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道者

oysl9优美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 起點-第兩百三十八章 神心染惡邪展示-020kj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张御感应落下,见到方才那一击,看去声势浩大,对于地貌破坏其实并不大,反而是将整个地脉重新梳理了一遍,让其回归了原位,如此禁阵自是破去。
閃婚之蜜寵新妻 深海裏的小榆樹
大阵一破,对于他和瞻空二人来说再无任何阻碍,不过他们并没有立刻上前,因为此刻那黑色鱼脊一般的大石之上,却是出现了一个人影。
这是一个身形高瘦的修道人,面颊略显凹陷,其盘膝站在那里,下颌留着清须,发髻一抓,只是上半身未着衣物,下身则是一袭赤色大裳,而身旁插着一根竹杖,上方是一串飘扬的蛟须紫缠结。
在阳光照耀之下,可见他的上半身满是一个个细密的孔洞,看着让人头皮为之发麻。
但其余完好的部分,皮肤却是洁白如玉,细腻紧实,泛着奇异的光泽,与黑色的头发有着强烈对比。
张御一看此人,就认出其便是前任守正宫守正管梁,其与画影之上所显现样貌可谓一模一样,只是外在神气却又有不同。
画影之上的管梁望着正气凛然,言语记载之中也是不假辞色,格外刻板,与许多同道关系不睦。但是眼前这个人,神气森冷,眼瞳之中满是诡异邪恶。
修道人的气息可不会轻易变转,特别是玄尊,过去的气息代表了其过去的经历、认知还有自身所持之道,要是连这个都变了,那就是从根本上发生了转变,完全可说是两个人了。
他道:“观治,这人是管梁,但又非管梁。”
瞻空道人不禁点头,他沉声道:“此人修炼的果是寰阳派的‘棘阳炼形’之术,这个功法将形身与天阳诸星交汇,夺日星之精气为己用,练到高深之处,只要天上日月仍在,就可维持在世之身长存。”
不过他有一句没有用,这等功法实际上非常残忍,需要杀戮大量的生灵作为功法引子,并且修炼期间还要用到大量的祭献,管梁在失踪之前功行实属寻常,而现在却疑似到了寄虚之境,甚至还可能更高,这里不知道要进行多少杀戮。
只是他也有些疑惑,这等大规模的杀戮,照理说远不是管梁一个人可以完成的,就算能够做到,动静也不会小了去,又怎么可能隐藏到现在还无人发现?
说话之间,两人已是缓缓来到了近前。
那道人见二人到来,也是站了起来,双臂一张,笑道:“这副模样与两位相见,当真是失礼了。”
霸氣側漏:婚萌女王
瞻空道人看了看此人,沉声道:“而今我当如何称呼你?”
那道人道:“原先的管梁是我,现在的管梁也是我,瞻空道友,你若为方便,那就以原来的名姓唤我便是。”
他又看向张御,“这位道友从来没有见过,不知如何称呼?”
张御淡声道:“玄廷守正,张御。”
“玄廷守正?”
管梁盯着了他看了几眼,随即故意叹有一声,道:“可惜了,历来守正从来就没有什么好下场。
首席逼婚:狼性老公吻上癮
不是战死在外,就是被玄廷夺回名位,到了那时候,你却是什么都不会剩下……”他语声透露出一股可惜之意,随着他这些言语说出,目中泛动着一股奇异之光。
张御则是神情一片平静,淡声道:“哦?也是如此,尊驾才是躲藏到了这里么?”
管梁不禁有些意外,之前从来没有见过张御,料定是这百多年中成道的,又见其是化影到此,只以为这次是由瞻空道人带着其人过来增广经验见闻的。
所以暗中以神通侵染,这不会立刻造成什么侵害,但会无声无息在受术之人的心中种落下一个心魔,平时不致有什么影响,但随着经历事机越多,便会逐渐放大其心中阴暗的一面。
但没想到,居然丝毫未能对张御起到任何作用。
奉子成婚,嬌妻帶球跑 月芽
瞻空道人见此,他冷然道:“尊驾少来卖弄这些小伎俩,张守正与你等是大为不同的。”
他虽并去多说明什么,可言语之中流露出来的语气,令管梁意识到,张御的身份似乎并不像自己认为的那般简单,眼底不由多出了一分警惕,但同时又闪过一丝深深的恶意。
张御道:“管梁,我且代玄廷明确问你一句,身为守正,你当初到底因何之故抛却职责,躲避到此?”
管梁诡异一笑,道:“张守正想知晓?”他又看了看瞻空道人,“好,我便告诉你等。”
他将手中竹杖一杵,道:“寰阳派当初被驱逐出去之时,将不少功法典籍散落给了其余宗派,上宸天拿到了一部分,天夏拿到了一那部分。元都派也是拿动了一部分。
他们如此做当然不是出于什么好心,这是为了方便收取力量。”
他的语声微微兴奋了起来,“你们可是知道么,寰阳派有一种很好用的祭献阵法,所有妄图获取力量之人,只要在祭献之时只要拿出足够的代价,就能获得自己想要的。
孕鬼而嫁:猛鬼夫君欺上身
但是这些代价并没有全数给予祭献之人,那些多余的,不曾消散的部分则是汇聚到了某个留在虚空之中的寄虚法器之上。
而只要感到了此物,将其中汇聚的力量借取出来,那么自是得到极大的好处,有极大可能突破境界,一举破开自身之执妄。但是前提却要转修寰阳功法。”
柳湖俠隱 還珠樓主
他微微笑着,带着一丝莫名的狂热与兴奋,“而我做了极大努力,转千年道行转成了寰阳功法,从此便能从那里牵引到力量,去完成破执驱妄的蜕变。”
张御凝视着他,道:“是么?尊驾怎么知晓,你所引来的力量不是同样祭献给他人的呢?”
这番话并不是空口白言,也不是为了单纯吓唬其人,而是他看过了寰阳派的道法之后自然而然得出的推论。
管梁大笑一声,倒是没有否认,而是坦承道:“这位张守正说得不错,这也是很可能的,寰阳派哪会这般好心呢?”
他伸指指了指自己的眉心,“在炼化这些力量之时,若是一个不慎,会导致自身心意引偏,或会被其中残留的意识侵蚀心神,导致自身法力被一股重新还回到那法器之中,所以这么些年来我一直躲在此处,就是为了化解其中的秽浊。”
瞻空道人皱起了眉头,沉声道:“你是如何感应到这法器的?又是如何知道此事的?”
管梁露出一丝微笑,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而是道:“这便是另一件事了,不过我可以告诉瞻空道友,这里面是得了任殷平任道友的相助的。
但你可以放心,任道友此人,对元都派的功法最为推崇,对寰阳派功法不屑一顾,若不是为了达成某个目的,他也不会来出手帮我。”
瞻空道人一阵沉默,从管梁言语之中可以听出,显然其人并不知道已然任殷平已然身故,这么看来,这人一直僻居于此,与外面不曾交通。
张御这时道:“天夏禁修寰阳功法,身为守正,想必尊驾不会不知道。”
管梁不屑一顾,道:“我在离开玄廷,转修寰阳功法那一刻,早便抛却了天夏之身份,我不知你们如何发现我的行迹的,不过这一天迟早都会到来,也就不用去追究了。”说到这里,他对两个人咧开嘴,诡异一笑,“其实你们这时到来的正是时候,我正好还缺少一些祭品。”
张御这时似有所觉,微微抬首,却见天穹之中有一道光亮一闪,而后从空急速落下,眨眼来到他的面前,看去却是一封诏旨。
他伸手上去一把抓住,目光一扫,而后将诏旨一合,对着管梁言道:“玄廷有谕,管梁弃正入邪,行残恶之事,又祭杀生灵,干犯天夏禁令,今褫夺管梁守正之名位,削去过往之名印,自此之后,你再是非我天夏之修士,不得说我天夏之言,不得使我天夏之礼,不得用我天夏之文字,不得穿戴我天夏之衣冠,更不得用我天夏之道法!”
这些话语他皆是以言印说出,如今虽他只一举化身在此,可是配合天夏之诏旨,一语落毕,诸法加身,冥冥之中立有一股莫大威能降落下来。
管梁头上那一把发髻猛然炸散开来,长发披散而下,望去形若野人,而与此同时,他发现自己竟是再无法说出半个天夏字来,他神情不禁一变,随即冷笑一声,以灵性之音放言道:“我岂是在乎这些?”
好運戀戀 阿黃
瞻空道人这时肃声道:“张守正,此人身怀太多隐秘,此事又与元都派有所牵扯,当由我来拿下此人。”
张御点首道:“观治小心,此人或有依仗。”
从先前破击阵法的声势之中,这管梁不难猜出他们二人这回是奉玄廷之命而来,可居然还敢敢主动现身,不是其人自身心神有问题,那就是有什么倚仗了。
瞻空道人点了下头,他站定未动,但是身外法力却是倏然张开,向着无边无际的天地蔓延出去。
管梁面上露出一丝诡笑,身上那些密密麻麻的小孔倏然一阵扩张,有一股白烟自里冒出,但是同时,其人气机法力却也是在不断提升。
瞻空道人漠然看着此人,随着他法力身上扩张之势一顿,周围冰原晃动了一下,好像一切都是寂静下来,随后便可见到,整个地陆竟是正在缓缓向上抬升!
……
……

nr2r6精品都市小說 玄渾道章-第兩百三十七章 指微落北原閲讀-1ouc7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张御想了一会儿,才道:“观治,这献祭之法求得是什么?”
瞻空道人沉声道:“这却不知道了,寰阳献祭之法,以杀盈余而得小利,往往付出倍数代价方才能得到一点好处,所幸看任师弟后来之举,他应当没有从此中得到什么。”
张御道:“那或许得到东西,并非是任玄尊,而是另一位呢?”
瞻空道人缓缓道:“守正所言甚是,这却是极有可能的。”他看了看底下,神情凝肃道:“这个献祭之法应该还有其他布置,我等可找寻一下,看有无其余线索。”
张御颔首。
两人接下来分别在四周走了一圈,果然又找到了四处法坛,都是围绕当中这个地点而布置的,明显就是一个范围较大的祭献之阵。
献祭阵法说是阵法,但却不是那种守御禁制,只是一种对对道理的运用,故是不需要借用地脉也无需对应天星方位,在浊潮之内设布也是不受影响。
张御在此还有了一个发现,当时恐怕不止是祭献的主要祭品,连带祭献之阵范围所有的土著生灵也是一并被祭献去了。
但除此之外,就没有什么其他可作追寻线索了。
瞻空道人道:“张守正,这件事我等还是上报玄廷为好。”
张御道:“应当如此。”
寻常要寻人的话,那玄尊只需感应就可,只要对方还在内层,那冥冥之中终归会有一丝牵连,可是这位不同,他已是试过了,丝毫感应不到所在,要么就是已然身故,要么就是有特殊办法回避。
考虑到这位与元都一脉的任殷平早就有所勾连,那么当日或许是其借元都派镇道法器之助才得脱身。而在此之后,可能又用了什么其他办法。并且这里还涉及到了寰阳派,这就必须上报玄廷了。
瞻空道人道:“便由我回玄廷一回,此番劳动守正了。”
张御道:“观治言重了,此事在东庭地界之上,又有寰阳派和守正宫守正掺和其中,我却不能不过问,玄廷那里若有安排,御也自当出面一同处置此事。”
瞻空道人点了下头,稽首之后,便化一道光芒跃空闪去。
张御再看了下方几眼,也是化散去了这一具化影。
懶帝輕狂
上宸天,擎空天原。
持续长久的祭献仪式已是结束。
在完成仪祭的那一刻,用于布置大阵的金玉大罍俱是碎裂腐朽,整个大阵都是化变成了一片焦黑,而原本摆放大罍的地方出现五个空洞,所有的东西都是不见,仿佛是连自身也一起被祭献出去了。
天鸿道人见此,便言道:“若是顺利的话,赢冲道友两载之内必当归来。若不顺利,那便再做尝试,若这般不成,那就只能慢慢等了。”
鉆石嬌妻:首席情難自禁 貓咪萌萌噠
孤阳子道:“那便两载之后再观。”
見面就赤果果 鬧哪樣!
灵都道人在旁边没有说话,只是凝视着这个大阵。
孤阳子留意他的目光,关切问道:“道友在看什么?”
灵都道人道:“寰阳派的法门我也是见过的,杀盈余以获小利,我方才做了些许推算,那些盈余大大超出了此番招引之用,只是那除了用于招引的,剩下的又到哪里去了呢?”
憨福 旱地魚
天鸿道人对此很是无所谓,一拂袖,道:“管它去了何处,流散了也好,用在别处也罢,我既用寰阳之法,那任其得些好处也自无碍,只要我辈能达成所愿便可。”
灵都道人道:“我只是怕赢冲道友受了什么算计。”
孤阳子道:“赢冲道友一向谨慎,他若是觉得不妥,那是不会回来的,灵都道友可以放心。”
灵都道人道:“这样便好。”
就在这时,有一道飞书过来,却是正对着他而来,便伸手拿在了手中,看了几眼,见两人都是看过来,他也并没有解释什么,将书信化去,而后打一个稽首,道:“我有些事,便先告辞离开了。”
孤阳、天鸿两人便与他执礼别过。
待灵都道人离去之后,孤阳子道:“灵都道友的顾虑不无道理,寰阳手段诡谲,下来能少用还是少用。”
天鸿道人道:“寰阳派必定是留有手段的,可既然我等就要招引他回来,又何须在意这些呢?”
孤阳子也未多再多说,正如天鸿所言,本来就要招引寰阳派回来,其余影响或许有,可比起要对付的天夏,这些末节的确是可以忽略过去的。
况且他们有青灵天枝,也不怕惧寰阳能如何。
灵都道人回到了自家道宫之中,有弟子走了过来,道:“上尊,此是方才自幽城发来的呈书。”
灵都道人拿过来看过,将此书化去,这时他忽然想到一事,问道:“近来金玄尊那里如何?”
大漢飛虎 飛過天空
那弟子道:“金玄尊一直在天外教授弟子,倒也没什么动静,倒是不久之前,他向人打听了一了卫玄尊之事。”
“卫茂?”
灵都道人微微诧异,卫茂也是上宸天玄尊,不过自百多年前闭关之后,就一直未曾出来过,但这也不算什么,真修闭关,百年载不算长久,只是金郅行忽然打听起一位……这两人以往莫非打过什么交道?
他思索一下,唤了一声,“治灵何在?”
话音落下,便有一个身影飘忽,身着青衣的道人出现在面前,稽首言道:“灵都上尊有何吩咐?”
灵都道人问道:“卫茂当日为何闭关?”
那道人回道:“卫玄尊当日与人某位天夏玄尊交手,据说受损不小,回来之后便就闭关休养,并说要参悟更为上乘的功法。”
灵都道人挥了挥手,那道人一个稽首,化散飘去。
那弟子见他思索,问道:“上尊,可要把金玄尊唤来问一问么?”
深毒誘惑 左七
灵都道人淡然道:“不必,此事你也不许说与他人知晓。”
那弟子谨慎回道:“是,弟子谨记。”
灵都道人道:“去把浑空玄尊唤来,就说幽城那边已得回书,需他再去一回,定下事机了。”
瞻空道人离了东庭南陆之后,便就纵空回了上层,直接将此行发现呈报给了玄廷知晓。
玄廷收到这消息,因为这里可能涉及寰阳派,立时令陈禹、林怀辛、武倾墟三位廷执负责追查此事。
玄廷若是当真要执着查验某一件事情的时候,其所能动用的力量是极大的,这里完全不是昔日的那些门派可比。
而不同于上宸天外层修士,守正管梁一直在守正宫内,数百年间的往来文书极多,这上面着实留下了他的不少气机。
林怀辛借用了这些东西,将其气息取下,并投入了一个绘有诸星日月、经纬图形的法盘之中。
此盘上有一个长柄玉勺,随即气息入内,便在那里不停旋动着,到了最后,忽然勺柄垂下,朝着某一处停下,朝着那个方向轻轻敲打了三下。
林怀辛望有一眼,道:“此人尚在内层,指微盘已是寻到了他所在之地,”他伸手一指,盘上随即显现出一片清晰无比的图景来,口中道:“便在由幽原上洲之北,一处断崖冰陆之上。”
瞻空道人沉声道:“这件事既与我元都派有关,我当去查问一个究竟。”
他与三位廷执别过,先落至东庭,寻到张御,而后后者分化出一个化影,与其一同往北方寻去。
离了东庭地陆之后,便无浊潮之扰,瞻空道人直接动用了元都玄图的权柄,将自己与张御化影一同送到了那片冰原之上。
两人落定下来,往远处眺望,见大片的冰雪覆盖的之上,是一片带着弧度的黑色巨石,好像是巨鱼脊背一样浮在灰白色的冰原之上。
在巨石背面有一个开孔,远处能够看到,但是大小几乎能填入一个小型湖泊了,但是其中有一股灵烟自里升起,隐约与天上烈阳融合到了一处。
瞻空道人看了几眼之后,神情严肃道:“寰阳派的功法,‘棘阳炼形’之术。”
张御道:“可是寰阳派的余孽?”
瞻空道人沉声道:“应当不至于,当年驱逐寰阳派时,所有人的寰阳派修道人定然是被一同驱走的,一个都不可能留下。此中是何内情,张守正,我们上去一观便知。”
魅顏:吃貨毒後 楓雪舞
张御点了下头,他又看了眼前方,道:“前方当有一个禁阵维护。”
瞻空道人也同样是看出来了,这个阵法遍布整个冰原,牵连了大股地脉,规模十分之广大,布置之人当是用了一番心思的,若是阵中主持之人与他们层次相仿,那硬闯是绝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但他们也不必要如此。
他们这回虽只两人到此,但背后却是站着整个天夏玄廷。
瞻空道人伸指出来,凌空勾划出了一个金光闪闪的道箓,随即一点,此道箓化一道灿虹飞入天穹之中。
我用一生做賭,你怎舍得我輸 緋色添香
在静静等了一会儿后,天幕之上轰然裂开一个缝隙,自里浮现出了一团气光,内里似有雷霆奔走,片刻之后,一道光柱自天而降,笔直的轰落在了前方冰原阵禁之上!
这光芒足足持续了半刻,这才化散成了万点星屑之光散去,眼前冰原像是被巨物砸中了一般,裂开了无数裂缝,可见缝隙之中还时不时有一道道电光游走,闪烁不止。
而那里所有阵禁,都在这一击之下为之粉碎。
……
……

c511v有口皆碑的小說 《玄渾道章》-第兩百三十五章 治平理舊患閲讀-88h2g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张御与瞻空道人议定,就化一具化影跟随后者而去,这化影并非用是来斗战的,只是在旁做一个见证。
不过一旦遇到异状,化影应付不了,那正身自会自上层落下应付。
送走瞻空道人之后,他转回星台道宫之中,看着挂在廊道玉璧之上的东庭舆图。
东庭现在将整个安山以西的疆域都是囊括入内,还有新建立的伏州,这里算得上是一块飞地,但好在这块飞地不是落在外间的,而是落在稳固的神异之地中的,所以只需少量人手镇守就可。
现在那里唯一的缺陷,就是缺少与东庭府洲方便沟通的通路,下来他主要就是要处理这件事。
就在几天之前,他收到了一封玄廷发下传告,要各洲尽量清理内患,以确保在上宸天、寰阳派两派来攻之际后方稳固。
东庭这里本是新立府洲,要说旧患,也就是复神会和伊帕尔神族了,不过如今在玄正崔岳不停打击之下,复神会已然从东庭府洲的辖界之下销声匿迹了,但他知道,此辈一定还在哪里蛰伏着。
而伊帕尔神族也早是被他清剿了一遍,只是有可能存在一代神王,但这位连神树上面没有留下任何痕迹,现在自也不会有明确的下落线索。
也不知道,瞻空所查这件事与会否与两件事有什么牵连。
李青禾此时走上台来,一揖言道:“先生,崔玄正和项主事来了。”
张御道:“让他们上来吧。”
鷹揚三國
随着殿檐之下钟铃之声一响,崔岳和项淳走入殿内,两人都是对他一礼,道:“见过玄首。”
张御点首回礼,道:“两位坐下说吧。”
两人称一声是,在席上坐定下来。
崔岳道:“玄首,浊潮虽降,近来东庭与外洲往来的海域之上,那些神异生灵却是异常活跃,往来飞舟经常受到侵扰,使得我们不得不加大力量去维持,我欲与青阳、冀空两洲我联手进行一次清剿,不知玄首认为可行否?”
张御道:“清剿需用时多久?”
崔岳道:“预计半载左右,我与项主事排布过了,当中虽会占用一定人手,但及时轮换调用,再加上有军府的配合,若无特殊情形,当不会影响洲内的守御。”
张御考虑片刻,道:“海域通行最短也需二三十日,要彻底解决此事,还是需在海域之中设立泊台驻地和海上坚垒,此事我会和洲府言说,让他们去和两洲洲府沟通,崔玄正清剿事宜可先做起来。”
崔岳精神振起,道一声是。
项淳这时道:“玄首,近来又有数个上洲灵妙玄境说是想要在伏州之内栽种灵株,接连来书问询了几次。”
伏州现在最有利的地方,便是拥有充盈的神异力量和丰饶的沃土,这可是伊帕尔神族两个纪元以来的积蓄,本土一十三洲没有哪个地方比这里更适合栽种灵株。
而修道人对于丹药的需求一直很大,伏州的情况一被外界所知,立刻就引起了诸多真修和玄府的注目。
张御道:“可以应允他们,一切依照前例便好。”
项淳道:“属下当会安排好的。”
因为训天道章的存在,除了一些张御需要亲口确认落印的重要事宜,其余事机在道章之内禀呈便可,所以两人呈报过各自事机后,得了签印之后,也没有在星台上多做逗留,很快便告辞离去了。
张御则是令李青禾送了一封签印书信去往洲府,让治署如何在海域之上与其余上洲一同营造坚垒驻地。
其实这也是本土各洲一直在做之事,于上洲之间设布中洲,中洲之间设布下洲,逐渐填充空隙。只是海域之上只能先造一些小一些到驻地泊台,而后再慢慢营建硬陆了。
只是身为玄首,一般的具体治事他不会去插手的,只是掌握大局,并调和解决洲内无法独立解决的事宜。当然最重要的是为府洲提供遮护,若是内外部不稳,遭遇侵袭和危害,那么这些都是空谈了。
他又是看了一会儿舆图后,关照弟子道:“把安知之唤来。”
半个夏时之后,安小郎气喘吁吁来到了星台上面,躬身一礼,道:“老师找我?”
张御见一段时间不见,安小郎长了不少个头,便道:“你年龄渐长,现在可是决定好到底走哪条路了么?”
寶妻來襲:嗨!高冷四爺
安小郎本来一直对此犹豫不绝,可是现在似乎对这个问题已是考虑清楚了,他回道:“老师教的呼吸法学生一直在练,也得到了好处,修行真的很好。
老师说这个教给别人也无妨,学生就教给了阿父、阿母还是阿祖他们,可是他们都是练不好。”
他唔了一声,又道:“学生在想,学生走上修炼之路,那么受益也只是学生一个人,可是阿爷,阿父阿母他们要是都能长生该多好。
特案組
修炼之道他们不能走,但是神袍玄甲却能为他们延寿,所以学生想继续研究造物,让他们也能与修道人一般长生不老。”
神袍玄甲若是不激发出神异力量,虽也能稍加延寿,但是作用终究有限,至多保证身体百病不生,可自然寿数终究是存在的。
所以安小郎现在的愿望,就是研造出更好的神袍玄甲,让寻常人都能用此延寿长远。
迷夜
张御微微点头,这是安知之自己的选择,他是不会去干涉的。
且说实话,安知之天资不俗,可未必见得就一定能修到玄尊之境,因为能修持此境之人,哪个天资不好了?
能入此境,资才、心智、毅力、机运缺一不可,而现在天夏虽然多一个玄尊便能增加一分战力,但整体上的改变却不会太大。
簽到獎勵一個億
但若多一个并不敌视修持的造物大匠,甚或是宗匠,那么其人所能起到的作用和影响或许会更大。
便不谈这些,安小郎若是真能做到神袍玄甲能为寻常人延生,这也将大利于所有的天夏子民。
他道:“既然如此,身为师长,我便赠你一物。”他对站在远处的李青禾示意了一下,后者拱手而去。
馭獸邪王
过了一会儿,李青禾便推出了一个有底轮大架出来,间架上面搁满了密密麻麻,摆放齐整的书册。
张御道:“这是我从一个异神之中得来的知识,它们同样也有一门筑物手段,或许能对你有所帮助。”
我的阿瑪是康熙
这些书册之中,包含伊帕尔神族一部分知识,主要的东西他已是交给了玄廷一份,玉京天机院那里也有,不过尚在钻研之中,还没有扩散至外,因为神力运用终究是不同的。
他既然是东庭府洲的玄首,那么自然也需为府洲本身考虑,何况这些东西本就是在东庭发现的,自可先观摩起来。
安小郎走到了大架之前,从上面抽出一本书册,拿起了翻了翻,却发现这是一种自己从没见过的全新知识,不禁两眼放光。
看了一会儿,他对着张御一个躬身,道:“多谢老师。”
这些书有用没用他还暂时看不出来的,但是这终究另一个族群的智慧结晶,无疑可以助他打开思路,给他以更多启发。
张御道:“不用谢我,身为师长,只望你能在自家所选道路之上走得更远一些。”
安小郎脸上露出认真之色,重重称了一声。
而与此同时,张御的那一具化影在与瞻空道人离开了东庭府洲后,此刻已然是越过了安山裂口。
这个裂口将东庭地陆隔成了南北两段,当中则是破碎的岛屿长陆,早被外来的海水所填满。
此前张御为追踪伊帕尔神族他也曾到过这里,只是因为距离东庭太远,而且到处遍布着土著部落和异神,所以没有这里立洲的打算,只是在这里的人迹罕至的高峰之上处设立了一个观察哨岗,监察可能存在的意外状况。
瞻空道人这时道:“东庭地陆有一处别处不同,想必守正也是发现了。”
张御知道他说得是什么,如今别处地界的浊潮都在消退,但东庭地陆深处却仍是存在着浓郁的浊潮,好像数个纪元以来从来不曾消退过。
也是因为如此,元都玄图并没有办法将人直接降落到那片发现气息的地方。
不过或许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别的地界每一次经历浊潮之后,便会不断膨胀,将原来的山川地理改变的完全不成模样,唯有东庭长久一直是如此,也没有因此变成荒芜之地。
这里地陆深处,实在隐藏着太多隐秘。
瞻空道人忽然看向某一个方向,他略略感应,道:“就在前面了。”
綠茵彗
因为浊潮的存在,为免偏离方位,两人并没有选择直接挪遁到那处,而是直接飞遁而往。
随即两人便看到,前方出现了一个三面高耸,一面低陷的盆地,由天空望去,繁盛茂密的树冠似在谷内铺上了一层青色厚毯。
在谷地之中,可以见到一座玉白色的法坛,占地着实不小,是明显的天夏样式,虽被主体藤蔓草木覆盖了,可在二人眼中却是十分醒目。
两人感应了一下,见没有任何禁制,便自半空之中往下落来。
……
……

sw9u2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玄渾道章笔趣-第兩百三十三章 舊陣引虛真讀書-gs8ju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岑传一皱眉,心中有些不舒服,道:“魏师兄?
正清道人道:“为兄前段时日去镇狱看过魏师弟了,毕竟也是同门师兄弟,过去犯了过错,被囚押了两百余载,便是玄廷还不曾宽赦他,但为兄见他心中已然悔过,而这次若是和为兄同往,也能削刑减罚。”
億萬萌妻:狼性總裁狠狠愛 蕭小七
岑传道:“师兄作主就是。”又道:“不知除了魏师兄,还有何人与师兄同往?”
平平凡凡也幸福 問今生
正清道人道:“此去人手不能多,有你魏师弟与我,便已是足够了。”
这里也有讲究的,少数人去往上宸天,那才可起到牵制作用,若是去得人多,上宸天当真出力剿杀,那就真成了生死之战了。
岑传略感不满,道:“玄廷怎么俱让门中师兄弟前往,这是要削弱我等实力么?
正清道人道:“我等师兄弟如今归来,虽然有些东西变了,但有些东西却是未变,玄廷自也是都清楚的,既然我等坚持不变,那自然需承担更多重责,此是应有之意,便我在上,也当如此安排,否则我凭何立足于玄廷之上?
你也是做过的廷执,当是明白,玄廷不是上宸天,也并不是要让我等去送死,早已安排了后手,这里还有他人接应。”
此前玄廷向着守正宫发去了剿杀邪神的要求,这其实就是让守正宫的守正先相机在外,关键时刻,可以及时出手相援或是接应。
当然,这个过程可能会延续很长,但也唯有如此,才能减弱上宸天的戒备。
正清道人道:“此回我若离开,不知多久回来,必要之时,也可能会遁隐入虚空,我不在时,师弟不必要去多做不必要的事情,如今玄廷正在用人之际,不会压抑玄法,反而加以推动扶持。”
岑传郑重道:“是,师弟明白,一切等师兄回来作主。”
正清道人缓缓道:“被逐这些年来,我也是反思过往,若按照以往之念,那一条路注定是走不长远的,若再那般下去,不是我不见容于天夏,便是天夏不见容于我,老师将我逐出,既是厌我,却也是为护我。”
岑传这时带着几分期盼问道:“师兄,我等还能再见老师之面么?”
正清道人沉默片刻,道:“或许吧,老师当日并未说是把我们逐出师门,当是有此机会的。”
交代过这些之后,他整个人顿化一道清澈光华,往天穹回返,岑转则是打一个稽首,目送他离去。
梁屹在结束一天的修持之后,看了看时辰差不多,便即转意来到了训天道章之中,并渡入昨日所在道室之内。
末世之魔靈召喚師
他看了一眼光幕之旁,那里排布着密密麻麻的符印,且还在不断增加着。今日之讲道,明显是昨日受到的关注更多。
他并不觉得奇怪,以往玄尊讲道,因为许多地方太过高深玄妙,很少有人听懂,可即便那样,仍是吸引许多人来,这是因为玄尊讲道这等事本就少,许多人都在想着,万一自己灵机一动,听懂了呢?
说穿了,许多人都是若那位,你不去听那真的是什么都没有,但若去听了,那说不定还有些收获,最差也能在同道面前吹嘘一二。
而万明讲道却是不同,众人发现自己是真的能听懂。
万明道人是最为纯粹的玄修,而且他以前就经常对下面讲道,知道许多弟子想听什么,又能听懂什么,所以他一开始从最浅显的地方讲起。
前妻首席要復婚
尋找魔攻
異能修真之重生
还有一点,在众多玄修之中,他是如张御一般少数注重修持道法之人,所有他讲得东西都是透彻明白,就如斧刃剖削,将琐碎枝蔓枝节全部斩去,只将最其中根本,最重要东西呈现在面前给你看。
等了半刻后,听得一声清越声音,被金光笼罩的道人身影出现在了那里,稍言两句后,便即开始讲道。
这一讲又是半天过去,这一次所讲东西却是稍稍比昨日深刻了一些,但依旧在众人能够接纳的范围之内。
待得清越之声再响,众人方才发觉讲道已毕,一时有些意犹未尽。
茅山少主在花都
梁屹也是心下感佩,很多道理他也是懂得,但并不透彻,此刻听这么一讲,好似将美玉之上尘埃拭去,一时内外通透。
他站了起来,抬袖而起,对着座上那道人身影深深一礼。
然而他并不知道,此刻在训天道章之外,各洲修道人,有不少修士正与他做一般动作。
天夏外层二十八宿,内层一十三上洲,四大府洲,英锐修道人着实有不少,并不是只有他一人能够有这般收获。
万明道人这次讲道结束之后,他却是感觉到,以他的角度看来,玄法其实有许多地方还需完善。
这并不是玄法本身不对,而修持的方法和理念有待改进,并不能完全抛却真法那种精研道法的道路,一些有望往上走的人,还是要多观道书的。
现在道书也不是太难获取了,但是对玄修而言,有前人经验和道路可借鉴,那为什么又要自己去研修?有这等功夫做些别的不好么?
这就需要在各个学府之中做出一个改进,关键是让众修接受并认识到修持道行的重要。
他思忖道:“张守正开辟了前路,并立下了训天道章,为我玄法立下万世之基,而下来这等事,便由我辈来做吧。”
上宸天,擎空天原,虹殿。
天鸿道人在道宫之中布置了一个巨大的禁制法阵,阵中竖有一个阵柱,那里道箓闪烁,霓光惊走,五色炫舞,有五个金铜大罍被摆放在了禁阵边沿之上,并以一条条道箓锁链相扣,深深埋入阵中。
天鸿道人站在禁阵边缘的法台之上,对着站在一旁的孤阳子和灵都道人言道:“这寰阳派留下的阵法,过去是以五名修道人性命为献祭,我将之替换成了五个邪神,如此结成引回大阵,一旦成功,那或许就能在一年半载之内将赢道友唤回。”
孤阳子道:“此法可成么?”
天鸿道人道:“不试过又怎知道呢?”
他此前为了招引寰阳派归来,一直在翻阅有关寰阳的一些典籍记述,还有留下的法器,却是在一个古旧法器之中找到了一篇寰阳派留下的招引残阵,寄虚修道人在世之身若毁,则可用杀献之法召回。
现在赢冲正亟待归来,故是他加以改正补充之后,决定尝试一下此法。
孤阳子摇头道:“寰阳派的功法,都是以杀盈余以而补小利,实是智短。”
天鸿道人呵了一声,道:“寰阳派却不这么看,他人盈余再多,与己又有何干?杀盈余于外,哪怕丝毫好处不得,也能图个心舒意惬。”
孤阳子默然不言,所以这就是他召回顾虑所在,寰阳派根本上的认知就与他们不同。
神豪寧敗家 偷名
天鸿道人这时见阵法差不多已然转动起来,便一挥袖,道宫之中的虹光长河之中,就有五尾大头怪鱼飞了起来,往那金铜大罍之中落入进去。
似是预料到了自身的结局,在跃腾过程中,这些怪鱼忽然挣扎了起来,并隐隐现出了邪神本身,只是转眼又被一股力量强行呀迫回去,其形貌在这两者之间变幻来去,僵滞在半空之中,迟迟不得落下。
天鸿道人嗤笑道:“还敢作妖?”他说话之际,周围道宫之中有一道道虹光飞起,化作煊赫虹华上去一卷,将之全数裹住,一把摁入罍中。
那些邪神掉落此之中后,似是被牢牢束缚住了,再也无法自里挣脱出来,而在此刻,五个大罍皆是缓缓往下沉陷。
邪瞳誘惑 貓頭
孤阳子本待试着推算一二,但却是很快放弃了,由于天夏投出了“角空星”,导致天机完全被搅乱,此刻什么都算不出来。
他道:“希望可成吧。”
天鸿道人道:“只要赢冲道友自己愿意归来,那当无碍。”
灵都道人言道:“若能早些回来,赢冲道友自不会回绝。”
天鸿道人无所谓道:“便是不成,大不了再试便好,
孤阳子一皱眉,正待说什么,这时却见五道气机忽然从阵法之中一齐冲去,而后往中间的阵柱之内投入进去。
天鸿道人咦了一声,有些意外,他却是发现,那个五个邪神竟然都是主动投入其中的,这就有些奇怪了,纵然他束缚了这些邪神,可这些东西的自身意愿却难改变,为了确保成功,他还事用了一些强迫手段。
更不用这些邪神一个个混乱诡异,从来没有同类之间合作的表现,而现在却表现出了某种一致性,且看去是争着去送死,这着实有些奇怪。
而他明白,这等情况的出现,应当不会是偶然,这背后一定是有着某种原因的。
孤阳子和灵都道人二人也是察觉到了这里的变化,以往他们一直猜测,在众多邪神背后,许也有更高层次的邪神存在,只是他们至今还未发现,也没有就此事问过三位祖师。而眼下这事,是否与此有关呢?
灵都道人沉吟片刻,道:“以往与邪神打交道的都是赢冲道友,这会否可能是他的布置?”
孤阳沉声道:“这恐怕只有等赢冲道友回来后再是问过了。”
……
……

lyqfg優秀言情小說 玄渾道章 txt-第兩百二十九章 玄聲當振世讀書-eiwc1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首座道人考虑了一下,颔首道:“此番事机确非我等可以独专,我会将此事呈禀于诸位执摄知晓。”
陈廷执稽首一礼,不再多言。
而接下来,诸廷执又借此番机会,将其余琐碎事宜也是顺带议了一遍。
随着近来与上宸天的对抗加剧,每过一段时日,就会新的变化出现。且大多是需要上层加以考量并布置对策的,每月月中的例行廷议已然应对不了太多事宜,故是如今殿议渐渐代替了原来廷议的作用。
在此番议事之后,诸廷执各自退去。
首座道人只一人留在殿中,他身影虚虚晃动了一下,却是由虚影变化为了实质,随后转身往外而行,此时周围殿宇逐渐分融开来,显露出了外间云海。
而在他的上端,则出现一个不断旋转的庞大云漩,声势隆隆,似开天缺。
上司猛於虎:進擊的小助理 筆墨生花
他抬首一望,身外浮起一片瑞光祥云,就托着他往云漩之中飘升而去。
随着他进入此中,隆隆之声迅速远去,身外光气皆是静伏下来。
獨家歡寵:總裁從天而降
感觉之中,他似是在向上去,又好似在向下行,到了最后,已然感觉不到他究竟是定止在那里不动,还是在继续行进了。
直到某一刻,云海逐渐散开,上方显现出一座无边广大的玉璧,观去好似大地倒覆,压迫之感十足。
首座道人站着不动,随即好似天地移位,变成了他平视玉璧,他从袖中拿出了一封符书,往前轻轻一送,此书飘了过去,很快没入玉璧之中。
少顷,玉璧之上似有波浪之纹涌动,并有璀璨仙灵之光溢出,有玄音声声而来,玉壁之上有五个如同用笔勾勒的道人形影显露了出来。
首座道人打一个稽首,道:“见过五位执摄。”
当中一位道人以语声平和,漫漫而来,道:“首执寻我等,可是廷上有持异见么?”
首座道人回道:“非是为此,而是另一事。”顿了下,他正声言道:“上宸天为谋我天夏,已显露召唤寰阳派之象,近来收到消息,其在反复拉拢幽城。
我与诸位廷执议论下来,认为上宸天若是不惜代价,极可能会襄助幽城祭炼自身镇道之器,此器若成,则威胁甚大,但此事非我能单独处断,故来此请示诸位执摄。”
獨家幸孕:私養小妻100天 蹦星人
又一名道人道:“近来上宸天确有此谋,若是廷议认为我等该当干涉,我等自会出面,不令幽城之器得成。”
其旁边一位道人道:“有起必有落,有涨必有消,有举必有放,此世间阴阳之道,首执可是明白?”
首座道人听出了此中含义,他沉吟片刻,道:“那五位执摄若是伸手干预,会否正中上宸天那三位的下怀?”
再一名道人出声道:“上宸天此策,也算阳谋,确有引我出手之用意,我等为防止天地机序受扰,不可频频干涉世间,此回若是威压幽城,下次机转未消之前,你等遭遇急难,我便难再出手。”
三輪 愛喝茶
最后一名道人道:“如何取舍择选,首执和诸位廷执需思量清楚了。”
首座道人思索片刻,这等事他不好一人作主,还需和诸位廷执再作商议。当然他也可将此事直接交托给五位执摄去处置,可他身为首执,同样也有自己的坚持,他打一个稽首,“多谢五位执摄释疑。”
当中那名道人道:“廷上若决心阻碍此事,首执传书到此即可,我等自会出面阻得此事。”随着渺渺声音,五个身影也是逐渐从玉璧之上淡了去。
而此时另一侧,钟唯吾化身从议殿归来,回了位于妙皓道宫之内的正身上。
这时有一名道童走了进来,恭敬递上了一封报书,道:“师祖,方才送来的呈告。”
钟唯吾拿来一看,见上面所言,是告知他下界又有一名修道人成就了玄尊。
每有一名玄尊成就,这都是极为重要之事,这意味着天夏的力量又增强了一分,尤其是在天夏渡来此世之后成就的玄尊,那更是值得重视。
只是他看了下来,却是表情微凝。
嫡女謀:凰傾天下 辭小小
这一次非是哪位修持真法的修道人成就,而是一名玄法玄尊成就,这是极为少见之事,但同时又有着不同的意义。
自浊潮之后,这八、九十年来,纯粹以玄章成就上境也就只有张御一人罢了,可现在,却是又有了第二人。
他不禁意识到,这样的情况或许以后还会更多。
早在张御立下训天道章的那一天起,他便知道会是这个结果,可没想到来的如此之快,隐隐之间,玄法崛起之势似已然是无可阻挡了。
他此刻仿佛一条浩浩大河流淌而来,一切阻挡在路上的物事都会冲刷开来。
若是以往,他还能设法稍作压制,可现在这个时候……
他摇了摇头。
他自是认得清楚,哪一边才是眼下主要需要应付的敌人,这个时候,他是绝无可能把矛盾引向天夏内部的。
且他不难看出,因为下来可能面对上宸天和寰阳派的联手侵攻,玄廷自然是希望成就玄尊之人越多越好,非但不会进行打压,反会在看到这一点后,对玄法进行一定程度的鼓励和扶持,以期获得更多战力。
他叹了一声,玄浑二道若是合流,真修处境无疑会倍加艰难。目前看来,打压难成,那就唯有行分化一策了,只是这一切,唯有等到击败上宸、寰阳两派之后才好再作谋划了。
万明道人此次成就玄尊,对上层来说,或许除了少数如钟唯吾这般人心存忧虑,大部分人也只是感怀几声,便就没了声息了,但此事在下层,却是掀动不小波澜。
由于万明道人在成就之时并没有遮掩自身的意思,也没有消除一丝一毫过往留痕,所以此事很快为人所知。
青阳上洲之内的玄修率先得知这个消息,众皆讶叹,不过却又不觉得有多少意外,因为万明道人本就是青阳上洲道法最深之人,要说从所有可堪成就之人中选一个人出来,似也只有他最为合适。
由于训天道章的存在,这个消息也是很快向着外间传递着,很快诸洲皆闻,这使得内外各洲宿的玄修也为之振奋,因为这意味着无需那三十载一次赐印,他们只需凭借道章之内的交流,便可渡去上境!
而今本土之上,玄修英锐最多之处,是在伊洛上洲,因为上任玄首郭缜之故,导致正内玄修受到排挤,直到身为玄修的高墨成为玄首,召聚了大量的玄修到此,才把局面重新理顺。
梁屹自到此处后,便一直不曾离开,他在看到这个消息后,也是异常欣喜。
他过去一直在为推动玄法而四处奔波,这里面既有自身之念,也是为了完成老师余常未尽之心愿。
直到训天道章的出现,他感到自己已无需再如此做了,这才停下脚步,安心修持,但心中还是有一丝担心存在,但这一丝担心随着万明成道,也是一同烟消云散了。
他想了想,出了自身修道的庐舍,沿着一条小径,从一条底下满布荷花曲折廊桥上走过,来到一处水榭之上,师延辛正在此吹奏洞箫,身前有几只仙鹤正随声起舞。
梁屹看了看周围,却是发现自己若不下工夫,根本无法分辨清楚周围景物到底是真还是假,道:“师道友功行更深了。”
师延辛放下洞箫,道:“能叫道友觉疑,足见我功行还是不足。”
梁屹一想,道:“若要如此,这却难了。”
他明白师延辛的意思,这位目标,是要修到叫人见而不疑的地步。这里的见而不疑,是让人明明知道他有变化幻境的能力,却并不起疑自己所见。
这那么要么是改变人心,让人心中生障;要么就是改变天地。就是幻境化融入天地之中,并为天地之一角。
这两者无论哪个都不容易做,而真能到这般地步,真假也是根本无所谓了。
师延辛语声平淡道:“需得如此,方为上道。”
梁屹看了看道:“道友倒是不急。”
师延辛转首看向他,道:“为何要急?”
梁屹沉声道:“上宸天可能联手寰阳派攻我,若我等可以在此之前成就,便可为对抗此辈而出力。”
师延辛心里是认同此言的。他们这一辈的玄修,大多都是从学宫之中考入玄府的,后来因为出色,才被玄尊收在门下。
他们自认身为修道人,便是有着卫护天夏。庇佑天夏万民的职责的,倒是真修之中反而这般人不多,少数一些与他们有着同样道念的真修,通常都是受了师长的影响。
他想了想,认真回答道:“根基未牢,仓促成就,不过逞勇一时,难继长远,而若我成就远大,则更能匡助天夏。”
梁屹不却认可,道:“诸道诸理因势而变,现在即便有万明玄尊和张守正在上,可我玄法依然势蹙,两位上尊正需助力之时。
而眼下对抗外敌,正是上天给予我辈之时机,我等若能早些成就,在斗战之中赢下足够功绩,更能壮我玄法,若是错过了,怕是百千年中再无此等机会了。”
师延辛摇头道:“梁道友,正如你所言,眼下玄法尚是力薄,不出意外,我辈将是承担起玄法后继的重任,我等之成就,也将影响着后来人之成就,若依长远来看,反不当急攻上境,此是短视之举,我等既当看眼下,也当忧思身后。”
梁屹看他几眼,道:“道友有道友之想法,梁某有自家之见,我也不勉强道友,待日后我们看谁对谁错吧。”
他一转身,就走也不回的走了出去,而他走过之处,周围景物纷纷也是如烟雾飘散开来。
一嫁再嫁,家有國民好老公
师延辛则是将洞箫挪至身前,不久之后,深沉清幽的洞箫之声再度在这处水榭之中响起,四下景物也是再度凝合。
……
……

8z49g寓意深刻都市小说 玄渾道章-第兩百二十五章 呈法獲上諭鑒賞-4a92v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天鸿和孤阳二人听得显定提议,不由相互看了看。
素手翻天:冷王梟妃
孤阳子沉吟一会儿,道:“也好,还有我等召回寰阳派一事,在动手之前,终究也是需向三位祖师呈告一声的。”
正如天鸿所言,他们做什么,三位祖师定然都是知晓的,但是否呈告,那却是另一回事了。
天鸿道人想快些解决此事,不想再有反复,故是果断利落道:“那便如此。”他把袖一甩,登时有一道如水光虹从袖中泄出,里面裹着一枚宽约四指的方形小玉印,此物顺着光华落去了场中,并在那里打旋不止。
孤阳子也是伸指一点,一道赤色光华从指间溢出,其气融融,其光暖暖,光华去到尽头,同样浮现出一枚形制相仿的小玉印来。
三國好孩
灵都道人则是伸手一托,亦有玉印显于掌上,随后他往外一抛,伴随着一股秀光映现,此印回旋三次,也是落去场中。
这三枚玉印到了大殿中间,先是彼此互不干涉,但是随着似被相互吸引了一般,彼此逐渐靠近,但似又被一股力量所阻,没有能完全撞上,而是围成一圈飞速绕转了起来,且是越来越快,越来越疾。
不多时,便见三印之中有一点光芒乍现,片刻之后,大殿之内轰然一震,有灵光冲腾而起,直入霄宇,同时一股强盛却又不如何耀目的光幕向外张开,如水潮一般从三人身上冲涌而过。
在那杳杳光芒之中,出现了模糊之影,有三名道人好似落在水墨画中,高结发髻,衣袍古拙,四下仙雾渺渺,旷孤廓然。
我有一只麒麟臂
孤阳、天鸿、灵都三人见了这三名道人,都是神情一肃,端端正正一揖,口中道:“弟子拜见三位祖师。”
当中一个道人转头看向他们,其声似自九天之上传来:“你等何事相询?”
孤阳子走上前一步,打一个稽首,道:“禀告三位祖师,如今天夏势大,凭我上宸天一家委实难制,需另引他援,故我三人定下计议,欲以我上宸镇道之宝青灵天枝召回寰阳派,请其与我共御天夏,只此事重大,我等未敢擅自决断,故来请示三位祖师。”
那道人道:“寰阳残虐,汝等唤之,便当自承其负。”
禦天六龍
孤阳三人知道这是同意了,只是提醒他们此中后果,这他们早就有所准备的。
其实现在各种办法他们都是用过了,只剩下这一条路可走,唤了寰阳还有一线可能,不唤寰阳也是死路一条,如何选择,自不用多问了,故都是躬身一揖,长长道一声是。
孤阳子这时又抬头言:“还有一事,我欲规劝幽城与我合盟,然则幽城却是向我讨要宝材,看去欲要祭炼镇道之器,我等不知是否该允,还请三位祖师示下。”
这时有云水飘荡之声传来,坐在左侧的道人形影缓缓转过头,开口言道:“幽城之请,我等已是知晓,此事你等拿定主意便好,给与不给,都是无碍。”
右侧那一名道人身旁似有水墨飘动,言道:“那些宝材我等已是无用,你等自可取之。”
三人都是称是。
当中那名道人这时稍稍抬袖,往下轻轻一拂,好似遮掩了什么一般,三人形影渐渐隐没下去。
最佳影後攻略
三人见状,都是言道:“恭送三位祖师。”
场中灵光这时一退,大殿也是恢复了原来模样,本来在那里旋转的三枚玉印生似失了后继之力,逐渐放缓了下来,最后向外一分,各自飞回到了三人手中。
天鸿道人抬袖收了玉印进来,道:“三位祖师之言,是否给予幽城宝材全由我们自择,我却以为还是不给为好,幽城万一有了镇道法器,那就有了自己的打算了,可不见得会再顺从我等之意。”
孤阳子道:“可是有了此物,幽城便不帮我,却也不会再倒向天夏了。这对我等却是有利的。”
显定道人点头道:“是此道理,幽城若得自保,那是绝不会再去想着寄人篱下,且若是天夏赢了此战,那一定是不会容许他们再保有这镇道法器的,他们应该也能想明白这层道理的。”
天鸿道人冷然道:“这话虽是不错,道理也是如此,可幽城如何抉择,我等却不能拿常理来论,不定他得了法器,还会上来反咬我一口。”
孤阳子道:“拿我之物,自需接我之承负,让其立誓随我攻伐天夏,此辈许是不情愿的,可若让其立誓不得扰我,那多半是可成的,如此可绝其反逆。”
灵都道人道:“那些宝材我等放着也无法祭炼,既是无用,还不如拿了出去,换回一些看得见的好处,若是我辈占据了内层及上层,还怕无有这些东西么?”
天鸿道人一直是看不起幽城的,也不想在此之上做太多争论,道:“既然两位都是如此认为,就让人往幽城再走一趟吧。”
灵都道人道:“此事便由我来安排吧。”
孤阳子道:“那便劳烦道友了。”他与天鸿道人对着显定打一个稽首,二人身上有芒光向上一升,便俱是从大殿之上抽身离去。
灵都道人则是唤得一名弟子入殿,道:“去把浑空唤来。”
外层虚空,某一座飘荡在此的幽城之中,甘柏从定坐之中退了出来,唤来弟子问道:“近来可有主城传报?”
显定道人近来时常召聚各城城主化身议事,并且还设布了一种晶玉,这种东西虽然不如训天道章,但也能用来及时通传消息,他不想去掺和这些事,故总是找借口蒙混过去。
那弟子小心道:“有,显定上尊几次传书,只是都说玄尊闭关,打发过去了。”
甘柏唔了一声,挥了挥手,让那弟子下去,而后布了一个禁制,唤出大道浑章,入了训天道章之中,暗戳戳的看了几眼。
他修炼的是趋利避害之功,在上宸天与天夏对峙之前,他便隐隐感觉到了不对,故是狠心没再去训天道章之中游逛,免得出了什么问题,被天夏的严查给带了出来。
现在风头过去,他又一次冒头出来,但还很是警惕,没有第一时间说话,只是看着诸人议论。
“前辈,你来啦。”岳萝惊喜的声音忽然响起。
甘柏撇了一眼那符印,嗯了一声。
“前辈,你……没什么事吧?”
岳萝小心翼翼的问了声,在她想来,桃实前辈本事这么大,这些天不现身,一定也是在与上宸天对抗。
甘柏冷笑一声,老祖我擅长避劫延生之术,又能有什么事?他哼然道:“我自有神通护持。”
岳萝这下便放心了,接触这么久,她也知道,桃实前辈虽然说话高高在上,对谁都好像不屑一顾,可是有问必答,是实实在在的一个大好人。
她道:“那晚辈就不打扰前辈啦。”离去之前,想了想,又把这几日看到的有意思的“论印”都给了甘柏送传了过去。
甘柏撇了几眼,这些论印无不是在讨论上宸天与天夏万一开战,会是出现何等情形。
其中有不少人在那里煞有其事的对比分析天夏和上宸天的力量,说上宸天当会如何侵攻,先会如何,再是如何,然后如何如何,看去说得头头是道,可通篇看下来就是上宸天在压着天夏打,天夏被动防御。
这倒也不是这人有偏向,而是以往天夏一直采取守势,没有打出去的打算,所以让人感觉天夏总体很是被动,而在后面还有不少认可赞同。
他看了下来,不屑道:“小辈幼稚之论!”
啟奏皇上皇後要出軌 夜漫舞
他当即在后留下了一言:“纸上谈兵个个赢,偏你以为就你行,翻来覆去说梦话,我看你是没睡醒!”
他把手一拨,这个论印被他移开,眼前光幕一转,显现出下一个符印。
这里倒不是分析双方对抗过程了,而是具体说了一下寰阳派。
毒醫橫行
甘柏看了下来,认为发论之人不是三百多年前就跟随天夏一同渡来此世的,那么就是从长辈师长那里听来了不少东西,说得比较详细,至少以他眼光看来,也没什么错处,但也没什么让人值得在意的。
寰阳派那些家伙他也是见过的,个个惹人讨厌。
倒是下面讨论有些意思,这是一个衍生出来的话题,说是与上宸天修道人比较,天夏有哪些称得上厉害的上层修士。
诸位廷执且不去说,下层修道人可不知道玄廷诸位廷执具体是哪几位,面对下层时,玄廷向来是以一个整体出现的。
诸人所知的,也不过是自己所接触或是听闻过的几位玄尊,这些玄尊有的是担任过某个上洲的玄首,有的是曾经在众人面前讲过道法的。
但是这里无疑是外层镇守最是为人所熟悉,因为他们身处在对抗外敌的最前方,得以施展的机会也多,所以被人提及的最多。
甘柏见提到外层镇守,不觉精神一振,可是略带期待地看了下来,满篇却没一人提自己的名字,不觉有些不痛快。
而在这时,有人提出,外层镇守都是玄尊分身,不能以分身来定孰高孰低,一般人修士的眼力也没可能分辨得出来,后面话锋一转,道:“要说了得,自然要数镇守玉京的三位镇守了,玉航上尊不知诸位可是听说过么?”
……
……

smbfy优美都市小說 《玄渾道章》-第兩百二十四章 策定聚衆勢分享-286lu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张御回至守正宫中不久,明周道人便奉玄廷之命,给他送来了三百五十钟玄粮,以嘉此回之功绩。
这一次是击敌于外,除绝内患,明确是守正之职的功劳,所以廷上对此功自也没有任何争议。
他待收下玄粮之后,便传一意去往分身所在,自己则是回道场继续闭关去了。
而东庭镇守化身在得到消息之后,便就命人去把原辛请来。
原辛来到了星台之上,稽首道:“守正可有关照?”
张御道:“原师兄,却要多谢你不久之前过来报信,如今事机已然解决,你愿意去往何处,也都是由你意愿了。”
大丫鬟同人漫看雲卷雲舒
原辛显然对这个问题已是有过考虑,他道:“不知原某可能在东庭修道?”
以前东庭出了瑞光后,除了燕喙湾和海外诸岛也就没几个去处了,而现在却是不同,除了安州还有伏州这等神异力量涵布的所在。
最重要的还在于东庭有张御这位玄尊坐镇,东庭辖界之内,整个天地都获是得了一定的改善,十分利于修道人修持。
木葉之醫者日記
张御道:“自是可以,不过我有一个疑问,想问一下原师兄。”
原辛道:“守正请问。”
张御看着他道:“原师兄也是东庭人,东庭还是都护府的时候,原师兄当也在此,原师兄可曾见到当时东庭之局了么?”
原辛道:“在下有所见。”
他略作沉吟,才道:“不瞒守正,数十年前,浊潮断绝之后,由于大部分真修亡故在了洪河隘口一役中,后来东庭局势便发生了变化。军署排挤修道人,扶持神尉军,而修道人之中又有真玄之争。
我自小跟随老师,习惯了一人修行,想着独善其身,便早早离开了那处,不欲去掺和这一趟浑水。”
张御道:“我知道正清门下有一位名唤天鹄的修士曾找过师兄,要求师兄与他们一道以真法驭东庭,师兄并未答应。只我想问一句,若是当年东庭当真沦陷,原师兄可会出手么?’
原辛抬头道:“会。”
张御看他片刻,点了点头,道:“如今东庭没有真玄之别,师兄可放心在此修行。”
原辛打一个稽首,退了下去。
转眼半月过去。
这日驻守在外层的上宸天使者卢星介向玄廷递了一封问书上来,此却是质问天夏,为何无故杀死上宸天玄尊苏盏。
玄廷见上宸天是如此态度,就知其还没有做好全面开战的准备,最重要的是,问天台上的悬针也无动静。
而剩下的,也无非是言辞之上的辩论罢了。
天夏要从内部找寻证据,自然有的是。
那些修士袭击灵关虽然死了,但此辈又不是凭空变出来的,其行止都是有踪迹可寻的,还有此辈往来传讯,就算再是隐蔽,也依旧是会留下痕迹的,玄廷要查起来自也是不难。
玄廷其实不需要去向上宸天证明什么,只是让天夏子民知道自己占理一方便就可以了。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他们要对付上宸天,直接打就是了,又何须找什么理由借口?
可玄廷也有一个明确判断,这一次再度挫败了上宸天的谋划,上宸天召回寰阳派的可能却是变得更大了,为此诸廷执在讨论过后,决定将此消息传递到下方。
因为他们必须让下面之人了解,自己下来将会面对一个怎样的对手,而不再是过去一个单独的上宸天。
高冷BOSS限時逼婚:纏吻99次
且即便他们不说,上宸天一定会来试图揭露这件事,从内部来给天夏施加压力的,而与其等着此辈来做,还不如他们自己主动来说。
不过这个消息传出之后,却也引发了一场激烈讨论,尤其是在训天道章之中,一连十多天都在谈论此事。
东庭玄府之内,岳萝在完成了三天的闭关后,终于从定中出来。
随着功行加深,她的闭关时间也逐渐延长,但好在玄修在这一点不比真修,不会动辄数十上百天。
尽管身上并无污秽,她仍是梳洗沐浴了一番,而后满怀期待的唤出训天道章,她本来想立刻和几个好友打招呼,可是一入光幕之中,却见到处都是闪烁着的醒目符印,她也是吓了一跳,还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
而待仔细看来,她才知发生了何事。
这几年下来,训天道章不再是单纯论法之地,各地消息,奇闻,地理、物土风情都可在训天道章之中得见,可如今几乎所有人都在讨论上宸天试图召回寰阳派一事。
不过一个议论却是引发了争议。
发论之人认为,天夏就是这些年来对上宸天逼迫的太紧了,既然天夏强盛,那为何非要表现的咄咄逼人呢,宽容包容一些不可以么?稍微让步一些,就能免消祸患,免得到时打起来生灵涂炭。
这言论下面还有人附和,并赞同其人观点,说是内层如此广大,出了本土便是荒原,给上宸天一块又怎么了?非得打来打去,吃亏得还不是天夏普通子民还有自己这些底层修道人。
岳萝看到这般言语,顿时气得银牙直咬,不过她见下面一片驳斥之言,这才心情好过了一些。
她回过神后,与丁盈、安染等人打过招呼,她撇了一眼桃实的符印,发觉正是黯着,心中暗道:“自与上宸天对峙之后,便再未见到桃实前辈了,也不知道前辈怎样了,不过以前辈的本事,应该没事吧?”
而此时此刻,就在上宸天上层正式定下召回寰阳派的策略之后,浑空老祖便受得上宸天所遣,又一次前来拜访幽城的主城城主显定道人。
两人问礼过后,寒暄了一番,浑空老祖便即道出来意:“我上宸天多次向天夏表露善意,奈何天夏固执己见,不愿退让,故我已是决定召唤寰阳派对抗天夏。”
他加重语气道:“寰阳派这一归来,必当统聚各方势力,贵方又岂能独善其身?与其到时候被迫加入,还不如眼下便与我合盟。”
显定道人听他说完,却是不慌不忙道:“道友之意,我已明了。不过要说幽城之路,却也不见得只有攀附贵方一条可走,我等既能出天夏,亦能入天夏。”
浑空道人道:“贵方之所以离开天夏,不过是求一个无拘束罢了,若是贵方能守天夏规序,那又何苦出来呢?”
显定道人淡笑道:“贵方也知道我辈求得是一个不受拘束,而贵方此来逼迫,又何尝不是来拘束于我?至少天夏从未如此做过,那我为求心顺,那还不如返投天夏,至少那里还讲规矩,无有性命之忧。”
浑空看了看他,虽然他知道显定这只是说说罢了,但是幽城发生什么事情都不奇怪,他也不敢下断论。
他想了想,知道凭言语无法打动其人,沉吟一下,问道:“那贵方想要什么?”
显定道人从袖中拿出一枚玉符,递了过去,道:“只要贵方把上面这些东西送来,我幽城自可答应贵方之所请。”
浑空道人拿来看过,忽然眼瞳一凝,神情也是无比郑重,抬头看去,缓缓道:“敢问一句,这究竟是显定道友的意思,还是贵师之意?”
这玉符之上,却是向上宸天索要几种宝材,而这些宝材全都是贵重无比,根本不是玄尊层次可以动用的。
他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幽城这是想要祭炼镇道之宝!
青春頁碼 段家二公子
上宸天有青灵天枝为镇道之宝,元都派也有元都玄图,天夏亦有清穹之舟,可是幽城却是无有此等法器,所以屡屡为上宸天所迫。毕竟幽城只是一个松散之盟,本来也非是什么宗派,自然也没有什么底蕴,只是靠着那一位大能在背后支撑。
可若其有了镇道之宝,那却又是不同了。
显定道人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话,只道:“贵方联合了寰阳派,贵方就敢言一定能胜天夏?若是我幽城也得重器,并襄助贵方,那岂不是更增胜算?”
浑空道人慎重道:“此事太大,贫道无法定夺,需回禀门中,再予贵方回复。”
显定道人微微一笑,道:“我等着道友。”
浑空道人离开了幽城,立刻赶回了上宸天中,立刻将此事报知给了灵都道人。
灵都道人也觉这事不小,若只是那显定自家之意愿,至多不做理会,而要是其背后一位的意思,那却是不能加以重视了。
他当即一弹指,就有两道光符飞出大殿。
等了一会儿,便见两道光芒自上方垂落下来,分一左一右落在与他大殿两端,天鸿道人、孤阳子二人身影自里显现而出。
灵都道人在与两人见过礼后,便将显定道人之所求告知了二人。
天鸿道人面现冷嘲,道:“我等愿意拉上幽城,已然给他们脸面,此辈却是不知进退,莫非以为我上宸天离了他们,便就难以成事么?”
孤阳子道:“此事若是显定之见,那还好说,但要是那位的意思,我等还需谨慎考虑。”幽城本身不算什么,可他们终究还是要顾忌一下幽城背后那位大能的。
灵都道人道:“孤阳道友所言有理,两位道友,在下之意,此事还是向三位祖师禀告一声为好。”
……
仙道法聖 落葉無言
……

z2l2x超棒的都市异能 玄渾道章 線上看-第兩百二十二章 劍轉絕勢生鑒賞-u289a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苏盏看着张御一步步走来,只觉浑身一阵惊栗,头皮发麻,因为后者给他的压迫感实在是太过强烈了。
而在场的其余弟子也是一个个脸色苍白,自身意识一时变得迟缓起来,身躯摇摇晃晃,若不是他们还在赢冲的法力护持范围内,在张御出现的那一刻,恐便没一个能够站住了。
赢冲这时向着远端传声言道:“原来是玄廷张守正,不知张守正此来是为何事?”
张御看向他道:“我来此处为何,尊驾莫非不知么?”
席卷晚明 中廷
赢冲道:“我等并未在天夏地界之上,确然不知何处妨碍到尊驾了。”
张御淡声道:“我来此并不准备与尊驾争论了什么,我今次既然来到了这里,自然是要讨一个结果的。”
赢冲点头道:“说得也是,道友既来此处,眼下再说道理又有何用呢?”
他很清楚,虽然天夏平常是比较讲道理,可那也是要看时机场合的,一旦天夏觉得无需讲道理了,那自然不会再跟你多废话的。
他略作沉吟,抬头望去,诚恳言道:“在动手之前,张守正可愿听我一言?”
张御看他片刻,他能够看出,这人并非是在拖延时间,现在也没拖延时间的可能,这里距离天夏如此之近,就算上宸天有援救赶至,也救不了人,反而是白白送给他们,便道:“请说。”
赢冲语声略带感慨道:“为了今番之筹谋,赢某准备了许久,若是这谋划能够成功,那么对于两家来说实则都是好事。”
张御道:“好事?恐怕只是对贵方是好事吧?”
帶著萌寵去修仙 鳳凰槃涅
赢冲叹道:“不,这却是张守正目光短浅了,试想一下,要是我上宸天能够进入内层,占据元都玄图,那么最后结局是什么?是我上宸天奈何不了天夏,而天夏也奈何不了我!”
他朝着张御回望过去,“而因为我两家谁都奈何不了谁,又彼此顾忌,所以此后将会陷入一场对峙之中,这样的平衡当会是持续许久,如此我两家就可避免那些战端了,这莫非不是好事么?”
张御道:“尊驾之所言,荒谬且无稽,且不去说元都一脉早已并入我天夏,贵方是在试图抢夺本属于我天夏之物属,便真如尊驾所说,那所谓的平衡之局,又能延续多久?”
赢冲倒是认真回到了一句,道:“据赢某所推断,两三百年间当是无碍的,若是两边再各自退让一步,那么延续千载也是可能的。”
他又笑了笑,道:“或许张守正要问,我两家终究是要一战的,那这等平衡又有何意义?不错,赢某也承认最后依旧会是如此,但是谁也不能保证万物运转始终如一,世事终究有变,赢某又岂能以一己之力左右大势?可在赢某看来,两家能得有一时之平衡,那已然是不错了,其余要靠两家同道再行努力了。
且谁又能说得定,我两家不能找到更好的共存办法呢?至少到了那等时候,我两家已然共处许久了,谈此事也不再是空中楼阁了。”
张御道:“尊驾有一句话说错了,我两家并非不能共存,早在三百多年前,天夏给过上宸天机会,但是上宸天却是不愿抓住,自己将之抛却了,若是上宸天不抛却宗门旧制,那此条路注定无法再走。”
赢冲道:“天夏又何必非要让我上宸派放弃宗门之制,似以往那般不是更好?天夏不来管我,我等也不来管天夏之事,如此这岂不对我两家都是有利?”
张御道:“尊驾说此话之前,却需好好反省己身,汝辈视天下万民如低贱牲畜,肆意奴役欺凌,对低辈修道人更是予取予夺,视若奴仆,自身行事无所顾忌,美其名曰‘超脱逍遥’,竟还有脸面来问我天夏为何要管束你等?”
赢冲理所当然道:“宗门之制,自古旧以来便是如此,可说是万世不移,又何必骤然去变?我等成仙了道,本就是与凡人不同,自该逍遥自在,得享其利,若还要自身去迁就凡人,那还求什么超脱?”
张御冷哂一声,没有再与此人理论下去,对方修道数千载,早就有一套自身的固有认知,想改变也没可能,哪怕再辩论下去也不会有结果,最后还不如直接以道法论高下。
他看向其人,道:“玄廷守正张御,在此领教高明。”
赢冲却是摇头道:“张守正,我今日却不是来论法的,怕是不能如守正之愿了。”
说话之间,他脚下的地星忽然挪转起来,表面地陆岩块崩裂,露出了银白色的内里。
原来这整个地星竟早已是祭炼成了一件法器,而随着这地星旋转挪动,更是放出一圈圈的厚重的金色光芒来,将他所在之地都是护持住。
张御看到了这一幕,立时辨认出这是一个纯粹用于守御的法器,表面看去,堪称坚固,不过这等作法,这要有外援才有意义,若是无有,也只不过是一个困死自己的牢笼罢了。
掠情:惡魔總裁很溫柔 南官夭夭
他不去管此人是如何想的,心意一起,霎时万点星光在背后闪烁亮起,望去似与那浩瀚星辰连成了一片,一个呼吸之后,便有无数星光在闪烁起来,下一刻,随着那些星辰急剧闪烁了一下,就有万点星流朝着这枚被祭炼过的地星直撞过来。
赢冲看着上方,略带歉然道:“苏道友,这次却是连累你了。”
苏盏忙道:“前辈言重了,那人虽是厉害,可是我与前辈一同联手,不定还能胜过此人。”
赢冲缓缓摇头,道:“苏玄尊说笑了,你若是能得操持元都玄图这件镇道之宝,那自是不难与这位一战,最次也能走脱,可眼下胜了又如何?此处相距天夏不远,变得击退此人,也有他人到来,今次我等败局已定。”
苏盏默然片刻,有些艰涩言道:“那按前辈是说,我们今次必然是要败亡于此么?
問鼎記 滄海月明
赢冲却是神情自然道:“苏玄尊说错了,败亡之人只有苏玄尊你,而不是我。我早已神气寄虚,舍了此身,也能重还回来,苏玄尊,待我回去之后,你之族人我会替你照应的。”
謫仙娘子莫再逃 螢雙倚青
苏盏不禁一阵愕然,他看着赢冲,一时间不知道自己此刻该说什么。
赢冲没有去理会他的心理变化,他看着那不断撞击在地星禁制之上,震得整个地星为之震动的星光,目光之中满是遗憾,此番计谋既然失败,在此纠缠下去也没有意义了。
但是他也不准备在这里与张御正面交手斗法,张御看似是一个人到来,可其背后其实站着整个玄廷,现在不知道有多少人正在注视着此处。
若是他上去与此人交手,时间一长,那就有可能被算出自身神气寄托之所在,如被夺去神气,那他可就真就败落在此了,所以眼下只有一个选择了。
他道:“苏玄尊,就此别过了。好自珍重吧。”
说完之后,他往前一步,向着虚空远端腾升飞去,开始去势还不快,还能见到浑身道袍漂浮,但是随着这势头加剧,整个人逐渐化作一道流光,向着张御所在之地冲去,同时身躯之中还有一道令人为之惊怖的力量在泛动着。
醫女王妃 花舟
他这是要一举舍弃此身,将全身法力于一刹那间宣泄出去,以此造成前所未有的杀伤威能!
若能就此与张御玉石俱焚固然是好,伤不到也无所谓,等过后转挪神气,再归来世间就是。
张御立身旷静虚空之中,看着那一道流光由地星所在朝着自己急冲来,眸光也是凝定其上。
一个寄虚功行的修道人,若是全力爆发,对他威胁也是极大。他还记得当日在元都山门中时,没有一个任殷平的化身能够抵挡这等冲击,那还仅只是各位廷执的一缕元神照影。
而如今赢冲眼下却是将自身之所有俱是化入这一次冲击之中,一个应对不慎,足可以将他一并带离了世间。
故他此刻没有半点犹豫,向前一挥袖,本是隐于袖中惊霄剑蓦然飞出,向着其人直冲而去。
剑身之上的“斩诸绝”之势已然蓄势长远,哪怕上一次斗战之中也未曾用出,而这一瞬发去,他又将全身心力也附着上去,其所过之处,竟是出现了一条撕裂虚空的剑痕。
赢冲这一击乃是有去无回,根本没有半点收势回避的想法,故是两者于瞬间就交撞在了一处!
他一身力量瞬间爆发了出来,然而本待惊天动地的一击,却是在猛然一个照亮虚空的闪烁之后,便自再无任何声势传出。
其所宣泄出来的全部法力,竟是被惊霄剑上所附着的“斩诸绝”之势一剑斩灭!
当然,这也是赢冲这一击太过粗暴,没能有任何变化之故,而这等直来直去的对撞张御自是从来不惧的。
但他也不是没有代价,数年蕴养之剑势又要从头来过了。
可是在外人看来,赢冲在付出在世之身的搏命一击,却是被张御随手一剑便就削夺,连半点波澜都未掀起,这一幕给人的冲击委实太大。
苏盏在近处目睹此景,眼瞳急剧收缩,随后脸色一正,向着上方一拱手,高声言道:“张守正,我是任师门下,也是元都派弟子,今在此祈求,望能允我回归宗门……”
……
……

gv3rs熱門小說 玄渾道章 ptt-第兩百二十章 承詔亦可算-2vgpo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张御打开书信之后,见上面只有一句话:“蒯荆之言可信。”
一柱擎天
这的确是那位老师的笔迹,当然光凭笔迹还不足信,不过上面所携带的一层玄妙法力,这却是骗不了人的,不到一定境界,根本看不到这上面的字。
他略作思索,抬头问道:“除了这封信托师兄送来,蒯师兄还说了什么么?”
索歡無度,老公如狼似虎! 李家四少
原辛道:“有一些话蒯师弟说是转述荀师之言,但我不确定真假,也不知此中具体情由,但我可说给张守正知晓。”
张御颔首道:“原师兄尽管言说,是否真伪我自会判断。”
家教同人 好好寫書
原辛道:“蒯师兄说他在上次出了元都山门之后,便就遇见到了老师的化影分身,老师向他交代了一些话,并令他有暇之际照看一下门内的一位小师弟。这位小师弟也是老师后来找到的传道弟子。”
张御嗯了一声,他听瞻空说起过,这位老师曾收过一名叫作戚未央的弟子,只是后来似对这弟子不怎么满意,故又去另觅弟子,看来应该就是这位了。
球場狂徒 青椒蛋奶
原辛继续道:“蒯师兄说,老师上一次为挽回元都一脉,所以不得不出手阻止任殷平,最后还将那掌门符诏收了去,并由这位小师弟接了符诏,所以如今,这位小师弟便成了名义上的元都‘掌门’了。”
张御听到这里,就知这番转述之言不是编造,因为知道这件事的只有少数人,除了玄廷上层,就是当时有资格在场之人了。
对于将掌门符诏交给弟子保管,他倒是不觉太过意外,他早便知道,这位老师做事一定是会留有后手的,哪会平白被任殷平逼得去接下承负?
原辛此时神情郑重了些,道:“蒯师弟之言中,说老师认为任玄尊在最后一刻打开了元都法器,并为此舍弃了性命,这不会是什么意气之举,而当是有明确目的的。
忍者世界裏的超人
当时任玄尊手中可用算谋极少,故是利用掌门符诏为乱是最为可能的,其极可能在外间择人授徒授权,而后设计夺符,以图再窃道器。”
张御听到这段话,眸光微动,此中说得是可能,但荀师既然送来这封信,还借蒯荆之口转述了此中因由,那这事极可能正在发生,或许已然发生了。
他忽然想起前些时日上宸天陡然加大的搅乱天机之举,假设这两件事是相关,那么倒是解释的通了。
并且他之前一直觉得上宸天长久以来就似在谋划着什么,可缺少必要关键的线索,所以总是模模糊糊看不清楚。
可此刻这个环节一补上,却似如拨开了迷雾一般,整件事情立刻就清晰起来了。
他见原道人不再言语,抬头看去道:“就是这些话了么?”
原辛道:“蒯师弟要我转呈给守正的话,就是这些了,蒯师弟还说有些话,他要当面告知张守正。”
张御道:“蒯师兄现在何处?”
鑒寶天 維果
原辛道:“这我不知,我问过他,他却未说。”
张御这时目光投向那封书信,道:“我知道了,劳烦原师兄此回带来了这些消息。”
無盡殖裝 七彩的眼淚
原辛笑了笑,道:“倒也不麻烦,只是有些东西我倒宁愿不知晓。”
张御道:“原师兄可在我东庭玄府多住些时日。”
原辛知道这事涉及不小,恐怕了结之前,自己没可能就此离开,便很是知趣的言道:“我本是东庭人,久未归来,正准备多留一段时日。”
张御这时把手中书信往外一甩,此物到了外面之后,上面自有一道法力映现,而后化一道流光飞去。
萌妻上天:豪門千金歸來
他看着流光远去,自身站着没动,但是位于上层的正身之上,却于霎时间又是化出一道分身,往流光所指方向而去。
此时此刻,那一座位于幽原上洲与玉京之间的山岭上,黑衣道人悬空立在那里,他的面色很不太好看。
他自恃法力在同辈之中也是不弱,可方才一番争斗,却始终不能拿下对面的那个年轻修士,而周围的飞舟则是莫名其妙一驾驾坠落下来,里面之人也是一个未见出来。
不过随着这里动手,随他到来的四名修士也是一同过来,将那年轻修士围在了中间。
有一人传声提议道:“林道友,此人似是擅长匿迹回避之术,短时内难以杀死,不如留几人在此看住其人,我先去灵关内拿人。”
黑衣道人这个时候却是没有急躁,反而很是冷静,他沉声回应道:“不要去,这人遁法奇绝,不解决此人,我们一旦分开,极可能被此人各个击破,需先解决此人,再理会其余。”
先前那人道:“道友,我需得提醒你,后面那可是灵关,若是我们此行目标从另一头出去,怕就难以追到了。”
黑衣道人道:“不要紧,我携带有‘追魂珠’,只要那目标在这里待过,无论他逃到哪里也能追上。就这么一会儿,逃不到哪里去,我们速战速决就是。”
在极短暂的时间交流过后,五个人当下各运法力,准备施展杀招手段,随着气息涌动,脚下这座饱经摧残的山岭都是隆隆震动,似要坍塌一般,蒯荆则立在中间,面含微笑,看去一点都不紧张。
然而就在他们即将发动的这一瞬间,所有人的表情和动作都是骤然一止,好似忽然间时光忽然停顿了下来。
包括那名黑衣道人在内,众人身躯外表之上渐渐生出一丝丝细微裂纹,随后像破裂的陶土一般,一小块一小块从身上剥离掉落。
张御自天中缓步走来,身外则是一片灿烂耀眼的玉雾星光,他与那五人擦肩而过,一路来至前方,而那五人则在他身后于无声无息之间化变成了漫空飞灰。
他看了蒯荆一眼,道:“蒯师兄?”
蒯荆微微一笑,打一个稽首,道:“是我。”
张御看得出来,此人表面虽与真人一般,但确然只是留于一个世间执念。
执念本身没有什么善恶对错之分,只做自身认为该做之事,但有的时候,只要方法正确,哪怕不去施加外力,也是可以加以引导的。
那位老师令他看护同门,这其实并不奇怪,因为执念大部分时间仍然把自己当作原来的自己,对于师长之请,蒯荆自然不会去抗拒,而从这位过往的作为看,其本身或许也乐意接受。
他道:“老师那封书信,是你托原师兄送来的?”
蒯荆微笑道:“是的。”
张御又问:“我现在已是来了,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么?”
蒯荆道:“张守正稍等。”他身躯从半空之中骤然消失,下一刻,已然进入到了灵关之内,走入道舍,对着那小道童道:“师弟,那张掌门符诏可何在?”
小道童回道:“在的,师兄可要用?”
蒯荆微笑点头。
小道童哦了一声,从身上将那一张掌门符诏拿了出来,双手举着,踮着脚往上一递,道:“师兄,给你。”
蒯荆拿过这符诏,身躯一闪不见,随后再一次出现在了张御面前,并将符诏递过,道:“张守正,荀师交代过,门中有人可凭感应,寻到此符之所在,若是见到张守正,就将东西先放在守正处,荀师还有一句话,说是‘算人者,人亦算之’。”
张御将掌门符诏拿了过来,他感应了一下此符,略作思索,顿时明白了这里面的意思,眸光也是微闪一下。
这掌门符诏是能被人寻见的,但是这东西反过来也可用以寻人。
现在发生的这些事,足以证明过这位师长的推断是正确的,而对方既然图谋这符诏,那必然是需要一个接符之人的,不然这番算计就空落了。
他抬头往上看去,为了尽可能获得成功,这位接符之人此刻必然是躲在相距二十八宿不远的地方。
而发动策划整个谋算之人,说不定此刻也在那里。这个人能指使此事,地位定然不低,要是这次能将顺势之灭去,那定能对上宸天的造成一定打击。
鬼夫的秘密 雨悠
方才他有一个疑惑,既然荀师早便猜测到任殷平可能有此作为,那为何要让蒯荆来与他说,而不是告知玄廷这等可能呢?
现在通过蒯荆的举动,再加上他对这位老师的了解,他顿时明白了,这是老师有意送给他的一场功劳。
当然这功劳也并非白送。
他结合前后因由,明白了这位老师的意思,他对着蒯荆道:“蒯师兄,你可告知小师弟,此处已不安全,他下来可以来东庭修道。”
蒯荆推了下眼镜,微笑道:“我会告诉他的。”
张御看向远空,而接下来,就是要尽快解决此事了,免得拖得太长,让人给走脱了。
虽说上宸天和天夏两边名义上还在议谈之中,可既然对方已经打到门上来了,难道还不允许天夏反击么?且谁又能说和谈之际就不能打了?历来边打边谈之事又岂是少了?
他意念一转,便将此间之事传告去了上层正身所在。
张御正身本在定坐之中,接到传念,他一下睁开双目,眸中有神光微现,思考片刻后,他起身来到前殿,道:“明周道友何在?”
明周道人应身出现在一旁,态度恭敬道:“明周在此,守正有何吩咐?”
……
……

rljnx精华玄幻小說 玄渾道章討論-第兩百一十六章 祭功以求渾-343ys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
外层虚空,某一颗荒废地星之上,在两座灰色高峰之间,存有一个粗糙的石砌法坛。
赢冲站在这座法坛之前,他身后则是跟着数名上宸天修士,这些人功行有高有低。他打量了法坛几眼,又亲自上前检查了一边,便退开几步,道:“怀五。”
一名中年修士排众而出,躬身一揖,道:“真人,怀五在此,请吩咐。”
赢冲道:“金郅行过往所说得那些东西,你可是听明白了么?”
那中年修士道:“是,这些时日金玄尊所说的东西,弟子都是听明白了,弟子也都是学到了。”
赢冲道:“那便开始吧,我会恕你之罪责,也会照料好你的后人,并允诺你,你怀氏十代后裔,都可入我上宗为亲传。”
那中年修士低下头,道:“是。”他又一抬头,道:“弟子会尽力的。”
赢冲点头道:“你去吧。”
那中年修士再一躬身,他在众人注视之下走到了祭坛之中,而后缓缓坐定下来。
赢冲淡淡道:“若是他不成,你等就替上。”
天下霸刀 蘑菇
在场众修士凛然称是。
许久之后,众人忽然发现,那中年修士身上有一团黑雾升了起来,这却是其人直接沟通大混沌,且无所顾忌不留后路去祈求,也是由此,他开始慢慢蜕变成了一个混沌怪物。
就在他彻底丧失理智的那一刻,他试着沟通了一个存在,而下一瞬间,他却是变成了一团蠕动着各种手脚和眼目的黑雾。
在场那些修士都是不约而同露出了戒备紧张之色,唯有赢冲一脸淡然。
那个混沌怪物在蠕动了许久之后,忽然一顿,而后化一阵黑色飘散了,只是在原地留下了一圈黑灰。
再接下来,就什么动静也没有了。
有弟子道:“真人,可是失败了么?”
赢冲看着那一圈黑灰,没有回答,这时他忽有所觉,转身看过去,便见一个黑衣白肤的男子负袖站在那里。
他肃然看着此人,抖了抖袍袖,对其人打一个稽首,道:“可是霍道友么?有礼了。”
霍衡玩味看着他道:“你是上宸天的修士,赢冲?呵,费了这么多心思唤我到此,我倒有兴趣听听你的目的了。”
赢冲道:“今次唤动霍道友,是想向道友求取一些有关混沌大道的道理知识。”
霍衡看他几眼,道:“你既然有求,那想是愿意付出一定代价的,那且让我看看代价为何。”
赢冲道:“上宸天中,但凡霍道友看中的弟子,都可任由霍道友挑选,收入门下。”
霍衡冷哂一声,不屑言道:“入我之道,全凭自愿,我从不勉强他人,况且混沌大道,乃是无上之法门,汝辈莫非以为,人人都可入得此中么?”
赢冲一听,诚恳致歉道:“霍道友,这里却是赢某无知了,霍道友想要什么,可以提出。”
霍衡看向他,悠悠道:“若是我要赢道友你投入混沌大道呢?”
赢冲却是毫不迟疑道:“那也不是不可,但是需得道友拿出混沌之道高于我所修之法的明证,不然不足以让人信服。”
霍衡玩味看了他几眼,道:“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我不在意这些,看在你的确有资格入我混沌大道,我便予你一些道法好了。”
妻主 一寸相思
说话之际,他的身影缓缓淡去,直至不见,而在他消失的地方,一页黑书凭空出现,并向前飘了过来。
赢冲伸出一手,把那黑书拿在了掌中,可他神情却并没有得到此物的欣喜,反而透着一丝凝重。
虽然达成了目的,可他知道,霍衡交给自己这些东西,也并未存着什么好心,他不敢确定,自己在看过这些道法之后,会不会当真去走那混沌大道。
他没有立刻去看,而是沉声道:“我需在此定坐几日,维定心神,好观此术,你们且去四周看护。”
众修士大声应下,便去了四周看护。
春濃花嬌
赢冲则是坐定下来,并试着稳固自身之道心,足有百余夏时之后,他睁开双目,这才将那一页黑书拿起至面前,并看了过去。
地系掌控者
在目光落去的那一瞬间,他似是受到了什么冲击一般,双手微微颤抖了起来,但是很快又被他稳住了。
可随着他深入看下去,眼中渐渐泛出了一股漆黑之色,浑身气息也由清澈向幽晦转变,可这景象只是出现了一会儿,便又被他克压下去,可过去片刻后,却又一次重现出来。
这等情形在反复来回几次之后,在努力之下,他目光从那页黑书之中脱离了出来,随后他试着收定心神,许久之后,浑身气息终是恢复了平常。
他略作沉吟,伸手一指,随着光芒泛起,身前方便就凝聚出了数枚玉符,关照道:“怀三,把这些玉符设法送到那几人处。”
一名修士闻声走了过来,将玉符都是拿过,他犹豫了一下,道:“师尊,那些人是我等仅有的几枚暗棋了。”
赢冲望向内层,道:“数百载布置,就为今朝,现在不用,又待何时?”
这一次的谋划,在上宸天当年被逐出内层的时候,他就已是在准备了。
而在此之前所有针对天夏的举动,其实都可算得上是铺垫,其中有些是有目的,有些则只是单纯用来混淆视线的。
若是此次算计还是不成,那么上宸天就只能走天鸿道人召回寰阳派的那一条路了。
也是因此,上宸天过往埋下的所有棋子,不管有用无用,他都要设法启用起来了。
奎宿,昙泉地州,垂星宫庐。
数名玄修在日常的论道结束后,便说起方才过去未久的那一场真玄论法。
座中一名修士言道:“今年之论法,可是比往年精彩许多了,两边斗得可谓是有来有往,不像过去,我玄修一方大多数是输,至多也就是维持一个平局。”
他又看向座上一个相貌平平的中年修道人,道:“祁道友,今次若是你早些来,再加上许久不曾出面的俞瑞卿俞道友、那说不定就赢过他们了。”
祈道人摇头道:“不用我上,如今论法虽是平局,可再过几年,这等局面恐怕就要反过来了。”
有人道:“祁道友说得有理啊,这几年来,我玄法论法之修士,年年都有不同,而真修那一边,当年是哪几个,现在还是哪几个,似未怎么变过。”
天下沒有懷才不遇這回事
有修士认同道:“说得也是,自从玄廷上层有大能立造训天道章以来,这几年之中,我玄修俊才也是愈发多了,真玄论法持平之局,放在数十年前,那也只是想想罢了,如今却是越来越是平常了,再是下去,我玄法当可胜之!”
众人纷纷表示赞同。
祁道人道:“诸位,赢得一场两场论法并不能决定什么,我们唯有在道法压过真法,才算真正胜出。”
他这一言说出,众人却是安静下来,有人感叹道:“可是,这条路太难了,如今成就又有几人呢?如今玄廷之上,多是以真法成道之人,以玄法成就的,又得几人呢?想要胜过,还不知要多少载年月。”
神秘首席來襲,嬌妻晚上見
與惡魔同枕:女人休想逃 阿雨
祁道人沉声道:“玄法可不止一条路,玄廷之上以此法成就的大能也是不少。”
“浑章之法?”
众人许多暗暗摇头,因为这一条路同样不好走。
现在玄廷之上的浑章玄尊为何是以真修成就居多?因为玄修精进虽然快了,可多是修持不足,收拢不了自己心性,稍有不慎,就被大混沌所侵染了,稍有行差踏错,那便就万劫不复。
浑修修士在外层还好,可在内层之中,却往往不受人待见,很多人并不能在洲内长久居住,这让他们如何愿意去走这条路呢?
絕世寵物
祈道人默默听众人谈论了一会儿后,便就站了起来,对众人拱手一礼,道:“祈某还有一些事,便先与诸位告辞了。”
众人也是站起回礼,目送他离开。只是看着他的背影,所有人都能感觉到那一股寂寞萧索之意。
有人叹息道:“说来祁道友也是可惜,他本来也是天纵奇才,百多年前便已是修炼到了第四章书,若是一切无碍,他未必不能和上面早先成就的几位玄尊一比高低,可惜数十年前,一次出外巡游,遭遇到了外层修士,据说为了救一名同道伤了道基,而那个同道,因为伤势过重,最后也未能救回来。”
众人露出惋惜之色,道:“还真是可惜了。”
有修士心下一动,问道:“看这个意思,祁道友是想走另一条路?”
先前那人道:“祁道友不是今天才有此意,这也是一个绕开缺失的办法,只我看他总是下不了决心,可能是放不下心中的那一股执念吧。”
祁道人离开宫庐大堂之后,一个人回到了自己居住的台阁之内。
他如以往一般走入进来,可在进入内室的时候,却是目光一凝,因为案几之上,正摆着一枚玉符,却不知是什么人,什么时候留在那里的。
他立刻将周围禁制开启,而后走到了案前,将那玉符拿了起来,霎时一股意念流淌入心神之中。
他喃喃道:“终于来了么?”他闭上眼睛,随后睁开,郑重言道:“得人之恩,必当厚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