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頭大軍師

z4zfe精品言情小說 狗頭大軍師 ptt-第一百四十八章 是何出身分享-u0fl5

狗頭大軍師
小說推薦狗頭大軍師
眼下盘踞在山寨中的,除了东阳府的这几家势力外,便只有苍梧派的那名内门弟子孙胜兴与万兽王左军师飞狐方觉所率领的这一支万兽王的人马。
而这三方势力中,虽然是以苍梧派的名头最大,乃是当今武林中的七大门派之一,但却也是眼下寨中势力最小的。因为孙胜兴只是苍梧派一名无甚名气的普通内门弟子,而且此来只是孤身一人,完全代表不了苍梧派。东阳府的几家势力肯放他进寨落脚,也只是卖苍梧派一个面子。孙胜兴对此也很有自知之明,进寨后就显得非常低调,拒绝了于占元与方觉等人的邀请,独自一人居住到了靠近后寨门的一座小院子,也是勾陈原本在山上的居处——南山居。
祖傳土豪系統 第九傾城
馭獸狂妃:帝尊,來接駕!
升仙
孙胜兴只是孤身一人,估计就是纯粹适逢其会碰到了,然后一时好奇上山来看个热闹。而东阳府的这几家势力与万兽王的那支人马,就绝不只是冲着看热闹那么简单了。同时,这两方也都是人多势众,带了不少人上山。
所以方觉等人在住进寨子后,虽然也表现出了强龙不压地头蛇,没有跟东阳府的这几家势力争抢浮云居与太极殿这两处寨子中央之地以及整个寨子条件最好的地方,但是却也同样有派了人在城墙上盯着寨外的动静。不过为了表现出对东阳府这几家地头蛇势力的礼让,方觉派去的人很少,只有两个,前寨一个,后寨一个,而且还都隐藏了起来,没有让东阳府这几家势力发现。
正因为前寨也有方觉放下的一个暗桩,所以当勾陈带着李长丰、罗星等人进寨时,方觉也同样得到了消息。不过他在知道后,却是并没有立即带人出来查看,而只是派人继续盯着勾陈等人打探消息。
对他们来说,既然眼下并没有占据寨中的中央之地,而是做出了强龙不压地头蛇之势,让给了东阳府的这几家地头蛇势力,那眼下另行有人进寨,也理应是这几家占据了寨中主位的东阳府地头蛇势力去出面处理。他们眼下居于客位,自然用不着急着出去。
本来方觉是指望东阳府这几家势力能够试探出勾陈等人出身来历的,但谁知于占堂等人太过无能,勾陈这边也太过厉害。所以当派去盯梢的人把打探到的消息回去告诉方觉,尤其是在方觉得知勾陈竟能以喝声轻易杀死一人时,立即对勾陈等人起了兴趣,这才带着人赶过来查看。没想到刚赶到,就遇到了这一出。
他在得知勾陈能以喝声轻易杀死人时,也是已经推断出了勾陈会使内功中极为少见的音杀功夫,心里当时也立即认定了勾陈的出身来历必定不凡。否则如何会使这种极为少见的音杀功夫,这种功夫不但难学难练,就练传承也极少。不是底蕴深厚的大门大派与武林世家,恐怕也掌握不了这种极为少见的音杀功夫传承。
至于盯梢之人旁听到的勾陈出身一个籍籍无名的所谓“陈家沟”,方觉自然是对此半点不信,认为这应该是勾陈所捏造的一个假地名。如果世上真有,那也是纯属巧合,反正这家伙应该绝不会出身于一个籍籍无名的小山沟。当然,如果那座小山沟里隐藏有一个不出世却传承久远的古老世家或门派,那倒是有此可能。
虽然江湖之大,无奇不有,更隐藏有无数秘密。便是方觉这种见多识广之辈,也不敢说就了解所有。但他还是觉着这个可能性应该很小,反而是对方故意隐藏身份,出身某个名门大派或武林世家的可能性更高。
林門嬌 孫默默
但当他赶到后,听到勾陈口中随意说出“反贼”二字时,又不禁立即推翻了自己之前的推断,这时反而认为前一种可能性更高了。因为从勾陈刚才随意说出口的语气与态度便可知,这家伙是根本不了解“江湖事江湖了”的这条江湖规矩,所以出身于某个很久不出世的古老武林世家或门派的可能性便更高了。正因为与世隔绝许久不出世了,所以才不了解这些江湖规矩。
再嫁小夫郎 sj姣兒
当然,也不排除勾陈是明知故犯,就是当真不把万兽王给放在眼里,所以才故意口称反贼的。但方觉平生阅人无数,又智慧过人,却是能轻易看出来,勾陈刚才说出“反贼”二字时,应该是确实不了解“江湖事江湖了”这条江湖规矩的,以致对方在说出口后也立即意识到了有些说错话,却还是一连不明所以,没想明白到底自己说错在哪儿了。
穿過黑洞的盡頭 血戰
不过方觉虽然看出了这点,却是并没有这般立即认定,就算是对方当真不了解这条江湖规矩,理应不知者不怪,但他可并不是多么宽宏大量的人。尤其是,眼下这话还被他这方的所有人都听到了。就算他可以不怪罪勾陈,他身后的这帮手下可也不会轻易放过勾陈,更别说勾陈的话里不但把万兽王称作了反贼,还表现的非常不屑。他们身为万兽王的属下,自然绝不会让人这般轻易侮辱。
此时除了方觉之外,万兽王的这帮手下几乎个个都是对勾陈怒目而视,面色不善。
也就是眼下是方觉做主,方觉还没发话,否则的话,他们早就扑上去教训这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了。
万兽王身为大魏朝当今天下的九路反王之一,确实是朝廷明令宣称的反贼,以万兽王为首,万兽王一方的势力,也几乎个个都有海捕悬赏文书。
所以江湖中人私底下称他几句反贼,其实倒也没有什么,毕竟天高皇帝远的。就像几个乡下农夫在田间地头骂几句皇帝老儿,皇帝也未必能听见,就算真有可能偶尔知道了,也未必会去跟几个乡下农夫计较。
眼下如是换个场合,勾陈说几句万兽王是反贼原也不算什么,可眼下万兽王的一支势力却是正在寨中,勾陈还这般公然说确实是很不合江湖规矩了,更别说眼下还被方觉等人听到了。
超級男保姆 邪無恨
怕就是为这二字,方觉等人便无法跟勾陈善了了。

rf2dz引人入胜的小說 狗頭大軍師 起點-第一百三十九章 縱馬欺人讀書-xr8rv

狗頭大軍師
小說推薦狗頭大軍師
“好了,进寨吧!”
见李长丰的那名护卫已经把该说的消息说完,勾陈立即一挥手,又一马当先地率先往寨内行去。
旁边的李长丰与罗星对视了一眼后,也没什么异议,立即随后跟了上去。勾陈身后的苏云龙以及刘荣培、胡海坤等人,自然是更没异议,立即跟着行动。
东阳府的那几家武林势力并不是为了霸占整个黑风寨,所以虽然占了寨子中央的太极殿与原本大寨主居所的浮云居,却是并没有派人把守寨门,也没令人收起吊桥,甚至容许了苍梧派那名内门弟子孙胜兴与方觉所率领的那支万兽王人马进寨居住。也是为了显示出寨子内若真有宝物的话,大家各凭运气寻找,他们并没有闭门独霸的心思。
不管是真没这心思,还是假没有,至少要暂时表现出这个态度。以免宝物还没出现,就先成了寨外所有人的公敌,受到众人敌视。
东阳府的这几家武林势力做为本地的地头蛇,又是自府城而来,队伍中也各有内力境的高手坐镇,再加上几家合作一处,保持了暂时合作后,人数也是不少,明面上勉强可以算是最强的一支,但寨外的人数却是更多,一旦真惹起了众怒,被所有人敌视,他们几家联合也是吃不下来,自然也就不敢过分霸道行事。
更别说,眼下寨子里还有一名七大门派之一苍梧派的弟子,以及九大反王之一万兽王的一支人马。
有这两家在侧,他们也就更加硬气不起来。虽然孙胜兴与方觉率领的万兽王人马都对东阳府这几家势力表现的很客气,没有做出强龙力压地头蛇之举,但东阳府这几家势力却是也不敢真对孙胜兴与方觉等人当真不客气。
但东阳府这几家势力虽然没有让人看着寨门,不准其他人进来,却还是在寨墙上放了几个人观望寨外的情况,以便外面发生什么大的变化,可以随时向他们禀报。
勾陈眼下带着八十多人有些气势汹汹地进寨,自然绝对是大事,所以在勾陈进寨之前,寨墙上早就有人飞身下去前往禀报了。
等勾陈这时带人通过吊桥进寨后不久,就有一名人高马大的四十多岁壮汉带着六、七个人挡在了勾陈进寨的路上。
看到勾陈过来后,那大汉单手抬起,竖掌做出让勾陈停住之势。
但勾陈见状,嘴角微微一翘,却是并没有勒马停下,反而是双腿一夹马腹,又再次提高了马速,视若不见地直往那大汉策马撞去。
“好个无礼小辈,没长眼吗,给我停下!”大汉见状,不由面色一变,立即怒骂喝道。
“好狗不挡路,你让开便是,须知这路不是你家开的。”勾陈在马上回了一句,丝毫没停,反而又再次加快了马速。
“陈公子,那拦路的是东阳府于家家主于胜魁老爷子的次子于占堂,旁边跟着的还有神拳门掌门神拳太保贺归元的两名弟子,剩下的几个也都是东阳府有头有脸的江湖人物……”
眼见勾陈话都不搭地就直接纵马向于占堂冲去,后面的飞鱼帮帮主胡海坤立即不由面色大变地在后面提醒勾陈道。
胡海坤的飞鱼帮,也是东阳府的一家势力,不过并非像于家、神拳门一样,属于府城,而是东阳府下属的安邑县一家帮派。这安邑县是东阳府下面的一个大县,而且离府城要比长庆县近许多,道路也好走的多,并且还有水路通衡连结两地。
而胡海坤的飞鱼帮,正是在这条水路上讨生活的,不但在安邑县占据了一座码头,日常也做押船运送货物之事。从安邑县出货运的最多的,就是前往东阳府城。故而胡海坤平日经常来往东阳府,与府城的这些当地江湖帮派、武林世家等也颇有走动,自然也就对于家与神拳门这几家东阳府的江湖势力很熟悉。
他以往只是东阳府下面下属县城的一个小帮派首领,在面对府城的这些江湖势力时,自然是都觉得高高在上,招惹不起。所以这时他虽然也清楚勾陈的厉害与本事,但眼见勾陈丝毫没有接洽之意地就要直接起冲突,还是让他下意地不由立即十分惊慌担心。
府城的这几家江湖势力,可没有一个他能招惹的起的。就算是势力最小最弱的一家,也都比他的飞鱼帮强。灭掉他的飞鱼帮,着实不会费多大事。
但勾陈闻言之下,对胡海坤的话自是毫不理会,没等胡海坤说完,便立即打断地毫不在意道:“那又如何?”
“好个狂妄小辈,找死!”此时那于占堂自然也是听到了胡海坤在后面对勾陈的呼喊,提醒勾陈他们这些人。
本来勾陈若是不认识他们,那还勉强可以算不知者不罪,但眼下勾陈得了胡海坤提醒后,已明明知道他们的身份,竟还是照样没停下来地驱马撞来,并且丝毫没把他们放在眼里,立即就让于占堂等人不由听的大怒。
这就是借助座骑冲撞的优势与威力,连人带马一起冲过来后,力量更大,完全不是人力可挡。骑兵在战场上,也向来都是举足轻重,并往往是决定胜负的关键军种。
此时勾陈虽然没拿任何武器,马速也没有完全提起来到最快的速度,可便是小跑着连人带马冲过来,也是颇有威势。若是换作普通人,绝对挡不下来,只有躲避的份儿。
但于占堂可并不是普通人,而是一名武者,并且还是一名踏入外力境九重的武者,身具九牛之力。即便是面对一名全副武装、人马皆着甲,并且速度还完全提起来的骑兵他也不怕,更别说勾陈眼下的只是小跑,还没着甲了。
面对勾陈策马冲来,他夷然不惧,大喝一声后,不退反进,立即大踏步向前地一步跨出,抬手就往勾陈策马奔来的马头按来,要以蛮力硬挡下这匹奔马。

0syc1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狗頭大軍師 起點-第一百三十三章 蒼梧派弟子 內門外門與真傳-92wi2

狗頭大軍師
小說推薦狗頭大軍師
“公子!”
距离吊桥约有七、八十步左右距离时,忽然旁边闪过一人,向李长丰行礼叫道。
勾陈见状一瞧,倒是对这人也有些印象,认得是李长丰身边的一名护卫。不过叫什么,他就不知道了,李长丰也没有特意介绍过。
因为不知道此人叫什么,再加上这人在李长丰的护卫中也表现的很普通,所以勾陈刚才却是也没留意到这人不在,直到这时出现,才发现这人刚才离开了。不过他这时稍作一想,便也猜到了这人是去干什么,多半是刚才被李长丰派出去打探山上的消息了。
当然,这人也很有可能就是临时离开去解个手,这也并非是不能离开的理由,李长丰总不至于连所有人的吃喝拉撒全都管制干涉。所谓“管天管天,管不了人拉屎撒尿与放屁”。
不过这人如果真是临时离开去方便的话,那归队时就没必要这么郑重其事与大张旗鼓了,尤其是还当着勾陈与罗星等人的面,拦在队伍前面。真要那么做,可会给李长丰显得特别丢脸。所以必然是有正事要禀报,这人才会郑重其事地露面归队。
“这是我刚才派出去打探消息的。”李长丰见到这人出现后,却是也特地转头向勾陈解释了一句。
“果然。”勾陈心中暗道一句后,立即点头称赞道:“还是李兄想的周到!”
“总要知己知彼才是。”李长丰有些意味深长地笑了笑,立即抬手示意这人归队。
李长丰的队伍中,自然有这人刚才离开留下的空马,这时归队上马后,便立即跟在李长丰身边,打算低声开口向李长丰单独禀报他打探到的消息。
李长丰见状,微一皱眉,在这人开口之前喝斥打断道:“打探到什么,直说便是,陈兄与罗兄都是自己人,不必这么遮遮掩掩。”
“是!”这人立即表示认错地一点头后,便轻咳一声,提高了声音,把自己刚才离去所打探的消息一五一十地向李长丰与勾陈等人讲述了出来。
这人似乎很擅长打探消息,短短时间内就已经打探到了不少消息。其中正有关于此时黑风寨内各方势力的,据其打探到的消息,眼下占据了黑风寨内的几家势力,主要是以东阳府的一个武林世家于家以及一个叫神拳门的门派为首,剩余的也多是东阳府的势力,算是这两家的附庸。
另外还有两家,则颇让人意外,一个是七大门派之一的苍梧派一名弟子,另外一家则是大魏朝九路反王之一的万兽王成虎的势力。
这名苍梧派的弟子,据李长丰那名护卫打探来的消息称,倒并非是像苏云龙一样,同样是苍梧派的真传弟子,而只是苍梧派一名普通的内门弟子,在江湖上也没什么名声。据其自报身份,说是叫孙胜兴。
江湖上的各大门派,尤其是人数较多的,一般都把传人弟子分为外门弟子、内门弟子与真传弟子。
外门弟子也被称作杂役弟子,一般都是在门派中从事一些看守、打扫等低下工作的,练武的资质也只是一般,也基本上无法获得门派内的一些真传武功与绝学。甚至这种弟子,都没有专门的师父教导,是没资格拜师的,只是派内安排了人统一教导,学些防身的本事,有的甚至武功也不教,就只是专门做些杂事,所以才被称作杂役弟子。
像那些大门大派,招收的弟子都是专门上山学艺练武的,许多弟子本身的出身也都不凡,是大门大户出身,所以自然需要些下人随从等服侍,照顾饮食起居。
而这些人自然也不能毫无身份,所以便都被安了个外门弟子的身份,说出去多少也是个名号。外门弟子中若当真有那种资质出众,学武进境很快的,一般也能够通过武功考核进升为内门弟子。或者有被门派内的师长看中收为徒的,也能够获得提升身份,成为内门弟子。
内门弟子,一般就是各大门派内的正式弟子与中坚力量了。一般都有专门的师父教导,也多是先行拜师后,才会被收入门内的。教学模式,基本上也是传统的师徒相授。
内门弟子在正式拜师后,就可以学习门派内的大部分武功,也有机会获得正式的真传与绝学。不过练武并不是一蹴而就的事,需要勤学苦练,按部就班地逐步提升。所以大部分内门弟子即便有机会获得门派内的真传绝学,却是大多数也限于本身资质,而无法达到获得本门真传绝学的要求。
内门弟子若资质出众,练武进步很快,也有机会通过考核来提升身份,晋升为门派的真传弟子。
真传弟子,就是一家门派内的真正核心弟子了。一般都是门派门的掌门人与各大长老等高层实权人物所收的亲传弟子,一入门就会获得不凡的身份,高许多普通弟子一等。
但要想获得这种身份,能被掌门人与长老等人物相中,自然首先必须资质超群,否则这些人眼光极高,又哪里会能看中寻常普通人。
各大门派的真传弟子,一般都是像苏云龙这种资质极高,一起始就能够靠修炼内功入门的。像李长丰的那个书童李卓,也有一起始就能够直接修炼内功入门的资质,放在七大门派中,便属于是有机会一步登天,直接被掌门人与长老看中收徒,一入门就成为真传弟子的。
不过李卓在李家的身份也并不低,虽然名义上只是个书童,听起来位份不高,似乎是那种随时能被人呼来喝去指使的,但他可是李长丰这个李家嫡系传人的书童。再加上他又是李家的家生子,先天上也颇得李家信任,也是有机会能够学到李家真正家传绝学的。
若他李长丰能够成为李家的家主,那他身份必然也会跟着水涨船高,到时就是李家的大管家,身份绝对不低。也就是现在看起来只是个书童,说出去有点儿好说不好听而已。

cn7an超棒的小說 狗頭大軍師 txt-第一百三十二章 一馬當先我爲首-rcfwb

狗頭大軍師
小說推薦狗頭大軍師
此时的黑风寨属于无主之地,虽然寨内眼下也有不少人占据,但只是临时性的,而且是多方势力混杂,并未形成统一的领导,所以算不上是个整体。
既非整体,也就无人统属。所以整个寨子并没有建立起有效的防御体系,不但寨墙上没什么人站岗防守,就连寨门前壕沟上的吊桥也是放下来的,并没有收起。寨门也是大敞着,完全没关。
不过这倒不是完全没人想到,而是这些人上山的目的完全不同,他们并不是为了占领黑风寨的,而是来山上寻宝的。就算已经听说了山上没有宝物的那个消息,也是打算着来看热闹,并且来确认一番。
毕竟“耳听为虚,眼见为实”,传闻的消息未必就是真的,还是自己亲眼见到的才能更确信。所以大部分人都是抱着这种想法与打算而来,想着上山亲自确认一下,是不是真的没有宝物出土。
既然是来寻宝与确认,无论寨内还是寨外,大家的目的都大同小异,自然也就没必要专门堵着门,不让寨外的人进来。先行占了寨内的已经是在寨子里搜寻过一番,并无所获。若是有,那堵门独占尚算是情理之中;可眼下没有,那就没这必要了。
故意还堵着门,岂非是“此地无银三百两”,要让别人怀疑里面有宝贝,然后他们要独吞吗?这就成了“打不着狐狸还惹一身骚”,凭白成了所有人的公敌,怀疑他们独吞了宝贝。他们就算再是如何解释也没用,长一百张口也分辨不了。
所以,没寻着宝贝,也就完全没必要堵门。这也算是自证清白,而且以示公平,表示他们没独占,大家都还有机会。占了寨子里面好的地方,可以住得更舒服点儿,那是他们的本事,他人实力不行,也会认为一点。没必要为了一个暂时的落脚点,而去拼个你死我活。但若是他们关着门显得要独吞宝贝,那绝对会立即引起公愤,也会引起寨外所有人的针对。
这黑风寨也就是个普通的山贼寨子,寨墙算不上特别高,轻功好的人还是能够倚仗轻功上去。所以他们关上门收起吊桥也没用,真引起了公愤,还是有人能够抢上寨墙打开的。
勾陈一马当先,率领着身后八十多人,气势汹汹、辉武扬威往进寨的吊桥而去,前面挡路之人纷纷辟易退往旁边。
练武之人虽然大多脾气火爆,一言不合就能跟人动手,也习惯靠动手来解决问题,却也知道“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
眼下勾陈这帮人人数实在太多,八十多个,直接是好多势力的几倍人手,而且又全部是真正的武者,并非有不会武功的充数。所以这么明显的实力差距,也就让好多人虽心有不忿却不敢招惹。实力相差实在太大,上去明显就是被碾压的份儿,毫无胜算。所以大部分也就选择了“好汉不吃眼前亏”,再说还没到真正抢宝贝的时候,也就没必要这时候去跟眼下人数最多的这帮人打生打死。
勾陈一马当先而行,李长丰与罗星两人也都不跟他抢这个风头,反而都故意落后半个马身,让勾陈凸显出来,立即便显得他们所有人都以勾陈为首。
勾陈却是也不在意这个,这次黑风山事件引来的各方势力与人手虽然有些出乎他意料的多。而且在他已知的势力中,已经有佛门四宗与八大世家这样的顶尖势力参与。如果算上苏云龙仙都派真传弟子这个身份的话,连七大门派都算得上有份儿。但总体来说,大部分势力与武者实力还是并不算太强。
毕竟眼下来的,大部分都是以东阳府武者居多,外加一些临府的势力,真正像李长丰、法藏和尚这种完全外来的还是较少。而李长丰眼下算是他这边的,法藏和尚他也认识,昨晚打过交道,苏云龙现在更是他的手下。跑除过这几个,也就把他已知的佛门四宗、八大世家、七大门派中人剔除了出去,余者还真不被他给放在眼里,所以他此时也是完全不担心出这个头。
当然,这些势力与武者中,也很可能有隐藏的其他未知高手,并且也极有可能是出身七大门派、八大世家这等顶尖势力之列。但勾陈自仗着有苏云龙这位内力境六重的高手在身边,就算再有什么高手出现,也都可以挡一挡。苏云龙不行,罗星那边可还有个内力境十二重绝顶的吴平。做为目前的同伴,关键时刻也应该会出手替他挡一下。
另外,他本身也不再是以前的手无缚鸡之力,还有隐藏的法术手段,自信自保还是没问题的,总不至于一个照面就被人给杀了。眼下的黑风山,应该不至于会来真气境乃至先天境界的大高手。真要有这种隐藏的高手忽然对他出手的话,那他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有道是“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运气这种事,实在是说不定的。有时你好好的坐在家中不出门,也都有可能会遇到灾祸。比如隔壁发生火灾被波及,虽然机率确实很小,但也不能否认存在有这种可能小。甚至有可能忽然飞机失事,就刚好砸到你家楼顶上了。
就算只是普通人,生长在和平年代,在一生成长的过程中,也会遭遇到数不清有可能会危及到性命的危险。比如小时候走路不稳跌一跤,很可能就不幸跌死了;在河边玩儿,很可能就掉河里了;过马路,也很可能不小心被车撞。
总之,没有那种绝对的安全,风险这种事是说不定的。谁成长的过程中还没点磕磕绊绊,谁从小到大没受过伤的。
所以这种事也不能看的太重,不然真就成了杞人忧天,整天担心自己有可能遇到危险了。真那样,一天什么也都别干了。
勾陈做为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再加上现在又学了不少防身自保的手段,所以也是相应的“艺高人胆大”,这点儿险还是敢冒的。
做任何事,都有可能会遭遇危险。真要成天担心这个,那就真是什么都做不成了。

6jin0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狗頭大軍師-第一百三十一章 進寨閲讀-kp1ba

狗頭大軍師
小說推薦狗頭大軍師
李长丰与罗星都想暂时保持低调,便也就没与其他人争抢地盘,只是选了个无人的偏僻角落。
不过他们也没有就选择此地不动,在此设立营地的意思,再加上还要等勾陈上来商议,也就只当个暂时的落脚点,一帮人都只是在此下马休息,并没有安营搭帐篷。
两人都没有想到勾陈会把山下那些临时强征的手下全部一起带上山,原本还想要暂时保持低调的,等勾陈这一上来,便全落空了。勾陈带了这么多人,一上山就立即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再等勾陈赶过来跟他们汇合后,自然也就把目光跟着吸引了过来。尤其是他们双方这一汇合,人数再次增加,达到了八十多个。
在山上大部分势力都只是带了十来个,多者二、三十个人手的情况下,勾陈这边八十多人,实在是不得不让人侧目与忌惮。这么多人手,并且还全部是真正的武者,绝对是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陈兄,你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把这些人全都带上来了?”李长丰见到勾陈后,立即迎上来。然后看着勾陈身后的这帮临时手下,颇为有些无奈地道。
勾陈闻言一笑,道:“带上来壮壮声势吗!我自己带的人手太少了。反正也让他们过来帮忙做事了,不用白不用。再说大家都是要上山的,也就一起跟着吗!”
李长丰叹道:“陈兄你这么做,未免太过引人注目了吧?”
勾陈道:“引人注目就引人注目吧,也算不得什么事。有时候引人注目,也未必就是坏事。”
“陈兄没听说过句话吗?‘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啊!”李长丰再次无奈地道。
他眼下再想重新保持低调,已经是不可能了,因为勾陈已经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过来了,也就连带的让所有人都注意到了他们。就算他这时再跟勾陈分开,保持距离,也仍是会被其他人所注意,绝不可能再像刚才那样保持低调了。
勾陈笑道:“只要咱们够强,风就奈何不了。我觉着眼下这山上,怕是没这么强的风。李兄难道连这点儿自信都没有吗?”
“那倒不是。”李长丰摇头笑道:“只是咱们就是来看热闹的,实在没必要出这种风头。”
勾陈道:“出了风头,也照样能看。”说罢后,他转身一挥手,往黑风寨的方向一指,接道:“走,进寨!”
李长丰闻言,又是不禁吃了一惊,确认问道:“陈兄不再三思下吗,这就进寨?”
“都到了,不进去干吗?”勾陈反问了一句后,伸手指了下寨外平地上的那些人,又问道:“李兄难道也打算像这些人一样,在外面搭个帐篷吗?有现成的房子不住,干吗在外面吃这土?”
罗星闻言,在旁边插口道:“里面也不是空的,早就被人给占了。”
“那又如何?”勾陈道:“凭咱们的实力,进去难道还占不了一个落脚之地吗?”
罗星闻言,立即傲然道:“这当然不可能。就是怕太引人注目了。”
勾陈道:“咱们现在不就已经够引人注目了吗?既然如此,那还怕什么,反正都是引人注目。被人多看两眼,又不会死。”
李长丰在旁边又是无奈一叹后,道:“陈兄这话倒也没错,确实是这个道理。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只好舍命相陪了。”
勾陈摇头一笑,轻挥着手中折扇道:“李兄这话可就言重了,谈什么舍命,这山上都是些乌合之众罢了,哪有能威胁到李兄的?”
李长丰闻言一笑,没再接话。他这个自信,自然也是有的。这山上确实有人真能威胁得到他李长丰的吗?就算有,也绝对不会多。比如那个地论宗的法藏和尚。当然,如果这和尚真上山的话。
但做为佛门中人,李长丰相信这法藏和尚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就对他出手,他又没碍着这和尚什么事。再说关键时刻,他也会亮明身份,相信法藏和尚在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后,也一定会慎重对待,绝不会随意对他出来。
至于山上有可能存在的那头蛇妖,李长丰也是不怕,自问也有些降妖伏魔的手段。
李长丰闻言,又是不禁吃了一惊,确认问道:“陈兄不再三思下吗,这就进寨?”
“都到了,不进去干吗?”勾陈反问了一句后,伸手指了下寨外平地上的那些人,又问道:“李兄难道也打算像这些人一样,在外面搭个帐篷吗?有现成的房子不住,干吗在外面吃这土?”
罗星闻言,在旁边插口道:“里面也不是空的,早就被人给占了。”
“那又如何?”勾陈道:“凭咱们的实力,进去难道还占不了一个落脚之地吗?”
罗星闻言,立即傲然道:“这当然不可能。就是怕太引人注目了。”
勾陈道:“咱们现在不就已经够引人注目了吗?既然如此,那还怕什么,反正都是引人注目。被人多看两眼,又不会死。”
李长丰在旁边又是无奈一叹后,道:“陈兄这话倒也没错,确实是这个道理。既然如此,那我们也只好舍命相陪了。”
勾陈摇头一笑,轻挥着手中折扇道:“李兄这话可就言重了,谈什么舍命,这山上都是些乌合之众罢了,哪有能威胁到李兄的?”
李长丰闻言一笑,没再接话。他这个自信,自然也是有的。这山上确实有人真能威胁得到他李长丰的吗?就算有,也绝对不会多。比如那个地论宗的法藏和尚。当然,如果这和尚真上山的话。
但做为佛门中人,李长丰相信这法藏和尚也不会无缘无故地就对他出手,他又没碍着这和尚什么事。再说关键时刻,他也会亮明身份,相信法藏和尚在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后,也一定会慎重对待,绝不会随意对他出来。
至于山上有可能存在的那头蛇妖,李长丰也是不怕,自问也有些降妖伏魔的手段。能存在的那头蛇妖,李长丰也是不怕,自问也有些降妖伏魔的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