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顧南西

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 他從地獄裏來 ptt-412:戎黎動手摧毀錫北國際(一更)展示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他直接朝着沈清越的裤裆踹,死命地踹!狠狠地踹! “四爷。” “四爷。” 叫不动。 保镖上前,小声提醒:“不能再打了,会死人的。” 他官四爷会怕? 不存在。 “死了老子给他买块上好的墓地。” 官鹤山继续踹。。 沈清越抱着腹部蜷缩在地上,从头到尾不吭声,血水从嘴角溢出来,他眼里血丝遍布,脖子上的青筋凹凸暴起。 “四爷。” 保镖担心出事,斗胆去拉了,惹来官鹤山一顿踹。 热闹看得差不多了,戎黎报了个警。 “我要报案。”他报了医院的地址,“这里有两个疯子在斗殴。” 没过多久,沈清越被抬去急救了,官鹤山被带去警局了。 官鹤山手底下的人赶紧去禀报军师纪佳。 “佳姐,四爷出事了。” 纪佳人还在国外,被一桩经济案绊住了,她一时回不来:“他又惹什么幺蛾子了?” 锡北国际还没分家之前,官鹤山只是陆鹰手底下的一个打手,莽夫一个,空有蛮力,如果不是纪佳辅佐他,他称不了爷。 官鹤山的保镖兼秘书说:“四爷打了沈清越,现在沈家人要告他故意伤害。” “他干嘛要去惹沈清越?” 纪佳出国前告诫过官鹤山,不要去惹三个人,戎黎和棠光,还有沈清越。 这三个,都不是官鹤山那个蠢蛋斗得过的。 纪佳有理由怀疑:“他吃饱了撑的?” “因为沈清越害四爷的小情人流产了。” 纪佳:“……” 雄风不减,厉害厉害。 再说戎黎。 他给何冀北打了一通电话,就一句:“可以让纪佳回来了。” 纪佳是个很聪明的女人,若是不聪明,就官鹤山那颗长废了的脑子,早死了八百遍。 戎黎挂完电话,去拿了徐檀兮的检查报告,然后回病房,发现徐檀兮不在。 乔子嫣也不在。 他给徐檀兮打电话,很快就通了。 “杳杳,你在哪?” 她说:“我在四号楼的天台。” 她住院的那栋是三号楼。 天台风很大,戎黎能听见那边呼呼作响的声音:“你去那里做什么?” 她没有细说:“我回去再同你说。” 外面天色已经暗了,戎黎带上强光的手电筒:“不要一个人走动,我过去找你。” 她说好。 电话挂断了。 她坐在天台的椅子上,旁边还坐了一个人。那人覆舟唇、丹凤眼,是不惊艳、却有有个性和味道的一副皮相。 “你先生吗?” 是阮姜玉,也穿了一身病号服,与徐檀兮前两次见她一样,她戴着一顶黑色的渔夫帽,帽子上绣了一把枪,枪柄上有两个字母——GQ。 徐檀兮颔首:“嗯。” 阮姜玉向后靠着椅子,抱了一怀的风,是很放松的姿态:“你也是上来吹风的吗?” 护花特种兵 君陌 徐檀兮摇头:“我在对面那栋楼住院,病房窗户可以看见这边楼顶。” 阮姜玉不爱笑,会给人一种刻板严肃的感觉:“你是以为我要自杀吗?”她望向旁边的围栏,像在自言自语,“跳楼的话,死状太难看了。”…

Read the full article

都市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討論-411:沈清越被打,沈清越要斷子絕孫(一更看書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要不要脱?要不要要不要要不要要不要…… 洪端端在纠结中睡去。 次日是周六,戎关关不用上幼儿园,他已经狠多天没有见到哥哥嫂嫂了,缠着程及叔叔帮他发了视频邀请。 戎黎接的,戎关关开口就找嫂嫂。 然后换徐檀兮接了。 “嫂嫂,你和哥哥什么时候回来?” 现在是傍晚时分,徐檀兮在医院后面的花园散步,早上下过暴雨,中午出了一会儿太阳,下午又起了风,地面上已经干了,路两边的枝丫还是湿的,雨水冲刷掉了灰尘,叶子葱葱绿绿,空气里有潮湿的青草香。 徐檀兮沿着路,走得很慢:“还不确定。” “可不可以早点回来?”戎关关一副小可怜的语气,“我很想你们。。” 手机屏幕里一整个都是戎关关的脸,白白又嫩嫩。 地上铺了鹅卵石,戎黎走在外侧,徐檀兮被牵着,在里侧。 她柔声安抚:“等嫂嫂病好了就回去。” “嫂嫂你感冒了吗?” “不是感冒。” 戎关关喋喋不休,问题好多:“那是什么病?” 戎黎接过手机:“少问那么多。” “哦。” 戎关关把他刚刚涂好了颜色的画拿过来,给戎黎看:“哥哥你看我画的画,好不好看?” 很丑。 戎黎:“嗯。” 画上有一个太阳,两朵向日葵,三个人,以及—— “我肩上怎么有只毛毛虫?”🤮 还给他画了个紫头发,一共就三根。 戎关关一副“你简直乱说”的表情:“这是恐龙。” 上个月徐檀兮还给戎关关报了个画画的兴趣班,兴趣班的老师昧着良心夸戎关关有天赋。 戎黎再看了一眼那只两个椭圆四根线组成的恐龙:“行了,挂了。” 戎关关不想挂,嘴撅得能挂油壶:“我才说了一会儿。” “你嫂嫂要休息了。” “那好吧。”戎关关在那边比心,“嫂嫂,爱你。” 徐檀兮不会比心,也说不出肉麻话,中规中矩地挥手再见。 戎黎把视频挂了。 “累不累?” 她已经走了十几分钟了。 “不累。” 今天的运动量够了,戎黎带她回病房,一转身,看见了沈清越。 他拄着导盲杖走过来,走一步盲杖末端的金属就在鹅卵石上敲一下,在路过徐檀兮时,他停下脚,无神空洞的瞳孔朝向徐檀兮。 “我的眼睛,”他问,“你还用得习惯吗?” 戎黎把徐檀兮挡到身后。 沈清越的助理也上前了一步,摆出防御的姿态。 卢飞进了监狱,他是的沈清越的新助理,名张莽。 “你呢?”沈清越这回望向戎黎,还是那个问题,“眼睛用得惯吗?” 他们三人的眼眶装的都是别人的眼珠子,只有徐檀兮不会有后遗症,因为戎黎给她挖的是慧眼,是掌善恶的伽诺神尊用来看世间黑白与是非的眼睛。 戎黎与沈清越对视,回了他一个字:“滚。” 沈清越笑了,白皙病态的脸,惨烈阴狠的笑,像森冷的夜里从暗处爬出来的鬼魅,他张牙舞爪、蠢蠢欲动。 等着看,是神明说话,还是魔鬼唱歌。 他收起导盲杖,换了方向,脚步刚迈出,后面有人在大喊—— “沈清越!” 沈清越脚步停下。 官鹤山冲过来,人过中年依旧麻利,他跳起来,一脚踹在沈清越胸口。 沈清越没有防备,整个人摔坐在地上。…

Read the full article

火熱都市异能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410:要不要脫啊……(二更)推薦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江醒亲了她一下:“我去洗漱了。” 他去浴室了。 洪端端一头扎到床上,来回滚两圈,此时的心情可以用一句话来概括: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淡定,洪端端。 她深呼吸,再深呼吸,等脸上温度下去后,拿出剧本来看。 今天也是走敬业人设的一天。 她对着剧本拍了张颇有技术含量的照片,隐约能看到红红绿绿的笔记,但看不清内容,然后发微博。 洪端端V:晚安哦 前排是几个是她自己的粉,当然也有黑粉。。 糯米软团子:【宝贝看我~】 不穿秋裤裤裆好凉:【她来了,她来了,她又带着辣眼睛的演技来了】 顾氏财团是五百强企业:【aaaaaa女鹅,我爱你!!!】 这几个cp粉。 村头寡妇家的花爬墙了:【红星cp冲鸭】 上官铁柱114:【@江醒V快来,你老婆发微博了】 周庆庆的祖宗吴喜喜:【搞事业的花瓶女艺人洪端端,恋爱脑的顶流影帝江醒,我竟然磕到了】 这几个是江醒的粉。 装了一包可爱去炸街:【每天一问:你什么时候跟江醒分手?】 我不睡我就要醒:【好好琢磨琢磨演技,别再丢江醒的脸了】 操碎了心的老母亲:【我醒一个人在那秀,你都不回一下吗?@洪端端V】 浴火重生:美人画皮 下面还有个用江醒做底图的表情包:【倒贴的我,如此卑微】 妾本倾城:厉害了,我的法医娘子 芒果布丁 看到这位“操碎了心的老母亲”的留言之后,洪端端去江醒那里留了个言:【微笑】【微笑】【微笑】 操碎了心的老母亲:“……” 江醒洗漱完,从浴室出来,洪端端已经放下手机在看剧本了。 他头发洗了,吹了七八分干,刘海盖住了额头,让他看上去显得无害了一点。 房间里只有一张床。 他走到床边,把挂在脖子上的干毛巾扔在桌子上,扫了一眼她手里的剧本。这个剧本他看过,洪端端刚接这部戏的时候,他就帮着她看了。 就一偶像剧,小说改编的,剧情一言难尽。 他坐下:“红色是不懂的?” 洪端端说:“绿色。” 他看了看满满一页的绿色:“……” 她握着笔,在剧本上又画了一道绿色的线。 “这里为什么不懂?” “女主为什么要哭?” 洪端端不理解编剧的脑回路,完全没有办法共情。 江醒试图带她进戏里:“因为对男主很失望。” “那也不用哭啊。” “男主负了她。” 洪端端式思维:“那就分手。” “女主还很爱他。” 还是洪端端式思维:“为什么要爱一个渣男?” 她觉得女主脑子有坑。 她太代入自己的三观,对于演员来说,太有个人感受有时候会束缚表演方式。 而且这个剧本…… 挺脑残的,脑残到让江醒也有点没辙,剧本没有深度,他就只能说表面的:“因为渣男小时候救过她。” “那如果救她的是一条狗呢?” 江醒:“……”…

Read the full article

优美都市言情 他從地獄裏來 起點-409:準爸爸戎黎的孕中焦慮(一更展示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戎黎洗漱出来,看见徐檀兮在玩手机。 他身上沾了水汽,就没坐她床上,拉了把椅子坐远点:“你在看什么?” “微博。” 她在看江醒发的微博。 恋爱蜜语之野蛮女友 萧孩 戎黎把她手里的手机抽走:“孕妇不能长时间玩手机。” 他加了郑医生的微信,问了很多注意事项,其中有一条就是孕妇不宜长时间玩手机,会伤眼睛,也伤神。 徐檀兮小声辩解:“我只玩了一小会儿。” 戎黎管很严,不给她玩了:“你想看什么内容,我给你读。。” 把江醒的微博内容还有网友的留言都读出来的话…… 徐檀兮不太会撒谎:“你别读了,我不看了。” 戎黎:“……” 他是被嫌弃了吗? 嗯,不能生孕妇的气。 他把手机放远一点,怕有辐射:“肚子还疼吗?” “不疼。” “还流血吗?” 他刚刚还让乔子嫣去给徐檀兮买了卫生巾。 蜀山剑仙录 徐檀兮不太好意思跟他聊这个话题,只是摇了摇头。 戎黎把空调再调高一度:“已经很晚了,你要睡觉。” 郑医生说的,要多休息。 才刚过九点。 徐檀兮下午也睡了,还没有睡意:“先生。” 戎黎双手撑在病床上,身体倾向她:“嗯。” 徐檀兮略有迟疑,有点小心地问他:“你是不是不高兴啊?” 其实戎黎并不是很喜欢小孩,也说过想晚一点要孩子。 他们在避孕,这个孩子是意料之外。 戎黎看了看她的小腹,伸手轻轻摸着:“我没有不高兴,只是很害怕。” 小孩来得有点突然,他还没做好准备。 他有很多担心的事情:“怕你生孩子会遭罪、会有危险,怕孩子生出来之后,你会因为他忽略我,也怕我当不了一个好父亲、教不好他。” 因为徐檀兮很喜欢小孩子,他以前甚至还想过要不要多生几个,可现在她怀孕了,他觉得生一个都很难熬,十个月太长,万一磕到碰到…… 他今天在网上查了很多流产、早产、难产的资料,到现在他都还惴惴不安。 徐檀兮坐在灯下,披了一身温柔的光:“那我怀孕了你高兴吗?” 高兴吗? 虽然他嫌小孩麻烦,虽然他想霸占徐檀兮,虽然他害怕会有未知的意外,虽然……但她怀的是他的骨血。 戎黎吻在她手背上,白天输液的那个地方:“我发了很多朋友圈,外婆说怀孕的事还不能对外说,所以设置了仅对自己可见。” 巅峰大扣杀 他想昭告天下,他要当爸爸了。 幼稚又有点反常, “杳杳,我很高兴,你能为我生儿育女。” 他以前不太喜欢小孩,嫌吵,也没耐心,但是他知道,他将来一定会很爱他和徐檀兮的孩子,因为他很爱她。 “我也很高兴。”她笑了笑,“在西丘的时候,我就想给你生小狐狸了。” 她分明在笑,眼里却有楚楚悲凉。 这种眼神,戎黎在棠光那里也见过。 “先生。”徐檀兮问他,“你知道狐狸和猫会生出什么吗?” 戎黎脱口而出:“狸猫。” 说完他自己愣住了。 为什么他会说这个答案?…

Read the full article

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398:鴛鴦那個浴(一更展示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棠光养伤的第二日,戎黎摘了两朵莲蓬回来。 她见过莲花,但没见过莲蓬,不认得那绿油油的东西:“这是什么?” 戎黎把莲蓬掰开一个口子:“莲子。” 看上去很爽口的样子。 棠光把褥子踢了,坐在戎黎的床榻上,晃着一双白皙修长的腿:“可以吃吗?” “嗯。” 她抱着莲蓬就啃。 戎黎按着她的脑袋推开:“不是这样吃。” 他坐到榻上,把莲子剥出来,去掉莲心再喂给她。。 “是甜的。” 她若吃到好吃的东西,就喜欢晃来晃去,发梢就动啊动,扫在戎黎身上,惹得他心痒。 “别晃了。”他按住她的肩膀。 “哦。”她乖巧地坐好,“你下凡世了吗?” “没有。” 戎黎拿着一朵莲蓬在剥,她把另一朵抱在怀里玩:“那莲子是哪里来的?” “白术的莲池里摘的。” 那莲池几万年也就开出了几朵莲,戎黎一次便摘了两朵。 他剥出两颗莲子,一起喂给她:“以后想吃就跟我说,我去摘。” 異 界 魅影 逍遙 “那他会不会也打你?” 塔缇神尊定是个小气的,她就拔了一根雪藕来吃,就被他打了。 “还是不要去了,我怕他打你。” 地上扔了一地莲心,戎黎一颗莲子也没吃,都喂进了棠光嘴里:“不要紧,他打不过我。” “戎黎,”她歪着个头,笑得很甜,“你好厉害啊。” 她张嘴去吃他喂过来的莲子,嫣红的唇碰到了他白皙指尖,出于猫的本能,她舔了一下。 他手立马缩回去,平日里总是冷峻的一张脸竟覆了胭脂红。 戎黎啊戎黎,千千万万年的清修都修到哪里去了。 他掀了被子盖住尾巴:“以后跟着我修炼,不准再偷懒。” “哦。” 棠光张嘴,要他继续喂。 他看着她的唇,有些晃神。 她脑袋凑过去:“啊——” 想亲她。 戎黎把莲蓬往她手里一塞:“自己剥。” “……” 自己剥就自己剥。 棠光埋头剥莲子,剥得专心致志。 戎黎坐在旁边看她,被子盖不住,尾巴还是钻了出来,在她裙摆处慢慢摇,偶尔会轻轻地蹭。 想让她亲他的尾巴。 好想。 棠光突然抬头,目光跟他撞了个正着:“你很热吗?”她用莲蓬去碰他的脸,“你脸好红。” 戎黎推开:“吃你的。” “哦。” 她继续剥。 戎黎的尾巴继续摇。 下午戎黎出去了一趟,天光暗了后他才回来,一进门就看见棠光以一个非常扭曲的姿势趴在床榻上。 “你在干嘛?”…

Read the full article

都市小说 他從地獄裏來 起點-396:離家出走,戎黎去接(一更)展示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她抱着他的腿咬:“你浸猪笼去吧你!” 戎黎这才听明白是如何一回事,也不推开她,就让她咬。 她倒也没用力,跟挠痒似的。 戎黎蹲下,手指压了压脑袋上炸起的毛:“我们没有。” 他没进去。 因为她喊了疼。 可棠光哪里懂,以为他在耍赖,气得要死:“你还不承认。” 她眼睛一红,要哭了。。王姑娘好可怜,她也好可怜。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戎黎假意咳嗽了两声,神色不自然,耐着性子解释说:“没怀孕,怀孕不是那样。” 她眼里含着金豆子:“那是哪样?” 戎黎耳朵红得要滴血了,看着别处说:“我日后再教你。” 她追问为什么。 戎黎没说,见她眼眶通红,便捻了法术将她幻成了人,还给她变了衣裳,然后抱住她,笨拙地哄着:“别哭了。” 三万余岁的棠光已经不是稚嫩单薄的少女了,他怀里的她婀娜窈窕,眉目柔婉。 柳腰楚楚,她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姑娘。 她还在委屈,吸了吸鼻子,把鼻涕擦在他衣裳上:“你以后会不会也像周公子那样不要我了?” 戎黎把她抱起来,拂开书案上的竹简,放她坐在上面:“周公子是谁?” 美女下属爱上我 竹简掉了一地,她的裙摆碰到了砚台,慢慢晕开一朵花,像一副墨色丹青。 她坐着,与弯着腰的他一样高:“周公子是话本里的负心汉。” “不会。”戎黎说话的声音比平时要低一些、轻一些,“你是我带回天光的,我不会不要你。” “不是我师父把我带回天光的吗?” 戎黎摇头:“是我,你的名字也是我取的。” 棠光懵懵懂懂,搞不清楚:“那你是我的主人吗?” “嗯。”她是他的。 吻 我 重生之纨绔仙帝 紫御澜庭 她恍然大悟:“原来我是宠物啊,怪不得你不让我变成人。”在天光上,也有不少神尊会养爱宠、养坐骑。 戎黎摸了摸她的头。 是心上人啊,傻猫。 “这几天没好好吃饭吗?”她比之前轻了点。 有人关心了,她又委屈上了:“吃不下。” “有没有哪儿不舒服?” 她哼哼唧唧:“哪都不舒服。” 戎黎想着要不要带她去东问那里瞧瞧病。 她皱着脸,整个五官都在拒绝:“不要带我去毕方神尊那儿,我不吃药。” “不去算了。”戎黎坐回书案前,把砚台挪开,“吃不下也好,干脆辟谷。” 她用腿蹬了书案一脚:“我不。” 戎黎把竹简捡起来:“我不在天光的这段时日,你有没有见过玄肆?” “没有。” “日后见了他躲着点儿,若是躲不掉,就不要看他的眼睛。” 棠光手支着下巴,趴在书案上:“为什么?” “不为什么。” 玄肆去过西丘,他可能知道了什么。 棠光:“哦。” 戎黎又说:“还有,”他语气很严肃,一点都不温柔,“日后在外面不可以提到我。” 他怕她说漏嘴。…

Read the full article

好看的都市言情 他從地獄裏來 顧南西-395:我懷孕了(二更)展示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棠光瞬间炸毛:“那你问什么问?哼,负心汉!浸猪笼去吧你!” 戎黎:“……” 该和岐桑谈谈了,怎么教的规矩。 下凡世之前,戎黎先去了一趟毕方神殿。 神殿外有仙童守着,见他过来,慌忙行礼:“见过释择神尊。” 戎黎颇不自然地看向别处:“把绿幽叫出来。” 仙童愣了愣,才诺了一声。 不一会儿绿幽就出来,戎黎神尊是天光上最没有人情味的神尊,绿幽很怕他,说话都磕巴了:“见过神尊,我我我就是绿幽。” 她抬头,只看了一眼,便不敢再看了。。 释择神尊戎黎有一张艳绝天光的脸,他执掌十二凡世生死,眼底总是无波无澜,有肃杀之气。 他问:“你在菩提山摘的那个果子叫什么?” “啊?”绿幽以为听错了。 “你给棠光吃的果子。” 哦,没听错。绿幽恭恭敬敬地回话:“是红芍果。” 这时,毕方神尊东问从殿中出来了,看见戎黎好生吃惊:“戎黎神尊,你怎么有空过来?” 戎黎向来不与其他神尊走动。 他道:“没空。” 他化作风,原地消失。 仙鱼 鱼楽 东问:“……” 戎黎这趟去了有小半个月,棠光这小半个月都提不起劲儿。 她好无聊,在窝里打滚:“师父。” 岐桑在榻上小憩,没睁眼,应了声。 棠光蹦跶过去:“戎黎神尊什么时候回来啊?” “想他了?” 她嘴硬:“不是。” 岐桑从榻上坐起来:“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回来。” 她闷闷不乐地问:“那他还会回来吗?” 会不会像周公子一样,走了就再也不回来了。 岐桑说:“会回来。”你在这,他还能去哪。 “哦。” 绝天圣者 棠光回猫窝,继续打滚。 她这两日吃不下东西,晚上师姐从凡世回来了,给她带了肘子,她也没有胃口,就瞧了一眼,甩开脑袋睡觉。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她这几日还睡不着觉,她就把戎黎最常穿的那件衣裳拿了来,铺在她的猫窝里,她用猫爪子日日踩夜夜踩。 师姐蹲下来摸她的头、顺她的毛:“光光这是怎么了?肉都不想吃了?” 师姐衡姬是岐桑座下的三弟子,是个大美人儿。 因为棠光还未修成人形,是只超级超级可爱的猫,师兄师姐们都很宠她,喜欢喊她光光,像红晔那样。 棠光恹恹的,精神不振:“我不舒服。” “哪儿不舒服?” “不晓得,就是不舒服。” 衡姬爱怜地摸了摸她软乎乎的肚子:“师姐带你去东问神尊那瞧瞧?” 东问神尊擅长药理,配的药总是很苦很苦。 棠光不想吃药:“我又好了,不用瞧了。” 次日,她去了卯危神殿。 “凡汐。” 凡汐在姻缘树下捡石头,回了个头:“嗯?”…

Read the full article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说 他從地獄裏來 愛下-391:棠光高燃超A反轉(二更)鑒賞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沈清越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戎黎,没有出声,用唇形说了一句:“戎黎,你输了。” 二十分钟前,大明酒店。 沈清越的套房在顶楼,他把棠光带进了房间:“请坐。” 棠光拉了把椅子坐下,房间里香薰的味道很重,她皱了皱眉,想打喷嚏。 沈清越去泡茶。 “电话还没接完吗?”他低着头,这么说了一句。 眼神不好,洞察力倒是强。。 棠光把手机挂断。 沈清越把茶壶放在了茶几上,他斟上一杯,放到棠光面前。 她看了一眼,没动。 沈清越再斟了一杯,轻嗅两下,饮了一口:“你不尝尝吗?这个茶叶的味道和你最喜欢的金桐叶很像。” 她在天光上时,喜欢用金桐叶泡着糖水喝。 都市英雄转 她依然没有碰那杯茶。 “我不是来喝茶的。” “怕我下毒吗?” 她不置可否。 他也不勉强她,起身,把床头柜下面的记事本拿过来,放在茶几上。 “七年前,我在南城见过你,回来之后大病了一场,想起来了一些往事。” 棠光拿起记事本,打开。 他把在西丘的事、天光的事全部记了下来,以戎黎的视角、用天光上的文字。 棠光只翻了几页便放下了记事本:“既然你是戎黎,七年前为什么要绑架我?” “戎六同你说的?说我绑架了你?”他将杯子放下,重新添茶,“那他可有证据?” 没有。 要是有证据,早送他吃牢饭去了。 “你的眼睛是怎么回事?”棠光盯着他的眼睛看,他目光无神,瞳孔的颜色比常人要浅上许多。 “被诛神业火灼的,虽然你将眼睛给了我,可还是落下了旧疾。” 戎黎的眼睛到了暗处就看不清东西,也是因为旧疾吗? “那我的眼睛呢?”棠光又问,“我的眼睛是谁的?” 沈清越手里的茶杯轻微晃动了一下,一滴茶水洒出来,他放下杯子,抽了张纸擦掉指尖的茶渍:“是玄肆的,你眼眶里装的是他的慧眼。” 棠光听完,突然哦了一声。 沈清越看向她。 她恍然大悟的模样:“原来你是玄肆啊。” 七重天光,伽诺神尊玄肆,掌善恶。 原本还有点儿想不通的事,这下她全明白了,身体往前倾,她仔仔细细地瞧着沈清越的眼睛:“你的慧眼是不是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比如,”她停顿片刻,“比如过往。” 伽诺神尊要掌善恶,所以父神给了他一双慧眼。 沈清越没有半点被拆穿的慌张,神色淡然而从容:“什么时候开始怀疑的?” “一开始。” 她虽然不晓得为什么只有她和戎黎的样貌没有变,但她认出戎黎可不只是因为那身皮囊,还有骨子里的东西,别人学不来,而她一眼就能认出来。 她拿起面前那杯茶,倒掉茶水,敲碎杯子,踩着茶几一跃而起,迅速地绕到了沈清越的背后,她捏着锋利的玻璃碎片,直接抵在了他后颈:“福利院的那个孩子在哪?” 沈清越波澜不惊,端坐着,纹丝不动:“你随我过来是想救他?” 极品保镖 棠光毫不犹豫地刺破了他的皮肤:“人在哪?” 尖锐的玻璃就抵在他皮肉上,他好似不知道痛,转过头去看,任由玻璃在他脖颈上划出一道血痕。 他的瞳孔像蒙了一层灰,看着她:“你敢杀我吗?” 棠光握着碎片,往他皮肉里再刺了一分:“试试。” 他笑:“好啊。”脖子的血已经染红了衬衫的衣领,他闭上眼,“杀吧。” 他神情兴奋,跃跃欲试着。 疯子! 棠光松开手,往后退了一步,冲门口说:“还不进来吗?外面的几位先生。”…

Read the full article

笔下生花的小說 他從地獄裏來 顧南西-380:要幹掉整個錫北國際(一更)閲讀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戎关关喜欢吃炸鸡,其实戎黎也喜欢(肉他都喜欢),但徐檀兮说不健康,他们已经很久没吃过了。 为了奖励戎关关今天在幼儿园里的出色表现,晚饭吃的炸鸡。 于是,戎关关又吃撑了, 戎黎叫了他常叫的那个代驾,让他把车开回了麓湖湾,他领着一大一小散步走回去,也不远,一公里多路。 “哥哥。” 戎黎嗯了声, 戎关关走得好累,蔫儿:“我已经消化完了。”可不可以打车回去? 戎黎没理他,对徐檀兮说:“我要去一趟超市。” 噢,戎关关又精神了:“那可以买一个雪糕给我吃吗?” 戎黎没得感情:“不可以。。” 戎关关无精打采:“哦。” 六月了,天气已经不冷了。 但戎关关前几天风寒,咳嗽还没全好。离 商业街离麓湖湾不远,附近一带都是住宅区,这个点,街上的人挺多。 一路上没什么霓虹,只有几盏很有年代感的路灯,灯杆老旧,灯光昏黄,灯下老头子牵着老婆婆,都白了头。 路上没什么车,徐檀兮牵着戎关关,戎黎牵着徐檀兮。 进了超市,她问戎黎:“你要买什么?” 戎黎说随便买点。 他推了辆购物车,往车里丢了许多甜食,还有蔬菜和日用品。 “戎关关,”戎黎使唤他,“去冰柜里帮我拿盒牛奶,放在最下面的那个。” 冰柜就在旁边,离得不远。 “好。” 戎关关去买牛奶了。 戎黎从收银台旁边的货架上拿了五盒避孕套。 徐檀兮低头,耳朵发烧,默默地往后面站,离某人远一点,再远一点。 男收银员看了戎黎好几眼,然后下意识地想看看他的身边人,没有恶意,就是好奇。 戎黎把徐檀兮挡住,眼皮那么一抬,气场出来了,有警告的意思。 男收银员尴尬地收回目光。 付完账从超市出来,戎关关说饿了,戎黎用矿泉水洗了根黄瓜给他,他心满意足地抱着啃,蹦蹦跳跳地走在前面。 没别人听到,徐檀兮这才好意思作声:“你怎么又买,家里的还没有用完。” 戎黎对性事很放得开,虽然没结婚之前很雏很纯,但现在的他很直白,对徐檀兮什么都说,也什么都做。 他喜欢花样。 他说:“那个质量不好,容易破。” 徐檀兮含羞瞪他。 走在前面的戎关关突然回头:“哥哥,你们在说什么呀?” 戎黎刚好拆了一盒牛奶,徐檀兮不喜欢吃垃圾食品,晚饭吃不多,他把牛奶给徐檀兮:“在说牛奶。” 天真无邪的戎关关:“哦。” 徐檀兮脸通红。 翌日是周五,下午戎黎没课,来了程及店里。他的社交圈太窄,没课的时候不是陪徐檀兮,就是来程及这儿。 程及的生意一如既往地惨淡,有时候一天也没个客人。 真是两个闲得发慌的人。 戎黎上了楼,程及在沙发上瘫着,抬起眼皮瞧了他一眼:“没课?” “嗯。”戎黎踢开他搭在沙发上的腿,拿出手机,“上游戏。” 程及换了个姿势,脚搭到茶几上,继续瘫着:“没心情。” 戎黎催:“快点。” 好烦这人。 程及开了游戏,没精打采地浪着。 开局不到五分钟。 “我倒了。” 戎黎被敌人打中了。…

Read the full article

非常不錯都市异能 他從地獄裏來 顧南西-378:安全期(一更分享

小說推薦 – 他從地獄裏來 – 他从地狱里来 这是条。 姜灼没说什么,自己重新切了一根。 晚饭结束后,八点多。 回到家,戎黎把在姜灼家拍的照片给徐檀兮看:“杳杳,这是什么?” 是他切的胡萝卜。 “胡萝卜。” 戎黎又问:“是胡萝卜丝还是胡萝卜条?” 徐檀兮没有立刻回答,思考了过后:“胡萝卜丝。” “我厨艺好吗?” 她表情很诚恳:“嗯。。” 这就是原因——戎黎对自己厨艺和刀功蜜汁自信的原因。 戎黎又把照片发给了程及。 程及微信发了个问号过来。 戎黎:【这是什么?】 程及:【你脑子抽了?】 戎黎:【是什么?】 程及:【胡萝卜】 戎黎:【是胡萝卜丝】 程及:【呵】 程及:【这是胡萝卜棍】 程及:【你切的?】 程及:【挺粗壮的嘛】 戎黎找到资料设置,随后删除好友。 对面沙发上,戎关关四脚朝天地躺着,蔫儿蔫儿地喊:“嫂嫂。” 徐檀兮正在泡茶:“怎么了?” 戎关关抱着圆滚滚的肚子,有气无力:“我吃撑了。” 重生之娱乐圈枭雄 断水歌 徐檀兮放下茶壶过来,蹲下来摸了摸他的肚子:“很不舒服吗?” “嗯。” 她去拿消食片。 戎黎抱着手走过来,看着沙发上的那一坨,表情非常嫌弃:“谁让你吃那么多。” 那一坨哼哼唧唧:“姜灼哥哥家的饭太好吃了。” 【领红包】现金or点币红包已经发放到你的账户!微信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领取! 戎黎死亡俯视:“我做的饭不好吃吗?” “戎一坨”乌溜溜的眼睛眨啊眨,突然坐起来,指着窗户惊呼:“哥哥快看,有流星!” 戎黎眼睫毛都没动一下。 “戎一坨”在窗户和哥哥之间来回瞄了几眼,默默地趴回了沙发上。 徐檀兮拿了药过来。 “戎一坨”吃完药,打算继续瘫着。 戎黎踢了踢他的鞋子:“起来,跟我出去走两圈。” “戎一坨”爬起来:“哦。” 九点多,徐檀兮洗漱完进房。 戎黎放下手机,去拿吹风机,给她吹头发的动作很熟练。 吹风机呼呼作响,耳边掠过的风是温的。 “我想去报个烹饪班。” 今天晚上姜灼做了一桌子的菜。 徐檀兮心想,她家先生可能是被打击到了,于是她安慰说:“你厨艺已经很好了。” 戎黎把风调小一档:“也就你说我厨艺好。” 徐檀兮转过身去,手环在他腰上,仰起头迎着他的目光,眼里有一汀温柔的江南雨:“不用专门去报班,周末我有空,我可以教你。”…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