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氏刀客

xr14e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第七百四十七章 開始,結束熱推-xxj42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师傅,我就到这了,下面得进山了,耽搁了你一下午的时间,真是不好意思。”
向羽站在一个路口前,路口前方,是一条崎岖的山路,山路起起伏伏,不知通向哪里。
“天这么晚你还要进山?这大晚上进山多危险啊,就是训练也不能不顾安全啊!”
听向羽说要进山,师傅脸色一变,立马推开车门下了车拦在向羽面前。
要是白天还好,但现在这是晚上,就向羽这个状态,进山那不就是找死么!师傅拦着向羽是怎么都不让。
训练他理解,但训练也不能玩命不是。
向羽对司机师傅的关心不知该如何拒绝,若是换做巴郎拦着他,那他一脚就是踢过去了,但现在这情形,别说踢人,就是态度不好的话,他都不能说。
一向不善言辞的向羽,这次真是遇到了难题。比起处理这种事情,他都更宁愿多走二十公里。
最后好说歹说,向羽这个七尺大汉都快哭了,师傅才是勉强松了口,实在是向羽态度坚定,他不知孩如何阻止。
但向羽这样子,也让他对解放军的认识更深了一层。一直以来,他都以自己儿子是军人为荣,今天这一幕,他心中的自豪感再次增加。只是自豪的同时,他心中还有点心疼。
这个小伙子是这样训练,那他儿子呢?
看着向羽的身影沿着土路走进大山,司机师傅心中沉默,向羽那踉跄的身影,触动了他心中某一根心弦。这就是儿子说的“当兵后悔两年,不当兵后悔一辈子”吧。
货车喇叭长鸣两声,算是和向羽告别,车子继续在公路上前进渐渐消失在夜色中,向羽走向大山的步伐也再次加快,身影隐没在崇山峻岭。
剩下最后五十公里ꓹ 他怎么也不能前功尽弃。即使现在身心俱疲,也必须咬牙坚持。
他能在兽营赢得战神的称号ꓹ 除了他非同寻常的实力,还有他常人难及的毅力。
“又是晚上了,也不知道到底有多少人能赶回来。”
縱橫諸天 紅塵銀祿
袁朗站在扑克牌大门前ꓹ 目光看着外面的大路,眼中不知是什么意蕴。
明明不是这次训练的负责人ꓹ 但他却是比陈煜这个训练主官更加操心。用他自己的话来说,这叫古道热肠ꓹ 但用陈煜的来说ꓹ 这就是皇帝不急太监急。
“慌什么?直到现在,打响信号枪的还不到十个人,还有四十多个人在往这里赶,就算不可能全都在规定时间内到达这里,但怎么也能回来三十几个。”
陈煜是被袁朗强拉过来的,他本想去睡觉,但袁朗跟个姑娘一样ꓹ 拉着他就不放手,硬是把他拽了过来。
美女入懷:超極品敗家子
茫茫黑夜ꓹ 一眼看过去什么都看不着ꓹ 他实在不知道袁朗把他拉过来干什么ꓹ 看空气么?回去跟自己老婆暖被窝不好么ꓹ 非要待在这里。
“行了,你自己在这看吧ꓹ 我回去了。”站了不到几分钟ꓹ 陈煜就不干了ꓹ 趁袁朗一个不注意,一下就是溜了。
“嘁ꓹ 要不是回去得跪搓衣板,你以为我愿意待在这么!”看着陈煜快步离开的背影,袁朗默默对起竖起中指。
一步,一步,又一步,深一脚,浅一脚,向羽自己都不知道走了到底有多远。走了一截土路,又按照地图上的路线走进一片森林,森林中亮度远不如外面,向羽速度不得不降下来。好在他现在距离终点以经不是那么远,让他不用那么着急忙慌的赶路。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其他人睡得香甜之际,却是有那么一部分人在黑夜中负重前行。
史今那边,陈国韬早就到了附近,他猜对了一半,史今的确是受伤了,但信号枪却是迟迟没打响,陈国韬观察了史今几个小时,但史今没有丝毫要打响信号枪的打算。自始至终,史今都没有去看一眼信号枪。
即使落选,即使受伤,他也要回到终点,哪怕是爬回去。这是他最后的倔强。
東晉大土豪 楚囚
一如原轨迹中他拿着铁锨,坚定地让许三多举起锤子砸下去一样。
“我们就这么让他一直走下去么?”陈国韬旁边,站着三中队原来派来帮忙协助的人。见识了史今的倔强,他们都这个南瓜产生了一抹敬佩。
如果史今能通过考核,那他在A大队绝对不会缺少朋友。
事实上,史今这样的人不管在哪里都不会缺少朋友。
“不然呢,这是属于军人的坚持,除非他自己放弃,我们都没有权利出言阻止。”陈国韬沉默,史今是陈煜几人老班长的事情他早就知道。
这里的事情他早就告诉了陈煜,陈煜的回话是不干预、不阻挠。
呂漢
“但他这样脚上的伤会恶化的,真让他走回基地,轻伤都得弄成重伤,搞不好还会留下病根。”
陈国韬听完沉默,心中不由想到曾经的自己。当初的自己不就是明知继续下去病情会恶化,但仍然坚持么。
“等吧,尊重他自己的选择。”
史今疼么,他又不是铁人,自然会疼。不仅疼,他还累。但再疼再累,也阻拦不了他要走回基地的心。
向羽再坚持,史今在坚持,武岳同样也在坚持。
福田蜜意:王妃,有喜啦 飛飛蜻蜓
一路过来,他翻了不知多少座山,走过不知多少森林,手中砍刀都已经卷刃。但终点,仍是摇摇不知所在。
他比向羽和史今要好上许多,虽然同样手酸脚软,但至少是没饿肚子,这一路过来,他祸害了不少山中野鸡,虽然疲惫,但至少肚子一直都是饱的,没有像向羽那样饿的眼冒金星。
借着月光前行,手中机械似的挥舞着砍刀。心中对那个画地图的人,已经是无词可骂,只能把这“深仇大恨埋在心底。”
冷總裁的甜蜜嬌妻 清音隨琴
武林邪傳 戰舞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黑夜渐渐退去,白天再次回归。下了两天雨,太阳终于是请假归来。当第一缕阳光落在山林间,向羽终于是走出陌生的山林,进入他熟悉的地界。
小小老公橫刀奪愛
異界修真散仙:玄天至尊 愛喝白開水
山林之外是什么,当然是另一片山林,不过这片山林不同其他,这里向羽很熟悉。
过去的三个月,他们几乎每天都会来这里。每次来都扛着原木。
他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扛着原木来这里看日出时,他并没有真正去看日出,而是狼狈地躺在地上大喘粗气。
重生之巧奪天工
然后在这里吃下是个馒头两碗汤。
那时是训练的开始,几天,却是训练的结束。
终于,他距离终点只有五公里的距离。这一次,他没扛原木,而是背的砖头。

thrnm熱門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第七百二十七章 目標:龍牙分享-dobke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狼牙扩建,红细胞特别行动组开始组建历程,另一边,老A的训练同样如火如佘进行着。
荒野上,一条土路绵延,拓永刚开着车在前面领路,手中大喇叭声音就没有停过,一口一口“南瓜”叫得异常顺溜。
“怎么样,还行么?”向羽肩上扛着原木,脸上汗如雨下,巴郎就在他身边,肩上同样是扛着原木。
“嘿,没事,还行。”身体虽然已经累得不行,但巴郎没有丝毫要停下的打算。
“坚持住,就快到了。”向羽往前跑动,口中粗气不断,在他们前边,那个可以看见日出的山头已经不远。
巴郎脸色有点惨白,他在兽营是兽王,但在这里,他可不是。他体能在众人中已经是出类拔萃。但特种部队的选拔从来没有极限一说,跑,就要跑到你跑不动为止。别说他,就连向羽现在不也快不行了么。
“那两个家伙不会累的么,都到这了,还跟头牛一样一直往前冲。”
赵子武歪头看了看另一边的武岳和周青,他们几个现在和这两人是杠上了。无论什么项目,武岳和周青两人都完全不弱于他们,甚至某些方面,他们还弱对方一些。只有向羽,似乎还和两人势均力敌。
周青是狙击手,他毒蛇的外号一点都没叫错,人就如毒蛇一般神出鬼没,做事也是如此,例如格斗,不出手则以,出手则如毒蛇致人于死地。
“他们也不可能好受,强撑着罢了。”
苏卫就在赵子武旁边,听到他这话后轻语一句,这种强度的训练,除非以前就训练过,不然没人可以轻松应对。
就是教官亲自上阵,也不可能会好受到哪去。毕竟人体,是有极限的。
苏卫此刻也有些到极限了,说话的声音中都带着一丝颤抖,这样的训练,没人顶得住,不愧是特种部队的选拔。
光是这样的体能训练,就得难倒一大批人,更别说那些多以及细致到变态的军事技能了。
不过只有这样的训练,才真正有挑战力!苏卫有些泛白脸上浮现一抹笑容。他们几个在原部队个人实力已经到了天花板,只有特种部队,才能让他们继续往下发展。
“老武,那几个家伙好像没那么容易对付啊!”
混在三國當軍閥
重生之侯門孤女
周青和武岳挨得很近,两人在猛虎团时是互相竞争的关系,但在这里,自然要先放下猛虎团的竞争,他们来这里虽然是参加A大队的选拔,但现在,他们代表的是猛虎团,在向羽几人跟前,他们更是代表的陆军。
这种意气之争的事情,在这里可是十分盛行,就如那句说母校的话。
自己的母校,自己可以随便贬低,但别人却是不能说上一句。
“海军陆战队的人,你觉得可能好对付么。”
武岳扛着原木慢慢往前跑动,头也不动的说道。
向羽几人和他们杠上,他们同样和向羽几人扛上,这方面他们都是一样的。
在所有受训的人中,向羽几人和他们两人就是最顶尖的一批人,史今几人在训练中虽然一直在坚持,但和几人比起来却是稍稍差了一点。
史今在军事技能上有天赋,但在体能上却是落后几人,甘小宁几人同样不错,但也就和鲁炎差不多,还算不上最顶尖的人。
在这批接受训练的人中,就是张冲这个壮汉,也只能屈居二流,或许再沉淀几年,他会变得如同现在的赵子武几人一般。但现在,他和几人却是还有点差距。
众人跑到山顶,天边已经微微泛红,但太阳还没露出来,见此,几人脸上都是露出笑容,安心的笑容,至少是有早饭吃了。
山顶,一辆越野车早就是停在那里,车身上印着一张神秘的扑克牌,扑克牌下方写着龙牙两个大字。这辆车是陈煜的专用车,就如同何志军那辆狼特001一般,车在哪,人基本就在哪。
陈煜人坐在车顶盖上,右手拿着那把人人都想搞到手的龙牙军刀,左手则是一个大鸭梨。龙牙在梨上滑过,皮尽皆掉落。
在他后面,袁朗就坐在副驾驶座位上,看着陈煜用龙牙削梨,他真是恨不得给其一拳,这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嘛!
“速度还是不太行,再晚上几分钟,你们就只能喝西北风了。”一口咬在鸭梨上,嘎嘣脆,汁甜肉美,爽!
看着一个个躺地上软成一团的人,陈煜嘴角不由露出一抹轻笑,这体能,还得继续练。
“休息十分钟后开饭。”
閃婚之醫見傾心
陈煜也不过多理会这些人,说了这么一句后安静的吃着鸭梨赏着日出。
这里的日出虽然已经看了很多遍,但他仍旧很喜欢看,只是可惜,陪在旁边的不是青墨,而是一个个汗如雨下的大汉。
“…….”武岳伸手碰了旁边的周青。
“干嘛。”周青不想动弹,太累了,他现在呼吸都是疼的,心脏跳得厉害。
“看那把刀。”
武岳勉强抬手指了指陈煜的方向,龙牙军刀就让陈煜随意拎在手中,丝毫没有这是宝贝要好好供着的觉悟。
諸天求道士
刀,不就是用来杀人或者切东西的么,供着,那就太浪费了,至少对陈煜来说是这样的。
“那就是龙牙吧。”周青语气疲软,勉强看了一眼又是躺了下去。
此刻别说是一把刀,就是一个安然站在他面前他都懒得动。
“我的目标就是拿下第二把龙牙军刀。”武岳语气坚定,即使已经疲累至极,但依旧挡不住他的信心。
鬥羅之終焉鬥羅 無常元帥
就连陈煜自己都不知道,武岳可是他的忠实粉丝。
他自认不可能超越陈煜,但追赶一下,还是可以的。
非你莫屬(樓雨晴) 樓雨晴
龙牙军刀,现在不少人将其视为单兵最高荣誉,这把军刀因为陈煜出现,那他自然得拿下一把才行。
“你想拿到龙牙军刀?”周青语气中带着一抹惊讶,他没想到,自己这个竞争对手,竟然还有这么大的志向。
龙牙军刀只有在特种兵大会上才有可能拿到,而且要拿到就必须获得大会上的兵王奖,也就是个人奖。
只是获得龙牙军刀必须是拿到兵王奖的人,但拿到兵王奖的人却是不一定能获得龙牙军刀。

odv6c爱不释手的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笔趣-第七百二十一章 曾經的憋屈-vbi3r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他们这是干啥,怎么突然变得这么讲理了,以前对我们也没这么温柔啊!”
廖勇站在苏卫旁边,看着陈国韬那和颜悦色的样子感到有些不对劲,当初陈国韬几人对他们可是暴力的很,从来都不讲什么道理的,怎么今天这是突然转性了?
“这才刚刚开始呢!都别说话,小心被杀鸡儆猴!”
向羽在兽营,也是当过教官的人,虽然和特种部队教官肯定不一样,但总有共通之处。看着陈国韬那样子,他隐隐觉得那人要倒霉了。
事实上不止向羽一人这么想,蒋小鱼看着那几人,眼中同样满是同情,他没当过教官训练别人,但耐不住他小脑瓜子转得快。
三界主宰
陈国韬虽然不像陈煜那么变态,但同样也不是什么好人,不,准确来说是特种部队就没有什么好人。
……
“既然你不服,那我给你们一个机会,”陈国韬微笑看着几人,悄无声息之间伸出自己的魔爪。
“你们四个,和他一个人打,只要你们能把他放倒在地,我就算你们通过。”
“怎么样,敢么?”陈国韬笑眯眯看着几人,任谁也看不出这是在给对方挖坑。
完美防禦
深宮棄妃:皇上別過來
“呵,你确定?我们四个打他一个?”那人心中有点愤怒,也有点好笑。这个中尉对自己人太过自信,也太过小瞧他们。
“当然,我很确定。”陈国韬微笑点头,看着面前这人略显兴奋的样子,陈国韬觉得自己这样或许有些不太好。朝伍六一使了个眼色,让他一会儿下手轻点。
这么老实的人,他都不好意思拿来立威。
阵势摆开,四人气势宏发,之前有不少人见陈国韬给几人机会后都有点骚动。不过他们中也有不少明白人,在那些人的提醒下,才是决定先看看情况的后续发展。
直到几分钟后,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几人全躺在了地上,脸上青一块紫一块,口中更是不停哀嚎呻吟着,再无之前的神气。
陰婚難拒:誤惹猛鬼夫君
见此,所有人都是瞬间保持沉默,心中的那点不舒服,瞬间烟消云散。
这样的机会,爱给谁给谁,他们绝对没有丝毫意见。
“怎么样,现在可以了么?”陈国韬再次走到几人面前,脸上仍是那笑眯眯的表情。
只是几人再次看到他这笑容,之前的心情却是不复存在,这家伙,是个笑面虎。
“万康,我知道你的经历,在所有人当中,你经历的难度的确很大,但不是最大的,他们中,有境遇比你更难的。”陈国韬指了指安静的众人。
“今天这个选拔,目的不在于淘汰你们,而是希望让你们知道,运气也是实力的一种!有些东西,输了就是输了,难道走上战场遇见敌人,你能抱怨自己遇见的敌人比其他人的对手强吗!”
套路依旧是老套路,但照样好用,这番话,陈国韬说的振聋发聩。
当初都是别人对他说这种话,那时听着是憋屈不已,今天,他总算是能对别人说出这话了。这种感觉,不是一般的爽。
……
大车晃晃荡荡在大路上开着,陈煜开着一辆车,陈国韬八人开着两辆车在前面带路。
斯維爾戰記 公爵SAMA
两百号人挤在几辆大车上,车厢被挤的满当当,这种环境下,向羽这些人就是再有逼格,此刻也被挤落神坛。
“这路怎么这么烂,特种部队就是条件艰苦,也不至于这样吧,连条好点的路都没有!”
蒋小鱼被几人挤在中间,单薄的身体跟一张长条饼似的。
“恐怕我们现在走的不是正路,他们对我们的淘汰,可能才刚刚开始。”史今在旁边说道,他不知道下面还会发生什么,但心中直觉告诉他事情应该不会那么简单。
弒神之王
当初他们招兵时尚要重重选拔,更何况是特种部队招兵。
事实上陈国韬说的没错,两百号人,一天的饭钱都不少,更何况还要训练,A大队经费是不少,但也不是这么浪费的不是。
一个急刹,车子随着惯性往前耸动,车内所有人都碰撞在一起,头碰头的还好,怕就怕嘴对嘴。
“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停车了!”车内嘈杂声不止,张冲和鲁炎差点就一口亲上了,此刻两人都是羞怒不已。
“吵什么吵!赶紧下车!”一个有点炸裂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声音主人是伍六一,所有人听到这个消息都是瞬间安静下来。
之前伍六一胖揍那四人的过程他们都是亲眼目睹的,四个人被几下就放到,换他们上去,同样只能送菜。
所有人下车,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已经不是大公路上,而是一条土路,路上坑坑洼洼,石头裸露,越往前走,石头越多,在他们视线能看到的地方,就已经从土路变成了石头路。
“特种兵的选拔与训练从你们开始报名时就已经开始,现在就是第二阶段的淘汰选拔。”
“这里距离目的地还有二十公里,现在,你们沿着这条大路一直跑,天黑之前到达基地,天黑之前没到的,全部淘汰。”
“这一次,我不想再听那些什么借口,没有合格的人,自己给我滚蛋。”
“现在,你们可以开始了。”伍六一站在众人面前,拿着一个喇叭高声说道,确保每一个人都能听到。
说完,伍六一便不再理睬众人,直接坐上车,很快就是消失众人视线当中,短短不到五分钟,这里便只剩下通过选拔得以留下的两百人。
“这个路,有二十公里!”蒋小鱼看着铺满路面的石块,脸都是绿的,这样的路别说是二十公里,就是走个几百米他都嫌脚疼。
“抓紧时间,天黑之前要想跑完这二十公里,没那么简单。”
史上最硬皇帝 帶帶大檸檬
向羽皱眉看着路面,这样的选拔即使是他,都感到棘手,把这二十公里跑完,他们脚至少得废一大半。
几人还不知道,就这都还是陈国韬几人删减过的,本来是打算让他们负重的,至少现在没有负重了。
而且他们现在穿的是军靴,不是之前穿的那些鞋子,若是鞋子也没换,那他们跑完这二十公里,几天脚都别想沾地。

e7upf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第七百零九章 請假迴歸閲讀-d8a8j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咚咚咚!”敲门声在走廊上响起,陈煜站在铁路办公室大门前,收手站立。
罪後狂妄,本宮不二嫁 卿戎塵世
……
“请假?你好端端没事请假干什么?你在扑克牌的生活可是比袁朗在三中队的生活还悠闲,还请什么假?”铁路目光怪异的看着站在对面的陈煜,不知道这小子怎么突然想起要请假了,他自己都还没请假呢。
“嘿嘿,大队长,我和我女朋友认识也有几个年头了,这次准备回去把后面的事给确定一下。”
陈煜满脸笑容的搓了搓手,娶媳妇,这是他两辈子都没能完成的人生大事,现在有个如花似玉的女朋友等着自己回去结婚,这或许是他几辈子加起来都没能实现的事。
“噢,这事啊!就是上次来我们这找你的那个性沈的姑娘吧!你小子可是福分不小,那姑娘不错。”
沈青墨要进A大队,自然绕不过铁路,他对沈青墨的身份是门儿清,毕竟A大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地方。也就是沈青墨情况特殊,家里不是搞军工的就是当兵的,不然他还真进不了A大队。
“嘿嘿,还行还行,我这也不赖不是!”说起女朋友,陈煜脸上终于是难得露出一抹羞涩,这让铁路从他身上看到了一丝年轻人的气息。
“行吧,这假我准了,要几天?算了,你也不用给我个具体的时间了,只要在新人选拔训练开始之前回来就行。那事到时候你得亲自把把关,别什么都跟袁朗学,把工作都丢给手底下的人,好意思么!”
微風漫桑榆
铁路虽然是个男人,但他同样能像一个大妈一样唠叨。
只是袁朗若是听到他这话定然会感到不服,什么叫什么都跟他学?也不好好反思一下他是跟谁学的,心里都没点逼数的么!
“嘿嘿,行,那没事我就走了啊?”
“滚蛋吧!哎,等等,到时候结局别忘了给我请柬啊!”
“嘿嘿,大队长,这少了谁的请柬也不能少了你的不是。”陈煜走出门的声音又从门口冒了出来,对着铁路嘿嘿一笑。
“行了行了,快滚蛋吧!少在这儿给我嬉皮笑脸。”铁路对陈煜笑骂,陈煜到目前只有过三个上司,七连连长高诚,就读军校期间的老师何志军,以及现在的铁路。
他运气很不错,遇上的三个上级都是那种好相处的,尤其是对他还不错。
将门带上,陈煜哼着小曲走出大楼,今儿的心情是真不错。
“你这是遇到什么好事了?”
刚走出大门口,袁朗就从另一边走了出来。一看见陈煜,就发现他满脸的笑容,陈煜平时虽然也笑,但像今天这样的笑还真是不那么常见。
“咱年轻人的事你们这些上了年纪的人是不会懂的。”
“怎么,今天嫂子又炒了腰子等你回去吃呢!”陈煜开起了袁朗的玩笑。
“开什么玩笑,我像是需要吃那玩意的人吗!我只是单纯喜欢腰子的味道!”有些事,绝对是打死不能认的!
“走吧,正好今天你嫂子在家弄了点好吃的,一起去整点,免得你老是说我吃你们扑克牌的白食。”
“呵,你还知道自己吃白食啊!!”
陈煜没有拒绝袁朗的邀请,袁朗家里他不是第一次去,现在也是轻车熟路。袁朗也是个眼观毒的人,那个有点彪的护士嫂子,也是真的漂亮,不然你以为袁朗为啥死乞白赖的把人给追到手当老婆。
在袁朗家吃了饭,陈煜回到扑克牌,老A招新的消息才刚刚传下去,正处于报名阶段,距离正式开始还有一段时间,他还可以回去浪一段时间。
“这些事就交给你们俩了,有什么问题就给我打电话,在新人训练之前我肯定回来。”陈煜拍了拍陈国韬和吴哲的肩膀。
两人此刻满脸都是无奈,陈煜说是新人训练之前肯定回来,另一个意思也就是没到新人选拔训练之前他肯定不回来。
自家队长的性格他俩现在是清楚的不能再清楚,那都好,就是太懒了,老是当甩手掌柜,也不知道从哪学的这么烂德行。
袁朗:懒怎么了!甩手掌柜怎么了!吃你们家大…….好像还真吃了,貌似还吃了不少。
“行了,走了啊,不用送了。”
扑克牌大门,陈煜坐在车上对几人挥了挥手,让他们回去。
拓永刚几人脸上全是羡慕的神情,他们哪是想送陈煜,他们是想跟着陈煜出去玩,拓永刚现在都还惦记着沈青墨说给给他介绍的女孩呢,也不知到底漂不漂亮。
直到车子消失在视野尽头,几人才是念念不舍的走了回去。
北大校园内,处处充满文艺的气息,这座充满了历史韵味的校园,最不缺的就是才气,最不缺的就是才子佳人。
沈青墨早已硕士毕业,正在攻读博士学位,同时还在学校兼任了一个助教。
助教不助教的其实不重要,主要是她想给自己找点事做,学习虽然无涯可期,但总不能一心扑在学习上。
沈青墨曾经是这里的校花,现在成了这里的半个老师,名气变得更大,只要是个雄性生物,就不可能不知道她的存在。
用一句话夸张的话来形容就是,在这里你可以不知道自己的导员叫什么名字,可以不知道自己主修课的老师叫什么名字,甚至可以不知道校长叫什么名字,但你不可以不知道沈青墨这个名字。
当然,这是夸张后的版本,不夸张,那也就不配叫传说了不是。
重生軍婚狠纏綿 閑聽冷雨
走进校园,陈煜身上穿着的还是军装,出来时他并没有换下,穿习惯了军装,穿其他的衣服反倒别扭。
世界上最能彰显男人气质的衣服是什么?不是西服,是军装!
第一公主
轩昂伟岸的身姿再配上一套军装,男性荷尔蒙的气息瞬间就是席卷了周边环境。
男生看着陈煜的样子,眼中满是羡慕,没有哪个男人不渴望拥有一个黄金比例的身材。即使真实情况是一身大肚腩,
我的如意老公
女生看着陈煜的身材背影更是忍不住多瞧上几眼,若是跟自己小姐妹一起走的,更是会凑到一起说上几句悄悄话,然后就是止不住脸红,再用眼角余光去偷偷瞧上几眼。
不下心被身旁的小姐妹看见,又是免不了一阵嬉戏打闹,引去不少异性的目光。然后脸红快步离开。

wnm9e人氣連載都市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線上看-第六百九十一章 去這裏讀書-csdcj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森林中光影斑驳,树木间杂草丛生,树枝与树枝间有蛛网纵横,不少蚊虫被蛛丝包裹缠绕在上面。
陈煜带着扑克牌众人已经进入蓝军势力范围,此刻红军就如这蛛网,他们就好似那蚊虫,稍不注意就会一头撞在蛛网上去。
“队长,我们这样乱窜不行啊,蓝军防线太过严密,我们很容易被暴露。”
藏在山林中,这一路过来他们已经遇到不少蓝军的人,为了隐藏行踪,他们全程都是绕着走,已经走了不少的冤枉路。
“吴哲,找得到蓝军指挥部么?”陈煜转头皱眉看着吴哲,吴哲已经是在那一堆玩意上鼓捣好久了。
狼牙、黑虎、雪鹰三军联合,人才数不胜数,陈煜对吴哲那里并没有报太多的希望,你再牛,总不可能牛过专业人士,真当那些技术兵是吃干饭的那你就输了。
“不行,对方太过厉害,我这里很难得手。”没有出乎意料,吴哲给了他意想中的答案。
“队长,怎么办?要不抓几个舌头问问?”陈国韬对这种局面也没什么更好的办法,但总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
“没用,那些人不会开口的。”陈煜摇头否定陈国韬的建议,这是演习,虽然演习就是战争,但这还是演习。
说白了敌人也是战友,对方不可能真的害怕你,这和实战是两个概念。
陈国韬沉默不言,他忘了对方也和他一样是经历过严格训练的特种兵了,别说他们不能逼供对方,就算真的能逼供,也不一定能逼问出什么来。
“要不我们去这里找找看,红军势力范围内,这里是最适合布置指挥部的地方。”成才掏出地图研究了下,见几人都不说话后才是说出自己的想法。
陈煜朝成才手指指着的地方看去,有山有树有水,风水倒是不错。不过他依旧摇了摇头。
姝秀
紫瞳輪回 妖族太子
“何志军和雷克鸣都是老特种指挥官了,我们能想到的东西,他们只会想的更全面,你能一眼看出来的东西,你觉得他们会想不到么?”陈煜同样否决了成才的提议,这下没人说话了。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既然这里不可能,那我们就去这里?!”吴哲加入到讨论中,刚才成才指的是最适合布置指挥部的地方,现在吴哲说的却是最不合适的地方。
看着吴哲指的地方,陈煜微微摇头,心中把自己代入何志军的位置,想着如果自己是何志军,会把指挥部放在哪里。
目光在地图上一一扫过,良久后,眼中精光一闪。
“不,我们去这里。”
“你们两个说的地方只要稍稍一推论就可以想到,何志军和雷克鸣这两个老狐狸不可能把指挥部放在那两个地方。”
“这里不通,它基本是一块开阔地,树木稀少,视野开阔,不管是对我们还是对蓝军都是如此。”陈煜双眼中闪烁着自信,他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可是指挥部放在这里,那岂不是很容易暴露,他们会这么做么?”陈国韬皱眉看着地图的位置,不是很理解陈煜的想法。
“不,你们只看到了这里的缺点,没有看到优点。”
“这里虽然不利于隐藏,但同样,我们要想偷袭他们指挥部同样没那么容易;第二,这个位置几乎是红军势力范围的中心,和所有人都可以保持最畅通的联系;第三,这一点最隐晦,但也最重要。”
“我说指挥部在这里,你们所有人都在反对,但恰恰如此,这里反而是最合适的。”
他们的演习不是大型军团作战,没有那么多导弹战机给他们挥霍,他们所较量的,就是最原始的战斗,智慧人心之间的战斗。
往往所有人都认为最不可能的地方,反而是最有可能的。
气氛一时沉默,陈煜这解释在他们看来有点绕,好像有点道理,但好像又有点牵强,一时间,众人都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冷锋几个一直在旁边静静听着,见所有人都不说话,冷锋反倒是站了出来。
“我赞成陈队长的,往往我们觉得不可能的地方,才是最有可能的。”
冷锋的话自然代表了战狼另外三人的意见,陈国韬在心中想了想曾经还在夜老虎时和狼牙打的交道,的确就如陈煜所说,狼牙的行事风格就是如此。
至于黑虎,虽然没打过交道,但从在狼牙的听闻来看,雷克鸣的心思却是比何志军还要难猜。
几人心中还想着陈煜刚才的话,陈煜这边却已经是收起地图。
他刚才的话可不是分析建议,而是决定。当队长,该听建议时要听,不该听意见时就得学会自己做主。
榮耀魔徒 油炸包子
……
“怎么样?有没有回应?”
蓝军指挥部,何志军脸色肃然,看着前面几个操控着电脑的人,他心中有点不好的预感。
我就是巨人
孤狼突击队和他们之间每个小时都会联系一次,但自三小时前,孤狼却是再没和他们联系过一次。这很不对劲,绝对是出了什么事。
按时间推算,孤狼现在很有可能已经和扑克牌交上手,到现在都没有一个消息传回来,无疑已经是说明了某些问题。
“看来孤狼出事了。”雷克鸣同样沉着脸,高大壮他很了解,虽然喜欢装高冷,但他做事是绝对靠谱的,这么久都没有消息传回来,必然是出了什么意外。
淩天戰神
君臨三千世界
陈煜虽然厉害,但总不可能带着扑克牌那几个人就把整个孤狼突击队都给拿下。孤狼突击队能在特种部的王冠上待那么久,靠的可不是名气!是实打实的本事。
“继续联系,直到给我联系上为止。”何志军沉着脸对几人说道,孤狼可能出意外,但绝不可能全军覆没。
“让所有人都加强警惕,如果孤狼那里出了意外,那陈煜很有可能已经带着扑克牌的人进入我们控制的地方了。”
陰夫求你帶我走 骨娘
“陈煜那小子不能小觑,稍不小心就会给你弄出点惊喜。”
陈煜曾经在军校给他留下的惊艳印象,何志军倒现在仍旧记忆犹新。
当年雷克鸣给他的留下的印象是狠,对自己狠对敌人更狠,但陈煜给他留下的印象却是让他找不到词来形容,非要说。或许可以用面面俱到。
女配之角色扮演 only青黛忘言
直到现在,他都没有找出陈煜身上明显的缺点,除非把性格懒散也算上。

d0ik7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第六百七十二章 雪鷹三兄弟分享-rh8aj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我叫岳松,A大队一中队的,还请诸位指教。”
岳松上台,冲着台下之人抱手一礼,声音不卑不亢,倒是符合国人对传统武人的想象。
陈煜对岳松有印象,毕竟那一双大长腿,实在惹人注意。岳松上台,倒也合适,一下子便将擂台标准提到一定高度。
“好好看看他的腿法,对你有帮助。”陈煜低声对陈国韬提醒了一句,陈国韬同样擅长腿法,但那都是到部队后苦练出来的,和传统武术多少有些区别。
格斗,自然是博万家之长,龙哥已经证明这条路是可行的,他们没有不用的道理。
说话之际,场下站起一人,朝台上走去。
此人样貌年轻,身材高大,一起身便是吸引了陈煜目光,不过这不是因为陈煜和他认识,而是因为这人是东北雪鹰的人。
雪鹰突击队,陈煜所知不多,对他来说挺神秘的。袁朗注意到陈煜的目光,主动为其解释。
“这人叫张松,实力不错,是雪鹰的新人,应该不是岳松的对手。”
一上来便是两松对决,倒也有趣。
“你对雪鹰很熟悉?”陈煜转头看着袁朗,好奇问道。
“算不上很熟悉,但也知道一些。”袁朗摇了摇头。
“雪鹰特种大队成立时间比较久了,但一直很低调,一点也不符合我对东北的印象。”略微吐槽一句,袁朗才开始进入正题。
“雪鹰中最出名的便是雪鹰两兄弟,老大张林,雪鹰小队的队长,实力具体怎么样不清楚,我没和他交过手。”
“老二叫张树,据说实力不错,在雪鹰大队里是有名有号的人。”
说到这,袁朗停顿一下,目光看向已经走上台的张松。
“不过现在应该叫雪鹰三兄弟,张林、张树、张松这三人是亲兄弟,只是不知道张松比起他大哥二哥怎么样。”袁朗饶有兴趣的说道,这种三兄弟在一个部队当兵的情况着实少见,尤其还都是特种部队。
一门三特种兵?陈煜也是稍稍惊讶,没想到竟然还有这种事,三兄弟都当特种兵,倒是挺有决心的。
一般情况,谁会一个家庭的人全当特种兵呢?大概也是个军人家庭,不然一般人很少有这种魄力将三个儿子都送到特种部队。
“我叫张松,雪鹰特种大队的,老早就听说你们A大队出了个厉害人物,今天我就先来试试你们A大队的水平怎么样。”
张松跳上台,口中之话不算客气也不算傲气,反正是符合人大多数人对东北的想象。
“请!”岳松没有客气,再次一抱拳,说了一声请字。
两人都不是打嘴仗的主,略一拱手便是对冲而上。
张松高大,身材壮硕,若是用传统武术来看,那便是练的外功,属于皮糙肉厚,以力取胜那种。
对付这种对手岳松有经验,大块头,当然得先耗其体力,再攻其疲惫。
张松拳脚大开大合,正如岳松对其判断,每一拳都是势大力沉,不好阻挡,真要打在身上,必然吃不了几拳。
“初出茅庐,还是少了经验,看来这场是岳松赢了。”袁朗看着台上两人的交手,虽然岳松一时处于下风,只能抵挡,但明眼人都能看出,这是在故意消耗张松体力。
“回去后还得练,他这样遇到高手,死都不知道怎样死的。”张林坐在台下,看着已经开始喘气的张松摇了摇头,勇猛有余,技巧不足,只会一味猛攻。
张林是三兄弟中的老大,实力同样是最高,张松别的都不怕,唯独他这个大哥例外。
“小松其实也不错了,我们在他这个时候,还没他厉害呢。”张树对张松的表现倒很是满意,笑着道。
“正是因为有天赋,才不能浪费了他的天赋,特种部队,不能追求最好,只能要求更好。”张树虽然对张松表现满意,但很显然,他说了不算数。
“嘿嘿,好勒,回去我亲自陪他练。”张树嘿嘿一笑,看来小弟这劫是逃不过了。
张林稳重,张树朴实,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平平无奇,当然这是说的性格。
又是几分钟,在狂猛进攻下,张松体力不支,最终让岳松一记连环腿接连踹在身上,掉出擂台。
“厉害!”站起身揉了揉隐隐发疼的胸膛,张松对岳松竖起一根大拇指,心服口服。
打赢他不可怕,可怕的是赢得这么游刃有余,岳松踢的最后一脚明显改变了位置,收了几分力气。
不然踢得就不是胸膛,而是脖子了。
“你也不错。”再次一抱拳,岳松同样露出笑容,武者气度尽显。
回到台下,张松对张树嘿嘿一笑。
“二哥,这老A还真不是白叫的,够厉害。”张松输的心服口服,这话说得很是自然。
“呵呵,知道厉害了?知道厉害就回去加练吧。大哥说了,你这天赋不能浪费。”
听到加练,张松原本充满笑容的脸顿时就是垮了下来,你们那是加练吗!你们那是揉虐!
张林好像看穿了张松的心思,转头默默看了他一眼,还没开口,张松便果断认怂。
“练,我练,我练还不行吗!”
对大哥的敬畏让张松理智战胜了欲望。
“岳松在A大队不是最厉害的,老A三中队才是主力,其中岳松这个级别的不会少于三个,最新成立的扑克牌突击队,他们中任何一个人都能把你打趴下。”
也不知张林是哪来的自信,多半是信口胡诌,反正张松也不知道,还不是他想咋说就咋说。
能讲道理的时候张林不喜欢动武,但他一开口,就是直戳张松心窝。
“更别提扑克牌的队长陈煜,你这样的,他最少能打五个!”说完张林转回头,张松则是颓废的摸摸脑袋。
大哥这个生物,简直就是魔鬼!
另一边的陈煜还不知道,他已经被人哪来做了励志故事。
不过即使知道他在乎的或许也不是这个,而是张林对他哪来这么大的信心?
最少打五个?你咋不去呢!!
站着说话不嫌腰疼!!

tkzkp熱門都市言情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第六百六十五章 鋤頭熱推-n5ohl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死死抱住大腿,四人仿佛察觉不到身上的疼痛,带血的白牙狰狞互咬。
巴郎忘了马尔斯的荣誉,张冲忘了拿奖牌回去告白的事,鲁炎忘了蒋小鱼之前的忽悠,就连蒋小鱼自己,也忘了自己之前那个“博前途”的豪言壮语。
看着向羽四人身影消失在森林中,蒋小鱼四人才是慢慢松开手,一放松,全身疼痛顿时袭上心头,但四人却是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
他们的任务完成了,升起国旗的任务归向羽四人,现在,终于是可以休息休息。
看着天空,蒋小鱼脸上是轻松的笑容,只是欠龙叔的马尔斯奖杯,他可能得食言了。
不!歪头看着山顶的方向,或许也没有,向羽若是拿到奖杯,也应该算他一份吧。
“好小子!我没有看错他!”龙百川眼中不知何时出现一点晶莹,看着躺在地上胸膛剧烈起伏的蒋小鱼四人,龙百川心中欣慰的同时还带着一抹心疼。这都是他的兵!
不愧是他的兵!!他为四人的表现自豪。
尤其是蒋小鱼,他都没想到蒋小鱼会有这样的魄力。
龙百川都如此,其他人更不用说,眼中妥妥的佩服。
“怎么样,我的兵,不错吧!!”
龙百川拍了一下陈煜,脸上满是骄傲,之前兽营的人对蒋小鱼三人有多不看好,他现在就有多骄傲。
闻言,陈煜转头目光怪异的看了一眼龙百川。
你的兵?算了,你的就你的吧,先让你高兴一下。陈煜想了想没有说话。
龙百川没有读懂陈煜眼中的意思,只当这是认同。
…….
时间一分一秒溜走,蒋小鱼几人躺舒服了,再次爬起身,他们还得把剩下没走完的路走完,即使是爬上去。
走了没多远,他们此刻站立的地方恰好能能看见山顶的一部分。
音乐声突兀地从山顶走来,熟悉的旋律,熟悉的声调。四人瞬间抬起头,朝山顶看去。
一抹鲜艳的红,正从山顶徐徐升起,迎着风自由飘扬。看到这,四人脸上露出笑容。很是灿烂。
“哥几个,这次对不住了,奖杯是没有了,回去请你们吃海底捞。”蒋小鱼看着山顶升起的五星红旗,笑着道。
“奖杯?现在这个不就是最好的‘奖杯’么!!”
巴郎看着山顶,笑容同样灿烂。
朝着山顶的方向,身体虽然疲惫疼痛,四人仍是努力挺直身板,敬了一个庄严的军礼。
……
“啪啪啪~~~”
山顶,蒋小鱼四人是最后上来的,上来的速度慢的如同蜗牛爬,但所有人都为他们送上了热烈崇高的掌声。
武钢和沈鸽也在,看着一步一步趔趄走来的蒋小鱼四人,两人脸上的笑容言语不足以形容。
看着四人,武钢就像看到削弱版的陈煜,他终于不用再去羡慕A大队,不就是好兵吗!跟谁没有一样!
……
一周后,马尔斯大赛颁奖典礼。从第三名到第一名,一一颁奖。
冠军属于向羽四人,领奖之时四人穿着军装登上主席台,脸上的笑容与自豪掩饰不了。
多年的梦想一朝得以实现,拿着奖杯下来后,赵子武脸上的笑容都还没收起来。
马尔斯的同甘共苦化解了四人之间的间隙,至少现在,赵子武不再是天天别人欠他钱的样子,向羽僵硬的表情也缓和许多。
马尔斯勇士奖不是年年都颁的,若没有合适的人,宁愿闲置,这也是为什么马尔斯勇士奖被视为侦察兵最高的荣誉。
因为每一个领走马尔斯勇士奖的,都是当之无愧的真正勇士。
人人都想要马尔斯勇士奖,但真正面对这个侦察兵领域的顶级奖项,却是人人都感觉不够格。不敢抱有非分之想。
“马尔斯,是世界上无数军人渴望来到的地方,这里代表侦察兵的最高荣誉,马尔斯勇士奖,只颁给真正的勇士,宁缺毋滥。”
“勇士奖上一个获得者是来自中国的陈煜,今年,马尔斯赛场上再一次诞生可以获此殊荣的勇士。”
“他就是来自中国的蒋小鱼。”停顿些许,身上带着各种勋章的外国将军带着笑容说出。
马尔斯勇士奖?众人惊愕,今年居然颁发了马尔斯勇士奖!
“啪啪啪~~~”
惊愕过后,掌声轰鸣般响起,所有人都站了起来,蒋小鱼几人不懂英语,见其他人鼓掌,同样是起身用力鼓起掌。
好在鲁炎是个大学生,多少会几句英语。
“说你呢!赶紧上去?”
“什么?说我什么?上去干啥?”
蒋小鱼有点懵,他连为什么鼓掌都不知道,更别说上去了。
“马尔斯勇士奖,你获得了马尔斯勇士奖,赶紧上去!!”鲁炎脸上是兴奋的笑容,语气是惊喜的羡慕。
所有人目光都看着蒋小鱼,蒋小鱼有点懵。
“马尔斯勇士奖?我获得了马尔斯勇士奖??”蒋小鱼脑子嗡嗡地走上领奖台,手脚都有点不听使唤。
武钢事先同样不知道这事,此刻听到蒋小鱼获得勇士奖,双手拍的通红,大嘴都是咧到了耳根子后。
赶鸭子上架,拿着手中沉甸甸的奖杯,蒋小鱼说梦话似的说了一番获奖感言,然后走下台,颁奖典礼结束。
……
回往兽营的车上。
“来来来,把勇士奖杯给我看看,我看看这奖杯到底有什么不同,让你都快得意上天了。”
赵子武坐在蒋小鱼后排,拍着蒋小鱼的肩膀说到。
蒋小鱼正经严肃永远都是那么一会儿,之前上个报纸他都能得意大半年,更别说勇士奖这个奖项,这玩意他能吹一辈子。
“哎哟,这车上怎么那么大的醋味啊!酸死我了!”获得奖杯后赵子武就像换了个人,现在和别人都是说说笑笑,不再之前一样苦大仇深。
“这个,武教官,我这个勇士奖的奖杯应该能抵那个摔坏的一等奖奖杯吧?我这算是还清了吧?”
玩笑完,蒋小鱼喊了一句前面的武钢,好在他脑子还是清醒的,没有得意到直接喊老武。不然他这个勇士今天说不定得让武钢爆锤一顿。
那就呸丢勇士的面儿了。
“算,当然算,我做主,摔碎奖杯的事就给你小子算了。”
武钢心情好,脸上也是难得露出笑容,这次他们兽营可是满载而归,虽然只有向羽和蒋小鱼两拿到奖杯。但巴郎三人的表现一样会记到功劳簿。
甚至他们的功劳还不是一等奖奖杯能比得上的。
回到兽营,得赶紧给这几个小子找职位空缺把他们提上去。
虽然高兴,但武钢可没忘记还有一把A大队的锄头待在兽营呢!上一次就让陈煜把他们的马尔斯一等奖获得者给挖走了,这次绝对不能再重蹈覆辙!

ajyup優秀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第六百四十八章 捷足先登(求訂閱)閲讀-xspb3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箱子里很贴心准备了一个背包,否则如何带走箱子里的食物这个问题,蒋小鱼三人还真得抓瞎。
“怎么样,都有些什么?”
张冲看着蒋小鱼背后的背包,脸上充满好奇。
“包里有点食物,不过最好的东西还是这两个。”蒋小鱼朝张冲示意了一下手中拿着的五四手枪,以及鲁炎手中的九五式突击步枪。
空投的箱子都是按照一人份准备的,他们三人分一份,着实有些不够分。
“走,我们再去附近几个点看看,咱们三个人,怎么也得再抢一个空投才行。”
尝到甜头,就这么离开自然是不可能,两人听到他这话,也都是一脸认同的点点头。
尤其是鲁炎,别的不说,就凭箱子里的食物,就值得他去冒险。
……
“小心点,说不定有人已捷足先登,就藏在附近守株待兔呢!”
靠近另一个黑点位置,蒋小鱼三人猫着身体往前行进。空投已经下来有一会儿,谁也不敢肯定其中的物资还在不在里面。
“秃子,你在这里紧戒,我跟鲁炎过去看看。”张冲有伤不说,唯一的两把枪都在他们手里若,真有人藏在附近,张冲和他们一起也没什么作用,反倒是拖累。
“你们小心点。”张冲没有犟,若没有枪,那他还可以逞强,现在有枪他还是自觉一些比较好。
“走。”蒋小鱼对鲁炎眼神示意,两人一左一右,朝前边摸了过去。
没多远,在一个小斜坡上,两人看见空投下来的白色伞面。
“bici~~ bici~~”
蒋小鱼发出意味不明的声音,提醒另一边的鲁炎。两人眼神交流后,朝坡头的空投靠近。
张冲在后面焦急等待着,时不时伸长脖子朝两人的方向看去,看花了眼,也没瞧出什么动静来。
……约莫十分钟后。
“沙沙沙~~~”
脚步声朝张冲所在的地方快速靠近,不知敌友,张冲沉着脸色摸出蒋小鱼从空投中找到的匕首。
“秃子,头子。”
突然传来的声音让张冲心情一松,匕首回鞘,探首看去。
“怎么样?”
看着两人空空如也的双手,张冲问道。
“东西被人拿走了,但附近没人,估计是离开了。”
说着,蒋小鱼掏出地图扑在地上,仔细看了一会,手指点在其中一个黑点上。
“我们去这里,这里地形比较复杂,我们可以在那里埋伏起来打伏击,而且有一条小溪,可以提供淡水。”
“现在不少人手中都有枪,在岛上乱窜一不小心就得被淘汰,我们去那里以逸待劳,淘汰人的事,就让给向羽他们去做,他们几个比我们谁都着急。”
虽然有了枪,但蒋小鱼可不想去四处挑事,没枪的时候遇上敌人他还可以跑,现在有枪了,你还能跑得过子弹不成。
两人对蒋小鱼这话倒是没多大意见,虽然这样做似乎有点憋屈,但总比被淘汰好。
再说,他们俩一个有力无心,一个力不从心!
见两人没意见,蒋小鱼直接进入下一阶段。
“我们距这里中间有两个黑点,这一路过去说不定还能有所收获,争取还能再获得一份空投物资……”
……
制定好计划,几人再次出发。
“呵,倒是聪明。”
陈煜看着蒋小鱼众人的动作,口中轻笑。没想到蒋小鱼这么快就猜透地图的用途,这倒是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至于旁边的两个“老家伙”,在看到蒋小鱼三人拿枪后,脸上的笑容就没有停过。
蒋小鱼三人拿到枪的同时,另一处地方的向羽两人也拿到了枪,至于跟在他们后的面的赵子武和廖勇。在空投开始后不得不舍弃向羽,找了一个最近的空投跟了过去。
见自家的几个人这么顺利就拿到枪,龙百川和武钢脸上别提有多得意。
他们兽营的人在幸存的人中占了六分之一,不说多的,最后怎么也得拿到两个名额吧!
“这些人动作怎么这么快!”张冲脸上有点郁闷。
三人寄予厚望的两个黑点,都已经被人捷足先登,想象中的空投,就只剩下一个箱子。
蒋小鱼和鲁炎都有枪,就他手中还是一柄匕首!
左手受伤用不了了九五,但有把手枪也好啊!在人人都拿枪的岛上那一柄破匕首,搁谁也不会有安全感。
“只有看最后那个点了,希望那里没有被人找到吧!”
蒋小鱼也有点郁闷,没想到他们在有地图的情况下也就只是抢了一个先手。那些牲口,果然是不能轻视的。
现在的选拔几乎集结了陆战队年轻一代中最厉害的三十人,要是这点本事都没有,那也不用去期望马尔斯了。
现在是选拔的最后二十小时,有些人在前四十二小时中连一小时都没能睡,为的就是这最后一天,空投一开始,不所有人都是豁出最后的力气去拼。
虽然没有地图,但哪些拼尽全力的人也未必就比蒋小鱼这些有地图的人慢多少。
走过两个黑点什么都没有收获,这不是什么好消息,三人心情变得沉重不少。
“都小心点,这一路过来我们都没遇见人,运气不可能一直好下去,别大意。”
走出一段距离,蒋小鱼突然对旁边两人提醒道,没收获就已经不是好消息,要是再让人放个暗枪,那可就倒霉透顶了。
“那些人都去哪里了?怎么我们这一路过来什么动静都没有。”鲁炎目光在周围扫视这,心中却也不乏疑惑。
听到这话,蒋小鱼笑了笑。
“岛这么大,只有三十个人,想遇到没那么容易。而且管他们去哪里呢,只要不和我们遇上就行。”
蒋小鱼是名副其实的咸鱼,能偷懒、能不出力,这不是好事么!
蒋小鱼选择那儿,还真不知是处于安全考虑,还是处于热闹之地好装逼考虑。

n0ocd妙趣橫生都市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第六百四十三章 不太妙的局面 (求訂閱)分享-1us9q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蒋小鱼心中虽坚信自己的猜测,但现在自然是不能仅凭猜测就在这里耽搁时间。
目前最重要的,是穿越小岛丛林,去岛的另一面拔下一面属于自己的旗帜。
张冲鲁炎都点了点头,他们对这里倒是没什么执念,有收获最好,没收获也没事。
……
“停!!!”
三人正在林里快速奔跑着,最前面的蒋小鱼此刻好似看见了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双手高举的同时,口中急喝出声。
后面的两人在惯性之下,刹车有点踩不及,一下子撞在蒋小鱼身上,更火车似的。
好在蒋小鱼说话之时就已经有所准备,并没有被撞倒。
“怎么了?”张冲从后面走上来,还以为是遇上什么人,需要干架。
“停!有雷,别动!!”
张冲正要一脚踩下,却让旁边的蒋小鱼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
听到有雷,两人立马就是老实了,老老实实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目光警惕地看着地面。
雷这玩意什么的,最讨厌了。
之前说过,蒋小鱼在除了体能和直接战斗的能力技巧之外,其他各方面都比两人要有天赋一些。这应该也是他怕死所养成的天赋。
这诡雷,正巧就是他天赋异禀的地方,这种悄悄阴人的玩意,最是适合他这种一肚子坏水的人。
蒋小鱼蹲在地上,小心翼翼揭开地上的几张叶子,这几张叶子放的有些刻意,和当初训练中陈国韬八人布置的那些诡雷不可同日而语。
枯叶移开,埋着的雷露出,张冲看见后脸上不由滴下一滴冷汗。埋雷的地方,正是他刚才差点一脚踩下的地方。张冲背心都是忍不住一凉。
看着地上的雷,蒋小鱼心里不知琢磨着什么,愣了一会,又是用周围的东西将其遮盖起来。
他的手法比埋这个雷的人高明一些,这是他之前特意在许三多那里学的。这种技术,他第一看见时便是惊为天人,彻底爱上了。
也就是许三多才愿意教,其他几个人,根本就不理他,这玩意对蒋小鱼来说已经超纲。就是当初他在许三多那里学艺时,也同样遭受了不少白眼。
教了学不会,许三多不骂人,就那样静静地看着他,似乎是想看看蒋小鱼是不是和曾经的他有点像。
蒋小鱼碰上许三多,那真是天克,一个是话痨,一个是可以一整天都不说话的人。当初蒋小鱼可是让许三多折磨的够呛。
“你干嘛?”张冲看着蒋小鱼的操作有些不知所以。
“后面说不定还有人经过这里。”
蒋小鱼头也不抬的说道,后面两人听到,都是用一种怪异的目光看着他。
蒋小鱼虽只说了这一句,但后面的不说他们都知道了。说狠还是你狠!论毒还是你毒!
高!实在是高!两人在心中默默竖起一个大拇指。
“下面小心些,肯定还有地雷。”
三人继续向前,只是这一次,速度降了不少。
“你小子还真是阴险啊!居然在后半段才埋上地雷。”
轮船上,武钢两人见三人差点踩上一颗地雷,心都是凉了半截,这一踩,一下就淘汰仨啊!
面对两人的夸奖,陈煜淡淡一笑,保持自己高手的风度。
“这也是考验一下他们de1警惕心,这些雷都埋得明显,只要稍微有点注意力,都不会踩上去。”
陈煜简直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张嘴就来,这谁不会。
陈煜这风轻云淡的样子让武钢两人心中无语,这话陈煜要是站在那些人面前说,那还不得被……
好吧,应该也不会死。
“老鱼,看那里!”
森林边缘,三人趴在地上,在森林外边的一小片沙滩边缘,一片的小红旗插在那里,其中有两杆旗帜已经被拔出放在地上。
“那两杆旗应该是被向羽和巴郎拔出来的。”蒋小鱼看了看那里的小彩旗,又看了看周围。
目前只有两杆旗被拔出,看来他们还在领先位置。
“趁现在没人,赶紧拔了旗离开,接下来这里肯定会变成绞肉机,我们不能留在这里。”
接下来两天他们在这岛上将会互相淘汰,现在所有人都朝这里集中,接下来肯定会有自持实力强大的人在这里守株待兔,蒋小鱼不想躺进这潭浑水里。
找个地方藏着等着最后吃鸡,他难道不香吗!
向羽两人不知踪迹,三人打量了一下四周,没发现什么危险,快速朝旗帜的地方冲去,拔下三杆小红旗丢在地上,又快速返回。
三人正准备从沙滩离开,赵子武三人却是刚好从林子出来,一进一出,五人正好撞上。
“又是你小子!”张冲一看见廖勇就有点按捺不住自己,立马就是想冲上去,即使廖勇拎着棍子,他是赤手空拳还受了伤,也不惧。
好在蒋小鱼一把拉住了他。这孩子,着实有点冲动。
“哈哈哈,两位,这么巧啊!”对面站着的是赵子武和廖勇,即使自己这边有三人,蒋小鱼也不觉得自己三人有什么胜算。
“呵,原来是你们三个!”
赵子武看着蒋小鱼三人,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只是这笑容没那么友好。
相比之下,似乎还是向羽的殭尸脸更亲切一些。
“嘿嘿,可不就是我们么。”蒋小鱼面上笑着,心底却是着急的很。
赵子武两人要是对他们出手,就算他们有三人也是凶多吉少啊!他和张冲这个伤员加起来也不可能是廖勇的对手。
至于鲁炎,他会是赵子武的对手么?这似乎不是一个疑问。
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向羽呢?”
赵子武似乎对他们没什么兴趣,心思一直在向羽身上,这对蒋小鱼三人来说是个好消息。
“原来你找向排啊!向排上岛后就和我们分开了。他从蒙面人那里得到的地图上找到了一些什么消息,带着巴班长自己找去了。”
蒋小鱼撒起慌来眼都不带眨一下,他现在就希望把赵子武的注意力都转到向羽那边去,这种大神,就应该去和向羽刚。不要来为难他这种小人物。
蒋小鱼的心思没有白费,两人一听到他这话后,眼睛都是瞪圆了。
两人这样的表现,让蒋小鱼心中升起一抹希望。

utg7m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第六百四十一章 橫批:吃飽撐的(求訂閱)分享-i0cux

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小說推薦從士兵突擊開始的征程
“臭鱼,你看看这个。”
海面上,几人用力往前划着皮筏,前不久,一颗红色信号弹从海上升空,紧接着岛上就是响起了让他们在十分钟内离开小岛,十分钟内没有离开的,淘汰。
他们是几人是速度最快的,他们已经都已经上了皮筏,才看见向羽和廖勇从林子里冲出来,手中同样拿着一个气泵。
看来用皮筏过海的方法,不只是他们几人想到了。
“这是什么?”蒋小鱼看着鲁炎递过来的纸张,将船桨放下,接过纸在好奇之下打开。
“这是一张地图,但不是那个岛的地图,是之前从那些蒙面人身上抢来的,但是不知道这个图有什么用。”
鲁炎一边划着桨,一边说道。这玩意他之前研究过,但什么也没看出来,只能寄希望于蒋小鱼。
三人中,蒋小鱼看地图的本事最厉害,准确的说,只要不是直接关系到自身实力,如格斗、枪法之类的东西,蒋小鱼几乎都是他们中最擅长的。
巴郎听到鲁炎这话后也来了些兴趣,目光朝纸张看去,陈煜之前说的那个什么惊喜,难道是这个不成?
那个用来给皮筏充气的气泵,在他们看来可不是什么惊喜。惊喜都是意外来的,那是他们自己去找的。
巴郎对这地图也有些兴趣,不过碍于和三人之间那僵硬的关系,还是没好意思伸手去拿,只是伸着脖子,斜着眼睛努力瞟着。样子着实有点滑稽。
蒋小鱼看着图纸上的地图,眉头微皱,这地图他也没见过,而且也没什么说明。
目光在地图上仔细看着,地图上有不少的黑点,但这些黑点代表这什么,他却是一头雾水。
想着想着,蒋小鱼突然把手伸进衣兜,同样掏出一张纸来。
鲁炎几人见此,脸上都是露出诧异之色,蒋小鱼怎么会有这玩意?
没等几人发问,蒋小鱼先是将其来历说了出来。
“这个是之前在那个有气泵的蒙面人身上找到的,要不是你这张地图我都差点忘了。”蒋小鱼这话一出,向羽便是转头深深看了他一眼。
是不是真的差点忘了,这是一个值得商议的事。向羽对蒋小鱼这套说辞持怀疑态度。
若是别人,哪怕是张冲鲁炎说这话他都信,但蒋小鱼,呵呵。
摊开图纸,蒋小鱼目光在两张图纸上来回跳动,眉头却是皱的更紧,这两张地图赫然是一模一样的,就连上面那些黑点,都一模一样。
这到底是什么地图?上面的黑点到底是什么?
蒋小鱼面露疑惑之色,心底沉吟着。
拿着地图思考良久,正准备抬头说话,却是一下子看见了巴郎偷瞄的目光。
“嘿嘿,巴班长,来,你瞧瞧!”
心中的思愁,在看到这个样子的巴郎后,瞬间便是被冲淡近无,巴班长这种样子,实在是太难见了。看见一次不容易。
小动作让蒋小鱼发现,巴郎瞬间收回目光,脸烫的跟块烙铁似的,好在脸黑,肤色掩盖了脸红。
他班长的脸都差点丢光了!
“哼咳~~”装模作样咳嗽一声,巴郎倒是没有因为恼羞而拒绝。拒绝,那不是成熟的做法。
“这两张地图都是一模一样的,我想应该不止我们有,陈教官说的惊喜,很有可能就是这个。”
把地图给巴郎后,蒋小鱼说起了自己的猜测。
鲁炎几人在听着的同时,手上动作也没停下来,他们必须得尽快赶回到最先那座岛上。现在他们虽然领先其他人,但回到那座岛上后,他们还得翻越小岛去拔下三十面旗子中的一面。
至于穿越小岛的过程中会发生什么,谁都不知道。他们必须得珍惜现在的领先,以应对后面可能遇到的意外。
“这图应该就是我们现在去的那个岛,但是这图上的黑点到底代表什么东西,我却是想不到”
蒋小鱼把自己的猜测都说了出来,其实其中也没什么干货,这两张图,最多也就只能看出这些,要想知道黑点代表什么,只能亲自去看。
蒋小鱼说完,巴郎点了点头,这两张地图,他同样没能看出什么名堂,能得出的结论,最多也就和蒋小鱼差不多。
“排长。”巴郎将地图递给向羽。
向羽接过地图扫了两眼,没有仔细打量,随手将其中一张还给蒋小鱼,另一张自己收了起来。
“先别管地图,到岛上去再说。”
在这里把这张图研究的再透彻,不到岛上去都没有任何用。向羽看得很透彻。
他们看图这段时间,后面的赵子武和廖勇也是紧紧追了上来,虽然距离他们还有点距离,但却比之前缩短了不少。
见此,张冲和巴郎都没有再休息,拿起剩下的船桨在水里刨着,好在他们受伤的事左臂,一只手划桨作用虽小,但却不是没有。
没有多久,海面上又是多出几只皮筏,有些皮筏的速度甚至比廖勇和赵子武两人还快,眼看就是要追上他们。
赵子武两人虽然厉害,但两人总是比不过别人四五个人的。
“这几个小子,倒是不错,只是不知道能不能一直保持现在的领先优势。”
武钢和龙百川虽然是这次选拔的主官,但因为具体的选拔都是陈煜在负责,所以两人也懒得避讳,直接就是在言语上拉起了偏架。周围其他人听了只打个哈哈,装作没有听见。
他们不是兽营的人,都是被自己上司派来监督武钢和龙百川是否公平选拔的。只要两人不在行动上拉偏架,那爱咋的咋的吧。
这主持选拔的事虽然不是个好活,但是那八个名额,却是人人都惦记。
好多人都不愿意来搞这事,但却惦记着那八个名额,同时又怕主持考核的人给自己人走后门。反正就是自己不愿干,别人干又不放心,同时还惦记干完后收获的果子。
总结就是尽想美事。
武钢和龙百川都看过陈煜具体的考核计划,但正是因为知道,现在才更是担心向羽几人。
后面的考核之路,可不好走啊!
别的人暂且不说,就他们兽营的五个人,那可真的是折了哪个都心疼啊!
陈煜在旁边听着这两个戏精的话,只是淡淡一笑,这两人要他说,那就是——咸吃萝卜淡操心,皇上不急太监急。横批:吃饱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