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逢

lsf1c优美小說 萬古奇聞 線上看-第288章 天池密語展示-ouwno

萬古奇聞
小說推薦萬古奇聞
也许是接连一段时间处于失落的状态,现时萧墨竹的内心像是一潭死水,还有对一切的漠然。
偏偏章百山是个例外,总让萧墨竹十分在意,他很确定自己从没来过这里,更别说怀念什么的。
荒凉的村庄,萧索的县城,章百山附近再普通不过,想来不会是能吸引人的地方。
怪奇的气漫在山里山外,像是章百山的附属物,而地上山间不见妖坛法阵,实在不知怪气的来源是哪里,萧墨竹没有多作考虑,当即化为一道墨青妖芒,冲天而起后又折返,“嗖”的一声钻进了土里。
自打与青鳞一战后,渊禾的异妖之力占据了萧墨竹周身,萧墨竹过去所习的全部修为皆毁于一旦,以渊禾之力也无法使用人类的术法,除了思想,他俨然就是一个新的异妖……
怪物法師
所幸,异妖本来就是无比强大的存在,而萧墨竹拥有其将近一半的力量,上空遁地无所不能,心念一动便能发挥出难以想象的力量,比之人类之时毫不逊色。
片刻功夫,萧墨竹已到地面之下千尺有余……
这里黑暗无比,如同混沌虚空,怪气的存在只增不减,竟然让萧墨竹感到了不适。
环顾四面八方,渊禾的能力让萧墨竹可以感受一切,忽冷忽热的轮换变化传了过来,章百山之下居然诡异万分,纵然异妖之力也大受限制,仿佛一个封印的禁区!
“这种感觉……”
实在适应不了这儿的环境,幽灵一般飘在地下深处的萧墨竹却发出惊呼,他猛然发现此处与梦境虚空有些相似,同样给人一种无力感,随后萧墨竹穿梭在章百山下的广阔区域,到最后也没能查出章百山异常的原因。
總裁前夫請自重 芷凝煙
房東房客大穿越 成南壯北
復仇皇後:邪君乖乖道歉 蘇蘇小秦
无奈的重回地面,萧墨竹甚至开始怀疑起异妖之力是否真的足够强,竟会可悲到在什么敌人都没有的地方吃瘪。
但眼前还不是丧气的时候,心头莫名升起的焦虑感让萧墨竹欲找出缘由,在略一思索后,他的视线上移,眺望着稍远的某处。
那里是整条山脉最奇特的所在,十九座雄伟的高峰众星揽月,有如天上仙境的章百山天池是也。
据闻雪池宝莲最早是在天池里出现,后来被蒲家发现后,才开始尝试人为培养,然而所用的水必须是来源于天池,至于天池水的秘密是什么,历经千年或者更久的不仙山一脉也无从得知。
暖阳普照云与山,流星般的青芒划破天际,飞向了章百山的天池。
云雾浮在环形山口的周围,冒出云朵的山巅仿佛天涯尽头,当环形山口里的池水因风而漾动,波光粼粼的美景在萧墨竹的眼中一览无余。
天池即是章百山脉的中心,这里和雪炼峰的冰封景色不同,更多了活气生机。
站在天池旁边,萧墨竹短暂的忘记了目的,只顾着远望云海初阳。
“可怜的孩子……”
在一声轻叹之后,某个修长的身影从云里凭空现身,一步步走到了萧墨竹的身后。
又是那靓丽的银黑交缠发丝,雪白的绒衣不掩其婀娜的身姿,左脸颊的妖纹虽不曾消去,但琬玉还是和往昔一样的俏美,只是她如今眉宇间多了几分哀伤。
不用回过头,萧墨竹已然察觉到了某人的接近,并且认出了琬玉的气息,故没有太过提防。
陽間詭事 無關風月
空荡荡的孤寂感袭来,萧墨竹似有些疲乏的在池边就地而坐,头也不回的问:“我看起来很可怜吗?”
兴许是同病相怜,琬玉望着萧墨竹的背影好一会儿,才若有所失的说:“走在一条由不得自己选择的道路上,落得一个孤家寡人,势必不被人接受,又远离亲人和朋友,你不可怜,那什么才叫可怜?说到底,你只是个年纪不过二十载的孩子。”
萧墨竹沉默了须臾,看着如镜般映照出天空的池面,反问道:“那你有多少岁了?”
莲步轻移,琬玉走到了一旁,笑着答道:“是你想象不到的老,不过从你们人类的角度来看,我的外貌似乎没有那么的不堪。”
两人只聊了几句,却像朋友在闲话家常,萧墨竹侧过脸,抬头看着琬玉。
实如琬玉的自述,她的外表看起来不是“想象不到的年迈”,她拥有美丽的容颜和温婉动听的声音,仿佛拥有青春……
由萧墨竹看来,琬玉神出鬼没,每一次到来都不可预料,可他能感觉到,琬玉从来没有带着恶意前来。
“说吧,有什么意图,应该不是来找我聊天的吧?不想与青鳞一样夺回异妖力量?”萧墨竹直入主题的询问道。
琬玉毫无所动,回答:“真敢说啊你,明明手刃了青鳞!可惜我没有这个打算,还记得我和你说过的,烛召是最原始最古老的异妖,实际上渊禾是由烛召的力量剥离出来,所形成的新的个体,作为驱逐其它异妖的执行者。”
“你是新的‘执行者’,而我作为渊禾的从属,现在只是一个旁观者,来给你一些建议什么的,有何疑问吗?”
第一次听说渊禾的来历,萧墨竹惊愕不已,下意识的想要问个清楚,可才一张口就愣住了,真相对他来说似乎已无所谓。
琬玉看出了年轻人的想法,于是开始搜寻自己的记忆,声音空灵的说道:“你从小到大都活在术士家族之中,学习与妖怪对抗的手段,身边围绕着亲人朋友,修行,成长,想来继承了天赋灵力的人类都是差不多的经历……”
“但是,你不同!与其说像正常人一样的活着,不如说你曾经像‘棋子’一样的活着!从渊禾的力量融入到你体内开始,你就被摆上了‘棋盘’,玄繇这样的异妖提防着你……不对,他们是在提防渊禾!他们担心渊禾会再次成为制裁者,只是烛召的无形威胁让他们更忌惮,所以不敢对你怎么样,直到你接触了不周老头,渊禾之力逐渐觉醒……”
述说一段陈年往事,琬玉愣愣的望着天池外,继续讲着故事:“世间的异妖寥寥无几,他们强大无匹,同时也傲慢强势,唯独烛召,是魑魇、玄繇、德库拉、利维塔、帝丰、典衣他们都不了解的,他们就算加在一起也永远不可能战胜烛召……”
“告诉我,烛召的背景。”就在这一刹,萧墨竹打断了琬玉的话。

ffeno火熱連載小說 萬古奇聞討論-第286章 雪鶯的執着相伴-enphp

萬古奇聞
小說推薦萬古奇聞
仙池县被异常之气息弥漫,理应不是偶然事件,这种不凝也不散的朦胧之气十分罕见,既不同于灵气,也区别于妖气。
可惜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感受到其存在,“有缘”的人美其名曰:仙气。
当萧墨竹来到仙池县后,清楚的感知到了“仙气”,任他已经是渊禾之力的化身也吃惊万分,因为人们口中眷顾着仙池县的“仙气”,更像是异妖的力量!
魑魇、利维塔、典衣的气息已被萧墨竹深刻的记住,还有极寒天瀑的连接光柱下多次出现的玄繇,如今萧墨竹未曾见识过的异妖也只剩夜魔德库拉,和炎魔帝丰,只是他们分别在美加大陆和菲利大陆,那是萧墨竹没有去过的地方。
那么现在仙池县这里的气息,又是谁的呢?
疑惑的萧墨竹不禁想到了东面的章百山,天池十九峰,以及由古至今都隐居于章百山之中的不仙山一脉,蒲氏一族,或许他们与此有关……
九炎的最东北,自古以来都是章百山一带,上上下下已是几千年,这里也和玉京山、雪炼峰一样,流传着有各种各样的传说,妖怪志异与仙魔神话。
纵观这些时日的不仙山一脉,可谓是有了大动作,蒲氏本家在不仙居也有百多人之众,而今分散于章百山脉的外围,像是在进行某个不为人知的计划。
冷空气渐渐在山中降下,顽强生长于低温大山的青翠植被也挂上了白霜,当面向东方的山坡被清晨第一缕曙光照耀时,亮晶晶的霜花让章百山的美景也升华了。
不仙居中,难得没有“重兵”把守,空荡荡的超广阔庭院洋溢着素雅与古朴的气氛。
在蒲氏的祠堂里,蒲雪莺身着一袭淡绿色连衣裙,披着粉红的外套,她的长发有些散乱的垂在背后,一个乖巧的发夹将额前的头发别在了头顶。
虽说蒲雪莺打扮得很休闲,但看她白净的脸上还挂着疲惫,似乎她才刚从甜美的梦里醒来,现在,她的表情却相当的不高兴……
“父亲,为什么要这样说,明明哥……墨竹哥他需要帮助的时候,怎么能在这个时候放弃他?”蒲雪莺像是受了委屈,焦急的对着祠堂里一个宽大身影说道。
手中捏着三支细香,不急不慢的在旁边烛火上点燃后,不仙山蒲氏的当代当家蒲天鹤,向祠堂正上位的列祖列宗牌位鞠了三躬,又凝望了供桌顶上密密麻麻的牌位一会儿,这才转过身来,看着他的女儿。
“现在萧家已经不是以前的萧家,萧墨竹也不是以前的萧墨竹!假如萧墨竹还存活于世,再贸然接近他不会有好结果,曾目睹蓉北小镇残迹的术士发出了警告,萧寂战死,萧墨竹也很可能已经走火入魔、堕入妖道……”蒲天鹤摇着头,感叹的说。
而还不等父亲说完,蒲雪莺不满的打断了他的话,眼泛泪光的道:“可是墨竹哥和我有了……婚约,不是吗?”
也许的不愿看着女儿伤心,蒲天鹤再次转身,背对着蒲雪莺,说:“以纸记录约定只是一种形式,契约束缚契约者本是天经地义,可惜,当初与你定下契约的是萧墨竹这个人,而现在,他还算是‘人类’吗?”
“父亲!你这是强词夺理!外面那些人什么都不知道就乱传,墨竹哥就是墨竹哥,我相信他一定会安然无恙回来的!”蒲雪莺捏紧了小拳,完全不顾自己蒲家大小姐的矜持,大声的对父亲嚷道。
“唉!”
蒲天鹤低叹一声,继续劝道:“一开始是为了让你离开章百山,萧家还算值得托付,与之结为姻亲也不失为一个好选择,可情况已经不同了!萧家的自家事都难平,何况最近妖患不断,外界的危险程度比章百山更甚,婚约的事就此作罢……”
作为一族之长,蒲天鹤自问理智而果断,让女儿舍弃婚约也是替她着想,可是此刻的蒲雪莺却听不进这些“善言”,气呼呼的一跺脚,之后转过身就逃离了祠堂。
日出清晨,蒲氏的祠堂里传出了一声声的叹息。
不仙居隐藏在章百山脉之中,由巨大的结界覆盖着,掩去了整座不仙居,即使是手段高超的术士也难以从外发觉,不过这种不仙山灵术的巨型结界的防御却并不是特别突出,因此常日里会有许多族人把守,蒲氏一族定居于此,或许有着不为人知的原因。
后林之中,好不容易才静下心来的蒲雪莺张开了双臂,轻柔的灵力飞舞在她身边,时而变成灼炎,时而化作冰雾,招式的转换犹如吐纳呼吸般自然,只不过树林子颇有些受影响……
蒲雪莺天赋优异,自不周老人的试炼后也能熟练的掌握冰息之术,以此来修炼自是事半功倍。
不过这才没过几分钟,心头的杂念就迫使蒲雪莺因恍神而收功,在和父亲怄气跑出来后,她始终静不下来,心头仿若悬着一个大石,时刻都惦记着。
蒲雪莺放心不下的,就是曾与她有婚约的萧墨竹,那个转眼消失了半年之久的男子。
虽然萧叔叔的意外逝去让萧家深受打击,但墨竹哥没理由会不辞而别,都这么久了也不见音讯,究竟他遇上了什么事呢?蒲雪莺背靠着一株青绿树干,忧心忡忡的想着。
这位古老术士一族的大小姐,毕竟历事不多,唯一一次出远门即是与萧墨竹朝夕相对,单纯的心自此有了“归属”,满心都是萧墨竹的影子……
半枯的叶子遇风则落,缓缓飘下,后林里一时之间一片寂寥。
轻声一叹,蒲雪莺情不自禁的揉了揉眼睛,烦闷难消。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奇怪的感觉拨动了蒲雪莺的心弦,仿佛周围有什么存在,既隐于形,又隐于心,意外的被蒲雪莺察觉到了。
“是谁?有谁在那里吗?”无法确定也无法锁定异样感觉的来源,蒲雪莺环顾着四周,怯生生的问着。
可惜她的疑问无法得到解答,后林静悄悄一片,如若无人之境。

ljj4q火熱言情小說 萬古奇聞 蕭逢-第285章 惡鬼來了熱推-q9vlw

萬古奇聞
小說推薦萬古奇聞
这个县城不大,刚好处在山岭与平原交界,往北往西是广阔的平原,东南即是巍峨的章百山脉。
在远离大山的一面有丘陵环绕,也是从章百山过渡到平原的地带,仙池县接近章百山,虽然海拔不高,但也常年保持着低温环境。
仙池县是个很奇怪的地方,与它所处的地理位置有着不相符的气候。
章百山脉的气候是大陆高山气候,和乌州一带倒有些相似,特点是冬长夏短、夜长昼短,每年秋中季节开始,严寒和飘雪就会降临,不到半个月时间,白色就会成为山脉里里外外的主色彩。
可唯独仙池县是个例外,无论春夏还是秋冬,该县城总是绿意盎然,仿佛从地下涌出了无限的生机,使得这个小地方四季如一。
就拿年初的诡异大雪来说,在乌云密布的那段时间里,动物僵死,植物枯萎,从万千生灵夺取生命力的极寒天瀑同样覆盖了仙池县,然而似乎有某种神奇的守护力量存在,极寒天瀑带来的灾害没有想象中的夸张,并且在极寒天瀑退却之后,仙池县也迅速的恢复了往日风光。
异妖纵然无比强悍,可谁能想到,世间还有这样一个安乐地域,竟然连异妖之力也无法渗透。
章百十九峰耸立在天池周围,像是保护着纯净池水的勇士,永不低头,从仙池县望过去,山岳重叠,缭绕的薄雾中隐约有一座沉寂的山口,那就是天池的所在。
随着晚风拂起,夜幕早早的拉下,还不到六点的仙池县迎来了晴朗的星夜。
灿烂的繁星将天空点缀得如梦如幻,章百山雾霭沉沉,仿如仙境一样。
“真是怪了,那天明明看得很清楚,怎么再也没有了?”
在清净的大街路边,赵小五提着个塑料瓶子,摇摇晃晃的往东走着,嘴里念念碎碎的说着什么。
刚从酒馆过来,一身刺鼻气味的赵小五显然已经喝足了酒,走时还不忘再捎带几斤回家。
“什么叫‘醉酒走夜路,半路撞见鬼’?哼,张二那家伙嘲笑我喝醉了出现幻觉,什么都不懂,嗝……这叫仙缘知道吗?那天池上的仙光,也是你这种凡夫俗子能看到的?本大爷还能说谎骗你们?”赵小五一边打着嗝,一边踩着行道上松动的地砖,不满的骂骂咧咧。
大概是酒劲上来了,只是站着走路也让赵小五吃不消,他不得不停在了街边路灯下,一手扶着路灯杆,作片刻的歇息。
仙池县东临近章百山,也是最阴寒、最森冷的一处,留守的人家不会比县里其它地方多,好在资源的供应并没有中断,也没有太大的差异。
路灯灯光昏黄,从头顶上照下来勉强能明亮视野,只是街上太过冷清,反而让人毛骨悚然。
赵小五抖了抖脚,感觉到双腿在打着颤后,他才意识到自己喝得太多了,甚至有些头晕目眩,于是用力的捶了捶脑袋,好让自己清醒一些。
呼……
似乎有一股冷风灌进了赵小五的衣领,刺骨的感受激得他瞬间醒了。
俗话说的好,酒壮怂人胆,而且赵小五平日里也是自称天不怕地不怕的“大爷”,不过是走一走夜路而已,应该是毫无压力的,可今天,就是一个例外……
冷冷的大街上有阴风吹过,已经走过了无数次的道路,在赵小五的眼中变得有些陌生,此时的他比任何时候都清醒,莫名而来的一种情绪挥之不去,让他汗毛也竖立起来。
赵小五还没意识到自己无端端的生出了恐惧的心理,本能的抬起了头,往前方看去。
街的东头,空空荡荡,犹如一片死地,饶是赵小五瞪大了眼睛,也没看到异样,就在赵小五紧张的作出一个吞咽动作后,他转过头,望向了来时的方向……
长街遥遥如迷途,不与人间几分似,正是赵小五怕什么,那儿就来什么,上一处路灯照不到的地方,这处路灯的昏黄光芒尽头,一个模糊影子张牙舞爪的从黑暗里过来了。
无人的街道,夜最深之时,诡异的人影,种种条件凑到了一起,像是某种可怕事件的开端……
赵小五勉强的压制住颤抖下跪的冲动,一眼不眨的盯紧了街的西头,那个人影所在的方向。
啪嗒!
啪嗒!
啪嗒!
不知为何,离得尚远的赵小五明明没有听到脚步声,却随着人影的接近,脑补出了这样的声音。
从远及近的这个人影,全身上下都是漆黑,夸张的披着一件斗篷,连脸也看不到,十分符合恐怖反派的人物造型。
一步,一步,再是一步!当漆黑的人影即将从街的对面走过时,害怕得低下头来的赵小五终于抵不过自己的好奇心,侧着头瞟了过去……
这一看,差点把赵小五的心脏给吓得跳出来!
黑色的斗篷被风鼓动,昏暗的灯光之下,那个怪人的侧脸就这样映在了赵小五的眼里。
青色的眼珠亮着诡异的妖光,脸上怪纹犹如恶魔的咒文!
赵小五的精神在这一刻崩溃了,沉甸甸的塑酒瓶从他手里落下,“哐”的一声坠到了路面。
“啊!有鬼啊!救命……”
凄厉的叫声响彻仙池县,状似疯癫的赵小五忽生力气,鼻涕眼泪一齐流下,手脚并用着不顾一切的朝家里狂奔而去了,掉落的酒他也不管了,像被厉鬼索命的逃跑,没胆子再回头看一眼。
可惜在这个时刻,仙池县为数不多的人家都熄灯入眠,即使听到了奇怪的叫声,也不敢出来一探究竟。
没过多久,贯穿东与西的长街,重新进入了死一般的寂静,这是入夜后的无人之境。

jv1nw好文筆的小說 萬古奇聞笔趣-第283章 一路向南展示-f509j

萬古奇聞
小說推薦萬古奇聞
敏锐的感觉到了小冰的特别气质,游晓云和皇甫真见小冰一句话也不说的只顾前进,也不敢多问,闷声跟着。
到底是什么时候?
小冰心情郁闷的思索着,探寻起了自己的回忆。
二十年前,也有一场糟糕的妖乱发生,波及了东古大陆的大部分区域,小冰于乌州不幸重伤濒死,就是在那个时候,渊禾他出现了,以恩赐妖力的方式救了小冰!
恐怕是在同一时期,渊禾也救了蓉州之北的一个婴孩,并且将庞大的异妖之力埋藏在这个孩子的体内……
为什么?渊禾的目的是什么?
时至今日,回想渊禾曾经的作法,是否有深意?
或许就是那个时候开始,自己被牵扯了到极其麻烦的大事件里!小冰如是想着。
从渊禾之力的转移、萧墨竹的成长,再到魑魇的重生、利维塔的横行无忌,还有不周老人的战死、典衣的结束,现在萧墨竹体内的妖力觉醒,一切都宛如按部就班的演剧,一切都太巧合了!
那么是否有谁在幕后主导一切?
消失的渊禾?还是不周老人?
在小冰的记忆里,不周老人从未详细的说过身世经历,只知道他是九炎古巫族人,然而古巫族的灭族是在千年以前,也就是说,不周老人的年龄至少也有千岁了!千年里见得多识得广,要说他隐藏本性去谋划什么大计,也不是没有可能!
这样一想,寿命近乎无限的异妖渊禾亦有“嫌疑”。
摇着头,小冰甩开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她的脑海里蹦出了另一个身影。
高瘦的个头,漆黑的斗篷,永远看不清的面目,还有匹敌异妖的力量……
那是小冰和萧墨竹无力对抗利维塔时,忽然出现的“帮手”烛召!
将自己的经历串连起来,小冰忽然不知道自己应该作何表现,既不清楚一切的起因,也猜不到未来会是什么结果,不由得感叹历经百年妖生,却只是别人的一颗棋子……
下意识的看了看后面的两个人类姑娘,在皇甫真和游晓云回之以茫然的目光后,小冰无奈的转过头,再望这片支离破碎的荒山野岭,心头变得空空荡荡。
或许,不止是我,萧墨竹以及所有关联者都是某人的“棋子”,铺垫了千百年的棋局,到底是何种阴谋?小冰身心疲惫的慨叹着。
“请问……”
见到年轻的小女孩儿唉声叹气,虽说对小冰完全不了解,游晓云还是忍不住问了出来:“小冰妹……”
只是没等到游晓云发出疑问,心情郁闷的小冰立即打断道:“谁是妹妹?没大没小的,叫姐姐!”
噗!
却是一旁的皇甫真忍不住笑意,看了看尴尬得红了脸的游晓云,几乎笑出声来。
没想到看似年纪轻轻的小冰脾气挺大,游晓云嗔怪的推了推看戏的皇甫真,表示自己的不满。
大概的猜到了游晓云的问题,在被瞪了一眼后,皇甫真掩着嘴笑了一会儿,然后才顺了顺气,追上前面自顾自走着的小冰,问道:“小冰,你说我们真的能找到他吗?”
一路上过来,小冰与游晓云、皇甫真的交流很少,基本都是小事由奚子芫做主,遇上大事儿则是小冰指挥奚子芫,要说为什么小冰对两人是这样的态度,或许她自己很清楚,这两人仅仅是普通人而已,过多的牵扯只会让两人面临更多的危险。
严肃的问题脱口而出,皇甫真并不知晓萧墨竹已变得怎样,也不明白以后会在什么情形下再次相遇,自从额头上留下了黄青色的印记,她的脑海总会频繁的闪过萧墨竹的影子,似乎以妖纹为契机,她的命运就和萧墨竹连在了一块儿,甩不开也斩不断。
这一点,游晓云也是如此。
盼着那个经历了挫折的萧墨竹归来的人,原来已经有这么多了……
在拉克亚拉扑了个空后,追踪萧墨竹的行程还得继续,纵然并不顺利,一行人依赖着游晓云和皇甫真的感觉前进,有小冰保驾护航,还有借着“朝云谱”强行提升修为的奚子芫,除了疲与累,倒也没有太大的困难。
“啧,又来了。”
正在走着的小冰忽然停下来,紧皱眉头,面带痛楚的苦笑了一句。
皇甫真和游晓云对小冰的身份一知半解,只以为她身体不舒服,也没有猜测其他。
但有着相当灵力修为的奚子芫就清楚了很多,真身是瑞兽妖怪梦貘的小冰最近经常妖力不稳,原先被掩盖在人类气息之下的妖气,好几次都差点儿散发出来。
有些担心的奚子芫向小冰问道:“用不用休息一下,已经追了这么久,也不急在一时。”
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面对同行三人的关切眼神,小冰摇了摇头。
奚子芫无奈,只能招呼着前进,考虑到小冰的状态,也没有继续御气飞行。
然而有些事只有小冰才知道……
自从蓉北的事件后,异妖之力时常蠢蠢欲动,几乎压制不住,看来在萧墨竹体内觉醒的渊禾力量影响到了我,不周老头死后我总觉得是在摸黑夜走,到底会发展成什么样呢?
小冰叹着气,这样想着。
寻找萧墨竹比想象的需要更多时间,每当游晓云、皇甫真等人去了之前感应到的地点,萧墨竹却已经离开了,或许就像游晓云两人能感应他的存在一样,萧墨竹也知道这些人在马不停蹄的追赶,为了摆脱追踪而不停的变换位置。
从东古大陆开始,小冰四人南跨重洋到了兰岛大陆,又从北兰领追到了奥克莱德,再向着极南的冰洋前进,这下子就算是游晓云和皇甫真也知道了,名为萧墨竹的那个“人”在刻意的躲着她们。
“这个臭小子,被我逮到后非得揍他一顿!打断他的狗腿,看他还怎么跑!”
这样的狠话,不止是奚子芫,小冰也说了一次又一次……
已知异妖有七,继魑魇消亡于雪炼峰后,利维塔、典衣也接连被打败,除了渊禾外,还有分身众多的玄繇,和传闻在菲利大陆的帝丰,和美加大陆的德库拉,在席卷天下的极寒天瀑以后,大部分的妖乱都趋于平静,看似和平回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