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惟樂

paahg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書咒光行錄 線上看-尾聲分享-eu8f3

書咒光行錄
小說推薦書咒光行錄
古萨斯之战一年后——
早晨的娜塔莎湖依然宁静,湖边小筑依然健在,年前被也霜轰塌的小屋也重新搭建起来。
在三座小屋后面的坟地上,又多了一座墓碑,比较特别的是,这座墓跟光华的墓是并立在一起的,上刻:“光华之妻、仙环神女也霜之墓。不孝子孙光凌立。”
坟前,一位黄衣老者和一位橙衣少年正在诚心祭拜。老者身材矮小,须发皆白,少年面目端正,胸前挂着一串黑色项坠,正是天错和晓乐二人。
天错注视着也霜墓上的立文,摇头叹道:“不孝子孙……唉!你也确实是个不孝子孙!”
晓乐神色忧伤道:“爷爷的临终嘱托,我没有一件办成,祖母身故,我又一直没有为她报仇,我……确实是对不起他们两位老人家!”
“哼!你在你祖母这件事上的做法,直到今天,我还是无法原谅!但是……我知道你祖父一定会认同你的做法!唉!你们这样的家伙,大概会被世人耻笑吧!不过从某种意义上讲,你们倒也令我钦佩……你成天面对着那小子,滋味毕竟不好受吧?”
新唐遺玉
晓乐面容微微一紧,说道:“让拉比住在这里,毕竟是圣女姐姐的请求,我不好拒绝!其实也还算好,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几乎一天一架,不过时间一久,大云牙在他体内种下的嗜杀狂气也开始慢慢化解,再加上圣女姐姐时不时会过来探望,总算是有些安分了!”
“那你怎么还不赶他走?既然你忍受不了报仇的冲动,为什么还要留他在这里?反是你自己要离开?我实在无法理解!”
晓乐无奈笑笑,正色道:“其实他知道我一直有杀他之意,因此他也一直在等我了结他的性命……还有一个原因,前不久,小思对我说,她发现拉比对我母亲的关心照顾,甚至还要超过我!小思觉得,虽然拉比嘴上什么也不说,但其实心中一直怀有赎罪之意,所以才会用这种方式来弥补。后来我又问圣女姐姐,她也是这么说。”
“哦?”天错捋捋长须,点头道:“女子心细,应该不假!看不出那小子还有这份心,也算难得!”
“所以,我想试着……去原谅他。”说着,晓乐自嘲一笑,“只是我自己还无法转换这种心境,倒是有些不该了!”
天错不以为然地摇摇头,道:“凌星要是知道你是这么想的,一定会把你骂个狗血淋头!”
“希望星姨他们,还有母亲,能够原谅我的软弱!”晓乐无奈笑笑。
豪門契約,總裁的天價情人
天错叹道:“也罢,反正赤丹那小子这几年暂时是不会离开雷照城,易冲教给他的传送秘阵,也能令他随时照看到此处,算是有了保障!好吧!明天我们就起程!”
“多谢前辈成全!”晓乐又想起一事,说道,“对了!我母亲获救的事情,我都还没有向盟主好好谢过,出发之前再去趟雷照城吧!”
“谢他做什么?你母亲又不是他救的!这里面一半的功劳要给亚萨才是,要不是他的‘封华大印’暂时镇住了‘骨爆法’,我那个好徒弟又怎么带该曼去解咒?”
“是!可惜那天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那位亚萨叔叔了!”
“亚萨号称‘法霹雳’,是真雷盟的执法者,每天到晚都要巡视各分会的纪律,忙得很,见不到也是难怪!不过,你也要去谢谢智洪才是,他趁埃米利亚攻打新夜之都时,联手其他‘十霹雳’的成员夜闯王宫,救下你母亲,这份人情也是不小的!”
“嗯!是该谢谢他!当初跟他讲到这件事,我也没抱什么指望,可没想到他会这么上心!不过,他也很忙吧?前些日子听星姨说,谈判终于是谈妥了,真雷盟拥护柯蒂斯国王安提斯•迈路成为新任莱哈特联王,与此同时,柯蒂斯也放弃对普朗的吞并!不过其它属国好像还有些不同的声音,为了稳定局势,盟主他们经常东奔西跑,好像都没什么时间的!”
天错微微皱眉,道:“这是自然,自新夜之都一役后,普朗损失惨重,甚至连埃米利亚都死在了新夜之都!眼见普朗急转直下,那几个有点实力的属国难免开始蠢蠢欲动!只是,柯蒂斯长年与真雷盟交好,便占了个大便宜!嘿嘿!其它人自然是有点眼红了!不过现在可不是计较这个的时候,听说西北的装甲联盟又开始不安分了,国内要是不统一步调的话,可是有些麻烦啊!”
“是嘛……”晓乐并不是很懂这些,又问:“有件事我不太明白,真雷盟为什么要阻止柯蒂斯吞并普朗呢?当初真雷盟不是被联王害得很惨吗?我问过星姨,她只说是为大局着想,但我总觉得她好像还有所隐瞒。”
“这个嘛……”天错稍稍迟疑,又道:“里面确实是有些原由,只是没有得到当事人的允许,我也不能告诉你!”
晓乐觉得奇怪,还想再问,这时身后传来一个银铃般的声音:“乐哥哥,原来你在这里啊!”
天错和晓乐同时回头,就见一名身着粉色侍女服的甜美少女,满面欢笑地朝他们走过来。
“小思?你怎么跑来这里?”晓乐惑道。
屍尊王座 霸氣側漏
小思回道:“是夫人叫我来找乐哥哥的!她说,大家都在忙着准备餐宴,怎么都见不到乐哥哥的人!所以就让小思来找乐哥哥回去!”
“啊!光顾着聊天,我都差点忘了!”晓乐回头对天错说道:“明天就要走了,所以我安排了一场聚宴,请了一些朋友来,算是跟他们道别!前辈也赏赏光?”
“唔!也好,难得凑凑热闹!”说着,天错刚要走,转眼瞥见小思的脸上有些难过,颇觉奇怪,但再顺着小思的视线看去时,顿时醒悟,于是脸上挂出一丝神秘的笑容。
我就是傳奇
餐宴的地点,就在三座小屋的门口、娜塔莎湖边,在众人的精心准备下,餐宴极为丰盛。
午后,晓乐请来的朋友也陆续到场,圣女蓓雅、歌莉娅、卡若拉、阿桑、列托,都是上次在加妙圣地聚宴的人。难得再次相聚,大家也都是高兴。不过还有一位不请自来的人,却让晓乐直皱眉头,那就是隆沙!
隆沙是每个月都会来一次娜塔莎湖,目的自不必说,就是看望米拉娜!这种恋姐情节,也是让米拉娜头痛不已!想不到今天这么凑巧,竟让他碰上了这次聚宴。
不过隆沙也不算外人,晓乐也请他入座。虽然山孙、罕伊直到现在仍是势不两立,但是席间,大家也是相谈甚欢,不去理会那些。
米拉娜还是对隆沙的到来有些不满,怨责道:“隆沙,你老是混来这里,二哥就不会有意见吗?”
隆沙无所谓道:“嗨!他忙着构建他的‘理想王国’,哪管我那么多?再说,有阿苦、萨林他们在,也不需要我插什么手脚!”
米拉娜摇了摇头,又问:“鲨王、还有我的仆从怎么样了?”
“那些侍女,有我罩着,难道姐姐还不放心?至于鲨王,他那么听姐姐的话,当然是很积极地辅助二哥了,干得挺不错的!不过二哥倒是还惦记着姐姐,时常盼望着你能回去帮他!”
“不!我不会回去的!虽然很感激他撤消了父王当年的禁令,但我还是想留在这里……只有这里,才是离蓝波最近的地方!”
隆沙微微苦笑,米拉娜见不得他这样,于是转移话题道:“对了,大哥怎么样了?”
“还是老样子!”隆沙摇头叹道,“自从侥幸脱逃了‘噬神剑’的反噬后,就一直是全身瘫痪,到现在仍是连话都说不清,还靠药物维持生命!唉!虽说后半辈子可能都好不了,但是不用再去跟二哥争帝位,也算福气吧!”
“是吗?但愿他是这么想的!”
这时拉比说道:“话说该曼占了无别堡后,有没有人去找他晦气啊?”
隆沙微微一愣,回道:“拉比王子何出此言?”
“我只是觉得奇怪,山孙那群老头应该早就得知此事,要是放在以往,至少也是声讨满天飞,可最近居然一点动静也没有?他们转性了?”
“是陛下压下来的!”圣女蓓雅说道,“陛下与该曼达成了一项协议,许可罕伊一族回归无别堡,作为条件,该曼也答应,罕伊一族从今往后放弃《无界秘篇》!虽然长老会的人颇有异议,但是决议已定,无可更改!”
“放弃《无界秘篇》?该曼舍得吗?”拉比不信道。
“我二哥当然舍不得,不过他现在更在意的是巩固自己的根基!”
拉比皱眉道:“那以后他壮大了,岂不是还想挑事?”
“这就说不准了!我二哥比埃米利亚野心更大!将来挑起大规模的战争,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席上众人听闻隆沙此言,都是发愁不言。
“哈哈哈……你们也不必过分担心!我二哥比埃米利亚要聪明一点,他没有十足把握,是绝不会贸然行动的!想想现在的莱哈特,真雷盟和加妙圣地依旧强盛,罕伊一族要想再追上来,是非花好几十年的时间不可,更遑论超过,那更是后一辈的事情了!至少我们这个时代肯定是不必担心,下个时代的事情,就让下个时代的人自己操心去吧!”
“嗯!这句话很合老子胃口!”天错赞道。
“哦!天错老先生,很久不见了!上次听小乐说,一年前,是您狂奔千里去加妙圣地将圣女蓓雅请了来,否则我跟我姐姐都要栽在拉比王子手中了!我还要好好谢谢您才是”
天错哈哈笑道:“我其实就是跑跑腿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要说谢,你得谢圣女殿下才是!”
蓓雅浅浅一笑,谦虚道:“老前辈过奖了!”说着,转头朝身边的拉比看去,问道:“拉比,陛下交给你的东西,你可好好看过?”
拉比眼神微变,淡淡道:“母王的心意,我明白……母王……最近可好?”
蓓雅欣慰一笑,道:“你还想着陛下就好!”
坐在拉比另一边的歌莉娅听得糊涂,于是抓着拉比的手问:“王子哥哥,你们刚才说什么呀?我怎么都听不懂?陛下交给王子哥哥什么东西了?”
“没什么!”拉比为了转移话题,于是夹起一口菜送到歌莉娅的嘴边,说道:“来,这是你最喜欢的‘七巧珍果’,是小思姐姐专门为你做的!尝尝!”
歌莉娅撅嘴道:“王子哥哥,这一套对我已经没用了!快告诉人家嘛,你们到底在讲什么嘛?”
“呃……”拉比摆脱不了歌莉娅的纠缠,略有些尴尬,于是向蓓雅求救。
蓓雅掩嘴一笑,点了点头。
拉比如释重负,于是凑到歌莉娅耳边,轻声说了几句,不料歌莉娅失声叫道:“无……”
拉比急忙掩住歌莉娅的嘴,又对歌莉娅低声道:“答应王子哥哥,这件事不能再跟任何人说起!”
歌莉娅乖巧地点点头,拉比这才松开手,于是歌莉娅趁机一口吞下拉比手上还夹着的‘七巧珍果’,惹得席间众人哄笑。
随后的餐宴,大家互相攀谈,气氛也甚融洽,几位少年偶尔的互相斗嘴,也时不时引起阵阵哄笑,更显热闹。到得最后,晓乐终于跟众人说起自己要随天错外出游历的事情。拉比等住在一起的人是早已知晓,而圣女蓓雅几人则是有些意外,不过晓乐主意已定,大家也没有异议,因此都祝他一路顺风。
次日,晓乐收拾好东西后,就要与众人辞行。
临别之际,凌香还是有些舍不得自己的儿子,不过她也不愿意成为晓乐的束缚,因此想将他留下的话还是没有说出口。
晓乐心里其实也觉得愧疚,于是道:“母亲,儿子不孝,这两年不能在身边照顾您,还请您多多保重身体!两年之后,我一定会回来的!”
凌香悠悠一叹,伸手轻抚着晓乐的脸颊,轻声道:“世道复杂,你凡事都要小心,有什么不懂的地方,要好好向天错先生请教!”
“是!儿子明白!”接着晓乐又转头对拉比说道:“臭小子,你可要保护好我母亲,我母亲要是有什么闪失,我可不饶你!”
拉比冷哼一声,并不言语,但还是朝晓乐点了点头。
晓乐笑笑,接着又跟其他人一一道别。
到最后,晓乐发现少了谁,于是问道:“小思呢?她怎么没来?”
“乐哥哥!”正说着,就见小思满身行装地朝他们跑了过来。
见到小思这副装扮,晓乐一愣:“小思,你这是……”
“乐哥哥……我……我……”小思刚刚跑完一段路,现在仍是气喘吁吁,一时半会也说不清话。
还是凌香替她道:“是这样,小思要跟你一起走!”
穿越女的總裁相公 路易十一
“什么?”晓乐惊讶不已,“这怎么行?我们不是去外面玩的!万一她有个闪失……再说,母亲也需要人照顾啊!”
凌香笑道:“这里有这么多人照顾我,何必非要把人家留下来?再说,让她跟着你,也是我的主意!你不是答应过小思,要带她到外面去走走看看吗?作为男子汉,可不能言而无信啊!”说着,凌香朝小思投去鼓励的眼神。
小思原本就气喘的脸色变得更红,她细声细气地问晓乐道:“乐哥哥,你……你觉得小思是个拖累吗?”
晓乐连忙摆手,说道:“不!我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我怕这一路上,你会有危险啊!”
旁边的天错哈哈笑道:“以你我二人之能,难道还保护不了一个小女娃吗?况且,一路上就我们两个男人,难免有些事情会比较粗心,有个这么细心的女娃在身边,互相也有个照应嘛!嗨!这还有什么好犹豫的?”
“这……既然前辈您都赞成,那我也没有异议!小思,你就跟我们一起走吧!”
小思一脸欢欣道:“是!”
这时米拉娜走到小思身边,在她耳边低声道:“好好把握!”
小思一怔,感激道:“是!夫人……我一定会努力的!”
進球不成名 皇馬小蟲1
拉比看在眼里,只觉好笑,于是捅捅身旁的伽•森:“我终于没有情敌了!”
伽•森一愣:“什么意思?”
拉比摇摇头:“也是块木头!”
临别是短暂的,与众人话别后,晓乐、小思、天错三人便踏上了游历的旅程。
走在林间小道上,晓乐问天错:“前辈,我们准备往哪里走?”
“嗯……你上次跟我说的‘无火’,我仔细想了想,记起你祖父跟我说过,他曾遇到过一位知破门的高人,因此,我想‘无火’一式,大概跟知破门有关!所以,我决定先去那里拜访一下!”
“知破门……对了,疏勒叔叔就是知破门的弟子!是不是也可以看到他?”
“嗯!自从易冲老儿和疏勒、云汀那两个娃押送路佛回知破门后,也快一年没见面了,不知道他们在那里过得怎么样?正好,借这个机会去看看他们……咦?小姑娘,你怎么带这么多行李?小子,你也真是的,作为男生怎么这么失礼?还不快帮人家拿行李!”
“啊?啊!是!”
“乐哥哥,不用的,我自己拿得动的!”
“让我来吧!算是助我修行嘛!”
天错将小思拉到身边,小声道:“你放心,这一路上,我老人家会拉你一把的!”
小思一愣,顿时明白天错言中之意,于是脸上一红,羞道:“您……您……”
“哎!当我看不出来吗?我又不是后面那块木头!这种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当年老子像你们这么大的时候,早就风流一时了!哈哈哈……”
听着天错爽朗的笑声,晓乐微微一笑,开始憧憬这漫漫长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