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生寶卷

bxyjh人氣都市小說 長生寶卷 ptt-第四百三十章 天尊降世威能顯閲讀-5qzua

長生寶卷
小說推薦長生寶卷
听到对方的调侃声,厉鬼散人一言不发,双眸无神,直勾勾看着天上电蛇,似乎还没有从震撼中惊醒。
几息过后,原本僵硬的老脸上才挤出几丝讪笑,随后神情又变得深沉,缓缓道:
“不知前辈在城中隐修,在下有眼无珠,此番多有冒犯。
原本我等也不想如此,只是这该死的坤元帝朝欺人太甚,天下众修苦其久已。
想我通幽宗当年也是修行正宗,但是为了道统传承,不得不隐遁海外,寻些荒岛上的愚昧蛮人作为弟子。
眼见传人一代不如一代,故而渐渐走入了旁门外道。
此次非是我通幽宗一家行动,而是缥缈海诸宗共同谋划。
还请前辈看在修行不易的份儿上,能饶过在下一次。”
林照盘膝坐在一张石凳上,双手结印,眼帘下垂,闻言不禁露出奇怪的笑容。
“你们这些邪道修士,当真是无趣之极。
得势时猖狂无比,似乎老天都得当你们的小弟,更是将凡人视作猪狗草芥,随意杀伐肆虐。
可一旦失势,便立刻缩首伏小,巧言令色,种种狡辩张口就来。
都是修行同道,贫道也想问一句。
你等到底欲将修士的颜面置于何地?”
言罢探手一指,一道雷光从指间飞出,击在厉鬼散人眉心。
这位在天恩城搅风搅雨,独身覆灭了道宫分院的邪道巨擘顿时僵立不动,昏死了过去。
此时城池内外,无数厉鬼阴僵呆立不动,天上雷电纵横,万家灯火摇曳,男女老少惊恐绝望,构成一幅奇异的画卷。
林照神识笼罩数百里方圆,种种景象尽收脑海。
随后深吸一口气,瞬间心灵晋入通明之境,嘴唇微动,大道经文缓缓吐出。
“妙道玄微,能免生死,不入流浪,不居艳景,不染凡华,不归名利,不去贪求,不起憎爱,不生妄想,不生思念,断除死户,能起生门……”
念诵之声初时低沉,渐渐变大,最后响彻于四方。
天上雷声渐隐,电光消逝。
声音中蕴含庄严之法,欲使闻者灵智重启,枉死向生。
天恩城外,九位成丹期真人正快速远去,此时经文响彻,其中一位青袍道人忽然停下身形,反身回望,眉头紧蹙。
“黄崖道友,你这是?”
拘月真人见状,疑惑的看向青袍道人。
此人名为黄崖,乃是引道宗的一位长老。
引道宗素来重视门人资质,整个宗门人数并不多,但是一向以玄门正宗自居。
当年引道宗宗主看透坤元太祖的图谋,早早带领门下弟子远遁缥缈海,数千年以来在海外苦苦支撑。
当代宗主眼看招收的弟子越来越愚钝,此次也是加入了缥缈海修士联盟,想要反攻坤元帝朝,为道统传承谋得一线生机。
“超度阴鬼?!
这位前辈好高深的道行,只是这阴鬼怕是超度不得。”
黄崖捋了捋长须,像是在自语。
其他几位修士也停下遁光,闻言瞬间了然。
但随后又展开神识,想要见识一番这位前辈的惊天手段,看看其是否能打破神仑界数万年来的铁律。
暂且不谈几位真人的言语,念诵经文的林照逐渐皱起了眉头。
在大道经文的洗涤之下,此刻天恩城内外的阴鬼脸上重新恢复了表情,只见众鬼时而迷茫,时而清明,真灵所表露的神情变幻不定。
一道道黑气从虚幻身躯中散出,但是真灵始终处于迷茫状态,不知该何去何从,也没有冥域通道开启,供其通行。
林照不禁心中升起波澜,脸上浮现出若有所思的神情,口中《太上玉华洞章拔亡度世升仙妙经》经文也渐渐停止了念诵。
居然无法直接度化,令真灵去往冥域地府?
一个确切的答案浮现在脑海,但是其中缘由却是无法弄清。
稍作思忖,林照忽然起身,念动法随,庭院中央的泥土砂砾开始快速变动。
先是地面隆起,形成一个方方正正,高有九尺九寸的土台,三道阶梯匀称坚固,台面光滑平整,像是打磨过一般。
如今林照施展“控地法”“搬山诀”“开山裂地法”等术法,也只在一念之间,终于做到真正的“一念生万法”。
随后其手中出现一块灵木,轻轻抚过后便成了上圆下方的法牌。
接下来林照静心凝神,法念如一,默诵一位天尊尊名,以指代刀,在法牌上刻下了“太乙救苦天尊”几个道箓真文。
林照的种种举止,分明是在架设法坛。
比起正式的法坛,林照眼前的未免太过简陋,只是以其道行,如此已然足矣。
几息后,法坛布置完善,“太乙救苦天尊”的法牌被供在平台中央。
法牌前方又奉了灵果、灵茶、灵酒三样贡品。
林照走到庭院一角,用法力引来一道灵水,从上至下净身去尘,又自将衣物打扮周正。
虽然其道体早已达到无垢无尘之境,但是既然要起法坛,正式祷告接引上尊,这道程序自然是少不了的。
准备妥当,林照拿出三根线香,先是念诵了一遍《太乙救苦救难天尊超度经》。
念诵此经,可济幽度亡,助亡者脱离迷途,解脱生死。
传说念诵此经不息,可致“东极享大福,地狱无苦声”。
最后才凝神正念,出声祷告道:
“神霄宗和照,今流落于神仑界,眼见数万亡灵游荡于世间,不入轮回。
弟子欲为其拔苦除罪,怎奈此界与冥域地府有所阻隔,实在力有不逮。
还请太乙救苦天尊大发慈悲,降下神通,助其脱离迷途。”
对于真正进入道门的修士而言,祷告沟通上尊时报上自己的宗门和法名,乃是应有之意,冥冥之中会有道门接引神将记录其所求,从而使祷告之事尽快应验。
当然对于真正的大神通者而言,道门神将的通稟可以忽略,一旦念诵对方尊号,自会被法身感应到。
林照诚心祷告,如此三遍,忽然眼前一花,似是看到天边有位白发白须的慈祥道人破空而来。
道人手持拂尘,足蹑莲花,脑后圆光照耀,身绽无量神光,上通九天,下彻九地。
在其身后,有九头狮子踏于祥云之中,看向林照的目光漠然而苍茫。
林照瞬间反应过来,连忙躬身稽首,大礼参拜,口中念诵道:
“渺渺空无象,悠悠感至灵,
永离一切罪,早登东极府,
归命太上尊,消去三途苦。”
这道人便是太乙救苦天尊千万法身之一,但见其对着林照轻轻颔首,一摆手中拂尘,顿时天恩城上空有无量光华撒下。
原本被林照超度,化去了恶念的数万阴鬼真灵,瞬间清明过来,纷纷对着林照和太乙救苦天尊下拜。
林照闪身避过,不敢居功。
渐渐的,这些真灵消失不见,似是穿过了无穷壁障,去往了冥冥之地。
太乙救苦天尊的法身扫视了一眼天穹,忽然对林照点点头,流露出一个莫名的笑意,随后身形缓缓虚化,不见了踪迹,好似完全没有出现过一样。
刹那间城中寂寂,林照摇晃了一下脑袋,感觉刚才的事情似是南柯一梦。
只是其听力何等了得,城中房舍寝室当中,分明有此起彼伏呼噜声传来。
无数百姓心神安宁,再次酣然入睡,连鸡犬都不再出声。
林照心中明澈,这应该是天尊慈悲,为城中百姓拔出了心中苦厄,让其神清心凝。
感动之余,林照再次对法坛上的“太乙救苦天尊”法牌稽首参拜。
身为修士,虽然讲究“以心悟道,以行证道,以身合道”。
但也需怀有敬畏之心,敬畏大神通先行者踏出的道途,感念大神通者的善念善行。
了却了一件大事,林照心中却又生出新的疑问。
此界生灵死后居然无法进入冥域。
那么问题来了,其中的真灵去了哪里?是直接消散了,还是另有隐秘?
另外,新生生灵的真灵又是来自哪里?
再联想到自己刚刚进入此界时遇到的天罚,一时之间,林照心中多出了很多猜想。
但是却无法验证,渐渐的,这方世界在其眼中再次变得模糊,像是笼罩了一层白雾。
相对于诛杀首恶,林照对于守护城中百姓,以及度化亡灵更加看重。
此番天尊法身降临,消弭了障碍,接下来也该是跟厉鬼散人谈谈心,了解一些情况的时候了。
见秀阁中灵音、小彤等伏在桌案上熟睡,林照也不做理会,只是将法坛再次恢复原状,摄起厉鬼散人便来到了前院。
当形同老农的御鬼高手转醒时,发现自己坐在一张太师椅上,那位丰神俊雅的高人坐在上首,手捋黑亮长须,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
“我问,你答。
稍后会给你个痛快,否则抽魂炼魄的小手段,贫道知晓的不会比你少。”
听到如此冷酷的言语,厉鬼散人脸色一变,张口就要说些什么。
“我问,你答。
若是答非所问,或者回答错误一次,贫道就抽取你三魂七魄中的一个。
所以,你有十次机会,还请珍惜。”
林照再次出声,根本没打算让对方询问,而是先把条件和后果说明。
厉鬼散人心中咒骂不已,心道哪里来的十次机会?老子的三魂七魄只需被抽去两三个,怕是已经变成了白痴。
但行动上却是不敢有丝毫含糊,连忙点头称是。
在这等大能面前,种种反抗都是无用,反而不如在临死之前少受些痛楚,厉鬼散人明悟此理,双眸之中连绝望都渐渐消失,反而坦然起来。
“先说说你们所谓的缥缈海诸宗。”
听到对方首先问出这个问题,厉鬼散人顿时暗中松了一口气。
心道幸好不是询问宗门秘典,否则这到底说?还是不说?
“说起缥缈海诸宗,还需从三千年前说起……”
听着厉鬼散人絮絮叨叨,讲述缥缈海修士联盟的来龙去脉,林照手指轻敲桌案,快速整理和分析其中的关键信息。
缥缈海域位处坤元帝国东南,离岸千里后,便会在海上撞见一片奇异的雾带,一旦凡人船只陷入其中,很容易迷失方向。
从雾带算起,再向外便是所谓的“缥缈海”。
这片雾带出现在数万年前,长达数十万里之遥,下方的海水阴寒无比,曾有修士潜入海底想查明缘由,但是全部有去无回,后来再也无人敢去一探究竟。
修士御空飞行,穿过雾带后,便是广袤海域,其中又座落着无数岛屿,如今这里是很多宗派的山门所在地。
这些年来,随着坤元帝朝自己作死,实力不断衰弱,各方势力渐渐蠢蠢欲动,缥缈海修士联盟乃是其中的主力。
在厉鬼散人的介绍中,如今整个坤元帝朝南域各州,都有宗门在暗中活动,并且这些宗门跟当地的门阀世家合流,就等着天下大乱。
花州的当地代表乃是季氏,而放眼各州,像季氏这样原本就是修行家族的势力还有很多。
缥缈海修士联盟内部也是划分了地盘,花州原本是水行门的势力范围,此次道宫招收弟子,诸宗统一行动,南域诸州各大城池都受到了袭击。
所有资质优秀的孩童都被掳走,集中在一起后,各宗会按照相应名额选择弟子。
明白了来龙去脉,林照也不为难厉鬼散人,直接将其扬灰,但是保留了真灵。
林照并非嗜杀之人,只是这厉鬼散人、九阴鬼母等行事太过恶毒,完全是把凡人当做猪狗,当真是诸恶行尽,留着便是祸害。
天恩城外,九位成丹期真人跟展云涛早已分开,此时几人身形如电,在高空中纵行,只是几人心中都起伏难平,恨不能瞬间挪移万里。
尤其是黄崖真人,此刻脸上依旧残留着激动。
神仑界数万年来,亡魂无法超脱,修士无法飞升,最高只能达到地仙境界,这早已是修行界的共识。
这也使得鬼道大昌,世间时常有阴魂作乱。
但是今夜,那位御使雷霆的前辈竟然有办法超度阴鬼亡灵,手段简直骇人听闻。
但这不是重点,更加令人振奋的是,这背后的另外一层含义。
这是不是代表着,修士又能飞升上界了呢?

91zzq優秀都市言情小說 長生寶卷-第四百二十九章 雷霆爲言告同道展示-es8wy

長生寶卷
小說推薦長生寶卷
“谨遵老爷法旨!”
金锁自然是林照的后天灵宝“如意索”化形而成,但见其躬身一礼,身形已经消失不见。
天恩城外,九阴鬼母离开祭坛,身形在空中急速飞纵,面容扭曲,目光阴冷,隐隐还带着一丝癫狂之意。
在其周围,环绕着一道道鬼影,这些鬼影身形凝实,时隐时现,密密麻麻无以计数。
乱葬岗上,赶尸翁似是收到了某种命令,此刻临空而立,身外有数个皮囊四处飞舞。
皮囊口子敞开,从中传来收摄之力,所到之处,一具具殭尸直接被吸入其中。
这些皮囊上铭刻着诡异的符纹,正是通幽宗的特殊器物“五阴炼尸袋”。
此物专用于收纳尸傀,里面充斥着大量的阴灵之气,有温养尸傀之效,乃是平日里御尸一脉的必备之物。
地上的殭尸渐渐被收尽,赶尸翁念诵法诀,十指扭曲如蛇,结成古怪手诀,这几口“五阴炼尸袋”好似被无形之手操控,缓缓飘了过来。
看着几个皮囊,赶尸翁从怀中摸出几个黄色的细索,小心的将其捆好,脸上这才挂起笑容。
此时这位通幽宗长老身上的诡异尽去,倒是像极了多捕了几尾大鱼的渔翁。
眼看一切停当,赶尸翁不敢拖延时间,手中豁然出现一个青铜铃铛。
随着清脆的摇铃声响起,一头双眸和四蹄都有冰焰缭绕的高头大马出现在空中。
大马的身形看起来虚幻缥缈,赶尸翁却翻身而上,稳稳的骑在马背上,一抖缰绳,乱葬岗中顿时响起嘹亮的嘶鸣声。
此乃通幽宗秘术“幽冥冰焰骑”。
施展此法,首先需寻得一头通灵马匹,当然其他野兽也是可行。
所谓通灵马匹,便是懂得修炼,已经成精的灵马。
然后将这头灵马杀死,拘其魂魄,在寒冰冥气充沛之地反复祭炼灵马魂魄,配合一些灵材,直至秘法九炼,彻底化入寄托法器,便算大功告成。
以后赶路之时,拿出法器便可召唤而出。
随着“幽冥冰焰骑”嘶鸣之声响起,空中陡然出现一道青色光圈,赶尸翁连人带马,眨眼睛没入其中消失了身影。
再次现身时,已经在数千丈之外。
如此几个穿行,赶尸翁已经出现在天恩城门口。
看着城墙外密密麻麻的鬼魂,以及从泥土中钻出的白骨骷髅,赶尸翁眉头紧锁,随后又舒展开来。
“九阴师姐又发疯了?
不过既然连玉冥子师叔都不管,想必没啥大碍!”
几声呢喃中,赶尸翁骑马临空奔行,大刺刺向着城池中央而去。
城头灯火摇曳,空荡荡一片,一个个兵士躺倒在地,看起来像是早已睡熟,又像是丢掉了性命。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来!
等你们多时了。”
林照立在原地,遥望城池中央,脸上渐渐变得肃然。
此时城中鬼啸之声此起彼伏,其中又夹杂着犬吠、妇孺的哭泣、以及种种呵斥之声。
但是有些人家却安然无事,这些家宅无不是高门大户,在门楣、庭院、住宅等位置贴着黄色符箓,阴鬼看到便远远避开。
其中又有十余家开启了防护法阵,显然都非普通人家。
飞驰当中的厉鬼散人忽然停住脚步,总感觉有些不对,按照惯例,自己派出的厉鬼吸食凡人魂魄,抽取气血,自己应该有所感应才是。
今夜怎会没有丝毫动静?
心中不宁,厉鬼散人立刻展开神识,感应到一头头厉鬼走街串户,飘入百姓人家。
围绕着一个个血食张牙舞爪,但却没有立即动手。
娘的,这些鬼东西还学会吊胃口了,真是稀奇!
厉鬼散人眼神一阵恍惚,忽然自嘲一笑,看着前方的一家庭院,准备立刻窜入其中,将早已看好的材料给处理了。
一处长街上,看似空荡荡一片,唯有道道风压不时窜过,将边上的大树直接吹折。
十几张“界元符”构成的法界内,此时厉喝之声和爆鸣声交织在一起,火焰肆虐,幻化成种种形状,将空气灼烧的炎热无比。
又有法器宝物飞射连斩,碧波横空,各色光芒时时亮起。
宫九城御使两口飞剑,身上铠甲早已支离破碎,被七八个元道军精锐护在中间,右胸位置破了一个孔洞,鲜血汩汩流出,神情惨然,双目当中有血泪渗出。
地面上趟着二十多具元道军的尸体,另有五六位元道军打扮的兵士簇拥着一个看上去三十来许的银甲校尉,远远立在空中,就那样冷眼旁观。
“展云涛,你眼睁睁看着弟兄们一个个惨死当场,良心真过得去吗?
背叛元道军,你难道不顾及你展氏千年血脉传承了吗?”
宫九城剑指变幻,强忍气脉的剧痛,御使一柄飞剑磕飞袭来的紫色飞叉,向着那位旁观的银甲校尉喝问道。
“我展氏如何,不劳宫校尉挂念。
你还是安心去吧,就莫要再抵抗了。
看在同僚一场的份上,我或许会周旋一二,为你宫氏保留一丝血脉不绝。”
展云涛神情不变,眼底却有些黯然。
就在这时,一阵刺耳的尖笑声响起,好似夜枭啼鸣,凄厉而孤绝。
“好一场热闹,老身倒是来晚了,剩下的就交给我。
你等可以罢手了!”
长笑过后,九阴鬼母现身,一个个厉鬼环绕周围,让其看上去也似鬼婆一般。
正在杀戮元道军的九位成丹期真人见状,顿时停下了攻伐,面带忌惮之色,身形急速升空。
“啊哈哈哈哈……
孩儿们,去吧,吸干他们!”
又是一阵癫狂长笑,九阴鬼母一摆白骨杖,顿时以九头阴鬼为首,无数厉鬼相随,好似马蜂一般,将剩余的元道军团团包围。
十几息后,包括宫九城等人,以及死去的元道军兵士,全部化为白骨。
唯有阴鬼之潮连天接地,似旋风般盘桓不去。
正当这场厉鬼进食的盛宴刚刚结束。
忽然“界元符”法界内青色光圈闪动,赶尸翁坐在“幽冥冰焰骑”上豁然现身。
“看来本座来晚了啊,这汤都不剩一口了。”
看着眼前场景,赶尸翁脸上满是遗憾。
“不晚,不晚。
今夜的血食大宴才开始!
师弟你再不放出尸傀,我可要全收了。
啊哈哈哈哈……”
九阴鬼母面色红润,一边怪笑,一边指挥群鬼,立刻就要其四散开来。
“师姐,可莫要坏了贴符人家的性命,否则玉冥子师伯祖那边不好交代。”
赶尸翁微微皱眉,略加思忖后,还是决定提醒一二。
九阴鬼母却看都不看赶尸翁一眼,已驱使厉鬼开始四处游荡。
赶尸翁见状,无奈的摇摇头,随后身侧飞出七八个“五阴炼尸袋”。
袋口的黄色细索自发脱落,飞到赶尸翁手中,紧接着一个个尸傀出袋中飞射而出。
七八息过后,两百多具尸傀在两只银白色头领的带动下,向城中散去。
包括拘月真人在内的九位真人脸色难看,但是这些修士都知晓九阴鬼母和赶尸翁的凶名,也不敢多言,更别说劝阻。
生怕一个不好惹火烧身,只是向着展云涛招呼一声,立刻就要离去。
包括展云涛在内,剩余的元道军兵士脸色惨白,即便是见惯了厮杀,此刻也是心神摇动,难以自持。
就在此时,忽然天空中一道紫色闪电划破夜空,紧接着便有炸雷震彻寰宇。
众修大骇,齐齐抬首,见电光照耀下,天恩城上空云气如潮,急速汇聚,如同山岳一般,正倾压而下。
随着这道雷电亮起,刹那间天空中电蛇千条,雷霆如雨般炸起。
一时之间,无量雷霆震动四方,将天恩城笼罩在中央。
此时无论是厉鬼,或者殭尸,哪里还敢放肆,天威之下魑魅魍魉难以定形,种种阴物当场便有消散的趋势。
“啊,该死,该死!”
九阴鬼母、赶尸翁俱都脸色大变,连忙掐动法诀,立刻就要收回厉鬼尸傀。
在林照所在庭院上空,厉鬼散人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在雷电照射下一张老脸惊骇欲绝。
拘月真人等也不禁停下了身形,各个双眉紧蹙,神思不宁。
忽然,一道清朗的声音穿过雷霆,清晰响彻在“界元符”法界当中。
“你等释放恶鬼,盗取乱葬岗尸骨,杀戮元道军兵士。
如此可用前仇集怨来解释,但为何又要害了城中百姓性命?
既然这几位道友如此热衷于尸鬼,那么贫道今日就将你等也化为尸鬼如何?”
话语刚落,无论是九阴鬼母、或者赶尸翁,都感受到冥冥中有绝大危机到来。
九阴鬼母身前虚空破开,九道无间阴鬼遁行而出,将其团团裹在中间。
而赶尸翁身前地面如波纹般荡起,两道银白色身影瞬间从地下穿出,护住赶尸翁前后。
轰轰轰……
话语刚落,拘月真人等忽闻天空雷霆接连炸响,眼睁睁看着十余道青色雷霆从虚空中蹦现,直直劈落而下。
瞬间众修目不能视,眼前变得白花花一片。
雷霆粗如鹅蛋,青幽幽,亮煌煌,照彻百里,带着摧枯拉朽,莫可能卸之威,光华直接将九阴鬼母、赶尸翁淹没。
九头无间阴鬼感受到了危机,略显混沌的心灵中泛起无穷惊惧,立即就想遁入虚空躲避。
但是周围虚空突然变得硬若坚钢,身形被彻底固化,让其动弹不得。
几息后,拘月真人招来一道灵水,在自己眼球上反复清洗,视力这才有所恢复。
却见适才九阴鬼母和赶尸翁站立之处,正有片片飞灰飘荡。
而这两位鬼气滔天的成丹期巅峰高手,连同无间阴鬼和银色尸傀却没了影子。
刹那间,剩余的修士连同展云涛等人,只觉一股凉气自尾椎窜起,顺着脊椎而上,身心如坠冰窟,身体情不自禁颤抖起来。
如此雷霆神威,到底是何方大能出手?
可是没听过有这样的雷道高人啊,难道是上古大派清微宗又出世了不成?
只是传闻清微宗早已举派飞升了啊!
众人呆立当场,不敢挪动分毫。
“三恶已去其二,今夜之事贫道只诛首恶,其余也不愿多加追责。
只是贫道不管你等如何争斗,都不可动百姓分毫。
若有修士违背,天下虽大,即便地仙当世,贫道也要叫其在雷霆之下化作灰灰。
你等谨记,切莫忘怀。
现在都给我滚出天恩城!”
清朗的声音再次响起,随后拘月真人等成丹期修士,展云涛和几位元道军兵士同时感到自己被无俦大力包裹,瞬间穿过虚空。
再次现身时,已经到了天恩城城外。
而原本上下飞虐,将天恩城团团包围的无量阴鬼,以及一具具白骨,却似泥塑一般,难以动弹分毫。
天上乌云密布,雷电肆虐。
众修看到又有十余道雷霆降落,分击城中各处。
展云涛瞧得分明,其中一道正击向自己家族的宗祠位置。
刹那间,一种不祥的预感在心中泛起。
同一时间,包括展府、韩府、孙府、知府官衙,都听到了刚才的话语声。
而在展府宗祠,展化及脸色微变,跟展文阁、展文烨等子侄对视一眼后,俱都若有所思。
展文烨一捋长须,忍不住起身度步。
这是其多年养成的习惯,每有大事发生时,就会度步思忖对策。
刚走了数步,忽然灵觉当中有警兆传来。
展化及等人却看见一道雷霆穿过宗祠屋顶,正中展文烨头颅。
双目白茫茫当中,见展文烨被雷电环绕,随后片片飘散,好似五月杨絮一般,直接尸骨无从。
无独有偶,城中另外有十余人也被雷霆击中,成为了灰灰。
一处上等客栈内,乔装打扮后的季怀远正静立院中,思忖崇华叔父交于自己的任务,能否圆满完成,就看今夜了。
这些时日季怀远出入天恩城各大世家,通过种种手段和努力,总算将家中赋予的任务完成了十之八九。
思忖今夜过后,就可赶赴花州主家。
就在这时,忽然耳边传来一个声音:“始作俑者,其无后乎!”
季怀远神情愕然,正举目四顾,想查明声音来源,忽然感觉眼前红光闪耀,耳边传来巨响。
随后就感觉自己飞了起来。
再往后,就没有往后了。
……
庭院当中,厉鬼散人躺倒在地,听眼前的高大人影道:
“好好的三清面不做,干嘛要去耍鬼?我家有个贪吃的小丫头,可是你的常客啊!
你说对不对,老板?
唉,真是一位被鬼道耽误了的大厨啊!”
厉鬼散人面若死灰,心中的后悔便是倾四海之水都难以冲洗干净。
“莫急,让贫道先念个经,然后我们谈谈人生,谈谈理想。
如此,可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