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域凌藍

qadn1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曠世異域 異域凌藍-終章:下一世,再相見閲讀-hl3u5

曠世異域
小說推薦曠世異域
旷世凌为躺在床上的月歌削苹果,他会挥刀耍剑,但对于这种削平果的刀,他还真的是不太擅长,每次看到月歌即使看不见也能够削的那么好,为什么自己就是不行呢!?
终于,旷世凌将被自己削得坑坑洼洼的苹果放到月歌的手上,月歌有些惊讶地说:“哇,这次削的不错啊,比上次的强啊,上次真没想到你居然把苹果核也给切了。”说完月歌开始咬旷世凌的战利品,虽然已经被他削得不剩多少了。
星際皆知你愛我
“离和魔桐那次的战争后,应该过了多少天了?”这是三年里月歌第一次问这个问题。
明威天下 家生芒果
“啊,明天就是整整三年了。”旷世凌将月歌房间的窗户打开,让外面的风吹进来,现在正是立秋时节,风也挺凉快的,但怕月歌吹多了会感冒就没有开那么大。“额……”旷世凌还准备说什么,但还是憋了回去。
“你想问我准备好了没有是吗?”月歌将吃完了的苹果竖立起站在旁边的桌子上,微笑这对旷世凌说道。
旷世凌没有回答,将月歌吃完了苹果核拿起扔到窗外的密林里,为那些树木施肥料。
“其实吧……当魔桐给我施加那个诅咒的时候,我还不是很相信,但现在的一切,好像给了他的那句话一点点可信度呢……”月歌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那个印记,现在都快要蔓延到心脏的部位了。
“是他的那句,一定会让我尝到痛楚的那一句是吗?”旷世凌站在窗户前面,静静地观望着窗外的密林。他和月歌隐居在这一片巨大的森林里,不知道是不是运气好,这个木屋被前主人抛弃后,两人就搬到了这里,一开始不过是想让旷世凌养伤,但后来觉得越来越离不开这个美丽的密林里面,所以一住,就快要三年了。
“咳咳!!咳咳!!旷世凌……快点把药!!咳咳!!”月歌捂着嘴巴,将手伸向旷世凌。
旷世凌急忙从桌子抽屉里取出一盒黑色药瓶,到了几粒在手上,给月歌服下,“最**率开始增加了,不过也对,快到时间了。”旷世凌抬头看着天花板,上面已经不是他们一开始住进来时的那么崭新了。
“是啊,你不说我都快不记得了。”月歌从床上起来,做到梳妆台旁边,开始整理自己的衣服和头发。
兼職皇後:悍妻生財有道
“怎么了?不想在床上躺着了吗?”旷世凌将月歌的衣柜打开,从里面拿了一件大衣给她穿上。
“我们出去走走吧,这些天我一直都躺在床上都没怎么出去,身上都快发霉了。”月歌朝旷世凌撒娇地笑了笑。
“好吧,不过不能走太远。”
月歌欢呼雀跃了一下后便拉着旷世凌的手奔了出去,在这一点上好像旷世凌才是那个眼睛瞎了的人。
“哗啦啦!!”巨大的瀑布声掩盖住了旷世凌和月歌说话的声音,旷世凌静静地看着清澈的湖水从源头冲刺下来,声音大得吓人,他又看了一眼身旁的月歌,看到她脸上的笑容时,他也就安心了。
“我一直都很想和我爱的人一起看瀑布,一起在森林里散步,永远生活在一起,你能够完成我其中的两个愿望,我已经很感谢了。”月歌在旷世凌默默地说。“虽然我看不见瀑布现在是什么样子的,但听着声音就知道很壮观了。”
盜墓天機之霸王鬼璽 男人兩個夢
旷世凌想说些什么,但一听到月歌后面的一句话后,还是没有说出口,只是将月歌紧紧地搂在怀中,下巴抵着她的额头道:“我不能预见未来,只能在我还能爱你的时候静静地去爱你,全心全意。”当双唇相碰的时候,月歌才明白,原来他们两个早就爱着对方爱到无法自拔了。
氣動乾坤 抽刀魚
那一天,月歌说,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没能跟你生个孩子,旷世凌却笑着说,我有你就够了,不会再有精力去爱别人了。
異界鐵血商途 韋小寶
那一天,旷世凌说,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没有解开那个诅咒,月歌却笑着摇头,这三年你,你哪个医生没有见过?即使最厉害的都说不行,难道你还是找一个巫师来为我解开诅咒?旷世凌笑。
那一天,两人在整个森林里面转了一圈,直到开始刮晚风,太阳开始西沉,他们才恋恋不舍地回去。
当月亮升起,旷世凌还是一如既往地坐在月歌的床前给她讲着睡前故事,好像什么事都不会发生,明天也将一如既往的到来。
“……随后,他们便幸福的生活在了一起。”旷世凌讲完了整本书的最后一个故事,合上书本,看着月歌。
“故事里面的主人翁都好幸福啊,和现实世界完全不一样呢。”月歌感叹道,双手交差着放在胸前。
“当然了,不然怎么来信服别人呢?”旷世凌忍住想哭地冲动,回答着月歌。
“哈哈,旷世凌,你相信有下一世吗?如果相信,你觉得我下一世,会叫什么名字呢?”月歌笑起来,完全没有危机感,像一个小孩子一样。
“下一世是吗?这个我可不知道,但是呢,我觉得你下一世的话,叫……希尔维娅吧?”旷世凌摸着月歌的脸,开始越来越没有血色了。
“希尔维娅啊?这个名字好怪啊……”月歌撅起小嘴,煞是可爱,“我觉得啊,你可能会叫……凡勃伦吧……”
“凡勃伦?这个名字更怪吧……我都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我要是真的叫这个名字铁定会被人嘲笑的……”
“哈哈,可能就是缘分吧,反正我的脑海里就出现了这个名字,嘻嘻。”感受到旷世凌的大手放到自己的额头上,月歌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旷世凌,我们能不能,当做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明天早上你还是依旧叫我起床……好不好?”说道最后月歌开始抽泣,但还是很期待地说道。
“好啊,只要是你说的,我都答应,夫人……”旷世凌极力掩饰着自己语气中的哭声。
“旷世凌,我很感谢你,敢于和我相爱……”最终一滴泪水从月歌的眼睛夺眶而出,三年了都没有看到过的泪水,终于出来了。她将右手掌心对着旷世凌的左手掌心,声音略显小声地说:“我们下一世,一定要相见……”
旷世凌吹灭了旁边的灯光,吻去了月歌脸庞的泪水,敷在她耳边说道:“好的……”
当黎明的第一束光线照在旷世凌的脸上,他醒了过来,习惯性地推了推旁边的月歌:“喂喂,起床了……”见对方没有动静,旷世凌才记起来,今天到了……他颤抖着将手指放到她的鼻子下方,却没有感到任何热气传来。没有动静了,对了……三年,今天就是限期了。
“沙沙沙……”旷世凌将月歌的尸体埋葬后,微笑了,是那么的伤感,在牌子上简单的写上:旷世凌今生今世最爱的人。他没有写女人,因为,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月歌更能让他爱得更深的人了,他把自己所有的爱都给了月歌。
三年后的同一个立秋,旷世凌依然住在那个小房间里,他苦苦撑了三年,终于到了,终于可以不用活在没有她的世界了,魔桐你是对的,我感受到了,你的痛楚,那种难以忍受的痛苦,那种肝肠寸断,痛彻心扉的感觉。
邪魅龍殿戲逃妃 夏ㄖ
旷世凌来到三年前他埋葬月歌的地方,跪了下来,“月歌……月歌……”风大了起来。“你在那边,有想我吗?”
“滴答滴答滴答……”泪水混着雨水的声音,犹如损坏了的堤坝,眼泪不停的从旷世凌的眼里流出,雨水重重的打在他的身上。他倒在地上,脸上却依旧带着微笑,缓缓地闭上眼睛。“月歌……我们下一世一定要相见……”
朦胧的梦境冒着白色的烟雾,他好像看到了月歌的身影,她在朝他笑,朝他挥手……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