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火雄師

yivym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烈火雄師 ptt-第400章 有難同當分享-n284f

烈火雄師
小說推薦烈火雄師
忙忙碌碌,时间过的特别的快,要不是地方上的同志前来进行慰问,张云飞都没有意识到,又要过年了。
现在各村寨的游击队发展很好,不过也有隐忧,这些新发展的游击队员,他们毫无对敌经验,他们恐吓了那些给鬼子办事的乡保长,初见成效,怕他们飘了,就出现盲目自大的情绪。
他们对付的,在张云飞看来,大多数人都不能算是真正的汉奸,只是在鬼子强压下不得不帮其做事的而已,而且他们做的也是一些户籍治安,征粮等一般杂事。
游击队声势变大了,但是张云飞知道树大招风的道理,他就更加的担心了,名声是有了,可武装和战斗力没有多少提高,张云飞还真怕鬼子突如其来的来此报复行动。
现在这帮家伙的士气是可鼓不可泄,一旦真的被打击了,估计就彻底了瘪了。
不过幸好现在鬼子也被这顿乱拳打的有点懵,一时半会还没有头绪,但是张云飞提着的心始终放不下。
这个计划施行起来,张云飞才觉得自己有点想当然了,让一群没什么经验,甚至连训练培训都没有的家伙跟那帮汉奸伪军斗。
特别是队伍发展的初期,他们是一点斗争经验都没,也是最有可能问题的时候,只有渡过这个发展期,他们渐渐的有了斗争经验,情况就会好起来的。
心绪不宁,忧心忡忡的张云飞,还真没意识到新年的到来。
豪門情殤:腹黑總裁,甩了你!
不过这个年节的到来,也算给处于草创阶段的各村寨游击队多了一段缓冲期。
有钱没钱,好坏都得过年,伪军汉奸也是要过年的,就算是处于战争时间,每个人的心态都会自然的放松。
年节期间,抓人杀人见血太晦气了,除非是鬼子的特别命令,要不汉奸伪军都会松懈下来的,不会刻意的针对游击队展开行动。
所以这个期间,只要更多关注鬼子就成了,只要鬼子没啥大的行动,汉奸伪军不会没事找事。
人吧,还真不能清闲,最近总是绷紧的心弦,陡然这么一松,又在这么一个年节。
看着家家户户虽然都不富裕,但是却还是发自内心准备新年的到来,让张云飞倍感萧索落寞。
他遇到地方上来的翠姑同志,多年未见,从她身上再也看不到任何的村姑影子。
禦劍
举手头足都充满朝气自信,不过她询问旺财二人的情况,还是让张云飞吃了一嘴狗粮。
虽然张云飞也知道,她的关怀无关乎爱情,但是那种两小无猜的感情可不是假的。
媚公卿 林家成
以前吧,张云飞挺同情旺财两人,他们一头热,但是现在他有点同情翠姑将来的丈夫了。
有别的男人更懂自己的老婆,就连她一颦一笑,微微的蹙眉,都有人立马理解她想想干啥,作为她的丈夫该有和感想。
而更怕的是,这样的人竟然有两,没点心理素质还真容易崩溃。
幸灾乐祸归幸灾乐祸,不过在这个有今天没明天的日子,能有人牵挂着,也是一种幸福的事。
不知为何,张云飞脑海中忽然浮现出了赵医生身影,他连忙摇摇头,甩掉自己的胡思乱想。
他并没有骗翠姑,他还真不知道旺财二人组的近况,不过还活着是一定的。
在这个战斗不断,通信困难的年代里,就连八路军都不一定知道每个烈士具体被埋哪了,但是给他们家人送封阵亡通知书还是能办到的。
所以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至少说明他们还好好的活着,还驰骋在沙场,为国家为民族而奋战,还没有倒下。
见的生死多了,张云飞已经学会了淡然,不会刻意再去多关注谁生谁死,那太费心神了。
旺财他们虽然还在独立旅,但是八路军一个连都有可能分十多个驻地,一个旅摊子就铺的大了去了。
这个时代,几十里那就是半天的路程,而且通讯不便,没有军务,谁都不会瞎跑,你离开了,说不定等你回来就再也找不到自己的部队了。
獨斷大明 官笙
也只有到了一定级别的干部,才有可能偶尔碰面,普通士兵和低级军官,不同属一个部队,几乎没机会见面。
花心總裁的契約新娘 雲清
就拿自己和赵医生,自己要是不去旅部,就根本见不到她,哎,自己咋有想到她了呢。
不能再扯淡了,其实无牵无挂也挺好,烂命一条,死哪都成。
八路军游击队四处出击,动静闹的挺大,不过有了防备,多加小心,倒也没出现什么伤亡。
離別成殤
不过某些人脸青鼻肿也在所难免,当然不是八路军打的,八路可没有虐待暴打人的习惯,主要因为慌张逃跑,难免出现意外,摔了磕了在所难免。
八路主要以敲闷棍找落单的投诚人员下手,而对于皇军来说,其实没有造成任何的威胁。
小川精一对于八路搞的那套战术已经非常了解,无非就是八路的武器不行,没什么能力攻坚皇军防守的坚固堡垒据点。
想把皇军吸引出去,他们才有可能威胁到皇军,既然没啥伤亡,又不知道八路到底具体躲在哪里。
这大冬天的,自己傻了才会出去吹风,还给八路有可乘之机,再说了,现在皇军各部都陆续返回驻地开始进行修整。
他在周边的守备队长中军衔最高,大家职权平级,但是一旦有联合行动,那么自然拥有了辖制之权,谁都不愿意动不动被别人夺权,所以他和周边的守备队的关系并不好。
而作为守备队,互通有无,才能更有效进行治安联防,自己这要是再闹出动静来,人家累的半死,刚回来休整,又被自己闹的出动,还不要埋怨死他。
这种行为不利于团结,作为没有强硬背景人脉的小川精一来说,过于强势得罪太多同僚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八路虽然闹到的凶,但是都是雷声大雨点小,为了防止中了调虎离山之计,落入八路圈套,把事情闹大,吵的周边都不得安宁,把自己弄的里外不是事。
这事还不如交给治安军来处理,他们这些地头蛇熟悉当地情况,追查这帮东躲西藏的八路可比皇军要在行多了。
于是追查扰乱治安的土八路任务就交到了新城治安警备司令李建峰的头上,李建峰自然要拉上自己的“铁”哥们王政义一起干,这叫有难同当。

tadzo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烈火雄師 ptt-第392章 聯繫分享-jmweg

烈火雄師
小說推薦烈火雄師
张云飞觉得,自身问题也不少,他要尽快的适应新的工作环境,现在他指挥的不再是一水七九和三八大盖,齐装满员,有掷弹筒,迫击炮的主力营,而是拿梭镖,大刀片的游击队。
兵员素质就不用说了,要是把他们当成以前部队的一个连的战斗力来制定战术,估计会死的很惨。
而且游击队和主力的作战目的也不同,刨路炸桥,怎么让鬼子伪军不舒服就怎么来,游击队就是破坏和消耗敌人战争潜力的,和敌人正面刚才是最傻缺的行为。
当然,这些话张云飞只能留在心底,嘴上自然不能瞎秃噜,毕竟这支部队刚刚升格,大伙的积极性还是不能打击的。
总体来说,大家士气高涨,斗志昂扬,战力虽不可用,至少军心可用。
张云飞随手掏出烟来,撂了一支给朱货郎道:“老朱,上级军区和军分区,把咱们调到新城来,就是要咱们把这支队伍带出来,要不然的话何必大费周章的成立什么支队,还不如让他们保持县大队的原状好了。”
朱货郎默默的抽了口烟,开口保证道:“支队长,放心吧,我会把政工搞好的。”
张云飞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
不但张云飞需要调整适应新的工作环境,朱货郎的心态问题其实更加的严重。不过他是自己的搭档,不能像对铁蛋那样连踹带打,也只能点到即止。
任谁被下放到游击队,都会不适应和有情绪,当然了,铁蛋那个家伙除外。
那个家伙是冲自己了来的,要是把他下放到其他游击看看,情绪比谁都大。
朱货郎虽然以前是打游击出身的,而且是游击战的行家,但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现在陡不丁的让他再次打游击,怎么也高兴不起来。
虽说升了官,但是八路军的官职更多是职权方面的,还真没多少私利方面的,所以从职权上来说,指挥的部队人数反而变少了。
只给了一个停留在纸面上的空头编制而已,而且军人都有不愿意离开老部队的情节,在去处不佳的情况下,心情比较低落也实属正常。
八路军的干部一向是最服从大局的,不会因为对工作不满意就撂挑子或者消极抵触。
但是人都是有情绪的,被动服从和积极参与是两码事,产生的效果也完全不同。
整个人的精神面貌也是不同的,至少张云飞是看出来他还没有转过来。
这可不行,现在整个支队还是草台班子,事情千头万绪,正是用人之际,他这个主任没有积极性咋成,自己可是要把他用的极限。
他不但要担负起政委的职责,他还是游击战方面的专家,参谋长的职责他同样也得抗着。
以现在的形势,不论愿意与否,他们都得在这里干下去,部队发展不起来,怎么应对敌人的扫荡。
过个三两年,别人的游击队发展成了旅,团级的,要是他们还是半死不活的,个人前途是小,面子可丢大发了。
所以说朱货郎这个家伙,必须的好好的用,还得往死里用,他现在这个状态可不合格。
默默抽着烟的朱货郎,忽然感觉一阵恶寒,抬起头望了望漏风的木板门,紧了紧不算厚实的军棉袄,这天气越发的冷了,大概是要下雪了吧。
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其实挺有诗意的,但是大冬天的,站在光秃秃的大槐树后,哆嗦着跟人见面,这就跟诗意扯不上半毛钱关系了,谈的事情就更没啥诗情画意了。
要想准确的了解当地的情况,最好的办法还是要找当地地头蛇,而张云飞比较放心的地头蛇自然是张大呆了。
这家伙虽然混了点,至少识趣,口风紧,不会自找麻烦透露出自己的行踪,他可是张云飞打探消息的不二人选。
“张长官,真没想到能再次见到你,这么久了,我都以为你早就不在了呢。”张大呆跺了跺有点冻麻的脚道。
“怎么说话呢?”张云飞挑了挑眉冷冷的望着他。
“我真不是咒你,这兵荒马乱,死了谁都不奇怪,再说您又是当兵的。”张大呆一脸无所谓的道,现在他已经不太怕张云飞吓他了。
他算是整明白了,他一不是汉奸,二不是特务,在八路眼中,就是个百姓,是,他算不得好人,但是再孬的百姓那也是百姓,八路军是不会为难百姓的,至少不会跟那些军阀似的,蛮不讲理的毙了他,这就是他的底气。
“废什么话,这大冷天的我找你来,可不是听你啰嗦的。”张云飞打断这个话头,当兵的看淡生死,但是在这讨论生啊死的,也膈应人不是。
“我说张长官,咱叫人的时候能寻个好的时间,怪冷的。”
“行了,你还来劲了是不,没大半夜找你就不错了,我也想大暖和天找你,你敢应吗,不怕被人发现你私通八路,你要不在意的话下次就这么干,你以为我就不冷怎么的?”
“哎,别介,我就是开个玩笑,这样挺好,挺好,要是你别再找我就更好了。”开什么玩笑,现在到处都是眼线,要是自己被按上个私通八路的帽子,绝对会被那帮见钱眼看的混蛋玩意举报了,小鬼子可不跟你讲理来着,到时候还不被拉去打靶子了,那死的多冤。
“我不跟你绕弯子了,你帮我打听了一下最近新城的鬼子和伪军的动向,对了,再帮我们搞点枪支弹药和粮食,最近部队挺缺这些的。”
“张长官,你看看我,我自己都是有上顿没下顿,饱一顿饥一顿的,给你们打探一些消息还成,我哪有本事给你们弄枪支和粮食啊,你看我给你跑腿的份上,要不赏我点喝酒钱。”
“你看我像有钱人吗,少给我哭穷,就你这德行,饿死了谁都饿不死你,我看你活的挺滋润的,好像都长膘了,你不是和王政义有亲戚吗,从他那想想办法。”张大呆是属秃鹫的,食腐的,越是乱世,他反而活的越滋润。
“几十斤的口粮,三两把短枪倒是容易,多了就难办了,这都是军事物资,管控很严的,多了会被怀疑的。”
“怀疑?王政义还用怀疑你吗,你要弄这些东西,他能不知道你要干嘛的,放心好了,我自己虽然没钱,但是部队公账上还是有钱的,会按市面价格向你买的,不会让你瞎忙活的。”
张大呆愕然,想想也是,自己有几斤几两王政义能不知道,也只有八路才会找上自己弄这些东西,他当这个中间人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还真没啥好遮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