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是倖存者

e9qam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誰是倖存者笔趣-332推薦-fzlsv

誰是倖存者
小說推薦誰是倖存者
诸事安排妥帖,已经过去了大半个月。奇的是,这段时间里,那黄鼠狼却再没制造什么骚乱,整座宅中三进院落加侧院,都是一派风平浪静,但温氏和奶妈还有家中管家下人都捏着一把汗,每日仍小心在意着。
再说回S,起初他对那位忽然进门,并且安排到身边一起生活的义兄弟F并不感冒。大家住进一个院子,低头不见抬头见,F每回都主动热情地向他寒暄,他都不做什么回应,整日除了对父母的晨昏定省外,照旧把自己关在屋里不出来。那F也不急不躁,只是每日晨昏都会到东厢邀S一道出门,去前庭向父母亲请安问候,回来时常在院中摆下茶桌,头几回是请S来帮自己检查功课,或背书或抽查解读。S推托不开,勉强帮着几回,F这一年多颠沛流离,有许多功课已经落下,S只得耐着性子给他一一解说,F也十分聪慧好学,两人到底是年纪相近的学生,几番切磋之下,相处便生出不少趣味,逐渐S也不再抵触F。周家又新请来上门的私塾先生,两人不知哪一天起就开始同出同进,吃饭睡觉都在一个书屋内。这样过了半个多月,F见S时常对一些风吹草动犹如惊弓之鸟般敏感,就私下问起家中闹黄鼠狼怪魅的事,S如实告知,并担忧地说:“不知那妖怪何时还会出现。”
F想了想说:“我在北方的时候,时常听大人提起黄鼠狼作祟的故事,下次若它再敢来,兴许愚弟可代为解决。”
这一日晚间,正房中宿歇,两人熄灯上床,盖上被子正说些家中琐碎事的闲话。说到撤去供奉黄鼠狼的神桌,那畜生竟也没有报复云云,就听得屋子的房梁上有个尖细的声音笑道:“竟敢在背后说吾金毛黄三爷的坏话,看我锯断你家房梁!”
高考结束后,S回到祠堂,上午看看英语书,下午就捧着言情小说在院子里读,等着父亲下班回来。有一日忽然听到有叩门的声音。她打开大门,见门前站了一个女人,一身运动装,戴着遮阳帽和大墨镜,脖子上挂着相机,身后背着一个登山包。那女人摘下墨镜,对着S一笑:“小姑娘你好,我叫H,是过来旅游的。看你家这个院子很古朴雅致,我非常感兴趣,可以进来看看吗?”S颇感为难,经常有像这样的游客要求来探访祠堂,父亲经常喜怒无常,心情好时会把人让进院子参观一番,心情不好直接闭门拒绝。现在快到父亲回来的时候,她若自作主张,又怕挨骂。H看她犹豫,问明情况,爽朗一笑:“那我在这里等你父亲一会儿,如果他不同意我参观,我走就是了。”
S见她谈吐文雅,不像坏人,就搬来一个板凳,给对方倒了一杯水。她打量H,见她体态婀娜,眼波流转,顾盼生辉,是一个美女。不一会儿父亲回来,H大大方方说明来意,F欣然同意。除了正屋以外,其他房间H都进去参观了一番,然后拿出相机,对着前后院的石雕、木刻、条石、柱础拍了好多照片,边拍边赞叹不已。F和她交谈得知她是商丘市实验中学的历史老师,大学学的考古,对古建筑特别有兴趣,她趁着暑假到周边旅游,没想到意外发现了这个古祠堂。
天色已晚,H起身告辞,她随口问道:“我看这祠堂这么大,十几间屋子,就住了您一家三口吗?”F略显尴尬,说道:“就我和女儿在这里住,我前妻很早就扔下我们两人走了。”H连连道歉,她犹豫一会儿,说:“我有一个不情之请,不知您能否答应?”F说:“您真客气,直说就是。”H说:“我在大学的毕业论文就是古建筑研究,当时条件所限,没法好好实地研究。您家这个祠堂,从选址造型、风水环境到门坪巷房墙的规划都很独特,建筑法式型制和雕塑油画漆饰也很少见,我希望能有机会研究一下这个古宅院,能否在您这里借住一两个月呢?房租的话我不会少给的。”F犹豫了一下:“我先考虑考虑吧。”“当然可以。”H嫣然一笑,留下手机号,道别离去。
晚上临睡前,S来到父亲房间,问:“你要让黄阿姨到这里住吗?”F头也没抬:“我刚才和她打过电话了,答应她先来住一阵。两个月后就中元节了,要准备祭祀,还要修修房子,有些地方漏雨了。我给单位请了一个月的假在家,安全方面你不用担心。”S过了一会才说:“爸,你这不会是想给我找个后妈吧?”F抬起头,神情有点狼狈:“你胡说什么呢?”S转身离去:“我不是小孩了,什么都懂。”F张了张口,什么也没说出来。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替你们保存油这么久,不感谢我也就罢了,反而诬陷我偷了你们的银子。”金老板一口否认。
“客人存的东西,你却暗地里偷梁换柱,你真是个小人!”兄弟俩怒不可遏。
“你们血口喷人!”金老板针锋相对。“不还我们的银子,就砸你的招牌。”兄弟俩说着就准备动手。“谁敢动一下我就劈了谁!”金老板叫喊老婆拿来一把斧头,护住招牌。那兄弟倆不肯罢休,举起了扁担,怒视着对方。就在紧要的时候,有人高叫:“捕头大人到了。”
于是,他们都被带到了衙门。“你们缘何争吵,快与本官从实招来!”县老爷威严地喝问。“我们兄弟俩两个月前的一日存了一担银子在‘富顺居’客栈,谁知今日来取却变成了一担油。望大老爷替小民做主,索回银子。”
“一担银子?你们真有那么多的银子吗?你们是干什么的?”县老爷不相信地问。兄弟俩同声说:“我们是在汉江河里淘金的,我们淘到金子卖了,换成了银子,因为要去别处继续淘金,银子不便带走,才寄存他家的。想不到他们就黑了心。”县官下堂察看了兄弟俩的双手,果然皮肤粗糙,指甲缝隙里有河沙的痕迹,看来说的是实情,便逼视着掌柜金石信:“金石信,你竟敢黑了心昧了人家的银子?”“

zk3vf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誰是倖存者 txt-329-mxaqp

誰是倖存者
小說推薦誰是倖存者
“吱呀——”一声,T推开家门,一天劳作,他只想倒头就睡。可是厨屋里却传来阵阵可口的饭菜香味儿,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肚子,自言自语道:“我真是饿糊涂了,娘不在了,怎么可能有这么香的味儿呢?别想了别想了。”
可是那香味儿却非常顽固地往他鼻子里钻,直钻进他的肚子里,引得他不停地吞口水。他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又使劲儿摆了摆头,真实的啊,自己是真实的,香味儿也是真实的。他赶紧跑进厨屋一看,哇,一桌子好吃的菜,还冒着热气呢。
这是怎么回事呢?T怎么也想不明白,不过,他实在是太饿了,坐下来就狼吞虎咽起来。
一连几天都是如此,总有一桌可口的饭菜在等着T回家,他内心惊奇之余,有又点难过:那只小鸟再也没有出现了。
这天,T像往常一样,背着镰刀斧头出门了。不过他并没有上山,而是沿着山沟沟玩耍了一天,早早地就回了村子。
当村里的人家开始做晚饭时,T看见他家的屋顶上,也升起了青灰色的烟,真的有人在帮他做饭啊。
T绕过屋旁的柴禾堆,轻手轻脚地推开院子的侧门,来到厨屋。
一个身穿白衣翠裙的姑娘正在厨屋里忙碌着,只见她面容姣美如月,身姿曼妙如柳,乌黑的头发垂到腰间,宛若仙女下凡。
那姑娘切好菜,抬头发现T站在门外,她一脸慌张,想夺路而逃,T伸手一拦:“请问姑娘是……”
那姑娘眼见无计可施,脸颊通红,低声应道:“我……我是……”
她欲言又止,思虑良久,终于下定决心地说:“我是山上的那只小鸟啊,你不记得我了吗?”
T吓得倒吸一口凉气,世上真有动物成精,幻变人类的事情吗?那眼前这位姑娘岂不是妖精?若非与那小鸟早已结下情谊,不觉陌生,此番他恐怕要吓得晕过去了。
“我是一只修道五百年的山鸟精,你起初进山砍柴时,我非常生气,因为你破坏了我生活的地方。我原本是想要报复你的,试探之下,却发现你不仅勤劳老实,还那么善良,宁愿自己饿肚子,也要把饭菜给我吃。你娘过世,我心疼你吃不到可口的饭菜,就变成人来帮你做饭。每天做好饭菜后我就变回小鸟的样子。”
“那……”T也是满脸通红,鼓起勇气说:“你能不能不要再变回小鸟了,做我的娘子吗?”
“现在就算是我想变成小鸟也变不回去了,因为被你们人类看见过了,还跟你说了话,就没有那个魔法了。我现在也只是一个普通的人了。”那位姑娘含羞说道,“我叫S,我愿意做你的娘子。”
T的生活比以前更幸福了。S不仅长得漂亮,人也非常能干,家里家外,都收拾得干干净净,两个人的小日子越过越甜蜜。
转眼到了冬播的季节,T要下地去翻地了,可是他又舍不得S,像个小孩子一样三心二意,一会儿功夫就往家里跑。
“你个逆子,说话不算话的畜生,今天我就要放了这个女子,看看你们谁敢拦着?”王夫人拄着拐杖颤巍巍的从屋里走出来,身后跟着刚被解绑的白衣女子。
几个打手一看自己的母亲还在重病中,身体非常的虚弱。他一用力就把王夫人甩倒在门前,王夫人的头一下子撞到大门垛子上,顿时血流如注。
W狠只愣了下神,仍旧撒腿去追赶白衣女子一家,眼看就要追上了前面的一家三口,路上竟横冲过来一个人,W狠被撞了个趔趄,刚想张口骂人,细看之下竟愣在当地。
撞了W狠的是个美貌绝伦的红衣女子,她正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打量着W狠,W狠的魂魄瞬间就不知飞到哪个爪哇国去了,把追赶人的事忘了大半。
“呦,这位公子怎么这么急呀?差点撞坏了人家呢。”燕语莺声配着美目顾盼流转。
“没什么大事,不急。小姐可否安好?”W狠盯着红衣女子的媚眼,连说话都温柔起来。
“人家可是身上疼的很,能不能给我点补偿养养身子啊?我可不是讹诈你哦!”红衣女子仍旧媚笑着。
“当然了,不能伤着美人呀!可是我出来匆忙,身上没有什么银两,能否和我到家里去取?你要多少都成。”W狠试探着问。
“好啊,你可不要糊弄我,如果你不兑现承诺,可别怨我赖着不离开霸占你的家产。”红衣女子笑意盈盈的开着玩笑。
W狠心里是求之不得,这个红衣女子比白衣女子强多了,不只是更漂亮,还懂得风情,得到这个女子岂不是自己的福分,至于那个什么白衣女子就随她去吧。
第二天清晨,管家来报,外头有個瘦削的中年男子,指名道姓要见S。S让管家把人带进来,当来人出现在S的面前时,他一眼就认出此人正是R。
R道:“阔别多年,听闻S在西凉可是个大善人啊!”
S尴尬地说道:“那是西凉百姓抬举。”
这时,R从袖中掏出一样东西,说:“物归原主,昨晚R的灯笼吸引了令千金,害得令千金丢失了此玉钗。还好,R把它从毛贼手上重新取回了。”
S闻声,从卷帘门出来,接过玉钗道了一声谢,便站在一旁,好奇地盯着这个赠灯笼的中年人。
R道:“听闻S养有一只金翅异鸟,叫声清脆,可替人治伤。”S讪笑道:“那是道庵的造化,跟一只鸟有何干系?不知R此番来此,是为报前仇旧恨,还是为了看鸟?”
顿觉手痒,便做了盏灯笼。不过你放心,那盏灯笼用的不是人皮,而是西凉县自产的天竹的竹膜。用此物仿人皮,亦可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
然后,R又黯然神伤道:“人皮极阴,造下的孽,岂能在这世偿还完。昔日在宫府放火的真凶找到,我才得以逃脱死罪,可人皮一案,活罪难逃,便在狱中呆了几年。出狱后,在下娶得贤妻,也真是报应,唯独生下的女儿,生来就长满痘斑,让人不忍目睹。我听闻金翅鸟之异,可否借来一用?”

rt4i7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誰是倖存者》-323-e7zap

誰是倖存者
小說推薦誰是倖存者
T布置好一切之后,本来是要告诉S的,可她把S约到后山之后,纠缠S的那个女鬼竟然也跟着出现了。情急之下,T顾不得解释什么,一把将S推进了棺材里……
“事情就是这样。我把你推进棺材之后,怕出什么意外,就离开了小屋。在回寝室的途中,无意间看到你们寝室的姚辉竟然在和一个鬼讲话,而姚辉告诉那个鬼它的食物就在后山的小木屋里……我听到这里,立刻就往回跑,幸亏我出现得及时。”T一口气将所有的经过全都说了出来。
T说的话合情合理,几乎没什么破绽,可S就是觉得怪怪的,至于哪里奇怪,他却说不上来。
T拉着他的胳膊撒娇,说一切都是为了他好,既然没事,就让S赶紧回寝室休息。S终于知道哪里不对劲儿了,是T,她好像急于支开S。S在走了一段路之后突然转身,沿原路返回。很快,他就追上T。
S偷偷观察T的举动,只见T竟然又朝后山的方向走去。T再一次来到小木屋前,那个鬼已经冲破小木屋,破旧的木板门摇摇晃晃,随时都会掉落,而那个鬼却不知道去了哪里“
T的嘴角勾勒出一抹诡异的微笑,径直走进小木屋里,打开棺材,然后,她竟然躺了进去。T在做什么?
这棺材是克制活人身上的阴气,T为什么要克制她的阴气?难道,她也被鬼缠身了吗?
S忍不住心里的好奇,毫不犹豫地扑到棺材前,但当他看到棺材里的情景,头皮瞬间就穸了起来!
他看到T居然在吃自己的手,那双手被她啃得血肉模糊,露出白森森的骨头!这、这不可能!
“S,我……”
“T,你……”
两个人相对沉默,还是T先打破了这种沉寂:
“S,不管你相不相信,我都要告诉你,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害你。”
土棺
S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好沉默不语。
T从棺材里爬出来,而她的双手,竞奇迹般恢复成原来的样子。S惊愕地看着那双青葱白手,嘴巴张成了O型。
不等S发问,T便老实交代:
“其实这口棺材……”
话还没有说完,S便看到了更加不可思议的一幕,那口棺材,居然像奶油蛋糕一样,眨眼间“融化”了,而后,竟成了一堆泥土。
“这、这……”S此刻的心情,真是震惊到了极点。
T的手都成了那样居然还可以复原,而这口棺材明明是木头做成的,居然眨眼间就成了一堆泥土,这太不可思议了!
T叹口气,接着她的话题说道:
“S,我该怎么向你解释呢’那口棺材叫土棺,而这些泥土中埋藏着无数亡魂。我不知道这些亡魂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它们是好是坏,它们主动找上我,说可以帮你摆脱那个纠缠你的女鬼。我、我也是没办法,才答应它们的。”
“它们不可能无缘无故地帮我,你们的交换条件是什么?”S不安地问。
T咬着嘴唇说:
“它们要我每天用自己的血肉喂养它们,但它们说了,绝不会害我性命……”
T的话还没有说完,便被S打断:“不行!”
话音刚落,小屋外突然响起一阵诡异的笑声。
不巧的是,F的心脏已经腐烂了,必须换一颗鲜活的心脏。于是,她就将目标放在了来美容院美容的顾客身上。
前天晚上,T来到美容院去黑头。F在“202”房间里将他杀害,挖出了心脏,装进了自己的胸膛里。结局
“原来,F一直在骗我。”S叹着气说。
“她为了拉近你们之间的距离,所以才假装在美容院兼职,为你去黑头。”T说。
“虽然F喜欢我,但人鬼殊途,我们注定不能在一起。而且,她杀害了你,这种鬼魂留在人间就是祸害,我们必须想办法让它魂飞魄散。”S握紧了拳头说。
“我知道,可我是刚死没多久的鬼魂,斗不过F。我一直劝你别去美容院,你不听。我现在要去投胎转世了,你好自为之吧!”T说着,身体慢慢地变淡,最后消失不见了。
S凝神地望着远处,一个想法在脑中编织而成。
第二天晚上,S再次来到了美容院。像以往一样,F领着S走进了“201”房间。
“这次我想要美白皮肤。”S直截了当地说。
“别开玩笑了,你一个大男生美什么白?”F轻笑了一声。
“我不管,我就要你帮我美白。”S不依不饶地说。
“可是,你选的是去黑头的套餐啊。”F无奈地说。
“我知道,但我现在换成美白。”S说。
“这……”F为难地低下了头。
“你只会去黑头吧?换句话说,我要来去黑头,所以你才特意学的,”S一针见血地说。
“你全都知道了?”F说。
“你为了祛除尸斑,杀害T,挖了他的心脏,你好恶毒!”S冷冷地看着F。
“不是你想的那样……”F着急地辩解道。
“T已经将真相说给我听了,你还有什么好狡辩?”S说道。
“因果轮回,这全是T自作自受。”F说。
“什么意思?”S不解地问。
“其实,T一直喜欢我。”F述说了起来:
原来,T和F是一对情敌,两个人同时喜欢上了漂亮的富家女F。两个人经常明争暗斗,在F的面前献殷勤。F委婉地拒绝了T,因为她喜欢S。而表白遭拒的T以为是有F的存在,所以F才会拒绝他。为了让情敌从速个世界上消失,T想了一个恶毒的计划。
周末,T叫上室友S、F去水坝游泳。玩到一半的时候,S去一旁的小树林里方便,趁着这个时机,T假装开玩笑,将F拉到了水坝中央。F的水性不好,立刻慌了手脚,在水面上挣扎起来。很快,F的力气就用尽了。水不停地往他的嘴里涌,最后只有出的气没有进的气,慢慢地被河水冲走了。
S方便完回来后,T骗他说F水性不好,被水冲走了。两个人害怕受到责罚,于是报警后,将责任全都推在了F的身上。

xiwsa好看的都市小说 誰是倖存者 愛下-320分享-9fgfl

誰是倖存者
小說推薦誰是倖存者
两人一路七拐八拐的,终于甩掉了左思佑。
Y一边跑一边道:“刚才我想对你说,小吃摊上和那男鬼在一起的女生就是S,男鬼离开时她还在!”
Q急道:“快带我过去!”
小吃摊还在营业,只有一个男生在低头吃火锅。Q刚想上前询问,Y急忙一把拉住了他,用手指了指男生面前的火锅。
Q定睛一看,见火锅里慢慢浮起了一颗又白又大的肉丸,形状大小像极了一张人脸。
想到S,Q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他还想近前细看,那男生突然转过头,阴森森地朝他看了过来。
男生的额上有个血窟窿,双眼鲜红如血。
Q看得心“咯噔”一下。扫头想叫Y,却见Y又在用手抓挠后背,神情痛苦之极。Q忍不住道:“你后背究竟怎么了?”
Y刚想回答,突然看见了那男生的脸,立刻惊叫道:“快跑!追我的男鬼就是它,只是额上的钢筋没了!”
Q还没反应过来,男鬼已飞快地冲了过来,一把揪住了Y后背的衣服。
Y急忙反手抓向背后,想借此拽开男鬼的手。
另鬼紧抓不放,发疯似的将Y后背的衣服撩了上去。
Q冲上前想拉开男鬼,一下子看见了Y裸露的后背,蓦地悚然怔住。
Y的后背中间,长着许多红色的痘痘。痘痘分布面积有一张人脸大小,那痘痘里面,还隐隐约约有白色的小点在微微蠕动。
怪不得他一直在挠后背!Q背脊一寒,立刻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Y见状急道:愣着干嘛?快帮我拉开它!“
Q猛然回过神来,急忙去扳男鬼的手,这才发现,男鬼的手竞在剧烈地颤抖。男鬼双目死死盯着Y的后背,瞪得几乎快撑破了眼眶。
Q边跑边道:”那男鬼一定是想把你背上的鬼魂放出来!“
Y急道:”那也不能让它砍我啊!“
两人一路奔逃,不知不觉又跑回了公园门口。
Q累得不行,背靠着公园门口的石狮想休息一下,突然感觉到双肩一沉,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了上面。他悚然抬头,见左思佑就坐在石狮上面,只剩骨头的两只骷髅脚,刚好踩在他的双肩上。
贴树鬼
Q吓得大叫一声,还没来得及逃走,左思佑已从石狮上跳了下来。左思佑坐在他肩上,同时双手扯住了他两边的脸颊。
Q惊叫道:”快松手。你生前老是扯我脸,做鬼了怎么还是没改?“
左思佑怒道:”S在咖啡厅被一个男鬼盯上了,我提醒你去救她,你却到处乱跑!“
Q急道:”你先下来。“
”半个月前,我半夜在路上被车撞飞,死在路边没人发现,腿上的肉被三只饿疯的狗撕下吃了。我行走不便,你就这样驮着我吧。“左思佑话音刚落,那个男鬼已挥舞着菜刀朝他们飞奔过来。
Q来不及再说,驮着左思佑拔腿就跑。他与Y一起逃进公园,心慌慌地躲在了公园角落的小树林里。
从Q肩上跳了下来,急道:”S就是被那个鬼盯上了,你不想找它问个究竟吗?“
回想起火锅里的肉丸人脸,Q的心一下子悬了起来。他急忙掏出手机,试着拨出了S的号码。
小树林深处,猝然响起了手机铃声。
Q循声前行,发现铃声来自于一棵大树的树身里。他快步走到大树前,见树身上有块人脸状的凸起,嘴巴部位挂着一片红叶,乍一看,就像一张咧嘴吐舌的人脸。
Q看得头皮发麻,伸手想去扯掉那片红叶。手刚摸上去,顿觉触手冰凉腻滑,就像摸到了一条蛇。他举起手机照了照,惊恐地发现那根本不是红叶,而是人的舌头。
没等Q反应过来,就听Y尖叫道:”快跑,这是传说中的贴树鬼。它贴在树上与树合体,让人防不胜防!“
Q悚然一惊,转身想逃,后背却被牢牢地抓住了。他惊恐地回过头,见大树前赫然站着一个浑身焦黑、吐着长舌的长发女鬼,手里拿着S的手机。
D愕然地问道:“你洗衣服为什么不把衣服脱下来?”
S闪闪躲躲地道:“不是,是衣服这块有污渍,我想刷掉。”之后,他用很细的声音喃喃道:“谁会把自己的皮脱下来呢?”
D晃了晃脑袋,把那些可怕的记忆全从脑海里驱赶出去。庆幸的是,他没有盲目答应S的请求,虽然他们是最好的朋友,可他也不想把生命葬送在古怪的事件中。
所以,到了第二天晚上,当S打电话来时,D就明确地拒绝了他。S显得很失望,在电话挂断的前一刻,他哀伤地道:“你不帮我,总有一天,我也会被风吹走的。”
虽然说拒绝这种莫名其妙的请求是很合理的事情,但D总觉得有点儿对不起S。想到S衣裳单薄,瑟瑟发抖地走在寒风中,D心生不忍,一咬牙,决定去找S。
当D找到S时,他正弓着腰,吃力地走着,仿佛背上压着一块巨石。这时,楼上正有人在收衣服,迷惑地道:“咦,这衣服怎么这么重?”那人又试了试,终于把衣服收好了,又道,“刚才是错觉?”
D却感觉到在这一瞬间,那楼上有什么东西摔了下来,就摔在了S的背上。不堪重负的S痛哼一声,趴在了地上。
D终于忍不住了,冲过去要扶S。
S大喊一声:“别动!”D吓得连忙停了下来。
D点了点头。
S道:“那好,你别动就行了。”
D搞不清现在是什么情况,只能听S的,连呼吸都是小心翼翼的。紧接着,D听到了“砰砰砰”的几声响,这声音。后后都被看不见的手拽着。
S终于如释重负地站了起来,道:“别怕,也别乱动,平时怎么走路,现在就怎么走。它们拽着你,风再大,也不会被吹走了。”
说完这些话,S的嘴角露出了狡黠的笑。D正好看见了那诡异的笑,背后不由冒起一股寒气,他总感觉自己也许已经走进了一个大圈套。
他又想到了S的那张“合影照”。那件“站”着的格子衫,在地上映出了衣服轮廓的影子,这当然是很正常的。可问题是,为什么S背后的影子也没有头没有手,只有衣服裤子的形状昵?

tjcoe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誰是倖存者》-317鑒賞-94sgi

誰是倖存者
小說推薦誰是倖存者
S说完,便再次痛哭起来:“我不想让F死,可是我却一点儿办法也没有。”
Y有些责怪地说:“这件事你为什么不早点儿告诉我?”
“是F不让我说出去的,她怕你知道后会离开她,所以一直不让我说。”S刚说完,四周便吹起一阵阴风。
S惊恐地看到,地面上竟钻出一个黑影。她一眼便认出那个黑影,正是之前在废弃教学楼里看到的。
S刚要大叫,那个黑影便一下子钻进了她的嘴里。很快,S翻起了白眼儿,嘴角也扯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诡笑。
Y完全没有留意到S的异样,咬牙切齿地说:“我一定要找到加害F的凶手,即使它是鬼,我也不会放过它的。”
S低着头,脸上挂着诡笑说:“你打算怎么办?过了今晚,F可就要死了。”
Y握紧拳头说:“我现在就去找F,我一定要把那个加害F的鬼碎尸万段。”说着,Y转身就要走,却被S一把拉住。
被鬼下咒
Y感觉到S的手指如同利爪,抠得他皮肉生疼。他这才看到,S正翻着白眼儿,嘴巴大张着。随即,她猛地朝他喷出了一股白色黏丝。
Y头皮发麻地想要躲闪开,却没有来得及。那股白色黏丝喷到了Y的眼睛里,一股灼烧般的剧痛袭来。Y闭着眼睛,发出“嗷”地一声惨叫,倒在地上,浑身剧烈地颤抖着。
从S的嘴里发出了不属于她的诡笑声,那个黑影从S的嘴里钻出,又钻进了地面,消失不见了。
此时的S如同大梦初醒般恢复了神智。她看到Y躺在地上抽搐着,眼睛里还流出了两行鲜血。
S吓得急忙摇晃着Y,浑身发抖地说:“刚刚发生了什么事,你怎么了?”
Y感觉到眼睛里的剧痛消失了,他睁开眼睛后,看到S的脸上布满了大量的白色黏丝。
想到刚刚发生的一切,Y一把推开S,爬起来后,疯叫着逃离了那里。
一整天,Y都没有
出一周你就会死。”
Y急忙问秦征:“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去照照镜子,就知道了。”秦征坐到床上,拿过背包便翻找了起来。
Y冲到了厕所照镜子,他震惊地看到,自己的眼睛里竟然蒙着一层白膜,并有少量的黏液从里面流出。
Y这才想到,自从被S喷了一口黏丝到眼睛里后,他看什么东西都像是蒙着一层白膜。只是他一心想着要找到F,完全把这件事给忽略了。
随着S视线注视到它,那个血淋淋的女鬼也看向S。就这么被一双猩红的双目注视着,S顿时大脑一片空白,本来商量好的计划转瞬忘得一干二净。
只见女鬼咧开嘴,伸出长长的舌头,如同蜥蜴般向S爬来。
“快闪开!”Y用力推开S,与飞扑而来的女鬼滚在了一起。女鬼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咬住Y的肩膀。Y顿时发出一声痛哼,鲜血染红了他的衣服。
Y奋力地将压在自己身上的女鬼推开,看着继续匍匐在地,舔着嘴角鲜血的女鬼,眼中闪过一丝悲痛。
“贾静,你不记得我了吗?”Y对着女鬼大喊。女鬼没有丝毫停留,紧接着又扑向Y。
S在一旁看得发呆,直到Y大喊:“你发什么呆,快去啊!”
女鬼重新伏在地面,看着朝那棵树跑去的S,刚想去追,却被一颗石子击中了头。Y愤怒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来啊,我就在这儿,有本事就来吃掉我。”
血淋淋的鬼脸一阵扭曲,发出一阵“咕咕”的声音,转身朝逃跑的Y追去。
女鬼已经被调开,S飞快地向那棵树跑去。她来到那棵树旁,看着大树已经停止流血的伤口,将怀中的火油拿出倾倒在树干上,随后拿出一把火机将其点燃。
看着火苗顺着火油飞快地蔓延,S在心里说道:你这阴邪之物,跟着火焰一块化为灰烬吧。
一阵夜风吹过,渐渐被火焰吞噬的树叶“哗哗”作响,像极了人的啜泣。
大树开始燃烧,冒出滚滚狼烟。没一会儿,一声声惊呼从四周传来:
“快看,那里好像着火了。”
“我的天,好像真的是。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
S隐藏在一旁,看着嘈杂的人群越来越多,发现一个熟悉的人影站在最前方,顿时倒吸一口凉气。枝朝自己走来。
难不成她要杀掉自己泄愤?S心跳加速,慢慢后退。见徐蕊被拥挤的人群阻拦,S转身就跑。
按照Y逃跑的方向,S追了上去。按照计划Y应该将他女友渡走,但是计划前两个人没有想到的是,虽然可以除掉这个阴邪之物,但是这是治标不治本,还活着的徐蕊该怎么办?况且她已经找上了自己。
S刚转过身,所有的瓜子都脱掉壳,露出里面的小人来。它们飞到半空中,密密麻麻一大片,如同一群杀人蜂一般张牙舞爪地向S扑去。S赶忙抓起一个大竹筐,向着那些飞来的小人挥去。只听“哗啦”一声,最前边的那批小人被竹筐打落在地上。
就这样,S一边挥舞着竹筐抵挡那些小人,一边向后院退去。
一退进后院,她连忙将院门关上,转头去找那个洗头的女人。她在院内四下望了望,没看到有人。女人”站在自己身后,便长长地松了一口气。然后,她语无伦次地着那些小人挥了过去。她一边抵挡着那些不断飞来的小人,一边后退着寻找出路。
女鬼脸上飞出的小人越来越多,眼看S就要支撑不住了。突然,一根尖利的树枝从外面飞来,正好插进女鬼的胸口。
“怎么会有桃木枝!”女鬼捂着不断流血的伤口惊呼道。
趁机,S赶快转到这儿,S心中一惊,抬腿就要去踢那两只手。
这时,只听有人叫道:“是我!”
这声音听着挺耳熟,S慢慢地转过了头,发现抓住自己的是自己的好朋友F。
“你怎么会在这儿?”S难以置信地叫道。
F叹口气说道:“我遇鬼了……”之后,她把自己刚才的经历讲了一遍,竟与S刚才在炒货店内的遭遇一样。
听完F的经历,S忙问:“刚才是不是你救的我?”
F点了点头。

l1j9l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誰是倖存者-311推薦-m11sz

誰是倖存者
小說推薦誰是倖存者
“我真的做错了吗?你们看,我给他做最后一顿饭的时候,因为心神不定,剁肉时不小心将自己的左手小拇指给剁掉了。”Y说着,将它的左手伸到了S和F的面前。S和F看到,它的左手果然少了小拇指。
S和F面面相觑,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话来安慰女鬼。
这时,女鬼说:“你们知道剁掉小拇指有多疼吗?但是,我的心更疼。只是一切都回不来了,小拇指回不来了,他也回不来了。呜呜,我要找回来,我要将我的小拇指找回来。我也要将他找回来,将原来的一切都找回来。你们谁愿意将小拇指给我?”
S和F听了不禁大惊失色,自然都不愿意将小拇指给女鬼。
“不给我小拇指,我就杀了你们,让你们在这儿陪着我。”女鬼恶狠狠地说。
“怎、怎么办呀,瑶瑶,我们逃吧?”S扯了扯F的衣袖,小声说。
“我们逃不了的。”F苦笑了一下,然后上前对女鬼说,“我将我的小拇指给你吧!”说着,她将自己的左手伸到了女鬼的面前。
女鬼满意地点点头,抓住F的左手,将小拇指“咔吧”一声折断了。它将小拇指装在自己的左手上,这才扬长而去。
见死不敕
“你真傻,将小拇指给女鬼的应该是我啊。是我连累你了!”学校医务室里,S坐在病床边哭着说。
“不,如果你受伤了,还符合继续找黄炎?”F说。
“你的意思是,我们还要以这种方法找黄炎?”S问。
“如果不找的话,那我的小拇指岂不白白牺牲了?”F说,“我说过,有生之年一定会帮你找到黄炎!”
“可、可我害怕。”S小声地说。
“别怕,有我呢!”F说。
S张了张嘴,终究什么也没说,一头扎在病床上哭了起来。
隔天晚上,F带着S来到了一间出租屋里——听说这里死过一个男生。
S将一张符纸烧了后,一个全身发黑、七窍流血的男鬼出现了。
不能向上看
二楼实在吓人,韩家俊说:“不如去三楼吧,三楼更漂亮。”在二楼通往三楼的楼梯口,韩家俊突然说,“对了,记得这个地方千万不能向上看。”
有了前几次的教训,F学乖了,而且她觉得一般情况下自己应该不会抬头向上看。就在这个时候,她突然感觉到额头痒痒的,用手一抓,就看到有乌黑的长发从头顶垂了下来。
那不是自己的经不在身后了。头发越来越多,F再也忍不住,抬起头向上看去。
天啊,一张青紫色的脸就在她的头顶上。她一抬头,差点儿与那张鬼脸碰到。鬼脸咧开嘴一笑,嘴里一口淤血流了出来,落到了F的鼻子上。
F又害怕又恶心,只觉得天旋地转,脚下一软,“咕咚”一声摔下了楼梯。F摔下去的时候仰面朝上,她看到楼梯间的天花板上飘着好多长发女鬼。它们全都对着F怪笑,还伸出手对F说:“来啊来啊,快来我们身边……”
F的心理承受程度快要到极限了,但是她心底有个声音在激励她:“不能放弃,你费了这么多心机到豪宅里来,难道就这么放弃了吗?”
F顿时觉得有了力量,挣扎着站起来,开始往楼下跑。然而,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刚刚她和韩家俊明明是从这里来到二楼的,但是跑下一层之后,出现的居然不是一楼,而是无限向下延伸的楼梯。
正在惊恐之时,一只手拍在了F的肩膀上,F刚想尖后说:“吓着了吧?我告诉你不要向上看,你偏偏要看。还有,你知道为什么楼梯没有尽头吗?因为我们家有个规矩:如果参观古宅,就必须次走上二楼通往三楼楼梯的时候,虽然她能够感觉到那些散发着尸臭的头发就在自己的头顶上,但是一直忍着没有抬头。
不能向外看。
一个熟悉的背影正在炒菜,忽然他扭过头来,”S,你醒了。呀!你拿剪刀干嘛?“
S慌忙把剪刀别到身后,”没……没。“该死,是T呀,她怎么能拿着剪刀在他面前出现!
”那快去坐着。我给你炒了好几个菜。“T温柔的看着她。
”哦。好。“S淡淡的应着,头已经不疼了。
”哦。吃饭了。“T端着一碗热腾腾粥过来。
”不要喝粥!“旁边突然出现这样一个声音,”啊——“S尖叫着打翻粥。
”你最近怎么了?“T有些生气的看着她。
”没,没什么。“S慌张得低下头。却错过了T眼里一闪而过的懊恼。
S眼睛四处看着,却发现室内多了好多郁金香“T,你来了。”我等了没有几分钟,S就出现了。她向我打完招呼之后,便如同变魔术一般地从口袋拿出一个木盒子来。
“这是什么东西?”
“你看看不就知道了。”S说着将木盒子打开,我从头一看,发现里面装着一叠用黄纸剪成的小纸人。我粗粗的数了一下,那小纸人起码有十多个。
“S,这些是……”
“这些是我从老家的一个神婆那里买回来的小纸人。”S说道,“神婆说了,这些小纸人可不简单了,你想让谁倒霉,你就拿着这些小纸人写上她的名字和生辰八字,然后她的一缕头发绑在小纸人上,最后你对小纸人做什么,那个人就会遭受到类似的灾难。”
“原来你不上学七天,就是为了弄这个。”我看着S鼓捣那些小纸人说道。
“是的,这种害人的办法在我们农村是非常流行的方术,叫做扎小人。”S做完她自己说的“扎小人”的流程之后,拿着一根缝针,扎在小纸人的额头上,然后咬破中指,滴了一滴鲜血在上面。当小纸人上面的血迹干了之后,她立刻用打火机将之烧掉。
。”怎么这么多郁金香?“
”哦,我来的时候经过花店,顺便给你买了几束。“T重新看向她,神情有些缓和。
躺在床上,S接过T每天给她煮的牛奶,一饮而尽。
这天,S再次失眠,T照旧睡得很熟。
”S!还我命来!“
”是谁!是谁在说话?“S慌忙翻起身,”T!T!“
……
”S,你最近到底怎么了!又这么重的黑眼圈。“第二天,S是被T叫醒的,T递给S一面镜子,S接过镜子,”啊!“她失手摔碎镜子,她尖叫的不是自己的黑眼圈,而是角落里竟然缩着个人!白衣黑发,而且她好像没有脸!恐怖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