諸天辟邪

3yxjk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諸天辟邪 txt-第585集:頂峯劍訣!看書-lz41e

諸天辟邪
小說推薦諸天辟邪
“一眼可载几多剑,一手能握几多剑。”
“一心可爱几多剑,人生到头终为剑,剑剑爱怨憎。”
“挣得一生痴剑名,挣得一身痴剑形。”
“名形俱坏剑长存,生来死去伴剑行。”
丹青湖畔,刀剑之争,伴随着声声长吟,已然逼上顶峰,玄同起剑便是观剑不则声的上乘剑式,行招出剑之际,迷离剑音,无则而生,魔罗天章更纳天地黯能,强悍剑劲,能可分割天地,凌厉锋锐,势不可挡。
收万劫容纳道邪双极,殊源流剑行极端,每一招,每一式,在道元与邪能得激撞下,看似杂乱无章,实则是将两股力量融合为一,从而激发出更加强大的威能,一剑开天地,一刀破鸿蒙。
锋锐锋芒,极端交汇!
巅峰对决,渐趋白热!
血红三尺,剑锋震颤,仿佛是来自远古天际的古老吟唱,那介乎于生死之间的冥冥韵律,在这一瞬之间,响彻了整个天际苍穹。
一人,一剑,在这一刻,绽放出了无与伦比的璀璨光芒,那无限的耀眼光芒之,赫然可见,玄同踏空而起,随身而起的无边剑势,凝结天地虚空,合成剑光如柱,暴起一道耀眼的赤红色剑光。
缓缓地睁开了双眸,就这一刹那,一股恍如来自心灵深处的无形无质的威压,铺天盖地一般的瞬间席卷而来:
“剑声元吉!”
魔罗天章剑身震颤着,耀眼的赤红色剑芒突然之间延伸了开来,刹那间,整个天空之,陡然暴起一道恢弘,恍若太古洪荒之初,开天辟地之极,所爆发出来的惊天巨响!
元吉剑声裂地劈分,视线所及,剑锋所及,一股恢宏异力劈开了天地混沌,造就出宛若神魔般的强悍一击。
“铮………”
与此同时,伴随着一声长吟冲天,收万劫沉声纳气,功运极端,体内道元邪能,不断碰撞,激发出超越极限的庞大力量,推动着他手中长刀,刀行剑式,一出手便是极招,剑光瞬息迸爆,化作亿万道的璀璨光华迸射开来,无数可怕的天地波动,在这一刻,充盈了整个丹青湖畔。
极端!极端!
尽情的人,尽意的剑,在锋芒交错间划出一道道锐利的界限!
铿锵一声响,惊天动地,是剑上争,是招下决,刹那之间,磅礴剑势,引动乾坤激变,偌大的力量惊涛骇浪一般的疯狂席卷撞击迸爆,连对决之的两大高手,都吃不住这股大力,眨眼便被直接的掀飞了出去,各自后退。
“这就是你的所谓极限吗?不过如此而已!再来!”
但闻阿修罗王口中沉声一喝,长刀行如利剑,一刃开锋,八面点落,剑气贯彻长天,横扫丹青湖畔!
“我正有此意!”
玄同亦是没有半点后退之意,强敌难败,但这般强劲的对手,却又是每一个用剑高手可遇而不可求的,当下,他挥手之间,磅礴剑意流转,迷离剑音高唱,威势再增,破入一个全新的境界。
渴饮的眼神,是对剑的执着,剑光交汇的瞬间,两人心神融合如一,锋芒尖端,倾吐厉芒横天,挑破极限,来到无极之境!
“这是……….”
方甫置身其中,玄同立时便就感觉道自身的剑道修为晋升到了一个新的境界,剑与人,人与剑,人剑合一,剑随心动,任意所至,再没有半点阻碍。
另一边,收万劫亦是如此,进入无极之境的刹那,仿佛完全的脱离了八岐邪神的控制,拿回了自己向往的人身自由,手中刀,心中剑,在这一刻,再无任何分别。
“无色阴阳,不见天地,乃……..越道之剑!”
交错的身影,迷离的剑光,是对道的参悟,是对剑的领会,两人同时开口高喝,言语之间,每一招,每一式,都达到了一个令人骇然的极致,此时此刻的玄同和收万劫,皆已突破极限,进入更上一层的剑道领域。
“只是这样,就想杀我,还远远不够!”
收万劫纳气吞元,体内道元邪能不住相撞,迸发出一股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催发自身功体,达到了一个骇人听闻的巅峰,心念所至,运剑如神,剑势如山,节节拔高,气冲九天云霄。
“星雪凄天银河垂,狂艳夜徊铸楚辞。”
“萧瑟悲声秋风起,杀忆寒蝉未鸣时。”
长吟的诗号,拔高的剑意,无尽的死亡气息,是破灭一切的绝望与哀伤,也是剑道晋至巅峰的振奋与激动,蔚然剑意,雄浑浩荡。
“水月逝!”
“海天毁!”
“蝉命变!”
“苍茫碎!”
水中明月,随波消逝,沧海桑田,天地轮回,蝉在蜕变的刹那,改变了命运,但终究逃不过苍茫破碎,当一切全都消失,当万物尽皆凋零,剩下的,就只有毁灭。
“四绝合一,修罗星宿劫!”
生与死,全都消失不见!
阴与阳,瞬息敬畏分明!
剑势已然在这瞬息之间拔高到了最巅峰状态,剑气凌厉,无坚不摧,刹那之间,便已冲破无极虚空,带来最极端的修罗杀劫!
“好对手!”
面对收万劫殊源流巅峰一剑,玄同眼中顿时流露出绚丽异彩,同时迸爆出前所未有的激进斗志,作为当世最巅峰的剑客,此时此刻,他没有半点的畏惧,收万劫的强大,刺激着他的剑意也在不断向上攀升。
“一剑擎天,神魔伏首!”
意之巅峰,剑之巅峰,玄同功催极端,加持神元之力,刹那之间,剑意勃发,剑势暴涨,瞬息凝成一道通天剑柱,擎天地,斩神魔。
本就是黑海森狱最杰出的剑道奇才,神元筑体后,剑法便臻至绝世顶峰,而今进入无极之境,剑道得到升华后,更是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巅峰,魔罗天章剑锋破空,划开无极境界,竟使天地共威。
极端的人,极端的剑,极招将出,霎时间天地冻结,极光横空!
人的影,剑的光,在这瞬息交错,神兵交戈,迸出无数纷乱剑光,剑劲激荡,充斥整个无极境界,使得寰宇震动。
相同境界,对剑道的不同诠释,在剑锋交汇的刹那,势态分明!

p50g0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諸天辟邪討論-第584集:封神,誅妖!推薦-80l81

諸天辟邪
小說推薦諸天辟邪
“浩天龙吟,魂归来兮!”
但闻帝龙胤口中一声长啸,三光之灵,近神之躯,登时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吞吸之力,这股力量,不作用在任务事物之上,除了……..众天邪王!
“可恶!”
一声暗骂,众天邪王急忙运使神力,想要稳住自己的神魂,但就在这时,再闻一声轻脆铃声遥遥传来,众天邪王神情恍惚间,立时便就被吸入了自己的近神之躯中,随即,帝龙胤二话不说,封住棺椁,破空而去,直往太初山城回返。
失了众天邪王之魂,已然遭遇重创的天迹身躯,当即就要倒下。
“玉逍遥!”
君奉天见状,连忙就要扑上前去,奈何,他的伤势太重,才刚有动作,整个人就扑倒在了地上,眼前一片昏暗,意识都开始模糊,就在此时,忽见烟云弥漫,朦朦胧胧中,似有一声诗号传来。
“一念风云惊莫测,天意难违转星斗。”
“一步江湖岂归去,披甲舞剑乱春秋。”
“书剑青眼初白头,智殊相悬问机难。”
“波澜困守役千虑,一算龙隐决九川。”
青铃阵阵,轻踏红尘,超然世外的绝世智者,终于正式踏足尘世,位列河图十智,玉龙隐士悄然来到,看着地上的两人,不禁微微一笑:“放心,你们不会死的,作为我钦点的逆神七皇之二,你们的未来,还有更多的挑战需要面对。”
不远处,一座万仞高山之巅,一道孤傲身影,背负刀剑,旷世而立,在眼见着玉龙隐士救下君奉天和神毓逍遥后,他当即转身离去,一个踏步,身影便就如梦幻泡影,消失在了漫天流云间。
就在仙脚废墟,近神之战落幕之时,八龙山中,正交织在激烈战火的原无乡、倦收天、裁罚者三人蓦然心有感应。
“事情有变,速战速决!”
心知神战可能已经结束,八岐邪神搞不好正在回来的路上,当下,三人各发一招,逼退眼前对手,随即,裁罚者倾力一刀,横断苍穹,迫的御天者、竞邪王、邪狱明王三人不得不凝神抵挡。
与此同时,只见原无乡步踏乾坤,运转太极,释放掌中天地,倦收天阳诀起运,霎启八面阳火,缔造剑下洪荒!
“不对!”
御天者惊觉情况不对,心中警兆泛生刹那,眼前视线瞬间转换,赫然来到了一片全新的天地,一片由无数道剑组成的天地,这天地不是别的,赫然正是道真一脉最强剑阵………巧夺无极变!
“杀!”
一声轻喝,是诛妖灭邪的无悔决心,登时间,天地运转,成千上万道剑光,如同倾盆暴雨,铺天盖地一般倒落下来。
“完了!”
御天者连忙提运邪元抵挡,旁边,竞邪王和邪狱明王也不例外,两人纷纷爆发出超越极限的力量,意图挡下此招,然而,剑雨铺天而下,无穷无尽,仍凭三人修为通天,也难以抵挡,片刻之后,已是伤痕累累。
“就是现在!”
战机已现,裁罚者身形一闪,出现在巧夺无极变的剑阵之中,凌厉刀光所向,径直杀向了竞邪王。
此时,竞邪王正全力抵挡从天而降的剑雨,惊觉危机来临之时,裁罚者的刀锋已经逼到了他的近前。
挡无可挡,避无可避,刀光过处,血光乍现!
“恨呐!”
满含不甘的一声呐喊,飞溅的血光中,一颗斗大的头颅冲天飞起。
“驭能天!”
眼见着竞邪王身死,御天者、邪狱明王两人登时脸色大变,然而,就在他们分神的瞬间,天空之上,铺天盖地降下的剑雨陡然再添三分威势,剑光过处,撕裂他们的护身邪元,在他们的身上留下一道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你们……..该死啊!”
身陷剑阵,濒临绝境,接连遭受重创,邪狱明王一声怒喝,竟尔点燃了自身命火,燃烧的生命力,换来前所未有的强大力量,伴随着他猛然向前一冲。
“轰!”
如天崩,似地裂,轰然一声震爆,恐怖的毁灭爆力,瞬间冲破了巧夺无极变剑阵,主阵之人,原无乡、倦收天齐齐向后崩退。
“邪狱明王!”
御天者也被震飞了出来,落在数百丈开外,然而,还没等他站稳身体,一股冷冽杀意已经从背后传来。
“噗嗤!”
冰冷无比的刀锋,破开了他的护身真元,刺穿了他的身体,这一刀,来得实在太狠,狠到他没有半点反抗的余地。
“你……….”
缓缓转过头来,眼前所见,不是别人,赫然正是罪域裁罚者。
生命开始凋零,死亡正在逼近,但出奇的,御天者奈落川脸上却不见哪怕一丝一毫的变化,他只把一双眼,紧紧的盯在罪域裁罚者的身上。
“我要记住你的模样,记住你的气息,在恐惧中等待吧,我一定会从地狱中回来,然后亲手将你送入地狱!”
“我等着你。”
闻得御天者奈落川的话语,罪域裁罚者淡然开口,言语之间,没有丝毫的畏惧之意,或许,从他握上刀柄的那一刻,他早已经忘了,畏惧,那是什么?
“奉邪神者永生不死,你永远也杀不了我,呃啊……….”
伴随着一声满含痛苦的惨叫,御天者奈落川的身体开始崩解,在罪域裁罚者恐怖的刀光中,一点一滴,被生生绞杀成一片虚无。
但………..
御天者奈落川最后的那一声嘶喊,却让得裁罚者、原无乡、倦收天三人都感到莫名的心中一颤。
“这种感觉………”
“莫非他说的是真的,奉邪神者永生不死,若真是如此,那不久的未来,我们的麻烦可能会无穷无尽。”
虚空扭曲,涟漪波动,一道不世身影自九天之上缓缓降下,环顾周遭,无悲无喜,唯有一声轻笑:“哈,有趣……….”

78cfq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辟邪 起點-第583集:誅神一劍!展示-tzpcx

諸天辟邪
小說推薦諸天辟邪
“可恶!”
“又是此招!”
感受到来自九天云外的强大剑意,众天邪王不由得脸色大变,但……….这不是畏惧,而是愤怒,前所未有的温怒。
久远之前,在他堕入黑暗,化身冥帝神愆屠戮天下之时,六天之界,曾经降下神罚,一口神罚之剑从天而降,将他重创,随即,他就遇到了他宿命中的对手。
九天玄尊强无敌!
两人一场激战,打得天崩地裂,虽然他很愤怒,但却不得不承认,九天玄尊确实强无敌,最终,他便是被九天玄尊以这一招向天借剑击败,陷入昏迷,随海浪漂流,最终为八岐邪神所救。
八岐邪神见他的近神之躯受损严重,于是给了他一副新的躯体暂用,而将他的本体放置天外,吸取最纯净的星辰之光修养。
“今日,曌赐予你死亡!”
愤怒已经到达极致,在无可遏阻,众天邪王口中怒喝,双掌同运极招,神力汇聚掌心,正是无上杀招:
“十方叹!”
蓦然交错的双掌,霎时间,整片天地宛若被隔绝,化入宇宙深处,黑暗之中,群星璀璨,道道星光融入众天邪王双掌,化为一道十字神芒冲天而上。
先是战星帝龙胤来袭,破了他的终极冥帝,此刻又遇九天玄尊的后人,曾经杀死他的绝世剑招再现,令得这位万古祸星,爆发出了前所未有的恐怖杀意。
与此同时,天空之上,万剑显化,蕴含苦境无数剑者的剑意,在这一刻密布当空,掩盖了苍穹与群星。
天剑名峰之剑气剑意,远非封剑塔、论剑海等地可以相比,几乎可以称得上是世间之最,也因此造就了云海仙门最强之一的禁招。
动用了极破真元与天剑禁招,代表着不是敌死,就是我亡,最极端的结果,造就最极端的杀招。
“杀!”
一声爆喝,伴随着君奉天猛然屈指,剑气剑意轰然相融,宛若天罚神剑刺下,无边昊芒,无坚不摧,虚空都在剑下崩塌,星辰随之爆裂,日月星三光齐暗。
这一刻,众天邪王也爆发全力,因为君奉天这一剑着实可怕,已经足以伤害到近神,曾经重伤的他便为此招所败,近乎身陨。
但,已经受过一剑,岂会败在同样的招数下第二次?
是以,此时此刻的众天邪王不再保留,不单尽展神元之力,更将祸星之力加持在自己身上,尽纳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之力为用,凝十字星矢,化开天一击。
“轰!”
最极端的冲突,最强悍的杀招,生死对决,一瞬间,整个神州亮如白昼,但众生眼前却是一片黑暗,因为突然之间的炽目光芒让人一瞬失明。
云汉仙阁再也承受不住,在这一记强招冲击下,轰然坍塌,巨大的乱石还未落下,便已经化作泯粉。以交战的两人为中心,方圆百里化作一个千丈深渊,仿若在苦境完整的大地上烙印下一个深深的疤痕。
更有恐怖的余劲,化作风暴席卷天地,百里之外同受摧折,大地崩裂,山岳倾倒,也不知需要多久才能由地气弥合。
而在战场中心,君奉天已经被磅礴之力扫出战场核心,整个人衣衫褴褛,浑身喷血。
即使极破真元,让他变得更加强大,但两人强招冲击之下,爆发了神元之力的恐怖威能,仿若灭世,使得神皇之气都护他不住。
另一边,众天邪王也不好受,一招挡下天罚神剑,但他却没有想到,在最后关头,天剑爆裂,再化万千剑气,瞬间贯穿了他的身体。
如果神躯还在,这一招还不足以伤他如此之重,但天迹之躯虽然不凡,终究只是先天人而非是神,难承浩力爆发,已是不堪重负。
“好!”
“很好!”
“你果然不愧是九天玄尊的后人,没想到,你竟能伤曌至此。”
众天邪王猛然喷出数口鲜血,圣袍破烂,胸口更是呈现数百针眼大小的孔洞,一身修为只余三成,不知需要耗费多少时间才能恢复。
再临凡尘世间,先有战星帝龙胤,再遇御命丹心君奉天,还未横推天下便受此重创,这严重打击了众天邪王的骄傲。
君奉天不语,极破真元后,此时此刻的他,已经相当于自毁根基爆发,再加上动用了搏命之招,并将众天邪王伤至如此地步,君奉天已经耗尽真元,无力开口。
事实上,若非仅剩的一缕神皇之气护住心脉,君奉天此刻早已身陨。
不得不说,云海仙门的神皇之气真的很强,尤其君奉天既有先天神皇之气加身,又兼修了后天神皇之气,两相融合,更是强悍。
只可惜,神皇之气必须在仙门清圣之地才能恢复,而他早已入尘世,只有损耗没有恢复,再加上来此之前,他已经将一部分神皇之气传给了义子玉离经,洗涤血脉,压制鬼气,因此所剩不多。
是以,此时的他,能够在此种情况之下保住一口气,绝对算得上是天大运气,但即便如此,若无人施救,恐怕也离死不远。
但………
纵使身死,君奉天也绝不后悔,这一战,除了为救天迹,也为苍生,他听说过冥帝的传说,东皇玄州便是毁于其手,至今人烟凋零,他不允许这种事发生在神州大地上。
“曌会给你强者该有的荣誉,死在曌的掌下!”
众天邪王拖着残躯,缓缓逼近,此刻,他已无力动用神力修复破损的躯体,只能待此战过后再修养。
一步一步,杀意弥漫,缓缓提起的手掌,众天邪王正欲施展致命一击,却不曾想,就在此时。
“铮!”
突来一道剑气破空,无可言说的锋锐,凌驾于天地之上的寒芒,瞬息之间,突破界限,径直向着众天邪王杀来。
这一剑来得无端,这一剑来得快疾,贯穿了天地虚空,无视了神力动荡,剑气造玄黄,玄黄开天地,是最为可怕的……..诛神之剑!
“嗯?不对!”
乍然遭逢突袭,众天邪王愣神一瞬,诛神剑气已然逼至身前,当下,他果断放弃了击杀君奉天,口中一声沉喝,抬起的手掌,纳无穷神元之力,强行一挡这无端来袭的绝世剑芒,然而……..
“噗嗤!”
一声轻响,那是利刃切入身体的声音,众天邪王身子一颤,顿感体内涌现出一股强悍无匹的剑意,竟将他的神魂强行自天迹神毓逍遥的体内逼出。
“怎会?”
众天邪王的神魂愣神间,帝龙胤把握时机。
“就是现在!”
沉声一喝,天棺乍现,开棺一瞬,露出里面一具人身,赫然正是昔日三光之神的近神之躯………

ydwhe精华都市异能小說 諸天辟邪 ptt-第582集:極破真元,向天借劍分享-vvqe7

諸天辟邪
小說推薦諸天辟邪
“轰!”
惊天震爆,山河动荡,掀起烟尘漫天,浩荡飓风呼啸席卷,旁观者,饶是强如帝龙胤亦不得不提运龙元,强势一挡飞散而来的恐怖劲风。
少顷,待得劲风过去,山河动荡逐渐平息,漫天烟尘亦随之消散开来,帝龙胤目光所,视线所及,只见场中一人单膝跪地,以剑拄地,鲜血不住的从口中喷出,已经染红了胸前的衣衫。
万幸,体外若有若无的神皇之气涌动,挡下了众天邪王杀招的大半威能,方才让君奉天不至于当场身亡,但他体内真气却已近乎枯竭。
不过,君奉天身体虽然虚弱,但眼中依旧充满不屈与坚定,他的心志坚毅,即便到了此时此刻,依然没有半点动摇。
而在他身后的半空中,众天邪王低头,脸上浮现出一抹惊愕,因为,在他的胸前,赫然一个大洞贯穿了他的身体,只是,诡异的是,这个狰狞的伤口非但没有一丝血迹流出,反而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出肉芽,极速复原。
“神元之力!”
帝龙胤见状,登时瞳孔一缩,按说,揭开天赋封印后,他所拥有的御天龙神之力,其实并不弱于神元之力,只是尚未能完全掌握罢了。
神元护体,不朽不坏,须臾过后,众天邪王已经恢复如初,随即,他长声一笑道:“此招还不足以杀曌,九天玄尊的后人,你……….失败了!”
“咳咳……….”
闻言,君奉天口中一阵急剧的咳嗽,鲜血止不住的涌出嘴角,但他却浑然不顾,这一刻,他的脑海思绪翻涌,忆起曾经。
过往历历在目,却是那般遥不可及:在父亲的课堂上睡觉,与玉逍遥一起溜到人间胡吃海喝,当然,是他花钱,玉逍遥赖账,还有血河战役时的并肩对敌,以及……..那一抹香消玉殒的红颜。
“我,御命丹心君奉天,绝不会就这样认输。”
口中蓦然发出一声嘶吼,强烈的信念,激发出体内潜藏的力量,君奉天以神剑撑着躯体,竟然缓缓站了起来。
勇者无畏!
勇者无敌!
毫无疑问,君奉天就是这样的一个勇者,帝龙胤看在眼中,心中不由得涌现出几分敬重,这个与自己容貌一般无二的家伙,虽然实力差了点,但确实够资格称得上是一位强者。
“很好,果然不愧是九天玄尊的后人,只是………单凭强悍的意志,并不足以让你改变结果。”
众天邪王胸口处的伤势已经完全恢复,随即,只见他单掌微提,神躯后昂,胸膛一挺,一股惊天之力再度爆发。
“这只是开始。”
君奉天蓦然转过身来,一双满含不屈的眼睛紧,紧注视着半空中的众天邪王:“即便是神,君奉天也无所畏惧,嗬……..”
伴随着一声沉喝,君奉天体内某种禁限瞬间被打破,随即,一股比先前更强盛、更极端的强大力量红人啊爆发。
“极破真元!”
极端之力,在君奉天默认之下直接贯穿全身,头顶发饰崩毁,白色长发披散,象征着这一战已经来到了最后关头。
这一刻,枯竭的真气再生,却与先前的浑厚绵长相比,变得更加暴虐,这对拥有云海仙门功体的君奉天来说是不可思议的。
极破真元,是云海仙门弟子拥有的搏命杀招,施展此招,不可逆转,更会带来难以想象的巨大重创,因为这股真元实在是太过极端,一旦爆发,会不断的损伤体内经脉,到得最后,甚至会吞噬着使用者的生命。
但………
付出了极端的代价,自然也会换来最极端的强大力量,此时此刻的君奉天虽然没有达到近神境界,却也拥有了近乎于神的强悍力量,磅礴而霸道的真气自君奉天体内爆冲而上,宛若天柱,擎动九天风云。
“嗯?没有想到,你竟还有这般能为。”
众天邪王感受到君奉天的变化,声音为之一凝,脸上首次露出一抹赞赏:“不得不说,你让曌惊艳了,但………人力岂可逆神!”
话音落下一瞬,神力激涌而出,众天邪王怒掌高擎,霎时引动天地风云巨变,一时间,竟有要打破境界的趋势。
“亘古一邪,神愆唯曌,败尽众天!”
祸星之路,无人可阻,在那一场血腥又残酷的劫祸后,众天邪王绝不允许自己败于他所藐视的人类之手。
“睥睨寰宇荡红尘,万里天剑尽苍穹!”
极破真元时间有限,君奉天自然不敢有半点耽搁,只见他催动剑诀,双剑开阖之间,已然用出最强杀招,欲要一除祸患,拯救神毓逍遥。
“天剑禁招,向天借剑!”
突破了极限,舍弃了一切,君奉天心神意三合,引动万剑加持。遥远的天穹之上,云鲸之上巨大的天剑名峰忽然躁动,随即,一道道剑气从形如巨剑的天剑名峰内爆射而出,破碎虚空,直接出现在君奉天所在之地。
天剑名峰,是集苦境万千成名剑者剑气而聚,一遭动用,万剑跟随,这代表着苦境所有顶尖剑者融合的力量,可谓天下无敌。
此刻,云海仙门之内,一直关注远方的云徽子看到天剑名峰的异状,脸上神色登时为之大变。
“不好,二师兄怎会贸然动用此招!”
他清楚的知道,此乃仙门禁招,因为一旦动用,便会耗尽全力,倘若敌人不死,自己已无力再战,那便等同自寻死路。
因此,除非到了绝境,云海仙门的人决计不会动用此招,但现在君奉天居然用了出来,可想而知,这场战事是何等的激烈与凶险。
云徽子有些坐卧不安,想要动身一探,但又担忧八部众暗中窥伺云海仙门,不敢轻离,再加上以他的实力,即便过去恐怕也改变不了战局。
所以………
虽然很担忧,但他还是强行按捺住自己的心绪,没有冲动外出。
“二师兄!”
“我相信你,你一定可以的!”
云徽子心中默默的为君奉天打气,同时也寄希望于清香白莲素还真的布局:“众人口口相传的苦境中原第一智者,但愿,你这场诛神之局,真的能够有所斩获吧……….”

bfa3f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諸天辟邪-第581集:邪道末路推薦-9v8v4

諸天辟邪
小說推薦諸天辟邪
邪行终末,鬼颂葬歌,尸猢山上双刀决,异斩魔弯、夜叉枭王,双神座下的使者,在这一刻展开了最激烈的搏杀。
“鬼歌天唱!”
好似没有情感,唯心唯念,一心一念,唯有手中刀,异斩魔弯口中沉喝,鬼道天功催至极限,至极杀招再现,七杀魔刀破空瞬间,卷起漫天战火蔓延,奔腾咆哮向前。
交手已有数十回合,心知对手凶狂,不可小觑,蚩罗尽显夜叉枭王之能,掌中战刀锋芒所向,划破凄然夜空。
最极端的强者,最凌厉的双刀,瞬间碰撞在一起,烽火连天,魔焰焚山,将周遭花海悉数点燃,火光映照间,异斩魔弯魔道破空,蚩罗横断天穹,伴随着一阵阵接连不断的轰爆响起,渐渐逼上了生死极端。
“主上有令,今夜,你注定亡命于此!”
异斩魔弯自翻手转动魔刀,无尽鬼力回旋,盘绕周身激舞,霎时之间,周遭气象大变,一时天际风云翻涌,云海翻击,真气化作无尽风云奔涌,波涛汹涌之间蕴藏无限杀机,鬼道天功杀招再现:
“地狱无道,恶鬼凌迟!”
漫天风云狂涌,奏起幽冥鬼歌,一时巨大云浪奔腾滔滔不绝,地皮翻毁,周围百丈之内尽数消弭,无匹威能,径直笼向夜叉枭王。
蚩罗见状,脸上神色不变,手中战刀毫不犹豫贯向地面,邪力冲震周遭虚空全境,天穹之上,风云色变,一片血色云霾中,降下连绵血雨。
“蚀雨·修罗断!”
霎时之间,无尽血雨蔓延,目之所及之处尽是血轰一片,冰冷的血雨能够腐蚀万物,带来最可怕的末日灾劫。
“你确是强者,但想杀我,你,还不够资格!”
狂傲的妖邪,霸道的言语,伴随着他一刀劈斩,登时气浪翻滚,巨石炸裂,庞然邪力携着恐怖神威,铿然挡下异斩魔弯的杀招,同时,漫天血雨蔓延向前,一滴滴,无限杀机,欲要将之彻底吞噬。
异斩魔弯无所畏惧,手中七杀魔刀破空所向,强势劈破漫天血云,随即,再祭杀招,七杀魔刀旋动,快到了极点的速度,冷厉肃杀,破灭一切。
蚩罗同时举刀抵挡,两人再度交锋,火星迸溅,闪烁明灭,邪氛悠然,鬼气森森,在激战中不断逼上顶峰,随即,只见异斩魔弯催动极招,周遭顿成一片森罗鬼狱,可怕的刀势,封锁了四周虚空。
“嗯?”
蚩罗不敢大意,连忙功催极限,无匹邪氛中,乍现瑰丽邪影,这是他最不想动用的力量,但在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动用了。
“百鬼·夜泣血墙!”
曾经的故国,一夕之间,破碎成了虚无,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极度悲伤下,这一刀,百鬼夜行,凄凉莫名。
然而,他面对的却是鬼中枭雄!
“鬼令,七杀断魂!”
凌厉无比的鬼厉杀刃,如同来自森罗地狱的恐怖一击,铿然一击,劈灭百鬼,刀锋所向,径直斩向蚩罗身前要害,此时,正是他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刻,面对这逼命夺回的一刀,久违的,他感觉到了死亡危机。
“要……….死了吗?”
蚩罗本来以为,自己会害怕,会畏惧,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对死亡,他非但没有畏惧,反而心中更有了一种即将解脱的轻松感。
或许,他早该死了,在那一年,他的国家,他的父母,所有的百姓子民,所有的一切,都被八岐邪神毁灭的时候,他就已经该死了,这迟来的死亡,还有什么值得令他畏惧的呢?唯有一丝遗憾,在临死前,未能见她一面。
“真……….”
山外一抹嫣红,就在察觉到蚩罗陷入致命危险的瞬间,白川凌花不由得脸色大变,当下,她连忙一声悲号,瞬间的爆发,催促邪神之力,几乎眨眼之间,就闪身挡在了蚩罗身前。
“轰!”
来自异斩魔弯的决杀一刀,伴随着一声轰鸣,猛然划破了白川凌花的护身邪力,一刀,斩在了她的身体上,将邪神的不死血咒生生斩破。
“不!”
惊觉白川凌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惊见她用自己的身体为自己挡下了致命的一刀,蚩罗口中不由得发出一声悲号,随即,一身邪力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轰然一震,引爆了尸猢山下地气。
“走!”
趁着异斩魔弯被地气阻挠,蚩罗二话不说,直接抱着遭遇致命重创的白川凌花,化作一道晦暗邪光,冲天而起,没入夜空之中,消失不见。
“可恶!”
异斩魔弯劈开漫天气流,放眼看去,尸猢山上,哪里还有夜叉枭王的身影,无可奈何,他只得一声暗骂,随即转身往太初山城回返……….
与此同时,悬空仙阁,近神之战,渐趋顶峰。
战星帝龙胤,祸星众天邪王,强悍无匹的近神之灵,最极端的交锋,龙矛贯破长空,神枪崩裂大地,铿锵交错间,是神之争,是魔之斗,更是象征着双方永远都不可能相容的立场,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们是生死仇敌。
“杀!”
一声冷喝,冥帝降杀,众天邪王神力爆发,最恐怖的一击,携着沛然神力,灌注终极冥帝,冲天而起的神芒,能可灭杀一切。
帝龙胤舞动黑龙矛,冷厉的目光,再无保留的出手,但闻一声铿锵,交锋一击,双方各自震撼,伴随着一声刺耳锐响,近身交接之后便是绝命之招,帝龙胤后退一步惊起万层尘沙,龙元所至,悬空仙阁顿时一阵剧烈摇晃:
“三龙噬狱!”
龙吟声啸破长空,地狱门开鬼道凶,磅礴的龙力,最凶猛的杀招,帝龙胤龙矛所向,只为一杀眼前强敌。
没有丝毫大意,众天邪王高举终极冥帝,正要行致命一击,却不曾想,就在此时,忽见远空一道凌厉无匹的剑芒破空杀来。
“不好!”
若是全盛时期,众天邪王自是无所畏惧,但此时此刻,他用的是天迹玉逍遥的身体,所能发挥的力量本来有限,又有帝龙胤这样的强敌在前,分神一瞬,剑气破空已然到了近前,他只得奋力一挡。邪行终末,鬼颂葬歌,尸猢山上双刀决,异斩魔弯、夜叉枭王,双神座下的使者,在这一刻展开了最激烈的搏杀。
“鬼歌天唱!”
好似没有情感,唯心唯念,一心一念,唯有手中刀,异斩魔弯口中沉喝,鬼道天功催至极限,至极杀招再现,七杀魔刀破空瞬间,卷起漫天战火蔓延,奔腾咆哮向前。
交手已有数十回合,心知对手凶狂,不可小觑,蚩罗尽显夜叉枭王之能,掌中战刀锋芒所向,划破凄然夜空。
最极端的强者,最凌厉的双刀,瞬间碰撞在一起,烽火连天,魔焰焚山,将周遭花海悉数点燃,火光映照间,异斩魔弯魔道破空,蚩罗横断天穹,伴随着一阵阵接连不断的轰爆响起,渐渐逼上了生死极端。
“主上有令,今夜,你注定亡命于此!”
异斩魔弯自翻手转动魔刀,无尽鬼力回旋,盘绕周身激舞,霎时之间,周遭气象大变,一时天际风云翻涌,云海翻击,真气化作无尽风云奔涌,波涛汹涌之间蕴藏无限杀机,鬼道天功杀招再现:
“地狱无道,恶鬼凌迟!”
漫天风云狂涌,奏起幽冥鬼歌,一时巨大云浪奔腾滔滔不绝,地皮翻毁,周围百丈之内尽数消弭,无匹威能,径直笼向夜叉枭王。
蚩罗见状,脸上神色不变,手中战刀毫不犹豫贯向地面,邪力冲震周遭虚空全境,天穹之上,风云色变,一片血色云霾中,降下连绵血雨。
“蚀雨·修罗断!”
霎时之间,无尽血雨蔓延,目之所及之处尽是血轰一片,冰冷的血雨能够腐蚀万物,带来最可怕的末日灾劫。
“你确是强者,但想杀我,你,还不够资格!”
狂傲的妖邪,霸道的言语,伴随着他一刀劈斩,登时气浪翻滚,巨石炸裂,庞然邪力携着恐怖神威,铿然挡下异斩魔弯的杀招,同时,漫天血雨蔓延向前,一滴滴,无限杀机,欲要将之彻底吞噬。
异斩魔弯无所畏惧,手中七杀魔刀破空所向,强势劈破漫天血云,随即,再祭杀招,七杀魔刀旋动,快到了极点的速度,冷厉肃杀,破灭一切。
蚩罗同时举刀抵挡,两人再度交锋,火星迸溅,闪烁明灭,邪氛悠然,鬼气森森,在激战中不断逼上顶峰,随即,只见异斩魔弯催动极招,周遭顿成一片森罗鬼狱,可怕的刀势,封锁了四周虚空。
“嗯?”
蚩罗不敢大意,连忙功催极限,无匹邪氛中,乍现瑰丽邪影,这是他最不想动用的力量,但在此时此刻,他却不得不动用了。
“百鬼·夜泣血墙!”
曾经的故国,一夕之间,破碎成了虚无,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极度悲伤下,这一刀,百鬼夜行,凄凉莫名。
然而,他面对的却是鬼中枭雄!
“鬼令,七杀断魂!”
凌厉无比的鬼厉杀刃,如同来自森罗地狱的恐怖一击,铿然一击,劈灭百鬼,刀锋所向,径直斩向蚩罗身前要害,此时,正是他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刻,面对这逼命夺回的一刀,久违的,他感觉到了死亡危机。
“要……….死了吗?”
蚩罗本来以为,自己会害怕,会畏惧,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面对死亡,他非但没有畏惧,反而心中更有了一种即将解脱的轻松感。
或许,他早该死了,在那一年,他的国家,他的父母,所有的百姓子民,所有的一切,都被八岐邪神毁灭的时候,他就已经该死了,这迟来的死亡,还有什么值得令他畏惧的呢?唯有一丝遗憾,在临死前,未能见她一面。
“真……….”
山外一抹嫣红,就在察觉到蚩罗陷入致命危险的瞬间,白川凌花不由得脸色大变,当下,她连忙一声悲号,瞬间的爆发,催促邪神之力,几乎眨眼之间,就闪身挡在了蚩罗身前。
“轰!”
来自异斩魔弯的决杀一刀,伴随着一声轰鸣,猛然划破了白川凌花的护身邪力,一刀,斩在了她的身体上,将邪神的不死血咒生生斩破。
“不!”
惊觉白川凌花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惊见她用自己的身体为自己挡下了致命的一刀,蚩罗口中不由得发出一声悲号,随即,一身邪力毫无保留的爆发出来,轰然一震,引爆了尸猢山下地气。
“走!”
趁着异斩魔弯被地气阻挠,蚩罗二话不说,直接抱着遭遇致命重创的白川凌花,化作一道晦暗邪光,冲天而起,没入夜空之中,消失不见。
“可恶!”
异斩魔弯劈开漫天气流,放眼看去,尸猢山上,哪里还有夜叉枭王的身影,无可奈何,他只得一声暗骂,随即转身往太初山城回返……….
与此同时,悬空仙阁,近神之战,渐趋顶峰。
战星帝龙胤,祸星众天邪王,强悍无匹的近神之灵,最极端的交锋,龙矛贯破长空,神枪崩裂大地,铿锵交错间,是神之争,是魔之斗,更是象征着双方永远都不可能相容的立场,从一开始就注定了他们是生死仇敌。
“杀!”
一声冷喝,冥帝降杀,众天邪王神力爆发,最恐怖的一击,携着沛然神力,灌注终极冥帝,冲天而起的神芒,能可灭杀一切。
帝龙胤舞动黑龙矛,冷厉的目光,再无保留的出手,但闻一声铿锵,交锋一击,双方各自震撼,伴随着一声刺耳锐响,近身交接之后便是绝命之招,帝龙胤后退一步惊起万层尘沙,龙元所至,悬空仙阁顿时一阵剧烈摇晃:
“三龙噬狱!”
龙吟声啸破长空,地狱门开鬼道凶,磅礴的龙力,最凶猛的杀招,帝龙胤龙矛所向,只为一杀眼前强敌。
没有丝毫大意,众天邪王高举终极冥帝,正要行致命一击,却不曾想,就在此时,忽见远空一道凌厉无匹的剑芒破空杀来。
“不好!”
若是全盛时期,众天邪王自是无所畏惧,但此时此刻,他用的是天迹玉逍遥的身体,所能发挥的力量本来有限,又有帝龙胤这样的强敌在前,分神一瞬,剑气破空已然到了近前,他只得奋力一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