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yjvxu爱不释手的言情小說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第一百一十章 怪物的姿態(1)熱推-o956i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小說推薦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震惊的声潮轰然响起,凡是观看了戴沐白那个擂台斗魂的观众无不被这一场转瞬即止的战斗所震撼!
太快了!
历时不到一分钟的斗魂,这种压倒性的局面怎么可能会出现在同阶层的魂师战斗之中?
擂台上,尚未退出武魂附体状态的戴沐白可不管周围人是什么想法,只见他高高举起了手,在裁判判决声响起的同时畅快一吼。
“啊啊啊啊!”
超神鎧甲大 我知魚之
这一幕落在观战席上无数人的眼中,他们看到的,是属于三十九级白虎魂尊的霸气与狂傲!
……
下一场。
“一对一五号擂台斗魂即将开始,红方为柔骨兔战魂尊,小舞!蓝方为牛角瞪羚战魂尊,索巴斯!本场斗魂将在倒计时三十秒后开始,计时即刻开始!”
裁判已然开始倒数计时,擂台上所能看见的,一个为一身斯巴达装扮的牛角瞪羚战魂尊索巴斯,一个是身姿修长绰约的柔骨兔战魂尊小舞,两人相隔不到十米面对面站立。
倒计时在进行。
索巴斯不出意外,乃是近日索托城外来的魂师,其实力强劲且手段果决狠辣,这些时日已经在索托大斗魂场打出了些许威名。
这个索巴斯的胜率,高达87.5%!
与之严阵以待、全身上下都蠢蠢欲动的姿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小舞悠然自得、浑不在意的模样。
我是“假”迎春
小舞眨巴着大眼睛端详眼前的这个大个子,看似呆萌。
“十……”
倒计时快要结束了。
而就在倒数计时进行到最后三秒的时候,那索巴斯看着对面的小舞,一脸见了鬼的表情。
“一!斗魂开始!”
早已飞至空中的裁判断然声落,小舞双腿暴动前冲,速度竟是快到在观众眼里呈现出原地消失的效果。
待到索巴斯双眼瞳孔再次聚焦之时,小舞的一条腿已经狠狠地踹在了他的胸口!
“呜哇!”
惨叫一声,索巴斯双脚不停地踉跄后退,但他凭借自身强悍的力量硬生生刹住了车,姑且没有退出太远的距离。
踹出一脚的小舞落在索巴斯上一秒还站着的位置上,俏脸微冷,全然不见十几秒前的呆萌可爱。
进入战斗状态的小舞看到自己这一脚并无建树,不禁黛眉微微皱起,但转眼又平了下去。
索巴斯抬手扫了扫胸前,脸色稍显难看地撇头吐出一口带血的唾沫,只是他的脸上没有半点慌乱。
由此便可知他并没有受到多大的伤,最多也就是被小舞突然暴起的速度打了个措手不及罢了。
“呵,敏攻系魂师……速度么……”
索巴斯想笑。要比速度的话……
他索巴斯姑且还没怕过谁呢!
牛角瞪羚,附体!
“呀啊啊啊!第一魂技,崖涧飞跃!”
戀上校草的吻
这一次,观众们看到身影消失的人,已然换成了索巴斯。而且隐约间,索巴斯的速度恐怕比小舞还要快上不少。
我在床下等你 墨漪
一个眨眼,索巴斯的身影重新回到了先前的位置上,这时,一对硕大的锋锐牛角朝小舞的腰腹间发起了冲撞!
……
于此同时,同为地上第七层的十号擂台上。
在这个擂台上,同样有着一方魂师是不属于索托城的外来者。
主攻防御力的山猪战魂尊,其名纲鬃。
纲鬃是一个膀大腰圆的胖子,他光着上身,加上武魂附体后体毛浓密的样子属实算不得雅观,但却生得一张憨厚朴实的脸,连带他的话语也充满了傻大个的味道。
“哈哈哈,妹砸,俺老鬃虽然比不得你的速度,可你的爪子跟给俺挠痒痒一样,可不嘚劲儿哦!”
幽冥灵猫附体的朱竹清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凌人的戾气,可眼前这个胖子却是一副完全不在意的样子,自顾自地站在那里被她攻击。
“哼!”冷哼一声,对纲鬃的话语朱竹清全然不为所动,继续疯狂地倾泄攻击。
那速度快到足以缭乱人眼,无数的爪影连成一片笼罩在纲鬃的身上。
渐渐的,纲鬃感觉到压力在悄然间变大,原本以为眼前这个少女没有威胁的他,已经无法再淡定地任由朱竹清施展手段了。
“啊啊,还是跟挠痒痒一样不得劲儿。”一股厚重的气势以纲鬃为中心迅速扩张开来。
这突如起来的气势让感官机敏的朱竹清霎时间收拢攻势迅速后撤,身形微伏地紧盯着纲鬃的一举一动。
纲鬃迈出一步,顿时身上的肥肉都止不住抖了三抖:“好了妹砸,俺老鬃没心思陪你玩了,接招吧!”
实力高超的山猪魂尊紧接着一声大吼:
“第二魂技,碎岩奔踏!”
一时间,这人形山猪身的第二魂环光芒动荡,而他也朝向朱竹清发起了冲撞!
不过以朱竹清的速度……
不!纲鬃自己非常清楚敌我之间的速度差距,既然如此他又怎么会发动大概率会被躲开的攻击呢?
猫眼竖瞳的朱竹清盯着那冲自己而来的笨重身躯,身形轻盈地朝侧边跃起,不出意外的话是能够躲过这一击的。
但是……
骤然,奔袭而来的纲鬃看到已经做出闪避动作的朱竹清,愣是生生止住了前冲的趋势,后脚止住,抬起的前脚携带着难以估计的力量狠狠地踏向擂台地面!
轰——
恐怖的震荡之力呈波纹式朝四周扩散而去,速度奇快,即使是已经闪躲到一旁的朱竹清也在转眼间被笼罩住。
无比坚硬的擂台地面竟罕见地出现了裂纹,保持着践踏姿势的纲鬃咧嘴一笑,看着被践踏引起的剧烈震荡轰飞的朱竹清的身影,脸上尽显憨厚。
观战席上买了纲鬃赢的观众看到这一幕无不大声欢呼,而属于史莱克教师队伍的那一角看向擂台时依然淡定无比,丝毫不慌。
“嗯?”纲鬃皱了皱眉。
傲世至尊
奇怪,明明那姑娘是被击中了没错,可为什么……没有惨叫声?
山猪魂尊除却一身引以为傲的强悍防御力外,对于自己第二魂技的威力也是无比自信。既然被他的第二魂技正面轰中,就凭朱竹清那瘦弱的身体,没道理能够无伤承受下来。
很快,纲鬃就察觉到了不对劲。
“……人呢?!”
一时间,就连一直观看十号擂台斗魂的观众们,视野中也突然失去了朱竹清的身影。
忽然,一道冷冽而娇媚的声音在纲鬃的背后不远处响起:
“哼,只有这点程度而已么?”
纲鬃一惊,猛然转身。他看到了朱竹清傲然挺立的身姿,少女的嘴角挂着一道血丝,精致的脸上也透显出轻微的苍白。
但,朱竹清那双变成猩红的竖瞳肆无忌惮地向外宣泄着危险的光芒。
“什……”
震惊的话语梗在喉咙还未来得及完全说出口,纲鬃的双眼瞳孔猛然一缩。
爆闪的第三魂环被朱竹清那恐怖的速度化作了一道妖异的紫色流光,而这所带来的,是靠近死亡的危险气息!
“第三魂技,痛苦刻印。”
足以酥透男人骨髓的娇媚声线发出的极其淡漠的声音在耳边响起,阴冷的气息直逼山猪魂尊通体汗毛倒竖。
豆大的冷汗凝成圆珠重重地低落地面,纲鬃僵硬地低下头,看着与自己喉咙仅有半指之隔的爪刺,他艰涩地咽了口唾沫。
“咕呜……”
腿软之下纲鬃轰然倒地,朱竹清放下左手居高临下地看着他。
“我、我我认输!!”
纲鬃失声大喊,憨厚的脸上第一次失去常态,即便以莫大的定力控制自己不要恐惧,但声音还是难以避免的带着颤抖。
他刚刚,是不是只差一点……只差一点就死了?
末日類紅警 白菜書
纲鬃的喊声一出,空中的裁判适时落回擂台,以审视的目光各自看了朱竹清和纲鬃一眼,随后果断下了判决:
“本场斗魂,为蓝方幽冥灵猫战魂尊朱竹清获胜!”
一时间,逐渐反应过来的观众们讷讷地听着擂台的判决。
“喂喂喂,真的假的?纲鬃输了?”
“什么!假的吧,纲鬃认输?”
“搞什么啊!刚刚不还占据优势呢吗?”
“纲鬃竟然输了……”
“……”
观战席上渐渐升起质疑的声音,唯有还站在擂台上的纲鬃脸色泛白地看向朱竹清,心中不住的震颤。
这个少女,简直就是个怪物!

qo3ht熱門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愛下-第一百零三章 來自大斗魂場的消息閲讀-l38sz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小說推薦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就在这一夜,索托城中喧闹依旧。
平日里意气风发、悠然自得的四眼猫鹰魂圣此刻却是一脸颓然地漫步在城中繁闹的街道上。
在他的身后,大师面无表情地亦步亦趋,只是在看向前方之人时,平静的眼睛里会闪过担忧之色。
“去店里坐坐吧。”
弗兰德如此说道。
接着听到一声若有若无的叹息,弗兰德转身朝一个方向走去,大师亦跟随而去。
……
与此同时,索托大斗魂场中。
在经事处大楼的顶层,索托大斗魂场主事人的办公室里,宝氏兄弟以一种前所未有的严肃面目面对此时此刻坐在他们身前的信使。
一抹精芒自宝三的眼底射出,这位始终沉稳有余的七十九级巅峰魂圣在这个时候刻意压低了自己的声音道:
“此话当真?”
坐于宝三宝六两兄弟对面的人着一身黑袍,里里外外包裹得严严实实,从外表上看看不出此人是男是女,唯一裸·露在外的,仅有一对深邃晶莹的眸子。
就在宝三问出这话后,一道雌雄莫辨的声音自这位神秘的信使口中说出:
“千将军亲口亲传,自然不假。”
当“千将军”这三个字从此人口中吐出时,在宝氏兄弟面前,一种名为信仰的崇高敬意毫不掩饰地从那双眼睛里展现出来。
此话一出,原本还能保持冷静的宝三宝六兄弟二人终于变了脸色,而在此刻,两人的胸中宛若有两团火焰在燃烧。
狂热,在眼中沸腾!
“好!那烦请信使大人回去时告知千将军,我们宝氏兄弟二人定将不负使命!”
那信使摩梭着戴在手套上的戒指,一对棕色的眸子再一次变得深邃。
“呵呵呵,如此甚好。”
……
今夜的索托大斗魂场,依然一如既往地宣泄着属于魂师的强悍力量。
这种热潮,在这五年来,于世人心照不宣之中飞快攀升。
……
这一天,史莱克学院的食堂属于七个年轻的学员。
“开饭喽!”
随着欢乐的一声呼喊,史莱克七怪终于结束了其实并不漫长的等待时间。
一手拍开小舞想要偷吃的小手,唐三将做好的饭菜逐一码在饭桌上。
菜色十分丰富,有焦香四溢的烤鱼,浓郁香醇的鱼汤,蒜香扑鼻的清蒸排骨,红色艳丽的烧鸡烧鹅、卤味厚重的大猪头,等等等等。
刚刚宁荣荣和朱竹清点的菜都有,以唐三大师级的厨艺,自然是色香味俱全,仅是看上一眼、闻上一下便让人胃口大开。
不用唐三说,六个小伙伴就已经纷纷各自打好了白饭坐在位子上,即便是刚刚已经吃了一顿的戴沐白和马红俊也加进来凑热闹。
没办法,唐三做的饭实在是太香了!
这一饭桌上,要数最不安分的人,那必须得是小舞。
如果不是怕挨揍,说不得现在这丫头已经整个人扑到桌子上大杀四方了。
所有人都没跟其他人客气,一双双筷子舞的那叫一个放荡不羁,连往常矜持得不行的七宝琉璃宗大小姐都无法免俗。
只是就这么一群乌合之众,真要论起餐桌上的战斗力,在小舞面前那就是渣渣,没一个能打的。
所以为了保证大家在餐桌上的整体愉悦,唐三不得不伸手将“杀红了眼”的小舞摁在椅子上。
迎着这丫头即将潸然泪下的小表情,唐三端来那盘卤猪头肉放在小舞面前,然后拍了拍小舞的小脑袋:
“好了,你别抢得太过分了,都够吃的,你这么一抢大家还怎么下筷啊?喏,这一整盘都是你的,先吃,待会再吃别的菜。”
说完,唐三便坐回到自己的位子上看着大家吃饭,而经他这么一说,小舞还真就乖乖消停了,老老实实地先吃起唐三放在她面前的猪头肉,虽然速度还是那么快就是了。
而他不知道的是,他这对小舞近乎于“宠溺”的举动给这餐桌前的两个人同时造成了不小的心灵冲击。
小舞都快把整张脸埋进碗里了,其他人都无法看清此时她的神情。
至于另一个人……
白发的少女伸出筷子的速度明显慢了下来,到后面甚至直接含在嘴里微微出神。
其他人都忙着吃饭,明显没有多余的精力分神留意这些,只有静静坐在位置上看他们吃饭的唐三察觉到了少女的异常。
小舞他没去管,这么多年来这副模样吃饭早就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而他看到奥斯卡停下筷子发起了呆,有些奇怪。
唐三随即拿起一双干净的筷子夹了一块排骨放在奥斯卡的碗里,他记得小奥好像挺喜欢吃肉的。
“嗯?”奥斯卡看着碗里多出来的一块排骨,愣了一下。
猛然回过神来,抬头一看便看见唐三冲她微微一笑。
唐三看她这个样子不由戏笑道:“怎么了小奥?哈哈哈,吃累了?”
听到这句话,那双宛若一汪春水的桃花眼微微睁大。
奥斯卡张了张嘴,却发现自己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于是,干脆直接把脸埋进了碗里,飞快地扒动筷子,留下唐三自己一个人尴尬地在那儿挠脸。
说实话,唐三现在确实挺尴尬的,不过倒也不打紧,耸了耸肩便起身离了座位。
饭给这群小家伙们做了,那么饭碗什么的当然得让他们洗了,至于自己嘛~
又不吃饭,倒不如去城里转转。
……
唐三的动作一直都很轻,轻到所有忙着吃饭的人都没注意到他离开了。
而当奥斯卡心中的羞耻终于减轻些许、将脸抬起来时,却发现旁边的座位上的人已经不见了。
“欸?小三人呢?”
……
索托城中。
依旧是那个办公间,一切如旧,唯一不同的就是比之半个时辰之前,这个房间里少了一个人。
自那一位离开后,宝氏兄弟片刻没有闲着,仅在这短短的半个时辰里便已经搞定了一切事物的部署。
而现在,兄弟二人一脸沉思的模样想的却是另外一件事。
宝六:“阿哥,你确定这么做没问题吗?”
“无碍。”
心思亦如本身的体重般沉着,也比常人多了万分细腻的宝三轻轻地摇了摇头:
“且不说这并不涉及那事的核心,仅仅只是一个提醒罢了,单考虑到弗兰德之前整出来的破事,现在我们卖他个人情,说不得以后会有什么意想不到的好处。”

f6kib有口皆碑的小說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第一百零二章 (想不出來名字)-gyvhh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小說推薦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床上,白发的少女睫毛微动,属于夕阳的橙红色泽透入窗帘洒在地板上,人,缓缓醒转。
“唔……”
少女抬手捂着额头坐起身来,其上的红肿早已消去,只是内里还残留着些许眩晕,但并无大碍。
她望着周围,双目茫然。
忽地,眼前闪过意识消失前的最后一幕,她抿了抿嘴,掀开被子下床。
……
宁荣荣:“……”
朱竹清:“……”
这两个少女看到明明被“捆在”床上的小舞此时此刻却先她们一步出现在食堂里,一时间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食堂里,戴沐白三人还在。
唐三手里正拿着牙签剔牙,望着门口走进来的两个少女,当即招呼道:
“啊,荣荣,竹清,来了啊。”
听到某个名字的戴沐白瞬间转身,但看到的却是少女并不自然的表情。
正想打招呼的戴沐白心中奇怪,然后他看到几乎清盘的饭桌,似乎误会了什么。
他脸上尴尬道:
“抱歉啊荣荣竹清,刚刚我们仨实在太饿了,老师准备好的饭菜都让我们吃光了,实在是不好意思啊。”
老杰克原本应该是在食堂后厨忙碌的,奈何食物准备好一半就被弗兰德叫走了,所以食堂里吃的东西不多。
当再次看到戴沐白的时候,朱竹清的心里乱糟糟的,没有说话,就静静地站在宁荣荣旁边,这让本就不好意思的戴沐白心里更尴尬了。
宁荣荣微微一笑,没有在意:“没事的,戴老大,男孩子嘛,食量大点正常,我们待会等等就是了。”
说完,少女的目光微动,看向坐在唐三和戴沐白中间的马红俊。
感受到目光的马红俊当即对目看去,见是宁荣荣,不由得腼腆一笑,却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
“荣、荣荣,不怪戴老大和三哥,其实是我吃的比较多……”
马红俊说话小心翼翼的,这一点即便是形象大变后也依然没有改变。
在女生面前,他总有一种难以消除的自卑。
现在呈现在面前的是一张对于大家尚且陌生的全新面孔,但宁荣荣清楚他就是原来的那个小胖子。
少女盈盈一笑:“都说了,没关系的。”
闻言,马红俊讷讷地低下头,不自觉地抬手摸着后脑勺。
剔完牙,唐三站起身来,“嗯,我去给你们做些吃的吧,你们有什么想吃的吗?”
这话唐三是对朱竹清和宁荣荣说的,当然,也包括身边这只小舞。
唐三说完,转眼便毫不客气地抬手朝小舞的脑袋呼去,瞪眼道:
“别吃了!就半个包子,至于塞成这样吗?”
小舞吃痛地捂住脑袋,嘴里面还鼓鼓囊囊的,将嘴里的东西咽下后喊道:
“三哥你干嘛!我又不嫌弃你!”
对于这丫头的神经大条唐三也是服了,当即白眼一翻:“这不是嫌不嫌弃的问题……得,有什么要吃的赶紧说,说完我去给你们做。”
唐三把刚才的话又重复了一遍,宁荣荣也没客气,道:
“那三哥,我要清蒸排骨和鱼汤。”
而唐三身边的小舞赶忙举手道:“我我我!我要烧鸡烧鹅卤猪头……还有还有!”
小舞宛若机关枪一般的报菜名直接被唐三无视了,他看向宁荣荣身边的朱竹清,见她还在走神,不禁微微一笑。
“竹清?你呢?”
“啊!”朱竹清回过神来,见是唐三叫她,又看了眼表情奇怪的戴沐白,略显慌乱地说道:
“烤鱼!烤鱼就行……”
先是掩饰心慌地大声喊出,但后面语气又弱了下去。
人在下意识的情况下说出的东西都是在心里占有分量的,当听到“烤鱼”这两个字时戴沐白眼睛一亮,然后默默地在心中记下,亦如当初朱竹清将他频频下筷的那盘小酥肉记在心里一样。
唐三听到之后点点头,转身走进后厨。
女孩们也都在饭桌前坐下。
“?”没东西吃的小舞注意力开始转移到其他方面去了,比如现在,她左顾右盼,然后朝戴沐白和马红俊问道:
“戴老大、胖……胖子,小奥呢?”
当小舞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没有人看到先前还举止自然面带微笑的宁荣荣表情明显僵了一下。
而正当戴沐白和马红俊想摇头说不知道的时候,食堂门口传来一阵脚步声。
众人扭头看去,其中当属宁荣荣速度最快。
“……”
“哟!大伙们都在呐。”
门口处那人正抬起手向堂内的众人打着招呼,而当她看到饭桌前的宁荣荣时……
同样,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
宁荣荣:“……”
奥斯卡:“……”
戴沐白等人:“???”
……
饭桌前,围坐成一圈的史莱克六名学员之间正弥漫着某种谜之尴尬的气氛,一时间,也没个人来打破僵局,即便是小舞,也感觉到此时的气氛有点不太对劲。
在谨慎的察言观色之后,最终众人将氛围的发生点锁定在了对坐着的奥斯卡和宁荣荣身上。
只是奇怪的是,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之下,宁荣荣却能毫不避讳地盯着奥斯卡的脸看。
就是……不太自然?
桌子底下,少女的双手纠缠在一起拧来拧去,看着对面奥斯卡光洁如旧的额头,宁荣荣难以置信地咬了咬牙。
明明都是头碰头晕过去的,为什么对方现在却跟个没事人一样!
想起自己头上还包着如同锅盖的绷带,宁荣荣更气了。
可恶……
而就在宁荣荣目不转睛的同时,奥斯卡也在盯着她看,只是她心中所想的和宁荣荣想的稍微有点不太一样。
就是……
不知道想起了什么,这位名为奥斯卡、在伙伴面前伪装成少年的少女眼底划过一抹敬佩之色。
啊当然,奥斯卡并非是在被宁荣荣拿头撞晕之后脑袋坏掉觉醒了什么特殊属性,只是对于面前这位出身七宝琉璃宗的大小姐,现在的她早已没有了当初对贵族子弟根深蒂固的成见。
在今天的这一场战斗中,虽然显得很狼狈,但宁荣荣那即便到了最后一刻也决不放弃的毅力彻底折服了她。
所以,虽然脑袋被撞了,但实际上奥斯卡完全不生气,只不过是暂时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宁荣荣而已。
她,一向不太擅长应付宁荣荣这种类型的女孩子。
于是乎,在唐三踏出后厨之前,这六个人就这样干巴巴地坐在那里,啥也不干地干瞪眼。
至于尴尬?
那就尴尬着吧,还能怎么样呢?
……
史莱克学院,院长办公室。
经过老杰克和大师长达一个时辰的讲述,总算明白了前因后果的史莱克众师陷入了一阵诡异的沉默当中。
所有人都在等弗兰德开口,只是……

j1wl4好看的小說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線上看-第一百章 史萊克學院的人沒一個簡單(3)閲讀-ka99e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小說推薦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经我这十年来的研究,武魂变异,无非就两种情况!”
“两种情况?!”
听到大师如此笃定的话语,史莱克众师无不惊呼,连老杰克脸上都有些异色,显然大师说出这句话并不在他所知的范围内。
大师看着众人惊讶的模样,点了点头神情严肃道:
“是的,两种情况。”
话入正题,大师不再坐于椅上,他站起身来环视学院的诸位导师,道:
“这两种情况,其一,我将之称为‘全新变异’。”
在弗兰德等人一脸懵逼之下,大师继续道:
“‘全新变异’,顾名思义:全新!也就是这一类武魂变异所产生的武魂,是全新的,史无前例的武魂变异!而在我们眼前,就有一个活生生的案例!”
说着,大师将视线转向赵无极,目光犀利:
“奥斯卡,她的香肠武魂,便是这一种情况!我猜这丫头双亲的武魂都是和香肠这一武魂完全不一样的吧?我说的对么,赵副院长?”
“这!”赵无极瞪大了双眼,满脸的不可思议。
是以,奥斯卡平日里的伪装也就骗骗那六个小家伙罢了,在这个房间里的任何一个人对于奥斯卡的真实性别其实都早已心知肚明。
不过赵无极吃惊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大师所说的那些话。
结果不等他开口,大师又道:
“其实也并非完全没有关系,而是小奥的武魂各自接受了她父母武魂的一部分,并且在她身上遇到了那几近于零的概率,至此才诞生了香肠武魂这一史无前例的全新武魂。
这类变异其实算是两种变异里产生条件最无法掌控的那个,也是变数最多的那个,而发生在小奥身上的变数,就是她的先天满魂力!”
说到这里,大师语峰一转看向赵无极身边的邵鑫道:“邵鑫老师,您是大陆上位于辅助魂师金字塔顶端的强者,辅助系魂师,尤其是食物系辅助魂师的先天满魂力代表着什么,想必您比我更加清楚!”
邵鑫:“……”
邵鑫沉默了。
他当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他当然比大师更加清楚!
当年若不是弗兰德告知学院中有如此天纵之才,他邵鑫,斗罗大陆尊名显赫的糖衣圣手!也不可能那么简单就被拐来这史莱克学院!
看到邵鑫沉默,史莱克众师心中陡然掀起惊涛骇浪。
如此全新的认知在首次在他们面前展现开来,也是他们第一次知道,奥斯卡那难以解释的先天满魂力竟真的是源于武魂变异!
其实在此之前弗兰德他们都有猜测奥斯卡的个例有很大概率和武魂变异有关,但他们并不确定,直到今日……
武魂变异,在大师之前便鲜有人研究。因为它难以捉摸,纵然是大陆上那些学究天人的学者,也在研究多年无果后无奈宣告放弃,但是大师没有!
大师,凭借着他远非常人能及的智慧和一定的机遇,将武魂变异的实质研究了出来!
今时今日,是大师第一次将他苦心多年的成果拿出来,示于人前。
“小奥的双亲是否为实力强大的魂师?又是否拥有先天满魂力的天资?亦是他们双方是否拥有的是品质极高的武魂?这些,我想赵副院长是很清楚的。”
“……”赵无极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眼底闪过一抹复杂无比的神色,并没有将想要说的话说出口。
大师见此,笑了:
“都不是,对么?”
“……”
于沉默中,赵无极点了点头。
大师嘴角渐高,“看来我的运气不错,我多年的研究终于有实例可以佐证了!”
说到这里,弗兰德先是看了一眼满脸复杂的赵无极,随后看向大师,略有些焦急地道:
“那,那红俊呢?小刚,你说的这些,跟红俊那孩子有什么关系么?”
一开始他们在讨论的就是马红俊的身世问题,可现在大师扯到武魂变异上来,却始终不提要点,弗兰德心中有种莫名的急切。
他感觉大师接下来要说的,很有可能是他这些年来一直求而不解的答案!
“嗯……”大师看向弗兰德,他的目光透过弗兰德那厚实的镜片直达瞳孔深处。
他顿了顿,缓缓开口道:
“红俊那孩子,正与我接下来要说的第二种武魂变异有关。同时,这也关乎着小胖子他的身世!”
这一刻,大师目光精锐如鹰,冲着弗兰德问道:
“弗兰德,我问你,红俊他的火凤武魂可是全新的、史无前例的武魂?”
弗兰德摇头。
“那红俊的火凤武魂,可是先天觉醒的?”
“……”
沉默了两秒,弗兰德的脸开始变得僵硬。
还是摇头。
“那我再问,红俊的武魂在觉醒伊始,可是有着无法消除的缺陷?”
此话一出,弗兰德的表情彻底难看了起来。
虽然大师所说都是明面上摆着、大家都明眼见得的东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大师每问一句,他的心底就越慌一分。
弗兰德隐隐咬了咬牙,道:
“所以小刚,你到底想要表达些什么?”
大师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好似在获取某些信息。而弗兰德的反应没让他失望,也让他彻底有了把即将说出的话说出口的底气。
又一个实例佐证了自己多年的研究,大师的内心无比惊喜,但是表露在外的,是亦如他对待学术一样的严肃、认真。
他没有直接回应弗兰德,而是在众师逐渐失去思考的眼神中字字铿锵地开口说道:
“武魂变异的两种情况,其二!我称之为——返祖!”
“火凤武魂,乃是窥得上古天神火凤只翎片羽的传承!史上记载,乃是这世间最为强大的几种武魂之一!其品质之高,甚至连如今天下第一宗‘昊天宗’的传承武魂昊天锤都与之差了一线!
然而据我所知,斗罗大陆万万年史上拥有真正火凤武魂的魂师,至今包括红俊在内,也绝不过两手之数!”
“这怎么可能!”当大师说到这里时,弗兰德第一个发出了质疑。
大师从弗兰德的眼中看出了慌乱,他没有急着回答,恰在这时,除了最开始说过一句话后便一直保持沉默的老杰克站了起来。
老爷子的神色罕见的肃然,他捋着下颌花白的长须,道:
“不,大师所言,确为事实!”
这一刻,一道厉芒从这位平日里始终慈祥爱笑的老爷子眼中电射而出,他道:
“弗兰德院长,虽然你不愿承认,但你所知道的那个人,他(她)的武魂确实并非真正的火凤武魂!”
“在我们那一辈的老古董眼里,那种残缺的瑕疵品,远远够不上‘火凤’之名!”
老杰克的脸上悄然浮现一抹追忆的神色,他悠然道:
“你所知的那个武魂,我们称之为‘朱鸟’!
而弗兰德院长,你所知道的那个人……根据小胖子自己所说过的话,老朽猜应该就是他的母亲了,对吧?”
“!!!”
弗兰德瞪大了双眼。
在这一刻,这位史莱克学院的院长大人已经无法强作镇定了!

fzfuf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第一百章 史萊克學院的人沒一個簡單(2)鑒賞-wpw9y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小說推薦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就在少年少女各自分开泡药浴的时候,史莱克学院的诸位教师于院长办公室中齐聚一堂。
邵鑫推开门,里面已经坐着六个老男人。由于先前去查看奥斯卡的情况,所以他是最后一个到的。
这位敦厚的老师走进来,看到在座的同僚们之间虽然保持着沉默,但气氛似乎存在着某种微妙。
邵鑫笑呵呵的没有在意,来到赵无极身边的位置坐下,道:
“小奥的情况我看过了,没什么大事,就是被撞晕了而已,其他的顶多是魂力有点亏虚。”
在说出这话的时候邵鑫是对着所有人说的,让各位老师放下心。学院的宝贝学生无论伤了哪个,在座的各位都会非常心疼。
只是说话间,邵鑫的眼睛有意无意地瞥向身边的赵无极,观其脸上明显松懈下来的表情,眼睛微微眯起,小小的眼缝中透露出笑意。
当时赵无极跟着李郁松和卢奇斌他们去城里采购完药材回来后听到奥斯卡晕倒时的样子,可让邵鑫有些头疼。
好在他给奥斯卡检查了之后并没有什么大碍,虽然知道即便出了什么问题他也能兜得住,但身边的这位难免会有些情绪。
毕竟,伤到了某个大汉的心头肉嘛……
赵无极这人其他都好说,就是太偏爱奥斯卡了,而他平时对待奥斯卡的样子,不是父亲却胜似父亲。
邵鑫是史莱克学院原本的老师中最后一个入职的,所以并不清楚赵无极和奥斯卡之间的关系。只是其他人没说,邵鑫也就没追问,只当是赵无极和奥斯卡两人关系不简单。
现在看到赵无极这反应,邵鑫暗暗点头。
赵无极果然对奥斯卡看得极重,既然如此……
【看来小奥身上的变化,得过后好好跟老赵说说了。】
如此念头在糖豆魂圣的脑海中一闪而过。
在办公室的主位上,弗兰德嗯了一声:“嗯,没事就好。”
奥斯卡的问题不大,这一点当时在场观战的他、大师和老杰克三人是十分清楚的,之所以特意让邵鑫去察看,主要还是为了让赵无极放宽心。
至于真正该关心的人,早都已经被弗兰德和大师两人扒光丢木桶里泡着了。
现在人已经到齐,自然是该谈正事了。
弗兰德想了一下正要开口,怎料一旁一直安安静静坐在窗边的杰克老爷子抢先一步。
“弗兰德院长且先不急,在谈及孩子们的情况之前,老朽想问一个问题。”
看到老杰克神情难得一见的严肃,弗兰德心中一凛,正色道:
“老爷子请讲。”
老杰克点了点头,没有拖拉措辞,直接说道:
“老朽想知道,红俊这孩子……到底是什么来历?”
“!!!”x5
此话一出,在场的所有人除了老杰克本人和他身边的大师,包括弗兰德在内无不瞪大了眼睛,十分惊讶。
这个问题本身很寻常,如果是其他人来问,李郁松他们大可直接回答,因为他们都知道这个被弗兰德带回学院的小胖子出身一个贫困山村。
可是现在,问这个问题的是老杰克!
史莱克的老师们个个都不简单,其智慧与反应速度何其惊人?
在这一刻他们都嗅到了一股不寻常的味道,脸上纷纷浮现惊讶的神色,唯有大师一人一脸平静。
因为老爷子问的这个问题,也正是他想问的。
两人投向弗兰德的目光认真无比,没有催促,耐心地等待弗兰德的回答。
弗兰德:“……”
院长大人嘴巴张了张,缓了一会儿后脸上的惊讶之色褪去,苦笑一声道:
“咳……哈哈,老爷子的眼神当真毒辣。”
听到弗兰德的话,赵无极等人都吃了一惊。
关于马红俊的身世,他们这些人所知道的只是当时弗兰德将小胖子带回来时的那般说辞,弗兰德说什么,他们也就信了。
可是现在看来,弗兰德似乎隐瞒了些什么啊……
弗兰德的表情不太自然,说出这句话后又好像噎住了喉咙,欲言又止,仿佛有着什么难言之隐。
老杰克:“……”
老爷子很耐心,因为他知道弗兰德定然会将事情的真相说出来。
随后,弗兰德忽地泄了一口气,有些挣扎地开口道:
“老爷子,能告诉我您是从哪里看出了红俊身上的问题的吗?”
老杰克闻言神色不变,但在他开口之前,有人替他回答了:
“因为小胖子的武魂,是火凤凰!”
弗兰德一脸不可思议地看向开口的大师,道:
“就因为这个?”
大师板着一张脸,点头道:
“就因为这个。”
弗兰德再看老杰克的反应,发现老爷子冲他点了点头。
是的,大师所说正是老杰克的意思。
“……”
弗兰德张了张嘴,一时间竟是说不出话来。
大师看到周边的老师们都是一头雾水的模样,沉吟一声后开始了解释:
“各位可知道武魂变异,真正的机理?”
“……”x5
……
世人所知,魂师生而俱来的武魂几乎都是传承自父母其中的一方,而传承的规律,往往是后代传承父母双方中品质更高的那个武魂,而如果父母双方武魂品质不分上下,后代的武魂则是随机遗传其中的一方。
除却斗罗史上仅有的三例双生武魂,世间魂师的武魂传承皆是遵循这个规律,世人称之为——武魂遗传。
然而既是有着规律,那么就总有着一些脱离规律的“例外”,而这些“例外”,世人称之为——武魂变异。
武魂遗传的概念早在很久以前便已在魂师界广为人知,时至今日,更是人人皆知,而武魂变异的概念早年间虽然已经有人提出,但却是近年间才有人正式开启了对它的研究。
而研究武魂变异并已经有所成就的魂师界第一人不是别人,正是此时此刻站在史莱克诸师面前的大师——玉小刚!
现在,大师所要说的,便是他这些年苦心研究出来的成果:
“武魂变异在世间魂师的认知中是充满不确定性、又难以做出详细解释的,然而经过我多年的研究,我得知,武魂变异无非就概括为两种!”
武魂变异,如此捉摸不透事物在大师的口中,竟只有两种情况?
这一刻,大师语出惊人!
……

rs1xa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起點-第九十九章 在那之後看書-ux9tl

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小說推薦被偷換了主角的鬥羅
踏步行至中央,看着四周遍地的狼藉,火焰烧灼的余灰,蓝紫色藤蔓之上时隐时现的点点火星,皆碎落四散。
隐藏在眼镜底下的双眼显现阴霾,只是那水晶薄片折射的白光将这一切完全掩盖。弗兰德抬手托了下眼镜,道:
“行了,别乱折腾了,还嫌闹得不够大么?”
此话一出,原本还在一旁地上五体投地却蠕动不安的马红俊顿时停歇了下来,双手也不再紧箍在地面,软烂地瘫了下去。
一旁的大师斜看了弗兰德一眼,对于老兄弟内心的真情实景自然清楚无比,但也仅是转回眼来,不作一回事。
他蹲下身瞧了瞧地上昏迷的宁荣荣,瞥了一眼少女额头正中间高高的肿起,上手拨开眼皮又细看了看。
收回手起身,大师道:
“看这样子,荣荣这孩子起码是轻微脑震荡了。”
说话间,大师的眼底闪过一丝鞠蹙,只是脸上依然紧绷,并没有露出什么异样。
说完,大师又低头看了一眼另一边同样昏迷的白发“少年”,眼睛微微眯起,嘴角也在这个时候忍不住微微上扬。
大师低声嘀咕道:“这七宝琉璃宗的女娃娃可真有意思……”
“臭小子!别装死了,快起来!”弗兰德踹了地上的马红俊一脚,耳尖的他听到了大师这一声嘀咕,却没怎么听清,便道:
“小刚,你在说什么呢?”
大师没应,只是摇了摇头。
弗兰德也没深究,收回目光低头看去,发现被自己踹了一脚之后马红俊还是没什么动静,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正要伏身去瞧。
这时老杰克开口了。
老爷子把手中的拐杖往身前一杵,脸上依旧是那不变的慈和笑容:
“好了,孩子们都没什么大碍,只是没想到小三能在我出手前……唔,罢了,现在还是先将这些小家伙们带回去吧,地上怪凉的。”
说完,老爷子转身便走,留下原地的大师和弗兰德面面相觑。
大师与弗兰德你看我我看你的,最后还是大师率先有了动作。
他走到另一边,先是看了地上盘坐着调息的唐三一会,然后……出脚。
“臭小子行了,知道你已经运功结束了,别跟这儿装死,起来背人回去!”
无辜被踹了一脚的唐三哎哟一声揉着肩膀龇牙咧嘴地站起身来,双眼满是怨念的盯着自家师父看。
说话就说话呗,踹人干嘛?
“也不知道是跟谁学的……”唐三小声嘀咕道。
大师斜眼看来:“嗯?”
吓得唐三连连摆手讪笑道:“没!师父,我什么也没说!”
大师收回目光,却又看着地上皆不省人事的三个女孩犯起了愁。
唐三捂着右肩,那里还是有些隐隐作痛。
“师父,怎么了?”
大师沉吟了两秒,道:
“你们都身负有伤,弗兰德老早就给你们准备了药浴,接下来你们便是去澡房等着泡药,但这三个丫头……”
唐三依言寻眼看去,心中了然。
原来是荣荣竹清和小舞她们。
耳朵一动听到了某个无比熟悉的鼾声,唐三嘴角微抽。
在大师疑惑的目光中,唐三捂着右肩朝趴在地上“昏迷”的小舞走去,然后,一把揪起人家女娃子的耳朵!
“啊!!!”少女惨烈的叫声直窜云霄。
大师:“……”
等小舞彻底站直了之后唐三方才松手:“你带着竹清荣荣她们去澡房,待会泡药浴的时候给她们脱·衣服的事儿也交给你了,给我清醒点!”
“啊?哦、哦!”小舞还有点迷迷糊糊的。
唐三的目光扫过小舞身上几处受伤的地方,眼底闪过一抹担忧,但很快又隐去了。
“没事的,有邵鑫老师配的药浴,身上多大的伤都能很快治好。”唐三抬手摸了摸小舞的头。
似乎是有感于唐三的这个动作,原本还有些朦胧的眼睛一点点清灵开来,但没等小舞反应,唐三已经收回了手,只听见一声催促。
“快去吧。”
“……哦,哦……”
小舞还是有些不太清醒,两只小手捂着脑袋感觉有点不真实,转身走向两个小姐妹那边去,也没抱怨唐三让她一个女孩子搬两个人。
虽然这两个人也是娇滴滴的小姑娘,身上也没有多重。
然后,宁荣荣和朱竹清两人就被小舞这丫头一把扛在了肩上,正好一边一个。
摇晃中,宁荣荣还是死死的昏迷着,朱竹清却隐隐醒转过来。
小猫咪迷糊间柔柔吟语道:
“嗯?这是……啊!小舞姐!我怎么被你扛着?小舞姐?小舞姐!”
朱竹清醒后发现自己正被小舞扛在肩上,连忙叫着想让小舞放她下来,可谁曾想小舞跟没听见似的,继续走出了老长的距离,直到朱竹清又连连唤了几声小舞才反应过来。
“啊,竹清啊,你醒啦……没事,你和荣荣都受伤了,我扛着你们一起去澡房泡药浴……唔……”
朱竹清原本的脑袋就还有些昏沉,听到小舞这么说,那一句“小舞姐你不也受伤了吗”到了嘴边还没说出来人便又昏过去了。
只不过,这一次有些许鼾声响起,听来并无大碍。
唐三看着她们渐远的背影,双眼微微眯起,回神转头过来,怎料大师的脸忽然就凑到了眼前!
“……”唐三险些没被吓死。
大师定定地看了他几秒,最后摇摇道:
“也不知道你小子到底还藏着多少东西,这一次你连你的那些暗器都没用上,还有……你背后的八蛛魂骨……”
“呵!罢啦,唉……”话落,大师不等唐三做出反应直接转过身去。
“沐白就交给我了,奥斯卡那妮……咳!奥斯卡那孩子就麻烦带她回去了。”
“蛤?”听到这话,唐三心中一突,但因为大师转口实在太快,唐三也没察觉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便没多想。
他低头看向地上仰躺着的奥斯卡,少女洁白的发丝散落两旁,露出光洁的脑门此时却被一抹通红破坏了和谐。
唐三俯身欲将奥斯卡拦腰抱起。
“也不知道脑子磕坏了没有……嗯?!”
背后的两道目光如针扎一般刺在唐三身上,让他原本的动作生生停在了一半。
唐三:“……”
于无声之中,唐三一脸淡然地换了个姿势,将奥斯卡一把扛在了肩上。
“唔嘤~”
昏迷中的少女因为颠簸发出一声呓语,由于除去了平日的伪装,这软软绵绵的声音在唐三的耳边响起,唐三……
他差点忘了,他肩上有伤!
两秒之后……
“好疼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