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星引力

1bsop超棒的都市小说 逆天邪神笔趣-第1783章 殘滅南溟分享-cq9ux

逆天邪神
小說推薦逆天邪神
东狱溟王和北狱溟王见状,几欲炸裂的眼瞳中陡闪过几抹异芒,死死支撑中的他们在同一个刹那做出了完全相同的举动,就连口中的吼叫也一模一样:
“王上,退!!”
他们以半躯支撑,强撤大半力量,重轰向南溟神帝。
南溟神帝没有丝毫犹豫,身体翻转,全身金芒猛烈撞向两溟王的力量。
轰————
南溟神帝与两大溟王的力量何其强大,巨大的推力和反震力交叠之下,南溟神帝生生摆脱溟神大炮的神威压制,然后全力瞬身,带着一片飘洒的血雾遁离。
“喝!”轩辕帝和紫微帝同时低喝,再次出手,卷起一股扭转空间的气流,将刚刚脱身的南溟神帝卷到了身前。
妃主流:我給王爺找小三 夢幻祝福
一切恍若突降的噩梦,两大神帝成功助南溟神帝死里逃生,但依旧惊魂未定。
而南溟神帝……他半边身躯鲜血淋淋,处处见骨,右手已不见五指,仅余些许残破的指骨,脸上亦再无任何的威严与狂傲,血肉模糊之下,唯有仿佛正被万魔噬魂的恐惧战栗。
没有了南溟神帝的力量,加之两大溟王方才强行分出了大半力量,他们已再无法支撑溟神大炮的神威。
几乎在南溟神帝逃出的下一刹那,短暂停滞的溟神神芒便猛然噬没了两大溟王的身躯,随之如斩天之虹,骤压而下。
“啊!!!!”
一声连绝望都来不及宣泄的惨叫,溟神神芒将一众拼死抵挡的溟神与南溟神界最后的两大溟王完全吞没。
浓郁、纯净到仿佛不该存世的金芒之中,已再无溟王和溟神的声音与身影,就连气息,也被噬灭的无影无踪,没有哪怕一丝的逸散或残留。
寶窯 雪妖精01
砰——————
金芒贯穿天地,落于南溟王城之中,霎时万物皆灭,万灵皆葬,随着溟神神芒的轨迹,这处南溟神界的至高之地从核心至北部边缘,被无比整齐的切裂。
但在连光线和声音都吞噬的神威之下,这骇世绝伦的毁灭灾厄,却没有带起天大的轰鸣声,只在无数南溟生灵的眼瞳和心魂之中,刻下了永不磨灭的恐怖印记。
断裂南溟神界的溟神神芒依旧没有灭尽,飞向了遥远的星域……这一刻,南神域近半的星界,都可以看到一道绮丽异常的金芒从不同方位的苍穹飞过。
只是他们做梦都不会想到,这道绮丽金芒的轨迹之下,是一个又一个被贯穿或毁灭的星界。
轰隆隆隆……
余威之下,南溟王城无数的建筑在疯狂的崩塌,与之混杂的,是强烈到近乎震天的惊恐惨叫。
但,高空之上,却呈现着一幕可怕的死寂,无论南溟,还是其他三王界的强者,都如被抽离了七魂六魄,久久无法动弹和发出声音……而就在数息前,他们胸腔和眼瞳中还释放着无尽的兴奋,等待着亲眼目睹溟神大炮的神威和魔主云澈的陨灭。
而此刻,随着瞳孔中溟神神芒的逐渐散去,扭曲的虚空中不见一丝溟王与溟神残留的尘埃。
“啧,这吹上天的溟神大炮,原来也不过如此,居然让你南溟活着逃了出来。”
不紧不慢的声音,在此刻却是震得所有人心脏发颤,云澈斜目低眉,看着远方断裂的星域:“不过看这南溟第一王界的惨状,勉强也还看得过去。”
他的身后,三阎祖皆是嘴巴大张,目瞪欲裂,如见鬼神。云澈声音落下,他们三人的身躯也是齐刷刷的扑了下去,头颅更是深深垂地。
阎一:“主人神威震古绝今,纵是天地亦当臣服。”
阎二:“不愧是主人,所谓溟神大炮,在主人面前也不过是区区玩物。”
阎三:“呸!当世言语,已根本无法诠释主人神威之万一,能效忠主人脚畔,为我三人十世之荣,万世之幸。”
“……”千叶影儿缓缓吐了一口气。
“……”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许久无言。即使在溟神大炮释放神威时,他们都没有太过剧烈的动容,而此刻,他们刚刚目睹的一切,却完完全全超越了他们本就远超凡生的认知。
“那究竟……是……什么……”千叶雾古失神低喃。
众人的目光随着云澈的声音而木然转移,看着毫发无伤云澈,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在无比剧烈的变动着,他们不敢相信,更理解不了发生了什么。
如果他们的眼睛没有彻底的幻视,方才所看到的,竟是轰向云澈的溟神大炮,在云澈轻描淡写的一剑之下,反轰向了南溟神帝!?
“究竟发生了什么……那究竟是什么妖术?”轩辕帝颤声呢喃,身为王界之帝,他的口中居然蹦出了“妖术”二字。
释天神帝的眼前忽然晃过了当年蓝极星外,沐玄音死后,众神帝席卷向云澈的力量被诡异震回的一幕,那副画面至今无人可解。
南溟神帝的脑中亦乍闪过当年的情景。只是他怎么都无法相信,相似的情景,居然重现在了超越当世界限的溟神大炮之上。
他想要握紧双手,却感知不到了手指的存在,极度的震骇之下,甚至几乎感知不到疼痛。他缓缓抬头,不自主颤动的目光死死定在云澈身上,碰触到他嘴角的讽刺淡笑,南溟神帝处于涣散边缘的理智萌生出了一个无比可怕的念想:
“你……你是……故意的……”这是他有生以来,说过的最艰难的一句话。
“呵呵。”云澈低沉一笑,微微抬头,斜眼望天,天空之上的黑云依旧在狂乱翻滚,丝毫没有因溟神大炮神威的消逝而散去,似乎从一开始便不是因溟神大炮而现:“在拿下东神域之后,想要以同样的方法对付你南神域已是不可能。本魔主一时之间,倒还真想不出能在短时间内端掉南神域的方法。”
轰隆隆~~
黑云翻腾,天威慑世,却始终没有一道劫雷降下。因为天道从很多年前便已知晓,它的裁决之力,根本无法伤到云澈一丝一毫。
“所以,无论是本魔主,还是本魔主的魔后,都决定暂不动南神域。直到本魔主偶然得知,你南溟神界潜藏着一个据说有着禁忌之威的溟神大炮,本魔主才忽然知道,”他缓缓抬臂,曲张的五指罩向南溟神帝的所在:“这世上能助本魔主快速踏破南神域的,便是你南溟神帝啊。”
“……!!”南溟神帝惨白的脸色一瞬间变得赤红,全身几乎所有的鲜血都疯狂涌向了头颅,他开始剧烈恍惚的视线落在了千叶雾古的身上,以梵帝神界的强大,会暗中得知,甚至确认溟神大炮的存在,可以说半点都不让人惊讶。
首席纏綿:貼身蜜愛小助理
“你……你杀灰烬龙神,就是为了……为了……”南溟神帝字字切齿,咬牙欲碎,南溟神界断裂,万灵葬命,四大溟王皆陨,曾经傲世的十六溟神……感知中只余四道气息,这是万重噩梦中的噩梦,一个足以让神帝崩溃的噩梦。
“我若不癫狂,又怎能引得你癫狂。”云澈微笑,俯下的视线带着几分嘲讽的赞许:“灭掉南溟,便等于踏下半个南神域。南万生,作为本魔主今日的玩物,你的表现相当不错,轻易便将南神域最大的绊脚石毁去了大半,真不愧是南域第一神帝,呵呵,哈哈哈哈!”
千叶影儿淡声道:“待南神域成为魔主脚下之地后,南溟神帝这番伟绩也将流传千古,下地狱之后,你可千万别忘了这份‘殊荣’是魔主赐给你的。”
裂魂之下再遭诛心,南溟神帝的脸色由赤红快速转为赤黑,他手臂僵直,口齿战栗:“云……澈,你……你……”
噗!!
他上身僵挺,一大蓬血雾在他身前炸开。
“父……父王!”
“王上!”
南千秋,还有另外仅存的三溟神仓惶冲上,南溟神帝足足喷了十几口血雾才终于回气,看着围过来的最后四溟神,他眼前又是一黑,死死咬齿才控住疯狂倒窜的气血。
远处,南域三帝的心中万涛翻腾。
他们今日所见的云澈姿态无比傲慢,他残杀灰烬龙神在他们眼里更是疯子一般的失智行为,随之表现出的野心与癫狂,完全就是南溟神帝口中的“疯狗”,也因而,让南溟神帝放弃“和解”,选择不择一切手段诛杀之。
南溟神帝本以为始终掌控着全局,更掌控着云澈的命运,此刻,所有人才在惊栗中知晓,却是南溟神帝始终被云澈玩弄于鼓掌,几乎不费吹灰之力,借南溟之手,毁了南溟半壁。
最可怕的是,云澈竟在到来南溟之前,便已认定南溟神帝会提前备好溟神大炮。
无数股冰冷到极致的寒气从他们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疯狂涌入,直窜每一根骨头,每一道筋脉。
一把推开南千秋的手掌,南溟神帝缓步向前,染血的双目森然如鬼,全身的伤口因暴乱的气息而不断涌血:“云澈,我南溟……哪怕断了双臂,也足以将你化为肮脏的魔烬!”
“是么?”相比于南万生那遍体染血的惨状和明显濒临失控的情绪,云澈全身却是一尘不染,神情更是淡然的让人不寒而栗,他刚要开口,忽然眼角一斜:“嗯?”
昏嫁總裁
砰!
幻惑
哧!
地面炸裂,随之空间被无比粗暴的切开,一个苍白的人影如流光般破空而起,气浪未起,身影已现于南万生之侧,安静而立,面容苍老而莹白,不染点尘,目若古湖,白须过尺,白发如雪。
南万生身躯剧震,身上暴躁的气息顷刻间敛尽,他没有回首,也无颜回首,就这么屈膝而跪,垂首颤声:“父……王……”
他的身侧,南千秋和三溟神也已屈膝而跪,却久久无法发声。他们怎么都无法想到,这个老人的重新现世,竟是在此般情境之下。
“呵。”云澈微微眯眸扫了这个忽然出现的老者一眼,报以冷笑。
千叶秉烛一声轻叹,缓缓开口:“这些年,承载溟神神力者始终少一人。南归终,你果然未死。”
白须老者目光缓缓从下方扫过,老眸中不见波澜,他以同样感叹的声音回道:“唯有‘死’,方可不为世所扰,静心悟道。秉烛兄和雾古前辈不也如此么。”

ut3kj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逆天邪神-第1781章 溟神大炮相伴-k80nc

逆天邪神
小說推薦逆天邪神
砰————
三阎祖之力齐轰溟皇结界,那一刹那的轰鸣之音宛若万界崩塌,星河断裂,原本浅现的金色结界骤然炸开蔽日的金芒,在剧烈的外凸中蔓开万千金痕,并伴随着一阵撕空裂魂的悲鸣。
但马上,一股巨大无比的反震力从溟皇结界反噬而至,将三阎祖狠狠震开,三阎祖全部闷哼一声,远远而落,手臂一阵剧烈的酥麻。
而在他们落地之时,结界上的金芒已快速收束,随之连刹那蔓延的金痕也消失无踪。
“嘶~~”三阎祖口中同时发出一声低吟,他们看着非但没有崩碎,反而转眼恢复如初的结界,目中闪动着些许的惊色和无比可怕的黑芒。
“哦?”云澈似乎颇为意外,低声道:“连我身边的这三个老鬼都破不开,这龟壳倒是有点门道。”
千叶秉烛和千叶雾古神情毫无动荡,这个结果在他们看来毫无意外。
朱雀霸世
三阎祖之力下,溟皇结界毫无无伤,但,南溟上下却无一人嗤笑出声,反而在同一个刹那现出了深深的惊容。
因为他们清清楚楚的看到,在三阎祖的爪下,溟皇结界竟出现了裂痕!
虽然短暂,且马上恢复……但那是真切到不能再真切的裂痕!
三阎祖的可怕,他们早有耳闻,宙天界在有着六个守护者留守的情形下,被碾压式覆灭,便是因为这三个老怪物的存在。强大的灰烬龙神,在他们的压制下亦是毫无反抗之力。
但这些加起来,都不及方才的裂痕所带来的冲击,因为他们太清楚溟皇结界的强横,在他们的认知之中,溟皇结界根本不可能被打出裂痕——哪怕历届南溟神帝!
溟皇结界被重击的那一瞬间,每一个溟神都仿佛感觉到自己的心脏被轰穿,那细密的裂痕,也是蔓延在他们的肝胆之上。
南溟神帝的面孔也出现了长达半息的僵硬,随之迅速恢复傲然的淡笑:“云澈,你尽管白费力气,你身边的这些老怪物的确了不起,但要破开溟皇结界,也不过是痴人说梦。”
他的内心远没有表面那么平静,三阎祖方才那一击在给溟皇结造成裂痕的同时,也在他心底留下了一道挥之不去的裂痕,让他萌生了一种可怕的念想……
这三个老怪物若是持续攻击,说不定真的有强行破开的可能……一个时辰?甚至可能更短!
史上最牛駙馬
这样的怪物,这样的威胁……岂能留!
“呵呵呵,”云澈低眉冷笑:“区区一个龟壳,居然让你得瑟成这般德行,你南溟神帝就这点能耐和出息?既然对这龟壳如此得意,你南溟神界不妨更名为龟壳界,如何呢?”
“哼,都死到临头了还敢嚣张。”出声的是南千秋,他丝毫没有了先前谨慎和畏惧姿态,脸上一片从容以及数分难掩的期待,他语带怜悯的道:“不过,想笑的话,就尽管笑吧,因为下了地狱,怕是就永远笑不出来了。”
“王上。”北狱溟王忽然低声道:“夜长梦多。”
显然,三阎祖将溟皇结界打出裂痕的一幕,也让他深深心惊。
南溟神帝金眸微眯,缓缓伸手,曲张的五指伸向云澈所在的方位,仿佛已牢牢扼住了他们所有人的命运:“云澈,睁大你的眼睛,这可是本王这一生,送出了最大的大礼,好好享受这绝望的荣光吧!”
他的五指猛然收拢。
轰隆!
神坛中心,一道金芒忽然爆射而出,穿过结界,直贯苍穹。而破空的金芒之中,一个庞大金影从分裂的神坛中心缓缓浮现。那些金芒,来自无数个堆叠连结,闪耀流转的玄阵,而这些玄阵所笼的中心,一个漆黑的洞口指向了云澈的所在,不过半丈,却仿佛足以瞬间吞噬万界诸星。
轰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
神坛在震动,南溟王城在震动,整个南溟神界都在震动……甚至,南溟之外,无尽星域开始了颤荡,卷起着一个又一个灾厄的宇宙风暴。
“呃!!”
“啊——”
“这……这是!?”
南域三帝骇然失色,虽已有不同程度的心理准备,但金芒破空之时,他们依旧如被重锤轰身,天槌震魂。
因为,覆于他们身魂的,是一股强大到超脱认知,超出当世界限,在劫天魔帝离开后,根本不该存世的威压!
“溟……神……大……炮……”释天神帝紧咬着牙,从牙缝中生生挤出了那战栗而扭曲的字音。
那始终被他当成无稽之谈的隐秘记载,居然在今日,在他的眼前化为现实!
“……”轩辕帝和紫微帝没有出声,因为他们已根本无法发出声音。
迷失大陸
溟神大炮,身为南域神帝,他们当然知道这个名字。但,他们所知道的溟神大炮,是上古时代,南溟一族的镇族之器,在记载中,有着“一瞬弑神”之名,是神族诸器中,最为可怕与禁忌的那类存在。
而如此可怕的东西,怎么可能留存到现世!
他们不知道,也不敢相信在眼前呈现的是那个远古传闻中的弑神之器,但,此刻覆身的威凌,哪怕隔着一层溟皇结界,依旧让他们的身体和灵魂都在无比剧烈的发抖。
名門獨寵,撩你不犯法 離紅塵
结界之中,风暴骤起,云澈的黑衣、黑发被狠狠带起,猎猎作响,三阎祖全部变了脸色,面对那黑暗的洞口,本就丑恶的面孔扭曲的比真正的炼狱恶鬼还要狰狞。
“唔!”古烛向后踉跄一步,身体一阵摇晃,才重新站稳。
虽然古烛的元气未完全恢复,但他毕竟是十级神主,竟被单纯的灵压逼退了一步,其可怕程度可想而知。
如有无数个星辰生生压覆在了身上,云澈虽然傲立不动,但已无法呼吸,他缓缓抬手……而仅仅是抬手这个动作,便已是格外艰难。
“主人,这个东西……不太对劲!”阎一转目,嘶哑着吼道。
“哈哈哈哈!”南溟神帝双臂张开,放声大笑:“云澈,本王特意为你奉上的这份大礼如何?哈哈哈哈哈哈!”
他亦是第一次真正感受南溟禁忌之器的神威!他的身体在发抖,但他的灵魂却在兴奋,血液如沸腾一般翻滚着!
因为,这是属于他南溟的力量。
“……”云澈没有说话,缓缓动了动手指,似乎在测试来自溟神大炮的威压究竟可以将他压制到什么程度。
傲視諸天
“南溟!”释天神帝沉声道:“你们居然一直藏着……这种东西!”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低吟道:“难怪……难怪龙皇经常拜访东神域,却从不踏足你南溟神界半步!”
南溟神帝没有回应,他在享受着南溟大炮的神威带给他的战栗,更迫切的想要欣赏云澈接下来的恐惧……以及死亡!
千叶秉烛和千叶雾古对视一眼,然后抬步向前,站在了云澈和千叶影儿的前方。
千叶雾古道:“老朽本以为,册封太子的仪式只是仓促之下顺手借之,原来竟大有其因。这为太子祭天而升的神坛,其下的高塔,便是这溟神大炮的能源所在吧。”
擎起神坛的高塔何其之巨,其中所暗蕴的能源,更是庞大到一个常人千生万世都无法想象。
“没错。”南溟神帝傲然而笑,他脚步前抬,却终究没有落下,因为那来自溟神大炮的威压,竟让他不敢靠近,这种恐惧反而让他更加的兴奋,声音亦开始愈加的张狂:“你们可知,这份大礼,本王是多么的不舍!可惜啊可惜,相比于这份代价,本王却不得不宰了这只疯狗!”
“论及心机与狠绝,你犹胜你的父亲。”千叶秉烛道:“不过,你可曾想过,此处是南溟神界的核心,溟神大炮之下,你南溟将承受巨大的灾难。”
“那有如何?”南千秋傲然冷目道:“浩大东神域,在云澈魔爪下狼狈溃败,丑陋不堪,整个神界如今都浸于北域魔人的恐惧之下,而我南溟今日诛杀魔主云澈,这份功绩,将为当世赞颂,后世铭记,纵南溟受损,亦是为天下而损!”
“呵呵,说得很好。”南溟神帝赞许道。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千叶雾古双手抬起,低声道:“神帝……”
轻轻一顿,他的音调再次轻了几分:“影儿,溟神大炮断不可能呈现远古之威,凭我们与三阎祖之力,或许会有抗下的可能。若得一分生机,定要全力遁之,万不可逞强。”
声音落下,千叶秉烛与千古雾古的瞳孔之中已同时凝起暗沉的金芒……
那分明是准备强焚梵魂。
“退下!”千叶影儿冷冷出声:“我再说一次,这里轮不到你们自作主张。”
语气冷绝,但她的目光却随之稍稍软了那么一分,终究还是传音道:“他自有计较,你们退后。”
“……”轻微的讶异在他们眼底最深处晃过,短暂的迟疑,两人终是从命。
鄉野誘惑
“云澈,这份大礼,你觉得如何呢?”南溟神帝看着云澈,悠然说道。
“还算不错。”云澈微笑道:“总算没有让我太过失望。”
“失望?”南溟神帝一脸笑眯眯。
神醫魔妃
“这溟神大炮在现世的威力究竟如何,想必你南溟神帝也从未真正见识过吧?”云澈依旧一脸微笑,任何人都无法从他的脸上看到一丝的惶恐:“你就那么确信,它能杀得死我吗?”
回眸醫笑,冷王的神秘嫡妃
南溟神帝笑意更深:“坦白说,本王倒还真没有万分的把握,毕竟你身边的这几条忠狗,可是远远超过了本王的预期。若他们全力用命护你,你或许真的有那么些微的可能活下来。”
这番话,无人觉得讶异。
三大阎祖,两大梵祖,还有古烛和千叶影儿,若他们当真全力护云澈一人,谁也不敢保证他没有在溟神大炮之下活下来的可能。
“但退万步讲,你就算真的能活下来,也不过残命一条,又能走得出我南溟吗?”
“再退万步,你就算最终能活着离开这里,没有这些忠狗,你又拿什么去镇住东神域,拿什么来抵御我南神域和已被你彻底触罪的龙神界呢?”
“只是……”南溟神帝缓缓摇头,一声短叹:“可惜了本王的影儿。不过,相比于你如今为魔所污,本王会让记忆中的影儿亡于五年之前,虽香消玉殒,但依旧那般孤冷高傲,白玉无瑕。”
千叶影儿唇瓣轻抿,一个为不可察的动作,却勾勒让人失魂的风情,她向前半步,轻偎于云澈之侧,淡淡说道:“我千叶影儿宁愿做恶魔的玩物,也不愿被你南溟多看一眼,毕竟你在我的眼中,始终都只是一条摇尾求睐的玩具犬而已。被你记着,都让人有些犯恶心呢。”

yijeg非常不錯小說 逆天邪神 起點-第1780章 南溟底牌看書-2p3nk

逆天邪神
小說推薦逆天邪神
这一瞬间,不止是神坛,仿佛整个南溟神界的苍穹都变得幽冷死寂。
竹馬弄青梅 腳下的楓鈴
不仅仅是释天神帝、轩辕帝、紫微帝等人,就算一众溟神,也分明露出了措手不及的惊容。
这忽然的变脸实在太快,太过突然,而且极不明智。虽然云澈身边不过寥寥几人,但他们恐怖的实力以及狠绝的手段宛如黑暗噩梦,南溟神帝怎会在这个地方、这个时机忽然去触罪这个连龙神都不放在眼里的戾鬼!
唯有北狱溟王和东狱溟王,他们没有转身,双目之中蕴起越深越浓郁的金芒。
南千秋缓缓抬首,刹那震惊后,他马上明白了什么,嘴角微咧,低吟道:“不愧是父王。”
“南溟神帝,”轩辕帝向前道:“盛事在前,又何需这些不合时宜的玩笑。”
“玩笑?”南溟神帝低笑着道:“本王从不开玩笑。疯狗不但要抹杀,而且要越早越好,要抹杀到一块犬骨,一丝毛发都不能留下。否则,南神域说不定就是下一个东神域,魔主认为如何呢?”
“没错,一点都没错。”云澈微笑,声音幽然:“当一个活生生的人被逼成狂犬,连本魔主,都经常感觉到恐惧害怕,而你南溟,现在领灵魂是不是也在瑟瑟发抖呢?”
没有众人预想中的暴怒、凶戾或狂笑,云澈的反应平淡的有些让人有些毛骨悚然。
云澈的身侧,千叶影儿的反应也颇为平淡,只是静静的听着,甚至没有侧目看向南溟神帝一眼,仿佛事不关己。
倒是三阎祖,他们的老目之中猝然释放出骇人的黑光,宛若在这南溟王城的上空投下六个足以瞬间吞噬一切的黑暗深渊。
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对视一眼,随之目光同时瞥向脚下,面色逐渐变得沉重。
云澈的反应,南溟神帝毫不奇怪。身侧七个十级神主跟随,其中的五祖更是恐怖到骇世,换做谁,面对这忽然的“翻脸”,都根本不会惊慌和愤怒,说不定只会感觉到可笑。
“没错。”南溟神帝缓缓抬起手臂:“能让本王从魂底瑟瑟发抖。云澈,你这条狂犬着实了不起!本王也没想到,你居然真的……还如此彻底的,将本王逼到这一步!”
之前还算是“暗指”,南溟神帝这次开口已是彻底的撕开。他话音落下之时,释天、轩辕、紫微三帝眼神同时出现了奇异的剧荡,而南溟神帝身上金芒骤闪,抬起的手臂绽开一个耀目的金印,刹那轰出。
而这道金印,却不是打向近在咫尺的云澈,而是直轰后方,罩向了立于一起的释天神帝、轩辕帝、紫微帝三人。
而三大南域神帝也奇异的无一人抵御和避开,反而在金印罩身之时,整齐划一的同时借力后退,如三道流光般射出,一瞬间远远飞离神坛。
三帝被骤然轰出神坛的刹那,一道金虹在南溟王城的上空铺开,无声的笼罩在了穿云的神坛之上。
“嗯?”看着南溟神帝一掌将三帝轰飞,云澈似乎很是意外。
而在这时,千叶雾古与千叶秉烛那一直古井无波的身姿同时微晃,他们的身影碎裂空间,蕴含着庞大梵帝神力的手臂抓向了同一个人……
而让这两大梵祖同时猝然出手的目标,赫然是神坛中心的南千秋!
盛唐女帝
但,南溟神界现存的两大溟王都在南千秋的十步之内,他们似乎早就预知了这一幕的到来,几乎在两大梵祖出手的同一时间,他们的身影骤转而过,早已暗中凝聚的力量瞬间释放,化作一个耀金色的守护屏障,毫无慌乱的迎向两大梵祖的力量。
铮!!
傲嬌學霸,溫柔點
四个十级神主的力量正面碰撞,刹那的力量爆裂之音几乎要将苍穹撕裂
虽同为十级神主,但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的力量终究太过浑厚磅礴,非东狱溟王和北狱溟王可比。但一方猝然出手,一方蓄势待发,两大梵祖的力量和身形都被两大溟王之力牢牢阻滞,未能近身,更未能伤及南千秋分毫。
而一个刹那便已足够,两溟王手臂同时一推,借力暴退,带起脸上毫无慌乱的南千秋,远远飞出了神坛之上。
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没有追及,亦没有再看向远遁的南千秋一眼,以他们的辈分与身份却联手向一个小辈忽然出手,在这他们“生前”,是断然做不出的事。
“迟了。”千叶雾古一声短叹。
千叶秉烛转目,淡淡道:“南溟,好手段。”
“呵呵,两位前辈过奖。”南溟神帝笑呵呵的道:“非常之时,非常之人,当用非常之手段。”
他说话之时,神坛之中的众溟神已全部瞬身于南溟神帝之后,身上金芒微闪,释放着在世人眼中宛若神灵降世般的威压。
“你们在做什么?”云澈微微眯眸,盯向千叶雾古和千叶秉烛,语气颇为不善,显然在怪罪他们未经命令而擅自出手。
“溟…皇…结…界。”千叶影儿唇瓣微启,缓缓说出四个字。
“那是什么东西?”云澈瞥了一眼笼罩神坛的淡淡金虹,这一系列的变故,没有淡去一丝他眼中的狂肆,而这世间的结界,在他眼中,仿佛皆为笑柄。
千叶影儿垂眸道:“你应该没忘记当年邪婴问世前,星神界忽然张开的那个‘星魂绝界’吧?这个溟皇结界,大概便和那个星魂绝界相似。”
她微微抬眸,声音低沉了几分:“同样有着当世认知之力不可摧灭的强度,同样唯有身具相应的血脉和神力才能穿过。”
云澈:“……”
当年,星神界准备献祭茉莉和彩脂时所张开的星魂绝界,据说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强破,闻声而至的一众神帝都被隔绝在外,唯有拥有星神神力或星神血脉者才可出入。
当然,最后是被苏醒的邪婴之力所破。
“不愧是影儿,我南溟已有数万年未曾张开溟皇结界,你定是从未见过,却一眼识出,看来即使是黑暗的魔污,也没有噬掉你的聪慧。”南溟神帝微笑而赞,随着南千秋被安然带离,他脸上的笑意已更为的安然从容,眼中的神光,也逐渐变得幽邃。
神坛之外,南域三神帝目光紧凝,在南溟神帝出手前,他们已接到其传音,所以很是配合的在溟皇结界张开前瞬间遁出神坛。
只是,他们却看不懂南溟所欲何为。
南溟的言语和忽然爆发的煞气,无疑是要不惜一切灭杀云澈。
但,且不说云澈自身那鬼神莫测的实力,他身边七个人那可怕的实力,南溟神界纵为南神域第一王界,也断然不可能在这七个人的手下强杀云澈。
溟皇结界虽然牢不可破,但能做的也仅仅是将对方禁锢……难不成,是要将他们禁锢于此,然后等暴怒的龙皇和龙神们降临此地,合力剿杀吗?
看着泛动微光的溟皇结界,这大概是南域三帝所能想到的唯一可能。
只是,溟皇结界强大的同时,所需要的能量消耗亦无疑巨大无比,每一息的消耗都巨大的常人无法想象的程度……真的要强行维持到龙皇和众龙神从遥远的龙神界到来吗?
“呵呵,”和南域三帝的凝重不同,南千秋却是发出了一声低笑:“这个魔鬼,终究还是要死在父王的手上。”
南域三帝同时皱眉转目。
“哎,代价太大了。”东狱溟王一声轻叹:“不到万不得已,王上绝不愿走这一步,都是那云澈狂傲无度,自寻死路!”
南千秋和东狱溟王让南域三帝更为惊疑。这时,释天神帝忽然瞳孔一缩,失声而语:“难道是……”
话未出口,他已猛的抬头看向了神坛,剧荡的眼瞳之中,赫然带着一分战栗。
來到異界當魔王
“是什么!?”轩辕帝和紫微帝同声追问。
苍释天却毫无反应,双目死死盯着前方,双手转眼间已攥紧到发白。
云澈目扫四周,忽然狂笑一声:“哈哈哈哈,南溟,本魔主还期待你一番狂言之后会摆出多么高明的手段,结果就铺了这么一个龟壳?”
“难不成,你是想要本魔主笑毙在你这让人笑掉大牙的蠢行之下么?哈哈哈哈哈!”
南溟神帝咧嘴而笑,不紧不慢道:“云澈,你猜今日这神坛,究竟是为谁而升呢?”
“然后呢?”云澈淡笑森然。
南溟神帝背过身去,缓步走向结界边缘:“虽然筹备良久,但本王还是希望这里只是吾儿封禅之处,可惜啊可惜,你云澈并非疯子,而是疯狗,那就让你肮脏的魔血,在我南溟的远古天威下,永恒的绝灭吧。”
声音落下,他的身影也已来到结界之前,然后毫无阻隔的一穿而过,来到了神坛之外。
众溟神亦在他的手势之下,全部退散,同时毫无阻滞的退到了结界之外。
云澈没有试图出手,神坛就这么大的地方,想要将全力退离的溟神强行留下,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更不要说南溟神帝。
毒步天下,絕色質子妃
“就凭你?就凭这么一个可笑的龟壳?”云澈嗤笑出声,他缓缓眯眸,视线中的溟皇结界气息微弱,若有若无,但就是那一缕浅薄的气息,带给他的,却是无比清晰的“不可摧灭”感。
星魂绝界的强大,是因它的力量连结着众星神的星神源力,而这个溟皇结界却显然并非如此,其力量来源,最大的可能,便是脚下的神坛,以及神坛之下的穿云神塔。
“魔主,”千叶雾古出声:“可还记得老朽先前告知你的……”
“闭嘴!”云澈却是低冷出声,打断千叶雾古之言,然后前指,蔑然道:“阎一阎二阎三,去试试这龟壳。”
南溟神帝的狂妄和触罪,早就让三阎祖心中戾气滔天,但直到南溟神帝和众溟神安然走出结界,云澈都没有下令出手,他们险些憋到魔血爆裂。
此时云澈号令之下,阎魔三祖同时狂嚎一声,三只黑暗鬼爪虚空闪现,直撕前方世人认知中无可摧灭的溟皇结界。

ary4t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逆天邪神-第1779章 狂魔(下)讀書-4uw4w

逆天邪神
小說推薦逆天邪神
面对云澈的言语和直视的目光,南千秋全身血液瞬间凝固,下意识的侧目看向南溟神帝。
面对他折来的目光,南溟神帝并未帮他言语,反而微微皱了皱眉。
南千秋心中一凛,迅速凝神静气,再面对云澈时,目光已是颇为淡然从容:“魔主之询,千秋定知无不言。”
“很好。”云澈眼睑微微下沉,声音隐隐低沉了半分:“南溟太子,本魔主前些时日偶然听闻,你当年在继承溟神神力前,曾特意随你父王前往了东神域。”
“……?”南溟神帝目光淡淡瞥了千叶影儿一眼。
“本魔主是想问,你那次前往东神域,目的是为何呢?”云澈目光一直淡淡的盯视着他。虽是询问,但似乎并不给对方拒绝回答的机会。
承受溟神传承前的东域之行,南千秋自然不会淡忘。他面色未变,心念急转,思忖着云澈询问此事的目的。
而他短暂的沉默却是让云澈目光微变,声音也幽淡了几分:“怎么?莫非难以启齿?”
众人目光暗中聚来,灰烬龙神一事所带来的巨大震慑犹在眼前。云澈忽然问及的这个问题,一定绝非寻常。
南千秋目光微抬,却是笑了起来:“我南千秋既为南溟太子,便没有不可言之事,唯有无资格倾听之人。魔主问起,千秋又岂会隐瞒。”
他身体微转,面对众人,泰然朗声:“千秋在成就神王境之后,终得溟神神力所承认,有了成为溟神的资格,亦是从那时起,父王有了将千秋立为太子的心念。”
这些事,在南神域的高层领域自然是人尽皆知。
“在承载溟神神力前,千秋的确特意随父王前往了东神域一趟,目的有二。”
“其一,拜访东神域四位神帝,亦是提前告知我南溟神界未来的继承者。”
“其二,寻大量足够鲜活的木灵珠,以净化元气和玄气,来达成溟神神力更完美的继承与融合。”
南千秋说完这句话时,云澈的心海之中,传来禾菱那剧烈到几近失控的灵魂悸动。
南千秋如此直接直白的说出,倒是有些出乎云澈的预料。他脸上微起笑意:“这些木灵珠,是由谁来猎取呢?”
“当然是千秋亲自猎取。”
云澈话音刚落,南千秋已是紧接着回答,没有任何的迟疑犹豫,目光更无波澜躲闪:“若此事还要假他人之手,那千秋又岂配得上父王的期待。”
南千秋心知,云澈忽然问及此事,定是已知晓全部。当年他随南溟神帝前往东神域时,拜访的第一个王界便是梵帝神界。以梵帝神界的能力,知晓他当年的详细行踪是一点都不奇怪。
如今千叶影儿就在云澈之侧,梵帝神帝也算是落入了云澈手中……南千秋在短暂思虑后,非但毫无隐瞒,反而回应的无比直接直白。
何况那次东域之行对他而言,根本就是一件很小不过的事。
南溟神帝一直没有说话,心底对南千秋面对云澈时的表现颇为满意——毕竟,刚刚虐杀灰烬龙神的云澈,他的压迫力绝不下于当世任何一个神帝。
“不错的回答。”云澈的神情和言语难辨情绪,继续说道:“据本魔主所知,你在临近宙天界的某个小星界中收获颇丰,是么?”
千叶影儿在侧,南千秋对云澈了解到如此程度倒是毫无惊讶,微微一想,道:“魔主所知无错。千秋虽已忘却那个星界之名,但的确是临近于宙天界。”
云澈:“……”
“千秋素知木灵存世极少,本以为东域之行会颇费心力。但似乎是天道恩赐,竟在一个小小的星界之中,寻到了近千只同行的木灵,自然痛快取之,片刻之间,便已取得远超所需数倍的鲜活木灵珠。”
“另外,”南千秋继续道:“那些木灵的为首两人不但修为颇高,而且气息与其他木灵有明显不同,后问及父王,得知那或许是本该已经绝迹的王族木灵。可惜千秋当年见识浅薄,未有重视,被他们自爆木灵珠而消亡。”
说着,他淡淡摇头,道:“以记载中王族木灵珠之珍贵,哪怕此刻想来,都不免遗憾。”
云澈的心弦在颤抖……那是来自禾菱的灵魂颤栗。
完完全全的契合,契合到了连一丁点的疑虑都塞不进去。
那场木灵族的惨剧,那场让禾菱失去一切的噩梦……一切的始作俑者不是他们最初认定的梵帝神界,而是在遥远的南神域,他们先前连猜想都未触及一丝的南溟神界!
云澈心念转动,默然安抚着禾菱的情绪,脸上微笑淡淡,向南千秋道:“你回答的倒是干脆。莫非,你这南溟太子从不知道猎杀木灵是为万灵所不齿的禁忌吗?”
“凡灵若猎杀木灵,的确是为世所唾的罪。”南千秋道:“但你我,又岂是凡灵呢?”
他看着云澈,朗朗说道:“魔主从北神域携威归来,一声令下,东神域血雨倾盆,因此葬灭的无辜之人不计其数,成就的,是魔主的骇世威名,如今这天下,谁人不知你北域魔主之名。”
“而我南千秋,以区区数百木灵的性命,成就了一个更为完美的南溟太子,以及将来更为完美的南溟神帝。这其中,更大的究竟是‘功’,还是‘罪’呢?”
“若为‘功’,那些木灵的死便是荣。若为‘罪’……”他看着云澈,似笑非笑:“千秋之罪与魔主相比,相差何其之遥。”
云澈没有说话。
南千秋之言,让众人无不动容。
以他们所闻所观,云澈似乎想以猎杀木灵一事来凌压南千秋。毕竟猎杀木灵之事一旦公开,终究是一个污点。
但南千秋却毫无隐瞒避讳,还不退反进,轻描淡写的将之化解,而且面对的,还是让一众神帝都正为之心惊魂悸的云澈!
他们看向南千秋的目光,顿时有了很大的不同。
“呵呵,”南溟神帝一声淡笑:“千秋不得无礼,你如今还稚嫩的很,岂可将自己与魔主相提并论。”
南千秋迅速施礼道:“父王教训的是。千秋失言,还望魔主海涵。”
云澈也露出了一个意味深长的淡笑:“非常好。不愧是南溟神帝所择的继承者,这般唇舌和锋芒,着实不俗。”
“魔主谬赞。”南溟神帝笑呵呵的道:“千秋若能有魔主一成的能耐和风采,本王便是即刻退位,也万般甘愿。”
咚————
一阵悠长的轰鸣声从外面传来,北狱溟王低声道:“王上,时辰到了。”
“好!”南溟神帝站起身来:“为吾儿千秋升神坛!”
他目绽异芒,面露红光,仿佛灰烬龙神刚刚葬身的骇世场面丝毫没有影响到他。
轰隆隆隆——
阵阵轰鸣声中,一座十里之宽,缠绕着厚重神芒的金塔冲天而起,转眼便破空穿云,直达万丈。
塔顶之上,一团金芒遮天蔽日,几乎覆下了整个南溟王城。
南溟王城的各大角落,乃至浩大南溟神界,都可一眼看到那破空塔影和耀世金芒。无数南溟玄者跪地而拜,仰首见证着这场关乎南溟神界未来的盛事。
“哈哈哈哈!”南溟神帝大笑一声,率先大步走出,昂声道:“神坛已起,诸位贵客请随本王同登神坛,共睹我南溟盛事!”
“呵,好大的排场。”千叶影儿目光收回,冷冷道:“素闻你南溟唯有历届神帝封帝之时,才会升起这南溟神塔,今日不过是册封太子,南溟神帝就不怕你这太子承不住吗?”
“呵呵,往届的太子册封,的确从无这等排场。”南溟神帝笑着道:“但本王的儿子,就没有承不住的殊荣,哈哈哈哈!”
这番言语不但尽释狂傲,亦彰显着他对南千秋这个继承者要远比表面看上去的要满意和看重。
“南溟神塔?”云澈仰目扫了一眼,万层高塔,塔顶为坛,不但神光环绕,气势更是庞大恢弘到了难以形容。
“众位贵客,请!”
南溟神帝一抬手,已当先浮空而起,直赴塔顶神坛。南千秋和众溟王、溟神紧随其后。
释天神帝、轩辕帝、紫微帝互视一眼,也随之腾空而起。
千叶影儿所说没错,完全升起南溟神塔,唯有南溟神帝历届神帝封帝之时,用以祭拜苍天,昭告天下,从未有太子册封也要升塔祭天的先例。
他们心中疑惑,但并无多言。
“走!”云澈淡淡出声,不紧不慢的浮空而上。
千叶雾古老目扫过塔身,短暂默然,向云澈传音道:“魔主,此塔气息与老朽所知微有不同,或有蹊跷,慎重为妙。”
“……”云澈却是毫无反应,置若罔闻。
千叶雾古当下不再多言。
————
南溟神界进行太子册封盛事的同时,西神界龙神界正爆发着或许是有史以来最强烈的震动。
龙神界的不同地域,八大龙神在同一个瞬间龙魂剧震,龙目之中爆发出如星辰爆裂般的可怕神芒。
南溟王城之中,无数人亲眼目睹着灰烬龙神的惨死,这个注定惊世的消息,也在以极快的速度辐射向庞大神界的每一个角落。
————
踏至塔顶神坛,整个人都沐于金芒之中。这些金芒都是源自最纯粹的溟神神力,每一丝都蕴藏着常人难以想象的华贵与威凌。
今日今时,南溟神界有着无数人在仰目见证着南溟未来神帝的诞生,但能有资格踏入这塔顶神坛的却屈指可数。
南溟之中,也唯有南溟神帝和溟王溟神,连一众神主长老、帝子帝女都无资格。
“千秋,”南溟神帝道:“今日之事,可不仅仅只是一个仪式,今日之后,你的生命所担负的,也绝不仅仅只有为父的期望。”
“孩儿明白。”南千秋颔首,淡然如风,无喜无悲,让人无法不心中生叹。
“仪式之前,先去祭拜先祖。飞虹、正天,你们守于两侧。”“是。”东狱溟王、北狱溟王领命。
南千秋于神坛中心跪地,默祭先祖,东狱溟王和北狱溟王安静的守在后方,只是,他们的双目都闪动着微不可察的异芒。
云澈正立于神坛边缘,一双黑目看着下方,对接下来的仪式似乎毫不关心。
“龙神界那边现在一定精彩的很。”千叶影儿站在云澈身侧,慢悠悠的道:“我很想知道,你接下来又想做什么?难不成……真的就这么和龙神界正面厮杀?”
“不过是刚开始而已。”云澈冷冷而语,却没有正面回答。
“倾于你个人,你的作为我毫不奇怪。但若倾于理智,我反倒希望你能多听听池妩仸的话。”声音一顿,她眯眸而笑:“不过事已至此,倒也不重要了。北神域只是工具,和池妩仸相处久了,我不知不觉都有些淡忘这一点了。”
云澈:“……”
“神坛俯望,整个南溟皆在掌下。这般感觉,魔主觉得如何?”
南溟神帝的声音幽然传来,随之金影一晃,南溟神帝已与云澈并身而立,俯视着脚下的南溟。
云澈没有转目,冷声道:“南溟神帝有话说?”
南溟神帝笑了一笑,忽然道:“在魔主眼中,这世间万灵共分几类呢?”
“该死之人,和不该死之人。”云澈回答,声音平淡至此,却带着莫名的阴森。
千叶影儿:“……”
“这般回答,倒是与你北域魔主的威名相配的很。”南溟神帝笑着道:“那魔主可知本王眼中之人共有几类?”
“呵,”云澈低笑一声:“这世上能真正入你南溟神帝之眼的人屈指可数,这寥寥几人,也要分三六九等吗?”
“四类。”南溟神帝自顾自的道:“世人皆言本王虽为神帝,却骄奢淫逸,狂肆无度,藐视天下,毫无帝王之仪。殊不知,本王面目如何,也要因人而异。”
“第一类,可以横压的弱者。这类人,名义上层面相近,但他们绝不敢触犯本王,哪怕被本王所欺所凌,只要不及最后的底线,都会默然忍下。他们面前,本王自可狂傲肆意,无需什么收敛禁忌。”
语落,他用眼角的余光扫了远处的南域三帝一眼,且丝毫不避讳被他们察觉自己的目光所向。
“第二类,奸雄。这类人,有着不弱于本王的权势和手段,心机更是深不可测。在其面前,本王心存忌惮,但从不需收敛,因为对方城府极深,以利为先,断不会轻易翻脸。但同时,若是其找到了足够的时机,便会毫无犹豫的将本王置之绝地。”
“千叶梵天?”云澈冷淡的道。
“没错。这一世代,能在本王眼中配得上这二字的,也只有他一人。”南溟神帝道:“可惜,他却是轻易栽在了魔主手中。”
“哪怕是在这两类人面前,本王也从不敛狂肆。但另两类人,却让本王不得不吞声退让。”
“其一,是不可触犯的皇者。龙皇面前,本王可从不会放肆。”南溟神帝倒是说的很是直接。
“其二,便是疯子。”南溟神帝唇角微勾:“疯子不知畏惧,不论后果,只要稍一触碰,便会彻底癫狂,不惜一切代价的与之搏命,哪怕焚尽自身,也要溅对方一身腥血。”
“所以,没有人愿意招惹疯子。而若是碰上强大的疯子,那么纵然是本王,也会选择安抚退让。”
一阵寒风吹来,让周围的空间忽然为之冷寂了数分。
“南溟神帝口中的疯子,莫不是本魔主?”云澈淡淡问道。
“不,这四类,你都不属于。”南溟神帝却是摇头,他缓缓转身,一双带着暗沉金芒的眼睛盯视着云澈:“本王先前的确以为你北域魔主是个疯子,所以相对之时,甘退三步。”
云澈目光也缓缓转过,与南溟神帝触碰在一起,饶有兴趣的问道:“若不是疯子,那该是什么呢?”
南溟神帝双目眯起,唇角一抹看似很是平和的淡笑,缓缓而语:“是疯狗。”
云澈和南溟神帝的交谈声音并不大,但神坛之上都是何许人物,他们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清楚楚。
“疯狗”二字一出,整个神坛之上的空间仿佛被瞬间封结,所有人从眼波到呼吸,再到血流都一刹僵止。
原本还目视不同方向的三神帝猛的转身,看向南溟神帝和云澈所在,脸上无不凝起深深的惊容。
“所以,”南溟神帝双眸已眯成两道狭长的缝隙:“疯子可以安抚,但疯狗,必须不惜一切手段……彻底扼杀!”

pqhve人氣連載玄幻小說 逆天邪神-第1778章 狂魔(上)閲讀-6yoxi

逆天邪神
小說推薦逆天邪神
这个世上,没有不存在破绽的生灵。对一生都视龙神骄傲超越一切的灰烬龙神而言,千叶影儿的寥寥几语,远比三阎祖对他龙躯的摧残残酷千百倍。
云澈缓缓斜目,蔑然道:“怎么,区区一条贱龙,是在吩咐本魔主?想要本魔主施恩赐死,求啊。”
“……”灰烬龙神的整张面孔都缓缓布满血色的浅纹。
他成为龙神之后,龙皇之外,他从未求过任何人。除了龙皇,这世上也无人配让他说出这个字。
但,千叶影儿言语所绘,每一个字都是让他如临炼狱之底的噩梦。那样的事,无人能做,也无人敢做,抛开触怒龙神界,那是违背天道人伦,必遭世之谴责之举。
但,云澈一定做的出来!
东神域的惨状,还有他今天做下的一切,都在证明,他站在了“帝”的位面,却没有丁点帝之威仪,而分明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疯子!
他在恐惧,也后悔了,真正的后悔了……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招惹这样一个疯子。
当意志瓦解,躯体上的痛苦愈加无法承受。他真真切切的感知着何为生不如死。
“求……”龙口十数次战栗的开合,他终于说出了那个绝不该属于龙神的字眼:“魔主……赐死……”
这是他这一生说过的最艰难,最痛苦的一句话。
一瞬间的巨大屈辱,之后,却是深深的解脱,就连躯体上的痛苦都仿佛一下子减轻了数倍,龙瞳中的赤红,一点点化为暗淡的死灰色。
南域众人无不剧烈动容。
对于崩溃屈服的灰烬龙神,云澈却没有就此大笑嘲讽,脸上几乎看不到丁点的动容,仿佛这一切都是那么的理所当然。他依旧斜目看着灰烬龙神,淡淡道:“回答本魔主最后一个问题,谁,才是蠢货?”
“……”可怕的安静之中,灰烬龙神扭曲的脸上竟闪过一抹嘲笑……对自己的嘲笑,随之,他更是低笑出声:“呵……呵呵……我是……我是蠢货……呵……哈……”
他一生都是那般的傲慢狂肆,哪怕面对他界神帝。
见到云澈之后,他呈现的是理所当然的俯视、威凌,还带着些许蔑视嘲讽的姿态……因为他是龙神!
为此,他正付出着平生做梦都想不到的代价。
没错,自己就是个蠢货。到了这般境地,他已注定不可能活。而他今日之死,在引燃龙神界愤怒的同时……也毫无疑问,会成为龙神之耻,龙神界之耻。
“很好。”云澈一声赞许,背过身去,无比随意的向后一甩手:“灭了他吧。”
“是!”三阎祖同时应声,身上的阎魔黑芒暴涨千丈,浩大南溟王城顿时黑暗弥天。
但,其实他们已不需如此,因为随着灰烬龙神最后声音的落下,他已再无任何的抵抗,甚至主动敛下体内挣扎的龙力……只求速死。
砰!
只一瞬间,灰烬龙神的龙躯……世人认知中最坚不可摧的龙神神躯,在三阎祖的恐怖之力下猛然碎裂成数十段,洒开一大片赤黑色的龙血暴雨。
轻易的像是粉碎了一具凡龙之躯。
这一幕之下,所有人都死死的定在原地,瞳孔之中,久久定格着碎裂的龙躯和漫天的龙血。
哪怕是南域四神帝,哪怕是他们的历届先祖神帝,都从未亲眼目睹过一个龙神这般的惨死。
而最为平静的,却是做下这骇世之举的云澈,他施施然的走向自己的坐席,不紧不慢的道:“一点私事,希望不要坏了大家的雅兴。不慎连累这王殿受损,南溟神帝万勿怪罪。”
短短几语,平淡的仿佛刚刚只是随时碾死了一只碍眼的蚊蚁。
“……”千叶影儿盯他一眼,沉默间心念急转。
她多少能猜到些云澈此番如此干脆到来南溟神界的目的,只是没想到他一上来便做的如此之绝。
而且,她无比清楚,云澈虐杀灰烬龙神,绝非是因对方的无礼……哪怕对方在他面前如孙子般毕恭毕敬,云澈也会找到“合适”的理由让他横死此地。
龙血依然在漫天飙洒。众人灵魂的战栗也久久无法休止。灰烬龙神……在世人眼中地位几乎堪比其他王界神帝的龙神之一,就这么死了!?
没有惨烈的恶战,甚至没有多少的挣扎。死的无比之轻易……和屈辱。
他们呆呆的看着一个龙神被撕裂的残躯,但魂海之中,颤动的却是云澈那仿佛笼罩于无尽黑暗的身影。
这就是……用了短短不到一个月便将东神域葬入绝望的北域魔主!
这就是……当年那个他们眼中过分纯良的东域云澈?
眼前一幕,毫无疑问会引天下震动。只是,如此一来,云澈便和龙神界结下了绝不可解的仇怨。一直处在观望状态的西神域,也必将就此和北神域势同水火。
身为北域魔主的云澈不会不明白这一点,但他杀灰烬龙神时,却根本没有丁点的迟疑和忌惮。
南溟神帝缓慢转身,微微一笑道:“本王方才说过,大丈夫当快意恩仇。北域魔主之举,也算是这快意恩仇的极致了,本王佩服。”
“佩服?”云澈淡声道:“你堂堂南溟神帝,居然也会说这两个字?”
南溟神帝未置可否,忽然金袖一甩,暴风卷起,将殿中的满地残垣一瞬驱散。
南溟神帝一个瞬身,已回至王席之上,相比于其他三神帝和众溟神僵硬的面孔,他却一脸从容的淡笑:“北域魔主和灰烬龙神的私事既了,接下来,便该是我南溟的盛事了。诸位贵客还请重新落座……”
砰!
南溟神帝话音未落,一声闷响传来,随着一缕不正常的灰芒掠过,伴随着一股浓郁而磅礴的龙气。
阎二的鬼爪缓缓举起,手中,是一枚他刚刚取出的龙丹。
灰烬龙神被云澈以真正龙神的魂威震溃,被五祖横压,从他被压制到死亡,全程没有任何的挣扎反击之力。从而,他的龙丹没有丁点的折损,完美无暇。
而,这是来自龙神的龙丹!
是在场诸神帝都从未见过的神物!
因为在神界历史中,历届龙神都是寿终正寝,龙丹也随命尽而自散,从来没有人能强杀一个龙神。
退千万步讲,纵真的有人能能力,有胆量将一个龙神逼至死境,以龙神之高傲,也定会在死前自毁龙丹,绝不会让自己的力量核心落入对方
手中。
但可惜,灰烬龙神被五祖的力量完完全全的压制,死前想要自毁完全是痴人说梦。
阎二手中的,或许是神界有史以来,第一颗……还是极尽完美的龙神龙丹。
其气息之下,连南溟神帝都声音停滞,目光骤凝。
阎二黑影一晃。已拜在云澈身前,双手将龙丹高高捧起:“主人,此物如何处置?”
云澈伸手,灰烬龙丹顿时轻飘飘的落入他的手心。
无主的龙之气息,在他稍稍释放的龙神威压下无比之温顺,不敢有丝毫的躁动。
云澈灵觉稍稍释放,一尺大小的龙丹,却仿佛内蕴着一个没有尽头的世界,龙力之磅礴,仿佛无止无休,无穷无尽。
千叶影儿看了云澈一眼。从他的眼神,她便知道他会拿这个龙丹做什么。只是,这毕竟是龙神层面的力量,以云澈如今的“虚无”之力,真的炼化的了吗?
手掌一翻,灰烬龙丹已被云澈丢入天毒珠中。众人的眼珠也随之猛的一跳,如梦方醒,心中万千波澜。
只有强杀龙神才能取得的龙神龙丹……这本是根本不可能现世的东西啊!
云澈一摆手,淡淡道:“将它的尸体收起来,看着碍眼。”
阎二领命,手掌一抓,灰烬龙神碎裂的龙躯被瞬间收拢到一团黑光之中,随着阎二五指的收拢,黑光收缩,化作了一枚半寸大小的漆黑空间结晶。
云澈拿过装着灰烬龙神尸体的黑暗结晶,忽然诡异的一笑,脸庞微转,目光转向了正立于南溟神帝之侧的年轻人。
身为南溟太子,南千秋的心境自然早已受到足够的历练,绝非寻常。
但,方才所发生之事,让众神帝都久久惊魂未定,何况他一个准太子!
当他忽然察觉,云澈的目光竟盯在自己身上时,先前在任何人面前都始终不卑不亢,淡雅从容的南秋风身躯猝然一僵,全身的血液仿佛一下子停止了流动,不自觉攥起的双手不受控制的开始哆嗦,死死捏紧五指也无法停止。
看着南千秋,云澈似笑非笑,缓慢说道:“本魔主说过,此来定会为新封的南溟太子奉上一份大礼。”
他缓缓抬手,两指之间,夹着那枚盛放着灰烬龙神尸体的空间结晶:“龙神的血、肉、筋、骨,任一都是世之珍宝。纵是你的父王,都奢望不得。”
“南溟太子,这份厚礼,你可敢收下?”
“……”南千秋愣住,背脊发凉,头发发麻,无法言语。
他刚刚亲眼目睹了一个龙神的惨死。面对直视着自己的云澈,身为南溟太子的他却陡生一个无比可怕的感觉:自己的性命仿佛就被他拿捏在手中,只要他愿意,只要他一个不高兴,便可随时取走。
众人惊颤……云澈竟将灰烬龙神的尸体,作为送给南溟太子册封的贺礼!?
这就是他先前所说的“大礼”?这就是为什么他会对灰烬龙神说那句“只可惜,你怕是看不到了”?
等等,难道那个时候……不,从一开始,他就打算杀西神域到来的龙神!?
那些想及此念的人全部心中骤寒。
到了此刻,他们哪还不明白,云澈此来的目的,根本与他们所想的完全不同。甚至可能完全相悖。
“哈哈哈哈!”
一声大笑响起,如暮鼓晨钟,震得南千秋心魂剧颤。南溟神帝朗声道:“千秋虽年龄尚幼,但既为我南溟太子,这世间便没有畏惧之事,又何来不敢接的大礼。”
“千秋,这龙神的血骨,的确是为父都不敢奢求的重宝,你可要好好谢过魔主的这份厚礼。”
“很好。”云澈看他一眼,微微点头,如一个长辈对晚辈的赞许……虽然就寿元而言,南千秋比他的祖父都大得多。
“不愧是南溟神帝所择的继承者,不仅外表卓然,这魄力也是非凡,至少比刚才那条贱龙可爱多了。”云澈缓声道:“你既收了本魔主的大礼,那就顺便回答本魔主几个问题,如何?”

w5fex优美言情小說 逆天邪神 txt-第1777章 殘酷推薦-kwhh6

逆天邪神
小說推薦逆天邪神
远古神族,四大创世神之下,公认以龙神居首。
继承着稀薄的龙神血脉,龙神一族能成为当世最强种族,可谓理所当然。
但龙神二字,当年是独属太古苍龙的神名。云澈身承来自太古苍龙的重恩,这些所谓的“龙神”,对他而言根本是对太古苍龙的亵渎。
而如果当世真的存在龙神,真正配得起这个称号的,不是这些“龙神”,也不是龙皇,不会是龙神界的任何人……而是他云澈!
因为他所身承的,是来自太古苍龙的原始血脉,原始灵魂,原始龙髓。
当云澈带着外释的龙威走近灰烬龙神时,带给灰烬龙神的,是从未有过,同时压覆于血脉和灵魂的压制感。
就在这个最不合时宜的时刻,他忽然明白当年龙皇身在东神域时,为什么要当众收一个寿元尚不及半甲子,修为刚至神灵境的人族男子为义子。
那件事在龙神界引起的震动,要比东神域剧烈百倍,但龙皇从未向任何人解释过原因,包括九龙神。
“你方才的比喻用的很不错。”云澈淡淡而语,似在赞赏:“本魔主是屠夫,东神域是一头习惯了安逸的睡猪。那么……”
他脚步靠近,声音幽缓:“你猜,你们龙神界,在本魔主这个屠夫眼中,又是什么呢?”
灰烬龙神龙眸颤动,几乎是用尽全力意志,才缓缓发出艰涩的声音:“你……最好……马上……放开……本……尊……”
哪怕此时此境,哪怕到死,他都不会放下身承了一生的骄傲。
南溟神帝在这时缓步向前,和颜悦色道:“北域魔主,你麾下之人的风姿,我们已是有目共睹,惊叹万分。事至如今,魔主不如先暂且放开……”
“南溟神帝,”云澈直接发声,却没有转身看向南溟神帝,漠然道:“这条贱龙在本魔主面前骄横无礼,出言不逊,相信你们同样有目共睹。你们南神域的规矩,本魔主不懂,但依照北神域,依照本魔主的规矩,这是不容赦的死罪。”
“换言之,这是本魔主的私事,与你们任何人都并无干系。相信,你们也并不想被牵连进来。”
南域众帝无人发生。
三阎祖,两梵祖,五个几乎凭空而现的可怕老怪物。那边还有千叶影儿和古烛,云澈更是一个比那些老怪物都要可怕,都要恶毒的怪胎,虽然这是南神域的地界,但事不关己,谁敢牵连进来?谁想牵连进来!?
更何况,北神域和西神域撕起来,这对本惴惴不安的南神域简直万利而无一害……云澈表现的越是可怕,越是如此。
南溟神帝微笑道:“魔主的私事,本王当然不该干涉,只是此处毕竟是我南溟地界,灰烬龙神是本王亲邀的贵客,我南溟又与龙神界世代交好,若是坐视不理,也着实太过薄情。”
“所以,便以本王薄面,为灰烬龙神向魔主求个情。”
虽是求情,但南溟神帝的语气很淡,既无明显的威胁,亦无明显的诚恳。
求情?他灰烬龙神这一生,何曾要他人为自己求情?
“本尊……岂用……你来求情!”他切齿咬牙,目绽血纹:“云澈……你敢……杀我!?”
“情你已求过,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但本魔主不接受你的求情。”云澈依旧没有转身:“如此,足够了吗?”
“当然。”南溟神帝笑了一笑,后退了一步,再不言语。
紫微神帝身影前移,站到南溟神帝之侧:“南溟,难道真的就这么……”
南溟神帝却一抬手,止住了他的言语,双目直直的看着云澈,那异样的目光,似乎对云澈接下来的作为很感兴趣。
“看起来,直到现在,你都不认为本魔主敢杀你?”云澈斜视着灰烬龙神,言语很淡,似乎连讽刺都已不屑。
灰烬龙神瞳孔扩张欲裂,但依旧释着足以让万灵惊悸的威凌:“嘿……嘿嘿……”
他竟然再笑,虽然笑得极为痛苦勉强,但却带着深深的轻蔑:“这就是……北域魔主……嘿嘿……多么大的一个笑话。如此天真愚蠢……凭你……也配犯我龙神……”
“凭你……也妄想为尊神界……”
“为尊神界?”云澈淡淡笑了起来,他微微仰头,看着上空,似说与灰烬龙神,又似在自言自语:“我若想为尊神界,当年,只需留住劫天魔帝,如此,这大千世界,诸星万灵,谁敢不听我号令!纵魔神归世,天地万厄,唯我可永世安平,想要苟安,就算你们龙神界,也只能跪求我的庇护。”
这番话,说的众人心神骤凝。
尤其是当年经历过魔帝归世的众神帝,心中无一言可反驳。
灰烬龙神剧颤的瞳光也短暂凝滞。
“本魔主若想为尊,这世上,哪还有什么龙皇之名!”云澈声音冷下:“本魔主要杀谁,只因他该死,懂么?”
灰烬龙神艰涩出声:“好啊。那你动手啊!杀了本尊,你们……必将承受我龙神界的盛怒!到时,就算你可以逃,北神域那群跟随你的卑贱魔人……要全部给本尊陪葬!”
“呵呵,”云澈露出一个颇为诡异的笑容,幽幽说道:“本魔主将他们带出北神域,可不是为了赐他们新生,而是让他们成为血染这个肮脏世界的工具!”
“死,便是他们在本魔主手中最大的意义。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到,在他们死尽的那一刻,你们龙神界又会凋零成什么样子呢。”
空气忽然凝固。
无形的寒意像是无数个恶魔的爪牙,深深的刺动着每一个人的心魂。
立于当世最高层面,每一个人都有着无比深厚的阅历和心机,每一个人手上都沾染着大量的鲜血与罪恶。
但,耳边传来的,却是他们这一生听过的最阴暗,最丧心病狂的言语。
每一个人的脸色都在急剧的变化,看着云澈的背影,心中的寒意无论如何都无法驱散。原本抱着看戏姿态的南溟神帝也目光陡凝。
他早就对众溟王、溟神说过,云澈是一个疯子,他的此番归来,不是为了吞并,而是为了复仇。
这也是他身为最狂肆的神帝,却选择“认怂”的最大原因。
因为这世上最可怕的不是强者,而是疯子。
但他此刻忽然发现,自己依旧完完全全低估了云澈疯狂的程度。
“……”千叶影儿稍稍皱了皱眉。
灰烬龙神原本放大的龙瞳出现了急剧的收缩……龙族的强大无人敢犯,龙族的高傲亦让他们从不屑欺凌他人。因而龙神界为尊神界百万年,一直为万灵所仰,从无外厄。
如果,北神域众魔真的在云澈手下不惜以命血染龙神界……虽然他绝不认为北域众魔是龙神界的对手,但以北神域目前所展露的实力,北域诸魔皆葬的同时,龙神界亦毫无疑问将遭受亘古未有的重创。
短暂的沉寂,他龙目忽转,嘶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你们这几个北域老魔听到了吗!你们为他卖命……他却视你们为葬命的工具……哈哈哈哈……你们还不……呃啊!”
咔!
数根龙骨断裂的声音响起,沉重如山岳崩塌。
阎一老目抬起,魔光慑心:“为主人而亡,是我等最大的荣耀!”
阎二抬起撕断龙骨的枯手:“只求为主人万死!”
阎三嘴角咧起,露出森然灰齿:“喋喋,主人之愿,便是我们活着的理由!你这条贱龙说的什么屁话!”
灰烬龙神呆住,所有人的喉咙都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噎住,无法发出声音。
阎魔三祖说出这些话时,非但没有任何的不甘与勉强,反而带着仿佛源自骨髓和魂底的荣耀感!
南溟神帝一阵头皮发麻。
这三个不该存世的可怕老怪物对云澈毕恭毕敬,已是让他心中有些难以理解。他们此番言语,更是让他匪夷所思之余……羡慕嫉妒到近乎发狂。
神帝,是为号令万生而存在,不会居于任何生灵之下。每一个神帝对于麾下的神力传承者,都要给予极高的重视、善待与拉拢,还要各种权衡调和。
即使如此,也断不会奢望他们会不惜万死而效忠。
因为强大如他们,会是一界的基石,却永远不可能是忠犬。
但云澈的身边,竟有着神帝层面,却甘愿为他万死的忠犬!
还是三个!
他无法理解,更无法接受。
“好……手……段……”灰烬龙神低吟出声:“真是好手段……所谓阎魔老祖……竟甘为一个蠢货的忠狗……呃!”
阎三目光魔光闪耀,显然生怒,但又不敢擅动,向云澈请示道:“主人,现在宰了这条贱龙吗?”
森然之音,没有让灰烬龙神生出丝毫的恐惧,被五祖压制,他依旧发出字字狠厉的傲然之音:“来……杀了本尊……云澈……有种……就……动手啊——”
云澈盯了他一眼,忽然冷淡一笑:“本魔主这一生所历之人中,大多惧死。地位越高之人,越是惧死。如你这般不怕死的,还真是少数。”
“既是不惧死之人,本魔主又怎好赐死呢。”
灰烬龙神龙瞳放大,口中发出张狂嘲讽的嘶笑:“哈哈……哈哈哈哈……你果然还是不敢杀本尊……刚才的胆子呢?嗯!?哈哈哈哈……”
“想死可以,”云澈不紧不缓的道:“来求本魔主。在你学会如何于本魔主身前屈膝之时,才有资格得到本魔主的赐死,听懂了吗?”
“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灰烬龙神面色痛苦,口中却是狂笑:“卑贱的魔人……也妄想让本尊屈服……做你的春秋大梦!”
“阎一阎二阎三,”云澈转身,不再看灰烬龙神一眼:“该如何让一条贱龙求死,如此简单的事,你们不会做不到吧?”
低沉的命令,却在深深的引燃着三阎祖骨子里的阴暗与凶煞,他们的老目释放出兴奋的黑光,就连言语也多了几分灼热:“谨遵主人之命!”
“啊————”
三阎祖话音刚落,一声穿魂的痛苦嘶叫便几乎震裂了南溟王城的上空。
以三阎祖刺入龙躯的鬼爪为中心,无数黑痕在灰烬龙神身上骤然辐射蔓延,如千万把黑暗魔刃,残忍的切裂、刺穿、残噬向庞大龙躯的每一个角落。
黑暗的残噬,本就是一种酷刑。
更何况是来自三阎祖的阎魔鬼爪。
那无数黑痕中的每一道,甚至每一丝黑芒,都足以让任何生灵在一瞬间便清清楚楚的知道何为生不如死。
但,灰烬龙神的嘶叫只持续了一瞬,便死死屏住。不要说求饶求死,连惨叫声都再不发出一丝,唯有他的龙齿在极度的痛苦下不断发出骇人的碎裂之音。
“嗯?”
如此简单的任务,最残忍的阎魔之力,居然没有让这条龙屈服,这无疑让三阎祖心中暗怒,他们手势同时一变,霎时,灰烬龙神身上黑痕骤然,龙骨根根碎断,本坚不可摧的龙躯亦直接崩开数千道裂痕。
那一瞬间飙出的龙血,宛若暴雨一般。
“咔———”
灰烬龙神全身痉挛,龙齿被片片咬碎,王殿之中,大片强者被骇到失声,却唯独不闻灰烬龙神的惨叫。
“嘿……嘿嘿……”
不啻炼狱的折磨,龙骨尽断的痛苦,却无法摧断他身为龙神的骄傲。他反而在笑,哪怕整张面孔已扭曲狰狞的不成样子。
“想…让…本…尊…求饶……凭你也配……”
“你的下场……定比本尊……凄惨千倍万倍……嘿嘿……哈……哈哈……”
不仅在笑,竟还能说出话来。
他们上一刻惊悚于灰烬龙神所遭的痛苦,此刻,心中无法不生出深深的震撼和钦佩。
这就是龙的意志,龙的灵魂,龙的傲骨。
“不用这么急躁,多留点力气好好享受。”云澈慢悠悠的道:“本魔主有的是时间。折磨一个所谓龙神的画面,想来并不多见,在坐之人,谁又不想多观赏一会儿呢,你可千万要坚持的久一点。”
他话音落下之时,灰烬龙神的龙筋亦被根根撕断,然后又被一点点吞噬成黑暗的碎末。
龙齿被咬断的可怕声音每一息都在持续,却始终不闻任何的惨叫和求饶之音。
“北域魔主,”南溟神帝终于开口:“灰烬龙神的冒犯之罪,至此也已付出了足够的代价,魔主和龙族既有着特殊的渊源,和灰烬龙神又无什么深仇大恨,便就此降恩饶恕,如何?”
“冒犯”、“降恩”……南溟神帝的言语非但没有让灰烬龙神感激,反让他更加愤怒,他喉咙之中,溢出已完全扭曲沙哑的嘶吼:“南溟……本尊用不着你来求情!”
“云澈……有种就杀了本尊……来啊!!”
“想死?求啊。”云澈淡笑道。
“我……呸!”灰烬龙神最后一颗龙齿亦被他生生咬碎,但声音中的狂傲,却仿佛没有丝毫的弥散:“没种的废物……一条堕魔的疯狗……凭你也配!”
云澈斜目,冷冷的瞥了灰烬龙神一眼。
坦白说,灰烬龙神的意志的确超出了他的预估……而且是远远超出。
三阎祖的阎魔之力有多残酷,他无比清楚。灰烬龙神此刻所承受的,几乎是不啻于梵魂求死印的痛苦。
但他不求饶也就罢了,竟连惨叫都死死压下。
龙神界的九龙神,倒的确需要重新评估一番了。
“区区龙神,又何必在他身上浪费太多时间。”
千叶影儿忽然开口,她不急不慢的道:“以龙神的意志,怕是将他折磨致死,都不会真的求饶。”
她站起身来,迎着云澈的目光道:“想要让他屈服,摧毁他最重视的东西不就好了。”
“说。”云澈道。论及对龙神界的了解,他当然远不及千叶影儿。
“简单的很。”千叶影儿站起身来:“对他们而言,‘龙神’二字高于一切,就算千死万死,也绝不会摒弃,更不会自践身为龙神的尊严与骄傲。”
“那么……”她唇角轻勾,绝美的唇瓣间轻语着对灰烬龙神而言不啻于深渊噩梦的言语:“碎了他的龙丹,扒了他的龙皮,在他龙躯上刻印下最耻辱的黑暗字印,然后将他悬于宙天,投影至天下万灵眼前。”
“让所有人观赏他凄惨的模样,让那些他平生不屑俯视一眼的蝼蚁都会为他怜悯。如此,灰烬龙神便会成为龙神界的耻辱,而且是永恒的耻辱。”
“后世任何时代,任何种族对灰烬龙神的记载,也将永远铭印着‘耻辱’二字。”
“你……”灰烬龙神的躯体忽然出现了混乱的颤抖,一双龙瞳也从暗灰快速转为血色。
无形的寒意刺动所有人的脊骨。
当年那个本就极其可怕的梵帝神女,从北神域归来之后,显然已变得更加的残忍残暴。
“很好。”云澈微微点头,直接道:“阎一阎二阎三,就照影儿的来吧。先碎了他的龙骨龙丹,让他求死不能。至于黑暗字印……哼,就刻‘贱龙’二字吧。”
“遵命!”
阎魔三祖齐齐应声,黑暗释放,对龙骨的摧残从缓慢的残噬变为凶戾的摧断,断裂声宛若惊雷。
“啊——”
强行摧断的痛苦远远不及缓慢的黑暗残噬,但先前不肯发出一丝呻吟的龙神却在这时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随之是扭曲的吼叫:“杀了我……杀了我!”
这声吼叫没有了先前的不屈傲慢,不但无比的急促之中,还分明带着些许的恐惧和任谁都听得出来的战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