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

qikyg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 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第二百一十五章 脫身,救兵讀書-sqc0r

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
“大小姐!”
梅三娘惊呼着停下了后退的身形,然后朝田言冲了过去。
一般来说,凡是田赐在场的时候,都是由他负责保护田言的。
可是梅三娘万万没想到,田赐居然就这么“傻愣”在了那里。而她又因为典庆的死,导致精神有些恍惚,并没有太过注意这件事。
直到她都已经拉开了距离,才发现田言正快步走向卢生的攻击范围。
白色巨大气刃一寸寸地朝田言那看起来弱不禁风的身体靠近,很快便来到了近前。
此时,田言那如柔荑般细长、白嫩的手指也伸了出去,看起来柔弱的青葱手指与巨大的白色气刃碰在了一起。
可是,如众人所想象的血腥画面并没有发生,白色巨大气刃停在了她的指尖前。
随着一声仿佛一块玉摔在地上般的清脆声音响起,以卢生为首的四人所站的地方,以及他们身后的小屋,泛起了条条裂纹。
紧接着便是一阵此起彼伏的碎裂声响起,他们眼前的画面也随之改变。原本被卢生一剑击碎的门变得完好无损,站在那里的四人消失不见,屋子附近的地上散乱着几个正劈啪作响燃着的火把。
如此诡异的情况,不要说这些墨家弟子了,就是墨家高层的众人也都未曾见过,众人陷入了一段很长时间的静默之中。
田虎是最先反应过来的,将目光放在了前面正皱眉思索着什么的田言身上。
似乎是因为感受到了田虎的视线,田言才回过神来,转身望向田虎,然后摇了摇头,“应该是某种阴阳术。”
“该死的卢生!”田虎仰天怒吼一声,他还是第一次让人这么耍过,“给我搜!把整个四季镇都搜个底朝天也要把他们给我找到!”
一旁的田密瞥了一眼田言,然后妩媚一笑,走上前来,“二当家不要息怒,您不要忘了,荧惑之石已经在我们手中了。
朱家失去了最大的臂膀——典庆,他自己也是身受重伤,一时半会根本无法出手。而朱家的盟友——墨家和纵横,按照计划大约明日凌晨时分,就会被田仲堂主围困在东面不远处。
至于那卢生只不过是一人,任他武功多么高强,遇到我们也只有逃的份。”
听了田密的开导,田虎的怒火似乎消了一点。
田密便继续劝道:“眼下天色已黑,卢生又会各种诡异的阴阳术,正是他的主场。我们的当务之急是保护残片不被卢生偷走。
只要我们能安然度过今晚,明天天一亮就赶路,只需半天的时间便可到达六贤冢。到时候有长老们的帮助,他卢生就是再厉害也只得束手就擒。”
田虎沉思了许久,然后点了点头道:“就按你说的办。
今晚由我、阿言、阿赐来守这个盒子,至于司徒老哥和田密,就劳你们带着其他人在住处附近巡视了。”
……
从四季镇往东大约十几里左右,闪烁着密密麻麻火光的密林里,微风轻轻地拂过,不时带下几滴树梢上的露水。
从地上的树影和月亮的位置看来,现在大概是刚过了丑时。
随着两千四百名农家弟子几乎是在同时就位,农家最强大阵——地泽二十四,开启了。
原本一片昏沉的天地被大阵发出的金光照亮,如果有不知情的人在此,说不定会误认为是太阳升起来了。
密密麻麻的农家弟子们,就好像落入水中的石子漾起的波纹一样排列。一个圆圈、一个圆圈地将星魂、卫庄等几人围困在其中,整个大阵占了足有十几亩地的大小。
“用于武学阵法,仅是地泽大阵最低级的用法。为兵阵,主掠杀,才可展现大阵的真正威力。今日五位有幸得见大阵真正威力,也算是死得其所了。”田仲说着,嘴角扬起了一抹令人不寒而栗的冷笑。
“我原以为,田仲堂主是与我对弈的棋手,没想到你不过是棋盘上的一颗可怜棋子罢了。”星魂似乎是在惋惜什么,长叹了一口气。
田仲皱了皱眉,嗤笑一声道:“不愧是阴阳家的弟子,就爱装神弄鬼。不过,可惜阴阳家已经被六公子全灭了,而它最后的余孽,也将殒命于此。”
“哦?六公子?”星魂眯眼注视着田仲道:“听田仲堂主这句话的感觉,你现在好像是在为农家的死对头——嬴修远效力?”
“没错。”田仲十分大方地承认了这件事,随后反问星魂道:“可你就是知道了又如何?你们今天注定会死在这里,而过了今天,最后的诸子百家——农家也会宣布归顺帝国。
你们所做的一切,注定都是徒劳的。”
“或许不是呢?”星魂抬起头,脸上依旧挂着自信的微笑道:“不得不说,那位棋手今日没有在此布局,是他犯下的最大错误。”
“装神弄鬼。”田仲冷哼了一声,抬起手准备下达进攻指令。
骤然,一股强烈的不安感涌上心头,没有任何怀疑,田仲一个后跳,逃离了原地。
嘭的一声响起,附近的农家弟子后知后觉,纷纷向两旁躲去。
随着四溅的泥土落下,田仲刚才所站的地方,出现了一个直径约有一米半圆形的坑,坑内半跪着一个穿着土黄色上衣,棕色裤子的小男孩。
即便现在的田仲还没有资格学习探测术,但他依然能够感觉得到,面前这个小孩体内的真气,比现在的他还要强上许多。
要知道田仲可是农家六堂的堂主之一,来之前他还特意修习了田言给他的神奇功法,内功比最初提升了一倍有余,结果却仍然比不上一个小孩。
“你是谁?”田仲眉头紧锁,警惕地上下打量着这个突然出现的小男孩。
“剑圣盖聂唯一传人——”缓缓站起身来,小男孩抬起头,“墨家的新任巨子——天明!”

xkdpb精彩都市小说 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第二百零九章 四季小鎮,遭遇埋伏閲讀-ply61

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
午后的阳光透过林间依然盎然的树叶洒在草地上。
相比于盛夏的太阳,初秋的太阳还没有丢失那一份温暖,而且还少了令人痛苦的刺眼。
一条大约仅够三个成年人并排通过的林间小路上,数十名农家弟子排成了两列十排的队形。
在队列的中间,一个古铜色皮肤,眼上蒙着一块红布,身上尽是白色奇怪花纹的壮汉,佝偻着身子随队伍一起顺路前行。
在他的背上,是一个特质的没有腿的椅子,一个身材矮胖,脸带面具,脖子上戴着大金锁的人坐在上面。
在二人的左右两侧,刘季和司徒万里将他们护在其中。
走了没多久,众人来到了一处小镇上,在小镇大门左侧的一块大石头上,用红色秦篆刻着三个大字——四季镇。
“大哥,我终于知道你为什么明知田虎一定会追来,却还是带我们来了这里。原来大哥早就有所准备了。”
走入镇中,刘季目光不停地在四周街道的小贩上和偶尔经过的平民身上到处打量。
在昨天他们得知田虎邀请了墨家的高渐离前去赴宴后,朱家便带着他们马不停蹄地,护送着荧惑之石的残片赶往六贤冢。
田虎误认为墨家是帮助他们的,这正是他们计划的一部分、可是谁知,朱家不趁这个机会赶紧去六贤冢,居然非要绕上一小段路。
原本刘季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什么,但看到这些人的瞬间他就明白了。
尽管刘季的武功只勉强比一流高手强上一线,不过他的眼力还是不错的。
从踏入小镇的那刻起,出现在他眼前的每一个人,高的有二流的,哪怕是再怎么次的,也绝不会低于三流。
若只是偶尔出现一两个还可以当做巧合,但满镇子的人都是如此,这就十分可疑了,再联想朱家直路不走,非要绕个小弯,他便明白了。
朱家这是在这里给田虎设了个局,一个镇子的农家弟子,刘季不知道有多少,但绝对不会少于千人,有这些人在此,哪怕田虎手下的高手再多,也难逃一死。
坐在壮汉身上的朱家,脸上面具一转,变成了红白色的高兴脸谱,“即便眼下我们距离成功只剩一小步,可若是不谨慎行事,依然会有危险。
田虎招惹了墨家,自认为除去了我们的臂膀,但他绝不会就这么傻等着埋伏他们。所以,我提前做好了准备。”
结果话茬,司徒万里说道:“对于只是有所怀疑的事,田虎依然选择了出手,甚至不惜得罪墨家高层。这证明了他想要当侠魁的决心。
因此,他绝不会就这么轻易地让我们到达六贤冢,眼睁睁看着朱堂主成为新一任的侠魁。
而朱堂主棋高一着,提前选择了有利于自己的战场,掌握了主动权。能够将田虎一派、墨家、纵横家的人全都耍得团团转,实在是佩服。”
“哈哈哈哈”一笑收下了司徒万里的恭维,朱家“谦虚”道:“这还是多亏了老弟你,选择了这么好的一个地方,进可攻、退可守,田虎这一次想不输都难呀!”
谈话间,众人来到了最热闹的镇中心。
沿街的叫卖拉客声,小孩的追逐打闹声,路人的讲价谈话声,是个人来到这里都会认为,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偏僻小镇。
又有谁能够想到,咋这片看似喧哗热闹的地方,其实暗藏杀机。
“给点钱吧,求求你给点钱吧。”
一群蹲在街角落阴影里,身上打着破布补丁的小孩在看到朱家众人的一瞬间,哄闹着一拥而上,将身穿华服的司徒万里围在其中。
司徒万里被缠住了,但队伍却并没有停下。
刚走了几步,街边一个路过的老太太似乎被什么绊了一下,就这么摔倒在了刘季的面前。刘季也没多想,下意识地便俯下身子,就要去扶倒在地上的老太太。
可就在这时,一股微弱的杀意一闪而逝,刘季想要跳开,可却晚了一步,锋利的匕首直接插进了他的腹部。
就好像是得到了信号,围住司徒万里的六个小孩也都同时从怀中抽出匕首,只朝他的身体各处刺去。
与此同时,街上原本似乎只是在买卖东西的人,全都抽出了匕首或者是长剑,朝队列里的农家弟子杀去。
不仅如此,就在刘季一掌拍死了袭击他的老太之后。
街两边原本紧闭的门窗也突然同时打开,削尖了的竹棍从里面发射而出,目标则是坐在壮汉身上的朱家。
这一切的发生仅在几秒钟的时间,以朱家为首的众人都有些没能反应过来。
坐在壮汉身上的朱家,右手张开,飞来的竹棍全都悬停在了半空中。
另一边的司徒万里,面对如此杀局并没有惊慌,而是十分淡定地拿出藏在腰旁袍子里的,形似扇面的两柄铜钺。
将两柄铜钺一合,变成了圆形之后,司徒万里手腕一震,镶嵌在上面的六颗骰子开始转了起来。
先是一跃而起躲过数柄匕首的袭杀,司徒万里握着手中变成了飞轮状的武器,以他为圆心,在身下划出了一个圆。
围在他身边的那些穿着补丁衣服的小孩,同时向后倒去。
落地的瞬间,司徒万里沉下身来,猛地一甩手臂,变成了飞轮状的双铜钺,就这么飞了出去。
“飞轮”绕着他们的队伍转了一圈,然后又回到了司徒万里的手中,此时围上前来的刺客已经全部被他击杀了。
此时坐在壮汉身上的朱家右手一攥,空中的竹子直接炸裂开来,碎片四溅的同时,藏于竹子内的绿色毒气扩散开来。
朱家一运真气,右拳化抓,就好似台风眼一样,那绿色毒气旋转着飞入朱家手中,一点不剩地被朱家吸走了。
此时,街上那些未被杀掉的刺客忽然全部消失不见。
就在众人还在一头雾水的时候,从小巷里,街道上,还有屋子里,一群群身穿农家弟子服饰的人快步跑了过来。
仅是一会的功夫,足有数千名农家弟子,便将这里围了个水泄不通。
事实已经被摆在眼前了,此时朱家就是再怎么不敢往这方面想,也只得承认了。
“你们!居然背叛了我!!”

x2kay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 txt-第二百零八章 解毒,圍困分享-p6chc

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
时至午夜,树林里原本不时在马车囚笼上空飞过的鸟儿也归巢了。
森林里一片寂静,除了偶尔掠过的微风吹得树叶相碰,发出沙沙的声音,树林里便听不见什么声音了。死寂、阴森本就是夜晚森林的主色调。
马车上的囚笼内,高渐离盘腿而坐,微弱的真气不时在他身上泛起,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地向下掉,砸在他那略显褶皱的衣服上。
在他的对面,大铁锤靠坐在笼子旁,低着头似乎是睡着了的样子。
在这样的环境下睡着的确很困难,但作为军人的他,什么样的艰苦环境没有待过,这对他来说只是小菜一碟。
收回真气,高渐离只感觉体内气力一卸,身子直接瘫靠在了囚笼上。
在江湖中有这样一句话,学武先学医。像高渐离这种几乎半生都漂泊在江湖上的人,遇到大伤或许只能简单的处理一下。可处理一些小伤,或者是用真气排排毒,他还是可以的。
但是,这两天他想尽了办法,却仍旧无法将体内的毒逼出。
田密的雾里看花之术,高渐离也曾听闻过这一招,但据江湖上流传,这武功只对一些功力浅薄的人有用,主要还是以防守为主。
因此不要说到了高渐离这种等级的高手了,便是比他次一等的江湖上的一流好手,也从未听说过如此简单就中了田密的毒。
这一切究竟是有人在暗中帮助田密,还是只是田密的底牌之一,高渐离并不清楚。但可以知道的是,从田虎最一开始的邀请,便一场针对墨家的行动,而且敌人的所图,一定不小。
闭上双眼,高渐离准备休息一下恢复体力,逍遥子、盖聂他们得知自己被困后,肯定会想办法营救,忙他是帮不上了,最起码要做到不拖累。
不知过去了多久,窸窸窣窣的杂草之间摩擦的声音惊醒了大铁锤和高渐离。
大铁锤最先反应过来,睁开眼坐直身体,凝视着不远处密林中,两高一矮三道急速朝他们飞奔而来的黑影。
“两位,你们没事吧?”三人很快来到了近前,逍遥子最先开口问道。
摇了摇头,高渐离答道:“其他地方都没什么大碍,不过因为中了田虎奸计,我们二人现在体内真气都无法调动。”
从怀中掏出两个小木盒子,分别递给了囚笼内的高渐离和大铁锤,逍遥子道:“这是我们人宗特制的丹药,先吃棕色的那粒,再吃红色的那粒,可以解大部分的毒。”
按照逍遥子所说,二人盘腿而坐,依次服下了盒子里的丹药。
棕色药丸入体的一瞬间,二人顿时感觉体内的真气不再向之前一般无法流动,微弱的真气开始在他们的体内流转。
当真气流转一个周天之后,红色药丸也起了些作用,就好似被激发了怒火一般,体内原本只是从缝隙中漏出来的微弱真气,瞬间翻了三倍有余。
丹田外的真气开始向丹田中回流,不过因为被堵住的原因,真气只能不停地撞击淤塞之处。不过由于真气太少的缘故,依旧没能起什么作用。
睁眼抬头望向逍遥子,高渐离摇了摇头,“丹田中被封住的部分还是无法解决,你们还是快走吧,农家的人应该很快就来了。”
“想走?恐怕没那么容易吧。”
密林深处,一道男声传来,四周瞬间飘起了密密麻麻的火光。
进千名衣着统一的农家弟子将几人围困其中。
慢步走到阵法中间,田仲遥望着几人道:“还真是可惜,纵横今天只来了两位,难道是看不起我们农家吗?”
“你难道不知道盖聂去了哪吗?”冷不丁地星魂突然发话问道。
“什么?”田仲满脸疑惑地瞧向发话的小孩,随后想起了什么,笑着对星魂说道:“这难道就是你们墨家的新任巨子?没想到燕丹竟然把位置让给一个小孩,真是糊涂过头了。”
星魂并没有答话,简单的思索了一下后,转过身来。
瞥了一眼囚笼中的高渐离,星魂手中真气凝聚,聚气成刃挥出,将牢笼门直接削成了两半。
抬头望向身旁的逍遥子,星魂说道:“逍遥先生,他们二人身上的毒就交给你了,今晚成败或许就在此一举。”
“没问题。”逍遥子点了点头,走入囚笼内,盘腿在高渐离身后坐下,将真气汇聚双手之中,轻贴到高渐离的背上。
坐在笼内的高渐离看到逍遥子如此听从星魂的安排,内心不禁升起一阵疑惑,不过此刻情况紧急,他也来不及问他们缘由。
尽他所能排除杂念,高渐离控制着体内不多的真气,顺着逍遥子真气的指引,清理着经脉中的毒。
“我想田仲堂主是误会了,我的名字叫做星魂。”
“星魂?”皱了皱眉,田仲疑惑地打量着站在包括卫庄等人身前的小孩,“真是没想到,墨家居然会和争斗了近百年的阴阳家联手了,这还真符合你们两家现在残兵败将的情况呢。”
“是不是残兵败将先放在一边,田仲堂主处心积虑对付我们,不正是因为怕了吗。”
“哈哈哈哈…”似乎是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田仲笑的眼泪都快要流出来了,“阁下可知道这里有多少农家弟子?”
“两千四百名。”没等星魂说话,田仲就急不可耐地公布了答案,“再加上我农家阵法的威力,你可知有多强?”
“翻了十倍不止。”再次给出答案,田仲一脸不屑地望着几人,冷笑道:“这相当于你们在与两万多农家弟子为敌,就凭各位的能力,我并不觉得你们可以逃出去。”
话罢,田仲也不多言,高声喊道:“地泽大阵,一!”
两千四百名农家弟子在听到田仲的声音之后,瞬间站上了各自的位置,开启了大阵。

gogsd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笔趣-第一百九十三章 勝七現身熱推-yfamd

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
小說推薦秦時明月之大人才系統
“还是跟以前一样,这个怯懦的混蛋!”
山中,一片仅长满了齐膝长杂草的荒地中,田蜜、梅三娘、骨妖和英布分别站在四个方位上,看样子他们原本似乎在围攻什么人。
站在东边位置上的英布怒目圆睁,紧盯着他右手边方向,季布逃跑的背影。
英布的对面,梅三娘放声大笑,“朱家手底下到底还有没有够胆子的男人了?”
“这样的男人,可惜了。”站在梅三娘左侧的田蜜右手端着支不断冒出白烟的长烟杆,叹息着摇了摇头。
“东西到手了,我们走吧。”
田蜜的话音刚落,英布突然好似发现了什么一样,猛地转头看向左边密林之中。
滋、滋、滋,宛如一块重铁与磨刀石相摩擦而发出的声音,瞬间引来了四人的注意力,与之相伴而来的,还有阵阵恐怖的杀意。
在场的所有人,包括一直是一副所有事情皆在掌控中的田蜜,全都变得谨慎了起来。
“该来的终于还是来了。”田蜜低声沉吟着,从对方逃生,并且在江湖上闯出黑剑士名号的那刻起,她就知道这一天已经距她不远了。
这也是她在幽冥堂向她抛出橄榄枝后,毫不犹豫地背叛了农家和罗网的重要原因之一,因为只有胜七死了,当年事情的真相才会被彻底埋藏,而她才能够安心。
“你变了。”如同老朋友多年后重聚一般,田蜜端着烟杆,十分平静地说道:“看上去这些年你受了很多苦。”
“这一切都要感谢你!”停下了步伐,胜七冷眼注视着田蜜。
“你的脾气倒是一点没变,还是那么伤人。不过,无论当初你带给我多大的伤害,我已经学会释怀,就当是曾经的一场噩梦。我,原谅你了。”
“你?原谅我?”听到田蜜依旧如同昔年一样,三言两语便颠倒黑白,成了一副无辜者的模样,胜七胸中的怒火猛地窜起,左手紧握,怒声质问道:“你当真说的出口?”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你的心结依然无法打开吗?我已经一无所有,但是,你不也一样可怜?如果你想复仇,那你就动手吧。”
田蜜略带些伤感的话语,以及那看起来何其无辜的眼神和表情,若是外人或许就被蒙蔽了,但对于胜七来说,就好像再现了当年的场景一般。
他仿佛再次回到了那一天,被自己从小到大最好的兄弟误会,眼看着他死在自己的面前,而真正的凶手就在五步之内,但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那种深深的无力感和愤恨,是支持着他活到现在的唯一动力,而今天,埋藏了近十年的仇恨,将在此了结。
胜七眼中的杀意不断攀升,随着滋滋声响起,胜七右手拖着巨阙,朝田蜜攻了过来。
但田蜜却仿佛没有看到一般,依旧淡然地抽着手中的烟,因为在她看来,面前的这个男人,不过是个死人罢了。
叮!清脆的金属撞击声响起,梅三娘手持镰刀,挡在了胜七前进的路上。
“你一个大老爷们还要不要脸!背叛农家还不算,居然还要对女人动手。”
胜七怒目盯着梅三娘,冷声道:“你知道什么,给我让开。”
“三娘,放他过来。”田蜜嘴角微微扬起,笑着说道:“不杀了我,他永远也无法解脱。我愿意成全他。”
“住口!”胜七心中的怒火达到了顶点,厉声喝道:“你这个颠倒黑白的无耻女人!”
冷哼一声,田蜜眼中冷然的杀意一闪而逝,“今天,你我二人之间终有一人要倒下,那个人不是我,便是你!”
田蜜话毕,一个身穿蓝衣的男子,毫无征兆地从田密身后的林中飞身而出。
几乎是同时,男子右手推出,朝胜七所在的地方猛地虚拍一掌,由天蓝色真气凝聚而成的“手掌”,狠狠地拍在了他右边的胸口上。
胜七接连倒退好几步,其余几人可没有给胜七反应的时间,骨妖和梅三娘同时出手,他们所指的方向,都是胜七刚才被击中的地方。
面对如此一击,胜七并没有慌张,一把抓住绑在剑尾的链子,开始转了起来,强大的风压限制了骨妖,同时巨阙的重量也让梅三娘和赶来的田仲无法靠上前。
就在众人都不知该如何破解的时候,另一个人出现了。
猎猎作响的火焰一般的真气,直冲胜七击去,在撞到巨阙上之时,与刚才其余几人只会被弹开不同,这一击不仅让胜七停了下来,甚至差一点将巨阙击飞出去。
烈焰虎气,这是田虎的虎魄剑法所独有的能力,场上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集中道了田仲刚才出来的那里。
林中,田虎慢步从里面走了出来,金先生和哑奴紧随其后。
“胜七,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我接到了神农令。”
“哈哈哈”如同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笑话,田虎大笑道:“就凭你?你今天是以什么身份来此的?农家叛徒,还是秦国爪牙?”
“我今天来,是为了拿回本该属于我的东西!”
“如果不是大哥失误,你本该是个死人,还敢来此大放厥词!”田虎冷眼看着胜七,一挥手中虎魄剑,高声喊道:“地泽二十四!”
梅三娘、哑奴、骨妖、田仲、还有金先生,瞬间来到了以田虎为主位的地泽阵位上,地上一个金色的法阵,慢慢开始由虚转变为实。
田虎没有选择与他正面硬拼,而是直接动用地泽大阵,这是胜七始料未及的。
从刚才那一招便能看出,田虎与他的实力在五五之间,而现在又增加了那么多的高手,以及地泽大阵的加持。
如此一来,他们已无任何破绽,除非自己的实力可以胜过他们很多倍,否则根本没有获胜的希望。
田虎可没有等胜七的意思,直接一个大踏步欺身上前,手中虎魄剑宠朝胜七猛劈下去,胜七迅速抬手招架。
但这时,在他的身后,骨妖一个闪身靠上前来,手中两把弯刀闪烁着寒光。
胜七虽然没有看到,但作为一个常年走在生死边缘的人来说,杀气,是他最为敏感的东西,即便这个人的杀气淡到寻常人根本察觉不出。
手中力气突然加大,将田虎推离自己一小段距离的瞬间。胜七剑身微微倾斜,卸掉田虎力气的同时,双手紧握剑柄,以自己中心,猛地转了起来。
田虎无奈之下只得后退躲开,但骨妖却并没有任何后撤的意思,翻身躲过剑尖的瞬间,骨妖脚尖在剑身上点了一下,直接缠上了胜七的身。
与刚才不同,这一次胜七才刚转了一圈,威力还不足以逼退骨妖。
举起弯刀,骨妖手中刀尖朝胜七脖颈处刺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