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柯守

syd06超棒的都市异能 贗太子 線上看-第八百四十八章 更大的禍端閲讀-iofuq

贗太子
小說推薦贗太子
两人都无话,默默看着,小楼位于王府后花园附近,之前就有,只是一直没修整出来而已。
最強掌櫃
後愛 夜微闌
最近因苏子籍得到的藏书越来越多,除丹经,苏子籍从别的渠道曾经得到的字画古籍也都同时整理了一番,最后一部分丹经就被运到了这小楼里,小楼也修整了一番,苏子籍偶尔就会过来。
苏子籍点首,又说:“曾念真在外练兵久了,有需要的话,或可以接回来,这接应的事,可有困难?”
说到这个,野道人顿时全身一振,这事就严重了,是调兵入京了,不敢怠慢,立刻应着。
“主公,曾大人久在海外,是要回来叙职。”
“只是京城太敏感,皇城司、九门提督、京营都盯的很紧,几十人还罢了,几百人怕隐瞒不过。”
“但对奉安、永修、聚贤三县来说,五六百人集中起来,还很显眼,分散的话,就不怎么显眼了。”
野道人说着,见主公转过身后微微垂眸,似乎还有点迟疑,就继续说:“主公,这事我亲自去办,必使这事滴水不漏。”
苏子籍点首,说:“你办事,我放心,你去吧,顺便唤文寻鹏来。”
“是。”野道人应声下楼,找人去唤文寻鹏来。
小院
才回来的文寻鹏的入了庭院,此时天色有点晦暗,树下有小桌矮墩,风一吹,还算凉爽。
文寻鹏坐了,又让小厮奉了茶,不紧不慢喝着,长袍飘飘,让他看起来从容沉静,但实际上蹙眉。
“刚才议事,有些奇怪,虽神祠的事是大利好,但里面却有不少危机,可惜的是我想细说,却又被打乱了话,似乎是故意的,这是何意?”
“难道是别有计划?”
文寻鹏极细心的人,仔细想了想,立刻就若有所悟:“大王或在在进行某项计划。”
“如果我预料不差,或是和神祠有关。”
“刚才还罢了,现在如果传召我,说明我已得大王信任,可以算自己人,要是不传召……”
这就是排斥自己在外,文寻鹏神色一黯,久久无语,看着秋色,暗想:“或我还得努力……”
因着不知道会不会被传召,这一杯茶,喝了好久。
他心中焦急,面前小厮更内心有些不安,小厮年纪不算大,不到二十岁,是早几年就跟着文寻鹏的人,只后来文寻鹏渐渐意识到齐王暴戾,被放弃的谋士就算是离开王府也常常意外死去,就提前做过布局,让这个算是心腹的小厮早早脱身离开。
现在自己在代王府算是站住了脚,这小厮也好不容易才到了代王府,还是跟着做事。
絕劍飛龍 鄉村小醜
此时,小厮看着自家先生看似淡定,实则走神,像在等着什么,就忍不住问:“先生,您这是怎么了?”
文寻鹏抬眸看他一眼:“别问,给我继续煮茶。”
才说着,心里则算着时间,想着,如果是要传召他,也该有动静了,现在都没有动静,难道……
才想着,就听到小院外传来脚步,有人在木门外叩打了三声,问:“文先生可在?”
文寻鹏端着茶杯的手就是一顿,心中一喜,茶杯一放,就站起身,小厮机灵,看到这一幕,忙应:“先生在!稍等,我这就给您开门!”
说着,就要过去开门。
文寻鹏走在后面,大步流星越过小厮,亲自将门打开,看到外面站着的果然是一个府卫,顿时心一跳。
自己虽已经猜测过,这次的事,代王或会召见自己,但真实现了,还是让他心一松。
虽说君择臣,臣也择君,可人臣最多跳槽一次,再有一次就是三家姓奴,再有才干怕也难以被人接纳。
可以说,代王要不重视自己,自己怕再无机会了。
整了整衣冠,没带小厮,在府卫带领下,前往小木楼。
院落与院落之间相隔不远,走了一会就到了地方,独自一人入楼,登上二楼,果然看到代王正站在窗前,没等行礼,就听着代王就问:“刚才议事,你欲言又止,可是有话要说?”
“对了,依你之见,神祠的事,齐王又会有什么反应?”
文寻鹏一喜,这种问题,还真是只有自己最有资格来回答,毕竟自己曾在齐王手底下多年,对齐王还算了解。
他想了想,答:“大王,这件事,我和路先生讨论过,别的不敢说,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这两年多有变数,每次变数都导致大王崛起,哪怕没有证据是大王动手,但蜀王、齐王都压力很大,必须要出反制。”
“哦?”苏子籍不动声色,点了下首:“你继续说。”
散花女俠 梁羽生
“是!”
文寻鹏继续说着:“反制的话,现在就是机会,神祠的事,连破十七家神祠,恶人我们当了,恶果我们承担了,怨恨我们承受了,虽刚才群议,大部分神祠畏惧天威不得不降服投诚。”
“但这等果实,会扎实我王府的根基,就因这点,蜀齐两王必会摘桃。”
苏子籍没有说话,文寻鹏窥了下神色,说:“而且,大王连连得胜,不但蜀王齐王想要摧下大王的锋锐,怕朝野百官,不少人也是这想法。”
上古聖猿在西遊 天堂在左我向右
知道成败在一举,文寻鹏一咬牙,突然说:“大王,此乃大势也,要逆了这势,不是不可以,怕不仅仅事倍功半,还引得更大的祸端。”
苏子籍一怔,眼波一闪,说:“你说有更大的祸端?”
轻轻一问,文寻鹏却渗了汗,这时却断然答着:“是!”
苏子籍沉吟良久,只是一笑:“那依文先生,现在该怎么应对?”
文寻鹏躬身:“只需要抵抗就行,待抵抗到抵抗不了,再交出去。”
见代王安静听着,又说:“大王,争嫡之事,可不是一味自强就可,而敌人自削出丑才更好,这桃子,大王得之虽有利,却恐犯了众讳。”
“而神祠之怨气,其实又是个祸端,但既有人摘桃,何不引爆给别人?”
某种程度上,谁强谁就受皇帝忌讳,代王府快速增强本引人注意,再强下去,怕就成了所有人针对的目标了。
文寻鹏说完,躬身不语,等待着苏子籍的决断。

fd71c熱門都市小說 贗太子討論-第八百四十六章 防範果實熟了相伴-kg984

贗太子
小說推薦贗太子
“在那后,这股势力似乎继续兴风作浪,我们由明转暗,反得了点线索,最近这势力,似乎又有动作,还和我们联系上了。”中年人说着,从袖中取出一封信,双手奉上。
曹易颜接过来,展开一看眉皱得更紧:“联手?”
“你可得知,这股势力是谁?”
“查不出,虽然由明转暗,得了点线索,但也只隐隐得知,似乎和当年太子有点不明不白的关系。”
“您也知道,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为了大业,我们不能暴露身份,故只能查到这样多了。”
“和当年太子有关?”曹易颜更是警惕,当年太子可是朝野都认可的太子,据说今上能登基,还因有这“佳孙”的因素,不想今上登基第二年,太子就死了。
新官上任
与这有关,这股力量不可小看。
曹易颜沉思片刻,还是下不了决心:“先不管,看代王府怎么应对,我总觉得,情况有些不对。”
见主公犹豫不决,中年人也不再劝,微微一笑应是,见着有人打个手势,知道葛生过来,没有人跟踪,唤着:“过来,向东家回话。”
血嫁 瑤小喵
“是!”葛生垂手应着。
代王府
小花厅外面,灯火隐隐,万簌无声,走廊处可以看到护卫的身形,并不固定在一处,偶尔也会走动。
转眼一年了,王府护卫经过了训练,授给武技,渐渐也成了点气候,个个虎背熊腰,动作敏捷,都实力不弱,就算是有人想靠近,怕还不到跟前就能被拿住。
郑怀一身代王府护卫服饰,也在这几人处,按着腰刀随侍。
他进入代王府已有一段时日,却一直不如别人受重用,这次更被调成护卫,与普通府卫一起守卫花厅,要说代王不信任,偏偏也让他做这种亲信才做的事,若说信任吧,往日里也很少将他调到跟前。
天神的後裔
“定是因那几个家伙抢了风头,我才被代王遗忘,不能接近!”想到同时入府的几个佼佼者,郑怀心中愤恨。
愤恨归愤恨,该干的事还是要干,憋着一口气,想要在代王前露个脸,显示一下忠诚,这样一来就能接近代王,得到更多有用情报。
就在郑怀这么想着时,忽然看见人声,一转眼,就见着野道人、简渠、岑如柏、文寻鹏等四人谈笑的过来。
钉子一样的护卫,立刻行礼,郑怀也不例外,四人也就是略点首,就昂然进入其中。
“发生了什么事?”
全國愛國主義教育基地黑吉遼卷 龔苗苗
看见府中最炙手可热的几人都来了,这样事过去也不是没有出现过,但一般都是遇到大事才会同时召集府内所有幕僚,今天这是怎么了?
郑怀感觉有些不对,心中不由一惊。
但他现在是护卫,虽心中惊疑,却不好贸然跟过去,倒也不是完全不能跟过去,但一向谨慎,不到万不得已,不想冒险,虽然这样的性格会让他错失一些机会,但却可以活得更久。
“唧唧。”
就在郑怀心中这样想着时,忽然听到了狐狸叫,微微垂下目光,果然看到一大一小两只狐狸大摇大摆跟着走在最后人进去,它们身上穿着特制的小衣服,看着就干净可爱。
想到代王跟代王妃养了两只狐狸做宠物,之前只听说过,没见过,现在看来,就是这两只了?
抗日狂花
它们动作轻盈,进了门就跑起来,宛是两道白影,从郑怀的跟前直接窜了过去。
也许是跑得快,扑哧下,跑在后面小狐狸前兜里掉了块东西在草丛,恰旁几个护卫都没看到,郑怀瞄到后也没吭声。
又过了一会,身旁两人走到旁去了,郑怀顺势走到掉落东西的地方,装作整理衣摆,随手就将东西捡起来,顺到袖子里。
入手一掂,大概五两重,这块银子可不小。
“真是人不如狐啊,不过是只小畜生,竟然还能攒下银子?”郑怀嘀咕着。
“也不知道今天来这许多人,是为了什么事。”郑怀这样想着,突然就冒出了一个念头:“如果我能探知这秘密,将情报送回去,是不是就可以立了大功?”
“富贵险中求,我过去一直求稳,错过多次机会,惹得了主家的不满意,这可不行。”
“这次再错过了,等代王倒台了,我这个潜伏在代王府的人自然也就没了用处,那时后悔就晚了。”
“再者,我既是护卫,这机会不就像是天赐一般么,天赐不取,反是我的罪过!”
这念一起,就再也压不下了。
附近虽有一些护卫守护,但防的是外人,本来允许护卫不时巡查,郑怀装着巡查,慢慢靠近花厅,果然只是被个别人瞥了一眼,竟也没有异议。
郑怀手心有些冒汗,耳朵却竖起来,仔细倾听着。
偷偷摸摸蹭到了能听到里面声音的位置,还故意走到树荫下面站住,任谁看到了,或都要以为他是在这里暂时遮阳躲懒。
就听见里面一人说:“大王杀一儆百,连破十六家神祠已有效果,大部分神祠畏惧天威,虽心怀厌恨,但为了自家生存延续,不得不降服,已联系着我们,想要投诚了。”
听这声音,似乎是新进的文寻鹏。
一人笑着说:“这是好事,现在就得由霸道转为王道,安抚神祠,一旦整个京城的神祠降服,我代王府必会实力大增!”
神祠全体降服,代王府实力大增?
統禦萬界 石三
郑怀听了,心里就一动,这事哪怕不读多少书的人也明白,神祠在京百万信众,里面香客藏龙卧虎,真降服了,就是一大股势力,代王府根基薄弱之处,怕是立刻可以弥补,反一跃成京城潜力最强的王府。
这事是大事,且里面正在商量的是收拢势力内容,若一会就传回去,必能给代王一个重创,他这个功劳拿定了!
就听到里面又有人说:“不过,虽大局已定,还要防范果实熟了,别人来摘桃。”
这话,更让郑怀眼睛发亮,就在这时,听见一声咳嗽,转眼一看,就是什长有点疑惑的眼神——这站的位置有点不对。
末世狩神誌
郑怀汕汕一笑,连忙回去站直了。

p6461人氣都市言情 贗太子 ptt-第八百四十四章 埋的太深了推薦-jfnu2

贗太子
小說推薦贗太子
镇南伯府的后花园,建的还算大,且不止一个,一个大园子,一个小园子,谢真卿去的就是大园子,走上一圈,慢一些能走上小半个时辰。
他虽看着康健了,但走路仍不急不忙,散步对于他来说,还真是一种享受。
而不远处廊子里看到他的丫鬟,也觉得远处细雨中有美男子撑伞散步,对她们来说是一种意外惊喜。
“快看!是世子!”
“世子越发贵气逼人了,外面说的那些翩翩佳公子,哪有人比得上咱们府上的世子?”
“就是,要是前些年,世子身子安好,出门让那些人看到了,哪里有其他京城公子的份?”
丫鬟们想到京城中出名的佳公子,竟都不曾有世子,都油然而生一种愤愤不平。
在她们看来,世子真是样貌、才学、气质,都出色极了,甚至就连脾气,大多数时也很好,只是平日里要休养身体,很少出来,这才让那些不如世子的人得了美名去。
弘道扶着谢真卿走上了一个小亭,小亭里有着石桌四个圆凳,收了伞,弘道又为谢真卿擦干一个圆凳,才让谢真卿坐下。
谢真卿笑了笑坐了,若有所思的看着雨中的花丛,雨点噼啪,突然转首问着垂手伺候的弘道:“隆安帝陵墓,你安插在第四层的丹方,还没有被发觉吗?”
弘道一凛,低声回答:“公子,隆安帝陵墓,已被查过几遍,若是放得太浅,会引人怀疑,所以放在了更深一些,现在还没有被发觉。”
谢真卿有点嫌弃地看他一眼,无语地说:“这么久还没被发现,那也埋的太深了。”
“以前慢些无所谓,可现在龙气变化的关键时,却不能由它去了。”
想了想,谢真卿吩咐:“听说俞谦之处境不是很好,你就让俞谦之去一次隆安帝陵墓避避风,他到了,自然在机缘下会发觉丹方。”
弘道答应一声,没有多少表情,俞谦之本是自己的人,多亏自己方面支持才到这位份上,但是人,自然会随着水涨船高变了心,近年早不复热情,不过没有撕破脸,现在公子要用,自然还可以帮一把。
谢真卿又问:“齐王府现在如何了?”
弘道回话:“已有几人可用,不是现在安插进的人,是早就在齐王府里面的,现在已提拔上去了,可以亲近齐王了。”
齐王府渗透的事,倒让谢真卿还算满意。
谢真卿点首,还没有说什么,突然之间,盯着一处“咦”了一声。
那个方向,似乎是……
他忍不住站了起来。
京城一处道观
靈紋 楚寒江
细雨中的这处道观,安静、质朴,甚至因着道意颇浓的建筑风格,在雨雾笼罩下,仿若不是人间该有之处,但这道观又明明白白地屹立在京城中的一处,平日里也只有这里才稍稍安静一些。
王爺求交往 圓不破
前面大殿的偏殿里,刘湛正在接待客人,茶香四溢。
这客人同样穿着道袍,气质略显刻薄难以接近,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带着一股连普通人也能轻易察觉并畏惧的阴郁。
不是旁人,正是皇帝御用的炼丹道士,霍无用。
兇案局中局
“你可听说了?俞谦之有意静修一段时间?”刘湛正问到这件事。
霍无用自然是听说了,不仅听说了,俞谦之离开时,霍无用还远远看到了。
俞谦之走得行色匆匆,看起来像是避风头,可在这时离京,若只是避风头,却又不是俞谦之的行事。
别看霍无用似乎只知道炼丹,但出入宫闱,能在皇帝跟前混这么久,霍无用可不是简单的人,更不会将俞谦之这人想得简单了。
俞谦之跟前鲁王有牵连,这事也不是什么秘密。
“许是为了赎罪?”霍无用道,“此举,倒也能让皇上对他怒气少些。”
作住在京城的修道之人,得罪了皇帝,那可不是好事,对修行也不利,俞谦之想要赎罪,也不是不能理解。
说完,霍无用又满脸疲倦,叹:“炼大还丹的药,基本上又凑满了,可惜的是,缺了最后一味,京城都已找遍了,没有一个能用。”
又道:“在别郡倒是有几个候补,可惜是身份都有些不好说,更重要的是,还没有真正入道,现在也都仅仅盯着。”
花影殘劍
说着,就说了几人的名字。
刘湛沉默良久,叹:“这些我大半都接触过,不但家世不简单,还都是命世人杰,关系些气数。”
而且都是不满三十岁的年轻才俊,能在琴棋书画及武技上有希望突破极限入道,任选一个,都可以在将来成朝廷栋梁,就算不能做官,也可以在领域做出成绩,流芳千古。
这样的人,让他们生命中止,挖了心给老皇帝入药,实在……太可惜了。
也有伤气数。
尊主恕罪
霍无用微微苦笑:“没有办法,皇上要用,再好的命也得填上,就算明知道假以时日,能为朝廷做贡献,造福一方,可又能如何?能与皇上的命相提并论么?”
两人都是久在官场,心里清楚,不仅仅皇令一下,再有才的人,也难逃一死,这就是权力的可怕之处。
并且实在的说,国家社稷,如山如海,这些人虽算人杰,损了也无有大碍,那种认为缺一个就影响神器,真的是想多了。
不看十几年前,就算是太子,死了也就死了。
霸氣側漏:女王爺在現代
明末之虎 遙遠之矢
也只有在社稷关键时,才有人短时间不可代替,也仅仅短时间。
婚前試愛:壞壞老公太霸道
不见打天下的功臣,纵是名垂青史的名将和军师,一旦平定了天下,就也可以和宰鸡一样杀掉?
这就是过了关键时,不再不可代替。
两人说到这个,就沉默不语,只是喝茶,良久,霍无用起身,在房里踱步,许久看了看对面坐着的老道,问:“我本不该问你这些,可你我到底有些交情,共事多年。你帮助代王府,是不是太显眼了些?”
刘湛嘿嘿不语,良久就是一笑:“你担心的,我岂会不懂?放心,我可是禀告过皇上,获得皇上同意才去相助代王。”
凡人當道 月半墻
“你这老狐狸!”霍无用听了,也跟着笑了。
既没被从龙之功迷了眼,还知道分寸,那就没可担心之处了,才笑着,突然之间,两人脸色同时一变,都看向了一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