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強兵王在都市

hfjnc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超強兵王在都市 愛下-第3010章隻身追殺讀書-172vl

超強兵王在都市
小說推薦超強兵王在都市
轩不智运起法力,往暴风谷追击而去,只余下白羽宗众人,颇有几分义愤填膺。
尤其是天霸长老对他的肯定,更是引来许多人的不满。
“这家伙,平日在宗门里就是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模样,谁也瞧不起,怎么会对宗门忠诚?”
“他对于长老们也并不客气,常常大呼小叫,没有一点尊卑,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才是宗门掌教呢!”
“许多师兄弟都很讨厌他,这种唯我独尊的态度,也实在让人喜欢不起来。”
众人口中怨气都不少,显然在平日里,也对这位实力强劲,却目中无人的师弟颇有几分敢怒不敢言。
天霸长老闻言,却只是苦笑的摇了摇头,叹息道:
“此子对于宗门的忠诚,是老夫唯一不会怀疑的地方,或许他的性格是多有孤傲,但他是老夫亲眼看着成长起来的,对于宗门,对于门内的师兄弟、长辈们,他绝不会背叛。”
众人眼中皆露出不信的神色,这也难怪,性格如此孤僻高傲的一个人,怎会一直屈居人下?
见众人都不信,天霸长老亦是无言,却也没说什么,只道:“他的出发点是好的,只是所用的方法,并不让人能轻易接受罢了。”
众人皆不以为意,天霸长老身边的一个亲传弟子此刻问道:“师尊,接下来我们该如何做?”
“轩不智孤身一人去追杀那三人,恐怕不是他们的对手……”
闻言,其余的弟子亦纷纷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只因众人已见识过吴敌三人的厉害,轩不智虽强,但要对上这三人,恐怕也是力有未逮。
众人口中虽说着如何如何讨厌这家伙,但这毕竟是自家人的事情,轩不智在外也代表着白羽宗的颜面,若是真被那三人所击败,无疑也会让白羽宗没了面子。
“且不说以你们的实力,就算去帮忙,又能做到何等程度?”
天霸长老叹息一声,徐徐道,“难道你们不相信轩不智的实力?”
“诚然,那三人联手,的确是厉害,连老夫也不敢保证能将他们三人擒下。但你们却别忘了,我们的首要目标乃是夺回那件东西,而不是杀人。”
众人闻言,这才惊觉,自己已走上了思想的歧路。
“不智虽未必是三人的对手,但要从那贼子手中夺回那东西,却并非是毫无机会。”
天霸长老闭目调息,淡淡说道,“也如他所言,你们的实力比他差得远,去了未必是帮忙,反而会让不智束手束脚,反倒限制他的发挥。

众白羽宗弟子纷纷低下头去,脸上露出几分羞愧的红晕。
因为天霸长老所言并非是鞭策,而是事实,众人的实力与轩不智之间差距太远,就算在现场,能给予轩不智的帮助也是有限的。
甚至极有可能,非但无法帮助到轩不智,反倒会成为他的累赘,让他分心保护,以至功亏一篑。
只是,相同的话,从不同的人嘴里说出来,效果是不同的。
这些话,从轩不智嘴里说出来,如何能不让人格外气愤,不服气?
但从天霸长老口中说出来时,众人却惊愕的意识到,这一切乃是事实。
这岂非也意味着轩不智所言虽听来刺耳,却并无错误?
天霸长老叹息一句,徐徐睁开眼睛,望向远方,轩不智离去的方向,意味深长道:“相信他吧,而眼下所能做的,也只有相信他。”
众弟子无言,亦纷纷运起功体,调息养伤。
之前接连被吴敌的剑光击碎绝招,功力反噬自身,又被花瘴侵入,伤及五感与內腑。
此时无论是天霸长老,还是其余弟子,除了那些与轩不智一同来到的白羽宗弟子,其余全部都多少受了一些内伤。
天霸长老一众在化外大漠之中调息恢复,按下不表,且说轩不智离开众人,独自追击,深入化外。
然不多时,他便感受到了一阵狂风呼啸,远处更有雷云翻腾,凌冽的风,如杀人的刀一般。
虽隔着上百里地,但轩不智依然能感受到风中如刀子一般锋锐的气息,仿佛有一把无形的刀,正在一寸一寸的割裂人的肌肤。
“果然是死地,是绝地,暴风谷的罡风,只怕连大乘逍遥境界的大能,都无法硬撼,身处其中,若不能自保,一定会被吹死!”
感受着风中看不见的刀子,轩不智眼中绽放的,却是一种渴望与战意。
若非实力不够,他还真想与这暴风谷一战!
但他更相信且明白,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他要让暴风谷也为自己而臣服!
“听闻这暴风谷中的狂风,发生并无规律,长则十天半月方停,短则三五息作罢。”
轩不智一面迅速赶路,一面心中盘算,
“不过,这岂非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好消息?那三人定是被这暴风所阻,此时正隔断在暴风谷之外,我现在赶去,还来得及!”
断定三人不可能与暴风谷的狂风抗衡,轩不智心中愈喜,连连催动功体,朝暴风谷谷口而去。
另一边,暴风谷谷口外,感
受着足以切割皮肤的罡风,吴敌三人也颇有几分头疼。
暴风谷喜怒无常,风起时毫无定数,却也不知是三人幸运还是不幸,刚要动身,便遇上了罡风雷暴。
一刹那,方圆百里再无天日!
无数雷云诞生汇集,将天空遮掩得严严实实,一条条雷蛇在云层中游走闪烁。
一柄柄比钢刀还要锐利的风刃,也迅速在谷中声称,峡谷之中的崖壁,早已被无数年的罡风吹得无比光滑与流线。
罡风顺着岩壁流转,曲曲折折光滑而又诡异的岩壁,更让其中的罡风形势无法捉摸,千变万化。
“这暴风谷果然是绝地绝景,如此诡奇的景色,放眼整个天下,也难寻得第二处。”
吴敌惊叹道,一旁蜂后不由翻了翻白眼,没好气道:“都这个时候了,你还有闲心说这些。”
明月江秋道:“这风一起,也不知什么时候才能结束。”
蜂后点了点头,有几分担忧说道:“那些正道门派的家伙,恐怕一时半会儿追不上,不过若是这暴风持续大半天的话,他们一定能追来。”
但吴敌的话,却让蜂后露出震惊神色:“不用,他已经来了。”
一点寒芒,如蛟龙汲水,又如虎啸山林。
一瞬间,就连罡风与雷云都仿佛在这一刻凝固,一道身影骤然杀来,正是那白面削瘦的轩不智!
此时的他,手握一杆亮银长枪,白色的尾羽系作长缨,身形尚在一丈之外,杀招却已临头!
他出手狠辣精准,法力浑厚,又凝成一点突破,这一击,却是凝结了他毕生功力,力求取得首攻。
蜂后惊愕之余,却也立刻明白过来:“我懂了,是狂风把花粉都吹散,所以我才感应不到有人的追击!”
蜂后错愕的原因,便是在这里。
她的花粉,本可作预警,但她却没有料想到,暴风谷中泄露的狂风,早已将她一路所留下的花粉吹散。
而这一枪,也是直至她而来,刹那间,已至咽喉。
蜂后此时想要爆退,却已来不及,只因她已感受到一股强大的法力,将自己锁定,甚至是禁锢!
这一枪,已是避无可避!
“去!”
不过吴敌却不会眼睁睁看着蜂后死在自己面前,他法力一催,破了对手的锁定,推出一掌,将蜂后推飞。
轩不智眼中露出几分惊讶与欣赏之色,而吴敌推开蜂后,转身迎战轩不智。
他双掌齐出,功力凝结,竟是要以双手截下这一枪!

q6bfc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超強兵王在都市 愛下-第3009章不智-h9q59

超強兵王在都市
小說推薦超強兵王在都市
化外之地,荒漠。
惊涛骇浪之后,扬起的漫天黄沙,遮蔽了众人的耳目。
花瘴让人闭锁五感,沙尘让人看不见前方,一片混乱之中,人心惶惶。
这也难怪,如果一个人,突然失去了视觉、味觉、听觉和嗅觉的话,那他一定也会急得如同热锅上的蚂蚁。
而此时,这白羽宗的弟子们,就如同陷入了这样的局面,五感封闭,内心无比慌张。
只因谁也不知道,这漫天黄沙之中,会不会有人突施杀手。
看得见的死亡不可怕,游走在黑暗迷雾之中看不见摸不着的死神,才是最让人害怕的存在。
“霸镇九天,六道碎!”
却闻黄沙之中,传来一个沉闷的声音。
紧接着,一股浑厚的法力,汹涌而出,无数光华与澎湃法力从黄沙之中传射出来。
原本肆虐的风沙,被这股力量一绞,顿时安静下来,那些弥漫在空气中,让人五官尽失的瘴气,也伴随着这一道磅礴法力的汹涌尽墨。
天地回归平静,黄沙不再肆虐,狂风也停止了吹息。
白髯白眉的老者,剑袍白须无风自动,一双眼中也闪烁出璀璨的光芒,澎湃的法力,便是由他所施展。
而白羽宗众弟子所站立之处,却已成了一个巨大的深坑!
就如同被一枚重磅炸弹击中爆炸,众人所站立的这深坑边缘的流沙,甚至被内力所融化,重新冷却凝结后形成了一层如琉璃一般的结晶,在阳光下泛着七彩的光。
“该死,让那些贼人逃走了!”
风沙落定,目光所及之处,再无吴敌三人踪影,白羽宗弟子无不顿足捶胸。
不过,化外大漠之中没有吴敌三人的踪影,却多了另外一行人的踪影。
与众人穿着几乎没什么区别的另一行人,却也是白羽宗所派出的队伍。
“想不到,堂堂天霸长老,居然会被一个小小的贼人,逼得使出了霸镇九天六道碎的绝学。”
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在众人耳边响起,“到底该说是那贼人厉害,还是说天霸长老你老了,不中用了?”
天霸长老身边的弟子们,听到这话,无不是倒竖起眉毛,一股无名之火腾的一下就燃了起来。
所有人都循声望去,却见到一个身形修长,拥有病态一般苍白的脸色,脸庞如刀削一般立体,五官还算是俊朗,约莫二十七八岁的年轻人。
见到此人,众人无不瞳孔轻轻一缩,原本的满腔怒火,却也不敢发作了。

因此人也不是一般人,而是与天霸长老齐名,白羽宗近千年诞生的最强天才,白靥修罗轩不智。
他十二岁入门,可以说是当今白羽宗之中的小师弟了。
如今满打满算的不过修炼了十五年,可实力却已超越了白羽宗之中大多数的弟子、长老,甚至直追掌门而去。
迅速强大增长的修为和实力,也让他养成了目中无人,狂妄自大的性子。
此时见天霸长老众人深陷此处,不帮忙倒也罢了,竟还出口调侃,语气中满是不屑,足以见此人心气之高傲。
天霸长老只是皱了皱眉,白眉紧蹙的看了轩不智一眼。
“轩不智,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天霸长老身边一位约莫三十来岁的弟子,乃是天霸长老的亲传弟子,咽不下这一口气,冷哼一声呵斥道。
轩不智高高在上的看了他一眼,冷笑道:“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手下败将宋师兄啊,失敬失敬。”
他口中说着失敬,但语气与动作上,却是要有多不敬就有多不敬,没有人能从他的脸上,他的眼神,他的态度之中,看到半点尊敬的意思。
只因在他的眼里,尊敬只是对于更强者的礼仪,对于实力不如自己的人,尊敬二字可用不上。
“你……”
宋师兄额头青筋乍起,已是怒气冲天,被轩不智点燃,眼看就要与之动手。
在这时,天霸长老站了出来,先拉住了宋师兄的身影。他拦在了身边一众弟子前,凝目看向轩不智,沉声道:“你的任务应该也是追拿那家伙,有空在这里斗嘴,不如快去完成任务,否则那东西真正遗失的话,你我可担不起这责任。”
“哼,不过是前人留下的一件破破烂烂的武器,居然还当宝了。”
轩不智冷笑一声,不过话虽如此,他却也是不敢怠慢,已是准备动身。
他看了天霸长老一眼,似乎有些欲言又止,天霸长老却已是明白他想要说什么,点了点头,沉声道:“看他们离去的方向,应该是往暴风谷去了,你要快些,否则的话,他们一旦通过暴风谷,再要追可就难了。”
轩不智闻言,却并未立刻动身,而是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他,们?”
先前在小岸镇酒肆围攻蜂后的白羽宗弟子,此时站了出来,抱拳拱手道:“轩师兄,是这样的,我们发现,那贼人与一妖族勾结,还有另外一个同伴。”
“我们之所以被困在这里,正是因为有那二人的策应,三人联手实力不低,为了保护我们,天霸长老才没有追击。”
“哼,废物!”
轩不智冷笑不已,众弟子再怒,不过被天霸长老按下。
天霸长老凝神沉思片刻,点头道:“那一男一女,女的乃是妖族,浑身妖气弥漫纵横,似会一些玄术,实力稍低,不过她的玄法十分的特别,稍不注意便会中招,这一点你要格外小心。”
轩不智用鼻子回答:“哼!”
天霸长老也不生气,继续道:“而那男人,则是你要特别注意之存在,详情听说。”
而听天霸长老说完的,不仅是轩不智,就连与他同来的众白羽宗弟子,也已是目瞪口呆。
“什么,以一人之力,施展剑气,竟能破了你们所有人的合力手段!?”
“连天霸长老的法力也被击溃,这怎么可能,那年轻人到底是什么来头?”
“按理来说,这样的青年才俊,不可能籍籍无名,你们这么多人,居然没一人认识!”
“与贼人和妖孽混迹一起的,想必也不会是什么正道中人,说不定,他也是妖!”
得知天霸长老与众白羽宗弟子所施展的杀招,竟都被那年轻人一剑破了去,众人无不惊讶。
如此剑客,放眼天下,也不算多,而且无不是惊才绝艳,赫赫有名之辈。
但这男人,却偏偏没有任何一人认识,这让人如何能不惊讶?
“哼,有意思。”
轩不智眼中绽出昂扬战意,这也难怪,能一剑破了天霸长老与众白羽宗弟子的合力,足以看出对手实力的强劲。
而他已许久没有遇到这样的对手,如何能不心痒难耐?
“你们也和他们一同行动吧,免得成为我的累赘,要我像天霸老头子那样救你们?哼,做梦!”
轩不智冷笑,众人却是敢怒不敢言。
“暴风谷。”
轩不智暗道这化外四绝地之一的地点,身形一晃,下一秒,已是出现在数里之外了。
等他走远了,众弟子之中,才有人咬牙叹息道:“这轩不智未免也太猖狂,不可一世,简直让人讨厌!”
天霸长老却摇了摇头,徐徐道:“错了,他看似无情奚落,但实际上,却不比你们任何一人都对宗门忠诚,看重感情。”
“什么?”
“这怎么可能?”
“我看他如果哪天实力能超越掌门,恐怕他敢直接翻天!”
“就是,这样的人怎么会对宗门忠诚,注重感情的话,就不会每一句话都和裹着刀子一样让人厌恶了。”
众弟子哗然。

ldt9r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超強兵王在都市 起點-第3008章抵達暴風谷相伴-8iydv

超強兵王在都市
小說推薦超強兵王在都市
蜂后在实力上,或许比不上吴敌和明月江秋,但在感应追踪这方面而言,她身边如影随形的特殊花粉,却是堪称一绝。
只要在蜂后行动的路径上,都会飘散这些看不见摸不着,甚至连神识也无法察觉的细微花粉。
这些花粉散落在空气之中,融入空气之中,持续时间也并不会太久,最多就是半个时辰,便会烟消云散,真正消散三天地之间。
因此无论是对于任何生物,哪怕被呼吸进入体内,也没有任何的影响,因此极其隐蔽,也几乎无法察觉。
这些花粉也没有任何特殊的作用,唯一的作用,便是会在其存在的时间内,向蜂后传递一些信息。
比如现在,蜂后察觉到身后八十里地有人迅速追杀而来,正是靠的这些花粉。
七八个修士快速飞遁造成的动静,足以让这些花粉与空气之间形成激烈的碰撞,而蜂后正是依靠这些碰撞,立刻推断出了来人的方向、数量,甚至是实力!
不过这一行人的速度,却着实不慢,蜂后话音才落,不过几个呼吸的时间,吴敌已能看到远处飞来的黑点了。
“这些正道门派如此穷追不舍,莫非真如此有仁心,以诛妖除魔为己任?”
蜂后认出来人之中一人,乃是之前在酒肆围攻自己的正道弟子,不由深深地皱起眉头。
吴敌也皱了皱眉,只是他心中所想,却与蜂后不尽相同。他眼神流转之间,似乎并不认同蜂后这一句话,但他也没有多言,只是凝神,严阵以待。
“妖孽,是你!”
而追击而来的众人,见到吴敌与蜂后,亦露出了几分惊讶之色。
不过旋即,没等吴敌三人有什么反应,这些正道修士,立刻攻来。
“哼,原来是有妖孽在背后指使,休得猖狂,看我白羽宗弟子今日降妖伏魔!”
来人之中,除却那之前在酒肆围攻蜂后吴敌二人的年轻弟子,其余众人,实力都比这弟子高深得多。
尤其是其中一个白髯白眉的老者,发髻高束,青色剑袍无风自动,出手之间,隐隐有雷霆轰响,威势滔天。
众人见蜂后吴敌众人,已是水火不容,出手之间,亦是毫不留情。
转瞬之间,吴敌三人便已淹没在众人出手的威压狂涛之中。
犹如一叶扁舟,经历海啸狂风,摇摇欲坠。
不过吴敌三人,却也不是吃素的,面对这白羽宗一众长老与弟子,三人自是不肯束手就擒。
更何况,这白羽宗一众实力虽强,但吴敌这
边,却不是易与!
眼见对方各自施展奇招、杀招,要致众人于死地,吴敌虽心中有几分疑惑,却也已是大难临头,不得不出手了。
而白羽宗似乎也没有想要给三人解释的机会,杀招一重接一重,显然是搏命!
“剑武九州!”
吴敌手中无剑,但心中有剑,双手食指中指并合成剑,法力一转,竟犹如凝成实质的宝剑青锋!
他手中双剑狂舞,却是严丝合缝,泼水不进。
不仅如此,吴敌手中的一双剑气,直将青天绞碎。那些白羽宗弟子所施展的手段、招式,被这双剑气一搅,立刻寸寸粉碎!
“此人剑道如此强盛,一出手,竟连破十二重杀招!”
白羽宗众人见此,心中一惊,无不惊叹。
便是那白髯老者,也颇有几分心惊的看着吴敌,沉声道:“此等高手,不该籍籍无名,可这人,却是从未见过,这一手无双的剑法,也从未听过!”
众人心惊之余,另一边,蜂后与明月江秋也齐齐出手。
一道香甜迷瘴,从蜂后的云袖之中流出,如红粉佳人一般,看似慵懒实则凶猛的弥漫开来。
“不好,是毒瘴,快屏息!”
一个白羽宗弟子被红粉所迷,不小心吸入一口花瘴,顿时察觉到浑身上下所有的经脉节点,仿佛被一块块大石堵住,一时间竟全然无法运转法力。
一个修士,若无法施展法力,岂不是立刻就变成了鱼肉,任人宰割?
尤其是在与人交手之时,若突然没了法力,就如同两个人决斗,一个人手里的剑突然消失一般,留给他的结局,只有失败!
其余白羽宗弟子无不骇然,纷纷捂口掩鼻。
而另一边,明月江秋也没有闲着,只见他手中华光一闪,一道法力打向脚下的荒漠之中。
这荒漠之中最不缺的就是沙砾,明月江秋这一道法力打入其中,立刻掀起了一道巨大的波涛,朝白羽宗众人扑去。
荒漠之中的一道波涛,自是由砂石组成,如同凝成了一座高墙,铺天盖地的砸来。
“走!”
明月江秋口中道出一句,不过吴敌的行动比她更快,她的话音才出口,吴敌已抓住她与蜂后的手臂,迅速朝远方遁去了。
远遁百里,明月江秋神情古怪的看了吴敌一眼,眼神流转之间,却有几分欲言又止。
吴敌倒也没有什么反应,只是看了看二女,问道:“怎么样,你们二人都没事吧?”
“就凭这群家伙,
想伤本后,还嫩十万年呢!”
蜂后翻了翻白眼,颇有几分不屑。
这也难怪,对于这些名门正道的弟子,蜂后可没有什么好感。
尤其是之前在小岸镇经历的围杀,更让他对于这白羽宗多了几分厌恶。
明月江秋浅浅的摇了摇头,淡淡道:“我没事。”
蜂后没好气的吐槽道:“想不到,这群家伙竟会这般穷追不舍,这群家伙的正义感,未免也太强了。”
吴敌笑着摇了摇头,却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因为他已经看到了不远处隆起的地形。
如果说,先前众人踏足的大漠,是一个延绵不绝的,稍有起伏的平原的话。
那么,不远处的景象,便是大地突然被某种神秘的力量拔高,拔高了千丈!
骤然拔高的大地,形成了一座巨大的,曲折而又荒凉的峡谷,峡谷之中幽邃深远,一眼看不到尽头。
而峡谷外,散乱着一些动物与人类的骸骨,更给这荒凉的地方,凭添了几分阴冷。
峡谷之中,吹出一阵阵的阴风,如同幽怨哭诉,告诫所有靠近的人,赶快离开。
“这里……”
蜂后也被眼前的景象所震慑,她讶然的张了张嘴,倒吸一口凉气。
明月江秋款款走来,点点头道:“不错,这里就是化外四绝地之一的暴风谷。”
蜂后微微皱眉:“这峡谷看上去,似乎也没有什么神妙之处,凉风习习,倒是颇有几分让人意外。”
明月江秋浅笑道:“这才是这暴风谷最让人头疼的地方,只因峡谷之中的暴风,并无任何规律。”
“嗯?”
“这也就意味着,运气好的时候,暴风谷可能平静一整天,任何人都可以轻松通过。但运气不好的时候,可能狂风肆虐十天半月,足以吹杀峡谷之中的任何生物!”
明月江秋的笑,却是苦笑,只因这看似平静的峡谷,却是一座谁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会爆发的凶险之地。
蜂后跃跃欲试的问道:“若是直接飞过去呢?”
吴敌看了一眼那峡谷,淡淡道:“恐怕你在这峡谷之中一运法力,你立刻就变成了暴风中心,被绞杀。”
蜂后吓了一跳,看向明月江秋,明月江秋亦点头:“不错,这峡谷之所以恐怖,便是因为,无法在其中施展法力。”
她看了看蜂后,苦笑道:
“一旦有人在峡谷之中施展法力,便会凝聚起暴风,任谁在这暴风中心,都会被撕扯成碎片,死无葬身之地。”

q0r46优美小說 超強兵王在都市討論-第3005章明月江秋熱推-zyv05

超強兵王在都市
小說推薦超強兵王在都市
天葬剑式被吴敌已指剑击碎,两股力量对拼,吹动罡风,几乎将整座酒肆摧毁。
其余功力稍弱的正道弟子,也在这两股力量的对拼之下,被震退七八丈,根本无法靠近。
酒肆之中,除却正中拼剑的二人,唯有蜂后与那独行客纹丝不动,没有被剑势扬起的罡风震退。
蜂后意味深长的看了这独行客一眼,修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神色轻轻变化。
另一边,独行客依旧稳坐当中,饶是四周的桌椅都被打翻,他自巍然不动。所有的法力、破碎的木屑,吹袭到他身边时,都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卸去。
以至于整个酒肆都机会在吴敌与天葬剑式之下摧毁,唯独他身遭的三尺,无论是地板还是桌椅,都属完好。
单是这一幕,就足以看出这独行客的不简单!
不过眼下显然不是关注这位出手相助的独行客的时候,蜂后的目光,只在他身上停留了一刹。
只因在这一刻,无论是谁,目光所注视之处,只有一处。
那便是隐藏在天葬剑式之中的杀招,剑中剑!
天葬剑式的破碎,让人惊愕,但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时,天葬剑式破碎,其中却依旧衍生出了精妙一剑。
这一剑,乃是藏在天葬剑式中的一剑,锐不可当!
“吴敌,就让我看看,经之前数役,你的剑道,真正成长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蜂后凝神注视,屏住了呼吸,一双美目凤眼,直勾勾的看着场中。
吴敌自从霜冷九州破碎之后,便已悟到了“剑我非我”的一种剑道境界,实力上有了一种深不可测的成长。
尤其是在布局与计谋上,远比之前要成熟而且深谋远虑。
吴敌的布局与策划,蜂后已见识过。
简单的几句话,不仅将自己从局中摘了干净,从一个极其危险的局面,安然无恙的脱身,并且彻底激活了黑水城与天机城的矛盾。
甚至连双方如何思考,如何进行下一步的行动,他都已心有推敲。
而现在,便是展现吴敌关于剑道所得的时候,蜂后心中,如何能不紧张与期待?
亲眼见证一块璞玉,被雕刻成完美的艺术品,这样的感觉,岂非就是蜂后此时心中的悸动?
“碎。”
剑中剑,三尺青锋,隐于天葬中。
指非指,万丈锋芒,剑断道心空!
领悟了剑我非我的吴敌,在这一刹那,身遭迸发的剑芒,已几乎将四周的时空搅碎!
就如同他整个人化
成了一道剑意,一道剑芒,一道剑光!
所有人的眼里,吴敌这个人已经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却是一道凌厉非凡的剑意。
吴敌手中无剑,心中亦无剑,可目之所及,一切都化作了他的剑!
风云为剑,黄沙为剑,苍天为剑,六界为剑,目光所浸之处,甚至每一寸皮肤,每一个细胞,皆是剑意!
这一刻,只闻叮的一声,清脆,却如洪钟大吕,敲击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头。
剑碎,正道弟子口中狂吐鲜血,倒飞出去。
而他浑身上下,则仿佛被犁过一般,每一寸的皮肤都被剑意割裂,整个人已化作一个血人!
面对吴敌的剑意,吴敌的剑势,他败得无话可说!
“噗。”
另一边,吴敌也踉跄的退了两步,他口中吐出一口鲜血,面色一下子苍白了到了极点。
蜂后见状,一个箭步窜到了他的身边,抱住他:“吴敌,你怎么样了!?”
蜂后焦急无比,上下打量检查这吴敌身上的伤势。
吴敌握住了她的肩头,摇了摇头道:“我没事,只是暂时还无法驾驭这股剑意,强行御使,反受其乱。只是气息逆冲,剑意凌乱罢了,无妨。”
吴敌说罢,运转法力与气息,很快,他的脸上便有了几分红润,蜂后这才松了一口气。
另一边,自诩正义的正道弟子们,哪还敢在这里多呆。
吴敌破了天葬剑式,又将那名剑修一招打得奄奄一息,如天神降临一般的姿态,早就让众人心惊不已,急急离去了。
只余下一旁废墟之中爬出来的酒肆老板,哭丧着脸,看着满地的狼藉,无力的跌坐在地上:“这可咋办啊……”
蜂后见状,心中不忍,她取了一些黄金,踏出一步,却又犹豫起来。
只因她明白,她乃是妖族,而一般的人族视妖族如恶魔,恨不得杀之后快。
这也是为什么,今日会有如此一遭的缘故,若她不是妖族,被那些正道弟子察觉到气息的话,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顿了顿,蜂后看了正在调息的吴敌一眼,深吸一口气。
叹了一口,蜂后上前两步,在那老板惊恐的目光下,先将其搀起。
“老板,这里有一锭金子,算是打烂了你这里的东西,赔给你的。”
蜂后硬着头皮轻轻说道,她已做好了迎接酒肆老板不善的目光和言语。
只是她等了一阵,却没有发生意料之中的变化,反倒是那酒肆老板惊讶的看了她一眼后,万分感
激道:“多……多谢这位姑娘,这一锭金子太多了,重建三座酒肆都有富余,我不能拿这么多。”
蜂后心头讶然,只因先前的冲突,她断定这些普通人,也早已知晓了她妖族的身份。
可现在,眼前的酒肆老板却对她没有什么偏见,心中惊讶的同时,自是觉得微微一暖。
“什么妖族人族的,我就是开酒肆赚点钱,养家糊口,来者皆是客。更何况,还是那群家伙先动手的,不分青红皂白。”
酒肆老板没好气的道,“反倒我看姑娘你比他们有良心多了,谁是妖族还不一定呢。”
“再说了,人族也有好人,有坏人,妖族之中,当然也是一样。”
蜂后心头温暖,甜美的笑了笑,将酒肆老板推来的银两推了回去:“一点小小心意,老板也不必放在心上。”
“况且我们打坏了你的酒肆,少说也要一个月才能重新造好,这一个月你也得损失不少生意,多出来的,就算是这一月的工费了。”
酒肆老板眼中含热泪,再三推脱不成,只得收下。
这边,吴敌已睁开眼,混乱的剑意被他暂且镇压下,调息恢复的他,徐徐吐出一口长气。
他睁开眼,第一个看向的不是蜂后,也不是酒肆老板,而是一旁稳如泰山的独行客。
吴敌点头道:“敢问这位义士,你与我们素昧平生,缘何愿意出手相助?”
独行客此时酒已饮完,而酒肆中的酒坛早已被打碎,再无一物,他只得叹了口气,徐徐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我看那群自诩正义的正道弟子不爽已经许久了。”
吴敌没有说话,因为他已察觉到,这独行客还有话没有说完。
果不其然,独行客说完这一句,顿了顿,又道:“况且,我与阁下,目的相同,我亦想在路上找个伴,不至于无聊。”
目的相同?
吴敌眼神不动,却已听出弦外之音。
原来这独行客的目标,也是要去往化外的飞绝峰!
独行客点头:“千军不渡飞绝峰,化外之地,每一步都有无限风险,多一个伙伴便多一分力量,这正是不才的打算。”
吴敌看了他一眼,眼神流转之间,在蜂后惊讶的目光之中,点头道:“兄台所言极是,还未请教?”
独行客帘幕之下露出一只极为明亮的眸子:“明月江秋。”
“吴敌。”
眼神交汇一刹那,吴敌点了点头。
互通姓名,短短几句话,二人便从陌生人,变成了同进退的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