湘小匪

alywr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世子很皮 起點-第八百一十九章 燕王的不安推薦-s792y

世子很皮
小說推薦世子很皮
仍旧是在那座最好的客栈,小岚儿的下榻之处。她竖耳倾听着外面的兵马调动之声,脸上有着各种复杂的神色。
劍逆蒼生 亦寒
房间外,有负责“保护”她的白莲教徒用急促的声音大叫道:
“教主,事败了!朱尚烈被秦王关了起来!西丨安城各城门也已被关闭!街面上到处都是军马、官差,他们正在四处捉拿咱们教中的兄弟,永兴别院那边已经杀了不少人,高护法也没有传出任何消息,以小人的估计,恐怕……”
前一个还没说来,后面就响起了更焦急的大吼,“教主,外面来了大批秦王护卫!咱们怎么办!?”接着就是人群跑动、盔甲摩擦,以及“抓捕乱党”的叫喊与兵器碰撞的打斗的声音不断响起。
小岚儿的脸上露出了害怕的神色,这段日子里,她虽然习惯了白莲教主的身份,但她更明白自己的本事。自己只是个侍女啊,一个没经历过什么风雨,没什么主见的侍女,在这紧要的关头,都问她拿主意……自己一个侍女能拿出什么主意?
不小心惹了全世界 黑色語言
听着房外越来越焦急的呼喊,她的脸上反而露出了几许轻松。若是真被朱高燧与高福兴他们夺得了西丨安城,那圣教的兄弟姐妹必会被他们绑着去干那夺天下的事。天下是那么好夺的吗?若是将朱久炎给招来……这就意味着,圣教将会重新血流成河的,走向彻底的覆灭。
所以,此刻她竟是一点都不害怕了,反而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放下之感。
“教主!教主!事到如今,请恕属下无礼了!”
末世之植物金屬大師
“砰!”门被外边的人撞开,十几个手持长刀、衣袍染血的白莲教徒闯了进来。而外头的打斗声也越传越近,谁都明白,灭顶之灾即将到来,要是再没有什么好办法,只怕要全陷在这里。
計中計
“早就晚了。”小岚儿平静的脸色与这些人形成鲜明的对比,她对他们反问道:“即便逃出了这里,能逃出西丨安城吗?官军的动作这么快,让我们的在各衙门里的人没有传出一点风声,说明秦王已经动用了大权,总领了军政,更下了死命令,我们能逃到哪里去?真没想到这不显山不露水的朱尚炳如此果断,敢在这南北大战的敏感关头,调动兵马,也不怕引起朱棣与朱久炎的猜疑。”
屋里头的人呼吸越发急促,他们也知道小岚儿所言非虚,可是谁都有侥幸心理,留在这里,毫无希望,与其坐以待毙,倒不如试一试能否有逃生的希望,有人已经开始开窗观察后面的地形,企图跳楼逃走。
小小魔王 肥面包
女總裁的陰陽高手 騎士與劍
小岚儿的一番话彻底打消了他们的逃生念头,“咱们白莲教是做什么的?还记得弥勒佛祖吗?如今正是前往极乐世界见弥勒佛祖的时候。与其被捕受辱,不如早登极乐!”
她的话不仅是说给屋里人听的,更是在鼓励自己,自己这个白莲教主若是不死,普通的教众就会有主心骨,那就会一直给人利用;而且小姐的生父也会被拉扯进来,就高福兴和田九成这些还未起事,就忙着耍阴谋诡计的野心家,能成什么事?还能玩过朱棣、朱久炎这些人?恐怕连这秦王朱尚炳都玩不过,与其到时让白莲教覆灭,倒不是她来个自我了断。
自己这个教主一死,那就没有这样的聚集力了,会少死很多人,白莲教的香火也将留下去,也算对得起师父和小姐。
一颗专门用来殉教的毒药出现在了小岚儿的手上,她看着周围与她同样动作的人不禁苦笑,从他们略带几分不舍的眼眸之中,许多的儿时的记忆出现在了心头。
她记得,自己正式入教时所发的誓言,也记得蒙受师父垂青而受到的诸多照顾,更记得师父临终时对她与高福兴的许多交代,更记得那个从小就照拂自己的女子。
“你叫小岚儿?你别怕,打破了杯子不要紧的,你别怕……”
“小岚儿,听说母亲又罚你了,给,这是我特意给你留的,快吃,别给人看见了……”
“小岚儿,你想过以后的如意郎君吗?害羞什么,哪个女子不嫁人,你说说嘛。”
調教渣夫:嫡女長媳—瑾瑜
“我的如意郎君吗?人中龙凤是必须的,少年将军、名动天下的那种,书里说得那样。”
那时候,小岚儿才五岁,瘦弱而胆小,学什么都学不好,最大的愿望就是每天能吃到可口的点心,学好本事,能不惹师父生气。是小姐一直照顾自己,没学好的本领,也是小姐暗中给自己补习,小姐真聪明,学什么都是一学就会。
小时候小姐要找如意郎君的戏言,言犹在耳,现在小姐的戏言似乎成真了呢。朱久炎不但是人中龙凤,更是真龙血脉,如今贵为太子,统领数十万大军,与闻名天下的燕王争夺天下归属,名动天下算什么?只是可惜……可惜以后不能再见小姐了。
小岚儿的脸色旋即又露出了欣慰之色,捏着毒药的手再无犹豫,飞快放进了嘴中。
嘴里多了几分苦涩,显然这毒药的味道不太好,小岚儿拿起了案上的茶水,用茶水将药丸咽下。
就是在这个时候,上百官军破门而入,见到倒满一地的人吃了一惊,为首的百户从服饰中认出小岚儿才是首领,一个冲拳狠狠打击小岚儿的腹部,同时大喝一声:“这些邪教徒吃毒药了!秦王有令,要活捉邪教教主,叫军医,将她救下!”
辣手村醫
……
世界大師思想盛宴:拿破侖·希爾財富成功學
北平城。
一紙當婚,前夫入戲別太深 君子有匪
燕王看着城外朱久炎的旗帜,不由死死地握紧了拳头,永平城外的那场大败,让他现在还没适应过来,低头看了看满是伤痕,屡经战火的北平城,心里没来由的感到一阵不安……朱久炎和李景隆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敌人,朱久炎太阴、太快了!时而像蛇,时而像猛虎,无论是哪种做派,只要是给他盯上的猎物,他就会充满耐心地死死咬住不放,不给人一点机会!
回到北平之后,燕王立刻就发现了永平战败的后果,北平之后的遵化、密云、蓟州三镇军中将官开始出现了摇摆,军中也是谣言四起;另外北平城内也出现了不稳的情况,西厂已经暗杀了好几名准备开城投诚的将领,可这丝毫阻挡不了敌方探子的猖狂行动。东厂的密探甚至还在北平到处张贴了朱久炎的劝降书,搞的北平城内人心惶惶;更要命的诗,西厂的人手对追捕隐藏在北平的东厂秘谍也已经不如以前用心了……

290rd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世子很皮 愛下-第八百一十一章 縱橫四海,經略萬邦看書-uq7bx

世子很皮
小說推薦世子很皮
与朱久炎汇合后,蒙鉴将俘获的燕军要员也悉数带到。
郑和躺在一个担架上,他受伤虽重,但已经过沈亦的精心治疗,除了行动不太方便之外,性命已无大碍,只需精心修养,便可痊愈。
朱久炎从上方放眼望去,这些已沦为阶下囚的燕军将官神色各异:蒋玉、郭亮、赵彝等将领大都惶恐,不知朱久炎要如何处置他们;至于隶属西厂负责监军的郑勃等人则早已瘫成一团烂泥;唯有孙瑜与道衍的养子姚继梗着脖子,对朱久炎怒目而视,一副视死如归的姿态。
朱久炎根本不在意这些,此刻他的目光,只停留在那只担架之上——这个被抬进屋后便一直躺着的郑和。
自京城一别,这位流芳后世的航海家、外交家便一直活跃在对抗自己的前沿。这位宦官比过了大多数正常男儿,多次给自己的制造麻烦,甚至连燕王的逃走也是其以身掩护造成的!
历史上的大明国祚近三百年,要说他真正尊敬的人,除了老朱与后来的孝宗朱佑樘之外,眼前这位七下西洋的郑和便是第三名了。
很多人诟病说下西洋乃是劳民伤财之举,掏空了大明国库,却没给大明带来多少益处,实属百害而无一利,是大明最大的弊政,朱久炎对这个观点很不能认同。郑和下西洋之举有着非常积极的一面:传播大明天威,交流各地文明,互通商品有无,更重要的是,开阔了国人的视野,让他们明白天下之大,中华大地也只不过地处一隅,使朝廷和百姓从煌煌天朝的狂妄自大中清醒过来。
再者从政治上考量,就如今的世界形势而言,他皇爷爷领导的农民起义,是具有国际意义的,老朱是反抗草原人的统治并获得重大胜利的一个中国本地民族的首领。
将草原人驱逐出中国的本土,恢复了北宋以来被异族占领的大片原有领土,而且还吞并了原来不是中国国土的云贵高原,即原大理国,还有吐蕃国的一部分,即川西北和青丨海,并进军长城以外,占领了东北的一部分,还有内蒙古的一部分。
这是自唐代以来,中国人的重大胜利。
但是,如今的蒙古帝国还没有消失,他们的朝廷不过是跑回草原老家去了而已,他们还成立了北元政权,继续对大明构成威胁。
其他几个蒙古的汗国还在,这几个汗国更着统治世界上很大的一片领土,疆域比大明大多了。就此时的世界格局看,大明仍旧在蒙古帝国的包围之中。
而要打破这种格局,就必须采取中国人传统的战略,远交近攻,郑和下西洋便是带着这样的外交使命去的。
大明此刻近攻的是北方的草原人,要远交的是南洋诸国,即那些曾经被草原人占领过或向草原人朝贡的国家。郑和下西洋所要宣示的是,那个曾经统治过中国和其他国家的草原民族,在中国的版图已经完蛋了,而大明才是新的统治者。
所以大明在对抗北方的时候,必须要保持住南方的安全,下西洋是十分有必要的。
大明将云贵高原首次并入中国版图,而大理的并入,以及取代草原人的统治使得西南方的形势非常的复杂,因为大理国还包括一部分的缅丨甸和老丨挝,而在此之前,草原人在东南亚一带的影响力非常的大,元军还曾渡海远征爪哇,并占领安南(越南)。
大明面对的敌人是整个的蒙古帝国,下西洋就是要告诉那些蒙古势力范围内的国家说,我大明已经将草原人的主干打回了草原,你们只要跟着大明混,其他几个汗国不足为惧,无论国力与军力我大明都是非常强大的。
如今建业新朝更是迫切地需要与东南亚诸国建立新的关系,包括建立起新的朝贡体系。政治目的其实才是下西洋的首要任务,商业和探险其实都是附加的。下西洋之举,无论是从政治,商业还是民生方面,都会对中华民族的未来产生深远积极的影响。
大航海确实费钱,也耗费国力,但朱久炎自问多年培养的商业体系,已经远胜历史上的永乐朝,这些钱还是花得起的,而且,下西洋更能为以后占领南北美洲大陆、澳洲大陆打下坚实的基础。
这三块大陆若是收归大明,能赚多少?不可计量!而且以中国人的勤劳与智慧,有了这三块大陆,以后还有被列强欺负的可能吗?
担架上的郑和不知道他以后会创下多大的功绩,现在的他,当然无法想象自己会留给后人多么宝贵的财富,他会让世界认识中国,让世界知道在遥远的东方,有这么一个文明、强大而富饶的国度,他们强大却有礼,大度而谦和,他们以仁义礼智信、温良恭俭让为做人的准则,他会让那些野蛮的文明知道除了杀戮与掠夺,人性中还有着如此美好的一面……
朱久炎可从来没当郑和是个普通的宦官,他知道旁人无法理解他这种举动,可他自己明白,尽管这位郑公公现在还完成下西洋的盛举,可以后一定会完成的在,在他朱久炎的支持下完成!
建业新朝,要想开创盛世,需要一位智勇双全又心怀仁德的人,将中华文明传播四海、建立外交联盟、完善好朝贡体系的同时,将大明所没有的科技与产物带回来,这是国家责任、民族责任、更是历史责任,此举功莫大焉。
平定天下之后,天下太平之时,朱久炎便打算让眼前这位三宝太监准备下西洋的事宜,量中华之物力,造远洋船队,扩华夏海军,纵横四海,经略万邦,打造建业盛世!

yjcml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世子很皮討論-第八百零八章 朱高煦的謎題 上熱推-hysr6

世子很皮
小說推薦世子很皮
“哈哈哈哈……朱高煦在此!兀良哈三卫的人听着,你们已入绝境,若想活命,乖乖弃马扔刀,跪地投降,本王或可网开一面,饶尔等性命!”伏击的燕军见朱高煦前来劝降,也就顺势停下了射击,乌恩他们得以活命,退回了火圈之中。
“外面的燕军不给活路,冲不出去了!”被大火烧伤多处的乌恩,惨然道。任何一面都有燕军埋伏,这个陷阱显然是精心布置,加上勇悍的朱高煦在外面,三卫逃生的希望为零。
“朱高煦的劝降好像是真的,大人您看,他们的射击果真停了!”朵颜卫的首领一脸的惊喜。
“要不……”福余卫首领看着乌恩的眼神有些闪烁。
“要我背叛宁王,背叛朝廷,绝不可能!”乌恩果断拒绝,一脸的坚定。
“大人,他们若是赶尽杀绝,我们都要……”朵颜卫的首领大惊。
“我等早已将求援信息传了回去,太子殿下必会赶来救援的!”后面上来的蒙石头听了乌恩忠义的话语眼眶润湿,有些感动。
“希望如此。”
“唳!”
就在三卫兵马绝望之时,顿见鹰击长空,马蹄得得,下方土地不断震动,这是骑兵大队的冲锋之声!
“哈哈哈哈……快看天上,太子殿下的神雕,我们有救了!!!”
“呜呜——”
号角声震长空,战鼓声擂得人热血沸腾,朱久炎以手中望舒往前奋力一指,后方长驱直入的兵马正是联军的大队骑兵,耿璇与典韦二马当先,其势如虎,势如破竹。二人将手中的武器犹如风火轮,左突右挑,带着身后的联军,杀火圈外埋伏的燕军兵马四处溃败,强行破了燕军对三卫兵马的一面包围,联军长驱直入。
“朱久炎,朱高煦等你多时了!”
火圈之中的三卫兵马兴奋狂呼之时,一个浩浩荡荡的声音从他们的身后传了出来,毫无疑问,那是成千上万名燕军汇聚在一起的声音,他们正对着火圈外的联军喊话。
“等太子?难道有陷阱!?”冲锋的典韦霍然回头,挡在朱久炎身前说道,“殿下,前方火势太大,视野不清,恐防有诈!”
朱久炎瞧着前方的火势心中也是一凛,看来火圈对面的朱高煦早有准备,早就张开陷阱在这里等着他了!不过,朱久炎眸子里便又浮起了一丝冷焰,自己率领的前头骑兵部队便达十五万之巨,这还不算后方的几大军团,什么陷阱能挡?什么人能挡!
“殿下。”耿璇一面命令弓骑兵巡游,一面观察火情,他回头沉声道,“三卫兵马怕是撑不了多久,我们继不继续?”
朱久炎还未说话,对面的朱高煦却出乎预料的单骑出阵,飞奔于火圈左边的一土坡之上,扬鞭大叫道:“朱久炎!你的兵马若敢稍动,本王便命人放箭,让兀良哈三卫灰飞烟灭!”
朱高煦的话音刚落,几个方向的燕军便都开始向他身后聚集,他们的手中皆有弓弩,不少人的弓箭上更是跳动着火焰。
“停!停止前进!”
朱久炎右手猛然扬起长剑又狠狠地落下,令旗官马上将他的命令传递了下去。
“停!停止前进……”
十余万骑兵在朱久炎的命令下停止了前进,最前面的上万弓骑兵也纷纷将手中的弓箭放低。
“好强大的执行力。”见十余万骑兵犹如骤停的潮水,朱高煦狠狠地吐了口口水,复又高声对朱久炎喊道:“朱久炎,想要三卫兵马活命,那便上前与本王决一死战!你敢是不敢!?”
后方的燕兵见朱高煦不仅视十余万骑兵如无物,更敢于阵前提出挑战,皆兴奋地大声重复着他的话语:“朱久炎,想要三卫兵马活命,那便上前与本王决一死战!你敢是不敢!?”
“朱久炎,想要三卫兵马活命,那便上前与本王决一死战!你敢是不敢!?”
“你敢是不敢……”
“殿下不要上前!他的脚下有火油!”被困大火之中的乌恩与蒙石头此刻真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他们狂喊道:“殿下不要管我们,杀了他们为我们报仇!”生死关头,很少有人能够更乌恩与蒙石头一样,多数人都先考虑自己的生命,但乌恩刚才的举动感染了不少族人,此刻他们跟随吼叫的声音还是传了出来。
“好狠辣,对自己都这么狠!殿下万万不可上前。”李天佑与李天福两兄弟、以及杨士奇等文官已经围在朱久炎身边,防止他为了三卫兵马而上前。
“殿下,让我们先灭了他们!再救人!”何耀祖、徐忠、耿璇、典韦等人已经开始准备冲锋。
“你们冲上去,三卫的人马全完了!让我怎么对得起十七叔,怎么对得起自己的良心!?”朱久炎用力扒开众人,然后一正脸色,喝道:“李天佑听令!”
李天佑马上对朱久炎挺了挺胸,昂然道:“末将在。”
朱久炎下令道:“大军归你指挥,谁若敢违抗军令,军法从事!”
“喏!”李天福无奈领命应喏。
朱久炎又环视身前数十名文武,沉声道:“本宫座下乃西域进贡的纯种汗血马,起步飞快,若有危险,即刻便返,诸位无需担心,听命行事即刻。”
朱久炎驻马于朱高煦二十米之外,这个距离既能听到朱高煦说话,又能及时反应。
三卫兵马虽然重要,但自己的性命更加重要,人事既尽,接下来便全凭天意。
“你对手下人倒是非常不错。”朱高煦的关注点不在朱久炎的小心谨慎上,他一直关注的是朱久炎对待朵颜三卫的态度,这才是他弄出这事情的目的所在。

zj43l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世子很皮 ptt-第八百零六章 我們是長生天的子民!熱推-o9o2l

世子很皮
小說推薦世子很皮
奉命追击燕军的朵颜三卫,已行至一处荒村。
“蒙大人,这到了什么地方?”朱权任命的泰宁卫首领乌恩,坐在马上凝视着前方经历战火的村落,对随军的蒙石头问道。
“郑坝村,过了郑坝村就快到北平了。”蒙石头回道。
“我大宁军队与燕军合作攻打李景隆之时,听说郑坝村发生了大战,燕军利用天色与地形大获全胜。这地方有些不同寻常,恐有埋伏。”能被朱权看重,提拔为三卫首领的人,不仅要有忠心,更要会打仗,乌恩在打仗方面的天赋十分不错。
蒙石没有搭话,他隶属东厂,专业是谍报工作,不太懂军事。而且朱久炎定下的纪律也只能让他提供情报、协助将领战斗,不能参与军事指挥,尤其是宁军的军事指挥,他严守纪律表示自己不懂打仗。
“乌大人多虑了,如今燕军正是狼狈逃窜之时,北平就在眼前,再犹疑燕军就跑了,咱们这几天过冬的物资可都指望他们了!”
“即便有些埋伏又有何惧!?出了郑坝村便是平原,我兀良哈三卫纵横往来,谁人能挡!”
朵颜卫与福余卫的两个新首领都急于获得战功。
二人的话说进了乌恩的心坎,乌恩对三卫的实力也是很有自信的。一路谨慎过来,他此刻也怕走脱了燕军,不能得到功勋……乌恩,稍微观察一下后,便摆摆手,命令三卫兵马策马狂奔,飞速前进。
朵颜三卫全速前进,行至郑坝村外的一处夹道中,突然间,两旁的山岭之中,火把燃起,燕军旗帜飘扬,一大片烈火就在前方两里外熊熊燃烧起来,并且不断地向着左右两翼延伸开去,就像两条奔腾的火龙……
“这是……”朵颜卫的首领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福余卫的首领也是一脸的呆愣,他们的脑子还没有转过弯来。
“快看,乌大人,快看,那是什么?”正他们发愣时,乌恩身边的蒙石头突然手指左边的荒原大叫起来,众人急转头顺着蒙石头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原本荒无人烟的平原上居然鬼魅般冒出了一大群燕军,这些燕军已经挽满了弓箭,一枝枝燃烧的火箭已经绰于弦上。
“大人快看,右边也有!”
“身后!我们身后也有燕军!”
“该死,我们被包围!中计了!”
所有人几乎是同时大叫起来,乌恩环顾四周,原本从容的脸色霎时间变得极为难看,旁边的蒙石头也是脸色煞白,下一刻,周围的燕军几乎是同时射出了弦上的火箭,火箭堪堪落地,便马上引发了滔天大火,霎时间,三卫兵马就已经被四方燃烧的熊熊大火围困。
“冲!你们分头突围!别顾忌伤亡了,火势再大一些全要死在这里!”
乌恩非常失态地大叫起来,话音方落,朵颜卫首领已经带着麾下的骑兵向通州的方向奔驰而去,几乎是同时,福余卫首领也率领骑兵向着另外的方向疾奔突围。乌恩和他的泰宁卫以及蒙石头所统领的东厂诸人暂时还没有轻举妄动,因为这时候两万余人马已经挤成了一团,要是全军都一窝蜂似地突围的话,很可能会形成溃败,继而演变成自相踩踏的惨剧。
再说朵颜、福余两卫分头突围,可是很快,这两路骑兵就又被火势给逼了回来,然后两部人们只得纷纷策马回到乌恩和蒙石头面前,朵颜卫首领惨然道:“大人,火势太猛,儿郎们根本冲不出去。”
“是啊,大人。”福余卫首领也大声附和道,“四周燃起火带足有好几十丈宽,也不知道燕军在地底下埋了鬼东西(提纯火油),这火一烧起来就浓烈得吓人,而且还带着呛人的浓烟,儿郎们还没有接近,就被熏得头晕目眩,好些人都窒息落马了!”
“大人,怎么办?火再这么烧下去,都不用烧进来,咱们都得窒息而死!”他们随不懂空气为何物,但草原上的大火他们可经历多了,知道大火围困下的窒息是何等的可怕,任凭你身体再壮实,也难逃一死。
乌恩脸色铁青,其实不用旁人说,他也已经远远地看到了,不断有人窒息落马。
正如朵颜、福余两位的首领所说的,这些该死的燕军定是一早就大在地下埋了大量的什么鬼东西,而且这种东西的燃烧性极快,那冲天而起的黑色浓烟极为恐怖,只是随风钻一点进鼻子里,以乌恩强壮的体魄都立刻感到了一阵轻微的晕眩。
“大人,怎么办?”
“大人,我们不能原地等死啊!”
“冲!”乌恩咬牙切齿道:“冲出去!我们是长生天的子民,死也要死在冲锋的路上!”
说罢,乌恩又回头向蒙石头道:“蒙大人,我们在前面开路,请你率领东厂的人与我族的年轻人在后押阵,一旦我们从大火中冲缺口,你就立刻率军突围求援!”
蒙石头脸色微变:“这怎么能行,东厂有保护乌大人之责,岂能让您带头冒险?我们冲前面!”
两位首领以及数百骑兵的将领同时呐喊起来,附近的年长骑兵也紧跟着大声呐喊起来,然后这波声浪很快就波及了整支骑兵队伍,熊熊燃烧的大火中,上万人的同声呐喊起来,让原本已经有些骚乱的骑兵阵形,竟然渐渐安定了下来,所有人都按照乌恩的命令行事,万余人瞬间分成了两个方阵——前队骑兵皆为二十五岁以上骑士,后队则是被严密保护起来的年轻人。
蒙石头知道这是草原人的传统,草原险恶的生存环境让他们养成了有别有汉民族尊老的文化习俗,或者说是草原独特的生存法则,任何时候都以保护年轻人为优先,哪怕乌恩身为首领也是可以被牺牲的。

iuxqz小說 世子很皮討論-第八百零三章 政治家朱棣 上分享-6laiu

世子很皮
小說推薦世子很皮
平安没有吭声,却自顾自地提起染血的战刀,一步一步地向道衍等人的尸体走去。
“停下!”就在平安扬起长刀,就要下劈时,蒙鉴厉声阻止了他,“徐凯、王四良等人的死,我也很心痛。但,将军难免阵上亡,这乃是平常事,何以冤冤相报,弄成私怨?”
“可我就想报这私怨!”平安万分悲怆地放声大叫。盛庸仇恨的目光虽然有些动摇,但他还是不能释怀,看着蒙鉴的眼神充满了恳求。
“太子殿下以前也面临如此选择,他说,人死如灯灭,再大的仇恨,也不过一死而已。折磨别人、坏人尸体,固然解气,但却让自己失去了底线,会让你变成仇人的模样,变成自己最讨厌的样子。到时你们与自己所讨厌的人有何区别?”蒙鉴说完便不再理他们。将目光从道衍的尸体上收回,蒙鉴一招手,足利义兼屁颠颠地将坐骑牵至,亲兵同时将统计出来的阵亡名单以及缴获文书递上,蒙鉴一跃上马,接过文书,返身离去,风中飘来他的最后一句话:“道衍他们的尸身让俘虏们埋了!救治伤员、掩埋尸体、收缴战马辎重,然后南下,与殿下包围通州。”
天空一直盘旋的乌鸦越来越多,它们在等待大军离去,然后好落下每餐一顿;战场上尸横遍野,鲜血渗入绿色的草地,形成一滩滩硕大的暗红色;无主的马儿四处游荡,在尸堆中寻找自己的主人,让战场平添几分凄凉与肃穆。
……
就在蒙鉴率领大军南下的时候,燕王也跑进了通州。南北两仗,燕军接连失利,损失惨重:朱高煦与丘福由于麾下没有骑兵,被耿璇与典韦玩弄于鼓掌之上;朱高炽与朱久炎之战,虽占人多之势,但来回拼杀之后,从开始的优势变成旗鼓相当,如今已是朱久炎隐隐占据上风;燕王自己率领的骑兵就更不用说了,被蒙鉴、平安、盛庸、杨文前后夹击,薛禄、张武战死,燕王最为倚重的左膀右臂道衍、郑和生死未卜,要不是大风刮来,燕王自己都会成为俘虏……总之,如今的燕军损失惨重,骑兵尽失,主要将领阵亡十之七八,蒙鉴的大军即将南下与朱久炎、朱权合围通州,燕藩已走到了即将倾覆的境地。
燕王与朱高炽汇合后,顾成的尸体也被找了回来。望着被削去首级的顾成遗体,一向坚毅的燕王也不禁潸然泪下。顾成虽是降将,却与他有旧,而且归降燕藩之后,效死用命,此刻却落得个死无全尸的结局,如何让燕王不悲伤?此时朱高煦、朱高燧、丘福、张辅、孟善、郑享、陈珪、唐云、纪纲等将也纷纷围了上来,莫不对着顾成的遗体、以及燕藩如今的处境唏嘘不已。良久,金忠方止住声,道:“王爷、殿下、诸位将军还请节哀!”
“本王怎能节哀!”燕王单膝跪地,摸着顾成的遗体,悲凉道:“若非俺一意孤行,落入了朱久炎的陷阱,又岂会遭此惨败?如今十余万儿郎血洒疆场,张玉、谭渊、顾成、薛禄他们亦都捐躯阵亡,俺有何面目见燕军将士?还有何面目见十万儿郎的父母妻儿?”
燕王不仅是天生的战将,更是一个天生的政治家。燕藩遭遇连番惨败,他深知军心已然不稳,将士们怨气深重,三个儿子的想法也各自不同。他朱棣虽然积威日久,却不一定能够凭借威望顺利接手通州的军权,所以,他没有责怪朱高炽的落败,他反而第一时间里就将责任给全揽了过来,来了一番“真情流露”,一副羞愧得没面目面对众人的样子。
众人的情绪被燕王带入悲伤的氛围当中,他们都不不敢想象如何面对那些阵亡将士的遗孤!
朱高炽在旁边默默地看着自己的父王虽声泪俱下,却绝口不提刚入通州,还未听闻战报就私下里向他索要兵权之事,心中也是五味杂陈。不过他身为人子、身为下属不敢有丝毫表示,只能默然不语。
金忠适时地配合燕王道:“王爷,将士们的家眷都在北平,回去后重金抚恤、多加照顾,总能抚慰得了的。马革裹尸还,这是武人的命运,不至于悲伤太过!”说到这里,金忠也觉得有些底气不足,遂转移话题道:“王爷!眼下最要紧的不是哀悼。在永平埋伏您的南军整合兵马后,必然会南下与城外的朱久炎、朱权前后夹击我军,待这支兵马到达通州城外,咱们就会陷入腹背受敌的死境!所以我们得赶紧回师北平!”
众将听了金忠的示警不禁打了个寒噤,他们刚败于城外联军之手,突然出现在北边,且能打败燕王的军团若是也来到通州城外……金忠的“腹背受敌”之言绝对是往轻里说的,若是被敌人南北合围,通州便是燕藩的覆灭之地。
“回师?你这是让俺舍了仇恨逃跑,当个缩头乌龟!”燕王愤然起身,声调也上升几拍,朝着众将愤怒地喊道,“传令三军,今晚杀鸡宰羊饱餐一顿,明日一早与朱久炎决战,为死难的将士报仇!”
“对!报仇!”对金忠怒目半天,忍耐许久的张辅终于高喊出声。他的父亲张玉死于北伐军之手,李景隆死了倒是罢了,平安与盛庸可都是北伐军的主要将领,听闻平盛二人当了带路党,带着南军打败了燕王,可谓旧仇未报新仇已生,他如何想退?
“杀南狗,用他们的头祭奠诸位将士的英灵!”那些死了故旧与亲人的将领们,也一个个义愤填膺地跟着高喊。
“父王!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深知自己父王是什么性情的朱高燧当即越过两位兄长,提高声调道:“如今情势已变。敌众我寡不说,南军还将形成南北夹击之势,而我军士气却受损严重,将士们早已生了厌战思归之心,强行驱使,反而招怨。事不可为啊,父王岂能因一时之忿而做累死三军之事?父王欲置我燕藩于万劫不复之地吗!?”
燕王浑身一震,脸色如白纸一样苍白,好似被朱高燧的激言,从狂怒中拉扯了回来。
力主复仇的张辅等将领也陷入了沉思,朱高燧说得没错,仇可以以后再报,没必要因为一时之忿而去做失去理智的事。这些将领情感与理智交织在一起,一时间心乱如麻之下,俱都本能地望向燕王。

juvt5超棒的都市言情 世子很皮-第八百章 俺朱棣纔是真命天子!看書-zdetm

世子很皮
小說推薦世子很皮
一场惨烈的血战再度开始。王忠与李远为永世做官,为家族得永世富贵,那叫一个拼命;燕兵为营救燕王,也都奋不顾身,各个通红着双眼英勇冲锋。
南军方面被袭的部队,回过神来后,也拼死展开反击。双方都要争取时间,燕军必须赶在燕王亲军崩溃之前冲入南军阵中,把燕王救出去;而南军外围兵马要做的,就是死死缠住王忠和李远,坚决不让他们突破外围的防线。只要拖到燕王被擒/被杀,眼前的这些敌人必将丧失勇气,全线崩溃。
王忠部在南军背后,他那里的战况道衍一时不好判断;而李远部直扑南军正面,他的进展被道衍尽收眼底。李远的突进速度很快,一会儿工夫,仓促截击的南军外围已经出现松动,防线也逐渐凹陷进去。
“传令,跟贫僧进攻!”见李远进展顺利,道衍脸面兴奋,亲自带兵冲击。如今这种情况,南军将领的注意力都在阵中的燕王身上,照李远的冲击速度,只要自己再率兵从后面压上,将燕王救出来也不是不可能的。
就在道衍蓄势待发之时,道衍的后方却突然奔来一名哨骑。这名骑兵的背上插着一支箭矢,一看就是被人射伤的。
“南……南军!”哨还没奔到道衍身边,那名哨骑便支撑不住了,他用尽全身力气,大声喊出自己发现的敌情后,便“噗通”一声从马上跌下来,落马身亡!
虽不过寥寥数字,但哨骑的话却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南军不都在前面吗?怎么后方也有兵马?
“敌军还有兵马!?”
道衍内心也是惊骇不已。他下意识地掉头瞭望,不多时,地平线上便冒出一大群黑点。真的是一支大军!
“天要亡我!”道衍身子一软,几乎从马上栽倒下来。而在南军那边,指挥位置上的蒙鉴早已远远瞧得兵马旗帜,当即欣喜若狂地击掌大笑起来:“杨文不辜我望!”
这支突然出现的兵马自然是南军的帮手,而且人数不少,共计五千余人,领头的也不是别人,而是先前被燕王托以重任为其把守后方的的杨文!
杨文乃开国的洪武朝老将,与徐辉祖是铁哥们情谊,且一心忠于朝廷,先前投降燕王乃是不得已而为之。如今,建文下落不明,朱柏登基已经是事实,当蒙鉴兵临城下,又手持徐辉祖亲笔诚恳地请他反水相助新朝时,杨文自然应命。
蒙鉴率军抵达战场前,便考虑到抓捕燕军重要人物之事,早就派杨文先行一步,搭乘华夏海军的运兵船,从海路绕道永平城附近,以为埋伏。此时杨文一路疾行,终于在燕王身陷重围,道衍准备倾力一救的关键当口赶到了战场!
“阻敌!阻敌!”在经历短暂的惊骇后,道衍声嘶力竭地大喊。现在他救援燕王的计划正是最要紧的关头,而杨文却从后方杀至,若不将其阻挡,别说救援燕王了,恐怕自己这一部都要被杀得干干净净。
道衍周围的兵马出现骚动。杨文部的出现,不仅让道衍部措手不及,更加剧了燕兵心理上的恐慌。说时迟那时快,就在道衍命令兵马急匆匆调转枪口之际,五千骑兵已冲到了阵前。杨文一马当先,领着五千精骑直冲阵中,所过之处道衍部人仰马翻,立时陷入混乱。
“燕军残部构不成威胁,弟兄们步步为营,把逆王朱棣擒下!”指挥阵地上,蒙鉴挥舞着长刀对着阵中的燕王放声大喊。朱久炎给蒙鉴的命令虽是“可杀燕王”,其中的尺度全凭蒙鉴自己裁量,蒙鉴此刻认为若是能够活捉燕王那便最好。一来洪武皇帝有不许杀害宗室的祖制;二则燕王可是皇帝的亲哥哥、太子的亲叔叔,若是杀害于新朝的名声不利;三方面便是,通州的朱高炽仍旧不可小觑,若是活捉了燕王到了通州阵前,朱高炽与其手下燕军,必定投鼠忌器,到时,天下一统在即。
“活捉逆王朱棣!活捉逆王朱棣!”负责包围燕王亲军的将士们当即齐声高呼,但他们仍旧维持着纪律,并未因此展开冲锋。这也是蒙鉴部署好的。他明白,燕王亲军铁骑骁勇,逼迫困兽,徒增伤亡。因此蒙鉴并不急于让将士们一涌而上,那样反而会给予燕王逃脱机会。只要稳扎稳打,逐渐缩小包围圈,燕王束手就擒只是时间问题。
燕王此时的处境十分凶险。他的护卫亲军,有大半都被蒙鉴的兵马冲杀切割开来。在更外围,受道衍之命救援燕王的王忠部也被平安和盛庸率领的兵马围攻,王忠被平安砍杀当场,所部被盛庸带人俘虏。由于杨文的意外出现,道衍人马别说冲进来救援,道衍自身难保。仅靠冲进来的李远部兵马,不仅难以冲破防线,反陷进去都很有可能。
燕王感受到了被擒的威胁。他把能集结的亲兵都集中了起来,不断尝试突围。可冲了几次,不但没能将缺口打开,自己的活动范围更被压缩到方圆不到两里的范围内。随着时间的流逝,身边亲兵也越来越少,此刻围在他身边的亲兵已经不满五百人,将领只剩术士出身的袁拱,不可谓不讽刺。
在又一次的亡命突围受挫后,燕王率领的这几百人已全部被蒙鉴压缩在一个小土丘上。趁着李远部在外围冲击过来的当口,穿着铠甲的“天下第一术士”袁拱焦急地对满脸绝望的燕王道:“王爷,坐以待毙只会被擒,到时一切都没了!您有太平太子之相,上天绝对会庇佑您的,咱们还得拼上一把,尽全力和外面的援兵会和!只要到了通州,凭借您的本事和世子手中的兵马,燕军必将再起!”他的后背已中了一箭,虽然有将领级铠甲保护,但箭头仍嵌入其中,鲜血将铠甲染得通红,却根本没有时间处理箭伤。
原本已经失去斗志的燕王,在听到袁拱的“太平太子”之言,稍稍打起了谨慎,他环顾四方。袁拱言下之意,实际上是在劝他改变前几次一击不中,改寻他处突围的试探冲击方式,下定决心拼死一搏。若成功,自然可以杀出重围,要是再不得手,深陷南军阵中,便再无侥幸之理。先前燕王一直不肯孤注一掷,是相信道衍肯定能动员周围的燕军残部冲破包围,将自己营救出去,可面对越来越严峻的形势,燕王知道寄希望于外面的援兵已不可能,可这最后一次突围若是失败……上天真的会庇佑俺吗?
燕王自我怀疑的当口,猛然间,天色突然黑了下来,天空之中也刮起凌厉的北风,北风呼啸着扫过整个平原战场,将成片的南军军旗吹得东倒西歪……起风了!天也瞬间变黑了!!上天真的在眷顾俺!!!上天真的在帮俺!!!俺朱棣才是真命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