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刀通天

b4r6d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菜刀通天-第九百七十五章 幻境閲讀-fq5nz

菜刀通天
小說推薦菜刀通天
只见倪算求手握破空冷月弓,双目淡定的射出了一支手里的白色羽箭,之后,一道白色的弧光瞬间划过“黑夜”,那前方被狼猪獠牙兽一手拍出的一排黑色气浪,即刻冻结,冻结成了一团看不清,却又摸得着的灰色烟云。
“砰!”
霎时,前方的那头如同高楼一般好大的狼猪獠牙兽,单手挥开了倪算求射来的白色羽箭,紧接着,却是被如影而至的冰蓝色半透明弯月一下击飞,身子一弓,朝后倒飞十丈。
透过弥漫的烟尘,倪算求定睛一瞧,对手虽然身受如此重的一击,身形变成了弓形,脸上露出了有些很不好受的表情,但是,它的浑身上下,只有手臂之上,只是淡淡的出现了一道道细细的青色裂纹。
“丫的,居然敢偷袭老子。”一击之后,倪算求立马愤愤不平的骂道。
因为自从他出道,修道成为了一名修士,面对妖兽,从来只有他暗算对手,而没有像今日这样,还没说过两句,就反而被对手算计。这其实,也间接说明了此头猫头鱼身怪的灵智,绝对不在一般普通修士之下。
“躲是躲不过去了,看来我只有和那头猫头鱼身怪,来个近身对决,一分高下了。”
紧接着,倪算求一看看清那头狼猪獠牙兽接下来的奔跑速度,就直接收起了自己手里的破空冷月,然后双手合十,一蓬红色的气血从一个青色的丹瓶之中飙射而出,然后,倪算求的浑身上下,立马泛起了一层金灿灿的金色光芒。
万人金身!
“好一个孽畜!我与你远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何你要不分青红皂白,对我暗下杀手?”
倪算求一边口中古井无波的说道,一边,他的头顶之上,已经祭出了自己的那件,已经被他祭炼成了本命法宝,周身雕刻着四面佛古朴雕像的上古孤月佛龛。
“砰!”
只见那头狼猪獠牙兽还欲近身,两个纵跃就来到了倪算求的身前,就立马被倪算求的上古孤月佛龛所打出的一个橙红色大手印,一下击飞、倒地,再次狠狠地倒飞了出去。
而一下飞出后,那头狼猪獠牙兽只是抹了抹自己脸上的灰土,就又立马掉头转向,转换了一个方位,骂骂咧咧的朝着倪算求侧面,另外一个方向,狠扑了过来。
却是再次被倪算求头顶上,另外一面上古佛宗古像打出的一个橙红色巨掌,一下击飞,再次狠狠摔落。
“呀!不管,你打我了,你刚才打我了。”
可能因为刚才风大的缘故,也是直到此刻,倪算求这才听清了对方,竟然是在埋怨,刚才在枯荣滩涂的边缘处,偷袭击打了它的后背。
“哦,原来鱼兄是为了此事,那打你真的是便宜你了!”倪算求继续控制着自己的本命法宝,平静道。
“为什么,呃~!”
前方的那头狼猪獠牙兽想要再次发狠,再次猛扑,却是又被倪算求头顶上方的上古孤月佛龛击中,来了一个狗啃泥。
“哼,为什么?”
“你要清楚,你不过是一条河里的小鱼,现在游在岸上,那也只是一条可以游在岸上的小杂鱼。而鱼,在我们的天地,就天生是我们的猎物,难道你就没有听说过,修士说
的一句俗语,那就是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倪算求不急不燥的说道,继续祭炼着自己的阴魂铲。
只见,在那件阴魂铲法器,源源不断吞吸起四周众多大修士阴魂,倪算求的肉身力量,也已经达到了他所修炼的淬体功法的巅峰。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前方的那头猫头鱼身怪所幻化的狼猪獠牙兽,顿时愣了一愣。
“对!孺子可教。”倪算求微微颔首,表示赞同。
可是这个时候,那头狼猪獠牙兽却是突然间头朝下朝下一冲,然后就好像扎了一个猛子。只看见,前方的那块烟雾缭绕的黑石沙滩,冒起了一阵飞沙走石的滚滚黑尘,只是一两个呼吸,它的高大身形,便立马显现在了倪算求的身前。
“你才是鱼……。”
“彭!”
只见说时迟那时快,正当对方还欲说出那个肉字,挥舞起两只擎天巨爪,正欲狠狠砸落,倪算求是直接一只金光大脚踢出,打中了它的腹部,震的那头狼猪獠牙兽再次浑身痉软的往后踉跄了三步。
紧接着,对方的头顶蓦然被一柄黑色巨剑一下砸中,竟然是倪算求在电光火石间,击发了自己的那柄握草飞剑,狠狠地插在了它的头顶部位。
“跪!”
倪算求的声音声如洪钟,如雷般响彻了半个沙滩,而对面的那头妖兽,正好在此时,因为承受不住倪算求金丹聚力术所凝聚的巨力,而一下子无可奈何的半跪在地。
然而,那头浑身散发着青色瓷器般华光的狼猪獠牙兽也不是省油的灯,如此利剑砸落也无法击穿它的头部。只看见它的一只黑色巨爪陡然落地,它所在的地面上,再次飘起了一连串黑色烟雾,紧接着,那头巨兽挣脱了倪算求的巨剑,身形一闪间,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倪算求的侧面,直拍了过来。
倪算求眼疾手快,身外金光一闪,右手一挡,整个身影连同护体灵光,直接被对方拍飞、横移。可是与此同时,对方也是在这一刹那,被倪算求的握草飞剑,再次狠狠地拍中了它的面门。
只见它的面部扭曲了几下,身形一顿之下,紧接着,却是以更加快的速度,朝着倪算求的正面,飞扑了过来。
“彭!”
双方再次交击,虚空之中震出一层精铁交击般的音爆。
“嗡~!”
倪算求的飞剑笔直朝下,却是一下顶在了它的头顶,却是再次因为对方那瓷器一般坚硬的肉身,一时间无法深入半寸。
而就在这一瞬,那头巨兽却是死死的抓住了倪算求的飞剑,在倪算求还欲御使自己的飞剑,想要继续拍打对方,那头巨兽却是一改之前的对策,使出全力,往下一拽,拉的虚空之中的倪算求整个人一个踉跄,几乎朝着下方的地面,直直的坠落。
“鱼兄,你这是何苦?我与你本身毫无怨结,如此恶斗,你最多会落得个遍体鳞伤,惨死在这枯荣滩头。”
“不行!你打我了,你刚才打我了。”
只见倪算求苦苦规劝,但是那头巨兽却是置若罔闻,使劲的摇头,并且,它的脸上露出了一副十分不屑,不死不休的神色。
只见说话的同时,那头妖兽在抓住倪算求飞剑的第一时
间,已经张大了嘴巴,准备要吞吸,那头顶上方倪算求的弱小身影。
“孽畜!自己作死,切莫怪我。”
只见,就在这一大蓬一大蓬的阴风、阴气,朝着此头妖兽嘴里卷吸过去,倪算求手里的巨剑再次狠狠发力,突然间吸引住了对方的全部注意力,他的身后,那柄已经吸收了不知道多少大修士神魂、神魄的阴魂铲,突然间红光大闪,随即,那件阴魂铲的刀尖,一下飞射出了一条晶紫色的游龙,游龙笔直朝下,瞬间没入了它的口中。
“彭彭彭!”
数声连爆。
那头直立着的狼猪獠牙兽瞬间如一尊雕像般垮塌,同时,它的身周,立马飞窜起了无数的烟尘。只是数个呼吸,它的整个身形,已经如同一面巨镜,一下间在下方的黑石沙滩上,碎裂飞散。
“嗖。”
“嗖。”
“嗖,嗖,嗖!”
而就在这个瞬间,一层层滚滚的惊天黑浪,冲的倪算求身影不停横飞,整个身子犹如在大海波涛内浮浮沉沉,前上方的虚空,两株通天及地的水火二树当间的那层青色光幕,正中心的那个白色漩涡,开始以流星飞落的速度,瞬间飞射出了无数的红色光焰和白色水浪。
“难道是要垮了?”
倪算求一边倒退,一边心里默念着。
而头顶上方,他的那枚湛蓝色的金丹,以及那盏祭炼到金丹内的本命法宝,开始源源不断挥洒出更多蓝色的丹霞,拼命抵挡着,这四周已形同大坝决堤一般的各种威能。
当然,这一切的变故太过突然,只有倪算求和他怀里的器灵红牛老哥可以看到。
而只是一盏茶不到功夫,当两人再次睁开双目,发现两人身周的山貌、地形,已经完全变样。
只见两人已经来到了一片翠绿,树林阴翳的小山头,众山环绕中,有一条清澈碧绿的小溪,正在潺潺流淌,一直从山头的那侧,从两人脚下经过。
倪算求环视四周,发现自己应该是来到了一处宁静的山间村落,只看见溪流的两边,一排排坐落着错落有致的小石屋,而下游,那个山头出口处,竟然还残存着一座已经塌陷了一半的黑色石板桥。
“小王村?”
这一刻,倪算求和红牛老哥两人都是兴奋莫名,情不自禁的大叫出声。
“是幻境,这一定是幻境。,”
而转念一想,倪算求看了看满是熟悉的山头村景,却是不见任何一个人影,他心里立马有了新的判断,这此山此景,应该就是那条神出鬼没的猫头鱼身怪身死、命陨之际,所幻化出来的幻境。
于是,一时间无人回应的倪算求,就直接一下落地,只是走了几步,倪算求又回到了原处,再次腾空后,依旧一动不动的,静静地悬浮在那座极为熟悉的小王村山头的半空。

dwclx精品都市小說 《菜刀通天》-第九百七十四章 會說話的魚展示-1wppq

菜刀通天
小說推薦菜刀通天
“不管了,先救了欧阳千秋再说。”
只见倪算求说了这么一句,众人点头,便飞快的围拢在了那堆黑色石柱废墟四周,开始各施术法,破解起了那个白色半透明泡沫的法阵。
但是稍微小试了一下,众人都发现,那些需要灵气、真元御使的术法,都是不能直接破开这个巨大的白色气泡,最后还是在绿衫小女孩,击发了她的那对灰黑色手镯,这才勉强救出了从鬼门关之中走了一遭的千秋上人。
“欧阳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法阵之内,到底是什么状况?”
待再次险象环生的千秋上人,稍稍喘过了气,睁开了双目,倪算求又立马开口,问了出这么一句。
“不知道,我只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一望无际,无边无限的墨绿荒原,周围除了荒草,就只有星空,其他的,根本看不见一个人,一头妖兽。而之后,我很快发现自己体内的真元在飞快的流逝,于是,出于自保的目的,我就直接在那片星空下的墨绿荒原,飞快的飞遁了起来,但是周围除了自己的声音,就听不见任何的响动,而头顶上方的那片星辰,就好像一个巨大的棋盘,一直在移动,一直在变换……”
只见一脸颓丧的千秋上人颤颤巍巍说道起了,他在那团白色气泡之中的所见所闻,将自己的“亲眼所见”,一一跟其他道友说了一遍。
原来,只是这么短短的一炷香,他感觉自己已经来到了一片空旷、死寂的蛮荒,周围的星辰有大有小,有明有暗,但都在不停的变换方位,并且那些星空之中的星辰,其移动速度,都已经超出了千秋上人以前的认知,并且,随着上方星空之中的星辰移动速度加快,他感觉到了自己的真元、气血以不可遏制的速度,在飞快的从体内流出。宛如,一下子过了数十年,上百年,一片疲惫、空虚之中,千秋上人就很快感知到了,已经已经到了油尽灯枯,寿元耗竭,于是,他就认命般的盘腿而坐,等待着自己的大限将至。
可是接下来,当坐在众人当间的千秋上人一说完,其他众人将事情的真相简单一介绍,那千秋上人面色大变之下,便直接躲在了战修罗一行几人的身后。
之后的欧阳千秋,就好像一只受了惊吓的耗子,死活不愿再露头,帮倪算求去查探黑石沙滩更深处,那些剩余的金丹大修士坟冢。
而就在几人还在商议,该不该继续深入,前方枯荣滩的更深处,突然间,砸落了一道道手臂粗细的金色雷柱,竟然是那头不知名的猫头鱼身怪,正在追赶前方不远,正在逃离的青衣道人和白衣修士。
倪算求摇了摇头,觉得此时已经再没必要,再去冒险,追查那头猫头鱼身怪的起源。
但是,就在此时,就在那个眨眼间,那头猫头鱼身怪蓦然身形一滞,被一道淡黄色的圆形晶柱一下定住身影后,它的整个身体,突然再次突变。只见,它的身影再次膨胀、直立,紧接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立马又变成了一头长着一个狰狞面目,可以直立行走的狼猪獠牙兽的形态。
只是数个呼吸,那头狼猪獠牙兽体外泛出了一道道青白色的华光,肌肤已经如同瓷器般光亮,而那几名修为都是在分念境之上的散修,他们的术法打在那头狼猪獠牙兽的身上,几乎已经形成不
了任何的印痕。
“喀~!”
突然间,喀的一声脆响,此头狼猪獠牙兽的身形再次膨胀了一圈,随即,此头妖兽直接顶碎了那道尤老鬼所击发的淡黄色圆形晶柱。
尤老鬼气急败坏之下,再次击发出了手头上的三叉戟,将那两位靠拢过来的白衣修士和青衣道人,一一定格在了半空,之后,此名散修,便头也不回的朝着另外一侧虚空,直接逃离飞遁。
“尤老鬼!你!”
“两位道友,对不住。在下法号封霄,并非你们所认识的尤老鬼,要是下一世还有缘,我一定会将今日之事,和两位道友好好叙述一遍。”
只见那位身披黑甲的老者,风驰电掣的朝着西方疯狂飞掠,眼看就要飞离出那头巨型狼猪獠牙兽的视线,但是那头身影巨大的狼猪獠牙兽,突然双手一张,两只巨爪一下子一左一右,掐住了两名散修,然后,此头妖兽就好像掷石子般,直接隔着八九里,朝前西侧虚空,丢出了已经无法动弹的青衣道人和白衣修士。
“呃……。”
两名分念境四五重的修士,顿时化成了两蓬血污,而那名黑甲老者封霄还来不及击发任何术法,便也直接头朝下,一下栽在了底下的黑石沙滩上。
只见一下击落了这几位想要逃离出去的分念境修士,此头狼猪獠牙兽就又是几个纵跃,朝着那名自称封霄真人,夺舍了那名尤老鬼分念境三重散修肉身的金丹大修士,走了过去。
紧接着,犹如是风卷残云、飞沙走石,一片漆黑如墨的风暴下,那头狼猪獠牙兽大嘴一吸,便直接隔着四五千丈,直接将那名黑甲老者,以及黑甲老者身周的黑色砂石、肉身碎片,全都一一吞入了它的腹内。
前方的天际,瞬间以此头妖兽为中心,变得一片漆黑混乱,周围的沙滩也已经因为此头妖兽的吞云吐雾,而开始变得模糊。
恍惚间,倪算求和身边的几人看见,那两株通天及地的蛮荒巨树中间,隐隐出现了一层硕大的青色光幕,并且光幕正中正有一道漩涡形成,而底下一根根黑色石柱,正在喷吐着无数道黑气,黑气在虚空之中凝聚、旋转,转瞬又朝着那层青色如水般的巨大光幕,靠拢了过去。
“不好!这是修士的阴魂。”乾罗真人只是看了一眼前方,立马判断出了那些黑色气流到底所谓何物。
而不等其他众人多说,倪算求也已经飞快的祭出了自己的那柄阴魂铲法器,只见那柄阴魂铲法器只是轻轻的握在手中,便如同长了翅膀,在不自主的飞快上下震颤了起来。
“这么多的修士阴魂,而且绝大多数还是金丹境大修士被禁锢留下的完整神魄,那可是祭炼你阴魂铲法器的不二良机。小子,此种良机,百年不遇,你走过了这座村,可没了这个店,要是你汲取到了这些金丹大修士的一半神魂,估计,你的那件阴魂铲法器,也会一下子法力大增,很有可能可以直接超过道阶上品,甚至,可以到达玄级以上的可怖威能。”眼见此幕,那倪算求的器灵红牛老哥也是飞快的叫嚷说道。
玄级?
一听如此,倪算求的双目一下金光大冒。
一刹那,倪算求心中开始盘算起,该如何对付那头
护阵的不知名妖兽,甚至从此头妖物的身上,抢夺到一些其他金丹大修士所遗留下来的天材地宝。
“这个?红牛哥,我的此柄阴魂铲法器胎体最多只有灵级上品,要是一口气吸纳如此多的金丹大修士神魂,到最后,会不会因为法器胎体承受不住这么多的神魂、精魄威能,而直接自爆、碎裂?”转念一想,倪算求又不无担忧的如此问道。
“我盖!你想这么多作甚?如今,对方只有一个,而你们有这么多人,并且它的施法速度,还不如你那几位金丹大修士道友,此时不去,你还更待何时?”
“再说了,以你修炼的淬体功法,即便你的法器承受不住如此多的威能,你也能立马感知到你的阴魂铲法器到底承不承受的住。到时候,大不了你的法器威能爆棚之下,你直接对着那头猫头鱼身怪来上一记,这样一来,你既能释放你手里法器的部分威能,又能起到临阵对敌,出其不意的杀敌功效。”立时,倪算求的器灵红牛老哥,又是没好气的回道。
“好!”
只见倪算求轻轻的应了一声,就与身边的绿衫小女孩打了一个眼色,随后,便身影一跃,单刀直入,御使起自己的追风剑决,朝着前方一片阴气翻滚的枯荣滩腹地,直直的掠了进去。
“呜呜呜呜。”
只见一进入那片虚空,周围的砂石连带着层层的阴魂黑气,便直接绕着倪算求飞快的旋转了起来。
倪算求头顶之上,已经祭出了一颗庞大的金丹,而他的脑后,就直接着悬浮着那柄貌不惊人黑气森森阴魂铲法宝。
只见,一层琉璃般的蓝色光幕从上至下,将倪算求的全身一下笼罩其中,只留下上方一个碗口大小的出口,正在一蓬蓬,一道道,如同巨鲸吸水般,吸取着周遭取不尽用不完的阴魂阴气。
“嗯?是你!”
此时此刻,那西侧的滩涂,有一个沙哑、死板的声音一下传入了倪算求的耳中,但是那种声音并不是实体,而是那头才刚刚吞吃了数名分念境高级修士的血肉、神魂,体外的形体宛如瓷器一般发光、发亮的狼猪獠牙兽,正在用一种神念、意识,与此刻正在吸取众多金丹大修士神魂阴气的倪算求进行交流。
“你会说话?”
说话间,倪算求下意识举起了手里的破空冷月,瞄准了对方。
“哼,这有什么难的?”对方用一种无形的意识,继续冷冷道。
“那,你到底是什么,是妖兽还是修士?为何你的形体能如此自由的变换,难道说你们这一族并非来自这片苍穹,而是和那些三头六臂的域外天魔一般,都是来自其他天地的域外星域?”一下子,倪算求如同连珠炮一般,飞快的问道。
同时,倪算求神识全力散开,隔着两千多丈,锁定了对方的大概方位。
“神识?哼!这么远……”
对方继续用神念冷哼,同时挥动起了自己的一只巨爪,指向了倪算求所在。
但是,正当倪算求还想要听下文,等待着对方继续开口解释,对方举起的那只巨爪突然落地,紧接着“砰砰砰砰”,下方的地面一下子排山倒海般,飞起了一连串一百几十丈高的冲天气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