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虎丁

aklh3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刀風鎮笔趣-第250章 上山還是返鄉呢分享-kmnxn

刀風鎮
小說推薦刀風鎮
“好汉不吃眼前亏,我俩干不过他们,藏起来不丢脸。”
绰约的月色之中,悄悄地在林三才耳旁说话的是陈立松。
…………
在陈立松现身月下丛林之前,他被刘保与陈小东绑在柱子上,嘴里塞着布团说不成话,手脚更是动弹不得,但心里很清楚:就凭一根短短的细铁丝,是不可能磨断粗麻绳的。
不过,他发现了一件事:把细铁丝打了个勾,便可将绑在手腕上的粗麻绳勾开!
从小就在风山、刀峡狩猎,用麻绳在各处设陷阱,更何况进行过一段时间的秘密训练,麻绳能打什么结,陈立松能不清楚吗?
尝试磨断麻绳的时间花了不少时间,而解开它,就那么轻轻松松地一瞬间。
强行弄断它很难,顺势解开它就这么简单!
重获自由的陈立松到角落弄醒了张田农。
张田农还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懵懵地不知所措。
要跟张田农说太多也无益于事,陈立松便从他身上摸走了手枪与子弹就出了门。
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
那是刘保正带着他的士兵,要下山去追林三才。
然而让他更心焦的,却是从忠义堂里传来的一阵阵笑声!
那是李飞脚在忠义堂跟他的手下喝得正欢!
就凭一支破手枪,能把刘保的人全干掉吗?更何况陈立松也不是好杀之人。
就凭一支破手枪,能从李飞脚手中顺利地把林青荷安全带走吗?陈立松没把握,更何况他也没跟林青荷承诺过啥。
左右为难之际,他就想看一眼林青荷,想看看此时的她究竟有多糟糕。
当然,他不敢冲进去看,因为这里是李飞脚的刀峡。
他远远地绕了一点路,悄悄地从昏暗的树林中往灯火通明的忠义堂望去。
没想到的是:此时的林青荷正笑意盈盈,端着酒碗与刀峡众人喝得个神采奕奕!
陈立松头脑中感到一阵晕眩,心情直觉得要比自己躲在暗处看他俩入洞房还要难受。
他知道,李飞脚对林青荷确实是真心的,而且林青荷又是自己的什么人呢?要是林青荷跟着自己,难道就比她跟着李飞脚好吗?
晕眩一会,陈立松清楚自己还有任务在身,再说:林三才今晚可不能死在刘保这小人手上!
他便暗自在心底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又深深地看了林青荷一眼,咬紧了牙,紧紧地揣着手枪,赶紧抄近道去追林三才了。
…………
此时已是深夜,刀峡的怪石密林多,随便找一处地方藏一会根本就不是事儿。
看着刘保带的人一个一个鬼鬼祟祟地从跟前走过,又在草丛里趴了好一会,确定再听不到皮靴踏地的声音了,他俩才坐了起身。
四处的虫子夜鸟也开始陆续醒来,在丛林里踊跃作声。
林三才托起机关枪朝下山的方向瞄了几眼,咬牙切齿地嘀咕道:“要不是你死死地抓着我的手,老子的机关枪一阵扫射,让这群不杀鬼子专跟我们作对的败类,通通到地下找他娘的他爷爷报到去!”
他的酒劲已全散去了。
“你又说什么傻话了?他们可大都是刀风镇的子弟!”
“你的小媳妇呢?真决定把她让给李飞脚了?”
“她不是我小媳妇,你别胡说!”
“不是就不是。你是我林家寨女婿,得记住:金珠才是你媳妇,我就给你把金……”林三才突然想起林明琼交待过,别把林金珠的消息对外泄露,尤其不能让陈立松知晓,但硬生生地把后面的话给收了回来,接着又说道:“说实话,李飞脚对那小媳妇还真上心,嫁给了李飞脚也好,你以后也没那么多心事了。”
陈立松听他既提了林金珠又说到林青荷,心里一阵酸楚,脑海一片空白,便不作回答。
林三才急急忙忙连夜往山下走,本是想回陈庄帮林明琼把林金珠给找回来,但陈立松跟着,又觉得有点不方便了,便问道:“我俩一会去哪?往回走找李飞脚喝喜酒去吗?不过这时候上去,恐怕李飞脚早入了洞房了!”
“下山。”要是回刀峡直面李飞脚与林青荷的喜事,陈立松实在不敢想像。
“下山干嘛?山下鬼子说不定正架着机关枪等着你我。”
“那倒不会,我还有很重要的事,要找刘国龙一下。”
“你担心刘国龙与赵大富发现了粮食仓库?”
“有这种可能。”
“他俩替鬼子找粮食吗?”
“赵大富本就是汉奸,但刘国龙应当不会。”
林三才却说道:“当汉奸这种事,难说刘国龙不会。”
刘国龙曾经替鬼子办过事,害过林三才。
“我相信他。”
陈立松清楚,鬼子害死了刘国龙的媳妇,所以他相信,刘国龙现在应当极度地憎恨鬼子。
“那到底回去找李飞脚,还是下山?”
“你刚才不是要下山吗?”
这回林三才还说得挺好,说得跟唱戏文一样激昂:“你想上山我跟你进寨,你想下山我陪你返乡。”
“那回去吧。”
“你到底是让我跟你上山,还是返乡呢?”
“回去”这个词,突然变得很有意味。
“找刘国龙去。”陈立松担心的是:自己的那块地,准确地说,是那块地里的秘密。
“你找你的刘国龙,我回我的风山。镇上有鬼子守着呢,我们分散了才好进城嘛!”
事实上,林三才今晚不会回风山的。
他觉得不仅得替林明琼救回林金珠,还要想办法让陈立松与林金珠能够重逢。
“那走吧。”
“你真决定,要把你小媳妇送给李飞脚了吗?”
“什么废话这么多嘛!你这大半夜下山来,得小心!”
二人一起动身小心下山。
不知是夜深的缘故,还是鬼子劳累的因素,镇上并没有鬼子踪迹。

73ilz精品言情小說 《刀風鎮》-第249章 抓活的更有價值閲讀-4ad0m

刀風鎮
小說推薦刀風鎮
只要时间足够,铁丝磨断绑在手腕上的粗绳,是有点希望的。
可是铁丝实在太短,两只手又是给绑在一起,磨断粗绳的难度,犹如用一只水瓢将把田江里的水给舀干!
几乎不会骂人的陈立松,此时就想狠狠地骂一回刘保与陈小东,但是嘴里正塞着布团,他觉得,骂不出声就不算骂人。
正琢磨着怎么能用这么短的铁丝磨断粗绳时,隔壁喜房的门又开了,屋里一下子又亮堂了。
陈立松以为是李飞脚带着林青荷进了房,瞬间感觉自己快没了呼吸。
推门进来的却是刘保与陈小东!
刘保将火把插在墙上,说道:“我倒忘了,李飞脚的婚房怎么能乌漆墨黑呢?”
陈小东朝陈立松方向看了过来,轻声问道:“李飞脚进门,会看到这小子吗?”
“放心吧,李飞脚怀抱美人,还会看屋里有人没人?再说,这角度看不见那小子的!”
“我俩这么干,会不会坏了师座的大事?”
“你是说,我想让这小子搅了李飞脚新婚夜,会坏了师座的大事?”
“是啊,师座让咱们前来,是要招安李飞脚的。”
“怪就怪李飞脚让老子在弟兄们面前丢脸!”
“要不,我们现在就放了陈立松那小子吧?”
“别!我们赶紧去把林三才给追上,就才是大功一件!”
“听刘长官的!”
刘保与陈小东二人走出了婚房。
忠义堂正举行着婚礼,而李飞脚与林青荷的婚房,就在这里!
李飞脚随时可能带着林青荷进来,而陈立松正被紧紧地绑在柱子上,将亲眼目睹着他俩今晚在这里洞房,能不着急吗?
当得知刘保与陈小东二人正在算计林三才时,陈立松更着急了。
又折腾了细铁丝一会后,他很清楚:就算再给他一天的时间,细铁丝也根本磨不断那根粗绳!
此时,陈立松反而很冷静。
他想到了一个办法。
…………
仄仄的山道,淡淡的月光,斜斜的身影。
林三才踉跄的脚步声与心跳声一样响。
“不是兄弟我不帮你,立松兄弟,只是我答应了要去救个人……现在就要去救,免得夜长梦多……”
今夜他看到李飞脚要娶林青荷,喝了酒的脑袋里,一会闪现陈立松娶林金珠,一会闪现自己踢断李飞脚的腿,一会闪现林明琼托咐救人的事,决定现在就下山。
当着林青荷的面向李飞脚敬了几杯酒,并说了几句道喜讨彩的话之后,就跟李飞脚道了别,只身下山。
他根本就没想到,他的身后,刘保正带着人悄悄地向他靠近。
…………
刘保已经能听到林三才下山的脚步声了,伸手示意大家轻声走路。
他带着手下一路紧追,却又担心自己的行踪被林三才发现,所以并没走得太快。
陈小东嘀咕道:“我们这么多杆枪还怕他一杆枪吗?追上去一阵扫射,干掉他还不容易?”
“不能干掉他!”
“为什么?”
“你懂什么?此人,抓活的比死的更有价值。”
“那咋办?”
“我们得找条小路快速前进,提前跑到他前头埋伏好,等他出现时,将他扑倒了,要这样……听明白吗?”
刘保一边比划一边说,除了陈小东没反应外,其他人纷纷点头。
刘保见陈小东仍呆呆地看着他,又问了一句:“你听得明白吗?”
“有点明白。”
“有点明白,还不快找小路?”
陈小东一脸茫然:“大家不是对刀峡的山路不是很熟嘛?要不,下午也不会走错路了。”
“不熟也得找啊!跟在他身后追,你能扑倒他吗?”
…………
喝了酒后的林三才,又走了一段路后,感觉肚子有点胀,便在山道边的一棵树旁撒尿。
忽然,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四处的虫鸣声居然停了。
林三才发现,除了撒在草丛上的水声外,似乎还有别处的声音。
他赶紧憋住了尿,屏住呼吸细听周遭动静,酒已惊醒了大半。又立即贴在树干上,紧握着从战场上收缴来的那挺机关枪,两眼四处张望,却并无发现。
四处虫鸣声又起。
除了树林间传来的一片飞鸟扑翅之声外,刚才那阵声音并没有再次出现。
他一次又一次地环顾四方,觉得是自己想多了,便又继续撒尿。
“这都下半夜了,哪有什么动静?”撒完了尿,他继续往山下走去。
没走几步,周遭安静得让他感觉不对劲,却又不知哪里不对劲:“也许是自己想多了。”
他俯身下去,用耳朵紧贴地面倾听,没发现异常。
抱着那挺机关枪又走了一段路,身后又传来一阵声响,细微,却很清晰。
“皮靴,不像李飞脚的队伍。不可能是鬼子,如果是鬼子肯定往上走,而不是往下走。二十人的队伍,应当是刘保他们吧。又有点不对,怎么感觉他们跟做贼似的!”
“不管身后跟着的是什么人,自己还是小心点好。”林三才摇摇头,继续前行。
他一边走,一边听着身后的动静,并加快了步伐。
刀峡山道崎岖,怪石狭路随处可见。
奔行了一段路,身后不再有什么动静,但林三才依旧时不时地转头往后查看。
毕竟林三才本来一直抱着机关枪赶路,既然现在没什么动静了,便把机关枪给收了起来,斜斜地挂在肩膀上,掏出了一只手枪,让子弹上了膛。
身后无人。
他又走了一段路之后,并没有觉得有什么异常,便打算收起了手枪。
刚把手枪插进腰间那一瞬间,林三才突然感觉到一阵冷意。
“不好!”
林三才又伸手想从腰间掏出手机,然而,他身体的反应却慢了。
前头,一条黑影直扑了过来。
林三才并没抢到先机。
那条黑影已经将他紧紧抱住,拖他到路旁大树边站好,并用手指在唇间示意别说话。

amjpr火熱言情小說 刀風鎮 線上看-第248章 隔着柵欄是婚房看書-2bard

刀風鎮
小說推薦刀風鎮
张田农担心自己走了之后陈小东会对陈立松不利,却又害怕这个正规军队出身的正规军人,所以不敢回话,只是木讷地站在一旁,觉得留也不是,走也不是。
陈小东冷冷地看了张田农一眼,一把将他手中的火把夺了过来插在墙上,问道:“你害怕我杀了陈立松?”
“不……不……不是,你不……不能动他。”
“放心,我陈小东也是陈庄人,跟陈立松算是叔伯兄弟。你,去去去,赶紧给你们老大铺床去!”
陈小东o
“哦,那我……”
“滚!”
张田农拍拍陈立松肩膀,轻声安慰道:“立松哥,就委曲你一会了。不过你放心,老大他说,只要你不破坏他娶媳妇,立松哥你怎么都好。他安排我好好照顾你呢。”
陈小东听得很不耐烦,又狠狠地呵斥张田农道:“滚!”
张田农悻悻地看了陈小东一眼,因为刚才的火把已经被陈小东插到墙上了,所以又从牢房角落找了一支火把。
他想就着墙上的那支火把点火,但见陈小东正凶神恶煞地盯着他,便不敢点了,低着头匆匆地离开了牢房。
想必他拿着火把,到忠义堂点去了吧。
看着张田农被陈小东赶着离开,陈立松张口就想骂人。
这是刀峡,李飞脚的刀峡,刀峡初生张田农在自己的地盘上,竟然还会怕一个前来作客、刚才还被众人控制住的小小**!
陈立松只有暗自为张田农叹息一番,想骂陈小东,却不知从何骂起。
陈小东见张田农被他吓得连个火把都不敢点,直望着门口冷笑一声,回头又将一块大肉给陈立松喂来。
他一边喂,一边发牢骚道:“呵!想不到我堂堂陈氏大房,还要伺候陈家的一个贱种!呸!赶紧给我吃了!”
陈小东与陈天福一样,都属于陈庄长房一支。
“你解开绳子,我自己吃!”
陈小东不傻:“妄想!给乖乖地吞了!”
陈立松本不想吃,无奈一天下来没吃什么东西,虽然这种被迫的喂食很不舒服,然而“咕噜”直响的肚子却受不住可怕而诱人的大肉米酒香气,便一口咬下,心道:“吃饱喝足了再说!”
被灌了几口酒、喂了几块肉后,他感觉浑身有了力气,便又开始挣扎。
可是手脚与身体被绑于柱子上,空有一身力气与武艺,也奈何不得粗大的绳索。
李飞脚给他准备的绳索可真够粗!
“别折腾了!”陈小东冷笑道,“老老实实地呆着吧!虽然都是陈庄人,我可跟你不一样。”
陈立松正想说陈小东几句,只听得一阵“吱呀”的开门声,一支点燃的火把将隔壁的屋子照得亮堂。
原来这牢房与隔壁的房子,中间就隔着一排栅栏,而拿着火把的人,是张田农!
当然,他的身上还跟着一名刀峡的汉子。
陈小东提高声音朝那屋喊道:“那个谁,你们老大就睡在那边?”
张田农应道:“是啊,老大一直都睡在这里。”
有一个人跟着他一起整理屋子,张田农应过来的话,稍稍有了点底气。
陈小东忍不住“哈哈”地大笑起来:“有意思!陈立松我问你,你是不是中意李飞脚今晚娶的媳妇?”
“你问这干嘛?”李飞脚平时睡的屋子竟然就在眼前,陈立松也感觉很意外。
张田农两个人正在铺床,不知道他俩从哪弄来了一床大红被,在火把的光亮下,陈立松竟感觉无比的刺眼!
陈小东看看整个屋子,又看看陈立松,发现两间屋子之间虽有栅栏隔着,而栅栏中间有一扇门,并没关上,一下子兴奋了起来:
“好玩!真他妈的好玩!这房子,这房子……我看看!”
他突然又从身上将刚才塞在陈立松嘴中的布团取了出来,重新塞进陈立松的口中,一脸邪气地附在陈立松耳旁怪笑着轻声说道:“嘿嘿嘿……陈如意儿子,你小子今晚可以大饱眼福了!一会你跟我就藏在这边,静静地欣赏,说不定……嘿嘿……”
看着陈小东邪得不能再邪的样子子孙孙,陈立松真想伸手狠狠地揍一回这小子,然而自己双手却被绑得死死地动弹不得。
而且两条腿也被绑着,踢也踢不得。
现在还被这该死的陈小东用布团塞住了嘴,连骂都骂不成!
想必山寨的夜间安静,陈小东虽压着声音说话,张田农却听得清楚。
张田农说道:“这两屋是通的,我们老大说了,让我们一会带立松哥到我们住的地方休息。”
陈小东有点失望:“哦?那不是一点都不好玩了?”
“你想干嘛?”
“没干嘛,很不好玩!”
他略显无聊,冷冷地看着张田农二人。
张田农他们已经将床铺铺好了,并着手贴窗花、摆喜烛。
过了一会。
门外又响起了一阵匆忙的脚步声,带着一阵冷风进来的,是路辉的副官刘保。
“快!收拾家伙,赶紧追!”
“下山?”
“是,他应当喝多了,这是个好机会!”
“刘长官,您看……”陈小东跟刘保低声耳语一番,时不时朝陈立松看来。
不知他俩说了什么,那刘保竟莫名地兴奋起来。
他也像陈小东刚才那样,两眼在隔着栅栏的两间屋子里四处张望。
婚房那边,张田农俩人准备推门而出。
刘保问张田农道:“你俩收拾好婚房了?”
“嗯。”
“准备带这位老兄走?”
“是的,刘副官。”张田农应声,似乎恍然想起两屋是互通的,跟同伴招呼道:“这里可以过去。”
他俩朝陈立松走来,。
刘保问:“要不要我俩帮忙?你俩能拖得动这小子吗?”
“不用。”张田农伸手就去解绑在陈立松身上的绳子,“立松哥,你不要为难兄弟……”
陈立松知道张田农要带自己到刀峡弟兄一起住的地方睡,好让这里单独给李飞脚与林青荷做新婚婚房之用。
忽听到“哐当”一声,一支火把落地。
跟着倒地的,还有张田农与他的同伴。
刘保很得意:“我俩这手劲,够他俩昏睡到明天了!呵呵呵!”
他们一人一个,迅速将张田农两人拖到牢房角落,并用东西给遮上。
陈立松看在眼里,想去查看张田农是否被俩人弄死了,无奈自己被绑得结结实实,却毫无办法。
陈小东邪里邪气地指着陈立松道:“让他俩带走了他,今晚就不好玩了!”
“看得出,这小子对那妞有点意思,呵呵呵!只是让这小子今晚独自一人大饱眼福,实在太便宜了他!”刘保一脸邪恶地看着陈立松,仍对林青荷念念不忘:“那妞实在漂亮,今晚便宜李飞脚了!”
陈小东手中忽然多了一根细铁丝,在陈立松与刘保眼前晃了晃:
“我有办法,相信我的这位堂弟到下半夜可以解开身上的绳子。”
想必他在藏起张田农时,在角落找到的。
“这小子要是在李飞脚与那妞……时解开,那真是太有意思了!”
“要不,我俩也躲这里慢慢欣赏?”
火光中,刘保似乎很兴奋。
然而他犹豫了一会,对陈小东下命令道:“正事要紧,赶紧的!”
陈立松听着他俩对话,回想刘保刚遇到林三才时的眼神,感觉到刘保他们现在要对林三才不利,而李飞脚今晚娶林青荷似乎娶定了!
他想着想着,刚才喝的酒一下子上了头,一时又恼又急却无能为力。
陈小东离开时,拍了拍陈立松的脸,并在他耳旁轻声说道:“磨。磨两三个钟头,你也读了几年书斋,知道相信你手腕上的绳子会被你磨断。哇呵呵……”
“声音别弄太大,李飞脚发现了你,又叫人把你弄走,你就看不到精彩了!呵呵呵……”
看着刘保与陈小东邪笑着离开屋子,屋里没了火把一片漆黑。
陈立松清楚,他被绑在一根柱子上,角落里躺着张田农与另一个刀峡兄弟。
自己的不远处就是是栅栏,栅栏的那边是李飞脚的婚房!
他的手掌心里多了一根东西。
那是陈小东离开时,给他塞的一根细铁丝。
细铁丝很细,而且很短,短得只有一只手掌心一般宽。
磨!
这铁丝能磨断手腕上的那根粗绳子吗?

4i36c好文筆的小說 刀風鎮 線上看-第244章 劉副官說的好事鑒賞-1mxb1

刀風鎮
小說推薦刀風鎮
刘保不过是一名副官,是原本要镇守在田城的国军长官路辉的副官。
就在鬼子侵入田城之前,路辉带着田城的守军溜了,不开一枪一炮,把偌大的一座田城拱手送给了仅千员兵力的田边!
现在,路辉的副官前来刀峡要宣布的,会是什么喜事?能有什么大事、好事?
当然,人家前来,是给刀峡送礼,有好事、喜事,也是李飞脚的事。
陈立松从心底对路辉没什么好感,所以他对这位叫刘保的路辉副官也没什么好感。
而且刚才进忠义堂时,刘副官那双极不老实的小眼睛,总有意无意地盯着林青荷看!
李飞脚早被那些由刘保送来的枪支弹药之上,没去注意刘保的眼睛往哪瞧,但陈立松却看得清清楚楚。
而刘保带来的那些士兵,哪有军人的样子?他们还没等首桌这边开吃,早就放开喝了!
所以,陈立松看着刘保总感觉哪里不舒服。
当然,绝不是因为刘保给李飞脚送礼的缘故。
刘保带着兵前来送枪、送弹药,又送酒与肉,就算不开口,陈立松也知道肯定另有目的。
难道路辉是想来拉拢李飞脚?
其实在路辉看来:刀峡,不过是个土匪窝,而李飞脚,不过是刀峡土匪的头。
以前,刀峡由李笑当老大时,在路辉看来,田城是国军的田城,也可以说是路辉的田城,但刀峡不一定是李笑的刀峡,因为路辉根本不把李笑放在眼里,所以从没打过进兵刀峡的主意。
路辉并不抗日,并且早就弃田城而走,他要拉拢李飞脚做什么?
难道这路辉因为扔掉田城而被重庆的国民政府怪罪,现在想找个地方落草为寇?
陈立松在心底暗暗骂了路辉一句:“活该!”
他觉得,要不是路辉临阵逃脱放弃了整个田城,王镇长也不会带着二三十个人跑到鹿山岭狙击鬼子,那些刀风镇好儿女更不会以卵击石而命丧山头!
现在如果真是国民政府对路辉的弃城行为进行追责,那路辉还真是罪有应得!
陈立松正想着路辉的事,身旁的林青荷却伸手过来拉拉他的衣角,轻声说道:“我俩到那边坐去,我不想坐在这桌。”
陈立松当然知道她为啥会这么说,便应一声道:“嗯。”
他刚站起身,却听得刘保对李飞脚说道:“李寨主,没想到你手下还有这么一位羞花闭月的小美人,真是艳福不浅啊!”
坐在刘保身旁的李飞脚其实也早在嘀咕刘保前来送礼的意图,正等着听宣布有啥好事,所以只应一声:“嗯。”
“这桌上就她一小美女,要不让她坐在你我身旁来?”
刚才李飞脚让林青荷坐到他身旁,而林青荷又拉陈立松坐到她身边,他心中虽感觉小小的酸却并不太在意,现在听刘保突然不说喜事了,而是提出这么一个要求,抬头又见到林青荷一脸的怒气,他的怒气也上了头。
不想,陪着刘保也坐在首桌的一名国军也没想到在刀峡竟见到这般美貌女子,也起了心思,起身向林青荷招手道:“小美人,坐过来坐过来,跟李寨主换个座位,好给爷们敬酒!”
李飞脚已经实在按捺不住心中那团火了,但他看在那批军火的份上,沉声问刘保道:“刘副官你说说,有啥大事喜事要宣布?”
林青荷本想发作,听出李飞脚言语中的怒气,一时调皮劲上来,反而拉住要带她离开席位的陈立松一起坐了下来,斜着脸朝刘保看去。
在通红的火光中,她那双圆睁的大眼,见了更是让人难忘。
李飞脚的怒气,林青荷能听得出,陈立松当然也听得出来。见林青荷拉着他不走了,陈立松便也坐着不动,想看看李飞脚作何反应。
刘保两眼看着林青荷一时痴了,竟向李飞脚问道:“她是花满楼新来的吧?今晚可否让她陪陪兄弟?”
李飞脚气炸了,声音更加低沉地道:“陪哪位兄弟?”
“陪兄弟我……”
“你也配当我兄弟?”
李飞脚的一声断喝未落,刘保只觉得眼前身影一动,一只枪已经顶在他的脑袋之上。
李飞脚这么一喝一动,李笑这回也不慢,与张田农早把刘保身旁的国军士兵控制住了。
一阵“哗啦啦”的响声之后,刘保带来的那些士兵,全数被刀峡众人给下了枪,个个被按压在地上。
虽被控制,他们之中却有人手中仍抓着一只鸡脚舍不得扔,也有人嘴里还含着没吞下肚的一块大肉,更有人两眼心疼地瞪着流满一地的酒!
刘保毕竟是行伍多年,的确跟那些士兵不同,虽有枪顶着却也面不改色,笑道:“舍不得让她陪兄弟我就算了,这么舍不得干嘛?且当兄弟酒桌说笑了!”
突听耳旁“呯”地一声枪响,李飞脚居然开枪了!
枪声之后,脑袋“嗡嗡”直响的刘保身上的枪已被李飞脚给下了,就连腰间的军用匕首也被摸走!
动作之快,李飞脚让刘保感觉得到,他真是刀峡的土匪!
李飞脚又一声断喝:“谁是老子兄弟?他们才是老子的弟兄!”
李飞脚手中的枪就在刘保眼前晃来晃去,而刘保的枪与匕首就摆在饭桌之上,刘保能看得到,却不敢伸手去碰!
刘保哭笑不得。
“说!刚才你要宣布什么破大事?”
李飞脚伸出一只大手,一把将刘保的脖子掐住,硬生生地将刘保提离了地!
他仍惦记着,这位贵客本来想要宣布的大事。
毕竟人家送来了枪支弹药,抬来了美酒佳肴。
刘保更加哭笑不得。
李飞脚的手劲大,一只手紧掐着刘保脖子让刘保无法呼吸,更别说想应声了。
刘保此时早已满脸通红,说不出话来,一只手只能拼命地想去抠李飞脚的手,另一只手不停地指着自己的脖子。
咽喉被锁,叫他如何说话?
“说话啊!啥好事,你快说啊!”
看着李飞脚着急的样子,陈立松、林青荷与林三才他们忍不住笑出声来。
李飞脚又用枪敲击着刘保的脑袋,喝问道:“啥大事赶紧说!不说老子掐死你!”
刘保是想说,可是他实在说不出口,不能。
“别乱动!快说话!”
李飞脚越不让刘保乱动,刘保挣扎起来却越有劲;李飞脚越叫他快说话,刘保却无法说出话。
“妈的,不说话,原来你说的好事,就是拿着几杆破枪,要跟老子换我老……换我……”
“飞脚叔,他快死了。”
“谁快死了?”
“他快死了。”
“他再不说话,老子就掐死他!”
陈立松、林青荷及林三才三人实在看不下去了,同时说道:“那你还是先把他给掐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