肉都督

tuqn0優秀都市异能 《奶爸大文豪》-第一零六零章 一天一本會吐血讀書-s74oh

奶爸大文豪
小說推薦奶爸大文豪
新书发售的日子并不是张重自己定的,他只是把书交给陈青,具体的发售时间都是陈青他们安排的。
之前陈青那边拟定一个发售日期都会提前跟张重汇报一下,最终让张重来定夺。
但是时间长了张重认为这样太耽误事情,而且发售日期这种事情也不是特别重要,让陈青自己定就行,不用再跟他请示了。
所以这次刘源从网上看到消息的时候,张重自己都还不知道。
至于陈青为什么把日期定在六月二十三号,张重不知道,也不在乎,他相信陈青有自己的考虑。
在阿拉塔餐厅吃完一顿海鲜大餐之后,张重他们回到了酒店。
因为明天还要干正事,所以今晚大家都要好好休息,养精蓄锐,各自回了房间,没人到张重房间来串门子。
张重回了房间之后,把修改好的稿子发给陈青,
邮件刚发过去,陈青就打了个电话过来。
“老板,最近效率很高啊。”
“怎么,嫌我写得太快,你忙不过来?”
陈青连忙说道,“没有,没有,我恨不得你每天出一本,我忙吐血也开心。”
“一天出一本,那不是你吐血,是我吐血才对。最近慈善工作你还冲在第一线么?”
“我算什么第一线,我现在下乡频率低,以后也差不多,估计一个月下去一次。”
“嗯,冲在第一线未必是最好的选择。”
“这一点我现在体会更深,有些事情我做得也没有那些第一线的志愿者们好,去了帮不上大忙。”
“偶尔去一次还是可以鼓舞士气的。”
“是啊,我现在保持一个月去一次就是抱着这个目的,希望我的出现能那些前线的志愿者们一些动力,让他们知道我们并不是做假慈善,而是真的想要把这份事业做好。好了,你那边也不早了吧,我就不耽误你休息了,等你们从巴黎回来,我去给你们接风。”
“行,晚安。”
“哈哈,我这边都还没到吃完饭的时间呢。”
“领会精神就行了。”
……
第二天下午,张重他们在酒店餐厅吃过午饭之后直接出发去了第四大学。
当他们的车开到第四大学门口的时候,速度变得缓慢起来。
学校门口聚集了不少人,其中大部分都是学生模样。
因为这次的演讲时提前通知的,所以有不少慕名而来。
不过第四大学这次举行的演讲会并不对外开放,只有本校和一部分受邀人员还能参加。
这会儿校门紧闭,持有学生证才能进去。
其实平时第四大学也是如此,只不过今天格外严格一些。
第四大学的校门很小,一点都不起眼,大巴车开不进去,张重他们只能提前下车。
校门前面早就被清出一片,校长恩波利带着阿德里安等一众教职工等在门口迎接。
即便是第四大学也没有免俗,门口挂着一条长长的横幅,上面用华法两国语言写着:欢迎华夏交流团的各位莅临我校指导工作。
这边华夏交流团的人看到横幅上的华夏语,差点笑出来,这横幅味也太冲了。
莅临和指导工作这两个词语用到了精髓。
如果要说还缺什么的话,张重低头看了看地面,还缺了个红毯,要不然的话场面就更隆重了。
张重带着交流团的众人走向迎上来的第四大学众人,恩波利热情地握住张重的手,“欢迎,欢迎,今天要辛苦你们了。”
“第四大学能请到你们来做演讲是我们莫大的荣幸,我知道,现在全法国的学校都在嫉妒我们……”
恩波利的客套话可比莫纳说得要溜很多,因为吹得太厉害,旁边的翻译吉鲁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张重跟恩波利也算见过几面,对他的风格有些了解,所以并不感觉到惊讶,笑着搭了几句两边的人汇成一波然后朝学校里面走去。
因为之前在第四大学待了两天,所以参观学校的流程直接就省去了,恩波利带着张重他们去了学校的大礼堂。
跟上次在哥大不同,这次的演讲放在了学校的大礼堂,因为第四大学有一个非常气派且宽阔的大礼堂。
张重他们到的时候,礼堂里面已经坐满了人,看到他们进来,不知道谁先起的头,掌声一下子响了起来。
恩波利笑呵呵地安排他们坐下,然后对张重说了一声“失陪”,就拿着话筒走到了台上去。
看来恩波利今天还要充当主持人的角色。
恩波利是个老滑头,也擅长搞气氛,主持人这活对他来说轻轻松松。
“各位贵宾们,同学们,大家下午好。不用我多做介绍,你们也知道今天大家为什么会聚集在这里。现在站在台上的我,依然感觉像是在做一场梦,我没想到竟然真的能够请到pz以及其他众多优秀的华夏文学家们来到我们学校给大家做演讲。华夏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古国,五千年的文明史,是他们文明底蕴的根本……”
恩波利给华夏讲了一堆好话,然后又开始介绍起文学交流团的成员们,他没有先介绍张重,而是从庄语开始。
“我想你们中有很多人对庄语这个名字会比较陌生,但是我相信如果我说到《席波》,你们中的不少人都会想起来这么一部作品。而《席波》的作者,正是庄语,他也是本次华夏交流团中的一员……”
随后他又介绍了风和、赵热、池清……虽然其他几位在法国并不出名,但是恩波利总是能找到合适的角度吹他们一波。
直到最后,恩波利介绍起了张重:“最后这一位,大概不需要我多做介绍,如果我问一个问题,你们谁没有看过pz的小说,恐怕不会有几个人举手。假如有人举手,我可能又要问你有没有看过他小说改编的电影。在过去的这几年里面,即便是我那不爱读书,对文学一点兴趣都没有的孙子,也知道pz这个名字……”
恩波利如果真的问这个问题,估计也没有人举手,毕竟今天是华夏交流团的演讲,如果不认识张重的话,大概率是不会来参加的。

waevh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奶爸大文豪討論-第一零五九章 六月二十三號分享-dejhm

奶爸大文豪
小說推薦奶爸大文豪
“偷影子的人,按照我的猜想,这本书很有可能是一部科幻小说,因为这个书名就够科幻的,你们想想,影子能怎么偷?不耍点高科技手段怎么可以?”余冬雨率先发表了自己的看法。
王忆却摇头道,“你只关注了偷影子三个字,却忘了最后的这个人字,既然是人,那么作品关注的应该就是人本身,我觉得这是一部很有人文关怀的小说。”
“你说的也有道理,但是解释不了偷影子这件事情。你们说,这个影子是不是真的指影子,还是代之其他东西?比如说人内心的某种东西?”
“我觉得很有可能,或许影子就是指人内心中黑暗的地方,而偷影子的人其实就是帮人驱散内心的黑暗。”
……
张重有些意外,虽然他们猜的不对,但是还真的有点沾边了。
《偷影子的人》这本书里面的影子就是指的影子,但是它也确实是代表了人内心中的某种东西,其中就包括了黑暗。
主人公获得了偷影子的能力,能够跟其他人的影子直接对话,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正是跟别人的内心直接对话。
这确实是一部具有人文关怀的小说。
张重听他们讨论得一身是劲,还真想把笔交给他们。
这个话题还没有讨论完,大巴车已经停在了阿拉巴餐厅的门口。
在门口接待的服务员并没有认出他们来,确定了张重他们有预约之后就让人把他们领到餐厅里面去。
不过当他们进入到餐厅里面之后,正在用餐的人看到来了一大批人,忍不住看上两眼,这一看不得了,就有人认出了张重他们来。
虽然没有大声交出来,但是认出张重的人也忍不住跟自己的同伴窃窃私语起来。
张重他们找到座位点好餐,正在等餐的时候,餐厅的经理急匆匆地跑了过来。
“pz先生您好,没想到今晚是您和其他这几位尊贵的贵宾订的餐,各位的到来让我们感到荣幸。如果您有什么邀请,请一定要吩咐给我。”
阿拉塔餐厅来用餐的名人很多,经理也是经过千锤百炼的,自然不会表现因为张重的到来表现得太激动。
张重笑着说道,“我只是来吃个饭而已,就像其他普通客人一样,不用特别招待。”
经理也很知趣,点头道,“好的,那我就不打扰各位用餐了,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唤我。”
“谢谢。”
“不用客气。”说完经理就退了。
等到经理走后,张重说道:“可惜他们家没有包厢,不然订一个包厢,这样安静一点,也可以不影响其他人用餐。”
虽然他们的到来没有引起什么轰动,但是餐厅的气氛明显还是受到了影响,其他客人没有举相机拍照,但是目光一直在往这边瞟。
余冬雨笑道,“只要东西好吃就行了,其他的也管不了了。听赵热的意思,你对这家餐厅挺了解的?”
“了解谈不上,不过是上网看过介绍而已。他家主打海鲜,品类丰富食材新鲜优质,而且还有好喝的葡萄酒。当然了,我个人认为海鲜陪葡萄酒并不是最好的选择,吃海鲜最好是陪啤酒或者是白酒。”
“说到酒,你倒是专业得很。”
赵热赧然一笑,“我已经很久没关注了。”
之前他没落的那十年时间里面,打交道最多的就是各种各样的酒了。
而且当年张重第一次见到赵热,也是赵热过来敬酒,所以余冬雨才拿这个事情来打趣他。
不过自从看了《边城》之后,他幡然醒悟,就决定戒酒了。
现在虽然偶尔也会喝点,不过也是浅尝辄止,不会再酗酒了。
张重点了点头,赵热说得没错,他就是知道这家海鲜还算不错就带着他们过来。
至于葡萄酒怎么样,张重倒是不知道,但是赵热说的有一点张重很赞同,那就是吃海鲜配白酒或者啤酒更好。
只不过今晚不适合饮酒,因为明天他们还要去第四大学做演讲。
虽然演讲的时间是下午,但是如果真的他们有人宿醉的话,绝对会影响明天的状态。
明天的演讲,他们代表的可不是自己,而是代表了华夏。
如果表现不好,丢的是华夏文坛的脸。
所以张重只点了一些啤酒。
……
张重他们正在吃海鲜大餐的时候,网上关于张重新书的事情依旧展开了热烈的讨论。
这次大家除了在讨论新书的题材之外,还在讨论新书正是发售的时间。
新书跟前几本书一样,都是全球同步发售,不过时间上有些耐人寻味。
可能外人的书友们感受不到,但是华夏的读者们却很敏感地发现新书的发售时间正好在高考成绩公布的那天。
各省高考成绩公布的时间都不一定,但是通常的情况下都是在六月二十三号到六月二十五号这几天。
而张重新书的日期就在六月二十三号。
考虑到张重还是时中学院的校长,读者们就忍不住往这方面联想了。
【这个日期估计是瞄准了高考生的,到时候新书一发售,加上考试成绩出来,大家脑子里面估计都是张重了,肯定很多人一股脑地往时中学院填。】
【哈哈,这叫利用优势,还不带人家校长给自己学校搞宣传的?】
【新书的热度至少要持续一到两周,正好是他们填志愿的时候。】
【我说你们是不是想太多了,说不定只是巧合,那天不也正是星期天么。】
【是啊,而且六月二十三还是国际奥林匹克日呢,说不定张大是在致敬奥林匹克精神。】
【算了,瞎猜什么,反正跟我们都没有关系,有书我们就看。】
【是跟我们没关系啊,高考对我来说已经过去太久了。】
【我是今年的考生,但是这事跟我也没有关系,因为我肯定上不了时中学院,这学校分数忒高了。】
【如果今年能上的话尽量填了吧,我估计以后时中学院的分数线还会往上涨。】
【唉,其实今年的分数线也一定会涨,张重这不是要去第四大学演讲了么?】
【这不至于吧,就去演讲一下就能让学校分数往上涨?】
【什么不至于,当时张重去哥伦比亚大学演讲之后,效果多明显啊。】
【大哥,那不是因为张重去演讲,而是因为时中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达成了战略合作关系,再加上这两年江阳发展得很好,各方面的优势加起来才导致后来时中学院分数线涨了不少。】
【反正能填就填吧,我看时中学院的分数线距离燕京大学也不会远了。】
【这恐怕不可能,时中学院分数线虽然高,但是距离燕京大学还是有一段距离的,而且越到最后,那几分的差距也像天堑一样难以逾越。】
【别说不可能,时中学院专业少,收的人数少,这是它的天然优势。】
【人数少这个优势确实有,但是听说时中学院这几年要开始扩专业,以后这个优势就不明显了。】
【我觉得还是得看第一批毕业生出来之后,才能真正的确定时中学院以后的地位。说不定时中学院现在的红火只是虚高、泡沫,如果到时候毕业生出来并没有优势的话这些泡沫就会幻灭。】
【可拉倒吧,别说毕业了,你看看现在的这些在校生不是一个比一个狠?其他的就不说,光是一个《圣杯与圣血》其他学校的学生能搞得出来么?】
【告诉你们一个内幕消息,时中学院的学生都被各大院校给抢光了,他们根本就不要考研,到时候直接过去读研就行,你还在这说泡沫。】
【是啊,我也听说了,据说时中学院的很多学生已经定下来要去哪儿读研究生了。】
【嗯,听说金陵大学捞了不少学生过去。】
【这是肯定的啊,毕竟时中学院也是金陵大学和江阳大学联合办学的。】
【只是可惜了江阳大学,估计时中学院的学生不会愿意到时中学院去读研吧。】
【有什么可惜的,你看看江阳大学这两年的知名度和分数线,可比前两年高了不少,还不是因为时中学院?】
【没错,听说张重、梁砚秋、赖自如他们这些大佬们也在江阳大学那边有课。】
【不只是有课这么简单,时中学院这边的很多课程在江阳大学那边也是有名额可以报名的。】
【听你们这样说,我倒是对江阳大学感兴趣了,虽然上不了时中学院,但是填了江阳大学也有希望听听大佬们讲课啊。】
【看吧,这就是江阳大学在这次联合办学中得到的好处。】
【联合办学这么好,为什么其他学校不干?】
【谁说其他学校不干的,其实有很多学校都弄过,只不过效果一般,不是每个联合办学的学校能请到张重这样的人来当校长的。】
【对,关键还是在张重身上,就算不联合办学,江阳大学假如能把张重请去当校长,估计效果会更好。】
【那倒未必,毕竟江阳大学是个综合类学校,张重的影响力在理工科没有那么大的。】

27h0z超棒的都市小說 奶爸大文豪笔趣-第一零五六章 聯邦式學校展示-e4xdb

奶爸大文豪
小說推薦奶爸大文豪
第二天早上,张重刚刚醒来没多久,早饭还没有去吃就接到了一通来自英国的电话。
“你好,乐芙兰小姐。”
张重之前存过乐芙兰的号码,所以有来电显示。
不过对于乐芙兰这个时候来电,张重有些意外。
事实上,他跟乐芙兰的交流特别少,属于一年都通不了几次电话的那种。
张重还记得上次通电话应该是三个月之前了,那次乐芙兰打电话给他是为了商洽给时中学院赞助的事情。
“pz,没有打扰到你的美梦吧?”电话那头,乐芙兰笑呵呵地说道。
“没有,我已经醒了好一会儿了,不知道了乐芙兰小姐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情?”
“难道非要有什么事情才能打电话给你么?我们难道不是朋友么?”
“那乐芙兰小姐的这通电话纯粹是为了跟老朋友叙旧?”张重反问道。
“我听说你到巴黎了?”
“嗯,来了有几天了。”他们这次出访巴黎公开透明,乐芙兰知道张重一点都不意外。
“那你怎么不联系我呢,伦敦离巴黎这么近,或许我应该过去看看你。”
“这次公事在身,不太方便。”
“嘁,算了,我也是个大忙人,真让我去见你我还没时间呢。我这次打电话给你,是问你能不能到牛津来做一次演讲。”
张重笑了笑,乐芙兰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意图。
至于乐芙兰为什么邀请自己去牛津也不难理解,因为乐芙兰自己就是从牛津出来的,之前励德集团赞助时中学院时张重就已经把励德集团以及乐芙兰的信息给摸了一遍。
大概是因为看到昨天晚上的新闻,所以乐芙兰产生了这个想法。
张重则笑道,“有这个必要么?牛津大学声名在外,不差我一个吧。”
“说实话,我也不在乎你去不去牛津演讲,反正我现在在荷兰,也没有办法回去听,不过既然剑桥的学生希望你过去演讲,那我就觉得这件事情很有必要了。”乐芙兰说道。
原来是为了赌气,张重没想到乐芙兰作为一个商业女强人,而且离开学校这么多年,竟然还惦记牛津和剑桥的这点事情。
牛津和剑桥这两所学校很有渊源。
所谓一山不容二虎,两所学校是英国最知名的学校,自然各自都对对方不服气。
经常会看到两个学校的学生互损。
当然这种互损其实是对与对手的尊重,其他学校他们两个学校也看不上。
与其说是胡损,倒不如说是胡吹,两边损来损去,最后发现不但没有输赢,反而名声越吵越大。
又或者说,他们之间根本就是调情,大家都知道彼此的优势在哪儿,也都知道自己的劣势在哪儿,或许有治学理念的分歧,但是绝对都是行业顶尖。
所以看到乐芙兰孩子气地要让他去牛津演讲,他感觉有些意外。
“这次不行,因为团里面不是我一个人。”
“那把他们都带上,经费我来处,而且还有额外的奖金哦。”
“你觉得他们是缺钱的人么?我们这次是出访法国,不是出访欧洲,忽然改变行程影响不好。去牛津演讲的事情暂时不行,不过后面等我到伦敦签售的时候,或许可以。”
“那时候学生都放假了。”
“难道牛津放假了学校就没有人了么?”
“那绝对不是……既然这样的话,那就等你签售会的时候再说吧。你去过牛津么,如果你没去过,那等你下次去的时候肯定不会失望,牛津的风景可不是剑桥可以比的。”
“可是据我所知,每年去剑桥的游客要更多一些。”
乐芙兰争辩道,“那是因为剑桥商业开发太过了,作为一个学校,这样的商业开发会冲淡学校的学术气息。只有在牛津,你才能感受到更正宗的英伦大学风情。”
剑桥跟牛津不管是在学术上还是在校园风景上都有不少差别,要说在学术上拎出来某些年的数据还可以比一比,但是风景这事真的就是见仁见智了。
不过乐芙兰提到牛津的风景,张重倒是想起来一件事情。
在地球上,最被年轻人所熟知的牛津大学的景点应该是基督堂学院的食堂,因为这个食堂就是《哈利波特》电影的取景地。
在《哈利波特》电影中,食堂是一个比较重要而且让人印象深刻的地方,很多人一想起电影,可能脑海中第一个浮现的画面就是霍格沃茨的学生们在食堂里面一起吃饭的场面。
“你们学校基督堂学院的食堂挺好的。”
张重这么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乐芙兰有些搞不明白他什么意思,“他们食堂确实不错,不过我没去过几次,因为我不是基督堂的学生。你对食堂感兴趣么?那你可以去我们keble学院,我们的食堂比他们的食堂还要好。”
“你是keble学院的?”张重有些意外,因为keble学院相对于其他学院更加亲民,少了一些贵族气息,他没想到乐芙兰会去这个学院。
当然了,贵族气息这种事情也都是以前了,现在好像完全不同了,keble学院的费用似乎还要高一些。
张重意外的另一个原因是《哈利波特》原定的取景地其实就是keble学院,不过当时学院方不愿意把食堂里面的画取下来就没有谈成。
“你们keble学院好像体育特别强。”
“这你都知道啊。”
牛津大学的学院跟华夏国内这边的学院有些不同。
就拿张重来说,他以前在江阳大学读书的时候,是在计算机学院里面,而计算机学院里面肯定都是计算机类专业。
而牛津大学的学院则不同,学院更像是一个规模小一点的学校,有着更高的自主权,掌管自己的财政,管理学生的衣食住行,并且和大学的各个专业的教学部门合作管理学生的教学。
从某种层面上来说,这才算是学院,而江阳大学等一类的学院里面分的学院其实更像是分专业的教学部门。
之前有人形容美国的联邦制有点像物业和业主的关系,每个州是个业主,联邦政府是物业。
而牛津也是这样,学校在众多学院之间也充当着物业的角色。
学院除了在教学理念上有差别之外,在财政上的差别最大。
有钱的学院会为学生安排更多的奖学金,更好的生活条件,没钱的学校要么只能省一点,要么就只能从学生的身上抠一点了。

3jm5t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奶爸大文豪 肉都督-第一零五二章 這是個真大佬-wd1km

奶爸大文豪
小說推薦奶爸大文豪
张重他们主要是从二十世纪初的法国文坛开始聊的。
还是庄语开的头,他第一个提到的文学流派就是象征主义。
而象征主义其实兴起在十九世纪,二十世纪初的象征主义文学家们,包括诗人瓦莱里、克罗戴尔、亚默他们都是后期象征主义者。
之所以提到象征主义,是因为象征主义的影响不限于法国,华夏五四后的诗坛上,也出现过不少受过象征主义熏陶的著名诗人。
“我们国家的戴书、李发,其实都受到过相当浓厚的象征主义诗歌气息熏陶。戴书认为,写诗是一个人在梦里泄露自己的潜意识,在诗作里泄露隐蔽的灵魂。然而也只是梦一般朦胧的,于是他认为诗诗一种吞吞吐吐的东西。他的诗歌常常既表现自己又隐藏自己,去捕捉一种梦一般的朦胧情绪。”庄语说道。
何克兰点头,“没错,这种创作思想很明显来源于象征主义……”
劲爆的话题结束,大佬们开始谈论更加深入的话题,有些网友们就参与不上了。
不过好在这次的直播也有一些相对专业的人士在直播。
比如许自在——和他的朋友。
非常巧合的是,今天许自在约了方涯出来吃饭,他们两个也有很久没见了。
没想到的是,正好碰到文学交流会在直播。
本来许自在是不准备直播了,不过方涯表示没有关系,让他只管开始播。
而方涯呢,原本去法国的交流团是有他一份的,当时张重邀请了他,他也答应了。
不过正好碰到学校这边有些比较重要的事情,就没有去成。
许自在呢,本来带着大家看交流会的直播,这会儿碰到大佬们搞起了高深的东西,很多网友就在弹幕里面问他。
【幺神,大佬们说的是什么意思啊,戴书我知道,象征主义我也听过,但是听得一头雾水啊。】
【是啊,我们只听过象征主义,但是不知道具体是个啥,跟我们之前学习的象征手法有什么关系?】
【这个象征跟我们平时理解的象征有什么关系?】
许自在呢,对象征主义也是一知半解,就扭头求助方涯。
方涯也很仗义,笑着说道,“其实象征主义跟一般人理解的象征是差不多的,但是这个艺术流派却值得一说。象征主义起于十九世纪末欧洲,知识分子们对现实不满又不愿正视现实,直接表达,就采用了象征和寓意的手法,在虚构的世界里面表达思想。莎翁的作品中有一句台词说得很贴切,我虽然困于核桃壳内,却是无疆限之君主。”
网友们听到许自在旁边有人说话,都挺好奇的,但是都没有去问,只是关心这个象征主义的问题。
【这么听来,象征主义跟讽刺文学不是差不多么,都不愿意直接说,而是用另一种方式表达出来。】
【是啊,这么一说象征主义十分宽泛,我感觉大部分文学都是象征主义吧。】
【对啊,我感觉好奇怪,也没有听懂。】
方涯看了看弹幕里面的评论,看到了网友们的疑惑,笑着解释道:“你们说的是一种象征,却并非我说的象征主义。象征主义的范围要更小一点,象征主义强调主观、个性,更着重于表达心灵。就拿你们有的人提到的讽刺文学来说,比如我在马路上看到两个人在吵架,丑态毕现,回去之后我写了一个故事,故事里面两条狗在马路上相对狂吠,这就是讽刺,我用狗的形象讽刺了这两个当街吵架的人。但是我回去之后写了一个故事,两朵花长在马路边,生得红艳张扬,异常显目,随着时间流去,最终枯萎老去,落入尘土,这就更有象征主义意味。”
“前一个故事,很形象很具体,很有代入,只不过是把人变成了狗,把吵架变成了狂吠而已。但是第二个故事里面,却变成了两朵不会说话的花,他们红艳张扬,异常羡慕,这只是在表达我看到路上两个人吵架时候的心情。简单点来说,讽刺文学着重于表达描写的对象的表现,而象征主义更着重于表达作者的自我感受。”
“如果还有人不明白的话,我再说一点,象征主义在一定程度上收到了尼采的主观唯心主义的影响。”
【我去,听懂了,听懂了。】
【大佬举的这个例子实在太好了啊。】
【文学生在此,怎么感觉大佬比我们老师讲得还要好,我们老师第一次跟我们讲象征主义的时候,真的听得一头雾水,后来也是看过了很多象征主义作品才算有些明悟。】
【呃……我还是不太明白,不过也感觉这个人说得很好了。】
【这位大佬是谁啊,幺神的朋友怎么厉害的么?】
“他们都挺想知道你是谁的。”许自在带着询问的眼神看向方涯。
方涯笑着说道,“没关系,我跟他们打个招呼吧。”
说完方涯很主动地拿过许自在的手机,正对着摄像头,“大家好,我是方涯,也是幺神的好朋友。”
看到方涯露面,网友们都很意外,一部分网友是因为方涯的年纪,虽然听声音就感觉年纪应该不小,但是看到是个老头子还是超过了他们的想象。
而另一部分网友之所以惊讶,是因为他们认出来镜头里面的这个老头。
【卧槽,这个是真大佬啊。】
【这是假的吧,方大佬怎么出现在了这里?】
【幺神竟然跟这位是朋友?】
【这个二次元真的是破了。】
也有些网友们不明所以。
【这位是谁啊,你们这么惊讶?】
【这是哪位大佬?】
【姓方?】
【我去,你们不知道方涯么?国内知名学者,之前还写过《野性的呼唤》论文。】
【他是燕京师范大学的教授,而且之前张重获得的魏风奖他是奖委会的组长啊。】
【听说这次去法国他也是要去的,不过最终没有去成,没想到在幺神的直播间看到了他。】
【我刚查了搜索引擎,竟然真是个大佬。】

jl9ef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奶爸大文豪 肉都督-第一零五零章 直接點名推薦-xadwp

奶爸大文豪
小說推薦奶爸大文豪
直播正式开始的时候,第一个镜头直接给了张重一个脸部特写。
张重本来正在喝茶,听到有人喊他,抬头一看,对着他这个方向的摄像机tally灯亮着。
这表示现在直播画面是他这个方向,至于是不是特写他就不清楚了。
张重对着摄像机笑了笑,然后看向了对面的莫纳,意思是既然直播已经开始了,莫纳作为东道主,是不是要起个头。
莫纳会意,坐正了身体面朝前方,导播也很配合地把镜头切了过来。
“首先,欢迎各位华夏的朋友们来到法国……”
虽然寒暄的事情昨天已经做过,不过今天既然是开直播了,也就在观众们面前做了做样子。
当然了,虽然是直播,但是他们没有必要跟观众们互动,他们要做的就是做好现场的交流会就行了。
结束了简单的开场,莫纳笑着说道,“昨天我们聊了《断魂枪》这本书,我的感触非常深,不过后来又在网络上听到了一些不用的见解。我想不顾就再聊一聊这本书,也把网上的那些见解拿出来聊聊。”
莫纳说完之后,正在看直播的观众们都有些惊讶,特别是法国这边的观众。
【我还以为今天会对《断魂枪》避而不谈。】
【昨天不是说过了么,刚才的录播视频我也看了。】
【听莫纳部长这话的意思,好像要针对之前的新闻解释一下?】
【我怎么听他不是这个意思?】
【大家认真看吧,看看莫纳部长到底是什么意思。】
“我确实听到了这样一种声音,说《断魂枪》影射了如今的法国文坛。”何克兰说道,“不过我不想聊《断魂枪》,我更想聊的是我们法国文坛如今的现状,正好华夏的朋友们远道而来,让他们这些旁观者来提意见更好。”
【不是吧,这不是在搞华夏交流团这边的人?】
【什么?这才刚澄清了《巴黎新都会》的新闻,又把华夏交流团往这个话题上面推?】
【这个问题不好说吧。】
【呵,我倒要看看华夏人怎么看待我们法国文坛。】
……
绿野茶屋今晚聚集了不少人,因为有现场直播,所以很多江阳分会的书友都特意跑到这边来凑热闹。
张俊伟为了让大家能够更好地一起参与活动,也在茶屋里面装了很大的悬挂电视。
来凑热闹的人已经不用围在一起,只要坐在自己位子上就能看到了。
“这些法国人不是搞事情吧。”
看着直播,有人抱怨了起来。
张俊伟也皱起了眉毛,法国文坛现状这个话题确实是个大雷,稍有不慎可能就会踩爆。
但是张俊伟又有些疑惑,因为何克兰跟张重的关系可是非常好的,他至于这样坑张重他们么?
“大家不要吵,认真看。”
会长发话,没人再嚷嚷了,都屏息看着电视。
很多人都在心里祈祷张重他们千万不要往这个陷阱里面钻,把这个话题给推掉是最明智的。
“这个话题我先来聊聊吧。”华夏交流团这边的庄语先开了口,“法国文坛的没落,当然,我会换一个说法,应该说是法国当代文学的没落……”
庄语忽然开口,惊掉了华夏网友们的眼珠子。
【我去,庄语大佬这么刚的么?人家明显是设套子呢,这就往里面钻?】
【别急,要相信大佬。】
【唉,大佬是不是太自信了啊,这种话题都敢碰,不过法国民众的唾沫星子么?】
【是啊,这种话题在国内聊聊就好了,跑到人家地盘说这个不太好吧。】
【这才是大佬,人家有自己心中的坚持。】
庄语看不到网友们的弹幕,他也不需要去看。
只听他继续说道,“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以前的法国文坛充满生气,作家之间经常在艺术方面进行争论和探讨,所以能创作出风格独特的作品,这一点不仅在许多作家的回忆录中可以看到,而且当时的那些优秀作品也能够印证。”
“但是自从新小说派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衰落之后,很多优秀作家先后去世,法国文坛上不再有任何文学思潮和流派,代之而起的只是派别之争。”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许多作家喜欢猎奇,编造一些女郎变母猪之类的故事,或者用性和暴露隐私来迎合读者的恶趣味。也有些作家只喜欢描写自己,或者写自己小圈子里几个人的鸡毛蒜皮的事情,没有任何抱负或者理想,只为了钱而创作,写出来的东西带着俗气的小资趣味,跟社会没有任何关系,平庸之极。”
庄语的一番言论直接将法国上世纪六十年代后的文学打入了谷底,可谓一点情面都没有留。
而这番言论,自然引起了热议,特别是在法国网友这边。
【这说得也太过分了吧,虽然法国文坛这些年确实有些不景气,但是也没有这么夸张吧,难道他没有看到坐在他对面的何克兰以及阿德里安么?】
【之前我还挺喜欢庄语的,他是我为数不多知道的华夏作家,但是今天他的话真的惹怒我了。】
【天啊,难道华夏就派这样的人过来么?他能够代表华夏文学么?】
【我觉得他说得有些道理,自从上个世纪六十年代之后,法国的文学确实变了很多。】
庄语说完之后,阿德里安接过话头说道,“庄语先生的话很值得我们反思,确实,法国当代文学处于没落的状态,前景十分暗淡。绝大多数的出版社和作者的共同目的只是赚钱,包括杜赛梅这样的老作家也是如此,这一点很让人上心……”
之前网友们还觉得庄语的话严厉,此刻听了阿德里安的话之后,直接就傻眼了,因为他竟然直接点名,而且点的人可不是什么小角色。

ruj1s優秀都市小说 奶爸大文豪 起點-第一零三九章 這是下一刊要用的稿子麼展示-ykzf2

奶爸大文豪
小說推薦奶爸大文豪
张重哪里会管恩佐的阻拦,他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没有听清你说什么。”
说着张重一马当先走出了休息室,到了外面的办公区。
原本在休息室休息的张重他们,呼啦啦一群人从休息室走出来,自然免不了吸引众人的目光。
整个办公区的工作人员都看了过来。
利雅得也在办公大厅,正跟一个编辑讨论稿子的事情。
看到张重他们出来,他先是一愣,随后连忙朝张重他们这边走来。
“pz先生,你们怎么出来了?”利雅得说道。
张重听不懂利雅得的话,不过看他表情就能猜到他说了什么。
“没关系,你忙你的,我们自己四处看看就行。”张重说道。
利雅得也听不懂张重的话,他又对懂华夏语的恩佐招了招手。
恩佐连忙跑到利亚德的身边。
“他们是怎么回事,不是让你看着他们么?”利亚德语气不太好地说道。
“我也不知道,pz忽然站起来说要带他们在咱们报社四处转转,还说总编你比较忙就不麻烦你了,他们自己逛逛就行。”恩佐小声说道。
利亚德皱了皱眉毛,“跟我过来。”
拉着恩佐赶上了张重,利亚德说道,“pz先生,你看咱们报社里面现在这么忙,是不是再等一会儿?”
说完之后,他让恩佐赶快把他的话翻译给张重听。
张重还没等恩佐翻译完,就笑呵呵地说道,“没关系,你们忙你们的,我们不介意的。”
可是我们介意啊……
但是利亚德也不好强拦着张重,只能叹了口气跟在张重旁边。
张重走了一会儿,回头看到一直跟着的利亚德,一脸疑惑道,“利亚德先生你不是很忙么,你去忙吧不用管我们,我们随便逛逛就行。你也知道的,这次我们华夏文学交流团也是带着任务来的,总要在报社里面走一圈才行,不然等到后面见到你们文化部的官员时,我们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利亚德听到张重又把他们文化部官员搬了出来,只能说道,“没关系,我这边的工作也快忙完了,还是你们比较重要,让我带你们四处参观一下吧。”
张重笑道,“那就有劳了。”
“其实我们报社也没有什么好参观的,你也看到了,我们报社的面积不大,基础设施也并不好,除了人多之外没有任何亮点。而且恰恰是因为人多,办公区域都快挤不下了。”利亚德说道。
“利亚德先生此话差矣,一个报社的核心可不是大房子和漂亮的设施,关键还是在于人。法国文学报能够一直深受广大读者喜爱,肯定跟这些优秀的工作人员脱不开关系。当然,利亚德先生也功不可没。其实我名下也有一个报社,所以这次来除了进行两国之间的文学交流之外,我也想跟贵社多多学习,让零零一报社有一些进步。”张重笑着说道。
“pz先生你说笑了,零零一报社的销量不需要跟我们学习。”说起零零一报社,利亚德语气有些古怪。
张重还从利亚德语气中听到一丝酸意。
利亚德确实有些酸,因为零零一报刊在全世界的销量绝对要碾压他们法国文学报。
单纯从销量上来说,法国文学报应该只有零零一报刊的零头那么多。
当然,即便零零一的销量再好,利亚德也觉得比不上他们法国文学报。
不过是迎合大众的低俗读物罢了……
但是自己看不上的刊物却有着高得离谱的销量,利亚德不屑的同时又有些嫉妒,造成了一种复杂而纠结的心理。
张重笑着说道:“编辑时报刊的核心,你们的编辑部在哪个区域,我们去参观学习一下。”
利亚德无奈地指了指前面,“编辑部就在前面,不过他们现在比较忙,因为下一刊要定下来了。”
“我们先去看看。”
张重走到编辑部区域的时候,编辑部的人想要抬头看他,却因为利亚德就在旁边,都低着头不往这边看,只是偶尔瞟过的目光出卖了他们。
“这是下一刊要用的稿子?”张重走到一个工作人员的身后,看着他的电脑屏幕,笑着说道。
随团的翻译人员立马上来把张重的话翻译给工作人员听。
工作人员回答道,“是的,这就是下一刊要用的稿子。”
“方便我看一下么?”张重问道。
工作人员看了看利亚德。
张重也转头看向利亚德,笑着说道,“怎么,报社里面还有一些保密文件么?”
利亚德笑着说道,“没有,没有,你只管看没关系。”
张重点了点头,“多谢。”
说是看,其实就是让翻译人员给他读。
不仅仅是给他读,还给团里面其他人读。
这篇稿子不是报社的原创稿,而是特邀的稿子,作者是一个法国本土作家,稿子的内容是探讨法国作家跟诺贝尔文学奖的关系。
没什么新奇的内容,通篇都在说法国作家在诺贝尔文学奖这个奖项上的建树。
其实这个稿子本身没什么问题,因为法国确实是全世界获得诺贝儿文学奖最多的国家,截止到2023年,法国总共有十七位作家获得诺贝儿文学奖。
这就意味着,几乎每七年就有一个法国作家获得诺贝儿文学奖。
这件事情确实值得吹嘘。
但是这样的稿子出现在法国文学报这样的报纸上,实在有些掉档次。
张重没有对这件事情发表意见,又走向另一个工作人员背后,问道,“这也是下一刊要上的稿子么?”
利亚德看了看稿子,想说不是,但是随团的翻译已经抢先开口道,“没错张团长,你看这里标着日期,就是下一刊的时间。”

gvhzr人氣連載言情小說 奶爸大文豪笔趣-第一零三八章 法國文學中心看書-995bo

奶爸大文豪
小說推薦奶爸大文豪
看到利雅得的态度,张重摇了摇头,没有再说参观的事情,而是带着团员们去到了利雅的休息室里面。
到了休息室之后,李何斌凑到张重旁边小声说道,“看来这个利雅得并不欢迎我们。”
“可能是嫌我们打扰到他们工作了吧。”张重不动声色地说道。
李何斌摇了摇头,“应该不只是因为这个。”
“你知道些什么么?”
“没有,我也是猜测。”李何斌说道。
张重其实跟李何斌有着同样的猜测,利雅得的态度明显是有问题的。
他们作为华夏文学交流团过来参观,巴黎政府直接指定利雅得他们报社接待,但是利雅得他们却一副不太情愿的样子,怎么看都有些不太合理。
但是具体什么愿意,张重也猜不到。
他对这个《法国文学报》本来就没什么了解,来之前也是临时看了一下报社的相关材料,知道个大概而已。
坐在两人旁边的余冬雨笑呵呵地说道,“我比你们多知道一些东西。”
余冬雨这话一出,张重和李何斌都转头看向他。
“你知道些什么?”张重问道。
“我知道利雅得是法布尔的好朋友。”余冬雨说道。
“法布尔是谁?”李何斌问道。
“法布尔?”张重对这个名字有些印象,想了一会儿恍然道,“是之前入围龚古尔文学奖的法布尔么?”
余冬雨笑着点头,“没错,就是那个法布尔。当时法布尔的《奇亚那春天》跟你的《蝇王》一样进入到最后一轮名单当中,是除了《蝇王》之外最热门的作品。可以说,假如没有你,没有《蝇王》,那法布尔极有可能会获得龚古尔文学奖。不过这一切都成了泡影,都是因为你的出现。”
张重皱着眉头说道,“就因为我抢了他朋友的奖项,他就这样的表现,这有些不太合理吧。”
确实,大家都已经不是小孩子了,如果就因为这个事情对他们华夏文学交流团这样的态度,未免有些说不通。
“别急,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这个利雅得除了是法布尔的朋友之外,他还是法国文学中心的成员。”余冬雨说道。
张重和李何斌对视了一眼,他们两个都没听过这个法国文学中心。
“这个法国文学中心是官方组织还是什么?”张重问道。
余冬雨摇头道,“不不不,法国文学中西只不过是一个十分松散的民间组织。”
“那这个名字起得也太容易引起误会了。”李何斌说道,“如果在华夏,这样的组织名称不可能出现。”
李何斌说得没错,试想一下,华夏如果有个民间组织要起个“华夏文学中心”的名字,官方肯定第一时间去把这个组织给查抄了。
因为这样的名称极其容易引起误会,假如组织人员不怀好意的话,很有可能利用这样的名称去欺骗民众获得不法利益。
“那这个法国文学中心跟这次的事情有什么关系?听起来这个组织也就是个文学爱好者的组织而已。”李何斌好奇道。
余冬雨说道,“他们可不是简单的文学爱好者组织,这个组织里面的成员很少会有普通人,大部分都是文学界的人士,其中不乏一些法国本土知名作家还有学者。而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极其热爱法国本土文学。”
张重从余冬雨的话中听出一些端倪,这个法国文学中心的成员似乎都是法国本土文学的狂热者,他们极有可能在热爱法国本土文学的同时也抵触其他国家的文学。
果然,张重猜得没错,只听余冬雨继续说道,“如果只是热爱法国本土文学的话倒也没什么,但是这个组织里面的成员基本上都非常抵触其他国家的文学。所以咱们团的到来,利雅得的内心其实是非常反感的,他现在这个样子已经是在非常克制了,要不是因为他是报社的总编,说不定要跟我们唇枪舌剑一番。”
“原来如此。”李何斌点了点头,随后又有些疑惑道,“可是这样一个对外国文学非常抵触的人适合担任法国文学报的主编么?”
“没什么不适合的,法国文学报本来的任务就是吹嘘法国本土文化,给法国人民加强文学自信的。换句话说,让他这样的人来担任主编,再适合不过了。其实法国文学中心这个组织刚成立的时候并不抵触外国文学,成员们更希望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改变法国文学衰退的情况,让法国文学继续再世界舞台上大展拳脚。但是事与愿违,成员们的努力无济于事,法国文学的颓势根本就止不住。时间久了,组织内的主导思想就发生了变化,开始变得闭门造车起来,从原来的一心想要发扬本土文学势力变成了抵触其他国家文学势力。”余冬雨说道。
从余冬雨口中,张重知道了前因后果,他微微叹了口气说道,“我倒是更希望这位利雅得总编能够站在我面前跟我唇枪舌剑一番,大家辩一辩,总比现在这样消极应对要好。我们团大老远的过来,可不是干坐在这里休息的。”
“要不,我们直接走了吧,别在这里浪费时间了。”余冬雨提议道,“这里的咖啡也不太好喝,不如去下一个地方,把时间省下来干一些其他有意义的事情。”
张重却摇了摇头,“他们消极应对,我也不能逃避。既然利雅得不愿意跟我们交流,那我们就主动过去。”
说着张重就站起身来拍手道,“各位,咱们也别在这干坐着了,法国文学报可是法国国内知名的大报社,有很多我们能够学习的地方。利雅得主编这么忙没时间顾我们,我们也不要麻烦他们了,腿长在我们自己身上,咱们自己自己四处转转,看看有什么是我们可以学习的。”
恩佐是利雅得特意安排过来“照顾”张重他们的,因为他懂华夏语,所以可以了解到张重他们的情况。
这会儿恩佐听到张重的话,愣了一下,连忙用不太标准的华夏语跟张重说道,“pz先生,请你们在休息室好好休息,我们主编先生很快就会过来,请耐心等一下。”

z96ir引人入胜的言情小說 奶爸大文豪 愛下-第一零二七章 非常貴重-8gfmc

奶爸大文豪
小說推薦奶爸大文豪
帖子临了一半,张重的思绪开始飘飞,原本的《快雪时晴帖》写到未果为结,最后一个结字只写了个绞丝旁忽然变笔成了纷纷扰扰的纷。
等到纷写完之后,张重顺着自己的思绪开始随意地写。
“陈青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给我回电话,不知道那位母亲是否愿意跟我见面,只想着要见这位母亲一面,却还没有想好真见面时该说些什么……”
没用过多久,一张纸没有写完的时候,陈青的视频通话请求发了过来。
张重搁下笔,让自己脸上浮起一丝和善的笑容,然后接通了视频。
“我跟那位母亲商量了一下,她知道你是我的老板,说愿意见你,要感谢你。”
陈青一边说着一边把镜头转向了一位身体瘦肖,头发暗黄的女人那边。
“这就是我们老板,他姓张。”
女人听了,连忙弯腰:“老板你好,老板谢谢你。”
其实女人的口音很重,但是因为说的东西很简单,所以张重能够听懂。
张重连忙说道,“不用客气,不用客气,你怎么称呼?”
“我姓卢。”
“卢女士你好。”
陈青在旁边说道,“她姓刘。”
“哦,不好意思,刘女士你好。”
其实也不怪张重,她说刘的时候听起来确实很像卢。
“没关系,没关系。”似乎听张重叫她刘女士让她很开心。
“我听陈青说,你还有两个孩子是么?”张重问道。
“是的,陈老板还给他们带了牛奶,他们正在喝着呢。”说着她用手指了指墙角。
镜头也跟着过去,张重看到墙角的地方蹲着两个小孩子,一个人抱着一盒牛奶在喝。
“既然陈青给你们带了牛奶,就不要舍不得喝,也不要都给孩子喝,你也要喝知道么?”张重嘱咐道。
她只是连连点头,不过张重猜测她大概不会去喝牛奶。
陈青之前告诉张重,这位母亲看起来显老,张重没想到她会这么显老。
可能因为长期的营养不了,她的头发有些暗黄,眼珠子也有点往外面凸,皮肤也是一块白一块黄,所以看起来像是四五十岁人的人。
按照陈青说的,她这个皮肤应该不是皮肤病,可能是癌症已经转移,所以她才会在说话的时候一直揉脸,应该是癌痛。
她确实是活不久了,而且是花钱都治不好的那种。
张重挤出一丝笑容,说道,“孩子们上学的事情你不用操心,我们会安排的。”
“谢谢,谢谢,真的谢谢。”她好像只会说谢谢和点头。
随后她又招手让两个孩子过来,张重没听清她说什么,不过大概能够猜到她是让两个孩子过来感谢自己。
两个孩子的个子都比较小,应该是缺乏营养的缘故。
大的是个男孩,小的是个女孩。
两个孩子都还攥着空奶盒不愿意扔,对着镜头怯生生的一直往他们母亲身后躲。
张重笑着问道,“我听说你们两个有人已经上学了,是谁啊?”
大一点的孩子抓着母亲的衣角说道,“我上学了。”
“那你有认识字么?”
“有啊,我认识很多字,我还会写我自己的名字。”
“哦,是么,能写给我看看么?”张重问道。
男孩点了点头,然后从地上捡起一根树枝直接在地上写了起来。
他写的字歪歪扭扭的,不过还是能够认得出来。
李从旭,这就是男孩子的名字。
“你的字写得挺好的,平时就在地上写字么?”
男孩点了点头。
“我有时候也会在地上写字,不过我们这边很少有像你们那边那样大的土地面。既然你有这个条件,一定要利用起来,当然我也会让陈叔叔送你一些纸,这样你就可以在家里面写字了。”张重说道。
“你写字好看么?”男孩问道。
张重笑道,“我像你这么大的时候,没有你写得好看,不过现在写得还不错,等到下次有机会我到你们家那边去,给你写几个字看看,好么?”
“好啊,你会在地上写么?”
“当然可以,你记得留一点地方给我写字。”
“好啊。”
八岁还在上一年级有些迟,不过他能写出自己的名字倒是超过了张重的预料。
张重小学一年级的时候,都还不会写几个字。
没有跟他们聊多久,毕竟是隔着手机屏幕,他们对自己也很陌生。
挂了视频通话之后,张重才注意到自己刚才写了些什么。
写的内容很随意,不过让张重意外的是,这些字倒是有些超常发挥。
他之前写字匠气很重,这个事情他自己也知道。
不过今天后面写的这写字,却非常有风格,一种张重自己之前都没见过的风格。
他轻轻地把自己的这幅字给收了起来,随后又在想是不是要把前面那部分《快雪时晴》的内容给裁剪掉。
不过后来还是决定把这部分也给留下来。
……
陈青这边挂了视频电话之后,笑着对李从旭说道,“小旭,你知道刚才跟你通话的那个人是谁么?”
李从旭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他不是你的老板么?给我们买牛奶的人。”
陈青哈哈一笑,“你说的没错,他就是我老板,也是给你买牛奶的人。不过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以后你就知道了。”
李丛旭眼神中充满了疑惑,不知道陈青这话是什么意思。
周边的工作人员都会心地笑了起来,其实他们都还挺羡慕李丛旭的,毕竟不是谁都能跟张重对话,而且还交流起“书法”来。
或许等到李丛旭长大之后再回想今天的事情,也会羡慕今天的自己,可能他也会遗憾自己今天的自己还不知道张重这个名字代表了什么。
……
一个星期之后,华夏人迎来了他们的传统节日端午节。
端午节肯定不能少了粽子,而有这么一些人在这天收到了一个比较特别的粽子。
苏寒是《苏菲的世界》剧组的场记,虽然今天是端午节,不过因为最近进度比较赶,所以他们没有放假。
刚结束一场戏,他正在整理场记单的时候,有人喊他让他去接收快递。
苏寒有些意外,最近他什么东西都没有买,会是什么快递呢。
等他见到快递人员的时候,才知道是之前开机宴中的奖送到了。
“东西非常贵重,请一定保管好。”快递员还特意叮嘱了苏寒。

sqxfm優秀都市异能 奶爸大文豪 線上看-第一零二六章 深山讀書-c36wp

奶爸大文豪
小說推薦奶爸大文豪
其实这段时间张重一直很少过问慈善的事情,现在因为周旭华的这波操作,倒是让张重又关注起公司慈善的事情。
自从那次探校之后,公司这边的慈善事务已经全部交给了陈青去做。
现在陈青又回归了忙碌的状态,除了要负责帮公司旗下的作家们运营之外,还要负责慈善的事情。
运营的事情还有徐扬帮忙,而慈善的事情基本上都是陈青在弄。
这已经有好一段时间张重没有见到陈青了,距离上次两个人电话联系也已经过了大半个月的时间。
这一点张重也可以理解,他也从来没有要求陈青要定时向自己汇报工作。
这次陈青直接打了个视频电话过来。
接到陈青视频电话的时候,张重正在临帖。
接通视频之后,张重差点没认出来对面的陈青。
陈青向来一副精英人士模样,从张重见他第一面开始,他就总是把自己收拾得非常得体。
从服饰到面容发型,陈青从来都不偷懒,他是一个没有一天不刮胡子的男人。
但是现在视频里面的男人,皮肤干黑,头发凌乱,胡子拉碴,而且也瘦了不少。
要是不熟悉陈青的人,乍一眼看到他这个样子绝对认不出来。
在陈青的背后,是连延起伏的山林以及蜿蜒的山路。
“你这是进山了?”张重问道。
陈青笑着说道,“没想到这里网速还行,一点都不卡,我还担心没办法视频呢。”
他调整了一下手机镜头,把四周都拍了个遍,继续说道,“今天往山里的一户人家送物资,房子住得太深了,别说是汽车,自行车都推不上来,只能靠人力往上送了。”
张重通过镜头大概看到了陈青所在位置的情况,交通确实非常不便。
“这送一趟物资大概要多久?”张重问道。
陈青说道:“上来肯定要慢点,估计得一个小时,下去的时候手里没东西也不费力,估计半个小时就行。”
张重暗自叹气,这光是来回一趟就要一个半小时的时间,实在太闭塞了。
“你们现在去的这户人家有学生么?山上有学校么?”张重问出自己比较关心的问题。
“我们现在去的这家有两个孩子,大的八岁,在上一年级,小的五岁,还没有上学。山上没有学校,上学的话要到上下去,比我们停车的地方还要远一点,不过听他们说,山里人上下山习惯了,比我这种要走得快点,上学来回一个多小时的时间吧。”
要说上学路上花半个多小时的时间其实不算什么,但是走山路的艰辛可不是半个小时这种数字可以轻易表示的。
城里学生坐地铁公交半个小时跟山路走半个小时完全不是一个概念。
“现在去的这户是什么情况?”张重关心道。
陈青调整了一下手机,招呼前面的工作人员帮他把物资接过去,然后开口道,“那我边走边跟你说……”
经过陈青的介绍,张重大概知道了这户人家的情况。
是一个年轻母亲带着两个孩子,现在住在自己孤寡老母亲家里。
孩子的父亲两年前走了。
不是死了,而是真的走了。
因为孩子的母亲得了癌症,这位父亲怕被拖累就跑了,两年来杳无音讯。
所以这位母亲只能带着孩子们回到孩子们的外婆家住。
现在这位母亲的癌症已经到了晚期,基本上是救不活了。
听完这户人家的故事,张重不甚唏嘘,既为这位父亲的不负责任行为感到不齿,也为母亲和孩子们的悲惨经历感到痛心。
这些年国家扶贫力度不断加大,也很有成效,但是华夏实在太大,总是会在一些人们看不到的地方有“漏网之鱼”。
“这样的家庭多么?”张重问了一句。
陈青叹了口气,“怎么说呢,如果按照比例来说并不多,但是这样贫困无助的家庭我看到有十几个就感觉非常痛心了。这位母亲十八岁就生了第一个孩子,到今年也才二十六岁,但是因为贫困和疾病的侵扰,她如今看起来非常显老。大山对他们来说真的是一道天堑,实在太难翻越了,我这段时间时常想起你那首《山民》,感触越来越深。但是现实世界中,大多数埋首深山的人,连大海他们都不曾去想过。”
张重感同身受,“现实总比小说来得更加震撼人心。”
“确实,我之前根本没想过还有这样的父亲,竟然就直接走了。我知道人性不可拷问,但是这样的男人真的……当时听到他们家的情况时,我都想把这个男人找到捶他一顿。”陈青语带愤怒地说道,看得出来,他对那位不负责任的父亲非常痛恨。
“辛苦你了。”张重说道。
陈青又笑了起来,“不辛苦,最近感觉自己做的事情很有意义,而且因为我带头上前线,咱们机构的那些销量亲们个个都很有激情。我虽然没有办法像你这样影响那么大,但是能够影响到身边的人我也知足了。这一次点金石纺织捐献两千多万现款和三千万物资,大家听到之后都很振奋。”
张重点头道,“也算是有所贡献吧,不过我也要提醒你,顾大家也不能不顾小家。从前你在公司天天就忙得不着家,现如今应该留出更多的时间陪陪家人才对。我希望咱们做慈善,要做的有余力,而不追求牺牲小我成就大我。”
“我知道了老板,我也经常回家,不会影响到我自己的生活的。而且到处走走也好,就当是旅游了。”陈青说道。
张重笑了起来,“你心态倒是好。”
“好了,不说了老板,前面就到他们家了,我办完事情再给你电话。”
张重说道,“你问一下对方愿不愿意跟我视频,我也想跟他们聊聊。”
陈青愣了一下,随后笑了起来,“好,先挂了,等我们把物资送给他们之后再争取一下他们的同意,如果他们愿意的话,我给你打视频。”
张重点头:“好,我等你消息。”

8b5s9非常不錯小說 奶爸大文豪 txt-第一零二四章 抽獎鑒賞-bx759

奶爸大文豪
小說推薦奶爸大文豪
席晋当然也曾幻想过能像今天一样他拍的电影在开机仪式的时候能够来这么多人,特别是他拍第一部电影开机仪式只有寥寥几人参加的时候。
不过过了这么些年,这样的欲望也就越来越淡了,如今已经实现了当年的幻想,也没有多大的感觉。
主持人暖过场之后,席晋就上台了。
席晋在普通人眼中没什么名气,不过对于这些记者来说却已经是早已成名的导演,毕竟他也拿了不少奖了。
所以长枪短跑也就暂时从张重这边移开转向台上的席晋身上。
“大家好,我是《苏菲的世界》的导演席晋,感谢你们今天能够来到现场跟我们一起见证这个无比重要的仪式。作为一个导演,能够执导《苏菲的世界》这样一部电影,是我的运气,也是我的荣幸,请大家放心,我一定竭尽全力把这部电影拍好,请大家拭目以待,谢谢。”
席晋不是不善言辞的人,只是他不太喜欢在这样的场合上说话,所以只是简单地说了一段就下去了。
而且他后面还有不少人都要上台说话,他少说几句,后面的人就能够多说几句,毕竟开机仪式的时间不能耽误。
席晋说完之后,演员们也都一一上台说话。
这次的演员阵容并不强大,除了赵新月这个新生派小花之外,其他都没有什么名气,不过都是实力派演员,其中不少都是之前跟席晋合作很多次的演员。
从底下观众的反应就能看出每个演员的知名度,其他演员上台,观众们都是象征性地鼓鼓掌,等到赵新月上台之后,反应明显热烈多了,毕竟现场还有她的后援团到场。
等到所有人都说完话之后,张重接过话筒走上了舞台。
露天舞台毫无遮挡,下午两点多钟也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张重猜想席晋把开机仪式定在三点钟是不是就为了选一天中最热的时间,寓意红红火火。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么今天的太阳能够让席晋满意了。
上台之前张重留意了一下时间,距离三点钟还有十分钟,留给他的时间并不多,剔除准备时间至少三分钟,他说话的时间也就六七分钟的样子。
“大家好,我是张重。”
咔咔咔——
张重眯了眯眼睛,他忽然感觉,其实两点多钟的太阳也并不是十分刺眼,相较而言,这些相机的闪光灯杀伤力更强一些。
“你是谁?你从哪里来?你往哪里去?”
张重一开口就问出了人生三大终极问题。
下面鸦雀无声,连闪光灯都等了那么一会儿。
“我想在场的很多人都曾经或多或少地思考过这三个问题,如果你们曾经考虑过这个问题,那么你们的一只脚已经站在了哲学的世界当中。有些或许会问,这么说来是不是大部分人生来就有一只脚踏在哲学的世界当中?”
提出一个问题之后,张重笑着摇了摇头,“在这个问题上,我们可以换一个思路,我们是不是原本就在哲学的世界中,只不过生出来之后有一只脚踏出来了而已?好像也可以。”
底下的观众们顺着张重的话往下想,还真是这样。
看到观众的反应,张重又笑着说道,“你们有些人是不是在想,我刚才说的那些东西就是哲学?很遗憾地告诉你们,虽然我刚才说的东西有些玄乎,但它并不是哲学,而是一种诡辩论。我想告诉你们的是,并不是所有云里雾里的东西都是哲学,如果你们想知道什么是哲学,可以去看看这本《苏菲的世界》,如果你们懒得看书,可以等到电影出来之后去电影院支持一下,未必能够解开你们所有的疑惑,但是你们看过之后应该会有所得。”
“最后说一句题外话,焦湖岛的风景很好,各位看完仪式之后可以在四处转一转,这里离湖边还有有一些距离,你们可以走到更靠近湖边的地方,那里会更加凉快一点,谢谢大家。”
张重说完之后直接下台,换主持人上台。
主持人大概说了两句,然后工作人员就把相机给抬到了台上来。
相机盖了一层红盖头,等到三点钟的时候,席晋他们准时掀开了相机的红盖头,开机仪式算是完成了一半。
剩下的一半就是主创人员敬香了。
这个开机仪式已经算是比较简单的了,有些比较信这些东西的导演会弄一些更加复杂的仪式,特别是以前香江的导演们,开机仪式有一套标准的流程,一点点都不能错。
当然开机仪式也算不上什么迷信,更多的是为了有一个顺利的开头,也有一点心理作用在里面。
至于敬香的时候心里面拜的是谁这没有一个准确的说法,拜谁都行。
参与开机的人内心都是振奋的,因为这将意味着他们会开启一段新的征程。
开机仪式结束之后,现场主创人员接受记者采访,张重则带着自己家人还有刘风一家子在岛上逛了起来。
晚上还有开机宴,张重原本是不参加的,不过席晋盛情邀请,张重也就没有再拒绝。
其实他也想在现场再跟主创人员多交流,因为他对这部电影是抱着许多期待的。他希望自己跟主创人员一起多待一会儿,就能给他们更多的激励。
晚宴的时候,张重安排胡慧芳他们单独坐一桌,他自己则跑去跟席晋他们坐了一桌。
这一桌子,除了导演席晋以及主演赵新月之外,其他人张重都不熟悉。
不过作为金主和原著作者,这些主创人员当然对张重熟得不能再熟悉了。
张重坐下的时候,发现面前摆着一张卡片,上面写着no.001,序号上面写着抽奖券三个字。
“哦,还有抽奖环节啊。”张重笑着问道。
席晋笑着解释道,“原先我是没准备搞抽奖的,不过点金石纺织找到我,说愿意赞助开机宴抽奖奖品,我把这事跟徐总报备了一下,徐总点头同意了。”
张重点头笑道,“点金石纺织好像在业内还挺有名气的吧。”
“是的,他们的丝巾非常出名,这次的一等奖就是他们的最新款限量版丝巾。”席晋说道。
“那还挺有诚意的。”张重说道。
点金石纺织是国内知乃至在全世界都比较知名的纺织品牌,名字听起来好像不怎么大气,不过他们产品却很贵。
席晋说的这次的新款限量丝巾张重不知道,不过张重之前偶然见到过一次他们家的限量款丝巾,那条丝巾价格是四万多。
这次既然也是限量款,应该也不会便宜。
“是啊,他们这次诚意很足,除了一等奖之外,还设置了总共六个级别的奖项,数量很多。”席晋说道。
吃饭之前,席晋他们这些主创人员又上台讲了一会儿话,这次张重就没有再上台,而是坐在下面看着他们。
说话的时间不长,大家随意聊了聊就下来了,然后就进入到吃饭环节。
等宴席到了一半的时候,抽奖环节开始。
不论奖品如何,抽奖这个环节总是非常振奋人心,而且这次的奖品还算不说,所以现场气氛非常热烈。
抽奖是从后往前抽的,先抽最低级别的奖,大奖留在最后。
四等奖的时候,洪玉娇抽到了一个,张重看到洪玉娇也在领奖人当中,心说她运气不错,不过后面张重却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三等奖的时候,胡慧芳中了奖。
二等奖的时候,许雨涵中了奖。
一等奖,张重自己中了奖。
他们两家大人加上小孩总共八个人,其中有四个人都中了奖,而且还都是四等奖以上。
这次的抽奖是人人都有奖的,但是前面四个级别的奖加起来只有五十多个,今天参加宴席的总共有两百多人,平均下来四等奖以上获奖率低于五分之一。
也就是说按照正常概率,他们八个人中有两个人能够中四等奖以上都是偏高的概率了。
最吊诡的是,他们还是分开中的。
不否认确实有可能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张重的第一反应还是抽奖被动了手脚。
在许雨涵中奖之后,张重已经感觉不对劲了,等到宣布他总一等奖之后,他整个脸都有些发黑。
他没有立即上去领奖,而是转头问席晋,“这抽奖的事情是你们负责的么?”
席晋其实也感觉有些不对劲了,所以听到张重问他就知道张重在想什么。
“不是我,抽奖的事情是点金石纺织自己做的,我去找他们负责人。”
张重一把拉住席晋,“不用了,我来解决吧。”
今天毕竟是开机,张重也不想把现场弄得不愉快,而且这种抽奖动手脚的事情也不好查。
说完之后,张重就抬脚上了台上。
主持人热情地把张重迎上去,宣布了他获得了一等奖,而且还隆重介绍了这条限量款的丝巾。
等到主持人介绍完毕之后,就准备将奖品递到张重手里,不过张重却没有伸手去接,而是示意主持人把话筒给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