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在帝國當王爺

5cf4s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混在帝國當王爺-第八百十六章 人終歸要有底線(二十)鑒賞-lodbp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信中的最后,范中允再次劝说李勋,尽早舍弃相国之位,今时今日的政局,根本就没有你李勋发挥的空间,你在这个位置上,只能是被利用,被别人当枪使唤,得不偿失,没有任何好处。
“主公,范先生说的不无道理,当今皇上虽然越发的与你亲近,看似对您非常看重,但那都是利益关系,从皇上任用宇文真、黄洪亮等人主持西域军政大事,不难看出,他是想以您为出发点,把整个西域控制在自己的手中。”
獨戰星空
總裁之豪門啞妻
司马图在旁轻声说道。
李勋沉默不语,范中允已经给自己写了好几封信,每一次都是耐心的给自己诉说厉害关系,以及政局的紧迫复杂,并劝说,让自己不要当这个相国。
范中允劝说李勋,你若是在野,而不是相国,那么赵询一定会以最大的努力,让西域以及陇右西部七州这两个地方,保证李勋的人马不动,这样一来,不管以后发生什么变化,李勋在西域与陇右西部的势力与影响力就会一直存在,从一个方面来说,李勋的力量也就是赵询的力量,他们两人可谓是共存共有,至少现在是这样。
李勋若是不在朝中,任何事情的爆发,都不会往他身上吸引,因为他们的主要目标是皇上赵询,以及那些围拢在皇上四周的政治核心人物,李勋游离在外,就算有人或是势力刻意针对,一个不在政治核心之内的人,你又能把他怎么样呢?
李勋在野,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相国不相国的,其实根本无所谓,不在其位不谋其政,自然也就没有了那么多的厉害关系,而且李勋真正的势力是在陇右与西域,而不是在中原,李勋做了相国,等于是从头开始,他在陇右与西域的势力与根基,对他几乎起不到太大的作用,反而会遭到别人的嫉恨与猜忌。
李勋现在是相国,在陇右与西域又有很大的影响力与势力,别人暂且不提,就是赵询看起来,心里恐怕就会有些别扭,他希望李勋能够帮助到自己,能够给予自己力量的增强,超过了这两个方面,那就不是帮助,反而成了威胁。
李勋既是相国,因为李怡的关系,身上又有了很重的外戚因素,加上他在西域和陇右的巨大影响力与不错的势力,这几点加起来,赵询必然不可能不有所猜忌,出于防备以及减少威胁,最好的办法就是给李勋减压,也是给自己减压。
青春日記
赵询以宇文真为陇右大都督,都督陇右西部七州诸军事,黄洪亮为西域观察使、转运使,不难看出,他已经开始布局陇右与西域两地了。
屍魔重生 風隨螢火
当然,赵询并没有打击李勋留在西域、陇右西部的那些旧部,把他们打下去了,也不过是换成了宇文真与黄洪亮,时间一久,又是新的威胁,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李勋的旧部与势力不变,但加进去了宇文真与黄洪亮,让他们两人在李勋原有的基础之上,建立新的势力,形成一种平衡与牵制,这样一来,对于赵询才是最大的好处与安全。
沉默良久,李勋淡声说道:“整个天下都是皇上一个人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我们所有人都是皇上的利用对象,利用不利用的,其实无所谓的事情,而且,皇上并没有调动或是打压我留在西域和陇右的旧部,他们的职位与权力没有任何变化,只不过加进去了宇文真与黄洪亮两个人,他们做他们的事情,对我没有什么影响。”
司马图苦笑道:“主公,您太想当然了,有句话说的好,建立新秩序的最好办法,就是打破原有的秩序,宇文真与黄洪亮两人去了西域和陇右,他们要想有所作为,势必要打破原有的局面,会怎么做,其实很好猜测,无非就是拉拢与打压,这是最快也是最有效的手段,但是不管他们怎么做,损失最大的还是主公您啊。”
李勋站了起来,来回走动了一会儿,然后指着司马图说道:“你和范中允总是说这和我有关,那和我有关,这个利益是我的,那个势力是我的,其实我想说的是,我做那么多的事情,并没有太多的私心,我为的不是什么利益,更不想建立自己的势力,我只是不想生活过的那么无聊罢了,你们为何要把事情想得那么复杂?”
悍卒
司马图有些惊讶的看着李勋,竟是没有想到他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但是很快他就是反应过来,神色严肃的对李勋拱手说道:“主公,人在江湖身不由己,这个道理您应该明白,不管您是出于什么心思与目地,时局走到今天这个地步,你想简单已经简单不了,很多人和事,也由不得主公您。”
李勋摇了摇头,叹声道:“我不明白。”
棄妃要改嫁:皇上,接休書吧 亦然
司马图沉声说道:“皇上对李忠的顾忌,所在何处?”
听闻此言,李勋全身一震,顿时明白了,李忠一心为国,不存私心,但是赵询依旧对他起了猜忌,其真正的根源所在,不正是安北?
有一句话说的好,人无害虎之心,虎有伤人之意,打一个假设,若是李忠振臂一呼,安北数十万大军挥军南下,其后果会是怎样?
青春頁碼 段家二公子
司马图继续说道:“皇上的意图已经非常明显,以主公您在陇右西部和西域的根基为出发点,让宇文真与黄洪亮两个人参与进去,然后开花结果,在门阀世家集团涌入这两地之前,占据先机与主导地位,愿望是好的,但是能够实现?”
烏雲遇皎月
強寵成婚:悶騷總裁悠著點 就叫我仙姑
李勋看向司马图,出声问道:“一旦形成你所说的这个局面,你觉得门阀世家集团会怎么做?”
司马图断然道:“集中力量打掉一个,取而代之。”
劍修的諸天之旅
李勋再次沉默了,他明白了司马图的意思,赵询在朝堂之上,为了达成自己的目地,与门阀世家集团进行了许多妥协,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但是在西域与陇右西部这两地,赵询显然不想再有任何妥协与退让,他想要独霸这两地的利益,然后以此为根基,积攒力量,在未来的某一个时期,对门阀世家集团进行大反击。
赵询想要把门阀世家集团,全部堵在西域和陇右西部的大门之外,让这两地的利益成为自己独享,但是正如司马图所言,愿望是好的,但是能够实现?

65v8o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混在帝國當王爺-第八百十五章 人終歸要有底線(十九)-s762m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晋朝虽然实行了科举选士制度,但并不彻底,科举考试也不是定期举行,从宣宗开创科举到现在的近四百年时间,科举考试时有时无,每一次考试的间隔时间都很长,短则五年,长则数十年,所以说在晋朝,科举考试并不是常态,而只是选拔官员的一种方式,比如延续了许多年的察举制,还有门荫制。
门荫者,即以父祖官位,豪门世家的余荫而得官。
三品以上大官可以荫及曾孙,五品以上荫孙。被荫之孙品阶降荫子一等,曾孙又降孙一等。
頭號獵物:隱婚老婆請配合
察举制主要是地方和中央根据个人的才能和品行对个人进行推举和征召。
在科举受到门阀世家集团的强烈抵触,而不能成为国家选拔人才的常态之下,不管是门荫还是察举制,都是被门阀世家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从底层通往上层的仕途之路,依旧被门阀世家集团所操控。
这种情况一直到了武宗一朝,在政治权利上占据了绝对优势之后,武宗对各项制度再次进行了比较大的改革,比如科举考试,开始按照严格的时间与要求,每两年举行一次,不得以任何理由阻断科举考试,武宗还定下一个规矩,不经地方,无进士功名在身者,不得为相,这在一定程度上,有效阻挡住了门阀世家集团对核心政权的长期霸占,一批优秀的底层贫寒士人,开始有机会进入政治核心。
除此之外,武宗对底层官员的晋升之路,开始放宽与重视。
官吏之名,七品之上称为官,七品之下则是吏。
吏是整个社会权利阶层之中,最底层的存在,他们绝大多数都是出身寒门,虽然走上了仕途,但是不管怎么努力,却是终身难以晋升,以至于许多有才之士被埋没,没有出头之地。
科举考试虽然给了寒门一个机会,但这个机会有多少呢?恐怕是不多的,就算是以清廉公正而著称的一代名相杨道嗣与刘桀,他们两人分别相续监察了五届科举考试,每届不到两百人的名额,能够考上进士的寒门子弟,也不过三五十人,而这也已经被世人称为公正与公平,可以想象的到,在他们之前的历届科举考试,能够以真材实料考上进士的寒门子弟,又能有多少呢?
在最高权力统治这个阶层,门阀世家占据了主导地位,他们这个阶层,会给寒门子弟多少机会呢?
所以,武宗在一定程度上改革科举的同时,又是大力发展底层寒门有才之士。
在晋朝,考上举人,就已经有了进入仕途的资格,但这种资格的潜力太差,世家子弟有了举人功名,考不上进士,还能通过门荫与察举,寻找新的出路,而寒门子弟,考不上进士,只有举人功名在身,就算进入官府做事,也只能是八品九品的小吏,而且此生很难再有晋升之路。
寒武再臨
武宗给了他们机会。
流外铨从武宗开始,成为晋朝除科举、门荫、察举之外的第四种选官制度。
流外铨是针对地方各级衙门的吏员而设,他们其中有很多人甚至连品级都没有,从这个时候开始,朝廷按年度对其这类吏员的功过行能进行考课,经三考逐级升转,最后可以经考试人流,成为正式品官,也或是得到品级的提升,这种集考核、选拔、任用为一体的流外官铨选程序,虽然程序复杂,制度森严,很多人依旧没有机会,甚至是被逐出官府衙门,从此失业,但它却给了那些确有真才实学的少数人,一个晋升的机会与出路。
極品皇妻:太子好奸詐
说到底,这是一个人分三六九等的世界,门阀世家集团占据主导,他们掌控了包括政治、财富、土地在内的绝对优势地位,寒门子弟要想出人头地,千难万难。
但也有一些人从其他途径找到出路,最终走上政治的核心,比如外戚,还比如以军功出将入相。
别的不说,当朝左相李忠就是如此,以辉煌的军功跻身权利的最高层,还有李勋,半军功,半外戚,也是以贫寒的出身,最终跻身权利的核心阶层。
我們學校有鬼1之:鬼會堂
但通过这种方式上来的人,终归不是主流,既是少数派,就要受到多数派的排挤,他们在政治上的局限性太重,限制太大,李勋不过做了一个多月的相国,对此已经有了很深刻的体会,他想和别人和睦相处,却被对方敬而远之,甚至是敌视,或许是身在高位,以及赵询很大程度上的扶持,李勋还感觉不到太多东西,但那种无形的排挤与距离,却是让李勋非常不舒服。
大道逍遙遊 沈默
李勋从沉思之中醒来,颇为感叹的说道:“有人的地方就有争斗,或许我还是太单纯了。”
司马图从怀中拿出一封信,递给李勋:“主公,这是范先生的来信,一个时辰前刚刚传来。”
獨家星婚 五月梅子酒
李勋接过信:“你看过了?”
司马图点了点头,没有说话,他已经看过了。
李勋拿出信观看,范中允在心中说了说西域和陇右两地目前的局势,陇右西部七州之地依旧平静,但是西域方面……
李勋征伐西域,虽然取得全胜,拿下整个西域大地,但这种胜利,更多的只是军事上的胜利,对于西域也只是军事上的占领,李勋通过一些手段,努力的想要稳定住整个西域的局势,以至于长治久安,但朝廷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与时间,他这一走,很多后续计划,只能停止下来,而李勋先前做的那些事情,其实也只是权宜之计,是临时而为,只能保持短时间的稳定,如今随着时间的推移,李勋先前的那些努力与手段,其作用显然越来越低。
范中允在信中告诉李勋,西域内部一些人,正在暗中积攒力量,显然有所图谋,而先前被李勋拉拢的西域一些贵族高层,随着李勋的离开,如今的态度也是越来越暗昧,恐怕已经生出了其他心思,朝廷对西域的动作,恐怕要加快进行了,而且一定要慎重而为,一旦出错,西域如今脆弱的平静局面,恐怕将会立即被打破。

2ctuo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混在帝國當王爺 柺子飯-第八百十四章 人終歸要有底線(十八)看書-2eg9x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还有就是希望通过李勋,把尤家给拉拢过来。
婚心繚繞,老公你好
赵询继位之后,一直在努力拉拢各方大臣与世家,看似成效不错,数量不菲,但是真正有份量,能够被赵询看重的,除了一个寇雄所在的寇家之外,在没有第二个。
三界之赤幽花魅 玖蘭格
尤家在众多门阀世家当中,不论是传承之悠久,还是地位以及名望,都是名列前茅,并且与刘桀、刘知古、刘从季等许多门阀世家,以及河北五大藩镇,尤家与他们都是保持着非常良好的关系,与很多门阀世家也是有着多年的联姻关系。
老一辈的功勋名宿,存活于世的已经没有几个人,尤家还有一个尤元峰,他德高望重,在门阀世家之中有着很好的人缘,很高的威望,若是能够通过李勋,把尤家拉拢到手中,得到尤家的鼎力支持,那带来的连锁效果,绝对是极为巨大的。
大逆鋒
但是显然,尤元峰老奸巨猾,始终保持清醒的头脑,他根本就不会让家族,陷入到这场巨大的风暴之中,李勋进位政事堂之后,尤元峰开始有意在背后进行扶持,但这种扶持力度有限,对李勋也是有很大的保留,赵询几次拉拢,尤家都是表现的非常冷淡,并且有意拉开距离,这让赵询非常失望。
火影之煉金術師 楓夜弄弦
赵询想要通过李勋拉拢尤家的愿望与目地,显然已经无法达成。
李勋入职政事堂之初,心中本来是有一股热血与冲动,他想有一番作为,或许与杨道嗣、刘桀这些名扬天下的名臣、名相,远远不能比及,但治国治世,惠及百姓,做那么一二件有意义的事情,应该还是可以做到的,李勋也想去做。
但是自从正式被任命为政事堂相国之后,李勋却是发现,理想与现实相差太远。
一把华丽的宝剑,外表或许非常耀眼好看,但它真正的要害却是剑刃的锋利,若是只看宝剑的外表华丽,而不去重视剑刃本身,说到底就是一件好看的摆设,发挥不出它本该拥有的作用。
穿越種田之滿堂春 溫吞的女人
毒手鬼醫:腹黑世子寵狂妃
李勋现在的处境就像是一把华丽的宝剑,剑刃在鞘,他拔不出来,用不了剑刃的锋利,他就无法完整的去行使相国之权。
到底是什么限制了我?
李勋时常想到这个问题。
对于这个问题,李勋最近也是常有思考。
晋朝延续到如今,五百多年的岁月,起起伏伏,有过鼎盛,有过衰败,也有过中兴,但天下之势,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这是历史的必然,也是封建制度的必经之路。
任何群体,只要有了钱,有了权力,它就能够拥有很大的凝聚力,门阀家族的起点,起源于楚朝末期。
楚安宗为了重振国力,意图打破贵族世袭官僚制度,决心改革,因此遭到贵族世袭官僚集团的强烈反抗,叛乱四起,天下大乱,当时,土地兼并十分严重,逐步形成官僚、商人、地主三位一体的豪强地主势力,他们有钱有粮也有人,威名地方,但政治上却是没有任何出路,仕途被贵族世袭官僚集团所垄断与阻隔,对此,他们早就心生极大不满。
楚安宗被贵族世袭官僚集团逼到了绝路,于是联合地方豪强地主势力,开始发起反击。
楚安宗在地方豪强地主势力的帮助之下,最终取得了胜利,并改革了政治制度,彻底废除了延续有一千多年历史的贵族官僚世袭制度,开始实行察举制,从这个时期开始,大量的人才涌入朝堂中枢,地方与中央更为紧密的联系到一起,人力、物力开始高度集中,楚朝一时间国力大盛,实现了中兴。
可惜的是,楚安宗死的太早,而且自他之后的三代皇帝,全部都是有名的昏君,宦官弄权,权臣当道,政治败坏,楚安宗一定想不到,他实现的中兴,在他死后不到五十年,楚朝便是走向了灭亡。
晋朝政权是在豪强地主支持下建立起来的,晋朝皇帝对他们非常优待,因此,豪强地主在晋朝享有政治上经济上的特权。他们在政治上把持中央和地方政权,经济上兼并土地,经营庄园,掌握世道舆论走向,渐成割据,逐渐成为名门大族。
士族制度的盛行,依赖于统治阶级颁行的各项法令。法令的出台从制度上维护士族地主在政治、经济、文化、社会生活等各方面的特权。
榻上撩歡:寵妃別亂動 琦夢
晋朝建立之初,外部环境恶劣,强大的胡族,逐渐走向统一与立国的吐蕃,一度强盛的抚南王朝,当时的晋朝,刚刚结束了长期的分裂与战乱,国内民生凋敝,百姓求安,士兵厌战,晋朝皇帝为了取得世家大地主的支持,加大了对他们的放纵和笼络,也就是从这个时期开始,门阀世家制度开始逐渐成型。
晋朝立国一百多年后,国力进入全盛时期,胡族再次分裂,五次大规模的西征,彻底打残了整个吐蕃王朝,吐蕃开始臣服晋朝,强盛一时的抚南王朝,陷入大规模的内乱之中,外部局势一片大好。
这个时期,经过一百多年的发展,经济与权利都是拥有巨大力量的门阀世家,发展到了数十家之众,他们垄断仕途,大肆兼并土地,主导政治,左右天下大局,势力足以与皇权并立,甚至超越皇权,连续几代晋朝帝王都是被门阀世家所操控,不甘受辱者,不是被杀,便是被废,皇帝要想行使权力,都要依赖他们的支持,门阀政治达到鼎盛。
宣宗继位之后,不甘傀儡与架空,他曾经督军陇右数年,与陇右军事集团有着非常亲密的关系,他以此为靠山与根基,发起了对门阀世家的全力反击,加上当时众多的门阀世家之中,也是有一些有识之士,他们希望门阀与皇权是共存,而不是你死我活,所以,宣宗发起改革与反击之后,相当一部分门阀世家选择了归附皇权,这导致实力强大的门阀世家集团之间的联合,最终走向分裂。
陰陽巫惑
宣宗最终取得了胜利,开始大举政治改革,划分六部,行科举之事。
最強非人類
但是宣宗的改革并不彻底,很多政治上面的事情,最终还是与门阀世家集团有了妥协与退让。

g383h超棒的都市异能 混在帝國當王爺 柺子飯-第八百十三章 人終歸要有底線(十七)閲讀-3h209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李勋并没有急着进宫,因为已经快到午时,这个时候,皇上赵询可能正在用膳,去了也是打扰,而且河州与柘州的事情,不算大,但也不算小,李勋既然选择了直禀皇上,就要想好了怎么说,不可能见了皇上,把事情一说就完事了,这既显得水平太低,也太肤浅。
回了家,尤敏见到李勋,叫着去吃饭,但李勋肚子并不饿,便没有去客厅,而是去了书房。
“主公,您回来了。”
彪悍小農妃
洪荒巫妖傳
司马图正在书房看书,见到李勋到来,于是起身行礼。
李勋摆了摆手,示意他不要多礼,然后找了一个地方坐下来。
“你还没有吃饭吧。”
“我有一个坏毛病,读书之时,不觉窗外事。”
i.diot 請別傷害我
李勋问道:“你最近整日待在书房之中,难道就不无聊?”
司马图说道:“最近难得清闲,读读书也是挺好的,主公不必为我担心。”
司马图在漠蒙受苦二十年,身体与精神饱受摧残,所以他的健康并不是很好,这段时间就一直身体不佳,一直都在家中养病,这两天有所好转,这才时常到李勋府里来,在书房看看书,或是与李勋聊聊天。
李勋轻声说道:“子文,出来做官吧。”
司马图微感惊讶道:“主公为何突然说这样的话?”
李勋默默说道:“我知道你心中的志向,留在我身边,你永远都不会有名份。”
司马图是一个很有功名心的人,他想要当官,而且是当大官,以功名利禄来洗刷自己身上的污垢,因为在士人心中的道德标准,士可杀不可辱,司马图在漠蒙二十年,受尽胡人的驱使与奴隶,早就应该去死了,苟活到现在,或许对于他本人来说,是一件极为不容易的事情,但是对其他人来说,终归要受到歧视与不屑。
司马图之所以不记得失跟着李勋,只是做一个幕僚,说到底还是为了报恩,李勋数次救他于生死之间,是因为义。
總裁大人好眼熟
司马图没有正面回答李勋,而是笑着说道:“常言道,相国门前七品官,主公如今身为相国,我是您的幕僚,怎么也比看门的要强一些,应该能算上五品官。”
寵妻蜜戀
面对司马图突然的玩笑话,李勋微微一愣,随即说道:“常言又道,小鬼难缠。”
说完,李勋自顾笑了起来。
司马图端起茶杯与茶壶,走到李勋跟前,给他倒了茶水,并轻声问道:“主公,范先生如今也是无官无职,但他愿意跟着您,这是为什么呢?”
李勋看了司马图一眼,轻声说道:“范先生的志向不在当官。”
司马图对着李勋躬身道:“范先生有此志向,我司马图也是如此,若只是为了功名利禄,我不会跟着主公您。”
李勋沉默不语,端起茶杯默默喝着水。
都市王牌教官 弈世
范中允曾经跟李勋说过,钱财与功名这两样东西,天底下没有谁会不喜欢,但有些人吧,他有自己的理想与抱负,若是仅仅为了钱财与功名,而忘记理想与抱负,那这个人也不过是有着华丽外表的空壳子罢了。
李勋有时候在想,若是赵询肯以国政相托,像范中允这样的人,又会做出何等选择呢?应该是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吧,因为有人给了他施展理想与抱负的舞台,他还有什么好犹豫的呢?
招財小醫妃:王爺乖乖入局
范中允之所以厌倦了官场,一度打算隐退山林,或许就是因为看不到希望,在绝望中心灰意冷。
生活在秦時的日子
天底下像范中允这样的人,或许并不少。
詭出租
如今,范中允与司马图不计得失的跟随自己,任劳任怨,或许是出于报恩,毕竟自己对他们有恩,也有义,但这绝对不是全部,还是说,他们在自己身上看到了希望,以及其他什么东西?
李勋没有在这个话题上继续下去,有些话说多了,那就太见外了,司马图能够说出这番话,已经表达了他的态度与心意,这就足够了。
沉默半响,李勋放下茶杯,轻叹一声:“子文,我最近一直心情烦闷,政务上的事情,压得我快喘不过气来了。”
霸道王爺俏女官
司马图轻声说道:“主公经历太少,虽身为相国,但终归还是力不从心。”
李勋呵呵笑道:“不用说的那么婉转,我自己都觉得,我当相国,完全就不是那么回事,我还不够格。”
司马图笑道:“主公也不能这么说,武宗时期,刘文旭十八岁拜相,治国有方,以致名扬天下,青史留名。”
李勋看向司马图,淡声道:“你想说什么?”
司马图说道:“主公,政事堂与战场其实都是一样,为相者,要想施展抱负,展开拳脚,也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主公能够入相,靠的是什么?是地利,是先皇的临终遗言,以及当今皇上的政治需要,但是除此之外,天时与人和,主公何曾有过?”
李勋站了起来,在那里来回走动。
从赵询改元开合,朝堂政局正常运转到现在,李勋入职政事堂也是一个多月了,时间并不算长,但就是这不长的时间,却是弄的李勋有些精疲力尽,心中隐隐间有了退意。
赵询用李勋的目地,是为了利用他在西域、陇右西部的影响力与势力,把这两个地方控制在自己的手中,但是随着朝堂局势的越发汹涌,许多曾经被排斥在外的门阀世家,开始回返政治阶层,他们的到来,为的就是利益,西域与陇右西部这两块大蛋糕,他们岂会不闻不问,事实上,随着西域与陇右西部的人事被提上议程,这表明门阀世家集团,已经把目光盯向了西域与陇右,面对如此汹涌的来势,赵询能够顶得住?恐怕是顶不住的,因为这代表了许多势力的利益,赵询还没有能力与资格,去独享这份利益,他要是敢那么做,那些被他拉拢过来的门阀世家以及一些政治势力,恐怕立即就会离他而去。
一旦在西域、陇右事情上,赵询有了退让与妥协,事实上,损害最大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勋。

gnli5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混在帝國當王爺討論-第八百十二章 人終歸要有底線(十六)分享-n2p9b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大人,河州虽然不是大州,军队也不多,但一直都是河南北部的中流砥柱,羊迟以及其所在的都督府两千多士兵,在当地的名声极好,前番苏驰暴乱,河南动荡,羊迟率军死守河州,击退暴乱大军,这才稳住了河南北部的整体局势,如今因为粮饷问题,而让功臣退离,数千精锐崩散,对于朝廷来说,这绝对是一个很大的损失。”
極品大小老婆系統
贺铸连忙接了刘少聪的话,具体说了说羊迟最近的功劳,以及河州的重要性。
另外,刘少聪与羊迟是同乡,也是同窗,私下关系极好,他一上来就为羊迟多有美言,贺铸担心李勋有了误会,那事情就难办了。
听了两人的讲述,李勋点了点头,他并不知道刘少聪与羊迟的关系,就算知道了,李勋也不会多想,因为羊迟确实是一个人才,朝廷这样亏待于他,前番苏驰暴乱,羊迟依旧率领不过两千余士兵,死守河州多日,并最终通过夜袭,以少胜多,击溃了来犯的两万多暴乱大军,保住了河州,也稳住了整个河南北部的局势。
战争期间,因为钱粮物资极度缺少,羊迟找了河州许多豪门大族,希望借些钱粮,但是被他们断然拒绝,为了稳定军心,提高士气,没有办法,羊迟最后只能领着人抄了几家大户,所得钱粮,一半分给全军士兵,一半则是招募青壮死士。
羊迟这么做,虽然粗暴无礼,也触犯了法律,但是在当时暴乱大军兵临城下,河州岌岌可危,这也是羊迟唯一所能想到的办法,通过此举,得到了一批钱粮,不仅大大提高了军队的士气与信心,更是招募到了数千青壮帮助,加强了河州整体的防御力量,并最终赢得了战争的胜利。
当然,羊迟没有背景,更没有靠山,贫寒出身,战争结束之后,他虽然立下大功,但还是禁不住河州众多豪门大族的怒火,险些被定下大罪,最后还是李忠为其说了情,赵询这才网开一面,以功过相抵的名义,既没有奖赏羊迟,也没有治他的罪,职位依旧不变。
经过刘少聪的详细讲述,李勋对河州与羊迟有了一定的了解。
李勋说道:“柘州的事情呢?羌族最近屡屡生事,其中有何缘由?”
自律神豪 H艦長
刘少聪说道:“柘州的事情有些复杂…….”
羌族是少数民族,主要生活在剑南西南部,栖居地临近大理与吐蕃,他们处在中原王朝和吐蕃、大理势力之间。有的同化于吐蕃和大理,有的内附中原王朝,或同化于汉族,或在夹缝中生存,在晋朝和吐蕃长期和战不定的局势下,得以单独保存和发展。
超級煉化系統 霸道
羌族有自己的文化与制度,每千人为一山司,形成一个个或大或小的部落群体,总人口大约在五十万左右,生活在晋朝之内的羌族,接近三十万,其中以黑水部族实力最强,超过一百山司,也就是人口超过十万。
此次发生屠杀整个村落,屡屡生事的羌族,就是黑水部族引起的。
重生之神級修真
羌族这个民族,好勇斗狠,非常排外,自三百年前被晋朝接受,迁徙到剑南道之后,最初的百年时间,一直非常本分,与当地汉人百姓和睦相处。
穆宗时期,穆宗本人昏庸好色,残暴不仁,当时,羌族首领带着他的女儿前往丰京觐见晋朝皇帝,穆宗初见羌族首领之女,顿时惊为天人,随后派人找到羌族首领,希望可以纳其女儿为妃,并许下种种好处,此举遭到羌族首领的断然拒绝,因为他的女儿已经许配给别人,在羌族,很多女人刚一出生,就已经提前定下了婚事,而且终身不得取消,就算男方在成婚之前就已经死去,女方也依旧被视为其妻子,除非付出很多钱财,让男方家族主动取消婚事,不然,女方就要守寡终身。
羌族首领拒绝穆宗的要求,合情合理,并没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但穆宗的昏庸与残暴,哪里会管这些,他不顾自己乃是晋朝天子的尊贵身份,竟是把羌族首领赶出丰京,并强行纳其女儿为妃。
穆宗此等行为,被羌族首领视为奇耻大辱,他回到部族之后,立即联合羌族其他部族,随即发动了叛乱。
那个时期的晋朝,国力依旧处于鼎盛,区区羌族的叛乱,根本撼动不了晋朝的统治,所以,羌族的叛乱很快便是被平定,事情的最后,数以万计的羌族族人被杀,羌族首领拒绝投降,愤然自杀。
叛乱是被平息了,但羌族与晋朝之间的仇恨,至此也是彻底结了下来,此后的岁月,羌族始终排斥与敌视汉人,小规模的叛乱时常发生。
刘少聪语气沉重的说道:“懿宗时,羌族发动叛乱,懿宗以大决心,发动十万大军,彻底进剿羌族各大部族,超过十万羌族被杀,经此一战,羌族元气大伤,在此后的六七十年时间,一直非常老实与低调,不敢再与我晋朝为敌。”
豪門前夫寵妻上癮
靈紋仙劫 丘尺客
“羌族生活之地,多是山林高地,生存环境极为恶劣,懿宗时期的那次屠杀,虽然过去这么多年,但是羌族依旧没有恢复过来,此时羌族的人口恐怕也就二十万出头,可以用作战斗厮杀的青壮,最多一二万人,而且缺少武器与钱粮,此时黑水部族竟敢公然屠杀汉人村落,他们哪里来的底气与胆量?其中或许有大理与吐蕃这两方势力,在背后推波助澜。”
贺铸祖籍就在剑南道,他在那里生活多年,对于羌族的情况,显然也是非常了解。
刘少聪最后沉声说道:“我从剑南道返回的时候,黑水部族停下动作,局势有所缓和,但很多羌族之人正在前往黑水部族集结,这很有可能就是暴风雨来临之前的平静,黑水部族或许正在积攒力量,接下来可能会爆发规模更加庞大的叛乱。”
听完了刘少聪与贺铸两人的讲述之后,李勋整个人陷入沉思,片刻之后,他站了起来:“你们说的我都知道了,我现在马上进宫,就河州与羌族两地之事,立即禀奏皇上。”
重生之至尊幻神
李勋起身离开,临走之前,又是对着他们说道:“你们两人对河州与羌族两地之事,都是非常了解,倒是可以静下心来,思考一二,若是有什么见解,可以随时去我府中见我。”
“是,大人。”
贺铸与刘少聪同声应道,对着李勋躬身一拜。

2mwf6优美都市小說 混在帝國當王爺 柺子飯-第八百十一章 人終歸要有底線熱推-b8eqy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面对黄悾的冷言嘲讽,贺铸只是看了他一眼,并没有与其发生口角上的争执。
“李相国,这是各地军府衙门,传报上来的情况汇总,请您过目。”
贺铸做人做事非常认真,也很严格,并不想牵扯到任何的争斗之中,只是希望做好自己的本分工作,所以,不管是面对黄悾的嘲讽,还是李勋与寇雄之间的矛盾,他都不在乎,他在乎的是兵部积压的工作,已经相当的多,一些事情早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传报上来,但是因为各种缘故,久久不能得到解决,在拖下去,恐怕会出大事。
李勋拿过文书,展开观看,眉头慢慢皱了起来。
文书里面写的,只是各类公务的简单描述,多达五十余条,其中最多的便是各地军府衙门,要钱,要粮,要人,要装备,河南道河州都督羊迟上报,朝廷已经八个月没有给他发放任何的物资,其手下的两千余士兵,一半以上的人,欠饷已然超过一年,最近一段时间,多有逃兵事件发生,军中士卒的情绪也是越发暴躁与不满,在不发饷,恐有兵变之危。
羊迟上报的言语非常激烈与愤慨,最后提到了两点,一是辞官,二是要朝廷尽快下发钱粮,补足河州都督府的粮饷。
还有就是剑南道柘州防御使唐智于上报,柘州境内的羌族首领更换之后,羌族开始频繁侵扰当地百姓,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羌族的胆子越来越大,手段也是越来越狂暴残忍。
开合元年,元月初六,羌族竟是胆敢公然屠杀了一个村落,五百多名村民被残杀殆尽,唐智于忍无可忍,当即率领一千五百士兵,前往攻打,半路遭到伏击,损失惨重,随后退回石木县,并立即上报朝廷。
紈絝妖妃傾天下
河州的事情是二十五天之前上报,而柘州防御使唐智于的上报,则是十天之前,这两件事情一直拖延到现在,都是还没有得到解决。
妖女領域
李勋合上文书,沉思片刻,然后对着贺铸问道:“刘少聪回来了没有?”
兵部有两个员外郎,贺铸是一个,还有一个便是刘少聪,贺铸负责兵部文书类工作,而刘少聪则是负责巡视工作,他每年都会抽出两三月的时间,去往各地巡视监察,所以刘少聪对各地军府衙门的情况非常了解。
贺铸回答道:“昨夜刚刚回京,今日他休息。”
李勋起身指着贺铸说道:“让你立即来兵部,我要见他。”
河州与柘州这两件事情,刻不容缓,李勋准备直接面奏皇上,以最快的速度解决问题,但是文书之中对这两件事情的描述,太过简单,所以李勋准备找来刘少聪,事先把情况了解清楚。
腹黑竹馬,你被捕了
“李相国稍等,下官去去就回。”
贺铸显然明白了李勋的意思,心中顿时松了一口气,应了一声,随后转身大步离开。
科學民主與規範高效的統一:民主集中制的決策與執行體制
李勋看了众人一眼,随后指了指桌子上的那本文书,淡声说道:“以后兵部的日常事务,都交给寇侍郎去处理,你们只需事后把工作简报文书拿一份给我就可以了,其他事情无需找我禀报。”
李勋准备主动退让一步,缓和与寇雄之间的关系,虽然自己的官阶要高于寇雄,但论及家世与自身根基,自己恐怕是比不上他的,而且寇雄以及他所在的整个家族,是赵询花大力气招揽而来的重要力量,可以想象的到,在不远的将来,寇雄绝对会是赵询政治集团之中的重臣与重量级人物,自己与他若是起了纷争,赵询第一个就不会答应,两个人同属一个阵营,争斗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必要,也得不到任何好处。
从目前的局势来看,赵询的政治意图很明显,那就是继续实行先皇赵智的政治策略,以门阀世家力量,去制约与打压门阀世家。
“是,相国大人。”
众人躬身一拜,然后四散离开。
李勋挥了挥手,示意大家各自去工作,自己则是转身进了小书房,等待贺铸与刘少聪的到来。
刘少聪的家离兵部衙门并不远,所以李勋并没有等待多久,贺铸与刘少聪两人很快便是到来。
“参见李相国。”
刘少聪躬身行礼。
紅包亂三界 傾城武
李勋摆了摆手,笑道:“这里是兵部,不是政事堂,你叫我一声大人即可。”
變身之網吧女老板
洪荒之玉鼎新傳
刘少聪不是那种虚伪之人,他点了点头,出声问道:“大人传唤下官前来,可是为了河州与柘州之事。”
来的路上,贺铸已经提醒了刘少聪,并让他如实禀报,有什么说什么,无需夸大,也不要有所隐瞒,两人都是正直的人,私交很好,是很好的朋友。
重生仙女派NPC 我來臟波兵線
官途之平步青雲
李勋点了点头:“下午我正好要去见皇上,河州与柘州的事情,我准备当面禀报给皇上知道,若是商议的好,或许当场就可以得到解决的方案与办法,你把这两个地方的情况详细告诉我,我也好给皇上说清楚。”
花襲 妹姒
李勋见到刘少聪脸上依旧带着疲惫,他这一趟出去,并不是游山玩水,一个多月的时间,要去很多地方,处理很多事情,昨天晚上才刚刚返回丰京,按列他是有三天的休息时间,不过兵部有事,刘少聪只能从家中赶来。
李勋有些歉意的说道:“抱歉,你一路辛苦,本该让你好好休息几天的。”
刘少聪有些诧异的看了李勋一眼,堂堂相国,又是自己的顶头上司,能如此客气的跟自己说这样的话,这可不容易。
“多谢李相国的关心,既是公事,下官岂敢懈怠。”
刘少聪道了一声谢,然后沉声说道:“下官此次外出巡察,河州与剑南道都是去过,河州都督府有兵两千二百七十五人,都督羊迟出身贫寒,为人刚猛率直,是一员猛将,他手底下的士兵虽然不多,但战斗力很强,且都督府备案造册的兵员名单与实际士兵人数,没有任何误差。”
刘少聪一上来就为羊迟说了好话,各地军府衙门,多少都会高一些弄虚作假,备案造册的兵员名单比实际士兵人数,一般都会多上不少,就是为了吃朝廷的空饷,捞取油水,河州都督羊迟能做到备案与实际人数一致,这很不容易,同时也间接说明,羊迟一个清廉的将领与官员。

kwe3w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混在帝國當王爺 ptt-第八百零十章 人終歸要有底線(十四)展示-x4hdd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仿照晋朝的地域划分,把西域划分为数量不等的州县,然后由朝廷派遣官员前去管理,对于这个建议,李勋可谓是不屑一顾,因为这简直就是空口白话,纸上谈兵,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有些人根本什么都不懂,就在那里大放厥词,洋洋得意,觉得自己很优秀,说的很有见解道理,对此,李勋厌恶至极。
西域今后的发展与规划,李勋目前还不是很在乎,因为其中牵扯到的因素太多,绝不是一朝一夕,短时间之内可以完成的,李勋目前真正担心的,是西域与陇右的人事安排,在他看来,自己走的时候,留下来的那套班底与制度,虽然不甚完善,但很适合目前的局势,一二年不会出现什么大的问题,李勋给赵询的意见很中肯,西域目前最紧要的不是什么制度与规划,而是人,只要用人得当,只需三五个得力之人,就可以把西域治理的很好,只有稳定与拉拢了西域的民心与信心,你才有可能顺利的去实行后面的规划与一系列制度,要是民心存疑,你用再好的东西,也只能遭到群起反对。
李勋的这番建议其实非常诚恳,也很务实,可惜,赵询并没有听进去,他的思想显然比一些实际要快的多,赵询现在的心思就一个,尽可能快的把西域给融合进入晋朝这个大家庭之中,长期控制,让西域成为第二个江南税赋重地,以其钱粮物资,长久供输中原汉地,彻底解决中央朝廷的财政困难。
李勋觉得赵询把事情想的太简单,也有些急功近利,他反对过,可惜赵询不听,如此,李勋不再多言,不是不想说,而是赵询对自己的态度刚刚有所转变,最近显然亲近了许多,李勋不想成为第二个李忠,遇事急谏不成,反而成仇,得不偿失。
“相国大人,这本文书下传兵部已经一月有余,政事堂与皇上那里虽然没有催促,但时间耽搁这么久,终归显得我们兵部失职,李相国今日正好在这里,还请早作定夺。”
兵部员外郎贺铸拱手说道。
李勋从沉思之中醒来,目光看向贺铸。
毛安福的事情,经过政事堂的审议之后,其实已经定性,文书之所以传回兵部,只不过是走一道程序,让兵部跟着政事堂的调子步伐,书写一道正式的定罪文书,然后传回政事堂,由政事堂执政事笔右相杨道临签字盖章,形成正式命令,最后送至大理寺与刑部。
葉舞深 子可作
甜妻似蜜,首席慢慢愛
穿越之農門惡婦 綠綠
政事堂已经给毛安福定了性,那就是从重处罚。
从重的选择其实就两个,处死,毛安福人头落地,家眷充作奴仆,发配,连同毛安福本人在内的全家老少,全部配送苦寒边地。
不管是处死还是发配,毛安福与他的一家老少,这辈子就算是完了。
首長老公萌萌噠
王子未成年 g·伢伢
烈焰總裁:餵!小妞,別跑! 桑乙子
在晋朝,发配的意思是一样的,但标准却是有两个。
比如文官,获罪被发配之后,最远的地方也不过是岭南中部地区,以及陇右中部地区,并不是晋朝地域上最边远的地方,而且到了发配地之后,也会人才在利用,让其做些后勤或是文书方面的工作,待遇或许很低,但终归不是死路一条,还有那些家族显赫之辈,除非是整个家族被全部牵连,只要家族实力还在,就算被发配,日子依旧过的不算太差,比如被李勋整治的那些人,葛青峰被发配到岭南墨州,但因为有家族的照顾与疏通,他在墨州那里可是过得依旧逍遥快活,几年的时间,不仅没有受什么苦,反而还娶妻生了子,当然,若是不出太大的意外,他这辈子是别想走上仕途了,此生也不得离开岭南之地,但他终归是葛家族长的嫡子,葛青峰只要不死,葛家对他的照顾就绝不会停止与减少,葛青峰在岭南娶妻生子,已经算是葛家在岭南的分支家族了,或许几十年之后,可以发展壮大也说不定。
至于武将,其发配的路途与地点,比之文官,就要重的多了,而且一旦到了发配地,往往会被立即充作戴罪军士,有任何战事发生,这类人,一般都是作为死士,冲锋最前,所以,一旦武将被判了发配,其实与死罪也就差不多,到了发配地,也活不了几年。
李勋一直压着毛安福的文书,就是不做处理,至于政事堂为什么没有反应与催促,显然毛安福的死活不是什么大事,李勋作为相国,有意庇护与拖延,其他人也犯不着去做那等得罪人的事情。
隱婚獨寵:BOSS的心尖嬌妻
極品美女上司
八十年代超生媳
但是如今,寇雄绕过李勋,直接在文书上写下了的处理意见,当以绞刑论死,然后交给兵部员外郎贺铸,让他直接送达政事堂。
寇雄显然是想通过这件事情,建立他在兵部的威望,但是贺铸最后把文书交给了李勋,让其做最后的定夺。
贺铸这么做,并不是因为讨厌寇雄,也或是有心攀附李勋,之所以这么做,只是贺铸有自己的处事原则,在他看来,李勋是兵部右侍郎,李忠不再,他就是兵部的最高长官,毛安福这个人虽然无足轻重,没有什么实力与影响,但毕竟是一方节度使,官位到那里了,对于他的处理意见,怎么能绕过李勋这个主官,直接传送政事堂呢?这不合规矩。
李勋手指敲打着桌面,没有急于表达自己的态度。
“相国大人,这份文书以卑职看来,其处理意见,还是有些太过草率了,不如退回去,或是不做任何理会,再说了,您才是兵部主官,这类文书的最终处理意见,只有您才有资格亲笔书言,其他人哪里有这个权利与资格”
黄悾出言说道,他知道李勋与毛安福是朋友,文书压了这么长时间,不做处理,显然是李勋想要力保毛安福,所以这个时候,黄悾连忙出言为其说话。
“黄大人,你怎么能如此说话?”
贺铸对着黄悾正色严肃的说道:“寇雄作为兵部左侍郎,兵部的事务,按规矩他是需要通过李相国,但寇侍郎毕竟是三品以上高官,他是有资格与权利,直接陈书皇上或是政事堂,你怎么能说寇侍郎没有资格与权利?”
黄悾看向贺铸,阴阳怪气的说道:“既然如此,你为何要把文书拿给李相国?既做君子,又做小人?”

qjfwi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混在帝國當王爺 txt-第八百零七章 人終歸要有底線(十一)閲讀-pkg5v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漠北漠南两大胡族重归一统,建立统一政权辽朝,第二次陇右之战,辽朝其实是有机会从背后下刀,给大晋来一个釜底抽薪,但是他们却并没有这么做,主公以为这是为何?”
“第二次陇右之战的发展与结束,说实话,里面有很多出人意料的地方,比如辽朝,李忠与吐蕃激战正酣,胡人这个时候若是对安北突然发动进攻,一定可以取得巨大的成功,”
王怀烈虽然没有参加第二次陇右之战,但当时他也是做好了出战的准备,原因很简单,当时的陇右战场,吐蕃先期出兵迅速,接连胜利,取得巨大的优势,而且军队数量上,也是远超李忠,就当时的情况来说,很多人对陇右战局持悲观情绪,所以,很多还算忠心朝廷的地方节度使,都是提前做好了准备,一旦陇右战局恶化,赵智肯定会紧急调兵遣将,借助地方节度使的力量。
当然,最后的结局很美好,李忠力挽狂澜,再次以少胜多,大败吐蕃,经此一战,彻底打垮了吐蕃的军事力量,使其至少二十年不敢在与晋朝争雄。
范中哲冷笑道:“主公,你要明白一个道理,敌人强大于己,其实并不可怕,怕就怕这个敌人没有弱点,一个冷静而理智的敌人,绝对会让人感到恐惧与害怕。”
王怀烈不解道:“辽朝当时在顾忌什么?”
范中哲淡声说道:“国与国之间的战争,往往牵一发而动全身,若不能一击成功,势必会形成僵持之局,一旦形成僵持的局面,就算你战胜了敌人,自己同样也会损失惨重,比如我们与吐蕃的战争,李忠接连两次率军大败吐蕃,斩敌数十万,为我们大晋取得了辉煌的胜利与威名,但是除此之外,朝廷还得到了什么?吐蕃依旧存在,虽然虚弱,但并没有被灭亡,几十年之后,依然会恢复元气,到了那个时候,战争还是会继续。”
王怀烈点了点头,有些明白了范中哲的意思,胡人在建国之后,其上层统治者,显然不是一群泛泛之辈,不再像以前那样只知道打打杀杀,烧杀抢夺,而是多了战略与远见,在没有把握可以一举灭亡晋朝之前,就不要轻举妄动,一旦战争爆发,不能成功,那就是一场长久的僵持,得不偿失,对谁都没有好处。
范中哲继续说道:“安北节度使战败退守安北,辽朝大军在安北边境虎视眈眈,在战争最关键的时刻,李忠却是调遣大量安北精锐士兵南下支援陇右战场,完全不顾及辽朝大军的威胁与隐患,主公,您以为李忠为何要这么做?”
惡魔的短信
王怀烈摇了摇头:“你以为呢?”
范中哲嘿嘿冷笑道:“我以为李忠当时做了两手准备,若是辽朝按兵不动,那最好,一旦有任何的出兵迹象,那便所幸舍弃整个安北,乃至整个陇右十一州,保存军事力量,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撤回会州,防止胡族大军攻入关内,灭我大晋。”
絕對紅人 冬蟲
听闻此言,王怀烈全身猛的一震,随即有些不可置信的说道:“这不可能吧,若李忠真有这个意图,这么的的事情,不可能到了现在,还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出来,这仅仅只是你的猜测与妄想罢了。”
“我确实只是在猜测,但绝不是妄想。”
異世之弱肉強食 盈卿
范中哲点了点头,说道:“当时吐蕃大军已经攻入陇右西部,整个陇右战场上的局势,吐蕃依旧占据很大的上风,在这个关键时刻,一旦辽朝数十万大军南下,安北节度使马武刚刚战败,正是军心浮动之际,安北大军根本不是辽朝的对手,安北若是被攻破,那这场仗也就不用打了,因为只会有一个结果,那就是战败,惨败,如此情况之下,还不如舍弃安北与陇右,虽然失去了土地,却保存了军事力量,只要军队还在,就可以继续守卫会州,防止胡族与吐蕃两国联手,意图亡我大晋之心,若整个大局真的往这个方向发展,以李忠的性格,为了大局考虑,是很有可能会这么做的。”
心隨竹舞
大唐糧草王
王怀烈摸了摸下巴:“没有了军队的保护,数以百万计的百姓将会立即沦为奴隶,他李忠恐怕将会受到天下所有人的唾骂与指责。”
范中哲说道:“正因为干系重大,有些事情,只能心里想,或许到了万不得已的时候,也会去付诸行动,但绝不会说出来。”
王怀烈看着范中哲,叹声道:“范先生,你说这么多,我明白了,你放心,我不是冲动的人,什么事该做,什么事不该做,我心里有数。”
范中哲脸上有了笑容,躬身一拜:“主公圣明。”
范中哲的性格就是如此,或许对于不平之事,他会表现的非常激烈与刚直,但涉及到整体大局的重要事情上,他一般不会激烈劝谏与直言,而是点到即止,说出自己的建议与意图,若是王怀烈不接受,他也就不再多说,而是扯开话题,然后在找机会,慢慢把话题与思路,重新绕回原点,一直到王怀烈自己接受与明白为止。
赵智驾崩,赵询继位,封赏了很多人,但是对于王怀烈,却是表现的颇为冷淡与慢待,这让王怀烈对朝廷,对赵询产生了怨恨心理,做了一些出格的事与说了一些出格的话,范中哲几番劝谏,一直到今日,这才让王怀烈明白了一个道理,随着赵智的身死,杨道嗣、刘桀等一批功勋卓著的名相,或死,或隐退,大晋的朝局开始不稳,国力开始走向衰落,但就整体而言,中央朝廷的力量依旧强大,不是一二个地方节度使所能够抗衡的,一旦王怀烈与朝廷彻底翻脸,朝廷是不会惧怕王怀烈的,很有可能会借着这个机会,以王怀烈杀鸡儆猴,拿他下刀,警示天下各大藩镇节度使。
巨獎
權欲門 無心隱
傾國名媛 瓜子小丹
现在赵询把目光楚州这里,王怀烈所需要表现的态度,只能有一个,那就是低调与顺从,在付出一定的代价之下,保全自己,尽快把赵询的目光引开,减轻自身的压力。
“范先生请坐。”
王怀烈抬手请范中哲坐下,然后说道:“昨天赵询刚刚下了一道诏书给我,同意了我的请求,把楚州以北的两个县,分离出来,恢复蔡州的建制,蔡州地方官员由朝廷统一派遣与调度,而蔡州都督的人选,则是让我举荐,对此,范先生有什么看法?”
范中哲沉吟片刻,然后问道:“蔡州驻防士兵的粮饷与物资,还是由我们楚州供输?”

7y5tc好文筆的玄幻小說 混在帝國當王爺討論-第八百零一章 人終歸要有底線(五)相伴-cr3y5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赵询一个人独自走在前面,小乐子以及另外几名侍卫,则是远远跟在后面,皇帝今天的心情明显不佳,他们可不想触碰霉头,引火上身。
先皇赵智虽然性格冷淡,为人阴冷,但能够控制自己的情绪,绝不轻易杀人。
赵询在没有登上皇帝宝座之前,一直给人一种温和善良的感觉,但是做了皇帝之后,立即变了脸,性情冷酷,动辄杀人,暴怒无常,巨大的反差,显然在告诉所有人,他曾经的那些面目,不过是装模作样,只是为了拉拢人心,获取政治资本罢了,现在才是自己的真正性情,当然,也有可能是那场,险些逼死赵询的政变,导致了他的性格大变,一切的一切,谁又能说的清楚?
赵询做了皇帝之后,最大的感受是什么?
高兴,兴奋,还是激动?
这些赵询都没有感受到,他做了皇帝之后,只有两种感受,压抑与紧迫,而且随着他这个皇帝角色的深入,以及朝堂局势的延伸与发展,其感受到的压抑与紧迫,越来越重了。
赵询此时突然想到了赵智,赵智曾经对他说过,自己年轻的时候,之所以要去争这个皇位,并不是因为欲望与权利,而是当时的那种局面,已经是处于危在旦夕,天下将有大乱之势,赵智说他幼年贫困,孤苦无依,受尽苦难,今时今日所得到的荣华富贵,他非常的看重,也很珍惜,若是失去这些,重新过会曾经的那种生活,那比死了还要难受。
赵智希望保住这份荣华富贵,但是当时,放眼整个皇族诸多皇子,皆是平庸蠢笨之辈,这样败坏复杂的局面,他们根本没有能力去改变,而赵智觉得自己有这个能力,靠人不如靠己,要想保住自己想要的东西,只能靠自己,所以赵智在平宗晚年,开始走向前台,拼死去争这份在当时许多人看来,根本就不属于他的帝位。
赵智在他昏迷之前半个月,对赵询说过,皇帝这个位子,你不要把它看得太重,它虽然代表着无上的权利,天下最为尊贵的身份,但你得到它的同时,身上也要担负无与伦比的责任与担当,你在选择它的同时,它也同时在选择你,双方合适才是最好的,若是勉强为之,就算让你得到了它,你得到的将不会是快乐与享受,反而是无尽的痛苦与折磨。
赵询从回忆中醒来,默默叹气一声,回想起父皇曾经说过的这些话,自己当时觉得没什么,此时此刻,却是有了感同身受。
不过赵询并不后悔自己的选择,在他看来,父皇可以逆流而上,把大晋从死亡深渊之中给拉回来,自己为什么就不可以呢?
不知不觉,赵询竟是来到了勤政殿,这里的四周颇为空旷,非常安静,而赵智也喜欢安静,所以赵智生前经常在这里处理政务,以及午休。
而赵询继位之后,则是很少来勤政殿,平常的政务处理以及午休用膳,都是在昭德殿。
赵询走上台阶,来到一处石柱前,伸出手轻轻抚摸一个地方,那里刻着一首诗,这首诗的意思表达了父亲对儿子的疏远与冷淡,这是广元七年的时候,岭南爆发民乱,规模很大,暴乱大军一度攻入大晋税赋重地江南地区,当时的晋朝,经过赵智近十年的励精图治,整个国家也勉强平静的过去了十年,晋朝的国势刚刚有了一些起色,便是遇到这等大事,当时的赵智以及满朝文武,都是非常紧张,对于这场暴乱也是极为重视,赵智在勤政殿一连处理国事一月有余,没有时间去接近李怡以及赵询,赵询当时年幼,时间一久,想念父皇,几次前去勤政殿,都是被拦阻于外,不得相见,年幼的赵询不知轻重,气愤之下,在这个石柱上刻诗一首,表达了自己对父皇的不满与思念。
事后,赵智并没有怪罪赵询,也没有让人把石柱上的诗词给抹掉,而是留了下来。
摸着石柱,看着上面的这首诗词,赵询的双眼顿时有些红了。
赵智给所有皇子公主的印象,严厉,冷淡,阴冷,很难亲近,让人敬畏甚至是害怕,但是对于赵询,却是充满了父爱与慈祥,赵询的幼年无疑是幸福与美满的,作为皇族,他享受到了无与伦比的荣华富贵,作为皇子,他也尽可能享受到了赵智给他的浓浓父爱,这对于同时期的其他皇子公主,是不可想象的美好奢望。
就在赵询追思过往之际,宫殿里面,隐隐之间传出一阵歌谣,像是有人在那里哼唱着什么。
赵询有些好奇,仔细听了听,听不太清楚,但大概的内容还是听到了,这一听,赵询的脸色顿时变得极为阴沉,他走上前去,一脚踢开宫殿的大门,然后走了进去。
里面有两名太监正在那里打扫卫生,嘴里哼唱着现时京城里颇为流传的一首打油诗。
赵询的突然闯入,将这两名太监吓了一跳,当他们见到来人竟是皇帝之后,顿时吓得脸色苍白,连忙跪倒在地,连连磕头。
“奴婢不敢再言,请陛下恕罪。”
这两个太监显然还不知道他们闯了上面祸,只是以为自己在做事的时候,不应该唱歌说话,惹得皇上生气。
这个时候,小乐子与几名侍卫快步跟了上来。
“皇上….”
赵询抬手打断了小乐子的言语,双眼冷冷盯着身前的两名太监:“把你们刚刚唱的歌,给朕完整的唱出来。”
两名太监互相对视一眼,有些蒙蒙然,但皇上的命令他们哪里敢不听,当即,一名太监低着头,轻轻唱了出来。
一尺布,尚可缝,一斗粟,尚可舂,兄弟至亲不能相容,慈乌尚反哺,羔羊犹跪足。
人不孝其亲,不如草与木……..
这首打油诗很杂,也很长,但这名太监的声音很好听,也很有唱歌的天赋,若是一个外人听来,无疑还是非常不错的,但是此时此刻,听着太监的歌声,赵询的脸色越发的阴冷,双拳紧紧握住,眼神之中,有着隐藏不住的杀机与怒火。
小乐子不同于那些粗鄙不通文墨的太监宫女,他以前侍奉李怡的时候,李怡对他很和善,而且鼓励长乐宫之内的太监宫女读书识字,所以小乐子有一定的文化,这首歌谣这两名太监只是觉得好听,不明其中意思,不知从哪里听到,也是学着唱,而小乐子却是听懂了歌谣之中所表达的意思,正因为听懂了,所以,小乐子的脸色瞬间也是变了。

9acl6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混在帝國當王爺 ptt-第七百九十九章 人終歸要有底線(三)鑒賞-xq2z2

混在帝國當王爺
小說推薦混在帝國當王爺
不好意思,上一章发重复了,已经修改,再次说一声抱歉。
………………
李勋想了想,然后说道:“出身简单一些,有真才实学之辈。”
薛成松沉思不语,没有急于问答,李勋说的很笼统,但他还是听出了其中的意思,出身简单,这就等于把那些世家子弟全部都是给排除在外,有真才实学之辈,等于再说,只要不是出身门阀世家,社会关系不是太复杂,本身确有才华,李勋准备大力启用,毕竟他还兼着政事堂相国,这个身份才是他所有一切的核心。
而且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讲,兵部的事情,李勋管的太细,那架空李忠的意思就太明显了,李勋不管是威望还是资历,乃至官职等各方面,比之李忠都是有一定的差距,他要想扩大自己在兵部的影响力与权力,肯定是不能自己直接插手去做的,很多意图与手段,只能通过下面的人去完成。
“刘少聪与贺铸这两个人很有才华,而且为人诚恳,若是相国大人对其进行提拔重用,有此知遇之恩,刘少聪与贺铸两人必定对相国大人肝脑涂地。”
薛成松沉思良久,最终提到了刘少聪与贺铸这两个人。
李勋微感惊讶的说道:“我以为你会趁机举荐王少群与黄悾,你们三人的私交可是相当不错。”
薛成松拱手一拜,神色非常真诚的说道:“卑职蝼蚁一般的人物,得相国大人看重与不弃,在下不能不识抬举,我和王少群、黄悾的私交虽然很好,但同时对他们的秉性也是非常清楚。”
“怎么说?”
“王少群这个人能力很强,做人做事八面玲珑,相国大人若是把一件事情交给他去做,王少群肯定可以完成的非常好,但他心思太多,任何事情都会保留三分,真要到了关键时刻,他绝不会一条路走到黑。”
李勋点了点头:“说下去。”
薛成松继续说道:“黄悾这个人的能力同样很强,但他的人品不好,若是利益足够大,他可以把自己的老婆都给卖了。”
李勋眉头微皱:“既然如此,你为何与他们两人走的这般近?”
李勋不得不怀疑薛成松有背后说人坏话的嫌疑,对于王少群与黄悾这两个人,李勋用他们的苗头已经比较明显,唯独对薛成松没有这个意思,或许是出于嫉妒,他才会这般说。
薛成松苦笑道:“不满相国大人,卑职出身贫寒,做官十年,还是小小的七品,在兵部之中,一直都是如履薄冰,真正算的上朋友的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王忠,至于王少群与黄悾,也是看着王忠有发达的可能,所以才亲近卑职,希望通过卑职和王忠拉上交情,王少群虽然心思多,但对朋友还算真诚,交他这个朋友也不错,至于黄悾,有能力,却是一个小人,卑职是不敢得罪他,所以只能与其交好。”
李勋点了点头,原来是这么回事。
薛成松的意思李勋已经明白了,刘少聪与贺铸这两个人李勋最近有过一些交际,在他看来,这就是两个做人做事比较固执,能力一般,但品德不错,而王少群与黄悾这两个人能力很强,但品德一般,薛成松是在告诉李勋,用人是看重品德还是能力,就看你自己怎么选择了。
李勋手指轻轻敲着桌子,整个人陷入到沉思之中。
过了好一会儿,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李勋的思考。
“什么事?”
“主公,王少群求见。”
华少晟禀报道。
自从那次随着王忠来过一次之后,王少群虽然对李勋非常热情与巴结,但他这个人显然很有分寸,不会过度的打扰到李勋,以致招人烦,也就是在兵部办公的时候,李勋与王少群经常见面,私人前来拜访,倒是第一次。
“带他过来吧。”
李勋想了想,最终还是决定见一见王少群。
“拜见相国大人。”
王少群到了后院,见到李勋,连忙上前躬身行礼。
王少群左手拧着一壶酒,是用那种很粗糙皮质水袋装的,一看就是便宜货,右手则是拿着一个饭盒,上面有小福的字样,那是丰京有名的烤鸡,一样多吃,很受下层百姓喜爱,也很便宜。
李勋有些诧异的看着王少群,这要是过来给自己送礼吧,这些东西显然是上不了台面的,要说不是吧,他这么突然前来拜访,又是出于什么目地?
“王少群,你拿着这些东西,是准备找我喝酒来的?”
李勋指了指王少群手里的东西,笑着说道。
王少群呵呵笑道:“上次答应请相国大人喝酒,卑职一直不敢忘怀,原本想要准备一些好酒好菜,可惜最近手头太紧,身上已然身无分文,手中所拿之物还是赊账买来。”
李勋笑道:“你可以过段时间,等有钱了在请我。”
王少群苦笑道:“卑职家有老母,为了给其治病,欠下太多钱,每月的俸禄一大半都要拿来还账,若是等到以后,那肯定是一直没有钱的,长痛不如短痛,早请早心安,免得让相国大人以为卑职乃是言而无信之人。”
李勋深深看了王少群一眼,每个人所表现出来的姿态,不管是真是假,都有其想要达到的目地,王少群这些姿态,或许都是真实的,或许只是在自己面前做作装样子,但对于李勋来说,这些都是无所谓的了,若是王少群真的有用,就算他是一个品德败坏的小人,李勋也一定会用他,若是没有用处,乃至与自己为敌,就算他品德再怎么高尚,李勋也不会与他说半句话。
“都说宰相肚里能撑船,区区一壶酒,一支烤鸡,我还是可以咽的下去。”
王少群以为李勋是在开玩笑,但是随后,李勋真的让人搬来椅子与桌子,就在这个小院子里,就着一支烤鸡与几样小菜,都是王少群带来的那些东西,与薛成松等三人,吃喝了起来,并没有让家里人做些饭菜送上来,这让王少群看向李勋的目光,多少带着一些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