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山易子

xrdl0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拜見君子 txt-第782章 西山城隍府之事閲讀-rc1zv

拜見君子
小說推薦拜見君子
官法,青山城隍府七品阴神,阴阳司使。
在图央率领鬼差、阴神,前往苦陀天的西山城隍府后,便由他统管着青山城隍府事务。他的能力还是不错的,图央在豐都城忙着鬼民户籍之事时,便是由他管理着青山城隍府事务。
而且经验丰富。
只要代管着城隍府时不出什么大错,基本都能够成为城隍,毕竟地府现在十分缺人。
他不是傻子,别人亦不是傻子。
大家都在努力。
而被图央带走的鬼差和阴神,基本都是副职,这让他们多少有些激动。
一个新的城隍府,只有副职,没有正职,这意味着什么?
傻子都明白。
所以,前往西城隍府的鬼差、阴神,都充满了干劲,以及期待着扶正……
“林石,游方殿乃是城隍府的重中之重,特别是在城隍府初建之时,你可是明白?”
在西山城隍府里,图央对着一名青年阴神道。
“府君,属下明白。”
林石道。
他乃是青山府游方殿的勾魂使,九品阴神。
不久后,他就率领四十余鬼差,入驻西山府的游方殿,训话后就派出游方鬼差,迅速查看四周的情况。
毕竟是陌生地方。
没有摸清情况,怎么运转游方殿?
毕竟游方殿的职责,乃是抓捕苦陀天的孤魂野鬼。
而现在的苦陀天,所有亡魂都是属于孤魂野鬼,都需要游方殿来进行抓捕。
虽然说,四十余名鬼差,占了将近图央带来的鬼差三分之一。
在游方殿里,也属于超编了。
但是。
对于现在的西山城隍府,现在的苦陀天来说,四十余名游方鬼差,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对于苦陀天来说。
即使是一万名游方鬼差都不多,甚至还不够。
而封青岩,只是暂时在各界,先建一座城隍府,至于苦陀天的第二座城隍府,还不知道在何时……
这时,不仅游方鬼差去摸清西山,或者说是苦陀天的情况,林石也没有闲着。
他以前并没有听说过苦陀天,所以还得他亲自去看看。
当他看到后,心里惊讶不已。
不过数天。
林石就大概把西山四周的情况摸清了。
虽然现在的西山城隍府,一穷二白,但是林石,很快就把游方殿运转起来。
他能成为青山城隍府,游方殿的勾魂使,其能力毋需置疑。
毕竟青山城隍府的游方殿,可不单单管着青山境,还兼管着整个周天下……
所以说。
軍火大
游方殿的权力十分大,鬼差也是最多。
而且。
在他查探苦陀天的情况时,顺便把西山城隍府,方圆百里的亡魂抓捕了。
四十余名鬼差,被他分为四队,分管着东南西北四个方位。
“报!”
一名游方鬼差,匆匆冲入游方殿,脸上带着些焦急道:“勾魂使,在吾等抓捕人间亡魂时,遭遇苦陀天的僧人的攻击,不让吾等抓捕亡魂……”
“抓捕亡魂,乃是吾游方殿天职,世间谁人敢阻挡?”
林石脸色立即沉下来。
“可是、可是,吾等乃是鬼差,府君曾有言,不可轻易与生人接触。”
豪門主母 浮光錦
那游方鬼差吞吞吐吐道。
“府君所言不与生人接触,不在世人面前现身,乃是因为阴阳有别,而不是让生人欺负。吾等,乃是地府阴兵、阴神,其天职就是抓捕亡魂,生人岂能插手……”
林石皱着眉头冷哼一声。
“那现在怎么办?”
游方鬼差道。
“若是那僧人再敢阻挡,便将其魂拘来。”
林石沉吟一下道。
“呃,勾魂使,那僧人的实力有些恐怖,恐怕吾等鬼差无法……”
游方鬼差迟疑一下道。
“鬼将级别?”
林石问。
“不知道,总之就十分恐怖,吾等根本就进不了门。”
游方鬼差摇摇头。
游方鬼差不仅有游方皂服,还有勾魂锁链或打魂神鞭,乃是专门克制神魂的神器。
一般情况下。
即使是普通的鬼差,持着勾魂锁链,都能够将鬼将境以下的魂勾勾走。
而且,地府的鬼差亦修炼。
现在地府的鬼差、阴兵,基本都是鬼兵境,即是相当于文人的文秀般。
即是修行的第三境。
林石蹙着眉头想了想,便道:“暂时不理会,先抓捕其他亡魂。”
“诺。”
游方鬼差行礼便退去。
毕竟现在的西山城隍府,太穷了,要阴兵没有阴兵,要阴神没阴神。
基本什么都没有。
林石打算先不理会,先抓捕其他亡魂再说。
若是强行去抓捕,有可能导致西山城隍府与苦陀对上,让西山城隍府无法正常运转。
先等等!
林石如此想着。
随着时间的过去,游方殿抓捕越来越多的亡魂,基本清空方圆千里的亡魂。
少將軍滾遠點
这让图央大为满意……
而且,这对于林石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机缘。
只要管理好游方殿,他便有可能成为西山城隍府的,第一任游方殿正。
虽然游方殿正只是八品阴神,但是其权力,不小二十四司使。
而且游方殿相对于二十四司殿。
较为独立。
特别是在城隍府初建之时,其重要性比二十四司殿,还要重要……
即使不是初建。
只要苦陀天的城隍府,不超过十座。
游方殿都是无比重要。
所以他在来到西山城隍府后,一直处于激动之中,整个人如同打了鸡血般。
逆路青春 我不是搬磚少年
所有的精力,都用在管理游方殿上。
不过。
随着时间的过去。
他发现越来越多的僧人,阻止游方鬼差抓捕亡魂,甚至还有僧人打伤了游方鬼差。
这让他大怒不已,毕竟是他的手下。
而且。
这是在打他的脸。
“报勾魂使,苦陀寺中不仅有僧人,阻止吾等勾魂,还打伤了吾等鬼差,取走了勾魂锁链。”
一名游方鬼差匆匆赶回来禀报。
“什么?”
林石脸色一变。
这段时间来,他岂会不知道苦陀寺?
这乃是苦陀天第一寺,寺中有着众多的高僧,但是听说在十余年前。
苦陀天与魔物大战,导致苦陀寺死伤无数。
不少菩萨境的高僧纷纷战死,但现在依旧是苦陀天第一寺,还有数位菩萨境的高僧。
“哼,找死!”
林石冷哼一声,就立即走出游方殿。
但是,在他正要走出西山城隍府里,眉头猛然一皱,毕竟是苦陀寺。
他现在只是九品阴神。
若是论境界,只是鬼将境而已。
以他的战力,怕是远远不是菩萨境的对手,即使加了阴神之位,也无法让他超两境战斗。
在鬼将境后。
每一境的差距都十分大。
看来只能禀报府君了,毕竟涉及到苦陀寺,苦陀寺不能小看,以免西山城隍府与苦陀寺开战了。
现在西山城隍府并不适合与苦陀寺开战。
“府君,林石求见。”
片刻后,林石就来到城隍大殿,准备将事情禀报图央,让图央来决断。
“林勾魂使啊,进来。”
图央道。
“拜见府君。”
林石走进大殿,便恭敬行礼。
“有什么事吗?”
图央正在翻阅着折子,片刻后就抬头看着林石,微笑道:“怎么了,遇到什么难题了?”
林石点点头,沉吟一下就道:“府君,自我游方殿行使神职以来,不时遭受苦陀天僧人的阻止,但属下并没有正面对上,以免事情闹大了。毕竟,我西山城隍府正初建,不宜与苦陀闹翻了。但是现在,苦陀天的僧人,却是越来越放肆,竟视我游方殿为无物。不仅阻止我游方殿勾魂,还打伤我游方殿的鬼差,夺走勾魂锁链……”
图央眉头大皱起来,他早就已经知道,西山城隍府在苦陀天,必定会遭遇种种阻力。
但是没有想到如此快,还打伤游方殿的鬼差。
在前世谁敢?
谁敢,谁就死!
没有丝毫的道理可讲,毕竟阴兵不可侵犯,地府神威不可藐视!此刻他猛然想起一句话:
神恩如海,神威如狱!
但是现在的地府,还没有做到,但做到了神恩如海。对于无数的亡魂来说,地府的存在,便是神恩如海了。
那神威如狱呢?
图央思索着。
其实,林石说得不错,毕竟西山城隍府正在初建,并不宜与苦陀天闹翻了。
若是闹翻了,对西山城隍府没有好处。
但是。
西山城隍府,就任由苦陀天欺压了?
这怎么可能?
西山城隍府,乃是代表着地府!
图央想到的是,谁敢阻拦西山城隍府,就勾走谁的魂。
但是,现在的西山城隍府,怕不是苦陀天的对手。若是开战了,西山城隍府有可能会输,或者会输得一塌糊涂。
最后只能请府主出来收拾残局。
府主自然可以一手压下苦陀天,但是最后却要府主出手,还要他这个西山城隍府干什么?
他这个西山城隍,合格吗?
既然不能与苦陀天开战,也不能任由苦陀天欺压,还要打出城隍府的威风。
这怕是有些难啊。
看来得自己亲自走一趟。
图央想着,就看向林石道:“可是苦陀寺?”
“不错,正是苦陀寺。”
林石道。
“我知道了,我会亲自前往苦陀寺一趟。”图央道,但想了想,又言:“你先前往苦陀寺一趟,说本府三日后亲自登门。”
“诺。”
冷血殺神
林石道。
此刻他带着数名游方鬼差,立即前往苦陀寺。
不久后。
他便来到苦陀寺。
但是苦陀寺佛光迸发,竟然让鬼差难以接近。
“这佛光,乃是专门克制亡魂,甚至连吾等鬼差、阴神,都受到一定的影响,亡魂能够在苦陀寺里活下来?”
林石有些疑惑道。
“勾魂使,乃是我亲眼看到苦陀寺的僧人,领着亡魂进入苦陀寺。”
游方鬼差道。
“可是确定?”
林石道。
“确定。”
“岂恨欺骗勾魂使?”
数名鬼差纷纷道。
林石点点头,身上就猛然迸发煌煌神威,瞬间就劈开浓郁的佛光,朝苦陀寺走,高喝道:“吾乃西山城隍府,游方殿正林石,奉府君之命告知诸位一声,府君三日后登门拜访。”
呼呼——
此刻一道道强大的身影,从苦陀寺中猛然飞出,身上迸发着无量佛光。
“西山城隍府?”
“游方殿正?”
“府君?”
“何人?”
有僧人纷纷问着。
此刻林石扫视一眼众僧人,脸色依旧有些傲然,却没有回答。
西山城隍府,乃是何等存在?
地府又是何等存在?
或许,只有传说中的天国,方能够比得上现在的地府吧?
所以林石有他的傲气。
他现在前来苦陀寺,只是转告一声而已,说完,他依旧没有理会众僧人,就转身走了。
“哼,装神弄鬼!”
有僧人大喝一声,就一掌朝林石拍来。
“找死!”
林石冷哼一声。
此刻挂着腰间的打魂神鞭,猛然被他抽出,狠狠地朝拍来的僧人打去。
呼呼——
打魂神鞭顿时迸发耀眼黑光。
瞬间打在僧人的灵魂上,让僧人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或者反应过来却无法抵挡。
“啊——”
那僧人惊恐惨叫,感受到灵魂在颤栗,目光里浮现骇然之色。其他僧人看到,脸色猛然一变,感受到打魂神鞭子的恐怖。
林石打出一鞭后,并没有继续打,冷眼扫视一下就收回鞭。
“哼,神威岂是汝等能侮!”
林石冷哼一声。
“你是何人?岂敢在我苦陀寺出手?”
有僧人怒喝道。
“何人?”
林石冷着脸,身上蓦然迸发煌煌神威,道:“现在可知,吾是何人?吾乃地府阴神,掌管西山府游方殿,主管抓捕苦陀天亡魂……”
“地府阴神?”
“诸位可是听说过地府阴神?”
“阴神倒是听说过,但是没有听说过地府是什么。”
“还有,那什么西山城隍府,又是什么?我苦陀天,何时有西山城隍府?”
此刻苦陀寺的僧人皆是有些疑惑。
不过,有些僧人却似乎想起什么,好像在不久后,苦陀天有什么恐怖的存在降临……
似乎就是主管着苦陀的亡魂。
难道……
此刻林石没有再多说什么,带着数名鬼差转身离开了。
“哼,不知是从哪里来的孤魂野鬼,竟敢自称是阴神?还主管抓捕苦陀天亡魂?”
“我苦陀天的亡魂,何须你来抓捕?”
有僧人怒道。
“他身上,似乎,的确有神的气息……”
也有僧人凝视着离开的林石道。
自从与魔物大战后,苦陀天的僧人都变得火气较大了。
……
……

r06c6笔下生花的言情小說 拜見君子討論-第772章 晉封爲大賢看書-j7st4

拜見君子
小說推薦拜見君子
马面归位了。
但是此刻,它并没有什么事情要做,只在站在九幽鬼河后做河神……
现在封青岩要做的,就是完善阎罗十殿。
或者说是地府。
不过,地府最核心的还是轮回。
若是轮回只有沉沦黑狱一个轮回之道,那么轮回亦不完整。所以,封青岩要做的事情,还是要寻找到诅咒石磨中的长生密码,去完善轮回六道……
此刻他盘坐在还魂崖上,目光一直落在轮回潭上。
其实他的目光,一直深入轮回潭,来到轮回磨齿中,去寻找长生密码……
可惜依旧没有寻到。
不知何时。
封青岩收回目光,眉头微微蹙着。
马面归位了,一个圣境中的存在,难道就放在那里摆门面?而且,不论是周天下,还是巫山界、昆墟界等,皆是他的轮回之梦世界,根本不存在什么大敌……
轮回之梦世界里的生灵,皆是生死相随的亿万生灵,皆是为了助他演化轮回。
他现在最需要的是,轮回演化成功。
降临死者生界!
不过现在,轮回算是演化成功了吗?
应该是算了。
或者,只算是成功一半。
“亡魂还没有投胎转世,轮回还不算成功。”封青岩思索片刻道,就站起来朝轮回潭走下去,“既然用眼睛无法寻到,那么就亲自去寻找……”
他踏空而下。
但是数步间,就已经下到万丈下的轮回潭上。
轮回潭很大,散发着神秘的轮回气息,犹如一潭散发着幽光的湖水。
封青岩没有迟疑,身影瞬间没入轮回潭。
此刻。
他犹如走进时光通道般,有种无比神秘的感觉,但是总觉得差了些什么,才导致无法转世轮回。
在沉下去时。
封青岩在思索着,打量着时光通道……
不久后。
犹如时光通道般的磨眼,就走到尽头。
尽头自然是磨道。
磨道外便是恐怖的磨齿,只是恐怖与幽深,并没有所谓的轮回。
“难道问题出在这里?”封青岩想着,“磨齿,轮回通道……”
按理来说,亡魂进入轮回潭,直接通过轮回通道去转世投胎,不应该是直接通过磨齿。
“难道是把磨齿,化为轮回通道?”
片刻后,封青岩如此想着,就朝磨碎面走去,仔细看着巨大的磨齿。
磨齿上依旧有着反刻的魂文。
可是。
他还没有寻找到长生密码,如何化为轮回通道?
此刻他闭上眼睛,由任磨齿推动自己,一点点在磨碎面上旋转,最终来到了磨槽上。
但磨槽只有一个出口,便是沉沦黑狱。
这便是轮回唯一的通道。
他凝视一阵沉沦黑狱,便顺着磨槽走回去,回到磨碎面上继续寻找生长密码……
时间一点点过去。
他还是没有寻到长生密码。
而在此时,他站在磨槽边缘上,似乎在凝视着轮回石磨般,但是无法看到全景。
只能看到一部分。
“既然是轮回六道,应该有六个磨槽才对,为何现在只有一个磨槽?”
封青岩思索道。
“一个磨槽,唯一的磨槽……”
此刻,他似乎猛然想到什么,脸色愣了愣,道:“难道是因为磨槽的缘故?现在轮回石磨只有一个磨槽,所以只有地狱道?若是轮回石磨有两个磨槽,三个磨槽……”
这岂不是……
封青岩猛然有些激动起来。
如此想想,似乎的确如此,现在的磨槽,乃是原先诅咒石磨的磨槽。既然原先的磨槽,乃是通过沉沦黑狱,那么它就很有可能,就是唯一的地狱道……
若是要寻找到长生密码,则是需要开辟第二个磨槽。
封青岩越想越觉得有可能。
诅咒石磨不知道存在多少年,拥有过几位主人,又经过了多少万年的推演,却依旧没有推演出长生密码。
很有可能是没有第二个磨槽。
但是。
如何开辟磨槽?
这怕不是易事。
或者曾经,就有人如此想过,要为诅咒石磨开辟第二个磨槽,可惜最终没有成功。
此刻封青岩的眉头皱起来。
既然他能够想到,想要开始第二个磨槽,那么自然有人会到想……
而且。
凡是能够拥有诅咒石磨,而不被反噬的人,至少都是至高级别的存在。但是,他们最终没有开辟出第二个磨槽,岂不是说明开辟磨槽不容易?
而他呢?
现在连圣境都不是。
又有什么能力来开辟第二个磨槽?
不过有想法了,总归要试一试,或许开辟磨槽,乃是唯一寻到长生密码的办法。
此刻他伫立在磨槽壁上。
而磨槽外,乃是混沌般的黑暗,似乎与诸天连接般。
轰!
片刻后。
封青岩手中出现一柄君子之剑,猛然斩在磨槽壁上,欲要在磨槽壁上斩出一道口子。
但是磨槽壁坚硬无比。
根本无法毁。
也就是说。
他想用蛮力开辟磨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看来只能借用外力了。”
封青岩道。
但用什么外力?
封青岩认真思索着,自己所掌握的力量,发现只有幽冥法则之力,方能够有资格试一试。
此刻他从轮回石磨里出来。
回到还魂崖上。
呼呼——
无数的法则锁链,或大或小,或粗或细,从幽冥的天宇垂落下来,朝他缠来……
犹如要融入他体内般。
这时他隐约感受到,似乎他便是幽冥,幽冥便是他……
如神般存在。
片刻后。
他立即进入轮回石磨,身上拖着无数法则锁链。
此刻他强大到极点,即使是诸天的至高来到他的幽冥,亦不过是任他宰割的蚂蚁而已。
或许。
这就是最强的存在。
他拖着无数的法则锁链,来到磨槽,站在磨槽壁上,大喝一道:“开!”
无数法则锁链,蓦然化为一体,犹如一柄巨大无比的黑刀。
猛然斩在磨槽壁上。
砰!
磨槽猛然震动起来。
此刻,不仅磨槽震动起来,就连轮回石磨都在震动。
封青岩还看到在他斩下那一刀时,似乎就连轮回石磨外的混沌都在震动……
其实他不知道。
在他斩那一刀时,整个诸天万界都在微微震动……
不过他的眉头却皱起来了。
虽然磨槽壁震动,但是依旧坚不可摧,竟然没有一点的伤痕。
“难道是我想错了?”
他想着。
但是,此刻他再斩出一刀。
轰隆隆——
在轮回石磨震动时,幽冥亦在震动。
或者说,整个诸天万界,以及他的轮回之梦世界,都在震动。
“还是不行?”
封青岩的眉头大皱,于是斩出第三刀。
磨槽壁依旧不开。
他只能放弃,没有继续斩下去。
“看来只能另想办法了。”
封青岩道。
可是,连幽冥法则都无法劈开磨槽,天下间还有什么力量,能够劈开磨槽?
岂不是说。
他无法寻找长生密码?
若是寻找不到长生密码,只有地狱道的轮回,算什么轮回?
又有何意义?
呼——
他深深吸了口气,长长吐出。
到底是哪里出问题了?
或者说,寻找长生密码,根本不是他所想的,开辟第二个磨槽?但是现在的轮回石磨,却只有一个磨槽,一个通过沉沦黑狱的磨槽。
这也是说。
即使他寻找到长生密码,也无法使用?
所以。
还是磨槽的问题?
时间一点点过去,他觉得还是磨槽的问题,只要开辟出第二个磨槽,长生密码不寻而现……
“有何种力量,可开辟磨槽?”
封青岩在问。
或者说,是我的境界未到?
不久后。
他从轮回石磨里出来,回到还魂崖上,还在想着何种力量,可开辟磨槽……
他要寻到那种力量。
于是。
他来到阎罗十殿,是地府之力吗?
但地府之力,不就是幽冥法则和轮回之力交替演绎的力量?此刻,封青岩愣了一下,难道是轮回之力?
这时他回到轮回石磨的磨槽壁上。
“开!”
源源不断的轮回之力,通过轮回石磨而来,落在他的手上,化为一柄巨斧。
轰!
磨槽在震动。
但依旧不伤,没有半点的痕迹。
“开!”
片刻后,他斩出地府之力,但结果依旧如此。这三种力量,乃是他现在所掌控,最为恐怖的力量……
任何一种力量,都可战圣境,甚至可灭圣境。
但是伤不了磨槽壁。
“不是……”
封青岩摇摇头,就从轮回石磨时出来,回到人间。
在幽冥里,他没有寻到可斩磨槽的力量,只能来人间看看,到底有哪种力量可斩磨槽。
此刻他行走人间,身影飘忽无比。
眨眼间。
已经大半年过去了。
他依旧没有寻到,可斩磨槽的力量。
或许在他的轮回之梦的世界里,根本就没有力量可斩磨槽……
“既然轮回之梦世界没有,难道死者生界有?”
在东海上,封青岩蹙着眉头道。
片刻后。
他没有再行走人间,而是来到儒城,进入圣地去读书了。他并没有惊动多少人,回到圣地,见了一下教主,便来到二十七书山。
刚开始时。
他无法读进去。
一脑子在想着轮回石磨,想着轮回六道……
但渐渐地。
他终于读进去了。
脑子里不再有什么轮回,不再有轮回六道。
眨眼间。
一年就悄无声息过去了。
他终于晋封为大儒,接着晋封为大贤……
一日之间连破两境,令圣地震惊不已,但是,似乎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并不奇怪。
当他晋封为大贤时,似乎明白了很多。
而在此时。
他晋封为大贤的消息,迅速传开,令天下震动不已。
当消息传回葬山书院时,无数学子兴奋,狂欢,就连书院的教谕,都激动不已。
封圣终于晋封为大贤了。
那么。
距离圣人还远吗?
在书院的后殿里,东楼晦感叹不已。
此刻,他微笑对着安修道:“知守,现在你是何感想?想不到吧,连青岩都晋封为大贤了。”
“这是喜事。”
安修微笑道。
说感想吧,的确有些,毕竟是他的弟子。弟子能够晋封为大贤,身为老师,自然是开心……
不过,他并没有急。
他的目标,乃是圣境,只是感觉自己的境界,还没有夯实而已。其实,他想晋封为大贤,也不过是数日之间的事情了。
现在他只是压制着,没有破境而已。
“就这?”
东楼晦愣了一下。
“弟子还是很开心的。”
安修道。
东楼晦耸耸肩膀,道:“唉,不懂你们……”
“老师,青岩突然破境,怕是……”
安修抿着嘴唇道。
“怕是什么?”
东楼晦疑惑问。
“不知道,弟子总是感觉,会有什么大事。”安修蹙着眉头,道:“其实,青岩不该如此急着破境,他亦知道。但是,他现在却破境了,怕是有什么事情,需要他破境……”
“需要他破境?”
东楼晦愣了一下,道:“破境不是顺其自然?以青岩现在的实力,不需要破境亦可解决啊。”
“所以,他破境了。”
安修道。
“你说是,青岩现在遇是什么难事了,需要他破境,才能够解决?”
东楼晦皱了一下眉头。
虽然他不知道封青岩的真正实力如何,但是却知道,天下间,已经没有几人,能够是封青岩的对手。
或许连剑圣都不是。
既然现在封青岩急着破境,岂不是说,是圣境中的存在?
“难道是禁忌?”
东楼晦诧异道。
“应该不是。”安修摇摇头,道:“禁忌有白衣君镇压,不需青岩去镇压……”
“那除了禁忌……”
东楼晦有些疑惑起来。
除了禁忌,他实在想不出,人间还有谁是圣境中的存在。
“或许不是天下,而是天外。”
安修道。
“天外?”
东楼晦眉头大皱,道:“难道是天外之敌?若是天外,有圣境的存在,亦不奇怪……”
“弟子想来想去,只有天外。”
安修道。
“看来,的确只有天外了。”
东楼晦点点头。
“若真是天外,弟子怕是无法再等下去了。”安修感叹一声,“弟子总不能看到青岩一人,去抵挡天外之敌……”
东楼晦笑了笑。
“老师。”
而在此时,门外出现一个声音。
东楼晦和安修皆是愣了一下,显得十分意外,青岩何时回到书院了?他才刚刚接到封青岩晋封为大贤的消息,当时封青岩还在儒教的圣地里……
这,才过了多久?
封青岩就回到书院时?
即使封青岩晋封为大贤,也不可能瞬间回到书院啊。
“青岩?”
东楼晦不太确定道。
“回夫子,正是青岩。”门外,封青岩持礼而立,道:“今日弟子回书院,乃是向老师辞行……”
……
……

td1wl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 拜見君子 連山易子-第767章 幽冥大變……讀書-wy8h2

拜見君子
小說推薦拜見君子
哗啦啦——
雨依旧在下着,但是渐渐变小了。
此刻在豐都城外的荒野上,涌来越来越多的鬼民、阴兵,皆是激动地展开双臂,犹如要拥有着雨水般。
“天上下种子了,天上下种子了。”
不少鬼民在兴奋大呼。
他们没有去想,为何天上会下种子。
他们现在只知道,有了天上掉落下来的各种种子,大地上就会结出各种果实。
而他们就有了食物,肚子不会再挨饿。
“呜呜,不用再挨饿了,有食物了。”
有鬼民激动道。
他们看到,掉下来的种子竟然发芽了。而且,那芽长得很快,钻出来后就扎进泥土里,继而长出嫩绿的小叶子……
此刻。
即使是城里的鬼伯、鬼王,都忍不住目瞪口呆起来。
“奇怪了,这天上怎么会掉落种子?”豐都城的城墙上,一名中年模样的鬼伯,凝视着远方的一颗种子,满脸愕然和不可思议道,“而且,顷刻间就生根发芽,简单不可想象……”
“的确不可想象。”
有鬼王点头。
这时,不少鬼伯掠出豐都城,来到荒野大地上,一边淋着雨一边看着掉落的种子。只见种子落地不久,就立即生根发芽,不过愣了一会儿,就看到芽苗有几寸高了。
“种子发芽了。”
“种子发芽了。”
四处传来一个个惊呼声。
因为种子生长得太迅速了,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生长。
“这芽苗怎么长得这么快?”
一名鬼将瞪着滚圆的眼睛,因为他从雨水中接到,看了几眼扔落地上的种子,竟然有一尺余高了。
“不知道……”
有鬼将摇头。
不过半个时辰的时间。
荒野上的鬼民,就看到四周的芽苗在迅速生长,或是稻苗,或是麦子,或是果树,或是松树……
种类繁多。
有些芽苗,他们根本就不认识。
豐都城的城墙上,图央和大统领等鬼王,忍不住惊叹眺望着荒野,看着各种芽苗以恐怖的速度生长。
不过短短的一个时辰。
一些禾苗已经长成稻禾,都开始抽穗了。
“府老,这应该是府君所为吧?”
大统领迟疑一下问。
“除了府君,天下间还能有何人,有如此神通?”图央回神过来微笑道。
“的确。”
大统领点点头。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看不透府君了。
或者说,他从来都没有看透过府君,府君一直深不可测,让人无法窥视……
“走,去看看。”
图央道。
说完,就一步步往城外走去,落在远方的一片荒野上。
这时的雨,已经变得蒙蒙细雨,图央站在一束稻禾前,仔细观察着稻禾抽穗……
“长谷子了。”
图央微笑道,目光里透着希望,犹如一个老农般。
若是说鬼民户籍,乃是鬼国之根,那么鬼民的粮食,方是鬼国之本……
现在幽冥能够长生粮食。
鬼国可无忧。
在人间。
民,不可一日不食。
在阴间,对于鬼民来说,亦如此。
“府老,你说府君此是何神通?‘春风化雨’?还是‘五谷丰登’?”大统领随着图央而来,看着四周的庄稼忍不住道,毕竟庄稼的长生速度,实在太过吓人了。
在他印象中。
即使是农家的“春风化雨”和“五谷丰登”神通,都不可能如此恐怖啊?
倘若有如此恐怖,人间何来殍饿?
“都不是。”
图央道。
“那……”
大统领好奇问。
图央只是摇摇头,就看着身前的稻谷,看着谷子一粒粒饱满……
“府老,现在我幽冥能够生长庄稼,是因为之前的‘生气’?”此刻大统领再问,“按理来说,人间的庄稼、植物,根本无法在我幽冥生长,府君是从何来寻来的种子?”
“这些种子,府君是否改造过?”
“若是没有改造过,这些种子不可能在我幽冥生根发芽……”
大统领不断问出心中疑惑,图央闻言,心里也有思考过。
但是,他并没有答案。
不过,他却知道一件事,府君乃是幽冥的主宰。
“府君乃是幽冥之主宰,主宰着世间生灵的阳寿、阴寿,主宰着世间万物生死存亡,专司人间夭寿生死,统管幽冥吉凶、善人寿终,接引超升……”此刻图央想了想,便微微仰头说道,“更加造化我幽冥万物。这,只不过是改造一下种子,让其适合幽冥而已,对于府君来说,并不算什么……”
“幽冥主宰?”
大统领闻言有些愣住了。
主宰世间生灵的阴阳之寿,主宰着世间万物的生死存亡,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这怕是连曾经的圣人,都无法做到吧?
可是府君现在……
好像只是鬼王啊。
据他所知,府君一直只是鬼王境,只是实力远超鬼王境而已。
他十分的确府君没有成帝。
若是成帝了。
天地必生异象,天下皆知。
但是,并没有,说明府君并没有成帝……
所以。
他有些无法理解,府老所说之言。
此刻图央看了一眼大统领,只是道:“待鬼国建成,等地府建成,你便知道何是主宰了。”
“地府?”
大统领有些疑惑。
但是图央没有再多言,只是惊叹看着成熟的谷子,还小心翼翼摘了一粒,放进嘴里……
破壳,吐壳,嚼米粒。
“味道不错,似乎蕴藏着淡淡的冥气。”
图央连嚼边细细感受。
大统领见到,上前两步,也摘了一粒谷子,放进嘴里嚼起来,眼睛蓦然一亮,道:“这谷子,的确十分适合吾等鬼族……”
“府君岂会做无用功?”
图央道。
而在此时。
在荒野的四周,不少鬼民、**惊呼起来,指着一些稻禾喊道:“长谷子了,长谷子了。”
“太疯狂了,这才多久?”
有阴兵震惊道。
这些种子是吃了什么,竟然长得如此疯狂?从发芽到抽穗,再到谷子成熟,不过是一个时辰多而已。
“真长谷子了。”
“谷子成熟了。”
不仅鬼民疯狂,就连阴兵都疯狂了。
这时不少鬼民控制不住,疯狂去摘一串串的谷穗,还把谷子往嘴里送……
在谷子成熟时。
不少鬼民发现,那些果树苗,都已经有数尺高。
“快看,果树开花了。”
一名阴兵指着不远处的一棵果树道,顿时无比期待起来,“等下,是不是要结果了?”
这时,雨终于停了。
但是,天地间弥漫着浓郁的雾气,使得天地使白茫茫一片。
“结果了,真的结果了。”
不过片刻间,那名阴兵便见开花的果树,现在竟然开始结果了,心里显得激动不已。
一串串的小果实,挂满了枝头。
而且在迅速长大。
这时,那阴兵迫不及待摘下一个果子,连皮都没有去掉,就往嘴里送,道:“这果子能吃,这果子能吃……”
“啊,呸!”
“好酸!”
“好酸,我牙齿都快要酸掉了。”
那阴兵连忙吐出来,酸得整张脸都皱起来,似乎牙齿真的要酸掉般。
“有得吃就不错了。”
这时旁边有阴兵笑道,就打量那株果树,“还有,这果子还没有熟,对了,好像这是檬子,自然是酸……”
“檬子?”
吃果子的阴兵愣了愣。
“这檬子在楚国才有,你没有见过?不会是把它当成橘子了吧?”
那笑言的阴兵道。
“呃,有些像……”吃的檬子的阴兵道“也就是说,这些檬子,即使成熟了,也是酸的?那,这檬子能吃?”
“能吃,但不是直接吃……”
阴兵道。
在他们说话间,檬子已经渐渐变黄了。
当他们回神过来,蓦然发现自己竟然不是站在光秃秃的荒野上,而是好像站在某处森林里,到处都是花草树木……
原本大地上。
只有一层稀薄的小草。
但是现在,丈余高的大树随处可见,竟然遮挡了他们的视线。
这是因为之前有浓郁的雾气,挡住了他们的视线,而他们亦没有去注意……
当雾气渐渐散去。
他们回神过来时,才猛然发现天地变了。
“不就是下了一场雨吗?天地就变成这样了?”吃檬子的阴兵震惊道,“这、这,还是幽冥吗?难道我已经回到了人间,其实这里并不是幽冥了?”
此刻他举头张望。
但是被四周茂盛的林子挡住了视线。
天地变得生机勃**来,到处都是欣欣向荣的花草树木。可见地上的小草开着花,树上的枝头上挂着果实……
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犹如在梦里般。
“或许吧,这里真的不像是幽冥,幽冥不是这样的。”
笑言的阴兵道。
“太像人间了,若不是天地间弥漫着冥气,谁会认为此地为幽冥?”
吃檬子的阴兵惊叹道,心里对府君敬佩不已。
在四周。
无数的阴兵和鬼民,都生出如此感觉,幽冥犹如换了天地般。
幽冥不像幽冥。
反而像人间。
这一幕,让鬼伯都有些承受不起,心脏在砰砰跳着,不要问鬼伯为何有心脏……
无数的鬼民和阴兵疯了,一个个都被眼前的景象吓到。
只是下了一场雨而已。
幽冥就变了一个样?
不少鬼民兴奋大喊大叫起来,一时去摘果实,一时去摘野花……
“啊,小唯快过来,这里有一条小溪。”
一个女鬼民惊喜叫道。
小唯闻言,就兴冲冲地跑去,在小溪里嬉戏起来。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下了一场雨了,外面就长满了树?”城墙上的阴兵,目瞪口呆看着城外的林子,脸色震惊不已。
无数鬼民、阴兵从屋走出,来到城外的荒野上。
“咦,那条白色的,是什么东西?”豐都城里,有鬼民指着酆山上的一处悬崖道,“不要告诉我,那条白色的东西,就是瀑布。”
“好像真是瀑布。”
有鬼民点头。
“幽冥都有瀑布?”
“幽冥就不能有瀑布?刚刚下的是什么?有雨水,自然会有河流,有瀑布,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还有,幽冥原本就有黄泉河……”
“呃……”
鬼民愣了愣,便道:“可是,你不觉得有些怪怪的吗?幽冥不像幽冥,没有半点恐怖阴森的样子……”
“你想幽冥阴森森?到处都是恶鬼啊?”有鬼民忍不住翻白眼道,“我觉得,这样挺好的,像是还活着一样,嗯,的确还活着,只是少了肉身而已……”
“的确挺好的,就是觉得少了些什么……”
有鬼民点头。
这时的豐都城,都差不多空了。
莫要说是鬼民,就连阴兵都跑出去了,都跑出摘野菜,摘野果,摘谷子……
“走!”
“到城外摘果子去。”
“带着篮子,快去挖野菜。”
在豐都城外,有鬼民在大喊,疯似般冲去。
“冲啊。”
“快跑啊。”
“迟了就被人摘完了。”
有鬼民在大喊,导致鬼民跑得更快了,犹如一阵风般。
此刻城墙上的阴兵,都有些忍不住想掠出城了,去尝尝幽冥的果实是什么味道……
“那里有一条河。”
有鬼民指着山下的一条河流道。
“还真有一条河。”
有鬼民看到后道,显得有些惊讶的样子,“你们说,河里会不会有鱼?”
“应该没有。”
“这条河,才形成多久?怎么会有鱼?”
“这,有关系吗?在两个时辰前,山下有果树吗?有谷子吗?现在全都有了。”
有鬼民如此说道。
众鬼民一想,觉得有几分道理。
毕竟之前什么都没有,都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说不定连鱼都天上掉下来呢?
冲下山的鬼民,一窝蜂般涌去。
“稻谷,稻谷!”
有鬼民看到不远处,有一小片的黄澄澄的稻子,显得惊喜不已。接着,他又发现,不远处还好有几株麦子……
鬼民快速跑过去,抓住一条稻穗在看着。
只见谷粒饱满,每粒谷子都黄澄澄的,就赶紧摘下一粒谷子,放到嘴里慢慢嚼起来,有些激动道:“不知道能不能留种?”
虽然现在大多数鬼民,都冲着那些可以直接吃的果实而去。但是,同样有不少鬼民冲着那些麦子、谷子等农作物之类去。
因为他们意识到种子的重要性。
虽然说果实的核,一般都可以作种子,但是这些果树的生长周期长,没有三五年怎么会开花结果?
难道日后,也会像今日这般?
只要种子落地就会生根发芽,一两个时辰就可以结果?
……
……

29grq火熱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拜見君子》-第762章 鬼門前的白衣人是誰?鑒賞-tbb12

拜見君子
小說推薦拜見君子
黑暗下。
封青岩伫立在黄泉鬼地上空。
此刻有无穷无尽般的轮回之力,从幽冥尽头的轮回磨盘里涌出来,与一条条的法则锁链交织在一起,渐渐演化出一座神秘的鬼门,与前世的鬼门关并没有什么两样。
轰隆隆——
第一城后鬼雾滚滚,发出阵阵轰隆声。
虽然在很早的时候,周天下早已经没有必要,继续镇守黄泉鬼地。但是,雄伟的第一城里,依旧镇守着一些文人……
还是有一位大贤在坐镇。
因为谁都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恶鬼,从黄泉鬼地里涌出来。
这时继续镇守第一城的文人,听到城后黄泉鬼地传来震动声,立即警惕起来。
“黄泉鬼地有异动!”
一名大儒喝道,立即从第一城里飞身而来,朝黄泉鬼地掠去。
因为曾经万里宽的黄泉鬼地缩小,因而在第一城后,留下了不小的地方……
此刻鬼雾滚滚,散发着神秘气息。
那名大儒并没有贸然闯进去,只是警惕凝视,只是觉得黄泉鬼地更加神秘和诡异了。
他感受到地面在震动……
咻——
一道身影飞射而来,也没有贸然闯进鬼雾。
“拜见乌夫子。”
那名大儒看清来人就赶紧行礼。
来人乃是一名老者,正是儒教的大贤,乌墨,乌夫子。
乌夫子点点头,蹙着眉头打量鬼雾,但是鬼雾在滚滚弥漫,竟然让他难以看得清……
“乌夫子,难道是黄泉鬼地再次缩小了?”
那名大儒沉吟一下道。
“看不清,但有可能。”乌夫子道,沉默了片刻就言,“你守在此地,待老夫入鬼雾中一看。”
“乌夫子,还是小心些。”
大儒提醒道。
“莫须担心,应该没有什么事。”乌墨道,“若是真出事了,青山城隍府不可能不警示……”
青山城隍府数十万阴兵入幽冥,怎么可能瞒得过所有人?
这也算是周天下默许之事。
所以,有青山城隍府挡在前面,乌墨并没有太过担心,不过并没有鲁莽地往前闯去……
此刻乌墨说完,便小心翼翼往鬼雾里走去。
鬼雾墨黑。
几乎挡住了他的视线。
他发现有古怪的气息在流转,让他心神有些不宁,似乎鬼雾里隐藏着什么大恐怖般。
这使他心中疑惑不已。
虽然黄泉鬼地一直笼罩着鬼雾,但是没有像现在这般古怪。那让他心神不宁的气息,似乎是今日方出现……
“难道是幽冥出事了?”
乌墨诧异想着。
但是,幽冥里毕竟镇守着数十万阴兵……
随着越接近鬼雾深处,他的心神就越来不宁,似乎有恐怖的死亡在笼罩着他。
这很诡异。
他从浓烈的鬼雾里,感受到恐怖的死亡气息。
这让他心头一骇。
堂堂的儒家大贤,会畏惧死亡?
自然不会。
但是。
不是他内心在畏惧,而是他的灵魂在畏惧。
准确来说,应该是敬畏。
此刻乌墨心中一愣,自己会敬畏鬼雾?那么鬼雾里到底隐藏着什么,竟然可让自己的灵魂不得不去敬畏?
在好奇之下,乌墨并没停下来,反而加快速度走进去。
随着他深处,时而鬼雾浓稠如墨。
鬼气森森。
那种灵魂上的敬畏,似乎更浓烈了。
他迟疑一下便就停下脚步,忍不住眯着眼睛看去,隐隐约约看到浓稠的鬼雾里,好像隐藏着一座巨大的石门……
“石门?”
乌墨诧异不已。
曾经的黄泉鬼地上,怎么会有一座石门?
不过,那种令灵魂敬畏的气息,正是从石门上散发出来。此刻,他忍不住往石门走去,想要看清石门是什么东西……
不久后。
他越来越靠近石门。
只见石门浑身墨黑,似乎刻画着一些古老而神秘的符文,在鬼雾里闪烁着阵阵的寒光。
不过在冰冷中,透着几分粗犷,散发着一股荒凉的气息。
“这是什么门?”
乌墨蹙着眉头好奇打量。
他的目光很快就被石门前,立着的十六只面目狰狞恶鬼吸引了。
石门前的十六恶鬼,形态各一,或是血盘大口大张,或是张牙舞爪,或是怒目瞪眼,凶恶而恐怖……
只见它们栩栩如生,犹如活着的一样。
显得无比恐怖。
“这、这是‘诡异’?”
乌墨心头骇然,猛然退了几步。
似乎石门前上的十六恶鬼,不仅仅是“诡异”,还有可能是“禁忌”。但幸好,十六恶鬼只是石像,并不是真的恶鬼,要不然根本无法逃。
呼——
乌墨深深吐了口气。
但是,十六恶鬼只是石像,便散发着超出大贤级别的气息,如何不让他震惊?
他猜测。
石门前的十六恶鬼石像,还真有可能是“禁忌”。
不过,石门前怎么会立着十六禁忌石像?
是谁人所立?
片刻后。
他的目光终于从十六恶鬼石像移开,落在整座石门上。
只见石门始终笼罩着无法驱散的黑暗,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令他的灵魂在微微颤栗……
这,
似乎是一座生死之门!
而在石门之后,则是一片的灰蒙蒙,如同一片混沌般。
什么都看不清。
“这座石门通向哪里?难道是通向幽冥?黄泉鬼地消失了,化为一座石门?”
乌墨暗想着。
见石门并没有什么异动,就控制不住靠上去。
他看到石门上,刻画着古老而神秘的符文,似乎更清晰两分了。但是,那些符文从来没有见过……
很晦涩,很神秘。
“这是什么符文?”
乌墨被石门上的符文吸引了。
他感觉石门上的符文,蕴藏着神秘的力量,似乎与灵魂有关……
但在片刻后。
他猛然被惊吓到一身冷汗,脸色有些发白起来。
因为在石门前,一直背站着一道白衣身影,但白衣身影与石门融为一体般。
他自从看到石门,就没有看到白衣身影……
但是白衣身影却一直在。
一直背对着他站着。
而他却看不见。
这……
真的很诡异。
乌墨真的被吓了一跳,连脸色都发白了。
“石门前一直站着一个人,为何我之前没有注意到?”
乌墨心中有些恐惧想着,不由自主地退了几步,生怕引起白衣人的注意。但是看着看着,他就发现白衣人的背影,似乎有些熟悉……
这,有些像是封圣……
好像真是封圣。
难道真是封圣?
乌墨迟疑起来,盯着白衣背影。
但是,封圣什么时候变得如此吓人?
此刻,一直背对站着他的白衣身影,看起来真的很瘆人,似乎是死亡之主般。
主宰着生灵的灵魂。
他的灵魂在畏惧,在颤栗……
“封圣?”
乌墨迟疑再三,还是轻声唤出来。
他觉得,站在石门前的白衣人,就是封圣……
但是白衣人并没有转身,也没有回应,一直在凝视什么。
这时,乌墨才发现白衣人微微仰着头,似乎在看到石门上的牌匾,好奇之下就顺着看去。
——鬼门关!
只见字大如斗,字字泣血,慑人心神,让人心生恐怖。
“鬼门关……”
乌墨的灵魂猛然颤动起来,似乎遭遇巨大的冲击般,令灵魂都颤栗不已。
他脸上浮现骇然之色,脚下连连退了数步。
但是他的眼睛,却一直盯着“鬼门关”三个字,似乎无法挣脱般。
他脸色再次发白……
白得如纸。
此刻,他整个人犹如丢了魂,呆呆立在那里不动,如同木雕泥塑般。
久久无法回神过来。
当他回神过来时,发现鬼门关早已经消失不见。但是,他的脸色依旧苍白,灵魂依旧在颤栗……
“鬼门关,鬼门关……”
乌墨渐渐恢复过来。
这,乃是死者之门,是灵魂之门,更是阴阳之门。若是将它当成,仅仅是通向幽冥的门户,那就错了……
因为鬼门关与阴阳有关,与轮回有关。
唯有轮回。
方可有鬼门关。
而幽冥有了轮回,不再是曾经的幽冥。
此刻乌墨并不知道,但是却知道鬼门关,并不仅仅是通向幽冥的门户。
它蕴藏着,一股让人说不清的感觉……
可以灵魂颤栗。
似乎见到了鬼门关,便见到了死亡般。
正因为是死亡,他的灵魂才会颤栗,才会畏惧。
清醒过来的乌墨,见到鬼门关消失了,心里略微松了口气。因为,那鬼门关实在太过恐怖,太过诡异了……
还有那十六恶鬼石像。
总感觉不简单。
似乎那就是禁忌!
“那白衣人是不是封圣?”
乌墨思索着,他觉得是封圣,但封圣怎么会与幽冥有关?因为白衣人给他的感觉,那座神秘的鬼门关,便是白衣人一手所建。
他沉默了片刻,继续往鬼雾深处走去。
但是。
鬼门关消失不见了。
只剩下浓稠的鬼雾,以及恐怖、阴森的气息。
一个时辰后,他还是没有寻到鬼门关,似乎彻底消失不见了。不知为何,他心里有些失落……
“那人到底是不是封圣呢?”
乌墨还在想着。
不过他却发现,似乎连最后通向幽冥的通道,都没有了。
黄泉鬼地彻底消失了?
“难道是因为鬼门关的缘故,才导致黄泉鬼地彻底消失了?”乌墨从鬼雾里出来,边走边想。
“乌夫子?”
一直守在鬼雾前的大儒,隐约看到有影子从鬼雾里走出,便高声喊了一声。
“是我。”
乌墨回应。
“乌夫子,可是发现什么?”
那大儒迎上两步。
“一座很神秘的石门,名为鬼门关……”
乌墨蹙着眉头道。
“石门?鬼门关?”
大儒有些诧异,问:“这是什么门?有何作用?”
“不知。”乌墨摇摇头,道:“给人的感觉,便是与死亡有关。”
“乌夫子,之前的黄泉鬼地震动,是否与那鬼门关有关?”大儒问,此刻黄泉鬼地恢复了正常。但是,他又觉得哪里有些不正常,似乎是变得更加诡异与神秘了?
似乎头顶上笼罩着死亡……
“应该与鬼门关有关。”乌墨想了想便点头,说:“后来,鬼门关突然消失了,我几乎寻遍了黄泉鬼地,都没有再寻到它。不过,却发现最后的黄泉鬼地,都消失不见了。”
“也就是说,黄泉鬼地彻底没有了?”大儒有些惊喜道,“这对我周天下来说,乃是一件好事,不用再担忧恶鬼来袭。”
“嗯,的确是一件好事。”
乌墨猛然醒悟过来。
但是。
他却有些担忧鬼门关啊。
谁鬼门关到底是什么存在,会不会危害周天下?还有,鬼门关上的白衣人,到底是不是封圣?
“乌夫子是在担心那鬼门关?那鬼门关到底是什么来历?”
大儒看到乌墨满脸忧虑便道。
乌墨点点头。
“还请乌夫子,详细说说鬼门关。”
大儒对鬼门关顿时好奇起来。
乌墨详细说起来。
“这么说,乌夫子还是无法确定,鬼门关上的白衣人,到底是不是封圣?”
大儒闻言后,也有些惊讶。
他见乌夫子蹙着眉头思索,便道:“乌夫子,你说像封圣此般神出鬼没,深不可测的人,我周天下还有几人?”
“除了白衣君,应该没有了。”
乌墨想了想道。
此时,他的眼睛猛然一亮,提起白衣君的名字,他突然觉得鬼门关上的白衣人,似乎正是白衣君……
“白衣君?”
大儒亦愣了一下。
原本他是想说,鬼门关上的白衣人,有可能就是封圣。但是,在乌夫子说出白衣君时,他却更觉得应该是白衣君了。
“不错,白衣君!”
乌墨猛然道。
他越来越肯定,鬼门着的白衣人便是白衣君。
怪不得鬼门关前立着的十六恶鬼石像,犹如散发着“诡异”般恐怖的气息。
似乎又像是“禁忌”般。
这个天下。
只有白衣君方可镇守禁忌!
那么,白衣君在鬼门关前,立十六尊恶鬼石像不算什么。甚至,十六恶鬼石像,有可能就是“禁忌”……
“不错,一定是白衣君!”
乌墨再次道。
“乌夫子确认了?”
大儒有些惊讶,原先还不知道是何人,现在提起白衣君,就确定是白衣君了?
乌墨大概说了一下自己的猜测。

hj5p2優秀玄幻小說 拜見君子 連山易子-第747章 山有不祥,莫去相伴-uw90u

拜見君子
小說推薦拜見君子
滚滚血海里。
原本低眉垂眼,满脸慈悲相的白衣和尚,面目突然变得狰狞起来,身上迸发出来的万丈佛光。
刹那间化为恐怖黑光。
一尊尊从佛光中降生的佛陀,猛然转化为一头头地狱恶佛般,弥漫出滔天的杀气。
血淋淋的眼洞里,迸射出两道犹如实质般的杀气。
白衣和尚化为地狱恶魔了。
这让封青岩愣了愣,白衣和尚似乎是因血后的缘故,才会如此……
白衣和尚乃是冲血后而来。
“府君,这小和尚是谁啊,感觉不简单啊。”
这时血后立即警惕起来,化为一大片血海挡在封青岩身前,道:“奇怪了,这小和尚似乎入魔了,很有可能已经化为恶鬼了。”
隆轰轰——
此刻降生于血海的无数佛陀,猛然朝血后攻击上去。
一个个佛掌猛然拍出。
但是。
现在所有的佛陀都已经黑化了,变得无法狰狞,面目犹如地狱恶鬼般,根本不是什么佛陀。
佛掌变成了鬼掌。
迸发出诡异的阴风,似有无数的怨灵生出。
怨灵的嘶吼、咆哮,犹如穿透灵魂般,直接在人的心神里响起,让人感受到灵魂阵阵撕裂。
在无数佛掌之下。
血海的上空立即撕裂,瞬间出现无数的裂缝,产生恐怖的混乱之力。
天地犹如要崩溃般。
血后不动,但是身体迅速膨胀,化为一座百里血海,欲要把白衣和尚收入血海般。
但此刻。
虽然血后化为百里血海了,但是却无法向前,似乎被白衣和尚挡住了。
百里血海只能向后膨胀,差点把封青岩给收了。
封青岩看到这一幕不由一惊,白衣和尚似乎比他想象中还要可怕,只是……
他现在还没有搞清楚,眼前是什么情况。
血后和白衣和尚之间,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导致白衣和尚一见到血后,就立即黑化了?
现在的白衣和尚完全黑化。
在黑化后。
他身上的不祥,终于显化出来了。
他身上有诡异的东西生出,化为各种恐怖之物,嘶吼地朝化为血海的血后攻击上去。
血后想把白衣和尚收入血海里。
白衣和尚亦想生吞了血后,裂开一张巨大无比的嘴,朝血后所化血海咬去。而之前降生的佛陀,此刻亦犹如恶魔般,化为各种恐怖的怪物,裂开一张张大口,朝血海咬去……
“府君,这是什么鬼东西?”
血后有些愕然和惊心道,白衣和尚身上迸发出来的气息,令它有些心悸……
似乎可以传染它一样。
这导致它收了,也不太敢收,以免自己发生不祥了。
“血后,小和尚似乎认识你啊。”封青岩走到一边观战道,“是不是你杀了他?”
“应该不是啊。”
血后道。
但想了想,又不太敢确定,谁知道是不是以前干什么?
“双目被挖……”
封青岩仔细观察着白衣和尚。
但此刻的白衣和尚,还能称为和尚呢?这分明就是一个狰狞而恐怖的怪物,完全看不出人样……
不过,似乎正是看不出人样,所以暴露出一些之前看不到的情况。白衣和尚体内的血,似乎早已经被吸光了,只剩下佛法所化的佛血……
血?
这会不会真是血后的干什么?
轰!
在封青岩思索间。
白衣和尚猛然被血后轰飞。
但是,封青岩之前有令,不可伤,更不可杀,导致血后放不开手脚。
一时之间竟然被白衣和尚压着打。
这让血后大怒不已。
“哼,一个死人,也敢在我血后面前逞威?”
血后怒火道,猛然化为一尊巨大无比的血人,一拳就把白衣和尚给轰飞了。
但是白衣和尚不死不灭,一次次疯狂杀上来。
不过,待血后放开一些手脚后,很明显就占了上风,白衣和尚并不是对手。
封青岩看了一阵,便往仙山而去。
白衣和尚都已经化为怪物了,自然没有阻止,似乎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斩杀血后。
在白衣和尚一次欠被轰飞,甚至还被砸断无数骨头后,似乎彻底怒了。此刻只见白衣和尚,终于扔掉了手中的木鱼,仰天咆哮起来,身后有无数的血浪升腾而起……
这是?
血后愣了一下。
在它愣着时,便见白衣和尚与血海融为一体般。
“不好!”
血后心里猛然一惊。
这血海,可不是普通的血海里,似乎隐藏着神秘而不祥的血量。
若是让白衣和尚与血海融为一体,自己还不一定就是对方的对手,甚至对方还有可能把它拉入血海之底。
它对血海之底十分忌惮。
似乎可镇压它。
正往仙山走去的封青岩,猛然停止脚步回头看去,看到白衣和尚已经和血海将要融为一体。
此刻血海在异变,剧烈震动,令天空崩裂,产生可怕的力量。
诡异的气息在弥漫,似有不祥在发生。
“血后,这是怎么回事?”
封青岩蹙着眉头问。
“府君,我不知道,似乎小和尚是血海孕育出来的血灵。”血后不太肯定道,猛然朝白衣和尚杀去,欲要将其分离出来,不让其与血海融为一体,“府君可有办法阻止?若是让小和尚与血海融为一体,恐怕无法再困住他了。”
“没有。”
封青岩摇摇头道。
“……”血后愣了愣,便有些迟疑道:“府君,血后倒是有个办法,但是血后无法控制其结果,结果有可能是好,有可能是坏……”
“什么办法?说来听听。”
封青岩道。
“我本身乃是一座血海,或许可以吞噬这座血海……”血后满眼期待道,“只要先一步把血海吞噬了,小和尚就无法再与血海融为一体了。”
封青岩闻言,眉头微微蹙起来。
“府君,再考虑来就不及了。”
血后焦急中催促道。
“那你现在为何不阻止?”封青岩眯着眼睛道,“难道小和尚在与血海融为一体时,乃是无敌的状态?”
“呃,府君……”
血后愣了愣,就连忙道:“府君,小和尚打不死啊,根本就阻止不了。”
“你这么想吞噬血海?”
封青岩问。
“府、府君,我吞噬了血海,可以变强一些。”血后小声道,“这座血海不简单,很强,很神秘,也很恐怖,只要我吞噬了,可能会让我变强,甚至拥有血海本身所有的力量……”
封青岩蹙着眉头沉默不言。
他对十六禁忌,一直没有放心过,一直在暗中关注,以免发生意外。所以,他并不知道血后吞噬了血海后,会发生些什么……
恢复记忆?
或者是其他?
这座血海很有可能与血后有关,毕竟血后就在此出世。谁知道血后吞噬血海后,会不会挣脱鬼门的控制?
这是他最担心的事情。
禁忌能够听话,完全是因为轮回演化盆和鬼门的缘故。
至于它们为何会被轮回演化盆和鬼门压制,甚至是控制,他现在还没有搞清楚。
十六禁忌的来历十分神秘。
他并不清楚。
“府君,小和尚快要和血海融为一体了。”
血后见封青岩久久不说话,神情显得越来越焦急,一副迫不及待要阻止的样子。
“原来这样。”
封青岩点点头,便道:“不过,你就不怕,吞噬了血海,会导致你发生不祥?我要说清楚一点,这血海之下可能隐藏着不祥的源头,有可能会导致你亦发生不祥。”
“呃……”
血后似乎愣了一下。
但是不知为何,它对血海越来越渴望了。
似乎只要吞噬了血海,一切皆会恢复过来,一切记忆亦会想起……
“府君,现在只有吞噬了血海,方能阻止小和尚啊。”
血后焦急而无奈道。
此刻封青岩反而笑了一声,觉得血后还真不能吞噬血海,谁知道吞噬血海会不会挣脱鬼门的控制?
“我来试一下。”
封青岩突然道。
“……”
血后有些惊讶,不知道府君如何阻止小和尚。
这时在封青岩的脚下,已经漂来了之前白衣和尚扔掉的木鱼,他捡起来看了看就敲击起来。
一声声木鱼声响起,犹如千古钟声般。
嗡——
木鱼声悠扬。
犹如穿透了万古的时空。
正在融合血海的白衣和尚,听闻木鱼声后猛然一僵。
那化为怪物的头颅,缓缓转头朝封青岩看去,一双怪物之物缓缓合在胸前。
合十。
渐渐地。
滚滚血海平静下来。
崩裂的天空迅速恢复过来。
狰狞而恐怖的魔佛,慢慢变成了俊秀的白衣和尚……
这时封青岩有些惊讶,血后更是愕然不已。
他只是姑且一试的想法,谁知道效果如此好,一切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小和尚,你的木鱼。”
封青岩递上木鱼微笑道。
白衣和尚一步步而来,空洞的双目依旧血淋淋,但是已经充满了佛性,犹如佛陀降世般。
在走来时,小和尚的嘴巴一直在动,似乎是想说话。
但是说不出来。
他在努力说话,但是依旧无法说出来,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阻止他。他伸出手,想要写什么,还是无法写出来……
他想通过意念,要显示出什么。
还是无法显示出来。
在封青岩注意到他的嘴巴时,小和尚却已经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低眉垂眼。
一切都恢复了原来的样子。
但是封青岩的眉头却紧皱起来。
在他注意到小和尚的嘴巴时,通过口语,似乎是在说“不祥,莫去”的意思。但是,他无法确定小和尚所说的言语,与他所说的语言一样。所以无法肯定小和尚,是不是在说“不祥,莫去”……
虽然他无法确定小和尚的言语。
但是,根据眼前的情景,小和尚应该是说“不祥,莫去”。
“我知道不祥,正是因为不祥,我才会去。”
封青岩道。
此刻小和尚在百丈外停下,依旧低眉垂眼,似乎在等着什么。
封青岩立时明白过来,手中的木鱼就缓缓向小和尚飘去。
小和尚接过木鱼,一边轻轻敲击,一边低念着经,血海里的魔佛渐渐恢复过来,镇压血海……
但是在片刻后。
小和尚再次猛然抬头,血淋淋的眼洞里,迸发出可怕的杀气。
似乎要再次黑化了。
封青岩见到,赶紧把血后收回鬼门。
而正要黑化的小和尚,愣了愣,就恢复过来,依旧阻止在封青岩身前。
不祥,莫去!
封青岩苦笑一下,这不是又回到起点了?
小和尚阻拦他前往三仙山,他放出血后,小和尚黑化,欲要与血海融为一体。他收回血后,小和尚恢复过来,继续阻拦他前往三仙山……
看来只能换个禁忌了。
不过,小和尚为何与血海融为一体?
他还是没有弄清楚,血后和小和尚之间的关系,要不要将血后放出来,继续观察一阵,看能不能弄清楚一些事情?
想了想,还不放了。
他担忧有些控制不住血后,一下子将血海给吞了。
“血海,三仙山,不祥……”
他闭上眼睛思索。
可惜还是没有想起什么,但是血海却横在三仙山前?
为何?
三仙山能够投影在轮回之梦里,说明三仙山很有可能是仙之一脉,最为标志性的存在。
那血海很有可能是三仙山发生不祥后才形成。
那血海自然与不祥有关。
而在此时。
封青岩心里猛然一惊。
十六禁忌有没有可能,就是不祥的源头?
其实十六禁忌便是不祥?
“难道十六禁忌,便是不祥?”封青岩皱着眉头,心思沉入沉沦黑狱里,认真观察着黑陶花盆。
据他隐约所知。
凡是接触过黑陶花盆之人,都会发生不祥,是因为花盆上禁忌图刻的缘故?
这很有可能!
但黑陶花盆上,为何会有禁忌图刻?
是先天还是后天?
封青岩思索一阵后,就摇了摇头不再去想,立即唤出门忌。
“门忌,拦住此人,但莫要伤了。”
封青岩道。
门忌点头,但很快注意到下方的血海,猛然一惊,皮囊就控制不住颤抖起来,道:“这、这是……”
“这是什么?”
封青岩问。
“这、这好像是血后的……”
门忌猛然想不起,正在努力想着,但就是想不起来。
封青岩脸色微微一变,果然与血后有关,立即喝道:“拦住小和尚。”
门忌猛然回神过来,就去拦住小和尚。
此刻小和尚倒是没有黑化。
封青岩趁着门忌拦住白衣和尚时,立即往三仙山飞掠而去。但是,就在此时,门忌似乎再次想起什么,震惊看着下方的血海……

52ahw火熱都市小說 拜見君子 起點-第740章 風采歸來……相伴-jxjas

拜見君子
小說推薦拜見君子
西域戈壁滩的尽头。
此刻来了不少葬山书院的学子,以及凤鸣书院教导出来的学子。他们满脸期待看着黑夜,期盼着师兄或封圣,能从永恒黑夜里出来……
封圣名满天下很多年了。
封圣不仅仅是名满天下,还名压天下……
在西域,仅仅是一个名字,便压得三十六国不敢动弹。
这个天下。
谁人不识君?
谁人不想瞻仰封圣之风采?
特别是凤鸣书院的学子,当他们听到封圣有可能要从永恒黑夜归来时,都央求先生带着他们前来迎接。
当先生答应后。
他们无比激动,无比兴奋。
此刻他们比葬山书院的学子,还要激动,还要迫不及待。
一个个伸长脖子在眺望,眼里有着无法掩饰的激动,以及紧张之色。他们将要迎接的,不仅仅是古来今往第一虚圣,还是院主以及众先生的师兄……
这是他们先生的师兄,即是凤鸣书院的大先生。
在凤鸣书院里。
虽然赫连山是院主,但封圣却是大先生。
凤鸣书院的学子,称封青岩为大先生,院主为二先生,以及同样未现身的颜山为三先生。
葬山书院的十大弟子,便为凤鸣书院的十大先生。
虽然已经收了十二届学子的葬山书院,早已经评选出数届的十大弟子,但是在众学子以及书院的教谕心中。葬山书院的十大弟子,一直都是封青岩、赫连山等第一届十大弟子。
葬山书院后面评选出来的十大弟子,并没有多大的意义。
他们永远无法胜过第一届十大弟子。
有封圣这位大师兄在前,特别是评为大师兄的学子,岂敢岂能岂会与封青岩争大师兄之位?
葬山书院的大师兄。
在葬山众学子以及教谕心中,永远只有封青岩一人。
“我听说,我凤鸣书院的名字以及牌匾,是为大先生所起以及书写。”有学子一边等待一边道,“对了,听说大先生还是琴棋书画四君,天下十分罕见……”
“我也听说了。”
有学子点头,似乎有些无法想象,忍不住惊叹道:“听说大先生证得琴棋书画四君时,不过是二十余岁而已。”
“大先生不愧是古来今往第一虚圣。”
凤鸣书院的学子只能感叹。
其实,他们在面对院主,即是二先生时,亦只能感叹。
毕竟二先生的年龄,比大先生还要小上两三岁,但二先生已经晋封为大儒,成为周天下最年轻的大儒。
现在还不到而立之年。
凤鸣书院的学子,十岁到而立之年不等。
有不少学子比先生的年纪还要大,毕竟凤鸣书院的先生,皆是葬山书院的学子。且以葬山书院的第一、二、三届的学子为主,大者不过刚刚而立之年,小者不过是二十余……
但是。
这么的一群年轻人,却在苦寒的西域扎根数年了。
凤鸣书院的十大先生,除了大先生、三先生和四先生外,其他的七位先生皆在西域教学过。特别是二先生,一手建起凤鸣书院,以及五先生教学了将近四年……
葬山书院的学子,现在为凤鸣书院的先生。
他们静静站在永恒黑夜外,静静眺望着尽头的那一条黑线,无时无刻不盼望着大师兄归来。
他们表面上看起来。
还不如凤鸣书院的学子激动,但他们与大师兄的感情,却不是凤鸣书院的学子可比。
封青岩为他们心中永远的大师兄。
也是他们永远的荣耀。
不过,他们还是比不上一个人,也无法与那人相比……
那个人便是牧雨。
葬山书院所有人都知道,牧雨钟情于大师兄,一直在等待大师兄归来……
这时有不少葬山书院学子的目光,落在牧雨身上。
只见牧雨伫立在戈壁滩中,静静看着尽头的黑线,脸色十分平静……
但是她的目光,却有些痴了。
不少学子心里叹惜,其实牧雨等大师兄,并不只是等了四年,而是等了十一年。
从最美的碧玉年华,都快要等到半老徐娘了。
这时,颜山却是一脸无奈,他只是说师兄有可能,很快就会从永恒黑夜里出来。
但是,不是现在,不是现在……
而诸位师兄弟,却迫不及待赶来戈壁滩尽头,要迎接师兄归来。
但是。
他真不知道师兄何时归来啊。
有可能三五日,有可能三五月,更有可能三五年啊。
“九歌,师兄有没有说何时?”
赫连山问九歌。
“二先生,先生没有说,我不知道啊。”
九歌无奈道。
赫连山看了一眼牧雨,思索一下便道:“九歌,你能不能安全回到永恒黑夜里?”
“可以啊。”
九歌点头,便道:“先生已经打通永恒黑夜了,现在永恒黑夜并不危险。”
“那……”
赫连山示意一下牧雨道。
九歌又不是傻子,岂会不知道牧雨钟情于何人?
“二先生,若是先生问起,九歌可是要说是二先生的意思。”九歌道。
“这自然是我的意思,师兄不会责怪的,若是责怪,我挡着。”
赫连山道。
“好。”
九歌点头。
“二师兄,这适合吗?”
颜山愣了愣,沉吟一下道:“师兄未归来,怕是有师兄的理由啊,这样贸然打扰……”
“什么贸然打扰?没有什么不适合的。”赫连山笑了一下道,“况且,诸位师弟的确想念师兄了,这个要求并不过分……”
颜山无奈笑了一下点头。
“二先生,那九歌去了。”
九歌说完就往永恒黑夜掠去,在他正要掠入永恒黑夜时,一道熟悉的白衣身影从永恒黑夜出来,正是先生……
“先生?!”
九歌惊喜道,猛然刹住身影。
封青岩点点头,目光就落在诸位师弟身上,最终他的目光落在牧雨身上。
而在戈壁滩尽头,白衣身影出现时,牧雨的目光立时亮了。
十一年多过去了,师兄不曾老过一岁,脸上未留下岁月的痕迹,依旧如十一年前般。
一身白衣不改,但风采更胜往前。
“师兄……”
牧雨微笑道。
此刻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尽头处的白衣身影身上,或是激动,或是惊喜,或是惊叹……
……

wxy7k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拜見君子-第737章 真實之門與死者生界鑒賞-uzjqg

拜見君子
小說推薦拜見君子
永恒黑夜里。
封青岩伫立在极冻之寒里不动,想不到阿衡也不知道空间折叠之术。
这倒是有些为难他了。
不过现在最重要的,应该是寻找到苦磨天才对。
自从他收了诅咒石磨后,就彻底失去了苦磨天的联系,让难以他感受到苦磨天的存在……
所以现在应该是先打通苦磨天才对。
可是苦磨天在哪里?
此刻他的心思,沉入沉沦黑狱里,仔细观察诅咒石磨。
在沉沦黑狱里,诅咒石磨和青铜棺相对悬浮,已经变得十分平静。不过现在,他的确没有办法寻回苦磨天,就只好先尝试让诅咒石磨和青铜棺融为一体……
或者说三者融为一体。
在他之前的猜测和推演中,诅咒石磨乃是磨盘,轮回演化盆为磨台,沉沦黑狱则为盛装磨浆的木盆。
准确来说。
沉沦黑狱应该只是木盆之一。
因为石磨磨出来的磨浆,亦有好坏之分,需要将其区分出来。
即是善恶二魂。
善者投生诸天,恶者于黑狱中受苦……
不过现在,封青岩却把磨盘和磨台都扔到木盆里了,不由思索道:“我这是不是搞错了?不过,这木盆大了,也不是装不下石磨……”
所以。
也可以在木盆里组装石磨,装好后再移出来。
或者干脆就在木盆里磨浆。
但问题是。
这石磨该如何组装?
时间一点点过去,他的“目光”也落在四大禁忌身上。
但是,依旧没有让它们出来。
在沉沦黑狱里。
或许其他的灵魂,他无法移出来。
但是,他收入沉沦黑狱里的灵魂,却能够移出来。
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四大禁忌并没有什么事,似乎连沉沦黑狱亦奈何不了。
这让他十分惊讶。
他仔细观察四大禁忌,它们的确没有什么事。
如血后、门忌等,最多就是受到惊吓,以及在如水般的黑暗中沉沦而已。
但,只是沉沦。
没有像其他灵魂般,在沉沦中死亡,消散……
他对十六禁忌的来历,一直都十分好奇,但是一直寻不到它们的来历。
而它们,似乎亦忘记了。
这时,他突然想到一个问题,为何他会将十六禁忌,收入轮回之梦里?
轮回之梦中的亿万生灵,乃是为了助他演化轮回。
那十六禁忌的作用呢?
倘若是为了打开身后的神秘鬼门?
那为何?
为何要打开身后的鬼门?
鬼门后的世界,到底涉及到什么?
为何分身离开如此久了,依旧没有半点音讯传回……
封青岩仔细想了想,似乎身后的鬼门,只有十六禁忌才能够打得开。所以,这就是他将十六禁忌,收入轮回之梦的缘故?那么,十六禁忌在现实世界里,是否涉及到身后的鬼门?
他在轮回之梦里推演轮回,依旧忘不了身后的鬼门。
那么鬼门必定与轮回有关。
还有。
鬼门很有可能是现实世界里的真实之物。
倘若诅咒石磨、轮回演化盆和沉沦黑狱,皆是现实世界中真实之物的投影。
那么鬼门八九不离十了。
鬼门只是他的说法,或许在现实世界里,并不是叫鬼门。
有可能叫法则之门,也有可能叫魂门等。
等等——
封青岩突然有些怔住。
鬼门只是他一贯的叫法,或许鬼门还真不是什么鬼门。
他称为鬼门,乃是因为“前世”的缘故,但是“前世”的叫法,不一定就是对的……
前世只是梦中梦。
所以。
他想知道是否叫鬼门,还需要亲自行走一趟。
还有一个可能,就是身后的鬼门不一定就是投影,而是现实世界里的真实之物。
真实之物?!
此刻封青岩猛然想到什么,这岂不是说分身……
这时他终于明白过来,为何分身走出鬼门后,就彻底与他断了联系。
而分身,亦无法传回半点的音讯……
这是因为。
一个是在梦里,一个是在现实世界中。
“是这样吗?”封青岩久久无法回神过来,喃道:“鬼门真是真实之门,乃是通向现实世界?”
不过,为何与“前世”相悖?
他仔细回想“前世”的一切,里面的种种,总是有依据,有存在的道理。
不是凭空而生。
那么,为何真实之门在“前世”里,却成为通向幽冥的鬼门?而他根据鬼门所打开的门缝,观察到门后的世界,与幽冥并没有多大区别。
这不像是人间。
乃是死地。
所以,即使鬼门是通向现实世界的真实之门,也是通向现实世界幽冥的鬼门?
倘若这样推测起来,并不算是相悖。
现实世界,真实之门,幽冥……
所以说,十六禁忌乃是现实里世界里,打开幽冥鬼门的关键?而他,即使在轮回之梦里,也要收十六禁忌入梦。这是不是说明,现实世界里,只有十六禁忌,方可打开幽冥之门?
或者说。
现实世界里,只有一条路通向幽冥?
所以,鬼门出现在轮回之梦里的作用,就是在他成功演化轮回后,立即进入幽冥?
或者说。
没有鬼门,即使他成功演化轮回,都不一定能够进入幽冥?
这是不是有可能说明,现实世界里的人间与幽冥,乃是彻底隔绝,唯有鬼门连接阴阳两界?
他对现实世界越来越好奇了。
可是轮回还没有演化成功,还被他扔到沉沦黑狱里了。
而封青岩并不知道,现实世界里的人间,虽然有幽冥的说法。但是,真正的幽冥却不存在……
存在的。
只有死者生界。
死者生界对于人间来说,乃是不可知的神秘之地。
唯有诸天至高的存在,方能够在隐隐约约间,且无比模糊,不清晰地,感受到一丝……
因为死者生界与人间彻底隔绝。
人死后,有可能在死者生界降生,但是,即使是诸天的至高存在,都无法寻找到死者生界。
而死后,在死者生界降生之魂。
则有可能恢复前世的记忆,所以死者生界知道人间之事,而人间却不可知死者生界之地。但是,即使死者生界之魂再强,强如诸天的至高存在,依旧无法走出死者生界。
人间与死者生界不可跨越。
谁都不行。
但在古老的传说中,有一座神秘之门,却可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