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婆比我先重生了

p77r5好看的都市异能小說 老婆比我先重生了-第313章 全是藉口閲讀-2i1hf

老婆比我先重生了
小說推薦老婆比我先重生了
当然心里的话,杨阳不可能说出口,他把目光落到庆老教授身上。
“其实孩子有时不光需要父母关爱,更喜欢其他亲人的关注,师公你也算是孩子的半个爷爷,不对说是亲爷爷也不过分,所以你看您闲着也是闲着。”
也不知道为什么本来谈论参加比赛的事情,变成了谁来照顾孩子。
让老人享受天伦之乐,其实也算是一种敬老,还有谁比庆老爷子照顾孩子更加合适的呢。
可庆老爷子不这么想,脑袋摇起来连腮帮子上的肉都跟着抖动。
“杨小子你可别折腾我这把老骨头,你婆婆走的早,师公膝下就没有过孩子,哪会带什么孩子,康永过来住,师公举双手欢迎,但还要是把孩子留在这里,还绕过师公吧。”
说完庆教授,脸朝向另一个书柜,开始随便抽出一本书,找把椅子背对者两人看起来。
“老师,你看我和徐妍白天还要上课,你总不能让我逃课吧,也没有人一逃课就逃一两个月的。”
“周一至周五白天不用你们管,晚上我会把孩子送过去,还双休日全天,你们两个人有一个人看着就行,我感觉不会占用太多时间。”
“老师,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我和徐妍搬出来不就是图了在一起方便,你得做个人啊。”
被自己老师算计的明明白白,杨阳也只能求饶了。
徐妍不开书以后的确有很多时间,但并不代表她很闲啊,陪他这个老公就是她要做的事情。
不然创业初期这段苦闷的时间该多难熬啊。
“宁拆十座庙?呵……你老师我已经坚持了一年多,你替老师一两个月就不行了?”乔康永眼神中威胁的光芒比刚才还要强烈,其中似乎还包含的怨气。
这个老处男在尝过雨水之以后,显然已经受够了老婆十月怀胎和孩子半夜不得安生的日子。
“要不,我们各退一步,我给您找个专业的保姆?”
“除了你俩外,谁带我都不放心,不然我也不会把他带到首都。”乔康永说罢,搬着椅子和庆教授背对背地坐在一起看书。
杨阳算是看出来了。
老乔哪是到首都邀请他一起参加比赛,明明就是找借口让他们帮忙奶孩子。
……
在李亚娜的隔壁客房中,罗楠解开腰带把宽松地衣服放出来,露出半个遮不住的腰身,衣服盖在孩子脑袋上,让他自己吃个痛快。
徐妍做在一旁,看着孩子露出来的一只小手,心中母爱也跟着涌起。
“他叫什么名字。”
“乔焦,我和老乔商量,如果生女孩就叫乔姣,生男孩就叫乔焦。”
“乔焦……为什么不叫乔骄?”徐妍看着罗楠腾出一直手写出来的名字,感觉不怎么合适。
“老乔怕要是起这个名字,孩子长大后会被人叫乔乔,像个女孩子的名字,到时候他该哭鼻子了。”罗楠想想还忍住不笑了,拍打着孩子的后背,眼睛中又充满期待。
等到孩子长大到学写字的那时候,他们一家该多热闹幸福。
想到这罗楠忽然转头问徐妍,“你们早就结婚了,就差国内的一个小红本,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等大学毕业后?”
“等不及了,我打算大二就领证,大三的看看能不怀上,到时候北华大学讲师给我的孩子当胎教,也不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我什么就没想到,要是早想到,我大二就跑过缠着老乔,非让他娶我不行。”罗楠吃惊徐妍的想法,发现这个想法的确行得通,顿时一阵懊悔。
“那可难乔老师会不会答应,毕竟我和杨阳那时候还在读初中。”徐妍毫不客气地取笑罗楠的心急,还恶作剧地刮了一下小乔焦的脚底板。
提到这个罗楠知道她和老乔能走到一起,没少接受杨阳和徐妍的帮助,心中还是十分的感激。
“妍妍,我和你商量个事情。”
“什么?”
“要不,我们给孩子订个娃娃亲怎么样。”
“好是好,但我感觉先和杨阳商量一下比较好。”
以徐妍对杨阳的了解,要是自己在他不知情的情况下,把他的女儿‘卖’出去,晚上回去,那家伙估计会嚷着让她不了下床。
“不用商量,就是口头说一下,逗逗小辈而已,成与不成都不用当真。”罗楠一想到以后两家人的小娃娃稍微懂事一点,告诉他们这件事情,这几个小东西反应估计会很有趣。
“要是嘴上说说的话,我想杨阳不会介意的。”徐妍点点头,她感觉自己老公应该不会那么小气。
大概吧。
……
当夜幕降临,淼水坐着出租车回到了小区,发现竹乐还没有回来回,她的心里默名有些难受。
太容易得到就不会被珍惜。
她不清楚自己是不是这个想法,今天竹乐找她表白的时候,她没有答应。
因为她感觉不对劲。
没有礼物没有戒指,在堆满建材到处破破烂烂的房子中表白。
甚至连铺垫都没有,表白的话还连小学生都不如。
这个混蛋有没有对她认真过。
淼水一想起这些,就想将这个家伙揪过来打一顿。
看了一眼窗外的夜色,以及手上经过修改的设计图纸,淼水转身去找杨阳他们。
公司是杨阳的,文件没有必要再送会曹艾艾和江羽手上,直接给杨阳能剩不少事情。
到了杨阳和徐妍房间门口,里面灯已经是亮着,淼水敲了敲门。
“请进,门没锁。”
徐妍没有开门,只是喊了一声。
淼水一走来,就看到徐妍把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放在沙发上,手里端着一碗糊糊一点一点喂给他。
“谁的孩子,杨阳呢?”
“乔老师家的孩子。杨阳去安慰你隔壁那位去了,淼水你今天和竹乐发生了什么吗?竹乐一副想出家的样子。”
徐妍一边应话,一边趁乔捣蛋扭头看淼水的瞬间,把吹凉的糊糊塞进他的嘴里。
小乔焦蠕动着舌头想将糊糊吐出来,被徐妍用塑料勺子给顶了回去,最后他才不甘地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
“也没发生什么,今天我只是说不喜欢他,他也的确没有能让我喜欢的地方。”
淼水放下文件,嘴里不咸不淡说话同时,伸手就接过徐妍手里的糊糊。
“给孩子喂这个,我在行,让我试试。”
“你在老家的时候,带过孩子?”
“不,我在老家的时候训过孩子。”
淼水说着拿勺子刮了碗里糊糊表面已经冷却差不多的那一层,然后直接塞到小乔焦的嘴里。

ryi8z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老婆比我先重生了-第311章 愛情和麪包分享-st3s8

老婆比我先重生了
小說推薦老婆比我先重生了
杨阳和徐妍把活动室恢复原状,贴上面试会结束的通知,并留下了杨阳两个号码中的一个,避免那些要过来面试的人白走一趟。
等他们做完这一切离开学校时,已经是下午3点左右。
去黄焖鸡店里补上外卖钱又花了一点时间。
坐出租车到庆教授家的时候已经快五点了。
北方初冬的天这时候已经泛起了一点傍晚的初黄。
站在庆教授的大门前,杨阳手里提着礼物,徐妍陪在他身边。
已经按过门铃,正在等请教授开门。
屋子里面已经传来有人开门的动静。
乔康永是庆教授的嫡传学生,他在大学时候受到教授的不少照顾。
老乔的父母又已经不在了,说庆教授是他的半个父亲一点也不过分。
第一次见面,杨阳不敢轻慢。
要是不带上点东西,总觉得不够正式。
随着大门被打开,午后的残阳落进了屋子碎花瓷砖上,已经眼睛犯花的庆教授带着一副金边老花眼睛打开出现在门后。
老人看到面前年轻人手上提着礼物,和蔼的脸上立刻出现了不喜。
他不认识杨阳,以为是音乐系哪个想走后门的后生来找他。
“你找谁?”
“我找庆教授您,我是杨阳,乔老师的……”
看师公不喜欢自己带礼物,杨阳解释的话刚说到一半,感觉徐妍偷偷拉了一下他身后的衣服。
余光疑惑地瞄了一下自己,徐妍用眼神示意他往屋里面看。
杨阳屋里面李亚娜正用十分熟练地动作抱着一个几个月大的婴儿,竹乐坐在旁边手里拿着一个奶瓶,被她指导给奶试温。
“庆教授,那是你的孩子?”
“不是,你们先进来吧,我还以为是其他什么人……”
杨阳往屋里张望的功夫,庆教授也终于确认杨阳不是来走后门的后辈,放心地接过礼物,抬手把两个人引进屋。
他们走进屋里的时候,竹乐也终于给奶试完了温度,帮李亚娜给孩子喂奶。
几个月大的孩子正是能看清周围事物的时候,一双乌黑发亮的大眼睛好奇地到处张望,就算是嘴里吮着奶水也没有停下。
“亚娜,你们辛苦一下继续带孩子,我带杨阳去见康永。”
庆教授对自己刚认的侄女丝毫不见外,吩咐完就殷切地拉着杨阳往楼上走。
杨阳有话想问,人被庆教授拉着,也不方便问。
只能用眼神示意徐妍去问一下,是怎么回事。
徐妍对杨阳点点头,目送着杨阳和庆教授离开,然后走向李亚娜和竹乐。
李亚娜怀里的孩子嘴里虽然吮吸着奶水,但有些心不在焉,眼睛一直没停止张望。
直到徐妍进入他的视野,眼睛顿时发亮。
抓着李亚娜头发的小手也不抓了,奶也不吃了。
双手一扒拉推开竹乐拿的奶瓶,手按在李亚娜的手臂上,奋力开始挣脱,扬长脖子对着徐妍就呀呀的叫唤。
“徐…徐妍,他好像想让你抱。”李亚娜有点诧异,但也没有强留,顺势将孩子递给徐妍。
孩子挣脱地厉害,当过妈妈的徐妍怕孩子摔着了,话也来不及说,急忙身手接过。
“孩子是……”
“是乔老师和罗楠老师的。”
徐妍怀抱着孩子,竹乐顺手把奶瓶递给她,解释了一下,一人坐到一边对着窗外开始发呆。
竹乐早上和淼水那里离开后,就这副样子,李亚娜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只能找徐妍说话。
“徐妍,我听说你的男朋友要去金钟杯了。”
“嗯?是吗?好像杨阳以前是答应过乔老师。”
徐妍嘴里应着李亚娜的话,手里拿奶瓶想喂怀里的孩子,但这孩子死活就不张嘴。
明明没吃多少,难道吃饱了?
试了几次不行,徐妍也只好放弃了,把奶瓶放回到桌上。
竹乐依旧看着窗外出神,她只好继续和李亚娜聊天。
老公是给她安排了任务,她也感觉到竹乐状态不对劲,想知道原因。
“亚娜,你们什么时候到庆教授这边来的?”
“快到中午的时候吧,其实没比你们的乔老师早多少,我的的行李都还没从学校里搬出来。”
“不应该啊,竹乐不是很早就离开公寓了吗?”
徐妍找到话题的切入点,心中暗喜。
李亚娜看看竹乐,短暂犹豫了一会儿。心一横拉上徐妍的手。
“你跟我来,到我房间说。”
……
杨阳被庆教授拉最里面的房间,一打开,里面陈列着各种乐器,和客厅差不多大房间中,靠着墙边还有两个带玻璃门的书柜。
“康永,你跟我念叨了一下午的学生来了。”庆教授放开杨阳,和蔼地笑着朝乔康永说道。
正在看老师家里藏书的乔康永,闻言放下书。
罗楠坐在一旁摆弄着乐器,也跟着站起来。
两个人一起走到杨阳面前。
“杨阳,听说你从到大学报到开始就在鼓捣公司,有没有把音乐放下。”身为师母的罗楠见到杨阳一点不生分,笑着摸杨阳脑袋,“师母从怀孕开始,你乔老师就不让我碰架子鼓,说是怕孩子耳膜受损,手都生疏了。”
“我也一样,开公司比我想的要难,有很多事情要忙,已经很久没碰钢琴了。”杨阳脸上带着不好意思的微笑回答道。
实际上曾经被系统改造过的他,再加上系统给的道具,不存在太久没练了手生的问题。
不过忙是真的,在忙学业和公司的同时,剩下的那么一点时间,在音乐和老婆之间做一个选择,他自然会选择老婆。
音乐是他表达人生的方式,而和老婆在一起是他的人生。
这一点他一直看的很清楚。
杨阳说的是实话,但乔康永却并不喜欢。
一起上金钟杯,是他们的师生之约。
“还有时间,足够你捡起来。”
“不是吧,老乔你真的要抓我上台,我都说了玩音乐只是我人生的一个阶段,现在这个阶段已经过了。”
在自己高中老师面前,杨阳又变成那个幼稚的高中生,一脸苦哈哈地求放过。

d5epq精彩都市异能 老婆比我先重生了-第305章 爲了女人出賣兄弟閲讀-v43cm

老婆比我先重生了
小說推薦老婆比我先重生了
“你这么一说,我今天倒是穿随便了一点,不好意思。”
竹乐的话一出口,自己其实也有点尴尬。
李亚娜的话应该没有其他意思,但被听在其他人的耳朵里,却有一种小情侣见家长的味道。
所以竹乐才会这么接话。
既然已经打算追求李亚娜让淼水吃醋,先培养一点小暧昧,一切看上去也会更加自然一点。
如果李亚娜表现出抗拒的意思……
“没…”
“没什么?”
“我是说你今天穿的没有很难看,而且你是在帮我,其实穿什么无所谓的了。”
李亚娜说话的声音越来越小,眼睛不敢去看竹乐,到处乱飘。
长那么大,也遇到过一两个人向她表白。
一句‘对不起’,已经是她能做到的最好表达。
一点辜负别人感情的愧疚。
一份为难且不能接受的委屈。
竹乐好像对她有点暧昧,她有些不知所措。
上个星期的那顿饭上。
竹乐虽然一开始是挺热心,但还属于正常范畴。
直到那个叫淼水的人出现后,他的热心变的很奇怪。
李亚娜总有一种错觉,竹乐在对她说话的时候,一直看着淼水。
他们两个人是什么关系?
朋友,还是恋人。
或者已经分手,但还藕断丝连。
那样想的话,竹乐看上去似乎很可怜。
自己要不帮他一下。
亚娜话语中透露出来的距离感,竹乐开始想怎么回答时,她的手忽然拉住了他的手腕。
“在你帮我去找舅舅之前,就让我好好感谢你一下你。”
“啊?”
“这家店特色面包不错,我请你吃啊。”
李亚娜一个转身,拉着竹乐就进了他们身后的糕点店。
早上八点的阳光落在对面的玻璃窗上,反射映照在李亚娜的脸庞。
这个曾经窘迫的女孩,宛如蜕变成天使一般圣洁美丽。
一晃过神来,竹乐手上已经多了一个牛角面包,身边的李亚娜手上也有一个,后者还正微眯着眼睛,小口的吃着了,眉宇飘散着幸福满足的光晕。
竹乐想到自己早饭还没有吃,也跟着吃起来。
一口下去,嘴里满是面包的香甜,心中却在嘀咕。
女人的心思真是难以琢磨,也不知道她在想什么。
竹乐余光偷瞄李亚娜,莫名感觉很放松,脸上也浮现一丝放松的微笑。
一辆出租车从他们身边经过,从曹艾艾那里拿到房屋资料的淼水,正坐在里面,刚好看到这一幕。
晨光下两个人在街边边走边吃面包的画面,让她心里面一阵烦躁。
“师傅,麻烦开快一点。”
下意识不想停留,淼水催促出租车司机,收回目光,不想去看这两个人。
早上的马路,繁忙且拥堵,又怎么能是她想要快就快。
还没走远了,车子已经慢慢在红灯前停下。
似乎不受自己控制一样,淼水目光停留在车子后视镜上。
两个人没有走远,竹乐的手机刚巧有一个电话打进来。
……
竹乐啃着牛角包,想着找什么借口和李亚娜多培养一下感情,让这场戏更加逼真一点。
还没想出好办法,江羽的电话就像催命一样打进来。
他很想挂掉电话,李亚娜却说:“你有什么事情先接电话吧,我的事情不急,这不是还有一天时间嘛。”
李亚娜善解人意的笑容,竹乐有种真在约会的感觉。
“那不好意思,你等会一会。”竹乐让李亚娜站到石板路内侧,自己站到马路边上接起江羽的电话。
竹乐:“大早上的,不知道我有事情要忙嘛,有屁快放。”
江羽:“额……你的事情应该不急吧。”
竹乐:“急不急,我说了算,你到底有什么事情。”
江羽:“丝……(小声)艾艾你别掐我……是老杨的事情,我这边被艾艾拖着走不开,你能不能帮我去看一下。”
竹乐:“不去,你没空和老杨说一声就行了,他应该会有办法。”
听到手机另一头江羽心虚的语气,竹乐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问题,一口就回绝了。
手机里面江羽沉默了一会儿,又是他和曹艾艾模糊的讨论声。
竹乐转头看看在街边已经吃完牛角包李亚娜,准备挂电话。
“竹乐你给我听着!”
曹艾艾娇憨的声音忽然手机听筒里炸出来,竹乐被吓了一跳,挂电话按成了免提。
“你要是不去琼姨房子那边,你就是渣男,以后别想接近我的淼姐。”
“……”
竹乐急忙把免提关掉。
他的事情跟谁都没说,和李亚娜的事情八字都没有一撇,怎么就变渣男了。
竹乐:“我的姑奶奶,我怎么招惹你了,淼水都没说什么啊,而且我还没做什么呢。”
江羽:“竹乐是我,你和淼水的事情,我们都看在眼里,你真要放弃了,最好过去和淼水说一句吧。”
竹乐:“你们不去房子那边,艾艾让淼水去了?”
江羽:“嗯,所以你不管怎么样还是去一下吧。”
竹乐:“真不知道你们怎么想出这个办法的,今天找机会我会去的。”
曹艾艾:“你必须马上去!!!”
曹艾艾的声音在耳边炸开,竹乐赶紧关掉通话保命。
之前他还羡慕江羽,现在一点不羡慕了。
有这么一个长不大女朋友,得有多好的脾气才能受的了。
“你还有事情?”李亚娜见竹乐挂了电话,走了过来,“要不你先去忙吧,把地址告诉我,我自己去,你要相信首都的治安。”
要不是上个星期她还有课没时间,这句话她当时早就想说了。
大白天的,能出什么事情,又不是在荒山野岭。
“其实也没什么事情。”竹乐尴尬笑了笑,再看李亚娜茫然清纯的样子,想到自己的打算,不禁有些心虚。
要是按照他的想法,可能真要像曹艾艾说的那样,做一次渣男。
不是他受伤就是李亚娜受伤。
“老实和你说吧,老杨今天也有事情要找庆教授,也不光是帮你忙。”竹乐急中生智,有了一个折中的注意,“你可能不知道他大小也算个小明星,会自己写歌的那种。”
“所以为了增加名气,他一定会参加今年的金钟杯,很需要庆教授的帮忙。”
“他让我帮你,其实也是帮他自己,必须我送你去,这个人情才能算数。”
竹乐一连串的话都把李亚娜说懵了,没注意到他话里漏洞,只听到了一个词‘金钟杯’。
“你说的是真的?”李亚娜语气不自觉的激动。
“当然比金子还真。”竹乐让自己语气尽量的真诚。
现在箭在弦上,他已经没有改口的余地。
为了女人出卖自己的兄弟一两次,也算是古今常识。
而且杨阳应该不会介意吧。
这样想以后,竹乐心里愈发地有底气,还认真地点了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