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壁老黃哥

slho9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说 鳳舞隋末笔趣-第七百三一章 上路讀書-tigdk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也不管此时监国王拿着袁守城的图谶到底想要研究什么,镜头却是要转到王府之外。
情到深處是救贖
修仙之天眼通仙
此刻,但见一队隶属于监国王府的内卫正押着慧能等僧侣顺着大路往外走,内卫的头领边走还主动向路人宣传,说是这些僧人与监国王辩论佛法输了,如今被罚步行前往天竺传教,引得路人纷纷侧目。
天下末年 慕寒千雪
至于达摩西多和郑善果两人,却是在出了监国王府之后,就立马被人给带走了。
而以慧能为首的僧众们,此时也只能是打落牙齿自己吞,一个是他们的确是没什么好申辩的,总不能说监国王考他们的三问不讲理,他们的确是答不上来,再一个就是这什么被罚去天竺传教根本就是说得好听,按照监国王给郑善果封的官来看,“灭佛”看样子应该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婚變:總裁妻,為期一年 半點墨
重生之夢幻射手
但重点是什么,是他们现在怎么开口,又如何用三言两语去把监国王要“灭佛”的事情向广大的人民群众来解说?
而最倒霉的人还是慧能,虽然从头到尾就是他在幕后搞事情,但结果却是连一句话都没能跟监国王说上,如今不但白挨了打,还被礼送去天竺传教,这可比喝凉水塞牙更叫人闹心多了。
破身虐妃
不久,也就瞧见王府的内卫们一直押着僧人们来到了西四环外,直接将这些僧人带入借宿的客栈旅店,然后当面将他们的行礼打开翻找,凡是财物之内的东西全部没收。
而后却是把慧能和大兴善寺的几个寺僧单独挑出来,先是搜身确定他们身上没有私藏什么钱物,也才拿出监国王的赏赐。
这慧能之前是当面给了通关文牒一份、九环木杖一把、吕瓷钵盂一个、锦襕袈裟一件、精钢圈一枚、僧衣一套、僧鞋十双。
我的皮膚強無敵 寒夜生花
而到了寺僧这里却是另有安排:一架宁采臣同款带遮阳伞的竹背篓、竹制油纸伞一把、单人行军帐一顶、大小四件铁制口杯一套、青木手杖一把、织锦袈裟一件、僧衣两套、僧鞋十双。
此外,在背篓上还外挂有红漆水葫芦一个、天凤军制式的野外生存包一个(含打火石、绷带、外伤药、剪刀、求生刀、鱼线鱼钩等)和一口采用冲压工艺制造的行军锅。
当然了,东西看似不少,但一架竹背篓刚好能够全部装完,背在身上也不累赘,并且竹背篓是按人头给的,便是慧能也得了一套。
将东西交代清楚以后,便听领头的内卫头目与慧能等人道:“好了!监国王的赏赐既然已经交与你等,这便上路吧!不过在上路之前,有几句吩咐你等却是记好了:监国王交代,你等此去天竺必须一路步行,除遇水乘舟之外,不可寻车马代步。此外监国王也要求,你等此去一路,只可沿路托钵接受饭食布施,不可收受财物,亦不可在沿途寺院挂单,每日至少行路三十里方可休息。当然了,在我凤国境内穿州过县时自会有官府衙役沿途保护你等,同时也是监督你等。”
说完,自有身穿皂色公服,臂膀上系有“公安”二字臂章的城西派出所人员前来交接,然后便押着慧能等人径直出了客栈,出城而去。
不过,在押送走了慧能和他带领的大兴善寺寺僧后,却瞧见那内卫头目却是拿眼光扫了扫剩下的僧人们,见这些僧人一个个垂头丧气,瑟瑟发抖的样子,却是感觉好笑,待得瞧见慧能等人全都走远了,也才开口道:“至于尔等……自然也是要去天竺的,不过却不是今日!”
说完直接挥手命人将僧人押走,出门却是向北一转,往东华世纪坛方向走去。
这东华世纪坛从设计规划到建成,足足弄了有三年多,因此肯定不是就建了一个光秃秃的坛体,实际上是建成了一个庞大的建筑群。
不过此时,也就是主体的世纪坛和埋设有“东华本初子午线”的世纪大道全部竣工,其余的建筑群也还在分阶段施工。
也就瞧见,王府内卫押着僧人们来到一座大致竣工的院落之前,院落的门头挂着的牌匾上书“同文馆”三字。
随着门人通报,很快便也瞧见同文馆内有大群的人迎了出来,领头之人倒也与王府内卫相熟,便见内卫们纷纷叉手见礼,齐唤一声“夏参事”。
这夏参事倒也不是别人,正是当初监国王收归麾下的老掌柜夏甫仁,至于跟随夏甫仁从同文馆里一起出来的其他人,可就有一些难以描述了:有着裘皮**臂膊的;有髡发结辫着左衽的;有碧眼红发满脸虬髯的;还有包五色头巾着长袍的。
但见得夏甫仁简单与内卫头目寒暄几句之后,便把跟他一道的外族之人都斥退了,这才领头将人带进了同文馆内,将僧人们领进了一间宽大的房舍之中。
待得僧人们进房一瞧,却发现房中形制好似书院,只是如今里面却是坐有三十来个剃了光头却不像是僧人的学子,正在认真的听一个碧眼红胡的外族夫子讲课。
夏甫仁与外族夫子点头示意之后,夫子忙也拱手退下,而后夏甫仁便指着室内空出的座位与一众僧人道:“你等既是由王爷遣来,废话夏某也就不多说了。在接下来的三个月里,你等在此须得好生用心学习,一个是强化学习简字、再一个是尽力学习西域诸国口语,务必习得一技之长而利于西行,方能不枉王爷的一番苦心。”
这话说来顿时叫僧人们面面相窥,倒是夏甫仁也懒得多做解释甩手便走,然后便见一个身穿汉家直裰,但头发胡须皆黄的外族夫子快步进来,先是挥手让新来的僧人们都坐下,而后也才用一口流利的洛阳官话开讲道:“甚好!既然今日又有新学子到来,不若我等便来复习一下前日教授的西域通识。”
随后便见他伸手在身后的墙上一拉,便拉下了一张硕大的地图来,指着上面一片广大的区域道:“西域所指,乃是中土之西,以伊吾、鄯善、且末三郡为界,三郡以西皆可称为西域。”
而后但见他伸手往地图的左下部一指,便来瞧望方才新来的僧人们道:“至于说你等佛徒的祖庭天竺,却是在西域之南。欲往天竺,西出秦州之后,先经瓜州出玉门关,沿伊吾、高昌、屈支、碎叶、赤建等国抵达葱岭,再经铁门南下,经缚喝国(今阿富汗北境巴尔赫)、揭职国(今阿富汗加兹地方)、大雪山、梵衍那国(今阿富汗之巴米扬)、犍双罗国(今巴基斯坦白沙瓦及其毗连的阿富汗东部一带)、乌伏那国(巴基斯坦之斯瓦特地区),到达北天竺的迦湿弥罗国(今克什米尔),沿途之行程,怕是超过了两万里!”

hh69j优美都市小說 鳳舞隋末-第七百十五章 問對推薦-jruuk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午后,上巳宴罢,李渊召裴寂、王搏与李建成三人入幕对之。
比起方才宴会上的嘈杂,此时四人静坐蒲帐之内,仅以竹席和蒲团铺地而坐,李渊因为喝酒上头,更是解了身上帛衫去了鞋袜,赤脚盘坐。
却说此时,李渊父子向南而坐,裴寂与王搏左右作陪,四人八目,面面相窥,皆知这帐中问对,欲论之事可不轻松。
只听李渊沉声问道:“裴玄真,向南向北还是向西,你大可放胆直言。”
玄真乃是裴寂的字,如李渊这般连姓带字一块儿喊,便显示了二人的关系非同一般。
这当初裴寂到底在李渊的造反大业里起到了什么作用,此时自然无需再去多说什么,如今他与王搏可谓是李渊的计肝谋胆,事关李唐军未来走向的大计方针,李渊当然要问过他俩才算。
就听裴寂慢悠悠抚须道:“向北,突厥王庭虽破,可阿史那族也算人丁兴旺,始毕之弟俟利弗出奔高昌,吐谷浑、伊吾等地亦有始毕余孽作祟,我唐若挥军向北,或可旦夕之间拓地千里,然而草原大漠无甚产出,便是得了兵马,也无力再谋中原。”
裴寂说完,却是来望王搏,王搏自然会意,也是一面抚须一边娓娓道来:“向南,洛阳、大兴已尽入凤军之手,且‘五关’也在那什么西部战区的李密手中,如门扉一般扼守我唐军南下道路。”
裴寂笑着接话道:“不过,向南看似全无出路,可凤军又未尝不是为我唐军做了门户?”
王搏点头道:“不错,我唐虽失了洛阳与大兴,却也得了‘五关’屏障,以如今凤军之势,我山西之地不过形同鸡肋,取之无用,食之亦是无味,是以凤军当务之急,该是眼望江南,以求早日夺得定鼎之势。”
李渊听得二人分析,一双威武不凡的竖八字眉不由渐渐躺倒,摊手道:“向北不可,向南亦不可,莫非只能向西?”
这话问来,裴寂与王搏都是抚须不语,却是都把目光投向了一直旁听的李建成,李建成当然知道二人的意思,便也主动道:“向西,虽要直面薛举、李轨、梁师都,亦有巴蜀之地可谋,若是治理得当,则人地皆可为我唐所用,假以时日,未必不可撼凤军之势。”
一时间,李渊三人都是对李建成话暗暗点头,这薛举、李轨、梁师都所占的陇右、甘肃和凉州等地,虽然比不上河东富庶,但人才、钱粮还有建军所需的矿产并不欠缺,还有就是与陇右一山之隔的巴蜀,真要说被李唐军拿下这些地区,好好经营个几年,不难筹建出一支强力的军队出来。
可问题是,你在发展的同时,人家就不发展了么?
因此三人在点完了头后,却又不约而同的想到了东面的天凤军来。
就眼下来说,李唐这边也是得到了天凤军新设四大战区,并且还要改制军队的消息,当然对于改制军队这方面他们肯定是不甚了了的,但对于四大战区的设置和势力划分还是相当关心。
就眼下来说,与李唐军最为接近的便是李密的西部战区,实控区基本上就是把山西给围了半圈,并且还把进出山西的五个重要关隘控制在手中,可算是把李唐这只猛兽给关了起来,加上李建成也亲自领教过天凤军的恐怖战力,使得如今的李唐纵然还有争夺天下的野心,但轻易却不敢给露出獠牙来。
毕竟大伙也瞧见了,李渊四人研究了半天,也就只敢研究什么向西、向北和向南,对于向东……提都不敢提啊!
可是,然后呢?
你想着向北是大草原,无有什么产出;想着向南又出不了“五关”,没有进退之道;想着向西倒是可以人地两得,可等你当真建成了大军,自认为有了争夺天下的实力,人家凤军莫非还真是一直原地踏步的等着你发展不成?
一时间,不约而同想到这个问题的四人都是尴尬不已,李渊则道:“唉!今次当真是苦了我儿世民,建成你可有话说?”
李建成顿时只得拱手道:“日后定不会负了二弟。”
还好裴寂忙也出来圆场道:“此次二公子前去高密,想来自有一番际遇才是。”
反倒是王搏抚须道:“话说回来,那妖女……几次三番示好于我唐,若说当真是看在二公子的颜面,王某却是不信。如今又要二公子为质,许诺之物叫人匪夷所思,某以为妖女所行,该是驱虎吞狼之计。”
什么颜面不颜面的,王搏当然是不信,他怎么想都不可能想到,别人是真馋李世民的身子。
听得王搏如此所言,另外三人面色自然微微一变,还是李建成道:“不说飞天兵器,单是火器一项,与我唐军之战力,提升极大,便当真是驱虎吞狼,却又如何?”
是啊!就算知道人家凤军是使的驱虎吞狼计又能如何,既然人家敢把火器给你,还派出教导团帮助训练“凤械营”,自然就有拿捏你可能反噬的手段。
而人家敢玩驱虎吞狼的重点在什么地方?
重点就在于:你就是真的虎,人家也是有把握弄死你的撒!
至于说把李世民送去做人质,凤军许诺的好处也不能不要,于是裴寂和王搏也就大着胆子为李渊父子俩拟定了一个军火清单,来了个狮子大开口,总共采购价值超百万贯的军火,还希望凤军这边能够提供分期付款。
不过,订单送到新都以后,黄小刚拿着一看却摇头直叹,这李渊父子也真够务实的,订单要求订购简装版神机箭一百万发,但不要发射箱,并且还提出希望把羽箭的长度加长三寸,估计是想着把发射过的神机箭回收作为可供弓箭手使用的箭矢。
此外,神机炮定装的集束炸弹也订购了一万发,但是一架神机炮也不要,估计是觉得神机炮他们自己也可以仿制,最后就是手榴弹和雷王,李唐还希望订购二十万发的手榴弹和一万发的雷王,从数量上看这玩意他们是真仿不出来。
对此,黄娜给的答复很是干脆,自然是要卖的,反正李二都在手里了,还怕李渊、李建成父子能翻天不成。

s4ye2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鳳舞隋末 線上看-第七百十二章 不公相伴-tepxs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武德三年(620年),三月初三,上巳日。
“上巳”者,俗称三月三,乃是汉民族的传统节日,古时以三月第一个巳日为“上巳”,汉代定为节日。
“是月上巳,官民皆絜(洁)于东流水上,曰洗濯祓除,去宿垢疢(病),为大絜”(《后汉书·礼仪志上》)。后又增加了临水宴宾、踏青的内容。魏晋以后,上巳节改为三月三,后代沿袭,遂成汉族水边饮宴、郊外游春的节日。
而对于李唐朝的唐王李渊而言,这等节日肯定是要军民同乐的,所以这日一早便点发了三千禁军护卫着一家老小和文武群臣出城踏青宴宾去了。
只是,莫约到了巳时初的样子,但见得一锦袍青年独自一人策马回宫,径直来到晋阳宫内“文德殿”前,便大喇喇席地而坐,随后更是掏出一只牛皮酒囊,放浪狂饮起来。
不过,守卫宫禁的卫士们见状,倒也没有人上前阻拦,却是因为他们既认识这锦袍青年是当今的二王子,唐军的左军大都督和益州道行台尚书令,也知道了这李二王子乃是在跟随唐王出城踏青的路上,因为惹恼了李渊而被罚来“文德殿”思过。
至于说,这“思过”到底是要他在“文德殿”里还是殿外,又或者说该是坐着还跪着,却是没人收到过确切的消息,也就只能由得他放浪形骸了。
便瞧着李二口手不停,不一会便把囊中酒喝了个干净,脸色瞧着也越发红润了起来,不过瞧他随手抛却酒囊意犹未尽的模样,以及直愣愣盯着文德殿梁柱门廊的眼神,却是让人猜不到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不一会,但见得又有十几个卫士担着一部肩舆匆匆而来,却是叫人认出肩舆坐着的青年乃是前不久才回归唐国,如今在国中地位仅次于李二的四王子李玄霸。
李玄霸到了之后,便在卫士的搀扶下慢慢下了肩舆,而后举步走到李二身边,却是整了整衣袍后慢慢跪坐下来,低声道:“二哥,这是何苦?”
李二一听却是乐了,将身子一仰,一手撑地,一手指天,笑道:“何苦?不过是上天,待某不公矣!”
李玄霸闻言眉头便是一皱,回头左右一看,见卫士们倒也懂事,早早便自散去,前后左近倒也无人,便低声道:“与上天何干?”
李二听了哈哈一笑,可笑声之中却叫人听出几分凄凉来,道:“呵呵!兄长本该就是储君,怎有半分差错?”
这话说来,李玄霸也是无话可说,顿时便见兄弟俩一个瞧天,一个望地,各自不语了。
至于说二人话里意思,与旁人而言似是哑谜,究竟寓意如何呢?
事情说来也不复杂,还得从去年突厥入寇雁门关说起,当时李世民被困打箭谷,李建成驰援雁门关后坚守关隘不出,还是天凤军这边派出空军小队紧急驰援,又奇袭得手叫李世民部反败为胜,还一路追杀至了突厥王庭。
然而,待得李世民回师,朝中议定的战果却是李建成领军驰援又坚守雁门关不使突厥扣关寸进,实乃重中之重的头功,至于说李世民贪攻冒进,陷大军于险地不说,还差点全军覆没自是大过,虽有千里奇袭突厥王庭之功,可功过不能相抵,所以说还是过大于功,所以给他评了个次功。
这两兄弟一家人,什么头功次功其实无所谓,而且当时李二正一门心思的组织工匠搞山寨三角翼,忙着为李唐组建空军,也丝毫没半点兴趣去计较这个事情。
然而谁也没想到,随着李渊借李二击破突厥王庭,还救回隋义成公主这事,又是祭天又是自己给自己加九锡不说,居然还在裴寂、王搏二人的撺掇之下,正式把李建成给升级成了太子,然后还糊里糊涂的给李二弄了个什么益州道行台尚书令的官职。
这特么的,是明摆着要李二靠边站啊!
大好的李唐江山,这节奏是要便宜给李建成了啊!
然而,光是这事问题还不算大,也就刚过年没几天,天凤军这边却是突然把李三娘还有李玄霸给发还,还让李三娘带话说要换质子。
这换质子就换质子,可当李渊听说人选居然是他李二之后,竟然没口子的答应了下来,这就特么的太叫人伤心了对吧?
而根据之前的安排,三月上巳之后,便要安排李二上路前往高密为质了,李二肯定是不想也不愿意去的,这也才有了与李渊冲突被罚之事,才有了方才兄弟两人哑谜般的对话。
一时间两人都是沉默,也不知道他们各自心中都在想些什么,良久李二也才听得李玄霸低咳之声,忙也脱下身上的锦袍披在他身上,想了想便道:“四弟,你身子才好不久,万不敢再乱发性子,快些回府歇息去吧!”
李玄霸也不阻拦,任李二将自己搀起后,一手紧着肩上的锦袍,一手却是拽住李二的衣袖低声道:“二哥方才所言倒也对,兄长本该就是储君,杨隋之祸尚在眼前,父王此举倒也不错,只是……只是委屈了二哥!”
李二搀着李玄霸,显然没想到他会如此说话,禁不住苦笑摇头,想想倒也觉得自己多少有点委屈,毕竟这该打的仗自己也没少打,该干的事情自己也没少干,甚至前不久他还殚精竭虑的想着要为李唐组建一支能够与天凤军抗衡的空军来,却没想到转眼他爹就给李建成封了太子,还答应了把他当成人质给人主动送过去,这特么是玩的什么啊?
可是,回头想想,不给他大哥封太子也是不可能的,难不成封他为太子么?
李玄霸听了,眼神之中倒是突然闪过一丝异样的神彩,忙也抓着李二的手道:“听三姐说,凤娘这次点名要二哥为质,未必是什么坏事……”
李二听了赫然一乐,反问道:“难不成还能有什么好事?”
李玄霸的双瞳顿时一亮,轻声哼了几个明显轻松明快的音节,而后笑道:“二哥可知道,凤娘赠与二哥的那阙‘不染’,还有其他的曲调?”

nl894妙趣橫生言情小說 鳳舞隋末-第七百一十章 奇攻-qa9lz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虽然新朝是才搭架子硬上,硬给弄了军民两套情报系统出来,但毕竟是草台班子出身,所以情报收集能力也就如此而已。
不过,针对这个时代而言,把情报收集到这个程度也算是勉强了,毕竟如萧铣、李子通他们甚至可能连情报学的概念都还没有,不然也不会窝在江都打生打死,却还察觉不到已经对他们虎视眈眈的天凤朝。
总而言之,情报部门的汇报和质询,约在下午酉时前后才结束。
看看时间不早,便也干脆休会并用了晚膳,待到华灯初上时,也才进入到了今次会议的压轴阶段:由总参谋部来讲解今次制定的秋季攻势和南征计划,并接受各部质询。
总参谋部因为是独立的军事参谋部门,像是房玄龄、王岳这样的已经划归民政体系的兼职参谋肯定是要剔除了,而总参谋如今的主力人员基本上是以幽幽谷一期的女兵为骨干,配以各期佼佼者所组成。
当然了,新朝的总参谋部虽然也算草台班子,但纸面作业这一块,相比其他部门而言要简单多了,只需要汇总各方面提供的信息,然后发动一个“我寻思”的技能进行“猜想”和“预测”,然后把一项项能想到的可能性都给罗列出来,最终整理成方案。
那么,总参谋部方面制定的南征计划和秋季攻势具体的内容是什么呢?
首先,南征计划的方案总体就两套:甲号方案名为“正谋”,内容是由新朝派出使者,与李子通、沈法兴和萧铣这三方势力进行官方接触,直接对他们进行招降,可许以一定级别的新朝爵位和官职;乙号方案名为“奇攻”,如果劝降失败,就直接派出海陆空三军强攻。
而秋季攻势则是为了配合南征所制定的“全战区攻势”,也即是新朝主力大军南征期间,其余北、东、西三个战区如何协同作战,布设防守和进攻的势态,为主力创造有利的战场势态。
当然了,关于南征计划的第一步,也就是派使者招降的这个套路,称其为“正谋”也是理所当然。虽然大家都认为李、沈、萧三家并不可能乖乖的接受什么招降,但总是得先礼后兵才能名正言顺,所以这套方案肯定是必须要有的。
至于说如何招降,以及如何给三家定爵位和官职,倒也正好有李渊李唐军之前的操作能拿来借鉴。
这不是之前过年的时候,他不就正好大张旗鼓的派人去给天下群雄册封,好像是给李子通封了什么扬州总管和楚王,给沈法兴封了东阳总管和吴王,给萧铣封了梁州总管和梁王,但听说三家都没接受。
很显然,这三家虽然打得一塌糊涂,却是当真没拿正眼瞧过龟缩在山西一隅的李唐,对于李渊这种妄自尊大的封晋根本就是不屑一顾。
不过相对于新朝而言,就没必要给这些人什么面子了,总参谋部给出的建议是:可以将李子通招降为江都太守封伯爵,将沈法兴招降为东阳太守也是伯爵,至于说萧铣因为他占的地盘足够大,人马也较多,倒是可以招降为荆湖太守封为侯爵。
虽然料到他们肯定也不会答应,也就是做下样子,毕竟新朝总得表现出一副“以德服人”的姿态来,不能一上来就喊打喊杀是不是。
然后在使者的人选方面,总参谋部给出的建议是派出一名原洛阳隋廷鸿胪寺归附官员和两名新朝外交司副官即可,赶在二月间出使,争取用三个月的时间走马观花的跑上一趟也就是了。
当然了,什么金书玉册还有旌旗节杖肯定要准备好,万一谁不小心他就答应了呢?
然后,如果三家都拒绝了,接下来要研究自然就是怎么打的问题了。
按照“奇攻”制定的进兵计划,发兵南下的时间肯定是在十月以后,也即是新朝开国典礼之后。
然后发兵路线分为两路,一路是直属大元帅的海陆空三军,直接就在青岛军港登舰,然后借助冬季信风顺着海岸线放舟南下,直抵长江入海口后沿江而上,抵延陵(今镇江)后,先派出空军对江都城内外的战略目标炸上他个几十贯钱的,还不投降的话再派陆军进行抢滩登陆,对江都城进行拆除违建的“城管作业”。
另外一路则是驻守下邳的南部战区的水陆大军,在主力大军南下进攻江都的同时,南部战区的曹豹军也将会沿着运河南移,除攻克、接管和抢占沿途城池之外,还得封堵李子通可能北逃的路线,包括他的老巢海陵郡。
至于说,江都城能扛得住多久,李子通又能守多久,总参谋部给出的行动预案是最快三天,最慢一旬(十天),在占领了江都城之后,主力军会把防务交接给南下的南部战区曹豹军,然后继续顺风沿海南下前往余杭,在钱塘(今杭州)登陆,然后进击东阳的沈法兴。
至于说打沈法兴要打多久,这个问题显然就不好预估了,因为东阳毕竟是内陆,你光是空军轰炸虽然很强,但你也防不住人家挂旗跑路,若是沈法兴来个拼死不降甚至还想着跟主力大军打游击的话,十天半月是肯定不能结束战斗的。
所以南征计划到了这里,就只能用“预测”来预估随后的战场情况,不过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那就是主力军的首要任务是攻坚克敌,而非用来肃清残敌守御城池,所以不管是攻打江都还是东阳、余杭,都不可能浪费太多的时间在当地,基本上也就是用雷霆扫穴的手段直接将守军打爆,后续的接管、清剿和镇压就会交给南部战区的后续接管部队来负责。
至于说在南下平定了李子通和沈法兴这两股势力后,接下来的第三步倒也不是去打萧铣,人家的老巢可是在江陵(也即今湖北荆州),那么这个时间去打他就没什么意思了,再说他隔壁可是杜伏威,万一两家联手不是自己找事么?
所以南征攻略到了这里,就给出了一个建议:建议主力大军在攻克东阳之后,立即撤回余杭上船,然后继续放舟南下,绕行浙江、福建沿海,直接前往珠江口,然后沿江北上收复南海郡(今广州),而后顺势收复南方各郡,并配合南部战区大军南下进驻雷州半岛。
等到明年开春的时候,主力大军登船借春季信风沿海北上,从长江口入内河,以江都为桥头堡,再行攻略萧铣和杜伏威两家。

0n1k4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鳳舞隋末 ptt-第七百零六章 質詢鑒賞-uir82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之前的西征大军东归并改制的计划,对于天凤军内部高层,以及如曹豹这种战区元帅级别的高级将领,自然也都是知晓的。
只是,由于知识面的狭窄,许多人并不理解为何非要把近十万人的部队,给改制成六万人的海陆空三军,这军队向来人数兵力不都是越多越好么?
而此时此刻,你道曹豹所见的是一份怎样的“南征概要”,居然是准备就用这六万人马,先南下江南征服李子通、沈法兴,再沿长江西上讨伐杜伏威,直至过三峡而入主巴蜀的超大型战略。
但重点不是这六万人怎么去打又或者够不够打,而是曹豹的八万水军在这次南征战役里所扮演的角色,居然只是战略支援和后勤保障,以至于这才让他发出了“干嘛用”的感慨。
这开会嘛,就应该有个开会的样子,说是给一刻钟阅览就自然不能超时,时间一到黄娜便也拿起资料开始了质询。
第一个环节就是让战争六部先自己检讨,看看这份计划还有什么不足和可改进之处。
首先出来做质询的就是总装备部,开始汇报自去年六月接受三军改制命令以后的一系列的装备订制、订购和采购及交付情况。
根据黄娜从大元帅行辕下达的命令,总装备部第一时间向桑岛船厂和旅顺船厂下达了军用船舶订单,其中向桑岛船厂订购了六十艏改进型的商用五牙大舰,并要求将其中的二十四艏改建成无船楼的滚装通用型平底内河趸船,另外二十四艘则要求减去顶部两层船楼,并且将船舱进行人居内部环境的改装,使之成为便于人员密集居住的主力运兵船,至于剩下的十二艏准备作为指挥舰的五牙舰,外观虽然不需要作什么改动,但内部装修还是有一定要求,必须保障高级指挥员的安全和舒适,需要做部分的内饰改装。
桑岛船厂从成立之初,主要负责的就是备材和仿制五牙舰,这些年单是下水的仿制商用版的五牙舰就已经过百,目前全用于旅顺、济州至日本之间的航线。
而且经过这几年的发展,并且不断注入从各地收罗来的工匠,如今桑岛船厂的产能非常强大,干湿船坞七十二条,只要有足够的备材,一年内完成下水六十艏船的订单完全没有问题。
此外,总装备部也同时向旅顺船厂下达了三十六艏软帆型快速巡逻舰的订单。
虽然从很早开始,旅顺船厂就一直在黄小刚的指导下,做着软帆海船的科技攻关,但一直都进展不大,直到公输家父子加入凤军之后,才由擅长造船的老三公输登领头搞技术攻关,经过足足两年多的秘密试验,也才连续攻克了“水密仓”、“软帆”、“剪式船体”和“多体龙骨”等几项硬指标,算是攻克了大航海科技树开启后的基础科技。
不过,公输登虽然带头完成了不少的科技攻关,但他试制出来的软帆海船个头却有些偏小,目前定型的试验舰全长十二丈六尺,宽三丈六,吃水深度低六尺,高九尺(满载)、设有前中后三桅软帆,船尾设有两层船楼,整船容积约在一千两百料,根据海试得到的数据,目前空载情况下最快航速能达到一更半。
(更是一种古代用来计数航程的单位,一更约是三十公里航程,由于技术限制,目前还没有办法制定更科学的航程航速单位。)
所以,针对这种比五牙舰短了一半多,容积和载重也严重不足,就是速度快上一点的小船型,也就直接给它定了个“软帆型快速巡逻舰”的级别,准备用来作为海军的巡逻、护卫舰使用。
当然了,随着新朝对辽东半岛的控制进入第四年,如今在旅顺的大木备料已经是个天文数值的级别,加上旅顺船厂除了要进行新式海船的研究,还得负责为登陆部队提供海防船只,如今的加工制造能力也是不弱,拥有的干湿船坞也超过了五十条的规模,搞定一年内新建三十六艏巡逻舰的订单完全不是问题。
那么到目前为止,桑岛船厂已经正式交付了十六艏滚装通用型平底内河趸船,和十四艏主力运兵船及八艏指挥舰,预计缺额的舰船绝对可以在半年陆续交付。
而旅顺船厂方面由于建造的船型比较单一,也没有什么特别的要求,建造速度却是快多了,截止去年的年底已经交付了二十八艏巡逻舰,剩下的八艏也会在三个月内陆续交付。
目前交付的新船都已经完成了海试,全部进驻到了尚未对外公开的青岛军港,就等着改制完成后的皇家海军换防接收了。
此外,皇家海军属于作战部队,虽然日后肯定要全军海员化,但此时因为是由陆军改制,根本没有时间进行足够的海事训练,所以新造舰船肯定要配备必要的海员,这也需要总装备部负责出面招募。
而青岛军港位置就在距离青岛港稍远一点的南窑弯里,虽然是和胶州工业园和青岛港同期开工建设,但保密级别和工期进度却是要求极高,港口的位置不但紧靠崂山,选定的港区更是被半岛环抱,隐蔽性极强。
此时,港区的所有设施也早就竣工,入驻两万兵员不是问题。
说完了海军的装备情况,接下来就是陆军,而陆军方面增加的装备,说起来只有一种,那就是委托东华工业建造的两千辆军用偏厢车。
所谓的偏厢车,官方的正式名称是“通用型四轮马车”,制造图纸自然由监军府提供,而车型也有好几种,如“滚装货车”、“运兵车”、“医疗车”、“水箱车”、“指挥车”和“炊事车”。
而各种车型的长度自然都是统一的,分别为长两丈四尺、宽一丈二尺、车厢高度为九尺,轮辐高六尺,除此之外又根据用途的不同做了分别设计,如“滚装货车”不搞内饰,空间全用来装货;而“运兵车”设有折叠行军床,最多可供一个班的士兵(包括装备)休息在车中;“水箱车”和“炊事车”因为载重量过大,所以车体自然更坚固,轮子的宽度和强度也要加大加强;至于“医疗车”和“指挥车”这样的特种车辆,里面的各种机关设计就不需要多说了。
而“东华工业”这个随着天凤军崛起,如今已是发展为巨无霸的企业,下属的各种配套工厂早已经过百家,对于这笔订单反应可谓是相当迅速,天凤三年七月下的单,到今天就已经完成了超过九成,预计再有一个月便可以全部交付了。

9kjvy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小說 鳳舞隋末 起點-第七百章 算賬熱推-y52rl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这房圭自打加入以来,虽然挂的是监军府监理参事的头衔,但干的是实际上却是代理财务总监和代理总会计师的工作。(黄娜才是正职)
再加上自打幽幽谷开始,天凤军在草创时期就已经明确了军、民、商、地方,四者财政分离的措施,所以这些年的账目自然是清清白白。
随即,房圭便又顺手从桌子底下拿出了一本寸许厚度的账目,开始一条条的汇总起来。
而监军府存档的账目记录,自然是从幽幽谷时期开始,这第一笔入款倒也明明白白就是当初黄娜拿着所谓的老黄家“家传宝物”跑去文登拍卖后所得钱财购买的钱粮什物,随后这每一批的新军招募、军饷、训练、服装,军械、装备费用的借款多少也是锱铢必较,还有就是这成军数年来的各种战损、抚恤、缴获、收益也条条款款理得清清楚楚。
最后所得的数据是,这些年来天凤军上下总计向黄家舅侄俩,以及两人名下的“华夏商行”累计借款是一亿七千多万石,然后天凤军自己攻城掠夺获得的缴获还有地方赋税折算下来也就是三亿多一点,折现后属于国朝的净资产也就两亿七千万多一点,然后如果真要平账把之前的借款都还上的话,那么国朝的国库就会出现赤字。
而且这个赤字还不小,这一亿两千多万石的款项,真要国库拿税赋来还的话,差不多得是将近三年的全国赋税总收入。
当然了,这个“全国”指的是凤国现有非实控区,而“赋税”也指的是如今还在行用隋朝制度的非实控区按照地方七中央三的比率交上来的钱粮数目。
因为如今实控区正式开始试行“公田法”,农民种地开始不交税,而未来商税能收多少还没有个准数。
就听着房圭一桩桩一件件,历数着什么什么时候从雷神工业买了多少钱的火器,什么什么时候又从“东华工业”买了多少被服、鞋袜,然后从监军府走了多少帐,或者从“华夏商行”借了多少款。
实际上大家也明白,要不是这些年“华夏商行”持续不断的向天凤军输血,只怕仅是这十几万军队就养不起,更别说还能用神机箭、神机炮去洗地来获得一次次的胜利了。
说什么缴获、赋税,肯定是远远不够的!
那么,报完了帐,接下来的问题就是:这钱要不要还?怎么还?
对此,就听黄小刚道:“身为监国摄政王,本王也就干脆先代表女王陛下表个态,这笔欠款里由王室借出的款项,肯定是不用还了,毕竟这如今已是开国建政,半个天下都已经是我们老黄家的了。但是,这笔款项里,属于商行借款的部分,却是一定要还的。虽然商行是我老黄一手办起来的,但商行走的是股份制,如今我老黄家也就占着六成的股份,其余四成的股份分别由大小股东和商行里数万雇员共通持有,所以这笔款子一定得还,因为这可是大伙共有的红利,这是肯定得给人家说法的。”
听了黄小刚的表态,众人自然也没有什么意见,然后看着房圭三下五去一的这么一算,便得出最终的数字是一亿一千两百三十万石,按照新朝货币兑换政策,便是一亿一千两百三十万贯。
那么,对于这笔款子的偿还,房圭代表财政司给出的建议,最好是分期五年偿还,期间的利息按年利率百分之八来计算。
对此,各司的司长还有代相和次相的举手表决结果是十六票赞成,四票弃权(律法、秘书、水利、资源),按照少数服从多数原则,算是正式通过了。
那么接下来,房圭再次拿出了一叠每本约有数十页的手册,分发之后便也做起了报告,册子里是财政司拿出的新一年的财政预算案,涉及十多个大项和一百多个小项,林林总总念了差不多有大半个时辰,最终给出的预算结果是五亿贯。
对于这个数字,如果片面来理解可能觉得很大,但要按着各司职能来分摊的话,区别可就大了。
比如说,如律法、外交、审计、医药和秘书各司,给出的财政预算都是基本的一千万贯。
而如商业、教育、公安和建设、水利就略高一些,两千万至五千万不等。
可是接下来的国防就是大老虎,直接就给了一个亿,然后工业、农业各五千万,航天、航海、交通、资源、财政各三千万。
此外,还有一个特别的预算项目,就是“战争预算”,财政司这边直接给出五个亿。
对于这份天凤四年的年度财政预算,今日列席在座的各司司长,只有极少数个别人是完全门清,而多数人只是理解,毕竟这多数人不是出身监军府,就是来至大元帅座下,对于这样的预算报表还是相当的熟悉。
不过房圭倒也不厌其烦,还是揉开掰碎了把有关财政预算的详细情况解说一下,把财政预算有哪些支出,又有多少是属于部门及所属事业单位的行政经费和各项事业经费、社会保障支出、基本建设支出、预算外支出及其他支出等等。
简单点说,就是告诉你这预算是让你怎么花及你可以怎么花。
而如律法司梁业、商业司陈沛、水利司郑彬、资源司王缶、农业司宇文温和秘书宇文儒童这些人,虽然听得一脸懵逼,但最终还是大致听明白了其中的关键,所以最终对于这份总值十个亿的财政预算举手表决结果自然是全票通过。
不过,这也就如今时期特殊,只怕到了明年可就没这么容易了,相信到时候为了各司预算的增减,这些司长能够争得打破头去。
这然后,房圭又花了小半个时辰,把一些与财政有关的边边角角的小问题说了说,这日头也就到了正午,便自休会一个时辰,好安排午饭以及午休。
下午继续会议,第一件便是国防司的本年度防务预算,不过这也恰好没什么好说的,因为国防司主要负责是国内防务,预算支出的几个主要项目也就是实控区和非实控区的警察(含衙役)、民兵(含乡勇)系统以及凤都城防部队(朱雀白虎四部)的军饷、福利、装备方面支出,都在那一个亿的预算里面了。
而皇家陆海空三军的预算开支则全部包含在了“战争预算”里面,不接受国防司管理和监督,战时由军方的“总后勤部”负责使用支出,打仗花了多少钱会在战后实报实销,如果有缴获也是由“总后勤部”来折现统筹,最后上交给财政司纳入国库。
毕竟,这“皇家陆海空三军”听名字就知道是属于“皇家”(黄家)的军事力量,财政方面自然是独立核算,不可能受国务院的左右。
而且在制定新朝政纲的时候也确定了,日后国会虽然有“开战权”,但国会的权限仅仅是可以确定“打谁”、“什么时候打”、“打到什么时候叫停”及“打多少钱的”。
而帝国的战争,则必须由女皇或皇帝领衔,由元帅府指派元帅,由战争部(指总参等六部)直接负责。

joos1精彩都市言情 鳳舞隋末 隔壁老黃哥-第六百九八章 蟄伏鑒賞-2bcu3

鳳舞隋末
小說推薦鳳舞隋末
让李三娘和李玄霸回李唐换质的事情,因为事前商量过,黄小刚倒也是表示支持的。
只是黄娜还抄了首词让李三娘带回去这事,他是一点都不知道。
再说了,对于黄娜与李世民之间的事情,黄小刚也仅是知道两人在黎阳有过一段亲密日子,但具体情节如何,可就没有人给他打详细的报告了。
不过作为亲娘舅,瞧着黄娜认定了李世民的态度,他的心态肯定是不怎么好的,毕竟李世民这王八蛋在历史书里可当真不是好人呐!
也甭管这事未来如何收场,还是继续说说各家势力在年节期间的动向好了。
之前说完了李唐,接下来自然得以李唐为中心,挨个了解动向。
首先就是之前差点捅破了天的刘武周,在得知了突厥大军在打箭谷外大败之后,刘武周自然不敢继续留在关外盘桓,也是带人连夜急奔,并在伊吾(今新疆哈密)与突厥残部汇合,推举始毕之弟俟利弗为“处罗可汗”。
然后年关期间,刘武周与处罗可汗自然是呆在伊吾搜束残兵,意图重整旗鼓,不过根据从丝路上的外域商人传来的消息称,约在冬月的时候,伊吾一带连降了几场大雪,还连吹了数日的白毛风,白灾之下据说当地的牧民百姓损失极大,突厥残军似乎也有损伤。
再来,便是割据甘肃河西地区的河西大凉王李轨,这家伙大业十三年起兵,至今已经是陆续攻伐张掖、敦煌、西平、枹罕等郡,已尽有河西之地,根据丝路上商人传来的消息,李凉军(李轨称帝建国号凉国)在凉州约聚有十八万之众。
不过,根据猎鹰从洛阳以西发回的情报称,早在武德元年(618年)时,李渊就悄悄派遣使者前往凉州,下达玺书慰劳结好,并称李轨为从弟。听闻当时李轨大喜,派遣其弟李懋前往晋阳觐见。随后李渊拜李懋为大将军,送还凉州。
而到了今年李世民败突厥班师回朝时,李渊下诏鸿胪少卿张俟德持节册拜李轨为凉王、凉州总管,还给予羽葆鼓吹一部。
不过据说李轨的态度却是突然暧昧起来,不但没有接受李渊的诏书,还把张俟德给软禁在了凉州。
然后,李凉军在整个年关期间倒也并未有什么动作,一直都在营中整训,并未有外出作战的准备。
此外凉州等地年关期间的天气状况也并不好,大雪也是连续下了几场,据说当地的百姓牧民也是损失很大。
而李轨部的边上,也就是所的西秦霸王薛举了。
薛举这家伙也是在大业十三年起兵搞的事情,当年的四月起兵造反,七月便建都秦州,并直接称帝。
时逢年荒民饥,陇西盗贼蜂起,金城县令郝瑗为讨伐贼寇招募兵卒数千人,任命薛举为将。分发铠甲,大集官民,置酒飨士,薛举和儿子薛仁杲及其徒党于座中劫持郝瑗,假称收捕谋反之人,随即起兵,囚禁郡县官员,开仓散粮以赈济贫乏。薛举称帝后自称西秦霸王,建年号为秦兴,封薛仁杲为齐公,小儿子薛仁越为晋公。别处贼寇宗罗睺率其众归附,封为义兴郡公,继而招附群盗,劫掠官马,兵锋甚锐,所至之处城池皆被攻下。
后山羌钟利俗率众二万人归降,薛举兵势大振,进封薛仁杲为齐王,授职东道行军元帅,宗罗睺为义兴王,以辅佐薛仁杲;薛仁越为晋王,兼领河州刺史。接着又略取鄯、廓二州之地,不过数月,尽据陇西之地,拥兵十三万人。
期间,薛举和李轨还为攻占枹罕郡(甘肃临夏县新集镇古城村)交过手,后李轨用重兵强攻,逼迫薛举退走。
不过薛举建都之后,不再锐意攻伐,反倒是起了偏安之心,先是大张旗鼓的册封妻子鞠氏为皇后,儿子薛仁杲为太子,尊母亲为皇太后,又在其祖先墓地建置陵邑,立庙于城南,更陈兵数万人,出巡扫墓,然后大飨士卒。
唯一操弄兵戈的举动,还是在天凤二年与李轨在攻占枹罕郡的战役中吃亏后,于天凤三年的春天派部将常仲兴渡过黄河偷袭李轨,结果与李轨部将李友战于河口,结果常仲兴不敌战败,全军两万八千人尽墨。
这之后,薛举便窝在秦州不曾动窝,对外是不停的招兵买马,对内却是大势封赏嫔妃亲族,毫无出兵扩张的意愿。
而天凤三年秋,李渊派鸿胪少卿王伯卿持节册拜薛举为秦州总管、秦王,结果是薛举让人把王伯卿打了一顿赶走,还扯拦了李唐的金书节册,一点面子也都不给。
至于如今的动向,根据猎鹰返回的信息看,薛举的秦军似有可以蛰伏之势,加上今年的寒冬气候同样对陇西的影响也是很大,做此举动倒也合理。
说完了李唐走边的几家之后,再来便是与新朝接壤的几家了,如江淮的杜伏威、江南的李子通、沈法兴,以及差不多挨着岭南的萧铣。
不过,从整体上来看,这四家也真没有什么说的。
江淮的杜伏威,自他把李靖哄来黄小刚出讨要萧太后未果后,便老老实实守着运河为界,一面继续招兵买马,一面也力度在整合江淮境内的各路义军。
就眼下通过猎鹰探得的消息称,杜伏威麾下兵员已经逼近二十万人的大关,甚至其中有超过五万余人的隋军老卒,加上他又极会操持政务,玩弄人心,通过大势杀戮前隋官吏平息民怨,如今在江淮各地很是受到百姓的支持。
对了,李渊当时也是派了一个鸿胪少卿去给杜伏威册封,封他为楚王,拜东道大总管,不过据说杜伏威虽然叫人接下了诏书,却没让使者进寿春城,也没公开表态是否接受李唐招安。
至于萧铣、李子通、沈法兴三家,却是可一并来说:自天凤三年的春天开始,三家就打成了一片,先是李子通与沈法兴在江都附近攻守不断。夏末,萧铣窥得沈法兴与李子通江都激战,无暇顾及老巢东阳,逐派族兄萧晃任元帅,大司马董景珍为监军,领军五万奇袭东阳,夺下东阳粮仓,得粮近百万石。
沈法兴闻报大急,本已占据战场优势的沈法兴立即与李子通休战而后回援,在东阳附近的乌伤县(今义乌市区东北),与萧晃交战,一战击溃其主力三万余人,且阵斩萧晃及手下一十二将。
大司马董景珍见势不妙,率领残军连夜撤出东阳,并且仅带走约十万石粮秣,其余皆尽焚毁。
此战之后沈、李、萧三家都是实力大损,不得已只能是各回各家,舔舐伤口并暗自蛰伏,等待时机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