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衣血途

fvkb3超棒的都市言情小說 錦衣血途 ptt-完本感言相伴-51gm4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各位亲爱的书友,无论有多么的不舍,《锦衣血途》走到今天,就真的要给各位说再见了!
虽然硬要写也可以继续,比如新皇登基后,主角在新朝代引领新潮流的故事,再写个二百万字都没问题……但,没有必要!
既然是主角做锦衣卫的故事,那么从主角成为广德百户所校尉,到他升为锦衣卫指挥使,就已经足够了!
(好吧,我也承认,写不下去是因为订阅太低了!π_π!想恰烂钱都没机会!)
感谢大家一年多来的陪伴,让作者电脑的一段码字的时候不再孤独,感谢你们的投票、打赏和订阅,也感谢你们在评论去和闲聊中对作者的鼓励和支持!没有你们的热情参与,就没有本书能顺利写到现在的顺利成果,所以……再次万分感谢各位支持本书的朋友们!
再说说这本书吧,之所以会产生些锦衣卫的想法,是因为看了两部《绣春刀》的《龙门飞甲》。阅文关于锦衣卫的书虽多,但主角从头到尾是锦衣卫,而且还做锦衣卫该做的事情的书,却很少很少很少,所以作者才写了这本书。
虽然明朝厂卫百官的故事非常精彩,但作者想象力和笔力比较有限,所以在某些情节上模仿了一些名场面,还请大家多多包涵。
点进来看这本书,并坚持看完的人,除了对作者的认可之外,想必更多是因为对锦衣卫本身的喜爱,喜欢身处波云诡谲中的刺激感,喜欢步步青云的获得感,喜欢威压百官的征服感,当然还有家庭和睦的亲切感。
以上一切,作者都让陈啸庭展现给了大家,在此也祝愿各位书友们能在今后的生活中,走上和陈啸庭一样狂拽酷炫叼的人生。
再说陈啸庭,他从西北边陲一个底层校尉,历经小旗总旗一路升至指挥使。这里面有贵人相助,也有运气使然,但更多还是靠其个人知进退明是非,而也让主角在很多时候表现得冷酷无情,视人命如草芥,这在在现实生活中是不可取的。达则兼济天下,穷……也不愧良心,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世界终有美好的明天。
本书的成绩,说实话在起点是接近垫底的存在,但比起作者无人问津的上本书来说,还是有近两百人支持正版阅读,而作者上一本《魏武侯》完本时不到五十个。
我不是想说自己有多惨,我想说的是这从侧面证明了作者的功力在提升,所以也希望支持我的朋友能够继续支持我,我也将会带给你们更多精彩的故事。
本书的问题有很多,逻辑上的问题肯定也是有的,但还是那句话,作者的脑力和笔力是有限的,一本书下来很难面面俱到,只能尽力把故事圆过来。
再有一个就是错别字和语病,虽然在发布之前会检查一遍,但当局者迷,很多时候一些错字错句发现不了。这就需要各位书友阅读过程中及时反馈,超过三天章节内容就会被锁定,作者也没有权限更改!
本书是作者的第二部完本小说,不得不说写书是很累的活儿,所以写完后要休息几个月,然后才会开启新的故事。
在休息的过程中,作者应该会写几个外篇小故事,算是对本书内容的补充(关于外篇故事的内容,大家可以在此留言)。
对了,新书发布会在本书进行通知,到时候希望各位朋友来捧个场!
最后,感谢一路陪伴作者的书友们,感谢大家的投票、订阅和打赏,没有你们的支持和鼓励,就不会有本书的持续更新和完本,感谢你们!
在此,作者衷心祝愿大家身体健康,事事如意,在往后的学习和工作中一切顺利!!
各位,我们下本书再见!!
…………………………飞花逐叶

n21i4都市异能 錦衣血途笔趣-第897章 參見指揮使大人(終章)閲讀-2i46h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永治二十六年十月初九,天气晴朗,艳阳高照。
好天气预示着好彩头,就比如此时的陈府之内,上上下下都是一片喜色。
今天是家主新官上任的好日子,当家主母给府中下人都发了六两赏银。
下人们高兴,倒也不止为了这六两银子,他们也为家主高升感到高兴,这就是所谓的与有荣焉。
陈府内院正房内,陈啸庭张开自己双臂,把自己撑做了个十字架。
他的四位妻妾们,除了梁嘉慧生产之后行动不便,其他几个都在替他穿戴官服。
锦衣卫指挥使,着大红色的四爪飞鱼图案官服。
虽然与指挥同知官服比起来差别不大,但仅仅差的那一点,却是许多人一辈子都达不到的。
而他陈啸庭,在二十八岁的年纪,就坐上了实权指挥使的位置。
徐有慧替陈啸庭理着袖口,面带笑意说道:“老爷,这身官服穿上,可比以往那件精神多了!”
陈啸庭把头转向她后,才道:“每次夸我,都是精神多了这四个字,为夫真不敢相信,你也是读过书的!”
正给陈啸庭理着下摆的郑萱儿却打趣道:“老爷,慧姐姐夸你还被数落,那我这嘴笨之人,怕不是该执行家法了!”
“那可不,等老爷我晚上回来了,就要执行家法!”
陈啸庭才说到这里,却被面前整理领口的沈怡用力一拉,让他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
然后才听沈怡说道:“指挥使大人,在府里跟我们这些女人耍威风,可算不得男子汉大丈夫!”
此刻陈啸庭搞不清楚,沈怡是吃醋还是什么,于是他只能讪讪笑道:“夫人教训得是,夫人教训得到是!”
而一旁,拿着木剑的陈瑞凌,看着父亲身上崭新的官服,眼神中露出了憧憬之色。
很快,陈啸庭便穿戴完毕,拿着官帽从内院走了出来。
中院客厅内,沈岳正带着一帮老友,正在客厅内等恭贺。
见正主出来,沈岳连忙迎上前去,说道:“啸庭,恭喜你啊!”
看着陈啸庭身上的四爪飞鱼服,沈岳眼中满是复杂之色,这是他心心念念一辈子的东西。
此刻,客厅内的其他人,也都纷纷向陈啸庭道贺。
这些人家中都有年轻人在锦衣卫中任职,所以才亲自来府上道贺,不求陈啸庭多加关照,至少要让他知道自己尽了心。
“多谢诸位了!”陈啸庭平静说道。
虽然心里已经飘飘然,但陈啸庭却深刻明白,越是在这个时候越要单独。
和这些人闲扯了一会儿后,陈啸庭才出了府门,在杨凯所带一众校尉护送下,骑马往北镇抚司赶了去。
没一会儿,他们一行就赶到了北镇抚司外。
此刻的北镇抚司大门外,锦衣卫南北二司副千户以上官员们,全部都聚集在了台阶下。
为首几位飞鱼服大佬中,有南镇抚司指挥同知卢云思,北镇抚司指挥佥事郑安,至于其他人陈啸庭却不熟。
而这些不熟的人,就是皇帝这一月来,从底下各千户所提拔上来的。
可以说,在陈啸庭赋闲在家这段时间内,皇帝完成了对锦衣卫内的势力重组,并重新构建起了制衡关系。
见到陈啸庭赶来,众人纷纷躬身行礼道:“卑职恭迎指挥使大人!”
勒住缰绳,陈啸庭扫视众人后,才道:“诸位同僚,不必多礼!”
众人免礼之后,陈啸庭才从马背上下来,而迎接他的众人自动让出了一条路。
人群中,被“贬斥”的焦富荣三人,此时脸上带着强烈笑意。
只要陈啸庭做了指挥使,他们往后的日子就会很滋润,甚至回京任职也不是没可能。
走到卢云思面前后,陈啸庭笑呵呵道:“卢大人,之前冒犯,你可不要怪罪!”
之前为了夺权,陈啸庭直接把卢云思赶进了南司大牢,此番见面便觉有些尴尬。
卢云思脸上笑意不减,随即说道:“大人言重了,卑职之前有做得不对的地方,还望大人见谅!”
之所以态度如此谦和,除了敬重陈啸庭的官位,卢云思更多是清楚自身地位。
在之前的站队中,他得罪了当今的皇帝,没被清算就不错了,岂敢再与陈啸庭闹不痛快。
两人这番虚情假意之后,算是在南北二司众官面前讲和了。
““大人!越过卢云思后,便是冯文贵便主动上前打招呼。
他是作为陈啸庭的嫡系,在焦富荣三人被“贬”后,他的心里就很不安,直到如今陈啸庭升了指挥使。
接下来一众官员陆陆续续跟陈啸庭行礼,那些新被提拔起来的,还主动给他介绍了自己。
而在人群中,还有已经补缺的沈权,他如今是南司的一位副千户。
当陈啸庭和众人一一交流之后,他也来到了北镇抚司的台阶下。
看向威严而神秘的大门内,陈啸庭徐徐走上台阶,然后往大门内走了去。
在他之后,众官则按官阶资历排队进入,他们一行跟随陈啸庭来到了指挥使大堂外。
在王若林受伤之后,永治皇帝让陈啸庭代章锦衣卫后,陈啸庭就在指挥使大堂办公。
但那时总有些名不正言不顺,而今天他却是堂堂正正入主。
徐徐走进大堂,陈啸庭来到了自己官椅前面,面前桌子上已经摆好了他的官印。
而在大堂下面,近三十名锦衣卫高官已经排好班列,目光都看在陈啸庭身上。
扫视下方众人,陈啸庭让自己坐得更笔挺了些,随后沉声道:“升堂!”
新官上任,都要升堂,接受一众下属行礼。
这种事,陈啸庭从百户千户指挥佥事干过来,已经经历了好几次。
每一次手里的权力不同,所以每一次的感受也有不同,但无疑都是满足而愉悦的。
大堂下方,一众官员们无论职级,皆单膝下跪,齐声拜道:“卑职参见指挥使大人!”
大堂之上,陈啸庭长舒一口气后,才道:“诸位免礼!”
众人尽皆起身后,才听卢云思道:“请指挥使大人训话!”
“诸位同僚,皇上信重,让本官执掌锦衣卫……”
陈啸庭的话滔滔不绝,主要内容只有一个,皇帝把重任交给了他,他往后将会带大家好好干。
“诸位,新朝伊始,万象更新,正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时机,本官愿与诸君携手,共建功勋!”陈啸庭朗声道。
没错,对陈啸庭来说,新的朝代开始,对他来说又将是新的一段人生。
锦衣卫指挥使不是结束,而是他新征程的开始!
造福黎民百姓,建功立业,名垂青史……成了他新的追求!
(正文完)

7znee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錦衣血途-第896章 覲見熱推-el5ny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被妻子的话安慰一番后,陈啸庭再度扭转了心态。
当人能接受失去一切,那他就没什么可畏惧的。
至少对陈啸庭来说,即便如沈怡所说他失了官职,会雍西老家也是个好结果,毕竟这样也能陪在父母身边。
所以接下来的每一天,陈啸庭真正放松了心态,在府中的日子过得也就越发闲适。
以至于他有时间练字,还跟着沈怡学了抚琴,只不过弹得不怎么样。
在此期间,梁嘉慧又给他诞下了一个女儿,取名叫做陈萍萍。
到此陈啸庭已有两子三女,这段在家赋闲的时光里,他也好生体会了天伦之乐。
书房之内,陈啸庭翻箱倒柜找了好一会儿,也没找到自己新买的笔。
此时,恰好见到大女儿从后面钻出来,陈啸庭一把抓住女儿,问道:“涓涓,我的笔是不是你拿了?”
陈娟娟今年已经五岁,或许是跟陈瑞凌待的时间长了些,性格比一般女娃顽皮了不少。
“爹,不是我!”陈娟娟露出笑容道。
“不是你?那你手上是什么?”陈啸庭黑着脸问道。
却见陈涓涓手上沾有墨迹,此刻被老爹发觉后,立马就把手背到身后去。
小女娃现在还敢撒谎了,自己这个做夫妻的当真是失职,陈啸庭扬手便作出要打人的模样。
就在这时,只见书房外冒出陈瑞凌的脑袋:“爹,是我弄坏的,不是涓涓!”
陈啸庭那舍得打女儿,但现在听到是儿子弄坏的,于是直接拿起了桌上戒尺。
“进来!”陈啸庭黑着脸说道。
陈啸庭只得走了进来,却见他手里拿着一支笔,只不过笔头已经凝固到了一起。
“今天怎么不跑了?”陈啸庭沉声问道。
“一人做事一人当,孩儿甘愿受罚!”
“好……有骨气,伸出手来!”
就在陈啸庭扬手要打之际,却见沈怡快步走了过来,进屋便见丈夫要打孩子。
“夫君,宫里来人了,皇上召见!”沈怡表情严肃道。
这时候,陈啸庭也没心情教训孩子,但他还是训了陈瑞凌几句,然后才起身往外走了去。
等父母都离开后,陈涓涓才眼泪汪汪道:“哥,明明是咱俩一起做的!”
反正没挨打,陈瑞凌此刻混不在意道:“没事没事,我是你大哥们嘛,还能不不护着你?”
…………
跟着宫里派来的太监,陈啸庭坐上了轿子,徐徐往皇宫方向赶了去。
来到宫门外下轿后,陈啸庭就跟着传旨太监步行入宫。
此刻他还是北镇抚司指挥同知,所以进了宫门之后,一路上遇到的锦衣卫们都会向他行礼。
走在宫里,这里一切似乎都没有变,但看在陈啸庭眼中却有觉得什么都变了。
“公公,那些人在搬什么?”看着远处的几辆马车,陈啸庭疑惑问道。
“陈大人还不知道?皇上已经下旨裁撤西厂,他们是从西厂搬东西!”
西厂被裁撤了?老皇帝开设西厂没几年,新皇帝一继位就给撤了?
果然是一朝天子一朝臣,那么自己这前朝之臣,是否也会如西厂一般被撤掉呢?
随着太监继续往前,当陈啸庭踏进玉虚宫宫门后,发现这里的变化更大。
以往的玉虚宫,被朱瑜隽搞得像是个道馆,各种旗幡符箓看起来让人眼花缭乱。
而现在,那些东西都被撤了下去,恢复了玉虚宫本来的面貌。
禁宫森严,压迫人心。
被带进了玉虚宫后,陈啸庭被安置在了一处小厅内,等待着皇帝的召见。
大殿内很安静,让陈啸庭的心逐渐安宁下来,并在心中演练等会儿的觐见。
约摸过了半个时辰,当陈啸庭感觉别无聊赖之际,他才听到了殿内响起了脚步声。
只见内殿走出了三名老者,正是如今的三位内阁大学士,这三人的表情都很难看。
皇帝想要推行新制,这是新皇继位的常规操作,但具体该有那些新制,君臣交谈过程中却有分歧。
表面上看是理念之争,但说穿了都是利益之争。
比如正式征收商税,就遭受到了秦延文三人反对,认为这是掠之于民。
在这三人离开几分钟后,便有太监赶了过来,告诉他皇帝宣他觐见。
徐徐来到皇帝所在的精舍外,陈啸庭当即叩拜道:“微臣叩见皇上!”
此刻,一身龙袍的朱琇胤坐在龙椅上,面前御案上摆着两摞奏折。
朱琇胤抬起头来,说道:“免礼!”
“谢皇上!”
随即,陈啸庭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这些天在家里,过得可好?”
虽然没想到皇帝会问这个问题,但陈啸庭还是答道:“微臣在家一切顺畅,该吃就吃,该睡就睡!”
“那就好啊,那就好!”朱琇胤脸上带了一丝微笑。
“朕坐在龙椅上,可就没你这份服气了!”
“皇上日理万机,身系江山社稷,是天下苍生之幸!”陈啸庭沉着应对。
说到这里,陈啸庭硬着头皮道:“微臣虽驽钝,愿为皇上分忧!”
这是主动给自己要差事,陈啸庭实在不能忍受,年纪轻轻就被撸掉一切职务。
大殿内变得很安静,此刻陈啸庭在等皇帝的态度。
“你可不驽钝,若不是你……朕岂能有今日?”
这句话,给了陈啸庭极高评价,也让他明白了皇帝的态度。
看来自己这些天的担心确实多余,因为正如沈岳所说,锦衣卫上下确实找不到,比他更适合做掌舵人的。
“你有能力,古人云能者多劳,你往后可要替朕多担下担子!”朱琇胤沉声说道。
这句话,才是最终确认,陈啸庭当即跪地道:“微臣愿为皇上效死!”
为自己效死这种话,朱琇胤每天都能听到,所以基本上免疫了。
坐在皇帝位置上,和大臣打交道的他,深刻感受到了厂卫的重要性,所以今日他召陈啸庭来,也体现出了他心态的变化。
扶持厂卫和官员们打擂台,对皇帝而言确实是好办法。
陈啸庭的能力卓绝,这样的人物必须要用,但用之前得磨磨他性子,所以朱琇胤才让他在家家中赋闲一个多月。
“好了,今日就到这里,你回去吧!”
听到这话,陈啸庭再次懵了,这就叫自己回去了?怎么个差使皇帝还没说,莫非是戏弄自己?
却听朱琇胤接着说道:“回去之后好好休息,明天正式上任!”
上任?
陈啸庭才觉得疑惑,就见到外面有几名太监端着托盘,上面分别是官服官帽、佩刀和腰牌印信。
只见皇帝拿起一份奏折,一边打开一边说道:“从现在起,你就是锦衣卫第二十三任指挥使了!”
幸福,实在是来得太突然!
“微臣叩谢吾皇圣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c8vx2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錦衣血途 ptt-第895章 心憂未來閲讀-e23f6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永治二十六年十月,冬季来临的前夕,整个京城都萧瑟了不少。
自从皇帝叫他回去休息之后,陈啸庭就真的在家休息了一个月,衙门一次都没去过。
当然了,他不去不等于锦衣卫不运转,只不过皇帝直接越过了他,直接向锦衣卫各千户所传达旨意。
在这种情况下,陈啸庭自然是安安心心待在家里。
一个月来,朝中也发生了不少的事,最大事情就是内阁首辅黄玉成致仕。
秦延文顺利进阶为首辅,原吏部尚书周思远入阁为次辅。
最让朝臣们大跌眼镜的是,本属于秦党的户部尚书张云德,也被补进了内阁之中。
可以说,这一举动真正体现出了朱琇胤的政治智慧,如此既平衡了朝局,也安抚了黄党一系的官员。
朝廷是皇帝的,江山也是皇帝的……此时的朱琇胤必须为大局着想。
大明朝内外都有麻烦,对于皇帝来说,要尽可能的避免内耗,并让国家在正轨上走。
十月初三,这一天发生了一件事,一件和陈啸庭有关的事。
皇帝一道圣旨,免去了沈岳南司指挥同知的差事,然后是被刚从牢里放出来的卢云思继任。
要知道,卢云思和陈啸庭一直都不对付,如今让他官升一级,这让陈啸庭心里不免忐忑起来。
当然,此刻心里最难受的,还得是被免职的沈岳。
反正自己没什么事,陈啸庭干脆去了老丈人家里,想要安抚一下老头儿受伤的心灵。
但当陈啸庭到了沈府,见到沈岳之后,却发现是自己想多了。
沈岳没有显露出颓然之色,整个人都比较平静,谈到自己被免职后亦是如此。
“解了职,正好在家里歇歇,这些年实在累了!”沈岳如是说道。
“你也不必过于担忧,你立下了迎立皇上的大功,皇上是不会亏待你的!”
这话听得陈啸庭不免汗颜,自己本是来安慰老岳父的,却被老头儿反过来安慰了。
“岳父大人教训得是!”陈啸庭点头道。
此刻他二人坐在小花园里,沈岳自然可以有什么就说什么。
“不说你了,你看那黄庭……最近不也被皇上冷落了!”沈岳悠然说道,他现在是真的把一切都放下了。
黄庭是个什么情况,陈啸庭最近根本没关注,他自己这碗饭还烫嘴呢,哪有工夫关心别人。
见陈啸庭面露思索,沈岳接着说道:“皇上越是要用谁,就约会冷落谁……毕竟你们是有本事的人!”
“但你和黄庭功劳都大,为了不让你们生出娇纵之心,皇上此举也是应有之义!”
沈岳这一番又一番话,让陈啸庭心头郁结消减了不少。
此刻,陈啸庭不免失笑道:“岳父大人何以如此笃定?”
之前说话沈岳都显得很轻松,但面对这个问题时,他却很郑重道:“因为除了你,老夫实在是找不出,眼下谁还比你更适合统领锦衣卫!”
这话沈岳说得一本正经,但听在陈啸庭耳中,让他差点儿起鸡皮疙瘩。
此时,陈啸庭笑道:“岳父大人,我本是来开解你的!”
说完这话,二人均是哈哈大笑起来。
但此刻,陈啸庭心里好受了许多,至少不如之前那般恐慌了。
或许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陈啸庭看不清自身所处境遇,本就是正常的事。
就在这时,小花园外传来沈权声音道:“父亲,该吃饭了!”
“你过来!”沈岳唤了一声。
没一会儿,沈权便从外面走了进来。
“啸庭,往后……你可得多多照顾这小子!”
“岳父大人这话见外了,你我两家本属于一体,该帮衬小婿绝不推脱!”
这话一出,现场气氛就更和谐了,沈岳是真的看好陈啸庭。
随即,他们三人便一同起身,往前院所在方向走了去。
这次过来,陈啸庭还让沈怡把孩子们都带了过来,把沈府的安宁搅得无影无踪。
“瑞凌,你们几个安分点儿,小心你爹收拾你!”沈怡警告道。
玩闹也是分时间的,眼下都快要吃饭了,再闹就不合适了。
被沈怡这样一说,不只是陈家几个小家伙规矩下来,就连沈家几个孩子也都安分下来。
没一会儿,陈啸庭便和沈岳父子出来,他三人直接往正堂落座去了。
这顿饭吃的时间很长,在饭桌上他们三人也聊了许多,算得上是宾主尽欢。
从沈家离开后,陈啸庭便直接回了府。
此刻在他府上,则有好几个人在等着他。
跃下马背,陈啸庭略带惊讶道:“你们怎么来了?”
等在他府内的,正是焦富荣,刘奎和王忠德三人,也是陈啸庭的铁杆儿心腹。
“大人,卑职等是来向您辞行的!”焦富荣开口道。
辞行?这听起来可新鲜了,这三人要去那里?
此时,客厅内已上了茶水,陈啸庭品了一口之后,便问道:“你们要去何处?”
“上午来的旨意,皇上给我们升了千户,派我们三人去地方任职!”王忠德答道。
对他们来讲,虽然明着他们是升官了,但实际上却等于贬斥,这让他们心里很不舒服。
为了皇帝能继位,他们这些人都是豁出命去干的,谁曾想会是这么个结果。
皇帝的动作贵然不小,先是动的南镇抚司,眼下终于轮到北镇抚司了。
“除了辞行,还有别的什么事?”陈啸庭紧接着闻到。
“我们……想请大人帮忙承情,求皇上收回成命!”焦富荣抬起头道。
求皇帝收回成命,这事儿说笑了是不知轻重,说大了就是欺君罔上。
“诸位,你们觉得……我现在的位置就很稳当?”
“今天是你们去地方,明天……说不定我就被解职了,到时候还得靠你们帮衬!”陈啸庭满是无奈道。
焦富荣几人被贬斥,他才从沈府建立起的信心,立马又垮塌了下去。
“大人,您为皇上立下了大功……想来,是不会有事的!”一直没开口的刘奎说道。
“但愿如此吧!”陈啸庭叹息道。
经过他这一番诉苦,焦富荣三人的请求被挡了回去,他们既然又闲聊了一番后,陈啸庭才把他们送出了府邸。
当陈啸庭坐在客厅内愣神之际,却听耳边传来沈怡声音道:“夫君,你没事吧!”
“没事!”陈啸庭挤出笑容道。
“夫君为何不与我讲实话?若是有什么难处,你我二人一起扛就是了!”沈怡面带不愉道。
不忍伤了妻子的心,陈啸庭便将自身处境和盘托出。
谁知沈怡听后,却毫不在意道:“不就是一个官位,若是皇上真将你免职了……咱俩回雍西老家就是,这官不做也没什么!”
陈啸庭一时愕然,随即高兴的笑了起来。
有此贤妻,夫复何求!

ql0h7非常不錯都市言情 錦衣血途 ptt-第891章 宮門對峙展示-fl1ua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长街上的战斗,最终以兵马司的溃退而结束。
但在击败他们之后,陈啸庭却没工夫高兴,接下来需要他们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当然,他们首先要做的就是,尽快赶到皇宫去。
骑马跟在朱琇胤马车旁,陈啸庭禀告道:“殿下,皇宫方向有消息了!”
有关皇宫方向的消息,自然是朱琇胤最关心的,于是他立马问道:“发生了什么?”
陈啸庭答道:“吴王控制了北安门禁军!”
北安门是京城正北门,驻守兵力大致有近千,这对朱琇胤来说绝不是好消息。
“先去皇宫!”朱琇胤目光坚定道。
即便朱琇麟控制了北安门禁军,他也没有占到优势地位,因为仅从人数上来说,仅一个锦衣卫就有四五千人可用。
更何况,此番随朱琇胤一道进军的,还有正阳门禁军数百精锐。
再说另一头,此刻的皇宫之内,局势也是异常的紧张。
锦衣卫的“反叛”,完全打乱了朱琇麟的布置,以至于他不得不采取极端方式,亲临北安门传旨。
但好在,北安门禁军已被他说服,愿意跟他一道南出平叛。
五军都督府那边,朱琇麟是彻底不指望了,这也让他对黄玉成极为失望。
说好的由他们搞定五军都督府,却没想到根本没按计划走,别说调动禁军了,就连五城兵马司的人都没完全调动。
此刻,朱琇胤就坐在皇宫城墙上,静静看着下方城楼下方。
而在城墙上,除了被他召集来的北安门禁军,还有原本戍卫皇城的禁军。
仅在皇城一处,朱琇麟可动用的禁军便有两千,再加上他有城墙为依托,故占据着极大优势。
但朱琇麟心里却清楚,从开始夺权到现在,他的优势实际上在缩水。
这其实很让朱琇麟恼火,原本离皇位咫尺之遥,可现在却离了半个皇城了。
就在这时,刘谨忠走过来禀告道:“王爷,牛景云那厮已被拿下,皇城只能的锦衣卫,已经是无头苍蝇!”
牛景云被陈啸庭派回来控制皇宫,但却落入了刘谨忠的圈套,事没办成反而人还被抓了。
被陈啸庭寄予厚望的皇城锦衣卫,此刻完全指望不上了,这些人已经全部被缴了械。
“留着无用,杀!”朱琇麟冷声道。
对待敌人,朱琇麟不会有半分手软,区区一个锦衣卫副千户,在他眼里和草芥没区别。
而在远处,朱琇胤在军队护送下,一行人也赶到了皇城外围。
因为锦衣卫的存在,朱琇胤进京的消息被传得人尽皆知,所以在进入北城之后,便陆陆续续有人加入朱琇胤的队伍。
这些人多是京城各衙门官员,甚至还包括兵马司的千户,便可知朱琇胤在京城威望深重。
可千万别小看了这些官员,他们代表着朝廷大势,将对朱琇麟的权威产生冲击。
要知道,朱琇麟之所以能调动禁军,是因为他在代行皇权,权力本身不是他的。
如果朝廷大多数官员都反对他,朱琇胤又打着平叛的旗号,那么帮助朱琇麟的禁军会怎么想?
只要这些人对朱琇麟产生怀疑,就能宣告朱琇麟的失败。
随着队伍的行进,朱琇胤身边的人越聚越多,甚至不乏尚书侍郎一级的大员。
他们一行浩浩荡荡开到了宫门外,中间虽然遇到了阻拦,但都被轻易的拿下了。
而此刻,陈啸庭也得到宫里的消息,知道牛景云已经凶多吉少。
这是没办法的事,大家做的都是掉脑袋的事,就得有任何时候都丢命的觉悟。
很快,他们一行就赶到了宫门外,让皇城正门外的空气都凝固了不少。
虽然距离比较远,但朱琇胤和朱琇麟都能看到对方,只不过看不清脸罢了。
这两兄弟,可谓从小到大都在斗,此刻已到皇位角逐的关键时刻,自然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
此刻,城楼上有官员大声喊道:“俞阳王,你抗旨不遵,违抗圣意回京,你莫非是要造反?”
不光是朱琇胤有支持者,朱琇麟在朝中其实也有庞大势力,此刻有一部分已聚集在他身旁。
“城楼上的禁军,你们都被这些人骗了,吴王软禁皇上,意图篡位……你们难道要跟着造反?”朱琇胤这边也不甘示弱,立马有官员帮忙应对。
两边互相指责对方为叛贼,一时间说得有来有往。
这时间,朱琇胤的优势就体现了出来,他这帮忙说话的官员更多,很容易给城墙上的禁军造成压力。
而在此过程中,有越来越多的官员往朱琇胤身边,这让他的底气更足了。
最后,就连德高望重的秦延文,也来到朱琇胤马车外。
“殿下,您可算是回来了!”秦延文满怀激动。
从皇帝摔倒开始,因为朱琇胤不在京城,秦党联合朝廷中立派别后势大,但实际上却处于不利地位。
一旦朱琇麟动用军队,他们这些人嘴皮子再厉害,也派不上用场。
好在,关键时候朱琇胤进城了,这一下就扭转了局面。
如今朱琇麟带兵盘踞在皇宫,在秦延文看来根本不足为惧,皇宫此刻就是个囚牢。
当然了,越快把朱琇麟拿下,他们才能更早安心。
“殿下,务必尽快封锁皇宫,不要再让吴王传出消息!”秦延文提议道。
站在一旁的陈啸庭当即道:“殿下放心,微臣已派了人手,绝不会让吴王和外界联系!”
作为文官,秦延文对厂卫的反感根深蒂固,见此刻陈啸庭出来表功,他的心里非常的不舒服。
当然了,最让秦延文不舒服的是,此番迎朱琇胤进城的功劳,也被陈啸庭揽了去。
“好……”朱琇胤平静道。
方才秦延文的微表情,全都落在了朱琇胤眼中,只不过他的心态却完全不一样了。
文官世大,作为君主抬出厂卫制衡文官,是必要的手段……朱琇胤看问题已经站在君主的角度。
随后,朱琇胤从马上走了下来,在一众侍卫的保护下,徐徐往宫门方向走去。
虽然中途有人劝阻,但朱琇胤还是坚持己见,最大程度站到了前方去。
在一面面大盾的保护下,朱琇胤开口道:“八弟……六哥回来了,你怎么不出来见一面?”
城楼上,朱琇麟脸色极其难看,因为他看到了朱琇胤的从容。
“六哥,父皇让你出京就藩,无旨意你怎能私自回来?”朱琇麟冷声问道。
“八弟,我若是再不回来,父皇怕是就要被你害死了!”
这话可把朱琇麟气得半死,明明是自己占着理,现在却被朱琇胤挤兑得说不出话。
“六哥,你不要血口喷人!”
“是吗?那你就把宫门打开让我和诸大臣将士,见一见父皇如何?”

x7twt超棒的都市言情 錦衣血途-第889章 奉請展示-5ex1s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张显被扑倒在地后,他的几个随从也都被捉拿,随即就被五花大绑控制住。
此刻,陈啸庭将圣旨拿在手中,对杨海隆道:“杨千户,圣旨暂且不能给你,本官要交给你们指挥使!”
圣旨当然不能交,因为里面的内容完全对不上,交出去陈啸庭就成了矫诏佞臣了。
陈啸庭这话让杨海隆感到疑惑,哪有圣旨不给接旨人的。
可就在他要发问之际,却听陈啸庭道:“这次西厂欺君罔上,上上下下都被捉拿了,虽然你是被蒙骗的……但也要想办法自保!”
这话很容易转移了杨海隆的注意力,谁不最先为自己考虑。
从陈啸庭的话中杨海隆得知,西厂上上下下都被拿了,这很容易让他产生紧迫感。
“卑职愚钝,受了奸人蒙蔽,还请陈大人指点!”杨海隆抱拳道。
陈啸庭微微一笑,然后才道:“迷途知返,倒也有药可救,一会儿随我护送俞阳王进城,保准有你好处!”
怎么又扯上俞阳王了?杨海隆突然发现脑子很不够用,他对现有局面的认识已完全混乱。
“多谢大人!”杨海隆躬身道。
“开城门吧!”陈啸庭沉声道。
杨海隆毫不迟疑,亲自带着人去开城门。
此刻,陈啸庭瞥了被捉拿张显几人,便道:“都斩了!”
得令之后,离得最近的卢闻钊一挥手,他收下的总旗便带人上了。
孙亮亲自上前,在张显惊恐目光下,一刀将其脑袋砍了下来,鲜血喷涌得到处都是。
此刻,城门已经被打开,陈啸庭和冯文贵对视之后,便带着人往城门外走了去。
此刻的正阳门外,俞阳王朱琇胤已是茶饭不思,在城门外想了一宿,他都没想出进城的法子。
可就在他绝望之际,竟听到有人城门开启的轰鸣上,这让他立马生出了希望来。
“怎么回事?”朱琇胤走下马车。
“王爷,城门开了!”
在锦衣卫众人的陪同下,陈啸庭穿过了两层瓮城,终于走出了正阳门外。
看到外面的郡王仪仗,陈啸庭带着冯文贵几人加快了脚步,最终在王府侍卫的防线外停了下来。
“臣北镇抚司指挥同知陈啸庭,叩见王爷!”陈啸庭当即行了大礼。
而他身后的冯文贵几人,也都跟着下拜行礼,让远处的朱琇胤大感惊讶。
他拉拢过陈啸庭几次,但都未能成功,按道理说陈啸庭不该出现在此。
在一众侍卫陪同下,朱琇胤徐徐走到了陈啸庭面前停下,然后问道:“你来这里做什么?”
此刻朱琇胤在怀疑,陈啸庭是奉命来捉拿自己,由此他猜测朱琇麟已经掌握了朝局。
难道自己真的输了?朱琇胤的心在煎熬,他不愿相信自己就这么败了。
“回禀王爷,吴王勾结西厂提督刘谨忠和内阁首辅黄玉成,意图弑君篡位……卑职奉请王爷进京平叛!”
随着陈啸庭这话说出,朱琇胤的心态可谓是峰回路转,他全然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
陈啸庭把朱琇麟一档说叛贼,并请自己进京平叛,这说明他是站自己这边的……朱琇胤暗暗想到。
没错,在朱琇胤看来这只是陈啸庭表明立场,至于谁是叛贼……一切得看谁谁胜谁负。
好一会儿后,朱琇胤才问道:“为什么是我?”
在这危急关头,朱琇胤告诫自己更要冷静,不能脑袋一热就跟人走了。
而这个回答,其实也没那么简单,必须冠冕堂皇还得言中关键。
思索一番后,陈啸庭才开口道:“回禀王爷,前日皇上摔倒,刘谨忠暂掌司礼监之位,微臣不察……竟让他们矫旨横行!”
“就在昨天他们来拉拢微臣,微臣不允后他们竟派人刺杀微臣,微臣才发现了他们的狼子野心!”
“放眼京城,只有殿下您德高望重,可以收拾这些叛贼乱党,所以微臣……请殿下进京平叛!”
这话足够冠冕堂皇,而且说明了陈啸庭倒向朱琇胤的原因。
听在朱琇胤耳朵中就是,原本陈啸庭打算两不相帮,可朱琇麟拉拢他不成后竟要杀他,于是他只能倒向自己这边。
听着陈啸庭一口一个微臣,朱琇胤脸上的疑惑缓缓消失。
虽然心中疑惑还未完全消除,但朱琇胤还是愿意搏一把,他不甘心被自己那位弟弟踩在脚下。
所以哪怕有一丝机会,他也愿意抓住,更何况眼下的机会还很大。
“好,本王信你!”朱琇胤沉声道。
陈啸庭这才松了口气,在朱琇胤的挥手后便起了身,然后让到了路边。
很快,整个王府的车队就被动了起来,开始往城门内驶去。
不得不说,朱琇胤是个有魄力的人,与陈啸庭之间并无多少交情,就能把性命舍出去赌一把。
马车徐徐进入城内,朱琇胤透过窗户可以看见,道路两侧都是锦衣卫的人。
而在进入城门之后,朱琇胤还看见了列队而立的禁军兵卒,这些人就是之前阻拦他的。
当然,朱琇胤还看到了兵卒中间摆着的几具尸体,看起穿着就可知是西厂的人。
“这陈啸庭,也算是递了投名状了!”朱琇胤低声说道,此刻他才真正信任陈啸庭。
而在前方,陈啸庭则对杨海隆说明了情况。
简单来说就是,如今宫里太监造反,并勾结了五城兵马司的人。
他杨海隆要想免罪,就得带兵进去平叛,这样还能戴罪立功。
此刻,杨海隆已上了陈啸庭的船,自然也只能跟着干了。
“咱们堂堂正正前去平叛,功成之后就是大功臣,你杨家就要兴旺发达了!”陈啸庭微微笑道。
受此鼓舞,杨海隆才多了些底气,此刻他也就豁出去了。
他们一行徐徐往城内走去,最前面的是禁军兵卒,遵照陈啸庭的意思他们带足了武器。
而在长街另一头,也有一支军队快速开来,人数也有近千之多。
这些都是五城兵马司的兵,是得知陈啸庭反叛之后,朱琇麟最快调集的镇压军队。
相比于禁军来说,这些兵卒的武器就差了不少,但他们占优的是人数。
但在城里的狭小空间内,人数优势基本无法发挥,所以他们想要拦住陈啸庭一行很难。
街道上,百姓们全都已经不见踪影,街边商铺们也全都关了门,肃杀之气在长街上蔓延。
两边军队快速接近,当相聚大约两百步时,则有默契的停了下来。
在感觉到危险时,是人都会本能的停下来,两百步的距离正好是弓弩最大射程范围。
两军对垒,这繁华的京城长街上,今日注定要用血来洗一遍。

zpyer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錦衣血途笔趣-第888章 正陽門內相伴-mhws8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朱琇麟无论如何也想不到,被他极力依靠的刘瑾忠,竟给他捅出了大篓子。
此刻的北镇抚司大堂内,所有人都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愿意跟随陈啸庭一道迎六皇子进城入宫。
“焦富荣,你带东城千户所的人,全部到北城方向候着!”
被陈啸庭这样一安排,在北城他就有近三千人可以用,基本能起到一锤定音的作用。
“王忠德和牛景云,你们负责警戒皇宫,维持现有局面不变……但不能让人任何送信的人离开!”
虽然不一定完全组织宫里宫外传达消息,但至少有一定迟滞作用,可以让朱琇麟对外反应延迟的。
“遵命!”被点到的几人纷纷应是。
“各归其位吧!”
待这三人离开后,陈啸庭才对余下众人道:“冯文贵,带着你手下的人随本官一道,去南门迎俞阳王进京!”
这是最重要的任务,所以陈啸庭要亲自去。
“刘奎让西城千户所的人散布于永辉大街,清理任何可疑之人,以保俞阳王安全进京。”
这也是必须要做的事,万一路上再遇到西厂的杀手,总不能再让他们逞凶。
当然在离开之前,陈啸庭还派了专人保护自己家眷,他可不能被人踹了老窝。
各项事情安排完毕后,所有人都按照自己的任务开动,而陈啸庭穿上了铠甲,带着冯文贵一起往南城去了。
北镇抚司本就聚集了近千人,此刻全被陈啸庭带着一起,气势可谓浩荡。
在他这些人当中,有各方势力收买的眼线,所以陈啸庭出动的消息泄露就很正常。
但这种情况再陈啸庭预料之中,他不害怕别人知道他的动向,他只要确保自己赢就可以。
走上这条道,干的就是掉脑袋的买卖,什么规矩秩序统统可以丢到一遍。
为了保证成功可能,他们一行赶路的速度极快,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就赶到了南城。
而此刻,冯文贵也集结了最精锐的人手,与陈啸庭汇合后,直接往不远的京城南门赶去。
足足一千多号带刃之士,很容易就被城门戍军发现,驻守的千户赶紧调集人手准备防卫。
来的虽是锦衣卫的人,但既然是圣旨严令封城,那就谁都不能出入,即便得罪锦衣卫也在所不惜。
更何况,旁边还有西厂太监在,足够镇住锦衣卫的人。
当陈啸庭一行赶到时,城门内侧已经组织好了防御,足有三百号兵卒列阵在城门内。
而在城楼之上,还有几百号弓弩手,所以陈啸庭他们情况极不乐观。
他们过来的人手虽多,但要正面击败这些禁军精锐,且不说能不能打赢,即便打赢了也会损失惨重。
好在陈啸庭早有准备,只见他从怀中掏出了一份圣旨,这正是李德义带出的那份。
此刻,南城千户所的卢闻钊跑在最前面,扯着嗓子大吼道:“正阳门全体戍军接旨!”
居然是传旨来的?城门戍军面面相觑,仅这一手就大大削弱了他们的斗志。
而城楼之上,守门千户杨海隆面露难色,此刻他不知自己是该去接旨,还是继续待在城楼之上。
而一旁的太监张显脸上则惊疑不定,他无法判断锦衣卫的真实目的,但他更倾向于怀疑,毕竟传旨那需要带这么多人来。
“公公,你看这……”
“不必着急,看看再说!”张显盯着城楼下方说道。
事实上,杨海隆倾向于下城接旨,因为他不参与派系斗争,既然有旨意接就是了。
而此刻,陈啸庭已走到了最前方,虽然面对着禁军阵列,但他却一点儿都不怵。
看着前方的士兵,陈啸庭开口道:“你们什么意思?对传旨钦差兵戈相向,难道你们要造反?”
这一句,进一步削弱了禁军的斗志,对传旨钦差亮刀枪,那可是欺君大罪。
扫视全场,陈啸庭气势拿得更足,语气也更加冷峻道:“本官是北镇抚司指挥同知陈啸庭,奉皇帝之命前来传旨,速让你们百户以上军吏前来接旨!”
军阵之内的兵卒们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有人动了,三名百户从军阵中走了出来。
但陈啸庭那满足于这几个人,随即厉声呵斥道:“混账,你们千户呢?赶紧让他出来接旨!”
这话虽是对几位百户说的,但却是在给城楼上的杨海隆施压,此刻的他压力确实挺大的。
“张公公,抗旨不尊乃是重罪,杨某还是先去接旨!”杨海隆沉声说道。
他杨家数代传承下的富贵,可不能毁在他的手上。
于是杨海隆这就往城楼下去了,张显连劝的机会都没有,于是他也只能跟上去。
他二人匆匆下了城楼后,杨海隆想走出军阵去,但却被张显拉住了。
“杨千户,即便要接旨……在这里一样可以!”张显沉声说道。
“他们来这么多人,谁知道想要做什么?你可得防着他们!”
这话也说到了杨海隆心头,锦衣卫传旨来这么多人,确实很不正常。
于是杨海隆听了张显的话,停在了军阵之内,高声向陈啸庭喊道。
“陈大人,若要传旨何不进来?”张显大声喊话道。
“你个阉货大胆,竟敢对传旨钦差呼来喝去,谁给你的胆量?”冯文贵当即怒骂道。
这话把张显顶得无话可说,但他和杨海隆都没有迈动脚步的迹象,用沉默表达了自己的态度。
此刻陈啸庭不想多耽误事,便挥退了仍想大骂的冯文贵,并将手中的圣旨打开。
“正阳门驻军接旨!”
陈啸庭念完这句,随即抬头看向了前方兵卒,只见这些人陆陆续续跪下。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朕昏迷两日,便有佞臣矫旨专权,大逆不道……”
“传朕旨意,京城各门照常开启,接旨之时诸将务必遵旨而行,并即刻捉拿矫旨逆贼!”
“钦此!”
陈啸庭的语速不是很快,所以这话在场众人都能听清,圣旨的内容让他们震惊莫名。
之前封城的圣旨竟是假的?杨海隆心里打了个大大的问号,此刻他是真不知道该信谁了。
“杨海隆,你还不接旨?难道也要跟那些阉货一样,抗旨欺君?”陈啸庭冷声问道。
事实上,当杨海隆陷入怀疑之后,他下面的兵卒们更不知所措,反正再让他们战斗是不可能的。
“他这是假传圣旨,千万不要信他!”张显站起身来,愤恨的目光盯着陈啸庭。
杨海隆没有表态,他的心里在权衡。
“杨千户,你自己想想看……是该信一个西厂的阉货,还是本官这堂堂锦衣卫指挥同知!”陈啸庭此刻越发从容,现在打的是心理战。
“不要信他的鬼话……”张显越发气急败坏。
陈啸庭根本没理会这厮,而是直接冲在场兵卒们喊道:“诸位弟兄,你们难道愿意跟这阉货一起,犯上作乱?”
他们当然不愿意来,这些禁军兵卒代代相传,可以说是世受国恩,又岂能造皇帝的反。
而兵卒们的态度,也影响到了杨海隆的抉择。
只见他叩头于地,高呼道:“微臣接旨,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此刻,张显面孔狰狞起来,一把抽出身旁兵卒的佩刀,大喊道:“陈啸庭才是叛贼,全都起来……杀了这个乱臣贼子!”
在杨海隆一个手势下,立马就有几名兵卒上前,将发狂的张显扑倒在地。

iufk8人氣都市小说 《錦衣血途》-第886章 聖旨相伴-hc4p1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再说城内,在家门口遭遇刺客后,陈啸庭被校尉们护送回府,杨凯则带着人亲自追凶去了。
一家之主被抬了回来,可把陈府上下闹得鸡飞狗跳。
府里的女主人们更是心里急得不行,陈啸庭可就是她们的天,是她们的一切。
“是哪些天杀的混账东西,竟然害了夫君你!”
一直温良贤淑的沈怡,此刻也忍不住骂出声来。
而一旁的郑萱儿,则流泪哭泣着,让徐有慧不得不先安慰她。
陈啸庭的四个女人中,只有梁嘉慧没有过来,沈怡怕血腥味冲撞了她肚子里的孩子。
此刻,校尉们全都退了出去,陈啸庭命他们守卫在府中。
“行了,都别哭了!”陈啸庭苦笑道。
只见他一把抓住箭杆,深吸一口气后,一咬牙将其拔了出来。
随后便听陈啸庭一声闷哼,在他胸口上的两支箭竟被他拔了出来,这一幕看得房内众人目瞪口呆。
两支箭被陈啸庭扔到了地上,便可简单见到箭头上还血迹。
只听沈怡冲外面吼道:“还都愣着做什么,赶紧请大夫去!”
事实上,从陈啸庭回来那一刻,府中就派了人去请大夫,但一来一回也是需要时间的。
陈啸庭可不能干等下去,只见他自顾自解开了腰带,然后将衣服徐徐脱下。
见他行动艰难,沈怡立马靠到近前,帮着丈夫解下衣服。
脱下外套之后,便可见到陈啸庭身上的软甲已被戳破了两个小洞,里面的此刻正有血丝渗出。
“幸好穿了软甲,夫人……今日是你救了我一命!”陈啸庭笑呵呵道。
这套软甲是早晨出门时,沈怡极力让他穿在身上的,却没想到真的起了作用。
沈怡此刻也庆幸无比,若是她早晨不坚持己见,家里的天可就真要塌了。
“夫君,这可该如何是好!”沈怡面带泪花道,虽是一家主母,但她也只是个小妇人罢了。
“夫人不必担忧,小伤而已!”陈啸庭宽慰道。
此时徐有慧却在一旁问道:“老爷,谁这么大胆,竟敢对您下杀手!”
陈啸庭脸色凝重起来,朝中两个派系都在拉拢他,这两个派系都有可能对他下手。
虽然杨凯带人去追了,但陈啸庭心里明白,追到的可能微乎其微。
所以,目前看来他还是不安全,至少待在这府里是不大安全的。
于是陈啸庭正色道:“你们简单收拾一下,这两天随我去衙门住!”
除了基于安全考量,陈啸庭把家搬到北镇抚司衙门的另一层目的,却是为了将手里的权力牢牢握紧。
只有牢牢掌控权力,才能给陈啸庭带来安全感。
被陈啸庭告诫之后,府上的女人都忙碌了起来,开始上上下下收拾起来。
其实也没太多可收拾的,除了一些衣物,其他的全都不会带。
而陈啸庭本人,则命人取了铁钎,他要用这个东西给自己伤口消毒。
消毒的办法很简单,就是把伤口上接触箭头的部位灼伤,这样一来即便箭头被下了毒,最后也不会有太大问题。
这需要莫大的勇气,只见陈啸庭一手拿着铁钎,在将箭头烤得通红之后,直接就往伤口上怼了去。
只听“滋”的一声,空气中传来烧焦的气味儿,陈啸庭则痛得面容扭曲,恨不得破口大叫。
就用这个办法,他连续给自己两个伤口消了毒,以至于最后他瘫倒在床上。
没一会儿,外面响起了杨凯的声音道:“大人!”
“何事?”陈啸庭问道。
“卑职无能,把人追丢了,请大人惩处!”
“丢了就丢了把,你让下面人准备好,一会儿护送本官回衙门去!”
如今天已经快黑了,为了更大程度保护自身安全,陈啸庭得尽快返回北镇抚司。
房间内的人都被他挥退,所以此刻陈啸庭只能自己把衣服穿上,这是他有生以来穿得最艰难的一次。
没一会儿后,沈怡等人就赶了过来。
除了换洗衣物之外,她们各自只带了一个丫鬟负责照料孩子。
“夫君……什么时候出发!”沈怡面带担忧道。
她嫁给陈啸庭这么多年,从未见丈夫如此大动干戈过,沈怡以此便能推断出眼下局面有多危险。
随后沈怡等人一一上了轿子,陈啸庭也一样,今晚这种情况骑马肯定不合适。
于是陈家上下十来口人,就在校尉们的护送下,徐徐往衙门方向赶了去。
当来到北镇抚司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一个个轿子被抬进了北镇抚司,陈啸庭把家人安置在了自己指挥同知所属大堂,并调了一个二十多人在外防守。
陈啸庭本人则去了指挥使大堂,这两天他将一直待在这里,有任何变动都可以从容应对。
“去传令,让每个千户所调两百人到北镇抚司!”陈啸庭发布了命令。
虽然他已掌控锦衣卫,但实际上手里的机动力量却不多,所以他这道命令就是为了补足这个短板。
每个千户所出两百人,那他直接可以动用的人手就有八百人,在京城内足以自保了。
“再让钱帛司的人回来,把咱库里的钱拨出两万两银子来,等会儿召过来的弟兄没人发二十两辛苦费!”
每人发二十两银子,陈啸庭出手可谓阔绰,但花的是公家的钱,所以也不心疼。
更何况,想要人家尽心做事,本来就该下足够本钱。
陈啸庭的命令迅速传达了下去,整晚他就靠在了大堂椅子上睡了一觉,但第二天还没亮他就被惊醒了。
外面被召集来校尉们的谈话声比较大,陈啸庭也没法子继续睡了。
于是他把官服穿好,直接往大堂外走了去,来到最外围的大院子时,便看到了满满当当都是人。
“参见大人!”
一路上都有人向陈啸庭行礼,而陈啸庭则一一点头示意,并问他们是否领到了二十两辛苦费。
果然还是银子好说话,校尉们都对他感恩戴德,毕竟二十两真不算个小数目。
而今天最受苦的,便是北镇抚司内设饭堂的人了,今天他们要做超过以往五倍的饭。
太阳逐渐升起,又是新的一天来临。
当最后一批人还在吃早饭时,北镇抚司外来了一队不速之客,为首之人赫然是刘瑾忠心腹李德义。
他的手里拿着圣旨,当他踏进北镇抚司大门后,便趾高气昂喊道:“让你们副千户以上官员全部来接旨!”
里面的校尉们全都面面相觑,最终还是有人到里面去通禀。
而此刻的李德义心里也犯着嘀咕,陈啸庭怎么在北镇抚司安排了这么多人,难道是被昨晚的刺杀吓到了?

g76m0优美都市小说 錦衣血途 起點-第885章 不可入城讀書-ave9h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皇宫司礼监内,刘谨忠坐在锦绣所织的软垫上,在他面前桌上则是等待批红的票拟和奏疏。
从昨天开始,他就入主了司礼监,开始行使内相的职责。
权力的滋味让人陶醉,仅仅手里的一枝朱笔,就能决定万千子民生死。
所以,对手里的这枝笔,刘谨忠可谓是爱不释手。
“剑川武扬府遭了洪灾,请求朝廷拨银十万赈灾!”
看完这份奏折,刘谨忠瞄向了内阁的处理意见。
“拔出银八万,余下两万地方筹措……”
看到此处,刘谨忠拿起朱笔,便在册子上写了“照准”二字,然后将其放到了身旁。
相比于“照准”这个处理结果,刘谨忠打叉的情况更多,这才让他有大权在握的感觉。
就在这时,他的忠心副手李德义从外面走了进来,眼神中多有凝重之色。
见李德义进来,刘谨忠便挥退了房间内众人,还让他们把门给带上。
见李德义面带凝重,刘谨忠就知道事情不顺利,但他还是问道:“事情办妥了?”
“公公,陈啸庭中箭了……但奴婢不能确定他死了没!”李德义躬身答道。
刘谨忠放在朱笔,连忙问道:“他何处中箭?中了几箭?”
“中了两箭,全都射到了胸口!”
听得这话,刘谨忠心里也是十分高兴,即便陈啸庭侥幸不死,重伤后的他也无法统率锦衣卫了。
卢云思这个废物,被陈啸庭直接解除了职务,逼得刘谨忠不得不把王若林请出来。
是的,在陈啸庭算计卢云思这些人时,刘谨忠也在背后算计他。
锦衣卫这股势力,放在自己仇人手上,刘谨忠是一点儿都不放心。
“公公,奴婢听说……上午吴王殿下才派人去了陈府,想要将其收归麾下,咱们这么做……是不是太……”
李德义才把话说完,刘谨忠直接一个眼神瞟了过去,瞪得李德义连忙跪下。
“奴婢失言,公公恕罪!”
“你在质疑咱家?”刘谨忠冷声问道。
李德义颤抖不已,此刻他恨不得抽自己两个耳光。
“退下去,打探陈啸庭的情况去!”
这话让李德义如逢大赦,连忙从房间内退了出去,他却不知刘谨忠看向他的目光中满是杀意。
没错,刘谨忠对陈啸庭下手,根本不是从朱琇麟的利益去考量,而是基于自身情感和利益。
对刘谨忠来说,陈啸庭不但和他有仇,如今更可能在吴王面前和他争宠,所以他必须要杀了对方。
对刘谨忠这种人来说,其他东西都是次要的,只有自己才是最重要的。
这样做是否会坏了朱琇麟大事,根本不在刘谨忠考虑范围内,他如果得不到想要的,毁了世界也不会心疼。
只不过接下来,刘谨忠要夺陈啸庭的权,必须要向朱琇麟有合理解释。
“就说……陈啸庭暗地里投靠了俞阳王,今日其在锦衣卫内所作所为,就是为了揽权……然后控制京城,迎俞阳王进京!”
这是个莫须有的罪名,也是个完美的罪名。
刘谨忠相信,得知俞阳王已快到京城外的朱琇麟,根本不会去深究其中真相。
“所以,即便今晚你命大不死,咱家明天也将你撸干净!”刘谨忠沉声道。
随即,司礼监便响起了他得意的笑容,恐怕现在陈啸庭还不知是谁对他下的手。
再说另一头,京城之外的南门,一支队伍徐徐赶到。
南门昨晚便已戒严,此刻拥堵了大量百姓和商贩,以及拉着货物的马车。
由于京城封锁,他们全都滞留在这个地方,多数人都忧心忡忡,待在外面损失的可是钱。
只有买吃喝的小贩高兴得很,今天一天他们可赚大了,吃食卖光后又从家中拿了不少过来。
看着马车外的情形,朱琇胤神色间满是凝重,他在担忧自己也被拦在外面。
从昨天决定回京,赶了一天多的路,他终于来到了京城南门。
此刻太阳已快落山,但他俞阳王的仪仗,还是让人认了出来。
毕竟朱琇胤离开京城也没几天,离京时走的也是南门,戍卫的兵卒们都有印象。
王府侍卫统领来到城门下,抬起头来喊话道:“打开城门,我们俞阳王要进京!”
城门之上,当值的乃是一名百户,此刻他只能硬着头皮来到城垛后,朝下方喊道:“王爷恕罪……有旨意,京城各门封闭,无旨意不得开启!”
“所以,请王爷回去吧!”
“什么旨意?谁下的旨?赶紧开门,让我家王爷入城!”
此刻,得到禀告的千户也登上了城楼,挥退了手下百户后,才冲下方喊道:“王爷不要为难我等,我等皆是奉旨行事,无旨意万万不敢开门!”
“放肆……”
侍卫统领正发脾气,却被后方的朱琇胤叫住道:“住口!”
“退下!”
方才的一切他都听在耳中,禁军不放行固然可恨,但现在绝不能和这些人翻脸。
然后,朱琇胤就以自己王爷之尊,直接走出了马车。
为保护其安危,侍卫们将周边百姓们赶出二十张丈外,却也让朱琇胤此刻万众瞩目。
此时落日余晖撒在朱琇胤脸上,让城墙上的千户看清了他的面容,知道是俞阳王本人不假。
“将军,还请行个方便,本王必有厚报!”朱琇胤郑重说到。
他堂堂王爷口中的“厚报”,绝对具有极大吸引力,但城楼上的千户却有苦难言。
开门是抗旨不尊,不开门会得罪俞阳王,都不是啥好结果。
但两相对比之下,还是很容易得出结果,自然是得罪朱琇胤没那么严重。
“请王爷切勿为难微臣,有圣旨在……微臣不敢抗旨!”
这就是朱琇麟的优势所在了,只要他在皇宫之内,就能利用皇权和朱琇胤对抗。
此刻他非要进城不可,于是朱琇胤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将军,皇上病危,生死只在旦夕之间,难道你能眼睁睁看着……我这做儿子见不到父皇最后一面?”
这些话,其实是不能明着拿出来说的,皇帝病危的消息散播之后,只会增加更多的变数。
果然,听到朱琇胤这番话后,城楼上的千户震惊了。
此时他也能够明白,为什么会突然要求封锁京城,肯定是不会是白莲教作乱那种扯淡理由。
就在这时,城楼响起了一道尖利的声音,确实西厂派驻此地的监军。
“俞阳王,皇上乃是要成仙的人,身体好的很,你可不要造谣惑众!”
“还请你遵照皇上圣旨,赶紧去俞阳就藩,以免惹得皇上生气!”
这太监的话,无疑比朱琇胤的话更具说服力,毕竟皇帝下诏令其就藩之事,在京城内是传开了的。
此刻,只听这西厂太监厉声喊道:“没有旨意,任何人不得开启城门,违者……立斩!”
朱琇胤被拦在外面,里面的人也焦急

cjpnk扣人心弦的小說 錦衣血途 txt-第884章 殺手看書-v5x7t

錦衣血途
小說推薦錦衣血途
(各位,支持不来一波?)
本来骚乱的大堂内,随着陈啸庭的一声大喝,迅速安静下来。
卢云思几人因寡不敌众,被打得遍体鳞伤,此刻躺在地上竟无法站起来。
“这里是北镇抚司大堂,不是外面的菜市场,你看看你们……有一点锦衣卫高官的样子吗?”
陈啸庭的训斥,听在不同的人耳中,就有不同的味道。
而在说完这些冠冕堂皇的话后,陈啸庭才从椅子上齐声,徐徐来到了让在地上的卢云思面前。
其他人纷纷让开后,陈啸庭才半蹲了下去,迎上了卢云思怨恨的眼神。
陈啸庭压低声音说道:“本来我想给你机会,今日议事把一切都说开了,咱们结为盟友一同应对局势……”
这时,陈啸庭无奈叹息道:“可你啊……实在是太不给面子了,所以你也就别怪我不给你面子!”
拍了拍卢云思的肩膀,陈啸庭感慨道:“锦衣卫有你这样的人在,我不放心!”
说完这话,陈啸庭才站起身来,对周遭一众部下说道:“诸位,这才是团结一心该有的样子,你们做得不错!”
在夸奖众人的同时,陈啸庭还给了冯文贵一个肯定的眼神,这让冯文贵安心了不少。
就在这时,被陈啸庭通知来的沈岳,也在属官陪同下从南司赶了过来。
他翁婿二人,把南北二司都掌握在手中,锦衣卫内根本无人能与他们想斗。
沈岳赶来,指挥使大堂内众人纷纷闪到两边,让他得以顺利进来。
然后沈岳就看到了让他惊愕的一幕,堂堂指挥佥事卢云思,竟被打得躺在了地上。
扫视房间内情况,沈岳大致就猜到了发生了。
陈啸庭想要集权,则在沈岳预料之中,但他万万没想到的是,陈啸庭竟做得这般绝。
这沈岳不得不惊讶陈啸庭的魄力,此人当真是个干大事的人,想到这些沈岳心里都安心了不少。
有这样一个强人在前面顶着,他们这些人就能挡风避雨,这岂不是大好的事。
虽然明晰事端,但沈岳还是问道:“啸庭,这是怎么回事?”
“岳父大人,卢云思勾结白莲教反贼,意图搅乱今日议事,其行可诛……”
“依我之间,应当解除此五人之职,交由南镇抚司严查问罪!”陈啸庭的语气中充满杀气。
在沈岳等人眼中,陈啸庭的行为称得上是斩草除根,这是把卢云思一系的人要连根拔起。
微微皱眉之后,沈岳才开口道:“好!”
他同意陈啸庭的办法,也是下了很大决心的,从此刻开始他们就在一条船上了。
通过这个法子,陈啸庭也绝了在场其他人的退路,让这些人只能跟他一条道走。
“放肆,本官是皇上任命的指挥佥事,你们无权讲我解职……你们这是僭越!”此刻,卢云思终于为自己辩解。
在他出声之后,其手下几人也都发言,高呼陈啸庭和沈岳狼狈为奸。
陈啸庭根本没理会这些人,而沈岳则往身后招了招手,便有一队人从外面赶了进来,带队者正是在南司做百户的裴轮。
“把他们带下去,用刑拷问!”沈岳吩咐道。
裴轮应了一身后,就在一众紫衣千户大佬注视下,指挥手下将一众高官员抓了起来,然后从大堂内带了出去。
卢云思被带走时,还在对陈啸庭骂个不停。
“陈啸庭,你这是公报私仇你这是排除异己,你个王……”
卢云思才骂到这里,裴轮一把掐住了他下颌,猛然往下一扯,竟直接将卢云思下巴扯脱了臼。
这一动作行云流水,可见裴轮以往没少干。
“你一个革了职的佥事,还敢对陈大人不敬,简直找死!”
不得不说,裴轮这厮也是个会表现的人,至少这套马屁拍的不错,就比之前的冯文贵差点儿。
裴轮把人带走后,沈岳和陈啸庭简单商讨之后,才动身返回南司。
送走了沈岳一行,陈啸庭也没闲着,他开始给手下人发布要求。
首先是让各千户所保证人员在岗在位,其他差事全都可以丢在一边,反正人必须要随叫随到。
陈啸庭的这番安排,其实就是有意把锦衣卫转化为一支军队,而且还是一支装备精良的军队。
与此同时,陈啸庭还让焦富荣和刘奎接管东西二城千户所,而且还给他们指派了搭档,分别是冯文贵手下的两位副千户。
吩咐完这些事,陈啸庭才让众人各自去做事,而他则坐镇北镇抚司,以镇压可能出现的反对声音。
从早晨一直到下午,陈啸庭都等待着麻烦找来,但最终啥麻烦都没有。
非但没有麻烦,而且传回来的都是好消息,比如东西两个千户所平稳被接管,没有闹出太大的麻烦。
下面的人都不是傻子,他们能看得清楚大事,明白和陈啸庭作对是找死。
于是,通过今日的这般操作,让陈啸庭将锦衣卫控制。
但陈啸庭也知道,他的掌握程度最多只有七成,毕竟锦衣卫上下这么多人,想做到万众一心根本不可能。
但只要表面上没有反对者,陈啸庭其实就心满意足了。
接下来,他就该选择上那一条船了,或许他可以进宫去和朱琇麟谈谈。
“亦或者,再等一天看看!”
既然已经失了先机,再多等等也不是坏事,如今做事陈啸庭都是以稳为先。
太阳逐渐落山,八月二十九即将结束。
坐在指挥使大堂上的陈啸庭,此刻站起身伸了伸懒腰,他该回家去了。
事实上他本想住在衙门里,但貌似也没太大用处,现在这种情况他都是遥控指挥各千户所。
于是陈啸庭在杨凯带领的一众校尉护送下,动身出了北镇抚司大门,然后往自己府中赶了去。
走在路上,陈啸庭明显发觉路上的兵丁变多,这些都是五城兵马司的人。
上午的事已经搞清楚,确实是五城兵马司接到旨意封城,但后来五军都督府又下令解除封城。
这背后明显有两派势力在斗法,所以最终变成了这个折中方案,五城兵马司不戒严城内,但在街道上加强了人手。
徐徐往前赶去,陈啸庭骑在马上思索着局势,前面转过巷子就到家了。
马蹄声逐渐放缓,但在街上仍显得刺耳。
就当众人放松之际,却听耳边传来连续破空之声。
在场众人立马反应过来这是箭矢之声,于是纷纷翻身下马躲避。
而想事入神的陈啸庭,却是稍稍慢了半拍,胸口上直接中了两箭,被惯性给撂翻下了马。
见陈啸庭遇刺,杨凯可是急得不行,连连高呼道:“保护大人,保护大人!”
杨凯以最快速度冲到陈啸庭身边,蹲下之后关切问道:“大人,您没事吧!”
他这问的是废话,两支箭插在身上,又怎么可能没事呢!
“抓住凶手,抓住凶手!”陈啸庭咬牙切齿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