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衣無塵

3wk5h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仙界贏家 txt-第3790章 無知熱推-xdcmv

仙界贏家
小說推薦仙界贏家
周舒定了定神,“蒲牢,你和玄黄界,是怎么生存在诸天之沿里的?”
蒲牢顿了顿,“互相帮忙。”
周舒看着他,“不能说的详细点么?”
“你什么都想知道?”蒲牢哼了声,却无奈的解释道,“简单的说,他沉睡,同时放开防御,而我则吸取他的力量,利用玄黄界保存自己,也护佑他,玄黄界本源到底深厚,目前也还支持得住,不过他不能一直沉睡,所以我偶尔还需要外面的力量。”
周舒疑道,“沉睡,放开防御,你们彼此也太信任对方了罢?我有点怀疑,而且刚刚放逐的时候,你们就适应了诸天之沿的环境,并且达成了互助的共识?如果不是这样,那玄黄界多少也会沾染一些灰雾罢,可我之前从没有发现过,是你们藏起来了?”
網遊之蝗蟲橫行
“你的问题还真是刁钻。”
曼陀羅華之樓蘭新娘
末世之恐怖風 古羲
蒲牢盯着他,诧异中也带着一丝佩服,“我们在没进去之前,就有非常好的关系,进入诸天之沿后,我们知道不依赖对方根本无法生存,立刻就做了决定,至于玄黄界没有沾染到灰雾,因为我们之前就猜到仙庭可能会这么做,事先做了准备了,而那些灰雾,玄黄界之前就见识过的。”
周舒明白了什么,“打开诸天之沿的时候,灰雾也经过了玄黄界?”
蒲牢点了点头,“诸天之沿本来就在玄黄界,它受到了波及,那次也算是一次大劫,十天丢掉了九天,它舍弃了一部分本源,才保住了里面的生灵,也因此明白了一些对付灰雾的方法。”
“解释得很清楚,我还有问题。”
周舒缓声道,“你是龙族,为什么你会和玄黄界关系好,这点我想不清楚,还有,仙界会任命一个龙族做玄黄界天道,是不是故意的?”
蒲牢有点不耐烦了,“你真的什么都想知道?”
周舒很认真,“你我也不是第一次见面,早就该坦然说出玄黄界的事情了罢,你也知道,这很重要,你告诉我,我当然也会告诉你一些很重要的事情。”
蒲牢皱了皱眉,“好不容易休息一段时间,你也不让我安生,周舒,你知道我是应龙族,那你也知道现在的龙国已经没有应龙国了,对罢?”
周舒点点头,“我知道,应龙族曾是龙国最强大的龙族,而龙国第一次分裂,应龙国也是最大的国家,但第二次分裂,应龙国却彻底消失了,这是为什么?”
“应龙族本来就是子嗣最少的龙族,我们寿命悠长,从来不与外族通婚,万年难得产一子,在最鼎盛的时期也不过三十个人,这样的家族即便再强,也管理不好一个国家,”蒲牢叹道,“我们应龙族不适合也不会去管理国家,在我们的治下,龙国一塌糊涂,从开始的集合到分裂,大都是我们的错,第一次分裂时,其他龙族尊重我们给了我们适当的地位,但还是看不到好转,所以应龙族干脆的退出了龙国,把龙国交给了其他龙族。”
周舒诧道,“退出了龙国?”
“算是龙族的隐秘罢,我们退出了龙国,就生出了回归玄黄界的想法,这之间有很多事情,我不想多说,总之应龙族为了玄黄界,大半都陨落了,最后只剩下了三只,这些事其他人不知道,但玄黄界它看得很清楚,所以我找到机会担任玄黄界天道的时候,玄黄界没有反对,仙庭也答应了,大约是觉得应龙族会把玄黄界弄坏罢。”
蒲牢冷笑了一声,“嘿,仙界想得也太多了。”
周舒肃然起敬,行礼道,“我们都不知道,原来你们为玄黄界做了那么多事情,蒲牢,对不起。”
蒲牢斥道,“有什么对不起的?这本来就是我们应该做的,修行者放弃了玄黄界,但我们应龙不会,我们源于玄黄界,自然会永远守护玄黄界,即便它曾经抛弃我们。”
周舒一时无言,而身后的壶老,愣在那里,心情复杂得像烧开的水。
蒲牢看着他们,冷冷的道,“还有什么要问的,你赶紧,你问完就该我问了。”
周舒看了眼壶老,平静的道,“关于天劫的事情。”
“这点小事有什么好问的?”
萬仙主宰 風回
禍國毒妃
蒲牢顿了顿,冷声道,“周舒,你是两万年来第一个引来仙使的,如果不是你……算了,我的目的很清楚,我不想让任何仙界的人了解玄黄界的情况,也就不能让一个修仙者升仙,我是杀了不少修仙者,我自己也觉得玄黄界苏醒以后也会怪我,但我就是这么做了,如何?”
“一个一般的修仙者怎么暴露玄黄界的情况?”
對不起,愛情不美麗
壶老有些忍不住了,但语气中并没有多少愤慨。
蒲牢嘿了一声,不屑道,“你也是神器,居然问出这么幼稚的问题。”
“你……”
壶老又有点气不过了。
人道浩然 徽州魔徒
周舒平静的道,“壶老,这很容易做到,我都通过轮回可以看到大多数东西,我相信仙庭肯定能看到更多,毕竟他们那里有的不止是轮回,还有因果命运,以及更多的方法。”
壶老滞了滞,不说话了。
周舒看向壶老,缓缓道,“其实蒲牢不让修仙者升仙,不止是不让仙界了解玄黄界,也有不想让修仙者了解玄黄界处境的考虑,毕竟玄黄界被仙界放逐到了诸天之沿,周围根本没有修仙者的生存空间,出去就是个死,如果修仙者知道这件事,玄黄界上的修仙者会很绝望,可能会让整个界衰亡。”
“周舒,不用你说,这些不是理由,我不需要跟没有能力的人解释。”
蒲牢看向周舒,斥道,“周舒,你自己升仙也罢了,你很不一样,我都看不出你的内在,我觉得仙庭也未必能发现什么,的那你居然还做了通天塔,你那通天塔,等于把玄黄界完全展现在了仙庭面前,让他们明白在诸天之沿的玄黄界依然没有走向消亡,还有重新复苏的可能。”
周舒坦然道,“那时我只想为玄黄界和宗门做到一些什么,是我无知,但我会弥补。”
“你怎么弥补,把玄黄界带出诸天之沿,就靠说?”
蒲牢眼中闪出寒光,“本来我和玄黄界有一个不错的计划,但因为你,几乎不可能再成功!”
(PS:谢谢书友2010520的一直支持,感谢订阅投票评论收藏的书友们~~~)

ypn1k有口皆碑的都市异能小說 仙界贏家 愛下-第3786章 有羊熱推-c8g3c

仙界贏家
小說推薦仙界贏家
站了好一会,似是做了决定,金璇整个人都明亮起来。
发光,有国主的那种气势,虽然不足其十分之一。
“师傅。”
金璇掏出一个小匣子,“这是你要的黑羊。”
周舒打开一看,里面有不小的空间,上百只黑羊正欢快的待在里面,惊道,“这么多?”
“我也不知道有这么多,一去就看到了,那就全部都拿来了,嘿嘿,反正放着也是放着,”金璇不住点头,欢喜的邀着功,“师傅满意了罢,可以吃个饱了,开个全羊宴都没问题。”
周舒将羊群收入道体,“辛苦你了。”
金璇连忙摇头,“辛苦什么,一点吃的而已,师傅还想要什么?尽管说,我能弄到的都行。”
周舒笑着道,“你当家了,就要知道柴米贵了,有也要省着点用,以后要用到的地方还多得是呢。”
修真秘史 荒蕪小徑
“啊?”
金璇滞了下,很快道,“我知道了,师傅。”
“走了,不用送。”
周舒看了他一眼,身形很快隐没,金璇都呆了下,即便有龙宝相助,他也只看到一道飘渺的影子,影子很快就冲上了气风层,然后再也看不到了。
我們曾是戰士
“师傅还真是厉害呢。”
“你将来不会比他差,太子,我们该回去了,今天的课已经拖延了。”
“啊?国师你一直在这?这样不好!”
“你师傅他知道的,走罢。”
穿行在龙界的虚空,周舒一再提升着速度。
这里和外域没什么区别,没有阵界或天幕,也没有仙路什么的,就是多了不少龙族道标,当然也不能小看它们,在强悍的龙族那里,这些道标的作用不比阵界差。
当然周舒没什么顾忌,就算被龙族发现,也没有影响,他专注于查看那些黑羊。
豪門貴妻:前夫逼上門 芷蝶如萱
这些黑羊算是来龙界的意外之喜,那个有羊界,多半和在魔界遇到的尸修有关联,虽然当时认为是口腹之欲,但仔细想想,一个连龙族都敢下手做成尸龙的尸修,会因为口腹之欲而犯下那种错误么?
更大的可能是那只黑羊和尸修的故乡有关系。
和大多数种族一样,修行者对乡土的怀念是烙印在血脉里的,就像大多数玄黄界修行者都珍惜爱护玄黄界一样,许多修行者也都对故乡的东西抱有特殊的感情,如果那只黑羊和尸修的故乡有关联,即便以尸修的残酷冷漠,也不一定会对那黑羊下手,将其变成可控制的傀儡。
虽然这些只是周舒的判断,但显然比口腹之欲更有理由,而重要的是,也能由此得到更多的线索了。
金璇的话不会有错,那个有羊界既然是唯一出产黑羊的非魔界,那位修行者的故乡也只能是那里,了解有羊界,就可能得到那位尸修的信息,找到魔教的消息也不是不可能。
黑羊的过往很容易查看,周舒也得到了一些东西。
这群黑羊都是一位叫做毋丘恭的修行者豢养的,他居住在有羊界的承侠城。
有羊界有十几座城池,分别由不同的部落或种族建立,其中有四个是人类修行者的城池,除去承侠,还有林影,化殷,落柏,这几个名字周舒都不陌生,它们曾经是三十三天的附属界,三个是无极天的,一个是无思天的,这些界很早以前就消亡了,但界的名字作为城池的名字在有羊界重现,应该能说明一点,这些城池里的人类应该就是从这些消亡的界迁移过去的。
其他那些城池也一样,只是里面居住的不是人类而是其他种族,妖族,辟族等等,还有极其少有的娲族。
迁徙不算罕见,很多界在消亡前,如果有足够的时间,界上的居民都会迁徙,找到合适的新界居住,不过像有羊界这种情况就很罕见了,那是十几个界可能还有更多界的居民集中到一个界去生活居住,近十个种族每个种族都有不同的信仰,怎么能走到一起呢?
一界多个种族并存,还不是仙城,有点当初玄黄界的感觉了。
彼岸花(安妮寶貝) 安妮寶貝
只是感觉,其实不一样。
玄黄界上当初能支撑这么多种族生活,第一是当时各种族都不强盛,消耗资源不多,第二玄黄界有建木可能是诸天最富有的界,但即便如此,等各个种族发展起来,玄黄界也必须往外送人。
貴族學院:醜小鴨變天鵝 曉曉
女神的極品神衛 逸風一名
而这个有羊界呢,很小,资源也算不上丰富,而且各个种族都有强者——从黑羊的过往能看出来,毋丘恭至少也是混元金仙,而和他交流的人里面也有不少一样,甚至比他还强的——,消耗绝对不少,这样的界该如何能维持下去?
可能也是因为这样的原因,使得过去的有羊界在几万年前被魔族占领摧毁了,照道理说,这些种族就应该分散开去,继续寻找更好的界,可他们最好还是聚集到了一起,建立了新的有羊界,还是在龙界里面。
古劍緣情
这就很让人费解了,明明实力不算差,却非要集合到一起生活,是为什么?
故土难离?他们的故土,曾经都是玄黄界,后来应该都在仙界,比如承侠,化殷等等。
难道当初毁掉他们界的敌人都是一个人?几万年来他们集中在一起,为了复仇?
信息不算少但也不多,周舒能得到的差不多就是这些,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这个有羊界不简单。
一定要去探察清楚,但不是现在,现在周舒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萌妻乖寶:黑帝的私藏寵兒
那位冒充周舒使者的家伙,必须找出来,而在这之前,还要尽量消除掉这位冒充者给仙舒城带来的坏影响。
要尽快回城,和通知仙舒城。
还不知道冒充者是一个人还是一群人,到底冒着创道者使者的名去过多少界,但连龙界都去了,想必那些异族的界也去过不少,现在外域里面,应该已经有很多种族认为周舒要召集万族了。
可恨呐,要迅速解决掉这件事,并不容易。
这次,除去要借助小招的力量,仙舒城肯定也要付出许多代价。
名声大了也不是好事,一旦被利用,就可能带来极大的损失,这个教训,周舒吃到了,但下次能不能避免,也说不定,毕竟诸天太广大,传讯很难,有心作恶的话,利用信息的不对称就能造成很大影响。
难道真的要把云通连接到外域的大多数界去?
雪中火神錄
(PS:谢谢书友2019121401的一直支持,感谢订阅投票评论收藏的书友们~~)

foakp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仙界贏家笔趣-第3778章 帶路熱推-faozp

仙界贏家
小說推薦仙界贏家
又下去了一段。
一股新的力量出现在面前,周舒不由一喜。
那是龙之力。
虽然蒲牢大多数时候都用法则,隐藏龙之力,但他到底是个龙族,不可能没有龙之力,在这里发现龙之力,也意味着离他的家不远了,只有家这种地方,蒲牢才不会去隐藏自己。
周舒对龙之力就很熟悉了,他自己也曾是半龙之身,根本不用推演什么的,直接就把它们当成了路标。
沿着龙之力,绕过很多弯后,在湍急的漩涡中,周舒发现了一块净土。
这里的法则之力丝毫也不混乱,完全按照秩序排列着,它们构建成了一处安稳的洞窟,虽是无形的洞窟,但稳稳当当,还阻隔了感知。
站在洞窟前,周舒敲了敲门,“天道,周舒来访。”
没有回应,思虑几息后,周舒顺势钻了进去。
啧啧称奇。
極品神僧
外面看上去只有数十丈大小的洞窟——数十丈已经不小了,毕竟在巨闇深渊里构建这样稳定的结构也不容易,里面却有近百里方圆的偌大空间,到处金光闪闪,那是龙族钟爱的珠宝,甚至还有一座山一条河,和许许多多郁郁葱葱的树,竟有几分玄黄界的感觉,到底是玄黄界的天道啊。
但可惜的是,里面没有蒲牢。
周舒拿出了叠岳,却有些犹豫该不该用,叠岳里庞大的轮回之力,会不会打破这个宁静的天地,会不会摧毁这处看似很不容易构建起来的稳定空间。
还是算了。
周舒定了定神,打算用其他方式寻找线索。
好在没有寻找多久,就自然而然的来了,也不知道触发到了什么机关,蒲牢的虚影突然就出现在了面前。
并没有神魂等等在里面,只是一种单纯的传讯手段,类似于过去的寄神术。
“是你罢,周舒。”
苍老而疲惫的声音,和过去有些不太一样,“能不破坏我居所进来的,也只有你了,周舒,我帮了你的大忙,你却害了我,唉。”
神城 冰陽
何如當初莫相識
那长长的叹息声,让周舒颇感内疚,果然是因为自己在这里渡劫,蒲牢才不得不离开。
“我不知道你因为什么事找我,但现在我都无法帮你做到,因为圣人之力沉积在巨闇深渊里,完全影响了深渊,我无法再借用其中的力量,连一些简单的事情都做不到了,如果真的是必须要做的事情,你就想办法清除其中的圣人之力罢,我就是说说,你现在是不可能做到的,那位圣人可是……呵呵。”
周舒生出些疑惑,难道蒲牢认识那位圣人不成?
“我已经离开了巨闇深渊,去了一个你非常熟悉的小地方,以你的能力,应该找得到我吧?顺便告诉你,我已经没有多少力量了,这将是你的最好机会,来吧,找到我,然后做你该做的事情,杀了我,让玄黄界上的所有人都承认,你才是真正对他们好的人皇。”
蒲牢微微一笑,很快没了踪迹。
周舒也跟着笑起来,自言自语的道,“蒲牢,我猜到你在哪了,不过你不用激我,我自己知道该怎么做,再说了,杀你一个分身,就能平息玄黄界修仙者的仇恨么?根本没有意义,到底谁对他们好,现在还不知道呢。”
没有再多待,周舒很快退出了空间,沿着深渊往上浮去。
武臨九霄
顺便说句,其实说上浮下落有些不对,虚空,巨闇深渊里面都没有方向感,只是往最核心里去。
没多久,周舒挣出了深渊,却有几道陌生的目光凝在了他身上,从目光中,周舒能察觉到淡淡的危机感,但更多的是疑惑,看来他们对自己能进入深渊很是不解。
说起来也是自己的错,没有认真感知周围就出来了。
愛上甜寵妻 童歡
周舒远远的举了举手,“两位道友,有什么指教?”
“阁下是谁,怎么能进入巨闇深渊?”
一位老者还了一礼,颇显恭谨,“老夫玄凝子,这位是我的弟子玄真子。”
周舒稍微思虑,便认出了两人的来历,待在龙界的修行者总喜欢起这类名字,因为龙族喜欢这样,不由微笑道,“听说过,两位是金龙国的供奉罢?久仰了,我是周舒,原来这里就是传闻中的巨闇深渊?果然名不虚传,我路过顺便下去看看,没一会就出来了,里面的力量实在不是我能承受的。”
守護甜心之血雪絕戀
说着他叹了口气,颇是遗憾。
“原来如此,我们还以为道友一直待在里面呢,还吓了一跳。”
见周舒神情,玄凝子也放下了心,“我们也是路过的。”
看上去有些傻愣愣的玄真子盯着周舒,疑惑道,“你叫周舒,莫非你是仙舒城的城主?”
玄凝子斥了声,“你休要胡说,仙舒城城主日理万机,还是创道者,怎么可能到处游历?”
周舒笑着道,“呵呵,没关系,我就是仙舒城城主。”
平淡中,创道者的威压也自然而然的显现出来。
“啊,那真是失敬了。”
感知到了什么,玄凝子脸色一下变了,连忙又行了一礼,这次更加恭谨,“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创道者,实在是我等的大福缘啊,徒弟,你还不赶紧道歉?”
玄真子赶紧行礼,“晚辈玄真子,刚才莽撞了,对不起,周城主。”
周舒笑着道,“不必如此,两位这是要去哪呢?”
大夏紀 博耀
创道者的身份,在修行者当中仅次于圣人了,除去少部分还有仙界的修行者,其余的对周舒都是极其恭谨。
玄凝子凝声道,“有告知周城主,我们这次就是打算去仙舒城的。”
周舒滞了下,“哦,我好像没有听说呢,怎么不先传个消息?”
玄凝子老脸一红,“其实我们就是先去传消息的,奉了国主的命令,国主想找城主商议一些事情,”想到了什么,他犹豫着道,“既然路上遇到了,城主如果有空闲,不如就去金龙国一趟如何?”
玄真子也跟着道,“是啊,很近的,只是十几个界,几个月就到了。”
“国主找我么?”
周舒思虑了几息,笑道,“那好吧,我去金龙国看看,麻烦两位引路了。”
“太好了,城主,请!”
玄凝子喜不自胜,又仓皇道,“我们现在没有座驾礼仪什么的,还请城主见谅。”
周舒摆了摆手,不以为意,“不用那些东西,你们带路就是了。”
(PS:谢谢书友2010520的一直支持,感谢订阅投票评论收藏的书友们~~~)

kge21熱門連載小說 仙界贏家 愛下-第3755章 知道讀書-iuqrn

仙界贏家
小說推薦仙界贏家
煮天和李傲剑真的打起来了。
李傲剑也是闲的发慌,自然不会避战,再说这只魔渊蜉蝣也足够大,给了他们施展的空间。
周舒看着他们交手,一脸平静。
魔使这个身份确实是个隐患,不能要了,现在甩出去正好,不过那件事怎么也是做过了,将来会给周舒带来怎样的因果也不好说……想想两个人皇都和魔界魔神有关联,也是挺有意思的。
依弗悄悄抚着破焰双斧,一脸的喜悦。
实在是想不到,自己终于有机会成为魔使。
拿到有魔神印记的斧头,并不是一定能成为魔使,只是有了机会,但这样已经很好,多少人想有机会都得不到?何况他相信他一定能做到,吞天魔神的魔使已经空出了位置,只要自己足够虔诚,再通过魔神的考验,就一定能成为魔使,方法也不难,找一处合适的魔血池,然后求祈魔神降临就可以。
他了解得很清楚,因为这是他多少年都一直期望的事情,早就做好了一切准备。
七大魔神,每一个有它们力量的血池,他都知道在哪。
这一世,终于不会再虚度了。
不知觉间,已经到了依弗界附近。
周舒笑着道,“大魔君,你不回去么?”
“城主,你还没有说你要找谁啊,看我这糊涂的,都忘了给你安排了。”
想到了什么,依弗拍了下脑袋,因为用力过猛的缘故,魔渊蜉蝣都震了下,回过头瞪了一眼。
周舒没有多注意,和自己的那只魔渊蜉蝣不同,这只就是纯粹的魔族生物了,没有深究的必要。
周舒平静的道,“我要去洛卡界,寒山。”
“那个地方……”
还在比斗的煮天突然喊道,“周舒大魔君,你要去找那个巨人?”
周舒笑着点点头,“不错,你是不是还想和他交手,但我估计,你依然不是他的对手。”
煮天怒道,“怎么可能,上次是我疏忽,这次我绝不会输给他!”
“你每次都说是疏忽,但也没见到你谨慎过,别说了!”
依弗呵斥了一声,转向周舒道,“洛卡界,那就是磷光魔尊所在的界了,我现在就安排,”说着他拿出一块黑色石板,在上面画了些古怪的纹路,随即捏碎,黑色的石粉点点滑落下来,还没落地就化成了一只生着双翼的黑蛇,长嘶一声后飞走,转眼没了踪影。
看那速度,竟比魔渊蜉蝣还要快一些。
周舒好奇道,“这是什么?”
依弗笑了笑,不太想解释,“传讯的小手段,你们修行者也有很多吧,不值一提。”
周舒似有所思,“像这样的却没有,是借助魔气飞行的?”
“没有魔气也能飞行,它自身有力量,也能被魔气牵引,”依弗无奈道,“以前你们修行者管它叫做魔鸣蛇,还想出了不少克制的手段,不过也只能在仙界生效,在魔界里它不可能出事。”
周舒眼睛一亮,“真是有趣啊,可以教我吧?”
依弗滞了下,不觉道,“城主还真是好学,我早听说城主的舒之道,就是包容万象,什么都要了解,可没想到连魔界的法术也要包容进去。”
周舒摆了摆手,“呵呵,也不是所有的东西我都想学,只是对传讯的手段格外感兴趣。”
“一定想知道的话,也没什么,”依弗缓声道,“不过这个不是靠魔兵里的魔力就能做到的,必须身体里有魔力存在才行,城主不是真的想让舒之道兼容魔力吧?”
周舒笑着道,“先学了再说,到时候总有办法。”
当然不可能让舒之道兼容魔力,但一样可以学,别的不说,小苏就一定能用魔鸣蛇,如果了解到小苏那印记的奥秘,也许周舒也可以,所有修行者都可以。
“那好,如果城主真能用出来,那可是整个魔界的幸事。”
依弗也不多说,仔仔细细的教起来,说来不算很难,半个时辰不到,周舒就了解了要领,他也尝试了一下,的确无法用轮回法则来调用魔力使用这个魔鸣蛇,但得到了不少知识。
见周舒神色,依弗笑了起来,“如果城主想拥有魔力,我可以帮忙。”
“呵呵。”
周舒干笑两声,“大魔君,我还有件事想问你。”
这句话突然就换了语言,让依弗微微一震,也一样回应,“什么事?”
周舒神色凝然,“大魔君和世尊魔主关系如何?”
“怎么突然问到这个?”
依弗滞了下,缓缓道,“因为依弗界的位置还有煮天的关系,我见过七次魔主,但……如果加上前几世,那就更多了,多到数都数不清。”
周舒明白了什么,“大魔君以前是世尊魔主的手下?”
依弗叹了口气,“说反了。”
周舒站起来行了一礼,“原来以前的魔主还是大魔君的部下,那却是失敬了。”
这个举动显然引到了李傲剑和煮天的注意力,打斗都暂停了一下,当然也只是一下,很快又战到了一起。
依弗也颇显讶异,“城主,你这样……创道者的大礼,我可受不起。”
“呵呵,魔主也听大魔君的命令,我行礼也没什么吧。”
周舒淡淡一笑,“我对魔族还算了解,大魔君,像你这样的魔族,活了该有十万年罢?不断生死轮回,每一世都能成为大魔君,保存下自己的意志和记忆,这真的是一件非常艰难的事情,恐怕连魔主都做不到,我很佩服,所以我才会行礼。”
“若非你和其他修行者不一样,我真要觉得你这是挑衅了。”
依弗摇头叹气,“你知道么,现在魔界的十大魔尊,最多的也就经历过七世轮回,而我经历这么多次轮回,比其他人多了这么多次机会,不断的汲取经验和知识,却始终坐在大魔君的位置上,动都没有动过,别说魔主,连魔尊都没有做过一次,说出去都丢魔族的脸。”
“魔尊靠的是突如其来的机会,而不是实力,我不觉得大魔君的能力比魔尊差多少,如果大魔君成为魔尊,肯定比大多数魔尊都强,”周舒神色微凝,缓缓道,“说起来,大魔君现在就遇到好机会了。”
依弗很郑重的点头,“我知道,所以我感谢你,也愿意告诉你一些事情。”
(PS:谢谢书友20105201的一直支持,感谢订阅投票评论收藏的书友们~~)

jbuiz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仙界贏家》-第3742章 阻止相伴-87cyc

仙界贏家
小說推薦仙界贏家
郝若烟摇摇头,“舒师,若烟想不出来。”
周舒笑了笑,“看来还是直接去问他比较好。”
“也只有这样。”
谢迅叹了口气,“国主是獬豸国唯……唯一的先知,看得到国运,也能掌握国运,怎么会做出这样违反常理的事情?老夫真怕这样下去,獬豸国又要进入一段艰难的时期了,比过去那几次都还难。”
周舒笑了笑,“怕成为众矢之的?别担心,獬豸国前面还有一个仙舒城呢。”
谢迅不觉摇头,“周舒,你这笑容很虚伪啊,如果獬豸国真的因为自己的原因触怒了诸多外域势力,仙舒城还肯为我们去抵挡外敌么?就算你肯,我们也不好意思。”
周舒依然笑着,“谢老,你最后这句一样虚伪,真要到了那时候,你们肯定不会不好意思。”
谢迅皱了皱眉,“你一个创道者,还跟我们计较呢。”
“创道者也不是挡箭牌啊。”
周舒神色微凝,“不说这些了,谢老,你之前说过,国主的变化是从见过圣人后开始的,我相信你也了解一些事情,对不对?总让我们猜也不好,当时你也见到了圣人吧,圣人说过什么?”
谢迅叹道,“老夫的确是和国主一起去见的,但见圣人那一步,最后就只有国主说了话,老夫一直等在外面。”
“这样么?”
周舒想了两息,“那走吧,我们去见国主。”
谢迅显出一丝欣慰,“好,但老夫只是带路,见是你去,老夫没有受召,国主是不会见的,而你,老夫想无论如何他都会见的吧。”
“看起来国主的变化真是不小。”
周舒不觉叹道,“所以我就说,先知不能见圣人,谁知道心思过于缜密的他们会从圣人的言行举止里揣摩出什么道理来?可能圣人一句闲话都能被他们认为是重大的指示,然后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举动。”
“我也想到是这个原因。”
谢迅深有同感的道,“但他是国主,一举一动代表的不止他一个人,而是整个家族,早知道会是这样,老夫也不会把能见圣人这件事说出去了。”
“算了,不用在意这个,你不说他也会知道,他认为这是个不容错过的机会,就一定会抓住。”
周舒看着他,缓声道,“我是有点不明白,作为异族,你们为何对圣人之言那么上心,上次我一说起你们就激动得不行,还非要去见,谢老,你看看仙舒城,就算是修行者也没太把圣人放在心上,圣人也是修行者,他们也被创世法则限制,不可能真的全知全能。”
谢迅沉吟几息,“关于这个……老夫跟你说个族里的秘密吧。”
周舒顿了顿,“秘密?”
谢迅缓缓道,“建立獬豸国的先祖谢垚,你听说过没有?”
“听过名字,以前在玄黄界当獬豸族的族长,后来带着族人进入了诸天,很久以前的事情了,”周舒想到了什么,讶道,“你不会是说,现在谢垚还在吧?”
“当然不是。”
谢迅皱了皱眉,“当年的玄黄界,獬豸族很久没有得到先祖天神的照拂,日渐凋零,内斗不断,还有龙族灯许多外敌,眼看着快要覆灭,直到谢垚出现,才稳定住纷乱的局势,后来谢垚力排众议,确定了不再留在玄黄界、全族飞升去诸天的方向,也因此,獬豸一族才避免了玄黄界后来的两次大劫,没有和许多神兽后裔一样彻底消失,可以说,谢垚是獬豸一族能够延续至今的关键。”
周舒点点头,“看得准,做得好,是个值得尊敬的族长。”
谢迅也显出许多自豪,“可你知道么?当时的谢垚成为族长时,独角只有七节。”
郝若烟不觉道,“七节独角,岂不是连真仙都不如?怎么可能成为族长?”
周舒似有所思,“是有人帮了他?”
谢迅点了点头,“是有一个修行者帮了他,一个玄黄界公认的圣人种子。”
周舒想到了什么,平静的道,“是人皇,还是地皇?”
“是轩辕人皇。”
谢迅很坦然,“国主和我说过,这是只有历代国主才知道的事情,獬豸族之所以还存在于诸天,有先祖谢垚的功劳,但没有人皇,谢垚也绝不可能做到,这是獬豸族一直信任人类修行者的原因,他还说,如果人皇还是过去的人皇,獬豸一族还会继续听从他的命令。”
周舒叹了声,“当年的人皇,对玄黄界付出太多。”
谢迅点了点头,“是的,当年的玄黄界,没受过他恩惠的种族不多,他虽是人皇,但绝不只限于帮助人族。”
周舒看着他,“那国主知道轩辕人皇后来发生了什么事吗?”
谢迅摇头道,“谢垚曾在獬豸国等候轩辕人皇,但没有等来,等来的只有一个接一个不好的消息,最后郁郁而终,族人不知道人皇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从诸天的情况来看,他显然已经成为整个诸天的敌人,所以我们和人皇的过往也成了秘密,没几个人知道人皇和獬豸族的关系。”
周舒微微摇头,叹道,“看来我们知道的一样多。”
谢迅迟滞了好一会,“但和其他人不一样,我们相信,人皇并不是那样的。”
周舒很认真的点头,“我也这么看。”
谢迅不觉道,“在很多方面我们都是一致的。”
周舒自然而然的道,“若非如此,也不会成为盟友了。”
谢迅缓声道,“老夫说了这么多,你应该明白了吧?”
周舒点头,“我明白国主为何会执着于圣人之言了,因为你们的祖辈谢垚因为圣人种子而改变了整个獬豸族的命运,使得你们非常相信圣人的指引,这次有直接面对圣人的机会,国主也想再次改变獬豸族的命运,另外,他可能也希望从圣人那里得到关于轩辕人皇的信息,以他先知的智慧推测出一些人皇的踪迹。”
谢迅叹了口气,“是,但这次他可能得到了一个错误的提示,可是老夫不知道该怎么去改变国主的想法。”
周舒苦笑道,“指望我也未必行啊,不过我会去试试,毕竟獬豸国出了问题,仙舒城也会跟着遭殃。”
谢迅很认真的摇头,“周舒,不是去试试,最好要能阻止。”
(PS:谢谢lindeyan的一直支持,感谢订阅收藏投票评论的书友们~~)

vqp2r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仙界贏家-第3740章 保證-bhl5a

仙界贏家
小說推薦仙界贏家
周舒愣了下,苦笑道,“前辈给晚辈出难题啊。”
林谦淡然道,“你可是创道者,不要随随便便的做承诺,虽然你知道老夫不可能要你的仙舒城,但也别用这样的话来试探老夫,万一老夫真要了呢?”
周舒很认真的道,“那晚辈就给了。”
“啊?”
郝若烟愣了愣,“舒师?”
林谦看了周舒一会,不觉道,“你还真说得出口啊。”
周舒肃然道,“没什么不敢的,前辈敢要,晚辈就敢给。”
林谦微微摇头,凝然道,“你还真的敢答应,我却真不敢要。”
周舒笑了起来,“因为晚辈知道,前辈不可能改变自己本心的。”
“难怪御前三家那么多人都比不过你。”
林谦叹了口气,顿了顿道,“周舒,我这边没什么想要的,对了,你把你那个什么云通连过来一个罢,没事的时候,老夫也去你那边看看,实在懒得走路了。”
“这个当然没有问题。”
周舒很是惊喜,“不过前辈确定?那獬豸国……”
林谦淡然道,“又不让你连去天钥界,有什么好担心的,谢左他也管不到老夫。”
周舒行了一礼,郑重道,“前辈,几天后就能做到。”
林谦点点头,似有所思,“你这个云通是不需要阵界的,那当初你撒那么大的谎做什么?”
周舒平静的道,“怕,但现在不怕了。”
林谦缓缓道,“当初林家也有传送阵,你知道罢?”
周舒想了想,坦然道,“我从陆家那里得到了一座传送阵,据说就是出自林家,但和我们仙舒城的云通略有不同,说起来晚辈有一点疑惑,御前三家的林家,和玄黄界的林家有什么关系?”
林谦顿了顿道,“算是远亲,玄黄界林家最早出自凤南,是一个很大的家族,后来分出了差不多二十家,老夫所在的林家就是其中一枝,也是最早离开玄黄界的一枝,后来到了诸天进入獬豸国,一直到今日,林家世代都研习阵道,最早的传送阵就是出自凤南林家,不过后来玄黄界人才辈出,凤南林家反而被比下去了。”
周舒缓缓道,“原来是这样,那分出去的林家支脉也会传送阵?”
“怎么可能?如果都学一样的阵道,林家也不至于分家了,就是因为很多林家人觉得自己的传送阵已经不如其他家族了,而且研究传送阵对修行本身也没有太大帮助,便纷纷劝说家主放弃传送阵,改学其他大道,后来还因此分了家,最后坚持研习传送阵的有七家,包括凤南林家在内,”林谦迟疑片刻,长叹了口气,“这七家都在通天塔一劫中陨灭,一点血脉都没能留下来。”
“啊……这都是仙庭之罪。”
周舒的声音很轻,却带着不一样的愤恨。
林谦叹道,“老夫不知道仙庭怎么想的,但那时獬豸国的林家管不到也管不了,甚至一句话都说不上。”
“獬豸国林家至少保全了林家的血脉,前辈也不必自责,”周舒想到了什么,“对了,晚辈在诸天还见过历代守护昆仑的神木山林家,他们有人在昆仑,其余的都在新月城,我打算把他们接到仙舒城来。”
林谦怔了怔,“哦,神木山林家啊,那是个很特殊的分支,过去都是不认的。”
周舒疑道,“因为昆仑?”
林谦沉寂了一会,缓缓道,“当初召集其他七家去建通天塔的就是神木山林家,但他们自己却没修习传送阵,最后他们保全了血脉,而那七家全都没了。”
周舒滞了下,“难怪……晚辈多话了,抱歉。”
林谦很快淡然,平静的道,“玄黄界的恩怨,老夫知道一些,但也没想过去追究什么,再说老夫自己算不算林家都很难说,哪里管得到别家?”
周舒点点头,“前辈可以说说林振羽吗?他应该会传送阵吧?当初如果……”
“周舒,”林谦犹豫了几息,“这件事都是獬豸国林家的错,老夫不想多说。”
周舒自是点头,“晚辈又多话了,前辈,不如我们再谈几天道如何,晚辈对真实之影有了不少新的体悟,创造法则亦然,而前辈静修多年,应该也有很多想说的罢?”
林谦轻轻点头,“甚好,除去谈道,老夫也没什么可做的了。”
两人坐而论道,不知觉就是五天过去,郝若烟在一旁聆听,似也得了许多感悟。
辞别了林谦,两人在卷耳林中闲走。
郝若烟突然道,“这位林前辈,如果能到仙舒城就好了。”
周舒笑了笑,“为什么这么说?”
郝若烟神色微凝,“他和若烟见过的其他准圣都不一样,谦谦有礼,平易近人,对待我们好像子侄一样,不是另有目的,有种很奇妙的亲切感,而且他对玄黄界很有感情,本身能力又强,我们仙舒城现在人很多,但就缺这样的前辈。”
“我也是这么想,可是就算把仙舒城给他,他也不会要的。”
周舒缓声道,“他很强,但你知道他到底有多强么?在三万多年前卸任辅国的时候,他就是十七节独角,獬豸国立国以来的第一人,却因为本身不是真正的獬豸族,从未得到过獬豸国的承认,但他始终把獬豸国当成自己的国家,他留在卷耳界,也是为了给獬豸国守国门,除非獬豸国消失了,不然他绝不会离开,不过,如果獬豸国消失了,他也一定消失在獬豸国之前。”
“这么强啊,不过若烟更在意的,是他的本心。”
郝若烟不自觉的朝着远处行了一礼,“太值得尊敬的前辈呢,有他,獬豸国真是幸运。”
周舒点点头,“没错,前辈绝不亚于仙庭长老,他帮过我却不求任何回报,怎样我都会尊敬他,不过,不止獬豸国幸运,我们仙舒城也有不少这样的修行者。”
郝若烟跟着点头,“就是还没有到准圣而已,但若烟相信,很快就会有很多了。”
周舒笑着摇头,“哪有那么容易。”
“若烟觉得就是这样,不信舒师你等着看好了,哼。”
郝若烟撇了撇嘴,伸手摘下面前的一片青叶,低头思忖着什么,“可惜若烟自己的修为却……”
周舒看着她,郑重的道,“将来你也一定是,我可以保证。”

fqim0熱門言情小說 仙界贏家 txt-第3692章 不說話了推薦-8zy0r

仙界贏家
小說推薦仙界贏家
看向周舒,谢迅沉吟道,“周舒,这几人不简单啊,不会在獬豸国闹出事吧?”
周舒摇头,“他们说过不会,那就不会的。”
谢迅还有些担忧,“这么肯定?他们是什么来头?”
周舒平静的的道,“他们三位一体,仙界称之为梁山三贤,我认为他们都是圣人门徒,做的事也是出于圣人授意,放心,他们很讲规矩,不会影响诸天秩序,也不可能去破坏獬豸国。”
“原来如此。”
谢迅下意识的点头,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又是圣人!?周舒,你这一趟出去,尽和圣人打交道了?”
周舒笑着摇头,“当然不是,只是偶遇罢。”
“和圣人相关的事情,怎么可能是偶然?”
谢迅神色肃然,缓缓道,“周舒啊,老夫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你现在的地位,实在今非昔比。”
边雪不觉道,“也没什么差别啊,谢老你太在意圣人了。”
谢迅忍不住道,“真不知道,老夫是修行者还是你们是,你们看起来一点也不在乎圣人,哪里像个修行者。”
“仙舒城就是这样的了。”
周舒笑了笑,“别说这些了,谢老,你之前的事情想起来了么?我真要告辞了。”
“没有,但也不用想了,现在显然有更重要的事情。”
谢迅颇含深意的看了周舒一眼,举手道,“老夫也该告辞了,过些天再去仙舒城找你,周舒。”
目送谢迅离开后,周舒带着边雪离开了无遮界。
边雪小声道,“舒师兄,你过来就是为了梁山三贤啊?”
周舒点头,“嗯,他们能帮上忙,还有,我打算和他们尽量保持好的关系,这些圣人门徒还是挺不错的。”
边雪跟着点头,“小妹也这么觉得。”
周舒想到了什么,握了下她的手,“雪妹,你对他们用了推算罢?”
“哪有……”
边雪连忙摇头,但很快就低下头,呐呐道,“只是算了一下。”
周舒显出许多凝重,“别推算圣人门徒啊,以后别这样了。”
边雪抬头,眼睛很亮,“可是,就是圣人门徒才需要看看,万一要对你和仙舒城不利呢?”
周舒颇感无奈,只温声道,“没事吧?”
边雪笑着摇头,看起来很轻松的样子,“舒师兄,小妹没事的,小妹没对他们用命运之力,就是自己暗暗算的,看不太清晰,但小妹感觉他们不会对你造成妨碍。”
周舒缓缓道,“我还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但希望我和他们的目标一致。”
边雪点点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了,舒师兄,现在仙舒城里都在议论圣人,这没有关系么?”
“圣人在仙界外域是讳词,但在仙舒城不必,这里异族等等居多,而且……”周舒顿了顿,眼中闪出些许光辉,“我也需要他们知道,完全不必讳言,因为在仙舒城,成圣的希望比其他地方都大。”
“啊?”
边雪愣了下,犹豫着道,“舒之道?”
周舒笑着点头,“没错,一门全新的大道,并没有出过一个圣人的大道,连创道者也不是圣人,谁都知道,大道里的第一个圣人的要求是比较低的,之后会越来越难,谁会愿意错过这样的好机会呢?”
边雪不解道,“可是,这对舒师兄来说,不是很大的妨害么?多了许多竞争者。”
“竞争是好事,能促进舒之道前进,我一点不担心,我怕的是没有人学。”
周舒带着自信的笑容,“再说了,难道你觉得,有人能抢在我前面成就大道?”
边雪笑起来,“小妹是多心了呢,不过,舒师兄,你什么时候公开舒之道啊?”
周舒平静的道,“应该很快了。”
这些算是预热,除却圣人,仙舒城很之后会爆出几个巨大的消息,比如妖皇,比如跨界传送阵等等,到时估计仙舒城会成为外域的中心,短时间内聚集起大量的人,在那个时候再把舒之道公之于众,也是水到渠成。
想到还有一些小激动,到时候仙舒城的地位肯定会提升一大截,而自己也将进入另外一个状态。
当然,即便如此,也没有到自称人皇的时候。
不多时后,两人出现在宣黄界上方。
一片荒漠之中,闪烁着数以百计的绚烂星光,另外还有一轮不那么灼目的小太阳。
淡黄光辉中,一个女子盘膝而坐,沉静如水,静谧似月。
“每次看到她,我都觉得像姣灵。”
边雪似有所思,“平日里我也和她来往了好些次,人很好,可不是姣灵,只是,天地间怎么会有这么相似的人呢,她也从来没有改换过身形容貌。”
“你来做什么?”
黄宣睁开眼看向周舒,声音冷淡。
周舒举了举手,“黄姑娘,不知道日星之力融合得如何了?”
黄宣哼了声,“周城主,哪有那么容易?!融合月星用了上千年,难道日星只用一百年么?何况你想要的是日月星之力,不是么?”
周舒笑着点头,“是,是。”
“我现在需要星力,更纯净的星力。”
黄宣带着很多不满,“你这里搜集到的星力,连修炼都嫌不够,如何研究,而那条应龙……你早知道星力能和龙之力融合对不对?现在我从应龙里面得到的星力还没有你那魂影融合得快,我上了你的当,你这人可恶得很!”
周舒连忙摇头,“我事先不知道会这样,可能是应龙特殊一点,我已经提前中止了。”
黄宣皱着鼻子,“我也已经不信你了。”
“都是我的错,对不住。”
周舒诚恳的行了一礼,“事先我的确没想到这点,不过我会补偿黄姑娘的,据我所知,韩家已经去了星海界,准备拿下星海界峨眉,不出意外的话,他们很快就会输,输得很彻底,我很了解李尘衣,他苦心积累这么多年,借着击败韩家的势头,必然会有连续的大动作,宣布峨眉回归诸天,那也是你的峨眉和他们正式对立的时候,到时我们就去把星海界的星力都抢过来……”
“等等,前面说的我都不懂,也不想听,这一句是真的,你已经做好准备了?”
黄宣站了起来,一副准备出发的样子。
周舒滞了滞,“到时我会通知你,但不会是这几十年的事情。”
“那到了时候你再来告诉我。”
黄宣坐了回去,闭上眼睛不说话了,怎么问都不说。
(PS:谢谢末那凌云的月票支持,感谢订阅投票评论收藏的书友们~~~)

snagh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仙界贏家》-第3691章 趕不及了閲讀-78jlt

仙界贏家
小說推薦仙界贏家
三贤都愣住了。
周舒却笑起来,“师兄没有白帮你。”
牧颜嘿嘿一笑,“我才不会拆师兄的台呢,再说明明是师兄先说的。”
“你这些年的确学了不少,长进了很多。”
周舒显出几分欣慰,转向三贤道,“三位不要推辞了,我要三位做的事情其实非常简单,花不了多少时间,也不用三位出手,只是解答一些困惑而已。”
“解开困惑,才是这诸天里最难的事情啊。”
三贤叹了口气,顿了顿道,“那好罢,此间事了,大约一个月后,我们会去仙舒城拜访城主。”
周舒拱手谢道,“多谢三位,也祝三位及早完成宿愿。”
“那告辞了。”
三贤一起行礼,一起离开,很快没了踪迹。
牧颜还跟在后面喊了几声,“到时候也记得来道场啊!就在仙舒城南区,雪白色的那间房子!”
回转过来,她笑着道,“师兄你这么快回来了啊,我还说过几天去找你的。”
“有什么事么?”
周舒心情颇好,运气不错,在自己的地盘遇到了梁山三贤。
他们要在周舒的地方做事,不帮周舒一点忙自然不可能,看来百晓老人的事情能够解决了,了却一桩心事。
牧颜四下看了眼,“这里能说么?”
周舒点了点头,“无妨。”
实际上遇到三贤起,他就把这片区域控制起来了,除去周舒放进来的,其他人也不可能听到注意到这边。
牧颜凑近了些,“师兄,我接到宗门的令符了!”
“好事啊。”
看着她那激动的神色,周舒也有一些满足。
“是好事啊,我上次传讯过去,很长时间都没收到回音,还以为宗门不管我了呢!”牧颜有点委屈的样子,但很快就笑起来,“这次终于收到了,宗门还说,会派两位师姐到仙舒城来找师兄呢!”
“找我?”
周舒神色微凝,“师妹,他们说了什么时候来么?”
牧颜摇了摇头,“没有说,不过应该不会很久吧,就算从仙界过来,也要不了一百年。”
周舒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了,我会等着他们。”
看来慈航宗的消息也颇是灵通,应该是知道了周舒去过安定城的事情,所以才会特意过来,说起来周舒建立仙舒城这么久,慈航宗都没有主动联系过,只去过一次安定城,就不一样了。
牧颜很兴奋的拍着手,“嗯!到时我要让他们看看,我在仙舒城可是做出了不错的成绩哦!”
周舒不觉而笑,“据我所知,你的道场好像只正式收了一个人,是吧?”
“那是……那是……师兄,一个人已经很不错了!”
牧颜皱了皱眉,“以前我一个都没有呢!而且还有好几个可能成功的,只是我还没有想到好办法去考验他们,等师姐们来了,再一起考验一下,那几个说不定也能加入慈航宗。”
周舒点了点头,“那肯定的。”
“师兄你也这么认为么?”想到了什么,牧颜眼睛一亮,“那师兄不如帮我看看那些人?”
周舒笑着道,“也好,等会我过去看看。”
牧颜犹豫了一下,“还是算了,不能总靠师兄,而且师兄也有自己的道……还是我自己来罢。”
周舒温声道,“也没有多大的关系,我可以兼及很多道。”
“不行,这是传道的大忌。”
牧颜很认真的道,“传道要绝对专注才行的,一次传两种不同的道,别人肯定会说你道心不正,自己都不能百分百对待自己的道,那样别人也不会选择跟随师兄的道,说是兼及两种道,但实际上一种都做不好。”
“也是,我还没有你看得清楚。”
周舒不自觉的叹道,自己的确欠了些考虑。
牧颜得意起来,“嘿嘿,说到传道,我可是很有心得的……”
“牧师姐!”
不远处,一个看起来十四五岁的小女孩快步跑近,到牧颜面前停下来,带着些抱怨道,“我就知道你在这里,道场都要开门了,你怎么还不回去啊,师姐?”
“啊,差点忘记了,今天是旬日!”
牧颜脸色微变,拔腿就要跑,但想到了什么,又顿住道,“师兄,这位就是我收到的铁木瑛师妹,师妹,这个是周舒师兄,也是仙舒城的城主。”
周舒笑着点点头,“铁师妹,都是师兄妹了,今后有什么事只管开口。”
“周,周……师兄。”
铁木瑛犹豫了好一会,那句师兄才说出口,随即怯怯的低下头去,不敢多看一眼。
“师兄,你把人都吓坏了,有空到道场来啊。”
牧颜撇撇嘴,招招手,拉起铁木瑛就往回跑。
“师妹,你怎么那么怕他啊,其实师兄很好的。”
铁木瑛弱弱的道,“师姐,那个城主,不,师兄的气势太压迫人了,我根本不敢看啊……”
“那有压迫人啊?”
牧颜疑惑的回头看了眼周舒,摇头道,“明明很亲切的,你不用怕。”
铁木瑛不敢回头,只小声道,“可是师姐,我就是觉得很压人啊……现在外面都说他和圣人交过手,师姐你想想,和圣人都交过手呢……”
“和圣人交过手?”
牧颜愣了愣,“我怎么不知道?”
铁木瑛小声道,“师姐,你太专注了,每天除了道场就是去几个大仙城传道,根本不顾别的事情,别人的话在耳边都不听的,哪里会注意得到那些传闻。”
“也是啊。”
牧颜想了想,看着她很认真的道,“不过你也说是传闻了,别想太多,你的害怕就是因为心境不够稳,受到了传闻的影响,如果一直遵从你的本心去看待别人,就不会有多余的情绪。”
铁木瑛听话的点头,“嗯,我知道了,师姐。”
牧颜眨了眨眼,“不过……怎么外面都敢传圣人的闲话了,这件事还有些古怪呢。”
跑不了太快的铁木瑛被拉得歪歪倒倒的,好像一个提线木偶,上下左右的摆动着,那涨红的脸上带着些委屈,却也不太敢说出来。
(PS:谢谢游荡悠铃的一直支持,感谢指出错别字,感谢订阅投票评论收藏的书友们~~~)

otop0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仙界贏家 線上看-第3689章 隨時可以-2c7pm

仙界贏家
小說推薦仙界贏家
走出铁幕,就看到两人一前一后的赶来。
走在前面的是陆戮,看见周舒就行礼,“多谢周城主了,如果不是周城主,我想我这辈子都没有重回獬豸国的可能,也再见不到那些熟悉的族人和好友。”
后面的谢迅走上来,把陆戮挤开了些,斥道,“这里是特例,除去这里,你哪都去不了!”
陆戮也不生气,“无妨,只要这里是獬豸国就够了。”
谢迅皱了皱眉,“哼!以前你们把持朝政的时候,怎么没看到你们陆家有这般忠心?”
陆戮神色平静的道,“镇国看不到,不代表我们陆家没有做,十万年来,不管发生什么,也不管獬豸国如何对待我们,我们陆家对獬豸国都是绝对忠心的。”
谢迅意识到了什么,“你到这里来,就是想跟周舒说这些的?你有什么目的,是想借着合并重新掌权?”
陆戮不自觉的叹了口气,“镇国对我们的成见太深了。”
谢迅冷笑,“信你们才是怪了!我还没到,你就先到了,这个无遮界,早被你们控制了罢!”
陆戮滞了下,正要开口,周舒说话了。
“你们两个争什么呢?”
周舒一脸无奈,“我来这里不是为你们,也不是经过这里去天钥界找谢左国主,陆道友,我还有事,你要有事情等会去仙舒城找我。”
“不是去天钥界么……”
陆戮脸色微变,举手道,“那我不打扰城主了。”
“就知道没安好心。”
看着陆戮离去,谢迅嗤了声,“周舒我告诉你,可别再和御前三家搭上了,虽说他们在獬豸国还有很高的地位,但国主是不会再信任他们的,你如果帮他们,国主可未必高兴。”
“国主高不高兴,其实和我也没有关系。”
周舒淡淡一笑,“不是我们求着獬豸国并进来的,而且合并后,获得最多好处的可是獬豸国。”
边雪跟着道,“就是啊,谢老,你这句话说得可不对了。”
谢迅滞了滞,抬腿就要走,“看来老夫是说错话了,唉……”
周舒快走两步,拍了下他,温声道,“谢老不必如此,国与国的关系交给国主操心就是了,而谢老你一直是我的良师益友,有什么事情说就是了,我能做到一定会做的。”
谢迅沉声道,“老夫可是镇国啊,要是你对獬豸国不满意,那老夫和你也没什么好说的。”
“谢老你太认真了。”
周舒神色微凝,“目前我们两国的关系很好,我对獬豸国没有不满,也不打算帮助陆家,我说那句话,只是想说明,仙舒城做事肯定会考虑到盟友的利益,但国主的好恶,我们是没有办法顾及的,谢老,其实国主也未必会在意这些,只是谢老你过于担忧獬豸国,想得太多了。”
谢迅顿了顿,不自觉的道,“其实是老夫的问题,不该用这个来要挟你的。”
周舒笑了笑,“算了,谢老,不必为一个陆家多想,我没把他们放在眼里,呵呵。”
“老夫明白了。”
谢迅看向周舒,似有所思的道,“很久不见,老夫发现你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不止是修为的增长,整个气质好像都提升了一大截……有点,有点国主的意思,自带了许多威严,以后老夫和你说话也要注意些了。”
“应该说是王者之风吧。”
边雪笑了下,“谢老不知道吧,这次舒师兄出去见到了几位圣人,还和圣人交过手呢。”
“啊,见过圣人,和圣人交过手?”
谢迅脸色微变,不自觉的退了几步,做恭谨状,仿佛周舒就是圣人一般。
周舒连忙道,“谢老你做什么呢?我可不是圣人,和我交手的也不是,不过是等同于圣人的强者罢了,如果真是圣人,他如果出手,我现在也不会在这里了。”
“等同于圣人,那也差不多啊!”
谢迅反而更惊诧了,“老夫可从没听说,有谁和圣人交手还能没有事的,周舒,你可真不简单啊。”
周舒顿了下,也不多解释了,这次回来他已经解释了很多遍,都没有用,别人都认定他和圣人交过手还安然无恙,和魂影联系上后,他就是把和大城主交手的事情提了一下,回来后就变成了这样子。
谢迅嗟叹几声,好奇道,“周舒,你都见过几个圣人,是哪几个?”
周舒想了想,“我也说不出名字,不过,如果谢老想见其中的一位,倒不是没有办法,我现在就能做到。”
“啊,我也能见到圣人?”
谢迅一时愣住,不知道是激动还是害怕。
这次边雪都有点耐不住了,“真的可以么?那小妹也能见到?”
“嗯,小苏和青雀其实都见过了,不过我想说,那位圣人还是不见的好,他不可能给我们什么指引,”周舒神色微凝,“圣人不都是为诸天考虑的,也有想彻底毁灭诸天的。”
“啊……”
边雪脸白了白,“那小妹就不见了。”
周舒点点头,“那位的确没什么好见的。”
边雪小声道,“舒师兄,其实你也不要这么说圣人啊,万一被圣人听到了怎么办?”
“我知道的。”
周舒笑了笑,类似的话他也从青雀那里听到过,不过他并不在意,那位轮回之主管不到他,从上次的经历就能知道,轮回长河里的记忆碎片,最近都是上百年之前的事情,也就是说,诸天里发生的事情以及牵扯的轮回,起码要百年那位轮回之主才能知道,再说了,知道也没有关系。
作为创道者,时刻都要有大道永恒不灭的决心。
如果没有这种信念做支撑,周舒也不可能坦然的面对各位圣人,魔神巫神等等。
回过神来的谢迅,看起来还有些茫然,“这件事,我恐怕要回去和国主商量一下。”
周舒顿了下,“谢老想见圣人,还是国主?”
谢迅缓缓道,“我们獬豸一族也算受过圣人的照拂,如果有见到圣人的机会,肯定是想面谢一声的。”
周舒淡淡的道,“我不觉得那位圣人照顾过獬豸族。”
“没有关系,圣人之言都一样,圣人大概也都是相通的,见过一位其他的应该也知道,”谢迅看起来很固执,“周舒,这件事容我和国主说一说,再通知你可好?”
周舒思虑几息,“没关系,想好了随时可以来找我。”
(PS:谢谢书友20170428173121126的一直支持,感谢订阅投票评论收藏的书友们~~~)

l03id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仙界贏家 起點-第3680章 好幾種力量看書-snrif

仙界贏家
小說推薦仙界贏家
这次尔越当然不能再让周舒得逞。
没有了之前的负担,自然很轻松,那两个旋涡一个还没成形就被摁灭,一个刚刚卷起来就被击散。
“哼,同样的招数,还想来第二次么?”
尔越嘲讽了一声,之前被那长戟击碎了力量,现在还有些忿然。
“我看你能防住多少!”
周舒的声音很冷,也满是怒意。
很快,魔血池里再度出现了好几个正在形成的旋涡。
尔越穿梭在血池里,左突右撞,完全无视了魔力,一个接一个的把旋涡弄碎。
好像陷入了持久战呢。
正在大厅里安排人撤离的周舒,不自觉的露出一丝微笑,一种计谋得逞的笑。
的确是计谋。
其实大荒戟发出的那一击,就是周舒的魂影能发出来的最强一击,除去大荒戟,其他任何魔兵都不可能聚集起同样多的力量,也不可能再发出类似的攻击,甚至一半都做不到。
毕竟大荒戟是跟随周舒最久的地魔兵,周舒对其中的轮回了若指掌,连魔尊当年的招式都能使用出来,——那一刻,周舒都有些怀疑,他是不是得到了魔神之力的加持。
当然这些暂时不用细究,总之那一击的确震慑到了尔越,也影响到了尔越的判断。
于是尔越不自觉的认为,周舒能够一直利用魔兵来杀伤自己,他要离开魔血池去第三层,就必须先解决掉这个麻烦,所以他不得不提前遏制那些旋涡,不让魔兵再度显现出魔尊的幻像,但他不知道,实际上他可以不管那些幻像了,直接用之前的套路,继续压缩毁灭之力向前就行了,——周舒的魂影已经没有办法去破坏,阻止也阻止不了多长时间,想让这里的人都撤走,根本不可能。
尔越没有这么做。
可能是在仙界待得太久,已经忘记冒险了吧。
越强大越稳重,是好事,但有时候,也会变成阻碍自己的坚墙。
总之周舒现在很满意,尔越正在和他不断角力,他要制造旋涡不过是一转念的事情,却能拖延上十息的时间,那么,只需要继续下去,肯定能拖很长时间。
砰!砰!
几声连响,外面的傀儡也遭到了攻击。
这算是内外夹攻么?
越是这样,越能说明尔越的心虚罢。
对于外面的攻势,周舒并不担忧,虽说消耗的弑仙傀儡让他心疼,但这样的东西,或许本来就不可能都属于他,能拿走一些算是可以了。
“啊咿啊咿哦!”
一个异族走到传送阵前,恭敬的行礼。
周舒微笑还礼,“啊咿啊咿哦,嗷嗷哦啊咿。”
那是惊山族,一个玄黄界上曾经强势的海族,离开玄黄界后逐渐没落,世人都以为已经灭绝了,没想到在囚天牢里遇见一个,一个异族不可能只有一个人,这个异族依然在诸天里存在着。
整个过程中,惊山族一直表现很好,此时向周舒表达感激,还想要效忠,周舒自然是答应了。
看着惊山族离去,周舒显出几分喜色。
类似惊山族这样的异族还有好些,都表达了去仙舒城的愿望,还有不少神兽也说要去仙舒城建立家园,——相比得到道器和傀儡,这些应该是更大的收获了,对仙舒城来说。
和单纯的异族神兽不同,修行者就要麻烦很多,之前个个说得不入仙舒城誓不为人,真正到了关键要表态的时候,却习惯性的打起了马虎,始终留后路,不为自己做固定的选择,或许是修行者的通病罢。
当然周舒也说不了什么,他也是修行者。
外面的攻势渐渐停止了。
立在空中的尔越,似也明白,在彻底摧毁这些傀儡之前,他不可能进去,而在魔血池那边,也陷入了苦战,那么,他只能做别的选择了。
唉。
叹了口气,一个分身飞出来,往传送阵掠去。
光芒几度闪过。
尔越回到了底部的大厅。
察觉到了什么,柱子上的大脸显现出来,带着许多怒意,“尔越,你只回来了一个分身?这么长时间你都没有解决问题,还少了那么多傀儡?你也配是个仙庭长老?当然仙庭也有很多废物,但你这样的,老朽也是第一次见!”
“告知大城主。”
尔越压抑着心情,不敢辩驳,“上三层已经完全反叛,郑非义放出了所有囚犯,带着所有守卫向我攻击,我清理了大多数守卫,击败了郑非义,但现在他和仙舒城的周舒一起坚守在入口堡垒,利用弑仙傀儡挡门,我投鼠忌器,一时攻不进去。”
“都反叛了?难怪……”
大城主神色微凝,斥道,“那下面的路呢?当年建造安定城的时候,有很多机关可利用的,难道你就只知道从入口过去?”
尔越缓声道,“有两处机关在上次就被毁坏了,大城主你也知道的,我们现在能利用的只有血障壁,但周舒他使用轮回之域和许多地魔兵,在血障壁里制造了许多魔尊幻像,我的分身一直和他在纠缠,现在还没有突破。”
“许多魔尊幻像?”
大城主显出一丝诧异,“你确定有许多?”
尔越顿了顿,叹道,“大城主,我很确定,我看到了曾经的赤羽魔尊,我的分身和他差不多。”
“赤羽魔尊么……那么你的分身不是对手也不奇怪了。”
大城主神色微凝,看着他道,“尔越,你现在来通知老朽,是让老朽出手?”
尔越连忙摇头,“属下不敢,属下知道大城主不会离开此地,但现在情况的确很特殊,如果任由他们继续下去,不知道还会发生什么事情。”
大城主挪开了目光,“一个不行,一个还不行,真是一群废物啊。”
尔越立时行礼,“明白了,属下这就去拼命。”
大城主缓缓道,“那个叫周舒的,似乎有好几种力量,是不是?”
尔越心中一喜,连忙道,“是,告知大城主,他至少有三种已经掌控的法则之力,另外还有一种我未曾见过的,很强,不下于轮回之力。”
“说不定能帮老朽突破呢……”
大城主似是笑了笑,那张大脸突然就不见了,却有一道暗色的流光,顺着柱子往上攀去。
看着那道光,尔越立在那里,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有一点期待,其他全都是害怕。
(PS:谢谢书友090830072945031的月票支持,感谢订阅投票评论收藏的书友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