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燼神紀

爱不释手的玄幻小說 《燼神紀》-第一千零八章 再下季園城

小說推薦 – 燼神紀 – 烬神纪 “这也没什么,不过攻心之计罢了。”听了这石擎的赞语,那灰衣人却是极为谦逊地淡淡笑了笑道。 “我就不明白了。按理说,若是那城上之人,以那些个降军将士的家人为要挟,应该能够迫使他们与我背城一战才对,为何同样的事情,被我们利用,却能够让其因之倒戈。”这石擎虚心下问。 之前的事情,他也认真考虑过,把自己放在那城上将军的角度,会有什么样手段,能叫这些个士兵重拾与莽荒军对抗之心,想来想去,那以其亲人为要挟,应该是一个不错的办法。 “呵呵,这就是人心。”那灰衣人淡淡地笑了笑,缓缓解释道。“之前咱们大军于这叛军之后一路追赶,虽然不曾有过一战,可那几百里路下来,这些人随着体力消耗,对于我军的恐惧,便也随之深埋心底。 一个人,若是对一件事物生起了深深的恐惧之心,那么就很难再生起反抗意志。而对那城中的守军就不同了,他们与那城中的守军,原本同出一军,相互之间的战力大致相偌,也极相熟,这样的情况之下,即使是他们这支降军体力处于最差状态,也不会对那城中守军生出畏惧之心。 不惧,才会有一战的勇气。后来,我们率先抛出他们亲人这张感情牌,让他们知道,只有攻破城池,才有可能将其亲人救下。呵呵,人一般都是盲从轻信的,在将军讲出那一番话后,加上那降军中一些有心人的鼓噪,这大部分人啊,从内心之中就会觉得,只有那攻破城池,才会是唯一救下他们亲人的出路。” “这降军之中,应该也有聪明人吧,难道他们就不想想,若是他们背城与我们一战,真要将城保了下来,那么,他们的亲人也一样得救?” “呵呵,既然是聪明人,那么大势,自然就能够看得清楚。以我们莽荒军的实力,若是肯付出些代价来,攻破这季园城,应该是必然之事。 这城外降军,对着我军已无战心,可以不计。而那城中,原本军士十去其七,又见这城外之军大败,那必然也是人心惶惶,战力比之从前也不会太高,有心人算算就明白。还是随了我们的意思,他们保下自己的性命,保下亲人的性命的机会才会更大。” “啊,呵呵,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怪不得那小,那南宫军师说什么,上兵伐谋,其下伐交,再下才是攻城。这兵不血刃,便能屈人之兵,应该就是那军师所说的伐谋吧。”这石擎心有所得,默默点头道,同时内心深入对于南宫婉更加佩服起来。 “其实,之前的水淹曙光城,伏击驰援军,这些都是伐谋。是才的蛊或军心,不过是一种小技俩而已。” “小技俩,纵然是小技俩,只要能够起到大作用,那便是好谋略。” 就在那石擎与这灰前人谈论的当口,前方被破开的城墙缺口处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城墙被生生轰开一段,使得那城中军队失去了坚城的凭仗,虽说那城中军士,在体力上比之降军强上不少,可那降军此时却是个个心中恨意滔天。一是恨那城中之人之前闭城不纳,置自己于死地,二是恨那城中之人太过心恨,便是连自己军中子弟的亲人,都下得去手屠杀,胸中有这一股恨意激荡,那战斗起来更是凶猛拼命。 可这城中的情况就完全相反。一来这进攻的降军,之前还是自己的同袍,一时之间,这种关系在其心中还转变不过来,对战之时,自然下不了狠手。二是这城中守军,比之这城外大军,数量上根本不占优势,之前的破天弹破城之威,也让他们吓破了胆。第三是这城墙已破,坚固的防守没有了,对其造成的心理落差实在是太大。诸般因素,便使得这城中军与那城外降军战在一起时,一时间竟然拼得个旗鼓相当。 战争永远是残酷的,那破开的一段城桓处,此时正是人如蚁聚,喊杀声,惨叫声,此起彼伏,刀光与残肢乱飞。而这一段城垣处也成了那双方远程火力覆盖的目标,因为双方人员者混杂在一起,而且这攻防双方这些个军士源出一军,那服饰上根本没有什么区别,所以那些个远程攻击的修士,那里还能够准确判断出那个是敌军,那个是我军,诸般术法落下时,那误伤情况自是不可避免。 修罗地狱,这里真成了一段修罗地狱,不过一刻功夫,那尸体便铺了一层又一层。 “哎,修士,在这战场上,修士与凡人又有什么区别。”远远地看着那城垣处惨烈的战况,那位站在战兽头顶上的灰衣人,不由得幽幽叹了口气。 “轰”又是一声巨大响声传来。不长时间,就听得那城中守军群中发出一阵惊呼。 “不好了,那东门被破了,道盟军已经进城了。” “守不住了,守不住了。” “快撤吧,再不撤退的话,咱们就会被人家包了饺子。” 新时期领导干部培训教材:领导干部核心能力提升(2017) 破开东城门,挥军入城,自然是这莽荒军留下的后手。以那降军在这正面吸引城中守军的火力与注意力,而这石擎却是暗自分出一路莽荒大军,悄悄迂回到那城东,以破天弹开路,一举破城而入。 敌人既然已经进了城,那么这正面再坚守也没有什么意义,弄不好的话,还会被那已然入城的敌军于背后包了饺子。 撤退,乱战到了这个份上,那里还有有效的指挥。这城中守军,刚刚稍有退意,那降军便强势地压了上来,于是这撤退不一刻就变成了溃退。 真可谓是兵败如山倒,那些个领军的将军,看到大军溃势已成,便知再无力回天,只好暗叹一声,便抛下军队独自逃命。再无了约束,那溃军逃生之念更盛,于是西北两面城门处,溃逃的购入 军在拥挤中,大骂推搡,眨眼间就变成了刀戈相向,想要跑出城的执念,让这些溃兵血蒙了双眼,只要是挡在自己前面的,不管谁,都会一刀辟开。 非理智的思维也会传染,渐渐地,这种疾冲与杀戮,便演化成为一种大势。 说来,这修士比之凡人更加可怕的一点便是,更加容易引动心魔,而此时的这些溃军中,许多的人便是因为在那鲜血,杀戮,执念的数重作用下,引发了心魔。 那随后进城的石擎等莽荒将领,早已约束了自己的军队,停止了对敌军的进攻,而且对于那些降军,也进行了强力的约束。不过,没有了敌人的进攻,这两城门处,天盟溃军自相残杀,却是没有一点停止下来的迹象。而那莽荒军,只是远远地将其围住,冷冷地看着。 逃生的欲望吞噬了所有人的理智,这些个天盟败军,此时那眼睛之中,除了城门,便是鲜血,似乎只有凭那手中之刀,才能劈开通往城门外的生路,所有挡在自己前方的一切事物,都变成了他通向生之坦途的荆棘。 而那生路,离着他们又是如此之近,似乎只要加上一把子力气,将那些个拦路的荆棘一气儿斩开,那生路便唾手可得。正是这一条生路,距离他们如此之近,也才使得他们完全忽略了,那破开荆棘的过程是如斯的艰难。 “放下武器,投降免死。”那后面莽荒军阵之中,终于有人大声喊到。不一刻这种喊声汇合成了浪涛,如暮鼓晨钟一般,震撼了那些已然失去了理智的败军的心灵。 许多人,因之从那可怕的鲜血与杀戮画面中清醒过来,怔了一怔,手中武器,不自觉地咣啷一声跌在了地下。杀戮的场面,终于渐渐地安静了下来,那败军残部将士们,一个个的跪倒在了血泊之中。这样的氛围也会传染,甚至于,那已经冲出了城的军士,见到有人跪倒在地,也有人不自觉地随之跪了下来。当然,这其中也不乏那心性坚定者,乘着这乱军堵路的当儿,疾快地冲向了远处。 是役,那石家兄弟所统带的莽荒军,共计歼敌十四万余,俘敌无算,那能够逃出生天者,不过四万多,当然,这歼灭之敌中,大部分都是在那曙光城一战,死于洪峰之下。而且,要是将那曙光城中黎庶也算在内的话,因这一战在失去生命的人,怕是要以千百万计了。 季园城,曙光城大捷,只不过是这道盟大军胜利道路上的一个缩影,同一时间,在那东西中三线,数路大军亦如这石家兄弟一般,势成破竹,一路攻城拔寨,不过短短旬日时间,便将这灵界数域收于囊中。 半月之后,这上灵界之中,还在那天盟控制之下的灵界界域,便只剩下了三处,而且,在这大战初启之时,那道盟更是先一步派出大军,封住了这上灵界去往那影灵界的道路,使得这天盟大军没了更加广阔的退守之地。 而对于影灵界,那个整体实力极低的地域,天云宗中只须派些内门外门弟子过去,便顺利地将那一地诸多宗门一一收伏。

yp00w火熱連載玄幻小說 燼神紀 愛下-第一千零二章 攔壩蓄水讀書-u2m9k

小說推薦 – 燼神紀 – 烬神纪 一直以来,这莽荒军团一众主将,个个都是只知猛冲硬打的悍将,于个人能力来说,确实强悍,可若是论起智谋和运筹能力,实在是不敢恭维。今日这石家老二一番话说出来,倒是有了几分智将的模样。 “此事你无须担心,今夜怕是不等你那十处堤坝建成,大雨必到,本人料定,明日午时之前,那十处拦水坝中必能将水蓄满。” 神医夫君下酒菜 “啊。”听了这南宫妙话说的如此笃定,这石家兄弟不由一愣。天象变化本就难测,不是你修为高深,就能轻松得窥天机。当然,这上天下不下雨,到也算不得真正的天机,不过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掌握的。 “不用怀疑,其实这天象运转,还是有些规律可循的,如果用心研究,不难找出其中规律。呵呵,不要说我,便是那耕作的老农,其中也多有能够掌握这种规律之人。”南宫婉笑着摆摆手。 今日这石家老二能够用心思考,显示出自己智谋的一面,这南宫妙到也有心对其教导一番。 “哦,还有此事,再下兄弟还望军师不吝赐教。”石家老大连忙起身施礼问道。 “世间万物多有联系,冥冥之中自有沟通之法,一般来说,动物较之人类来,对于天象变化的感知尤其敏感,只要用心观察那动物的行为,我们便能从其中获知天象变化的信息。比如,雨前蚁搬家,燕泥巢,便是动物防御雨水的一种特殊行为。” “啊,想不到那小小的动物,亦能为我们提供这么多的信息,在下兄弟真是受教了。” “呵呵,那么二位,对于这一次水淹曙光城的计划还有什么看法?”反正还有时间,这南宫妙倒是起了心思,借着此事,来对二人谋略眼光进行一番培养。 “哦,在下听了军师的计划,倒是对这计划的全过过程有些心得,说出来还请军师点评一番。”知道这南宫妙是在借机提携自己兄弟二人,这石家老大连忙一抱拳,振奋精神,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若然以军师所料不错,十处堤坝于明日午时,一旦依次破开,那洪峰叠加,其势必然吞天湮地。看那曙光城的位置,正好位于那皎河大转弯外环处。若然河道通直到也罢了,那洪水便是没过堤坝,其势也不堪大,可若正遇河弯,那处堤坝,其所受力道必然大的无法想象,崩毁已属必然。 那曙光城,其城高还远不及这湾处的堤坝高度,那时河水直下,如天河倒挂,将那曙光城淹没也有可能。”说到这里,他的脸色猛然一变。 这南宫婉看着他的神色变化,自然明白其心所所想,于是缓缓言道:“所谓慈不掌兵,兵危战凶。战争的目的,便是要有效地打击敌人的有生力量,和保存自己一方的力量。为了这个目的,所有的手段都是合理的。” 其实知道这一道洪水下去,那曙光城中千万生民尽成鱼鳖,南宫妙自己心中也是着实不好受,可她既然坐在这个位置上,便要担起这个责任,屠万民而利一国,这没有什么好说的,关键在于利益的权衡与取舍。 腹 黑 小說 “是,在下受教了。”听了这南宫妙的话,这石家兄弟的目光变的坚定起来。 “此一计谋,你们二人既然已经想的明白,可知下面的计划会是如何?”这一次的意思,就是要这二人发挥自己的主观能动性,完善下一步的计划。 “在下以为,明日午时之前,我其余军队,整装登筏,等那洪峰过后,便挖开我方一侧堤坝,借水行舟,顺流而下,等对方城破之时,痛击落水敌军。”那石家老二抱拳道。 不朽金身 蛇吞鲸 “不错,那么石帅可有什么要补充的?”听了那石老二的话,这南宫妙点了点头,又转头看向那石家老大。 “老二如此想法倒是不错,不过在下觉得还有些不足,想那曙光城中敌军落水,大军绝无战力,根本无须我们全军压上,只须其中一部,便可痛击落水之狗。 在下想,军师之前让咱们砍下巨木无数,其意便是要搭桥渡河。在下就猜测军师意思,是要以我大部兵力,于此河某处连夜度河,潜行对岸,伏于曙光城后方。嗯,这个,这个好象叫什么,围城击援。”说到这里,这石家老大挠了挠头,对着南宫妙憨憨一笑。 “不错,二位若是肯下些心思,多读些书,不日必然能够成为一方谋帅。”南宫妙点头夸奖一句,这才正容补充到。 “我的计划就是如此,具体如何布置实施,由二位大帅去办,不过那伏击地点,我先说于二位,那曙光城南二百里外,有一片梓树林,其中林木高大,枝叶繁密,虽然咱们莽荒军士,个个体形高大,那里也足以藏身。 而那里,正好是其后方季园城援军往援的必由之路,而此地还有一处好处,那就是地势比之别出高出不少,而二百里外,那皎河洪水波及不到那里,作为伏击之地,最是合适不过。呵呵,还有一点,那天道盟军一直以为我们莽荒军团多勇少智,一定不会想到伏击打援这一类的计谋,那么,这一次我们就给他们来一个惊喜。” 看了一眼颇为尴尬的石家兄弟二人,这南宫妙又接着道:“这打援还不是我们的最终目的,记住,在击溃援军之后,我们的大军要于其后追赶,使那溃军向季园城逃奔,不过速度不可太快,只要不让其减慢逃跑速度就好。等那败军入城之时,再猛烈发起攻击,争取举将那季园城也夺取下来。” “那么,他们如果不开城收纳逃兵呢?”石家老家转了转头,问道。 “如果这样,那么这敌军逃兵,我们不妨迫其投降,然后驱之攻城。” “对,不错,那季园城如果闭城不纳,将这些逃兵推到死地,那么这些逃兵,必然对那城中守将仇恨至极,驱之反攻,怕是能激出十分的士气。”那石家老二以拳捶掌,呵呵大笑道。 “好了,二位大帅下去准备吧。”南宫妙笑着摆了摆手。那石家兄弟连忙起身,抱拳行礼,恭敬地退出帐去。 是夜,这石家二兄弟按着计划,各自分派,安排人马依计而行。果然到了子时,天空中便稀稀沥沥地下起雨来,不一会,那雨便下得大了,整个天幂,如同被那雨水遮断了一般,连半丈之外的人影也看不清楚。 雷霆营救 特种高手 子夜天明 这莽荒军士,个个身大力大,移土推石的事情,自然不在话下,不过两个更次,那皎河上游百里之处,十道堤坝便被建立起来。河水涨溢的很快,还不到午时,那十处水坝便全部将水蓄满。 “奇怪,这一夜如此大雨水,可那巡河军士来报,这河水却不见上涨,之前一段时间还有下降之势,真不知是什么样一种情况。”曙光城将军府,会客大厅中,那龙天鸣正坐在主位之上,而其左右下方几张座位之上坐着的都是军中的几位将军。 此时这大厅之中,那有一点大战将到的样子,桌前美味阵列,酒香扑鼻子,席前舞女蹁跹,幕后丝竹靡靡,而坐在那主座上的龙天鸣,却是一身轻衣,左右两边各有一位轻纱覆体的美女,大半雪白的肌肤裸露在外,那轻衣下的胴体亦是若隐若显,惹人暇思。 而这一对美女,此时正依偎在这位龙将军怀中,轻声燕笑,时不时以口将美酒度入这位将军大嘴之中。而这将军那一双大手,亦是肆无忌惮地在两具皎好的身体上游走,更不顾忌那下面坐着的属下的目光。 而此时说话的,是他左下手第一位上坐着的一个中年文士。 “什么情况?呵呵,李老太小心了吧,什么事情都疑神疑鬼。”这龙天鸣将左手边那位美女递来的一枚去了皮的葡萄吞入口中,顺势在其脸上香了一口,这才回过头来,看了那文士一眼,毫不在乎地笑道。 “将军,大战在既,一切怪异之处,都有可能是对方阴谋诡计露出的蛛丝马迹。不可不防哪。”这文士心有不甘,继续进言道。 奇迹天地 “呵呵,阴谋诡计?一切阴谋诡计,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都是无用。哼哼,那莽荒军团,虽然战力不俗,不过咱们前有皎河水险,后有高大坚城,在加之盟中发来的物资,与这护城大阵,他们还能够有什么作为?阴谋,凭那些个莽荒族人,木头一样的脑袋,能想出什么阴谋诡计来。”龙天鸣哈哈大笑道。 极恶男子 “就是,这些还到罢了,凭着咱们龙将军万夫不敌之勇,有他坐阵在此,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席间,一个正吃的满嘴流油的虬须将军,一手抓着一根啃了一半的鸡腿,另一只手,在粘了碎肉的胡须上抹了一把,呵呵大笑着道。 看这人一副粗犷模样,想不到还是一个拍马高手。…

Read the full article

l1rty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燼神紀》-第九百八十六章 遲疑不決分享-71582

小說推薦 – 燼神紀至于这位五龙宗长老自己,他手中法宝只不过是一件中阶的道器而已。修士界有着一种常识,修为提升易,可拥有一件上好的法宝却是难上加难,纠其原因,还是因为这修士群中,修炼炼器之道的人实在是太少太少了,甚至于,一界之中都很少见到会有一位炼器神师出现。 当然,纵然有那么一个炼器神师,也不是说他便能够轻易炼制出神器出来。一位炼器神师,终其一生,如果能够炼制出两到三件的神器出来就已经是极为难得的了。再加之那炼制神器的宝材也不是一般的难寻,其代价不要说是他一个初神级强者,就是那真神甚至是主神都未必出得起。 而如今这魔界之中,几乎所有宗派传承的神器,无一例外都是自上古一代代传承下来之物。几万年了,他甚至从来不曾听说过这魔界之中有新的神器诞生。 原本感受到对方的气机,这位五龙长老便知自己于修为上已然输了对方一筹,如今再加上这一件神器,他便知道,如果真打起来,自己怕是一成胜算也没有了。 “你既不予我宗活路,那老夫便是拼着这一身修为不要,也一定不能让你好过。”这五龙长老声厉内荏继续叫嚣道。 “呵呵,道友既然心中不忿,少不得在下舍命相陪,也要化去道友心中这一股戾气。”对方竟是毫不退缩,那神态,也是一如既往的风轻云淡。 只是那人手中折扇一挥,却是率先发动攻击。只见着那扇中一道天瀑倒挂而下,化作一道白色激流,向着那五龙长老席卷而到。这一道好水,却是化自那扇中画出的一道水幕。 罡元變 一招既出,倒是让那五龙长老不由得一愣。感觉对方这手法实在怪异,不象是魔界中常见的术法。 其实他不知道,那对方的这一招确实少见,不光是这魔界,便是在那灵界,以及其它诸界也很难见到。因为这站在他面前之人,实在说来并不是寻常意义的神,而是内育仙种的仙。 仙修一门,如今算来已然没落,虽然如今诸界的功法传承中,那道家一门脱胎于仙修,只是多年以下,这功法与之当年那传承的仙修之法比较起来早已面目全非了。也不怪这五龙长老感到陌生。 惊讶是惊讶,这五龙长老基本的反应还是有的,只见他将手一招,凭空化出一条龙拐,挥臂一抡,那龙头便抵在了那冲来的水头之上,一道无形的力量散布开来,将那一道水流生生挡住。 水流被挡,自然要向下方疾落,那天云强者自不想水淹五龙山,便笑着将那折扇一挥,水流倒转,又自回到折扇之中。水归山出,那折扇之中一道壁立高崖却是疾飞而出,幻化成真,当头向那五龙长老镇压下去。 按理,这术法攻击,便是迎之不得,躲一躲也是可以的,可那五龙长老却是发现,当这一道断崖直压下来之时,他竟然感觉四周如被禁制一般,除了迎击之外就是连躲避也不可能了。 “起”这五龙长老大喝一声,那杖头化出一团浓重魔云出来,将那落下的断崖生生抵住。 这一幕,远远看去,便好向云端中一座飞来峰一般。其实说来,这五龙长老并不好受,他那法宝品阶太低,虽然拐形似龙,可是其中无魂无魄,却是没有办法幻化真龙。而那天云强者所化出的水与山却是实实在在之物。仙修的炼宝手法亦有自己的长处,便是可以将那真正的山水地脉煅炼入宝器之中为用,而那法宝之中却又无须存在器内空间。 “看来道友尚有余力,莫如再试试在下这一招。”看到那五龙长老在断崖之下苦苦支持,那位天云强者哈哈一笑,拈指一指,但见得那道断岩上一副丹书乍然亮起,竟然是万锺二字。 苦兒流浪記 这二字一旦亮起,那断崖也既变的不一般了,那下方的五龙长老,一下子觉得如有万鈞之力,向着自己周身挤压而来,使得他的呼吸立即就变的艰难起来,而体内的的元力流动也一时变的缓慢了许多。 他那龙拐魔云,便是凭着他那元力补充,此时这元力一旦发生滞涩,首当其冲的,便是那魔云差一点便散了开去。 傾城醫妃擁帝寵:宮醫嘆 “道友且住手。”那山顶之上,一众五龙宗强者自然看得出来,这一位天云强者出招之时根本就是半点余地也不留,若然是那五龙长老真是报了玉碎之心,对方绝对会毫不留情地将其灭杀。 不得已,那五龙宗主只好出手相阻。声到时,一股大力卷到,将那一道断崖轻轻推起,又是一道白练,将那五龙长老连人带拐一卷,便飞上了山顶。 那断崖被推开,这位天云强者便是将那折扇轻轻一摇,那断崖便化作一道虚影回归扇中。 同一时间,数道人影也挡在了这天云强者身前,这些人自然是其它几位天云强者。其中更有三位真神级的存在,想来那天云早就将这五龙宗的实力了解透彻,派出的压阵力量也是稳压对方一头。 “诸位万事好商量,五龙宗但有做得不到之处,某愿意亲上卧虎山负荆请罪。只是还请诸位先退了这大军如何。”到了此时,这那兰峰那还有一点底气。对着那一众天云强者苦笑报拳道。 无限刺激 “商量?呵呵,那么兰宗主,之前,咱们天云派往你五龙宗的使者可是来了好几波,其中厉害关系早已与你分说清楚,如今之势,已然是箭在弦上,何去何从,只须你一言而决,那里再有商量的必要。”天云诸人之中,一位真神强者笑言道。 “那也总得让在下与门中诸长老沟通一下吧。”这那兰峰嘴里有些发苦。 “这个自然随那兰宗主之意了。”那真神级强者哈哈一笑抱拳道:“不过下方军队的行动,却不在老夫等人的控制之中,皆由那位南宫姑娘一言而决。诸位想要商量还须尽快,莫要等得这门下弟子损伤贻尽之时才拿出一个主意出来。”听他的意思,倒是你五龙宗商量你的,下面的战斗照打不误。这样做的目的,自然是为了对五龙宗施加压力。 杀声再起,在巩固了夺取下来的第一道战线之后,千骑营的军队又开始向着其它峰头实施进攻。飞火流星,冰凤水龙,电蛇雷霆,各种术法如犁地一般,将一道险阻关山豁开,人如蚁附,一道道黑流向着一座座殿宇阁台展开冲击。随着兵锋更向五龙宗内推进,双方碰撞也变的更加的激烈起来,这么一来,那术法打击的力度就更加难以控制,重伤与陨落的事情便开始出现。 五龙宗如此,那千骑军亦是如此,就在那千骑军中出现伤亡后,这千骑军的攻击也既变的更加地狂暴。 一时间,许多殿宇都燃起了大火,那五龙宗死亡的人数急骤飙升。作为指挥员的南宫妙,按理,她应该有着足够的能力与手段,来调控这千骑军的攻击强度,可她却是冷眼旁观。 战争那有不死人的,何况在出征这五龙宗之前,那天云高层便已有过指示,战斗可以激烈一些,手段可以残酷一些。也只有让这五龙宗付出一些惨重的代价,才好给其它宗门起到一个警示作用。 轰,轰,轰,巨大的爆炸声响,清晰地传进了五龙殿中。不多时便有一个弟子一身狼狈地跑了进来。 冷血閻王 變異者 “宗,宗主不好啦。”这位弟子说来年纪也不小了,看那面貌,似乎也有五十多岁的样子,其修为少说也在冲灵初境的样子。 “咄,道明,你好歹也是一名冲灵级的修士,如此惊慌成什么样子?”大殿中,那那兰峰左下手第三位上坐着的一位长老喝叱道。 “什么事情?”方才还在闭目养神的那兰宗主,此时睁开眼睛扫视了一眼那下跪的弟子问道。 混混抗戰 “禀告宗主,敌人已经攻上洗剑池。”洗剑池是这五龙宗重地之所在,这五龙宗核心弟子练功的功房都集中于此,难怪这弟子如此惊慌。 “知道了,你先退下吧。”作为神级强者,外面发生的事情,自然是半点也逃不过他们的感知,所以便是这位弟子不来禀报,坐在殿内之人早已经明白外面的情况如何。 攻打这洗剑池,那南宫妙再次动用了破开五龙宗大阵时才用到过的破天弹,几乎一次性地,便将那整个洗剑池所在的剑池峰给炸没了。那驻守剑池的五龙弟子,除了一些个见事早,行动快的逃出生天外,其中到有大半湮灭在那破天弹的攻击之中。 看着那前来报信的弟子退出大殿之后,这兰宗主才缓缓扫视座下诸人一眼:“如今事态已然很明显了,那天云宗分明就不给我们讨价还价的机会,我看大家想要以整个五龙宗为砝码,为我们这些人赢得一些好处的想法,最好还是不要再有了。”之前他与那天云宗的真神大能说,要与门中诸长老沟通一下,想不到这一沟通就是一天时间。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