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連山竹

ekex9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起點-第八百四十一章   知原知因龍玉離讀書-d39ef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好,好,好,九儿乖,你看祖父,也没啥送给你的,我这就去寻件宝贝过来送给九儿。”李道陵此时真可谓是欣喜异常。
被九儿一句祖父给高兴的快没了边。
直接就转身回到他的屋中去寻宝贝去了。
这不。
没片刻工夫。
極品戒指
李道陵就拿着一件吊坠出来,“九儿,来,这是祖父给你的见面礼,祖父给你带上。”
九儿有些慌张的看向自己的母亲。
对于见面礼是什么。
她的小脑袋瓜里,还真没有什么概念。
而当理竺他们瞧见李道陵这般状态后,都相互看了看。
随即往着身上摸去,也没摸出什么来。
李道陵要送见面礼,理竺他们必然是不能少的。
怎么说。
理竺乃是钟文的二师傅,而伯溪亦是师叔。
弟子都有女儿了,怎么着也得送上一件见面礼不是。
瞬间。
二人没有摸到东西后,纷纷往着自己的屋中走去,像是去找什么见面礼去了。
钟文瞧此情况,也是乐不可支。
曼清见李道陵拿着一块吊坠出来,要给自己女儿戴上,着实有些不知道该接还是不该接。
以前。
曼清或许会拒绝。
誰是誰的太陽:尼采隨筆 (德)尼采著;趙婉平譯
可眼下她却是不知道该如何了。
豪門強寵:總裁,矜持點
不过。
钟文到是笑了笑,向着九儿说道:“祖父给的,九儿要谢谢祖父。”
九儿见自己父亲说话了,到是重重的点了点头,“多谢祖父。”
随着九儿的一这声谢,李道陵更是心花怒放一般,拿着吊坠给九儿戴上,“九儿真乖。”
片刻之间。
理竺二人也拿来了见面礼。
不过。
二人所拿过来的见面礼。
到是让钟文耳目一新了。
理竺手上拿着的,乃是一把宝剑,而伯溪手上拿着的,乃是一根竹萧。
这让钟文算是对自己这个二师傅和师叔的见面礼,大开眼界了。
不要说钟文大开眼界了。
就连曼清都有些诧异。
即便如此,钟文也得给九儿介绍一番,“九儿,这是你二祖父,三祖父。”
“二祖父好,三祖父好。”九儿很是听钟文的话。
或许。
在她的小脑袋瓜里。
得了自己母亲的确认,这才愿意听从自己父亲的话吧。
“好,好,九儿真乖。”理竺拿着宝剑,往着九儿的手中放去。
而伯溪也是拿着竹萧,递给抓着宝剑的九儿递了过去。
“父亲,为什么是二祖父和三祖父啊。”九儿有些不明。
刚才李道陵的一声祖父ꓹ 怎么到了跟前就成了二祖父、三祖父呢。
而当九儿的这一声父亲一出口。
一旁的曼清脸上顿时羞色不止。
反观钟文。
第一次听见自己女儿喊一声自己父亲。
这比刚才的李道陵更是心花怒放的已是有些不能自已了。
从昨日见到九儿开始。
钟文就期盼着九儿能喊自己一声父亲。
而在这一刻。
钟文终于是如愿以偿了。
这让钟文喜上眉梢,蹲下身来ꓹ 摸了摸九儿的小脑袋,指着李道陵他们介绍道:“他是大祖父,所以ꓹ 他们是二祖父和三祖父了,屋里还有一个四祖父ꓹ 待他一会出来后,九儿可也得跟四祖父问一声好。”
“好的ꓹ 父亲。”九儿拱了拱脑袋ꓹ 蹭了蹭自己父亲的手掌,很是喜欢这样的感觉。
这让一边的曼清,见到这对父女的状态,眼神之中多了一丝的喜悦。
以前。
曼清给不了自己女儿父爱。
而今。
她和九儿来到龙泉观,这父爱,也就完满了。
不久后。
鬼手从屋中走了出来。
在九儿的一声请好之后,鬼手也给了九儿一件礼物。
不过鬼手的这件礼物ꓹ 与理竺他们一般,显得有些格格不入。
什么东西?
一本医书。
得了礼物的九儿ꓹ 此刻却是开心异常。
一直捧着礼物ꓹ 给自己母亲说这里好ꓹ 那里好的。
而此时。
鬼手却是轻声的向着钟文说道:“九首ꓹ 龙玉身上的寒气我已经帮她清除了,过些时间估计就能醒来了。”
而当鬼手之言一出ꓹ 本来一直未曾注意龙玉的曼清ꓹ 却是直接一个闪身ꓹ 冲进了屋中。
如此情况。
钟文不明,还以为曼清这是对龙玉担心。
可随着钟文站在屋门边瞧着屋中的情况ꓹ 这才发现自己的猜测有误。
此时。
鳳還巢之嫡妻二嫁
屋中的曼清,狠狠的瞪着躺在床上的龙玉,眼神之中闪动着火光,双手撰得紧紧的,像是要把龙玉打死不可的状态。
钟文瞧着曼清这样的状态,心想难道龙玉对曼清曾行了不法之事?
“我在慈航殿的一个极寒之地,见到的龙玉,当时我见她已是昏迷,所以直接把她带了过来,曼清,难道龙玉曾经伤害过九儿吗?”钟文走进屋中,看着曼清,他虽不明情况,但也能从曼清的状态上猜出一些端倪出来。
曼清依然恨恨的盯着床榻上的龙玉,“当时就是她在甘州打伤的我,抢了九儿。”
随着曼清一言而出之后,钟文的眼神也随之凝厉了起来。
打伤曼清,抢了自己女儿。
这对于钟文来说,龙玉已经算是死人一个了。
敢对自己女儿动手的,钟文绝不饶她。
随即。
钟文走近龙玉,正欲挥掌往着龙玉头上拍下之时,曼清却是拉了拉钟文,“九首,算了,看在她与我从小长到大的份上,饶她一命吧。”
“为何?难道九儿受的罪就当没发生吗?”钟文很是不解。
钟文自打回到龙泉观,还没来得及说自己当时见到九儿时的情形,曼清自然也是不知道自己女儿当时身体冰寒到了极点。
更是湿辘辘的,都快成了一个水丫头了。
其实。
即便钟文不说。
曼清也能猜到慈航殿的人会如何对待九儿的。
罪肯定是要受,毕竟慈航殿的圣冰诀,她曼清也是学过的。
虽说未学到高深处。
但也是深知圣冰诀内气的孕育之法门的。
“九首,九儿已是救回来了,这事就当过去了吧,况且,我与龙玉她从小一起长大,龙玉本性是善良的,她抢夺九儿,估计也是被长老她们逼迫的。”曼清虽恨龙玉。
可这心却是不希望龙玉就这样被钟文杀死。
或许。
在曼清的心里。
从来就没有想要杀死任何一个慈航殿的人。
而钟文断然也不会向曼清说自己屠了慈航殿。
真要是钟文说了。
钟文都相信曼清肯定会怪自己,甚至还会抱着九儿离开。
对于曼清的性子。
钟文至始至终,都猜不透。
以前因为曼清的性子太淡雅,一直一副处事不惊的状态,也一副任何事情不上心的状态,这让钟文一直无法猜透曼清到底属于哪一类人。
可随着九儿之事一发生之后。
钟文这才知道了一些曼清的性子。
心善也心热。
後宮佳麗
只不过或许是因为没有九儿的原因,才一直如此吧。
“母亲,父亲。”九儿此时也走进屋中,伸手各自拉了拉自己的母亲和父亲。
钟文瞧见九儿进来,而其他人也随之都进来了。
随即伸手把地上的九儿抱了起来,“九儿,走,父亲带你看看我们龙泉观,以后你可就要在这里生活了,父亲让你认识认识一些人。”
嫡女有毒:廢柴長公主
九儿望了望自己母亲,在得了自己母亲点头后,随即向着自己父亲说道:“父亲,那我们快走。”
異界之魂破蒼穹 破釜
早饭前。
龙玉醒来了。
而众人也听了曼清所讲的事情。
甚至。
连龙玉也都在向着曼清求情。
或许。
因为在慈航殿的苦寒之地受了罪,想着本来自己会死在苦寒之地。
可没想到待她醒来之后,人已是到了龙泉观。
突然之间。
龙玉求生的希望也随之增长。
至于她当时在甘州抢夺九儿之原因,她也向曼清说了。
为何?
说来也简单。
本来没有九儿之前,龙玉还有可能会成为慈航殿的圣女。
可有了九儿之后。
本来圣女之名要落到她龙玉的头上,这一转眼,就成了别人的了。
为此。
龙玉受了慈航殿长老她们的指示,隐于曼清身边。
得了双方信任的她,却是在甘州突然打伤曼清,抢夺了九儿。
她的解释。
乃是要把九儿抢了之后,直接远走他乡,寻一个没有人寻得到的地方,然后隐姓埋名,好好把九儿当弟子来教导。
以后,她也可以依仗着弟子之能,好入主慈航殿。
至于是与不是。
旁人是不相信的,就更别说钟文了。
不过。
曼清却是信了。
曼清信的乃是她们二人二十来年的相处,信的乃是她们之间的感情。
“我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打伤曼清和抢夺九儿之事,我不会原谅你,至于你所说的是真是假,我已是不去计较。但有句话我得说在前头,有道是死罪可免,但活罪却是得受。”钟文让自己表姐把九儿带离之后,瞪着龙玉。
“我知道,我知道,师姐,还求你看在我们二十多年感情的份上,饶了我这一次吧,以后我再来不敢了。我就离开,离得远远的,再也不会来唐国了。”龙玉见钟文此时的表情,已然能看出钟文这是要废了她的样子了。
不过。
曼清却是没说话,只是愣愣的站在一旁,看着龙玉。
钟文见曼清未说话,直接走近龙玉,随手就是一掌。
“啊”的一声。
龙玉直接受了钟文一掌。
但她发现,自己好像并未被杀,也并未被废。
心中庆兴。
而曼清见钟文对龙玉下手,还以为钟文真得要废了龙玉,想出声阻止。
不过。
当她见到龙玉并未被钟文废了,这才止言而住。
“滚吧,离得远远的,不过你此生的境界,终生无法再突破到先天之上了,希望你好自为之。”钟文看着龙玉,眼神很是不悦。
就刚才。
钟文并没有废了龙玉。
但却是用内气直接封住了她的一条经脉,直接从先天之上一层,重新跌落至先天之境十一层去了。
这也算是对龙玉的一种惩处了。
毕竟。
自己女儿受罪,乃是她龙玉造成的。
“多谢不杀之恩。”龙玉也知道自己当下的情况,心虽不甘,可却是又无法,只得对着曼清,以及钟文他们行了一礼。
出了屋的龙玉,又是向着众人行了一礼,随即纵身往着东北方向纵去了。
到此时。
慈航殿之事,也算是结束了。
至于未来如何。
谁也不知道。
哪怕龙玉想要报此仇,钟文根本不惧龙玉,甚至连看都不想看一眼。
被自己封住了一条经脉。
龙玉此生都不可能再突破到先天之上境界了。
想要报仇,除非有位境界比钟文还高的高人帮着她打通经脉,甚至习得更为高深的武学才行了。

0lauu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唐朝第一道士 愛下-第八百二十九章   伍弟到觀拜師禮相伴-66or7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离开龙泉观的许敬宗二人。
一路之上,这话里话外就没有离开过钟文。
至于李道陵,反到是被他们给扔一边去了。
着实。
李道陵在他们的眼中,也就只是一个普通的道长罢了,根本没有往深里去想,更是没有太在意。
“王大都尉,钟太保交给你的这本马槊习练之法,能否借许某观看一番?许某虽说习练的乃是剑,可这马槊也是能拿得动的。”已是近五十岁的许敬宗,见王玄策骑在马背之上,不停的在看着手中的纸张,眼中甚是羡慕的很。
王玄策回过神来,把纸张折好,塞进怀中,“许刺史,此乃是钟太保交于我的,我可不便给外人看,要是钟太保知道我把这马槊习练之法交于你了,钟太保必然会责罚我的,还请许刺史见谅。”
王玄策又怎么可能会把钟文交给他的马槊习练之法,交给许敬宗观看。
如此重要之物,不要说他许敬宗了。
估计就是长安城的那些国公亲王郡王们索要,他王玄策都不会给。
更何况。
他王玄策刚才一路看过纸张上的马槊习练之法,已是深知此习练之法的精深之意。
而且。
他王玄策也知道。
这马槊习练之法,如习练到深处。
完全可以以一敌百了。
虽说。
王玄策最擅长的乃是枪法,但对于马槊的使用,也只是熟悉,但却是未精通。
而有了这本类似于秘籍一般的马槊习练之法。
他王玄策此时正想着,在未来的以后,如唐国边境有敌来犯,他都想入军中为将,带着唐国儿郎杀向敌国都城去。
“王大都尉,你这可是过河拆桥,要不是本官带你来龙泉观,想来你是见不到钟太保的吧?你如此不承本官之情,这以后你我又如何在利州为官啊。”许敬宗见王玄策不给他马槊习练之法,立马拿起了官场的一套说词来。
不过。
王玄策却是不吃他的这一套。
“许刺史,如你真想看,那我现在回龙泉观向钟太保说一声?”王玄策也是一个聪明之人。
此时如许敬宗一直揪着不放,他到是好解决此事。
就如他所言那样。
只要跟钟文一说,想来他许敬宗可就得要坐蜡了。
许敬宗一听王玄策之言,顿时就闭了嘴。
他可真不希望王玄策回龙泉观去向钟文告小状去,他许敬宗可真受不了钟文那眼神ꓹ 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随后。
一路无法。
二人在下午傍晚之际,回到了利州的驿馆之中。
而第二天后。
利州的官员ꓹ 在郑之的带领之下,到了驿馆当中,迎接着这两位新到利州的两位主官。
在圣旨出来后不久ꓹ 又是对接,又是介绍的。
最终。
完成了上任仪式。
随着许敬宗这个刺史一上任ꓹ 稍稍熟悉了一些事物的半个月后。
他还真就听从钟文在观里所交待的那般,带着一些随从ꓹ 和一名小官员ꓹ 开始在利州各县各村走访了起来。
而王玄策。
入了折冲府后,却是不怎么受待见。
为何?
原因自然是吕林栋这些原折冲府的将士们很排外了。
着实。
吕林栋这个都尉,以及副都尉他们。
可以说是在钟文的手下成长起来的,更是有功于利州的。
这突然上头来了一个力压他们的一位大都尉,估计是谁会生出抵触情绪来,更别提吕林栋他们了。
而王玄策对于吕林栋他们的抵触也不多话。
只是了解了一些情况后,就按部就班的一般。
别人该干嘛就干嘛ꓹ 他也从不多言。
况且。
王玄策可真没有什么时间去处理公务,到是天天拿着一杆马槊ꓹ 在折冲府中耍练了起来。
有道是。
文官初来乍到ꓹ 你得会为人处事ꓹ 会办事ꓹ 别人才会服你。
而在武将里。
你得有一身好武艺,这样才会压得住别人。
而王玄策原本是一位文官。
这一次突然接到旨意ꓹ 前来利州折冲府为大都尉。
武艺之事ꓹ 必然是比不得吕林栋他们的了。
至于武事一类的ꓹ 王玄策自认为自己还很是不错的,至少他认为比起吕林栋他们来ꓹ 绝对不会差。
利州如何。
此时的钟文却是不会去管。
再乱又能乱到哪里去?
更何况也只是来了两位主官罢了。
两人想要改变利州的情况,那无亦于是痴人说梦。
而此时。
龙泉观中,却是迎来了一个新人。
而这个新人,自然是钟文在东极岛代师所收的弟子伍弟了。
伍弟的到来,让龙泉观顿时多了一些热闹。
伍弟到龙泉观来,这热闹自然是指伍弟拜师了。
虽说。
钟文代师收徒之事有些不着调。
可曾经钟文也曾收入李山为李道陵的弟子的。
所以这事也就没人会在意什么的了。
更何况。
此时的伍弟,更是偷学了小花的寒冰剑法,这要是不加入到太一门来,钟文都不一定会放过他。
偷学他门的功法剑法,放在江湖之上,那是大忌。
好在钟文没有计较这么多,否则的话,伍弟的坟头上,估计杂草都已是有一尺高了。
“九首,这伍弟真是个散人?为何他的境界有如此之高?难道他的天赋非常之好?”李道陵对于伍弟,虽说早就听闻钟文讲述过。
可这一见之下,却是发现伍弟的年岁并没有他李道陵高,而且境界比他还要高出不少,这让李道陵心中倍感压力。
所有太一门的弟子当中。
都比他李道陵的境界要高。
即便是常年跟随在他左右的陈丰,比起他来,都要高上一些。
而当下的伍弟,更是比李山的境界都要高出不少。
身为师傅的李道陵,哪里会没有压力。
师不如徒,这就是李道陵心中的感受。
冷情前夫,前妻已改嫁
“师傅,伍弟确实是散人,天赋悟性极好的,要不是因为没有拜入了某个宗门,说不定他早就是先天之上的境界了,所以弟子当时在东极岛发现他后,这才想着代师傅收下他入我太一门来。”钟文回话解释道。
“好吧,那这拜师礼的仪式可得准备好,伍弟乃是散人出身,有些事情他并不懂,你可得教一教他,可别让你二师傅和三师傅们看笑话了。”李道陵闻话后,到也没什么想法了。
交待了几句后,就离去了。
不过。
李道附的脸上神情,却是带着一丝的落寞。
钟文知道。
自己师傅这是心中有些压力了。
而此时的陈丰,正在准备着拜师的物品以及一些道品。
拜师并非当日。
而是在几日后。
日子是李道陵选的。
而这几日里。
每天都得诵经,一直要到仪式结束才会停下。
毕竟。
伍弟乃是散人出身,又是半道入门。
这仪式比起其他人来,要显得隆重了许多。
为此。
钟文还特意为了伍弟的入太一门仪式,去了一趟长安,把此消息告诉李山。
钟文也没有在长安多停留。
只是把消息送到后,又是在府上与徐福说了一会话,就与李山当夜返回龙泉观了。
几日后的清晨。
整个龙泉观的道人以及弟子,全数到了广场之上。
妃常有毒:王爺欺上身
静待着李道陵祭礼唱福。
随着祭礼结束后,唱福会持结一个时辰。
異世盜神 藍耳鉆
而钟文身为大弟子,自然是要跟着唱福的。
伍弟依然穿着他来龙泉观的衣裳,紧张的站在中央,静待着唱福结束。
这几日里。
钟文和陈丰时不时会教着伍弟入道门的礼仪,以及在入门仪式之时需要怎么做,又该如何行礼等等。
对于伍弟来说。
能加入到一个宗门,是他此生最大的希望。
而且。
在他的认知当中。
太一门比之其他的宗门,更加的强大。
半年前。
在东极岛之时。
他可是见证了钟文在东极岛那威风,更是把东极岛所有的先天之上的高手,灭的灭,废的废。
有着如此之高境界身手的师兄,伍弟心中是激动的。
美漫大怪獸
未来。
他相信自己也许也能达到自己师兄的那个程度。
即便达不到,而他也相信自己能达到先天之上九层的境界。
“唱福祈礼,观礼客座入大殿。”随着唱福一结束,陈丰大声喊着话。
随着陈丰的大喊后,以李道陵为首,抬步往着主殿走去。
而理竺伯溪他们这些其他宗门的人员,在闻声后,纷纷随着李道陵进入主殿,站于主殿一侧观礼。
观礼的人员当中。
小花亦然也在其中。
小花可不是太一门的弟子,最多只能算是太一门弟子钟文的小妹罢了。
况且。
小花是伯溪的弟子,乃是天地宗人。
所以只能成为这观礼之人了。
我道誅天 君無道
而钟文。
即是太一门弟子,也是天地宗弟子。
这唱礼之人,依理该由大弟子来主持。
可每一次唱礼主持的人,均是陈丰。
“弟子伍弟受箓,尊三清道君,祭焚香礼,……”
好半天之后。
一通得仪式下来之后,这礼也成了,仪式也结束了。
伍弟终于是成了太一门的弟子,李道陵的第四位弟子了。
“九经师弟,接道冠道衣吧,以后你可就是四师弟了,大师兄九首,我是二师兄九丰,他是你三师兄九山。”陈丰抱着道冠道衣递给伍弟,脸上挂着喜悦。
“九经见过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兄。”伍弟接过道冠道衣后,向着三位师兄行礼。
伍弟为何道名为九经。
说来也是因为伍弟的原名叫伍经,弟乃是他的字。
所以身为师傅的李道陵,自然是取了一个道名九经了。
总不能取九弟之道名吧!
“诸位,今日恰逢我太一门收入弟子之时,而诸位又在我龙泉观,所以我决定,今日大摆宴席,庆祝我太一门新增一名弟子。”李道陵此时也是高兴不已,大手一挥喊着话。
如今。
太一门四个弟子。
再加上李道陵。
算下来已是五人了。
如此多的门人,身为太一门门主的李道陵,哪会不高兴的。

g7d51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八百二十七章   初見之下心有意-mx9ok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而此时的大都尉。
见到远处的道观后,心里像是有了一个模糊的状态来。
虽说。
到现在为止。
他还没有弄清楚许敬宗为何要带他来到这里。
而一会要在那道观里拜会之人,又是哪两个人。
摇了摇头的大都尉,抛却不明所以的状态,打马追了上去。
不久后。
一行人来到了龙泉观观门前。
“下官许敬宗求见李真人,求见钟太保。”许敬宗一到龙泉观观门外之后,就大声向着龙泉观里大声喊去。
随着许敬宗的话一落后。
那大都尉这才明白了,他们要见的人是谁了。
虽说远在建州为官的大都尉。
离着利州甚远,也离着长安甚远。
消息传递也着实难了些。
可即便离着利州和长安距离远,可这位大都尉还是听闻了一些小道消息的。
大都尉此时虽说心中已是有了明确的目标人物,可他依然还是有些愣。
他没有见过许敬宗嘴里喊的李真人,也从未见过他嘴里喊的钟太保。
对于前面的李真人之名,他并不清楚。
可对于那钟太保。
一晌貪歡:總裁離婚吧
他心中虽说有些不明,但也能猜出待会要见的人物是谁了。
而此时。
观里的道人听见观外有人呼喊声,赶忙奔了出来。
当道人见所来一行人乃是官员之后,打礼问道:“几位前来我龙泉观可有何事?如是来拜道君的话,还请示帖。”
“道长安好,鄙人乃是新任利州刺史,特来拜会李真人和钟太保,还请道长通报一声。”许敬宗观内来人,赶忙解释一声。
那道人一听之后,这才知道眼前的这些人是来拜会观主和钟文,随即回了一句,“那请稍待,我去请示观主去。”
说完话的道人,转身回了观中去了。
得到消息的钟文,此时却是有些不明所以,“许敬宗?他到是来得够快的,昨日才到的利州,今日就前来了。”
“九首,即然是过来拜会的,那就让他们入观吧,到第三偏殿即可。”李道陵到是没有意见。
这官员也好,还是普通的百姓也罢。
只要是来拜会的,李道陵一般都会接待。
焚天王座 風亦
只不过。
接待的地方,却是有所讲究。
第一偏殿,是用来接待普通百姓的。
第二偏殿,是用来接待一些各教派普通人士的,就好比挂单的普通道人ꓹ 就是使用此殿。
而这第三偏殿,却是用来接待官吏的。
至于第四偏殿。
自然是接待属于各宗派的人士了。
至于主殿。
一品賤妃:奴家要逆天
非自己道门弟子不得随意入内ꓹ 更是不会接待他人。
除了一些法事,或者大事情,主殿即便是其他道门之人ꓹ 都不得在不禀报之时随意进入。
有道是。
道君法身法相之地,那可不是外人能随意接触的。
这在道门各宗各派ꓹ 基本都是如此。
就好比佛家,其礼也是如此。
不久后。
道人又是返回观门前ꓹ “观主说了ꓹ 即然是来拜会,那还请随我入观吧。”
“多谢。”许敬宗谢过后,抬腿往着龙泉观内行去。
而那大都尉也是紧随其后。
原本他那性子,在此时却是如一个乖小孩一般,老实的有些不像话。
几个随从护卫只得留于观外等候。
入了偏殿后。
许敬宗二人纷纷给道君上了香,随后坐于蒲团之上候着。
过了许久之后。
李道陵与钟文这才出现。
“许敬宗,拜见李真人ꓹ 钟太保。”
“王玄策,拜见李真人ꓹ 钟太保。”
二人一见到李道陵与钟文二人后ꓹ 赶忙起身行礼。
“二位不必多礼ꓹ 即是朝廷委任官员到利州ꓹ 来我龙泉观拜会,我龙泉观便会以道礼待之ꓹ 还请坐下吧。”李道陵到像是见着普通来参拜的人一样ꓹ 行了道礼后自行坐下。
反到是钟文一句话未说ꓹ 跟在自己师傅后面。
钟文为何没说话?
当然是因为听到那许敬宗身边之人自称自己为王玄策了。
王玄策。
契約帝後
钟文知道此人。
在历史之上,此人乃是一人灭一国之人才。
而眼前的这个瘦小的中年汉子ꓹ 却是史上鼎鼎大名的名将王玄策。
钟文虽说对史上的人物并不是很熟。
但却还是知道此人王玄策的。
虽并不是很清楚,但也知道此人乃是出使过天竺的。
一想到天竺。
钟文又想着王玄策哪年出使天竺的,又是哪所灭了中天竺的。
想来想去。
钟文脑中都没有一个大概的时间。
而此时的李道陵,却是与着许敬宗二人细细交谈了起来。
所交谈的话当中,无非就是一些平常的话罢了。
李道陵最多讲的,也就是让他们以后在利州为了官,要好生对待利州的百姓,莫要造杀孽云云的。
李道陵闲聊了两刻钟之后,言观中事物诸多,自己身体不由己什么的,说由着自己的弟子钟文代替他来招待二人。
“师傅,你好生去休息。”钟文把自己师傅送出殿外后,转身回来。
坐下后的钟文。
对于许敬宗根本不在意。
一个文官罢了,又怎么可能会让钟文在意。
此刻的钟文,却是紧盯着王玄策。
反观此时的许敬宗。
就刚才与李道陵闲聊之时,他就一直注意着站在李道陵身后的钟文。
在长安之时。
他许敬宗虽说从未拜会过钟文,但在朝堂之上,可没少见过这位杀伐果断,狠辣无比的钟太保。
在他许敬宗的眼中。
此人讲道理,也不讲道理。
至于讲道理,说来只要不违民意,不偏不倚,一切都好说。
反观这不讲道理。
那就是不跟你讲什么唐国律法,也不跟你讲什么背景世家。
只要做了出格且无底线之事,那你就等着死吧。
对此。
许敬宗在来利州之前,还特意在长安城到处打听关于钟文的一切事情,以及曾经与钟文有关所发生的任何事情。
对此。
他许敬宗甚至还研究了一番钟文的性格以及喜好来。
可最终下来。
人嬌寵 魂緣伊夢
他许敬宗也没弄明白钟文的喜好,以及性格是如何。
许敬宗盯着钟文瞧。
商途漫漫 robin謝
而钟文却是盯着王玄策瞧着。
至于王玄策,却是正襟危坐,被钟文盯得很是有压力,渐渐低下头去。
好半天之后。
钟文终于是打破了这种沉闷的场面,“你叫王玄策?朝廷为何会突然让你来利州为大都尉?以前你在哪里做官?”
王玄策突闻钟文问话,惊得抬起头来,“回钟太保,朝廷为何突然让我来利州,事前我也是不知的,我也是突然接到的旨意,这才赶来利州上任。之前我在融州黄水做过一任县令,后来调任其他地方,而近两年,我在建州为别驾职。”
钟文听着王玄策的话,感觉有些意外。
所钟文所知。
王玄策乃是武将。
怎么到了哪里都是做文官呢?
难道自己所想有错误?
此王玄策并非武将?而只是一个文官?
不过细想之下后。
钟文也就知道了。
当下这个时代的文官,大部分都带着一些武艺在身。
可以说能文能武了。
只不过此人王玄策更偏于文官,但骨子里还是武将的。
要不然。
也不可能以一人之才,灭了一国呢。
钟文点了点头,转身许敬宗,“你到利州任刺史职,可有什么想法?或者新的打算?”
许敬宗见钟文突然问自己话,赶忙双手交互行礼道:“钟太保,我受命于圣上,前来利州为刺史,利州之事一切都不明,所以并没有什么新打算,按部就班乃是下官当下之所想。”
“按部就班?这可不是你许敬宗的行事风格啊,你得有新想法,有了新想法,我利州才能更为繁荣,待你上任后,到各县各村去走走,多了解一下利州的情况,我利州需要新的想法,你为刺史,可不是按部就班就行。”钟文知道,许敬宗这猾头估计是怕自己,才这么说的。
能让许敬宗来利州任刺史。
天庭農莊 背著家的蝸牛
李山的信中早就言明乃是李山他的意思。
而钟文曾经也与李山聊过朝中的各位官员。
絕色美人迫嫁傻老公:腹黑王爺請接招
要不然,李山当时也不会在李世民的耳边多上这么一句话了。
况且。
利州当下的情况虽好,但再发展个几年,估计也就到顶了。
混在都市做土豪 烏雲
新刺史许敬宗到了利州上任,要是不能有新想法,新思路,利州的将来,也无法再好上加好。
“是是是,下官上任后,就到处县各村去走访了解,待下官有了新想法后,一定向钟太保禀呈。”许敬宗紧张的回道。
此刻的他,那真可谓是即害怕,又紧张。
他紧张害怕的是钟文会心生不喜,有了怨气后给他一剑。
钟文也不再与许敬宗多言,该说的也都说了。
不该说的,钟文也没什么可说的了。
“王玄策,你在此稍待一会,我去去就回。”钟文起身后,特意向着王玄策说了一句。
钟文离开偏殿,到了自己的屋中。
随即拿起了纸笔。
钟文要王玄策稍待一会,自然是有其目的的。
王玄策虽说当下到了利州为折冲府的大都尉,可他以后会不会出使天竺,钟文不知。
而钟文相信。
不管如何,王玄策一定要出使天竺。
要不然。
怎么成就这位一人灭一国的名将,这位外交家呢?
不多时。
钟文书完成,吹了吹墨迹。
收好之后,钟文返回偏殿,“王玄策,这乃是我给你的一本马槊习练之法,以后好生习练,莫要荒废了,也莫要浪费了我的一片苦心。”
“是,钟太保,玄策定当好生习练。”王玄策接过钟文递给他的十来张纸张,心中激动不已。
不要说他王玄策激动了。
就连一旁的许敬宗都激动不已。
钟文的武艺,在他们得眼中,那可真如半仙一般。
一个半仙的人物传出来的武艺技法,任是谁突然收到这样的东西,都不得激动不已嘛。
想当年。
钟文孤身一人抵御吐蕃国。
如此事迹,唐国上上下下的官员,谁人不知,谁人不晓?

qzcbk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八百二十五章   話說墨門傳功法閲讀-51xd3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钟文看了看几位师长们,扶起小花后起了身。
“弟子让大家担心了,我已是无碍了。”钟文向着几位师长一边行礼,一边回应。
经过这么些天。
要是真没好,那这结果可想而知了。
好在钟文这一次受伤之后。
除了全愈了,更是钻研出了新的疗伤法门。
这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李道陵闻声后,转至钟文的背后看了看,摸了摸,随即拍了拍钟文,“好,看来是好了。”
钟文尴尬的笑了笑。
就自己被师傅又摸又拍的。
这让钟文想起小时候。
那个时候,因为蛇的事情,被自己阿爹脱光了衣服查看受伤情况。
这让当时的钟文备显尴尬。
而当下。
钟文又是回想起了小时候,就如此时自己的师傅一样。
但这尴尬背后。
钟文却是感受到了自己师傅对自己的紧张程度。
而一旁的小花。
穿越之女扮男裝闖天下
也是学着李道陵的模样,转到钟文的背后看了看。
甚至还当着众人的面,拍了拍钟文的后背,连屁股都没有放过。
钟文被这丫头一拍,顿时有些无语了,“好了,哥已经好了,你也莫要担心了,哥又不是第一次受伤。身为江湖儿女,些许小伤罢了。”
“哥。”小花瞧着自己哥哥,眼神之中的担忧,也随之散了去。
随后。
众人相继出了屋子,坐在外面开始向着钟文询问起受伤之因来了,“小文,当时你受伤回到观里的时候,并未明说,当下你已是好了,可以说说当时的情况了。”
对于理竺而言。
眼前的这个弟子,乃是他天地宗开宗以为,最好的弟子。
而且。
在理竺的心中,早已是把钟文当作未来的宗主接班人。
真要是钟文出了什么事,他天地宗的未来,堪忧。
即便伯溪收了小花为弟子,可对于理竺而言,依然觉得天地宗的宗主,就该是男子才好。
虽说。
他知道钟文除了是天地宗的弟子之外,更是太一门的弟子。
甚至。
他还知道李道陵早就把钟文定为太一门的少门主。
可理竺却已是不顾那么多了,就是想最好赶紧把天地宗的宗主之位传给钟文,也省得夜长梦多。
毕竟。
天地宗的头上,还挂着两把利剑呢。
钟文闻话后,细细想了想ꓹ “二师傅,此事说起来也着实有些让我不明所以。当时ꓹ 我在陇州城外,遇上了墨门的墨幽,随之我与其打了起来。墨幽的身手ꓹ 乃是武道之境七层,稍稍弱于我。”
当钟文的话一起之后。
理竺他们几人纷纷惊呀。
着实。
一个武道之境七层的高手。
也着实能让他们惊呀。
而且一个弱于钟文的墨幽ꓹ 又是怎么伤到的钟文。
疑惑。
疑惑不解。
钟文看向众人,知道他们此时也确实有不少的疑惑ꓹ “墨门的墨幽ꓹ 虽说实力弱于我,也被我从陇州追到了岐山。可没想到,待我在岐山之时,正欲把墨幽捉住弄回到龙泉观之时,墨门之中却是奔来一人,伤我的人,就是那墨门突然而至之人。”
“何人?此人是谁?小文你可知道?”理竺听到此间急声问道。
“小文ꓹ 墨门之中还有高手吗?难道是那人伤的人?”伯溪也是急的不行。
钟文见状,知道他们二人乃是最为紧张的了ꓹ 随即又开言而道:“二师傅ꓹ 师叔ꓹ 莫要着急。那墨幽被我以掌拳之力伤了之后ꓹ 本已是坐以待毙了,可随着那突现之人一到后ꓹ 墨幽称其为大哥ꓹ 所以ꓹ 我断定,那人乃是那墨幽的兄长。”
“兄长?”众人听到此时ꓹ 脸上更多了不少的疑惑了。
墨离曾经在龙泉观之时,少有说起墨门之事。
即便钟文问,也只是了了数语而过。
至于墨门之中有些什么人,钟文并不知,其他人就更不知了。
而随着钟文说墨门之中还有一个比那墨幽更为厉害的高手,这不得不让众人心惊了起来。
“是的,墨幽称其为大哥,而随着我与此人接手之后,其身手实力比我还高,差不多能与水妖相当了。”钟文又是补充道。
“什么!!!”当钟文这一补充,顿时就让理竺伯溪二人惊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对于他们二人来说。
能与水妖实力相当的,那可以说比地岩与天折都厉害了。
如此高手现身于江湖之上。
这不得不让他二人惊叹。
原本。
他们二人以为水妖一死,这江湖之上,也就属天折乃是第一高手了。
可没想到。
钟文这一次的遭遇,却是多了一个比天折还厉害,堪比水妖的绝顶高手出现。
“二师傅,师叔,你们也别担心,就算那墨门高手出现,那又如何?我们三人联手都能毙了水妖,难道还怕那人不成?”钟文见理竺伯溪二人如此的惊叹,赶忙出言宽慰。
也着实。
去年之时。
三人合力把水妖毙于龙泉观附近。
可见三人联手的实力,绝不弱于那墨门的高手了。
只不过。
他们二人担心的。
乃是这墨门的高手突然现身于江湖之上,到时候这个江湖势必会再一次的乱了起来。
到那时。
谁又能肯定墨门不会与那天地二荒联手呢?
众人越往下聊。
越多的事情开始明了了。
重生在豪門:棄婦迷情
钟文也向着众人讲述了墨门的一些事情,同时,也讲述了墨门的目标是什么。
“小文,你说墨门看中的不是你这个人,而是你手中的钥匙?而那钥匙在李山的手中?难道那灵宝门的地下城中,真有那巨子令不成?”伯溪听闻了不少关于墨门的事情后,出声问道。
钟文点了点头,“看墨门的人如此紧张且小心,想来那灵宝门的地下城中,真有巨子令,至于墨门一直不曾行动,估计是怕三荒吧。而今水妖死了,墨门的人有可能是从哪里得来的消息,所以这才从白山黑水中出来了。”
“小文,你曾经与那人交过手,他那剑法你也领教过,你可感受到其功法乃是属性功法?”理竺出声问道。
当钟文闻话后,这才意识到自己好像并没有说过属性功法之事。
而今。
自己的二师傅一问,钟文瞬间才觉得属性功法的重要性。
“像,又不像,与我的属性功法不一样,与水妖的属性功法也不一样,至于为何,我还没想清楚。对了,二师傅,师叔,一说到这属性功法,我到是有不少问题想向二位师长讨教。”钟文回应后想向二人讨教一番。
毕竟。
自己对于属性功法的认知太少了。
而理竺他们原本就是三荒中人,所了解的必然比自己要多的。
“小文,我知道你要问什么,而这些天里,我与鬼手也聊过,知道你所习练的就是属性功法,你想问什么就直言吧,我知道的,肯定会告知于你,不知道的,那我就没办法了。”理竺点了点头。
“二师傅,这属性功法……”
钟文得了理竺的点头,开始向着理竺二人询问了起来。
随着越往下聊。
盜墓鬼吹燈 本物天下
钟文也渐渐明白了属性功法的厉害之处。
甚至。
理竺还说属性功法,有可能是冲破那道魔咒的可能。
我讓世界變異了 荼郁.QD
至于是与不是,理竺伯溪二人不知。
毕竟他们二人所习练的功法当中,可不带任何属性的。
坐一边一直老老实实听着众人说话的小花。
越听越觉得有意思,甚至还开始撑起了脑袋,像是一个聆听者一般。
就连陈丰和李道陵二人,也是正襟危坐,听着钟文他们几人的对话,脑海之中,也在想着属性功法之事。
他们二人。
清虛道德天尊傳奇
早就习得了钟文所教的剑法功法来。
对于属性功法,如在不施展的情况之下,他们还真觉得剑法厉害罢了。
他们却是没想到。
这属性功法的强大,比之不带属性的功法,要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更有可能是冲破那魔咒的钥匙。
释了疑惑的钟文。
回到自己屋中,从一个暗格之中,取出两本册子出来,“二师傅,师叔,你们看,这是我曾经编著好的寒冰剑法,以及功法运转图,还有这本,这是生死诀的剑法和功法运转图。”
当理竺二人接过两本册子之后,胸中的心脏,跳的那个飞快。
曾经不得的属性功法,就摆在他们的手中。
这两本册子,如果被二荒的人知道的话,他们都能想像。
天地二荒的人必然会倾巢而出,杀向龙泉观,誓必要夺得这两本册子不可。
有道是。
在三荒这些人的当中。
没有谁不知道属性功法的强大。
甚至。
在一些宗门大派人的眼中,都知道属性功法的强大之处。
反观钟文所在的太一门,哪里知道属性功法,又哪里知道属性功法的强大。
即便是鬼手。
也只是听闻过一些皮毛罢了。
连鬼手都不甚了解,就更别提钟文他们了。
捧着册子在手的理竺伯溪二人,两眼望着钟文,眼中闪动着激动之情。
如果他们二人知道。
钟文给他们二人的册子,那只不过是钟文曾经所创,且早已不放在心上的功法的话,也不知道他们二人会作何感想了。
此时的钟文。
所学得乃是自己最后组合创立的阴阳生死诀。
護花梟雄 可樂雞腿
可不是理竺他们手中的两本之上的功法。
说来这也怪不了钟文。
熱刺之魂
阴阳生死诀从组合创立的时间并不长,钟文都还在摸索当中。
就连小花都还没有传授,钟文短时间之内,必然是不会传授的。
毕竟。
这法诀到现在为止都还没有完成,真要是出了什么岔子,钟文都不知道怎么向众人交待了。
虽说。
钟文曾经以为这法诀已是完成了,或者已是完美了。
可随着与水妖,以及墨罗一战之后。
钟文才发觉自己所创立的这阴阳生死诀并没有完成,也并不完美。
在钟文的意识当中。
如真的达到了完成状态,或完美状态。
同等级的战斗,自己决不可能会输,更是不可能被伤。

ikk1f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流連山竹-第八百二十章 雙方受傷無言行閲讀-ey9yn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谁也没想到。
是这么一个结果。
即便是理竺伯溪二人都没有想到,钟文所受的伤是如此。
对于属性功法。
在他们的认知当中,估计也只有早已死去的水妖有发言的资格了。
“鬼手,难道真没有办法?要是小文处置不当,会如何?”理竺心中甚为急切。
这可是他理竺好不容易寻到的这么一个惊世之弟子。
可以说。
这乃是他天地宗的未来。
如钟文出了什么事,那天地宗的未来堪忧。
即便伯溪新收了钟文的小妹为弟子,可天赋也好,还是悟性也罢,都是无法比拟他的这个弟子的。
鬼手摇了摇头道:“这事得全靠九首他自己了,况且,我研究到现在,也还没有弄懂这属性功法所造成的伤怎么去除。不过,你们也别担心,九首本身所学的功法就带有属性的,想来他……”
正当鬼手在欲往下说之际。
众人再一次的惊了。
鬼手的话,真可谓是一语惊起千层浪啊。
依理来说,钟文会属性功法之事,李道陵也好,还是理竺他们也罢,早就该知道的。
可对于这事。
钟文本来就不是很清楚,只是因为到了东极岛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的功法乃是属于功法。
曾经。
要不是鬼手在南方寻到钟文时询问了,验证了,鬼手也都不知道钟文的功法乃是带有属性的。
而且。
鬼手自从验证了钟文的内气也好,还是伤在钟文剑下的人或物也罢。
他就已是回到了巫门查阅了大量的典籍。
这才知道钟文所学乃是属性功法。
而钟文自从回到龙泉观。
均未提及此事。
即便从钟文那里习得了寒冰剑法的李道陵和陈丰二人,也都从未感觉有什么。
对于他们二人来说。
常年在龙泉观当中,更是没有打斗过。
只觉得寒冰剑法比他们所学所练的要强一些罢了。
而今。
理竺他们听到鬼手之言后,不惊才怪。
“鬼手,你所言可当真?”理竺急得拉着鬼手的手臂问道。
“当真,此事你们可以待九首疗好伤之后可以好好询问一番,具体的,我却是不知道多少了。”鬼手被理竺这么一拉后,感受到理竺的急切。
理竺身为钟文的二师傅。
说来对于属性功法之事,那决对是最为看中的了。
到了他这个境界,如有一种属性功法的话,那他的实力,绝对可以达到堪比天折与地岩的身手了。
而今听到这么一个消息。
他理竺哪里会不激动。
不要说他理竺激动了,就连伯溪也都是激动不已了。
理竺他们说话之际,屋中的钟文依然在催动着体内所有的内气,在驱逐伤口之上的剑气。
如此几天下来。
也着实有了一些起色。
但离着完全驱逐出剑气,估计需要不少的时间。
即便钟文的内气庞大,量也比他人要多。
武器專家
可依然需要不少的时间。
而此时。
远在千里之外的洛阳。
墨罗他们此时也是急的上窜下跳的。
为何?
原因是因为墨幽胸前后背等处,各有数个大掌印和拳印。
而且。
而那拳掌印越发的呈黑色,都快往着墨色的方向发展了。
“幽,你受了这伤为何不早与我说?你糊涂啊。”墨罗瞧着自己弟弟身上的伤后,心中震颤。
墨罗一看就知道自己弟弟身上的伤,乃是属性功法造成的了。
而他墨罗。
虽说习练的功法并不是属性功法,但也是深知属性功法的强大。
说来。
他墨罗一直在钻研着属性功法。
可一直不得法。
但是。
他墨罗钻研了这么些年,到也不是没有成果。
这不。
他那功法之中,内气所散发出来后,也带有某种与属性功法类似的功效来。
虽说依然不是属性功法,也比不得属性功法。
但其攻效与着属性功法类同了。
“大哥,我不要紧,我还能撑得住,找到离儿要紧。”墨幽虽极力的催动着内气压制住身上的伤,可此时的他,精神萎靡。
“幽,你放心吧,离儿不会有事的,我帮你疗伤,无论如何,这伤得赶紧治好,否则,后果堪忧。唉!!!都怪大哥,你身上的伤,乃是属性功法造成的,我没想到,那太一门还有着如此狠霸的功法存在。”墨罗扶着墨幽,往着一间屋子走去,一边暗恨自己,一边说道。
而墨幽心中早已知道自己所受的伤乃是属性功法造成的。
他也知道。
这属性功法造成的伤。
不死即残。
而且。
此时间对于他来说,他的命比不得墨离。
墨离在他的心中,比他自己的命来得重要。
他深知墨离乃是墨门的希望,也是墨门的未来。
如墨离出了事,他墨门的未来与希望,将会成为空。
况且。
墨离还是他的孙女。
“大哥,寻找离儿要紧。”墨幽看了看自己的大哥,出声说道。
墨罗看了看自己的兄弟,点了点头。
兄弟二人。
此时已是来不及回墨门了。
墨幽的情况。
对于墨罗来说,甚急。
“传消息回墨门,让我墨门弟子全数出动,全天下寻找离儿。”墨罗向着墨先他们二人吩咐了一声后,随之进入一间屋子,开始疗伤。
随后不久。
墨先离去,另外一名弟子留守。
一天后。
墨门之内。
除了妇孺幼童,所有的墨门弟子全部离开了墨门。
而此时的墨离。
依然在长安的郡王府上。
谁也没有想到。
墨离会在长安她曾经居住过的郡王府内。
几天下来。
墨离连房门都未出,所有的饭食等,全数由着徐福他们送进屋中。
伤心不止的墨离。
天天静坐于屋内,心里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徐福他们也是不敢多问,只是偶尔询问着墨离需要些什么,或者需要准备什么等等。
话回几日之前。
一路痛苦不堪的曼清,从龙泉观离开之后,入了沙漠之中。
錦繡清宮:四爺的心尖寵妃 雪中回眸
而随着曼清她们二人一入沙漠后。
追寻的钟文就失去了她们二人的踪迹。
而这一路奔袭之下的曼清二人,早已人从沙漠离开了。
曼清痛苦,心中悲伤。
她只想奔跑,奔跑,永无止境的奔跑。
一直到了大漠之后,曼清才清醒过来。
“师姐,你到底怎么了?你这么跑,我都快追不上你了。”追随在后的龙玉,好不容易见前面的曼清停下了脚步,抱着脑袋坐在一边。
不过。
曼清却是不说话,就这么安静的抱着脑袋,把脑袋都压在身体之下。
龙玉着实的不知道自己师姐怎么了。
这一天的奔袭,已是让龙玉困累不堪。
好不容易待曼清停了下来,龙玉挨着曼清坐了下来后,开始调息恢复内气。
在这大漠深处。
夜已深。
两个女子突然出现,如有人看到的话,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了。
一夜过去后。
曼清感受到初升的第一缕阳光后,缓缓的抬起了头站了起来。
遥望着东方升起的太阳,伸出双手,五指叉开,感受着阳光照射下来的片片温暖。
温暖给她带去了丝丝的眷念,也给她带去了未知。
许久之后。
曼清突然看出依然坐在地上打着坐的龙玉出声道:“龙玉,我们回慈航殿。”
打着坐的龙玉。
偶听曼清之言,顿生不解。
好不容易从慈航殿出来,而且殿主交待乃是三年游历时间。
可这时间还有一年呢,曼清怎么突然说要回慈航殿呢?
重生之幸福向前看
龙玉站了起来,看着曼清,“师姐,不是还有一年吗?怎么就突然要回去了啊?”
曼清也不多言。
她不知道怎么回答龙玉,更是不知道自己这样的选择是对还是错。
一年也好。
十年也罢。
终究是要回去。
那里才是她的家,那里才是她曾经生活过的地方。
爺本紅妝 玉錦瑟
江湖。
天下。
对于此时的曼清来说,并不重要。
重要的乃是她想安静了。
想寻一片安静之地。
而这片安静之地,也只有慈航殿了。
至于回到慈航殿后会如何,自己又将受到什么样的惩罚,一切都是未知。
曼清心冷了。
所有的一切都开始变得没有任何的意义。
哪怕对于自己的未来,她也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抬起腿,缓缓走向慈航殿所在的方向。
龙玉实在有些不知为何,只得把包袱背上,紧随其后。
对于龙玉来说。
劍從天上來 蕭舒
自己的师姐。
从昨日开始就变得好冷好冷,冷到连她都觉得自己师姐有问题。
如果此时的龙玉仔细去想,去发现的话。
说不定能瞧出曼清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是。
对于这么一个一直生活在慈航殿,头脑心思简单的她,以及也只是在外面游历不到两年的她来说。
这些根本不是她所能去想的。
曼清说,龙玉再问也是白费劲。
二人从大漠的深处,往着西方行去。
在大漠深处一连两天的步行。
所遇见的,除了狼,以及其他的一些动物之外。
可以说连一个人都未曾碰见。
好在二人有武艺在身,并不是普通人。
有狼也好,还是有着别的野兽也罢,二人到像是无事人一般,缓缓往着西边行去。
这一走就是五天。
五天后。
曼清抬头看了看西方后,突然纵起身形。
龙玉随之。
一天之后。
曼清二人来到了座山峰之上,瞧着远处,“师姐,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先回慈航殿了,只要回去之后,以后想要出来可就没有机会了。”
前面。
就是慈航殿所在了。
慈航殿位于金山,也就是阿尔泰山脉。
龙玉真心不想这么早回去。
慈航殿对于龙玉来说,那里没有外面来的有意思。
曼清依然不言不语。
这些天里。
曼清除了几天之前在大漠与龙玉说过那句回慈航殿的话之外,一路之上,一句话都不曾说过。
而此时。
远处所在之地,已是慈航殿了。
如果此时的曼清停下心中的想法,或许后悔还是来得及的。

pa3u1寓意深刻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八百一十七章 墨羅初現鍾文傷-fozg0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墨幽的话。
对也不对。
但听在钟文的耳中,到也很正常似,并没有深意理解墨幽的话。
屍魔茹熙
毕竟。
太一门之名的重新现世,也着实震惊于江湖。
而且,他钟文更是把东极岛都给平了。
甚至。
到最后还把水妖都给灭了。
可想而知。
在外人眼中,如此实力,也着实属于不正常现像了。
更何况。
往前说。
太一门的出现,更是灭了终南山两大宗门。
到最后。
逼得终南山三大宗门纷纷隐世不出,到现在为止,钟文都寻不到他们的下落来。
钟文最恨的。
估计莫过于那太乙门之主卓成了。
不过。
此刻之时。
钟文心头之上恨及的人物或宗门当中,已经有了墨门了。
如果没有墨离。
钟文也不至于如此的被动。
甚至于到将来,说不定太一门会成为江湖各大宗门所围杀的对像,而钟文也将成为会江湖各大宗门所追杀的对像。
论阴险程度。
钟文自认为自己绝对是一个正大光明的人。
即便是钟文所在的太一门,也绝对是正大光明的宗门。
而此时。
她失了心瘋 擁抱飛魚
墨幽说自己太一门乃是阴险之极,钟文那是绝对不同意的,“你也别废话了,今日我不杀你,但你必须跟我回龙泉观。”
杀墨幽简单。
但杀了墨幽,难道就能解除自己太一门将来与慈航殿的问题吗?
或许能。
或许不能。
但当下钟文也只有把这墨门的人抓了,到时候也就可以周旋一二了。
至少。
也可以分担一点压力。
毕竟。
慈航殿太过特殊了,钟文即便是绝顶高手,可依然不敢有所大意。
说不定。
到时候这慈航殿能把所有的仇恨指向墨门呢?
况且。
他钟文也算是受害者,在江湖上混,虽说谁的拳头大,谁就有道理。
可钟文还是想通过此方法来分担一下自己太一门的压力。
至于慈航殿何时找上门来,钟文不知。
所以。
只能把这墨门的墨幽带回去,这样到时候也好有个交待不是。
“不杀我?你不如直接给我一个痛快。”墨幽听着钟文说要带自己去龙泉观,心中更是不可能愿意的了。
至于龙泉观是不是龙潭虎穴,他墨幽不知道。
但他从墨离的嘴中,已是知道了三个武道之境的高手了。
况且。
他墨幽也是墨门的话事人之一,又怎么可能束手就擒呢?又怎么可能被别人押回到他人的宗门之内呢?
被囚禁?还是被废?更或者别的?
身为墨门的话事人之一,又是武道之境七层的绝顶高手,他墨幽断然是不可能愿意的了。
再者。
此刻他的体内。
那股钟文注入到他体内的内气,一直在吞噬着他的内气。
再这么下去。
不要说他被抓了,即便不抓也得被废了。
“杀你?哼!”钟文冷哼了一声。
钟文要是想杀他墨幽,就不会让他从陇州逃到了岐山了。
“哈哈,小儿,今日老夫如亡于此,我墨门终将会对你太一门进行报复的,你也不用想把我带去你龙泉观,老夫即便是死,断然也不会随你去龙泉观的,来吧。”墨幽突然暴发出强大的内气,冒似想与钟文拼个你死我活了。
钟文瞧着转变来得如此之快,到是对墨幽有些诧异了。
看着早已是强弩之末的墨幽,钟文真心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精气神,“墨幽,我不杀你已是给你了机会了,如你还不懂得珍惜,可别到时候我废了你。”
钟文冷不丁觉得墨幽这是要舍命了。
到了这个时候。
灌籃之高 死人11
估计墨幽也觉不可能从自己手中逃得去了。
而且钟文也着实不想再追了。
再追,钟文还怕出现什么麻烦来呢。
“废了我?哈哈,那就来吧。”墨幽一听钟文说要把自己废了,顿时就纵身而起,拿着他那把宝剑直刺钟文。
一个到了他这个境地的高手。
被废了那比杀了他更为痛苦。
江湖中人。
没有谁愿意被废去一身的修为功力,哪怕情愿被杀,也觉得这才是武人的最终去向。
而被废的话,虽说还活着。
但这样的活着,还不如死去。
钟文见墨幽持剑奋力杀向自己,一看就知道墨幽此刻比起一开始来,要低下好几成去了。
钟文冷冷的笑了笑后,一个纵身后,也随之欺身而上。
而此时。
从长安奔出来的墨罗他们。
正往着钟文他们这边的岐山奔来。
当墨罗听到打架的声音后,二话不说就直奔声音传来的方向而去。
至于跟在他后面的人,早已是被他落了十里地外去了。
“砰”的一声。
钟文再一次的一掌轰中了墨幽的前胸,直接把墨幽轰飞倒退而去,甚至,连手中的宝剑都抛飞于天空之上。
而随着墨幽的那把宝剑抛飞后,钟文内气翻飞,随手一招。
墨幽的宝剑已是到了钟文之手。
紧随而来,钟文又是纵身急奔倒飞而去的墨幽。
幻奴 星空煙痕
“大胆!”正当钟文还处在半空中之时,一声大喝声传来。
丹符天尊 心中有淚
钟文闻声后看向声音来处。
赫然发现一老者出现。
倒飞而去的墨幽。
原本以为今日必死,可当他闻声后,心中也是惊喜不已。
来人是何人,墨幽闻声就知道来者乃是他的大哥墨罗了。
正当钟文急转直下落地后,墨幽也从半空中掉落了一下来。
随之。
墨幽艰难的爬了起来,看向来人,“大哥,救我。”
片刻之间,那老者已是到了跟前。
当钟文听见墨幽喊来者为大哥后,心中也是一惊。
钟文从那来人的身法之上,就能判断此人的身手,绝不弱于墨幽了。
而且。
能让墨幽说救他的,那实力绝对不可能比墨幽差了。
对此。
钟文还真不知道,这墨门之中,还有着这么一个高手存在。
更或者。
钟文对于墨门之事,可谓是两眼一抹黑,啥都不知道。
即便钟文曾经与墨离相询过,可墨离一直避而不谈她墨门之事,这也让钟文到现在为止,对于墨门而已,一直处于不明状态当中。
墨罗一到跟前后,看了看自己的弟弟。
二话不说,抽出他手中的宝剑,就往着钟文攻来。
钟文见对方什么也不问,什么也不说,甚至连冷哼一声都未发出,就拔剑攻向自己。
钟文只得拿着墨幽的宝剑,也随之迎了上去。
“呛呛呛”
随着二人的兵器一碰撞,二人就此打将了起来。
墨幽此时也是心宽不已。
自己大哥来了。
那他的这条老命也就捡回去了。
对于自己大哥,墨幽那是十分自信的。
就他墨幽所知。
自己大哥即便打不过水妖,但也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被水妖所伤。
况且。
墨幽也从钟文的身手上感知到,钟文绝不可能打得过自己的大哥。
心宽的墨幽,立马寻了一地盘腿而坐,开始运转内气,压制着他体内的那丝内气来。
此时。
墨离她们数人。
早已是失去了她伯公的身影。
不过。
即便没了墨罗的身影,她们三人依然还是往着陇州方向奔去。
此刻。
钟文与着墨罗一交手之后。
渐渐发现对方的实力,绝对是在自己之上。
可以说。
此人的身手,都快接近于曾经杀到龙泉观的水妖了。
如此实力之人,隐于墨门。
可想而知,这墨门的心到底有多大了。
钟文的剑法招式频频递出,可每一招,每一式,均被墨罗化解。
论纵身术。
钟文到是不担心。
只要自己真打不过了,逃还是可以逃的。
况且对方的实力即便是再强,钟文也自信对方短时间之内也拿不下自己。
反观此时的墨罗。
他的心中却是即惊呀又好奇。
一个如此年轻之人,就已是达到了武道最高峰。
如给这个眼前的太一门弟子再多一些时间,到时候不要说他们墨门没有人可以匹敌了,即便是自己都有可能都不是其对手了。
墨罗自认为。
只要水妖一死,这世上就没有人可以敌得过自己了。
可随着太一门的消息传至他耳中后。
墨罗又担心了起来。
太一门中有高手,甚至还把水妖除了。
如此一个宗门。
墨罗害怕,也担心。
而此时的墨罗,真心不想与太一门交恶。
可他并不知道。
钟文早已是把墨门当作太一门和自己的对手了。
什么合作不合作,那都是屁话。
灵宝门那地下城之事,钟文根本不去多想。
什么巨子令,什么墨家剑法。
都一边去吧。
自己宗门都快成为江湖各大宗门所围杀的对像了,自己如还去想这些事情,那不是找死吗?
“呛呛呛”
二人此时越打越是激烈。
这片刻之间。
二人已是过了数百招。
不管是钟文也好,还是墨罗也罢。
鬥戰仙尊
二人均是不敢大意。
只要稍有大意,必将受伤。
钟文越是打,心中就越是担心了起来。
此刻的他,已是落入了下风了。
而且时间越久,钟文都开始担心自己会不会落败了。
前有墨幽,后有墨幽的大哥。
钟文明白自己此时要是再不逃,说不定到时候自己就将成为街下之囚了。
顿时。
有了主意的钟文,随之往着墨罗递了一剑后,借助对方的力道,返身而退。
当钟文返身而退之际。
墨罗已是瞧出了钟文的意向了,顿时持剑纵向钟文。
正当钟文转身那一刹那。
墨罗离着钟文不到一丈的距离之时,突然向着钟文挥了一剑。
钟文见墨罗追来,又是见他挥出一剑,心中大急,侧身想回击。
“扑”的一声。
钟文被墨罗强大的剑气给劈中了背部的左侧。
而这剑气一过。
冷酷復仇嫡女
钟文嘴中猛然喷出一口鲜血来。
受伤了。
这是钟文第一反应。
但钟文的身形,依然在往前奔去。
心中大急的钟文,只得放弃回击,内气横生,往着双腿灌注。
踏雪无痕施展。
搶婚總裁獨寵舊愛
片刻之间,钟文的身影已是去了二三十丈之外去了。

oh64v火熱連載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討論-第八百一十章 一碗清湯夢中見鑒賞-6jvn1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对于曼清。
有着背后说坏话的墨离,小花自然是不会喜欢的。
不过。
曼清到是一如即往一般,看到小花来了,赶紧起身,还不忘向着小花笑了笑。
可小花却是无视曼清的存在,端着陶罐来到钟文的面前,“哥,这是我给你煮的汤,你尝尝看看味道怎么样?”
小花端着的那个陶罐,那可是墨离弄出来的。
鳳武九霄
可不是小花自己给自己哥哥煮的汤。
小花说成自己煮的,也算是替墨离打掩护了。
谁让小花与墨离关系好呢,而且还受了墨离的叮嘱。
钟文见着小花如此的不喜欢曼清,而且还如此的不知礼数,自然是要教训一番的,“小花,夫子教你的礼数去哪了?”
小花见自己哥哥训自己,一脸委屈状,向着曼清欠了欠身,“哥,我错了,曼清姐姐好。”
如果换作以前的小花。
她才会不道歉呢。
但现在的小花,到也知道一些了。
虽说已经十五岁了。
可这心性依然还是有些跳脱。
但当下小花已是道了歉,曼清自然是要说话的,“九首,没事的,小花很好的。”
小花随即笑了笑后,转身离去。
可这一转头之后,脸上就表露出一副很不开心的模样来。
从她的模样上就能看出。
刚才她的道歉,完全不是出自真心的了。
“你看这丫头,让曼清你见笑了。”钟文瞧着关上门离去的小花,心里着实有些不好意思。
就小花这性子。
说白了,就是他钟文给宠的。
钟文宠自己的小妹。
也无可厚非。
说来。
这也要怪钟文前世之因了。
谁让前世之时,钟文就非常宠自己的小妹呢。
到了这个时代。
再加上他与小花一起成长起来的,自然而然的,也就使得他把小花宠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了。
其实。
钟文相信小花的心地是好的。
哪怕失了一些礼数,或者缺少一些人情世故,但这心地好,就已是能掩盖大部分的缺点了。
曼清笑了笑,也未说话。
钟文转头看了看桌上的那个陶罐,心思还有些不解。
据他所知。
自家的小妹可从不下厨的。
而这一次端来这个陶罐,可以说乃是第一次了。
说是什么汤,还说是专门为自己煮的汤,这让钟文心中倍感受用。
想到此间。
钟文心中已是心花怒放了。
凑近陶罐闻了闻,感觉味道还不错,还带有一丝的余温。
帥哥,給爺笑一個
随即。
钟文拿来平常喝水的碗,从陶罐中倒出一些来,递给曼清道:“曼清,你尝尝,这可是小花有史以来第一次给我这个哥哥煮汤了。”
“啊?小花第一次煮汤吗?那我到是要尝尝。”曼清听着钟文的话,笑了笑后接了过去。
“你是不知道,我与她从小一起长大,自打我接手厨房里的事情开始,这丫头就不再沾这灶水了,我这做哥哥的,也算是第一次正式喝到她给我的煮的汤了。”钟文端起陶罐,开心的说道。
是的。
小花着实从来就不沾灶水。
即便小的时候也是如此。
到现在为止。
小花虽说也尝试过做饭,可做出来的饭,那味道绝对不用说,难吃到了极点。
与着墨离有得一比了。
第一次要尝小花煮的汤,钟文还带有一丝与曼清有难同当的想法来。
就小花煮的汤。
钟文可以肯定不好喝,甚至很难喝。
虽说陶罐当中的汤并没有多少,最多也就两碗的量。
而且颜色稍稍显黄,有些像茶水一般的样子,看起来就像是清汤一般。
钟文心知小花煮的汤不好喝,倒出来一碗给到曼清,这也算是与自己分担一些。
身为哥哥的,说倒掉吧,自然是不会的。
怎么说,钟文认为这也算是他第一次享到自家小妹的福了。
皱着眉头,端起陶罐的钟文,随即喝了一口。
可随着那陶罐里的汤一进嘴中后,钟文发现并不如自己所想的那般难喝。
“咦,这丫头煮汤还真有一手啊,味道带点甜,到是有些像糖水的味道。”钟文喝了一口后向着曼清说道,示意曼清可以尝一尝。
曼清也不疑有它,优雅的端起碗小呡了一口,“真不错,有股淡甜味,很合我的胃口。”
曼清说的这话,听在钟文的耳中,明显是有违心之语的。
钟文可是知道。
曼清并不怎么喜欢甜食,更是喜欢淡淡的味道,或者说是原味的味道。
而曼清说合她的胃口,明显就是想捧一捧小花煮的汤。
不过钟文也不揭穿,继续抱着陶罐喝了起来。
片刻之间。
那陶罐中的汤随即下了肚。
而曼清没过一会,就已是把那碗汤给喝下了肚中。
而此时。
远在几十里外的墨离。
要是知道她准备好的汤,被小花端去给自己哥哥喝了的话,也不知道会作何感想了。
頭條婚約
墨离原本的打算,那可是要分出一碗出来的。
如果不是好祖父突然传音过来,墨离估计此时正在她的屋中分着那陶罐的汤呢。
“离儿,刚才你与我说的可当真?那九首小道长真的有三位师傅?”墨幽听了自己孙女的话后,实在有些不解。
一人拜入三个宗门,这在当下的江湖之上,可以说是独一无二的了。
即便有人拜了两个宗门。
要么就是叛离,要么就是脱离。
绝无可能还能相安无事一般的与着自己三位师傅共处一屋檐之下,还能如此亲密。
絕色一品妃 若有所濕
墨离向着自己的祖父点了点头,“祖父,九首的大师傅李道长,只是一位圆满境的境界,而九首的二师傅还有他师叔,我不知道他们的境界是什么,但从他们二人的气势上能看出,均是武道之境的绝顶高手,至于九首的三师傅,乃是当今天下第一医术高手鬼手,此人年节时到来。”
“看来,这事得向你伯公(伯祖父)好好说一说了,离儿,走,跟我去见你伯公去,你伯公已是到了梁州(汉中),你现在跟我去见你伯公去。”墨幽听着自己孙女从太一门所打探到的消息后,越发的有些不明。
随即向着墨离说着要求她一起去见他那位大哥墨罗去。
“祖父,我能不能晚点时间去啊?况且我觉得九首人挺好的,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坐下来好好谈一谈呢?”墨离见自己祖父让她去见伯公,顿觉今天自己要办的事情还没办,想着先把自己的事办了再去见她的那位伯公。
墨幽一听自己孙女之言,冷了冷眼道:“你此时在太一门已是不安全了,鬼手是何人你又不是不知道,此人乃是常年混迹于江湖之人,而且此人手眼通天,江湖中人谁不给其面子?如鬼手真乃是那九首小道士的师傅,宗门之事可就多了一些麻烦了。”
“祖父,那我能不能明天再去见伯公啊?”墨离依然不想此时离开太一门。
更何况。
墨离今晚要做一件对于她来说的一件大事。
而要是今晚错过了,以后就再无机会了。
“不可,你即刻随我去见你伯公去,走。”墨幽怕生出事端来,只得押着自己的孙女往着梁州方向赶去。
利州离着梁州其实并不远。
两州之间只不过相距两百多里罢了。
墨幽押着自己的孙女墨离,只用一半个时辰,就已是抵达了梁州了。
墨离被她的祖父押着去到梁州,连龙泉观都没有回。
她那个大包袱也直接丢在了龙泉观中。
而此时的龙泉观。
却是上演着一出好戏。
时间已是到了亥时。
钟文的屋中。
喝下了墨离所弄出来的那碗清汤后的钟文与曼清二人。
两人此时却是早已面红耳赤。
此刻的二人。
谁也没有想到。
他们二人所喝的那碗清汤有问题。
或许是因为两人均成年,二人心中又心生情愫。
二人对于自己面红耳赤或者汹涌澎湃的欲望,反到是觉得没有任何的问题一般。
甚至。
钟文都从未想过。
非婚彼婚
自己的小妹所煮的那碗清汤中,会下被下了药。
低調術士
是的。
那碗清汤之中,就是下了药。
而且还是墨门独有的一门春药。
原本。
三嫁冷情君王
墨离昨日发现钟文与曼清二人在屋中私会,心中激愤,这才生出了一个主意。
墨离所煮的那碗清汤。
本来是想给钟文和她自己喝的。
这样也好使得自己与钟文有了肌肤之亲后,也就可以破坏钟文与曼清二人共游天下江湖之事。
而且。
这样一来。
她也就不用天天看着她不喜欢的狐狸曼清她们了。
或许。
墨离心生此计之时并没有考虑太多,纯粹就是占有欲起的私心作用。
而此时钟文与曼清二人就这么坐着,相互看着对方,谁也没说话。
但此刻的二人血液,却是在体内奔涌着,都快使得二人快有些抵挡不住了。
渐渐的。
二人开始有些迷离。
即便到了此时。
二人也没有发觉有问题,就好像这是因为二人出于爱慕对方而产生的这种迷离一般。
随着药效一起。
屋中片片白光。
随后二人缠绵床褥,颠鸾倒凤。
画面着实有些不堪入目。
随着二人所闹出来的声响传出后,李道陵他们一系的人纷纷从屋中走了出来,站在屋外,听着钟文屋内的动静。
“这……”李道陵听着钟文屋中的动静,已是察觉到其中的问题,顿时就哑了言了。
“李道长,小文也是个血气方刚的男子,这事情有可原,莫要怪他了。”一旁的理竺笑了笑,小声的宽慰起李道陵来。
说来。
李道陵到也没有怪钟文在观中行这般事情。
只不过有些不明所以罢了。
说来。
李道陵还希望自己这个弟子早些成亲,这样他也能帮着钟文带带孩子什么的。
可这没有明媒正娶就行了此等之事。
这也难怪李道陵会哑了言。
仙妻攻略 油爆香菇
可他们并不知道。
这事发生的太快,就连钟文都没有察觉出问题来,就别说不明情况的他们了。

xt6up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第八百零八章 墨離不爽心生計閲讀-h9s0p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屋内的交谈继续着。
而屋外的墨离也在继续着偷听。
“哼,难怪九首要轰我离开龙泉观,这是早就打算跟这狐狸精双宿双飞了,我就不如你们的愿。”屋外的墨离,听着二人在屋内相约好了一般,一同离开龙泉观,一同游历天下。
这让屋外的墨离心生不满。
对于墨离来说。
钟文是他认识墨门之外的第一人。
自然而然的,墨离的心中就把钟文视为自己的物品一样。
常年在白山黑水之间生活,没有人教过她墨离这些东西,更是没有人与她谈过什么人情世故之类的话。
说来。
如果墨离的母亲不是因为难产之时过世了,说不定墨离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对于墨离来说。
落跑郡主:美男來勢洶洶 太2真人
朋友二字来得很难很难。
而自打上次钟文到墨门之时第一次碰面,墨离一见面就想要开打之势,就能看出墨离的性子如何了。
而随之知道了钟文的身手比她还高一个大等级之后。
墨离也就散去了要与钟文打一场的想法来了。
更何况后来又跟随着钟文从墨门离开。
一路走下来。
墨离渐渐也发觉钟文这个朋友值得交。
可随着一些话入了她的耳朵之后,这情窦初开的她,看钟文的眼神都开始有了一些的变化。
直到龙泉观,与曼清龙玉二人遇上之后。
这种情愫越发的不可收拾了。
反观今日。
钟文说自己要暂时离开龙泉观,想让墨离回她的墨门去。
墨离本来还有些不高兴。
可今晚此时。
墨离见到自己心目中的男人与她眼中的狐狸精相会之后,这不快之心,顿时就越发的激了起来了。
而此时。
屋内。
钟文与曼清二人这话聊着聊着,就突然静止了起来。
都静静的看着对方。
二人心思各不一样。
曼清此刻正幻想着与钟文游历江湖的场景,如神仙眷侣一般畅快无比。
世间凡人侧目欣赏,时不时带着一些口吻羡慕一番。
而此刻的钟文。
静静的看着曼清,心里却一直在想着自己曾经所遇之事来。
曼清。
与着钟文他自己曾经所遇到的两个女子有着同一副面孔。
女皇之歌 七海風
一个叫青青。
青青还是钟文抵达长安之后不久所遇上的一个女子。
与着曼清可谓有着如同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面孔,这也让钟文在第一次见到曼清之时,还以为曼清就是那位青青复活了。
要不然。
当时在龙泉观的后面空地上的比斗,也不至于失了神,被曼清一剑给刺伤了。
另一个叫果果。
这是几个月前,在长安所遇到的一个女子。
果果乃是青青的妹妹,与着青青长着一模一样的脸蛋。
姐姐妩媚,妹妹可爱之中带着一丝的凶悍。
曾经。
青青死于钟文的剑下。
而果果却是被钟文放了。
至于现在在何处,钟文不知。
但却是知道,青青与果果两位女子,均是前太子子嗣李复的人。
而眼前的这位曼清。
与着这两位女子的面孔如出一辙,这让钟文一直觉得这三人乃是一母同胞的姐妹。
甚至。
钟文还怀疑这三人乃是三包胎。
至于是与不是,钟文没有答案。
毕竟。
曼清不承认自己有姐姐或者妹妹的。
而龙玉也出言证明曼清一直生活在慈航殿,二人又是一起从小长大的,对于这点,龙玉冒似是有说话的权力的。
可钟文依然怀疑。
怀疑归怀疑。
可在没有答案证据之前,钟文也着实不好把曼清与那青青果果二位女子扯上关系。
除非二女在同一时刻相见之时,说不定会跳出一些问题出来。
屋内没了声音。
屋外的墨离却是有些急切了。
“怎么没声了?难道他们睡在一块了?不行,我不准备他们睡在一块,秀姨喜欢的是我,可不喜欢这个狐狸精。”墨离好半天没有听到屋内的动静,心中焦急。
前段时间。
钟文的阿娘秀在龙泉观待了一段时间。
而在这一段时间之内。
墨离可没少在秀的跟前晃来晃去。
每天一大早都会跑到秀的跟前问个安请个早的。
更是时不时还会带着小武在龙泉观里这里蹦一下,那里跳一下。
这也使得秀很是中意墨离这个小娘子。
極品偷心賊 徐亮雨
而且。
秀与墨离私底下说了。
要是自己的儿子能娶她墨离为妻的话,那是最好不过的了。
说来。
墨离即便是不懂什么是男情女爱。
可从墨门离开之后的几个月里。
外人,或者旁人等等的话,总是会让她开了窍。
而且。
醜妻來種田:山裏漢,別太寵!
钟文的表姐徐大英,也会时不是地的点一点她墨离。
墨离自然而然的,对于男情女爱之事,也越发的懂了起来。
到如今。
都开始想着要成为钟文的妻子了。
要不然。
墨离此时也不会在心中生出要阻止钟文与曼清二人睡在一起的想法来呢。
正当墨离正欲推门入屋之时,钟文终于是开口说话了,“曼清,你看这天色有些晚了,你还是早些回去休息吧。”
“好。”曼清听后有些心慌道。
曼清很喜欢这种淡淡的,且不说话的场面。
可钟文说了话,她曼清也不好多留。
况且。
曼清也不是那种不要脸面之人。
如果换作墨离,或许会说上一句,我还要坐一会再回去休息。
屋外的墨离闻声后,赶紧轻轻的逃离了去。
待钟文打开屋门之时,墨离的影子早已是消失不见了,“不会是师傅刚才路过吧?”
钟文听到一丝的动静,到也没放在心上。
片刻之后。
曼清离去。
钟文瞧着曼清离去之后,又转向自己师傅的屋中去了。
“九首,你这么晚过来有何事吗?”李道陵知道,刚才自己这个弟子冒似在屋内与那曼清说着话,到也没有直接戳破。
钟文站在屋内,心思转动之下,“师傅,我决定过几天去寻一寻太乙门的下落去。”
“嗯,这事师傅和他们也着实帮不上什么忙,这要怪师傅身手不如你,让你奔波师门之事,那你这一路之上可得多注意。”李道陵闻声后,心中多了一丝的无奈之感。
着实。
师傅不如弟子。
放在的宗门,或许说不定弟子都跑光了,哪里会像太一门一样,弟子有孝心,还帮着他这个师傅把这个宗门给撑起来。
钟文与着自己师傅说话之时。
墨离却在自己的屋中走了走去。
“哼,狐狸精,半夜不睡觉还想勾引人,要是我打得过你,我肯定打得你也跟我一样在地上滚几圈不可,还有那龙玉的小狐狸精,总是缠着九首,总有一天,我定要把你们打得哇哇大叫不可。”墨离不敢出声,只得在心中暗暗念叨着。
“还要跟九首共游天下,想得好美哦,我也得跟着,我到要看看你们怎么游。”
墨离越想越气。
越想越是不对味。
自己的东西,突然之间被别人给占了去了。
估计是谁心里都不爽。
占有欲太强。
这是墨离此时的心境。
其实。
任何人都有这么一个过程。
特别是对于一些初入恋爱情场之人,这种心思是必然会出现的。
就好比某对男女相爱了。
突然之间,一方以冷静的理由说分手的情况之下,然后身边多了一个追求者后。
那另一方见到了的话,这心情自然是不会好到哪里去的。
每日里都会乱想着对方是不是背叛了自己,或者一丝的动静,都能引发出占有欲的心思来。
姻謀天下
而此刻的墨离就是如此。
在屋中走来走去的墨离,心情可谓是差到了极点了。
一直到了半夜。
墨离突然停住脚步,恨恨的表情之上,突然多了一丝的笑意。
如果熟悉墨离表情的人在场的话。
必然是知道墨离这是有了什么想法了。
如果墨离还在墨门。
估计墨门之中,会有不少人会遭殃。
这乃是墨离曾经在墨门之时,只要一露出这副表情来之时,整个墨门的人就要开始担心了。
甚至连他的祖父,曾经都遭了她墨离的毒手。
可想而知。
全球美食之旅
墨离此刻乃是心生一计,想要以此计破坏钟文与她心中的那狐狸精的同游天下的行程。
有了计议的墨离,随之打开了她从墨门背出来的那个大包袱。
而此时的钟文。
也已是结束了他与自己师傅的聊天,回到了自己屋中休息去了。
一夜过去。
清晨早课的声音,让龙泉观多了一丝的热闹。
而此时墨离的屋中,一片安静。
呼呼声依然如往常一般。
火浴江山
異世狼神
忙了一夜的墨离,即便龙泉观众道人做早课的声音再大,估计也不会把她给吵醒的。
早饭前。
钟文担着一些食物去了山林方向。
钟文离开龙泉观之事,昨夜已是与自己的师傅道明了。
良田千頃養包子
而他自己此次自然是要去与他的二师傅和师叔言明的,要不然,自己突然离开,不与师长言明一下,这可真有些不尊师长之意了。
而当小花听闻自己哥哥又要出去之后,眼神之中带着一丝的不舍。
“好了,小花,你如今可不是到处跑的时候,待你达到了先天之上的境界,这天下就由得你去游玩了。”钟文摸了摸自家小妹的脑袋,似在安慰一般。
这算是钟文独有对自家小妹的疼爱方式了。
“九首,你此次离开龙泉观,记住要多关注一下天地二荒的情况,如有任何事情,记得回来说一声。”理竺知道,自己这个弟子有着不少事要去做,他可拦不住。
“二师傅,我记住了,不过我不在龙泉观的这段时间里,还请麻烦二师傅和师叔照看一下龙泉观,弟子在此多谢了。”钟文向着理竺二人行了礼道。
钟文知道。
自己一旦离开了龙泉观,龙泉观的防卫就松了。
况且。
有了上次地煞的死去,龙泉观附近又出现了一名高手。
億萬婚約:顧少,晚上見
钟文又怎么可能会松懈呢。
即便此次钟文要离开龙泉观,钟文也希望自己的二师傅他们能到龙泉观去。

5cuza超棒的玄幻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愛下-第七百九十五章 墨幽傳信墨離苦相伴-i3v36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一夜的奔袭。
墨幽已是到了离着龙泉观十里之外的山林之中。
而龙泉观。
依然如常一般。
一大清早,该起来习武的习武,该做早课的做早课,该吵架的吵架。
谁也不影响谁,谁也不在意吵架的声音是大还是小。
要是哪一天听不到墨离与龙玉的吵架声,说不定还有些不习惯了。
龙泉村的村民们。
放在平日里,或许会早起。
但在这样的天气里,一般都不会起得很早。
毕竟积雪太厚,天气又冷,谁也不会在这样的天气里起来干嘛。
所以。
此时的龙泉村,依然处在宁静当中。
墨幽隐于离着龙泉观东北部十里之外的一座山中洞穴之内。
吃着他从长安顺出来的饼子。
对于接下来他要所行之事,心中也没个计划,只能碰运气了。
一天如此。
两天如此。
奪心千金
三天如此。
而离着年节也越发的近了。
“陈丰,再过五天就是年节了,你带些人,去利州多买些东西回来,好让观里的人过个好年节。”某日,李道陵向着了陈丰交待着。
陈丰得了李道陵的话,看了看天回道:“师傅,我看这段时间想来是不会再下雪了,一会我带着些人去一趟利州城。对了师傅,上次我给你打的酒还有吗?要是没了的话,我再给你打一些来。”
“哈哈,看来还是你懂我啊,我这酒都已经断了好几天了。”李道陵哈哈笑了笑。
陈丰随即也是哈哈一笑。
没过多久。
都市至尊奶爸
陈丰带着两个道人,还有三个弟子,牵着两头毛驴离开了龙泉观。
待他们这一行几人已是过了龙泉村之时。
墨离突然从龙泉观中奔了出来,看了看早已是没了人影的陈丰他们,墨离瞧着远处,“去利州城也不叫我,哼!”
墨离见陈丰他们没了人影,又是跑回了观中。
“九首,九首,快给我点钱,我要去利州城。”回到观中的墨离,再一次的向着钟文要钱。
每一次。
只要墨离要去利州城之时,必然会向钟文要钱的。
钟文可不敢不给她。
就墨离这缠人的性子,你要是不给她,你今天一天都不一定好过。
还说不定跑到利州城给你大闹一番。
钟文只得回了屋,给了墨离一个金饼子,“每次给你的钱,你就不能留点?非得用完才满意啊?我都快成了你家长辈了。”
“嘿嘿,下次我还你就是了。”墨离接过金饼子,根本没所谓似的。
拿到了钱的墨离,也不管钟文怎么看她,直接快跑离去。
这也使得本还想讥讽她的龙玉,顿时没了目标,只得一脸不爽的看着奔跑而去的墨离。
得了钱的墨离。
从龙泉观一出来门,一个纵身,就往着小路的方向追去。
新歡上市,前夫滾遠點 斐濟coco
随着墨离离开龙泉观两里之时。
突然。
山林之中窜出一个人影出来,截住了墨离离去的身影。
这大清早的,从山林之中突然窜出一个人影,把墨离给惊得连连施展纵身术后退。
人影并非别人,而是守了好几天的墨幽。
待墨幽停住身形后,小声的向着纵身后退的墨离急道:“离儿,是我,跟我来!”
待墨离听见黑影之声后,回头看了看那人,这才发现此人乃是自己的祖父。
随即二话不说。
纵身追向已是离去的墨幽。
小道之上发现的事情,龙泉观的钟文不知道。
哪怕小道远处的陈丰他们,也不知道。
最強武神
估计谁也没有想到。
墨离到龙泉观,会引来她的祖父吧。
哪怕前段时间地煞的死亡,也没有引起钟文更多的追查。
毕竟。
之后的钟文,可是查看过附近几十里之内的山林,一点痕迹都没有,这也使得钟文渐渐的放下了防备之心。
更何况。
那人还杀了地荒的地煞。
心跳戀愛社
可想而知,那人必然与着地荒是有仇的。
这更是让钟文对那人有着好感。
不久之后。
十里之外的一个小山洞内。
祖孙二人相坐而望,“祖父,你怎么来了?你不会是要把我带回去吧?我可不想回去。”
墨离擅自离开墨门,此事本就不符墨门规矩。
而且。
墨离在不通告一声,就跟着一个陌生的男人离开墨门。
这要是放在普通人家,从家中除名都有可能。
但好在墨离乃是江湖中人,更是墨门之人。
墨门可不讲这些,他们基本是不太会尊儒家学说,他们尊的乃是墨家学说。
而且。
墨家三门。
所有人即便曾经有名有姓的。
只要加入这墨家三门,都得姓墨。
可想而知,这墨家三门是有多么想光复他墨家的伟大了。
墨幽看着眼前的这个孙女,知道墨离这是在墨门待久了,有些厌倦了。
偷偷跟着一个陌生的男子从墨门离开后,喜欢上了这外面的世界,所以才有了这般抵触回墨门的话。
“祖父知道你不喜欢待在墨门,而今你已见识了外面的世界,而外面的世界何其大,祖父也不会阻止你去见一见世面,但武艺之事,你可不能给我落下了。”墨幽笑了笑回道。
“嘻嘻,我就知道祖父最疼我了。祖父,你怎么不到龙泉观来寻我呢,为何要在这半路上截住我呢?龙泉观的人很好的,李道长也很好的,所有人都很好的。”墨离见自己的祖父并不会带自己回去,高兴的像个孩子似的。
墨幽看着满脸笑容,且还知道夸别人的孙女,心中也是凄凄的。
自己孙女是什么样的人,他这个祖父哪会不知道。
在墨门。
他可没瞧见过自己的孙女还会夸人。
而这一趟离开墨门之行,到是让他自己这个孙女也知道了一些人情世故来了,墨幽倍感欣慰,“祖父不能去,也不敢去。”
“啊?为什么啊?”墨离突闻自己祖父之言,甚是不解。
“好了,离儿,祖父有事要问你,你要据实回答。”墨幽不想再担误时间,正了正色说道。
“祖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是父亲出事了吗?还是伯父出事了?”墨离此时一副紧张的模样。
“你父亲很好,你伯父也挺好。好了,这些事先不说,时间不多,祖父是想问你,你在龙泉观待了这么些日子,可有发现龙泉观中是否有高手存在?”墨幽赶紧打断墨离的话。
墨离乍一听自己祖父问话,心中还有些不解,“高手?什么样的高手?我没见到什么高手啊,不过,慈航殿到是有两个狐狸精在。”
公主難嫁 LJQ蟲蟲
“慈航殿?圣女?”墨幽听后不解。
所他所知。
这慈航殿的人一般可不怎么入江湖的。
而且。
到现在为止。
墨门也没有查到慈航殿在哪里,甚至他们曾经还派人跟踪过慈航殿的圣女,最终依然无果。
“对啊,两个长得很难看的狐狸精。”墨离一听圣女之词,甚是不满。
洪荒之無良上人
“那除了慈航殿的人呢?可有别的高手或者别的人?”墨幽继续问道。
至于自己孙女说长得难看的狐狸精,墨幽也知道这是自己孙女吃味了的意思了。
“别的高手?哦,对了,以前我见过两个人,一个是小花的师傅,一个嘛,好像九首称呼那人二师傅,看起来挺吓人的,眼神盯着我的时候,我都浑身打颤。”墨离回想一下在龙泉观所见到的人,估计也只有那两位才仅见过一面了。
墨幽听后,顿时就明白了自己孙女所讲的是什么人了。
自己孙女都已是先天之上的境界了。
能让自己孙女被人一盯之下就浑身打颤,这已然是武道之境的高手了。
而且还是两个。
“小花?九首的二师傅?你细细道来。”墨幽想着自己孙女见的那两个武道之境的高手,心中更是笃定了自己原来的猜测了。
而墨离对于自己祖父所问之事,越发的有些不解。
“那两个人,一个是九首的二师傅,一个是九首小妹的师傅,至于为什么,我不知道,而且我也没跟他们说过话,不过,他们好像就住在龙泉观附近。”墨离回道。
到了此间。
墨幽心中已是肯定了太一门中有着不少的高手。
而且,自己孙女说的两人,估计也只是其中之一。
“这样,离儿,你不易离开太多,你在太一门切记要小心,记得关注一下太一门之中的陌生人,每一个月你寻个机会到此地来见我。”墨幽看着时间已是有些久了,怕被人发现,赶紧向着自己孙女交待。
墨离听到此间,更是有些不解了,“祖父,为什么要这么做啊?难道太一门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莫要问这么多,你只需要依着我的话去做就好了,切记要小心。好了,你也该离开了,否则让人发现了可不好办。”墨幽随即起了身。
武裝風
片刻之后。
墨离无奈的离开。
随后追着陈丰他们的的脚步,往着利州城赶去。
而此时的墨幽,眉头紧锁。
对于自己的猜测,以及那山腰之上的那几座坟墓的见证,他更是肯定太一门的不凡来。
“看来我得小心了,此处不是我所待之地,只能离开了。”得了自己孙女所说的消息,墨幽不敢在龙泉观附近待着了。
据自己孙女所讲,龙泉观附近还有两个武道之境高手,真要是被发现了,自己能不能跑,他都没有底气。
水妖都死在了这里,自己又怎可逃得掉呢?
有了数的墨幽,二话不说,就纵身离去。
楚漢 平凡的小夥子
龙泉观附近,他是待不了了。
哪怕离着十里之遥,他也不敢在这里待了。
而此时的墨离,在追上了陈丰他们之后,像是改了以往叽叽喳喳的性子状,沉默的如一只羔羊一般。
此时的墨离一边想着自己祖父之言,一边想着龙泉观的事情。
这也使得陈丰他们几人,对墨离此时的状态奇怪不已。

i4r04妙趣橫生小說 唐朝第一道士 線上看-第七百九十四章 飯廳話事言大陸展示-dssdl

唐朝第一道士
小說推薦唐朝第一道士
许敬宗是何许人也。
钟文说来并不管。
在这个时代,忠也好,奸也罢又能如何呢?
就好比钟文他自己的师叔伯溪。
他可对于唐国并没有什么好感。
据他所言。
他伯溪虽说是汉人,可人家自己却是他并不属于唐国人。
而且。
不要说伯溪说自己不是唐国人,就连钟文的师弟陈丰,也都说自己并不是唐国人。
这到底说是忠还是不忠呢?
当然。
用这样的方式去衡量江湖中人,也着实不合适。
或许在整个江湖中人,有不少人会认为他们不是唐国人,甚至还有西域人,或者其也诸国的人。
在他们的眼中。
他们只认本族,本家。
却是把国家这个概念早就抛弃了。
而陈丰乃是陈朝后人,然道你非得让人家陈丰说自己是唐国人吗?显然是不合适的。
正当钟文站在外头望着天空之时,李道陵从屋内走了出来,“九首啊,这事你得上点心,毕竟这里是利州,百姓为大,切莫因为自己的一些想法,导致百姓受苦。”
“师傅,我知道怎么做的。”钟文当然明白李道陵的意思。
就刚才师徒二人在屋里所聊的,不就是关于郑之来龙泉观之事嘛。
而钟文也向自己的师傅说了关于长安要调派一个刺史来利州之事。
李道陵身为道人。
当下又有着这么一个能处置所有事情的弟子,自然而然的,这心性就开始往着百姓身上去想了。
不管是龙泉村也好。
还是其他的百姓也罢。
李道陵不希望百姓因为利州新来了一个刺史,就导致民不聊生的。
至于会与不会。
谁也不知道。
所以。
李道陵希望钟文这个已是离任的刺史,时不时的关注一下利州的情况。
下午时分。
钟文去了自己二师傅那里,顺便送了些饭食过去。
“哥,你看我这一招怎么样?是不是威力很大?”饭前,小花向着自己哥哥武了武新学的剑法,想让自己的哥哥指点指点。
致命遊戲:與冷少的盛世愛 東迷笛
钟文笑了笑,摸了摸小花的脑袋,“天气冷了,你可得多注意,你刚才所武的剑法已经很不错了,但切莫因为学会了,就觉得很厉害,我天地宗的敌人可是很强大的,所以要好生用心学,师叔的武艺,够你学一辈子的了。”
“我知道,哥。”小花依着自己哥哥,感受着小时候的温情。
越发的长大,就越发的有些想念小的时候。
而在这山中。
小花能面对的,也只有两个早已是过了百岁的老者。
论谈话聊天,估计他们真没有什么可聊的。
而伯溪对小花又是严厉不已,这更是让小花每日都希望自己的哥哥早点过来,哪怕陪着她坐上一会,都是满足的。
平日里。
要不就是钟文送饭,要么就是陈丰送饭。
理竺二人到现在为止,一直也没有开火做饭。
粮食什么的,其实早就有了。
只不过二人最近一直在恢复。
二人虽恢复的已是差不多了,但依然还是处在恢复当中。
对于他们二人当下的状态,钟文断然是不可能去说什么的。
天地宗的危机一天不除,他们二人就不可能慢下来。
反到是钟文。
最近一直也没有去习过武,更是没有练过内气。
至于识神的恢复,虽一直在努力,可一直也没有见到效果。
这算是钟文最大的遗憾了。
问谁谁也不知道。
哪怕钟文把那篇无名道文传给自己的二师傅和师叔二人,他们到现在为止,也没有学会。
李道陵与陈丰二人。
那更是如此了。
“九首,九首,你怎么才回来啊?我给你留了饭了,你赶紧吃吧。”待回到龙泉观的钟文,被墨离拉着去了饭厅。
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了好几次了。
只要钟文去送饭之后,墨离必然会给钟文弄好一大盆的饭食。
甚至,还把她自己的那份给留了下来,就是要等着钟文一起吃饭。
如不知道二人情况的人乍一看,还以为两头猪在吃饭呢。
好在他们二人的情况,在观里根本没有人在意。
饭量大,胃口好。
吃什么都能吃得下,更别说于丽做的饭食,味道还是很不错的。
虽比不得惠字一系酒楼中的饭菜,但也差不了多少的。
一边吃着饭的墨离,一边看着对面的钟文,“九首,你以前跟我说过,这天底之下,除了这些主食之外,还有其他的主食,那你能说说到哪里能弄到这些主食吗?哦,还有上次你跟我说的那些什么吃食,我听都未听过,九首,你说说哪里能弄到吗?”
情仇愛海:暴戾總裁別太狠 樓蘭如沫
墨离好吃,也爱吃。
除了吃正餐之外,还好吃零食。
但在龙泉观当中,零食少有,所以她也只能去利州城买上一些来。
青年韋帥望之不減狂傲 晴川
至于钱,当然是向钟文要的了。
“挺远的,想要到达那个地方,很难但也不难,就是很费时间。”钟文一边吃着饭,一边回应道。
就墨离所说的这些话,当然是墨离每天晚上非得要到钟文的屋聊天时,钟文无意透露的。
说来。
这事钟文一直记在心中。
可一直也没有机会前去。
其实。
钟文心中早就有了计划了。
只要天地宗的事情解决了,以及太一门的事情解决了。
到时候自己一定要前往大洋的另端去看看。
好收集一些种子回来,到时候也可以让唐国有着更多的食物选择。

而且。
钟文这些年以来,一直都想念辣椒的味道,可一直不得圆此愿望。
“有多远啊?”墨离望着钟文问道。
“你们墨门不是在白山黑水吗?就你们墨门再往东北方向上万里,那里有一道海峡,如越过此海峡,就可以抵达一个新的陆地,只要抵达了那片陆地,再往南上万里,那里就有我所说的东西了。”钟文想了想说道。
“啊?在我们墨门东北方向吗?我怎么不知道?”墨离一听钟文说言,还有些惊呀。
墨离惊呀于是从她们墨门方向。
至于什么海峡之后的大陆,反到是没有多大的想法。
可就在此时。
饭厅门口处却是传来了一声,“九首,你怎么知道那边还有大陆?难道你去过吗?”
此声音,也不是别人,正是曼清。
曼清缓缓走进饭厅,随意寻了一张凳子坐下,静待钟文的解释。
钟文对于曼清的到来,也不奇怪。
就这个时候。
曼清必然会出现的。
钟文停下吃饭的动作,看了看曼清,又看了看跟随而来的龙玉,随之又看了看并没有想要吵架冲动的墨离,“我没去过,我只是听人说过罢了,而且,山海经中所书,与着我听人所言之地有些像,所以我才如此说的。”
“九首,你给我画张图呗,到时候我有空了一定要去看看,反正离着我们墨门也不远。”墨离一脸向往之色的说道。
她嘴中的不远。
也着实不远。
就墨门离着龙泉观,也都有五千里了。
而钟文所言的万里之遥,在身为先天之境三层的她来说,也确实很近,最多也就两天的时间就能赶到了。
“即便我画了图给你,你去了那里之后,也不一定认识我所说的那几种食物。”钟文笑道。
钟文要的东西,说来钟文也不知道那里有没有。
即使有,估计地是原始种。
原始种需要经过不知道多少年的培育才能成为真正的粮食等物。
而且。
原始种与着钟文记忆之中的样貌,肯定是千差万别的。
自己都不一定能寻得到,又何况墨离呢?
“九首,那里真有一片大陆吗?那里可有人?”曼清也不待墨离回话,到是急于想知道钟文所说的那片大陆来。
钟文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或许有人吧,或许没人吧,只有去了才知道那里具体的情况。”
钟文此时又哪里知道呢?
对于那片大陆的情况,钟文真的一点意识都没有。
钟文只知道那片大陆后来是被西方人占领了,至于那里的土著,到底是何时过去的,又是否形成了文明,钟文真不清楚。
能清楚的,也只知道那里有土著。
曼清听后,若有所思一般。
钟文对于曼清如此想知道那片大陆之事,心中也有所疑,“曼清,你难道想去那片大陆?还是?”
“没什么,只是有些好奇。”曼清小声的回应道。
但此时的龙玉,脸上却是带着一丝的希望之色。
钟文瞧着二女的神情,不知道她们这是干嘛了。
为何对那片大陆如此期望。
而此时。
墨离却是有些不高兴的样子,冷哼了一声后又是向着钟文问道:“九首,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个辣椒是不是很好吃?上次听你说辣椒的时候,好像很美味似的,辣椒具体长什么样啊?”
“你啊,还是别问这么多了,再问,这饭食可就要冷了。”钟文也不再多说什么,随即又是吃起饭食来。
墨离见钟文不再说话,也只能闷头吃饭了。
但墨离的心中,却是在今日埋下了一棵种子,发誓一定要去钟文所说的那片大陆看看。
好寻找到钟文上次所说的那几种食物来。
正当此时。
长安方向。
重回八零:你好,首長大人! 進前
从墨门离开的墨幽,已是抵达了长安。
随着墨幽一瞧见长安之后,随即入了长安城内。
不久之后。
墨幽不知道从哪里弄到了一些饼子,用着一个小包袱背着。
片刻后。
墨幽又是从长安城纵身离开,往着终南山方向奔去。
自打前几日墨家三门齐聚之后。
墨家三门就各有行动了。
而墨门所散在江湖之上的墨门弟子,也随之回到了墨门。
墨幽此行之事。
乃是受了当时墨家三门商议好的,前来太一门秘密见一见他墨幽的孙女,好让墨离探一探太一门的底细。
恐怖電臺
至于成与不成。
墨幽心中也是没有数。
但当下也只有墨离最是有机会接触到太一门的秘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