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名之神

ggzqp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真名之神 發條橙之夢-第273章 終局(六)賢者魔藥展示-xztc7

真名之神
小說推薦真名之神
“合作?”
“不错。”
伊夫林先生叹了口气。
娛樂圈火爆天王
“你应该看出来,我对这座塔本身的所有权兴趣寥寥……”
“因为你一直以来另有所图。”
我的阿瑪是康熙
李察德毫不客气。
“还请放心,这点想法不至于危害到你和你的魔塔。”
美男攻略:寵你一輩子
“它现在还不是我的。”
“很快就是了。”金发青年笑了笑,“只要有我站在你这一边的话。”
“……原来如此。”
黑袍巫师点点头。
“你所求何物?”
“正如你所说,我另有所图。我只希望在与此相关的图谋上,必要时刻能借助魔塔的力量,以及您的力量。”
“只要答应此事,巫师领袖伊夫林·伊利克特拉就会成为我的同伴,全力支持我成为荒原狼的领袖,这就是合作条件,对吗?”
“不不不,不是同伴,而是……”
他满脸微笑,指了指李察德。
“您的下属。让原本松散的荒原狼成为一整个严密的团体;让整座魔塔围绕着你一个人旋转,这才是野心勃勃的拉斯普钦先生想要的,不是吗?”
李察德没有反驳。
这确实是他的目标。而做到这一点,不仅仅是对他,更是对整座魔塔来说,都十分重要。
在高塔内部力量遭到重大削弱的当下,如果不进行改革,即使能像今天这样躲过一劫,未来只能在荒原上苟延残喘。
李察德提出的初步想法有两个:
一方面是在新鲜血液的补充与培育上,要取消残酷的内部淘汰,禁止学派内的、以及学派间的内斗;另一方面则是收拢分散的高层权力,形成以最高巫师议会领袖为中心的中央集权制度。
这两者在目的上是趋同的,那就是最大程度的团结自身的力量,抵御外敌。
话虽如此,他对于伊夫林先生的坦率,还是感到有点意外。就算对方看得出自己的企图,但会不会赞同却是另一码事。
位于神秘世界顶端的传奇故事,那是何等高傲的人物,愿意赞同某个人的意见、成为某个人的伙伴,已经是不可两得的好事,更何况是心甘情愿成为下属——即使只是名义上的关系。
李察德本来就不打算直接向别人提出“你来成为我的下属吧”的要求,那是傻子才会说的。
一旦听见这种居高临下的话,哪怕两人的关系再要好,对方都有可能直接翻脸。地位越崇高的人物,就越在意自身的尊严。
他的真正目标,是将魔塔,锻造成为教会那样的组织。
TFboys傾心只為你
琼安·博尔吉亚和教皇的关系非同寻常,算是一个例外。事实上,面对达到传奇位阶的非凡者犯下错误,哪怕是神恩眷顾的圣人、哪怕是人间荣耀归于一人的教皇,都很难直接作出处罚。
但是,那些手腕足够卓越的教皇,却能凭借自身与机构的实力,以及统治如此一个庞大的利益团体的内部倾轧,让那些心高气傲者发自内心地觉得屈从自身,不再是一件难以接受的事情。
虽然教皇不能直接下达处罚或命令,但只要拉拢足够数量的红衣主教,通过掌控枢机会议,同样能做到对个人赏罚分明。
可以说,正是教廷的制度与教皇本身的能力,决定了大陆最强教会的最高统治者,能实实在在掌握桀骜不驯的强大非凡者。
而对于借助魔神的权能,能直接保证组织内一部分核心成员绝对忠诚的李察德来说,要做到此事要更容易些。
当然,如果能像伊夫林先生这样,直接表明归顺,自然是再好不过……但李察德并没有被这份意外之喜冲昏头脑。
蛋糕再美味,还得看自己有没有这个胃口吃下来。
“再说具体点吧。”
鬥戰仙尊 啤酒漂流瓶
他好整以暇地问道。现在看来,真正该着急的不是自己,而是伊夫林。
“很遗憾,拉斯普钦先生,事关重大,除非你答应我的条件,立下契约,否则我是不会透露相关情报的。”
“不能直说?”黑袍巫师不以为然,“有什么事情,是连两位传奇巫师之间的谈话都需要避讳的呢?”
“我不是不信任你,只是,光是将某些话、某几个词汇说出口,就可能泄露天机……”
伊夫林不动声色地望了一眼天空,若有所指。
“除非,您不愿意相信我的话。”
“我要如何才能相信你呢?”
李察德反问。
金发青年低头沉思了片刻,再度抬起头来的时候,他像是想起了某件事,微笑着说道。
“这样,拉斯普钦先生。和我一起过来吧。”
超能名帥 陳愛庭
甜言物語
*
两人来到一处位于森木高塔上的房间前。
这里是伊夫林学派内部仅存的几个完好的建筑之一,亦是内部防御最严密的地方,专门用来招待地位显赫的贵客。
门前围绕着不止一人,除了伊夫林学派的护卫以外,还有几个身穿赤袍的巫师,个个满脸焦虑。
“原来加西亚女士就在此地休养。”
魔塔中人见到他们身上的服装颜色,白嫩就知道这群人来自哪里。
“是啊,是那位女士忠心耿耿的属下们,将她第一时间送到我这里的。”
见到拉斯普钦和伊夫林共同前来,众人慌忙行礼。来自加西亚学派的人们似乎是想要说什么,但在两位巫师领袖面前,却又不敢开口。
伊夫林走动门前,目不斜视,对旁边的属下轻声嘱咐道。
“将放在‘树之心’第一格里的贤者魔药拿来吧。相关权限我已经放开了。”
那人面露惊愕,但还是躬身回应,退了下去。
贤者魔药……
李察德自然听说过这个名字。
炼金术领域的至高成就,<贤者之石>。狂热的追求者称之为世间万物的极限和目的,一切工程实验的最终而不可思议的结果。它是所有要素的完美精华,任何要素无法损害或毁坏的不可毁灭物体。
贤者之石的功效极为广泛,或者更准确地说,是“万能”;而当它作为主材料炼制出来的药物,就是货真价实的“万能药”——即“贤者魔药”。
任何一种顽固的疾病、任何一种严重的伤势,在它面前毫无意义,魔药的力量都足以让患者在转瞬间康复,据说,贤者魔药甚至能让死者复活。
它的制造方法如今已然失传。即使身为传奇巫师,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幸运地拥有它,更不用说轻易地将它分享出去。
伊夫林的目光又转回到那几个呆在那里的赤袍巫师身上,语气轻描淡写。
“放心吧,诸位。我检查过加西亚女士的身体,确实伤势严重,用一般方法就算能治好,身体方面还是会落下残疾,更重要的身为巫师的力量将十不存一……但既然用上了贤者之石,这一切都不再是问题。”
只要是对神秘世界有所了解的人,就不可能没有听说过“贤者之石”的名头。
他们之所以身受重伤的加西亚女士送到这来,只是因为这里的主人是生命领域的传奇,是这座塔上唯一有可能治好他的人……可即便如此,他们从来不敢奢望能得到这等待遇。
身为地位对等的巫师领袖,伊夫林先生根本没必要讨好他们的主人。更何况,<贤者之石>绝不是为了和某人搞好关系就能轻易用出去的。
他们面面相觑,心中的震惊、喜悦,溢于言表。
“非、非常感谢大人您出手相助……”
这群人激动到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不用谢我,要谢就谢我旁边这位吧。如果不是拉斯普钦先生的要求,我可不会替别人拿出来。”
最強軍師 師古寒未寒
伊夫林耸了耸肩,随后看下身旁的黑袍巫师,并做了个手势。
“加西亚女士。”
“请进。”
门内传来苍老衰弱的回应。
“那么,拉斯普钦先生,您先请。”
金发青年脸上的微笑充满热情与尊敬,似乎已经代入了身为属下的身份。
李察德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了。这很唐突,没有经过相应筹备,更不知道接下来会如何发展,但对他来说,绝不可能拒绝送上门来的好处。
两人一并踏入房间。

hd83t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真名之神 線上看-第272章 終局新的交易分享-sybys

真名之神
小說推薦真名之神
当然,结果没有李察德想象中的那么危急,但却更让他感到不可思议。
阿丽丝在他面前不敢有任何隐瞒,直接说出了对方的来历、目的,以及身份。
“伊夫林·伊利克特拉……他竟然是逆十字的成员?总不至于原来的荒原狼中除了那位老太太以外,剩下的人全都和逆十字有关联吧……”
他心念一转,很快就想到了原因。
“他是以‘倒吊人’的身份联系我的,这个身份原本属于霍华德·纽伦,伊夫林先生的老师。换句话说,我可以认为他现在不止是取得了胜利,霍华德更有可能已经死在他手中,并且还被他以某种手段夺取了身份……”
“不过,他竟然会如此快等找上门来,在胜利之后,第一件迫不及待做的事情就是这个,这意味着伊夫林是早有打算,甚至……他之所以要和老师敌对,其中一个目的很有可能就是为了猎取逆十字主祭的身份。”
“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究竟是敌是友?”
假愛噬心:陌少的雙面嬌妻
李察德神情严肃,心中念头千转百回。
想要真正统治魔塔的,只靠他一个人是不够的
在格林先生在内战中败亡——当然,这是对于外人而言,实际上他是失踪了近百年——的当下,荒原狼的实力无疑受到了巨大削弱,哪怕将博尔吉亚的力量算到明面上来,亦不足以完全弥补。毕竟她是骑士,和能统领一整支学派的传奇巫师不是一回事,格林“死去“后,他的学派注定会分崩离析。
更何况,女骑士还有枢机主教的身份,位高权重,不可能长时间在他身边停留。在主仆二人还不准备和教廷完全撕破脸之前,她迟早是需要回到圣城复命的。
如此一来,团结力量就显得尤其中央;而剩下的三位传奇巫师中,朗曼·霍尔很难成为他值得信赖的盟友,加西亚女士需要争取,只有伊夫林是李察德最看重的盟友,因为两人的关系确实最为要好。
尽管“挚友”这个称呼多半是对方自称的,但起码他没有和别人提起过。
伊夫林在自己面前从未展现过敌意,或是竞争的意图,所以才会被认为是最合适的拉拢对象,恐怕霍尔先生同样是这样想的。
唯一的问题是,李察德能看得出来,这个人一直在隐瞒着某些事情。如果不能搞清楚的话,这一点很有可能会成为阻碍……
“哦,你说那位伊夫林先生啊。”
博尔吉亚小姐眨了眨眼。
“在我看来,他身上确实有不自然的地方,而且不止一处。”
“能说说看吗?”
“嗯……”
她很认真地想了想,这才回答道。
“你知道,同样是观察,像我这样的人肯定会比较习惯于关注他人的身体,比方说他的行走方式、四肢的摆动、肌肉的曲线等等,有没有经历过训练,修炼过呼吸法,一眼就能看得出来。比如主人你,现在就是一位初入门槛的新人骑士。”
“而在我眼中,伊夫林·伊利克特拉根本不像一个巫师……甚至,不像是一般的人类。”
“这是何意?”
你好,中校先生 蘇格蘭折耳貓
“一方面,他有着非常强韧的身体,由于没有正式交手过,我无法弄清这个人的具体实力,但最起码……他的肉体强度应该在大骑士的位置上。”
李察德深吸了一口气。
这个消息已经足够让他震惊了。
因为众所周知,骑士与巫师在魔素适应体质上存在冲突,是无法同时共存的两种非凡体系。
大明帝國日不落 實在閑得疼
哪怕是与魔神签订契约的李察德,他之所以可以专注于骑士修炼法,实际上是因为并没正式成为巫师,而是接受他人的权限,体质与一般的传奇巫师截然不同。
但伊夫林·伊拉克特拉,却是一位成名百年以上的传奇巫师……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
女骑士说。
“只不过,那个人的身体经历过特别的处理,让我看不清楚底细。”
“……是吗。”
“说不定那家伙原来是女人,后来才将自己的身体改造成了男性。”
琼安忽然想到什么,半开玩笑地说道。
“对生命领域的传奇巫师来说,这种程度的手术不是什么难事吧?就连我都能伪装男性,还保证不被他人看破了。”
想起那位金发青年热情的脸,李察德忍不住了打了个寒战。
不会吧……?
*
不论事实如何,他总得和对方见上一面,无论是作为那个杀死逆十字使徒的人,还是未来注定要统治魔塔的巫师领袖的身份。
克斯瑪帝國 三腳架
伊夫林学派所在的植物馆被大战的余波所摧毁,如今已是一片废墟。残垣断壁上缠绕着青藤,花草溅落成泥,树干摧折倒地,颇有几分末日后的荒凉意味,时不时能见到有受惊后奔走的野兽邪魔到处乱窜。
距离战争停息过去了不到半小时的时间,伊夫林学派的人们却没有就此闲着。他们开始在高层们的领导下组织起人手,人们自塔外归来、或是地下庇护所中走出,和同伴们一起将脱逃的“实验品”们重新关入囚禁设施内;至于已经死亡的生物,则需要集中起来,放在设置好的临时尸体存放处,避免产生污染,为之后的复建打好工作。
李察德见此忙碌情景,心中的大石多少落下了点。
在不久前才发生过激烈内斗的情况下,伊夫林学派的其他人肯定不敢擅作主张开始整修工作,下达命令的只能是伊夫林先生本人。
而他既然下达了这样的命令,一定程度上便暗示了他将来会继续维持荒原狼的身份,并没有离开魔塔、或是与他人发生正面冲突的意思。
没有引起他人的注意,李察德绕了几圈后,来到了瀑布前方。
内战开始前,李察德就是在这里和伊夫林进行商讨的。
意识到师徒间的仇隙难以弥补后,李察德劝说朗曼·霍尔放弃与霍华德·纽伦的合作,争取到了这位盟友。
守護甜心來自地獄的天使 水藍色薔薇
“好久不见了,我的挚友!”
那位金发青年果然就站在瀑布底下,注意到他的靠近后,他抬起头来,满脸微笑地打招呼。
居裏夫人腹黑狼
“……我们见过面,才不到一天的功夫。”
“哈哈,这就叫‘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
伊夫林走到他跟前,脸上的笑容稍微收敛了点。
“拉斯普钦先生,既然你出现在这里,就说明那位逆十字的主祭,潜伏在魔塔上的‘命运之轮’——就是你吧?”
眾裏尋夫
他的问题开门见山,十分直白,李察德亦没有隐瞒的意思,淡淡回答:
“说‘潜伏’就太夸张了,只是多掌握一重身份,某些事情做起来会更方便罢了。对我来说,更重要的还是魔塔上的事务。”
他直接摆明了立场。
伊夫林沉默地看了黑袍巫师一会儿,忽又笑了起来。
“那就好办了,拉斯普钦先生。我们来做个交易吧。”

9xszd火熱都市异能 真名之神 愛下-第271章 終局(四)傳道者的結局(感謝Toad-螣蛇乘霧的盟主!)相伴-83qnw

真名之神
小說推薦真名之神
“……总算是死了。”
李察德望着躺在脚下的男人,喃喃自语。
獨家歡寵:總裁從天而降 人間四月天
三途川客棧
“现在还不能确定吧?”
一个身影从高塔上轻盈跳下,落在不远处的废墟上,往前纵跃,每一步都跨越数十米的距离,眨眼间便落到了他的身边;她的声音由远及近,直到从李察德的背后传来。
人臣
“万一他又从哪里掏出个分身来……”
刚刚把顶层塔楼劈成一半的女骑士脸不红心不跳,呼吸缓和,语气平静,看来那惊天动地的一剑,对她来说连热身运动都算不上。
“他确实有。”
李察德回答道。
“麦奎恩·马瑟斯一共控制了超过二十具身体,在不同的国家和地区担任着不同阶层的角色,势力触角几乎遍布整座玛雅大陆。虽然不是每个分身都有着诸如‘逆十字’使徒,或是黄金黎明‘至上导师’这样地位显赫的身份,但如果能全部集合起来,称得上是一股隐藏在暗流之中的可怕力量。”
網遊之英雄崛起
但他没有这样做。即使是在参与到围攻魔塔这样的大事件的时候,任何人都应该明白其中的难度,需要将手头上的力量全部集中起来,远交近攻才是最好的策略;他却依然我行我素。
麦奎恩·马瑟斯对魔塔的觊觎并非一时兴起,他从百年前便控制了马里恩·格林,将自身的势力渗透入魔塔,可到了最后,他却选择孤身对敌,如此选择令人捉摸不透。
当然,他能同时操控眼前这具身体和格林先生的身体,但是大概率无法做到同时操控二十具身躯,这是一方面;但只要他愿意,在过去数个月的时间内调动其他身份所具备的资源和势力,集中到让魔塔坠落的“大业”中,却不是一件难事。
重要的甚至并非传道者本身具备的力量,而是他的“分身”所处的位置,相互配合后足以成为撬动大陆局势的支点——起码能挑拨、撺掇与联合一部分势力,共同起兵打魔塔。
李察德之前担心的就是这个。
妃本卿狂:冷王寵妻無度 采蘑菇滴熊
假如向来对飞行塔心怀不满的地上王国,再加上神秘世界中早有打算的部分势力,全都光明正大地参与到此次战役中,屹立荒野千年的魔塔,这回说不定真的会毁于一旦……
没想到的是,内战爆发的比李察德想象中的更快。而仓促行事的直接结果便是,真正有分量的外敌,最后只出现了两人。
如此短暂的时间,这让各方势力几乎不可能参与到这次内战中。哪怕距离最近的莱茵王国,真想要光明正大地集结大军,都不是几个月就能分出结果的。
归根结底,麦奎恩·马瑟斯的失败是咎由自取。他白白浪费了手上的资源,明明确实拥有毁灭魔塔的能力,却没有这样去做。
其中最关键的理由,恐怕还是他本人的性格不允许。
麦凯恩是一个表演主义者,他将世界看作一个巨大的舞台,将自己看作一场戏剧的主演,所以不愿意做出破坏规矩的事情。
而从任何一个足够有野心与理性的领导者的角度来看,这种执念实在太浪费他的力量了。
“呵呵,了不起的家伙。”
醫界天驕 行道遲
琼安忍不住笑了起来。
“巫师们的脑子虽然比我们这些靠肌肉的家伙们好使,但总归是有个限度的吧?我觉得这个人迟早有一天会因为自我认知的崩溃而失去理智。”
“事实上,他现在就已经足够疯狂。”
“的确,能将意识割裂成几十份,这种事情从一开始就只有疯子敢做……”
博尔吉亚小姐略带笑意的目光落在黑袍巫师的身上。
“而面对这种狂热者的临死挣扎,却还能毫无损伤的人,这世界上就只有‘大君’您一位了吧。”
李察德没有回答。
临死挣扎?不,他就根本没有挣扎过。
假如麦克恩·马瑟斯能留有一息的余地,他一定会像即将溺水的人一样,努力想要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但事实是,在真名伸出的那只手面前,他什么都做不到,甚至……什么都听不到、见不到。
站在他身旁的黑发少女注意到了他的眼神,面无表情地张了张嘴,她没有发出声音,只是用口型询问道:
“怎么了?”
觀音渡
其实,就算她真的说出口,女骑士同样听不到他们俩人的对话。
李察德微微摇头。
他只是在好奇。因为真名小姐从来未曾提起过自己还具备这种功能,直到“传道者”出现在他们两人面前的时候——
“让我来吧。”
日娛之指原家的故事
黑发少女忽然没有任何预兆地这般说道
天下布種 笨宅貓
李察德虽然感到惊讶,但他没有犹豫,爽快答应下来;而她所展现出来的能力,一点儿都不辜负他的信任,直接让传道者分散在二十余具身体内的意识一同泯灭了。
他好奇她刚才的所作所为,真的是一个管理身份系统的AI能做到的吗?
……
後宮素月傳
“主人他,果然是在和某人对话。”
女骑士饶有兴趣地旁观黑袍巫师的细微举动,一边猜测着对方的身份。
连身为传奇骑士的她都无法观测到对方,仅仅通过直觉才察觉到些许任何蛛丝马迹,这不禁让琼安产生了种种猜测,一时间浮想联翩……
“拉斯普钦大人!”
远远的,传来了某位女性沙哑的声音。
李察德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一时间却想不起来是谁。不过在这种情况下还敢靠近这边的,大概就只有“拉斯普钦”的属下了吧。
看到大局已定,所以才第一个主动跑过来吗?这家伙脑袋还蛮机灵的……这般想着,李察德转过头去。
来者身穿黑袍,走到不远处边就跪伏下来,态度极为恭敬。对于琼安·博尔吉亚这个陌生人的存在,她没有表现出任何疑问,只当作没看见。
是拉斯普钦学派中的三位大师之一,阿丽丝·莱斯利。
李察德面具下的神色颇为古怪,因为,他对这个人最大的印象就只有……
等等,现在这种时候,这女人突然跑来这里,难不成和逆十字有关?
刚刚杀死一位使徒的李察德警惕起来。
作为中央大陆公认,势力最为庞大的“犯罪组织”,君临组织的使徒甚至不止传道者一位。难不成是被其他危险人物发觉了吗?

hdbce精品都市异能 真名之神 線上看-第268章 終局(一)廢墟之花鑒賞-3bwm4

真名之神
小說推薦真名之神
不过,虽说她确实做到了自己想这样的效果,但事情的幕后真相恐怕并不简单。
博尔吉亚小姐的脑海里,浮现出刚才在塔内目睹的画面。尽管她是以超高速移动的方式闯入塔内的,但与之相匹配的动态视力和大脑记忆能力,足以将内部的所有景象映入脑海:
被烟尘覆盖,残垣断壁的塔楼内,女骑士目击到地上有一具缺了条手臂的青年尸体,而昏迷的罗瑞尔·加西亚就躺在他身边。
最奇怪的是,她还在现场看到了一只鹦鹉。
那不是一只普通的鸟,女骑士敏锐地从它身上感受到了一种奇妙的力量。
那是马里恩·格林的重力魔法。
不是错觉,不是误解。因为此时伪装成“马里恩·格林”的传道者不再有能力继续驱使本属于他人的传奇魔法,笼罩整座塔楼的力量已经消失了;所以展露在她眼前的,是全新的魔法波动……虽说只笼罩了一小部分区域。
“这只鸟是——”
琼安眯起了眼睛。
如果此时有旁人在场,大概会觉得好笑吧,面对一只牲畜,身为传奇骑士的她竟然做出了戒备动作。
但相比起常识,琼安更相信自己的眼睛;在面对巫师这一群体的时候,所谓的“常识”往往会成为认识真相的阻碍。
她确实在这只鹦鹉的身上,察觉到了危险的气息。
由此,琼安甚至联想到了一个荒诞的,天方夜谭般的真相——
当然,那只鹦鹉并没有理睬她。就像是没有注意到女骑士的到来,或者说是根本不在意,它在倒地的两人身上盘旋一周后,毫不犹豫地飞上半空。
鹦鹉没有阻止女骑士将加西亚女士带走,而是“扑哧扑哧”扇动着翅膀离开了。
真是非同寻常……
这种事情交给主人头疼吧,她想。
*
在女主角发动攻势的短短数秒钟内,李察德已经转移到了即将坍圮坠落的塔楼下方。
广场上空无一人。
在经过耐心的等待之后,那个人还是不出所料地出现了。
一身灰尘扑扑的男人略显狼狈地从废墟中走出,在看到黑袍巫师的那一瞬间,他很明显地愣了一下,随即脸上露出笑容,相当开朗地朝黑袍巫师举手示意。
李察德没有理睬,语气冰冷。
“传道者阁下,我已经提前发出警告,你却还是固执地要将手伸到我的地盘上,那就别怪我不客气。”
“哈哈,真奇怪,这里是我的地盘才对吧?”
对方的声音异常爽朗。
“我才是这百年里统治魔塔的领袖……”
“愚昧。”
李察德打断了麦奎恩·马瑟斯的话语,他那高高在上的语气,就像是一位庭上的法官向犯人宣布判决。
“背叛魔塔的马里恩·格林如今落败,而和他勾结的你,同样将陨落于此。”
传道者突然明白了他话语中蕴藏的意思,脸上的笑容一点点消失了。
“……你这是何意?”
“上次让你有机会逃走,是我的失策。”
黑袍巫师朝他伸出一只手。
“——这次,就把暂且寄放在你那里的性命取过来吧。”
*
魔塔的最底层,早已被从高空坠落的无数砖石层层叠叠覆盖的废墟下方。
一道火光闪耀,伴随着爆炸声与升腾的蒸汽构筑而成的白浪,残垣断壁中央破开一道空隙。
由于高温导致微微扭曲的视野中,金发女巫的身影,再一次出现在甬道之中。
她周围的地面像是蛋糕般溶解,流动的金色熔岩,正散发着滚烫的热气。
维尔莉特利用自己独有的神眷魔法,从最底层一路突破到地面。
女孩的脸上满是疲惫之色,却还是在小心翼翼地观察周围。
直到数分钟后,她才终于确定,那位名为克劳利·阿莱斯特的年轻巫师,的确是消失了。
或许是死了,尸体被掩埋在废墟之中;又或许还活着,侥幸得以逃脱魔塔。
而现在,这一切都变得无关紧要了。
哪怕他是个曾经足以夺取自己性命的危险敌人,女巫亦从来不曾把他放在眼里。
维尔莉特唯一想要保护的,是老师告诉她的秘密、老师向她发布的任务、以及其他和老师有关的事物,除此之外都和自己毫无干联。
只不过,老师的命令,也就到此为止了。
“守护好魔塔底层,不要让星火炉的秘密暴露给外人。”
她做到了。
维尔莉特不仅成功地将入侵的敌人驱赶走,还顺便阻断了任何人前往那里的去路——作为小小的代价,贯穿七层魔塔的整座天梯系统都被女巫从天穹深处呼唤而来的太阳之火破坏殆尽。
当然,在维尔莉特看来,以上的都是小事。
星火炉还在热火朝天地持续运转着,和神器在心灵层面紧密相连的维尔莉特,能感觉到从地底下源源不断传来的力量。
这样就足够了。
老师的命令,不只是为了抵御外敌,更是在为我的未来考虑——
于是,她心中想要回到老师身边的念头,变得越发强烈。
只是,目前还不清楚战况如何。
传奇巫师间的斗争似乎已经落下帷幕,但脚底下时不时传来的晃动,和在高空回荡的沉闷响动,这一切都说明战争还未完全结束。
不知不觉间,女巫又往前走了几十步。
一路上满目疮痍,已经看不见旁人……
维尔莉特停下脚步,抬起头来。
不远处,有大半个金属钟,像死去巨人的头颅那般滚落在那里。它在震动中断裂,自塔顶部脱落,直接砸进了废墟之中。
而就在这大钟的上方,伫立着一道纤细苗条的身影,纯净的长发在她身后飘扬。
不知从何时开始,那个人就站在那里,静静地,微笑着看向自己。
“诗蔻迪……”
女孩喃喃。
“你为何在这里?”
“当然是为了来见你。”
银发少女轻笑,轻盈往前一跃,像蒲公英那样从半空飘落,正好来到她面前。
诗蔻迪·米勒张开双臂,没有理会她身上沾染的灰尘,主动拥抱住挚友的身躯。
“在我离开这座塔之前,要是没能见你一面,就太说不过去了吧?”
维尔莉特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在犹豫一会儿后,她同样举起双臂,抱住了诗蔻迪的肩膀。
宛如末日景象的废墟之上,银色和金色的长发,像被编织的流苏,在习习吹来的微风中交织在一起,仿佛盛开的花卉。

hopvv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真名之神 起點-第267章 魔塔的未來看書-aqwz8

真名之神
小說推薦真名之神
巨大的石柱,渺小的人影,明明构成的是极为鲜明的反差,可在看到那一幕的瞬间,每个人却都能理解到一个相同的事实——
毋庸置疑,这是人在挥动武器,而不是其他任何一种关系。尽管这把武器与人的体型有着万倍之差,在她的手中却好似轻如鸿毛。
人影将手放在立柱的底部,就像一块强而有力的磁石,将足以压垮宫殿城墙的巨大立柱牢牢固定住。
一种奇妙的颤动,像是水面上的波纹,从头到尾覆盖、包裹住了这件武器。
下一秒,那个人真的挥剑了。动作轻盈得就好像是用食指和拇指捻动一根青草,并让它在风中飘扬——
人影的第一个动作,是将这件重达千万吨的武器朝上挥起;随之而来的第二个动作则是向下。庞然立柱带着沛然不可挡的气势,往下坠落。
立柱如泰山压顶般朝着魔塔顶部挥落的这一幕,产生了“行星撞地球”的效果。那一刹那,周围的世界都陷入了寂静,二者碰撞的中央部位闪烁起了极为明亮的光芒,空气粘稠到近乎凝固。
直到数个呼吸后,人们的耳膜被可怖而沉重的声音摧残,震耳欲聋的响动,好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
……
看来,已经不需要我动手解决了。
霍尔先生将身边的手杖收起,
再说一遍,他发自内心地感谢那个人。
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
挥剑的人影……
朗曼·霍尔虽然不知道真实身份,只有的隐约猜测,但他很肯定,对方是拉斯普京的盟友和同伴,因为有人曾经在荒野上目击到这两人的同行。
“这下可要大出风头了。踩着他人原本用哟的地位向上爬,这就是你的作风吗?”
他微微一笑。
在所有人眼中,朗曼·霍尔都是一个野心勃勃的人,他从一介平平无奇的学徒开始,抓住机遇、踢掉无数对手,一直爬到现在这个位置。
可是在他看来,拉斯普钦·诺维赫才是魔塔这个小社会所培养出来的最具野心和最成功的……“狼”。
因为,他知道拉斯普钦来自何方——
那个经历过“清洁运动”的永冬之国,在没有来到魔塔之前,拉斯普钦甚至连巫师都不是,而是一个被流放的难民,一个神棍和诈骗犯。
在这场加入了“外敌入侵”的内战之中,谁来奠定最后的胜利,对于魔塔的未来非常有意义,相当于新的统治者的加冕仪式;
但朗曼·霍尔,却并无所谓的事。只不过,过度依赖外来的力量,确实会对未来的谈判产生负面影响。
即使对方未必了解自己的计划,这个人情他必须得承。
他认为自己注定无法和拉斯普京成为朋友。就算现在不是敌人,甚至以后还会有机会联手合作,但未来的他们,仍然更有可能成为对手而非同伴。
这是遗憾吗?
不。
不对。
“时间已到。”
朗曼·霍尔畅想未来,露出期待的笑容。随即,他从大衣内掏出一个怀表,看了一眼后又放回去。
“是时候去迎接我的‘新同事’了。”
*
其实,将女骑士的这一剑称之为“挥落”并不准确。真正合适的形容,大概是“发射”——
数千万吨重的方柱体,被当做炮弹,自她的掌心中射了出去,并且还是在维持“神裁剑术”的前提下,如同一枚高速旋转的钻刀,将整座高耸的塔楼自头到洞穿,并彻底得破坏殆尽。
当然,博尔吉亚小姐还是有计算过角度的,看似破坏严重,实际上并没有对支柱型结构造成损伤。魔塔并不会因此倒塌。
它依旧将骄傲地屹立在荒原之上,哪怕残破不堪,四处是断壁残垣,却仍然在他人面前彰显着千年不倒的威严;而在这份破败之中,蕴藏着新的野心和希望。
等到战争落幕,全新的“荒原狼”诞生之后,魔塔的权力结构注定不会再像之前那样,是由数个地位平等的巫师一同统治,内部的日常政治生态则以不同的巫师领袖为核心、复数学派相互博弈的局面。
长时间的维持内部竞争,通过残酷的淘汰机制选拔人才,确实有利于培养巫师中的精英;对于永恒追求着真理的巫师来说,恐怕那才是最合适的道路。
可是,这种做法已经不适应这个时代了。在有强大的外敌虎视眈眈的情况下,如果内部还不能团结起来,即使像魔塔这样有着显赫过往和雄厚实力的势力,都注定难以在席卷大陆的浪潮中幸存。
必须将所有力量集中到一个拳头里——
更明确地说,就是实行独裁统治。
哪怕贵为传奇巫师,都必须团结在某个人的周围,绝不能撼动他身为唯一领袖的威严。
唯有这样做,在岁月和荣耀中衰老腐朽的巫师塔,才能在千年到来之际,自大争之世中重焕生机。
这是女骑士和自己的主人一同商议之后得出的决定。
哪怕看似肆无忌惮、未曾收束威力的这一剑,同样隐藏了博尔吉亚小姐更深的企图:
在战争结束后,魔塔顶层将只会剩下一栋建筑,那就是拉斯普钦诺·维赫所在的金字塔。
象征另外几位巫师领袖的建筑物——纵然是身为合作伙伴的朗曼·霍尔和伊夫林·伊拉克特拉,虽说里面的人员是及时撤离了,根据地却没能“幸存”下来。
当然,李察德并没有吩咐她做这种事,算是琼安的自作主张,事后被几位绝对称不上软弱可欺的受害者们找上门算账的可能性很大。但事到如今,这种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她本来就不打算回头。
不过,最起码的准备还是要有的……
飘在空中的女骑士在烟尘四起中缓缓落地,美丽的眸子微微眯起,狭长上挑的眼角像出鞘的绯色刀锋。
琼安像是注意到了什么,高挑的身影像一阵轻风般消失,随后又再度出现在原地,手中多了一个昏迷过去的老人。
罗瑞尔·加西亚,周围领域的传奇巫师,荒原狼中唯一的女性,她现在却不复平日里的尊贵,而是一副半死不活、满身是灰的狼狈姿态。
根据琼安对这位老人在这数百年中展现的个性的调查,她固然严肃古板、不好对付,可反过来说,作为同伴却是最值得信赖的。
而有了“救命之恩”在手,就能轻而易举地让她和主人站在同一边。

wjylr寓意深刻都市异能小說 真名之神討論-第266章 很長的劍分享-tity4

真名之神
小說推薦真名之神
就像李察德心中猜测的那样,现如今的琼安·博尔基亚确实位于高空之上,因为只有身在此处,才不容易被底下的人们注意到。
传奇非凡者的观察力足与囊括数千里的范围,女骑士虽然有与之对抗的有效方法,但毕竟不是正经刺客出身,想要在两位传奇巫师与一位受冠者的眼皮底下——哪怕是三人正打得火热的时候——入侵他们的领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幸好,她的主人其实才是这座塔上最大的内鬼。
相比起将马里恩·格林取而代之、此时早已暴露身份的那个家伙,在荒原狼当中真正隐藏最深的人,其实是现在的拉斯普京。
他不仅不再是原来的那位通灵传奇,甚至还是杀死对方,其毁尸灭迹的凶手;而更关键的是,迄今为止还没有人注意这个真相。
如今的马里恩·格林已经引起众人的怀疑,无法在像过去那样得到巫师最高议会其他成员支持的,换而言之,就算他最后取得胜利,得到的也只会是人去塔空的结局。
而“拉斯普钦”不一样:假如这场战争胜利,他就能名正言顺的成为魔塔之主最有力的候选人。
“呵呵,要是这座巫师塔真的能成为大本营的话,希望主人能听从我的建议,将它改造成更有威力的样子……”
能长时间在高空飞行、拥有无与伦比的机动力,又坐拥地上王国都无法相提并论的巫师数量,可谓具备完美潜力的战争兵器,一定能在玛雅大陆未来的世界大展神威、纵横捭阖,让世人都牢记它的名字。
女骑士一边幻想着那样的未来,一边开始缓缓举起手。
一口气将所以限制放开,这就意味着琼安·博尔吉亚能在视距范围外加速、发动攻势。
没有其它理由,硬要说的话,这是建立在对传奇巫师的了解,和针对他们在一般应对策略的猜测上:
魔塔的防护屏障是由历代荒原狼共同维持的,加上底层星火炉的庞大魔力支撑,哪怕是在外部建筑物大部分被损坏的当下,仍然不是能被外人轻易突破的。
虽然在精细程度上,不足以与传奇巫师们身上的护身术相提并论,但以“墙壁”而言,从内往外破坏容易,可想要从外往内入侵,则相当艰难。
根据琼安本人的估计,即使是自己,在维持常态的力量下,起码要2~3秒才能破开防御;而这短暂的空白,已经足以让塔内的巫师重新制定护身术和反应策略——
正因为如此,他们很有可能会将自身对外界的观测魔法主要集中在塔内;余下的注意力,发现一般人物的靠近绰绰有余,但想要发现一位极力躲藏的同位阶非凡者,就显得力有未逮了。
这种做法当然称不上错,可要是潜意识中忽略了来自内部的威胁的话,就会像这样被寻找到空隙。
自从伊夫林先生从自家宠物上一跃而下、落到塔中后,琼安趁机飞向高空,已经在鼓荡的狂风中驻留将近半小时,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注意到她的存在,就说明这个策略制定得非常成功。
接下来就是动手的最好机会,
她必须抓住放开限制那段极为短暂的时间内,战胜对手。
以琼安所了解的那家伙的能力,或许还要将时间进一步压缩;留给她的空隙,真的只能用“一刹那”来形容。
这本来不会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而博尔吉亚小姐之所以不将此事放在心上,认为对自己来说是个非常轻松的活计,原因在于——
她的剑很长。
非常的长。
长到只需轻轻一挥,便能触及到她的对手。
*
漆黑如墨的乌云之中,时不时有霹雳炸响,青紫色的雷霆辉耀,连绵的阴影覆盖整片天空。
被轰隆作响的雷云包围的朗曼·霍尔,意识到在罗瑞尔女士落败后,自己即将身处劣势,不由得握紧手中的权杖。
不得不说,他发自内心地感谢拉斯普京先生的帮助。不仅仅是因为对方在这场战争中选择和自己站在同一战线上,那个人与“黄金黎明”的至上导师麦奎恩·马瑟斯的出手,同样令他受益匪浅。
那场看似短暂的决斗,令霍尔先生掌握了两项重要的情报:
一是那位掌握着“转移灵魂”的秘术,轻易操纵和取代他人,以难缠和诡异著称的使徒先生身上存在的弱点;
二是通灵领域的传奇魔法最高成就之一,守护灵“咒灵领主”的战斗方式。
而今天,这两项情报他全都用上了,真不知道这是单纯的巧合,还是命中注定。
霍尔眼前的视野正在微微扭曲,看来被混乱的重力所操纵的领域已经突破了周遭的防御、入侵到斗法的边境线;与此同时,隔着如海面般波澜壮阔的涌动云气,他看到浑身被虚幻的光芒所笼罩的巨人缓缓站起,朝自己伸出手来,就拍打蚊子似地想要将他攥入掌心。
那么,该使用了吗?
朗曼·霍尔无意识地摩挲着藤木手杖的光滑圆柄。
建立黑血社,利用魔塔的统治性力量,从无数巫师们手中搜刮了上百年资源的他,手上能打的牌有很多,任何一位能走到他今天这个地步的巫师都是如此。
但是,传奇魔法注定会是一位传奇巫师最大底牌,其他无论是物品还是技术,要么没办法在正面战场里派上用场,要么就是在这种危急状况中显得不值一提。
可是,朗曼·霍尔没有像罗瑞尔·加西亚和里德·乔伊斯猜测的那样,一见局势不妙便转身就逃。
——因为,他从来不认为自己会输。
只是拉拢余下几个荒原狼成员,就能稳操胜券?朗曼·霍尔的想法不会如此天真。
又或者勾结一个在百年前叛出魔塔的外人?那就更可笑了。他从来不曾忘记,自己亦是对方眼中不共戴天的仇寇。
他之所以联系上霍华德·纽伦,与其说是想与对方联手,还不如说是趁此机会将这个老不死引出来,想找个场合把这家伙彻底杀死,以绝后患。
所以,他真正依靠的“伙伴”是……
正在犹豫是否要发送信号,朗曼·霍尔突然察觉到了某种尖锐的东西正在靠近。他猛地抬起头来,盯着空无一人的高空。
一阵电闪雷鸣之后,他的身影消失在原地、又出现在数百米外。
“轰隆隆!”
宛如幻觉般的人影,一眨眼间穿过数千米的距离;

rf7vm都市言情小說 真名之神-第264章 格林先生房間裏的鸚鵡分享-o3yxt

真名之神
小說推薦真名之神
“我从来就没有这样想过……”
罗瑞尔·加西亚喃喃。
向来性格刚强的,从小到大对不对男人们敬而远之,过去还有过铁娘子这样外号的女巫,恐怕是这辈子第一次露出如此软弱的表情。
“别说谎。你抛弃了我的那一刻开始,你就已经抛弃了身为人母的情感。”
然而,里德·乔伊斯却没有半点触动,
或许是因为,在他心中有着极为固执的念头;又或者说,对他而言,他的母亲早已经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无论有何种理由都无法原谅。
“后来让我成为你的学生,是因为什么?看中了我的身份还说什么实验室到用到自己的骨肉血脉?还是说,觉得这件事有可能瞒不过去,为了避免被对手抓住把柄,所以才将我放在身边,更容易加以控制?”
青年脸上的兴奋不知何时消失了,剩下的只有麻木和冷漠。就像激情燃烧过的篝火,将木材全部燃烧殆尽后,便只剩下漆黑的灰烬。
“无论理由为何,当你决定对我隐瞒真相的时候,我们的关系就不可避免地走向破灭,所以原因已经不重要了。”
他叹了口气。
“当然,别误会,罗瑞亚女士,我没有责怪你的意思。我很清楚,所谓的巫师之路,就是‘超凡入圣’之路,人越往上走,距离人的定义就越遥远。”
“就像对于我们这种首席生来说,受万人景仰的传奇巫师,实际上是一群不折不扣的怪物。”
“明明没有达到相应的实力,却不得不长时间与这样的怪物共处,战战兢兢地加以侍奉……我们对你们的恐惧,想来你们不可能没有注意到吧。”
“在逆十字的人出现后,我脑海中的想法就更加明确了:舍弃道德,抛弃情感,将凡俗社会的常规尽皆打破。毋庸置疑,只有舍弃每一项在社会中人之所以身为人的要素,才能将自身素质擢升到下一个阶层。”
“这就是‘进化’。只是我发现得太晚了。以前虽然能隐约察觉到一点,却醒悟得还不够,反倒让维尔莉和诗蔻迪那种女人爬到我的头上。”
从某个时间点开始,罗瑞尔·加西亚就不再反驳了。
她已经失去了说话的力气,只能悲哀地看着自己的学生、自己的孩子。
老妇人的胸膛伴随着虚弱的呼吸微微起伏,幅度几乎难以看见,如果不是那双浑浊的瞳孔还勉强睁开来,被人当作死了都不奇怪了。
在乔伊斯的长篇大论结束后,外面的动静慢慢小了下来,直至落针可闻的寂静。
看来,正在龙争虎斗的两位巫师领袖,如今已经分出了胜负。
里德·乔伊斯并没有在意,因为这同样是计划中的一环。
揭穿“马里恩·格林”已经被外来者替换的真相,暗中与曾经是其坚定盟友的罗瑞尔·加西亚联手,这便是主动掀起内斗的霍尔学派手中掌握的秘密武器,堪称精心编织的王牌。
即使是对于受冠者来说,要同时对抗两位传奇巫师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何况现在的“马里恩·格林”不过是一位鸠占鹊巢之徒,他并不能完全掌控其肉身的力量,若要释放两大传奇魔法,需要承担起极为沉重的消耗。
但无论如何,只有传奇才能对抗传奇,只要他还手握两件王牌,在他体内的魔力完全枯竭之前,就不可能真正落败——而反过来说,若是能构成“1对1”的局面,那对于受冠者一方,胜利便不过是囊中之物。
随着罗瑞尔意志力的涣散、体内魔力的大量流失,笼罩魔塔顶层的领域的力量,自然而然地随之急速衰弱。
里德虽然没有时间去亲眼见证,但那位咒灵领主已经在五分钟前挣脱束缚,这是不争的事实;而当传奇灵体参与到假格林与朗曼·霍尔的战斗之中,天平定然会在此之后迅速倒向另一侧。
魔塔内战的胜利者是谁?答案不言而喻。
无论是他,还是罗瑞尔·加西亚,都很清楚这个结果。
当然,以两人对那位黑血社领袖的认识,霍尔先生大概是不会死的。
击败一位传奇巫师不是没有可能,但要杀死就很困难。百年前的霍华德·纽伦被整个荒原狼联手围剿,最终却还是逃出生天。在所有人都以为他落败身亡的情况下,历经百年岁月从棺材里再次复苏。
即使是面对一位力量位阶更高的受冠者,他都不可能死。
如果被围攻的是性格顽固的罗瑞尔,说不定还会有陨落的可能;但朗曼·霍尔却不一样。只要对上一次内战的内幕有所了解,就会明白这家伙是个彻头彻尾的阴谋家,亦会对他保全自身的能力印象深刻。
这个男人绝不会让自己暴露在风险中,一旦看见情况不妙,定然会毫不犹豫的做出正确的选择:比方说,抛弃自己的合作伙伴,抛弃整座魔塔。
这就是外界如此安静的理由。
“我的老师……我的母亲。”
里德·乔伊斯决定结束这一切。他上前一步,再次举起了匕首,同时喃喃自语道。
“现在的你,应该为我感到高兴吧?”
老妇人闭上了眼睛。
就在下一个瞬间,她听见了耳畔响起了翅膀扇动的声音。随后是里德·乔伊斯的怒吼。
“哪来的鸟?!”
年迈的女巫睁开眼睛,看到的是一只振翅而飞,有着鲜艳羽毛的鹦鹉。
它不知从何处飞来,正在用尖锐的爪子和嘴喙去啄里德的眼睛和鼻子,同时还用翅膀疯狂拍打着青年的脸。
一时间羽毛飞舞,里德·乔伊斯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搞得猝不及防,狼狈不堪。
罗瑞尔·加西亚愕然地看着那只熟悉的鸟。
是的,她不是第一次看见它。只要去过马里恩·格林平日里接待客人的房间,肯定会对这只聪慧的鸟儿印象深刻,因为格林先生对它十分爱护。
但是,它本应该在密室中……
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直到此时此刻,罗瑞尔·加西亚终于发现了某个秘密。
从来没有人仔细观察过这只鹦鹉,因为它身上没有魔力,气息不像伊夫林学派制造出来的人工邪魔那般,身上萦绕着强烈的改造痕迹。一只普通的鸟自然不会引起巫师们的注意。
所以,人们才会错过——
虽然用这种话来形容一只鸟会非常奇怪;但它小小的眼睛里,分明闪烁着不似动物,深沉而睿智的目光。

fwlxl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小說 真名之神討論-第263章 學生,私生子,背叛讀書-bx086

真名之神
小說推薦真名之神
“你……!”
坐在地上的加西亚女士吃力地转过头来,既愤怒又哀伤的看着站在自己身后的年轻人。
她的胸口插着一把匕首,鲜血染红了朴素的长衣。
站在老女巫身后的,是一位头发焦黄色的年轻人,其中一边的的袖孔空荡荡的,是因为在不久前失去了一条手臂。
他正是加西亚学派的首席生,里德·乔伊斯。
此时此刻,年轻人的脸上既有畏惧和担忧,又有着难以抑制的兴奋,一种仿佛大功告成般的喜悦。
唯独没有的,是偷袭恩师的愧疚。
“居然真的有用啊……”
里德盯着老师胸口插着那把匕首,手掌还在发着抖,嘴角却已经止不住地向上翘起。
“连传奇巫师的护身术都能破解,真不负‘弑神锥’之名,我之前还以为那家伙说的话都是骗人的。”
“……是谁?”
罗瑞尔·加西亚目光沉凝。
护身术确实在第一时间被激发了,这说明对方并不是通过一般咒术的方式入侵自己的领域;当然,原本就不会有人傻到和一位精通咒法的传奇巫师在“斗法”层面的发生冲突。
但现在插在自己胸口上,几乎夺去了她的全部体力与意志力,让生命从伤口处迅速流失的匕首,却是在第一时间洞穿了她的身体,那层层防护被激活却未能生效,好似原本就不存在似的。
问题不在于“咒术”,而在于“材料”吗?
弑神锥……
罗瑞尔·加西亚确实有听说过这种武器的存在。据说,某一任教皇就是死在弑神锥上,它是某个杀手教团的秘藏之物,传承自中古时期,堪称非凡者的克星。
但自从那次惊世骇俗的刺杀行动之后,这件东西就像彻底消失在历史上,谁都不知道其下落。
当然,罗瑞尔并不清楚一件事:就连她的同僚拉斯普钦·诺维赫,不久前亦是死在这把匕首之下。否则,以她的才智和阅历,大概能联想到些什么。
“把这东西交给你的人,是谁?”
“逆十字。”
里德的回答毫无迟疑,一点儿都没有为自己的合作伙伴隐瞒的意思。
“是他们吗……”
老女巫深吸了一口气,苍白的嘴唇微微颤抖。
“果真是我们的心腹大患啊。”
“他们的人最开始和我接触的时候,我还吓了一跳。”
里德·乔伊斯围着瘫软在地上的老师身边踱步,步伐不紧不慢。
“一群人人喊打见不得光的老鼠,虽然不是势力没有对他们的存在感到畏惧,但其中显然不包括我们魔塔。我只是从来没想到,这群人的胆子会大到亲自找上门来,入侵由五位传奇巫师共同看守的塔。”
说到这里,青年停下脚步,眼睛闪闪发亮,就像是在诉说一件令他感到无比兴奋的事情。
“而直到现在,我才终于明白:原来‘格林先生’就是他们的领袖之一假扮的,这里其实称得上是逆十字的半个地盘;怪不得他们会如此放肆,哈哈哈哈!”
真可笑。他这么说道,朗曼·霍尔虽然是个讨厌的混球,但这家伙对魔塔未来下达的判断却一点儿都没错:最高巫师会议已经失去了它的意义,属于狼的精神亦已经在荒原上消亡,再这样下去,屹立千年的黑塔迟早会坠落大地。
不是今天,就在明日。
“当然,我从他们口中得知的,还不止是这些。”
里德乔伊斯仰起头,看着深邃的穹顶,语气感慨地说道。
“一开始,我还以为逆十字的人是因为我的首席生身份才想拉我入伙。但很快我就注意到,光凭这个理由,对他们要实施的计划而言,还远远不够充分。”
“毕竟,所谓的首席生,看似有着继承学派大统地位的责任,地位极高——但那是对学生而言;而对于他们的老师来说,却不过是随时可以替换的工具罢了。”
听见这话的老妇人,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最后却还是闭上了。
“于是,当我提出质疑的时候,那个人便提供给了我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秘密。”
他的脸上露出愉快的笑容。
“原来,我是马里恩·格林——哦当然,我说的是原本的那位——他的私生子。”
他的目光炯炯有神地盯着自己的老师,欣赏着罗瑞尔沧桑脸庞上的神情因痛苦而扭曲。
“在那一刻,我自然是感到十分惊讶。而几乎是在同一时间,我便想到了另一个问题:我一直都以为自己是被魔塔收留的孤儿,结果在一个意料不到的时间节点意识到了自己父亲的存在。明明我们父子俩居住在同一个地方长达十余年时间,却从来未曾相认。”
“那么,问题来了:我的母亲呢?”
罗瑞亚·加西亚闭上了眼睛,不想再看到眼前令人心痛的景象。
她没有哭泣,到她这个年龄,泪腺早已经干涸了;可内心的痛苦,却没有因为年龄的增长而丝毫减弱。
过了好久,罗瑞尔才深深地吐出一口气来,颤抖着问道。
“你……已经知道了你的身世,却为何还要做这种事?不应该先来找我……”
对方却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笑话似的,仰起头哈哈大笑起来。
“愚昧?就因为你是我的亲人,所以我才会做得如此彻底!越是有着亲密的血统,反目成仇之后才能让这份仇恨刻骨铭心,你不这样认为吗?事实上,一想到能亲手杀死我的老师和亲生母亲,我真是痛快到不得了!”
乔伊斯垂下眼帘。
“当然,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事情……我本来是不打算杀你的,虽然我很讨厌你,更讨厌那个老头,但你毕竟对我有着传道授业的恩亲,所以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想着找个地方将老师你软禁起来。”
“但是,就在不久前,发生了一件让我目瞪口呆的事情——”
他用阴沉的目光,看了一眼空荡荡的袖管。
“维尔莉特·爱德华,大概是靠着出卖身体爬上了拉斯普钦那个老东西的床,才能从一个废人重新获得魔力,并得到首席生的地位……这样一个婊子,居然烧掉了我的一条手臂!”
里德·乔伊斯的瞳孔燃烧起了恶毒的火焰。
“而你!,你是怎么做的呢?你居然不管不问,甚至反过来认为是我的错,不允许我去报复……这样还能算得上我的老师、我的亲人吗?你其实早就已经抛弃了这一切,抛弃了对你而言根本无所谓的属于‘母亲’的情感,不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