爭斤論兩花花帽

h27wy火熱都市异能 朕又不想當皇帝 txt-168、至尊讀書-cu631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叶秋上下打量了一眼潘多,两个人平时生活在一个屋檐下,但是并无过多的交集,拢共说过的话,都不超过十句。
此刻潘多入了洪应的眼,叶秋终于肯正视他。
“其实在下建议你跟着小喜子学辟邪剑法,”
叶秋一脸认真的道,“据说辟邪剑法练至高深处,可以一剑勘破生死路,直入大宗师。”
“多谢叶公子的好意,”
潘多的嘴角不自觉的抽了抽,和王府是个人都知道,想练辟邪剑法,需要一刀斩断是非根!
他是有妻儿老小的!
再是武痴,也不会做这种蠢事。
接着拱手道,“在下用的是鞭,觉得剑更适合叶公子。”
这家伙在没有内功的情况下,剑术还能这么高!
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如此不世天才,洪总管不让他学辟邪剑法真是可惜了。
“你也敢取笑我?”
叶秋脸色一寒。
那日的场景在他心中都是一辈子的痛。
“不敢,”
潘多淡淡地道,“在下也是为公子着想罢了。
同居孽婚:賴上大齡剩女
公子本就擅长使剑,如果修这辟邪剑法大成,在下实在想不出这天下还有谁能挡得住公子一剑。”
“总管可以,寂照庵可以,文昭仪可以….”
这么一瞬间,叶秋就想到了四个人。
不入宗师,终为蝼蚁。
幸福僅在一回頭
入了宗师,自己好像还是蝼蚁。
原本骄傲自负的他,自从见到洪应之后,突然产生了自我怀疑,而且越来越严重。
阿呆伸着脖子走了过来,看了看他的好朋友叶秋,又看看潘多,然后道,“你受伤了?
会死吗?”
潘多笑着道,“无碍,多谢关心。”
“哦,”阿呆一脸失望道,“你要是死了,你那个鞭子就留给我吧,我弟弟很喜欢你的鞭子。”
潘多张张嘴,想破口大骂,但是想到这是和王爷的身边人,终究还是忍住了ꓹ 咬牙道,“死不了ꓹ 总管已经替我疗伤了。”
雙極修靈 六班掌門
“哎,这么重的伤怎么就不死呢。”
阿呆摇头晃脑叹着气走了。
潘多无奈。
换做别人,他早就一鞭子给打死了。
哪里还会多说一句废话!
深夜ꓹ 星空灿烂。
蚊虫多的可以吃人,都不得不在高温的夏季里生上火堆ꓹ 里面加上加上艾草,一时间方圆十几里地都是弥漫的烟雾。
山谷下方ꓹ 烟雾散不出去ꓹ 不是一般人都忍不了这烟雾。
林逸躲在帐篷里,依然咳嗽个不停。
可也不能跑的太远,毕竟到处都是蚊子,甚至还有各类毒蛇。
据不完全统计,已经有二十多人被毒蛇咬了,运气好的,活下来了ꓹ 却落了个残疾。
卦魂 都摩
运气不好的,中毒后直接变成了尸干。
林逸从来不认为是胡是录无能ꓹ 即使是放到现代社会ꓹ 被眼镜王蛇咬了一口ꓹ 没有血清及时治疗ꓹ 不死也得半残。
战争中,有时候更大的敌人是恶劣的自然环境。
天不亮ꓹ 急促的大鼓声、响亮的号角声把林逸吵醒了。
连番几日睡得都不是太好ꓹ 此刻又起来这么早ꓹ 迷迷糊糊地坐在床沿上,眼皮子都睁不开。
“怎么回事?”
林逸问。
只觉得身边有人ꓹ 也不知道是谁。
小喜子道,“王爷,何大人出征,说是要带人往十万大山推进,按照王爷的意思歼灭敌人有生力量。”
“这么快?”
林逸猛地睁开了眼睛。
随便在水盆里抄水洗了把脸就出了营帐。
一出营帐,入眼便是遮天蔽日的水獭旗,也不知道是谁出的主意,居然把水獭旗绑到了大象后背的座椅上。
不解風情
二百多头大象在象兵的驱使下,有节奏的踩着步子穿过峡谷,继续往南去,身后是挥舞着大刀长枪的黔人、厘人部落。
自从前日把手中个竹竿、长棍换成铁器以后,他们的战意比三和官兵还要强。
鸟枪换炮,他们觉得自己可以与阿育人一战。
之后才是卫所两千骑兵,不顾炎热,披着厚厚的皮甲列队跟在后面。
接着便是拖着辎重的万余民夫,最后是五千余卫所兵和五千余民兵。
林逸对小喜子道,“你追上何大人,告诉他,一切由他全权做主,不决之事,不用知会本王。”
他真怕因为自己随便说了几句瞎话,就让何吉祥等人束手束脚。
自己矮人看戏何曾见,都是随人说短长。
“是。”
小喜子三步并作两步,林逸都没主意,人就消失了。
何吉祥率军出发已有十日。
林逸没有再得到任何消息,看着愁眉苦脸的方彬道,“一只鸽子都没了?”
为了方便沿途传递消息,这一次王庆邦的徒弟方彬带过来了两百多只鸽子,但是这都没一个多月,放飞出去后,就没再回来过几只。
只因深山老林里的猛禽、蛇类过多,到如今,居然鸽笼空荡荡,别说进来消息,连传都传不出去。
山野鬼事 鐵不弱
以兄之名 桑筱桑
“小的知罪!”
方彬羞愧的无地之容。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人家潘多的鸽子都养的好好地呢!
来之前,自己师父千叮万嘱,还是让自己给弄砸了。
只怪自己学本事不到家!
林逸摆摆手道,“不能全怪你,也不用太自责。”
“谢王爷。”
方彬只能红着脸,去把正在养伤的潘多喊了过来。
神奇教
潘舟大踏步走进来道,“王爷,何大人那边依然在赶路,所以小的也一直没给王爷回禀。”
“还在赶路啊,这路可真难走。”
爆寵農家小狂妃
林逸下定决心,等战事稳定了,自己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修路!
不能因为担心阿育国犯境就不修路了,那是因噎废食。
而且决定战争胜负的,最终不一定是实力,也有可能是后勤保障。
没有路,就没有后勤。
文昭仪走了进来,众人都倒退了出去。
他们早就了解这位了,比他们王爷事还多,说话的时候不喜欢外人在场,哪怕是当面不说,事后也绝对会找麻烦。
“吃了吗?”
林逸笑着道,“一个多月不见,甚至想念啊。”
文昭仪坐下,自顾自的倒下一杯茶,淡淡地道,“这次阿育国的主帅乃是两名地尊。”
“地尊?”林逸不解。
利劍 空夢
“相当于大梁国的九品吧,”
文昭仪面无表情的道,“梅静枝手下的副将九品巅峰谭伦便是为被至尊所杀。”

t0ta3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朕又不想當皇帝 txt-159、齊鵬的祕密閲讀-ff1zz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简直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叶秋急忙辩解道,“王爷,你误会我了,那唐缺胆敢出言不逊,侮辱王爷!
在下实在气不过,这种人怎么可以留!
春曉煙雲
这不就一路追到了川州。
要不是那静宽插手,我一剑结果了他。”
林逸没好气的道,“那你这是什么运气?
进了川州,恰好就遇到了寂照庵的首座?”
叶秋苦着脸道,“王爷有所不知,这唐缺太坏了,居然直接往寂照庵逃的……”
林逸目瞪口呆。
半晌才道,“到了人家老巢,你们还能有命回来,真是好运气啊!”
末世吃貨狐貍搬倉紀事
对这两个蠢货真的是气的不得了!
“王爷,”
叶秋讪笑道,“这是我没想到的,以前也没去过寂照庵啊。”
林逸背着手,走上前两步道,“行,你真想替我效力?”
叶秋看着林逸这脸色,突然又不是那么肯定了,但是又不好反悔,只得硬着头皮道,“自然!”
林逸道,“我让你去南边,跟上陈心洛,他们啊,本王不放心,毕竟功夫差了点。”
阿育国皇帝李佛也是个大宗师。
贵为一国之主,亲自出手的概率微乎其微,但是不保准有别的高手!
叶秋身为九品,武功高强,他跟上去,安全系数也高一些。
叶秋道,“王爷,在南边看到阿育国的旗帜代表不了什么ꓹ 阿育国经常派兵劫掠边境。
十几前甚至已经到了白云城,这才有梅将军南征。”
他是本地土著ꓹ 对阿育国的了解自然比林逸要多的多。
“难道要等到阿育国大军压境,本王才做准备?”
林逸白了他一眼道,“尿可以憋着ꓹ 拉稀却不行,寸步难行。”
除非他有十年以上的脑淤血才会把这种事情当做儿戏!
“既然王爷说了ꓹ 我明日就出发。”
叶秋无奈,如果不是他亲眼听见ꓹ 他打死都不会相信ꓹ 皇家居然有如此粗鄙不堪之人!
“为何要等到明日?”林逸问。
“那我现在就出发!”
叶秋拱手后,转身就走了。
边上的方皮也跟着出去了,帮着备马。
这是他一个门子该做的事情。
林逸等叶秋走后,又看向齐鹏。
齐鹏不等林逸问,便道,“王爷放心,在下已经派出去了脚夫ꓹ 不日就有消息。”
英雄巔峰是無敵
我的一半也給你 老犁
林逸诧异的道,“怎么还有脚夫?
这跟伙计有什么区别吗?”
齐鹏笑着道ꓹ “王爷有所不知ꓹ 这脚夫顾名思义ꓹ 大概就是东奔西走ꓹ 探查消息,没有什么特别的目的。
而这伙计却是不一样ꓹ 只在一处固定地方ꓹ 隐匿身份ꓹ 不得令不得擅动。”
林逸道,“跟暗卫差不多ꓹ 有巡查缉捕,有密探,分工不同罢了。”
“正是如此,”
齐鹏笑着道,“另外便是这行首、牙人、师爷。”
“师爷最大?”
“非也,”
齐鹏摇头道,“掌一地之事的乃是牙婆。”
101次追夫:hi,男神老公 一笑傾晨
“牙婆?”
林逸不解。
“这牙婆做的本就是人口买卖的勾当,身边多一人,少一人,也无人多疑,”
齐鹏解释道,“替牙人、行首、脚夫与师爷牵线搭桥,再合适不过。”
林逸接着道,“我记得你说过,川州暗卫指挥司一百余人,皆为你所杀,这又是什么人做的?”
齐鹏沉吟了一会,最终还是道,“他们是剃头,也皆是江湖中的好手,平时与常人无异。”
林逸叹气道,“对你呢,本王不得不说个服字。”
“谢王爷夸奖!”
齐鹏没有隐藏脸上的得意。
“行了,就这么着吧,”
林逸笑着道,“盯紧一点,这次可别再出差错。”
“是。”
通天星帝
齐鹏等林逸消失不见了,才慢慢的抬起头。
潘多走过来推上轮椅,一边走一边低声道,“掌柜的,柳如烟要买消息。”
“买谁的消息?”
齐鹏毫不在意的道。
潘多左右张望一圈,然后贴着齐鹏的耳朵道,“王爷的。”
齐鹏冷哼道,“暗卫的胆子越来越大了,在安康城,我顾忌着一点,在三和我可就没有必要了。”
潘多道,“要不安排人给…..”
说着切掌在脖子上划拉了一下。
“和王爷说过,钓鱼就是要靠耐心,一定不可以心浮气躁,”
齐鹏面无表情的道,“要慢慢的下饵,等他们浮出水面,最后一网打尽!”
“小的明白了。”
潘多点头。
轮椅到了自己的小院子里,齐鹏转过头看向潘多,又突然道,“这趟让韩师爷去。”
潘多心下一惊道,“掌柜的,韩师爷这个人已经有异心,恐怕……”
齐鹏笑着道,“王爷说过,一只蚂蚁总以为自己看到的就是全世界。
不打他们一下,他们都不知道我文武双全。”
“他们根本就逃不出掌柜的手掌心。”
潘多的脸色越来越古怪。
他跟了齐鹏十余年,自以为自己很了解他。
但是,自从认识了和王爷,进了和王府,这位掌柜的性格就全变了!
最明显的,现在说话,张口和王爷,闭口和王爷!
简直一点都不正常!
又是一个闷热的夜晚。
林逸躺在床上,热的反复睡不着。
再次出了院子,明月直接跟在身后。
皎洁的月亮,让他成功的躲过了院子里的狗屎,气的踹了一脚门口躺的好好地大黑。
天才透視眼
“王爷…..”
明月还是忍不住笑了出来。
“你还不睡?”
林逸无奈的道,“我就出来转转,不用跟出来的。”
明月仰望星空道,“刚好也睡不着。”
林逸坐在椅子上后,给自己倒了一杯白开水,一边喝一边道,“想家了没有?”
明月道,“家里没有值得想的人,自然就不会想家,王爷,其实奴婢挺喜欢这里的,一辈子老死在这里,也是愿意的。”
林逸道,“等看朝中是什么情况,早晚咱们还是要回去一趟的。”
他老娘和妹妹是肯定来不了三和的。
他就想着有一天自己能回去。
“可是,听娘娘的意思是不希望王爷回去。”
“那我就不回去了?”
林逸笑着道,“眼前这情况太乱了,其实我倒是真希望老六或者老八能赢,这哥俩比太子他们强。”
“王爷,”
冷君的嬌妻 花飛非
明月犹豫了一下道,“要不还是听娘娘的吧。”
代王和永安王同样是心辣手狠之辈。
ps:推荐长风的《秘战无声》,一个优秀的间谍,他的事迹都是写在墓志铭上。
求票!

0if4b精华都市异能 朕又不想當皇帝討論-156、講故事分享-5zpsg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你小子要是有本事,何止于来守大门。
孙邑自讨没趣,心里很生气,老东西,次指不定有你求我的时候。
下次进门,不让你多晒一会太阳,我就不姓孙!
善琦一回布政司,第一时间就颁布了募兵令,虽然和王爷没有规定具体时间,但是不好总拖延下去,好歹先招个二千人。
一万两千人,这是三和眼前的极限了。
哪怕是再多一千人,就养不起了。
三和的财政本就入不敷出!
最为难的还是何吉祥,卫所总教头的人选着实不好选啊!
洪应昏迷不醒,叶秋受伤,包奎在受罚,韩德庆、沈初在放鸟岛节制温潜,余小时是个糊涂蛋加懒蛋。
而善因是善琦的侄孙,陈心洛是副官,卫所已经不是初建,这两人理应都该避嫌的,不能什么权势都往二人身上加。
刑恪守道,“可惜明月和紫霞是女子,要不然当作不二人选。”
陈德胜道,“您这不是废话吗?”
王庆邦突然道,“实在不行,就让孙邑那小子来吧。”
善琦皱眉道,“这小子才是个五品而已,如何服众?”
还不如从王府里随便找个六品、七品,都比这小子强。
王庆邦摇头道,“此言差矣,据老夫所知,知道会元功完整功法的,且得到洪应亲自教导的,可就这么几个人。”
他之前大部分时间都在和王府养鸽子,了解的自然比别的老头子多一些。
大部分人,包括白云城的居民,好像都会一点会元功,但是有会元功完整功法的,只有明月紫霞、沈初、孙邑、余小时、洪安这寥寥几人!
何吉祥道,“那又如何?”
没有洪应的应允,这几人还敢私自把完整功法给透露出来?
王庆邦再次摇头道ꓹ “您们啊,又说错重点了ꓹ 这孙邑亲自得过指点,对功法的理解自然比别人深一点。
像我等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如何去教别人?”
“不错ꓹ ”
刑恪守也点了点道,“孙邑这小子大概只是天资有限ꓹ 可记性不错,一招一式都没什么可挑剔的地方。
让他去做教头ꓹ 大概是比其他人好一点。”
善琦想了想ꓹ 终究还是无奈的道,“那就让他来吧。”
这种事情,都无需跟林逸说,他让善因去直接去找副统领麻贵,麻贵直感叹孙邑这小王八蛋运气好。
最高兴的是方皮,他跟孙邑完全没有共同语言,聊天聊不到一块ꓹ 他积极向麻贵推荐自己的好朋友崔耿仁。
麻贵没反对,反正也找不出更好的人选ꓹ 府里的侍卫肯定是不愿意干的。
不是钱不钱的事ꓹ 是丢人!
人家一问ꓹ 你什么职位?
看大门的!
盜情奪愛
说出去跌份!
越来越热。
林逸没心思做别的事情ꓹ 就搬了一把椅子,守在洪应的边上ꓹ 不时的迷瞪一会ꓹ 偶尔睁开眼睛ꓹ 看看洪应有没有什么反应。
吃好中午饭,大概上午睡得多了ꓹ 反而没有了困意。
抱着茶杯,对着昏睡的洪应叹气。
“咱们这么多年了,说你是我兄弟吧,我都不知道你喜欢什么,你有什么稀罕没有,”
林逸叹气道,“抱歉,这么多年,着实有点忽略你,没在意过你感受。”
“王爷,无须自责,”
小喜子笑着道,“师父说了,能听您讲故事,能看您的小说,就是他这辈子最大的福分。”
“哦,你不说我都忘了,”
一劍蕩九天 血染驕陽
林逸一拍脑袋,“他最喜欢本王讲故事了。”
小喜子点点头道,“王爷,有些故事,师父就快能背下来了。”
無限之創世紀
“真他娘的是个天才啊,”
林逸不知道是该笑还是该哭,叹气道,“既然他喜欢故事,就特意替他说一个故事。
说什么故事好呢?”
小喜子道,“只要王爷说的故事,师父都喜欢听。”
“让本王想一想。”
林逸仰着头半晌。
说权游?
太西幻了,洪应不一定理解。
黑衣人?
科幻的,更难懂。
他记得洪应喜欢古典神话。
《东渡记》、《济公全传》太长了。
突然灵机一动,没有比聊斋更合适的了!
一篇又一篇的短篇故事,虽然自己之前说过一点,但是并没有说完!
“本王就继续讲聊斋吧。”
“王爷英明!”
小喜子眼前一亮,他也喜欢聊斋。
“拆楼人这个故事我说过没有?”
林逸问。
“王爷,说过了。”
“那于子游呢?”
“说过的。”
“外国人、王十、韦公子呢?”
林逸一口气问了好几个。
“也都是说过的。”小喜子道。
“那五通呢?”
“不曾。”
“白于玉说过没有?”
“也不曾。”
“那便好了,”
林逸满意的点点头道,“我就先说这两个。”
“是。”
小喜子站在旁边侧耳,准备仔细听着。
“那就先说白于玉。
故事是这样的,有一个人叫吴青庵,从小就非常的有名气。
当地的葛太史每次看到他的文章都要赞叹一番……”
林逸说的很慢,生怕躺在床上的洪应听不见。
原本一个小篇幅的短篇故事,经过他的润色加工,硬是让他改成了长篇,说了一个半个时辰才说完。
紧接着,又说了一个《五通》。
说完后,肚子饿了。
太阳也渐渐西移。
躺在葡萄藤下,喝茶都感觉不出什么滋味。
齐鹏推着轮椅走过来道,“王爷。”
林逸道,“有什么事?”
齐鹏自顾自的倒完茶,抿了一口后道,“确认了,确实是静宽。”
林逸冷哼道,“寂照庵对雍王对照顾的啊,堂堂首座,跑到岳州替人看场子。”
“是叶秋与洪总管追到了川州。”
齐鹏一边说一边看林逸的脸色。
“叶秋居然没跟我说!”
林逸腾的站起来,气呼呼的道,“王八蛋!”
跑人家地盘上,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要不是因为叶秋受伤了,非好好教训他一番。
“据说这唐缺乃是首座静宽的亲外甥。”
齐鹏道。
“也说不定是她儿子。”
林逸恶意揣测道,“谁知道她们背地里有没有什么勾当!”
“王爷英明!”
齐鹏笑着道。
“嗯?”
林逸不解的道,“猜对了?”
“江湖有这个传闻,静宽在年轻之时,乃是名满江湖的侠女,”
齐鹏笑着道,“与当时的双刺盖七州的褚百里乃是一对羡煞人的神仙眷侣,后来褚百里为人所杀,静宽便遁入空门。
据说她入寂照庵之前留下一个孩子。
有可能便是唐缺。
但是,也有传言,就是因为孩子病世,静宽才万念俱灰。”
“随便吧,跟咱们也没什么大的关系,”
林逸没好气的道,“总之本王将来一定要让这两个人好看。”
“王爷,”
齐鹏犹豫了一下道,“还有一件事,不知道当说不当说。”
“你说呢?”
妃本輕狂之傻王盛寵
林逸白了他一眼。
“是,”
齐鹏把杯子里的茶喝完后道,“善锦投靠了太子。”
“善锦?”
林逸对这个人不是太熟悉,“善家的人?”
“正是,”
齐鹏正色道,“善锦乃是善琦的侄子,善因的叔父,德隆十八年武状元,川州都指挥佥事。
每”
林逸问,“善琦知道了吗?”
齐鹏摇头道,“不曾。”
“哼,”
林逸笑着道,“这帮子老东西,狡兔三窟。”
转念一想,挺正常的。
名門暖婚:老公太腹黑
齐鹏问,“需要告诉善大人吗?”
“为什么不告诉他?”
林逸笑着道,“做人啊,心里还是要有点数。”

s3xs7精品都市异能 朕又不想當皇帝 ptt-142、太子監國看書-l315l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因此聂有道与唐缺一直不睦,平川王从中调解,可两人的关系也没有缓和,”
齐鹏不紧不慢的继续道,“随着凉州王林苌造反,再后面的事情,王爷您也是知道的。”
林逸好奇的道,“老二是平川王,寂照庵在川州,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么说来,当初寂照庵是支持老二的?”
要不然寂照庵的外门怎么会在老二的军中效力呢?
齐鹏笑着道,“可惜雍王英年早逝。”
“是啊,”
林逸叹气道,“那年我才五岁,老二抬回来的时候,当时天也热,都发臭了。
那惨样我现在都忘不了。
好好地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说实话,这么多兄弟,我其实最喜欢的就是他。”
襁褓之中时候,他这位二皇兄就抱过他,之后等他蹒跚学步,还经常逗弄他玩。
那会虽然年幼,可是脑子里是成年人的思想。
老二对他是真心喜欢还是敷衍,他是能切实感受到的。
齐鹏道,“二皇子待人诚恳,在军中甚有威望,甚至朝中大臣亦是赞不绝口。”
“好多人都跟本王说,八品高手怎么怎么厉害,老二自己就是七品,何况身边还有唐缺、聂有道这样的八品,”
林逸不解的道,“怎么就能让大象给踩死了?
莫非还有什么隐情?”
齐鹏往轮椅背靠的左侧移了一下,一只胳膊肘搭在左边的扶手上,笑着道,“王爷,不止大梁国才有大宗师。”
“听你这口气,”
林逸又撕了块羊肉扔嘴里,一边吃一边道,“难道番邦也有大宗师?
文昭仪说天下只有八个大宗师,包括这番邦的?”
齐鹏笑着道,“文昭仪所谓的天下,只是大梁国而已。
东夷,西戎,南蛮,北狄,在她眼里不过是四夷。
四夷之地,虽没有大宗师这样的称呼,却有相当于大宗师这样的高手。
瓦旦国师、阿育国皇帝李佛、南谷蛮王,皆是当世高手。
南谷侵边,蛮王亲自出手才致使二皇子遇到不测。”
“南谷蛮王?”
林逸不得不感叹齐鹏消息来源之广泛,“是南谷蛮夷的皇帝?”
齐鹏道,“蛮王乃是南谷的巫祝。
据说这一任的南谷蛮王实力深不可测。”
校花的貼身騎士
“寂照庵既然有心扶持老二,为什么就不管?
就这样看着老二枉死?”
“这个在下就不得而知了。”
齐鹏摇头道。
問仙說 菁吟
“原来还有你不知道的事情,”
林逸站起身,伸个懒腰道,“行了,回去休息吧。”
齐鹏没动,看着已经走到拐角处的林逸,突然出声道,“王爷!”
“怎么了?”林逸回过头道,“还有事?”
“据说圣上已经卧床不起。”齐鹏拱手道。
“这还能算事?”
林逸笑着道,“最近十年,他哪年身体好过?
每年都是大病,然后病愈,最后越活越精神。
可惜啊,太子每次都要白高兴一场。”
齐鹏道,“王爷,这次不一样。”
林逸缓缓地朝着齐鹏走过来,再次坐下,又忍不住倒了一杯酒,把杯子放在唇边,抬头道,“有什么不一样?”
“上以疾多不视朝,中外事悉启太子处分。”
齐鹏说的小心翼翼。
“太子监国?”
林逸完全没有想到事情会突然朝着这个方向发展。
他老子是什么人?
他能不知道?
怎么可能轻易把权柄交于人!
哪怕是亲儿子,自己亲自封的太子!
超級科技巨子 昭靈駟玉
都不会让他染指自己的权利!
齐鹏低头道,“圣上诏书如此。”
林逸恨声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为什么现在才说?”
齐鹏道,“在下不敢!”
林逸道,“你还有什么不敢的?”
齐鹏道,“事涉天家之事,在下只是一介草民。”
“辅导太子监国的是谁?”
林逸沉声问道。
“乃是宰相齐庸,尚书龚相、学士马进,”
齐鹏又接着道,“如果在下猜测的没错的话,让雍王回都城,大概是太子的手令。”
“既然生病,病到何种程度?”
难道老年痴呆了?
才会让太子监国!
真想去皇帝老子床榻前去瞧瞧,你要是被绑架了,就眨眨眼。
齐鹏拱手道,“在下不知。
这些消息都是在宫外打听到的,在宫中并没有伙计。”
林逸道,“如果本王想知道呢?”
“恐怕很难,”
重生之當家惡女
齐鹏摇头道,“想必王爷也知道,圣上的寝宫守卫何等森严。”
“哎,宫中真没伙计?”林逸又接着问。
“如果王爷想有,大概就可以有。”
齐鹏笑了,笑的很开心。
“奶奶个熊,”
林逸见不得他得意,没好气道,“先安排人打听,能了解多少算多少。
太子监国,处处透着古怪,不打听清楚,本王睡觉都不安稳。”
“王爷,布政司有钱,都指挥司有钱,卫所有钱,”
齐鹏淡淡地道,“在下虽薄有浮财,可手下伙计众多,各个都要吃饭的,王爷您……”
都市神手
“你要是再敢多说一句废话,信不信本王揍你?”
林逸毫不客气的打断道,“你吃本王的,喝本王的,找你办点事情,你还敢找本王要钱?”
齐鹏道,“王爷您说过,亲兄弟明算账,在下是交了伙食费的。”
他在和王府可没有白吃白喝。
兼職王妃好難踹
林逸咬牙道,“说吧,你要多少!”
“不多,不多,”齐鹏摇头晃脑道,“每个月给一百两便足矣。”
“一百两?”
林逸怀疑自己听错了。
“不过在下有个条件。”
齐鹏紧接着道。
美人如妖:傾國召喚師
“什么条件?”
“在下想王爷免了我这伙食费。”
“哼,原来你是在打这个算盘,”
林逸揉揉额头道,“行,本王同意了。
宫里的事情弄得越详细越好,特别是我妹妹和老娘那边。”
“是。”
齐鹏点头道,“王爷请放心,公主与娘娘眼前无恙,不过这书信往来就没那么方便了。”
“是啊,要不然这么大的事情林宁早就给我飞鸽传书了,”
林逸把杯中酒喝完,仰靠在椅子上,“别的都不重要,我只要你把她们替我看好了,有什么消息,一定要第一时间和我说。”
“王爷请放心,在下一定竭尽全力,”
齐鹏又突然道,“四皇子晋王,七皇子南陵王、八皇子楚王,已经在前日就藩了。”
“就藩了?”
林逸很是吃惊,咬牙切齿道,“你说话能不能一次性说完,为什么非到最后才说?”
超級仙
齐鹏笑着道,“忘了……”
“你有种!”
看着他这有恃无恐的样子,林逸气的想上去踹上一脚,“偷着跑去就藩的?”
光明正大的去,只要太子不是傻子就不能同意。
“据说晋王也不小心摔断了腿。”
齐鹏笑着道。
“幸亏本王有先见之明,跑得早,不然这腿也保不准会断一条,”
林逸笑着道,“不过,老八这家伙没必要跑吧,楚州现在乱成一锅粥了,去了有什么意思?
他跟太子乃是一母同胞的亲兄弟,再怎么样,太子还是会看在皇后的面子上放过他的。”
齐鹏提醒道,“王爷,楚王亲近的好像是雍王。”
總裁的7日戀人
林逸道,“你不说我都忘了。
以前只是怀疑而已,不过这次直接跑路,看来是真的了。”
太子做人也真是够失败的,连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兄弟都不站在自己这边。
可是一细想,也完全正常,太子林睿与八皇子林詹性格脾气、处事方式迥乎不同,甚至可以说是水火不容。

h4cxl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朕又不想當皇帝討論-137、戰爭相伴-sd5st

朕又不想當皇帝
小說推薦朕又不想當皇帝
难怪了!
这个小太监居然能入洪应的眼!
谭喜子来了之后,最高兴的莫过于叶秋。
洪应全部的精力都放在了谭喜子身上,他的压力一下子减轻了许多。
最悲伤的却是方皮和余小时,因为洪安开始围着谭喜子师兄长,师兄短,把他们给忽略了。
余小时要去揍谭喜子,作为堂弟,方皮很负责任的把他给拦下了,原因只有一个:打不过。
既然如此,就不要去找不痛快了。
余小时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谭喜子与洪安出入成对。
甚至连善因都感受到了这个世界的恶意。
十五岁。
七品巅峰!
这个小太监简直就不能用妖孽来形容了!
总之,站在这个小太监的面前,善因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什么修为,更没脸说自己是什么武学天才!
洪应正在教谭喜子所谓的辟邪剑法,没避讳人,他也跟着去看了一会,就忙不迭的跑了。
他还要替他善家传宗接代的。
但是,他却能切实感受到那辟邪剑法的威力,他听叶秋嘟哝过,辟邪剑法一出,天下再无剑法。
叶秋的剑法,他是真心佩服的,单论剑法,可谓是冠绝天下。
叶秋都这么说了,这辟邪剑法肯定厉害。
有了这剑法,这谭喜子步入八品,是早晚的事情。
联想到洪应那恐怖的实力,谭喜子之后再怎么样,他就不敢想了。
总之,他自己最废柴就是了。
可惜,他又不是那么轻易服输的人,每日修习会元功的勤奋程度,与叶秋不遑多让。
善琦看他这样子,非常的欣慰。
林逸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
因为他生病的消息传到他老子的耳朵里,迎娶王妃的事情暂时泡汤了。
得等到他病愈的消息传到他老子耳朵里,而恰好他老子哪天刚好心情好想起来这件事情,他才有机会把老婆娶回家。
“悲催。”
想到这里,林逸不免又把善琦给恨上了。
老子还没死呢,这么着急上奏折干吗?
“王爷,您有何吩咐?”
林逸莫名其妙突然出来这么一句话,令善琦一头雾水。
“本王二十了……”
“王爷又长了一岁,可喜可贺。”
“我还是光棍…..”
“光棍?”善琦一时间没理解这个词的意思。
“漫漫长夜,本王都是一个人。”林逸瞪了他一眼。
“…….”
善琦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明月和紫霞都在,他又不能直接说,您有俩侍女呢!
前夫的逆襲
虽然算不上国色天香,可是红袖添香亦是有余!
要不然,您留侍女干嘛!
“你说本王要是成亲,还需要回都城吗?”
林逸突然想起来这个问题。
“王爷,”
善琦只以为他是想回都城了,所以不好刺激他,说话小心翼翼,“王爷,这平江县主就在南州,圣意大概就是由和顺郡王直接送过来。”
“要不然为何指婚这么近的?
不就图个近嘛,”
林逸也是明白的很,“即使是老子死了,我也不得回去啊。”
修夢成仙 暮笑輕歌
这就是藩王的宿命。
厚脸皮留都城可以,但是想回去,就难比登天了。
死爹都不能回去。
善琦听见这话后,噗通跪在地上,大声道,“王爷慎言!”
“瞧你这什么出息?”
林逸冷哼道。
善琦严肃的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
“你现在的俸禄是本王发的,”
林逸不屑的看了他一眼。
你善家置的大船,现在拿的就是三和的引票!
要不是齐鹏跟他说,他都不知道。
但是,他依然没有明说出来,伤感情,“昨日,你才从本王的府里搬出去两万两银子。”
光靠布政司收的那点赋税够什么用?
还不是得靠他补贴!
“王爷说的是。”
善琦低下了头。
“哼,行了,有事说事,没事就回家睡觉吧,”林逸打着哈欠道,“本王也是困了。”
“下官有一建议,”
善琦拱手道,“三和已有八所学堂,所费甚多,不知可否收束脩?”
林逸道,“这点钱你们布政司都没?”
善琦道,“下官怕是水中月,镜中花。”
林逸抿了一口茶后,接着道,“一年之计,莫如数谷;十年之计,莫如树木;百年之计,莫如树人,这些道理还用本王多说吗?”
“王爷,时不与我!”
善琦急切的道。
“你们啊,”
林逸摇头道,“有些事情不是因为看到希望才去做,而是坚持了才有希望。
本王做事情呢,不需要你们教。”
陈德胜道,“王爷,事由轻重缓急。”
林逸笑着道,“讨饭的你们都是见过的吧?”
陈德胜沉声道,“请王爷指教。”
林逸由着明月给他揉额头,揉舒服了,并不怎么想说话,愈发懒洋洋道,“讨饭的人并不会妒忌富贵之家,可他肯定会讨厌收入更高的讨饭的。”
善琦与陈德胜对视一眼,只要不傻的,都能明白这话的意思。
终究退了下去。
林逸身后的结痂终于退完了。
身后全是红紫一片,确定身后没有创口以后,他不顾天气炎热进山泡温泉。
据说泡温泉对身体有益,不知道有没有科学道理,反正先泡了再说。
但是,又不敢泡的时间太长,待了半个时辰就匆匆上岸。
做一副短打扮,不知不觉中又走到了白云大庙,烧香的人络绎不绝,但是没有人识得他。
摆摊算卦的孙兴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弓着身子走过来低声道,“王爷…..”
对于眼前这位,他真是又爱又恨。
和王爷来了三和后,他们这座平常连个鬼影子都见不到的大庙,突然兴隆了起来,他也立了“一日不超过三卦”的规矩。
就这也不少赚。
同时,自己还兼着讼师的生意。
说日进斗金有点夸张,但是一天二三两银子没有问题。
幽靈交易所 叫偶爬爬
自己之前一年都赚不了这么多。
惡少的鉆石嬌妻
唯一不妥的是,这位和王爷不知道是不是故意打击报复,居然让自己教孤儿院的孩子摸骨算命!
居然还是个瞎子!
为了这个瞎子徒弟,自己操碎了心,简直夜不能寐。
毕竟和王爷早就说了,徒弟要是不能出师,他这道士就不用做了。
无耻的令人发指!
偏偏又不能反抗。
是个人都知道,三和天大地大,和王爷最大。
“看你红光满面,又捡着钱了?”
林逸调侃道。
“王爷说笑了。”
孙兴恨不得跳起来大骂。
網遊之第九藝術 微笑的男蝴蝶
你他娘的捡钱给我看啊!
但是,想到这位刚刚大病初愈,自己不好太刺激他,说话的声音都小了许多。
他要是死了,自己的财路就算断绝了。
他的想法跟许多聪明的三和人想法一致,这位和王爷活着还是有点用处的。
林逸瘪瘪嘴,没搭理他,信步走进了大庙。
但是进了门口,犹豫了起来,左转是和尚庙,右转是道士观。
殺無赦
反正自己见神拜神,见佛拜佛,索性就先去左边了,回头再去拜三清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宽大的佛堂里,十几个蒲团上面一排全是虔心祷告的。
他居然没有看见一个男的。
他算是唯一一个。
“菩萨,您可真灵验,和王爷真的病好了,谢谢您,以后我燕十七,对天发誓,日日给你上香…….”
声音细不可闻。
林逸还是听了一个大概。
他决然想不到,这个小姑娘会替他祈求这满天神佛。
燕十七从蒲团上站起身,一回头便看到了站在身后的林逸。
吐吐舌头,匆匆离开了。
林逸看着她的背影,忍不住笑了。
学着她一样,在菩萨面前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然后往面前的箱子里放了一锭银子。
流匪岳州韩辉手下大将金科被林逸的亲舅舅袁青逼到了绝地,退入了三和。
三和边境不安,连带着也斩断了流民进入三和的道路。
善琦、谢赞等一众老头子,包括远在放鸟岛的温潜、韩德庆的水师都回来了。
一旦十几万溃兵顺着新修的道路进入三和,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三和的总人口才多少?
这么多人涌过来,完全无法用生灵涂炭来形容。
“请王爷定夺!”
善琦说完后,一屋子的人全随着他跪了下来。
“我这舅舅,也太为难人了。”
林逸一时间也无法做出是否要御敌于外的决定。
他始终还是抱着一丝侥幸,反贼不会进入白云城。
“王爷,这么多孩子,万一流匪进入…..”
谢赞觉得自己似乎隐隐抓住了林逸的弱点,“后果不堪设想!”
“那就干他娘的!”
林逸终于发狠了。
无论如何,他都不想让孩子们受到伤害!
“王爷英明!”
屋子里的回应声把林逸的耳膜震的生疼。
白云城大街小巷刷满了白色的标语:
輔佐相公奪帝位:妾身六兒
参兵光荣;
保卫三和;
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
加强战备,准备战争!
整个三和都掩在一种肃杀的氛围之中。
即使是傻子,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只用了十日,三和的卫所就扩充到了一万人,民夫七千人。
紧跟着是三和的粮食价格上涨。
按照善琦的意思,直接把这些奸商抓了砍头。
“经济问题用经济方法解决。”
林逸直接拦住了,开放三和粮仓,降粮价,赔死这帮子奸商。
ps:因为是新题材,老帽还是写的比较小心,大家多包涵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