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夜餘火

ugorv寓意深刻都市小說 長夜餘火 ptt-第二十六章 “補課”(求推薦票)分享-flfor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
一具尸体被抛得很高很远,落到了前方沼泽中,溅起数不清的泥点。
宇宙之匙
它镶嵌在黑沉而软烂的表面,一寸一寸地往下沉没。
它的旁边还有两幕大同小异的场景,只是被淤泥掩埋的程度更深一点。
商见曜和龙悦红凝望了几秒,收回目光,转身走向了吉普车位置。
蒋白棉没问谁先来骑重型摩托,直接戴好了相应的头盔,跨坐了上去。
背负着微型冲锋枪的她侧头望向商见曜等人,难掩笑意地说道:
“我很早前就想弄一辆,只是一直没有机会。”
话音未落,她已是扭动油门,让重型摩托发出低沉而暴烈的轰鸣声。
蒋白棉整个人伏了下去,虽然是第一次骑,但造型还是摆得相当专业。
轰鸣声越来越大,那辆重型摩托箭一般冲了出去,沿着沼泽边缘,奔向远方。
“钢铁、燃油的浪漫啊……”龙悦红羡慕地低语道,“还有自由和风。”
轰的声音里,那辆重型摩托转了回来,停在了不远处。
蒋白棉用脚撑地,拉起头盔的面罩,干笑了两声:
“这个,那个,白晨,该往哪边走?”
白晨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围巾,高声回应道:
“你跟着吉普车走。”
“啊?你说什么?”蒋白棉抬手摸起耳朵,可那里已被头盔挡住。
她笑容不改,重新拉下面罩,将重型摩托骑回了吉普车旁边,就仿佛是自己做出的决定。
商见曜和龙悦红相继上车,白晨坐回驾驶位置,发动了吉普。
就这样,他们以一个相对很低的速度在黑沼荒野内行进着,时不时改变方向,钻来绕去。
这个过程中,蒋白棉屡次以侦察周围为理由,骑着那辆摩托车,脱离队伍,飞驰向不同地方。
近两个小时后,白晨让似乎有点不堪重负的吉普停了下来。
她推开车门,对刚从远方呼啸而回的蒋白棉道:
“组长,快到那个聚居点了。”
蒋白棉单脚撑地,拉起面罩道:
婚前試愛:緋聞萌妻嫁給我 糖心橙
“你有什么想法?”
白晨摸了摸脸部颇为粗糙的皮肤:
“我担心我们这么过去,会让聚居点的荒野流浪者们产生过激反应,他们在这方面总是非常警惕。
“不如这样,你们在这里等,我骑摩托过去,做好接洽,然后再回来引你们过去?如果他们不让我们进入,那我就尝试在外面交易。”
蒋白棉轻轻颔首道:
“我们的火力确实让人忌惮。”
吉普车顶部绑着的黑沼铁蛇外皮更是让人畏惧。
她当即下车,停好摩托,将头盔取了下来,递给白晨。
看着白晨的背影消失在前方稀疏的林地后,蒋白棉拉开吉普车的门,坐到了驾驶位置。
超級紈絝 左妻右妾
“要不要来一根?”她笑着拿起了放在扶手箱内的简陋卷烟。
这是之前获得的战利品。
那烤得焦黄偏黑的烟叶散发着一股难言的香味。
“不用。”龙悦红和商见曜同时摇头。
“你们两个啊,这可是奢侈品!”蒋白棉放下了那根简陋卷烟,“不知多少上过战场的人都疯狂痴迷它。这能让他们的精神获得放松,不至于压垮自己,就和酒精饮料可以让人忘记许多不愉快不愿意回想起来的事情一样,哎,很多人只有在喝醉以后,才会高兴起来。”
怦然心動:總裁的獨家秘愛 燦爛如初
“那不是真正的快乐。”商见曜忽然唱了一句。(注1)
“哟,还唱起来了。”蒋白棉嘴巴微张,笑骂出声。
整死總裁未婚夫
商见曜认真点头道:
“我喜欢音乐。”
“可歌词好像不是太对……”蒋白棉摩挲起耳朵内的金属装置。
商见曜就像在讨论一个学术问题般说道:
“歌词可以做一定的修改,以符合当前场景,这有助于更好地进行表达。”
“……”蒋白棉挥了挥手,“这不是重点,被你这么一打岔,我差点忘记自己要说什么了!”
她没好气般吐了口气:
“我提卷烟,是想引出战争创伤这个话题。
“虽然你们刚才经历的战斗,还达不到这个层次,但也有必要注意,而无论是香烟,还是酒精,甚至管制药品,其实都不是很好的应对办法,容易让你们产生严重的依赖性,且对身体不好。
“你们如果有精神太过紧绷,压力过大,焦虑,暴躁,注意力难以集中的情况出现,随时可以找我聊天,我有学过一些心理方面的课程。”
“是,组长!”龙悦红大声回应道,“刚才,途中,白晨其实也有找我们聊这方面的事情,我现在感觉好多了。”
“不错。”蒋白棉赞了一句,“自从上面批准成立这个旧调小组,我做的最正确的事情就是通过了白晨的申请,啧,我的眼光不错吧?”
重生女配菇涼 仰秋仲伊
不等商见曜和龙悦红回应,她斜靠到驾驶座上,眼眸微转道:
“白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闲着也闲着,再给你们讲一些事情吧,之前没给你们讲过的。”
商见曜和龙悦红顿时坐得端端正正,就像还在学校里一样。
蒋白棉低笑起来:
“不要这么专注!分心留意外面!你们不怕哪里飞来一发火箭弹,把我们一锅端了吗?
“好了,回归正题。我之前不是说过吗?灰土之上,除了极少数生物,人类最危险的敌人永远是人类。
“那么,哪些人类称得上危险呢?
“龙悦红,你觉得有哪些?”
龙悦红回想了下道:
“穿着外骨骼装置的人。”
之前那场战斗里,军用外骨骼装置发挥的作用让他印象深刻。
他甚至怀疑这会成为他噩梦的来源之一。
“对,另外还可以加上穿着仿生智能盔甲的人,这两种人,单独一个就能对付一支队伍,甚至抹平一个小的荒野流浪者聚居点。”蒋白棉将目光投向了商见曜,“你认为还有哪些?”
萌寵當道:修羅狂妃
“装备着重武器的队伍,火力出众的团队,有安装特定类型生物义肢或者做过相应机械、电子改造的人。”商见曜一口气说了三个。
蒋白棉轻轻颔首:
“确实。”
她用右手抚摸起左臂道:
“它给我带来了很大的提升,但还是原装的好啊,你们要珍惜!”
她旋即补充道:
“另外还有僧侣教团的僧侣,还有基因改良者,你们或许不知道,在很多势力里,像你们这样的人是被称为‘天选者’的。”
“为什么呢?”龙悦红颇感愕然地问道。
蒋白棉笑了一声:
“你们是平时接触太多,加上本身也是,所以才体会不到这种技术的珍贵。
“所有的势力里,目前只有我们公司和‘白骑士团’能稳定地做基因改良,出产相应的原液。
“你们想想,一个身高、体壮、速度快、反应快、协调性强、平衡能力强、免疫力强、自我修复能力强、精力极其充沛、视力相当出众、枪械天赋不低的人,对普通人来说,不就像是上天的宠儿吗?不就是危险的代名词吗?
“不过,你们也别急着骄傲,某些势力极端排斥基因方面的技术,认为这是对自然对上天对神灵的亵渎,是旧世界毁灭的主要原因。”
蒋白棉缓了口气,继续说道:
“而比基因改良者更强的,是做过基因改造的人,他们往往都拥有一些人类不具备的能力,在这方面,那些因污染而畸变的次人,也有类似的表现,我甚至见过可以自己完成光合作用,三个月不用进食的次人。
“不过,基因改造的技术还非常不成熟,失败率和死亡率都相当高,你们不要轻易尝试。”
次人本身是正常人类,只是在旧世界毁灭的大灾变里,受到污染,产生了畸变。
虽然他们之中很大一部分人在遭受污染后没过多久就彻底死去了,但依旧有一些人活了下来,并将自身的畸变遗传给了后代。
这些人受到正常人类的歧视,被逐出了聚居点,并被侮辱性地称为“次人”。
修真之以弱制強
次人们因身体的改变和类似的遭遇,不可避免地憎恨起正常人类,总是带着难以化解的怨毒情绪,双方逐渐发展成了死敌。
这样的情况下,“次人”这个称呼真正在灰土上流传开来,成为了“学名”。
而在旧世界毁灭多年后的新历时代,部分地方依旧残存着强烈的污染,畸变并未从人类中消失,依照在创造着新的次人。
当然,如今绝大部分的次人都是自然繁衍的结果。
“还有这样的次人……”龙悦红知道什么是次人,但并未听说过蒋白棉描述的那种次人。
蒋白棉“嗯”了一声,分别看了商见曜和龙悦红一眼,若无其事般说道:
“除了刚才提到的那些,还有一种人称得上危险,甚至可以说非常危险。”
“是哪种人?”龙悦红异常好奇,商见曜同样如此。
之前说的那些,两人或多或少都在教材里、训练中了解过,只是没谁从“危险人类”的角度将相应内容放在一起。
蒋白棉低头微笑道:
“觉醒者。”
“觉醒者……”龙悦红、商见曜低语重复。
蒋白棉抬起脑袋,望向两人道:
“觉醒者是指因某种缘由产生奇怪变异的人类,他们都具备一些诡异的、可怕的能力。
“曾经有人觉得部分觉醒者的能力应该用搞笑来形容,但后来,事实证明,再搞笑的能力,在正确场景下,也会变得非常恐怖。
“迄今为止,没有哪个势力弄清楚了觉醒者产生的规律,所有人工制造觉醒者的实验都失败了,所以,觉醒者的数量非常稀少,不太容易遇到,我之前也就没急着告诉你们。
“啊,对了,这是需要保密的知识。”
龙悦红颇感担忧地问道:
“组长,你把觉醒者说的那么强,如果遇到,该怎么对付?”
商见曜沉默着,没有说话。
蒋白棉笑了笑道:
“除了少量非常强大的觉醒者,大部分觉醒者的能力都有范围限制,而且,这个范围并不大。
“基于这一点,如果遇到他们,尽量先拉开距离,用枪远程解决问题。”
“这样啊……”龙悦红开始假想相应的场景。
商见曜轻轻颔首,仿佛在思考什么事情。
蒋白棉见状,又补了一句:
“还有,不要只重视这些危险的人类,我们的身体太过脆弱,如果大意,七八岁的小孩都有机会干掉我们。”
…………
白晨骑着重型摩托,绕行一阵后,竟沿着一条看似软烂的道路深入了沼泽。
十来分钟后,她前方的路面出现了一个小红点。
轻轻晃动的红色光点。
这是一个警告。
注1:引自五月天《你不是真正的快乐》。本来这本书为了防和谐,我是做的全架空,但有的时候,为了引发共鸣,还是会引用、改编一些现实的诗词或者歌词,让大家看到后,脑海里能产生相应的旋律和画面。这对后面一些场景很有必要。
PS:求推荐票~

t60pz人氣連載小說 長夜餘火 起點-第十一章 待遇-65x7o

長夜餘火
小說推薦長夜餘火
龙悦红嘴唇嗫嚅了一阵,自嘲般笑道:
“我觉得不是天选之子,而是霉运之子。”
他说的很小声,且没有重复,蒋白棉微侧脑袋,仔细分辨,依旧没有听清楚他在说什么。
但蒋白棉没有让龙悦红大声一点,自顾自笑道:
“我们接下来会做各种各样的训练,包括但不限于射击、格斗、野外求生、外骨骼装置和仿生智能盔甲操作。
“谁要是表现得不好,达不到要求,我会将他踢出旧调小组,让他换一份工作。”
龙悦红眼睛一亮,沮丧感骤然消解。
“不过嘛。”蒋白棉刻意没去看他,将目光投向了商见曜,“谁要是在训练时故意拖后腿,没有尽最大的努力去做,那我会在他的档案里写上这件事情,你们应该很清楚,这会带来什么后果。”
公司员工的档案一旦有了污点,他们分配到的下一份工作必然不会很好,而要是累积到了三个污点,则会被放逐到灰土上。
商见曜同样没去看龙悦红的表情变化,认真说道:
“如果连训练都不合格,那还怎么拯救世界?”
嬌蠻大小姐的近身神醫 橙味汽水
长沙发位置的白晨忍不住又看了这个年轻人一眼,怀疑对方是不是脑子有问题。
虽然商见曜长得很符合她的审美,但她还是斟酌着提醒起蒋白棉:
“组长,训练课程全部完结之后,最好再做一个身体和心理状态的深度评估。在灰土之上,人类很容易因各种缘由崩溃,出现精神方面的异常,这会带来很大的麻烦,必须提前消除隐患。”
“好建议。”蒋白棉啪地打了个响指,“唯一的问题是,你可以再大点声吗?我差点没听清楚。”
“是,组长!”白晨用那沙哑的嗓音高声回答。
蒋白棉满意点头,继续说道:
“总之,能完成所有训练科目,通过我考察的,在之后的任务中,生存率还是很高的,而能力达不到要求的,我也不会让他留在旧调小组里,面对他没法面对的危险,对公司来说,每一份劳动力都足够珍贵,在榨干你们所有价值前,不会轻易抛弃你们。”
“呃……”龙悦红松了口气,不再那么惶恐和沮丧。
他本想回应一下,可又觉得组长最后那句话怪怪的,让自己的心灵隐约有点受到伤害。
白晨微皱眉头,怀疑组长是不是和商见曜一样,脑子有点问题:
这种大实话怎么能这么直白地说出来?
重生之一介梟雄 怒斬佩奇
啪啪啪!商见曜热烈鼓掌:
“说得好!”
蒋白棉笑容微滞,转而说道:
“商见曜,我觉得你的表现有点异于常人,会不会不太适合参加旧调小组?”
“这不是很好吗?当大家都低沉、消极、绝望的时候,还有一个人保持着笑容,充满热情,用各种行为娱乐大家。”商见曜露出了笑容。
蒋白棉略感惊讶:
“你这话说得倒是挺正常的。”
“我一直很正常。”商见曜坐姿笔挺地回应道。
蒋白棉“嗯”了一声,忽然笑道:
“那么,你能用什么方式娱乐大家?”
商见曜想了想道:
“黄金海岸摇摆草裙舞。”
“……期待。”蒋白棉敷衍了一句,“对了,你从哪学的?”
“娱乐部组织的年终表演上。”商见曜坦然回答。
“啊,我没看!”蒋白棉轻拍双手道。
白晨听着两人的对话,内心愈发动摇。
名門公敵①謝先生,晚上見! 千樺盡落
她开始觉得,加入这个小组或许是个错误。
目光扫过,她看见龙悦红脸上的表情也是迷茫中透着怀疑。
这个小组最正常的除了我,竟然是这个又傻又胆小的家伙?白晨拉了拉自己的围巾,似乎想把整张脸都遮住。
聊了聊去年年终表演都有哪些节目后,蒋白棉翻腕看了眼手上的黑色电子表:
“时间有点迟了,等会还有训练,我长话短说。”
见商见曜、龙悦红和白晨都将目光投向了自己手腕上的表,蒋白棉摆了摆手道:
“这是我之前用两个黄豆烧牛肉罐头从一个荒野流浪者那里换来的,他也是捡来的,当时就已经坏了,还好我认识工厂区那边一个主管,花费贡献点,找了个电子方面的工程师帮我修好了。
“呵呵,不用羡慕,你们也有机会,只要出了公司,进了灰土,就有大把拾荒捡垃圾的机会,对吧,白晨?我记得你当初就是一个垃圾猎人?”
组长,不要用这么难听的词语……白晨张了张口,微微叹气道:
“遗迹猎人。
“其实,我也不是真正的遗迹猎人,我很少去荒野深处的城市废墟,那些地方都太危险了。我更多是捡一捡荒野上散落的……”
说到这里,这位身形娇小的姑娘停顿了两秒,仿佛在找好的形容词,但最终,她还是咬了咬牙道:
“垃圾!
“还有,我会去那些已经排除掉绝大部分危险,距离相对较近的城市废墟,找猎人们看不上或者没发现的东西,然后,开着车,去荒野上各个聚居点和他们交换物资。”
商见曜和龙悦红都点了点头,表示自己能够理解。
他们学习的基础教材上,有重点讲述灰土目前的大致状况,其中一节专门介绍了“遗迹猎人”这个职业。
这是旧世界毁灭之后才逐渐兴起的一个职业——以寻找旧世界的城市废墟,从中获取物品、书籍、技术资料、相应文献和各种资源为生的职业。
遗迹猎人们的组成非常复杂,既有古物学者、历史研究者,也有科研人员、大势力调查员,但更多的还是以寻找和贩卖遗迹事物为生的人,而他们之中很大一部分又“兼职”着荒野强盗。
经过多年的混乱,遗迹猎人们为了交换情报和物资,为了证明彼此的信用,在某些强者的倡议下,建立了一个松散的组织,叫做“猎人公会”。
蒋白棉听完赞扬了一句:
修羅劍魔
“这次声音足够大。”
她随即笑道:
“其实,现在也有新生产的电子表,不过数量很少,基本只有在‘最初城’才能看到。
“啊,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有机会去‘最初城’。”
最初城既是一座城市的名字,也是一个大势力的称呼,前者据说是旧世界毁灭后,人类依托原本某个废墟建立起来的第一座城市,是后者的首都,后者目前是灰土之上人口最多,影响力最大的势力。
听到“最初城”这个名字,白晨的表情顿时变得阴郁,仿佛回想起了什么不堪回想的往事。
她没有打断蒋白棉,只是往长沙发扶手位置缩了缩身体。
啪,蒋白棉拍了自己额头一下:
“哎呀,刚才讲长话短说,结果又扯了一堆。
“下面是重点,待遇问题!
“商见曜、龙悦红,你们定D1级,和其他岗位一样,每月1800点。不过嘛,我们是有餐补的。
福爾摩斯夫人日常 春韭
“餐补是这样的:每个月休息四天,剩下是训练日,训练日在旁边小食堂用早中晚餐,每天两份特供肉菜,共半斤,每份只要一个贡献点,你们可以选择一顿吃完,也可以分两顿吃。
“休息日,每天多发25个贡献点,相当于半斤生猪肉,总的多发100个贡献点。
“也就是说,训练阶段,呃,不包括野外拉练,每月是1900点。
毒吻裝純偽蘿莉
“离开公司到灰土上训练时,每天不仅补给免费,而且额外有30点外勤补贴,如果受伤,治疗费用全部报销,若是因此残疾,公司会提供免费的生物义肢移植手术。”
说到这里,蒋白棉看了龙悦红一眼:
“要是死亡,肯定有抚恤金,标准是80个月薪水。
“总之,在D7级以下,我们小组的待遇比任何同级岗位都好。
“等到你们完成了全部训练课程,并且通过了考核,立刻可以升到D2级。其他岗位的也许要用一年,两年,甚至更久。”
龙悦红先是内心一沉,旋即又有点高兴,毕竟自己的工作听起来前途光明。
如果能活过旧调小组前面几次行动,他说不定都能升到D6级,然后,就可以打报告调离这个岗位了。
到了那个时候,同龄人里面,他多半是层阶最高,收入最多的一个,只要不去管理者们居住的地方,无论到了哪里,都能高昂起头颅。
“至于你。”蒋白棉看向白晨,“因为还不是正式员工,保留当前待遇不变,但同样有餐补和外勤补贴。等到训练课程全部结束,通过了考核,你就是正式员工了。”
白晨的表情早已缓和,轻轻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
蒋白棉活动了下左手五根指头:
“今天上午的训练是认枪、拆枪、装枪。”
“这个不是学过了吗?”龙悦红脱口而出道。
这是基础教育的一部分。
——在大学里,也是有格斗、射击等必修课程的。
蒋白棉笑了笑道:
“你们只学过公司的制式武器。
“接下来,我将,不,白晨将带你们认识产自不同势力,来自不同荒野不同废墟的各种武器。
“你们要知道,我们外出行动时,很容易就陷入武器丢失,或者无法得到有效补给的状况中,到时候,捡到什么枪,就要会修什么枪,捡到什么尺寸的子弹,就要会用对应的武器,多掌握一点这方面的能力,就能多一分活下来的希望。”(注1)
魔法學徒校園行
束婚無策
“好了。”她拍了下手,“先去旁边小澡堂的更衣室把制服换上,然后到15号房间。”
她旋即指了指放在茶几上的几套衣物。
注1:后面就主要说子弹的口径,不提倍径等参数,要不然就会显得太复杂,不够友好,反正就当考虑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