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海慈舟

lcs40精华小說 苦海慈舟-第三十四章遊擊真言分享-o0gal

苦海慈舟
小說推薦苦海慈舟
末代王朝的龙气福地毕竟与战争遗址不同,按照法不加贵人的铁律,十七道乌金枷锁电闪而至,纵横交错几下,即刻编织出六面天罗法网,替下近身侍卫宫某,在冥道人仙的目击下,抗住剩下的几千道刀光剑影,牢牢地护住西太后。
“武道人仙?大宗师之上本无境界,竟然被此人硬生生在虚无中开辟出新路,不愧是自我开道的绝世强人。可惜,石敢当在冥道证得功果,依旧受天罗法网所制。”
西太后的眼中,噬魂夺命的刀光剑影尽数远去,脸色恢复正常,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下来,她看了一眼面目模糊的近身侍卫,气息低落到可怜的地步,忍不住叹了口气。
“爱卿,多得你挺身而出,为我挡住冥道人仙之毒手。可惜你只剩下一成功力,退下休养罢!”
近身侍卫宫某本想拱手为礼,猛然间记起自己的性别,微微侧身蹲下福了一礼,最后想起当下不比生前,匹夫一怒,血溅五步;十步之内,人尽敌国,不得不按照礼法,单膝跪地以臣属身份谢过西太后的隆恩,转身化作一团阴风离去。
“这人也不简单!生前以八卦掌入道,练气成罡,将部分魂魄意识炼进罡气里,死后没有册封,还能保持清醒,进而归到此处,武道通达之辈,果真是可畏可怖。若非此人受过皇恩,生前身后忠心耿耿,哀家也不能以近身侍卫一职约束此獠,收为己用!”
西太后看着远去的身影,若有所思地想起了一些陈年往事,能在武道一途上臻至宗师境界,生前绝不会容忍此人近身,倒不是怀疑其忠心,而是上位者本能地拒绝一切威胁其掌权的任何因由。
反倒是身后归入此地,权贵自有龙气福荫加身,更别说西太后生前掌权多年,乃是有实无名的影子皇帝,凤殡归天后尽管被历代皇帝呵斥,贬低到圣山地底下的坚牢受苦,待遇却还是有的,动念之间就可将此獠制住,自然变得无比从容。
与此同时,翼王察觉到末代王朝的龙气福地再现法网,呼吸之间就将其人仙目打封禁住,连西太后的皮毛都没有伤到,仅仅重创其麾下的近身护卫,却也藉此摸到了一些大道源流,部分内情。
“可惜了!一位练气成罡的武道宗师,竟然替西太后抗住了本王一眼之力,还是过于谨慎了些!大意了,真的大意了!”
大慈悲闻言笑道:“翼王,你太多虑了。王朝有兴衰周期,龙气福地焉能常驻久存?更何况末代王朝起家时杀戮天下,动辄屠城、洗城,却没有将主体民族彻底绞杀殆尽,民间反抗、农民起义起此彼伏,一直延续到王朝终结。”
“帝国在世时还能压地住,如今末代王朝失国后困于灵界一隅之地,昔年滔天罪孽罄竹难书,如今反噬而来,不知不觉之中就削掉龙气福地的气数,西太后尚有殒身之厄,再过几年,且看它还剩下几分荣光!”
翼王石敢当听到此处,眼眉轻轻一跳,终于察觉到盟友那冷漠无情的本质,抬头看着赤色神尊,笑道:“尊者纵横诸天,横跑三界,成佛作祖,开辟道场,积蓄充裕,升华为道天,自然可以从容不迫,信步由缰。”
“可是,我天国残部所剩无几,如今因天国武装等圣器被各方势力觊觎窥视,此城危急存亡之时,我岂能按部就班循着计划前行,自然是越快退敌越好。”
大慈悲微微一笑,召回斩仙飞刀和三宝如意,显化的赤色神尊顿时恢复圆满,只是左手抓住岑九泉的残魂,稍微用力一捏,就将其彻底粉碎灰灰去了,留下一点暗淡的灵光。
“岑九泉临阵突破,献祭了二十万战魂,爆发出一招两式神技,借助天崩地裂的良机,开启通往末代王朝龙气福地的飞升之路。目光如此短浅之辈,这点小心思,我早有预料。这点灵光便是飞升之路的坐标,应当是龙气福地圣山外围四大军头的战魂大本营。”
赤色神尊向翼王石敢当丢去一个“你懂得”眼神,随即望着轰然降临的欧罗巴大陆三位选帝候统率的中古骑士,以及条顿骑士团大团长麾下的军事贵族们。
“战争遗址毕竟是古战场的衍生,既是大凶之地,也是阴兵战魂孕育诞生之所在,既然被外来者打断了蜕变的进程,又离开了根基所在,成了无根的浮萍,不如暂时舍弃了,与天国将士一起飞升,前往末代王朝的龙气福地,大干一场。”
翼王石敢当并没有怀疑盟友的用意,也绝不会相信大慈悲尊者会设局挖坑对付自己,脸上微微一笑,心里却飞快地权衡利弊得失。
大慈悲洞悉人情世故的眼睛慢慢闭上,轻轻地呢喃道:“兵者,诡道也!现如今的情势,仇敌林立,敌强我弱,却也敌我不分。欧罗巴大陆之诸侯贵族是敌非友,却也并非不能利用一番,引为外援。”
他以一种近乎混世神棍的语调,正色道:“吾有游击战十六字真言:【存地失人,人地皆失;存人失地,人地皆存】!”
话刚出口,翼王石敢当就受到触动,虎躯一震,王霸气息侧漏,当即下了决定,大喊一声:“天国诸王、将士听令,速速与我合为一体。”
他右手戟指漂浮在天空深处的龙气福地,庄严威势赫然如传说中的九重天庭,怒指乾坤道,“杀上天庭,踏碎凌霄!”
诸王最先反应过来,不朽圣魂化作一道灵光,缠上属于自己的天国武装,陡然爆发出大蓬黄金光辉,宛如四个小太阳落在石敢当身上。
继而一万五千天国将士冲入翼王体内,有如身神占据一个个穴位、隐**窍乃至人仙独有之体外穴窍,凝聚出内景诸神,脏腑神君,将其推到到人仙绝顶境界。
别说三位选帝候和条顿骑士团大团长看到这一幕,震惊地无以复加,差点连下巴都脱臼耷拉下来,就连大慈悲也忍不住皱起眉头,眼角掩藏不住的欣喜和赞叹,旋即想起什么,赶紧传音入迷道。
“林语,我与翼王此去前途命运多舛,为师自有脱身之策,你切莫跟上!还有,天国诸王、将士走后,五座战争遗址融为一体,自然会有一些秘藏开启。战魂军团之残兵败将仍有少量幸存,英灵契约之拾荒者也很是不少,你玩地开心点。”
没等道装青年反应过来,翼王石敢当双脚顿地借力,整个人有如炮弹出膛,迳自朝不远处的中古骑士和军事贵族所在冲去,很快就感应到【真十字架】、【罪恶王冠】【王权宝珠】等高等圣器的灵光,身上的天国武装竟然因为超过十二件的缘故,产生了可怕的全领域共鸣。
大慈悲哈哈大笑,看着双方因圣器、武装共鸣,彼此之间的气数连成一体,心里咯噔一声,坐实了某件猜想,手上却不慌不忙地打出那点灵光,稍微暴露出自己的真实实力,再次开启了【飞升之路】。
与岑九泉独自一人落跑不同,大慈悲亲自主持,不仅将翼王石敢当带上前往末代王朝龙气福地的直通车,就连三位选帝候统率的中古骑士,以及条顿骑士团大团长麾下的军事贵族们也一并提携带上。
“这大概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鸡犬升天罢!”

k31bg火熱連載都市异能 苦海慈舟討論-第三十一章大聖歡喜天分享-y6v4d

苦海慈舟
小說推薦苦海慈舟
“几十万战魂,成建制军团,凝聚出兵家阴神法相,举手抬脚之间,就是改变地形,破石成灰的伟力,可不是我等散兵游勇可以同日而语。就算你单打独斗绞杀了一队战魂,也不想想前后耗费了多少力气?”
拥有神兵“十方俱灭”的智者,同时又是这支江湖组合的白纸扇,“耀哥”对于双花红棍的勇气颇感欣慰,却还是按捺不住地出言提醒。
江湖巨人“南哥”将二十万岑家军尽收眼底,扬手抖出那一枚占卜前程凶吉的骰子。只见它在地上滴溜溜地乱转,三息过后停了下来,朝上的一面赫然是漆黑如墨的“大凶”。
“阿耀说的不错!就算我们契约到高阶英灵,陆陆续续收集到一些神兵宝具,单打独斗的江湖战,或许还能占到上风。可是,一旦与帝国王朝军队战斗,哪怕是古典田园时代末期的地方团练,人家也曾是历史上赫赫有名的强军,万万不可大意。”
南哥的话掷地有声,包括“肥尸”温良,“铁马”成荣在内的红棍,都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洪熙官”看到没几个人支持自己,不由地大是气馁,便隐忍下来,向南哥低头。
遥想当年,在场众人都是普通的契约者,因缘际会之下,在灵界的废墟地带,被卷入一处借假修真的小世界里历险,各自都有不同的际遇,契约到最适合自己的英灵。
经过不断的试探,他们终于走到一起,并参与了那场声势浩大的“江湖巨人争霸战”,凭着南哥命格里的特性“强运”,指点众人趋吉避凶,屡屡斩获胜利,将普普通通的宝具骰子,积攒到足够多的胜利次数,最终孕育出“吉凶骰子”,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至于那座光怪陆离的小世界,也因为牺牲、献祭了很多的契约者,摆脱了脆弱不堪的“襁褓”时期,成为一个孕育各种强人,底层属性是江湖的摇篮世界。
从哪个世界走出来的牛人,有精通军道杀拳的灭国强者,也有磁场转动抵达二十五万匹,粉碎自己宿命的绝世强人,更有动辄毁天灭地的神兵强者和魔兵宿主等等。
南哥伸手戟指,轻轻一点躺在地上的骰子,它便化作一抹灵光,乳燕归巢似的回到这位江湖巨人的指掌之间。
“我来占卜一下,战争遗址的主人与战魂军团的胜负罢。不然的话,接下来的战斗,我们不好下注。”
话音刚落,南哥的拇指和中指轻轻地捏着吉凶骰子,稍微用力一拧,这件二次进化的宝具急速地转动起来,牵引着看见的或看不见的命运丝线,试图预兆出不远的将来,大致的命运走向。
三息过后,宝具如期停了下来,赫然是黑红相间的“凶”字朝上,南哥左眼眉毛轻轻一挑,讶然道:“尽管我的心里早就有所感觉,可是万万没想到,拥兵二十万的名将,在灵界可以发挥低级神明境界的实力,竟然会惨败当场。”
这位江湖巨人转头看了一眼“洪熙官”,对于组合里赫赫有名的幸运值最低,却拥有职衔的枪兵,忍不住微微一笑,暗道:“这家伙的直觉太准了!一举一动,无不符合战争大师的韵律节奏。照这样发展下去,如果找到合适的宝具,升格晋级就在不远。”
南哥想到了废墟地带的历史断层世界,曾经有过一面之缘的“无双三国”,正色道:“此处战争遗址发掘完毕后,我们就去无双世界开门,务必给老洪找到赵子龙的神兵,最好的结果就是契约到这位‘幸运独占天下一石,其余枪兵倒欠两斗’的白袍枪神。”
不说肥尸、铁马等红棍没有想到南哥会如此看重“洪熙官”,就连白纸扇耀哥都没有想到这位算计很深的江湖巨人,为何会如此青睐老洪。
“莫非传闻是真,摇篮世界的洪帮创始人出世了,江湖巨人们都受到影响,运势、气数都受到增幅。不过,洪熙官是创始人之父,在南哥手下充当红棍,恐怕会有些妨碍。毕竟,按照江湖规矩,我等拜见洪帮开山祖师,父亲给儿子致礼……十二万分的不妥!”
就在闲杂人等各自揣着心思的时候,期待已久的大战终于爆发了,按捺不住的竟然是兵强马壮的战魂军团一方。
岑九泉自知回归龙气福地之路已绝,令麾下战魂军团组成里三层外三层的圆阵,甚至主动召回了顺着水路直抵战争遗址腹心之地的五千水师,不料此举引来了恶魔人埃达.金,衔尾追杀而来。
“哪里来的小虫子,竟然敢在本王面前蹦跶……咦!此人竟是皇族后裔,命格里有一丝圣山余气。哈哈哈哈,运道来了,真是城墙都挡不住!”
话音刚落,岑九泉眼睛死死地盯着八十里开外的宿敌翼王,左手手指朝恶魔人轻轻一点,赫然动用了军气法相助推其踏入阴神境界的法力。
恶魔人埃达.金正挥舞着魔界火焰附着于右手延伸出的“炎王邪杀剑”,兴奋地追杀着水师战船上的战魂,冷不防一股致命的威胁迫近,猛地抬头望去。
只见一根平平无奇的手指朝自己戳来,竟然占据了大半个视野,正想用“精神震荡”之法,燃烧体内澎湃如潮的魔力,再次施展一次超必杀技。
孰料不到,体内的异界之门刚刚有所反应,魔界火焰炽烈燃烧,在恶魔人埃达.金的背后交织出飞翔上天的有翼恶龙的半身,那根手指已经占据了他的所有视野,就像人类按死一只小蚂蚁似的,直接将他压倒在地上。
通过地狱契约获得的大恶魔,骤然受到饱含神力的一击,缀满无数邪符的蝠翼,第一时间瓦解崩裂,毛茸茸的翅膀,就像被小孩子一口气吹成光杆的蒲公英,急速地扬起,随即扑簌簌地落下。
它立即单方面撕裂了契约,舍弃了乖巧听话的宿主,丢下侵蚀同化大半具的身体,拖着重创后千疮百孔的魔躯,通过埃达.金体内的异界之门,狼狈不堪地逃回了地狱。
十三道暗金锁链朽化后的心之门,被大恶魔胡乱地打下十七八道封印,它骂骂咧咧地逃进地狱最深处的硫磺池里,准备借助此地的世间之罪,休养痊愈破破烂烂的身躯。
与此同时,失去恶魔人的身份和恶魔之力,埃达.金有如脱光了衣服,独自站在雪地中的孤儿,茫然地看着周围,心里有十二万分的惊恐不安。
下一个瞬间,一股强大地不可抵挡的吸力,就将他摄取到身躯十丈高的军气法相手里,岑九泉伸手招来头顶的光云,化作一件暗黄色的马甲,献祭了末代王朝赐予的一丝龙气,随即毫不犹豫地与皇族后裔合体。
本质上不过是普通人的埃达.金,怎么可能是久经沙场,在铁与血的战争中磨练出来的名将的对手,三息过后就不得不交出了身体的控制权,意识被赶到了刚刚开辟没多久的识海偏僻角落。
丝丝缕缕的气息,从埃达.金的五官七窍里冒出,那是残余的恶魔本质,以及相对于军气法相来说是杂质的符文之力,体内脏腑亏损相对严重,尤其是肾水不足,导致透顶而出的精气狼烟,不过是海碗粗的烟道,却也凝聚出一条龙头、虎身、豹尾的怪物在头顶。
大慈悲看了一眼,忍不住暗笑:“翼王,你的冥仙道果被对面那位看地太久了,竟然被他摸索出武道宗师的境界,以秘教破瓦夺舍之法,附着在凡人体内,初步开启了天地流,与战魂军团开辟的小天地联系地更深、更紧密了。”
石敢当闻言,笑道:“此举不正是在我等预料之中。没想到,岑九泉会如此受不住激,竟然舍去军气法相赋予其阴神之力,选择了与人合体。我估计,至少有五成法力,被他用去开辟庐舍的穴窍潜能……”
两人正闲说笑谈时,一股阴冷至极的寒气突然袭来,翼王隐隐约约看到模糊不清的虚影,大慈悲却看到来者赫然是秘宗魔神,按捺不住地长身而起,扬起赤红如血的右手,化作一把三寸三分长,有眉有眼的飞刀,祭在半空中。
专门坏武者境界修为的六六真元秘魔,为象头人身之姿,有四条遍布野兽曼陀罗花纹的手臂,下面双手抱住赤果果的御姐明妃,上面双手分别擎着砍伐骨髓的元阳斧头和承接血肉津液的净瓶,正是本体待在暗黑六道轮回魔界的北门守护者【大圣欢喜天】。
斩仙诛神飞刀的双眼放出两道精光,当空定住六六真元秘魔,教它动弹不得,惊愕欲死,随即大慈悲祈祝念道:“宝贝,请转身!”
话音刚落,飞刀化光绕过六六真元秘魔脖子,任凭它大小如意,能屈能伸,重如山岳,轻如芥子,也逃不过大慈悲献上一条手臂的无上神威。
一念(0.018秒)过后,被斩下的六六真元秘魔的头颅变成劫灰,剩下的躯体也随之崩灭,褪去所有形神颜色,灰灰去了。
硕大无比的头颅被压扁似的,脑门有丈二长,身体也被拉开了,体内的精髓更是被人抽取殆尽,一副身体被酒色掏空的惨状。
好在他及时切断了魔咒的联系,不得不说有身躯这座宝库后,抵御魔神的反噬就有了很大的底气,转圜的余地大了不少。
可是,这些正式翼王与大慈悲联手做下的局,当众展现冥仙道果,并潜移默化地引导岑九泉走上这条不归路。

bizck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苦海慈舟-第二十九章天國諸王相伴-m1aed

苦海慈舟
小說推薦苦海慈舟
黑暗之魂的五张脸,体现出万神殿赐予其五大领域的神恩,分别是愤怒、战争、死亡、审判和智慧,可惜没有被赋予神性,并不能算是万神殿的一员,半步传奇的巅峰实力,充其量不过是某位大神的仆从或眷属罢了。
恶魔人埃达.金被岑家军的炮火轰中,搞地灰头土脸的,很是狼狈。被一群战魂打脸的愤怒,令“黑暗之魂”的情绪陡然高涨起来,缓缓地转动着,最终定格在一张呲牙咧嘴,怒气透顶的脸。
有如实质的愤怒,在头顶延伸出三根独角,额头正中有一枚眼睛状的符文,往外微微鼓起,就像一只没有睁开的眼睛。
它吸收了恶魔人埃达..金的愤怒,默默无声地在“黑暗之魂”内部打开了【异界之门】,召唤出漆黑的魔界火焰,有如一条条地狱毒火蛇,在召唤者的左手蜿蜒游走。
难得离开无尽血战的下层界,在隶属于主物质世界的灵界现身,魔界火焰蕴含的诡异魔性,迫不及待在恶魔人埃达.金的左手臂刻下魔力的烙印——一条浑身上下往外爆射出漆黑闪电的暗黑炎龙。
“魔力提升的速度太快了,已经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这个时候待在埃达.金的视野里,若是被其迁怒,下场恐怕十分不妙,还是溜之大吉为上。”
道装青年林语在漆黑火焰出现的时候,立即感受到自己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当魔力烙印刻下后,蓄势待发的情况就让他头皮绷紧了,想到方才自己戏弄这位老牌恶魔人,自然是担心自己被其迁怒,坏了站在通过一个战壕里,共同对抗战魂军团的战地友情,毫不迟疑地脚踩风水轮,躲进了这座战争遗址的核心区域,冷水崖。
在他刚刚溜走后,恶魔人埃达.金的目光果然四处搜索着羞辱过自己的“战友”,准备扬手给他一发魔力火焰,孰料不到对手棋高一着,早就逃之夭夭去了,不得不将左手蓄势已足的暗黑火焰,朝城外那群战魂军团轰去。
“炎王.灭气炼狱破……”
话音刚落,黑暗之魂赋予召唤者的海量魔力,有如堤坝崩溃似的当场宣泄出潮汐般的暗黑火焰,三条尺许长、拇指粗的小蛇,得了这股魔力的补充,陡然幻化成三头尘世巨蟒,互相绞缠着,凝聚成钻头似的玩意,不仅从内部破了孤城的城防,还一鼓作气地朝战魂军团的“水师”扑去。
这一回,实力相差悬殊的缘故,受到覆灭的刺激,岑九泉不得不分身过来,在铁锁联船后攒成水上浮岛的水师上空显化出军气法相。
结果他甫一显身,就不得不硬着头皮面对异界强者的【炎王.灭气黑龙破】,眼看着对手的流量远远在自己之上,岑九泉不得不将此身显化,暗金甲胄变成围屋似的壁垒,挡在战魂军团前面。
三股火焰蛇犹如钻头,狠狠地正面轰中深黄色的夯土壁垒,硕大无比的蛇头在碰撞的瞬息间就自行崩灭了,余下的身躯不过是依着惯性继续压上去,始终没有泄掉这一股初出茅庐的锐气。
岑九泉的分身显化,表面上看起来仅仅是受到剧烈冲击的微微颤抖,可是待在战船上的战魂们,却看见这位在岑家军高层中,排名最末的第九将军,已经收起其余三面的本质,无懈可击的围屋,竟然放弃了其余方向的防守,变成了一面硬抗对手的盾牌,不由地信心大失。
水师军气由紧致转为散乱,被岑九泉第一时间察觉,明明知道对手在逼其用添油战术,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命令水师统领摇旗召人。
一道道白色灵光刺破昏暗的苍穹从天而降,有如一发发炮弹轰在结成铁索连环阵的水师战船甲板上,别看仅仅多了两千战魂,就将散乱的军气凝聚起来,重新固化并稳定下来,令原本出现多条裂纹,岌岌可危的壁垒再次修复而焕然一新。
恶魔人埃达.金的目光透过城墙的破洞看见这一幕,内心的愤怒就再也不可遏止地陡然高涨起来,他最看不惯在灵界属于底层的战魂,凭着一杆军旗和军团建制,就能抗衡像他这般向地狱出卖了部分灵魂换取庞大力量的“殉道者”。
原本刻在埃达.金左手臂的暗黑炎龙烙印,感受到宿主兼召唤者的出离愤怒,本是平平无奇的纹身,竟然浮游着昂起骄傲的头颅,拇指头大的龙首,看上去小巧玲珑,实质上却是海量魔力汇聚过来,将其一点点地充填,变得饱满而接近圆满的状态。
“雪特法歌!这一回真的亏大了。为了发泄本人的怒火,没准要献祭到这条手臂。”
【黑暗之魂】感受到召唤者的决心,毫不迟疑地扑向这位恶魔人,近乎完美地融为一体,帮助他更好地操控情绪高昂起来就容易失控暴走的魔界炎龙。
愤怒之面转移到埃达.金的左手胳膊上,战争之面化作一面盾牌似的玩意,挂在他的胸腹位置,死亡和审判缠绕着右手,唯有【黑暗之魂】最根本的智慧,来到他的头顶上,化作一顶深蓝色,近似墨黑的冠冕。
恶魔人埃达.金体内的愚昧无知、傲慢无礼、卑鄙卑鄙等性格,都被智慧冠冕吸取,化作一颗“愚者宝石”,彻底地与身体隔离开来。
第一次,埃达.金感受着自己身体的真实,哪怕一丝一毫的肌肉收缩,体表一条毫毛的颤抖,都被其牢牢地掌握着。同时,他也是第一次,体会到智珠在握,念头通达的澄澈感。
正是这种完美无瑕,身体、意志、灵魂都趋同一致的至高境界,【黑暗之魂】才借助召唤者和宿主的身躯,释放出近乎完整的杀招。
“必杀,炼狱炎王对军破界击.灭气三千次齐射.炼狱黑龙破!”
话音刚落,恶魔人埃达.金的背后,恍惚之间往里洞开一座有十三条暗金锁链封闭的异界之门,看似牢不可破的锁链被一股腐朽之力彻底摧毁,浓如实质的魔力将其身躯镀膜似的覆盖而彻底黑化,成为了纯能量体的暗黑火焰精灵。
紧接着,一头通体逆鳞的漆黑魔龙,扑扇着四十八对巴掌大蝠翼,一口吞下祭品——埃达.金的左手,悍然冲向城外的军气法相。
呼地一声,五千岑家军战魂的军气,就被魔界炼狱黑龙一口吹灭,里三层外三层的壁垒,根本扛不住这头半神级炼狱生物的“野蛮冲击”。
“轰轰轰……轰轰”五道防御力堪比包砖城墙的壁垒,被炼狱黑龙破一口气撞毁,直到最后一座岑九泉亲自坐镇,双手抓住那伽巨蟒似的炼狱黑龙的上下颌,将对手的冲击力分成两股,才堪堪保住自己的颜面。
隐身在侧的道装青年林语睁开道眼,看见了双方角抵的真相,那头无坚不摧的炼狱黑龙,实际上是三千只火焰精灵同时出拳营造出的幻象,真的是与军团级对手学习,最终变成了敌人的模样的典型。
对军战技的秘密,终于被林语看破了一点点,他在暗中揣摩着,想要模仿其中的道理,于自家的道术结合,尤其是精擅的天罡术“撒豆成兵”和地煞术中的“通幽、驱神”,提炼出一式独一无二的“大神通”。
就在岑家军水师苦苦支撑的时候,翼王石敢当的援军竟然也出现了。四座残破不堪,凋零破败的战争遗址,不分先后地同时出现在附近,狠狠地撞了过来,迅速地融合为一体。
它们都是天国的遗产,赫然是英王、忠王、侍王、辅王等侥幸躲过末代王朝捕杀的诸王,秉承着一股刚烈之气,与其在苟延残喘中湮灭,不如借助此战作困兽一搏。
毕竟,翼王石敢当军功最盛,若非被排挤出权利中枢,当可为天国第二代核心人物,此诚危急存亡之时,还不靠拢过来抱团取暖,更待何时?

n2lgs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苦海慈舟 txt-第二十二章英靈戰爭展示-i8inz

苦海慈舟
小說推薦苦海慈舟
“翼王石敢当西征带走的丰饶圣杯出世了!”
这条消息一经爆出,在中原九州的里世界不胫而走,引起了诸多势力的好奇和探究之心,尤其是传承自中古时代,有千年世家之称的【张家】,以及作为历史背后的影子,在人心的阴诡地狱里搅动风云,在王朝鼎革的乱世里推波助澜,堪称造反专业户的太平道。
曾经一度占据小半个九州,在中原大地掀起刀兵的【天国】,当年起家的“天堂武装”就有十二件之多,包括神器丰饶之角改造而成的圣杯,模仿流星枪的圣枪,根据羽翼靴的形制铸造的圣盔等等。
这些天堂武装战殁于沙场,被历史的尘埃掩埋在陈旧发黄的故纸堆里,不知道为什么时隔多年后,竟然在里世界出世了,自然引起了相关势力的注意。
对应翼王石敢当的战争遗址,在里世界的投影,乃是一条淫雨霏霏的通天大河,不仅有九九八十一道拦江铁锁,还有地势险峻的悬崖峭壁,犬牙交错着,表面尽是湿滑的泥土,山涧奔涌着黄泥浆水,沸腾着发出无数亡者的咆哮。
在永无止境的历史断层里,一道白光刺破铅灰色的雨云,悄然降临在战争遗址里,来人用的是《奇门遁甲》阴遁之术,才能突破进入里世界,身上泛起淡淡的白色光辉,看来应是有英灵附身,就是不知道请的是哪路神仙。
从天而降的牛毛细雨,随着外人的进入,陡然变大了许多,绿豆大小的雨滴砸在地上,溅起点点泥浆,从高处往下流淌,汇集起来的雨水,冲走了更多的砂石和草皮,被阴气和雨水侵蚀多年的山岩无比松脆,压力超过一线,立即发生小规模的坍塌,并引发一连串的山体滑坡现象。
此人感受到大地在震动,地形在发生细微的改变,此前弄到手的“战争遗址地图”恐怕是做不得准了,忿忿不平地暗骂一声,感受到无处不在的恶意,赶紧伸手一排斜挎在背后的木匣,发动了克制土石和泥水的“木遁”。
只见一道淡青色灵光,从木匣喷涌而出,三尺长、半尺宽、三指厚的法器,突然冲天而起,凌空分解成一块块的木片,有如机场航空地图图板,翻转后就从平平无奇的三合板木片,变成了熠熠生辉的亮银色甲片,并彼此串联起来,形成一件带袖子的马甲。
昆仑后学术士叶知秋的宝具“甲马”,灵光冲开风雨,落在身体依旧干爽的术者身上,他不慌不忙地套上,双手掐剑诀,默诵一声“遁地!”,整个人有如一滴水,落进河里似的,瞬息间沉入脚下的山岩,迳自潜行前往目的地。
在时间流速三十倍于表世界(主物质世界)的战争遗址,安静了数百年后,终于被外人打破了仿佛被时光凝滞了的世界。
接二连三的光柱,冲破云层的阻隔,直接降临在战争遗址的边缘地带。他们身上无一不是带着英灵的光辉,尽是神秘复苏后,获得一定的缘分和资格,却不受隐秘世家和隐世宗派的看重,独自或三五成群地结伴,在里世界游荡的“拾荒者”。
【丰饶圣杯】本质之高,乃是前所未有的宝物,被好事者考证后,评价为对国级宝具。尽管其中的神性被抽取殆尽,在天国的光辉中改头换面,重铸为圣器,品质却相当之高,拥有镇压国运,堪称奇迹般的灵效。
【拾荒者】的身上背负着英灵的契约,多是心存侥幸之徒,明知道里世界的各大势力持观望的态度,摆明看着他们去送死,却总是想着自己能够抢先一步,在当下的空档期,找到并夺取这件评价极高的圣器宝具,以此建立自己的势力。
可是,这座战争遗址无处不在的恶意纷纷朝他们汹涌而来,最深处的天国士兵已有苏醒过来的苗头,由此可见打破战争遗址平静数百年的代价,很有可能用鲜血和生命去偿还,去赎罪。
“贪婪,我最爱的原罪!”
随着一句晦涩难明的拉丁古语,一道三人合抱粗的金红色光柱从天而降,外面是金黄色的光辉,核心是血红色的火焰。甫一触及地面,就将湿滑的泥浆烘烤地彻底干透板结,方圆亩许的天象都为之改变。
紧接着,从焰柱里走出一位双眼蒙着黑布,头顶有五只犄角,背后展开蝙蝠双翼,散发硫磺味道的半恶魔,或者也可以称之为恶魔人。
它有两枝往外横生的水牛角,护住太阳穴的薄弱处,连着高高耸起的眉骨,两只往后弯曲,护住垂卵状后脑勺的公羊角,以及一根仿佛从独角兽头骨根部斩断,移植到自己头顶的螺旋角。
“在九州结界的里世界现身,还不被针对的魔崽子,只有中原九州的土著居民。换言之,你是舍弃了自己的出身,崇拜地狱之主撒旦,并与契约的恶魔融合为一,完成魔界转生的叛徒。”
话音刚落,一道清光破空横击而来,瞬息间将金红色光柱轰地支离破碎,化作一团团金红色流焰,溅射地到处都是。
随后,清光悄然消散,露出一位脚踩八卦板,双手掐决,手握阴阳二气,雷光电弧在五指之间爆射跃起,面目清矍的道装青年。
恶魔人看到对手露出真容,惊叹道:“手握生死门,双脚碎乾坤!你是里世界传说中道门二十八字,芦苇风萧萧,空林语山鬼的林语!”
“不错,正是小道!”
恶魔人忍不住后退三步,试图拉开与对手的距离,毕竟对手掌握着召北斗真君和南斗真人的生死符印,恐怕连魔界转生的自己,落在他手里都不免一死。
可是,丰饶圣杯关乎自己“二转”,由恶魔人逆转为“圣血使徒”的关键,彻底洗白堕落的烙印,甚至有幸获得与圣痕不相上下的“圣印”,其中蕴含的利益之巨大,实在是不忍心错过。
于是,恶魔人硬着头皮分辨道:“地上天朝立国百载,数十年积累方才有盛世气象,海纳百川,包容万有,区区恶魔崇拜,也在容许范围以内。你身为道门后起之秀,有大家风范,何必与我一般见识。”
林语早已不是当年心慈手软的初中二年级学生,在紧紧地抱住老师大慈悲的金大腿后,以惊人的速度完成筑基。
此后,整个世界神秘复苏,他在里世界先后经历了三次战争遗址的磨练,获得了道门前贤的遗泽,方才有如今的成就,怎么可能被叛徒的区区几句话,就动摇了决心。
“叛逆,你就是鸡鸭,死到临头还敢嘴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