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魔童

yms5y精彩絕倫的小說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完結感言-bqgry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小說推薦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虽然说原计划就没想过能写多长,但也是打算写一百万字的,现在完结得让我有点猝不及防的。
不过,我是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能写的了,除非硬拖,开新地图,开放更高的上限,然后套路循环下去,理论上可以继续写。
但从第三卷开始,我就感觉已经陷入套路中无法自拔,一直都是事件发生,主角跨服聊天,然后布置伏笔,最后收伏笔挽救局势……
可能读者还没看腻,但这种套路我是真的写得腻到不行了,也写不出新意来了。
实在找不到创作激情,所以我就删掉了继续循环的部分——本该再开放一次人间的上限,等到天道下来之后,再从混沌外来一波敌人,可以写个四五十万字。
我写的最满意的是第二卷,从救世人,到老和尚,再到女娲图力挽狂澜,最后主角藏的一手因果线让魔祖沉睡,伏笔从第一卷开头串到结尾,大纲琢磨了很多次,细节也都尽量照顾到,所以写出来的效果挺好的,从追订也能看出来。
但到了第三卷,我写着写着发现又是上一卷的套路重复,瞬间找不到状态了。
其实套路重复不是坏事,只是我翻不出新花样了,跨服聊天这一点我做的还是挺好的,脑袋都快想破了,但始终是在重复。
所以,自己写的痛苦,也写不出新意,大家看着也觉得没劲,所以干脆就完结好了。
我也想多写点,好歹是万订书,多写点都是钱啊,但我是真的不知道写什么,总不能去写各个仙神的故事,把一群配角过去的故事都放到正文里,不被骂水才怪。
第三卷写的不太满意,一个是自己失去了激情,还有一个就是因为身体状态。
这个耳鸣就和电冰箱坏了塞进耳朵里了一样,不停地响,所以我只能听着音乐码字,但这样太难专心了,我原本还想着耳鸣睡不着,干脆就专心码字,只要心纯就会安静,写到昏过去就能睡着了,但还是高估自己了。
所以,干脆就早点写完故事,放弃套路循环,早点完结养养身体吧。
虽然短小了点,但该写的我都写了,坑也埋了。
(其实原计划,很多坑我都是不打算埋的,比如来源和背景,毕竟本书的看点根本不在背景上,但最后还是交代了一下。)
唔,前两卷我都是比较满意的,各种伏笔穿插和反转,细纲也做的挺好,下本继续好好做大纲。
至于新书,也不太想继续玩这些稀奇古怪的创意了,准备写我很多年前想的一个题材,原计划是这本就应该开多年前的那个题材的,准备了很久,但感觉自己水平不够,还是没写。
写完了这本,感觉自己进步贼大,终于可以试试了。
如果顺利的话,耳鸣也恢复的话,过一两个月可能会开,不顺利的话……就再说吧。
就酱紫,如果开新书的话,就通知各位一声。
撒花退场~

k1bgm優秀都市异能小說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線上看-第156章 因果法門熱推-tpbwn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小說推薦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外道三大派系,此刻已尽皆在人间降临化身。
苍生魔祖,以及其麾下的七名魔祖。
劫灭魔祖,以及其麾下的八名魔祖。
无限魔祖,以及其麾下的九名魔祖。
魔祖的数量并不多。
三大派系首座论境界高度,比起天道一方的第二梯队也强不了多少,而麾下的这些魔祖,境界高度更是普遍和第三梯队相当。
但外道一方,从来都不是境界优势。
若是身在上界,诸多魔祖以不灭魔躯之力,即便是普通的魔祖,也能和五帝四御六大胁侍菩萨这些第二梯队的顶尖大能厮杀!
三大派系之首,更是足以媲美道统领袖!
魔祖的数量很少,但个个都是强者!
所以当初设局袭杀冥夜魔祖,令其沉睡,也算是天道一方的大胜了,毕竟苍生魔祖的麾下原本就八名魔祖,失去了冥夜,自然也是不小的损失。
“无限魔祖。”
天道一方的诸多大能此时都是面色肃然,望着远处那第三位派系之首——无限魔祖!
无限魔祖,是一个看上去很普通的年轻男子,甚至连散发的气息也很普通,他站在诸多魔祖之中,显得很是不起眼。
但……他却是在场的所有大能最警惕的魔祖!
如果一定要给诸魔祖的实力排一个名次,元初魔祖无疑是最强的,但第二也必然是属于无限魔祖!
“都来了。”
那看似普通的年轻男子遥望着天道一方,神色平静无比,似乎并没有多少忌惮之意,反而淡淡道:“太初还不现身吗?”
女娲娘娘也隔着数百里望着无限魔祖,淡然道:“我天道一方的战力大半在此,何须劳烦太初?”
无限魔祖扫了一眼众多天道大能,说道:“是不需要他出手,还是不愿意?莫非……是担心被我等看出他是太初元初合一?”
“无需多言,你若想知道,便亲自去找他。”
女娲娘娘一挥袖,说道:“但你等外道想杀幽婵转世,就是痴心妄想了。”
话音落下,女娲娘娘便伸出纤指隔空一点,那指尖瞬间汇聚了无穷无尽的力量,坍缩化为一点天元!
“娲皇一指?”
无限魔祖平静地看着女娲娘娘,在女娲娘娘一指点出的同时,他也抬起手,伸出食指,朝着女娲娘娘点去!
同样是犹如天柱般的手指,汇聚坍缩着无穷的力量,化为一个诞生一切和终结一切的天元一点!
赫然也是同样的一招!
“轰!”
无形的指力隔空相撞,爆发出恐怖的波动扩散而出,以碰撞点为中心,下方的大地瞬间被震成了齑粉,而后化为虚无,导致大地上出现了一个足有数千米深度,上百里范围的巨坑!
而女娲娘娘这一指的威能依然未消,无形的破灭之力顿时作用在了无限魔祖的身上。
而无限魔祖的体表金光一闪,却是丝毫无恙。
天道一方的大能顿时脸色肃然。
虽然他们早就知道无限魔祖最擅长学习,寻常的道法神通,看一眼就能学透,即便是天道大能的手段也能学会,但没想到连女娲娘娘的绝学也能学会?
这一绝学,女娲娘娘在上古时从未施展过,就算是上古大劫成就天道时,也没有用过这一指,乃是她研究了无数年的绝学!
“你何时学了本皇的绝学?”女娲娘娘看着无限魔祖。
“何时?”
无限魔祖平静地说道:“不久前,女娲娘娘不是在人间施展过这一招吗?冥夜魔祖在沉睡之前,将记忆都留下了,我自然也看到了这一招。”
女娲娘娘微微蹙眉。
而她身后的天道大能们更是震撼。
不久前?
那才多长时间?
而且只是透过冥夜魔祖的记忆看到这一招,居然也能学会?
“徒有其形罢了。”
女娲娘娘淡漠道:“本皇这一指是以生、灭、五灵,七条圆满的天道为根基,而你这一指却是以外道为根基,论高度更是不及本皇,即便是仗着更强的化身,也只有本皇这一指的六成威能罢了。”
“说的不错。”无限魔祖也不恼,反而微微点头,说道:“毕竟本座只是看了冥夜的记忆所学,自然不如女娲娘娘亲自教导的那般深刻。”
“嗯?”女娲娘娘微微眯起眼睛。
“方才女娲娘娘的那一指,本座受教了。”
无限魔祖缓缓抬起手,轻声道:“且看本座重新领悟的这一指,不知有女娲娘娘的几分风采?”
话音刚落,他便再次一指点出!
他的食指恍若化为更加庞大的天柱,手指上的纹理仿佛也蕴含了天规和至理,引导着无穷力量汇聚坍缩,瞬间便化为那开辟一切和终结一切的天元一点!
这一点化为无形的破灭之力而去!
女娲娘娘眼神微变。
她同样一指点出,化为天元一点,与那无限魔祖的一指轰然相撞!
“轰!”方圆百里的大地化为齑粉的同时,她这一指的威能与无限魔祖这一指的威能,却是完全抵消了!
众多天道大能不由得震惊地看着无限魔祖。
之前那一指还只有女娲娘娘的六成威能,而现在,无限魔祖只是亲自感受了女娲娘娘施展的绝学之后,就能立刻进步到不相上下的地步?
这是何等可怕的进步?
“学的还真快。”女娲娘娘淡淡道。
“这要多谢女娲娘娘的教导。”无限魔祖平静地笑了笑。
女娲娘娘淡漠道:“我知道,你这般显摆,不过是因为没想到我等天道一方降临了这么多大能,你等为了商议,拖延时间罢了……你等可商量好了?”
她的视线扫了一眼诸魔祖,问道:“你等,是战?还是退却?”
“苍生付出如此代价,又岂能退缩?”
无限魔祖缓缓摇头,说道:“若是愿意把幽婵交给我们,我们自然会退去。”
“那便战吧。”女娲娘娘淡淡一挥袖。
下一刻——
“一切有为法,尽是因缘合和,缘起时起,缘尽还无……”
一个宏大而肃穆的声音响起,只见无尽的佛光顷刻间便弥漫了世界,祥和慈悲之意充斥在天地间。
赫然是极夜灵山阵营之中,站在为首位置的那位灰衣僧人!
只见他面带慈悲笑意,无尽的金光在天穹之中凝聚,瞬间化为一尊足有上千里高的庞大金色佛陀,散发着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气势!
赫然是大日如来法相!
世尊!
世尊指尖拈着一朵金婆罗花,意态安详,佛光普照之处,仿佛一切因缘诸法显形,恍若照亮了因机缘果。
隐隐有一道无形的‘线’,将苍生魔祖与他相连。
“因无缘,则不果,机不投,因不果……”世尊轻声道。
下一刻,源自三界的高穹之上,极夜灵山之中世尊的真身,顿时迸发出了一股无形而宏大的奇异力量,顿时沿着这道因果线,朝着苍生魔祖的真身袭杀而去!
众多天道大能和魔祖们瞬间明白了,这是如来佛祖以因果法门,找到了他和苍生魔祖的因果线,隔空进行因果袭杀!
若是平时,不灭魔躯完美无比,因果袭杀根本就没有意义。
但现在,苍生魔祖将人间的化身力量提升到这等层次,‘它’的惩罚,必然会导致她的魔躯受损!
完美的魔躯受损,自然也就出现了破绽!
这时候因果袭杀当然是有用的!
“唔。”
苍生魔祖的化身虚影微微一颤,似乎受到上界的真身影响,变得不稳定起来。
“如来!”劫灭魔祖陡然厉喝一声,只见黑色的闪电化为一条条毁灭一切的虬龙,直奔如来佛祖而去!
太清天尊神色淡然,手中浮现出一道扁拐的虚影,轻轻一挥,只见空间破碎,地风水火涌现,化为鸿蒙清气,携带着浩瀚威能将那一条条黑色电芒所化的虬龙击溃。
“因果线?断吧。”
而无限魔祖微微皱眉,体表则是绽放出无尽的金光,一记掌刀隔空斩向了那道连接着如来佛祖和苍生魔祖的因果线。
赫然也是佛家法门!
这时,漫天的金华佛光再一次亮起,仿佛无穷无尽,无可度量,漫天佛光汇聚形成了一尊宏伟的光明佛像,横亘于天地间。
阿弥陀!
无量光佛!
阿弥陀佛轻轻合十,便有大海无量的佛光弥漫而出,去束缚那无限魔祖。
同时站在佛祖左侧的东方净土药师佛,也叹息一声,左手执持药器,右手结三界印,身着宝佛衣,结跏趺坐于莲花宝台。
只见无上愿力汇聚形成一方净土般的琉璃世界虚影,轻轻撞向了那无限魔祖泛着因果光芒的手掌。
无形的轰鸣声响起,无限魔祖微微皱眉,手掌上的因果之力在无量光和净琉璃虚影的冲击之下,顿时化解消散于无形。
西方阿弥陀佛、东方药师佛连接出手,顿时挡住了那无限魔祖试图断因果的掌刀。
无限魔祖一挥手,便不再出手。
因为他知道,即便再出手,也会被阿弥陀佛和药师佛阻拦,只能看苍生魔祖是否能抵抗住如来佛祖的因果袭杀了。
而其他大能也严阵以待,随时准备出手。
“阵起。”
三皇之中的伏羲手持河图洛书的虚影,只见周天星斗和先天五行八卦浮现而出,顿时将天地灵力聚集起来,化为森罗万象,山川大河,日月星斗……种种异象降临,随即便有若隐若现的阵法威能汇聚,将诸多大能都护在其中。
“这人间的天地灵力有限,阵法威能已经达到极限了。”伏羲轻声道。
这人间之中,阵法威能的极限,相当于一位第一梯队的天道大能化身,但无所不在,生生不息,而且还可以护住所有的大能,作用比一位第一梯队的天道大能化身还要大。
要知道……伏羲,在阵法的造诣上,乃是三界第一!
伏羲瞥了一眼佘惜露,将阵法威能集中在她的身边,顿时化为一层光罩,将她完全护在其中。
外道一方的魔祖们见状,也都只是隔空相望,不再出手。
劫灭魔祖、无限魔祖出手,固然能穿透那阵法威能,但威能减弱部分之后,就会被其他道统领袖阻拦,其他魔祖除非付出更大代价,否则也不可能破开那阵法。
现在,只看苍生魔祖的真身,能否挡住如来佛祖的因果袭杀了。
双方都没有动手,都在等结果。
只见苍生魔祖的化身紧紧地闭着双眸,化身虚影颤抖着,忽隐忽现,很不稳定,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崩溃一般,让魔祖们有些紧张。
若是没有苍生魔祖,他们根本无法与天道一方相争。
而如来佛祖也是拈花微笑,透过因果线,源源不断地将真身的力量透过因果线,袭杀上界的苍生魔祖真身。
天道大能也只能观望等待。
懂得因果法门的大能并不少,但三界之中最擅长因果法门的乃是佛门,而如来佛祖身为佛门领袖,在三界之中便是最擅长因果法门的。
如若连他的因果法门都不行,其他大能出手也就没意义了。
过了半晌——
苍生魔祖忽然睁开了双眼,化身虚影瞬间恢复了正常,强横的气息完全稳定了下来,那是远超所有大能的强大!
她遥望着天道一方阵营中的如来佛祖,轻声道:“就差一点……真可惜。”
如来佛祖也缓缓睁开双眼,叹息道:“不愧是苍生魔祖,魔躯受创,已经露出破绽的情况下,贫僧的因果法门竟然也伤不到你的本源。”
劫灭魔祖松了口气,冷笑道:“若是我和无限,魔躯一旦受创,自然是挡不住你的因果法门,但苍生最擅长的就是‘不死’!三界之中……除了元初,谁能杀得了她?”
魔祖们顿时也笑了。
“战吧。”无限魔祖淡淡一笑,随即一掌隔空拍向了天道大能的阵营!
只见无穷的佛光当空凝聚,瞬间凝聚为一方犹如笼罩三千世界的掌中佛国,无尽的佛国威能弥漫天穹,当空拍向了诸多天道大能!
而苍生魔祖也原地一转,白衣翩然,顿时化为一方囊括了整个魔域的天地!
浩荡无穷的天地之力当即镇压而下!

81iu0優秀言情小說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討論-第153章 爆發鑒賞-jqo9u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小說推薦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这片隐秘之地陷入了沉寂之中。
过了半晌,一个空旷无垠犹如寰宇中回荡般的声音响起:“苍生,莫非你认为元初和太初元神合一了?”
“不错。”苍生魔祖说道。
“可有实证?”那空旷无垠的声音问道。
苍生魔祖略一沉默,说道:“尚未证实,但天道一方过去从来都无法在人间形成化身,而那太初却可以助其他天道大能形成化身,难道不是掌握了外道规则么?”
那空旷如宇宙回响般的淡漠声音说道:“这便是你的武断了,天道一方过去未曾在人间降临化身,是因为还没有人研究出这等手段,但如今太初亲至人间,体会天人界限之后,以他对道的理解,研究出人间化身,又有什么不可能的?”
诸位魔祖都明白。
这位无限魔祖,在意的乃是无限的可能性,在诸位魔祖之中,其对于规则运转的理解是最深的,也最在意规则运转。
“更何况……”
无限魔祖淡然道:“对于‘它’而言,即便真的要创造出元初这等魔祖,也未必一定需要悟性,‘它’在心识上的造化,早就可以改变悟性了,不是么?‘它’的奖励能够强行提升元神境界,便是提升悟性。”
“无限,那些只是寻常外魔,又岂能和魔祖相比?”劫灭魔祖那冰冷低沉的声音响起。
“是么?”无限魔祖的声音没有丝毫情绪起伏:“你可能不知道,幽婵在转变成外魔之前是什么吧?”
他平淡道:“幽婵,过去也只是三界之中一个凡俗生灵罢了,连元神都没有修成,潜力、天资、悟性都平平无奇,只是因为有‘它’的眷顾,才能提升到堪比你我的层次。”
他这话一出,众多魔祖顿时哗然。
“凡俗生灵?”
劫灭魔祖低沉道:“无限,你又是如何得知的?或许,就是因为幽婵的悟性足够高,才会被‘它’选中呢?”
无限魔祖淡漠道:“我和幽婵是同时诞生的,自然看到了她的前身。”
“无限,即便如此,也不能说我的推测是错的吧?”苍生魔祖轻声道:“太初与元初如此相似,难道可能性不是更大吗?”
“是,你的推测的确很可能是对的。”
无限魔祖平静地说道:“我只是想告诉你,说话不要太武断,忽略其他可能性,倘若我等都认可了你的猜测,认定元初在人间,自然是不惜一切也要让元初回归,但你知道……因为你这么一个尚未确定的推测,我等需要付出多少代价吗?”
苍生魔祖沉默了少许,轻轻道:“是我的错。”
单单一个太初就已经难缠无比了,再来一个元初,而且是二合一,该是何等可怕?
即便在人间,天道之下的生灵只能发挥人间仙的修为,已经是最有可能对付太初和元初的时机了,但也不是那么简单。
就算是拼着付出沉睡的惨痛代价,也未必能成功。
因为一个尚未证实的猜测,就这么拼?
“倘若是天道一方故意借着元初消失的事情,布下此局,该当如何?”
无限魔祖淡然道:“所以必须谨慎对待,包括你所说的可能性也极大,倘若有元初参与,也同样需要小心防备,至少也要先证实这一点。”
苍生魔祖轻声说道:“那是自然。”
“若是元初真的转世到了人间,那无论如何都不能放过他。”
劫灭魔祖沉声道:“元初这等不忠于‘它’之人,比幽婵更加肆意妄为,过去我等拿他没办法,但如今他在人间,只要能够让他回归,他便会衰弱到极致,即可趁机吞噬他的魔识和根源,足以让我等之中,再诞生出一位新的媲美元初的魔祖。”
无限也淡漠道:“不错,倘若能确定,即便付出再大的代价,过半的魔祖陷入沉睡也无妨,就算外道本源因此衰弱,迟早也能夺回来。”
诸多魔祖都明白劫灭魔祖和无限魔祖的意思。
三界的本源,绝大多数都是集中在那九大根源之中。
外道侵蚀天道,便是夺取九大根源的本源,这是无时无刻都在进行的。
而天道大能的诞生,也是三界天道的意志,因为天道大能一旦坐镇根源之地,虽然难以化解外道侵蚀,但也能阻止侵蚀,也即是三界天道的守护者。
如今外道远胜于天道,便是因为外道本源占据多数。
而魔祖们的魔躯,便是借用了外道本源的威能,才这般可怕,导致境界高度相当的魔祖,魔躯之力比天道大能的神位之力要强得多。
若是创造准魔祖这等存在,便会消耗外道本源,导致魔祖们的魔躯变弱。
但,即便准魔祖不断死去,导致外道本源消耗一小部分,魔祖们的魔躯减弱几成,元初魔祖这等存在,依然比太初天帝、女娲等天道大能强得多!
过去是因为元初不愿意出手,天道大能们才能守住根源之地。
若是再诞生一位元初这个层次的魔祖,魔祖们自然能击退天道大能,让外道侵蚀更多的根源之地!
这样一来,外道本源的威能更强大,魔躯也会更胜以往。
甚至于……有可能完全灭绝天道一方!
虽然天道一方一旦被灭绝,修行者也会随之消失,外魔不复存在,但……外魔存在的意义,本来便是如此。
而且魔祖们也已经跳出三界之外,并不会随之消失。
他们只是遵从‘它’的意志,只是想让毒瘤般的修行者从三界消失,只是想看到一个平和安稳的三界。
这也是‘它’存在的意义。
“此次人间之战,便是一个好机会。”
苍生魔祖轻声道:“只要让幽婵回归,不仅我等之中可以再诞生一位派系之首,还能让人间出现一位准魔祖,到那时,不管他是不是太初和元初的合体,都有机会灭杀他,若真的是元初,自然会回归‘它’的怀抱。”
劫灭魔祖冰冷地说道:“元初对我等魔祖的手段都很了解,若是能够与他交手,便有机会试探出来。”
“那么……”
无限魔祖淡漠道:“诸位,准备降临人间吧。”
……
……
人间,湘城。
“皇甫姐姐,我们干嘛要伪装身份坐飞机回青城啊?”
酒店房间内,佘惜露有些疑惑地看着眼前这位身材高挑,容貌清美的年轻女子,这位叫做皇甫夕的太一境仙神转世,此时打扮得就像是普通的大学生一样。
她之前在青城就见过这位无生帝尊转世,只是前天的时候,对方忽然找过来,说是受了林前辈的恩惠,要跟着保护她。
她发现这皇甫夕手上真的有林止水的画,便答应了下来。
“坐飞机,当然是为了保险。”
皇甫夕像是普通人一样慢慢收拾着行李箱,笑吟吟地解释道:“虽说我们收敛了气息之后,即便人间有魔君甚至魔尊也找不到我们,但我们一旦施展遁术,还是有可能被发现的,倘若外魔们就在青城的周围提前布置好,我们回去的路上就有可能被发现,所以还不如伪装成凡人。”
“但万一外魔狠心点,直接把飞机控制了怎么办?”佘惜露忍不住问道。
“那更简单。”
皇甫夕摇头一笑,说道:“我们的优势就在于境界,外魔胆敢显神通控制飞机,即便凡人看不到,我们也能让凡人发现他们的存在,这些外魔在人间,一旦被凡人发现,就会直接回归‘它’的怀抱。”
“那……如果外魔直接动手毁掉所有经过的飞机?”佘惜露问道。
“这么多天了,你看青城附近出现过这种事吗?”皇甫夕笑了笑,说道:“不过,这个可能性也是存在的,而且外魔控制飞机也可能只是牺牲一个普通的天魔,所以我才要跟着你,有林前辈赐我的画在,才能保证你的安全。”
“我有界神发丝。”佘惜露忍不住说道。
皇甫夕微微摇头,说道:“界神发丝更珍贵稀少,不然天道大能们怎么会只给你一根?要是足够多,所有下凡的仙神,每人一把,那还担心什么?”
佘惜露这才恍然,说道:“也是哦。”
对比起来,林止水的画要多少有多少,就算用处更大,但相比起来,确实是界神发丝更加稀少。
“好了。”
皇甫夕合上行李箱,微笑道:“我们就当做是一次正常的旅行,伪装的身份也是青城大学的学生,可别露馅哦,外魔也是有可能动用世俗手段追查的。”
就在这时——
一层幽幽的黑色无形涟漪忽然弥漫开来,无声无息地从天地间掠过,刹那间便将地球上极为广阔的地域都笼罩了起来。
皇甫夕瞳孔骤然一缩。
以她的境界,自然瞬间就感应到了这方魔域的范围!
寻常第四等第五等的真魔也就笼罩数十里范围,而第一等真魔极限的外道魔域大约是数百里范围。
这魔域至少有上万里范围,近乎笼罩了半个地球,必然是魔君的魔域!
不过,也就只有修行者才能感应到这魔域的存在,才能进入魔域。
“小蛇,别露馅,该做什么就做什么。”
皇甫夕立刻传音给佘惜露:“魔域只能将修行者强行拉入其中,而且至少得要境界相当才行,以我们的境界,又伪装成凡人,是不会被拉入魔域的,除非对方确认是我们,出手逼迫我们进入魔域。”
佘惜露正要装作普通人,去倒杯水时,她和皇甫夕的心中却是响起了幽婵低沉的声音:
“不用装了,有四名魔君瞬间便到了附近,正好分布在周围,看来是已经确定了你们的位置。”
皇甫夕眼神微变,心中满是难以置信。
魔君?
怎么可能?
她和小蛇都是太一境,境界远超魔君,就凭魔君怎么可能锁定她们的位置?
而且还有天道大能蒙蔽天机,魔祖也不可能推算!
下一刻——
一道模糊的身影犹如移形换影一般,忽然出现在了房间内,旋即凝聚为一名身穿黑色风衣的银发俊美男子。
“是魔君。”幽婵冷声道。
皇甫夕一翻手,就取出了画卷,以她的元神境界,催动画卷可比这魔君的速度更快。
银发俊美男子瞥了一眼皇甫夕手中的画卷,微笑着开口道:“二位,是你们进去,还是就这么动手?”
“很好。”
皇甫夕冷冷地盯着银发俊美男子,也没有多说什么,便传音道:“小蛇,我们进去。”
以魔君的可怕威能,若是不辞辛苦,毁掉地球都不难,只需要力量稍微迸发,就能瞬间灭绝这座城市的所有凡人。
只是外魔也有‘功德和罪孽’一说,功德够大便会提升气运,罪孽过大便会引来天罚,而且‘它’的惩罚要比天罚严重得多,也就魔祖可以抵挡,所以外魔也不敢大肆杀戮。
但将这附近变成死域,还是很简单的,罪孽也不至于引起惩罚。
反正她和小蛇已经被发现了,与其在这里动手,导致凡人白死,倒不如进入魔域才能全力施为。
当即,皇甫夕便直接拉着小蛇进了魔域。
至于传音给其他仙神转世?
根本没有这个必要!
故意释放出如此庞大的魔域,外魔一方显然也在等着其他仙神转世进入其中!
……
天地变色,瞬间便化为灰暗死寂的世界,空无一人。
两人在进入魔域的瞬间,便发现周围笼罩着一层无比强大的封禁结界,那是魔君布置的结界,以二人的力量根本无法打破。
与此同时,一股威能恐怖的波动骤然一震,这座魔域之中的灰暗城市瞬间便化为了齑粉!
刹那间,四名魔君那威能恐怖的攻击也随之降临!
一颗遮天蔽日的暗红色火球轰然落下的同时,不断浓缩到极致,化为一朵暗红色的火莲,赫然是与那救世人同样的法门!
但由魔君施展来,比救世人施展的要强大何止百倍!
同时,有一根苍老如枯木般的手指轻轻点来,却恍若支撑天地的巨木,当空横碾而来!
还有一缕至纯至极的剑气锋芒,犹如一根微不足道的发丝,并未引起丝毫的反应,却是凝聚到了可怕的地步,反而比那毁灭火莲更加恐怖!
更有三千道充斥着杀意煞气的血影弥漫天穹,从四面八方围杀而来,所过之处,天地悲鸣!
“轰隆隆!”
在这一刻,天空似乎都剧烈摇晃起来,大地也恍若不堪负重地颤抖着,魔君那恐怖的力量本不该出现在这渺小的人间,此时力量迸发之下,便令天地震颤!
更何况是四大魔君合力一击!
即便是一百个太一境转世仙神,若无阵法联合,此时也是必死无疑!
而皇甫夕则是脸色冰冷,手中的画卷骤然飞了出来。
……
PS:(不好意思,昨晚没睡着……中午睡到晚上才起床……耳朵里居然还在嗡嗡嗡嗡……真的是受不了……)

idxsg好文筆的小說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第150章 多輸入一個零熱推-ur1l6

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小說推薦全世界只有我不知道我是高人
“你的意思是……”
少女道主微微蹙眉,说道:“魔祖幽婵转世人间,也是太初和元初的主意?”
“或许吧……”崔府君轻声道“‘它’对魔祖幽婵的枷锁太过松懈,幽婵也一直向往自由,只是她身为不死不灭的魔祖,连自杀都做不到,唯有元初才能杀她,过去那么多年,元初都没有这么做,偏偏在六百年前忽然杀了幽婵,让她进入进入凡间,太巧合了点。”
少女道缓缓摇头道:“也不知道他需要幽婵转世做什么。”
崔府君沉吟了一下,说道:“不管怎么说,至少得保证幽婵的安全,如今人间部署齐全,但如果真如你所言,白月瑶有可能叛徒,那她就是最大的变数,而且暂时也不能让幽婵转世飞升天界……”
比起如今的西王母‘白月瑶’,他自然更相信上古时期的人族先辈‘杨回’。
“那……”
少女道主却是忽然说道:“我们就给白月瑶一个机会,验证她是不是叛徒吧。”
“给她机会?”崔府君疑惑道。
“林止水恐怕早就算到了这一步,画了一幅西王母的画像。”
少女道主说道:“只是那画像是上古时期的我,所以优先感召的也是我,但如今我来到了人间,主动放弃了画像的感召,那幅西王母图必然会感召西王母神位,白月瑶肯定也知道自己在人间有了化身,随时可以降临化身。”
“画卷化身?”崔府君恍然,说道:“女娲娘娘说过,林止水曾在人间为她画了一幅女娲图,让她在人间也能降临化身,只是那化身有时间限制,也无法主动降临,只能等画卷的灵性自行发动,并非如魔祖那般,不过优点就是无需付出代价。”
外道的魔祖,只要付出一定的代价,就可以随时在人间降临化身,而且没有时间限制。
少女道主微微点头,说道:“所以我有个计划,或许可以验证白月瑶是否是叛徒。”
“说来听听。”崔府君轻声道。
“很简单,外魔一方的目的,无非就是让幽婵转世回归‘它’的怀抱,并且打破万世伏龙大阵,放出封印在人间的外魔,以此联手杀死林止水。”
少女道主淡淡道:“若是让某个外魔杀死幽婵转世,让她回归的奖励,足以在人间造就出‘准魔祖’,准魔祖一出,这青城的大阵也挡不住,外道一方计划也就成功了大半,所以……外道一方若有杀死幽婵的机会,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崔府君听明白了,不由得说道:“你想给白月瑶这么一个机会?”
“没错。”
少女道主微微颔首,说道:“但外道一方不知道我的存在,更不知道‘青’的存在,只要我和青潜伏在暗中,白月瑶就算降临化身,也杀不了幽婵转世,但只要她敢对幽婵转世出手,也就意味着她是叛徒。”
“不错,但得要保护好幽婵的转世之身。”崔府君缓缓道。
“那是自然。”少女道主点了点头,说道:“外道一方有如此机会,恐怕也会暴露出不少底牌,说不定还会有魔祖降临。”
“三皇、三清等大能,也在人间感应到了化身。”崔府君说道:“恐怕他又画了不少其他大能的画像吧。”
“那就好。”
少女道主轻轻点头,又低笑道:“不过,其实就算人间真的出现了准魔祖,恐怕也没什么大碍,他能够让青拥有大罗法力,他自身也是太初元初合一,难道就没有大罗法力吗?”
崔府君也流露出一丝笑意。
确实,以太初的境界,倘若有大罗法力,即便是准魔祖,也不过是笑话罢了。
但……外道一方并不知晓此事。
所以,几乎可以说,人间已经安全无忧了。
……
……
次日。
偏僻小巷内的字画店之中。
“呼,终于画完了。”
林止水放下画笔,待这幅‘共工怒触不周山’图风干之后,便将其装裱起来,像以前那样挂在了屏风后面。
此时,屏风后方正挂着一幅幅神话人物的画像。
三清四御,三皇五帝,三世佛,六大胁侍菩萨,后羿,酆都大帝,崔判官,十殿阎罗……一个个神话中的人物,只要是小蛇的书里出现过的重要角色,几乎都挂在这里了。
最近他的画工长进了不少,绘画速度也比以前快得多,自从心爱毛笔解锁新功能之后,这几天时间里,他就一直在画这些神话人物。
小蛇书里的角色大多是神话人物转世,他算了算,除了一些龙套和普通角色之外,在《三界之变》中的知名神话人物里,也就只有西王母这个神话人物没有出现在小蛇的书里。
至于其他几十个重要角色,这些天以来,他也已经画了不少了。
不过,其中的太初天帝送给了萧穗的女儿。
“不错嘛。”
林止水抱着双臂打量着这些画,不由得满意地点了点头,啧啧感叹道:“金手指画出来的就是不一样,这色彩和明暗变化,简直绝了。”
虽然最近他没怎么练字,但画工提升了不少,尤其是用心爱毛笔画出来的,更是鲜活。
“对了。”
林止水忽然摸了摸下巴,“金手指进化之后,还没怎么用它写字呢,好像更有韵味了。”
这些画卷也就落款了林止水的名字而已,还没真正试过书法,但仅仅落款那么几个字,就能看出来与过去不太一样了。
“等会儿就试试。”
林止水暗自决定,“练上两天字之后,再画外道盘古好了,反正小蛇才刚刚开始更新这个角色,也不急。”
这时,屋外忽然传来了一个略微忐忑的悦耳女生声音:
“请问……林先生在吗?”
林止水绕过屏风走出去一看,发现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妹子,身材高挑,容貌清美,一看衣着品牌就不是普通人。
“你是?”林止水站在门口,打量着她。
“林先生您好,我叫皇甫夕。”
那高挑妹子连忙说道:“早就听闻您的大名,仰慕已久,所以才如此冒昧的登门拜访,还请您海涵。”
她,自然就是无生帝尊了。
“皇甫夕?”
居然还真有人姓这种玛丽苏的姓氏?林止水暗自嘀咕一声,问道:“你知道我?难道是东延奇、小十一告诉你的?”
皇甫夕犹豫了一下,点头道:“算是吧。”
“果然。”
林止水瞥了这妹子一眼,轻轻点头,微笑道:“进来吧。”
“多谢您。”皇甫夕心中微微松了口气。
幸好来之前去拜访了小十一、陆剑仙几人,知晓了这位林前辈的喜好习惯,她才特意装作现代凡俗的样子,前来拜访。
毕竟,这位林前辈可是疑似太初天帝的转世啊!
她自然不敢有丝毫怠慢,尽量适应现代生活和习俗,只是说话还有点适应不过来。
“你和东延奇、小十一,关系很熟吗?”林止水随口问道。
皇甫夕犹豫了一下,也只敢实话实说:“不算熟,只能算是刚刚认识。”
“哦?”
林止水这回明白,笑道:“看来和小蛇的事情没什么关系,是有其他人向你推荐了我这间字画店吧?而且……是个女人,我说的没错吧?”
前些日子,萧穗和东延奇一起来拜访他的时候,东延奇还送了他一瓶用来解封无字天书的药水,当时他有点感动,还谈到了传统文化的没落和其他国家的外来文化。
当时他就答应东延奇和萧穗,愿意为传统文化的国风出一份力,宣扬传播传统文化。
所以,当时他也说了,只要是东延奇和萧穗推荐的人来他的字画店,就能以不超过十二万九千六百元的价格,得到一幅字帖或者画卷。
做出了这个承诺,即便他将来成为知名的书法家画家,也不会涨价。
不过,也就只有萧穗和东延奇这种喜爱国风的大佬,朋友圈里才更容易找到真正喜欢国风的爱好者。
关键是,愿意掏钱。
既然这妹子不是因为小蛇的事情来得,又和东延奇不熟,那自然是萧穗介绍来的了。
‘竟然知道?’
皇甫夕心中微微一惊,只好无奈地说道:“您说的没错,只是她的存在需要保密,我也不敢随便透露。”
她本来还想隐瞒那位神秘的道主姐姐的存在,但没想到竟然被这位前辈一语道破,难道这位太初天帝转世早就算到了吗?
“放心,我懂,我和她也认识很久了。”
林止水摇头一笑,又说道:“不过,你也要记得保密,知道吗?”
昨天早上萧穗忽然带着孩子过来,还让他忽然当爹,变成其乐融融的一家人,关系有点暧昧不清,所以他也有点慌。
万一被大明星的粉丝知道,该不会爆破他吧?
“那是自然。”皇甫夕连忙点头道:“您放心,我知道事情的轻重。”
“那就好。”
林止水笑着点了点头,又说道:“你来我这里,是为了什么我也知道……我先问问你,你是喜欢字,还是画?”
皇甫夕微微一怔。
字?
画?
在人间的传闻中,这位林前辈的字帖似乎只是混元奇宝,而画似乎至少是至尊神物,也可能是太一境的无上神物。
那位神秘的道主姐姐留给她的那幅西王母图上,落款就是林止水,也告诉过她,这画卷能够在危险的时候自行发动,让西王母在人间降临化身,救她一命。
所以,皇甫夕犹豫了一下,说道:“画。”
林止水笑了笑,说道:“屏风后面的画,或许你会喜欢,去挑一幅吧。”
皇甫夕怔了一下,当即感激地说道:“多谢您。”
“没什么。”林止水半开玩笑地提醒道:“要付钱的,规矩你应该知道吧?”
“明白。”
皇甫夕连忙点头,见林止水笑着点头,她这才转身走向屏风的后方。
然而,当她看到屏风后方挂着的一幅幅画卷时,却是愣住了。
“这……”
女娲、伏羲、神农、太清天尊、上清天尊、玉清天尊,三世佛……诸位名震三界的天道大能几乎都能在这些画卷上看到!
每一幅画上,都画着一位天道大能,而落款无一例外也都是林止水!
“不会吧……”
皇甫夕震撼地看着这些画卷,有些不敢相信:“难道……所有的天道大能,都能够借助这些画卷降临人间吗?”
她犹豫了半晌,又看了在诸多天道大能的画像之中,看上去并不是那么起眼的一幅——十殿阎罗之中的‘转轮王’画像。
那位神秘的道主姐姐说过——
西王母的画像之中,其实是蕴藏了西王母神位所代表的那方面天道的至理所在,但她修炼的是‘转轮王’神位的生死轮转之道,只差半步就能步入生死轮转方向的天道,也参悟不了西王母神位的天道。
“生死轮转天道……”
皇甫夕看着转轮王的画像,不禁迟疑了一下,又看向了其他画像。
女娲娘娘、太清天尊、大日如来……
这三位天道大能,乃是三方道统的领袖,堪称是天道一方最强大的三位领袖!
据那位神秘的道主姐姐所说的三界秘闻——
天道,无穷无尽,包含一切。
生死可入天道,极阳可入天道,极阴可入天道,阴阳可入天道,五行可入天道……一切都在天道范畴之中,任何角度和方向,只要超越太一境,皆可步入天道。
上古大劫之时,天道残缺,这些本来就是顶尖的上古仙神,有幸见到了破碎的天道,更容易一步登天。
但步入天道,也并非是圆满,前方依然有路可走,所以天道大能也有高下之分。
过去的六方道统领袖之中,酆都大帝,作为永暗魔狱的领袖,其实是六位道统领袖之中最弱的,只是在阴冥天道上走到了圆满,大概和三皇、三清、三世佛不包括领袖的另外两位,以及后羿相当。
但也算是天道大能的最顶尖层次,最少是在某条天道上走到了圆满,可以算是第一梯队。
而女娲娘娘、太清天尊、大日如来这三位,在数条天道上都已经圆满,并且完美结合,实力更强一筹,属于第一梯队的顶尖。
西王母则是太阴天道、金行天道上都走到了圆满,还结合了劫难、杀伐等天道,实力也是堪比这三位的,也勉强算是第一梯队的顶尖。
五帝、四御、六大胁侍菩萨、崔府君等等,即便没有走到顶点,但也走得极深,属于第二梯队。
再往下,如秽土建木十二神、无间天庭诸神君、十殿阎罗等等,实力参差不齐,大多都只是勉强步入天道,属于最常见的天道大能,也即是第三梯队了。
至于太初天帝……并无掌握圆满的天道,但掌握了十万八千道!
按理说,不同的天道只是角度不同,即便多条天道结合,也只是手段越来越多,但对于实力的增幅也不大,像女娲娘娘、太清这几位,即便掌握了多条圆满天道结合,但也只是第一梯队,并没有碾压性的优势。
就算掌握一千条一万条天道,实力比起掌握两条天道而言,也没有提升多少。
只有在天道之路上走的越来越远,越接近圆满才越强大,一旦圆满,那就是全新的层次,犹如站在顶点,会当凌绝顶一般,近乎窥视天道全貌,能够有一个飞跃性的提升。
但太初天帝不一样。
在一条圆满的天道都没有掌握的情况下,十万八千条天道结合之后,竟然发生质变,比圆满天道还要可怕,成为天道一方第一人。
传说中,太初盘古便是生而懂得完整的天道,掌握十万八千条圆满天道,所以才能开天辟地,演化出完整的天道。
也难怪太初天帝被传是盘古托生。
所以第一梯队之中,最难缠的便是太初天帝。
皇甫夕也隐约能够明白,为何这位疑似太初天帝转世的林前辈,能够为诸位天道大能准备化身了。
这位太初天帝也是堪称懂得一切天道,自然能够为不同的天道大能,准备合适的化身。
想到这里,皇甫夕不禁有些犹豫:“该选谁呢……”
……
“哦?选好了吗?”
林止水见皇甫夕从屏风后走了出来,不由得笑吟吟地问道:“选了谁?”
“转轮王。”皇甫夕轻声道。
林止水感觉有点诡异,这妹子怎么回事,没选大众漂亮的女娲之类的女性神话人物,也没选英俊的男性神话人物,反而选了个转轮王?
这是什么脑回轮?
“决定好了?”林止水也不管客人怎么选,随口问了一句。
“是。”皇甫夕恭敬应道。
她心中则是暗叹一声。
虽然转轮王不如道统领袖那般强大,只是普通的天道大能,但毕竟是她所修的法身之道的源头,若是能够参悟一二,或许有可能让她再进半步,感悟天道?
即便可能性极小,也至少有那么一丝机会。
更何况,她已经有了西王母画像,西王母同样是道统领袖,也是第一梯队顶尖的大能,只在那三位和太初天帝之下,堪称是天道一方的第五强者。
有西王母画像护身,已经足够了。
“林先生,那我现在给您转钱?”皇甫夕忽然想起了这间店的规矩。
林止水尽量平静地点头道:“都行。”
皇甫夕拿出刚刚摸索出用法的手机,有些笨拙地输入数字。
她手机屏幕上还有着一块裂纹,之前学习使用手机的过程有点烦躁,她不小心用力大了点,把屏幕给捏碎了一块,触屏不仅不太灵敏,竟然还挡住了一部分金额数字。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输完了‘129600’这个数字,随即抬起头,说道:“林先生,钱给您转过去了。”
林止水听到书桌上的手机嗡的震了一下,保持着大师风范,也不去看数字,只是微微点头道:“每一个客人都只能从我这里得到一张字帖或者画卷,不过……你我若是有缘,说不定我可以再送你一幅。”
皇甫夕有些惶恐地说道:“能得到一幅,就是我的荣幸了,不敢再多想。”
林止水没说什么,只是问道:“还有其他事吗?”
“没了,不敢打扰您的时间。”
皇甫夕连忙说道,随即又从上衣的大口袋里拿出了一本发旧泛黄,略显古朴,封面上也没有字迹的古书,放在了书桌上,说道:“听说您喜欢字画古书,这本古籍也是出自凌烟阁,虽然不值钱,但也算是一点心意。”
凌烟阁古籍?
林止水愕然,顿时想到了那本《三界之变》,便说道:“好吧,那我就收下了。”
皇甫夕这才拿着画卷,恭恭敬敬地离去了。
待她离开之后,林止水这才飞快地走到书桌前,期待地拿起桌上的手机,这妹子也没说给了多少钱,看衣着气质一看就很有钱,也不知道给了多少呢?
他打开手机短信一看——
“十二万九千六百?萧穗介绍来的客人就是不一样啊,真是……嗯?”
林止水脸上的笑容还没绽放开,就忽然一愣。
怎么感觉数字有点不对劲?
他仔细地看着余额变动的数字,一个个数过去,不由得有点傻眼:“三个零?”
“不是吧……”
林止水又有些不信邪地重新数了一遍,“个、十、百、千、万、十万、百万……握草?一百二十九万六千?”
他腿一软,顿时有一种冲出去把妹子叫回来然后当场跪下来感谢金主爸爸顺便献身陪睡的冲动。
受不鸟,这也太阔绰了吧?
“这是不小心输错了?还是故意的?”
林止水深吸一口气,勉强平复着暴富后的喜悦,开始有点担心,会不会是对方不小心多输入了一位,多打了一个零呢?
毕竟,对方知道129600这个数字,明显是懂规矩的。
按理说,应该是知道他最多收129600的才对。
难道真是不小心多输入了一个零?
我靠……一百多万啊,再粗心,也不至于不小心多给一百多万吧?
“不至于不至于……”
林止水尽量安慰着自己:“肯定是因为太过崇拜我,想趁机结交我吧,嗯……就算是想对我图谋不轨,我也可以假装无法反抗……而且一看就是豪门大小姐,就算不小心多给了一百多万,应该也不至于要回去吧……大不了下次我多送你几幅画嘛……”
他自我催眠了一会儿,这才拍了拍胸口,让自己安心下来。
“先看看这本古籍。”
林止水拿起桌上的古籍,看材质与上次陆剑仙送的那本估计差不多,果然是凌烟阁出品,也不知道是真的古籍还是仿造的。
依然是无字天书。
材质上一样,看来也是需要用那壶药水进行显色反应。
幸好,上次东延奇送来的那壶药水,还有一大半没用完,不然还得摆脱东延奇再帮忙弄点。
他将这本无字天书般的古籍在书桌上摊开,又从书桌的抽屉里拿出那只玉壶,打开瓶盖之后,微微倾倒玉质小壶,让其中的深红色半透明液体缓缓漫到壶口,这才小心翼翼地让壶中的液体流淌下来,任由这深红色的半透明液体,一滴一滴地落在这奇特古书上。
很快,这泛着深红色,看似如胶质的半透明液体,就缓缓渗透进了纸内。
这纸面就像是干燥的海绵遇到了水分一般,不断吸收着这深红色的液体,不一会儿,一滴滴深红色的液体便完全渗入了纸面之中。
直到林止水发现这深红色药水无法渗透进去之后,才停止倾倒其中的药水。
不一会儿,这第一页纸面上就开始出现了新的变化,只见一道道犹如水痕般的痕迹不断浮现而出,由淡而深。
片刻过后,纸面上就出现了大量的图画和字迹。
“什么玩意……”
林止水暗自嘀咕一声,开始从第一页翻看这本古籍。
过了半晌,他总算明白了,不由得翻了个白眼,看了一眼这本古籍的封面名称——
《三界根源》
“靠,难怪材质一样……”
林止水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无奈地叹了口气,“古代人民还真是无聊,这怕不是同一个作者,或者同一个宗教的教徒弄出来的……”
这本《三界根源》,与那本《三界之变》是同一系列。
如果说《三界之变》是‘历史’。
那么《三界根源》就是‘地理’了。
《三界之变》是编造了从盘古开天辟地,太初之地的发展,三界的变革,一直到那什么外道盘古冒泡。
而《三界根源》,则是编造了支撑三界的根源之地,比如九大根源,通天建木、天庭、太阳星天宫、太阴星月宫、灵山、阴曹地府、太初之井、混沌鸿蒙、天心。
后来,因为外道盘古的入侵,这些三界的根源之地也有了变化,九大根源分别变成了秽土建木、无间天庭、太初天宫、太阴天渊、极夜灵山、永暗魔狱、元初魔井、外道之巢、魔心。
“名字编得不错。”
林止水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又仔细看了看这本《三界根源》地理书上的地貌风情,描绘得确实不错,风景很有特色韵味,宫殿也很恢弘气魄。
他满意地微微点头,“古代人民搞这些虚无缥缈的神话就是厉害,特别是画师,真厉害。”
这下,他总算不用一直画那些人物图了。
这里面有些风景地理,与小蛇的小说里倒是比较一致,正好可以用到。
“先画什么呢……”
林止水摸着下巴想了想,决定先画太阴天渊。
因为这些所谓的根源之地的图画,几乎都是分散开的,一部分一部分介绍,细节很多,每一个根源之地,都可以分成好几张画。
“算了,先画完仙神和外道盘古,再画这些风景画吧。”林止水暗自想着,便将这本《三界根源》收了起来。
……
很快,时间便到了晚上。
林止水提心吊胆了几个小时之后,发现那位妹子客人始终没有找回来,也没有发短信过来让他退还,总算是安心下来了。
看来,对方是真的故意多输入了一个零啊。
靠,这什么人啊。
对于这种明知道规矩,还要违反规矩,而且假装不知道自己违反了规矩的客人,他只想说——多来点吧!
“唉,难怪当时她一直看我……”
林止水不由得叹了口气,有些苦恼地想道:“恐怕那妹子发现我又有才华,长得又这么帅,所以才故意用这种手段,想趁机和我拉近距离吧?可恶,就会针对我的弱点!”
他敢保证,最迟明天或者后天,那妹子就会再上门的,要么请他出去玩,要么就是其他莫名其妙的理由,反正就是想待在一起。
目的不言而喻,自然是馋他的身子。
对于这种想挖小蛇墙角的妹子,就算长得漂亮,他也是绝对不会理会的,就凭美色也想诱惑他?
不可能。
但……她给的实在太多了!
“不行,宁可送她十幅画,也不能失身。”
林止水暗自下了决心,“当然,她要是用强,那我就没办法了……”
这时——
“林止水?”
屋外忽然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呼唤声。
林止水一听,就知道是金主小姐姐……咳,是那个违反规矩的客人的声音。
看吧,说什么来着,这么快就回来了!
而且这妹子这次还直接叫‘林止水’了,刚刚还林先生林先生的,现在就这么自来熟了,不就是一百多万嘛,干嘛不直接叫‘止水’亲热点?
林止水咳嗽一声,收敛着嘴角的笑意,保持着比‘礼貌’稍微友好一些的笑容,说道:“进来吧。”
果然,那身材高挑,容貌清美的豪门大小姐走了进来,只是几个小时不见,她又换了一身更有女人味的衣服,一头如墨的长发挽在脑后,气质也有了改变,看上去更像是豪门大小姐变身女强人的感觉,骄傲而尊贵。
来了来了……
林止水一看就明白,这妹子估计是为了刻意对付他才改变的造型!
不用想也知道,这妹子肯定是把他当成了天才书法家画家,认为他极为傲气,所以她才特意变了造型,变得更傲气,想要压住他。
“来了?”
林止水波澜不惊地微微一笑,仿佛早有预料。
少女道主看着林止水,不由得一怔,问道:“你知道我会来?”
“当然,我早就知道你会来见我的,不过,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见了。”林止水笑了笑。
少女道主不由得叹了口气。
是啊,当初这位不就是希望她转世下凡,所以才将计划告诉了她吗?
才六百年时间,她就真的转世下来了。
少女道主不禁无奈地微微摇头,说道:“看来你很了解我?”
“不算了解。”
林止水瞥了她一眼,说道:“不过,你要是不来,又何必多费事呢?”
少女道主不由得沉默了下来。
确实。
自从她被围攻而死,从神位上跌落下来,只有元神遁逃之后,她一直蛰伏在天界,不就是为了确定白月瑶是不是叛徒吗?
这一天,是早就注定的。
少女道主微微摇头,又露出一丝笑意,问道:“那你准备好了吗?”
林止水闻言,不由得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
准备?
这是打算用金钱攻势,还是打算用强?
霸道女总裁?
他忽然觉得这妹子嘴角的那一丝笑容,充满了传说中的邪魅狂狷。
等等……是不是角色反了?
林止水咳嗽一声,连忙说道:“你想怎么样?不要乱来啊。”
“乱来?”少女道主看了他一眼,摇了摇头,说道:“我已经计划好了,你看着便是,只要你配合一下就行了,而且……这也是你期盼的吧?你能得到的更多。”
计划好了?只要我配合?
林止水忽然觉得气氛变得有点霸总般的暧昧和尴尬。
这妹子……连怎么追他都已经计划好了吗?
配合?
配合着躺平直立吗?
嘶……怎么就是他也期盼了?
他摸了摸嘴角,没有口水啊……
不过,看在一百万的面子上,林止水还是决定给这妹子一点面子,稍微配合一下,只要他不变心,让这妹子知难而退就行了。
他有这个信心。
不管多少钱,不管怎么诱惑,也无法得到他的心!
……最多得到他的皮囊。
“咳。”
林止水轻咳一声,说道:“丑话说在前,你别太过分,否则就休怪我无情了。”
“不会很过分的。”少女道主怪异地看了林止水一眼,“我自然知道你这人一向无情。”
这太初,与元初合二为一之后,性格果然变了不少,该不会道心错乱了吧?
“好吧,那你说吧,反正是我欠你的。”林止水耸了耸肩,“你打算让我怎么配合你?”
“你确实欠我的。”
少女道主轻哼了一声,白了他一眼,这家伙当年欠她的人情还没还呢。
想到这里,她忽然心头一动,玩笑似地说道:“要不你娶我?”
林止水脸色一僵。
就知道这家伙没安好心!
他摊开双手,说道:“那太遗憾了,我完全无法配合你。”
少女道主切了一声,冷哼道:“我开个玩笑而已,你多给我一些画就行了。”
“画?”
林止水微微一怔,没想到居然这么简单?
该不会是她想要自己当模特,玩人体艺术什么的,趁机诱惑他吧?
为了艺术献身……不太好拒绝啊。
他有些不信邪地问道:“难道……你是想让我画你?”
“不用了。”少女道主微微摇头,又看了一眼屏风后,说道:“那里不是有很多吗?让我挑几份可以吗?”
“就这?”林止水有点失望。
“不然呢?”少女道主看了他一眼。
“没什么。”
林止水咳嗽一声,说道:“那你随便挑吧,想拿多少都行。”
反正都是一些画而已,又不值钱,这位豪门大小姐可是给了一百多万呢,就算是全拿走,他都没什么意见。
“你还挺大方嘛。”
少女道主笑了,说道:“不愧是你,我倒是越来越欣赏你了,真可惜。”
“不可惜。”林止水不想和她纠缠,担心她等会儿选完就顺势扑上来,便说道:“你慢慢挑吧,我先走了,你挑完之后,记得帮我锁上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