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維術士

8oqk2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超維術士笔趣-第2451節 目標轉變分享-466tj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他们之前并没有躲避云鲸,为什么没有受到任何波及?”安格尔的目光看向远处的逐光议长等人。
“很正常,他们的本体在虚空夹层之中,这只是一种能轻微影响物质界的特殊投影。”执察者也不吝解释。
“本体藏在虚空……难怪他们一点不受吸引力影响,也没有被云鲸撞开。那和之前导师救援坎特大人时的情况很相似啊。”
执察者点点头:“思路是一样的,只是方法不一样。”
桑德斯用的是仪式,而对面这群人用的则是一件特殊的铭文道具。这类铭文道具在南域很少见,但在源世界还是很盛行的,尤其是守序公会,几乎所有神秘猎人都会携带这类道具。因为它的功能性在狩猎神秘之物时,非常有用。当然,这类道具也有局限性,但瑕不掩瑜。
“原来如此。”
安格尔表面露出似有所悟的表情,但内心中却是在想其他事。
他的确有些好奇逐光议长等人当前的状态,但是,之前他之所以发呆,可不仅仅是因为在思考着他们的事。
而是他隐隐感觉到,有一条看不见的纽带,将他与某位存在悄无声息的连接在了一起。
这条纽带,自然不是真实存在的,它更像是一种……羁绊。
让安格尔感觉到了一种明晰:它已经降临南域了。
虽然这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但安格尔却确信无疑。
……
云鲸的献祭,只是拉起了一场崭新的鲜血盛宴的帷幕。
更为强大的海兽,正一个接一个的从四面八方赶来。有一些海兽,甚至是从迷雾带之外,更遥远的海域游来的。
其中不乏能比拟云鲸的海兽。
譬如,一只浑身银光粼粼的梭形飞鱼,它虽然体态并不庞然,但却拥有恐怖至极的速度,这种速度甚至穿越了空间,宛如一道闪电,破开了无数的人墙,直直冲入迷雾带中心。
在这过程中,甚至有几位倒霉的巫师因为躲闪不及,身子爆成血花。
若非这只梭形飞鱼被神秘果实吸引,丧失了理智,只要它还残存一点意识,回头对那几个肉身爆裂的巫师再来一下,估计他们怎么救也救不回来了。
安格尔因为见识浅薄,并未听闻过这只梭形飞鱼,但是,他的附近却是有博闻广识的人。
根据从狄歇尔那里偷听到的信息得知,这是一只在魔鬼海相当有名的莫兹拿蓝旗的变异体,实力堪比正式巫师。
因为其超凡的速度,平日里根本见不到影,加之其实力不俗,抓也抓不住。最终,它成为了魔鬼海域的一个不安定因素。
往日,有大量的海运公司派遣巫师去狩猎它,可都没有辙。谁曾想,今日这只莫兹拿蓝旗自己来迷雾带送死了。
是的,就是送死。而且,送的飞快。
闪电一闪,莫兹拿蓝旗就掠过所有人眼前,冲到了03号身边。然后被某种神秘力量分解,化为了一团精纯的血色能量,被神秘果实吞噬。
噗通——
伴随着莫兹拿蓝旗的死亡,更为强劲的心跳声,响彻天际。
心跳频率继续加快,距离临界点越来越近。
除了莫兹拿蓝旗外,还有其他强大的海兽,也依旧在前仆后继的冲向迷雾带。只是,这些海兽大多是在海底行动,关注度明显没有能飞的云鲸与莫兹拿蓝旗高。
但也有例外,有一只海兽虽然潜伏在海底,却是被所有人都注视到了。
那是一只鳐鱼。
之所以所有人都在注视着这只鳐鱼,是因为它并不是默默无闻的海兽,它的名字叫做……碧姬。
斯利乌的骑宠,也是他自称的名义伴侣。
斯利乌的外号叫做“大鱼术士”,对斯利乌不熟的人,会以为斯利乌可以召唤很多巨型海兽才以此为名,实则不然。
斯利乌的确精通海兽控制,但他名号里的“大鱼”,并非是一个泛指,而是有明确指向的。
所指的,正是碧姬。
不久前,斯利乌发现碧姬被神秘果实的吸引力诱惑,有点不受控。在不安之中,斯利乌决定先让碧姬撤出迷雾带。
他将碧姬安排到了迷雾带外的西德罗岛附近,让它在此暂歇,等结束后再来接引它。
斯利乌自以为一切无恙后返回了迷雾带,但没想到,还没过多久,云鲸与莫兹拿蓝旗的陨落,瞬间拔高了神秘果实的吸引能力。
人类暂时还能抵御,因为吸引力对人类的提升并不算大。可对海兽的吸引力,却是高到了无法想象的地步。
直接超越了偌大的迷雾带海域,向着更远处的海域弥漫。很快,就覆盖住了西德罗岛。
哪怕拥有人类灵智的碧姬,在这股吸引力下,也沦陷了。
它的双眸变成殷红色,重新冲进了迷雾带。
此时此刻,它已经再次来到了迷雾带中心。斯利乌第一时间发现了它,心中大骇之下,冲入了海底,试图阻止斯利乌。
也是因为斯利乌的行径,让众人关注上了碧姬。
“主编大人,你觉得斯利乌能阻止吗?”丽薇塔悄声道。
狄歇尔:“不知道,或许可以?”
他们毕竟只是虚影,感受不到吸引力的增幅,虽然能靠着一些细节判别,但没有亲身体验,还是很难做到共情。
“真的可以吗?”
在丽薇塔喃喃自问时,海底爆发出了一阵惊天的巨响。血水纷纷冲上天际,塑形成一条条旋起的龙蛇。
这些血色龙蛇狰狞的在半空扭曲着,然后化为了长满獠牙的怪兽,朝着海底猛地咬去。
巨响之后,一个浑身是血的人类身影失重般的抛向高空,然后又重重摔落。
这个人类毫无疑问,正是斯利乌。
他的阻拦,失败了。
不是他无法对付碧姬,而是此刻的海底,恐怖至极。无数的海兽在涌动,其中比拟之前莫兹拿蓝旗的海兽也不再少数。
碧姬混在这些海兽潮之中。
斯利乌想要阻止碧姬前进,等于是在阻止整个海兽大潮。他的实力再强,也无法面对这样一群疯狂的海兽!
别说斯利乌,哪怕是真知巫师此刻进入水下,都不见得有好果子吃。
斯利乌重重摔落的时候,表情还带着愕然与无望,嘴里念叨着“碧姬”的名字,眼睁睁的看着碧姬游向了末路。
当碧姬化为无尽血肉的那一刻,斯利乌整个人都失神了。
不过很快,斯利乌就拾掇好表情,回到半空中。他看上去外表无恙,眼神很平静,好似之前的事情并没有发生过一般。
但是,众人却是默默的远离了斯利乌。
最可怕的人,是失去了羁绊无所顾忌的人。若是这个人,还是眼睁睁的看着羁绊被斩断,那他的可怕程度会再上一级。
了解斯利乌的人都知道,碧姬是从斯利乌还是学徒时就一直陪伴成长的。碧姬既是他的助益,也是他的软肋。
当软肋消失的那一刻,本来就性格恶劣的斯利乌会走向什么风格,谁也不知道。
……
碧姬之死,除了斯利乌外,对在场其他人、包括安格尔而言,都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插曲。
但是,另一只海兽的死亡,却是让所有人都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那是在碧姬死后发生的事。
一个手持银色小圆盾的人影,随着沸腾的海浪,踏波而至。
一开始众人还以为又是一个觊觎神秘之物的巫师,但当这个人影毫不停歇的冲向03号时,众人这才发现了不对劲。
那并不是一个人,虽然她长着和人类女性无异的美艳五官,但她的头上却不是头发,而是满头狰狞的蓝色小蛇,腰部以下也是幽蓝色鳞片的蛇尾。
这是一个半蛇人,或者更准确的说,这是一个蛇发海妖。
安格尔曾经见过一只叫做银星的蛇发海妖,除了外貌与发色不同,其余几乎完全一样。
蛇发海妖啖人类以果腹,对于混迹于大海的人来说,蛇发海妖是非常恐怖的存在。哪怕是超凡者,对蛇发海妖也带有厌烦与嫌恶的情感。
但此时,这只蛇发海妖的出现,却让所有人的心脏咯噔一跳。
尤其是看到蛇发海妖直勾勾的冲向03号,化为血肉以祭祀,所有人的不安之感油然而生。
因为,蛇发海妖哪怕外表异样,哪怕以人类为食,可它依旧是一种类人生物。
类人生物和人类极其相近,但和海兽的区别,是非常大的。
且蛇发海妖还不是低智生物。
如今,当类似人类的蛇发海妖也无法抵御果实吸引力,化为了血食,这对其他人类是一种莫大的冲击。
在场的巫师都不笨,他们也发现了,果实吸引力强度对人类与对海兽是两码事。
之前,果实一直是针对海兽的。但现在,蛇发海妖这种类人生物都无法抵御果实的吸引力了,那他们人类呢?
会不会不久之后,果实对人类的吸引力也会和海兽一般无二?
“人类,会成为继海兽之后,神秘果实的重点关注对象吗?”说话的是狄歇尔,他所询问的对象则是脸色有些阴沉的逐光议长。
丽薇塔与阿德莱雅也看向逐光议长,他们也想知道答案。
逐光议长却是摇摇头:“无法确定……不过,我另一个投影已经联系上薇拉议员了,她或许能给出答案。”
薇拉,是真知理事会的议员之一,她同时也是冠星教堂的观察者之一,外号:无面的失忆者。
逐光议长也是发现这边情况越来越诡谲,所以第一时间联系上了薇拉。薇拉作为冠星教堂的观察者,预言能力不用多说。
只是暂时薇拉还没有给出回复。
在他们等待答案的时候,安格尔也将狄歇尔所提的问题,向执察者问了一遍。
“人类,也会步上海兽后尘吗?”
“人类不早就被‘它’纳为食谱了吗?你们之前要救的坎特,不就是如此。”执察者淡淡道:“而且,从头说起的话,坎特一开始便是神秘果实的食物。只是当时神秘果实能力影响范围还太小,它才转而放弃坎特,将能力对准海兽。”
“如果神秘之物有意识,在它的眼里,人类和海兽有何区别呢?”执察者说到这时,叹了一口气。
答案已经很明显了。
人类,必然会成为神秘果实的食物。
只是之前海兽数目多,所以神秘果实先考虑的是海兽作为献祭。但随着神秘波动的影响,越来越多的人类聚集在这里。
敢来这里的人类,基本都是巫师级的。
这么多巫师级的存在,在神秘果实的“眼”中,自然越来越“香”。而海兽则因为吃的太多,附近海域逐渐变空,需要蔓延更远才能吸引更多海兽。
一边人多且近,质量还好;另一边海兽变少,距离还远。
稍加对比,自然是人类更好。
所以,它再次做出战略性调整,将目标从海兽身上移到人类身上,这也不是什么难事。
而一切的转折点,便是蛇发海妖。
从海兽过度成类人生命,再过度成人类,简直顺理成章。
噩梦,将至。

qrqzh精彩都市异能 超維術士-第2429節 異變推薦-t9enx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你确定?”心灵系带中响起安格尔的心声,语带惊讶。
“我确定。”尼斯非常笃定的道,“你不信的话,可以自己过去看看,在它的最底端有标记。”
安格尔迟疑了片刻,抬起头看向上空的迷雾。
雾气依旧滚滚,能隐约看到天空中那代表实验室的巨大身影。
从安格尔的视角看去,此时的实验室已经完全看不出“建筑”的形状,而是一个浑圆的“躯干”,加上无数条外附走廊组成的“钢铁触手”,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蜘蛛形机械兽。
因为钢铁触手不断挥舞,攻击着被黑影束缚的席兹幼体,周围的迷雾与云气也被它挥开,倒是能清楚的看到它的外形。
安格尔视线从实验室的外壳慢慢下移,来到了它的“腹部”,平时间,这个地方是埋在地底最深处的,根本无法见,可此时因为它飞到了半空中,却是能清楚的看到腹部的结构。
一个平坦的金属面,在这个金属面的正中央,有一个类似圆形井盖的设计。
而在这个井盖上,用非常鲜红的颜料,刻绘了两个清晰的编号。
——00号。
“果然如尼斯所说,00号还真的是实验室本身……”
不久前,心灵系带刚刚联上,尼斯那边刚问了安格尔那边的情况,确定安格尔没事,便赶紧呼吁安格尔远离。因为00号登场了。
安格尔还在思索00号是谁,尼斯直接给出了答案,就是实验室本身!
如今得到了确认,尼斯说的是真的。
“你已经看到了吧?呵,之前还担心00号是实验室的秘密武装力量,谁知道我们一直就在00号的肚子里待着。”尼斯叹了口气:“看完了就过来吧,对了,你后来遇到雷诺兹了吗?”
尼斯所说的雷诺兹,指的是被迷雾阴影附体的雷诺兹肉身。
“遇是遇到了,而且,雷诺兹的肉身我现在也得到了,只是他的情况稍微有些复杂。等会我过去,你们自己看吧。”
安格尔话毕,寻了寻方向,便朝着尼斯所在的位置飞去。
没过多久,安格尔就在十数海里外,看到了藏在一个海礁岩后面的尼斯。他此时正对着安格尔挥手,示意他靠近。
“坎特大人和费罗巫师呢?”安格尔落下之后,看了看周围,除了尼斯与雷诺兹外,这块孤独的海礁岩背后并没有看到其他人的身影。
尼斯:“如夜阁下去找费罗了。”
“费罗巫师发生什么事了吗?”安格尔有些讶异道。
尼斯摆摆手:“没事,已经找到了,他们俩都在心灵系带。”
随着尼斯的解释,安格尔才了解他们离开后的情况。
费罗之所以捏碎坎特给他的水晶,其实并不是01号他们返回,而是03号离开了火焰法地。03号出来后,发现“桑德斯”不在,立刻对费罗发起进攻,并且试图冲向实验室,开启00号。
在缠斗期间,费罗发现远处已经出现了席兹幼体,它周围还有大量的战斗人员,这意味着01号已经返回了。费罗见状,毫不犹豫的捏碎了水晶。
当空间通道出现那一刹,03号立刻发觉不对,甚至都没等坎特出现,她便朝着远处逃遁。
虽然03号看到01号等人返回,但她也看到了席兹幼体并没有被解决,她不敢朝着01号他们跑,只能朝逆方向逃。
然后,费罗就追过去了。
等到他们从通道出来,就只看到费罗的背影。
“如夜阁下跟过去看情况,我则留在附近,准备接应你。”尼斯道,之前安格尔得到的黑色水晶,虽然是坎特制造,但最后其实是尼斯交给安格尔的。
“以坎特巫师的速度,应该很快就能追上吧?”怎么现在还没回来?
尼斯:“一开始,是因为03号是水系巫师,在海上追逐的话,她比较占便宜,所以一时没有追上。后来有如夜阁下的加入,追是追上了,却出现了一点点小意外……”
“小意外?”
“是的,如夜阁下在心灵系带这么说的,只是当时他们那边似乎发生了什么,我就没有细问。后来,从他们那边断断续续的交流中,大概猜到,好像是03号出现了什么异变。”尼斯:“听他们的语气,03号异变之后,甚至能一定程度抵抗如夜阁下的攻击。这些来自源世界的这些家伙,不可小觑啊,都有神奇的底牌。”
在尼斯述说期间,安格尔也听到了心灵系带那边传来的断断续续交流。
似乎是在战斗中的对话。
安格尔本来想问问坎特那边发生了什么,但又怕打扰到他们,便先静了下来。
“对了,你不是说你拿到吉祥物的身体了吗,现在怎么样?”尼斯:“是被爆颅了吗?如果死了,那也挺好。”
尼斯一边说,另一边的雷诺兹脸色越发的苍白。
“还没死,但伤势很严重。”安格尔将冰棺从手镯里拿出来,“具体情况,你们可以自己看。”
尼斯一边查探冰棺里那几乎不成形的肉身,一边在嘴里啧啧出声:“怎么会搞成这样?其实还不如爆颅,一了百了。”
尼斯的言语中带着明显惋惜。
雷诺兹在看到自己的肉身时,一开始也吓了一跳,但很快,他便舒缓了一口气。至少没死,这就足够了。
虽然身体看上去残破不堪,四肢看上去齐整但也不知道还能用不,可只要活着,一切都有办法。
作为超凡者,总有修复的办法,只是耗费的多少,与时间的长短罢了。
“刀伤、火烧、能量侵染、还有毒……他的肉身到底经历了什么?你和他的肉身开战了?”尼斯狐疑的看向安格尔。
安格尔:“他的运气还不错,我遇到他的时候,他已经这样了。”
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如果安格尔遇到了被迷雾阴影附体的雷诺兹,雷诺兹最终的下场只有爆颅。从这方面看,雷诺兹的运气的确很不错。
安格尔将大致的情况说了一遍。
听完后,尼斯也很惊讶:“迷雾阴影附体后,厄运就来了?这运势的改变,有点意思啊。虽然身上遭受了很多的机关,但最终却被迷雾阴影主动放弃了肉身,这该说他是运气好,还是运气差呢?”
想了想,尼斯道:“应该算是运气好吧,至少结果是这样的。”
话音落下后,尼斯看向雷诺兹,眼神里带着思忖。之前他一口一个吉祥物,更多的是调侃,心里还是有一些不相信“运气”这一说,可当他听完安格尔的讲述,对于雷诺兹的幸运天赋,却是多了一些想法。
这世上总会诞生一些奇迹,普通人偶尔也会出现神异至极的天赋。
说不定,雷诺兹真的拥有极其稀罕的幸运天赋呢?
如果这是真的……尼斯对雷诺兹的兴趣就更大了。
“你要现在附体吗?”安格尔看向雷诺兹。
雷诺兹很久没有回到肉身,其实很想附体,但想了想还是摇头道:“算了,我现在回去一点作用都没有,说不定还会拖累大人。我先用灵魂体吧,等去到安全的地方,再行附体。”
“能继续麻烦大人将我的肉身先收着吗?”
安格尔无所谓的点点头。
尼斯这时开口道:“要不,把这冰棺交给我,我来帮他收。”
尼斯看上去很正经,一副“我可以来帮忙”的神情。
安格尔看了雷诺兹一眼,后者迟疑了片刻,默默道:“其实,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尼斯瞥向雷诺兹:“你的意思是,我帮你收着肉身,你就救不回来了?”
雷诺兹不敢回应,但从他的表情还有眼神中,可以看出他的确是这么想的。
安格尔想了想,没理会尼斯的“帮忙”,直接将冰棺收了起来。雷诺兹的猜测不是没有道理的,真交给了尼斯,说不定等放出来时,就已经不幸遭遇意外死亡。
……
在安格尔与尼斯汇合后。
另一边,在一片飘散着薄薄雾气的静谧海域。
费罗站在一只火焰化成的鸟背上,遥望着远处的战场。
黑夜突然吞噬了微不足道的霞光,紧接着,平静的大海,突然掀起了数百米高的巨浪。
天空之上,坎特身披黑夜的长袍,狭长的双目紧紧盯着下方的浪头。
而在浪头之上,则站着一个人形生物。从她的眼神细节、以及脸上出现的编号,基本可以判断,这个人形生物是03号。
但是,03号此时却和之前的形态完全不一样了。
她原本白皙的肌肤,此时变成了褐绿色的树皮,修长的四肢也化为了遒劲的枝干。那满头的长发,变成了拱卫的枝桠王冠,在王冠的最顶端,一颗红色的果实莹莹发光。
这颗红色果实,远远看去就像是王冠上的红宝石,非常的夺目。
但更为耀眼的是红色果实散发出来的气息。
那是……神秘的味道。
……
黑暗的虚空中,一只体态娇小,拥有一对蓝宝石双眸的粉色八爪章鱼,正悠然自得的游弋着,似乎已经将虚空当成海洋。
它看上去非常的惬意,但行动速度却相当的可怕。几乎每一次游弋,都能推进一大截空时距。虽然比不上高维漫步,但已经可以和普通的虚空旅行家速度相媲美。
它的前行目标非常的固定,便是……南域。
随着空时距不停的缩小,它距离南域越来越近,它那蓝宝石一般的双眸,此时也开始散发着朦胧的光晕。
在光晕之中,它隐隐看到了一片被迷雾遮掩的大海。

r3yig精彩言情小說 超維術士 線上看-第2422節 排異機制閲讀-jeecv

超維術士
小說推薦超維術士
这种状况,让安格尔产生了强烈的既视感。
之前在深渊的时候,托比沾染了厄运巡礼者留下的气息,倒霉的事便接踵而至。和当前的状况,莫名相似。
当然,迷雾阴影遭遇到的厄运,应该不是来自厄运巡礼者。
那会是来自哪里呢?
单纯是时运不济?安格尔不太信。
可如果有外力干涉的话,谁能干涉这种运势?
安格尔接触过的超凡生命中,似乎除了厄运巡礼者、命运小偷外,应该就没有……不对,还有一个。
雷诺兹本身,也能在一定程度上影响运势。他能被冠以“约翰的逆袭”,这可不是虚的。
可雷诺兹往常是往好运走,现在的“雷诺兹”却是厄运连连。
这是迷雾阴影附体雷诺兹导致的肉身排异效果?
所谓排异,其实可以理解成本我意志对外异的驱逐。这不仅仅是个体身上,哪怕是世界本身,也有类似的排异机制。比如乔恩,就因为与本土意志的不契合,导致了后续一系列的悲剧,这也算是排异的典例。
不过,一般来说,排异并不算无解。只要你个体实力强大,完全可以碾压原生意志。
而且,排异机制属于被动防御,一般人还真没什么手段能完善这种被动机制。除非你有类似的反击手段,或者你开了挂。
雷诺兹有没有反击手段,安格尔不知道。可如果影响运势的“挂”,真的存在雷诺兹的天赋之中,那么这种“论外”机制,说不定就会成为本我意驱逐外异的主力手段。
而这种手段导致了雷诺兹就算本体不强,可也拥有了难以附身的天然属性。
安格尔不知道这个猜测是不是对的,可如果真是如此,那迷雾阴影现在应该很难受。
运势上扬的反面,便是运势极端的恶劣。
机关走廊的触发,证明了这一切。
只是,安格尔有点担心的是,这种厄运反噬如果没有上限的话,就算真的弄跨了迷雾阴影,雷诺兹的肉身估计也不会讨得什么好。
这属于伤敌一千,自损也一千的排异机制。
“希望找到雷诺兹身体的时候,他还能保持大致的人形吧?”安格尔看着地面那能看到皮肤组织的焦黑印子,在心中默默道。
……
基地实验室外。
巨大的“嗡嗡”声从远处传来,伴随着周围迷雾的翻滚,新一轮的法则气浪来袭。
在火焰法地外放嘴炮的费罗,此时也禁了声,眉头紧蹙着,望向法则气浪袭来的方向。
“为什么,感觉这种气浪的压迫力越来越大了?而且……声音好像距离这里也更近了。”
费罗心中莫名的忐忑,总感觉有些不好的预兆。
他低下头,看向手心中的一块黑色水晶,这是坎特交给他的,让他在危险的时候可以捏碎,到时候坎特就能感知并定位他的位置,跨越位面夹缝而至。
费罗在思考,要不要现在就捏碎。
此时此刻,不仅仅费罗在犹豫,藏在械者核心里的03号,也在踟蹰着。
她也感受到了那浩大的轰鸣声,同时,也听到了藏在轰鸣声之下的海兽悲鸣。她知道那是什么海兽,也知道那只海兽有非常神异的特点,绝对能成为实验最终目标的最好体材。
只是,她有些不解的是,那只海兽虽然强大,可01号都带出去那么多的战斗人员,还拿了那件珍贵的炼金道具,为何到现在还没拿下?
而且,从法则气浪的强度、以及轰鸣的声量,可以看出,战场似乎已经远离了巢穴,反倒是距离实验室越来越近。
这是遇到了僵持,所以将追逐战拖到了实验室?想要借助实验室的力量?
如果01号真的遇到了困难,试图借助实验室力量来针对那只海兽,那他现在返回实验室,很有可能遭遇到外面那群家伙的伏击。
03号明白,不能再等了。
她必须要有所作为,否则,别说等他们来救自己,01号回来被前后夹攻,失败的必然是己方。
可现在外面费罗看着,桑德斯等人又不露面,恐怕就是在守着她出去。
03号咬了咬嘴唇,再一次的看向手中的瓶子,里面那神异的果核依旧在对她散发着莫大的吸引力。
要不要吃了它?吃了它,应该有反抗之力,可未来她的前途就会变得莫测难料。
不吃它,以一己之力根本无法面对二级真知巫师。
03号犹豫了半天,还是将果核放下了。她想赌一把,就赌桑德斯不在外面。
如果赌赢了,她一个人面对费罗,就算暂时力有未逮,也可以冲向实验室,激活那最大的机关,里外联合。
就算赌输了,只要他们不一照面就强杀她,她也有机会吞下果核。
做出决定后,03号深吸一口气,目光坚定的看向外面那熊熊燃烧的火焰……
……
实验室地下四层。
“又来了。”尼斯感受着周围那无边无际的法则气浪,轻声道。
空气很安静,直到法则气浪消散,尼斯才再次打破沉默:“这法则气浪的强度,感觉没有一点下降的迹象,反倒是越来越攀升。”
“在靠近我们。”坎特直接定言道。
“法则气浪,如无意外是01号为了对付席兹幼崽搞出来的,它现在持续的靠近,是代表01号他们要回来了吗?”自从得知01号目的后,推断外面的情况,也变得简单起来。
坎特点点头:“应该要返回了。只是这次他返回,不一定是得胜。”
尼斯明白坎特的意思,如果真的得胜,法则气浪应该也会随之消失,没有消失意味着战事出了问题。
或许是低估了席兹幼崽的实力,又或者是高估了己方的配合。
但不管01号等人是因何回来,他们返回可能已经成了既定事实。
现在需要解决的是,他们该怎么办?
“不能再等了,尽快离开实验室。”坎特道。
这不仅仅是因为费罗在外面,需要去支援;还有一点最重要,01号如果真的将席兹幼崽引到了实验室,且在这附近杀死了席兹幼崽,他们这群人估计都会被波及。
格鲁兹戴华德若是震怒,绝对不可能去细分在场之人谁和谁一伙,肯定会一网打尽。
所以,尽快离开实验室范围是最好的选择。
实在不行,就想办法阻止01号对席兹幼崽的袭杀。
在他们做出决定后,坎特开始联系安格尔,尼斯则回头看了眼雷诺兹,发现他的魂体有些不稳,神色也有些恍惚。
尼斯以为雷诺兹是担心自己的身体,说道:“就算肉身没了,相信我,灵魂也能永生。”
雷诺兹却是迟缓的抬起头,尼斯从他那迷茫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雷诺兹之前或许根本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
事实也的确如此,雷诺兹满脸茫然的道:“啊?”
尼斯叹了口气,没有将他们的决定告诉雷诺兹,准备事成定局后,直接拐走他:“没什么……嗯,你刚才在想什么?”
雷诺兹:“我,我好像感觉,与自己的肉身联系变得薄弱起来,甚至,之前有一段时间,我完全感知不到了。就像是,他不存在了……”
尼斯拍了拍雷诺兹的肩膀:“你也不用担心,你的肉身说不定已经死了。”
雷诺兹:“……”
“你反正现在也无家可归,肉身也死了,以后就乖乖的加入灵魂山谷吧。”
雷诺兹:“……我好像又隐约感知到了点。”他的肉身好像还能抢救一下。
尼斯还想说些什么,另一边的坎特却突然道:“有情况。”
尼斯疑惑的看过去,却见坎特伸出手,在他的掌心中间,浮现出一块如夜色般漆黑的水晶。
此时,这颗水晶表面却是出现了一道道裂纹,裂纹蔓延的很快,不一会就遍布整颗水晶。
“是费罗捏碎了我给他的那块水晶,他那边可能出事了,我们立刻离开!”坎特道。
“可安格尔那边……”
坎特:“我已经将情况告诉托比与那只火精灵了,等会它们会告诉安格尔的。”
话毕,坎特直接捏碎了黑色水晶。
随着水晶粉末的散落,他们的面前瞬间出现了一道张牙舞爪的空间裂缝。
坎特:“我们走!”
尼斯也表情郑重的点点头。
这时,坎特补充了一句:“两颗魇光水晶的费用,记得后面补给我。”
尼斯的神情立刻从严肃,变得狰狞起来。
……
另一边,位于实验室一层的安格尔,也感知到了法则气浪的来临。
但安格尔并没有像以往那般停留,反倒加快了速度。
“托比,重力脉络。”安格尔一边迅速移动,一边开口道。
托比点点头,跃到半空扇了扇双翅,一阵阵灰雾立刻弥散开了,将他们彻底的包裹住。
有了重力脉络的加持,安格尔在法则气浪中可以做到行动自如。
安格尔的速度飞快,一道道走廊被他甩到身后,他已经感知到了,距离雷诺兹的肉身越来越近。
此时,迷雾阴影如果没有类似法则脉络的力量护佑,它必然会受到法则气浪的影响而停止活动,而这就是安格尔的机会。
只是,安格尔在奔跑间,也在思考着新的问题:轻松解决问题的机会有了,可怎样能让迷雾阴影不爆颅?
之前火鳞使魔被他抓住后,迷雾阴影直接来个头壳爆炸,这样的场面还历历在目。如果雷诺兹也被爆颅,那就算找到了他的肉身,也没什么用了。
安格尔左思右想,还是没有想出一个完美的解决方案。
最终,只能寄希望于雷诺兹的本我意志稍微给点力。
既然都能通过排异机制,窜改了运势,最好迷雾阴影想要爆颅的时候,也能出点岔子,让它没办法爆颅。
带着侥幸的心理,安格尔趁着法则气浪席卷的时候,冲过了一条条的走廊。
很快,安格尔再次来到了一条新的走廊。
这条走廊上的所有能量管都已经清空,内部闪烁光华的能量液全都消失不见,换来的是,走廊上弥漫的毒雾。
毫无疑问,这是一条机关走廊。
安格尔站在走廊外,视线透过幽绿色的毒雾,已然看到了不远处的一道身影。
从体型轮廓来看,就是雷诺兹。
只是,此时“雷诺兹”趴在地上一动不动,看上去像是死尸般。
“他死了吗?”丹格罗斯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不知道,不过可能是被法则气浪困住无法动弹。”安格尔说完后,直接走进了这条走廊。
走廊里的毒雾并不简单,它并不是游离在物质界的颗粒,而是属于一种能量毒素,所以风吹不走,普通能量护盾也无法防御。
对于学徒而言,这种能量毒素是一种难以抗衡的存在,一旦在逼仄空间形成雾状,轻松就能将学徒逼入绝境。
但对正式巫师而言,这种毒素却是连突破精神力护盾都不行,这是能级的碾压。
安格尔一步步的走到雷诺兹身边。
在这里,他已经可以清楚的看到,雷诺兹身上的“惨”状。
火烧冰冻,雷劈电打,每一寸皮肤都焦黑泛红,黑的是皮肤碎片,红的是血肉淋漓。
他的衣裤也已经完全消失不见,只能在残败的皮肤上还能寻到一些织物纤维,表明曾经他也是个体面人。
稍微幸运的是,雷诺兹至少看上去还算是完整,没有少胳膊少腿。但功能有没有丧失,那就未知了。
“……好可怜。”丹格罗斯摊开手掌,看着地上躺尸的人。它见过雷诺兹完好的魂体,再来看他破败的肉身,实在是有点难以入目。
这大概就是厄运反噬的下场。
安格尔都有些犹豫,要不要对现在的雷诺兹动手,他有点担心厄运还会继续影响周遭。
最终,安格尔还是召唤出魔力之手,将雷诺兹从毒雾中拖了出来。
然后,安格尔迅速的捆缚住雷诺兹,并且拿出一张禁魔的魔纹皮卷,想看看魔力真空环境下,能不能制止迷雾阴影爆颅。
很快,法则气浪消散。
安格尔开始严阵以待。
可法则气浪的余韵消失之后,已经不成人样的雷诺兹,却依旧没有动弹。
安格尔迟疑了片刻,用魇幻之力幻化出一只手,探向雷诺兹的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