淡水鱸魚

z7cyc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劍頌 線上看-第七百七十四章 惠施鑒賞-im4y2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如果让现在的程知远,再去对付一次仙人寓言。
那么结果,将在一瞬间就分出胜负来。
即使寓言用卞和献玉逃脱一次,但下一瞬间,也是他的死期。
牵令近的本领足够强大了,如果不是没有仙法在身,他其实不会死的这么快。
但是现在,他的头颅被切开,从精神到肉身都被斩灭,象征着说剑的宝剑也被击断,可剑毁人亡不是终点,更令人震动的是,他的圣人之路也被斩开了!
而迂令诞七窍喷血,却还没有当场暴毙,只是他看着程知远的眼神中,也已经只剩下了满目恐惧。
鳳傾九天
至于辩形名,儿说这个人从来不是一个愿意妥协的人,所以他看着程知远的目光毫无畏惧,即使他的精神在刚刚几乎被撕裂,手中的真剑也被截断……
“满意了?道尊恐怕也满意了。”
程知远看向远方,钧天当然不会给予回应,事实上,此时的钧天道尊,在中央天内,沉默异常。
程知远进入第六重变化之后,很多情况,已经不在他的认知范围之内了。
就譬如这一次,程知远自称,在那三人的“道”上,留下了三寸的伤痕。
宿世輪回:古屍美人劫 孤夜の魅影
然而迂令诞惊恐,辩形名警惕,可以看的清楚的,就只有死去的牵令近的道路。
“圣人无名……三寸的剑伤…..这条路已经被截断了….”
迂令诞看着程知远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完全超出认知的存在:“你…你把我的神人之路也击断了….我…我感觉不到前路的力量了….”
神人无功,然而现在,神人不仅无功,连未来都已经断了。
“说的不错,他之前怎么自称的?他说他对于剑的理解在你之上,此言倒是不假,但是你的道比他要远一点,所以你现在还站在这里,他却死了。”
“而更不假的是,我的剑,不论是剑,还是道,都远在他之上。”
程知远不再关注他们,而是把感知移动到天司命的身上。
天司命面色沉重。
他知道,他对形势误判了,此次此刻,哪怕是傻子也能看出来了,程知远的变化超出了控制,天司命不认为自己比寓言更强,但是他也曾经判断过,程知远杀寓言,并不是正面压制,而是取了道之巧。
寓言输在了道上,而不是输在了本领上。
但是现在,貌似不论是本领,还是道,自己这些人,都已经毫无胜算了!
我追了十年的女神終於嫁給我了
程知远仰头,声音传入九重天,对天司命,淡淡道:“你已自知不敌….”
網遊之一槍爆頭 夜色訪者
“仙人马捶,我本来还想领教你的本事,哪知道你亮了身份,却一招不出,是因为他们三个被我斩了道,留了剑伤,所以你害怕么?”
“害怕你的道也会来到我的面前,然后被我所伤?”
天司命不置可否,此时身边万仙林立,那些剑从白茫茫的雾气之中涌出,天司命却也狐疑,这万数死仙的剑,似乎已经没有办法把程知远打下去了。
死仙的本领终究是固定的,在人间看来,他们宛如真仙般强大,但事实上,与真正的真仙,天帝相比,他们终究是差了很多,钧天道尊也说过,这些死仙,不过是飞仙而已,远不及真仙强大。
“现在你已经不是我能对付的了,必须要壶子…不,壶子正面对上你,或许也无胜算了,如果要以虚藏之相来比较,或许还能压制,故而,此时必须要齐物论等人出手…..”
程知远:“齐物论…等人?”
天司命道:“明知故问,天上有几个与齐物论相等的仙人,你难道在之前与他论道时,还不知道吗!”
“齐物论,齐天地与生死,世间传人其实都是一人,故而历代传人回归,齐物论便越来越强大,齐生死,齐大道,天地一指,万物一马!”
天司命说完,此时边上,辩形名的身后,便出现了一个幻影。
那幻影开口,说了有一句话。
程知远的身后,瞬间浮现出离坚白的倒影来,而七重天也骤然洞开,并不是打落,而是置换,亦或是颠倒名与名!
“现在,它是一重天了。”
“一重天,不知里外之别。”
那幻影的声音落下之后,七重天就变成了一重天!
距离人间,只有半步之遥!
程知远看向那个幻影,确实如此,壶子是应帝王,齐物论到底是谁不清楚,而除去他们两位之外,卞和、天司命,都要差了他们一筹,而此时出现的这个幻影,是和他们平齐的存在!
恐怖高校 蝶澈妖
不,或许比起齐物论来说,更为诡谲一些!
“仙人…..惠施!”
那个幻影,正是惠子!
五十二篇章之中,有诸篇失落,有些再传而不为人知,有些则销声匿迹,而《惠子》便是其中的一篇!
“是哪一个惠子呢?仙人惠子,还是魏相惠施?”
这是有区别的,就像是庚桑楚一样,究竟是老聃的徒弟,还是程知远曾经身边的那位谋士呢?
惠子,名家最重要的几位圣哲之一,他与公孙龙子同样,见过了离坚白。
这世间见过离坚白的人寥寥无几,强如天界,三上神也只有一位看过,而仙人之中,或许也就只有齐物论等二三者了…..壶子还差了一点,故而就远不如他….
九重天上的幻影发出了笑声,似乎是一位老人,又像是一个中年人,他轻轻开口,吐出了四个字,指向程知远:
“濠梁之辩。”
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也?
官界 怎麽了東東
————
清水之中。
一只鱼忽然转动了自己的眼睛。
程知远看着高天,自己的身躯似乎还在一重天上沉寂。
而自己的精神,来到了人间,变成了一条鱼儿….
“这是辩论的题目…..如果辩论失败,那么就真的变成了鱼….”
“啊,可笑至极。”
天界之中,惠子笑着看着那副身体,但是下一瞬间,程知远睁开眼睛,惠子的笑意戛然而止。
“惠子还记得十题中的第二题吗?”
“今日我去了越国,但是我昨天就回来了,所以我从大道处回来了。”
惠子沉默下来,他看着程知远,点了点头:
“好解法。”
他一抬头,却猛然一愣。
因为他此时看到的程知远是一条鱼,而本该在这个辩论之中,充当钓鱼者的他,却也变成了一条鱼!
————
吉祥娘 於晴
幻境重衍!
惠子沉默,他忽然觉得程知远很危险。
我的世界之武靈帝國
这是幻化人的法术,已经运用到了极致….
“第二次的濠梁之辩…..”
神醫棄妃傳
程知远变成的鱼儿询问惠子变成的鱼:
“子亦鱼,当知鱼之乐也?”
惠子:“鱼非我,我亦不是鱼,我不知鱼之乐。”
網遊之疾風劍士
程知远:“有鱼身,鱼形,鱼鳞,鱼头,鱼目,鱼尾,如何不是鱼?”
惠子:“鱼之乐,非我之乐。”
程知远:“你是鱼,有鱼的一切,却说鱼的乐,不是你的乐,鱼的乐是在水中畅游,人的乐是在岸上嬉戏,那你能上岸吗?”
“那你的本来面目,是鱼,还是人呢?”

0xsaj火熱連載都市小說 劍頌 ptt-第七百七十章 天界(三)相伴-9nb6k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第七百七十一章
————
很多人都早已经忘记了这些对话。
你所谓的道,在哪里呢?
无所不在。
一定要说个地方才可以。
在蝼蚁中。
为什么如此卑微呢?
隱婚萌妻:總裁,我要離婚
在杂草中。
为什么更加卑微了?
在瓦砾中。
絕色醫仙:迫嫁公主絕情帝 白硯池
为什么越来越过分了?
在屎尿里。
这就是东郭问南华的故事,东郭先生仍旧活在人间,这些问答,他也从没有忘记过,而南华真君也不会忘记,庄子不会忘记,但是天上的仙人们,都早已经忘记了。
道不在高处。
于是这一瞬间,无数的上仙,都从恍惚之中,豁然清醒!
真君早就说过了,道不在高处,而他们却高高在上,是不是从一开始,就是无限接近于道,但却永远不能得到的道的境界呢!
“果然忘了…..求道者必自障…..”
有人的声音传出来,不知是哪位上仙,遥远至极。
但不可否认,此时所有的仙人们都在思考,是什么时候走偏了道路?
但真君的话,也未必就是正确的吧!
全能鋒衛 願燃燒殆盡
既说道是天地原本之第一,又说道在卑贱的瓦砾屎尿之中,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有人向高处去,不过是为了看到更多的瓦砾与屎尿而已,人停驻在一片土地上,就只能看到一片土地的瓦砾屎尿,只能看到这样的卑贱一角。”
忽然有人开口了,那遥远的声音与天地齐平,将无数迷茫与质问的魂灵呼唤回来。
仙人齐物论!
“所以,要站得高,孔丘说过,登东山而小鲁,登泰山而小天下,站得高,才看的远。”
“虽然也有云海会遮蔽你的视野,让你看不清楚卑贱的地方,但是有得就必然有失,取舍并不是那么难以区分的东西,所以,道通为一,无物不然,无物不可。”
没有一物“不是”,没有一物“不可”。
齐物论的声音让无数仙人找回自我,坚定道心,而齐物论说完之后,没有对程知远的话进行反驳,而是只追加了三句话。
“大祭酒说的是对的,真君说的也是对的,但是万物谓之而然,意思是,事物的名称是人叫出来的,事物的高贵与卑贱也取决于人,于是,当人不给予事物称呼与高低贵贱的区别,屎尿与天上的云海,也并无鸿沟了,所以,这就是道在卑贱的地方,因为齐天地,天与地卑,山与泽平。”
“天均,两行,因是己。天然均衡的状态,任由对立双方自然演化,于是就可以达到万物的本根,尘埃如此,风云雨露亦如此。”
“彼非所明而明之,故以坚白之终昧!他人并不一定要了悟却非要他人了悟,所以玩弄离坚白的眩惑之论,必将自愚终身。”
齐物论在道的方面,承认了“道在卑贱之地”的正确性,但在最后,他又驳斥了南华真君的话语,认为东郭认为道在高的地方,然而道本就是无所谓高下,当失去了名讳之后,天与屎尿又有什么区别?真君执意让东郭明白道在卑贱之地,本身就是在玩弄离坚白之言,已坠“名”网。
这一番话下来,连钧天道尊,都不免心中感慨。
仙道中人,有人敢于与南华真君揭露不一样的观点,当然,也有完全秉持真君之论的南华派,譬如被程知远杀死的徐无鬼。
程知远道:“看来你出世之论,已经达到了极高的水准,难怪我剑毁天门时,你也不出手,只是壶子在与人间周旋,而我杀寓言时,你也不出手,不要说你不能,实则是你不想。”
齐物论不再说话,程知远则是如自言自语般道:
“但是有些东西还是不可认同,虽然名可名,非恒名,但同样,道可道,非恒道。”
“人世间的道理需要不断完善,前进也是正道,返璞归真回到莫名不言的岁月也是正道,修己身者本就不必在乎外道的说法,但是,切莫忘记,请循其本。”
“道和人世间的思想,情感,是密不可分的,求道者必自障,道不在高处,只看你怎么理解这个高处了。”
“万不能俯瞰,而是要时刻躬身,以道观之,万物无贵贱之别!”
“但后天之物本来卑贱,乃尘埃所聚集之身,而先天之物本来高渺,乃空灵元气所汇之无形!可两者之间都有道之所存,万物生来皆是卑贱之躯,连后天之身都不敢直视,不知道自己原本站在卑贱的位置,而以为自己是生在天空的高渺之处,驳斥出身者,也不过就是自欺欺人,欺骗离坚白罢了!”
“这样的生灵,能见到大道,才是荒唐!”
程知远的声音振聋发聩,诸多仙人沉默不言,开始思索起来。
这也是齐物论的道理,第一次受到挑战。
不过此时,齐物论没有继续发声的意思,不知道是在酝酿还是不知如何回应,总之,钧天道尊站出来,制止了这一场言论,因为,远方的声音,本就不该随意窥视中央之天。
不过他很高兴,因为当初齐物论在他追寻伏羲吃瘪时,发出了嘲笑的声音,而现在,轮到自己嘲笑他了。
“放肆了。”
追歡999天:帝少的野性小妻 稻花香香
不过这时候,有声音再度传入,让钧天道尊露出了冷笑神情。
奇跡 [日]是枝裕和,中村航
風華絕代NPC 頭上有個坑
这不是在说他放肆,而是在说程知远放肆。
“下界的仙人,也敢谈论高低贵贱之说?你何曾到过九天之上?只停留在九地之下的麻雀,又安知鸿鹄之志呢!”
“道尊真听他胡言乱语,说着荒唐的话,又欺骗着你…..”
“应该打落中央天了,天界不压,我等来压….”
“为天界考虑,请道尊动手,不该入天者,永不该入天门!”
钧天道尊冷笑了几声,不过他还是对程知远道:“我给你一个机会,你自己下界去吧,虽然你毁了我的一部分剧情,打乱了我的天命,但这一次交谈,还算可以,算是我承你人情…..”
“不过,你身上的雷书,我还是需要的,人情归人情,有些东西,我还是不得不拿,但我这次,不亲自出手…..”
钧天道尊忽然一笑:“因为,正好有一场算计,要开始了。”
“天门正开在三晋地,这是你早就算到的地方吧?”
程知远一言不发,手中长剑上,泛起点点锋芒。
而钧天道尊的身后,中央之天的远方,如白浪一般,涌动起不可思议的浩瀚锋芒!

t8dno有口皆碑的小說 劍頌 ptt-第七百六十九章 天界(一)相伴-7gbnb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钧天道尊的脸色很冷漠,如铁般刚硬,然而,他却也抓住了程知远话语中的重点。
伏羲在怕什么。
世人都说是元始天道,而且元始天道似乎自己也如此认为。
古老的强者们都隐隐约约的知道,元始天道追杀过伏羲。
伏羲窃仙法于天。
但是现在,伏羲,真的是在怕元始天道这个“存在”吗,或许是害怕元始天道所蕴含的某种“道”?
軍少梟寵之萌妻拐回家
钧天道尊不得不承认,程知远的猜测,有一种另辟蹊径的道理。
他们看的太远了,以至于仿佛把千古的脉络都梳理清楚,但是却对于细枝末节研究不够。
布局千古,失误一些手段,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如今,程知远的话,让钧天道尊又醒了一次。
除去伏羲之外,还有其他的话。
譬如绝圣弃知。
腹黑狂女:傾城召喚師
終將為你病入膏肓
这是可以联系起来的,伏羲修行文字的仙法,或许已经到了尽头,他或许真的在试着,把自己写“死”过去!
大宋昏君
绝圣弃知……
临死之前,或可见离坚白后的无之一字?!
钧天道尊看向程知远:“大祭酒,没想到真的在帮我?”
程知远:“因为所求不同,无之一字,没有什么好祈求的。”
“那是因为你还年轻!”
豪門恩仇之入戲 執燈人
钧天道尊的语气突然拔高,声音也不再平缓,并且失去了他那固有的笑意。
“你还年轻,所以你不知道,无之一字对我们的重要性,你活的太短,还不知道道的珍贵,等到你和我们一样,如你所说,你也会重新踏上我们的路途。”
“你也会布局千古。”
“你也会操纵人心。”
“因为世间众生,固是不能逃脱贪婪二字的,如你所言,朝闻道而夕可死,也是贪婪。”
“是贪道之德。”
钧天道尊看着程知远,忽然叹息感慨:
“你与我道不同,不过是你不懂我这个岁月的人而已。”
“我也曾经无比有情,但是到了后面,人间的很多事情就成了精神中的累赘。”
“我和你讲,我曾经变成一块石头,一颗树木,一滴水花,我感受过无数类型的世间了……”
“与道合一,同而大化,这才是我们这些求道者的最终追求。”
钧天道尊说完,情绪逐渐平复,他又是感慨,说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被情绪主宰言辞了。
“七情不过后天的变化,不应该凌驾于众生先天本性之上。”
“不过,这次,我还真要多谢你,看来世间第一人的称呼倒也不是虚言,其实仅凭这一次的谈话,就已经值得我与你相见了。”
“此行不虚,大善。”
钧天道尊很客气,以及确实是真心实意的对程知远道了一次谢!
有程知远刚刚那番话,正像是茫茫黑夜,骤见火烛,又可以踏上寻道之路了。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但能荐伯乐者,又有几人?”
“古之善相马者,寒风是相口齿,麻朝相颊,子女厉相目,卫忌相髭,许鄙相尻,投伐褐相胸胁,管青相膹肠,陈悲相股脚,秦牙相前,赞君相后。”
“凡此十人者,皆天下之良工也。而你,则非此十人之类,而是九方皋。”
“若皋之所观,天机也,得其精而忘其粗,在其内而忘其外;见其所见,不见其所不见,视其所视,而遗其所不视。”
“是造化之迹也。”
钧天道尊说完,身影消失,钧天之野也逐渐散开,天地收缩,九天之上的景色脱离人间,钧天道尊此时睁开眼睛……
然而他的眼睛,又在瞬间,猛然睁大!
一道淡淡的影子,正在逐渐凝聚,云烟汇聚,程知远……出现在九天之上!
在钧天之野!
不等钧天道尊做出动作,那道剑光转瞬纵起,程知远踏临九天之巅,俯瞰钧天之野!
而这道剑气出现的一瞬间,整个天界所有的强者,全都感觉到了!
天界之中,万物由远及近,似在眼前,又朦胧如在万里之外,故而龙渊之内,隔面不见,天界之中,万物时而如在眼前!
剑光刺破天界的云雾,不约而同的质问声,如浪潮般,拍向钧天道尊!
“道尊何意!!!”
把说剑人放进来是绝不明智的,他不求道,而天界之中则全是求道之人,就连那些死仙也是!
道不同,不相为谋!
钧天道尊不回应诸神圣,这也是他没有想到的情况!
“大祭酒,何意?”
钧天道尊道:“仙道天门不收你,难道大祭酒昔年不想上天,如今却又改变了主意吗?”
声音遥遥传出,响彻钧天之野,同时,钧天广乐回荡起来,钧天之野再一次离天界至极遥远处。
靈武神屠 雲中陸簫
万古神圣们的声音,开始听不清了。
程知远却不回应钧天道尊,在此时的他的眼中,整个流沙就是一片生命。
“这些流沙,是青史焚毁之后所留下来的?”
程知远仿佛询问天地,询问流沙,但是钧天道尊给了回答。
“不错,你看的很仔细。”
“青史,即使是虚幻的青史,也是青史,钧天之野之所以为中央之天,又离世间极远,正是因为这里,有无数残存的梦。”
“那是无数众生的一生。”
真实对于虚幻的影响就是如此可怕,说焚烧,那便焚烧了,因为虚幻青史中万物的一生,有可能,只是这片真正青史中,微不足道的一片叶子。
而很久以前,世间本没有真正的青史。
“这也是伏羲造成的结果,传说,伏羲氏最先发现了青史的秘密,以仙法焚烧之后,得到了第一个文字。”
程知远:“不可信。”
钧天道尊微笑:“确实不可信,不过这是某些人口中的传说,所以,或许也有过类似的行为,但是开天的文字,你已经见过了。”
程知远捏着一把流沙,此时梦蝶飞舞出现,那片流沙开始燃烧起火焰,熊熊的青色火焰中,本已经碎灭的一方青史,又重新活动起来。
死去的人们复活了,他们不理解天地的变化,只是喜极而泣。
随后,他们在火焰中,化为光华消失。
那团火焰燃烧殆尽,灰烬散去,什么也没剩下。
没有出现文字。
钧天道尊负手而立,没想到此时程知远突然开口:
“我帮了你一个大忙,现在,我要借这片天地一用。”
程知远心念一动。
整个流沙之地,顿时化为青天火海!

s0pps熱門玄幻小說 劍頌 愛下-第七百六十八章 鈞天之宴(下)看書-oj6ti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谈?
程知远不置可否。
无所谓,反正道尊的本意,并不是真的想要罢手。
事实上,这种事情,也不是国与国的政治,不是纵横捭阖可以解决的事情。
大道在前,出手了就没有停手的道理,更何况是已经到了这等关键时刻。
道尊各个方面都无比强大,他不会和任何人分享他的利益。
“讲。”
程知远没有笑脸相迎,当然,不会笑是一方面,但是程知远也真的没有准备和道尊谈。
而是让道尊“讲”。
一字之差,天壤之别。
钧天道尊也愣了一下,顿时失笑。
“虽然大部分仙人,最先失去的,都会是喜,故而大部分仙人都不会笑,虽然他们最后会用各种手段重新拼凑出七情来……”
“但是我表达出善意,你却以让我陈述的口气来说话……这,不知你是何意。”
程知远道:“和你,只有讲,没有谈。”
“讲,是讲述各自的一些想法,一些道理,但是谈,那就是我和你在商榷,商榷如何寻找伏羲,这样不好。”
“大道在前,谁又会舍得放弃自己的利益呢,而对于我来说,其实反而是来帮助你的。”
钧天道尊哑然,好一会才问道:“什么叫做来帮助我?”
“大祭酒,你的本领虽然强大,和我相差不远,但就是这一点点,却有本质上的不同。”
再見,青春年少
“你能帮我什么?白送我好处助我成道?还是你的剑已经可以刺破离坚白了?”
程知远突然反问:“那你这么说,我们之前,便更没有可谈之点了。”
“不过有一点你说对了,我确实是想要送你得见大道的,这就是我的帮助。”
“你们不是想要走吗,那就去吧,去大道的彼方,也不要再眷恋这片世间了吧。”
程知远的话让钧天道尊吃惊不已,但很快又明白了。
以求道的结果,来拉拢程知远,甚至让他帮忙,不切实际。
因为对方不仅不想得到大道,也不想阻止自己,而是要让自己“成道”!
这,真是超乎预料之外。
“很意外?那道尊,还是先听我讲一些东西吧。”
程知远道:“你们想要成为道之上,那就让你们去吧!你们想要得到伏羲,那就让你们去追寻吧!”
“世间所有人都在求,道尊们祈求道之上,圣人们祈求通达世间的道理,神人们祈求祭祀与传颂。”
“道人们,真人们,甚至是幽冥中人……”
“而仙人们在祈求什么呢?”
“他们在求太上忘情,然而可笑的是,没有知道,这是谁要求的。”
“仙人们不想失去情感,但是太上忘情的诅咒却一步步逼迫他们失去情感,于是,仙人寓言,卞和那种悲剧,还会重演。”
名門棄婦:總裁超暖心
“扭曲的七情,甚至存在与否都已经不重要……”
“那么,这个诅咒是谁下的?太乙说是壶子下的,但是壶子矢口否认,于是又有人认为是齐物论,但是事实呢?”
“下这个诅咒的人,到底是,想要夺取后世所有仙人的情感,还是,单纯希望后人完成【太上忘情】呢?”
“真是无聊啊,把自己的意志强制加诸给别人……”
钧天道尊听到这里,不由得试图打断:
“你说不谈伏羲之事,那就不谈,不过,你这里说,把那个种下仙人诅咒的人,说是无聊……未免时他太过于丢脸。”
“不论怎么说,现在你们都在这个人的股掌之中,你们这些仙人,也不过就是他手里的虫子而已。”
程知远:“道尊必然是知道这个人的吧。”
钧天道尊:“不,其实我不知道,但我只是知道,这人不是南华也不是奈何,也不是伏羲……毕竟这个人太厉害了,如果你说这是一个人的手笔,那他绝对已经见证了离坚白。”
“其实,如果按照你的说法,尤其是后面一种,难道不应该认为,这个人对你们拥有无限的溺爱吗?”
钧天道尊这句话明显是在恶心别人,然而程知远并不在意。
“养鸡的人希望老母鸡都能下很多鸡蛋,但事实却不能如愿,你说,这也是溺爱吗?”
钧天道尊哑然无言。
程知远道:“所以,他若是存在,降下诅咒,除去我之前说的两个情况,还有第三种情况……”
“道尊如果前去离坚白,说不定能在离坚白的夹缝中,看到他呢。”
“他如果证了太上忘情,或许……不甚圆满吧,不然,为什么会降下诅咒,制造出我们这些残次品呢?”
一吻定情:天才對對碰
钧天道尊忽然道:“那青史之中,不会记载这个人吗?”
他话说完,自己顿时恍然,立是失笑。
胡馬 鄒曉春
抹去就行了。
不过还有一点,如果这个人真的存在,且真的这么强大,那么素王他们,居然置之不理?
钧天道尊其实都做好了一些准备,那就是找到伏羲之后,真的得到了伏羲的智慧,前去离坚白之后,或许还会见到素王与玄圣。
这两位比人间的青史还要古老与强大。
“我来这里,送西王母成道,她想要找到伏羲,我就来这里,送她去找到。”
钧天道尊顿时陷入深深的沉默之中,好久之后,才开口道:
異界手機也瘋狂 郭無良
“那你为什么追杀到西昆仑,你直接和王阐说清楚,不就行了?”
程知远:“不是我伤了王阐,而是西王母伤了他。”
“人之世,人王固不能避开贪婪,但是世上众生无一可避。”
“朝闻道而夕可死,这也是一种贪婪,而且是巨贪,贪天之功,不够,要贪道之德!”
程知远道:“无人可免,贪婪与渴望的界限,本就模糊。”
“王阐拿到伏羲的文字,那一瞬间,他就已经输了,他得到了这个,他看到了大道,他便有了无边的欲望,想要更进一步。”
“道尊又何尝不想更进一步?我又何尝不想?”
钧天道尊顿时笑了。
那么,说来说去,还是要和自己“谈”?
然而程知远下一句话,让钧天道尊瞬间变得无比冷漠。
“但是你需要伏羲的智慧,然而我不需要,离坚白的后面,无非一个无字。”
“想要求无,那当然简单,道尊绝圣弃知,徒留形骸,或许能在临死之前,看到无之一字。”
“所以,不妨也告诉道尊一些猜测,伏羲藏匿这么久,他怕的,不是元始天道,或许,他怕的,是见到元始天道之后,自己……会归于无吧?”
“所以你我道不同……”
請叫我策神
“不相为谋。”

k2phh精华小說 《劍頌》-第七百六十七章 鈞天之宴(上)閲讀-lxbzr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找到了。”
钧天的广乐响了起来。
钧天道尊的面容,露出了笑意。
伏羲被找到了。
他藏匿在世间的脉络,已经全然无用。
西王母死了,但这不重要,一位人王的逝去,换来了万古的光明,这本就是剧情之一,但现在看来,是个悲剧,不论是从得道的方面,亦或是从理想的方面,亦或是…从两情相悦而不能得的方面来说…..
西王母是个失败者,但也是成功者,少女的死,铸就了通向后世的道路。
钧天道尊的手中,掌握着仙法,此时他将仙法赐了下去,那是曾经以周穆王身份得到的仙法。
非你不可
外篇·在宥!
異事筆記 呆蛙
仙人·在宥!
“其实我骗了你,你知道吗,伏羲找到了,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也不该继续欺骗一个死者,更何况你为了你的理想死去,那是崇高的,或许你心中,还有一点点期盼见到周穆王….”
“其实,我手中没有周穆王的青史。”
钧天道尊说这些话的时候,是充满笑意的。
“周穆王逃了,从我的手里逃了,但他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仙法被我收回,它已经不是仙身,剥夺了存在的本源,却不知为何以幻化之姿活着,想想,毕竟是我的意志所造化的虚假天子,他又岂能在真正的人间出现呢?”
鳳殿
鐵樓 黎照臨
“所以,出了那段青史,他就要逃遁,但他很精明,不在桑叶之中,以至于我希望朱襄氏靠着吞噬桑叶找到他,都失败了。”
“当然对外,我是不能这么说的,穆天子虽然不算大患,但到底是一个失控的东西,我后来想明白了,导致他失控的原因,就是那次他和幻化人的会面。”
“所以,我带着歉意,和你说明这些事情,希望你逝去之后,精神轮转之前,能够听到我的诉说。”
“你,可以安息了。”
西王母当然无法听到这些话,在人王的尸骸边上,有仙法降临下来,一个人形的轮廓出现在世间,钧天道尊的声音从遥远的九天之外传递下来!
这个人形的轮廓,一瞬间穿破了之前西王母已经打开的通道,向着万古之前的岁月中冲去,那道光芒挥舞着,人形的轮廓没有意志,没有精神,没有智慧!
他就是一个人偶!
穿越火線之末日神話
是昔年周穆王所见,西极之工匠所造的“极致精巧之人”!
“仙人在宥的道理中,我曾经在周成王的时代,看到过这样一件事情,云将东游,过扶摇之枝,在宋国的原野,见到了一个老人在树梢上模仿鸟雀,他叫做鸿蒙….”
钧天道尊微笑:“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云将询问那个老人许多问题,老人只是回答,我不知道。”
“心处于无为之境,万物会自然的有所变化,忘却形体,废弃智慧,让伦理和万物一起遗忘,混同于自然的茫茫之气,像死灰一样木然的没有灵魂。”
“回归本性,而出自无心。”
“无心之人,可抓住伏羲!”
打开的脉络中,无尽的青史都无法对这个“精巧者”产生任何影响,万古的询问不去回答,古老的天听不去知晓,愤怒的呵斥充耳不闻,而躲藏在万古之前的伏羲,他此时,感觉到了危险!
那个不受到任何青史阻碍的东西!
但是伏羲没有动作!
小羅的神奇寶貝之旅 A·仁
而钧天道尊甚至已经洒然大笑起来!
“不是不去动作,而是不能动作,而是不敢动作!伏羲啊,你已经没有任何手段了!”
“先祖啊,即使是我们,也尊奉你为先祖!你是先祖,亦是仙祖!”
“你的智慧,与离坚白密不可分,大道的秘密,你为什么不去传下来!人间世真的能杀了你吗,还是元始天道远超于你呢!”
“他哪里有这么可怕!天道要杀你,但你现在展现出来的本领,又岂能惧怕一个区区的天道!”
“青史推移,你为何不回来!”
钧天道尊的笑声开始变成愤怒的质问,而万古前,仿佛有一双眼睛,从披散的头发中,冷冷的注视着万古千载之后的人间!
然后,钧天道尊的质问声,戛然而止!
那个极其精巧之人,突然消失了!
木偶呆呆的站立在西王母的尸身边上,而仙法在宥,消失了!
钧天道尊愣住了,许久没有说话,直至过了差不多五十五个呼吸。
从万古之前,带着岁月的风,传入人间与天门,至遥远的钧天之野,无处不在。
传来了声音。
“君子不得已而临莅天下,绝圣去知,而我独存。”
伏羲将那仙法收去了!
“那本就是仙道之祖,是窃取仙法于天者,你居然用仙法去探寻他?”
嘲笑般的声音,从遥远宏大,且不知名的地方传来了!
那是天门之内,是仙人齐物论的声音!
钧天道尊面色愤怒至极,而他能够感觉到,在刚刚一瞬间,已经出手的,至少已经迈出动作的人,除去天门中的上仙之外,三神也有动静,而其他的道尊,亦有出手的征兆!
太岁、地劫已动!
而伏羲出现的事情,就在这一瞬间,使得天地之间,所有的仙人,都知道了。
程知远看向遥远的西昆仑尽头,在身前,剑的锋芒刚刚停下,而王阐披头散发,浑身是血,捏着那枚一画开天的文字,久久的瞪着眼睛。
“一画开天…为何…开不了天?”
“我已经见到离坚白才对….”
總裁老公追上門 司舞舞
他以昆仑化匹练,结果光辉打到前方,千古岁月皆崩毁。
程知远道:“我说了,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你见到离坚白,问题尽解,而我见到离坚白,问题仍有许多,我见到的大道比你远,比你深,站的的地方比你高。”
“你要开天,但我不在天之下,而在天之上。”
王阐明白了,不是输在了开天之力上,而是输在了对大道的理解上,以有限的离坚白,去对抗理解极深的离坚白…沉浮于表面的东西,怎么能抵抗水中的强大暗流呢?
大道,影响着现实!
“我输了!”
王阐失魂落魄的跌坐下来,他已经没了希望,大道不如人,一切不如人!
重生之異界修仙
點這有紅包 梧桐火
而程知远的剑,没有收回,向前走去,走去…..
来到西王母的尸身前,忽然天地颜色变化,不见西昆仑的尽头,而入眼,却满是流沙!
西极之国,钧天之野!
道尊在此,负手而立,看着程知远:
“想与我谈一谈吗?”

cxw9e好看的都市小说 劍頌-第七百六十三章 劍蕩祁連(四)分享-dsokp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自古以来,世间从不缺少人王,有多少部族,有多少带领苦难之人走向辉煌的首领,那就有多少人王。”
“称人王者,千古岁月举世皆有,称人皇者,古之世来只有一人。”
龙渊中的声音传来了:
“如你所料,我是一位人王,一位合该在这个时代,在你们失去天命之时破开龙渊重新回来的人王。”
“钧天捏造的虚无青史,只是为了把西王母放出来,因为他们曾经有一个约定。”
“西王母帮钧天道尊广布桑叶,寻找伏羲,而换取的,是一片青史。”
程知远明白那片青史是什么:
“就是周穆王的青史吗?”
龙渊中的人王回应:“是啊,正是那位不存在的虚无天子,周穆王,一百五十年的虚幻世间,使得众生都觉得他是存在的,连我也是。”
“因为西王母出去之后,我偶然抵达这里,那时候,正是周穆王将死的时候。”
“谁能定义真实与虚无,对于很多人来说,自己经历的事情,居然是旁人的一片荒唐之言,这换做是谁也不能接受的吧。”
“西王母找伏羲,不仅仅是为了钧天,也是因为她也希望找到伏羲,因为,伏羲能够让虚幻的周穆王,‘活’过来。”
“假的青史,那就是真的青史,伏羲是可以办到的,但他躲藏起来,一直在奔跑,连大道都找不到他,突破这片人间之后的离坚白,伏羲的智慧,是必不可少的。”
“很多人都在找他,希望询问他当年到底窃走了什么东西,大家都说,那是道的根源,也有人得到了一部分的道之根源,但是似乎,和想象中的,有很大的差距。”
程知远问:“不知名的人王,你居然知道这么多人间的故事,是因为在龙渊这里,看了许久许久吗?”
龙渊中的人王道:“龙渊里面,也有道的根源,当然,是一部分而已。”
“世间的人都想得到它们。”
人王道:“你不必知道我的名字,因为今日,我恐怕是出不去这座祁连山了,只能说钧天道尊没有料到你,也可能他料到了,而故意放了你进来。”
“于是我们便遭殃了。”
程知远的剑斜下去,暂时没有动手,而是问道:“我想请问,你口中的人皇,就是一切妖变乱的根源吗?”
不知名的人王道:“人皇之前还有人王,源头是谁呢,或许已经化为一堆虚骸了吧,欲望这种东西,从最古老的时代开始,是吃饱穿暖,然后渐渐的,渐渐的变成争斗,地盘啊…粮食啊…法术啊….乃至于统治啊…..”
“有的人造福天下,有的人霸去天下,有的人仁以天下….”
程知远:“人皇在那片龙渊中吗?”
不知名的人王回应:“是啊,他在里面受着苦难,他本来终结了人与异兽与天神与怪物混杂而居处的黑暗时代,于是汤谷之上升起九个太阳,照耀在九条大河,天地更迭之后,他到了年纪大的时候,天下开始动荡,至于为什么,据说是其子不孝。”
“提挺氏欺人皇年老而夺位,神话震动…..不过他儿子到最后,也不过是一个人王罢了。”
“你击断了龙渊的出口之后,这片天地的青史会向着人间迁移,于是龙渊又会关上了,真可惜啊,我明明有机会出来的…..”
程知远:“我能请问你的名讳吗?”
不知名的人王拒绝了:“不必知道一个将死者的名讳,来吧,如果你不杀了我,我就会杀了你,欲望这种东西,能让人与人心平气和的对话,但是心中潜藏的贪婪与杀意,是绝对不会削弱的。”
“因为你强大,所以我就清醒,如果你弱小,那么我第一时间就会把你杀了,然后夺去你的肉身,来到世间,因为我早已不是人王了。”
“我是妖,一个妖王。”
程知远明白了,于是剑锋重新回到龙渊的镜面上。
三天子之影出现在程知远身后,承影、霄练、含光,三道剑意同时挥舞,龙渊中的人王伸出手来,就是这一瞬间,他的黑色身躯开始支离破碎,古老时代的伟大力量在此分崩离析,他那血红的眼睛逐渐睁大,最后又了然了。
“商天子三剑….有所耳闻,今日倒是也以身试剑了。”
三天子同时刺出一剑!
程知远那一剑,点住这位人王的眉心!
这位人王释然,随后说道:“从龙渊出去的人中,除了西王母,还有人王在沉眠,姑且告诉你,孤竹国的王,在大河之中漂流,藏匿在大棺之内,曾经是一代的说剑人,世间称他为金履。”
程知远记下了,他回忆起了那个黄河大棺。
而这一剑的剑锋,已经真正进入了龙渊之内!
一瞬间,无边无际的妖气与怨愤,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缠绕着化为龙蛇,嘶吼鸣叫,龙渊中的雾气涌动,将精神与星辰的光芒都遮蔽镇压,程知远的剑光被压制到极点,但是…仅仅是压制到极点而已。
在那个极点,程知远的剑光,依旧在龙渊之中,有三寸之地!
锵!
仿佛有什么东西,被刺穿了!
三天子的剑,变成了三寸的剑光!
这三寸光辉,就像是刺破黑夜的黎明,龙渊之中的人王们,他们被雾气隔开了数万上千年,孤独的行走着,突然都看到了这一束剑光!
如真正的“神明”,照耀厄难之土!
他们震惊,骇然,随后,天地之间,有一具形骸坠落下来,人王们互相远隔不知多远,却都能看到那具粉碎的形骸。
“有扈王。”
他们长久沉默着,再看向远方,雾气朦胧之中,却有一个缺口无比的刺眼。
三寸的光辉,击穿两界!
那正是剑的锋芒!
人王们找到了出去的方向,但是龙渊却极力阻止他们,此时有扈王的尸体消失了,而那三寸的光辉也逐渐黯淡,被一股股盘转的雾气所遮掩!
龙渊重归黑暗,但是人王们的意志,却开始复苏了!
当然,惊天的妖气也在聚集!
狂躁与愤怒!
我曾经长久的忍受黑暗,是因为我根本不曾见过这里的光明!
人王们的变化,让龙渊开始颤动!
惊天的九个黑影,从亘古蒙昧之中,咆哮而来!
那是龙之九子!

zf1ka熱門連載都市小说 劍頌-第七百六十一章 劍蕩祁連(二)相伴-ila28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万妖凶猛,但是在程知远眼中,不及人间意志之万一!
看过了真正的光芒,便不会为微弱之火所动,看过了真正的黑暗,便不会被一屋之晦吓到。
程知远深知,天门下一次必开在晋国,但第二次开天门,便不是为了接引谁人,而是为了晋国所夺取的,关于郑国的东西!
晋国故土,在匈奴之战前,本应该打开天门的地方!
真正的长平大战,未曾开始。
“天人之争!”
天门绝对是有自己的谋划的,尤其是这一次,整个人间都看到了那些“死仙”!
自古老时代登天羽化的仙人们,乃至于在人间死去而不曾登天的仙人们。他们的身躯,居然都成为了天仙下界,曾在人间挥舞的宝剑,这一次为了天门而落下!
把列子作为道标的壶子,还有在天门深处的齐物论,乃至于藏匿在岁月中,试图拉拢徐无鬼的“寓言”!
以及曾经说过,被穆天子得到的“在宥”!
“所以,在天门第二次打开之前,万妖的青史,是必须解决的事情。”
“快结束了……就快结束了。”
姬发沉默着,就这样看着程知远,由远及近,一步一步,那每一步落下,都惊动鬼神,震彻云天,大地也隆隆作响……
手中无剑。
但是整个人,就仿佛已经是一把出鞘的利剑!
那剑的光辉,上彻于天,破在无形,分裂昼夜之芒!
直到程知远走到他身前,他才道:
“世间的说剑人……何等强大,仿佛就是一界的化身……”
“纵然是我与纣王,也不曾有这般威严。”
姬发是真正感慨程知远的本领,他从未曾看过这种人物。
程知远不再开口,走过姬发,于是,来到姬发身后的一瞬间,铺天盖地的妖云,便向程知远这里镇压下来!
祁连山中爆发惊天动地的吼声!
而程知远的形象,也在这个瞬间,发生了变化!
“钧天道尊捏造青史,他的这些手段,再等一些时间,就不会发生了。”
“因为真正不可篡改的青史,正在书写!”
“荒诞的青史,捏造的青史,痛苦与虚幻的一切青史,就像是枯萎的桑叶,飘落世间!”
“不论是道尊,还是天之四龙,亦或是幻化人,都将真正显于世间!”
程知远驻足,无视了那惊天动地的妖云,姬发侧过头,他虽然整个面目都被裹尸布包着,但并不妨碍他看到这片世间。
程知远背对妖云,但容貌,却变成了上古山神的模样!
人的身躯,龙的角与尾巴!
与此同时,祁连山中,群妖忽然失声,在天地陷入短暂的安静之后,所爆发出来的,是一大群惊天动地的呼喊声!
那是不解,那是惊骇,那是震动,那是愤怒与怨憎!
那是跨越了数千年,上万载的疑问与不甘心!
“你是——!”
“南禺山山神!!!”
古老的人间众神们认出了程知远的这副样子,它们的残存精神充斥着不甘与疑惑!
同时代的古老众神,居然还有遗存者,还有一个山神,活到了当今的世间吗?!
“没有了。”
程知远开口,回应了它们的询问:
“我的这副样子,同样是荒诞的青史所造化的。”
“那曾经正是属于你们的时代,但却是两片青史,或许在你们的南禺山……或许从古至今,也没有过山神吧。”
程知远拔出剑,剑上有一道晦暗的光辉,从剑柄延伸到剑锋上!
“诸位如今的模样,如同行尸走肉一般!荒神,海神,山神,天神!不论是过去的何种神灵,都曾经沦为天上的棋子,其实算计众生的,又岂止九天主宰呢!”
“今日,送各位解脱!”
程知远显化龙人相貌,向前走去,而整个祁连山中都响起震动天地的怒吼!
“你想荡平祁连山?”
姬发的声音传来。
“那就要面对整个龙渊,那是天下之下,是四界之一,就像是天上不能干涉天下,四界之中,虽然只有人间才有意志,但是天下之下的力量,足以压制你的力量。”
“没有意志,也不需要。”
程知远道:“你错了,我不需要面对整个龙渊。”
“随手倾去一大界,即使是最接近离坚白的那些人也做不到。”
“我只是要送一些古老的圣神解脱,不再受到此等痛苦,我剑荡祁连,剑锋之中,皆是善意。”
程知远从此时起,举起了手中的剑。
天子剑境!
那一道剑锋上,晦明交错之间,无数青史的火焰燃烧起来,天道的烈火,就这样,在祁连山上熊熊燃烧!
青火带来了岁月,拖拽时间,万妖的声音逐渐减少,祁连山上的妖气游离逃逸,那些行尸走肉般的形骸,在此时,它们空洞的双眼,逐渐开始明亮。
有过去的记忆,开始幻灭!
“天道的火……”
姬发未曾想到,真正的天道烈火,居然会在眼前这位说剑人的身上看到!
“不是秦定世间……下一个时代的人王,怎么会是……你?”
“人王?”
程知远持剑,继续向前!
“谁书写了天道,谁就是下一个时代的主宰,夏的天矩,商的天纲,周的天礼,还有辅佐的天规,天常,天乐……”
“你看到的不是人王,而是书写天道之人!”
程知远留给周武王一个背影,剑的火焰,充斥了整个祁连山!
万妖都因为岁月的回忆而哭喊起来,众神们开始相继散去,但也有纯粹的巨妖,在龙渊中爆发出惊人的吼声!
那祁连山中,有一只九头的古老妖神,爆发出惊天动地的怨恨吼声!
“大禹!素王!!!”
相柳的出现,让世间众生恐惧!
那曾是世间最恐怖的几个妖神之一!
“素王!你借助大禹的身躯,用五帝的血镇压了我,而我只差一点就能……”
“九片青史中的我已经合一,但却被你摧毁,你害怕我看到什么,还是找到什么人吗!你与一切青史同在!这种仇恨,不能忘却!”
“你找的是伏羲,一定是伏羲!!!”
相柳喷吐泽水,已经发疯,岁月的青火让它看到过去一切而癫狂,它凶猛的撕裂青火,不管不顾的冲出祁连山,向着程知远杀来!
天地隆隆鸣颤!
程知远听完。
剑锋一抬。
一道如流星划破晚虹般的光辉,照耀在祁连山前!

mteok火熱都市小说 劍頌笔趣-第七百五十六章 既見我,不見天門閲讀-4h8kf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一指对一指。
岁月静止,当世的一切成为古老的神话,又成为时间人谈论传颂,或欢喜或调侃的寓言故事。
寓,寄也。以人不信己,故托之他人,十言而九见信也。
“揠苗助长?”
程知远感觉到寓言的力量,居然能把现实影响成为虚幻,再把虚幻的梦变成现实,作用在某一个生灵,或者诞生一种现象,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能力,但似乎也有某种限制。
当一指触及到另外一指的时候,秘密便不再是秘密。
虽然寓言并没有想过隐藏什么。
“徐无鬼之所以突然变得这么强…或许还会更强,他会以一个惊人的速度成长,是因为‘揠苗助长’的故事吗?”
“孟子的徒弟,贤人公孙丑所编篡的故事,怎么会成为仙人的法术?”
这时候,那片君临岁月的高大黑影开口了。
“因为,或许这世间存在过这个事情。”
是的,只是因为“或许存在过”,仅此而已!
只要是或许存在,那在寓言的手中,这个道理,这个事情,这些寓言中的人物,那些寓言中的过程与结果,便一定存在!
“寓言十九,重言十七,卮言日出….”
“寄寓的言论十句有九句让人相信,引用前辈圣哲的言论十句有七句让人相信,随心表达、无有成见的言论天天变化更新,跟自然的区分相吻合。”
那君临岁月的黑影,声音空洞缥缈:
“大祭酒想听什么故事?”
“不如….”
在程知远的身前,突然出现一道刀光!
那刀光斩开云烟,程知远步履移足到远方,再定睛向前看去,却是微微一怔!
那是一把杀猪刀!
寓言一句话落下,天地之间就有一个故事被他信手捏来…不,或许是,这个故事本就是他捏造出来的东西。
只是因为“或许有”,那么便“一定有”了。
“曾子?”
这个突然出现,对程知远挥刀相向的人,是曾子!
不对。
“曾子杀人?”
曾子杀了曾参,因为曾参乱了曾子之道,此曾参非曾子,只是同名同姓而已,故而曾子杀人讲的是类似于三人成虎的故事,正所谓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未篡时。
那个同名同姓的曾参在外杀人,于是世人以讹传讹,以为是曾子杀了人,就去告诉曾子的母亲,曾子的母亲一开始是不相信的,第二次也不相信,但是后来所有人都说是曾子杀了人在逃难,曾子的母亲也不得不相信了。
在这个人间中,曾子找到了那个杀人的曾参,随后把他斩了。
仙人“寓言”,道:“曾参杀人,曾子杀参,被寓言者,最后终究会变成寓言中的样子,曾子到底还是杀人了,不是么?”
程知远:“也就是说,曾子之所以那么痛恨乱道之人,正是因为,当年那个杀人的曾参,是你寓言中的人物?”
“不….”
程知远看着那个“曾参”,指着它道:“他,就是其中一任的‘寓言’吗?”
“非常聪明,大祭酒学识天人,一眼看破啊….”
虽是夸奖,但明显充满嘲笑,程知远道:“天门中的人物,为了证破离坚白,还真是在人间做了不少孽障事。”
仙人“寓言”,道:“曾子的刀,锋锐无比,曾参的刀,亦是杀人于无形之间,若不是我收回了它,曾子的刀,是伤不到曾参的。”
无形天地,于是程知远再退一步。
刀芒无所不至,已到身前半寸!
但是被一道剑指打崩!
程知远看着前面,对寓言道:“还是不行,斩无形的兵器,我早已经习得了。”
于是话语落下,“曾参”的头颅突然被截断,整个身躯化为无形之气,被打的粉身碎骨!
视之不可见,运之不知有,其所触也,泯然无际,经物而物不觉!
“三天子,含光剑么….”
寓言的语气变得有些凝重了。
三天子之剑,这可是十分棘手了,三剑齐聚,神剑喻道,证明说剑人的剑势已在人间这个层次登峰造极,沉浸在天子剑境之中。
只要在人间之内,或者说诞生的本界之内,便无物不可触碰,也就是说,没有他的剑刺不中的东西了。
即使是人间的本相,也要中剑。
即使是太乙,东皇那种人物,同样避不开。
而天门之前被斩破,就是最好的证明!
徐无鬼汗毛皆竖,此时程知远幽幽道:“徐无鬼,揠苗助长的故事,你不应该没听过,公孙丑所写下的这个寓言,本质上就是告诉你,这个故事的结果,令人啼笑皆非。”
徐无鬼深吸到:“但人不是秧苗,秧苗错过的一些东西,人是可以补全的。”
程知远:“你是这么认为的?那生命呢?”
徐无鬼瞳孔骤缩,而仙人寓言再一次于岁月之中出手!
嗡!
一面无形之盾出现在前方,程知远的剑指,停下了。
这不是刺不中,而是刺中了,但是需要回答一个问题,才能继续突破,否则,会一直如此僵持,但对方也同样不能动。
程知远看向那个黑影。
“自相矛盾?”
楚国有个卖矛和盾的人,他先夸耀自己的盾很坚硬,说:“无论用什么东西都无法破坏它!”然后,他又夸耀自己的矛很锐利,说:“无论什么东西都能被它破坏!”
市场上的人质问他:“如果用你的矛去刺你的盾,它们将怎么样?”,那个人无法回答。众人嘲笑他。无法被刺穿的盾牌和能刺破所有盾的长矛,是不可能共同存在的。
这个寓言,出处时间都不明朗,但是在春秋末年已经有了,后来收录入《韩非子》之中….
“这个故事,是先有,再有的寓言。”
“这是存在之事,而非或许存在。”
仙人寓言嘲笑道:“所以,你必须回答这个问题,才能刺破,这是道的规律,而不是我的力量,你面前的这面盾,就像是离坚白一样。”
程知远突然呼出口气,手中剑指一弹。
巨大无比的力量,顺间穿过了那无形之盾!
“不必打破,因为山外,亦有青山。”
一言蔽之,仙人寓言惊动,徐无鬼被击中,浑身上下筋骨俱碎,一股精气神明从他躯壳中脱离出来,使得他当场跪地,呕血不止!
程知远又是一弹指!
这一击打破了徐无鬼的精神,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仙人寓言发出了笑声。
于是一道纯白色的光辉,从仿佛濒死的徐无鬼身上慢慢扩散。
“不破不立….”
程知远看向寓言,寓言则是指向徐无鬼。
“大祭酒将他逼至濒死,于是被砍掉了四肢,又把石头的表面敲碎,最后露出来的…..”
“是‘和氏壁’。”
“多谢,他已经有了入天门的资格。”
徐无鬼的脸上出现欣喜以及劫后余生,而程知远则是平淡的说了一句。
“错了,没有资格。”
寓言失笑,徐无鬼不语,然而紧接着,程知远的身后升起一道白色的光晕,使得他们都骤然失声。
而程知远道:
“既见我——”
“不见天门!”

q333v熱門連載小說 劍頌 愛下-第七百五十五章 仙人“寓言”看書-k6j6u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负道之人,程知远并不知道人间这句话的真正意思。
但从字面上已经可以猜测出许多。
在这一击之后,人间消失,没有过多的留恋,因为离坚白已经出现,在穿过了众多黑影之后,来到那面无穷高的墙壁前,即使是人间也没有办法穿过,只得离开。
在此次之后,人间将重新恢复成原本的无形状态,将不会再以有形的形态出现,因为这世间的“代行者”,已经与它背道而驰。
程知远至此也不免终于停止了动作,等到程知远缓缓转过头去,睚眦,往世神,三天子,委蛇,全部转过头去。
它们一起看向那面高大无穷的白色墙壁。
“大道!”
程知远向白色墙壁行礼,但事实上,这一切不过都是空幻中的造化,等到离坚白消失,万事万物都恢复原样。
而程知远的那枚简牍,也消失了。
大道已经显化,“登假”之道,是一种真正意义上的通天之法,登假本身也有“死去”的意思。
素王的笔迹刻印下这条大道,却因为在人间蒙尘而不能出世,自大禹时代一直流传下来。
是啊,大禹的时代,大禹已经被素王所占据,它自己本身就是假人,又如何继续登假呢?
而圣皇启,好大喜功,虽有平定天下之功劳,但他却没有资格见证这枚简牍。
程知远扪心自问,自己接下来要做什么?
是要效法太乙,列子等人一样,开始布局千古,寻找代替自己的看花人,还是在此间事了却之后,回到世间…..
“不成大道,不以护己身,不护己身,不已护小家,不护小家,不已护天下….”
程知远下了决定,这将会是一段漫长的岁月,等到…..
心思转过,云烟聚散。
而在原本,龙素所隐居的山谷中,徐无鬼拿到了还在襁褓中的孩子。
嬴政,或许对于徐无鬼来说,应该是元始天道。
熟睡中的秦太孙,根本没有意识到危险的到来,龙素的手放了下去。
徐无鬼的状态也不好,他的身外,一个影子的胸口被洞穿,那是儒家的绝技,凝聚全部的精气神明化为一千击聚集在一点上,于一瞬间落下,只要是血肉之躯,任何人都会在瞬间被打成齑粉。
“幸亏你失去了武王钺,否则刚刚那一下,我已经死了。”
徐无鬼对龙素如此说,他受伤了,但是幸运的是,他成为了古老仙人故事中,一个“问道的影子”的影子,于是,他便达到了一种全新的境界。
他成为了“寓言”的傀儡。
这是心甘情愿的,因为对方是天门中的人,徐无鬼愿意为了大道而付出一切,他昔年希望杀死很多人来证他之道,也是如此。
但世间大变的速度太快了,超出了他的预期,徐无鬼有过预感,在被程知远击溃的时候,他就知道,南华真君不再青睐于虔诚者了。
后来,有游荡于天地间的倒影找到了他,那个影子是天上投下来,于人间显化的一丝幻象,他自称“寓言”。
五十二仙人中的“寓言”。
龙素的气息很衰弱,但语气依旧平静,即使身前染血也面不改色:
“你对我很了解,徐无鬼…..我的绝技,你都知道….”
徐无鬼道:“这是理所当然的吧,如果不对你知根知底,又怎么敢来这里呢。”
“程知远回不来了,他在人间的气息已经消失殆尽,我至现在,都没有感觉到他的存在。”
“恶来也不在….”
龙素问道:“你居然知道恶来也不在….不,你居然知道这山谷中最后一个人的身份….”
徐无鬼:“寓言,无所不知。”
然而龙素却是不相信,轻蔑一笑之后:“寓言本就是用比喻性的故事,来寄托意味深长的道理,给人以启示…..这算什么无所不知?”
“你带走政儿…….是要自己独占元始天道?这也是必然的吧….”
徐无鬼道:“大士,你是君子,但这一次却想要用小人的言语来击破我的内心,我很遗憾的告诉你,元始天道,我将交给天门。”
“交给‘寓言’。”
龙素没有回话,徐无鬼也没有过多解释的意思了。
拿到元始天道,也是寓言的意思。
寓言给予徐无鬼可以接受的大道,而徐无鬼则帮寓言在人间拿到元始天道,这是很公平的交易。
那个影子之中,究竟有多少位古老圣人的影子?
徐无鬼不知道,甚至不敢想象,因为影子之中还有影子,无数的仙人“寓言”,在升入天门之后,重新叠加,变成了如今的这个黑影。
人间还有一位寓言。
但是天上的那位已经不需要人间的这道影子了。
“新的圆环开始了,人间的这位寓言,世间的五十二仙人,我已经不需要这一个的影子了,只要元始天道拿到,立刻,立刻就可以超脱于岁月,跨到离坚白之后….”
徐无鬼在心中回忆着“寓言”的话,他正要在此时离开,而龙素则一直是定定的看着徐无鬼。
就在这个时候,徐无鬼后退,后背却碰到了一根手指。
徐无鬼连一瞬间的迟疑都没有,一瞬间化成影子逃窜!
然而手中骤然一空,徐无鬼低头,影子中的嬴政已经不翼而飞,再看前面,程知远站在幽暗之中,双目却散发灼灼光明,如同黑暗之中的炬火!
“逃向何方?”
徐无鬼听到了这段声音,转头再跑,黑影的速度极快,一瞬间融入天地之中,缩地于百十数里之外,日月迁移,世间道影轮转无算,徐无鬼来到一处山川,一抬头,又见到程知远!
“逃向何方?”
徐无鬼心神动摇,再度逃窜!
待到一处山野,徐无鬼幻化而出,天空雷声大作,风雨阴霾!
程知远自风雨中来!
“先生病矣,苦于山林之劳。”
徐无鬼浑身一阵颤抖,僵硬的转头,看向四周。
这里是…..
榆次河丘!
“不、可、能….”
徐无鬼一字一顿:“摩弄日月,移转乾坤….”
程知远:“幻化而已,一切都是你的一场梦。”
“徐无鬼,记得吗,你在这里所说的话,那是还没有上岸,就足以使人怨恨了…..”
“未始离于岑,而足以造于怨也。”

lo0wo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劍頌-第七百五十三章 假人閲讀-2fmeo

劍頌
小說推薦劍頌
(原来前面标题第一个数字都打错了,汗….不过问题不大…)
风!
风是天地间流动的气,它普遍而畅通无阻地吹送过来,不分贵贱高下,万物都沐浴在风拂之中。
夫风生于地,起于青萍之末!
那是一柄剑!
冒顿的眼中,铁枪冲击过来,数十万大军犹如幻影被突破,而在惊天动地的战吼声中,他挥起自己的战刀,迎向那杆铁枪!
他杀心大起!
冒顿虽然对那两个所谓天神的谈论,不太清楚,但至少也知道,此时的项籍,他是没有任何杀心的。
他只是在做出一个刺的动作而已!
但他冒顿不同!
一个没有杀心的霸王,和一个拥有杀心的撑犁孤涂!在相同的条件下,在对等的撞击中,在相差并不远的武力上,他冒顿带着无边无际的愤怒与凶残狠辣的杀心,那绝不是一个只知道挥刺战枪的木头人可比的!
“来得好!”
于是他的声音震动九霄,仿若雷霆,似乎要靠着这一声将项籍唤醒,只要项籍起了半点杀心,那么紧跟着,他和他的那无数楚军,瞬间就会被匈奴人的战海所淹没!
山是高大的,镇压九地,不能与泽平!
战刀迎向战枪,但是天地在这一瞬间似乎定格,当刀刃斩中空气,擦着项籍的头颅劈过去的时候,冒顿发现自己突然离地而起,他被那一枪刺中胸膛,微弱的风在一瞬间化为夺命的力量!
风在大地上生成的,从青翠小草尖上兴起,逐渐扩展到山谷,在大山洞口怒吼,沿着大山坳,在松柏林下狂舞。
疾风往来不定,形成撞击物体的声音;风势迅疾飘扬,犹如怒火飞腾,风声如雷,风势交错相杂。飞砂走石,大风摧树折木,冲击森林原野…..
冒顿口中的血流落出来,天地间仿佛回荡着一个人的声音,那是南世中土曾经一个很有名气的人,他叫做宋玉,曾经做了一篇文章,与楚襄王论道,所谈及的,就是“风”。
《风赋》。
襄王就是顷襄王,也是程知远当年与庚桑楚同去献计的那位楚王,宋玉是他的臣子,也是后来争夺学宫祭酒的有力人选,但是宋玉没有从楚地回来,而是一直待在了那里….
天地在这个时候散开了,山被风所穿过,山后面的万物见证了风的移动,于是山也被风所裹挟了。
白登之围,解了!
祭天金人看到这个结果,不免发出叹息声。
“青史向祭酒一边倾斜了。”
是的,项籍本是会输的,但是青史在摇摆,最后的结果,就是现在的结局。
祭天金人输了。
“于是你要履行诺言,在这桑叶之中,静静等待二十年。”
程知远如此告诫祭天金人,语气严厉,而祭天金人道:“我无意反悔。”
尘埃移动,青史成幻,程知远感觉到人间的力量开始逼近自己,这意味着精气神明又要开始流失,程知远注视着这里的一切,青史在晃动,万物已经听不到他的声音,对于程知远来说,这不过是一个荒诞的青史而已,是承接了人间的历史而演变来的桑叶。
“人间让我迎接它对我的惩罚,但是我却并不认可这种惩罚!”
程知远锁死了自己的精气神明,此时背上的往世雷书,那只眼睛睁开,四面八方的力量开始集中起来,程知远进行推衍,即使把精神全部耗费殆尽,也要推衍出击退人间的办法。
曾经自己的最大帮手,如今成了一个要对付的敌人,只是因为自己背弃天命,但程知远从没有觉得是自己做错了。
“众生才是人间,一个没有万物众生的人间,不过是一片绝死之域罢了!”
程知远对人间开口,人间的力量似乎有所迟疑。
“山川,它们不会开口,不会说话,是死物,但它们也是‘活着’的,山死去,会崩塌,川死去,会干涸,风死去,万物衰退,雨死去,天下大旱。”
“万物自然都是循环的,这就是生,众生在此之上诞生,更是生之一字的真正体现,小到虫蚁,上到飞禽,下至走兽,远达人灵,无不是生之一字。”
“天命庇护谁,和我没有关系,我要庇护的,是我看得见的,我所认识的那些众生,自然之中有天敌存在,而我,就是匈奴的天敌!”
“如果你一定希望的话,那么我也将是人间意志的天敌!”
程知远的声音毫不客气,人间似乎陷入一种漫长的思索当中。
很快,人间有了决断。
消灭程知远,不再是惩戒!
人间意志毫无保留的敌对,惊天的震荡要将本就快消失的青史给彻底撕碎,在人间那无穷大的意志当中,程知远即使曾经一气破天关,却也不可能有太多的抵抗之力!
四界十方,人间就是四界之一!
程知远从袖中取出那枚破烂的简牍,在人间意志来临的时候,向着前面压去!
未始出吾宗!
在这枚不知名的大道简牍,接触到人间意志的一刹那,曾经这枚简牍将荧惑道尊的道性全部抹掉,而在没有接触到重大变故的时候,就只是一枚极其坚固的普通竹简而已。
那五个字熠熠生辉,在这一刻,大道简牍开始出现波动!
那五个字仿佛活了过来!
这种变化是程知远想要看到,但绝对是不曾料到的,但现在要的就是这样的不可控!
人间的意志,被五个字给照破,无形之力出现了有形的姿态,那毫无疑问是一个人形。
在万物没有诞生的时候,这个人形是混沌状态,是一个漩涡,在万物诞生之后,先是尘埃,再是太阳,又是星辰之光,随后山川之体,万兽之貌,最后才是这副人的形态。
这是人间的意志,是随着世间的变动而不断变动的。
“时与世移,世与事易!”
未始出…..壶子就曾经证得这五个字,是不曾显化的大道,证出了这五个字,其实恰恰说明,距离真正的得道,还有一道鸿沟无法逾越,这也是壶子困锁在天门后的原因。
但是程知远的这枚简牍,笔迹,是素王所写!更是伏羲氏所窃取来的道之根源之一!
而素王,岁月光阴之中,与人间的青史永世同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