,这夜深露重的,小心着凉,娘!快进来吧!”
张进面带笑容,亲近地把张娘子让了进来,又是把房门关上,转身招呼着笑道:“娘,你坐!”
张娘子坐下,抬头看着满面笑容、已是渐渐长大、高出自己一头的儿子,神情颇为复杂,好似不知不觉间那当年的小孩儿就已是长大成人了,可能不久的将来他也将有他的娘子和儿女,他的前程了。
原來你還在這裏
想到这里,张娘子目光就更是复杂了,做为当娘的,她自是希望将来张进能够有一个好娘子,儿女双全,前程似锦的,可这些却都是要看缘分的,将来的事情谁也说不准了。
而说到缘分,张娘子又不得不想起了张进和王嫣的缘分来,说起来也是有点缘分的,这他们只是去府城赶考,在城外的广福寺寄宿而已,恰巧就让张进遇上了那时同样在广福寺陪王夫人上香的王嫣了,恰巧王嫣还颇为欣赏看中了张进的人才,不过两三个晚上,就产生了少女情愫,这说起来岂不是缘分?
并且,如此一偶遇也就算了,谁知进了府城,那人家姑娘还不放弃,直接追到他们租住的小院来了,看来是真的看中了进儿,两人偷着相会也是有说有笑的,若不论门第,男才女貌,看着也是般配的。
SC之彼岸花
这样想着想着,张娘子就有些出神了,以至于张进说话她都没听清楚了,张进不由好笑地提高声音唤道:“娘!娘?”
重生大周女皇 兔子急了
“嗯?”张娘子瞬间回过了神来,疑惑地问道,“怎么了?”
张进失笑着问道:“你还问我怎么了,我倒要问娘你怎么了?怎么来了坐下又不说话?只一个人看着我出神,不知道娘都在想什么呢?我说话,娘也出神地没听见!”
“哦!娘想一些事情是想的出神了!”张娘子垂眼笑道。
张进好奇地追问道:“那娘刚才在想什么呢,想的这么出神?”
鬥羅大陸外傳:唐門英雄傳
张娘子听问,却是斟酌了半晌,不曾回答张进的话,反而抬头看着张进,神情十分郑重地问道:“进儿,你和娘说实话,去年那位知府家的小姐,这都过去一年了,你忘了吗?”
顿时,张进笑容一滞,不知该如何回答,只道:“娘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娘这深夜里来我屋里,就是要问这个?”
张娘子抿了抿唇,依旧不回答张进,双眼盯着张进,神情严肃道:“进儿,告诉娘,我们过几天就要去府城了,到了府城,你是不是还会和那位小姐偷偷地私下来往?你心里还有着那种念想?”
被张娘子目光盯着,张进目光就有些游移不定,垂下了眼,想避而不答,可张娘子紧盯着他,就等着他的回答,他知道这是不得不回答了!
于是,他沉默了一瞬,就长吐了一口气,与张娘子对视,同样神情郑重地道:“娘既然问我,我也不能说假话骗娘,是!这一年我从没忘了那位小姐,这去了府城肯定是要和她联系的,心里念想自是有的,但儿子我自己也知道自己几斤几两,要是儿子这次不能中举,自是会放下忘了的,娘不用担心我!”
张娘子听他如此说,不由面露苦笑,摇头道:“原来如此!既然如此,我这做娘的,还是免不了有一点私心的,我也希望你将来能好了!”
说着,她把那怀里的长木盒子放在了小桌上,打开了盖子,露出了里面几锭白花花的银子,顿时张进目瞪口呆,又不明所以的看向张娘子,不知道张娘子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4fhlz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一百五十章 煩惱相伴-qygps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马车里,张娘子坐了下来,就打开怀里的长木盒子看了看,果然就见这长木盒子里放着一棵好人参以及几锭白花花的银子,看着这盒子里的东西,张娘子不由摇头苦笑,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岳父岳母大人,还有小弟,我这就告辞了!”
“外祖父外祖母,我们回去了,你们可要好好保重身体才是!”
“哎!进哥儿,时候不早了,你们快上马车吧,快回去吧,这出门在外也要好好保重身体了!”
“是,知道了,外祖母!”
我的重生傳奇 紫氣東來
外面传来张进、张秀才和外祖父、外祖母他们的告别声,还有外祖母的殷殷嘱咐声,不一时,那张进和张秀才就是上了马车,掀开帘子进了车厢,张娘子就忙是合上了盖子,把长木盒子放在了一边用袖子遮掩住。
輪回在三千世界
刁蠻娘子俏相公 涼薄銫
初戀惹不起 shiyi石一
然后,她笑着招呼道:“相公、进儿,快坐下来!”
闻言,张秀才坐到了她身边,张进则是坐在他们对面,一家三口刚在马车上坐安稳了,那车夫就一甩鞭子,“驾”一声,马车就缓缓动了,驶离了这李家院门前,往石门县县城来了。
路上,张娘子笑问道:“相公,进儿,你们和我爹说了这今年乡试的事情吧?进儿也要下场,我爹听了怎么说的?他肯定很吃惊吧?我和我娘说了这件事情,她也很是吃了一惊!”
穿越者分享平臺 蟲2
张秀才点头失笑道:“娘子所言不错,对于进儿也要下场考乡试,岳父和小弟都很是吃惊,他们觉得这太匆忙急迫了些,认为进儿应该再耐心多读几年书,再说考乡试的事情!”
说着,张秀才还斜了一眼张进,好似他自己也不怎么赞同张进这么急迫地下场参加乡试了,不过张进坚持,张娘子又吹枕头风,他也想给张进一个教训和磨砺,去去他的骄气,这才勉强答应了这事情。
张进面带微笑,对于张秀才斜眼看自己,心里不以为意,还自己笑道:“而且,看样子外祖父并不看好我这次下场考乡试了,他只说让我去府城多见见世面,增长增长见识了!”
“哼!自然是不看好的,别说岳父大人了,就是我也不看好的,答应让你下场,就是想让你撞南墙,经历挫折磨砺一番,别总自以为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张秀才轻哼一声道。
神豪從遊戲開始 林家五少爺
张进哑然失笑了一声,也不与张秀才理论,直接岔开话题地问道:“哎,娘,刚刚外祖母和你遮遮掩掩,鬼鬼祟祟的干什么呢?我好像看见外祖母给了你什么东西,是什么好东西啊?”
“什么鬼鬼祟祟的,有你这么说我和你外祖母的吗?”张娘子气笑了,不满道,“你外祖母与你亲近,疼爱你,事事为你着想,你还这么说你外祖母,可真是不像话!”
然后,她移开了袖子,露出了那长木盒子,笑道:“就是给了我一棵好人参,她说相公和你读书熬夜辛苦,要好好补补身体,叮嘱我用这人参给你们炖鸡补身子呢!”
美食契約系統
张进失笑道:“是这样啊!难怪外祖母这么鬼鬼祟祟的呢,这被小舅母看见了,还不又是事情?她肯定觉得外祖母偏心,一心拿家里的好东西补贴我们了,她还不又要闹一顿啊?”
兵仙戰 煙酒走江湖
张娘子则是撇了撇嘴道:“管她呢!好不好的,你小舅母和外祖母平日里也总是要吵几句嘴的,婆媳俩相处的磕磕绊绊,没这回事儿,你小舅母也要找事闹的!”
张进哑然失笑,摇了摇头,也没再多说什么了。
张娘子却不知为何,没有提那长木盒子里银子的事情,可能是觉得外祖母送这木盒子里银子的用意有些不好说吧,尤其是当着张秀才的面,这更是不能说了。
就如此,马车晃晃悠悠的,一家三口时不时地说几句话,终于是赶在城门关闭前进了县城,在傍晚黄昏时回到了南城张家小院的家里。
中鋒榮光
之后,一天下来张娘子也累了,就随意做了点晚饭凑合了一顿,吃完了张进和张秀才就去了书房晚自习了,张娘子自己则是收拾收拾碗筷回了屋里。
平时,一般张进和张秀才这晚自习的时候,张娘子在屋里都是会就着油灯做针线活的,可今日却不同,今日她回到屋里,就把那外祖母给的长木盒子拿了出来,打开盖子,看着里面几锭白花花的银子,有些犹豫出神。
她犹豫着要不要听外祖母的,把这银钱给张进,支持张进去追求人家知府家的小姐,这事情虽然她白日里被外祖母说动了心,可到晚上自己一个人想想还是免不了犹豫,下不了决心了。
按张娘子自己的心里想法来说,她是觉得门不当户不对,这张进和王嫣就没这缘分的,还是不要牵扯的好,该断就断了,断的干净。
霸器
可是,想到外祖母说的这对张进的前程的好处,她心里又是犹豫了,毕竟做为一个母亲,她自然也是希望张进将来能有一个好前程的,不说什么光宗耀祖的话,能有个好前程,将来日子自是能过的好的,不用受那份清苦了。
所以,此时她一个人坐在油灯前,皱着眉头,看着面前白花花的银子,颇有些纠结了,她始终是下不了决心。
然后,就听她轻叹道:“这事情说来也不是我说了算的,还是要问问进儿自己的意思了,这回来都一年了,要是他还没改变心思,心里还没忘了那知府家的小姐,我同不同意,支不支持也没用,进儿这孩子自己可有主意的很!”
自语罢,她眉头皱了皱,又是摇头苦笑道:“肯定是没忘了的,只看进儿这一年多攒着劲苦读的样子就知道了,这一年多的苦读还不是为了今年去府城赶考吗?去府城赶考还不是为了和人家姑娘相会吗?这孩子,哪里忘了?是一刻都没忘了才是真的!”
“唉!如此,我又该如何?还有相公那儿,又该如何?这事情能瞒下去自是好的,可要是瞒不下去,我也不知道会如何了,相公生气肯定是生气的,到时候恐怕我都劝不了,进儿这小子非得被打断腿不可!”
张娘子一个人坐在油灯前,对着那长木盒子的银子,时而皱眉,时而自语,心里颇为烦恼了!

65gay人氣都市小说 張進的上進之路 線上看-第一百四十九章 盛情難卻閲讀-dcsxi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这一边张娘子和外祖母在屋里说私房话,另一边张进、张秀才和外祖父、小舅他们则是在书房里说话了,不可避免地也是谈到了今年乡试科举的事情。
那外祖父是知道张秀才今年要下场的,犹豫了一瞬,就是关心地问道:“文宽,今年乡试科举已是不远,你是要下场的吧,不知准备地如何啊?”
重生之校園邪神
张秀才听问,就是面露苦笑,颇有些惭愧道:“多谢岳父大人关切,小婿今日来家里就是为了说这事情的,我们决定再过几天,四月十五就动身去金陵城了!”
外祖父颇为疑惑地问道:“四月十五?那没几天的功夫了,怎么这么早启程,乡试不是八月份才开考的吗?你们?文宽是要和县里赶考的读书人一起去府城吗?”
“这也是有缘故的!”张秀才又是向外祖解释了一遍这么早启程出发的缘故,听的外祖父不断地点头,对于这么早启程倒没再多说什么。
至尊總裁:55次捉拿小逃妻 十七雅雅
然后,张秀才看了一眼旁边沉稳坐着的张进,斟酌了一瞬,就接着笑道:“而且,岳父大人,这今年乡试不仅小婿自己准备下场一搏,进儿和我的两个学生也准备跟我下场一起考了!”
“啊?!”
“什么?!”
闻言,外祖父和小舅都极为吃惊地看着张秀才,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和茫然。
这时,不等外祖父询问,那张进就自己趁机插嘴解释道:“外祖父,小舅,我是这样考虑的,这乡试充满不确定性,谁也不敢说哪一次自己能中举了,如此还不如抓住机会趁年轻多考几次呢,要是能一考即中,自是我的运道,就是考不中,也没什么可惜的,再过几年再考就是,又没什么损失,多考一次就多一次中举的机会,外祖父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天才兒子迷糊老婆
道理自然是这个道理了,外祖父却还是忍不住紧皱了眉头,抚须沉吟不语。
那小舅则是忍不住摇头好笑道:“进哥儿你说的是这个道理,可你这也太急迫了吧?去年才成的秀才,今年你就要和姐夫一起下场考乡试,这有可能中举吗?简直是胡来,姐夫你怎么还答应了?进哥儿这么胡来,你该阻止他才是,你是考过几次乡试的,几次都不中,应该知道乡试的不易,如此怎么还允许进哥儿这么早就去考乡试了?要我说啊,进哥儿正该好好读几年书,等过几年再说考乡试的事情也不迟!”
小舅话说的有些不客气,但也不无道理,那外祖父也是目光疑惑地看向张秀才,可能也不明白为什么张秀才会同意张进今年就下场考乡试吧。
对于外祖父和小舅的反应,张秀才心里早有所料,也早想好了说辞,他摇头苦笑道:“小弟说的自是有道理,我开始也是不同意的,可进儿自己坚持要下场,娘子也说让进儿下场撞撞南墙,就是考不中也当是一场磨砺了,去去他的骄气傲气,免的他去年童子试太过顺利就飘飘然起来,我想娘子说的也有道理,就点头答应了!”
逆天獨寵,狂妃很妖孽 沙辰
这解释让小舅忍不住嗤笑了一声,小声嘀咕道:“姐夫倒是一如既往听我姐的!”
外祖父瞪了他一眼,示意他闭嘴,然后皱眉看了看张进和张秀才,蹙眉问道:“真决定了?进哥儿也下场?”
张进点头笑道:“是的,外祖父,我都为此准备一年了,万没有乡试到了跟前还退缩的道理,而且这路引文书我们都办理好了,行礼衣服都收拾的差不多了,今日来就是来和外祖父外祖母道别的,过几天我们一家就又要出远门去了!”
外祖父听他如此说,态度如此坚决,张秀才也没有任何阻拦的意思,不由也是无言以对,又是斟酌了一瞬,这才叹道:“也罢!既然如此,那就去吧,就算没考中也没什么,进哥儿还年轻,以后再考就是了,这去府城就算多见见世面,开阔开阔眼界了!”
末世尋寶系統
显然,外祖父对张进这么急匆匆地下场考乡试并不抱什么期待的,所以才会如此说了,小舅更是失笑摇头不语了。
对于他们这样的态度,张进倒是不以为意,还附和着笑道:“外祖父说的是,就是考不中,也能出去见见世面!”
驚鴻赤雪 小妮寶麗
外祖父点了点头,又是问道:“进哥儿,你娘也跟着去吗?”
“嗯!我娘也和我们一起去的,和去年一样,费心照顾我们的饮食起居,又要辛苦她了!”张进应道。
外祖父又是抚须颔首,接着详细询问起了这乡试的具体事情了,张进和张秀才自是有问必答,就如此,一上午就过去了,中午在这外祖家吃了一顿饭,又是各自闲聊说话,直到下午太阳偏西之时,张进他们一家就不得不离开,回石门县县城去了,这一去可能又要几个月不能够再到家里来了,自然外祖父、外祖母又是一番依依惜别。
那院门前,外祖母挨着张娘子,把一个长条木盒子双手递给了张娘子,道:“你这一走,又是要出远门几个月,出门在外可要保重身体才是,喏!拿着,这盒子里是一棵好人参,你拿着给女婿和进哥儿做人参炖鸡补补身体,他们读书熬夜也是辛苦,就该好好补补才是!”
不等张娘子推让,外祖母就二话不说地把长盒子塞给了她,顿时张娘子手中一重,她就觉得不对劲,这盒子怎么这么重?如果是一棵人参的话,哪里有这么重?这盒子里装的肯定不是人参,或者不只是人参,肯定还有别的东西!
这时,外祖母又看了一眼一旁撇嘴的小舅母,用眼神暗示道:“拿着!这是我给进哥儿的!”
张娘子顿时意会,明白过来这盒子里是外祖母给张进追姑娘的银子了,当即张娘子就是哭笑不得,看着外祖母张了张口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这银子接还是不接?真是让人为难!
外祖母好像生怕她又推让,就催促道:“好了好了!太阳都偏西了,你们也都赶紧上马车吧,这回县城可也有十里路呢,路又不好走,你们这再不走,可别晚了,到时候城门关了,可都进不了县城了!”
张娘子双手托着那沉甸甸的长盒子,就那样被外祖母催促着半推着到了马车前,张娘子欲言又止,外祖母打个眼神露出故作生气不快的样子,张娘子苦笑不已,也只好收了这长盒子,上了马车,进了车厢。
终究,这是外祖母的一片心意,盛情难却啊,张娘子也不好拒绝外祖母对张进这外孙的这片心意了!

d6ntk精品都市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txt-第一百四十四章 口是心非讀書-0wmlu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入夜,明月当空,月光如轻纱般撒下,张家小院也是点燃了灯火。
晚饭过后,张娘子收拾着碗筷,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他们则是去了书房,小心翼翼蹑手蹑脚地踏入了书房,就见那张秀才正就着灯火蹙眉入神读书呢。
听见了房门“吱呀”打开的声音,张秀才瞬间抬头看了过来,却是把蹑手蹑脚的张进等人吓了一跳,张秀才更是不快道:“做什么呢?鬼鬼祟祟的!”
“呵呵!”
“呵呵!”
张进等人尬笑,觑着他的神情,见张秀才还是严肃着一张脸,面露不快之色,他们就越发小心翼翼了,因为他们已经知道,他们今年下场考乡试的任性决定,可能会给张秀才带来一些不好甚至是有些难堪的舆论了,之前是没想到这点,现在想到了,那自是要照顾张秀才的心情了。
当然,今年乡试考还是要考的,已经为乡试做了这么多准备,自是不能放弃了,虽然石门县的舆论导向可能会是取笑他们。
可被他们这样小心翼翼地打量,张秀才越发不自在了,放下手中的书本,不快道:“一个个这样看着我干什么?来了书房就坐下读书就是,看我干什么?我脸上又没文章可读?”
“呵呵!是,读书!”
“呵呵!听先生的,我们这就坐下读书!”
张进他们又是一阵尬笑着应了下来,就各自去各自的位子上坐了下来,随手取了本书翻开温习,可却始终有些心不在焉了,说到底还是有些不放心张秀才,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以至于没法集中精神读书,时不时的就要抬头看一眼张秀才。
张秀才也察觉到了他们的心不在焉,他眼睛都没从手中书本上移开,只开口语气淡淡地道:“有什么事情就说,这么心不在焉的,怎么能够看进书去?”
张进他们先是一愣,面面相觑地对视了一眼,然后那张进斟酌着小声问道:“爹,您说这今年我们父子师生几个一起下场考乡试,传出去会不会被人当做稀奇事一般议论啊?他们背后会怎么议论我们?会不会,会不会取笑啊?”
张秀才听了就是一怔,愣了好一会儿,这才回过神来,抬头看向张进他们,见他们一个个都是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不由又是觉得好笑,没有回答张进的问题,反而问道:“怎么忽然问起这个来了?你们怎么想到这个的,我还以为你们这年轻人都不怎么在乎别人怎么说呢!”
张进蹙眉道:“怎么会不在乎呢?这做人做的除了自己修身养性以外,不就是要赢得他人的赞同和美誉吗?要是一点都不在乎别人怎么说怎么看的,任性妄为,一点都听不进别人的意见,那岂不是成了独夫了?这世上独夫有,可独夫的结果一般都不怎么好!”
张秀才闻言不由失笑,眼里却带着些微满意地看着张进点头笑道:“这是对的!你能有这种想法很好,人生在世上,可不能活成独夫了!”
“不过,这考乡试的事情,你们也别太在意周围别人怎么说了,是取笑也好,夸赞也罢,你们都别太放在心上才是,那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取笑你们,你们当听不见就是,而如果你们今年真的能够一考就中,那夸赞自然而来,那之前的取笑瞬间就不见了,这也是人之常情而已!”
道理自是这个道理,世人都是取笑失败者,夸赞成功者,这是世情了,也是古往今来都不变的人性。
只是,张进看了一眼张秀才,犹豫了一瞬,还是小声道:“我们是可以不在乎这些人是取笑还是夸赞了,就是担心爹您,可能会被人取笑的多,毕竟,毕竟”
他言语未尽,但张秀才已是明白他的意思了,就是面露恍然,随即又是好笑道:“可能吧!但取笑就让他们取笑吧,我这么大年纪还不死心要下场参加乡试,或许对于他人来说,值得他们议论取笑一番了!”
“那爹您”张进面露担忧之色地看着张秀才。
张秀才则是哂笑道:“可那又如何呢?前两年我在决定要第四次参加乡试的时候,就已是预料到别人可能会取笑了,但我还是想要下场最后考一次的,也算是不留遗憾了!”
他说的倒是不以为意,十分大度地表示并不在乎别人如何取笑了,可是根据他以往的表现来说,比如之前除了家里人知道以外,对外人刻意隐瞒自己今年也要参加乡试,还有刚刚在饭桌上发脾气的话语等等,都可以看出来他也不是那么不在乎了,他还是在乎别人怎么议论他的,此时张秀才却是颇有些口是心非了。
当然,看破不说破嘛,虽然张进看出来了张秀才的口是心非,但也没多言语,心里嘀咕嘀咕就算了,要真抬杠,拆穿张秀才的口是心非,那张秀才还不得恼羞成怒,随便找些理由惩罚他啊,那还不如保持沉默了。
而张秀才看着张进他们沉默的样子,张了张口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心里也十分不自在别扭,哈哈笑道:“罢了!这乡试眼看都要临近了,还说这个干什么?都认真温习读书才是要紧,别想这多余的事情分了精力,都好好读书吧!”
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闻言,各自对视一眼,却不好再多说什么,各自应了一声,就都是拿起书本温习苦读了。
可是,这个晚自习,张进等人难免还是心不在焉了,别说他们了,就是张秀才自己都心不在焉的,终究刚刚交谈的一番话扰了人的心境,让人没法安静读书了。

g1di6超棒的都市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笔趣-第一百四十三章 不自在讀書-xyi88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傍晚,张家小院,厅堂饭桌前。
张秀才露出沉吟之色,一时没有说话,那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也都是看向张秀才,等着他下决定,这到底要不要和刘文才他们一行人结伴同行。
张秀才不知在考虑什么,蹙眉斟酌了许久,这才又犹豫着问道:“这乡试八月份才开考,他们这半个月后就出发去府城,是不是太早了点?他们是准备走陆路还是走水路啊?要是走陆路十天半个月总能到府城了,这五月之前到府城,那离开考还有三个月呢!”
闻言,张进则失笑摇头道:“爹,人家这么早出发,也有人家的打算的!这多出来的三个月,在府城人家也有事情要做的,就比如安顿、温习读书还有打听消息什么的,甚至于结交朋友,联络人脉关系等等,三个月能做的事情可多了,尤其是打听消息了,主要是关于这今年乡试主考官的消息,要是能够多打听出来一点,对主考官多了解一些,对接下来的乡试总是有好处的!”
张秀才不由无言以对,又是蹙眉思索了半晌,这才点头叹道:“也是!能够早点启程出发,早点到府城,总是能从容一些!”
张进追问道:“那么爹,我们是不是也要和他们一起启程啊?”
张秀才沉吟道:“出门在外,同乡之间自该结伴,也能相互有个照应,既然他们决定半月后启程,那我们就和他们一起出发吧!”
到底,张秀才还是决定和刘文才他们结伴同行了,这和古代宗族地域性文化有些关系吧,同乡与同乡之间,自是容易抱团,相互有个照应的,别说出门在外了,就是在朝堂上同乡之间都有抱团的团体呢,也不过是相互有个照顾而已。
古代的这种地域同乡文化,还是比较团结的,和现代的各种老乡坑老乡,人心难测不一样,这种地域同乡文化是一种身份认同,也是一种名声道德束缚了,同乡之间就像约定俗成一般,就应该抱团取暖,如果出现同乡坑同乡的事情,传到了这同乡里,那名声就真的臭了,在家乡都抬不起头,会被人指指点点的,这声誉甚至都有可能影响仕途前程的!
张进见张秀才做下了决定,倒也不出所料,点头笑道:“既然如此,那两天后我去县衙办理文书等事物,就和他们说好了,半个月后结伴一起去往府城!”
说着,他忽的语气又是一顿,目光看向张秀才失笑道:“爹,这你也要参加今年乡试的事情,那刘文才他们可都还不知道呢,等到要出发的那天,他看见你也在,那不知他会作何反应,想想也是有趣的很!”
张秀才听了这话,却不知想到了什么,目光瞪了他一眼,没好气道:“能有何反应?不过是比较惊讶诧异而已!难道你觉得我年纪大了,就不能和你们这些年轻秀才一起下场考乡试了?这是什么道理?哼!这有什么有趣的,不知所谓!”
说完,张秀才居然重重地放下筷子,起身就走了,也不知道这是发的哪门子脾气,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都有些不明所以,面面相觑。
这时,张娘子却是摇头好笑道:“吃饭!没事,我们吃饭!相公只是听了进儿的话,心里不自在,有些别扭而已!”
张进他们疑惑不解地相视一眼,那方志远问道:“师娘,先生心里为何不自在啊?师兄刚刚的话有什么不妥当的吗?”
张娘子点头笑道:“当然不妥当了!你们也不想想,相公年纪都这般大了,今年还要和你们一起下场去考乡试,父子师生一起下场,听起来不说是笑谈吧,也是一桩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了,这要被人如此当做谈资,相公想到这里自然心里别扭不自在了!”
“而进儿刚刚却还说,要是那文才知道相公今年也要下场考乡试,会是什么反应,还感觉有趣,哼!相公本来就不自在,听了这话就更不自在了,可又不好迁怒于人,只能自己闹别扭发脾气,起身去书房了!”
听她如此说,张进不由哑然,好像确实是他说错了话了,只想着张秀才参加乡试,刘文才等人可能有的惊愕反应,却没能顾及到张秀才的心情了,这父子师生一起下场,在别人嘴里,或许是一段佳话,也或许是一个笑谈,而且大概率的可能张秀才是被取笑的那个了。
如此一想,也难怪张秀才忽的就发脾气了,这不久的将来可能变成别人的笑谈,茶余饭后的谈资,是谁都要心里不自在的。
方志远和朱元旦也是恍然大悟,那方志远更是思索着道:“这就像去年那卫书和他爹以及祖父一起下场考童子试一样,祖孙三人一起下场,我们也很是稀奇地谈论了一阵,这今年先生和我们一起下场,父子师生和卫书祖孙三人差不多,恐怕也难免要被人议论了,尤其是县里的读书人知道了这事情之后,可能议论的更多!”
说着说着,他不由抿了抿唇,沉默不语了,张进和朱元旦对视一眼,也跟着沉默了,他们之前没想到这些,现在想到了,却也更是理解张秀才的为难处境和不自在了。
舆论,没人能够忽视不理会的,尤其是这自己身边的舆论了,张秀才和他们几个父子师生一起下场,肯定是要被县里读书人当做谈资议论的,这对于张秀才来说真的是有些难堪,有些丢面子了,可就是这样,张秀才还是答应了他们下场考乡试的请求了,即使不久的将来他可能会被人取笑。
张娘子看着他们一个个沉默的样子,不由失笑道:“现在明白相公的难处了吧?但也别想太多了,不过是以后可能被人取笑几句而已,也算不得什么的,再说,要是你们今年乡试有一个能够考中,取得举人功名,成了正式的举人,又有谁敢取笑相公呢?”
“好了!别多想了,吃饭!这乡试也不远了,好好考吧,考出一个好成绩来,也没人敢笑话了!”
说着,她笑着给张进他们夹菜,张进、方志远和朱元旦对视一眼,心里却是沉甸甸的,心里觉得他们自己或许都有些太过自私了!
他们坚持今年要下场考乡试,都是为了自己的前程姻缘考虑,可并没有一个人想到张秀才的处境会如何了,父子师生几人一起下场,要是乡试中他们能够一考就中,还就罢了,确实没人敢取笑,或许还会成为一桩美谈,可要是他们都落第不中了,那说出去真就成一个笑谈了,而且张秀才一定是会被人取笑的那个!
想到这里,张进他们越发沉默了,心里感觉愧疚之余,又更有勃发动力,就想着一定要考中,让人不敢取笑了。

elebr优美都市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第一百四十二章 彙報-icvz4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傍晚,夕阳西下,红霞如血,映照的这街上的人一个个都是红光满面,他们脚步匆匆,来来往往,收摊的收摊,回家的回家,张进、方志远他们也是其中回家的队伍了。
三人和刘文才、董元礼等人在清远茶馆分开,就穿街过巷,往南城张家这边来了。
走进一条巷子里,朱元旦看了看前后无人,这才凑到张进身边,小声试探地问道:“师兄,你和那个刘文才有过节?”
方志远犹豫了一瞬,也是问道:“是啊,师兄,不然依师兄你周全的性子,待人接物怎会如此敷衍搪塞?而且好似就是针对那位刘秀才的,待那秦原秦秀才你都十分诚恳了,这又是为何?师兄能和我们讲讲缘故吗?”
张进听问,转头看了看他们,沉吟半晌,这才失笑道:“是有些过节,但也说不上是什么过节了,只是我看他有些不顺眼而已,所以宁愿与秦原、王宣他们打交道,也不愿和他多打交道了!”
这理由说的让人无言以对,方志远和朱元旦面面相觑,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当然从张进这话中,他们还是确定了一点,张进和刘文才确实是有过节的,不然何以张进不愿和刘文才打交道啊?
想到这里,朱元旦越发好奇,就又要开始追问,可不等他追问,那张进就打断道:“好了!这事情就别多问了,都是陈年旧事,都过去了!反正你们记住一点,少和刘文才打交道就是!我们家和他还是别太亲近的好,免的尴尬不自在!”
方志远和朱元旦闻言,也不好再过多追问了,心里虽然依旧很是疑惑,但还是各自点头应了“是”,和张进保持步调一致了。
然后,张进又是笑道:“快走吧!这天都快黑了,我娘肯定又是在家里伸头探脑地等着我们回去呢,再不回去,她心里真该着急了!”
“是,是不该让师娘着急了!”方志远附和着笑道。
朱元旦也笑道:“师娘总是这样,每一次我们出门,她都是提着心的,每次下午都要到小院门口那站着左右观望,看看我们回来没有!”
说着说着,三人却是不约而同地加快了脚步,又是穿过了几条巷道,就是来到了张家小院所在的这条巷子了。
果然,此时张家院门前张娘子又是站在那里左观右望的,等看见他们回来了,不由就是松了一口气,招呼道:“怎么今天又这么晚回来?是有什么事情耽搁了吗?快点去厅堂吧,晚饭都做好了,就等你们回来了!”
张进他们不由对视一眼,各自失笑了一声,就又是三步并作两步地向张娘子走来,一起进了小院,往厅堂而来。
厅堂里确实饭菜都已经摆好了,张秀才更是拿着一本书坐在那里看呢,听见他们进来的脚步声,就抬头看了过来,蹙眉问道:“回来了?怎么又回来这么晚?是又跟人去外面喝酒聚会了,还是如何?”
还不等张进他们回答,张娘子就笑着为他们辩解道:“相公,他们应该没喝酒,身上一点酒味都没有!”
张秀才依旧蹙眉问道:“那去哪里了?这么晚回来,让你在家里跟着担心!”
面对张秀才的质询,张进不以为意,在自己的位子上落座了下来,方志远和朱元旦也跟着坐了下来,然后张娘子就招呼着开饭,给众人盛饭夹菜了。
张进一边吃着饭,一边回答笑道:“爹还真是说对了一半,我们今天下午虽然没有去喝酒吃筵席了,但确实是在外面和人聚会了,是在一家茶馆聚了聚,喝了一盏茶了!”
“哦?除了你们,还有谁啊?”张秀才追问道。
张进笑道:“还能有谁呢?除了我们,还有董元礼、周川和冯其,以及刘文才、秦原、王宣等人都在,就是在衙门听课的秀才都在,因为今天之后,这两位大人就不再授课了,毕竟这乡试临近,刘文才他们也该为乡试做准备了!”
“恰好,这今天聚在一起了,商量商量去府城赶考的事情,爹,你知道的,这很多事情都要商量出一个章程来的!而且,我今天也和两位大人说了,我们也准备参加今年的乡试,两位大人也应允了,于是我们跟着一起去商量商量了,是不是能够结伴同行,相互有个照应什么的。”
听了这话,张秀才神情微动,也顾不得吃饭了,抬头看向张进问道:“什么?这事情今天你和两位大人说了?两位大人也应允了?这又是怎么回事,你仔细说说!”
方志远和朱元旦也是好奇地看了过来,他们其实一直也很想知道两位大人把张进叫出去都说了些什么,只是之前和刘文才他们在一起,张进不愿多说了,现在在家里没有外人,应该可以说了吧?
不过,张进还是有所隐瞒了,没有把什么金陵城佳人有约的事情说出来了,他说一半留一半,笑道:“也没什么,我只是和两位大人说想要早点参加乡试,早点取得功名,更能早点踏入仕途,这对我的前程有益了,两位大人也认可我的做法,觉得我这样做是对的,所以也就同意我们下场参加乡试,并没有多做为难阻拦了!”
张进语气轻松地失笑道:“不这么容易又有多难呢?两位大人都是通情达理的人,既然我坚持要下场试试,人家又为什么要阻拦呢?我考中了,大家皆大欢喜,他们也有政绩了,就是考不中,两位大人也没什么损失啊,能够关心关心询问我一番为何这么匆忙地想要下场,这就是两位大人看重了,其实很不必再阻拦什么的!”
“哦,对了,两位大人还说这路引文书什么的事物,他们会吩咐下去,给予我们方便的,我觉得我们也该准备准备办理好这些东西了,两天后我和志远、元旦就去县衙办理这些事物,想来有两位大人的吩咐,应该会十分顺利才是!”
“还有,听刘文才他们商量,他们是决定半个月后就启程出发去府城,爹,我们要是想要和他们结伴同行,那这两天就要考虑好了,我们约好两天后一起去县衙办理文书,到时候我也好给人家一个准确的答复了!”
张进三言两语的把今天县衙里的事情汇报了一遍,说的十分简单轻松,但里面的信息量却比较大了,事情是一件又一件,让张秀才应接不暇,听完了之后,就是陷入了沉吟之中,蹙着眉头,好似在斟酌思量着什么。

25yj5優秀玄幻小說 張進的上進之路 線上看-第一百三十七章 同意相伴-o72at

張進的上進之路
小說推薦張進的上進之路
县衙书房里。
听了张进这第二个不得不参加乡试的理由,赵知县和吴学谕就都是抚须摇头,哑然失笑,一副并不以为意的样子。
张进见了,神情微动,瞬间心里也自是明白他们所想了,或许在他们看来,这自己所谓和金陵城的姑娘的约定,不过是一场幼稚又可笑的少年风流而已,就像现代社会十六七岁的少年少女们早恋一样,家长们也都觉得幼稚好笑不成熟了,都不认为这能有什么好结果了,显然在赵知县和吴学谕眼里,也是这样看待他的,年轻气盛,被美色温柔所迷,为红颜知己拼搏上进了。
如此,却是让张进有些尴尬不自在了,因为张进自己知道自己并不是被美色所迷,也不是年轻气盛了,他勉强可以说为红颜知己拼搏上进了,但这其中也大多还是在为自己的将来前程考虑,因为他出身于寒微,将来就是有了功名做了官,但没有背景依靠提携,那也是前程有限了,要想前程无限,这找一个有背景的硬靠山,那才能有无限的可能。
所以说,张进真不是什么年轻气盛的少年风流,他心中的考虑多的很,也成熟的很,根本不是赵知县和吴学谕所想的那般单纯了。
当然,这些都是赵知县和吴学谕他们所不知道的了,他们现在看待张进,还是像看待单纯的少年郎一般,被张进外表上的皮囊年纪所迷惑了。
那赵知县就哈哈笑道:“就如此两个理由,你就不得不参加今年的乡试了?依我看,你最看重的是第二个理由吧,你是想着能够再去金陵城和佳人相会吧,啊?哈哈哈!”
吴学谕也是笑着附和道:“这倒也是能理解,少年风流,少年风流嘛,人不风流枉少年,大人,要不就成全了他?让他能够再去金陵城赴佳人之约了!哈哈哈!”
这两个中老年大叔显然想歪了,张进看着取笑自己的赵知县和吴学谕,心里也是无奈的很,却也是不知道该如何辩解反驳了,只好低着头不发一言。
而他如此态度,赵知县和吴学谕只当他默认了,更是抚须哈哈大笑了起来,一时之间这书房里充满了这打趣的笑声,还有张进有口难言的无奈。
取笑过之后,赵知县又是沉吟一瞬,这才接着道:“不过你前面说的也对,这少年举人和少年进士,那前程到底是不一样的,更容易得人看重提携,就是熬资历也比别人多熬些年也能熬出头了,不像我和吴大人一般,三十而立之年这才中举了,如此前途也就这般了,能补个缺都要几番打点,才在这江南小县城里补了个实缺了,这仕途要是没别的机遇,恐怕想再往上走却是艰难!”
说到这里,他和吴学谕也都有些唏嘘不已,对于他们自己这些年的仕途官场,他们也有许多感慨了。
吴学谕点头同样道:“是如此!所以这能早日取得功名,总是好的,张进你想着能够早点参加乡试,希望能够早日考中取得功名,虽然急躁了一些,但这考虑却是对的,那么大人,要他去试一试如何?今年乡试就是不中,他也还年轻不碍什么,过几年再考也一样!”
闻言,张进顿时抬头,目光希冀地看向了赵知县,也是立刻请求道:“还请大人成全,学生想去下场试一试!”
赵知县沉吟抚须半晌,终是点头应道:“也罢!既然你自己想去试一试,那我也不好再多拦着,只是你自己心里也要做好准备才是,这乡试可比童子试艰难十倍百倍了,你就是去年童子试取得的成绩再好,今年乡试你也未必能够考中了,这一点你可明白?”
张进失笑道:“大人,这一点学生很明白!我父亲在家也早已是再三警告过我了,这乡试之艰难他也和我说了不知多少遍了,但学生倔强,不管多艰难,还是想亲自下场试一试的!”
“哦?你父亲也如此说的?”赵知县神情微动,想了想才又问道,“我要是记得不错,你父亲是张文宽张秀才吧?”
张进应道:“是,我父亲是张文宽!”
赵知县笑着点头道:“那就难怪了!你父亲也是参加过多次乡试的,想来他对乡试的艰难自是明白的,就如此,他也同意你今年这么急匆匆地下场试试了?”
张进苦笑着回答道:“他初始自是不同意的,但奈何学生倔强,决心已定,又有我母亲在耳边劝说,他心软就同意了!但还是放下话来,说是今年乡试要给我一个教训了,让我认清自己,不要飘飘然,不知自己几斤几两了!就好像这今年的乡试还没考,在他眼里我已经是落第了一般,肯定要深受打击,郁郁不振了!”
“哈哈哈!”
闻言,赵知县和吴学谕不由又是笑了起来,摇头不已。
吴学谕笑道:“你父亲倒也是个妙人!如此用乡试来磨练你,给你一个教训,也亏他想的出来!不过肯定他也是心软,见你倔强,决心已定,这才如此说了!他心里未必不希望你能够一考就中了,毕竟谁都希望家里能出个麒麟子啊!”
“是,大人说的也是!这一点学生自是明白的!”张进笑着应道。
吴学谕点了点头,不再多言。
这时,赵知县则摆手道:“既然你决心已定,那就按你自己所想的去做吧,这路引文书等事物,我会吩咐下去给予你方便的,你出去把董元礼、刘文才等人领来书房吧,我们再聚一聚,或许这就是我们这两年多来最后一次汇聚一堂了,以后可能都少有机会了!”
张进大喜过望,忙又是躬身作揖道:“是,多谢大人成全,学生告退了!”
吴学谕沉吟一瞬,好笑道:“大人就觉得他这去金陵城真是奔着前程去了?而不是这金陵城里有相好的,这才迫不及待地想着要参加乡试了?”
赵知县却摇头道:“你太小看他了!或许这金陵城里真有什么佳人等着他呢,但这张进绝不只是为和佳人相会才去金陵城的,他对功名前程的渴望根本就没隐藏,直言与我们说了,这样的人哪里只会儿女情长了?这张进有这份上进的心思,将来要是时运得济,肯定是能有个好前程的,且看吧!”
吴学谕闻言,眉头皱了皱,神情也是若有所思了起来,不再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