韭菜會飛

mzvby引人入胜的都市异能 名校養成系統笔趣-第六百四十四章 清北搶人戰讀書-whbn2

名校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名校養成系統
在绝大多数中国人眼里,清华北大都是高攀不起的顶级学府,若是一个普通家庭的孩子能够考入清华北大,那简直就是鲤鱼跃龙门般的存在。
高冷、高档、高端,这就是两所顶级学府的招生考试对外所展现出来的的“三高”形象。但即使清华北大的招生老师,难免也有低声下气、低头哈腰的时候,那就是面对高考状元。清华北大的老师带着礼物登门拜访,这种经历可不是一般人能够享受的。
而王一格就享受到了。
王一格接起电话,很淡定的说道:“你好,我是王一格。”
声音很是平静,颇有一副“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情绪格调,透露着年少老成的稳重感。而这除了与王一格的性格有关外,爷爷前些日子的去世也对他这般性情起了极大的作用,快要一个月了,王一格仍然没从爷爷去世的阴影里走出来。
“你好你好,王一格同学你好。”与电话这头王一格截然不同的是,电话那头的北大招生老师语气极为热情,甚至流露出了无法掩盖的欣喜,“我是北京大学招生办的老师,喊我张老师就行,这次给你打电话是想跟你聊聊大学的事情。”
说着北大的招生老师话锋一转,故意压低声调说道:“王一格同学,你觉得你这次高考发挥的怎么样?”
“我觉得很好。”王一格很是自信的回答道,一点都不谦虚,但语气又很平淡,就像是在陈述一个简单的事实。
王一格的回答反而让北大的招生老师愣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其实王一格同学你的成绩吧……还挺不错的,来我们北大呢,也刚刚好,不过呢,你放心,经过我们了解你的数学很好,而且对数学也很感兴趣,只要你愿意来,你就可以直接就读数学系,当然你不想读数学也行,想读什么专业我们都可以通融通融,给你安排一下。”
鳳驚天下:天才大小姐 膤櫻埖ル
“哦,不好意思,老师,我过了清华的特招,所以暂不考虑其他的了,请老师见谅。”王一格说道。
“别介啊,”北大老师一听急了,“你过不过清华特招跟我们没关系,只要你想进我们北大我们就能给你安排,你就说你想读什么专业,想走什么方向?职业规划是什么?你是不是想读数学相关的专业?”
王一格面对热情的北大老师显得有点懵,说了个:“是。”
“那就对了,想读数学就来我们北大,咱北大的数学可是全国第一,王牌专业,全国最好的数学教授、数学方面的专家大师都在咱们北大,独一无二的数学科研成果和专业团队,一流的国际水平,真的,学数学你就得来北大,王同学。”北大的招生老师话顿了一顿,又说道,“当然,清华也是一流的大学,顶尖学府,但是它们数学不行,不行,真的不行,术业有专攻,他们那数学水平比起咱北大来差一大截子,连隔壁省的山大都比不过,所以,王同学啊,你想学数学,你可得好好考虑啊,可千万不能埋没了你自己啊。”
北大招生老师一番苦口婆心的话说的格外的语重心长,像是在劝一个误入歧途的浪子,希望他能够迷途知返。
不过,北大招生老师这番话也确实的起到了作用,把王一格的心给说的微微动摇了起来。在王一格的心里,“数学”是最具有吸引力的东西,这两个字对王一格有着无法抵抗的诱惑力。
王一格沉默了。
翻浪江湖 秋晨細雨
电话那头的北大招生老师一听王一格默不作声,心里暗喜,知道有戏,便赶紧滔滔不绝的讲了起来,讲起了北大数学系的辉煌历史和所得成就,以及现在正在攻克的课题和一些国际合作的事情。
北大的招生老师完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就一直聊,一直说,似乎完全不想挂断电话。而这也确实是招生老师们惯用的战术—“电话占线大法”,将电话线牢牢的占据起来,不给其他高校给高考状元打进电话来的机会,尽量的减少甚至避免高考状元与其他高校招生办老师接触的机会,特别是那家相爱相杀的死对头——清华大学。
而此时的清华大学招生办老师,正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因为他们打不进忠国希望学校的电话,一直被提示在占线无法拨通。
半个多小时前,就在王一格的父亲刚挂掉北大招生老师的电话没几分钟后,又一个陌生号码打了进来。
手机铃声响起,王一格父亲看了看手机屏幕上的号码,一旁的王新明好奇地问道:“谁?”
“不知道。”王一格的父亲摇了摇头。
“不会是清华大学打过来的吧?”王新明莫名的激动了起来。
王一格父亲按下了接听键:“喂,你好?”
“喂,你好你好,请问是王一格家吗?”电话那头很谦卑地问道。
鬼戀俠情 古龍
末世之紅警崛起
“啊,对,我是王一格他爹,您是?”王一格的父亲中气十足地问道。
“王一格的父亲您好,我们清华大学招生办的老师,首先恭喜您儿子,考了汉华省理科高考状元恭喜恭喜!”清华大学的招生办老师开门见山的恭贺道。
你的唇,正合我意
王一格的父亲听到后拿手机的手忍不住一哆嗦,扭头对旁边的王新明说道:“新明,还真让你个犊子说对了!”
“咋的了?”王新明激动的问道,“一格考了状元?”
王一格父亲点着头说道:“对,人家这个清华的老师说了,一格考了咱汉华省的理科状元。”
“卧槽。”王新明一听激动的拍了下方向盘,然后踩了一脚刹车停在了路边,“快快快把音量放大,让我听听人家清华的老师都讲些啥。”
清华的老师说的和北大老师说的大同小异,都是官话,在得知王一格在苦山的忠国希望学校后,立刻要了电话号码,但显然迟了一步,忠国希望学校的那部电话的通话劝被北大牢牢的占据住。
于是,清华大学又得知了林平的电话,给林平打了过去。与此同时,清华北大的招生老师争先恐后坐上了火车,动身前往林夕。

ji6b6寓意深刻玄幻小說 名校養成系統 ptt-第六百四十二章 畢業讀書-qnfjh

名校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名校養成系統
晚上守夜,王一格的父亲看着一旁的王一格叹了口气说道:“一格,别怪我们没把这事告诉你,你正要参加考试,怕影响了你,你爷他也是不想的……”
王一格静静的点了点头:“没事,爸。”
“你去睡会吧,你大伯和你三叔他们守下半夜……”王一格的父亲继续说道。
王一格摇了摇头执拗地说道:“没事,我也守着吧。”
大家都劝不动王一格,王一格只是摇头也不说话,大家只好作罢,王一格就坐在旁边的小板凳守了整整一夜。
王一格当晚没出现在班级的毕业晚会上,也没回宿舍,把宿舍里的舍友们好急,卫魏打电话告诉林平老师,林平在电话里回道:“没事,你们睡觉吧,一格回了苦山,有些事情需要处理。”
卫魏听到林平老师说王一格回了苦山,心里隐约猜到了是什么事情,但他没有乱说,只是跟其他舍友说“一格有事,回家了”。
第二天,早上九点,全校的毕业典礼上,王一格还是没有出现,高三一班的同学们更是倍感遗憾和疑惑,毕业典礼举行完,便正式到了分道扬镳的时候,学生们红着眼做着离别,有的更是抱着老师痛哭了起来,这个时候就能看出来谁是好老师了,好老师身边围着一群依依惜别的学生,学生们围着他希望能够再上一课、再上一课……
另一边,苦山。
早上九点,葬礼正式开始,钉棺,棺起,送葬,王一格在施施而行的送葬队伍里慢慢的行走着,哀乐与哭声交织在一起,纸钱随风飘落在道路两边,王一格看着队伍前五步远的棺材,觉得很遥远,只有五步,却是一辈子,这就是生命。
这一路上王一格都没有哭,他不知道为什么,哭不出来,可能是因为人太多,哀乐太吵的原因,他就是头低着,看着地,一步一步的往前走着。
走到半山腰的道路上,一阵风吹来,将抛出去的纸钱猛地吹起,吹到天上,在天上飘摇了一会儿,然后缓缓下落,王一格就看着那几张纸钱缓缓的下落,一摇一摇,一直落一直落,最后落到了山下看不见的地方。
到了坟场,落棺入坑,一抔抔土被铁锨扬起落在棺材上,王一格就站在那冷静的看着,看着黄土逐渐的覆盖棺木,他觉得自己也有很多东西随着爷爷的棺木被一起埋葬了。
回家的路上,清净了许多,大家的心情没有来时那么的压抑,有的人也脱掉了身上的孝服,大家开始聊起了家常,聊起了葬礼之外的东西,有的亲戚朋友甚至来问王一格的学习。
“一格,听说你学习一直蛮好的哦,对了,你也是参加今年的高考吧?考的还可以吧?”
王一格笑着点了点头:“还好。”
“假期有空让小云跟着你学习学习,你去给小云辅导一下功课,你看可以吧?”
然后随便别人怎么问,怎么说,王一格都是笑笑敷衍的说几个字,“还好”、“挺好”、“可以”、“谢谢”。
半路上,很多来参加葬礼的人都半路下山去了忠国希望学校的餐馆,要在那里举办白宴。
王一格跟着父母回到了家里,此时家中已没有了那么多宾客,显得清净了许多,但看着那些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东西,突然就有一种难过悲伤的情绪涌上了心头,然后眼泪就止不住的涌了出来。
对于王一格来说,最难过的不是葬礼的时候,而是葬礼后,看着爷爷的那辆自行车歪在墙根,看着爷爷爱坐的那个板凳横亘在天井里,看着爷爷经常用来纳凉的那个蒲扇压在盆子底下,等等等等,这一切让他知道这些这些东西的主人,他的爷爷再也不会回来了。
中午吃白宴的时候,林平又回到了苦山,西贝四中的毕业典礼一结束,他便赶了回来,在忠国希望学校的餐馆里见到王一格的父亲便掏出挽金来。
王一格的父亲赶忙说道:“林校长,您这是干什么?您不用给这个钱。”
林平把钱塞到王一格父亲手里:“这里面有我的,还有一千块是县教育局王局长给的,王局长特意嘱咐我把钱送到手。”
王一格父母面面相趋,收也不是推也不是。
“王一格呢,我见见他吧。”林平说道。
“一格和他母亲在山上,他不愿意下来吃酒宴。”王一格的父亲尴尬的笑了笑。
“好,那我去山上。”林平说道。
“哎,林校长,在这吃过酒再上去吧,不然等下来酒宴就散了。”王一格的父亲挽留道。
“没事,我还是先上去看看一格吧。”林平说完便骑了辆旁边的电动三轮往山上去。
林平到了王一格爷爷家门口便喊道:“一格。”
王一格听到林平的声音便快步走了出来:“林老师。”
林平看着王一格拍了拍他的肩膀:“一格,节哀顺变。”
王一格点了点头:“嗯。”
接着林平从包里拿出了几样东西:“一格,毕业勋章、毕业纪念品和我送你的毕业礼物。”
王一格这方才意识到,今天他已经从西贝四中毕业了,他都忘记了毕业这件事。
“谢谢老师。”
林平笑了笑:“没事,这些天别闲着,闲着容易难过,过两天去忠国希望学校教书吧,当当老师,给山里的孩子,也算是你的学弟学妹们辅导辅导功课,尤其是数学!”
王一格点了点头:“没问题,林老师。”
王一格难受了好长一段时间,但还是该干嘛干嘛,第二天就跑到忠国希望学校当起了“小老师”,毕竟确实跟林平说的一样,有事干才会好受一些。这段时间里,王一格最害怕的就是走一段山路,那段从破旧的山村学校到爷爷家的路,那段路他的记忆里走了无数次,爷爷陪着他走了无数次,送他上学,也接他放学。从那所破旧的山村学校经过,看着已经被遗弃的、坍塌的教室,王一格想的就会格外的多,心情也就会格外的难过。
高考完的这段日子,对很多人来说也是段很煎熬的日子,无数的毕业生和家长们都在等待着高考成绩的出炉,越是接近那天,便越是煎熬,甚至有的家长学生会紧张到睡不着觉。
而王一格这边,则是格外的淡然,每天除了去忠国希望学校上上课,教教学弟学妹们,就是跟卫魏和他爷爷以及其他的小伙伴一起在苦山里游山玩水,看起来好不惬意,王一格也一直很开心,只是到了晚上,王一格就会看书,直到看到自己困得不行,然后爬到床上倒头睡去。

slotv精彩絕倫的都市异能小說 名校養成系統 愛下-第六百四十一章 葬禮和畢業晚會閲讀-v9wz7

名校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名校養成系統
王一格几乎闷声流了一路的泪,车里谁也没说话,氛围沉默的有些压抑,只有王一格的母亲轻轻的抚摸着王一格的后背,对于向王一格隐瞒他爷爷去世这件事,在几位大人的心里都是有些愧疚的。
而随着汽车到达进往苦山的路口,王一格也停止了哭泣,冷静的目光后是发红的眼圈和挂在眼角的泪痕。
不知道为什么,越是接近苦山,越是靠近那个青瓦胡同,王一格就觉得自己的越发的冷静,眼睛看着窗外的苦山,看到新的希望学校,看到旧的山村小学,有些东西像是过往云烟一样,他眼里看着,但实际上却在发着呆。
王一格一路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村里,远远地看到了那条青瓦胡同口立起的白色帐篷,挂在竹竿上飘摇的白布是招魂,但似乎也是在呼唤在外的游子归来。天色已晚,不知从何处的乌云遮蔽着晚霞,白布、纸钱、燃香的松枝,氛围有些压抑,但乌压压的人群又显得这里很是热闹,男人们抽着烟聊着天,女人们聚着头拉家常,偶尔有刚从地里干完活归家的人经过这里,看到白旗白帐蓬,便会问一句:“这是谁家走了?”
“志远伯走啦。”
“唉,真是突然啊。”
“谁说不是呢?”
王一格迈着有些沉重的步伐一步一步的走进胡同,穿过两边的人群,慢慢的走到了家门口,家里的铁门是去年爷爷刚请人换的,之前是一扇推起来会发出“吱呀”声音用了不知多久的木门,铁门上一对红色的对联,现在这对联被一副正方形的白色“奠”字遮挡着。
王一格慢慢的走进门,穿过院子,院子里有一颗榆树,长得格外高大茂盛,枝叶修剪的也很工整,枝繁叶茂,规规整整,看起来让人感觉很舒服。而这棵树是王一格出生那年爷爷亲生载下的,说是什么“同生树”,只要树长得茂盛,王一格就能身体健康,树长得直,王一格路就走的正、走得顺,而且还说这颗树能替王一格挡灾挡难,要等到王一格结婚后才可以不管这棵树。
这种迷信,也算得上是爷爷对王一格的祈福和另一种形式的呵护,所以,这棵树被王一格的爷爷照顾的格外的好,毕竟在一格爷爷眼里,“树好人就好”。
走进正屋,爷爷的棺材摆在那,王一格跟着父母跪下磕了三个头,王一格的母亲嗷嗷的哭了起来,声音叫的很大,这哭丧是发自内心的悲痛,但哭这么大声却是哭给外人听的,按照苦山的习俗,公公去世的时候,儿媳妇哭的越狠,声音越大,就越能说明孝顺,就越有面子。
王一格母亲这一哭,家里的其他几位女性也跟着嚎啕大哭起来,哭声撕心裂肺,让人听了不禁为之动容,而王一格也再也忍不住眼泪哗哗的落了下来,但是却咬着下嘴唇没有哭出声,站起来走到棺材旁,边哭边有些哀求的说道:“让我看爷爷一眼。”
几个叔叔伯伯相互看了一眼,然后有些为难的说道:“一格,别开棺材了,已经火化了,就是个骨灰盒……”
这话一说完,王一格跪在棺材旁抱着棺材大哭了起来。
哭够了,似乎也哭累了,王一格就静静的坐在一旁,棺材前有盏香油灯,火苗摇曳着散发出微弱的光芒,这盏灯是不能灭的,今晚大家还要守夜,守着这盏灯不能灭。
另一边,西贝四中,整个校园里格外的热闹,大家正在为毕业欢呼雀跃,也会因为毕业黯然神伤,但总体的格调还是欢庆的,今天晚上是各个班级的毕业晚会,明天上午是全校的毕业典礼,然后大家便走出校门,正式离开,各奔东西。
林平匆匆把王一格送回苦山,然后又默默回到学校,他看到王一格那副悲痛的样子,也很心疼,但却没有去安慰王一格,因为林平知道,生离死别,是每一个人都要经历的事情,无论是谁,达官显贵还是平民百姓,都脱离不了生老病死,这是王一格的人生必经之事,但林平心里就是觉得对于王一格有点愧疚。不过至少带着王一格见了爷爷最后一面,也算是让王一格没有更大的遗憾。
高三一班的毕业晚会,同学们在有说有笑的交谈着,有的在估分,估一下自己能考多少分,有的则做起了暑假毕业旅行的计划,教室里好不热闹,唯独王一格的座位是空着的。
“哎,王一格呢?”
“对啊,大学霸王一格呢?”
“可能被校长叫了去准备明天的毕业发言吧,他肯定是毕业代表啊。”
“对对对,一格那可是咱们四中的一哥,绝对的牌面啊。”
“你们说,要是王一格这次高考考砸了会怎么样?那岂不是老尴尬了?”
“不会的!一格绝对不可能考砸!就算是我考砸了一格也不会考砸!”这位同学拍着胸脯信誓旦旦地说道。
“切,你考砸了那不是正常的事情?”
“行了,你们就是先吃萝卜淡操心,人家一格早就过了清华的特招,早就保送了,高考成绩根本无所谓,不过是为了冲击一下高考状元而已。现在关心的根本不是王一格会不会考砸,你们应该关心一下王一格会不会考个状元。”
“对啊,那王一格考不了状元不就是考砸了吗?”
“切!”旁边的人一片嘘声。
“不是吗?不是吗?一格考不了状元那不就考砸了吗?”
说完大家便笑了起来。
当晚,高三一班的毕业晚会从开始到结束,王一格都没出现在班级里,晚会上,每个学生都上去发了言,唯独所有同学最期待的王一格。
王一格去了哪?
一度成为高三一班同学们那晚最关心的问题,大家一肚子疑惑,只能满怀期待等待着明天全校的毕业典礼上看到王一格。
二十个班级的毕业晚会,林平做为校长挨个班级送去了毕业祝福并合了影,祝愿他们前程似锦大展宏图,也希望他们能够记住在西贝四中的日子。

nxiw5超棒的都市小说 名校養成系統 txt-第六百三十八章 見面分享-048ha

名校養成系統
小說推薦名校養成系統
王一格落了一会儿泪,满眼都是焦急和害怕,但慢慢的平静了一些,嘴巴咬着大拇指的指甲盖,眼睛呆呆的看着窗外,他的心绪有些紊乱,他对他爷爷的感情要比任何一个亲人要亲,甚至比父母还要亲一些。毕竟隔辈亲,王一格又是被爷爷奶奶带大的人,爷孙之间的那种感情是格外深厚的。
但是无论多么的至亲至爱,生离死别都是每个人不得不去面对的,而每面对一次,就成长一次,只是这成长格外的沉痛。只是这次成长对于王一格来说,来到早了一些,而且似乎有些不合时宜。
不知不觉中,车到了市人民医院,下车,林平便迈着急匆匆的步伐往医院楼走去,王一格紧跟在林平的身后。
病房外的走廊,王一格的父亲带着买好的午饭回来,迎面就碰上了林平,先是愣了一下,然后连忙笑着问好道:“林校长,您怎么……来了……”
话还没说完,王一格父亲看到了站在林平侧身后的王一格,这时王一格也喊了一声:“爸。”
王一格的父亲看到自己的儿子竟然也来了,不由得大吃一惊,说话不由自主的结巴了起来:“哎,一格,哎……林……林校长,你怎么……怎么把一格给带过来了。”
王一格的父亲说这些话的时候心虚的不敢直视王一格,目光有意的往林平身上躲闪。
“爷爷怎么样了?爸。”王一格开口问道。
“啊?嗯……你爷挺好的,没事,没啥事,你不用担心,好好学你的习,考好你的试就行,你都要高考了,别……别操心这件事了……你爷他挺好的。”王一格的父亲有些敷衍的回道,这种回答也几乎是很多家长回答孩子们的“疑难问题”时的标准答案。
“你别管,小小孩子问那么多干嘛?你好好学好你的习就行。”
这句话应该百分之九十的中国人在学生时代都听过。
王一格自然不愿听信父亲的话,王一格的父亲也明白,林平都把王一格带到医院来了,无论如何今天都阻止不了王一格与爷爷见个面的。
病房的门被推开,王一格三步做两步急忙的走到了病床旁,王一格的爷爷此时正清醒着,而且精神面貌看起来不错,一看到自己的孙子瞬间变得格外高兴,脸上的起色红润了不少,说话的声音听起来也很清晰有力。
看到爷爷精神状态很好,王一格悬着的心稍稍落地,眼泪却止不住的流了下来,他差点以为见不到爷爷了,此时看到爷爷还好好的,他一下子就哭了出来,像个小孩子一样。不过
“哎,娃不哭,你看你哭啥嘛~爷爷这不好好的。”王一格的爷爷慈爱的摸了摸王一格的手。
然后,爷孙俩便聊了起来,王一格的爷爷讲了很多,从自己的过去讲到了王一格的小时候,脸上时不时流露出回忆的幸福笑容。
林平默默的从病房退了出去,将时间和空间留给这对爷孙,留给王一格一家人。
王一格的爷爷讲了很久,越讲越有劲,精神状态似乎愈发的好了起来,窗外的阳光照射进来,使得王一格爷爷脸上有些红光满面。
林平在门外透过窗户看到病房里安详和睦的一幕,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淡淡的微笑。
“林校长,来了。”
听到有人喊自己,林平转头一看,是昨晚见面的何医生,便赶忙回道:“何医生好,您过来了。”
“嗯,没事,我溜达着查个房。”何医生说道,然后透过窗户往里面看了一眼:“那个孩子就是老人的孙子啊?”
林平点了点头说道:“对,是的,那孩子就是老人的孙子。”
然后林平接着问道:“今天老人的状态看起来很好,是不是恢复的差不多了?”
何医生看了两眼叹了口气说道:“没啥,都这样。”
林平有些不懂的追问道:“您这话是……什么意思,何医生?”
何医生看着林平说道:“可能是恢复,过会儿我再给老人家检查检查,现在就让这孩子多和老人说会儿话吧。”
“爷爷,等高考完,您也就好了,我陪您,咱们一起回苦山……”王一格握着爷爷的手说道。
“好啊,好。”王一格爷爷满脸笑容的答应下来,“娃,你得好好考,我可听说了,很多人都关注着你呢,还有当官的,你可得好好考,争口气。”
王一格重重的点了点头:“爷爷,我会的。”
王一格爷爷笑着拍了拍王一格的手:“咱们家这么多人,就出了一格这么一个有出息的,可不容易啊。一格回去好好的,不用担心我,我现在好着呢。你们林老师还在门口等着吧,让人家进来吧,太不好意思了。”
王一格把林平叫进病房,王一格爷爷握住了林平的手说道:“林老师,这些年真是谢谢您了,您对一格真是费心了,您这老师当的没话说。”
然后扭头对王一格说道:“一格,你甭管以后怎么样,你都得好好记着林老师的恩,好好感谢您老师,这个你不能忘。”
王一格点了点头:“嗯,我不会忘的。”
林平笑着说道:“王一格这孩子坏不了,会有出息的,很有出息。您老人家也好好养着,等养好之后再让一格好好陪陪您。”
王一格的爷爷紧紧握着林平的手面带笑容说道:“好好好。”
这次见面让王一格爷孙俩有了不少的相处时间,十一点林平和王一格两人到的病房,下午两点多才离开,回去的路上王一格心情明显好了很多,还跟林平说道:“等我考上大学,考到北京,我要带着爷爷去北京看看,爷爷这么大还没出过西贝县呢,就县城都没来过几次。”
而林平和王一格不知道的是,他俩人刚走没多久,王一格爷爷的精神状态突然就不行了,就像一瞬间垮掉了一样,之前和王一格聊天的那种精神状态似乎是回光返照再次昏迷了过去,而这一昏迷便再也没醒过来,直到两天后彻底的撒手人寰。
王一格爷爷去世的消息谁也没通知给王一格,一家人商量着拖上几天等王一格高考结束后再举办他爷爷的葬礼,而王一格则在为几天后的高考奋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