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家楓竹

9yvqc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笔趣-314、【抓住紛雜現象的線頭】鑒賞-b3b9t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分号掌柜顺着墙来回踱步,口中说道:
“咱们这段时间里,收入有两个大头,撑起了分号这段时期的盈利。”
“一个是外面放号卖货,价格随行情上涨,溢价也愈来愈高,这是咱们最基本的收成。然后就是手续费,每次交易,都要来咱们这里变更下货物所有人,咱们按照比例收很少一点费用。”
“由于费用低廉,最后的回购还是层保险,互相交易的客人们没有谁对这点钱有一间。随着外面对咱们商号的货物开始追捧,不停交易,积少成多,这份收入加起来,反而不次于主业。”
“本来想在价格波动时候,低买高卖再赚一笔,谁成想价格除了稳定时候,便是不停上涨,根本没有回落,所以从这方面来说,咱们其实赚少了。”
“不过现在实打实的钱帛,已经积累了许多,总号终归是会允许一定量的损耗,所以我想着,之前许诺给大家的好处,可以再多发放一部分。”
席间几人似乎想欢呼,但想到分会掌柜依然在讲话,生生忍住。
只见前面分会掌柜,停下脚步在自己座位上站定,举起杯来继续说道:
“这是额外的,不影响之前许诺给大家的那些,算是附加奖励。大家应得的那些,将会在此事结束之前发下去,富贵的未来等着诸位,请满饮此杯!”
众人一齐举杯,各个面露喜色。
而后那个沉默寡言的细瘦小妖也站起身来,说了几句话,无外是代表总号支持分号展柜的一切决定,往大家同心同力,将事情办好办漂亮云云。
方长将手里最后一只丸子咽下去,给手上施展了个除垢术,离开这间屋子。
整个过程,没有任何人察觉。
经过这番旁听,方长已经知道了事情的严峻性,根据他所听到的和分析出来的内容,这次的事情很棘手,需要费许多力气来处理,所以他准备找些帮手。
…………
由于影响范围太广,这件事情盘绕纠结,已经成为了一团乱麻的状态。
粗暴的快刀斩乱麻,只会伤害许多无辜的百姓。
所以,还是要找到解决事情的那个线头,轻轻抽出来,才能将事情捋顺解开。对此,方长虽然没什么头绪,但却很有信心,他准备立刻行动起来,走一步看一步。
从这家商号后面的仓库里面,顺了两包檀木香拎在手上,方长找到方向,径直向城隍庙去。
上次路过龙安府时,方长曾经拜会过此地城隍。
或者说,每到一个新地方,只要心情好,他都会去拜访一下当地神祇,不管是山神土地还是水神城隍。毕竟这这些神祇交谈,很能增长见闻,而且都是非凡者,共同话题也多。
“李城隍,故人方长求见。”
站在城隍庙前,方长用法术“敲了敲门”,轻声说道。
位置变换,他出现在城隍府邸中。将手里的檀木香交给旁边的差役,待其带着给城隍的礼物退下后,只听前面爽朗的声音笑道:“方先生总是如此客气,不过这檀木香,在龙安府里面最近可很是流行啊。”
方长也拱拱手,微微行礼后笑着回道:“许久不见,李城隍风采依旧。这檀木香,可不只是在龙安府风行,周围许多州府,也都因为此事正闹得激烈。”
“唉,也不知道是福是祸……方先生请进。”李城隍将方长请进屋内,而后吩咐上茶上茶点。
同是神祇,城隍就和山神土地等不同,因为职责内容的缘故,各地城隍都有不少手下可以指挥,故而他们在实质上,也比其他几种神祇高半级。
方长坐定,说道:
“刚刚李城隍感叹,檀木香一事不知道是福是祸,其实在下便是为此事而来——这是祸。”
“祸事?”李城隍很惊讶,刚拿起来的一块糕点也随着手指停在了半空中,“方先生的意思是,这时候会有不好的影响?”
“嗯。”方长点点头。
随着再次确认,李城隍的表情瞬间凝重起来。
他将糕点扔进口中,一边咀嚼,一边皱着眉头思索,而后才出言道:“还请先生据实以告。”
方长点点头,将之前自己的经历,还有对这个商业模式的分析,统统讲述给李城隍听。随着方长的讲述,李城隍的表情也越来越凝重,最后甚至阴沉的像块浸透了墨汁的黑色抹布。
“……如此,这也太可怕了。”
最后,他轻声叹道:“方先生可有什么解决思路?”
看起来,对于这件波及甚广的事情,李城隍也感觉很是棘手,下意识地,他先询问方长是否有什么方案。毕竟李城隍也知道,已经将如此多的百姓卷进来,处理不好便是滔天大乱。
“刚刚说,今天来找城隍,正是为了此事。”方长笑着解释道:“其实还是有些想法,虽然有些走一步算一步之意。在下知道,李城隍交游广阔,不知道是否认识那些同对消泯劫数有兴趣的修行人,以及愿意维护天下百姓的有名望普通人?”
“当然是有的。”
李城隍说道,不过他也有些好奇地看着方长,等待他进一步解释。
“那便好,还请城隍为我引见下。”方长说道,“之所以如此,乃是因为,要想解决此事,单单靠一人两人是完全做不到的,只有尽力联络起足够的人手,寻找对方薄弱处,一齐发力,方能奏效。”
“而同时找修行人和普通人,是因为此事经过发展,已经不再是单一事件。它后面既有搅乱天下势力的影子,又影响了许多普通人,于两个方面都有影响。局势已经危若累卵,还请李城隍尽快。”
城隍微微放了一点,轻呼一口气道:“方先生有办法就好,由于职责所系,我们这些神祇虽然对人间各种事情焦急得很,却没法直接出手,这种情形,嗯,只能谓之‘干着急’,于形势毫无用处。事不宜迟,我立刻修书阐明事情原委,先生可以尽早去。”

8z0vp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討論-304、【贈送種子】推薦-p8kll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这段时间里,不知道谢广安又遇到过什么事儿,他脸上的皱纹明显多了一些,头发根部也有点点白色出现,看来天下形势不佳,给这个靠行脚养活家里人的汉子,添加了不少压力。
不过,听到方长的问题,谢广安倒是没有太多抱怨,反而不知是安慰方长还是安慰自己:“其实这附近还好啦,怀凤府宁和府龙安府,都还算安稳,并没有像天下许多地方那样闹将起来。”
“和那些起了乱子或者闹了兵匪的地界儿比起来,这里依然算得上是太平盛世,所以很值得庆幸。毕竟这世道还不知道后面会变成啥样子……能平安活着就是好日子。”
“就是听说,今年的税又要加重了。”
说完这个,谢广安低下头,开始吃他那份豆腐面。
豆腐面里同样被浇了一些羊汤,面片上面还盖了两大片厚厚的卤豆腐,倒也让人吃起来很有滋味。虽然不如这里的招牌羊肉面,倒也很受镇民们和来往行人们欢迎。
似乎是不愿在这个话题上多说,谢广安只是呼噜呼噜埋头吃完,拎起旁边扁担和货物,起身告辞,去寻找自己惯常的晚上住处。
方长抬抬头,看到西面太阳已经接近落山,遂起身会账,又找了个小摊子,买了两叠重油重糖的伏虎饼塞进包裹,而后出镇朝北行去。
虎桥镇外面的白沟河水依然隆隆作响,浪花不断拍在桥下直耸的河岸边。
伏虎桥依旧,两旁栏杆上面形态各异的小兽,也一如往昔,时光岁月没有在上面留下什么痕迹。只有官道上依旧喧嚣,有不少赶路的行人车辆,正趁着太阳未落往镇里涌,他们甚至路过刻有“虎桥镇”三个大字的巨石时候,都无暇去看上两眼。
…………
剩下的路途不远,甚至以方长目力,站在镇口,就能在仰头时候,看见仙栖崖的轮廓。
而这短短路途,对于趁着傍晚路上人少,彻底放开脚步的方长来说,只是一瞬间,他就站在了山脚下。
从这里,能看到小溪从镇边流过,而后折弯朝白沟河流去的景象;还能见到林溪村里,每座屋舍都在冒出的炊烟;然后才是周围梯田里面,面积明显扩大了不少的药材田地。
他轻盈穿村而过,朝仙栖崖前行。
仙栖崖的入口已经更改过,如今要随着方长自己修建的崖壁栈道,才能走到仙栖崖正门。
不过他又使用大号阵法,将栈道的入口遮住了了。
从那往后,唯有缘人才能走上仙栖崖。
此次回崖上,方长感觉自己会在崖上待一段时间,他准备在仙栖崖住些时日,等待去东海的最佳时刻。过早或者过晚,说不定会导致自己难以寻觅到目的,或者遇上真正的危险。
翻过两座山头,方长忽然站住,待在某个地方不动,默默等待。
过了一阵子,才有哗啦哗啦声音响起。
而后,只见林溪村的林海,手执钢叉,正背着个药篓从山里往外走,腰带上还挂着只已经呜呼的肥兔子。
忽然见前面有人,他立刻停下脚步,接着便认出来,竟然是仙栖崖上方仙长。
他赶紧肃立,抱拳拱手躬身一礼道:
“林海见过仙长!”
“好久不见,林海,你这是去山里采药了?”方长看了看林海背后的药篓,还有他腰上那个尺余长的小药壶,笑问道。
“禀仙长,确实如此。”林海拍了拍背后的药篓,说道:“附近几府,要数云中山里面药材种类最全。我在林溪村种植药材,目前来看卓有成效,就是留种进度拖了后腿。”
“反正这时段无事,我干脆弄了个药篓,重新来山里行走,也算是恢复了半个以往身份。”这林海曾经是村中樵夫,终日不停地进山,挑到远处城镇售卖,换上几文钱。
由于经常出门,他也被村民们认为是“有见识的人”。方长上了仙栖崖后,第一次见到林海时候,便正碰到林海在寻药。
当时他的好友重病,但是用作救命的药材却不齐全,他只好向大夫讨了图样,只身一人进山找寻,也算尽人事听天命。
结果这林海福缘深厚,碰到了方长,轻易解决了抓药问题。后来林溪村水源断绝,也是林海亲上仙栖崖,寻了方长作帮手,救下了一整村人。
“好,不错。”方长称赞道:“我来时候,看到了林溪村边梯田里面那些药材,你做的很不错,估计已经有千百人因此得以活命。”
“我做的还很不够。”林海低头,略带客气成分地说道:“此次正是寻觅些药草,试试能不能移栽到梯田苗圃中,若是成功的话,相当于对品种进行了一次不小的扩充。
“你稍等。”
方长忽然解下背上的包裹,他伸手掏摸了两下,从包裹里面,拿出了个小纸包,递给林海:
“接着。”
“这是什么?”林海接过后,好奇地问道。
里面却是方长在南屏山时候,所讨要的各种草药种子,这是方长原本想种在崖上苗圃的,如今碰上了林海,他慷慨地分了一半与他。
“这里面都是草药种子,我新近才得到,好好使用,尽可能多种活些,总天下百姓少每一次痛苦,都是好事儿。”
林海大喜:“多谢仙长赐予!”
接着他小心翼翼地地将纸包掀开个小角,朝里面查看,并生怕弄洒了。看到纸包里面的纸包上,写着药物名称等字样,更加心满意足。
倒是方长忽然在旁边问道:“我记得之前你有只黄犬来着,如今它去了哪里?”
林海神情一黯,叹气说道:
“阿黄跟了我不少年,去年冬天时候,终于熬不住,就此亡故。不过我那浑家倒是喜欢,正准备托人家问一问,再养一只。”
“嗯,好好干。”方长轻轻拍了拍林海的肩膀,鼓励了句,接着越过他,继续朝仙栖崖走去。
倒是后面林海不敢怠慢,于原地躬身,礼貌地恭送方长离开。装满药材种子的纸包,已经被放进了怀里,十分妥善地保管着。

dbt9q都市异能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愛下-300、【無量功德匯聚之地】看書-0s0fs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在另外一个角落,那位名叫“庆哥儿”的小童,也待在那里,捧着本书籍正在朗诵。
庆哥儿头顶发髻中,那根方长赠予的银簪,依然明晃晃地。
那是当初见到小童拾金不昧,方长兴之所至,随手所赠予的。而对于庆哥儿的母亲,那位拒辞酬金略有些固执的乔娘子,方长也是印象深刻。
在另外一间课堂里,方长还见到了虎桥镇上,羊肉面摊摊主老徐的儿子徐五仁。
长时间未见到,五仁的个头又长了一截,当初那个有些富态的小伙计,也变得有些削瘦。
课堂很新,看来随着人员扩招,这里重新设置过。
这时候气温正好,所有窗子都高高地支起来,只为了更好地采光。里面有讲台和讲桌,还有按照方长之前建议刷了墨的木黑板,以及用白垩制作的粉块做书写用。
几个年轻书生,正拎着戒尺,在课堂里面逡巡,不时地解答下孩子们的疑惑,或者纠正下句读。
外面几颗大树成荫,院子里还有整齐地菜畦,里面一片绿油油,那是师生们一起下地的成果。据说,在外城以内的几块学田,也是由师生们轮流去耕种的。
用两位简先生的话说,天下以农为本,无论是哪行哪业,能够了解些农事,都于自身有益。所以学堂里面,特地开设了农科,让学生们亲自劳动,增加对农业的了解。
在几间教室转了一遍,方长甚感满意。
这里被简正初简正清两兄弟,经营的蒸蒸日上,确实有一番新气象。
这便已经足够。
方长解除了身上“相逢何必曾相识”的状态,也没和人打招呼,转身便出了门。
他按照记忆寻觅着路径,找那兴庆府书馆。
有段时日没来兴庆府,这里的景象变化不大,各种建筑一如往昔,仅仅是多了些修葺痕迹。即使生活节奏比乡村快上不少,城里的百姓们过得依然算悠闲安逸,城里建筑的更新也没那么快。
掏出简正初的竹牌,方长用正常方式,顺利地走进了书馆之中。
进门口的矮柜台后面,管理图书的依然是那位“等价交换”陆绍元。少年人个头窜的快,比起上次见面,这小童身高又长了几寸,身上衣服已经有些不合身。
似乎是在这个职位上,可以方便地大量阅读,陆绍元的气质更为秀华,明显在这段时间里,其向肚子里又塞了许多学问。
来往的人许多。
有的是来借书,有的找地方阅读和做笔记,还有的坐在较好的位置上,给书馆抄书,以抵偿借阅费。
书馆里面不仅有往来的读书人,还有普通的识字百姓,有些拘谨地掏出凭证,取了书籍快步走开。方长还见到,有人拿着书籍,随意找个平整地方一屁股坐下,接着掏出手帕擦了手,才小心翼翼地开卷,如饥似渴地阅读。
兴庆府书馆是仓库所改建,又经工匠们扩建了门窗,给地砖做了防水,采光很不错。书馆里面,一排排的历经过沧桑,斑驳破旧的书架散发出阵阵墨香,令人心神宁静。
方长走上去,轻轻用中指指节敲了敲柜台,接着用不影响周围人的声音,小声笑问道:
“你怎么不去上课?”
手旁堆了几本借阅记录,正埋头在自己手中书里的陆绍元,听到眼前动静,立刻抬起头来。见到是方长,他明显吃了一惊:
“是……方先生?好久不见,欢迎。”
方长点点头,算是打招呼。
他从包裹里面掏出了包来自西域的果干,递给陆绍元,然后又重复了一边问题。
陆绍元礼貌地接过,致谢后回答道:
“我们这些先生的亲传弟子,是不用去上课的,只需要按照老师给的任务学习。”
旁边闻讯而来的兴庆府书馆管事乐东,也凑过来说道:
“陆师弟是先生们的关门弟子,从此以后便不再收亲传,他天资聪颖,记忆超群,学问上面,已经超过了很多进门比他早的师弟,自是不用再像同龄孩童一样上课。”
指了指所处的书馆,陆绍元笑道:
“而且这里才是做学问的好地方!典籍众多,平日里我也能随意取看,能够在这书馆里做事,实在是天下一等一的美差。坐于一隅,却能够遍览四方,差不多是我辈读书人梦寐以求的活计。”
书馆里面的藏书又多了不少。
似乎看到方长的目光,管事乐东略带些自豪地介绍道:
“周边慕名而来借阅的人,每天有许多。还有些名宿捐出藏书,为此书馆特意新建了间房子,用来藏书。不过,书库扩充的大头还是阅览者们手抄的书籍。”
“按照书馆的规矩,交不起阅览费用的,只需要用书馆提供的笔墨纸张,为书馆工整地抄上几本书,经过校对确认合格之后,便能抵消借阅费用。甚至有些家中不差钱的,也参与进来,读书人们以此为雅事。”
“一般每部书,书馆里都会保留三五本,以供大家借阅,多余的部分,会被送到其他地方——有不少府县里有名望的读书人们,也效仿兴庆府,开上一家书馆,即造福桑梓,也显得当地文教有方,说出去很有面子。”
“这些新开的书馆,对于能够用于补充书籍,很是渴求,尤其是那些珍本孤本的复制品,收到书馆的馈赠之后,他们往往还会还礼,有书的回赠些书,产笔墨纸张的回赠些耗材,资金充沛的回赠些银钱作谢仪。”
“除此之外,书馆还联络各地,使钱购买那些馆里没有的印本,先生您上次留下的钱,也被用在了这里。”
看了看周围,桌边、书架边上,许多读者或立或坐,还有的蹲在地上,有的捧着手中书籍如饥似渴阅读,有的端坐桌旁边念便记,还有的只是大致挑选后便拿在手中,准备借出去享用。方长笑道:
“如此甚好,甚好。”
“今日前来书馆,一是看看这里变成了什么样子,二是再赞助些许。”
说罢,他伸手到后面包裹,将自己在西域所得,全部掏将出来,不待陆绍元和乐东反应过来,塞到他们手里,接着飘然而去。
捐款倒也没有什么目的,只是方长心中觉得这样挺好,便如此做了。
两位简先生的学堂是未来,这里则是现在。
大劫之下,在天下不管是听到的还是看到的,大都是衰落和逐渐破败,最好的也不过是保持平常模样。
只有这兴庆府,人族气运蒸蒸日上,还有带动周边的势头。
真个是无量功德汇聚之地。
这里很好。
方长想着,抬头看了看正明媚的秋日暖阳,而后紧了紧背上包裹,准备找车马行乘车离开兴庆府城,向西去怀凤府。

cilrn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txt-298、【興慶府的學堂】讀書-mc06u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竹排到了洞盱江这里时,两旁的船只已经不少。
有的船扬帆借水势,船轻吃水浅,迅疾飞快,如同在江上滑行;有的船明显载了大量货物,水位离着船舷甚近,慢悠悠地在水面上挪动;还有的船披红挂彩,甚至有小亭楼阁建在其上,华衣富贵人在里面潇洒自在;更有的只靠浆橹长蒿前行,于烈日下撒网捕鱼,以求生计。
只有方长脚踩着简陋至极的竹排,速度随心时快时慢,悠然自得地行于江上。
天上云如群驹,奔过不停,日月也慢慢升落。
月光如水银一般洒在江上,又被风吹起的浪花拍的细碎,星星点点闪耀在江面上。方长轻轻撑了一下长蒿,接着将其放下,而后盘坐在竹排上,静静待着。
每当月色明亮时候,天空中的星星便会显得晦暗,难以被人看见。但是对于目力远超寻常人的方长来说,抬起头来,依然是繁星满天。
甚至,只要他愿意,就算在白天,也能抬头看见星空。
但是观看天象,依然要在晚上才能进行,或许是由于某些奇怪的限制。
方长并没有心思去探究这些,也没有研究天象。
他从背后包裹里面,抽出本路上购买的杂书,就着月光,自在地读着。
不远处,江面上忽然泛起了朵不一样的浪花。
有一只巨大的乌龟,从水里面探出半个身子,朝这边张望。待确认竹排上面的人之后,乌龟笨拙地将两只前爪伸到最长,对到一起,朝前面打招呼。
方长早就发现了,见对方的行为,他放下手中书卷,挥挥手:“好久不见。”
而后竹排继续顺流漂向下游,老龟也重新没入水中。
这是方长上次从洞盱江经过时候,夜间上岸遇到的那只千岁老龟,名为归圆。当时其哀于修为卡在化形关口,难以寸进,正在江边嚎啕大哭。
见到方长之后,老龟还曾经向他求问,什么时候才能化形为人。但方长掐算之后,发觉其百年内无甚希望,让老龟情绪黯淡。
如今看这个样子,至少从精神上面,老龟已经走了出来。
………………
在兴庆府这里,竹排所行的这条江,被称为清江。
这里已经离云中山很近了,风物与宁河府也类似,倒是让方长看着颇感熟悉。
上岸的码头方长不是第一次来,曾经他雇了船顺流而下,也是从这里上岸,然后去了兴庆府城,又经过怀凤府回山。如今,他准备再一次走这条路。
码头附近水产很多,也很新鲜,方长找了个饭馆,回忆着当初在这里所点的菜谱,选了一桌完全不一样的饭食。当然,这些菜肴的主材,依然以各种鱼为主。
这里是石金渡,为交通要地,人来客往,货殖繁多经济活跃。
由于养活的人足够多,此处的规模和繁华程度,甚至比兴庆府城还好一些。只是因为上报申请的滞后性,这座码头依然只被归类为镇,没有城墙保卫。
前来时候的竹排,方长没有浪费,他将其拆散之后,随手卖给了码头上的竹木商人,得了些许进项。
在阵阵叫卖声中,买了块夹枣米糕,方长抓着包糕的荷叶,穿过石金渡向东北行去,那是兴庆府府城的方向。对于兴庆府,方长还是很熟悉的,他曾经多次路过,在那里还有不少熟人。
抬头看了看,他发现,兴庆府上方萦绕着一丝灵光。
那并非修行人甚至神祇所致,而是兴庆府的百姓们所行事情,受到了天地祝福的景象。
方长啃着米糕,心中暗道:
有此保佑,看来这次天地大劫,对兴庆府的冲击会很小,对于兴庆府的百姓来说,这可真是件好事儿。
这里到兴庆府有几十里路。
上次从石金渡走到兴庆府,方长没有乘坐马车,而是用自己双脚慢吞吞地走,边随心玩耍边欣赏两侧风土人情,结果几十里路走了大半个月。
如今,方长加快了脚步,结果几十里路只走了两个时辰。
倒是一路上的景色,与上次经过时候虽然有了不小变化,季节也很不同,但依稀还能看出之前的模样。
似乎是得益于这里的官府势力深厚,几任亲民官又都是做实事的,于是规划的很不错的兴庆府府城,常年都有人修葺,也有专门的款项拨下来使用。
“入城费一文。”
秋天有些凉了,现在又不是午时,于是城门口的士兵们抱着长矛,找了城门旁边能够晒到太阳的墙根,杵在那里,眯眼盯着来往行人有气无力的呼喝。
方长点点头,从腰间掏出一个钱,扔进对方身旁的大藤筐里,然后随着进城队伍,缓缓挪进城中。
西门正对的街道,很是繁华。
这里两侧建城时就有了比较详尽的规划,但预留的地块已经被用了大半,它们变成了店铺和酒楼,还有几家作坊。
方长准备去不远处的小酒馆,例行给腰间葫芦添上些许高粱酒,而后再去两位简先生那里,看看他们办学的成果如何。以方长的判断,兴庆府上面的那丝灵光,便是他们这所学校所导致的。
仗着家里有矿,方长掏出银钱找地方兑成了铜板,而后买了一担纸张,着人挑了,朝学校方向走去。
学校的规模膨胀的很快,方长刚进城,就仗着耳力,听见了里面朗朗的读书声。
只是院落门口处的门人,似乎并不认识方长,也无法将传闻中那个人和眼前这位背着宝剑的白衣人联系在一起,他关心的只是好好守住门,不要辜负了待遇。
最终,还是路过的米满仓,发现了方长。
他紧走几步到门人处,低声说道:“还请放他进来,这位是简先生们的贵客,创建这所学校时候,他在场。”
门人依然照搬,将方长放了进去。
不过对方还是将视线在方长背后的剑柄剑鞘上,来回逡巡了几遍才作罢——无论怎么说,背着这样一柄危险利刃进这等险要处,都有些不妥。
倒是方长注意到了背后门人的视线。
他笑了笑,解下灵泉剑放在对方面前桌上,才跟着米满仓进去。

ulgi1優秀都市小說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288、【風光依舊風俗移】展示-y9ngz

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小說推薦修仙從鑽木取火開始
老郭有些油滑的声音里面,透出几分自豪,但也透着几分不靠谱。
饭馆掌柜略有些好奇,但想到之前的诸多经历,他还是忍住表情,用十分淡然的口气对来人说道:
“这么多年乡里乡亲的,大家都知根知底,这么多年老郭你也没搞成什么事儿……这次你又能弄什么好东西来?估计只是新鲜又不实用的东西吧。”
“我还记得上回,你弄了堆瓷瓶儿,让大家把酒灌进其中售卖,结果过路的客商们,对此并不买账,走南闯北又好酒的人,谁还没有个惯用且贴身的酒器?况且磁瓶儿又不耐颠簸。”
来人语气中顿时带上了羞愧感,但油滑的声音半点儿没变化,反而提高了些许嗓门儿:
“这回可不一样,这回是正事儿,对你有大好处的!”
饭馆掌柜笑道:“那便说来听听,反正不差你这一时半刻。”
老郭其实是个不错的人,但是从小到大办事比较跳脱,办成的事儿不多,办砸的事儿不少。
沙沙的声音之后,包裹很快被打开,露出里面东西。
“看看!”
“老郭,这是啥?”
“嘿嘿嘿,刚刚我可是说过,这是从中原搞来的好东西,一路过了,在咱们蜀地可是珍贵的紧,你要不要尝一口?”
“那我试试……啊!!!有毒!!!!水!水!水!”
扑腾腾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楼下才安静下来。方长扯了个鸭腿儿,一边啃一边饶有兴趣地听着下面对话。
“太辣了,这是啥啊,老郭。”
来人带着些自得的声音道:“这是辣椒,我之前不是去过中原么?在那里吃到过几碗豆花,里面便放了这个,让我回味无穷。”
“第一次碰还不觉得,后来感觉有些趣味,就多吃了几碗。结果回到蜀地之后,越来越怀念,抓心挠肝地想。”
“我熟人不少,干脆托人从中原将其带了回来。做豆花又不费事儿,你也坐上一些,定然好卖。”
然后是一阵沉默。
饭馆掌柜的咂咂嘴,叹道:“竟然还真听起来比较靠谱,这倒是你惯常的风格,每次都能让别人相信你。”接着他问道:“那我便做了试试,反正费不了多少工夫,这辣椒,你带了多少?”
“要多少有多少!”老郭拍胸脯保证。
“噢?”
“好吧,其实我托人从中原带来的不是辣椒,而是辣椒种子。”老郭的声音重新变低,“我已经种植成功了,今天这些都是摘下来装篮的。蜀道真难走,若真的是将辣椒运过来,成本不知道会跑哪里去。”
“嗯,这个说法倒是够老成……你先把这些留下吧,我和后厨大师傅商量下,看看哪些能用。这股味道,在咱们这里实在是能够提升食欲,驱散湿气,真个是好物件儿。”饭馆掌柜意犹未尽地咂咂嘴,继续说道。
“好啊,你且试着罢了。”老郭豪爽地说道,“我带了好几个品种呢。不过有一种需要熟透了才好吃,这次没带过来。那种熟透了之后,个头和小姑娘手指头差不多,红彤彤地甚是诱人,摘下来自然风干就好。”
“吃的时候,不用切不用剁,放在个小瓷碗儿里头,上面撒上些盐,将豆油在小锅里面烧滚了,从上往下一浇,滋啦一下就成了,待不烫嘴了吃,那滋味,啧啧啧,特别的好……
“还有人将其剁碎了过油,辣椒油辣椒末分开,各自用来调味,我在中原吃到过几次后,就忘记不掉。我打听过,这种作料在中原也是刚流传开来一段时间,因为地理阻隔,尚未在蜀地见着。”
“听说还有更多种吃法,但我上次去中原是有‘要事’,没能待上几天,兜里又没几个钱,主要还是和商队同吃同住,见识到的不够多。”
掌柜的此时有些迫不及待,他说道:
“我都记下了,那我赶紧去试上一试,你暂且回去,再多收割晾晒些。过个一两日,我这里有了成果,直接去你家商议。”
老郭见掌柜的被他再次说服,十分高兴:
“好嘞,我就知道你是个识货的,找你准没错儿,我这就回去静候佳音!”
而后便是关门声,还有饭馆掌柜去后厨和大师傅谈话声,那个背着包裹来空着手离去的老郭,嘴里哼着小调,乐呵呵地走远。
方长将最后一块蜜藕放进口中,细细咀嚼后咽下,接着起身下楼结账。
那个老郭带来的辣椒保密不了多久,估计一段时间以后,它的种子就会在蜀地被百姓们扩散开来,而此处的口味也会有些改变。就是不知道,这段时间会是十年,还是五十年。
出了小镇,外面是大片农田,方长远远地就看到了老郭那片地,里面辣椒种类真个不少。
前面的地形起伏开始变大,那是大地在亿万年里缓慢活动挤压出的褶皱。
前方远处有群山,白鸟崖便在其中。
对于和传说中的剑仙们一会,方长还是很期待的。
他看到的诸多书籍中,对于这群身在蜀地,以剑为修行根本的修行人,描述并不算多,但往往提到他们的脾气和行事风格很有特点,尤其是修行高深了之后。
而且由于剑乃兵刃,他们往往比常见那些性子淡泊的修行人,更为好战一些。据说,那些妖怪们传言中“喜欢斩妖除魔的修行人”,有些原型便是剑仙们中间,偶见的几个喜欢主动去寻找做恶妖怪,并加以处置的。
越往前走,山与树越多,有人烟地方的山里,还往往多茶树。只是此时并非春日采茶时节,没有百姓在山中劳作。倒是偶尔经过的人家,屋檐下挂着许多晾茶的竹匾和竹架。
这些器具的材料,都来自旁边山中。
竹林团团簇簇,甚至在有的地方连成一大片,覆满山坡。微风吹过,在山间淡淡薄雾中,竹林翻碧浪,摇曳生姿,煞是好看。
此处脚下已经没了路,还好方长修为在身,只需要寻找空隙,如履平地般走将过去。
“咦?”
方长忽然笑道。
他看到不远处,有只细小的竹精,正鬼鬼祟祟地,用根做脚,在山间迈着小碎步奔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