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當興

u57j1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说 漢當興 起點-第一章 年復一年-on22x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时光荏苒,日月如梭。
冬去春来夏至秋临,一年四季循环往复周而不变。
天地日月依旧,但刘禅却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青葱小少年了。
两年半的时间,足以让一个人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更遑说如刘禅这般还在长身体的年纪,时时刻刻都会成长,半年不见都有可能让人认不出来,何况是足足过去了五倍之多!
跟两年半前相比,又长进了年纪的刘禅现在个头已经彻底超过了老爹刘备。
若是离远了乍一看,还真是一时难以分辨出他们两人到底谁是父谁是子的。
毕竟刘禅这两年下巴上也慢慢蓄起了胡须,虽然不长却也有多了几分稳重。
所谓嘴上没毛办事不牢。
刘禅以前可能还会给人一种过于跳脱做事不安分的感官,毕竟浑圆的小胖脸要说稳重是假的,可爱却才是真。
但现在经历了这两年多时间的变化,刘禅现在虽然还未及加冠,却也跟从前那个跳脱少年阿斗有了不少的区别……
原本的刘禅,是推着才走打着倒退,做事除非有感兴趣的否则基本上很难会主动。
大部分情况下刘禅完成的各种任务,却都少不了老爹刘备的身影在其中,明显是有人督促着才知道前进。
但是现在的刘禅却已然跟原来的自己走着天翻地覆的差别!
主动替老爹分忧解难,虽然从前也有过,但那其实更多是凑巧和不得已的情况下。
刘禅真正自觉在某些政事上主动请缨,却是少之又少基本上等于零!
哪像现在,大事小情刘禅多少都会了解一下。
不论是民生还是军事,但凡是有机会刘禅都没有错过的时候,勤劳上进的样子还着实是把刘备给吓了一跳!
毕竟刘禅这种突然的转变实在是有些让人猝不及防,根本就没有什么先兆可以预见,所有的一切都好似突然之间就发生了转变一样。
刘备一开始看到儿子突然之间的变化,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些没接受的来。
不过这种事又没有什么坏处,刘备一时接受不来也只是因为刘禅的变化过于突然罢了,完全不存在什么反对的意思!
甚至别说是反对了,等到刘备回过神来之后,他已经是内心激动高兴的不知道如何表达出来才好了。
要知道,在以前刘备就总是因为刘禅表现出来的不上进而头疼,一直想要找个办法来督促让儿子发生改变。
可到最后,不论是什么样的难题什么样的办法,落到了刘禅身上都会发生一些奇怪的转变!
难题不再是难题,办法也有更好的改善,总之一切都在向着更好的方向在发展,结局基本上都很让刘备满意,也同样是有利于益州发展的。
可如果是这样的结果,那就失去了刘备一开始给刘禅难题让宝贝儿子摔跟头设阻碍的本意。
完全不存在任何难度根本不成为问题的阻碍,那还有什么资格被称之为困难?
刘备每每在接受这样的结果之后,内心总是又无奈又欣慰的ꓹ 倒还显得有些矛盾了点。
可没办法,自己这宝贝儿子表现的如此亮眼结果让刘备甚是满意ꓹ 那他除了欣慰以外还能有什么别的想法?
总不能是刘禅表现的越好越漂亮,刘备这里便越是不爽不甘心吧!
那种情况可能会有,但却绝对不会出现在刘备刘禅这父子二人中间!
大汉复兴的重任刘备时时刻刻都在担着ꓹ 根本就没有任何放松的想法,反而还时时督促自己不能够懈怠。
而与此同时ꓹ 刘备也同样很清楚,大汉现在已经是行将就木很难很难再会恢复到武帝光武之时的辉煌很荣耀。
但就算是再难再艰辛ꓹ 刘备也没有说要放弃的想法ꓹ 反而还是极尽自己所能来完成心中的这份梦想。
而在心里清楚这件事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够完成,乃至可能需要子子孙孙去逐渐努力达成的时候,刘备就是更加着重于下一代的培养了。
毕竟愚公移山的道理刘备还是理解的,大事在前自己一个人没有办法彻底建功的情况下,由自己的后辈子孙们去达成这份野望梦想,不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吗!
是以刘禅身上其实早就被老爹刘备给寄予了无比的厚望。
魔王絕愛
其中自然是因为刘禅乃是独子的缘故,这年头立长不立幼ꓹ 立嫡不立庶,说的就是这么一个道理。
刘禅作为刘备最合适最恰当的继承人ꓹ 刘备要说不尽心尽力的培养ꓹ 那他才是真的傻了!
可事实上有些事情要是真有那么简单就好了ꓹ 也就不用再让刘备如此的浪费心力。
刘禅的潜力无穷ꓹ 让刘备为之欣喜若狂为之激动不已。
但与此同时,刘禅跳脱松懈ꓹ 不太上进的表现ꓹ 却也是让刘备操碎了心ꓹ 无奈之余又只能是慢慢来切不能操之过急。
再加之刘禅之前的表现多少也是让刘备很是头疼,这也就导致了刘备有时候宁可眼不见心不烦ꓹ 也不想儿子刘禅时时刻刻在自己眼前四处晃悠!
这也是后来,刘禅被老爹坑了一手直接就远离了成都。
咋如此一来,离着成都越远不也一样是离着左将军府越远吗,那刘备还有什么好考虑的……
可谁又能想到,这才是短短的两年半时间,刘禅就是发生了巨大的转变,让刘备目瞪口呆的同时,也多少猜到了其中的几分原因。
十之八九,便是因为华佗华老爷子的死,触动了儿子刘禅内心当中的某一根弦,所以才会让其有了这般巨大的变化!
重生寫文搶包子 印泥
自以为猜到了答案的刘备心里多少有些吃味,毕竟自己的宝贝儿子竟然是因为一个外人才觉醒,这不显得他这个当爹的有些不称职了吗!
不过称不称职的现在到也无所谓了,刘备再怎么也不可能跟一个已经故去之人较劲生气吧。
豪門驚夢ⅱ:尤克裏裏契約 殷尋
而且刘备也同样清楚,华佗华老爷子的重要性跟贡献。
远的不说,就单单是老爷子在益州的这段时间便已经是给刘备以不少的帮助。
最直接的一点,就是法正法孝直的这档子事!
可以说要是没有华佗华老爷子跟张老两位的全力施为,法正说不定走的还要比华老爷子更早一些呢。
而且还不只是这一点,甘夫人当初的急症得救,也一样是少不了华老爷子跟张机的援手。
别的都不说,就单是这两件,就足够让刘备对华佗和张机两位老神医抱以最尊敬的态度。
故而刘备说是吃味,也完全只是因为刘禅罢了,跟华老爷子实际上并没有多大的关系。
可这终究只是刘备自己的一厢情愿个人猜想而已,其中完全没有参考过刘禅这个当事人自己的意见,更多却都是臆想罢了。
是以若刘禅知道了自家老爹的心里想法,S怕不是当场就得笑出了声吧!
没错!
刘禅能够有这般巨大的改变,是多少有几分华老爷子的影响。
老公,追你到前世 藍戒子
毕竟亦师亦友可不是说笑话,再加之华佗又是刘禅的救母恩人,刘禅可是打心底里保留着那份尊敬!
然而要说华佗的影响力能够大到让刘禅改变自己以往的做事风格,行事办法,这未免是有些牵强了点。
刘禅之所以会有如此巨大的转变,却是因为他已经感觉到了时间的紧迫,感觉到了局势的变化感觉到了另外两家的不安分!
只是因为一个人,这种说法还是太牵强了一些,
刘禅并不否认老爷子的影响力,可要说华老爷子于整个天下相比,却还是差了一些……
中原曹魏,江东孙氏,再加上自己一方的蜀中刘氏皇亲一脉。
天下三分势力如今保持着相对而言的平衡,表面上是什么纷争也没有,小打小闹的事情完全上不得台面。
可刘禅心里不安的感觉却是越发的强烈,哪怕这两年半的时间过去了,依旧是没什么太大的事情发生,可是他心里的那份不安感觉却是一点都未曾减少,反而还时时刻刻都在提醒着刘禅,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影响到三方平衡的大事件!
经过了两年多的发展,益州现在跟两年半前已经有了巨大的改变,整体气氛也是欣欣向荣积极向上,百姓们不说个个富硕却也都是家有余粮。
世家豪族们因为弛道的修筑而赚的盆满钵满。
三成的份额看起来是不多,却也要从基数的大小算起!
十之三是为三,可百万之三却就是三十万!
这其中却是十万倍的差距,自然是大赚特赚一个个都喜笑颜开了。
虽然这些个世家豪族没有糜家跟吴家这种巨大的体量,但也不是寻常百姓家能够与之相比的,
要知道,传承的积累,数代十数代的人延续留存的基业财富,可远远不是单个人家努努力就能追赶上的……
益北的变化肉眼可见,南中的发展就更是可以用腾飞来形容了!
邓方为主负责实施刘禅的政策,再加之邓艾统率一部从旁协助,南中是根本就没有什么不开眼的人出来找事?
那些不安分不知足的家伙,觉得自己天不怕地不怕谁也不怂的,基本上都在邓艾的第一次清洗当中被扫除的七七八八了。
就算是有一些残存下来的家伙,也早就是被吓破了胆子根本就不敢再有任何冒头的想法。
这就是杀伐之力所带来的好处,但杀伐之刀注定锋利,伤人的同时也有可能伤到自己,不到不得已的情况下自然还是能少用就少用。
说到底南中还是在益州治下,都是子民百姓,不论汉蛮夷中哪一部分,实际上都是可以为益州贡献一分税收,家中青壮也完全可以征募为兵的!
魔王大人,狐貍要成仙
是以用强烈的铁血手段来镇压南中其实并不是很可取,有可能达不到预想效果的同时,还没准会起到反效果。
原本历史上老师诸葛亮率军平定南中动乱,来来回回多少次才是让那些个蛮夷之人心悦诚服。
其中浪费了人力物力财力不知道有多少,最后得到的也仅仅是几个蛮部夷部的好感,可以从中获取兵源。
虽然这些蛮夷部落在那时可以镇压一方,让南中表面上看起来是平静没什么波澜的。
更加之庲降都督的坐镇南中,这就使得在老师诸葛亮时期的南中是看哪哪好,要什么有什么,也没有哪个不开眼的跳出来找死。
可能到老师归天之后呢!
在姜维时期还算凑合,兼之那时候的几任庲降都督是一个比一个强势厉害,宽仁手段不缺,铁腕震慑亦是不差,南中也就没出什么乱子。
可后来随着庲降都督的卸任,如李恢,张翼,马忠几人死的死调任的调任,南中就没什么强势的人来镇压了。
张表,阎宇根本就不行,完全是守成有余进取不足的典型。
尤其是张表,竟然还是莫名其妙的死在了任上,简直是庲降都督这个职位之耻!
紧接着的阎宇时,再想要有所建树也完全是有心无力,毕竟他本人的能力就只有那么多,无力不是无奈,而是事实……
也正是打阎宇之后,南中就再没了庲降都督,益州的大后方也渐渐失去了控制,不得已的情况下才会派遣重兵镇压。
霍戈彼时便是率军坐镇在南中防止变故,也让益州的正面战场上少了一支可战之兵……
刘禅可不希望将来自己在前线跟别人打生打死的时候,大后方反而还需要人手去镇压。
别看益州现在是今非昔比,可这并不代表刘禅手头上的本钱就可以随便挥霍!
要知道在刘禅的眼里,复兴大汉道路上的敌人可从来都不是曹魏一家,反而江东那个老阴比孙权也不可小觑!
拖后腿的南中要不得,能够提供充足兵源,保证后方稳定的南中才是刘禅所期盼的。
至于师弟邓艾怎会去南中统兵,这就是刘禅的安排了。
一来邓方是他的亲族叔父,多少可以照顾一下。
当然了,照顾是照顾,刘禅可没有要给邓艾走后门的意思。
不然的话这第二点得历练,岂不就是完全达不到效果了吗!
前次让邓艾去汶山郡去处理仿制大钱一事,发现这位师弟有些过于呆愣显然是读书读太多缺少了现实的毒打。
所以刘禅才会有把邓艾放出去历练的打算,南中恰好就是个十分合适的地方。
一开始刘禅还有点担心,生怕邓艾会直楞的搞出来一些不必要事情。
不是刘禅嫌弃麻烦,而是益州发展的关键时刻就能免则免,能少些问题自然是更好。
不过从邓艾几次的表现来看,目前南中的大好局势来说,貌似刘禅的担心却是有些多余了!
…………

01t1f精品都市小说 漢當興討論-第五百零七章 突發意外熱推-g8z6w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被有些消沉的老爹甩了差事在身上,刘禅却是将工具人应用到了极致。
物若不尽其用那不是浪费又是什么!
反正自己也是门外汉,没道理非要不懂装懂的掺和进去吧。
与其胡说一通的完全不在点子上,那倒还不如直接将这件事全盘交给专业的人士去处理更好一些。
尤其在场的两个工具人当中,还有提出值百大钱计划的刘巴刘子初在。
想必整个益州内应该不会有人比他刘子初更懂得值百大钱,也一样不会有人比他更懂得如何废掉大钱了吧……
刘禅的小算盘打的是噼啪响,事实上他也就是这么做的。
诸葛亮刘巴在下面你一言我一语的敲定这件事的细节,刘禅整个人却是懒散的坐着,就等待事情彻底商定完毕之后,他去跟老爹复命就完事了,这根本就没什么难度好吧。
甚至刘禅觉得,以后若是自己所有的差事任务都能够这么简单轻松就好了,完全用不到自己动手动脑就能够搞定一下,全然是手下人就足以了,这难道不是上位者的福音?
然而这种异想天开的事情也就是一时幻想而已,刘禅这会儿功夫做做白日梦就得了,现实中可是少有存在。
就算是有,也差不多跟今天的这种情况一样,具体事情其实早就已经有了计划,并且也不是什么难事,完全用不着刘禅参与就可以搞定。
但如此类事情始终都是极少数的,现实中大部分的问题可都没有这么简单!
不论是中原的曹贼亦或者是江东的孙某人,这些都是大汉的贼人蜀中的劲敌,哪可能会让刘禅放松警惕懈怠处理。
反而若是刘禅真有心看不起这两家,松松垮垮的完全不当一回事,怕是大汉最后的这点希望火苗也得化作灰灰喽。
鬥破家宅:庶女要翻天
原本历史上的大汉最后不就是这种情况,整个蜀中全靠诸葛亮撑着,下面的人协助。
穿越寶寶:我的財迷後媽
几次北伐看起来是气势汹汹,但在第一次失败之后,其实蜀中就已经失去觊觎中原乃至天下的可能性……
深知这一点的刘禅可不会自我懈怠,这段时间的放松也仅仅是相当于一时的休假罢了。
反正不需要他的时候偷闲一时又有什么不可的,总不能事事都非要掺和进去吧,那样做的话很容易会变成多管闲事,甚至是帮倒忙也常有的。
对自我有着深刻的认知,刘禅很清楚自己应该摆在什么样的位置上。
就比方说眼下的这件事,他对大钱虽然有着一定的认知,可却并没有什么深入的了解过。
等下一季花開成海
在平行世界當精靈訓練師 我信仰珂學
老师跟刘巴一会儿一个几成几的比例,一会儿一个地方经济体量的不同。
这些词刘禅都听得明白,大概意思也是差不多。
但要说让他借着这些就能够彻底搞清楚值百大钱在益州内目前的形势如何,到底需要付出多少来换回已经发行出去的大钱更合适,还有各个地方消费水平不一大钱的具体兑额也是有差别。
这种种都是需要对大钱铸造发行到现在都十分了解才成ꓹ 半吊子的刘禅非要硬掺和进去,不仅不会起到什么效果ꓹ 反而还有可能是其中拖后腿的……
故而很清楚自己此时应该做什么的刘禅,是完美的表现出了什么叫做游手好闲。
但他虽然看起来是什么都没做,什么也没参与ꓹ 可他这双眼睛这对耳朵却是没落下。
该听的听了清楚,该看的看个明白。
虽然这一次的值百大钱是因为某些原因导致它失去了效用ꓹ 乃至于还需要彻底回收中断发行的程度。
但这并不代表值百大钱是毫无意义的东西,反而在刘禅看来大钱实际上还有这不小的可开发性!
要知道前世的时候ꓹ 纸币为主虚拟经济发达ꓹ 大额钱币实际上是必然应运而生的。
这一点都不用说是前世,就这大汉往后数个几百年就会有类似的情况出现,而且还就是出自蜀中呢!
至于什么一缗一吊的这些,实际上跟一枚枚铜板有什么区别?
不就是一千枚铜板穿起来就变成了一吊一缗吗,实际上还是没有发生具体的变化。
重生之老婆來歷不明
可值百大钱就不一样了,一枚大钱可兑换百枚五铢,方便携带也方便流通。
其中虽然是有着许许多多的问题ꓹ 什么大钱掺铜几何,品质保证官币勘验等等ꓹ 这些都是需要处理的地方。
但有问题不就是慢慢来改进的吗ꓹ 时间可曾有一蹴而就的事情?
万里长城难道能是一天就建造起来的?
若真有那种神迹ꓹ 赢秦可能也就不会二世而败三世而亡了……
事情既然已经有了大概的基调ꓹ 也确定了回收跟中断是可以并行为一件事的,那其中的麻烦问题就没有那么多了。
起先诸葛亮跟刘巴还有需要争辩的地方ꓹ 但是越到后来两人的意见便是越发的不谋而合。
事实上也是有问题的地方不多ꓹ 而且再被敲定了之后ꓹ 剩下的一些零零碎碎都自然不存在什么麻烦的。
你一言我一语,诸葛亮跟刘巴二人很快便是拟定了一个初步的章程出来。
“喔……”
刘禅粗略的看了一遍ꓹ 没有发现什么特别明显的问题之后,就准备将这份章程交给老爹做最后得审核。
虽然之前老爹在走时是将这件事交给了自己,可刘禅却觉得最后拍板还得要自家老爹来才成。
不是刘禅对自己没有信心,自觉完不成这件独立任务。
实是刘禅清楚,这件事哪怕是由自己来处理了,可始终是被老爹记挂在心里的。
拿着这份已经确定不会更改的计划回去给他看一眼,也算是让老爹明白事已至此再想其他的也都无用,倒不如早些认清楚其中的问题,早些从那个不良的习惯当中跳出来更好!
“既是如此,这边就没什么事了,老师你二人何时离去自行决定便可!”
刘禅说着便是拿起竹简便准备去找老爹刘备。
可他这才刚刚起身,屁股还有一半在坐位上呢,门外却是突然闯进来一人,刚一进门便是扶着梁柱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气,看起来甚是奇怪。
…………

i667x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漢當興 冼青竹-第五百零二章 劉巴入府讀書-xotga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没经受过社会毒打教育的邓艾自然是一时间想不太透彻,不过刘禅倒也不怎么担心他。
就凭着邓艾的脑子,一时想不通难道还能一世就卡在这个上面转不过弯来不成?
由着他回去慢慢的想,待到差不多了的时候就调出去多加历练,靠着亲身经历来增长见识跟阅历,这种才是最稳妥也最有效的办法。
空口白话怎么说都是差了一些,远远比不上亲眼所见亲身所历来的那么实实在在……
打发走了邓艾,刘禅将那份竹简随手就扫到了报废竹篓里面。
每天类似这种没有任何用处的竹简文书简直不要太多,自己这个当少主的都能收到,更不用说老爹刘备那边了。
不过相比之下刘禅这里还是算轻松的,最起码类似师弟邓艾这般的终究只是少数而已,刘禅亲自点名道姓要的那几个人,如蒋琬邓芝一行,基本上都是早就破怕滚打了许久,个个不说是老油子却也不是什么初出茅庐的毛头小子了!
逆天真形 暴打一頓
就那这一次汶山郡的事来说,刘禅相信甭管是蒋琬还是邓芝,亦或者看起来像是新人的费祎董允等,他们四个中的任何一人怕是都要做的比邓艾更加出色。
这无关乎个人的能力如何,关键的是在于审时度势领回上意,知道自己应该做什么,而不应该去关心什么!
獨寵萌妻 虞千尋
那自然而然的也就不会闹出来后面这些事情,没准现在汶山郡那边的私铸大钱一事早就彻底消停了下来,又何至于现在这般刘禅还要给邓艾收尾呢……
“汶山郡……”
刘禅左手摸着下巴缓缓的摩擦,每当思考问题的时候他就习惯了这个动作。
不过这一次显然不是什么太麻烦的事情,毕竟只是为了给邓艾找一个收尾的人选而已,根本就算不得什么事。
“就交给邓芝去处理好了,也省的另派他人浪费人手,倒不如直接让邓芝顺手为之的好!”
拿定了主意的刘禅当下没有犹豫,直接提笔找个一个空白的绢布便是给邓芝下了一道指令。
虽然说让邓芝一个人身兼两职且各不相同是多少有些剥削的意思了,可手下人若不在这个时候用哪还等到什么时候?
做下属的为主公排忧解难那不是在正常不过的事情,况且刘禅又没说是虐待了邓芝,反而要没有他的提拔,邓芝这个大器晚成的家伙还不知道多久才能够真正的崛起呢,又怎么可能像现在这般有资格单独另一路筑道大事……
着手安排好了汶山郡方面的问题,刘禅派人将信给邓芝送去,料想就应是没有问题了。
不过邓艾这边突然回来汇报的这件事,他还得跟自家老爹说说才行。
毕竟邓艾是自己一力推荐过去的,这闹出来个好似乌龙一样的误会,刘禅不去说明一下可是不行,左右只不过是一句话的事,若要因此而闹出了更多的误会那才是真的没必要!
我的身體有地府
理了理衣装,刘禅悠悠逛逛的去找老爹刘备去了。
这个点按照老爹的习惯,除了在处理政务就是在处理政务,基本上不会有什么其他的变化。
至于饭食什么的也都是在办公的案己上随便对付一口了事,长此以往的刘禅都怀疑自家老爹的胃能不能受得了。
为这事他也不是没跟老爹刘备提过,可每次一说起来老爹都是哼哼哈哈的答应,结果到头来却依旧是老样子根本没什么变化。
不是听不进去,而是已经养成了习惯再加上本身就走不开这一点,以至于刘备就算是将刘禅的话听进去了,可也得考虑到能不能做得到啊!
故而在几次三番都没有什么效果之后,刘禅就渐渐放弃了规正老爹饮食习惯的打算。
既然拗不过来那就顺其自然吧,在饭食上下点功夫托两位老爷子想想办法开些食补的方子,这总归是能够弥补一些的……
刘禅这段时间看似是闲来无事好似偷懒一样,可他却一直没有放弃过对外界的观察。
若他当真做一个在左将军府中什么事也不去办的废人,外面发生了什么也一概不清楚,那都不用别人说,光是老爹刘备那边就不可能接受刘禅的这种消极怠惰的状态!
所以在某些人眼里这段时间刘禅好像是什么也没做,什么也不清楚不知道整个人就稀里糊涂的。
但实际上这偌大的益州内发生了大大小小的事情,刘禅不说知其全部却也是在七七八八左右,跟闭塞视听那可完全是两回事!
只不过这段时间的益州比较太平,没什么特殊的情况出现。
可能唯一需要刘禅特别关注的地方,也就只剩下汶山郡跟南中建宁郡铜矿这两件事了。
而这两件事相比之下,汶山郡那点仿造大钱的问题自然也就算不得什么……
私铸的大钱跟南中的铜矿孰轻孰重,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自然用不着刘禅来提醒别人。
毕竟这铜矿所涉及的方方面面却是不少,而牵扯在其中的势力也不容小觑。
益州内最大的暴力组织机构当是老爹刘备无疑,而有这一尊大佛在,难道还要顾忌的畏首畏尾吗。
更不用说这其中还有吴家的鼎力相助,莫说是隐瞒铜矿的消息以最大可能性保持铜矿的隐秘,就是将铜矿稳稳当当的送到成都来那吴家也能够办到,这便是地头蛇的强大作用!
所以就单从吴家的影响力跟在这件事中可能会起到的用处来说,什么所谓的付出完全都在可以接受的范围之内,甚至刘禅的那点允诺现在看来好像都有点少了……
遊戲重生之魔刃 會呼吸的化石
悠悠逛逛慢慢的走,刘禅是花了好一会儿才走到了老爹刘备这里。
只不过等他进到殿内的时候,却发现往常应该是两个人的大殿现在却又多了一人。
起初刘禅还以为又是法正来了,可等他定睛一看,却发现来人竟是刘巴刘子初!
幼女王妃 明日香
这人应该是在负责值百大钱一事才对,怎么突然之间到府上来了,难不成也是因为汶山郡那边的事情?
刘禅心下想着眉头不自觉的皱了一下,却是很快又疏散开来。
管他是因为什么呢,总归不会闹出什么大乱子就没问题!
美人屍香
小白妖孽 洛雷小獸
想到此处刘禅不做犹豫,大步流星的便走到了老爹刘备的面前。
…………

4elta火熱都市异能 漢當興 愛下-第五百章 真要是如此簡單就好了看書-uqqmh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邓艾急匆匆的找到刘禅,也顾不上满身尘土一路奔波便是急忙道:“属下见过公子,此前公子交代于属下的事情有了新的变化,故而属下特意回返成都来向公子禀报此事!”
说着,邓艾将怀里的竹简取了出来,恭敬的递到了刘禅面前。
本来满心疑惑的刘禅也顾不上问话,谁让他这还没开口呢,邓艾就一股脑的说了好一通话,最后还拿出来一册竹简,搞得刘禅是想开口也没个机会。
不过这公子的称呼到是让刘禅比较满意,这最起码代表他之前跟邓艾叮嘱的话产生了效果。
要知道在以前,邓艾见到自己的时候从来都是师兄师兄的叫着,刘禅于此是感觉颇为不适。
并非他觉得师兄这个称呼有什么不对的地方,只是因为邓艾要比自己年长,总是恭恭敬敬的道一声师兄让刘禅别扭的不行。
至于什么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的。
刘禅虽然师从诸葛亮,可实际上真要说所学之多,他却是远远要比之不及的!
故而这一声师兄在刘禅看来,多多少少是自己沾了老爹跟老师他们两个人的光,完全不是凭本事让邓艾如此称呼的。
再加上刘禅自己心里清楚自己有多大本事,要说经过这几年的历练可以有资格傲视一些人那是没错。
但若因此就骄傲自大是天下人若草芥一般,那才叫真的是心态出了问题。
更不要是在原本历史上把自己打灭国的邓艾邓士载了,没来由的刘禅在看到邓艾时,总是不自觉的连说话声都低了半分。
这就是纯粹的心理作用了,但却也是实实在在发生的事实……
故而刘禅不止一次的跟邓艾提过建议,让他不要总是师兄师兄的称呼自己,这样并不合适。
反而公子这个称谓不就是很好吗,刘禅对此是完全可以接受的,更加不用感受到来自邓艾方面无形的压力。
江湖俠女淚
这简直就是两全其美的事情啊!
可就算刘禅屡次嘱咐,邓艾总是习惯成自然的很那改变。
这回好不容易是脱口而出言道公子,刘禅心下顿时一乐,觉得自己之前的努力可是没有白费,以后也省的跟邓艾同时出现后会觉得尴尬了……
可刘禅的这点小心情却是在他看完手头竹简之后就一下子消散无踪了,彻彻底底是一丁点都没有。
不为别的,就是因为邓艾给他递上来的这份竹简,真是汶江县那些犯人招供的供词。
可要说仅仅只是供词却也罢了,毕竟相较于邓艾的怀疑,刘禅却是敢肯定汶山郡内那些个被散发到市场上的私铸仿造大钱里,绝对少不了这些个益北世家豪族的关系。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邓艾是自作主张的在竹简后面又添加了一些他自己的看法,和必要的处理办法。
而刘禅那点好心情消失的原因,却恰恰就是因此而起……
邓艾递上竹简之后就安安静静的在一旁等着了,看他却是没有发现到刘禅脸色的变化。
这事也怪不得刘禅突然之间晴转多云,实在是邓艾自顾自提出来的几点建议实在是太大胆了些,甚至可以说是完全不符合益州当下的政治方针啊!
什么叫做借此证据清算世家豪族?
什么叫做整肃世家门风改变现状?
刘禅是真想把这个竹简给扔到邓艾的脑袋上去,问问他到底考没考虑过益州现在到底最需要的是什么啊!
而且那竹简上的处理办法跟建议可还不仅仅只有这两条呢。
甚至若是通篇仔细的品鉴过后,刘禅竟然还隐隐觉得邓艾说的一点都没错,那些个世家的确是可恶该杀!
但刘禅越是有这种感觉,他就越是觉得邓艾完全没有考虑清楚,或者说并没有总览全盘的视野。
想到这里,刘禅不由得看了眼邓艾,发现这家伙竟是一副静待结果的样子,而且好像完全不担心会出现什么偏差的意思。
这就更加让刘禅觉得头疼了。
他不怕邓艾看不透,只怕这家伙执拗起来一根筋的不会转弯啊……
“师弟啊……你在这竹简上罗列出来的这些,我也都看过了……却不知师弟你对这些个世家豪族究竟是何想法?”
刘禅收起竹简随手扔在了一边,转而是将问题扔到了邓艾的身上。
甚至是由于邓艾在竹简上的个人看法,他连称呼都下意识的变了回去。
面对刘禅的问题,邓艾根本就没有丝毫的犹豫,当机立断的答道:“此等作恶为祸之家,当杀!”
言简意赅清晰易懂,跟刚才呈秉时完全就好像是两个人一样,或者说是邓艾又恢复到了本来那种说话简洁直奔主题的状态更对一些!
“嘶……”
邓艾回答的是没什么问题,可越是没问题刘禅越是觉得头疼,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却一时间也不知道该如何否定邓艾的话!
異世之飛仙傳
是啊,那些个如吸血蚂蟥一般的世家豪族,的的确确是该杀该灭,甚至刘禅自己也很清楚这一点。
可这些个盘踞在益州内少说都有数十年光景的地头蛇,要是真那么轻轻松松就能够拔除的,刘禅也就用不着顾忌那么多了。
洛杉磯的女人們 歐文·華萊士
技術宅養成系統
奶媽疼你 柳暗花溟
甚至当初这益州在刘璋手里,也不可能是那般颓废的样子,别说什么连汉中都夺不回来,他就是趁机打进凉州也不是没有可能啊!
可问题在于,刘璋是有心无力自己也就放弃了,换到刘备这里是暂且容忍情势如此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那搁在刘禅身上就有什么好主意了?
有时候刘禅真觉得邓艾在排除掉他的军事能力后,在看待其他事物的眼光上多少有点瞎,可却没想到会瞎到这种程度。
太直不是什么好事,世家豪族有错这一点谁人不知?
盛世傾寵:仙君輕點愛 鹹蛋黃
甜妻有毒之老公愛不停 嵐皇
可甭管是刘备还是刘禅,亦或者是诸葛亮法正乃至李严等人,他们哪个建议过说整顿世家的?
到底不还是一切按照老样子吗,只不过是从《蜀科》之上给了不少的约束而已,却也完全是治标不治本的法子。
甚至若没有刘禅前后两次的杀伐立威,就算是这修路筑道一事,那些个世家豪族也不可能这般听话不搞事的。
而现在邓艾动不动就杀来杀去,动不动就要灭人家满门,刘禅怎么看怎么都觉着自己这位师弟的想法有点过于天真理想化了!
…………

in4wo笔下生花的小說 漢當興 ptt-第四百八十九章 就是他了推薦-89asa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哼!”
超級仙帝重生都市 南瓜沒有頭
小小的发泄了一下心头的不爽,刘备知道在刘禅说完那一通话之后,这件事到此就算是落定了。
不过如果就这样轻易的认输,又怎么可能是他刘备的风格!
这么多年走下来,战场之上屡战屡败而又屡败屡战,若没有点手段跟坚持他怎么可能撑得下来。
现在自己虽然是落了下风,可事却不能就这么完了!
“我儿说的在理,那此事便就按照这般去处理即可,那我儿倒不如直接给为父推荐一个合适的人选,也好让为父将其派往事发之处着手解决这个麻烦事可好!”
“嗯???”
刘禅歪着脑袋满满都是问号,敢情他这说了半天,到最后还是没彻底逃得掉……
事情都到这份上了,结果自家老爹还非要把选人的差事扔到自己头上来,这可能就是所谓的最后挣扎了吧。
看了看好似若无其事的老爹,刘禅瘪了瘪嘴没打算呛声。
反正就是个人选,又算不得什么大事,想一想给出个人名不就好了,总归也用不到他费多大的力气。
拖着下巴稍微动了动脑筋,刘禅将自己脑海中还记着的一些历史留名的人都过了一遍,发现大部分都是身有职务每一个闲着呢。
仅剩下那几个好像也没有什么突出的表现,就算是他提出来貌似也得不到老爹的认可啊。
絕世痞神
思来想去之下,刘禅可算是找到了一个还算合适的人选,并且那人现在应该是无事一身轻的状态才对!
一直观察着刘禅的刘备,眼看儿子神色一动双眼有神,俨然是一副想到了什么的样子,顿时出声询问道:“我儿可是想到了什么合适的人选要推荐给为父?却不知这人是否有能力担此重任啊?”
弗拉明戈 風自閑卡
刘备不无怀疑的语调多少有些玩笑的意思,毕竟他虽然是这么说了,但心里却也清楚,自己这儿子从来不会在正事上搞出些什么花里胡哨没意义的东西。
既然有可以应用的人选,那就必然有着其道理……
听到老爹这般说,刘禅不仅不急不恼,反而心里是十分清楚,无非便是老爹一时口快而已。
所以这番话对刘禅而言是半点影响都没有,更别说会让他改变自己的人选了。
“父亲何出此言,我的眼光什么时候差过!蒋琬,邓芝,费祎等哪个现在不都是表现的相当不错,修路筑道一事到目前为止都进行的有条不紊,速度进程更是比原来快了不知道多少倍!”
一个简单的例子就将刘备的玩笑话给打了回去,根本就不存在任何反驳的机会。
而接下来刘禅要说出来的这个人名,却又是一个最直接不过的例子!
“此行虽然事小但也一样是需要一办事能力可靠之人才行,那既然父亲将择人之事交由我来负责,那以我之拙见,此事的最佳人选,便正是我师弟邓艾邓士载无疑!”
刘禅一脸肯定的说出了邓艾的名字,也的的确确是他第一次展现识人之明的发现!
当初邓艾被舒服邓方带过来求医,这才引得刘禅的关注,惊觉自己居然能够套住后来的曹魏太尉,心里头那叫一个高兴。
我的特助先生 辛蕾
而后邓艾更是被老师诸葛亮收为了弟子,如此难道还不是刘禅识人之明的最佳体现例子吗!
然而刚一听到邓艾这两个字,刘备的第一反应是这人是谁。
偶像少女 昆蟲的夢
并非是刘备健忘如何如何,实乃邓艾这段时间着实是没怎么表现。
就算之前跟刘禅一同往南中去监察平灭雍家,可那次也是刘禅强行把邓艾给拉过去的,事后邓艾便没了消息,盖因其根本就想过要加官进爵这一说。
虽然口疾之症是治好了,可邓艾却是表现的越发平静跟透明。
按照邓艾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他还没有从先生那里习得全部的知识,还没有被准许结业,自然是没必要太过追求什么功绩之类的。
甚至真要轮算起来,邓艾貌似都还没有正式进入到益州内军政的体系当中,妥妥的一个局外人无疑!
还没成为自己的手下,刘备一时记不得邓艾的名字也完全是属正常。
毕竟一个没有什么重大表现的少年,平日里还一向是低调的不行,自然是很难会引起别人的关注。
但刘备的茫然也仅仅只是持续了一瞬间而已。
因为刘禅连带着说出来的师弟两个字,却是给了刘备很大的参考作用,也是让他顺理成章的回忆起来,邓艾究竟是何许人也……
“嘶……邓士载,此人可以吗?其真的能够担此任务?”
因为不了解,所以才会怀疑。
刘备抱着疑惑的心里自然是因为他并没有刘禅先知先觉的能力,所以才会对邓艾有不确定的想法。
而且就算是处理那些私铸的仿造大钱不是什么难事,本身他们的要求也没说要做到什么样的程度。
可再怎么不难的任务,也不能够随随便便就找个人去糊弄。
真万一要是出了什么岔子,让一些本来就不应该存在的问题爆发出来,那岂不是徒增麻烦吗!
面对老爹的怀疑,刘禅心下自是清楚所因为何。
但想必这一点点的怀疑,他却是更加相信邓艾的能力,尤其还是在被老师诸葛亮教导过后的邓艾邓士载,更加让刘禅放心不已!
之前在南中时,邓艾没有表现出来什么,看起来好似是平平无奇。
可实际上那是没有机会,而不是邓艾能力不够!
虽然按照邓艾自己的说法,他距离结业还有不小的一段距离。
可是在刘禅看来,若老师诸葛亮所有的弟子都需要学完所有的东西才能够算是出师,那这未免也太没道理了吧。
毕竟作为邓艾师兄的自己,就说距离学完出师这一条规则吧,可就差了不知道有多远啊……
故而邓艾自己的那种想法根本就不在刘禅的考虑当中,毕竟有些东西可不是光靠着读书学习就能够明白的。
唯有真正的亲身体验经历过后,才会彻底的成长起来!
这可不是刘禅胡说八道,而是现实的的确确就是如此。
读书万卷不如行路万里,行路万里不如阅人无数,阅人无数不如名师指路,指路名师却不如自行之悟!
扮仙記
死读书可是最下乘的,那些没有办法从书本上学到的经验道理,往往都是在实践中才会得到理解的真知!
…………

ykams精彩都市言情 漢當興 愛下-第四百二十一章 丫的頭疼熱推-3fvyg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为手中卷!
刘禅埋头苦干跟那一大摞的逐渐杠上了,也是到后面一部分才发现自己还是完全低估了自家老爹的手段,或者说是无耻也可以!
反正刘禅现在是对老爹刘备的话产生了不小的警惕心理,一句话甭管有什么意思,先仔细的思考一番多方向的斟酌一二,然而才是往其用意目的上考虑。
不为别的,就只是刘禅单纯因为上当次数太多而害怕了,好歹将来也是要继承老爹偌大家业的人,怎么可能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诓骗呢!
纵使这使诈用伎俩的人是老爹刘备,可刘禅也并没有觉得自己失败于老爹手中就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
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子不过越父图为何?
过于保守的想法并不适合在乱世当中,太平盛世也许才是那些人真正的乐图,而乱世当中却反而是他们的坟冢。
守土之君不可行,进取之王方能成!
一直做个万事随遇而安不求上进的家伙,那才是对祖宗基业的最大亵渎,也完全辜负了父辈们的深厚期望。
刘禅本身就有着复兴汉室的野望,更是想要完成老爹刘备的梦想,自然不会做一个混吃等死的人了!
当然,这也不是刘禅对原本历史上的自己有什么偏见,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事情就不能妄自给予评论,这是刘禅一向以来的做人风格。
结合各方面的条件,当时蜀中的情况,刘禅觉得就算是自己过去貌似也没有办法做到更好了。
所谓守成之主昏庸之辈,只看表面的话的确是如此没错,可谁又能够清楚其中的真正内情呢?
谁又能够保证表面上看到的就是纯粹而又没有半点修饰的假象呢?
亲耳所闻亲眼所见犹有假,更何况是仅凭一些文字上的记述了。
修史文官虽然需要保持一个绝对公平还原历史真相的责任,可人终究是人,是人就难免会有自己的情绪跟倾向,就难免会下意识不自觉的做出一些偏颇的事情出来。
某一些不利的言论,稍微更改一些乃至一小段的话,便有可能让一个人的评价都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刘禅深知这一点,也从来没有觉得自己到此世间就是见神杀神遇鬼灭鬼的无敌之资。
神话不神话的先不说,超纲的现实体系虽然不靠谱,但是借此为依据倒也没什么问题。
别的刘禅不敢保证,就只在目前的情况来看,他心里头原本的那份野望跟梦想,却是依旧未曾发生过半点的改变……
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眼下的问题眼下解决。
拖拖拉拉可不是刘禅办事的性格,虽然平日里他的行事作风颇有些懒散,但那仅仅是无所为的休闲状态。
一旦是涉及到了真正的正事,不用任何人提醒,刘禅心里就很清楚自己应该保持在怎样的一个状态,应该做些什么而不去做某些事情……
亦如现在手头上这些政务,虽然是被老爹给坑了,可刘禅却完全没有什么弃之不顾的恶劣想法。
反之,对于每一件事每一份记载卷宗,刘禅都是用心的在看,也是想尽了办法在处理着。
前面那些涉及到修路筑道的问题却也还好,毕竟这事是刘禅最早提出来的,他是货真价实的创造者,那自然很清楚自己创造的事情需要注意的方向,遇到问题的时候该如何的处理。
可等到后面那些陈年旧事芝麻谷子一样乱糟糟的记载卷宗摆在眼前以后,刘禅这才发现自家老爹那一手的真正杀手锏在哪……
小到丢失了家中禽畜衣物,大到官家派发的耕牛器具,乃至于涉及到了人命匪盗的大案。
林林总总几十件的样子,却是已经让刘禅感觉到焦头烂额,乃至一度有要翘班逃跑的想法在脑中!
不过好在刘禅还没真到失了智的程度,也很清楚这些是老爹坑儿子的一环,但肯定不是要把自己坑死为目的。
能解决的自然是好,不能够解决的难不成还要逼着刘禅去做些什么出来?
回溯时间刘禅做不到,神仙一般的手段自然非人可及。
那也就凭着现今的手段,一件事情超过了几年的界限,再想要寻到最初的线索或者答案,其难度比登天实际上也没差多少了。
很清楚这一点的刘禅,自然是有意识的排除掉了很大一部分完全无意义的卷宗,将其扔在一旁不管不顾,转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了还可以解决的问题上面。
而被他舍弃的事情当中,小到失物无踪未还,大到罪犯逃脱至今没有抓捕归案,但甭管大小事情,只要是他们符合了刘禅限制的条件,那就是无用的部分。
毕竟刘禅自己心里也很清楚,在汉德县待的时间其实远远没有预料中那么长久。
修路筑道可不是原地建城,四处开路施工前行,哪有在一个地方扎根个几年时间的情况。
所以那些没有能力和原始条件根本不可能达到的事情,就自然而然的被舍弃掉喽。
而这,恰恰也正是刘禅自己既定好的底线……
然而就算是有着底线,可实际上那些临近发生的事情也不是说解决就能够解决的。
反正刘禅自己是觉得,最近这几日的时间,自己的大脑貌似是进入到了一个很奇妙的状态。
一面是勤勤恳恳不放松的处理事情,一面则是有些失神呆愣的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做了。
尤其是在有一件事情有了最后的着落,最终处理完毕之后,那种无所事事的感觉就会越发的强烈!
甚至刘禅一度相信,这种状态若是长此以往的持续下去,那怕是他因此而变得呆傻了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不过好在卷宗有限,刘禅还没说无休止不停歇的陷入到里面去,该解决的也都差不多了,解决不了的原路发还回去就好。
左右时沉积的旧事,没有条件去改变就一直让其吃灰好了呀,何必劳心劳力的白费功夫呢。
这年头又不是后世,各种科技手段都能够应用的上。

p9824都市异能 漢當興 愛下-第四百零九章 思考相伴-i8f9c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看着目光有些发愣,很明显是陷入到了自己思绪当中的蒋琬。
刘禅没有多说什么,只是悄悄的离开了这边,转而带着刚才一直充当背景板的陈到去四处巡视查看去了。
这汉德县他虽然不是第一次来,但是向如今这般视察工作监督修路筑道计划却还是头一遭。
而且再加之剑阁道的地形问题,这汉德县的地势关系,很多以前在其他郡县当中并没有出现过的问题都一并的爆发了出来,倒也是给蒋琬造成了一些不大不小的麻烦。
别的不说,蒋琬到底还是荆州士人,并非是土生土长的益州本地人,对于某些特殊的益州地形地势,那些千奇百怪的地理变化,他还是多少缺一些经验的。
那少了这方面的经验关系,以至于蒋琬在这里是碰到了一些麻烦,这才导致了刘禅见到他时那般灰头土脸的样子,变得跟往常大不一样略显狼狈了些。
故而心中好奇的刘禅,自然是免不了对正在进行的工程有了要去一探究竟的想法。
现在蒋琬一个人在这边思考,就好好地让他冷静一下呗。
毕竟刚才他都情急之余连称呼都说混乱了,刘禅觉得还是得让蒋琬明白过犹不及的道理,毕竟世家门阀就算再怎么不可理喻,就算他之前貌似是轻描淡写的就搞掉了两家。
但是既然能够传承百年以上,既然能够在乱世当中屹立不倒,那么其人就肯定是不可以被随便小觑轻视的。
尤其是集一家之长为用,论说力量可能这些世家门阀还是差了一些,毕竟荆楚精锐和蜀中战卒的威慑力,还是要比那些所谓的家族私兵强出太多。
但要说智谋这方面,纵使刘禅对自己已经是比较自信了,也从来没说小觑过任何一个人。
但是实际上一人之力终有穷时,集众人之力,不说彻底的算无遗策但多少还是能够做到查缺补漏的。
一个人跟一群人相比,哪怕是在最高端的质量上有些差距,但刘禅也不敢肯定自己从来不会有失误的时候啊!
故而蒋琬觉得那些世家门阀好欺负,实际上他却只是单纯的看到了一面,或者说是被刘禅之前接连的两次辉煌战绩给骗了。
讲真的,刘禅现在可是的确没有要继续搞世家的念头,若不然的话他也不可能会忍痛自己出钱补偿那些伤亡致残的民夫劳役们了……
刘禅悄然离去,蒋琬意识是清楚的,但却是没有什么表示。
如此虽然有些失礼,但实际上刘禅自己都没有追究的想法,更别说蒋琬现在脑子里还在想着那‘过犹不及’四个大字!
好歹也是后来能够被评价为蜀中四相的存在,是跟诸葛孔明并驾齐驱的人才,哪怕这四相之称多少有些牵强附会,甚至可能诸葛亮一个人就占了五成之多。
可这也是蒋琬自己能力的证明,否则若他真没什么本事的话,怎么可能还会留名于世被人们所记住呢。
刘禅话中意思着重表达在过犹不及之上,很清楚很明显了已经,蒋琬这要是在没有什么察觉感知的话,那才叫真的太假了些!
之前蒋琬脑子里想的都是怎么压榨世家,怎么能够从世家门阀的口袋里面尽可能的掏出来一些好处,用以为公填补。
甚至蒋琬在自己发现益州内财政问题的时候,还曾经想过要拿世家门阀开刀,直接学习一下江东那边的盟友,随随便便找个什么借口就能够将自己的腰包给充实的满满当当。
那时刘禅在灭掉雍家之际,蒋琬有一瞬间都想要飞书建言,让他顺势就给南中犁扫一遍算了,将那些杂七杂八的南中世家都给灭掉,收其财纳其地俘其人,如此三得之举可谓是收获满满。
但后来蒋琬自己又考虑再三之后,才发现当时自己的想法多少有些太天真了一些。
南中的局势复杂可不是一星半点的,他这个荆州士人外来者没有看清楚其中的内情实际上也是情有可原。
毕竟相较于那些世家门阀而言,南中最让人头疼的,反而是蛮夷作乱异族的不安分动荡!
相较于益北这些世家的问题,南中世家门阀虽然也有着许许多多的问题,但他们的存在恰恰还起到了限制蛮夷的作用。
这一点对刘禅,对刘备的重要程度,却又是远远也要高于那些南中世家所带来的弊端。
所谓利大于弊,只要是有着足够的收益,容忍的底线也一样是会渐渐拔高的嘛……
而再反观益北的世家,蒋琬一直以来都觉着这些家伙尸位素餐,占据了益北绝大部分的资源,却是只为益州付出了不多的东西。
让这些世家多付出一些怎么了,蒋琬觉得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可一句‘过犹不及’,却是彻底让他明白了,原来他一开始就是有些将事情想得太简单,完全没有过多的深入考虑过。
也许蒋琬是被刘禅的战绩给晃的有些失神,也许是因为那一点点的私心作祟,以至于他完全忽略了世家门阀的强大体量。
真以为被刘禅灭掉的李家就只有那么简单吗?
真觉得雍闿是什么无脑之人不成?
若不是李家太跳,觉得刘禅好欺负可以站出来搞事情,将决定胜负的方式选成了他最不擅长的硬碰硬。
转而若是在他们最习惯的市场经济,粮食田亩上做手脚,恐怕刘禅想要解决李家也不是那么轻轻松松的事情。
再反观雍闿,就说以雍家的体量,在建宁郡肆无忌惮的样子,刘禅都不敢说直接带人打到雍家的老巢去,反而还是打着别的旗号悄咪咪的暗中行事。
若不是后来雍闿太狂,太放肆,没有将刘禅放在眼里觉得他弱小可欺,以至于在邛都县碰的头破血流,到最后被刘禅趁机一波反杀,结合着黄老爷子的援军,给雍闿来了个结结实实的社会毒打的话。
刘禅没准现在还待在南中那地方,苦苦想着怎样解决掉雍家的麻烦呢……
可能也许,这些虽然是假设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但却不能用某种特殊的情况来代表其他的普遍现象。

p8e9l熱門都市异能 漢當興 txt-第四百零五章 自掏腰包展示-f8z17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第四百零七章自掏腰包
“啪嗒,啪嗒,啪嗒……”
刘禅一下一下的敲打着手中的逐渐,眉头微锁显然是在思考着什么。
蒋琬在一旁老老实实的静坐,因为他该说的都已经是说过了,不该说的自然也是理所应当的烂在自己肚子里面。
不过蒋琬相信,就凭借自家主公的聪明头脑,不用他明说也应该是想的到他什么地方没说彻底说明,那自然是没必要再多嘴多舌了。
现在既然自己的话基本落定,那就是该静静的等待主公刘禅给出答案即可。
具体怎么安排,接下来如何处理,相应的问题应该有如何的答案,他这个做属下的虽然心里也有腹稿,但是在主公没有发问之前,自然是老老实实的保持安静就好了。
蒋琬虽然已经在心里认下了刘禅为主,但是说直白点他跟新主刘禅之间的关系,还远远未曾达到老主公刘备跟军师诸葛先生那么深的程度。
所以他自然也不会搞什么花里胡哨的多余玩应,老老实实的做好自己该做的事情,问了就回答,不问就等着,除非是万不得已的情况下,否则蒋琬是一切都以自家主公为先,绝对不会做出什么逾越之事,更加不可能越俎代庖的替自家主公决定什么……
蒋琬的心里活动刘禅自是不甚清楚,毕竟此时此刻他还在沉浸于自己的思考当中,哪还有功夫去管蒋琬想什么。
民夫劳役的善后处理,蒋琬已经是说的如此直白明确,刘禅哪还能不清楚他到底是想要跟自己说些什么。
有几点不好说,但是刘禅却可以肯定,这一来蒋琬是必然想要解决这些善后的问题,若不是蒋琬着重关注的地方,他自然是不会记录的那么清晰详细,刘禅手里头这份数据就是最好的证明。
而这其二嘛,若刘禅猜的没错,实际上蒋琬这家伙貌似是觉得那些世家门阀应该还有可以榨取的地方。
修路筑道一事是由蒋琬主持负责的,刘禅就算亲自过来也仅仅是个监督的作用,他可没什么要亲自插手的想法。
蒋琬在之前干的好好地,他这边刚一来就擅自插手修改这个更正那个的,若是做的好也就罢了,若是不成那岂不是会打乱原本的计划吗。
本来益州就需要时间,结果他还在这里捣乱,那不仅是没有帮忙,反而还是帮倒忙了。
而且就算是做的好也不成,毕竟刘禅可是看的清楚,蒋琬在这些人的心中已经是建立了见识的地位,他冒然插手哪怕是起点为好恐怕也得不到什么预期之中的结果,所以还是让蒋琬保持独立性,自己高高挂起做个监督者保证大体局势不会出现太大的偏差就可以了。
上官上官,老老实实的看着下面人做事,出岔子的再出现找到问题的源头然后解决掉不就好了吗。
到时候是怎么个处置法先暂且不谈,反正只是尽可能不要干涉到下面的人干活就成了……
而蒋琬作为下面这些人的直接领导,一手操持着修路筑道大计进行到如今这般地步,自然是希望他着手的这一份功绩能够更加的鲜明夺目一些啊!
既然已经是在心中认下了刘禅为主,那蒋琬自然是更加渴望在主公面前表现自己,想要将主公交给自己的第一个任务处理的完美妥当。
若是连这点进取心上进意识都没有的话,那他跟咸鱼又有什么区别?
当初又为什么投身于官场之中呢?
老老实实的做一个潜心修学养身正性的隐士他不好吗?
说到底蒋琬不还是有着拿分投身报效,一展浑身所学理想抱负的野望吗……
刘禅看的出来蒋琬的这份心思,自然也很清楚,蒋琬想要达到那个目标的前提,实际上就是希望在修路筑道计划上起到承基作用的世家门阀们,再狠狠的出一份力才行。
刚才那些话表面上蒋琬是在说民夫劳役的事情,实际上却也隐隐中表达了世家门阀的一些问题,和他这个负责人对此的态度。
这一点隐晦的暗示,刘禅却是猜测出来但也一样没有明说。
毕竟是暗示,明明白白的说出来岂不就是于主题完全相悖了吗。
至于除这两点以外,蒋琬还有没有什么别的深意想法,那刘禅就没看的那么深层清楚了……
并且,刘禅思考的主要方向实际上也并非是在如何处理世家的问题上。
反而依着刘禅看来,怎么处理好那些民夫劳役的善后问题,才是他应该关注,也是他真正能够解决的事情……
“劳役民夫为国效力,不惜生死修筑弛道,伤亡致残自然是需要妥善的处置安排,这一点万万容不得有马虎之处!”
刘禅说着便是将那份竹简扔给了蒋琬,拍了拍屁股起身走出草亭后这才继续说道:“故而本公子决定,私人出资为那些伤残乃至因意外死亡的劳役民夫,另外出一份补偿抚恤,但却是以官方的名义,如此也算是不枉这些人如此奋死效命了!”
“这!公子何至于此?”
本以为能够听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却未曾想自家主公竟然是准备私人给予补偿,如此的确是有些出乎了蒋琬的预料,甚至让他一时间有些难以接受。
“公琰勿要再劝了,这件事本公子主意一定,毕竟与生命相比些许的钱财不过是身外之物罢了,这点补偿我还是能够拿得出来的!”
刘禅这可不是硬着头皮充胖子,实际上有着马浦老头的分红,刘禅私下里的小金库多少还是很充实的。
表面上跟着老爹吃糠咽菜,那是不可违抗之事,总不好自家老爹娘亲清汤寡水的,他这里大鱼大肉吃的满嘴油腥吧。
而且又不是以后一直都是如此,不过就是暂且的节衣缩食罢了,刘禅完全可以接受没必要搞什么特殊待遇。
那如此正好,没有丝毫动用的小金库,不正是用在了这个关键的事情上吗!
可刘禅的算盘打得好,但却不是蒋琬最期盼看到的结果。
蒋琬可是还等着自家主公再次发威,继续灭掉一两个世家门阀,再把那些猴子给吓一回,这样那些平日里奢侈度日的家伙们,必然会是心惊肉跳的赶紧表现自己。

en1p6精品都市小說 《漢當興》-第三百八十八章 凡事皆有可用之處-8ptra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益州之世家门阀,纵使是比之荆楚中原等地有所不及,却也并非是可以随意欺凌的存在,这一点相比少主是深有体会。”
诸葛亮说着却是带着刘禅一句。
而对此也正如诸葛亮所说一般,眼下在座众人当中,貌似还真就是刘禅对益州内这些世家的了解情况最深入了一些。
当然了,这也仅仅只是表面上的,对此刘禅自己也并无什么反对的意见。
谁让他前前后后搞定了两个益州数一数二的世家呢,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容不得他有什么反驳的余地。
再者说了,这种事情刘禅也完全没必要掩饰什么,更不用说他会因为这点事情就遭到了益州其他世家门阀的集体排斥。
要知道这些世家虽然在有的时候是很团结,但大部分时间他们的利益都是相互冲突的,所谓姻亲之家都有可能因为某些事情而反目成仇,那就更别说在寻常时候都小矛盾不断的了。
而且论说战绩,刘禅比之他的前辈刘焉,着实还是差了那么一丁丁点的。
纵使是之前的李家,那也不过是在刘焉清理过一批益州世家之后站出来的一把手而已,真要论说底蕴上面,益州内比之李家强大的也是有不少呢,只不过相较于李家的风光高显,其他时间明显是要差了一点点,不声不响没做到那么的张扬而已。
再说后来的建宁郡雍家豪门,虽然什邡雍家这个名头在老一辈人的眼中很厉害,而且雍家也的的确确是南中一霸地头蛇里面也是数一数二的那种。
可说到底益州内本土地域的鄙视链,如果说广汉郡人独树一帜,蜀郡中人后期新秀,这些只能算是益北内部的纠葛问题。
那算上南中之后,益北就天然的将自己摆在了高处上,先天性的站在了鄙视链的前头,俯瞰着下方的南中诸多世家。
没有人知道这种莫名其妙的鄙视链到底是从何而起,但要说这种事情能不能避免,恐怕却是难度不小的啊。
除非什么时候南中少了那些蛮夷动乱,开发程度加大到与益北都相差仿佛,人口什么的充实起来。
最后再有一些门面人物站出来走近世人的眼中,那南中诸郡内中世家说不定也就可以趁势而起了。
但对于现在的南中那些世家来说,他们此时此刻最想要做到的就是销声匿迹保住自家的安稳就好了。
没办法啊,前面最大的那一家闹腾的实在是太厉害了,厉害到这个本来被南中诸多世家寄以厚望,相信其会带领南中崛起,甚至说雍家就是他们所等待的机会。
可到最后的结果呢,雍家确实是厉害,也确实是崛起了,但却是如同流星一般转瞬即逝,造成了巨大的风波结果却是黯淡收场,甚至连建宁郡都丢了,雍家的根都被人砍断。
这种结果虽然让人不忍直视,但实际上却是很多人心中早有预料的。
妄想凭借一郡之地去抗衡一州之主,也不知道雍闿那家伙的脑子到底是怎么想的,难不成真就是被江东来人胡诌八扯的说了几句蛊惑的话语,就真的相信上当受骗了不成?
然而现在说这些都已经完了,雍闿具体的想法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但此时他人已魂灭,这个问题的答案怕是难有被解开的时候。
可雍闿虽死雍家虽无,却完全不影响刘禅对南中的震慑跟威名,甚至恰恰是因为雍家的凄惨下场,那些个南中世家到现在为止才会老老实实的连个屁都不敢放呢……
但就算是如此,若说想要彻底的将这些世家不放在眼里,那也未免有些太过于目中无人了。
傲气可以,但不能盲目自大。
小觑敌手的事情更是万万不能出现在上位者的身上,一失足而成千古恨,因小失大的前例还少吗?
诸葛亮正是很清楚这一点,他深知就算是能够瞒得住益北的这些世家,可如何将南中那些地头蛇也盖住不让他们知道内情,才是最大的问题!
“先生所言不差,我的确是了解益州内的诸多世家,更是清楚这些世家其实比之那些真正的传承门阀还是差了许许多多,尤其是在眼界跟胆魄之上,更是比之不及远矣!”
刘禅很清楚这时候自己该说些什么,尤其是在世家的问题上。
只不过他这番话乍一看貌似是有些贬低益州世家的样子,但是紧接着却是话锋一转。
“然而,正因为益州内这些世家的眼界缺失目光短浅,他们仅仅只会盯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少有会往更高处更长远的方向去看去着眼,如此才会对我等将要做的事情有不小的影响!”
说到这里刘禅看了眼另一侧的法正,毕竟法正的所来自于法家也是益州内的世家。
但却是归属于东州一脉,是当初虽刘焉进入益州的那一批人。
法家真正的根实际上却是在三辅之地,跟益州虽然是邻居但却是天地之别的差距!
然而诸葛亮听了他的话正待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刘禅却是把头一转继续自顾自的说道:“但是!在我看来,这些世家的短浅目光虽然是计划的阻碍,却也可能是我等可以趁机利用的方面!甚至于铜矿隐匿的处理办法上,没准还会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哦?少主此言何解?”
本来还要附和一句的诸葛亮突然见到刘禅又将话题转了圈,将世家的难度变成了所为的机会,顿时是有感而问想要知其深意。
与此同时刘备也是一脸探求的样子,心里的好奇比诸葛亮还要更甚几分,毕竟刘禅表现的越是出彩他这脸上也越沾光的。
唯独法正法孝直,在刘禅说完话后,脸上的表情却是几多变化。
一会儿是认同,一会儿又是反驳,眉宇皱起散开动来动去的样子好生奇怪,但却又是他此时此刻内心复杂情绪的最直观体现……
刘禅伸出一只手在面前翻转着,目光中神采却是越发的鲜明,嘴上却是不停。
“世家,会坏事也有可能会成事,凡事物皆有两面,黑白日夜周而复始,永远不会出现白昼黑夜长暗的时候,那我等为何不能够擅用世家中可用之处,可用之人呢!”
言罢,手掌反复之际便是横在了刘禅的双眼之间!
…………

xbknq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漢當興 冼青竹-第三百六十五章 思考鑒賞-di1xf

漢當興
小說推薦漢當興
一边扒拉着清淡无味的米粥,一边是靠着冷餐肉糜增添滋味,这一顿晚饭刘禅吃的是十分不自在,但没有办法的事情也只能如此,非常时期非常行事,别人家怎样他们管不着,但是身先士卒的老刘家却必须如此,最起码在益州真正进入飞速发展阶段,富足强大起来之前,这种情况貌似是很难得到改善了。
不过还好,现在还有肉食能够撑着,虽然只是十分简单并且样式很奇葩的肉糜,但吃到嘴里的味道却还是很不错的,最起码刘禅表示自己完全可以接受。
再加上时不时的野味加餐,这种日子说是困难的,实际上也还好吧,总不至于真的把人给饿死的。
甚至相较于那些平民百姓,庶民大众之家,刘禅现在的简餐对于这些人而言可能已经是很奢华的餐食了,如此刘禅还有什么苛求的呢,毕竟他前世也不是什么豪门大户之家,更不是达官显贵之后,正儿八经的普通小老百姓,甚至这身世还比较的悲催。
今生能够如此,又何必奢求更多,做人贪心可以,却一定不要贪得无厌啊……
填饱了肚子,整个人就感觉好像满足了一样,再也没有什么需要追求的东西,只想着安安静静坐着慢慢消化食。
淡淡的烛火映照,借着铜镜的反射让整间屋子都显得十分通明,纵使是在这个世代,纵使在刘禅看来条件是极其的简陋,但是人们依然有着自己的办法。
最起码刘禅就觉着,这种铜镜映照的方法,比之后世的电灯虽然差了一些,但实际效果却也是另有一番风情。
当然了,铜镜可不是一般人家能够拥有的,最起码在普通人家想要寻得一面上好的铜镜可是相当的难,更别说是用来映照烛火的光亮了……
明亮的烛火背后是混黑的阴影,刘禅吃饱喝足却没有动弹,不是他懒,而是他在思考事情。
今天白天好端端的跟老爹提议结亲,结果却是莫名其妙的将事情拐到了自己的头上,这确实是刘禅没想到的。
不过白日间他稀里糊涂的着急忘事,现在自己一个人坐在这里思考着问题,却是想明白了今天为何老爹跟军师那般反应的原因。
身份使然,父子关系,这就是关键点所在,刘禅筷子落地坐在这里没用上一会儿功夫,就想明白了这些。
却也是心中微微一叹,只觉着这次倒是自己着急了,否则的话这件事情交由别人去办的话,十之八九应该是大有可为才对!
很简单的办法,刘禅只需要去找老师诸葛亮,俩人稍微那么一合计,这件事情基本上就是成功了啊,完全不会存在今天这般尴尬的情况,更不用说事后再提起时又会很难开口,毕竟多少都会想到今日的情形。
但好事有好处,坏事也并非尽然全都是坏处。
虽然跟吴家结亲的这档子事从老爹那里是没有什么机会了,但也没说跟吴家的关系就彻底的断了吧。
吴懿在老爹手下任职,吴家还有不少人在益州内出任官员,而吴家又是坚定的站在老爹身后,这等鼎力的支持已经不需要在说些什么了。
刘禅觉着联姻固然是好的,但没必要什么事情都需要联姻来解决,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之,这虽然是有些天真了点,但是依此为根本却也未尝不可啊!
联姻向来只是加强双方关系的一种方式而已,说它可靠吧却也就是那么一回事罢了,毕竟最明显的例子就在那摆着,荆州那位到现在还没被接进益州来,这难道不足以说明问题?
所以想要加强联系,坚定你吴家第一支持者小弟的地位,没必要非得用联姻这种本方法。
刘禅一开始有此提议,那纯粹是眼见小册子上的吴夫人才想到这里,结果就顺理成章的跟老爹提了出来,却是因为一夜的失眠而忘乎所以根本没察觉到这父子关系的问题。
不过现在好了,既然已经更改了这条历史线,那就没必要在这上面继续纠结下去,与其费那个力气在这一团乱麻当中寻找一根线头,倒还不如重新在两家中间连起来另外的一根线呢。
而这一根新线上,应该刻画些什么还不是任由他们随便的描绘吗,方式方法多种多样,完全没道理非要在联姻这一根绳上面吊死的……
而且说是联姻,但实际上未尝也不过是一次许诺而已,加大的筹码也只会是依靠吴夫人的肚子够不够有福气了。
若是按照原本历史上,那吴懿的妹妹的确是挺厉害,给刘禅添了两个弟弟,也算是在砝码上增添了两个极大之重。
不过这些又并非都是全必要的,最起码就目前来看,刘禅的老爹刘备就是没有几分再纳娶妻妾的念头。
一来是刘禅的表现十分让其满意,二来也是因为甘糜两位仍在,刘备虽然喜好享乐可却分得清楚主次。
虽然是需要吴家进一步的帮助,可还没说要因此而付出甚多的程度,并且在刘禅看来,这些所谓的付出完全可以换一种方式的嘛。
代价代价,所谓价码如何比重,却又从来不是一成不变的。
双发地位的差异,实力的悬殊,种种情况不一而足,全部都是差价对比的根源所在。
那既然有的商量,就没说非得固定在一种方式上,难不成吴家还是非结亲了不可吗,恐怕是不尽然的。
只需要足够的代价筹码,有足够的信诺,想必就算没有这结亲的加持,刘禅从吴家搞来那一部分支撑益州府库的钱财也不是什么难事……
吴家的问题是小问题,真正值得刘禅思考的,是益州本身的大问题,是值百大钱这一阵风波过去后的隐患,是真正能够让益州不再缺少钱财的办法!
与这些相比之下,什么结亲不结亲的,完全不重要。
当然,这结亲也是包括自己这一方面,并非是只有老爹刘备的份。
反正今天白天的时候,刘禅可是觉着自己勉强侥幸才逃过了一劫,虽然当时老爹跟军师说是戏言,可后来缓过劲的刘禅却是怎么都感觉那好像是真心话一般。
而且这并非是他的假象,反而随着深思考虑的越多,刘禅却是对此越发的坚定,这小心脏也是越来越跳哆嗦的不行。
没办法,谁让他这个年纪也的确是快到成家的时候呢,虽然在前世是违法的行为,但是在这个世代,那就是正儿八经的顺理成章理所当然啊!
若刘禅是个本地土著没有前世的那些记忆,自然是老爹怎么安排怎么好了。
但问题就出在这上面,反正现在的刘禅可是没有办法接受此类事情的,于情于理都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