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跳舞

好文筆的都市小說 穩住別浪-第五十六章 【怕!】分享

小說推薦 – 穩住別浪 – 稳住别浪 【抱歉抱歉,我人在外面,想起忘记设置定时发布了,紧赶慢赶的赶回来更新。 晚了点,各位,对不住啊。下次一定注意。】 · 第五十六章【怕!】 李青山这辈子也不是没见过能打的。 年轻的时候他刚混社会的时候,曾经跟过一个很有名的老大,沙船在江上采砂出身。 那个老大是学散打出身,一身的本事。李青山曾经亲眼看见,在一次另外一个沙船的船老大发生冲突的时候,自家老大一个人冲进人堆里去,一场混战,他一个人放倒了对面七八条汉子。 那个老大一顿能吃八两水饺加两瓶啤酒,说话嗓门大,身材健壮的如同个牛犊子。 然而,那又如何? 三年后,他被人砍死在沙船上,十几把刀砍在身上,砍的连个人样子都没了。尸体被人绑了块石头扔江里去了。 他四十岁的时候,跟人跑去缅甸做翡翠生意。 那时候有个老板,身边带了个非常能打的高手——那真的是高手! 李青山亲眼看见,那个高手能飞檐走壁,一套拳法打的虎虎生风。一掌能劈断碗口粗的那么根木棍子。 在缅甸的矿山里,跟人起了冲突后,那个高手一个人把对面十几个拿刀的人打的七零八落,就像赶鸭子一样。 然而,那又如何? 两年后,那个老板被人堵在了一个矿里,而那个高手,被两把双筒猎枪顶着身子,打成了蜂窝煤! 李青山从来就觉得,如今这个世道,“能打”根本不算什么了不起的大本事——小道而已! 武功再高,也怕菜刀。功夫再好,一枪撂倒! 如今这个世道,讲的是势力,是人脉,是硬实力,还有脑子。 一个人单枪匹马再能打,在真正的上等人眼里,他不过就是一把可以利用的刀。 今晚之前,李青山一直是这么认为的。 哪怕那天被这个小子扔下河,李青山也只觉得自己是被打了个出其不意。但真的要做好了准备,他堂堂身价亿万的李堂主,还干不过一个走单帮的? 用人堆,也能堆死你!! 然而,这次,李青山发现,自己错了。 · 这家遮风堂是李青山两年前开的新店。四层楼的买卖,有五千平的面积,吃喝玩乐一条龙。 场子里,除去那些拿工资的服务员不提,再撇去那些做皮肉生意的姑娘不讲。 真正跟着李青山混饭吃的人里,能打的当然有,有蹲过大佬的,有好勇斗狠的,有伤过人的……当然了,那种摇旗呐喊的更多。 但怎么说,这些人加在一起,假假也有三四十条汉子的。 结果呢? 不到几分钟的功夫,就在李青山楼顶的那个自己最大的休息厅里。五十多岁的李青山,觉得自己今天是见鬼了。 不是感叹的话。 是真的见道鬼了。有那么一会儿功夫,李青山觉得眼前这个少年可能根本就不是人,真的就是一个鬼。 二十多个汉子,拿着刀拿着棍,还关着门堵在一个屋子里。 居然连这个少年的一片衣角都没摸到! 没有血肉横飞,没有血流成河。 甚至此刻偌大的一个房间里,安静的如同鬼屋一样! 房间里明明灯火辉煌,可这个小子就如同一个鬼魂一样,在人群之中轻轻游走,不论是拿刀拿棍的,哪怕是舞的密不透风的,这个小子就仿佛全身没二两重,脚下仿佛不沾地,就这么飘着在人群之中穿梭。 凡是他走过的地方,伸手摸着谁一下,那人立刻当即就躺在地上!能喘气,但就是再也动弹不得分毫! 李青山留的后手也根本没派上用场,抓着孙可可完全没起到任何作用。那个用刀横在姑娘脖子上的家伙,连举刀或者开口威胁的机会都没有。陈诺直接飘了过去,在那人的身上轻轻摸了一下,拿刀的家伙当场就躺下了。 几分钟后,偌大的房间里,还坐着或者站着的,就只有三个人。 陈诺站在李青山面前,孙可可则坐在墙角地上——校花姑娘已经傻了,也不知道是吓的,还是惊的。 李青山这辈子就没像现在这么怕过! 几十年来,走南闯北。南边的山里钻过,背过黄金掏过翡翠。北边的雪林子趟过,和老毛子那儿都用罐头换过拖拉机。 见过刀,见过枪,见过死人,见过血。 但就因为见识广,此刻才更怕! 李青山意识到,眼前这个人,要弄死自己,只怕不必捏死个蚂蚁要难多少。 顶层的大休息厅里,横七竖八躺着二十多个手下,没一个还能动弹。 李青山面对着眼前这个少年,仿佛不是面对一个人,而是面对一条远古巨兽,一条能吃人的恶鬼。 他其实还有底牌。…

Read the full article

人氣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穩住別浪 ptt-第三十七章 【不開心了呀】看書

小說推薦 – 穩住別浪 – 稳住别浪 第三十七章【不开心了呀】 孙家的房子不大,那种建于八十年代末九十年代初的老式单元楼。这种老式的房子有个特点,就是客厅很小。格局规整——一点面积都不带浪费的。 两个卧室一大一小,平日里老孙两口子住主卧,小房间则是孙校花的闺房。 陈诺把孙校花放在沙发上休息,自己站在了客厅通往卧室的走道口子那儿,略一思量,大声道:“你们家药箱在哪儿?” 这个年代,家家户户都家里背着药箱的,体温计,以及一些常备的感冒药,退烧药,消炎药什么的。 毕竟平时谁都难免有个头疼脑热的,一般老百姓得个小病都自己先扛着,自己吃点药,弄不过去了才去医院。医院也远,而且这个年代,药店也没有开的大街小巷都是。 不像二十年后,很少有人在家里备这些了。一个美团送药,直接就送家里来——还能送TT呢。 孙校花晕晕乎乎,她确实是发烧了,刚才路上走着还行,这会儿进了家门,往沙发上一靠,却反而有些不清醒,含含糊糊低声道:“在我爸妈房间里,就在梳妆台下面的竹篓子里。” 陈诺嗯了一声,没掩饰自己的脚步声,故意松松垮垮的走了过去,拉开了主卧的门把手。 他开门的动作很大,直接推开门就走进去。 进门也没东张西望,直奔梳妆台而去。 安德森的身形如同一条游鱼一样,脚步轻如狸猫,无声无息的从房门后滑了出来,就落在陈诺的身后。 他整个人看上去就如同个鬼魂一样没有分量,看着脚步是沾着地面的,但一看身影移动却仿佛是飘着的感觉。 陈诺在屋子里走动,从门口晃到放在卧室里那张双人床侧面的梳妆台的时候,安德森的身形,非常诡异的游走,始终保持在陈诺的背后——这是一个视觉上绝对的死角。 而且,无声无息。 安德森在静静的打量眼前这个少年。 看着年纪不大,穿着蓝白相间的外套,走路的时候肌肉松弛,而且耷拉着拖鞋。 此刻这个少年就背对着自己,蹲在梳妆台前翻东西。 从身形上看,肩膀的肌肉是松弛的——没有任何戒备感觉。 安德森只用了一瞬间就做出了判断:这是一个普通人。 陈诺故意把自己的后背卖给了对方,没有做任何多余的动作和姿态,甚至连肌肉也都是放松的,看着就仿佛真的是一个毫无察觉正在一心翻东西的普通少年。 而实际上,就在他眼前,是梳妆台抽屉的铜把手。 把手上的漆已经磨光了,铜底上,陈诺能清晰的看见,自己的身后,一个白种男人正在紧紧盯着自己。姿态如同一只捕猎状态的猫科动物。 尤其是对方指间夹着的一枚钢针。 陈诺眼神一凝。 这是个高手。 而且……外国人?这就不是普通蟊贼了…… 陈诺翻出了药箱子,然后起身。 就在他起身的瞬间,安德森已经飞速的后退,身子贴在了墙壁上,然后他整个人仿佛违背了物理规律一样,身子贴着墙壁…… 就如同蜘蛛一样后退,然后爬上了墙壁,最后身子吸在了天花板和墙壁的交界处! 陈诺故意从他下面走过,没有抬头,甚至他的后脖子有那么一瞬间,就暴露在安德森手指间的钢针下。 出了主卧,陈诺随手把房门也带上,回到了客厅。 假装拿起暖水壶,茶杯,倒水。打开药箱找出了感冒药,又亲手喂孙校花吃了两粒。扶着她在沙发上躺了下来。 从头到尾,陈诺的眼睛其实都紧紧盯着主卧的房门。 几分钟后,他的眉头稍微松了松。 人走了。 陈诺想了想,伸手在已经迷迷糊糊的孙校花的后脖子上某个位置轻轻按了一下。 孙校花闭上了眼睛,沉沉睡去,陈诺则重新走进主卧。 看了一眼,人确实走了。 陈诺皱了皱眉,走到阳台上,扫了一眼,发现了左侧的铝合金窗有一丝缝隙。 伸手轻轻的打开窗户,手里收着劲儿,窗户无声无息的拉开,陈诺身子一跃就上了窗台,双手往外摸到顶沿,身子就如同一只狸猫般灵巧的滑了上去。 老孙家在五楼,上去,就是楼顶了。 楼顶空空荡荡无人,陈诺落地的时候目光已经扫过一遍了。 楼顶平日里也没人上来,地上的隔热水泥板有不少都已经破败烂掉了,还有一些则是乱七八奥摆放的空调外机,还有太阳能热水器的装备。 陈诺飞速的绕着楼顶的边缘跑了一圈,最后在左侧看到了楼下,大约十多米外,一个身影正在不慌不慢的离开。 戴着帽子,双手插着裤兜。 衣服的颜色和自己刚才在铜把手上看到的一样。 左右打量了一下四周。 这栋宿舍都光秃秃的矗着,周围没有什么住宅楼,远处则是一个工厂。 陈诺直接侧身翻了出去,双手轻扶挂在楼体外侧的排水管,身子直接顺着就滑了下去,整个过程不到十几秒。…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