臧福生

fex9c精华都市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起點-409 習慣有好有壞看書-2spbh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休息了一天,张凡他们和扎克斯坦一起登上了直飞茶素的飞机。
扎克斯坦也是铁了心了,深怕张凡反悔。
一行人中,还有强生的大区经理。这家伙这次是真的上心了。以前虽然重视,可还没到上心的地步。
而这一次,强生经理是真的领略了一下张凡的厉害,所以这一次名义上是陪着张凡去茶素,其实人家是去茶素开分公司的。
强生在华国西北只在陕市肉夹馍的城市有分公司,连鸟市都没有,这次人家就打算直接在茶素弄个强生在华国的分部。
飞机上,扎克斯坦和张凡坐在一起。两人坐的是头等舱。
原本张凡他们出行都是坐经济舱的,因为他的这个级别,只能报销经济舱。也不是张凡坐不起,主要是张凡觉得在头等舱有点亏。
这或许就是医疗界和金融界的不同吧,比如飞刀的医生,坐头等舱的很少,就连商务舱的都不多。几乎都是清一色的经济舱。
机票是谁出的?是患者出的。
当得知人家金毛扎克斯坦坐的是头等舱,陈生不乐意了,赶紧给张凡专门换成了头等舱。
可老高在啊,张凡不可能自己去坐头等舱,所以陈生咬着牙给老高也换车了头等舱。因为按照老陈的理解,特种骨科和茶素人民医院的比拼这时候已经开始了。
王亚男撅着小嘴,“陈院,你太抠了吧!”
要是其他医生说着话,老陈可要好好给上上艰苦朴素的党课了。
可王亚男是人张凡的女徒弟啊,据说还是大弟子。
不看僧面看佛面不是,“没票了,没票了,不然我就给你换到前面去了,你说说,你跟着你陈叔叔,什么时候吃过亏!”
老陈随口就把王亚男糊弄过去了,他这会的心思全在张凡身边的扎克斯坦身上呢。
欧阳已经交代了,能多了解就多了解一点,毕竟多了解一点,说不定能砍深一点呢,这都是真金白银的。
张凡和扎克斯坦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虽然看着是闲聊,可扎克斯坦这会被张凡都快气炸了。
张凡想知道的,想了解的,他就能用英语说出来,虽然磕磕绊绊的,但是意思还是能表达清楚的。
可轮到扎克斯坦问他想知道,张凡又不想说的时候,张凡就开始装着听不懂了!
真的是蔫人出坏怂啊,扎克斯坦气的牙龈都肿了。估计扎克斯坦肚子里早就用F开头的词语骂了张凡无数遍了。
飞机越过雪山,可以说是从华国东头飞到了华国的西头。
飞机终于落到了茶素机场。
张凡一下飞机,乖乖,欧阳弄的排场太凶了。不知道从哪个矿老板借了几辆大奔驰不说,还把政府接待领导的长红旗也给弄出来了。
黑色的一排车队,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茶素市医院,不是医院而是银行。
欧阳其实也是这个意思,要是平时,别说接张凡了,能派个120来都不错了。
可这次,老太太直接要把医院打造成一幅土豪的架势。反正老娘有钱,不差钱,想要花小钱把老娘打发了,门都没有。
也就是茶素没更好的车了。原本欧阳准备让开飞机过来,虽然茶素机场不让茶素医院的直升机飞过来,可这还是事吗?
地球競技場
主要是茶素的救援飞机让欧阳打扮的如同广告公司的通勤车一样,欧阳也有点不好意思,拿出来显摆。
但,一定会让飞机在医院飞几圈的。不菲都不是欧阳的本色了。
人的习惯很可怕。这玩意有好的一面,也有坏的一面。
茶素的领导一听市医院要举办什么会议,还要领导参加,茶素老大都想去鸟市开回去了。
主要是茶素医院现在太可怕了。以前的时候,他还能压制欧阳,现在直接没了办法,欧阳动不动就把领导往她办公室里带,办公室里的那幅字就是欧阳吓唬领导的法宝!
原本说好的,茶素不再给医院拨款,茶素医院也不用上缴国外患者在茶素市人民就医的就收入。
结果被欧阳给赖了,不上缴这一条欧阳是认的,不用拨款欧阳也是认的,可她说医院不认可不拨款这一条。
老高天天来政府,如同上方的一样,见到领导就说茶素政府欠债不还。最后政府不得不拨了一半的款,说起来都是泪。而且现在据说张凡还上了总经理的名单,茶素医院更是打不得惹不得的存在。
所以当听到茶素医院邀请领导出席的时候,茶素的领导头都大了,他觉得茶素医院又要要钱了,这都成了条件反射了。
这就是习惯。其他不说,就说说普通人对待感冒的习惯,张凡在呼吸科转科的时候,就曾遇到过这么一个病号。
姑娘长的就不用说,特别漂亮,当时已经是深秋了,高挑的身材穿着黑色呢绒的半身开叉裙,纤细的腿上穿着紧身的黑色裤袜,微微中都泛着亮光。
殘幻
炮灰女配的無限逆襲
微风吹过,裙摆随风舞动,腰肢带着秀发也随着秋风扭动,如果有飘落的金色树叶落下。真的,怎么看,怎么让人觉得这是一种风景。
可当姑娘靠近以后,就这种美感就没有了。因为姑娘咳嗽的如同痨病患者一样,哐哐哐的就像是要把肺都要咳出来了。
医生给姑娘说,天冷了,多穿点,姑娘为了身材穿的好像家里没钱买衣服一样。
医生说感冒了,轻易不要吃抗生素。结果姑娘又钱多的都吃到头孢吡肟了,这个药说实话,在医院里,不是副高职称的医生都是不让开的。
结果,姑娘不知道在哪买的,吃着吃着,一到天冷换季的时候,就如同移动中的颤抖机一样。
感冒到底是啥病。
其实,感冒分两种,普通感冒和流感。
而且,大多数感冒都是病毒造成的,不管是普通感冒还是流感。所以,你吃抗生素不光没用,还吃出其他细菌的抗体出来了。
如果是普通感冒,说实话,你就喝点白开水,等着自愈就行了。
如果是流感就要对症治疗了。
什么是普通感冒,什么是流感。说实话,别说一般不从事医疗行业的人了,就算是有的医生都分不出来。
不过,张凡知道自己内科不好,所以在呼吸科的时候,扎扎实实过了一边内科。
華娛之大導演
王的寵妃
用张凡总结的话来说:
普通感冒就是让患者有点乏,有点瞌睡,懒懒的没啥胃口。当然了,光懒懒的,可吃起饭来一顿能吃三四个猪蹄子,这就不是感冒了,这是懒病。
重生之女王崛起
而流感,就会发烧,咳嗽,最大的区别是流感会传染,而普通感冒一般是没有传染性的。
很多人一发烧,就赶紧降温,其实不超过三十八度五,管都不要管,就大口喝水,用温毛巾护住脑袋就行了。
发烧是什么,发烧其实就是身体内的神经系统调高了温度,因为它也发现外来的病毒在身体内欢声笑语的生儿育女呢。
所以,它就调高体温。病毒其实和人差不多,如果天气超过四十度,人是不是也没心思啪啪啪了。
所以,记住!!感冒的时候轻易不要吃抗生素,轻易不吃镇咳药,抗生素不是万能药物!请把这个习惯改掉,就如茶素政府的领导一样,不要总把茶素医院当着是要钱的,人家现在也有能力自己出去找食了!
就在茶素领导犹豫,徘徊,想要去鸟市开会的时候,当天的央妈十套的早间新闻出来了。
领导一看,放心了,西装革履气势浩荡的去了茶素医院。

kvue5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愛下-406 和我家領導去談吧-btzx1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医疗上的事,别说外行,就算内行翻车的也多的很。其实不光国内,国外也都多的很。
而且,特别奇怪的每当有一个天才或者英雄出世的时候,往往就有一群打不过他的人联合起来和他对抗。
03年的时候,不知道是嘴馋的吃了挖坑的壮阳甲还是补阴的果子狸,当年就出事了。然后一老头力主一种治疗方式,大剂量激素冲击下配合各种抗病毒药剂。
说实话,03年以前,市面上买的所有的抗病毒药剂,几乎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是安慰剂,也就是说,你吃和不吃作用差不多。
吃了最多也就是能骗骗你自己,哦,我生病了,可是我吃药了,应该没事了。
这种情况下,大剂量激素冲击,有奇效,能救人,但大家都清楚后遗症相当的重,股骨头坏死。什么意思呢,就是你大腿和胯连接的地方会萎缩死掉,也就是有大概率的变成瘸子。
而当时在首都有一帮专家也有了一套治疗方式,后遗症小,对患者温和,可这玩意治愈率太低太低。直接可以说,命大的活,点背的挂。
老头救治了很多,救活的人数也很多。首都这边,救活的虽然不多,但也是有的。然后,十年后,老头救活的一些人出现了后遗症,股骨头坏死。
而首都这边,没有一个人出现大的后遗症,接着就是讨伐,说实话,当时医疗圈的思想都是混乱的,大家都很迷茫,就如街边老头摔在地上一样,扶不扶?
因为有太多太多事后的诸葛,还有撇开当时大环境下研讨这个事情的,我就能把圆的给你弄成扁的,你奈我何。
可以说当年的老头要是心态不好或者性格软弱一点,估计能被气死。也就没了后来封神的老头。
其实,在当时的环境下,要让患者自己选,估计有很大一部分人会选择激素冲击,因为这玩意虽然有后遗症,但能活下来。
婚謀不軌:臺長,錯情蝕骨 謙謨
选缓和治疗的有没有,绝对有,毕竟这个世界上不乏敢赌命的勇士。
毒妃萬萬歲:邪王太妖孽
所以,大家都羡慕第一个吃螃蟹的,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成第一个吃螃蟹的,这种人首先就要有一个坚强的心脏。
而张凡的底气不在于他有或者没有一个坚强的心脏,而在于他知道结果。他在系统中大量的做过对比,他的这个术式,绝对是未来医疗发展的新方向。
所以,他不在乎,更不会觉得扎克斯坦的邀请有多么的珍贵。
而且,看病救人,如果张凡只为了出名或者只为了钱财,随便找个师哥,随便找个沿海的医院,他不香吗?
可张凡不愿意,现在赚的钱,怎么都够花了,而且,最重要的是,救死扶伤带给他的成就感,绝对不是一天赚几十万能媲美的。
这种成就感是能上瘾的。
当张凡拒绝个人和扎克斯坦合作憨后,扎克斯坦赶忙说出要和张凡的医院合作。
原本大家因为嘴炮们的言论对张凡的术式略有点保留,毕竟人家可以代表官方的,结果没想到扎克斯坦竟然如此的急迫。
大家都不傻,这一听,再看张凡的时候就不一样了。
扎克斯坦的眼珠子都快要跳出来了。
網遊之終極法師 淩傲天
因为他看到三岛的医生已经蠢蠢欲动了。
别看三岛现在感觉不行了,其他行业不好说,可人家的医疗还是很厉害的。其他的不说,就说内科年鉴,虽然是金毛国的医疗期刊,可挂的还是人家三岛的名字。
扎克斯坦的感觉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
從此刻開始讓世界感受痛苦 天際白
因为张凡又笑了!
术前的时候,他觉得他能把握住这个小年轻,他觉得给点钱,给点利,绝对会哭着闹着喊爸爸的。
结果,张凡不管没被把控,他还寻思着挖扎克斯坦呢!
然后扎克斯坦觉得手术后,应该能降伏这个棱角分明的医生吧!
结果,扎克斯坦心里都在流血,因为没打过!
他张口说合作的时候,张凡笑了,在扎克斯坦的眼里,张凡笑的是那么的期待,笑的是那么的愿意。
结果,扎克斯坦又哭了,张凡他说他不合作!
现在,扎克斯坦急中生智的要医院之间的合作,甚至他都把祈求的目光看向了华国的领导。
不是扎克斯坦有多么的爱财,也不是扎克斯坦对医学进步有多么的迫切,说实话,要不是张凡差点一锤子把他的锅给砸破了。他才不会这么着急呢。
天才,天才人家见过的多了。他宁愿脊柱学科永远这样,不要发展,然后闷声大发财才好呢。
可现在不行了,就算无法把控张凡,但也要参与到张凡新的术式研发中来。
虽然他借着一帮嘴炮的嘴占时稳住了华国和其他国家的医生,可大家不是傻子,等会议结束在看几遍录像,大家啥都明白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张凡这个华国医生一心要研究,不光一心要研究,他还准备着把这个技术扩散化,这不是要了命吗!
黴女翻身記 風之輕寒
张凡还没说话,领导轻轻的转头看了看扎克斯坦,然后对张凡说道:“张院长,如果没有特种医院的参与,您的这个技术估计多久能成型。”
张凡心里略微思考了一下。“成型倒是不用多久就能成型,可没询证医学的支持,具体量级的数据就无法收集,也就没法大面积的推广!”
领导想了又想,又问了一句,“我可以向上级申请,让询证医学方面的专家来集中攻坚你的项目,你觉得应该能有多久时间。”
这话一问,不光张凡尴尬的不知道说什么,就连讲台上的扎克斯坦也尴尬的看着两个人低头私语。
可他不敢生气。
“没事。有一说一,你放心大胆的说,我和你师伯还有你师父都是认识的。”领导轻轻的笑了笑。
估计也时候被张凡给感染的。
“额,我们国家专职循证医学的只有十来个人,而且还是和金毛国联合办的,所以……”
这下轮到领导尴尬了。
说过来说过去,循证医学到底是个啥玩意。
其实,通俗的来说就是负责医学计量单位的一个学科。
以前没有这个概念的时候,往往一个疾病的治疗,靠的是医生的经验,也就是所谓的经验医疗。
一个病人,阑尾炎犯了,到底切不切,这全凭医生的经验来说话的。
神眼保鏢
而循证医学就是大量的采集术前术中术后的患者资料,然后形成一个量化的治疗,比如什么程度必须切,什么程度不能切。
这就是这个学科要干的事情。
比如张凡的这个术式发明了,传播的时候,如果没有一个量化的数据和论文,别人没经验啊,难道必须要靠张凡一个一个带吗?
不可能的,所以循证医学的重要性就凸显出来了。
当张凡这么一说,领导尴尬的说道:“看来咱们和金毛合作势在必行了?”
张凡说道:“想要短时间成功,就必须合作!”
“好!”领导点了点头。
然后看向扎克斯坦,“我方原则上同意合作,不过具体的还是要和张院长谈。
这次的骨科年会很成功,大家各抒己见,同台竞技,高手与高手之间擦出了革命性的火花,这就是年会的宗旨。
而不是所谓的大家上台说说过去,随便谈谈成绩就算是年会了。
所以,我提议,把这种年会常态化,做成华国乃至世界骨科的一个盛会,我想扎克斯坦博士一定会大力支持的。”
说完,司机领导看着扎克斯坦,如同和张凡的笑容一样,和蔼而可亲的看着扎克斯坦。
扎克斯坦汗都下来了。
“对,这个提议很好,我代表特种医院保证,绝对会年年有重量级的医生来参与华国的骨科年会!”
说完,扎克斯坦看向了司机领导。
意思就是,我帮你了,你现在要帮我!
“呵呵,张院长,我觉得和特种骨科医院还是可以谈一谈的!”
扎克斯坦放下话筒,就走到了张凡的面前。他心里想着,“你们领导都同意了,你现在应该不会再拒绝了吧!”
没想到,张凡又笑了。
扎克斯坦都快哭了。
“这个事情,我原则上也是同意的,毕竟强强联合互惠互利,还是可以的。”
张凡说到着,不光水潭子的老赵撇嘴,就连林聪都撇嘴了。
“这小子不光啥都不知道,脸皮还厚,死活不要脸啊!”
要是让张凡自己说自己的水平扎克斯坦差不多,张凡会不好意思,张不开嘴,但让他说茶素医院有多强,他绝对能说出来的。
说完,张凡还没等扎克斯坦咧嘴笑呢,张凡又说道:“不过我只是个常务院长,负责的是临床治疗,至于合作与否,您还要和我们院长亲自谈一谈!”
扎克斯坦都有心把张凡给撕吧了!
不过形势逼人,他咬着牙和张凡握着手,低声的说道:“张院什么时候回茶素,我将和您亲自前往茶素。”
招財小醫妃:王爺乖乖入局
就在这个时候,媒体们终于放开了,闪光灯就如CS的闪光手雷一样。
重生西遊之大唐皇族
终于,摆拍结束后,送走了领导,张凡也想去休息休息,毕竟今天的两台手术还是挺累的。
就在这个时候后,强生的华国大区经理,立马就跑了过来,热情的哟,看向张凡的眼神就如看向他失散多年的爸爸一样。

3bt98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醫路坦途 線上看-405 不,你理解錯了熱推-52l7t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或是因为历史的悠久的缘故,体制内的好多东西,都是有惯例的,甚至惯例了几百年上千年,很是让人纳闷。特么好像这玩意就是混体制的专有属性一样。
比如务虚不务实,嘴炮们现在就是这样,而且你还对人家没辙,抓思想搞调研,听起来好像也很重要的。
可左听右听好像有点车轱辘的架势。
最重要的是说话棱模两可,你这样理解也行,那样理解照样也行得通。反正万变不离其宗的就两种方式,锯箭法和补锅法。
蘆葦 深海z
锅没破,砸了然后给你再补上,箭头子在肉里,可人家把箭杆子锯断,然后说事情完成了,去找负责箭头子在肉里的医生去吧。所以自古就有句说,百里侯以上的职位都是家传的。
其实传的不是官职,而是人家的做官之道。这玩意你让一个小平头百姓去琢磨,等琢磨的半透了有点意思了,结果人老了该退休了,所以……
嘴炮们的这一番话,听的让人不舒服,特别是让年轻人心里好像上不去下不来的难受。可人家就是车轱辘话,张凡要是以后真的成功了成一代名医了,人家会说,当年自己就看好张凡,而且还专门提醒过张凡,让张凡注意收集询证医学的证据。
要是失败了,他会说,你看,当年我就明确说过他不行,我的眼光还可以吧!反正这种事情哪一行都有,哪一行都不缺。
最重要的是,嘴炮们要让扎克斯坦觉得,他们是支持扎克斯坦的。
等扎克斯坦拿过话筒,微笑着看着场下的听众,特别是张凡,他也观察了一番。“呵呵,到底还是个年轻人啊!”
当张凡听到嘴炮们的一番话,心里还是不舒服的,他现在还没修炼到荣辱不惊,拜上将军的地步,所以脸上看起来很是严肃。
了解张凡的都知道,这是张凡生气了。因为没有生气的时候,张凡永远都是笑着的,看起来就好像永远让人觉得无害一样。
很多时候,你不努力就得让人说,行你不行,就不行人家说吗?可你努力,还是有人在叽叽喳喳挑毛病。
所以很多年轻人往往栽倒在不是困难面前,而是跌倒在别人的嘴皮下面。
张凡不乐意了,结果左边的林聪拿手按在了张凡的做手上,右边的高院按在了张凡的右手上,还有身后的老陈轻轻的在张凡后背拍了拍。
他们担心张凡跳起来和别人打嘴仗。说实话,嘴炮们最不怕的就是和你打嘴仗。他用他的长处搞你的短处,你能赢吗。
张凡轻轻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事。张凡从毕业后还真的没受过这样的气,说实话,要是没大学那段穷困而奋斗的经历,他说不定现在早就跳起来和这帮人干仗了。
我的團長我的 蘭曉龍
嘴炮们说的再难听,总比人家小姑娘翻着白眼问张凡有开房的钱没好受一点。
所以,有时候往往眼前的苦难说不定就是日后成功的元素,人生很长,谁说的上呢?
扎克斯坦接过话筒,轻轻拍了拍麦克让会场里已经有点纷乱的会场安静了下来。
很多人心里特别失落,妹子的,自己人明明很厉害,反而我方有点地位的人就是不看好自己人,这还和外人比什么啊,直接认输不就行了吗!
当大家目光集聚过来的时候,扎克斯坦笑着开始说话了。他从手术室中出来的时候,给嘴炮们笑脸,让嘴炮们错误的认为自己答应了他们的要求。
这所有的所有,其实就是为了现在。如果不时候张凡,他用的找给这帮华国的嘴炮给笑脸吗?如果不是张凡,他用得着来华国吗!
用不着,华国市场的确大,可用不着自己来啊,派个联席主a席这样的角色已经就让华国惊叹了。
所以,他现在要开始表演了。
一个成功的顶尖级国际医院的院长,绝对也是一个成功的演员。
“脊柱外科,骨科学中的未来之花。随着生活环境的改善和人类对自我健康的追求,对于脊柱疾病的治疗也将越来越高。
我的鬼胎老公
脊柱的疾病具有它格外的特色,骨科学中能做脊柱的都是骨科医生中优秀中的优秀,而能创造脊柱新式术式的医生更是天才中的天才。”
这句话一说,虽然是全程英语,可在场的人几乎都能听懂,也就是张凡和一些领导反应略微慢了一点。
这方面,张凡的步伐和领导的步调绝对是一致的。
别人惊讶的张嘴都快合拢了,张凡才在脑海里翻译过来,哦!原来是夸我呢。
可这个慢一拍,却让扎克斯坦在心里对张凡的地位又提高了一点。
嘴炮们脸都青了,一股被人挖坑活埋的感觉涌上了心头。特别是卫生部的司机领导有意无意的朝他们多看了几眼。
“小伙子虽然年轻,但真的沉得住气!看来还是要下血本了。”
陰陽術士
扎克斯坦心里想着,嘴上继续说道:“华国的医疗发展很快,几乎已经赶上了金毛国,几乎已经超越了世界上很多很多的国家。
但,就如大家所见到,华国医疗中还有一部分有待提高,就如华国专家所说的,华国的询证医学还在起步阶段。
萌娘星紀
如果说因为询证医学的不足,而导致先进治疗方式的延后,我觉得是对天才和患者的不负责。
今天的手术很精彩,特别是华国张博士的手术,另辟蹊径,虽然现在还不能完全确定这种术式的完美行和安全性。
淘寶人生
但,我们特种骨科医院愿意在这方面给与全力的支持好让这种术式早日成为一种完美的术式。”
说完,会场里的人,特别是年轻人都被鼓舞了。
掌声,雨点一样的掌声响了起来。
“这才是专家,这才是学者的风度!”
很多年轻人相互说着。
但,很多已经有了地位的医生虽然也在鼓掌,但脸上的表情却很淡然。
虽然华国的医疗主体不是商业化,可他们大多数都是去过金毛国的,太明白这些人的秉性了。
武霸荒宇 那人獨居不好
越是顶级的医疗,越是用钱说话的。
比如华国的顶级医院,说个不好听的话,虽然票贩子把门诊号炒的价格翻了好几倍,但总的来说普通人是有机会到顶级医院瞧病的。
虽然越是大的医院,医生护士的态度越是让人受不了。
可在金毛国,就极其的不一样。梅奥为啥牛逼,一个私人医院为啥就牛的飞起,因为这种医院就如以前的黑a社会一样,这家伙是收保护费的。
比如一个亿万富翁,没有年年给医院捐献科研经费,一旦需要看病的时候,对不起,请预约,请排队。
这还是富翁,普通人想都别想。
所以,每年在新闻上都会看到,那个那个土豪给梅奥捐了多少多少,其实这些钱都是买门票的。
怎么不见他给公立医院捐钱啊!
所以,对于扎克斯坦的话,也就糊弄糊弄一般的年轻医生,糊弄糊弄不懂行的领导,对于正儿八经了解医疗行业的人,对于扎克斯坦的话根本不会感动。
这种人,投入一分绝对会收十分。
不过,现在可以确定的是,张凡的手术真的厉害,已经打的特种骨科医院都开始低头了。
如果拿特种医院来对比的话,它就是华国的水潭子骨科,甚至比水潭子在华国更权威。
当人家伸出橄榄枝的时候,卫生部的司机领导脸上终于云散日出了,他看着张凡,恨不得替张凡赶紧答应下来。
领导们都反应过来了,张凡当然也已经在脑海里翻译过来了。
紋神修道
他笑了笑。
扎克斯坦看到张凡的微笑,心里的石头终于落地了。
股神傳奇:重生金融之復仇
嫡手遮天:彪悍太子妃
“太难了,不枉费我又是设局让嘴炮出头,又是自己表演。终于把这个小子打动了。呵呵,到了金毛国,就由不得你了。”
扎克斯坦笑的更真诚了,褐色的眼珠子盯着张凡就像是看到小白兔一样。
手术前招揽张凡的时候,很多人心里虽然羡慕,但总有一种好像不应该去的感觉,可现在,扎克斯坦的表演打动了太多太多的。
好多人都想着这么好的事情怎么轮不到我啊!
不要说其他人,就连林聪都有点纠结。毕竟是世界上最顶尖的医院,如果真的能得到这种医院的支持,可以想象未来的发展前景是多么的宽广。
“不好意思,我们医院已经成立了骨科研究中心,谢谢你的好意。”
扎克斯坦都准备下讲台来和张凡拥抱了。
结果,张凡不去!
不光扎克斯坦,会场里的人都如同扎克斯坦一样,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
“你看看,你看看,这家合伙太不识抬举了。”
一个嘴炮恨不得上去代替了张凡,可惜人家不要他。
“额!不,你没有理解我的意思!”扎克斯坦瞬间就把已经快狰狞的脸给变了回来。
“我的意思是,我们医院之间的无缝合作。就如当年我们国家的飞行员一样,怎么样。这样可以吧!”
说完,扎克斯坦不光看着张凡,而且还看着卫生部的司机领导。

dfz5m人氣都市言情小說 醫路坦途 ptt-388 各有打算相伴-w3btq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当司机级别的干部要来的时候,很多很多人都开始关注了。
比如说一些号称是骨科专家的,一不在医院坐诊,二也不在学校教书,可人家就能在各种教科书各种专业资料书籍上挂名,也很是有点名头的。
他们往往都是游走在各种的期刊杂志中,或者在其他医生晋升的时候能说上话,或者在别人科研出成果要评选奖项的时候,人家能举个手。
反正就是医院站不住脚,教不了硕士博士有不屑于去带本科生,可人家就是有名气。一个普通一点名片盛不下人家的各种名头。
卫生部的意思其实就是去看看,看看有没有机会让这种会议在华国成为一种常态化的会议。
什么行业到了顶尖的时候,都是竞争性特别强的,而且还是相当保密的。如果没有顶尖专家齐聚,没办法参与到顶尖专家制定的规则当中,很是危险的一个事情。
人家高兴了带你玩,人家不高兴就不带你玩。你一点办法都没有。就比如当年南边的白药厂,进了港湾后,从上到下很多人都在质疑。
你这个里面有致癌的材料!你这个药品里面都毒副作用!药品必须把材料写清楚!然后带路党在华国这边也开始,药品关乎人命,关乎健康,必须放开材料!这是我们的权利,这是药厂的义务!
吵的翻天覆地。真的,说实话,这个药是干嘛的,当年小鬼子处心积虑都没把方子弄到手,结果差点让带路党给弄翻车了。
这就如同要金毛把抗癌药物的制作工艺给放出来一样,可能吗?
阿三号称能仿制全世界的药品,可他做的和人家做的能一样?
所以,很多时候,华国也很鸡贼,我想办法悄悄的参与进来,然后再想办法主导。这次卫生部就是打着这个心思派了一个领导过来看一看,看看到底有没有机会。
当然了,这种机会能看明白的人很多,比如一心琢磨仕途的那些人也能看明白。所以当一帮医生出发后,一大帮嘴上的著名专家也出发了。
强生大区经理,原本只是负责华国销售,至于财政,人事人家强生这边派了其他人的。销售业绩不好,他就背锅的,一旦出现比如回扣出现问题的时候,他也背锅的。
以前是没辙,可这次就是机会啊!
他先要财权,花多少钱不好说,但如果要做报告,做申请,做预算,时间和机动性上就差了很多。
现在你给不给吧,不给估计这次的会议就弄不成了。反正张医生说了,就喜欢让我做安排,你看着办!
这个意思一表达,强生总部估计也想了想,就勉强的把财权先给了一部分,不过他们也想好了,卸磨杀驴!
大区经理原本想着试探一下,结果,还真要来了,他也不是傻子。要来以后,第一个想法就是要紧紧的跟在张凡身后。
具体怎么办呢?简单,花别人的钱办自己的事!
一波一波的医生从四面八方,海内海外涌入了连大。
强生公司也开始大面积的宣传,全球脊柱骨科医生齐聚连大,将为华国脊柱患者带来福音,有希望接手顶级专家手术的患者,请在我司平台注册申请,我司将在两天内挑选患者。
这一弄就更了不得了。
有关系的患者找关系,没关系的患者烧香拜佛,希望被选上。甚至有的患者也从自己的城市来到了连大。
两个效应一积累,加上强生精准宣传,更多的骨科医生和更多的骨科患者也开始向连大走来。
一时之间,让原本就已经略有衰败的城市忽然好想热闹了起来。
原本不怎么在意的连大政府也着急了。乖乖,要是接着这波学者风,要是把这种会议总部设在咱连大,乖乖,这就太厉害了。
环卫的、管交通的,一时之间全都上了马路。
张凡也没想到,原本就是个意气之争,弄成了一个盛会。
让他讲话,他估计有点怯阵,要是让做手术,他没啥可怕的。听说差不多全球脊柱方面的专家都要来,张凡还是挺期待的。
……
张凡刚来连大的时候住的是五星级酒店,不知道为什么,当事情越弄越大后,张凡直接被人家邀请到了政府办的一个招待所。
张凡挺纳闷。
原来这事情弄大了以后,竟然连华国总经理都知道了。
人家看问题的高度和张凡看问题的高度就不一样了。虽然没直接联系什么人,可办公厅的还是给连大这边交代了。
会议期间,请照顾好张凡医生的生活!
这才有了张凡被请到招待所。这个招待所不光不对外营业,而且门口有警卫,带枪的警卫。
虽然招待所的设施看起来没五星级酒店那么富丽堂皇,可意境绝对不是酒店能比的,几个简简单单蓝布沙发,简简单单的木头书桌,木头书柜,瞬间就让逼格高了许多。
就如有部电话里说的那样,大班台老板椅,那是贸易公司。
……
“张院,您看看这样合适不是合适!”坐在会客沙发中的强生经理拘谨而小意的望着招待所的环境,连腿都不敢翘。
他给张凡的是这次张凡发出来的解剖图和当时演讲的会议整理稿。
张凡翻了翻,“挺好,费心了!”张凡没多说话,他算是看出来了,这帮人你不硬气,人家能把你当傻子玩。
他也不说话,就等着对方说。经理原本想说话,结果一位庄重大气,穿着制服的服务生敲门进来了。
“首长,您的铁观音!”
总经理舌头都快打结了。
睡觉有警卫而且看架势好像这就是生活秘书啊?
他看向张凡的眼神都不一样了,以前觉得张凡就是个年轻而技术高的医生,结果,今天,他才发现。
什么院长,什么医生,这都是人家的伪装,现在好了,人家不装了,摊牌了。
总经理在心里把筹码又提高了好几个档次,而且还打定心思,这个秘密只要张院自己不说,他绝对是不透露出去的,说不定人家就爱个这样的调调!
“因为您的手绘图和演讲报告,具有相当重要的科研价值。我们已经着手安排我公司的科研人员准备就您的这个发表一个专业论文。
当然了,论文版权还是您的。我们就想……”
大区经理看了看张凡,咽了口吐沫,张凡好像没啥表情,就接着说道:“我们就是想,让我们公司挂在您的论文上。您放心,我们是有润笔费和劳务费的。”
“哦?”张凡没想到他们想这样干,张凡原本以为他们就是单纯想做个图片给发出去,没想到人家想的这么多。
张凡拿着材料,脑海里面再考虑,“这玩意能发表个啥论文啊!了不起就是一点小技巧,一点小归纳总结,能干嘛!”

y18sh精品小說 醫路坦途-387 不可沽名學霸王看書-5lou1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院长,这个史密斯我是知道的,当年我去进修的时候,很多顶级运动员都是他们的会员客户,一旦受伤需要手术,就会找他们的团队治疗。
这个团队很特别,大部分都是白人医生。外围医生中只有少量的棒子国和丸子国改了国籍的医生。
在手术方面,特别是精细手术方面,绝对是目前全球顶级的团队。
张凡的水平的确很厉害,可毕竟只虎难敌群狼,我的意思是,不行我带几个人过去一趟,反正也不远。”
青鸟,林聪回到科室没多久,老林看到关于张凡和金毛老头的消息后。就又来到了卢老的办公室。他准备也要去连大。
卢老头生气都还没结束呢,张凡就又弄出了这么一个幺蛾子来。
虽然对这个兔崽子生气的咬牙切齿,可别人要是欺负张凡,老头可不答应。
“行,你带上几个主任去吧!”
卢老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自己的手机,他也担心,深怕张凡有困难打来电话,自己没接到。张凡现在好歹都是一个三甲医院的常务院长了。
可在老头眼里,张凡好似还是没长大一样,而且所有学生弟子里面,原本想着最后一个弟子会老城一点。
结果没想到,这个兔崽子比前面的徒弟都能折腾。
真的,老话说的一点都没错,人老以后,就是爱财爱子。老头对钱倒是看的不重,可对于徒弟,特别是张凡,相当的重视。
茶素,市人民医院里,财务科还有招标办,器械科被欧阳整得的鸡飞狗跳的。
“就签个十年!我们骨科器械就要弄个十年以后再招标。”
老太太气势汹汹的站在一排人的面前。真真的是有便宜不占王八蛋。
“院长,五年是最长的了,再长就犯纪律错误了。”
“我没收回扣,你们没收回扣,张凡更没收回扣,怕什么,有什么可怕的,政府的人来,你就说是我说的。让他们来找我!”
欧阳不讲理起来真的是一点理都不讲。
“院长,咱还是安稳的先占五年的便宜,签多了,要是强生真不履行合同,咱们打官司必输。”
器械科的科长苦笑着劝说欧阳。
“这叫什么事啊。”欧阳不甘心的甩着手走了。沾不到便宜了啊!而且老太太还要去看看骨科的人收拾好了没有。
许仙、王亚男、周成福在老高的带队下,已经准备向机场出发了,陈生打来电话的时候,茶素医院都轰动了。
不是因为张凡要和金毛老头决斗,边疆毕竟是边疆,虽然到了信息时代,可毕竟人才交流上还是差了一点。
这边的医生和其他城市的医生交集其实不多。医学在华国其实是一个相对保守的学科。各省都有自己的医学院校,有的甚至不止一所。而且医学生也是出国最少的学科之一。
也算是自产自销,自我繁殖!
茶素医院轰动是因为张院在外面要做手术了,最重要的是张院又摇人了。
这代表着什么,这代表着医生们又可以出去跟着拿钱去了。
张凡几次出外手术,已经给茶素市医院树立起了好几个榜样了。现在医院里,大家都流传着这么一句话。
听张院的话,做有钱的人!以前的时候好几个外科主任都有点抗拒张院进自己的科室。
因为张凡不像其他的医院领导,来科室都是象征性的查个房,看看水电门窗是否安全,看看护士是否漂亮,看看医生是否回扣拿的多了。
张凡一旦盯着一个科室,用不了多久。主任的权威和威望就在这个科室塌方式的下降,这都是血的经验啊。
张凡进了肝胆科,肝胆科好不容易从普外中分了出来,结果张凡弄出了一个肝胆研究院,一下就把肝胆科和普外科合并到了一起。
肝胆的主任都没地方去哭,斗争了十几年,好不容易拉出人马,自成一个山头了,结果张凡上位以后轻飘飘的把他十几年的努力给毁于一旦。
可又没办法抗争。而且除了几个主任不乐意以外,其他医生都是相当支持张凡的决定,科室合并后。
其他不说,就科研一项,现在老厉害了。不说国内的,就一个丸子国的合作项目,都让大家劲头十足。
这种研究,一旦成功,就是钱啊。
这就好比,在原来科室的时候,主任会对手下说,好好努力,明年哥给你娶个嫂子。而现在,则是好好努力,明年自己娶个老婆。
所以,主任们哭没用,没人支持他们。
就如现在一样,张凡让陈生打了一个摇人的电话。
不光骨科,就连急诊中心的薛飞都喊着要去:“我也是骨科,我也是骨科出身,我和张院还是……”
结果欧阳到了现场,老高压不住人,可欧阳以来就不一样了,欧阳一来,大家都没了声音。
欧阳斜眼瞅了一下薛飞。
薛飞立马就明白了:“科里还有好几个病号,我去看看,你们都收拾好了,我也放心了。到地方,一定要给张院带句话,保重身体,别太累了。要是忙不过来,我们不是还在呢吗!”
薛飞讪笑着给老高他们说了两句话,虽然心底里还想去,可欧阳来了,欧阳的那个眼神就是:赶紧给老娘滚!四肢着地的滚!
他敢在老高面前吵,还有很大把握的让老高带上他,可在欧阳面前,借他两个胆子,他也不敢。
陈生原本就没通知老高,老陈清楚,欧院压着老高。可欧阳知道这件事情后,就把老高从政府里喊了回来。
如果是去开会什么的,派个陈生跟着张凡就行了。陈生方方面面的都能应付的过来,可今天要和金毛医生较劲,老陈就不行,欧阳想都没想,直接派老高带队。
“什么是名气,名气就是别人吹出来了,就和广告上的东西一样,都是吹出来的。他金毛的医生能有多厉害?
厉害的医生能来华国?所以,你们不要怕,有什么可怕的。这次去一切行动听指挥,我希望大家在张院的带领下,打出我们华国人的风采,打出我们茶素人的气势,打出我们茶素市人民医院的名气来。
同志们,有没有信心?”
“有!”几个人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欧阳就好这一口,这种时刻谁要不配合,她就能让谁放下行李去科室上班!
“呵呵,好,精神面貌都不错。出发!”欧阳站在台阶上方,一手叉腰,一手挥舞,就好像当年解放军过长江一样。就差吟诗一句:不可沽名学霸王!
水潭子的出发了。老赵有两个目的。一不能让金毛骨科在华国张扬,因为他觉得华国骨科必须是水潭子的执牛耳,二呢顺便教育教育张凡。
青鸟的出发了,林聪带队,他们也不光是为了帮助张凡,这种场合如果能顺带的打出青鸟骨科名头,也是不错的,而且他还要问问张凡。
在三甲医院中,如果不是专科医院,一般情况下,骨科都是富裕户。不光医生有钱,科室也有钱。
哈医佛学院的几个附属医院,“嗨,西北的跑来咱这疙瘩和金毛叫板,咱不能缺席。他西北的要不行,我们就上,让金毛不要目中无人。”
东北的也出发了。他们打着助拳的旗号是寻思着问问张凡,解剖图还有没了!
隔着洗澡盆的海河骨科也要来,反正也不远。
当张凡和金毛要比手术的事情发酵的越来越大的时候,隔壁棒子国和丸子国的骨科也知道了这个事情。
特别是当脊柱分解图放出来的时候,这两个国家更是上心了。
骨科矫形,反正是关于矫形的,不管是骨头还是肉,不管是牙齿还是脸蛋,人家棒子国也是相当厉害的。
可他们始终在精细脊柱上没什么建树,和金毛谈了好久,也弄不到,所以当他们得知强生年会上有精细图的时候,他们也要来。
而且,为了能赶上,人家在连大的大使直接找到了连大的政府,意思就是,这种事情我们也要参加。
棒子都来了,丸子更是不会缺席。都是亚洲人,身体器官方面都差不多,所以他们想都不用想,丸子的外务省还是什么机构直接和华国外交打招呼。
这些医生们来,都是准备要亮一手的。所以必须在人家连大的卫生局报备。
刚开始的时候,先是茶素的,然后首都,过了没多久,青鸟的、东北其他的城市的,还有海河的,甚至后面连丸子国的,棒子国的都来报备了。
而且只有骨科。卫生局的干事都害怕了,这么多的外地医生来这边,他们要干什么,他们想干什么?
所以,为了避免出了问题担待不了,他们直接上报卫生部,卫生部的领导寻思了寻思,派了一名司机干部,也不知道怎么想的,他们要派司机?难道来开车吗?
金毛的联席主a席等火头稍微下去了一点后,就觉得这事情有点问题。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把张凡的分解图发给了自己以前的团队。
然后把张凡要挑战权威的事情也通告了团队的领导。
金毛这边的精细脊柱团队一看,不得了啊,这幅图都快追上他们研究的成果了。不行,这样的人一定要收拢在自己的手里。

cqm3f精华都市小說 醫路坦途 起點-381 三筆定江山分享-s6a7w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如果说,年轻人觉得张凡没啥成绩,没啥名望。最重要的是觉得张凡应该靠着裙带站到台子上混名气来了,所以心理很是不服气。
年轻人不服气归不服气,可不敢闹,对于他们来说,这地方是什么地方,是老师,是科室主任风光的地方,就算心里难受,也就最多在下吗悄悄说一说。
但,坐在中后排的一些医生们就不乐意了。“凭啥你就能上去,凭啥就让我在下面坐着。你一听都没听过的医院院长,还是常务的,凭啥啊,凭啥你在这这多同行面前站在主席台上发言,这么风光的事情,为啥不让我上。”
张凡刚上台,原本想做个自我介绍,别人都介绍了,自己也准备萧规曹随。结果,下面嗡嗡嗡的,中间很多同行们都想站起来。
“嘿!大家估计都认识我。不过大家的表情怎么这么严肃呢!”张凡想的略有点美,说实话,医疗行业中能得到同行的认可,很是不容易的。因为会场太大,距离太远。还要是距离近一点,听到大家的话,估计张凡能被气糊涂了。
好在强生的应急措施也很厉害的,没多久就有好多医生对应的支援进入了会场。有些漂亮的小姐姐蹲在医生身边,悄悄说着什么。
如果真的按照名望,发表论文的数量和质量,张凡站在这里真有点勉强。
但,这地方不是正儿八经的医师协会的会议,人家强生是为了卖货,张凡多厉害啊。就现在肠道内窥镜方面让丸子国给先夺得了头筹,强生华国大区总经理都气的拍了桌子。
所以,这次他们要在脊柱和关节上拿下张凡,虽然张凡没啥论文,没啥名望,更不是什么学校的教授,可人家的手术太厉害了。
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了一个事情,真正了解医疗圈内谁的水平好,往往不是医生,而是这些器械商,药品代理商,一点都不夸张的。
强生公司的漂亮小妹妹流着汗水终于安抚好了各位医生。其实要是论常规骨科手术,在坐的医生没一个是张凡的对手。
不光金毛的满世界跑场子作秀赚钱的主a席,也不管水潭子的副主任,在常规骨科手术,真没一个是张凡的对手。
但,张凡目前差就差在诊断,差就差在对医学前沿性的研究,这是他的短板。
诊断,是无数病号无数岁月积累出来的,前沿研究,这是真金白银堆出来的。
系统中只能锻炼他对已知疾病的治疗,可没训练他的诊断,因为骨科只是一级,所以系统中还没对前瞻性的训练。
如果真靠金钱来堆,说实话,不谈其他,就茶素政府的那点税收,把裤子当了,也未必能支持的了就一个骨科的前沿研究,所以,华国从当年一群赤脚医生到现在追上第一集团,真特么是个不可思议的事情。
大家终于安静了下来。
主席台上的人这个时候也开始相互打听。
“这谁啊?”国内的几个医生相互打听。
“这谁啊?”金毛和港湾的医生相互打听。
“看着有点眼熟,死活想不起来。”水潭子医院的副主任摸着脑袋想。
其实他熟悉的不是张凡这个人,而是张凡这个名字,因为他们可是的大主任曾今说过这么一嘴。
这个时候,张凡讲话了。
“各位老师,各位同行。我叫张凡,是茶素人们医院的一名骨科医生!”
说实话,这是张凡最有底气的一次自我介绍。
以前在普外,在胸外,在脑外,他真的都不敢大声说,每次都是别人问的实在是没办法了,才扭扭捏捏遮遮掩掩的说自己是骨科医生。
真的,张凡都不好意思了,自己注册的骨科医生,还跑到人家台子上做手术,实在太难为情了,而且经常被别人发现了被诘问!
现在终于,终于可以大声的说,我是骨科医生,我今天来参加的是骨科协会的会议。
当张凡开始说话后,原本睡觉的也不睡觉了,因为不能上台风光,又觉得自己不比台上的谁差,现在好像出现一个比明显比他差的,觉都不睡了,瞪着大眼睛,一定要看看这小子能说点啥。
而年轻医生们更是聚精会神,比听前面几位都认真,就想着自己要是能找出点错误来,然后站起来大声的给他指出来,自己不光会得到老师的褒奖,更会得到前辈赞赏和同学的羡慕,想象都美死了。
所以,一个比一个认真,一个比一个关注。
张凡虽然选择了和前面几位相同的开头,自我介绍。
但,他没吹牛。他觉得没啥意思,如果没有系统,他也就是普普通通的医生,有了系统他才在系统磨练出了技术,说实话,让他吹牛自己多厉害多厉害,他会羞愧!
所以,当自我介绍完毕后,张凡直接打开笔记本,把这几天准备好的文件调了出来。
身后超大型的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标题!
“骨科手术技术的小总结!”
当这标题打出来的时候,大家都傻了!真的,不是吓傻了,而是觉得这位台上的医生,这位所谓的常务院长太不要脸了!太把自己当会事情了。
特别是一些坐在中间的医生,扭着身子和身边的人相互而笑。
“呵呵,真是,开玩笑啊,在咱们面前讲手术总结,哎!不知道他等会要是被后面跃跃欲试的学生们给问住了,他到时候怎么下台!”
“该怎么下台就怎么下台,反正小地方小医院的小院长,谁也不认识他,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拿上几张站在台上的照片,回去说不定从常务院长就变成了院长了,都是常规操作,老兄,强生堕落了啊!”
“是啊,堕落了,你说干的什么事情啊!太没节操了!现在啊,这人啊太不讲究了!”一个眼泡如掉的如同下垂的什么一样的副主任气氛的说着。
他昨晚端着82年的皇家礼炮和小妹妹喝交杯酒的时候咋不说!
主要是张凡所在的医院太没名气了,以前医院的医生们从古至今的就没进入这个国外器械商的眼里,所以大家都不明白,张凡当然也就不明白了。
正儿八经的牛逼医生,谁来参加这种给人家强生背书的会议啊,全都是上,上不去的医生罢了。
张凡一旦进入工作状态,根本就不在乎外界的环境了。
他不管下面众人的精彩,但他一定要把自己准备的东西讲出来。
这些全是他在系统中磨炼的时候自己感悟,自己总结出来的。
“脊柱!”显示屏上出现了一个立体的脊柱,不过对于张凡来说,这种脊柱还不能精准的表达自己磨炼出来的技术。
顺手拉过一面白色书写板,然后都不用工具,就徒手,用油性笔开始在白色书写板上画脊柱的分割面。
张凡在打开骨科的时候,他在草纸上都不知道画了多少这样的分解图,可以说画秃了钢笔也画秃了岁月。
当张凡徒手在书写板上画出第一个分解图的时候,大厅后排的青年医生们,不仅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
画的太标准了,就如同像是拓印在书写板上的一样,而且,最最让他们惊讶的是,张凡的分解图比教科书上的还精细。
正面、侧面、矢状面,三幅分解图,张凡大概用了十分钟。
就在这十分钟里,后排的年轻医生们从刚开始的惊讶,到慢慢的震撼,最后,聪明一点的直接拿出手机,卡卡卡!直接开始拍照。
只能拍照了,因为张凡画的太详细了,太标准了,标准详细到别人都无法去模仿。
一个带头,其他人开始恍然大悟,有的甚至从后排跑到了会场的前台,恨不得贴在书写板上。
甚至有人嘴里低声的念叨,“我去,我怎么拿了个缺了口的苹果啊,我怎么没带我的单反啊!”
眼袋发肿的油腻医生,不懈的对身边的另一个医生说道:“切,画的好看有啥用,找两美术学院的学生,画的比他漂亮多了!”
他不识货,可身边的这位识货啊。
这位如同没听到身边人的话语,眼睛盯在脊柱的分解图上,就如同痴了一样,眼睛盯的动都不动一下。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原来这里有一根细微的神经偏斜三十九°出了椎间孔,天啊,我当年怎么就没看到这张图啊。”
人体解剖,医学的基础。甚至可以说最基础的一门学科。
好似很简单。
其实不然,张凡的师伯当年弄了一个华国人的肝脏解剖图,就如华国的原子弹爆炸一样,在华国医疗圈放了一个蘑菇云。
为什么大家如此的震惊呢?
因为,人各有异,教科书甚至是一些老牌的解剖书例如大名鼎鼎奈特,其实都是画的最最常见的解剖图。
而一些细微变化的变化,根本没办法画。
因为这玩意是从标本上,一个一个慢慢切割描述出来的。一个肌肉,没有十几万的标本根本不敢去画特意的变异结构。
十几万标本,还是去世时间不长的标本,说实话,很难。
可,当医疗越到高端,越要讲究细微,一个变异的神经你不知道,一刀切下去,结果患者莫名其妙的阵发性疼痛。
医生都疯了,明明按照教科书上做的手术,做的相当的精细,可怎么出现这样明显的神经痛呢?
就是因为没有大量的标本让他们去归纳。
可张凡有啊,他在系统中什么标本没有。
所以,当他一点一点把教科书上都不曾描述的神经,一点一点的画出来的时候,会场里彻底沸腾了。
金毛国的老外直接双手举起十指变抓,如同韦爵爷的神龙的抓手一样,“额的神啊,他是怎么做到的,天啊,他一定是来自地狱的魔鬼,天啊!”
三幅图!
姑娘终于大着胆子说了一句:“您能不能稍微靠边一点,让我拍一下,我矢状面的拍不到。”说这话的时候,姑娘都感觉要哭了。

gspbo精品都市小說 醫路坦途 txt-380 你不就是有個好爹嗎!看書-6vlr0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江湖上传言着这么一句话,不怕领导讲原则,就怕领导没爱好。说实话,有些人真的是挖空心思的想办法勾兑。
一点一点,耐心绝对比一个绅士面对性感女性的时候好。
对于招待,强生这边做的相当的好。爱玩牌的,带着去玩牌,喜欢唱歌跳舞的,带着去金碧辉煌的娱乐场所,爱面子的,就想法设法的弄到连大顶级的会所,左右不过是钱的事情。
真正不好招待的是张凡这种,好吃且会吃的人。有时候他也在想,小皮裙大长腿不好吗?人家不是都在说,年轻人急色吗?这位怎么就不急呢!
红泥小炉,素手调粥的事情真的不好干,不光要上档次,还要有品质,不光要品质还要有特色,为了这顿饭,说实话,比找两个过气的明星都麻烦。
“张院喝点什么茶水啊。”电视台的少妇如同主人一样热情且不落媚俗。能掌握好这种火候的,绝对是见过大世面,见过大场面的人。
早年间这种人物大多在各种艺术团体中,后来慢慢的不知道为什么,好像都转战到了电视台等一些低调奢华的地方去了。当小老百姓还在讨论明星,护士的时候,人家已经华丽变身了。
“我们张院就爱喝个铁观音!”人精就是人精,陈生的人情世故,察言观色真的到了一种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因为他从张凡微微倾斜的身体中看出了不安和抗拒。张凡对上小姑娘,比如脑勺姑娘,笑一笑都能让姑娘吓哭了。
这种风里来雨里去的少妇就不同了。一颦一嗔中让张凡措手不及。如果是个油腻男,插诨打科中顺便捏捏小手,蹭蹭大腿,说不定能勾兑出一段风流韵事来。
但张凡不同,理性的说,张凡虽然对以后的道路还没有一个特别清晰的发展方向,可对于不能干什么,他是明明白白,这就的感谢当年大学时,他追求别人,别人给他早早上了一节社会课。让他的脑海里始终保持这一根弦。
就连上班后,贾苏越都给他好好上了一课。所以这人啊,能在大学的时候丢人,早早就在大学把该丢的都丢完。
不是有个几代曾说过这样的话,真正在年轻时代见过经历过的人或者在年轻时代跌了又跌然后爬起来的人才会顶得住蜜糖般的诱惑。
对不对的不好说,但有当年女同学和后来贾苏越这两碗酒垫底,张凡在男女问题上想的特别通透。
而陈生则把张凡真正的领导。他明白,这个时候该他出手了。
这也是当张凡成为常务院长后,欧阳第一时间就让陈生跟着张凡的原因了。可以说真正是社会人的是欧阳和陈生,张凡还嫩的很。
少妇毕竟是少妇,张凡真的招架不住,不过陈生一出手就不一样了,拉着少妇东扯西拉的闲聊,陈生在医院院务会上都能张口就说的片叶不沾身的人,嘴头子上的功夫好了不得。
陈生缠着少妇,张凡算是顺了一口气。对于另一边的年轻姑娘就好打发的很,毕竟年轻,面皮还嫩,相对来说矜持一些。
一会的功夫,高挑的旗袍服务员就端着张凡要的铁观音来了。张凡借着喝茶的机会,低头不怎么说话了。身边的年轻姑娘一有说话的动作,他就赶紧端茶杯。
看着张凡的架势,强生的经理也明白,张凡不是道中之人,也就熄了想办法勾兑的心。他也明白,能如此年轻,走到如此高的地步,绝对不是白给的。要是真让随便两炮弹给打翻,他还真要建议公司慎重了。
所以,看着不停端杯喝茶的张凡,强生的大区经理更是谦卑,更是热情了。人其实就是这样,如果有点能力,然后越有操守,别人越是尊重。
“张院,听说您爱吃海鲜,这地方厨师的手艺都是老一辈传下来的,绝对不是隔壁东方学的,您今天试试,看他们到底是不是真的。”
大区经理笑着给张凡说。
张凡笑了笑,心里想:“这特么谁的嘴这么碎啊,弄的满天下都知道我张凡是个吃货!”
说归说,吃货总比流氓医生强多了。
没多久,菜就开始流水一样的上来了。而且胖子厨师和大堂经理笑呵呵的亲自进门介绍了菜品。
说来奇怪,连大明明是东北的明珠,可连大很多人说话不光和东山人差不多,就连口味都有股子海蛎子味。
海参,并不是北方特有的红烧,而是小碗里掺杂着小鱼小虾,清如水的汤中,不见一点点油花。
黑灰色的海参,略发白的小鱼小虾,还有飘在碗中一点点的芫荽,看起来倒也不错。
在胖子厨师的注视下,张凡原本要用筷子,结果人家说,这道菜要用汤勺。在胖子厨师怀疑的目光下,张凡拿着汤勺轻轻的挖起了海参。
张凡没用对工具,估计胖子厨师心里也纳闷这个美食家弄不好是个高仿。
其实早年间,海参也不是啥名贵菜,不知道从那一年开始,海参的价格就和驴皮一样,跳着往上涨。
特别是驴皮胶,早年间其实用的是牛皮,后来才用的黑驴皮,反正概念化了。
轻轻的把汤勺放入嘴中,嗯!没啥味道,黏黏糊糊的,都用不上牙齿,舌头就把发软如豆腐的海参压碎后。
张凡脸上有了变化。
厨师还真有点水平,当张凡舌头压碎外面的胶原蛋白后,海参的内皮竟然能给张凡一种脆香的感觉,当咬破海参内皮的时候,味道这才迸发出来。
鲜,鱼虾的鲜美这个时候才正儿八经冒了出来。当张凡脸上发生变化的时候,胖厨师才笑了出来。
他就怕这位被重点关照的美食家吃不出来!
压轴菜是个石首鱼,张凡反倒没觉得有什么出色的。张凡的美食家是别人捧出来的。不过北方的海鲜真的比南方的好吃。
虾和螃蟹,张凡吃了不少,这也让胖子厨师出门的时候都有一种子牙挂了感觉。
第二天,会议开始。第一个发言的是联席会的主a席,老头大约有七十岁了,英语发言,张凡能听个八九分,不过好在有同声翻译。
当初张凡来的时候,总觉的这种会议得有多高大上,参会发言的人应该提出多高端的学术问题。
结果,前半截老头吹了当年自己在HSS医院的骨科主任经历,中间一点又吹了自己曾今发表过什么级别的论文,最后又把不知道多少年前做的手术幻灯片给大家放了放。
里面清一色的都是强生的器械。虽然老头发言报告的时候里面没有提一句强生,可最后硕大的显示器中强生的标志格外的显眼。
老头下了台后,张凡心里想,这个或许就是名誉顾问一样的人物,或许就是个暖场的人,后面的应该有点东西。
第二位华国水潭子的一位副主任,还是什么协会的主a席,结果模式都没变,先吹自己院,然后吹自己论文,最后放自己曾经做过手术的幻灯片。
两位暖场的?张凡心里纳闷。他抬头看了看主a席台下会场中的医生。除了最后面年轻一点估计是导师带着来见世面的研究生用一种崇拜的目光看着讲台上的报告者,其他略微上点年纪的要不低头看手机,要不抬头出神,甚至有几位都睡着了,估计昨晚太累了。
第三位,港湾圣玛利亚的骨科主任上台,一口标准的三岛英语,不过这位略微谈了谈自己的科研方向,但是也是浅尝辄止。大篇幅的还是自己吹自己多厉害。
张凡真的失望了。早知道都是吹牛逼,他就不来了。难道跑这么远来就是为了练听力?
张凡在第六个位置发言,要不是他在主席台上,他都有心出去转转了。太特么无聊了。
终于熬到了自己发言,张凡觉得自己准备的不伦不类。
他想着是和同行中的佼佼者讨论讨论骨科的前瞻性的问题,结果其他人全都是吹牛逼的。
但,张凡也没想着去改自己的发言,不是来不及了。而是有所为有所不为。吹牛,是很爽,但没用。
当张凡走上发言报告的讲台,会场中嗡嗡嗡的开始了一阵窃窃私语,几千人的报告厅里,大家一起窃窃私语,混合起来就如同飞机起飞一样。
因为每一个上台发言者,在身后的显示屏上都会有一个简短的简介,比如曾今在什么医院什么大学干了什么职位发表过什么论文。现在在什么医院或者大学干什么职位研究着什么,然后把发言者的擅长的项目也列举了出来。
比如金毛的老头,擅长的脊柱。
当台下嗡嗡嗡的时候,好多睡觉的人都惊醒了,不知道还一位会议结束了。
最后面的一些年轻医生,看着张凡的样子好像都没他们大,再看看显示器上的简介,一个比一个惊讶。
惊讶的不是张凡如此年纪就当了院长,惊讶的是简介太简单了。论文没有,出国,没有。连当院长的医院都没听过。
这都算了,最让他们接受不了的是,手术擅长一项中,从创伤,到脊柱,从手外到关节,几乎囊括了骨科所有的学科。
“我去!这位太牛逼了。”
“没看到人家是院长吗,估计今年他们医院要进大型设备了,强生不得不舔啊!哎,我们苦巴苦的熬学历用什么用,还不如人家有个好爹。”
“你怎么知道人家有个好爹啊!”
“你傻啊,没个好爹,这么年轻能当三甲医院的院长,这都不懂!兄弟不能一心只读书啊!”
年轻的医生大多数都是这种想法。因为张凡太平凡了,太不出名,太年轻了。
年轻的都让研究生们产生出一种对世界的不信任了。

twl7g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醫路坦途-379 無處不在的炮彈鑒賞-e0koi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张凡在就点洗了一个澡,换上了一套略微贵一点的衣服,原本张凡寻思着,怎么舒服怎么来,结果舒服到也舒服了,可别人没拿当盘菜,所以名望不足,只能靠衣装来添了。
张凡自己的衣服从来没自己操过心,邵华的眼光张凡还是肯定的,当然了,不肯定也不行。
“身上挂上一万,哎,也没见有多少好啊,板板正正的,连坐都要小心!”张凡自言自语的收拾了一会。
他寻思今晚的宴会肯定有很多大佬出席,所以西装革履领带皮鞋,那叫一个鲜亮,张凡在镜子里瞅了瞅,领带没歪,衣服没皱!
没多久,强生的小王就来了,小伙子飞机场没接到张凡,现在可不敢再把接待张凡的事情交代给别人了。
“张院,您休息好了吗,要是休息好了,我们出发吧,经理已经先去准备了。”
“哦,晚宴不在酒店?”张凡好奇的问了一句。
“呵呵,就点的晚宴都是招待其他人的,您是单独招待的。”
“哦,哦,哦!”张凡不甘心的摸了摸自己的衣服,好像白折腾了。
强生这种级别的年会,大佬有好多,最多的还是周边医院的主力医生。宴会主要招待的其实就是这些主力医生,而大佬,强生这边是单独招待的。
因为强生在这行当太久了,所以明白主力医生们一起招待无所谓,而且这些医生也喜欢在一起相互认识一下,互通有无。
可正儿八经的大佬就不一样了。一个看不上一个,看在钱的面子上,大家在会场上或许没什么,要是私下里拉在一起,弄不好就能搞一个抬杠大会。
所以,人家按照级别,专门分开招待。
其他人什么标准不好说,张凡这边就能让人感觉不一样。
吃饭的地方在连大老虎山,还是狮子山,一个建在半山上的会所,正儿八经的面朝大海,巨树森森下,会所周围飘荡着水汽,就好似建在半空中一样。
会所大到是不大,就一栋小楼,山林中的鸟叫声,远处大海的海浪声,站在这地方,绝对能让人产生一种挥斥方遒的感觉来,要是有点文采的还能朗诵个什么诗篇,要是没啥文采,绝对会喊一句:我艹!
小王开着一辆沃尔沃的越野,陈生在副驾驶,后面就张凡一个人。
“原本给您准备的是奔驰,结果最近这边开调研会,所以就……”
张凡无所谓的笑了笑,倒是陈生说了一句:“沃尔沃也不错!”
到了会所,经理已经在等候了。“张院,哈哈,休息的怎么样,弄了一点小特色,听别人说张院不光手术做的好,还是个美食家,今天请张院试试这边的厨师的手艺!”
经理说的声音不大,给人的感觉好似他和张凡的关系特别密切一样,这种人都是人精里面的人精,怎么和医生打交道,怎么说话对方爱听,他绝对算是高手。
张凡看着陈生苦笑了一下,“看来我这个好吃的毛病,大家都知道了啊!”
陈生也笑了笑,没说话。
“哪里啊,张院您是不知道我们对羡慕,您这是既能在专业中出类拔萃,还能在生活中品出三味,这要大智慧的!哪里如我们一样,就是为了糊口而已!”
进了会所,倒也没如同张凡想象的那样金碧辉煌,反而到处都给人一种古色古香的感觉。进了大厅,就看到两个女士笑着迎了上来,其中一个年轻一点,另外一个大约在三十五六之间。
论看人岁数的眼光,张凡绝对是高手。越对人体解剖熟悉,越是对人的年纪看的越准。现在的这个年代,看脸是不准的。
一般看脖子,脖子的肌肉是比较难动刀的。然后看厚度,就是看身材的厚度。特别是苗条的女性。
越年轻给人的感觉是越单薄,越是上年岁,给人的感觉是越圆润厚实。
“这位就是张院吧!天啊,比我想象的还要年轻,怪不得赵经理没事就说张院如何如何,比起其他专家,张院太厉害啊!”
年岁大一点的女性笑着伸出了双手。声音格外的好听,再加上落落大方的举止,一下就给人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强生的大区赵经理笑着给张凡介绍道:“这位是连大健康节目的主持人!”
张凡和对方握了握手,笑着寒暄了两句。然后另外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性也走了过来。
“张院,久仰啊,您在魔都的时候,我当时也在魔都,可缘悭一面啊!”年轻姑娘的眼睛都好像会说话一样,略带一种嗔怪,又略带一种惋惜的样子,说实话,绝对让人感觉一种又是正经又是妖异的感觉。
“这位是省电台的台柱子!”
“哦!幸会幸会!”张凡心里一紧,暗暗嘀咕,这位赵经理要干嘛!
其实,张凡也多想了,赵经理招待张凡,不能随便拉人,拉男人来也不合适,拉个张凡的同行过来也不行,拉个他们公司的也没牌面,所以,就拉了电视台和电台的主持人来太高招待的标准。
而且,人家两位其实就是拿着钱来吃饭的,吃完饭各自走人,所以张凡想的有点深了。
毕竟还是没见过世面啊!
年轻的女士坐在张凡左侧,稍微年纪大一点的坐在张凡的右侧,陈生坐在电视台女士的旁边。大区经理作陪,小王在门口应陪。
“张院,咱们喝点白酒助助兴?”
“我不喝酒的!”
张凡笑了笑。“专家就是专家,和我们单位旁边的区医院的医生就是不一样,他们天天大中午就喝的脸红脖子粗的!要不张院我们喝点红酒?”

5jzkh人氣連載都市异能 《醫路坦途》-378 李鬼和李逵鑒賞-p56mg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但凡只要是在社会上历练这么一两年,就绝对不会给张凡一个后脑勺。虽然张凡年轻,可穿的虽然不是让人看的发酸发涩的奢侈品,但总的来的也绝对不是街溜子的打扮。
而且最重要的是虽然是一脸农民样的小麦色,但眼神绝对很正,没有一点点成年男性看一个性感女性的那种侵略性的样子。
在学校的小姑娘,学习还算可以,而且长的漂亮,估计追的人不少,所以傲气还是有的。她在机场站了半天,就不下十来个小伙子打着问事的名号来要电话。
张凡也算倒霉,因为边疆的飞机算是晚的,姑娘也在爆炸的边缘。虽然带着陈生,陈生不在欧阳和张凡面前的时候,绝对是个成功人士的状态。
可在张凡和欧阳面前,就不一样了,看着略有点猥琐。
一个年轻的黑脸小伙子,一个略有猥琐的中年大叔,一看就不是科室主任。
她接了这么多人,那个主任不是器宇轩昂目不斜视的,哪有见人就笑的,所以姑娘第一时间就觉得这家伙又是个要电话的。
“警察就在前面,你再不走,我可要喊了!”北方大妞胆气还是相当足的。
张凡看着对方的后脑勺,真的闹了一个大红脸。
陈生不乐意了,要上前理论,张凡赶紧拉住了,因为姑娘太漂亮,又高挑,穿的有时髦,过来过去的旅客已经把目光投了过来。
有几个爷们已经跃跃欲试的想来英雄救美了。
而且看这个姑娘的架势,要是真喊一嗓子,够丢人的。
“走,走,走!”张凡拉着陈生赶紧从一边快步离开了。
“我倒无所谓,可您……”陈生一脸的生气样。
“嗨,谁让咱没名呢,行了,自己走也没多大的事情。”
“哎,领导就是领导,这胸怀啊,我是比不上,张院等会我去给他们组委会说一声。”
“算了,都多大的人了,和人家小姑娘有啥计较的!”张凡无所谓的说了一句。
张凡他们走了,打着牌子的姑娘也没当一回事。上卫生间的厂家代表也赶了出来,“看到张院长了没。边疆的旅客我看着都出来了!”
“还没有呢,我一直在这里站着呢!”姑娘甜甜的给对方笑了一下,一天五百元的工资,笑容还是很甜的。
结果,越等越没人,眼看着旅客们都走完了,还没见到张院长。
“就是这架航班啊,怎么没人呢!”器械商自言自语的拿出了电话,一边拨号,一边问:“小刘啊,就没人过来和你打招呼吗?”
“没,没,没有!”姑娘这个时候,心里开始当当当的了。
“难道,难道,那个黑脸的小伙就是张院长?不可能吧,看着比我大不了几岁啊!”这话她没敢问。
“喂,张院啊,哈哈,我是强生的小王啊,哈哈,上次在魔都和您见过。我们在机场呢……
额,您已经打到出租车出发了啊!”
挂了电话,小王也不多话,直接带着人就开始追,一边跑,一边嘴里念叨:“哎呦喂,哎呦喂,就撒了个尿的功夫,就撒了个尿的功夫啊,这可怎么办啊!”
姑娘这时候也紧张了,“张院长什么来头啊!”她小声的问着。
知道自己办错了一件事情,这时候也开始忐忑了。
她怕的不是器械商,反正一天五百的工资,大不了不干了,可要是真是个骨科专家,这要是记恨在心里,以后还想不想在这个圈子里混了。
原本器械商的干事小王对这个姑娘略有舔的架势,谁让姑娘漂亮呢,这时候心里早没什么念想了。
“你连个人都盯不住,等会回去一定要给张院长诚恳的道歉,你也是学医的,你知道参加这个会议都是专家,你自己掂量着吧!”
说完,他朝着停车场跑,小姑娘委屈的跟在后面跑。原本想着能认识个大佬,结果惹了大佬!
张凡他们的出租车在前面跑,小王他们的商务在后面追。
小王也不敢再给张凡打电话了。不过这事情也掩盖不了,为了挽回自己的过失,他早早就给酒店的强生大区经理打了电话。
大区经理劈头盖脸的把小王骂了一顿,挂了电话,就赶紧的在酒店门口等候。一边等候,心里一边在懊恼。
虽然张凡在骨科方面还没啥名气,如果真按照骨科名气来说的话,这次会议张凡是没资格参加的。
就算是院长也没用,茶素医院才多大,而且又是边疆医院,本来就没啥名气。
可张凡是复合型专家。强生不光是骨科方面,可以说只要是医疗方面的器械,强生都有涉及,而张凡呢,前半年的时候趟平魔都涉外,人家是有什么手术做什么手术。
这可了不得啊!
原本这次张院来,强生的大区经理要去亲自接,可没想到金毛和华国为这次会议背书的专家都到了,他不接待说不过去。
金毛国的首席专家,称呼挺长,金毛国骨科医师联席会主席。
反正就是个专家,说实话,这家伙如果只是骨科医师协会的主席而不是联席会的主席,这就很厉害了。
骨科医师协会到底能干啥?
这样说,这组织每年也不干啥,就发布一点骨科治疗指导性的意见,而且这个意见发布出来以后,往往就会让很多国家的骨科医学教材发生变化。
而且,人家的年会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影响力也是最大的骨科年会,每年在金毛国的赌城差不多有全世界五万多专家在这里齐聚一堂。
而且参加会议的人员没有一定学术水平的,人家还不接待!
可这个金毛国的骨科医师联席会,就差了好几个档次。如果做个比较的话,这个联席会就是李鬼。
很多人都觉得华国人手段多,其实人家金毛的手段不比华国这边的差。说金毛国的人直率,真诚,都是被驴踢过脑袋的。
很多金毛国的骨科专家在大学或者实验室医院站不住脚,或者年纪大了拼不动的时候,就会进入这个联席会。而这个联席会其实就是强生弄出来的山寨货。
医生为了赚钱,强生为了卖货,一拍一合,早年间糊弄了不少国家。不过这些专家在鼎盛期的时候也能算的上一方诸侯了。
而华国这边就没办法说了,协会是有,但华国这边没特别强大的公司,而医生们呢又各自为战,首都的看不起魔都的,南方的看不起北方的,北方的看不起东北的,西北的藏在角落里颤颤发抖。
这次强生花钱想把华国有名望的骨科医生全都号召起来,然后压美敦力一头。虽然人家是李鬼,可胜在有钱,所以人家的规模也不是一般的年会能比的。
张凡的出租车还没赶到酒店,接他们的商务已经到了酒店,估计路上都超速了。一头汗的小王到了酒店门口,看到自家的经理如同门童一样,在酒店门口,心里就直发颤。
外企不好干,外企中的这些华国中层更是不好说话。
大区经理也没多说,不过看小王的眼神可就是相当可怕了。
没多久,张凡的出租车也到了酒店门口。
大区经理一看车里是张凡,瞬间笑的脸蛋如同菊花盛开一样,赶紧跑到车门前,打开车门,一个手放在车门框顶。
“张院,我们的失误啊,专门去接您,还把您没接到,您一定要批评批评我们!”
“没事,没事,这有什么可批评的。我倒是要说说你们的器械了,今年下半年你们投标的价格比往年上浮了,这可不好啊!”
大区经理脸上虽然笑容没变,可心里已经开始骂娘了:“千小心,万小心,结果还是出岔子了,而且这位虽然说没什么,可立马把价格说了出来。这一个失误都是钱啊!”
张凡真不是为了接机这个事情发飙,不过倒真是借着这个事情把价格说了出来,好多骨科器械,特别是脊柱,强生是位于垄断地位的。
小王心里都快哭了!
而站在一边的脑勺姑娘,小嘴都合不拢了,在来的路上,姑娘一直在心里念叨,“不是他,不是他!”
结果,好的不来,坏的来,还真是这位!
张凡陈生一下车,陈生就要去拿后备箱的行李,小王都疯了,赶紧上前,一边抢着拿行李,一边小声的给陈生道歉。
和大区经理寒暄了两句,张凡转头看了一眼,嘿,他看到脑勺姑娘了。
小姑娘这会就如同风中的树苗,想上前,可脚下如同生了根一样,身子前倾,可脚不动。
张凡仍旧如同当初打招呼的那样,对着姑娘笑了笑!
姑娘看到张凡的这个笑脸,都快吓哭了。
张凡也没抱怨什么,没必要。
进了酒店,五星级的酒店,张凡被安排在算是医生行列里面的前几位了。
“都来的是谁啊!”进了酒店,张凡笑着问大区经理,他也不纠缠在价格的事情上了,反正今天他们要在价格上给张凡一个交代。
“金毛国的联***到了,水潭子的脊柱外科和关节的几个副主任到了,还有……”
大概说了说参会的人员,张凡听了听,竟然没几个认识的人。水潭子的骨科大主任没来,其他的几个副主任,张凡也不认识。
“晚上还有个宴会,您先休息,到时候,我让小王来请您!”
但,目前骨科还是不行,所以张凡想着这次来亮亮相,然后呢如果能拉到几个重点骨科科室的联谊就更好了。水潭子太大太有名,盯的人太多,里面的关系比蜘蛛网都复杂。
而且水潭子的骨科大主任太难缠,张凡上次让王亚男去进修,这老小子拐弯抹角的带话骂人,所以张凡不怎么太想搭理这个老小子。好歹咱现在也有牌面了不是,你不能说咱啥都不懂不是!
至于其他有点名气的骨科,张凡真的不熟悉,上门去照不合适,只有在这种年会上,露一手,然后才有资格和人家平起平坐的对话。

2pm2r妙趣橫生小說 醫路坦途 txt-377 後腦勺,你好相伴-vizg5

醫路坦途
小說推薦醫路坦途
保不保!以前的电视上经常出现女医生问一个男的,保大保小。这种算不上误导的电视,都衍生出很多段子。
比如孕妇进产房前,手里写着一个纸条,如果出现意外,千万不能放弃我!
这是事情能遇上的几率特别小,而且现在孕前检查,产前检查如此严格,几乎是遇不上的。
但在医疗中的选择特别多。
医疗研究是准确化,可正儿八经治疗的时候略有模糊化的意思。
因为疾病可不会照着人类的想法去生长的。比如肿瘤,人家多生长一厘米,医生就要多切五厘米的正常组织。
这就是有时候医生打开患者的肚子一看,切都不敢切了。因为延伸切就要把患者切死在手术台了上,所以,怎么打开的肚子,老老实实的怎么给人家缝合上。
一点都不夸张的。
而张凡现在就面临着这个问题。
下肢的肿瘤已经让骨骼如同癞蛤蟆的皮肤的一样,满骨头的泡泡,这种骨头是没办法留的,只能切!还要延伸的切。
可再往上多切一点点就到膝关节了。怎么办就多了一点点,切还是不切?就多出来这么一点点,夏医生就成了残疾人。
在其他手术上,医生都是吝啬鬼,能给患者保留多少就保留多少,指甲盖大的骨渣子都想办法给它按上去。
但,到了肿瘤手术上,医生又成了大手大脚的富二代,恨不得连器官都给摘了。因为肿瘤太可怕了。
张凡犹豫了三分钟,这三分钟对于其他医生来说就如一个世纪一样。
因为手术中的停顿,特别是这种大切口的手术,医生的停顿,不光毛细血管再出血,而且感染的几率也会随着时间增加。
这种时刻,医生的压力可想而知的。一个选择或许就会让患者面临不同的人生。
王亚男捏着小拳头看着张凡,她恨不得上手术台帮帮张凡。许仙纠结的嘴都快歪了,他再寻思,自己要是主刀医生该怎么办!
老高想说话,但是张了张嘴没说话,他相信张凡,所以现在不想干扰张凡的决定。
老王倾向于直接截肢,毕竟医疗中的原则就是想救命再保全。
而陈琦则倾向于保留,他的赌性太大!
陈琦当初跳反骨二科,后来又和张凡、欧阳闹翻,都成了孤家寡人,现在骨科干什么都不带他玩。
这种人放在乱世绝对是生不得五鼎食,死亦得五鼎烹的人物。
就在众人都在脑海里面选择的时候,张凡已经在系统中把这个手术的两种结果查看了一边。
截肢,什么都不用说了,是最安全的。保下来,前提就是手术做的一定要干净。
好似入了定的张凡,忽然说话了:“保!”
“太危险了,风险太大了。”老高这个时候说话了。
“张院,我们的心情和你的心情一样,但我认为还是保守一点好。”
陈琦虽然没说话,但心里还是说了一句:“这小子胆子大有担当,我老陈没机会了!”
“我有把握,放心!”张凡也没多解释,在手术台上没时间解释。
用个早年间领导的话就是:不理解也要自己想办法去理解,命令就是命令!
说完,张凡又对王亚男说道:“手术记录中记录清楚!”
大家都没了声音。这就是落字为实了。
“再过一遍,一定不能有遗漏。”张凡轻轻的说了一下。好像没有一点点的压力。
张凡说完就从头到尾的开始了,也就是自己的医院,也就是张凡的战绩摆着这里,不然助手们绝对会翻脸。
当年裘老说过,医疗中如何的小心谨慎都不为过,但能做到这一点的有几人?
当检查完毕后,张凡心里才踏实了。这几个老家伙手底下还真的没啥不合适的,手术做的相当的干净。
“张院,我们内科治疗方案商量好了!”就在这个时候老居进来了。
张凡头都没回,就是简单的问了一句:“大家的意见统一了吗?”
“没有,最后不得不求助于肿瘤大学肿瘤科的李主任才确定了最后的方案!”老居不好意思的说了一句。
科室联合制定方案,在基层医院就是这么个弊端,各个科室只考虑自己的一面。而且缺乏经验。
“好!”嘴上说好,其实张凡心里还是长长的叹息了一下。
“截断!”张凡也没有过多的感慨,现实就这样,只能去努力了。
巡回护士立马给张凡还有几个助手带上了防护眼镜。立马医生变成了克塞号的科学家们!这玩意看着好像很高端,其实就是防风镜,而且松紧特别紧。
扣在脸上,脸上的肉都会疼的。
电锯,薛飞亲自调试的电锯抬了上来。
手术台上的电锯略比锯木头的电锯小一点,但锋利程度绝对次于锯木头的电锯。
要论各科室的手术残忍度,肛肠第一的话,骨科绝对能进前三甲。
肛肠手术中的切除肛门的手术,估计没比这个更残忍的了。
虽然骨科的手术没有最残忍,但全部都那么和蔼。
比如上钢板,电钻钻进骨髓的那一霎,血花伴着骨髓还有骨头粉末,在高速旋转的电钻下,先不说其他,就那个烤肉味道,都让人无法忘怀。
这还是好一点的,如果截肢就更可怕。
而张凡现在做的就是把有肿瘤的两个断端直接用电锯截断。
如同力王一样,张凡拿着电锯按了按扳机,然后看了看老高和老王。
老高老王第一时间就把大拉钩放在要切的骨头旁边,这是保护患者的肌肉组织。这玩意可不是开玩笑的,一旦碰到肌肉组织,直接就是肉糊糊,连挽救的机会都没了。
电锯如同咆哮的小跑车一样,放在骨头上,齐刷刷的端口就出现了。
切断肿瘤腐蚀的骨头,终于,健康的骨头切面出现了,白如玉!
当手术做到这一步的时候,最主要的步骤其实都算完了。
但,骨头之间缺了一块。人体的恢复能力很强,但这种缺损是没办法愈合的。
自体移植!
什么意思呢,人的四肢其实特别像。
前肢有连个骨头,尺桡骨,而下肢也有两个骨头胫腓骨。
前肢的尺桡骨动不得,如果这两个骨头出现问题,比如摔了一跤,找了个二把刀的正骨,结果最后连筷子都不能用了。
最后不得已,有让医生划开,打断重新连接。因为这两个骨头就如同就如一个连杆一样,上下一扭,就是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如果这个两个骨头不要说连接不好了,就算长短出现两厘米的误差都没办法弄了。
而下肢则不一样,胫腓骨中的腓骨进化的只有协助功能。当实在没有办法的时候,这个骨头就会被医生用来替代其他骨头。
比如前几年特别流行的增高术,其实就是打断胫腓骨,然后把腓骨的骨头添加到胫骨上,认为增加高度。
虽然只是个协助功能,但没有这个骨头,人的稳定性就差了一点。
为了一点高度去打断腓骨是划不来的。但为了保住一条腿而打断腓骨,就不一样了。
截断腓骨,几个人做的相当的快,这个时候,其实就是个简单的内固定。最主要的是和健侧的腿的长度测量,长了短了都不行。
平时别人做这种手术,都是要测量的。张凡不用,张凡的眼睛就是尺子,而且是相当准确的尺子。
骨头连接,上钢板,紧螺钉,做的是行云流水。
在骨科有句话,没有放不上去的钢板,只有取不下来的螺钉。
因为骨科的螺钉,大多数都是锁定钢板,只要稍微力矩偏斜一点,到时候取的时候,能让医生跪下来哭。
所以,一般都是谁放的钢板谁取!
缝合,手术结束。老夏的面罩中,伸着舌头翻着白眼皮。张凡看着老夏,心里总算舒服了一点。
“一定要看顾好!多查几次房,夏医生我就交给你了!”
张凡一边脱手套,一边对王亚男说道。
“嗯,放心,一定照顾好!”
……
手术没几天,张凡和陈生就动身去了连大。
张凡实在不喜欢坐飞机,特别是飞机一起一落这总时空的感觉,这种无法把握生命的感觉,特别的不好。
可是没办法,华国太大了。
“张院,咱们自己过去,还是有人接?”陈生也没来过连大。
“估计有人接吧!”张凡觉得自己现在的这个地位应该有专人接吧。
到了大厅,远远就看到一个大高个的姑娘举着世界骨科年会的牌子。
张凡这个尴尬啊,笑脸都挂不住了,“你好!”不得已,张凡对着姑娘的后脑勺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