銘啓小郎

84aua超棒的都市异能 隋末之羣英逐鹿 愛下-第八百零八章 將有必死心,士無偷生念。鑒賞-yqm8m

隋末之羣英逐鹿
小說推薦隋末之羣英逐鹿
中军帅旗一阵摇展,岳飞直属三千步兵跨步上前,两千人手持钩镰枪在前,一千人手持挠钩刀斧在后。
所谓钩镰枪,是在枪头锋刃上有一个倒钩的长枪。枪长七尺二寸,其中枪头为八寸。枪头上尖锐,其下部有侧向突出之倒钩,钩尖内曲,既可以用来砍杀敌人,也可以钩住敌人,有效防止敌人奔逃。
突厥骑兵一个个双目赤红,高声喊杀,追着徐庆所部不舍。突然间见到这区区三千人的步卒从侧翼出来,似乎是想接应隋军骑兵,个个大笑不止,丝毫未做提防。
“绕过去,先干掉那些该死的蛮子骑兵,再回来收拾这些羔羊般的汉人步兵!”三千步兵和三千骑兵哪个更有价值,这点这些突厥人还是分得清。
“放!”
只听一声清厉的高吼,两千士兵扎稳马步,手中钩镰枪横在腰间,奋力向前,向着突厥人胯下的战马招呼而去。
钩镰枪尖穿过马腿,士卒便奋力往后一拉,那倒钩便顺势勾住马腿,瞬时间便将那突厥骑兵勾到在地。
突厥骑兵不加提防,被隋军如收割庄稼一般,眨眼间便倒了一大片。后面的步兵伸出挠钩套出倒地的突厥人拉扯过来,刀斧当即上前招呼,取了性命。
“突厥人阵势已乱,传令张宪,立即出击!”
岳飞一声令下,中军令旗再次有了几下变动。早已等候多时的张宪两腿一夹马腹,手中长枪一挥,高喊一声:“将士们,随我杀啊!”
“杀!”
两万久经沙场的隋军骑兵犹如猛虎下山一般,手中马槊高举,爆发出一阵如雷霆般的咆哮,催动胯下战马向前冲锋。
“两翼包抄,别放跑了任何一个突厥人!”
正前方有隋军步兵,张宪当然不可能率部从隋军步兵方阵前冲过去。他向徐庆打了一个招呼,两人各率一万兵马兵分两路,从突厥人的左右两翼杀了进去。
特警狂後
“叮咚,检测到张宪进入当先状态,武力+5,基础武力98,当前武力上升至103。”
张宪纵马疾奔,当先杀入人群当中。手中长枪挥舞如风,枪尖所过,必有一人命丧黄泉。
“杀虏!”
震天的喊杀声中,隋军勇士人人争先,个个奋勇,手中马槊长枪高举,一路横推。突厥骑兵不断地被挑落下马,就算侥幸未死,也被后续的骑兵洪流踏为肉泥。
“叮咚,检测到徐庆进入奋战状态,武力+3,基础武力95,当前武力上升至98。”
徐庆武艺虽然不如张宪,但在这乱军之中也是极为耀眼。只见他胯下黑膘马,手持三尖刀于乱军之中左右冲杀,咆哮声中,手中长刀悍然挥出激荡,裹挟着无尽的杀机,刹那间便将一名突厥骑兵砍落马下。
都市之神王法則
“该死的混账东西们,这下把我给害死了!”
商人也彪 鬼裔刺
妻寵至上:晚安,律師大人 卿雲歌
无奈之下跟着前来的兀良哈台见状暗骂不已,然事已至此他也无可奈何,手中大斧横转,尽力地稳住军队。
王旗之下,铁木真心中也是暗怒不已,但同样的还是强压下怒火,派出人马支援:“传令祖车轮,命他率军迅速救援兀良哈台!”
不多时,突厥军左翼一阵“呜呜”的号角声响起,全副戎装的祖车轮跃马而出,手中大斧一扬,当先而出。
“杀啊!”
祖车轮身后,两万突厥骑兵纷纷纵马飞奔、挥舞弯刀,紧随祖车轮之后怪叫着地往前冲。两腿不停地猛踢马腹,战马不断地加快速度,隆隆的马蹄声惊天动地,肆意敲打着大地。
“岳帅,突厥军左翼动了!”
岳飞身旁,副将郭知运连忙说道。
岳飞闻言缓缓点了点头,当即发号施令:“传令石达开,命他率军上前拦截,决不能使两支突厥军马汇合。”
“岳帅,石达开将军所部多为步军,旷野之上如何挡得住胡骑?为何不让秦琼、狄青二位将军的骑兵上前拦截?”
郭知运面露不解之色,小声地提醒道。
“秦琼、狄青麾下的骑兵新合并不久,缺少配合,正面迎战胜算不高。只有先挡住突厥人的进攻势头,才能稳操胜券。”
岳飞沉声说道:“石达开跟随本帅多年,他打硬仗的本领本帅是知道的。告诉他,不需要和突厥人死拼,只需挡住他们的第一轮攻击即可!”
小七爺在修仙的那幾年
中军令旗又是一阵摇动,隋军左翼的石达开见到号令,面无变化,手中大刀平举,直指面前的祖车轮所部,高声喝道:“上前列阵,阻击突厥援军。”
石达开麾下的两万士卒听令毫不迟疑,队列整齐,小跑上前,横贯在了祖车轮和兀良哈台所部之间。
“嘿吼!”
一声声长喝,刀盾手奋力将手中重盾立于阵前,长槊手握紧了手中兵器,紧紧地顶到了一起。
“不自量力!”
突厥军前头,祖车轮不屑地冷笑一声,手中大斧一挥,厉声大吼:“苍狼白鹿的子孙,拿出你们的力量,冲垮这支隋军步兵,迅速支援兀良哈台。”
“叮咚,检测到祖车轮进入冲阵状态,武力+5,基础武力98,当前武力上升至103。”
“嘿呦呦,杀啊!”
大昆侖之新疆秘符 昆石
突厥骑兵怪叫着加快马速,手中弯刀挥舞,朝着隋军的刀盾阵冲了上去。
“砰”“砰”“砰”
只听一声声的碰撞声响,一名名隋军刀盾手口吐鲜血,被高速奔驰的骑士撞飞了出去。
“不要停,继续冲,一路冲过去!”
祖车轮撞开一面盾牌的阻拦,大斧左右一挥,顺势带走了左右两名隋军刀盾手的性命,继续纵马往前而去。
“石将军,突厥人来势凶猛,就凭我等恐怕拦截不住,还是请骑兵兄弟们过来助阵吧!”
“未得军令,私自撤军者,以临阵脱逃罪论处!”
后世鼎鼎大名的翼王石达开冷冷地说了一句,翻身落马,劈手从身旁的士卒手中夺过一面盾牌,大步上前,“都是七尺男儿,莫要让其他弟兄们笑话了,我石达开带出来的兵,只会挑软柿子捏。”
“叮咚,检测到石达开进入敢勇状态,武力+5,基础武力96,当前武力上升至101。”

r5w9k熱門玄幻小說 隋末之羣英逐鹿 起點-第八百零六章 陣前招降-f4ns8

隋末之羣英逐鹿
小說推薦隋末之羣英逐鹿
隋军对面,十万突厥军队也摆开了阵势,分为五个方阵,每个方阵约有两万人。其中四个都为骑兵方阵,只有一个是步骑混合方阵。
四个骑兵方阵分别由铁木真本人、爱子拖雷、大将祖车轮和兀良哈台统领,而步骑混合方阵却是由幽州降将石敬瑭统领。
这并不是因为铁木真有多么看重石敬瑭,实际上石敬瑭统领的两万步骑都是之前投降的幽州军士卒,只是因为安禄山史思明等幽州叛将大部分都已经战死,才让石敬瑭捡了这个便宜。
而且石敬瑭所部被铁木真放在了最前沿,摆明了是给突厥军队做炮灰。石敬瑭对此心知肚明却又无可奈何。
“苍狼白鹿的子孙们!”
铁木真纵马出列,扬刀长喝道:“击败对面的隋军,不光是幽州,整个河北都将成为我们的跑马场。所有的金山银山,如花似玉的汉人女人,都将是你们的囊中之物,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年輕至尊 靈主
“抢钱,抢粮,抢女人!”
突厥士兵眼睛开始充血,透射出狼一般的欲望,扬刀仰天大吼不休。
而处在最前方的幽州降军不少人都面露悲愤之色,那可是他们的家园啊,如今竟要被胡人的铁蹄蹂躏。
“陛下,突厥军前沿一部所带的乃是石字旗号,想必必然是那幽州叛将石敬瑭。”
陈平打马上前,拱手说道。
杨杲抬起手掌遮挡在额头,凝望不远处的突厥军阵一阵,点头说道:“把降军放在最前方用来消耗我军的兵力和士气,这确实是突厥军惯用的伎俩。”
“陛下,微臣倒有一计。”
陈平沉声说道:“铁木真的用心幽州降军并非不知,只不过他们忧心陛下追究他们降寇之罪,心有顾虑不敢反抗。”
“陈兄的意思是让陛下亲自出面招降他们?”
一旁的房玄龄眉头微皱,开口说道。
“不错!”
陈平点头说道:“陛下可亲自出面,赦免前罪,若能取下突厥蛮夷首级前来,更赐以良田助其重建家园。纵然幽州军不当场倒戈,也必然再无战心。”
“爱卿此言甚善!”
杨杲颔首说道:“幽州军久驻边疆,乃是我大隋的精兵,怎么能让他们沦落在胡虏手中沦为炮灰。”
“不过——”
杨杲话锋一转,“像石敬瑭这等将幽州全郡拱手送人的贼子,朕决计不饶!”
房玄龄、陈平都点了点头,像石敬瑭这样为了所谓的王位主动献出城池投降异族的人是绝不能饶恕的。若是不杀一儆百,将来边疆将领个个有样学样,则边境之地将永无宁日。
当下,杨杲缓缓打马上前,宇文成都伸手一招,几个御林军士卒手持巨盾紧跟了上去。
“幽州的将士们!”
神雕戰
杨杲清了清嗓子,冲着对面高声喊道:“朕便是大隋的天子,杨杲!”
“陛下,是陛下来了。”
突厥前阵的幽州降军们纷纷交头接耳窃窃私语不止,尽管已经跟着石敬瑭、安禄山等人投降了铁木真,但在普通士卒的心中还是将自己当成了隋军的一员。
“通通给我住口!”
石敬瑭扭头冲着身后的士卒大吼道:“你们现在是铁木真大汗的部下,不再是隋军,杨杲小儿已经不再是你们的皇帝!”
石敬瑭这一声吼,幽州降军这才稍稍安定下来。
異世之風流大法師
“诸位将士,朕知道你们投降胡虏都是无奈之举。”
杨杲的声音继续响起,“你们大多都是幽州人氏。可现在,你们的家乡却被胡人践踏蹂躏,亲人活在屈辱之中,你们又于心何忍?”
“男子汉大丈夫,怎能连自己的父母妻儿都不能护卫,还要屈膝于异族之下?”宇文成都在一旁厉声大喝。
“保家卫国,拨乱反正!保家卫国,拨乱反正!”
陈平安排的一些士卒带头大吼起来,很快便蔓延开来,最后十几万隋军士卒齐声高吼,声音直震九霄。
官場 李彥喬
“朕在此承诺!”
杨杲摆了摆手,身后的这十几万士卒很快便安静了下来。杨杲旋即继续说道:“除了石敬瑭等罪魁祸首,其余将士降胡之事朕一律既往不咎。尔等归来之后,会由官府给你们重新安置田地房舍,帮助你们重建家园。若能取下胡虏首级归来,朕另外有赏!”
愛淡婚涼,首席情非得已 凩謹兮
“陛下不追究我们的罪过,还要给我们安置田产,这是真的吗?我们没有听错吧。”
一时间,幽州降军骚动更大了,不少人已经不再是窃窃私语,反而有些面露喜色。毕竟有些士卒可能之前连自己的田舍都没有,胆子大的士卒甚至已经开始将目光转向了身后的突厥人。
“假的,这是他在骗你们!”
和普通士卒不同,此刻的石敬瑭已经是暴跳如雷。那狗皇帝竟然在两军阵前公然宣言,可以赦免任何人,唯独他石敬瑭。若是说之前看到杨杲亲自上前招降他的心里还有什么想法的话,那现在为了活命他也只有跟着铁木真一条道走到黑了。
“朕是天子,两军阵前,几十万人在此见证,朕难道还会失信于天下吗?”杨杲的话给了幽州军最后一针强心剂,石敬瑭顿时感觉情势不妙。
“闭嘴,通通闭嘴,不准交头接耳,保持队形!”
铁木真也察觉到形势不妙,急忙调来一队兵马在幽州军后列阵,张弓搭箭瞄准了前方。几十名突厥骑兵纵马上前,朝着一些骚动比较明显的士卒就是一顿猛抽。
“狗皇帝受死!”
突厥君左翼,拖雷见势不妙,忙向哲别使了个眼色。哲别会意,纵马上前,张弓搭箭奔着杨杲怒射而去。
舊愛如歡
“叮咚,检测到哲别进入神射状态,武力+6,基础武力96,当前武力上升至102。”
哲别出手迅速,普通的士卒确实来不及举盾反应。但是杨杲身边还有宇文成都这个高手,箭还未至跟前,便被宇文成都打落在地。
身旁的几个侍卫见状顿时大惊,急忙将盾牌举起,牢牢地挡在了杨杲的面前。
天價皇後 吳笑笑
“蛮夷小贼,安敢惊扰陛下圣驾?”
中军之中,岳飞见状顿时大怒,当即取弓在手,一箭飞射而出。
箭如流星而过,瞬间便逼至哲别面前。哲别面色一变,急忙侧身一闪,箭矢划着他的脸颊擦身而过。
“好厉害的箭术,隋蛮子当中竟然有如此厉害之人!”
鬼言詭語 誰的小跟班
哲别正暗暗吃惊之际,身后却传来一针惊呼,哲别扭头望去,却见那箭矢透过了他身后的旗杆,代表着他身份的将旗从中折断,轰然倒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