逢春

vu5gh精彩言情小說 逢春 愛下-第210章 綠衣推薦-770kq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冯橙之所以生出跟踪宫女的心思,是因为白猫会出现在这里有些奇怪。
她刚刚想着韩、薛二人的事不知不觉走到这边,离着苏贵妃所住的畅心堂与白日喜欢待的临仙阁已经有了一段距离。
这边来往的宫人明显少了。
冯橙隐隐觉得有些蹊跷,加之想到这只白猫将来造成的恶果,心念一动就跟了上去。
宫女越走越快,越走越偏。
前方是一片树林。
夏日本就是树木最葱郁的时候,只一眨眼的工夫,抱着白猫的宫女就钻入林中不见了身影。
冯橙悄无声息跟上,远远瞧着宫女在一棵树下停下,来回踱步。
都市小世界
观察了一会儿,她小心靠近,趁着宫女往一个方向眺望时利落爬到了树上。
繁茂的树冠,绿色的裙衫,完美遮掩住少女身形。
冯橙坐在树杈上,发现还挺舒坦的。
树下的宫女就没这么舒坦了。
她走来走去,整个人都透着紧张不安。
在她怀中的白猫渐渐不耐起来,抬爪挠了一下子。
这一下抓在手背上,旧的血痕才消,又起了新的。
宫女低呼一声,柔声哄:“雪团你再陪我等等啊,回去喂你吃小鱼干。”
冯橙一听,下意识捂住了荷包,后知后觉想起临出门前白露把装着小鱼干的荷包全没收了,甚至还检查了要带过来的衣箱。
廢土生存守則
想到白露板着脸从衣裳堆里拎出来一个荷包,她就觉得这丫鬟严厉得丧心病狂。
她吃点小鱼干怎么了?
“喵——”回答宫女的,是懒懒一声猫叫。
冯橙看在眼中,嫌弃摇了摇头。
这只白猫性子太恶劣了。
聪明些的猫猫狗狗察觉到主人对某人不喜,对那人有不友好的举动不奇怪,可宫女明显是日常照料白猫的人,白猫挠起来毫不犹豫。
看起来,还是挠习惯那种。
只知道富贵人家太过娇惯孩子会出纨绔子,万万没想到太过娇惯猫还能出纨绔猫。
透过枝叶间隙观察树底下的一人一猫,冯橙对宫女等的人越发好奇。
终于一道颀长身影出现在视线中。
萌娘偽裝攻略 秋葉飛舞ing
看清那人模样,冯橙一愣。
竟然是吴王!
“王爷——”宫女快步迎上去。
吴王大步走过来,握住宫女的手:“绿衣,等久了吧?”
“没等多久。”宫女微微垂头,露出优美的颈子。
吴王揽着宫女走到树下,解释道:“从万芳园过来有些远,耽搁了一点时间。”
“王爷辛苦了。”
吴王叹了口气:“你也知道,这次邀请贵女来玩,就是为了看看有没有合适的王妃人选。”
“奴婢知道。”
吴王把宫女搂紧:“你放心,等我娶了王妃,就找机会向母妃讨了你……”
逆天攻略 舊客聽雨
冯橙听着吴王的情话,撇了撇嘴角。
白猫感觉到不适,在宫女怀中挣扎了一下。
吴王拎起白猫,一脸不悦:“别捣乱。”
宫女慌了:“王爷,别伤着雪团——”
吴王看着宫女手背:“小畜生又挠你了?”
宫女忙道:“不要紧的,雪团挠得不重。”
吴王把白猫提起,与它对视,冷冰冰道:“再胡乱挠人,把你爪子剁了!”
“王爷!”
知道白猫受伤了宫女会有麻烦,吴王警告过后,把白猫一甩。
白猫飞快窜到了树上。
一人一猫对上视线时,冯橙险些没忍住把白猫踹下去。
出乎意料的是白猫看到她竟然没有叫,而是陷入了诡异的沉默。
冯橙眼睛不眨盯着白猫,见它暂时没有闹腾的意思,移开视线继续看向下方。
宫女正抬头张望,美丽的面庞上满是焦灼:“雪团,雪团——”
吴王满不在乎拉住她:“别找了,跳到树上去了。”
“奴婢担心雪团跑丢了……”
重生之七彩神體 至尊輝少
吴王嗤笑:“你放心,那猫机灵着呢,丢不了。”
宫女还要再说,被吴王抵在树干上:“绿衣,好不容易单独见上一面,就不要在一只猫儿身上浪费时间了。”
“王爷——”回应吴王的,是一声娇羞无限的呢喃。
看到吻在一起的人,冯橙眼睛都瞪圆了。
又睁大眼睛看了一会儿,觉得这样不好,她捂住了眼睛。
“喵——”
一声猫叫让冯橙移开手,发现白猫正看着下方。
她微微皱眉,抬手把猫的眼睛蒙上。
白猫:?
不知过了多久,树下卿卿我我的二人终于分开。
“王爷,奴婢该回去了。”宫女整理着微乱的青丝与衣衫。
吴王抬手抚了抚宫女的脸颊:“明日还在这里等我。”
宫女犹豫着没有说话。
妖怪食肆 三無齋主
“这个时候不正是你陪雪团出来溜的时间么,不会让人起疑的。”吴王握了一下宫女的手,“后日母妃就要回宫了,到时候想这样相处就难了。”
宫女微微垂首,声音低柔:“那明日奴婢在这里等着王爷。”
吴王满意笑了,许诺道:“带着雪团回去吧,今年我应该就会大婚,等到明年春就向母妃讨要你。”
“嗯。”
见二人话别完了,之后定然是找白猫,冯橙推了推白猫。
白猫抬了一下爪子,似乎想到在这人身上从没占到过便宜,气哼哼从树上跳了下去。
“雪团!”宫女没想到白猫这么乖,在她与王爷分别的时候竟然主动下来了,发出惊喜的喊声。
白猫跳入宫女怀中,抬头看了一眼。
几片被踩掉的树叶飘下来,有一片落在宫女发髻间。
吴王抬手把落叶摘下,笑道:“我先走。”
“王爷慢走。”宫女目送吴王离开,不疾不徐理了理衣衫,这才抱着白猫走了。
好一会儿后,冯橙从树上轻盈跳下来,没了继续闲逛的心思,匆匆回了住处。
跟着宫女本来是心念一动,万万没想到会撞见吴王与宫女私通。
在以选妃为目的的游玩之地,吴王私会母妃身边的宫女,人品实在是堪忧啊。
而对冯橙来说,吴王私德如何先不说,吴王一方可是三番两次害她性命的。
于私,以德报怨可不是她的作风;于公,大魏之乱苏贵妃母子少不了责任。
明日吴王与宫女还要在老地方见面——冯橙想了想,心中有了打算。

r9ml7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逢春 txt-第209章 算計讀書-kte00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冯橙挺喜欢雾湖中那片名为长天洲的半岛。
岛上林木茂盛,鸟语声声,被湖水沁过的夏风带着湿润的凉爽拂来,一扫夏日的烦躁。
“冯橙——”身后传来一声喊,声音甜美。
没有转身,冯橙就知道喊她的人是谁。
来到拙夏园的贵女中,会直呼她姓名的人没有几个。
冯橙回过身来,看着走过来的粉衣少女容色冷淡:“有事么?”
薛繁花抿了抿唇忍下不满,笑道:“冯橙,我有些话想和你说。”
“说吧。”
“这里不太方便。”
冯橙扫一眼左右,纳闷看着她:“这里连一个宫婢都没有,不是很方便吗?”
“怎么没有,你看那边。”
冯橙顺着薛繁花手指的方向望去,一脸莫名:“这么远的距离,你说话又不是吼,担心什么?”
薛繁花被噎个半死,心中有些急了,可偏偏理由又站不住脚。
“我们还是去那边说吧,我找了个方便说话的地方。”
冯橙眸光微闪,扬唇笑笑:“不去。”
她才没有这个好奇心去听薛繁花会说什么,把自己陷入未知的麻烦中。
“有话就在这里说,要是没事,我就去那边了。”
见冯橙要走,薛繁花忙道:“是我哥哥的事儿。”
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她声音高了些,那名宫婢往这边看了看。
冯橙面色微冷:“若是令兄的事,就不必说了。抱歉,我要去那边走走,薛三姑娘请自便。”
“冯橙,冯橙——”
眼见冯橙转眼走远,薛繁花跺了跺脚,丧气往一个方向走去。
冯橙躲在树后静静望着薛繁花离开,悄悄跟了上去。
穿越亂世邂逅愛情:蔓蔓青蘿 樁樁
她不会听了薛繁花的话随对方走,但不妨碍悄悄跟着看一看对方有什么算计。
薛繁花心中窝火,越走越快,渐渐离湖边近了。
一名少女从树后转出,把薛繁花喊住。
帝級大明星
“繁花,人呢?”
韩烟凝往后看了看。
薛繁花沮丧摇头:“她不来。”
“不来?”韩烟凝脸色一沉,“你没说要说的是你哥哥的事?”
“说了,她就是不来。”
韩烟凝用手打了一下横在面前的树枝,忿忿道:“便宜她了!”
从容偷听的冯橙眉梢微挑。
这样看来,韩烟凝与薛繁花准备给她点教训,然后薛繁花以薛繁山为借口想把她骗过来。
骗过来准备干什么呢?
冯橙扫了扫四周。
长天洲三面环水,一面与湖岸相连。
与湖岸连接的那面在南,湖对岸的临仙阁在北。
她们目前在西边临湖的位置,树木遮挡之下,站在临仙阁是看不到这边情况的。
平静的雾湖笼罩着轻纱般的雾气,看起来恍若仙境。
冯橙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
要把她骗到这里,该不会是想把她推入湖里吧?
呼痛声响起。
“烟凝,怎么了?”
韩烟凝按着手,在好友面前不用掩饰气急败坏:“扎手了,痛死了。”
“我帮你把刺拔出来。”
薛繁花握着韩烟凝的手,小心翼翼给她挑刺。
二人折腾了一阵,薛繁花松了口气:“好了。”
韩烟凝用帕子按着手,目光冰冷:“冯橙这个贱人!”
“烟凝,她既然不来,就算了吧,其实我有些怕出事……”
韩烟凝冷笑:“怕什么,只是给她一点教训而已,能出什么事?”
薛繁花下意识扫了烟波渺渺的湖水一眼,咬了咬唇:“可她不来,我们也没法子。”
韩烟凝盯着薛繁花来时的方向,一脸不甘:“再住两日就要回去了,不能就这么算了。”
想到来的那日在冯橙那里受的气,本来容貌可人的少女面容变得扭曲。
薛繁花心头发紧,拉了拉她衣袖:“烟凝,反正我哥哥都和她退亲了——”
韩烟凝甩开那只手,气鼓鼓问:“你是不是想打退堂鼓?”
“我没有……”薛繁花又忍不住瞄了湖边一眼。
萦绕着雾气的雾湖冷清清的,哪怕是炎炎夏日,也会让人觉得湖水幽深冰冷。
要是掉进湖中,那些宫人赶不及的话,会死吗?
她不喜欢冯橙,可害一个人死这种事,从没想过。
“行了,这两日看情况吧。”
二人相处时,韩烟凝是强势的那一方,但薛繁花也是高门贵女,不是她的跟班。
见薛繁花流露出打退堂鼓的意思,韩烟凝气过之后,只好退一步。
薛繁花暗松口气,聊起别的话题。
盤龍尊者
冯橙听着都是些不相干的话,悄无声息离开,直接下了长天洲往别处走去。
長生在武俠世界
韩、薛二人的对话,在她心头激起不小的涟漪。
薛繁花说反正薛繁山与她退亲了……原来韩烟凝对她的厌恶,是因为她与薛繁山定亲吗?
宮女為妃
冯橙回忆起来,韩烟凝对她彻底冷脸,似乎就是她与薛繁山定亲那年开始的。
韩烟凝居然喜欢薛繁山,她可真是迟钝,竟然一直没有看出来。
冯橙懒得再想那二人的算计是什么,反正瞧薛繁花哄骗她的手段也不怎么聪明的样子。
她只要不听那二人废话,对方就完全无可奈何。
冯橙想着这些眸色越来越冷,突然停下脚步,望向一个方向。
一只白猫停在那里,静静盯着她。
是苏贵妃的白猫。
对视的瞬间,冯橙微冷的眼神转为不喜。
白猫一下子被激怒了,喵了一声向她扑来。
冯橙皱眉往旁边一闪,碍于追着白猫过来的宫人,没有教训这只不知天高地厚的猫。
随着白猫扑空,一声喊响起:“雪团,过来。”
異界之復制專家 武夜
白猫完全不理会宫女的话,再次扑向冯橙。
这次冯橙不躲了,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捏住了白猫的脖子,而那名宫女完全没看清她的动作。
“喵,喵——”凶狠激烈的猫叫声响起。
宫女愣了一瞬才快步走过来,脸色骇得煞白:“冯大姑娘,请您立刻放开雪团。若是雪团有事,您可就有麻烦了。”
婚姻歷險記
更重要的是她会没命。
看着花容失色的宫女,冯橙一手托着白猫,一手摸了摸它柔软的毛:“你误会了,我是怕它摔着,接住它呢。”
见冯橙把猫儿递过来,宫女不愿深究,顺着台阶下了匆匆离开。
冯橙盯了宫女背影一瞬,微一沉吟,悄悄跟了上去。

bujhx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逢春討論-第204章 請帖讀書-nsi8w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拙夏园建在西郊,园中亭台楼榭,曲桥湖光,到了夏日风光无限好,是等闲人不可入的皇家园林。
牛老夫人把手中的描金请帖翻来覆去看了好几遍,吩咐大丫鬟婉书:“去晚秋居请大姑娘来。”
今日不是去长公主府的日子,冯橙正窝在院中躺椅上闭目小憩。
清穿之四爺,給紈絝笑一個! 白瑰
阳光透过繁茂的枝叶细细碎碎洒下,暖意包裹着周身,让她睡意更浓。
一只肥猫挤在躺椅上,头枕着少女手臂,同样睡得香。
白露对于姑娘动不动跑到院中躺着晒太阳这样不淑女的举动早已见怪不怪,脚步轻轻来到她身边,喊道:“姑娘,婉书姐姐过来了,请您去一趟长宁堂。”
冯橙睁开眼,推了推赖在她胳膊上不动的肥猫。
太沉了。
来福也睁了眼,懒懒看来人一眼,重新把脑袋搭在冯橙手臂上。
“下去。”冯橙嫌弃赶猫。
她当来福的时候,可没这么懒。
来福满不情愿喵了一声,从躺椅上轻盈跳下来,慢条斯理走向婉书。
蒼龍魔法師 行健
婉书整个人都绷紧了。
大姑娘的猫一战成名,再战名声大噪,想想胡嬷嬷两次被挠花的脸,放眼尚书府谁敢惹啊。
好在花猫走到她身边,只是懒懒看了一眼就不紧不慢走了过去。
婉书暗暗松了口气。
她居然从一只猫眼中看到了不屑。
生气是不敢生气的,脸保住了就好。
狼性總裁:假面誘惑
“大姑娘,老夫人叫您过去。”婉书屈了屈膝。
这个时候祖母叫她过去能有什么事?
冯橙带了几分好奇来到长宁堂。
重生獨寵農家女
我真不是偶像
“大姑娘到了。”
门口丫鬟喊了一声,挑起门帘。
正喝茶的牛老夫人视线投向门口,就见穿着家常鹅黄衫子的少女不疾不徐走了进来。
绾着双丫髻的少女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发间不见华贵首饰,只簪了一朵半开的栀子花。
尽管每日都见,并因为大孙女失踪回来后的出格行为常感到嫌弃,这一刻牛老夫人还是忍不住在心中叹一声可惜。
若没有大丫头失踪的事,这张描金请帖就不是走个过场了。放在大丫头没出事前,带出去绝不会输给任何府上的姑娘。
“祖母叫孙女来有事?”冯橙见了礼,平静问道。
牛老夫人抬手,露出那张描金请帖,冲婉书点了点头。
婉书上前来拿起帖子,奉给冯橙。
冯橙打开扫过,看向牛老夫人。
“回去准备一下,两日后随我去西郊小住几日。”牛老夫人神色淡淡说出这话,心里又开始不是滋味。
帖子是贵妃娘娘下的,特意提了请各府姑娘去拙夏园玩,此次去游玩的真正目的不难猜测:十之八九是要给吴王选王妃了。
孙女出过事,去了就是凑热闹的,可这个热闹想不去凑也不行。
替身新娘
苏贵妃的面子谁敢不给呢。
冯橙对这种聚会没什么兴趣:“孙女还要去长公主府。”
天價嬌妻很透明 蘇少
“我会派人去与长公主说明情况的。”牛老夫人语气透着不容拒绝,“这是贵妃娘娘下的帖子,若是扫了贵妃娘娘面子,对尚书府没好处。”
见冯橙不语,牛老夫人干脆把话挑明:“你大了,也有主意了,祖母不妨给你透个底儿,这一次贵妃娘娘下帖子请各家夫人姑娘去拙夏园玩,很可能是给吴王相看合适的贵女。”
冯橙垂眸,一脸无动于衷。
牛老夫人睨她一眼,淡淡道:“带你去,你就当出去透口气,并没有别的意思,但贵妃娘娘的兴致不能扫,明白么?”
她倒想有别的意思,奈何孙女不争气,也是无可奈何。
冯橙沉默片刻,点点头:“孙女知道了。”
既然这样,那就去看看好了,她对那位享尽帝王宠爱的贵妃娘娘其实也很好奇。
“那就回去准备着吧。”牛老夫人上下扫量着孙女,微微皱眉,“挑几样像样的首饰戴着。”
十六岁已经到了可以压得住金玉首饰的年纪了,穿戴这么素净与各府贵女凑一起,岂不让人猜疑她亏待孙女。
担心孙女不听话,牛老夫人干脆吩咐婉书从妆奁中翻出几样首饰给冯橙带回去。
抱着首饰匣子回去的时候,冯橙有些感慨:倘若每次出去玩都有金银珠宝拿,她不介意多出去几趟。
以愛之名守護
苏贵妃广邀高门贵女去拙夏园游玩的消息传入太子耳中,太子忍不住对陆玄道:“这是听闻太子妃有喜,要给吴王选妃了。”
对太子来说,与宫外关系最亲密的人就是陆玄。
陆玄是他的伴读,也是嫡亲的表兄弟,来往起来不用太多避讳。
太子对陆玄说这些,既是讥笑吴王母子的急迫,亦是无奈自身处境,而能与他聊这些的只有这个表弟。
陆玄一听,登时上了心:“给吴王选妃?”
“是啊。”
“那是要请不少贵女过去?”
太子笑笑:“但凡门第不错的贵女,都在此次邀请之列。”
陆玄一听,眸色微冷。
这么说,冯橙也在受邀之列?
他本来对这些五花八门的游玩宴请丝毫不感兴趣,现在就不一样了。
想到冯橙出现在那样的场合,由着苏贵妃那个妖里妖气的女子挑剔,由着吴王那双死鱼眼打量,少年就格外不舒服。
冯橙有时精明,有时傻乎乎的,甚至不一定知道自己成了一个供人选择的物件。
这么一想,陆玄就生出与冯橙见一面的心思。
转日冯橙从长公主府回来的路上,马车被茶楼伙计来宝拦住。
冯橙轻车熟路上了二楼雅室。
“陆玄,你找我有事儿啊。”她在对面坐下,顺手接过陆玄递过来的茶杯。
茶水是温热的,刚好润喉。
“接到苏贵妃的帖子了么?”看着因为刚练过拳脚而面颊微红的少女,陆玄开门见山问。
冯橙捧着茶盏,随口道:“接到了。”
“你要去?”少年眼神微妙起来。
他以为冯橙对这种宴请没什么兴趣,可她这反应不像不去的样子。
“嗯,明日随我祖母一起去。”
少年一挑眉梢。
火影中的學習大師 沁水的鳥
帝少獨寵萌妻:老公,治麽
她居然真要去!
“那地方没什么好玩的。”少年不屑一顾。

4h1kl火熱都市异能 逢春-第201章 喜不喜歡鑒賞-txdhu

逢春
小說推薦逢春
冯桃往冯橙身边一坐,看到那一匣子首饰诧异问道:“大姐去逛珍宝阁了吗?”
“没有,长宁堂送来的。”
冯桃眼神一闪,警惕起来:“祖母送大姐这些干什么?”
莫不是打姐姐的坏主意吧?
对于长宁堂那位,自从看到长姐失踪回来时的情形,小姑娘就再没了好感。
冯橙笑着从匣子中拣起一支赤金红宝蝴蝶簪插入冯桃发间:“大概是看我最近乖巧听话吧。”
冯桃鼓着脸,将信将疑。
以前大姐也乖巧听话,怎么不见祖母一匣子一匣子送首饰呢。
总觉得没这么简单。
冯橙打量着在冯桃发髻间展翅的金蝴蝶,满意点头:“三妹戴着好看。”
冯桃抬手去摸蝴蝶簪,想要拔下来。
“三妹戴着吧,这支簪子很适合你。”
“可是这是祖母送来的——”冯桃犹豫着。
极品辣妈萌宝宝 1小五
“没事,送给我了就是我的。”
冯桃这才放了心,继续说起冯梅:“我听说给二姐定的是位品貌出众的庶吉士,祖父精心挑选的呢。”
冯橙忍不住笑:“我听着三妹好像很羡慕啊,以后三妹想要个什么样的夫婿?”
明月清风此夜
在冯橙面前冯桃也不害羞,笑吟吟道:“是不是庶吉士无所谓,关键要品貌出众。”
真说起来,冯尚书考虑到冯梅是二房唯一的女孩儿,给她挑的这门亲事还是有想法的。
张逍自身过硬,有着礼部尚书府这样的岳家扶持,将来一个四品跑不了。
四品官放在京城不算什么,若是外放可是州府最高长官了,这样的人足以支撑门户。
更不说万一有造化,入阁拜相都有可能。
“品貌出众啊?”冯橙笑意带了几分揶揄,“我觉得三妹对品貌出众的要求可不低。”
冯桃叹口气:“现实与理想还是有差距的,只求有陆墨七分美貌就够了。”
听妹妹提起陆墨,冯橙自然想到了陆玄。
单论长相,陆玄与陆墨一模一样。
“大姐,你呢?”
“什么?”
冯桃笑着凑近,满眼好奇:“大姐有没有想过将来的夫婿会是什么样?”
“暂时没想过。”
冯桃一脸不甘心:“我都想了,大姐怎么不想想呢?”
这,这不是骗人么。
“不行,大姐也要想想。”
小姐妹间的话题若是被人听到,恐怕会被嘲一声不知羞,可这个年纪的女孩儿,谁会对这个话题完全不感兴趣呢。
看着满脸期待的妹妹,冯橙认真想了想:“人品要好,长得要好,还能养得起我……”
她说着,脑海中突兀闪过一道熟悉的身影。
好像陆玄全都符合的样子——这般一想,冯橙下意识揉了揉脸。
冯桃听傻了:“大姐,你这要求和我不一个样吗。”
“比三妹要求还是高一点的,至少不能比陆墨丑。”
冯桃脱口而出:“那不就是他哥哥陆玄嘛。”
有人喜欢浓眉大眼,有人喜欢长眉细目,不同类型的两个人放一起比美丑可能有争议。一模一样的孪生兄弟,说陆玄不比陆墨丑,那真是毫无争议。
冯桃托腮,笑得促狭:“大姐,那你中意陆玄吗?”
傻王宠妻:娘子,求解药
冯橙老实摇头:“没想过。”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这还用想吗?”
见到陆玄时,冯橙想起冯桃这句话,望着坐在对面的少年陷入了深思。
喜不喜欢,不用想吗?
三妹说的那种谈婚论嫁的喜欢啊——那她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呢?
少女把纠结全都摆在了脸上,令陆玄摸不着头脑。
少年伸出修长的手指,在她面前的桌面敲了敲:“想什么呢?”
这么纠结犹豫,难道是想借钱么?
冯橙回神,看着近在咫尺的少年。
他的眉很黑,眼睛也很黑。
眸中微微带了笑意时,仿佛掬了月辉,格外吸引人。
这样的美少年当然是喜欢的,可是不是那种喜欢,她还不确定。
冯橙沉默得委实久了些,让陆玄肯定了刚才的猜测。
他解下荷包塞入冯橙手里,怕她尴尬,尽量以云淡风轻的神态道:“拿着吧。”
冯橙接着沉甸甸的荷包,还以为是吃的:“装了什么,这么沉。”
一打开发现是碎银子和一叠银票,冯橙愣住:“给我这个做什么?”
陆玄睨她一眼。
还嘴硬。
“带多了,替我花一点。”
冯橙看着陆玄的眼神微妙起来。
“怎么了?”
冯橙伸手想摸摸陆玄额头,想到人和猫不同,需要避嫌,又默默把手放下,带了几分关心问道:“陆玄,你是不是发烧了?”
“我好着呢。”陆玄微微敛眉,不明白话题怎么跳到这里了。
没有看到她见到一荷包银子而眼神晶亮的样子,少年隐隐有些失望。
“那是心情不好?”
机械智人之造人
所以散财找开心?
“没有。”陆玄越发觉得这话题不着边际了。
缠绵不休:危情总裁 浅珈檀
缺钱不好意思说他理解,他都主动给了,怎么总说些他听不懂的话?
陆玄暗暗觉得冯橙今日有些奇怪。
冯橙觉得陆玄今日才奇怪呢,拎着那墨蓝色的荷包问:“那你给我一荷包钱干什么?”
“不是说了,让你帮着花。”
“为什么?”
“让朋友分担花钱,哪有这么多为什么。”陆玄觉得冯橙也太要面子了,这种苍白无力的理由他都有点说不出口。
“那位林大人也替你分担过?”冯橙有些震惊。
这是不是有点败家了?
不是说不能借朋友钱,可这么散财不好吧。
为了让冯橙坦然收下,陆玄点头:“嗯。”
稍微有点对不住林啸,不过无妨,朋友不就是互相帮忙的么。
“那行吧。”冯橙一想陆玄既然有这个爱好,考虑到他帮过她这么多,那就别扫兴了,于是把荷包收起来。
陆玄见了,目露笑意。
他一笑,引得冯橙继续思考起刚才的问题:她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呢?
见她面上又露出纠结茫然的表情,陆玄也茫然了。
莫非钱不够?
明日歌 山河曲
无忧归田 芭蕉夜喜雨
可他出门只带了一个钱袋子。
室内安静了一阵,陆玄忍不住问:“说说吧,你遇到什么难事了。”
到底要用多少钱,就不能给个准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