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漢當興

超棒的都市小說 漢當興 愛下-第五十章 清算送別展示

小說推薦 – 漢當興 – 汉当兴 面对这样一个既麻烦又累人的活计,刘禅才不会自讨苦吃的去碰呢,这种事情当然是要找更加合适的专业人员来处理才对,就比方说蒋琬蒋公琰这样的。 玄 界 之 門 找找手让护卫去把蒋琬,费祎董允等人都叫过来,有这等好事自然不可能是让一个人知道,独乐乐不如众乐乐,刘禅表示自己从来不是一个偏心的人,所以与其只叫一个那倒还不如全都唤过来听使唤的好! 没一会儿功夫,作为刘禅名正言顺的属官,身上早就被贴上了最明确标签的蒋琬费祎等人便到了刘禅面前,一个个恭恭敬敬的行礼拜见,搞得刘禅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谁让他找来蒋琬等人本身便不是什么好事呢。 不过手底下有人使唤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刘禅抱着从母亲那边要过来的小团子,一面悠哉的看着蒋琬他们几个人在清点那一箱子竹简账目。 这种看别人为自己干活的感觉,别说还真的有几分莫名的舒爽,刘禅也不知道是因为点什么,只能归结为当老板的通病吧…… 王的女人 左手托着小团子的肚子,软乎乎的一捏就是一团肉,右手慢悠悠的在撸着猫,还有不少手下为自己办事操劳,这种再舒服不过的事情刘禅可是好久没有享受到了。 可以说自从三年前开始,刘禅到现在就极少有向从前那般偷懒的时候,情势所迫局势所逼,他自己心里头很清楚,如果自己一直那样懒懒散散好似什么都不上心不着急的过日子,怕是大汉复兴也没什么希望了。 老爹刘备那边实际上已经偷偷找过自己,明里暗里的都表示的很明确,这复兴大汉一事怕是在老爹的有生之年见不到结果了,所以希望就顺理成章的压在了自己的身上。 刘禅不是不清楚这一点,事实上就冲着老爹如今年过半百的岁数,但大汉的基业却是还未及天下二分的程度来说,真想要让老爹在有生之年见到大汉重归一统的盛世场景,那怕是得出现些奇迹才有可能了,或者是光武帝重现人间挂逼出世降维打击的那一种! 然而刘禅对这一类根本就不确定甚至说不靠谱的事情完全不抱有什么信心,反而他也同样没觉得会因为自己的到来老爹刘备的寿命就能够得到极大的延续。 生死有命皆是定数,纵使有些变化是因为自己扇翅膀扇出来的,可这些年来刘禅大体上做过对比,发现一些人一些事纵使会出现一些变化,可是大体上却依旧遵循着原本的历史轨迹,哪怕现如今这未来的走向已经不知道是哪一条新的轨道了,但某一类的事情却仍然是偏差不多。 如此一来,刘禅心中焉有不急的道理,他又怎么可能一直那般懈怠玩闹下去。 有此出身当承此责任,混吃等死终究不是刘禅的理想生活,虽然咸鱼是他的本性,但就算是咸鱼不也有翻面的时候,更别说要想老老实实安安静静的做一条晒太阳的咸鱼,那不也是得有足够稳定且安心的大环境才行吗…… 邓艾来时放下的一个小箱子,刘禅找来蒋琬等人去清查,本以为这几个人一起清点速度肯定不慢,可查着查着就查到了天黑,刘禅这都抱着小团子迷迷糊糊的睡上好几觉了,蒋琬他们才算是将将盘点出来一个大致的数目。 “少主!少主!”蒋琬捧着竹简走到刘禅面前轻轻的呼喊道. 虫屋 金柜角 “嗯?”刘禅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只感觉自己下巴有什么东西有点硌得慌,低头一看才发现团子的一只脚蹬在了自己的下颚,难怪他睡觉的时候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不过别看小团子这睡姿很是奇怪,但是人家这睡眠质量倒是不错,刘禅都被蒋琬唤醒了,小团子却依旧大睡特睡的做着美梦呢! “公琰?”刘禅摇了摇还有些迷糊的脑袋,微微张嘴打了个哈欠道:“可是那些账目清点完了?” 蒋琬连忙递上手中的竹简道:“遵少主令,我等将那一箱账目已经全部清点完成,列出一份详尽的数目在此!” 看着一箱子竹简变成了这一捆,刘禅接过来粗略的翻了翻,随后又对蒋琬道:“清点完了就好,这竹简公琰你复刻一份留下,剩下一份你带着去负责清查归拢入库,我益州府库近些年来虽然富足充沛,但是如今北伐开启前线正是紧缺钱粮的时候,再多的府库也架不住战争的消耗,公琰务必要清点查验清楚,以免我等费尽心思赚来的钱粮却平白无故的便宜了某些贪心之辈!” 刘禅说着说着又是打了个哈欠,显然这睡觉中途被人唤醒多少还有点没睡醒的意思。 然而他这番话落到蒋琬耳中却是又变了个意思,谁是贪心之辈蒋琬不知道,但既然少主如此说了,那就一定有什么特殊的意义,毕竟在蒋琬的眼中自己少主是从来不会无的放矢的! 刘禅自然不知道蒋琬心中的过度猜想,这会儿他只想赶紧去找个地方美美的睡上一觉。 “好了,今日之事了了,你等且散去吧。”刘禅冲着蒋琬费祎等人摆了摆手,自顾自的便抱着小团子走了。 “我等告退!” 蒋琬等人躬身一礼送刘禅离开之后,他们才陆陆续续的也都各自散去了。 费祎董允两人清点了近乎一天的账目,现在只觉得头晕眼花的脑袋发胀,跟蒋琬招呼了一声便各回各家去了。 而还有另外任务的蒋琬却是在重新复刻了一分竹简后,小心翼翼的将副本揣了起来,神色间思索着什么才往自己的家里走去。 从左将军府到蒋琬的家中有着一段不短的距离,而这一路上蒋琬却是一直在思考刘禅话中的意思,那所谓的贪心之辈到底是何人。 甜心皇后闹古代 随着他离自己的家中越近,蒋琬脑中的思路便越是清晰,当他一只脚埋进家门的时候,那微微思索的神情已经全然消失不见,转而变成了已有准备的淡然微笑…… 成都经过了一夜的喧嚣,这代表着蜀郡乃至整个益北内有名有姓的大世家豪族被清洗了七七八八。 而在成都开始行动的同时,益北诸郡中各县各地也是默契的发动了起来。 这次是整个益州内的大清洗,而不是单单在成都城中就算是完事了。 蒋琬他们清点了近乎一天的账目虽然庞大,但却不知道更有一批繁琐且类别更多的账目在往成都快马加鞭的送来! 这场在成都世家豪族眼中的地龙翻身,实际上却是在刘禅严密的操控部署下,仅仅持续了不到五日的时间,便是全盘落定归子收官。 纵使有些小波澜小风浪的,却也根本掀不起来什么大的浪花就被拍死了,刘禅这般紧锣密鼓的筹备严密的部署下,如果还能让这些人仓促之间便闹出来什么大的动静,那该是何等的疏漏,这种丢了大人的事情刘禅可做不出来,自然也不会允许其出现! 而等到五日过后,大批的账目清单送到了成都,刘禅的亲卫白毦兵更是满益州的到处跑,负责押送那些抄没的家财,以免有些人见财起意生出什么不好的心思来。 可能这些人原本还是自己人,但突然之间见到了这般多的钱财在自己的面前,心中难免会有些动摇,到时候一念之差做出来什么后悔莫及的事情可就晚了。 这些人虽然不是刘禅嘴里说的贪心之辈,但实际上他们也一样是无法控制自己的贪心,这才会做出一些错误的决定出来,跟真正的蛀虫相比较还是有不小的差距。 刘禅也没觉得世间所有人都是圣人,都能够在看到那十辈子都花不完的财富时一点都不心动,所以他并没有特别要求什么,反而是将自己最信任也最不可能出问题的亲卫派了出去。 一面是自己安心,一面是地方安心,两边都不用担心出什么问题的情况下,自然是顺顺利利的完成了交接。 当然,也是有些人被钱财蒙蔽了双眼迷乱了心智,做出来一些明知不可为却非要为之的事情,那既是如此,他们就能够真正见识到刘禅新训练的这支白毦兵到底有多厉害了………

Read the full article

ebgd1言情小說 漢當興 txt-第三十八章 事出突然-f1mct

小說推薦 – 漢當興 – 汉当兴 而就在刘禅躲过一劫心下松了口气的时候,东吴使臣兼大都督鲁肃此时此刻正乘着快舟逆流而上往蜀中赶来! 船至鱼腹而止,从这里开始到成都便只能是走陆路了,这对于此刻病体未愈身子虚弱的鲁肃而言,难度可是不低。 行走在悬崖峭壁的栈道之上,鲁肃小心翼翼的一步步前行着,心中却是已经在开始考虑如何为江东为其主谋取最大的利益! 虽然鲁肃心底里是推崇孙刘两家联合的,毕竟占据了天下半壁的曹魏可依旧是当下大敌,曹魏一日不减联盟一日不破,这是最理想的状态。 然而正因为那是理想之中,所以鲁肃同样心里头很是清楚,所谓的联盟从来都只会建立在平等的地位之上,哪怕是一方稍稍弱小都可以接受,但是万万不能出现的便是一方突然之间强大起来,乃至于远远的超过了另外一方,那这所谓的平衡关系就会被瞬间打破。 眼下孙刘两家的联盟看起来好似还是其主孙权占据着主导的地位,江东上下群臣也同样是没有从这种假象之中清醒过来,犹自沉浸在当初周瑜大都督带领他们打下的那一场赤壁大胜之中。 可事实上不论是鲁肃自己,还是张昭等人,包括主公孙权都看的明明白白。 原本只有荆南四郡再加之一个南郡的刘备盟友一方,在彻彻底底的到了整个益州之后,其势力兵马等等已经是渐渐在超过原本凌驾于他们之上的江东一方了! 若不是因此,当初主公孙权在向刘备提出那等无理的要求时,鲁肃也不会没有出言劝阻,反而是持着一副默认的态度,事实上他也正是想接着那次机会削弱一番盟友。 但鲁肃心里同样也清楚,所谓的削弱只不过是一时的,益州之大底蕴之足,都远远不是一个偏僻蛮荒的交州可比,这其中的差距清晰可见。 哪怕是盟友很大方的给了两郡之地,可是两郡之民却又被迁了个七七八八,以至于江东不过得到了两个无甚大用的空壳而已。 当然,却也不能说是一点用处都没有,最起码长沙一郡之地在手中握着,此地可不仅仅是作为先主公孙坚的故地这一代表意义,同样其也具备着不小的战略地位! 长沙一地毗邻武陵,又紧挨着南郡,虽然不能完全遏制住长江水道的通路,但却也比之从前江东仅仅占有一江夏要强出太多,这也是为何鲁肃那时可以接受两郡之民被迁走,己方被算计的原因。 但今时不同往日,曹丕的篡汉称帝可以说是胆大包天之举,但这也同样是江东的一次绝大机会。 此时此刻主公孙权想要北出合肥攻略豫州徐州等地,却恰恰是需要盟友来实行一定的呼应帮助,如此一来什么前尘旧怨尽皆都是灰灰,眼下的利益才是至关重要的,过往的事情记在心里却是丝毫都不能提及才是! 鲁肃已经打定了主意,哪怕是舍了自己这把残躯病体,也要为主公为江东争取到益州盟友的出兵相助,为主公血洗当年合肥之仇,为江东打开新的发展方向,如此一来争霸天下之路当却有江东一份! 寵 魅 坚定了决心,鲁肃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貌似精神了许多,连一直困扰着他的病魔都仿佛减轻了些许,哪怕是初次行走在栈道上他也不再变得战战兢兢,反而是脚步扎实的前行着,直奔自己此行的目的地成都而去…… 心理的作用并不能真的影响身体的虚弱,鲁肃自己的感觉是一方面,但实际上他在进入蜀中的这段栈道山路之行却还是走的异常艰难。 【看书领现金】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还可领现金! 约是耗费了旁人一倍的努力,鲁肃才算是彻底走过了入蜀最麻烦的那一段路程,而后接近蜀郡的这段路上,自然就变得轻松了许多。 暗夜王妃 爆豆豆 只是鲁肃这被迫慢吞吞的速度,却是让成都方面等的有些召集了。 哪怕日日都有传信鲁肃此时此刻到了何地,可刘备却始终觉得这位老好人的脚程实在是太慢了些,有时候刘备都恨不得当即派人去把鲁肃给接过来,也用不着他慢慢悠悠的继续赶路了。 而刘备之所以如此着急,还不是因为他觉得此番江东来使便是北伐的契机到了,此番若是真的如他所料,那正是恰好合了他的心意,当即北伐出兵给曹丕小儿一个深刻的教训,让他清楚的知晓大汉帝国不是你个小子说篡夺就能够夺去的! 然而整个成都城中,怕是除了刘备以外的其他人,都没有一个是真心欢迎鲁肃到此的吧…… 江东盟友突然来访其意为何,动脑子想一想都必然是因为曹丕的这番惊人之举所致。 可事实上不论鲁肃此番前来是目的为何,但总归逃不过应对曹魏一方,如此一来看似是一个不错的契机,可偏偏诸葛亮却不怎么认为,同样的刘禅也并不觉得此时应了江东的某些事是什么好的打算,毕竟三家之中最迫切动手的是曹魏,而第二名自然而然便是江东一方,这个顺序在刘禅心里那是从来都没有变过的。 刘备等了又等,终是将江东使臣鲁子敬给等到了! 作为江东现在的大都督,鲁肃此番亲身前来益州,这可谓是给足了刘备的面子,给双方的联盟关系以绝对的信任,若非如此堂堂江东大都督又怎么可以轻身至此,哪怕是盟友也不成,这等冒险的举动倘若真的有个什么闪失,那对于江东而言的损失可就大了。 不过鲁肃既然有胆子过来,孙权既然能够应允此事,那必是料定了事情不会往最不可能出现的方向发展,刘备也同样不会枉顾自己的名声,去在自己的地盘上算计盟友来使,更别说鲁肃还是个病患了…… 左将军府上,刘备早早便是摆好了酒宴,就等着鲁肃至此赴宴迎客。 而鲁肃果真也是不负其所望,纵使此时此刻因为舟车劳碌奔波辛苦,脸色苍白的不像样子,身体虚弱的好似迎风就倒一般,却也是硬挺着来到了左将军府上赴宴! “子敬!许久未见汝怎地变成了这幅模样,快快坐下歇歇,莫不是车马劳碌一时不时?” “咳咳……”鲁肃捂着嘴压下咳意,勉强的抬手一礼道:“多谢皇叔关心,在下不过是偶然风寒身体欠安,再加之一路上急匆匆而来,所以才落得了这幅样子。” 鲁肃不说自己急匆匆赶路却也罢了,他偏偏就这么说了,如此倒是让在座众人神色都有些奇怪。 所有人都清楚你鲁肃这一路上慢慢腾腾的拖拉了好久,若不是知晓你是因为病体未愈所致,不然可能都会以为是故意拖沓了。 结果到了这宴席上,你鲁肃竟然还敢说是急促赶路,这话怕是说出口后在座的没有一个人会信。 然而信不信的是心里事,嘴上附和着那是面子上的事。 听完鲁肃的话,刘备一副了然的样子,这才点了点头道:“原是如此,到有些劳烦子敬了,且先歇歇放再饮宴,今日不论公事,只为子敬汝接风洗尘!” 说罢,刘备高高举起手中酒觞大声道:“诸位,当共饮此觞!” “诺!” 在座文武无不随声迎合,鲁肃见此也不好例外,值得勉强举起酒觞浅尝即止,倒也没真的勉强自己。 只不过这酒也喝了,说是不论正事可是不行,他鲁子敬千辛万苦跋山涉水的到这蜀中来为的是什么,还不是想要尽早为自家主公赢得盟友的臂助,双方遥相呼应着出兵,必是能够给予曹魏众创,而趁着这等机会,主公孙权江东各家才能够突破桎梏! 是以鲁肃放下酒觞,理了理身前有些凌乱的衣衫,强压着身体的不适,拱手高声道:“玄德公!此番宴席却恕子敬无暇享受,此番跋山涉水而来,自是代我主之意来面见玄德公,还请玄德公听在下一言!” 鲁肃说完这番话整个人脸都变得潮红了起来,好似血液上涌费劲了全身的力气。 刘备本身的确是蛮希望鲁肃至此的,可是眼下鲁肃这一副伤病再身虚弱不堪的样子,也的确是让他很担心。 不是因为别的,刘备是生怕鲁肃一个不小心就死在了益州,真要是出现了这种解释不清的误会,那恐怕别说是什么契机了,怕是孙刘两家的联盟就此破裂直接兵峰相对也不是没有可能。…

Read the full article

1nckb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漢當興》-第三十六章 賭約爲勸看書-iab4w

小說推薦 – 漢當興 – 汉当兴 不一会儿,鲁肃和张昭二人便是神色匆匆的感到了孙权这里。 扫把星与EXO的爱情 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鲁子敬,还有已经年老昏昏张子布,孙权原本还有些激情澎湃些没来由的沉寂了几分。 看看人家曹魏一方青年才俊何其多也,益州那边刘备之子刘禅也是名声远播新人迭起而出,回头再看看自己这江东偌大的基业,竟是好似无有半点后继之人,弱等鲁肃张昭这一代彻底消散过后,他还能依仗着谁啊? 然而孙权自顾自的苦愁,却又何曾想过如今江东孙氏和其他那些世家之间的关系如此僵硬的根本原因在哪? 当年会稽郡魏氏之凄惨下场,虽然有几分是因为其家住魏腾不自量力咎由自取所致。 可是孙权在这件事上并没有选择最优的处理办法,反而正是因为当时他在合肥的决策失误导致江东大败损失惨重,急需补充府库兵卒之际,魏氏又正好一头撞了上来,孙权借机发泄心中郁结的同时,又是将魏氏给吞并的一干二净连个渣滓都没有剩下! 这也就是当时虞翻坚定的站在了孙权这边,不然搞不好的话会稽郡内现在还有没有能够拿出手的豪族都不一定了…… 如此先例在前,本身孙氏跟江东其他几个世家之间的关系就不是那么好,起源于孙权之兄长父亲一代,等到孙权上位后虽然是尽力的缓和了一些,可最后他又是凭借一己之力将此前的全盘努力尽皆做了废! 数据江湖 御公子ii 这样看来貌似他江东孙氏一族跟其他的世家豪族可能就是天生相克,根本就凑不到一块去,不然怎么就始终没有办法主从尽欢的相处呢。 再看顾朱张陆这四姓,其中除了张家是其兄孙策扶持起来的以外,剩下的那三家哪个不跟孙氏多少有些摩擦和仇怨,尤以陆姓最甚。 孙权每次想到这里都甚是觉得头疼,后悔自己当初对会稽魏氏下手太过狠辣不留情面,以至于江东世家的集体芥蒂,也同样是对自己已经故去的兄长孙策有些抱怨,当年其征伐江东等地时,放手杀戮怎么就不能稍微收着点呢…… 微微的摇了摇头,将这些与当下无关的想法从脑中甩去,孙权拿着手中竹简便是迎着鲁肃张昭二人去了。 时机转瞬即逝,若不能好生把握住了,那江东未来的日子可并不算好过。 虽然有半壁荆南,可在孙权的眼中,纵使是整个荆南四郡都在自己治下又能如何,全都比不上一个合肥来的有用! 一个三番五次挡住了他们江东攻势的合肥城,这个孙权的眼中钉肉中刺,若是能够趁着这次的机会将合肥彻底的从舆图上抹去,那他江东攻略豫州的道路岂不就是一片畅通,到时江东一系便再也不是仅局限于长江以南这般简单了。 只不过此事说来容易做起来却远不是那么简单,孙权想着联合盟友一同行事,最起码也要保证在这个关键的时候孙刘两家的联盟要继续维持而不是出现什么破裂的迹象。 至于等到合肥被拿下,豫州徐州皆是在江东兵锋所指之余,这联盟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那就另说了…… 在建业城宫殿中,孙权和张昭鲁肃三位君臣就曹丕篡位称帝这一天下巨变商量了好久,终是将计划分成了两部分。 鲁肃拖着病体往益州走一趟,张昭则开始筹备粮草军械以待战事,只等益州盟友方面消息稳固可以配合出兵,孙权这边必是会举起大义之旗来呼应,也便正式开始渡江北击合肥! 对此计划鲁肃是抱着可以一试的态度,张昭则是全然听从主公孙权的命令行事,当然这也是建立在孙权计划确实有可行性的前提下,不然张昭也不可能任由孙权去做那些毫无意义的事情。 至于还要抱病在身的鲁肃亲自跑一趟,实乃鲁肃自己的本意而非是孙权的强行要求。 “子敬,你这病体未愈之际还要舟车劳碌出使,以我看这件事还是让子瑜前去吧,毕竟子瑜至益州也不是初次,比之子敬却也多些经验!” 孙权实在是有些放心不下鲁肃的身体状态,还是出言规劝道。 然而鲁肃这一次是下定了决心,他本来便是想着在自己最后能够为江东为主公孙权尽一份力的时候,去再和盟友刘备沟通一番,去见诸葛孔明最后一面,务必要在这天下局势突变的情况下保证好孙刘两家的联盟关系。 虽然现在孙刘两家隐隐间已经是刘备占据了优势,可鲁肃看的清楚,要说这天下最有可能一统之人,却还是占据了中原和北地这等人口富足物产丰饶之地的曹魏。 TFBOYS之不敢说的爱 山茶娇子 不论从哪个角度来看,孙刘两家都是合则利分则害,若是妄想着仅凭一家之力便可以抗衡曹魏的侵攻,这在鲁肃看来完全是痴人说梦一般! “主公勿要再劝,肃此番益州之行乃主意已定,还请主公放宽心,静待好消息便是!” “如此……那吾便预祝子敬此行一帆风顺!” 说着,孙权拍了拍鲁肃的肩膀,君臣二人就此在殿门出分别…… 且说江东这边孙权刚刚定计,准备趁着曹丕行此逆天之举时联合益州共同出兵,鲁肃拖着病体登上了往蜀中而来的轻舟。 而在益州成都的左将军府上,此时此刻的大汉左将军天下三分诸侯之一的皇叔刘备,却是彻彻底底的陷入到了疯狂暴怒的状态之中! 与上一次议事大殿中的狂怒截然不同,这一次刘备手持双剑整个人如同疯魔一般在院中舞着,好端端的一处花园却是彻彻底底的变成了废墟。 刘禅在一旁躲得远远的,根本就不敢在这个时候靠近老爹身边,他是生怕自己这条小鱼被殃及了,要知道老爹手里头那两把剑可不是吃素的。 妖刀记 前次刘禅还以为自己终于是见到了老爹最为恼怒的状态,可时至今日他才发现,貌似终究还是自己草率了,这愤怒恼火的程度很显然是在今天直接被刷新到了一个巨高的等级,最起码刘禅心中估计,怕是这种情形毕生也就仅此一次了吧。 没有上前打扰老爹刘备的意思,刘禅揣着手在一旁静静的等待着。 此时此刻自家老爹到底是怎样一个心理状态,刘禅不说能够全然了解,却也是七七八八的差不了太多。 哪怕这件事他其实早就在之前跟老爹透漏过了,甚至他们父子二人之间还打了个小赌,可当事情真正发生之后,事实摆在眼前之时,老爹还是没有压抑住内心的情绪。 对此刘禅也没什么好说的,发泄出来总归是好事,若是老爹强行压制一直憋着,那反而还容易坏事呢。 若是情绪无法得到宣泄始终是处在压抑的状态,这平时倒也罢了,可若是在两军交战之际老爹突然之间就控制不住爆发了出来,那连带的影响天知道会有多大,到时候益州谋划三年恐怕就此全盘崩塌也不是没有可能! 所以现在发泄发泄是好的,总是要比将来真因为这件事出了什么天大的差错要强。 许是心中怒火宣泄的差不多了,也可能是这圆中已经没有多少完整的花草,在差不多小半个时辰之后,刘备这才耸拉着手臂一副疲劳过度的样子,大口大口的喘息着。 大唐之最强帝王 刘禅见此赶忙上前,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温水给老爹递了上去。 紂…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