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之謎跡

3qsry爱不释手的小說 天神聖典笔趣-第393章 王朋展示魔法熱推-62ap9

天神聖典
小說推薦天神聖典
看见杰迪如此回答,胡夫心想:
算了,他不过是神的传话者,又怎么比得上我这位“神之子”,埃及至高无上的统治者呢?
偷天
王位保护神伊西斯曾经对我说,我是她的孩子,坐在她提供的御座上。
我将像远古神王奥西里斯一样,生前统治埃及,死后升天,成为永恒的存在;
而我的儿孙将像荷鲁斯那样,子及父位、永远地统治埃及!
不过前提是,我必须建成宏伟的金字塔,它将使我的灵魂升入天堂;
我还要保证金字塔万世不倒,让它保护好我的肉身,直至我复活的那一天。
新婚速遞:影帝獨寵小嬌妻
等到伟大的奥西里斯神重临世界,带着他选中的灵魂回归肉身之时,那将是一个永恒而闪耀的新时代!
想到这里,胡夫心潮澎湃,脸上流露出“因特纳雄耐尔一定会实现”的激动神情。
王朋察言观色,隐约猜到法老在想什么,只能暗暗忍住笑。
“借助金字塔灵魂升天”,本是他设计第一座金字塔时提出的概念。
所谓“概念”,就是把他的设计“包装”得更美好的一种说法而已。
掌家棄婦多嬌媚 菠蘿飯
带着能够来世复活的愿景,他的兄弟左塞王也能走得更安详些吧……
没想到,“法老死后能复活成神”的观念在古埃及愈演愈烈,似乎连诸神都借用了王朋说辞,不遗余力地套路着人类。
豎瞳 神奇鍵盤
閨寧
祂们背后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胡夫迫不及待地打开卷轴查看他的“任务清单”,却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
神要求的金字塔高达 146.5 米(相当于40层楼的高度),底边长230 米(362.31库比特),占地5万平方米,体积为260万立方米。
它的体量将是左塞金字塔的8倍,高度大大超过他父亲建造的红金字塔(塔高104米,为埃及第3大金字塔)!
这个工程量实在太大了,哪怕倾举国之力、榨干平民的钱财,也不一定够用。
但胡夫是个不择手段的狠角色,心想:大不了到外国去抢!神一定会给予支持的!
他放下疑虑,对王朋说出了另外一个担忧:
“大师,图上只标注了金字塔的外部尺寸,里面的密室该如何设置呢?我听说您知晓透特圣殿秘室的数字……”
胡夫想问的,是如何隐蔽地设置他的墓室。
——要知道自古以来,有墓葬就有盗墓贼。他们可是非常厉害的,为了钱,再隐秘的墓室都能被他们找到。
在左塞王的时代,王朋将墓室埋藏在地下,上部的阶梯金字塔是实心的,直接镇压在墓室上方。
金字塔虽然坚不可摧,但是盗墓贼直接往地下挖隧道,就可以完美避过金字塔的保护。
这个时代的设计显然又进化了一些,希望充分利用金字塔的强大壁垒,将法老的墓室完全包裹住。
唯一的缺陷是,只要是在金字塔建成后再将法老的木乃伊埋葬进去,墓室就一定有入口。
有入口就必定会被盗墓贼找到。
如何避免这个弱点,就要借助透特的智慧了。
传说透特有42部著作流传于世,所有的技术都已经经记载在上面了。
陰碑
王朋笑了笑,附过耳去对法老说:
“密室的信息越少人知道越好。在建造的过程中,我会一步一步进行指导的。”
法老恍然大悟:“对,对,墓室的设计当然是不能直接反映在图纸上,会被太多人知道的!”
他充满信任地握住王朋的手,激动地说:“大师,全靠你了!”
这时,王子杰德夫-荷尔兴冲冲地走进来说:
“父王,原来杰迪大师已经到了啊,请恕我来迟!”
这位王子看起来年轻而聪颖。
胡夫笑呵呵地对王朋说:“这是我的小儿子,就是他告诉我你的存在的。”
他们谈笑了一番,胡夫和王子都希望看到魔法师一展他的法术。
“没问题。”王朋满口答应。
四人来到宫殿外的敞廊上,王朋随意地看向庭院,选中了了湖边的一只野鸭。
他招了招手,那只鸭子就嘎嘎叫着、摇摇摆摆地向他们走来。
王朋轻轻地念出咒语,那只鸭子忽然扑通一声倒下了,头和身体慢慢断裂开来。
但它并没有感觉到痛苦,断裂处也没有鲜血流出。
胡夫感到很惊讶,然而更令人吃惊的事情发生了。
鸭子的头慢慢向身体移动,当它与脖子的断裂处拼合在一起时,倒地的鸭子忽然一翻身站了起来,拍拍翅膀,又嘎嘎叫着走开了。
庭院里一切如旧,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
海莫的眼睛瞪得圆圆的,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
几秒钟后,王子大声叫好,胡夫也忍不住鼓起掌来。
“大师的法术果然名不虚传!”
法老满意极了。不一会儿,他又突发奇想:
“既然大师可以分割动物,那么分割人的身体一定也不在话下吧?”
王朋脸色一变,这个法术是他从民间的魔法秘本上看来的,从来没有在人的身上试验过。
于是他回答说:“魔法也许会有失败的时候,如果我不慎失手,就等于杀死了那个人!”
胡夫笑道:“没关系吧,我们可以使用监狱里的死囚。”
王朋摇头说:“不,即使是死囚,我也不能拿他的性命开玩笑!”
胡夫毕竟对他十分倚重,于是不再坚持,只吩咐下人牵来鹅、牛之类的动物,让人砍掉它们的头颅。
王朋再次施展法术,被砍掉头的鹅和牛果然又恢复如初,自由自在地到处行走了。
此时四周已经围满了官员、宫女和侍从,他们全都大声欢呼起来,觉得这真是一个奇迹!
从此,王朋在宫殿旁法老赠予的豪宅里住了下来,他的盛名也在整个埃及传开了。
轻风拂案,王朋看着透特交给他的设计图,手指敲打桌面,若有所思。
胡夫拿到的卷轴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背后是个让人意想不到的庞大计划,涵盖了胡夫之后的好几代法老。
王朋回想了一下:
胡夫的父亲——斯尼夫鲁法老一口气建造了三座金字塔,如果只是作为陵墓使用,一个法老怎么会用到三座?
如果只是为了彰显气势,那三座金字塔应该建在同一处才对。
然而事实上,三座之中较大的红金字塔和弯曲金字塔隔了两千米远,光就运输距离而言就是工程上的极大浪费。
第一座美杜姆金字塔起初被设计成七级阶梯形,后来又用石灰岩填充四周,使其边棱平滑,从而变身成了四角锥形。
第二座金字塔大了许多,下部倾角为55°,上部则改成43°,成了一座“弯曲”的金字塔。
也许是因为55°过于陡峭,塔身无法稳定的缘故。
第三座红金字塔终于建成了完美的尖锥形,成为世界上第一座“真金字塔”,也是当时最宏伟的金字塔。
王朋觉得,结论是显而易见的:
那三座金字塔是只一场预演,一切都为了埃及建造史上的巅峰——大金字塔的出现!

u547g妙趣橫生都市言情 天神聖典-第389章 丘比特之箭閲讀-tzr65

天神聖典
小說推薦天神聖典
可是伊什塔尔想错了。即使用尽手段,恩奇都并没有达到预想中的积极程度。
“怎么回事?难道现在的男人都不主动追求女人了吗?!!”
天下最美的爱神竟然发出了大龄剩女式的咆哮……
最后,她不得不接受了残酷的现实。
“既然如此,就别怪我使出杀手锏了!”
伊什塔尔咬着银牙,发出了“哼哼哼哼”的冷笑。
经过一系列蹲伏、观察和周密布置后,伊什塔尔寻了个机会,再次放出无人能挡的香艳大招。
恩奇都刚被前方的高能画面击中,冷不防,背后又射来一道凌厉的暗箭!
危急之下方显英雄本色——恩奇都凭着“身周50米都是感知范围”的本事堪堪避过,并在空中闪电般探手一抓。
摊开手掌,落入掌中的是一枚小小的金箭,尾部嵌着雪白的鹅毛箭羽,精致得跟玩具一般。
可它瞄准的是心脏啊,也是能要人命的!
恩奇都立刻飞燕般倒纵出百米开外,一边伸手擒拿,一边爆喝道:
“五次三番,你是谁?到底想干什么?!”
他在神殿后面抓到了偷袭者,却不由得怔了怔。
被捉住的是一个全身雪白的小男孩,金发、长着一对小翅膀,光着小脚丫,手里拿着一把小小的金弓。
“小天使?”恩奇都忍不住咦了一声。
“天使?不……我不是谁的使者……”
小男孩咕哝着,白胖的小手挠着一头卷毛,蓝色的大眼睛眼神闪烁、左右飘移。
“天使”(Angel)的本意是“使者”,后世特指上帝派到人间报信的精灵(并不承认他们是神明,因为唯一的神只能是上帝),所以和远古神话中的观念略有不同。
恩奇都只好改口喝问道:“那你是谁家的孩子?为何老是偷袭我?
走,找你家长去!”
小男孩听了,吓得嘴巴一瘪,可怜兮兮地说:
“我……我不能说出是谁家的孩子,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
“因为我也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孩子……”小男孩越说越委屈,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这个回答简直匪夷所思,恩奇都无奈地插着腰。
“求葛格放了我吧!厄洛斯再也不敢了~!”
小男孩眨着眼睛,流露出一脸央求之色,白嫩的小手不安地拧在一起。
“那你为什么要拿弓箭射我?”恩奇都问。
“因为我觉得葛格单身、缺爱,想让你尽快找到对象……”
厄洛斯一脸讨好,语气诚恳。
“缺爱?”恩奇都简直莫名其妙。
他愣了一下,忽然意识到了问题的关键所在:“……你说找哪个对象?”
“不能说,她会打死我的!”小男孩趁恩奇都不备,用力挣脱,呼啦一下飞走了。
恩奇都其实还有机会朝他的小屁股踹上一脚。不过算了,不能跟小孩子一般见识……
他若有所思地说:“厄洛斯?我想到的倒是另一位……”
系统接口道:“厄洛斯在早期的哲学、密教神话中是一位参与世界创造的原始神。
它是世界之初创造万物的基本动力,一切爱和情欲的化身。
有了厄洛斯,万物交会,才生出了天地、海洋和不死的天神。所以祂比所有天神都要早得多。”
恩奇都点点头,他在原初的腐泥之中已经听到过厄洛斯的名头。
“混沌神卡俄斯、大地女神盖亚的同辈……这么古老的神,怎么会是个孩子?
……也许古老的创世神明隐寂之后,只有少数神力投射到新神身上,以祂们为载体吧。”恩奇都如此猜测。
系统道:”确实。在希腊古典时代末期,柏拉图无法解释传说中的混淆,于是在著作中将厄洛斯分离成两位——
原始神厄洛斯、以及身为爱神阿佛洛狄忒之子的厄洛斯,也就是大名鼎鼎的罗马‘小爱神’丘比特。”
“丘比特……哼,看祂的形象我就猜到了几分。”
恩奇都脑海中浮现出一幅唯美的古典主义画面——
可爱的丘比特围绕着纯洁的维纳斯,两位爱神属性相同、喜欢待在一起(同流合污,划掉),形象上也很搭。
恩奇都掂着手里的小金箭,苦笑叹息:
“丘比特之箭……这可是比醇药还要厉害千百倍的东西啊,甚至能让人爱上一棵树!幸好没让祂得手……
对了,这小子的爸是谁?”
“根据晚期希腊神话,厄洛斯可能是阿芙洛狄特和战神阿瑞斯的私生子……”
“哼,难怪祂不肯说了。”恩奇都将一切底细都摸清楚了。
此时在另一头,伊什塔尔揪着小男孩,紧张地问:
“你被他逮住了?有没有交代实情?!”
“哎呦,疼,疼……”
厄洛斯揉着发红的小耳朵说,“没有没有,我没说是谁派我来的,也没说我是谁家的小孩!”
“哼,那就好。”伊什塔尔插着腰,胸口起伏。
她又猛地一戳厄洛斯的脑门:“真没用啊你!不是号称所有天神都逃不过你的‘爱神之箭’吗?”
小厄洛斯一脸委屈:“他太厉害啦,好像背后都长着眼睛似的。
人家可是打败过涅伽尔的英雄啊!
况且透特葛格给我的弓,我还用得够不熟练……”
伊什塔尔指着祂的小脑瓜说:“都怪到弓箭上了,还不是你无能?!
上两次你差点射到旁边的牛……我还没找你算账呢!”
厄洛斯撇着嘴,满脸不服气地咕哝:
“你不也动用了‘魔力金腰带’、施展了各种魅力,还是搞不定人家……”
祂看到伊什塔尔的脸都涨红了,意识到大事不妙,于是撒腿就跑。
“你个死小鬼,给我站住~~~!!!”
伊什塔尔愤怒地扬起手里的金拖鞋,叫嚣着狂追而去。

vqlou优美都市言情小說 天神聖典 線上看-第388章 愛神的煩惱展示-kcu89

天神聖典
小說推薦天神聖典
这场战争使万物凋敝,大地变成了干旱的焦土。
当诸神胜利后,雷声从巴尔的宫殿中轰鸣而出,云团从萨潘之顶向外扩散,为大地带来了温和的雨水。
人们欣喜地看到,干裂的土地渐渐被湿润,一个个鲜嫩的绿芽从土地的缝隙中冒出。
从死到生,一个新的生命周期开始了。
终于,世界重新进入了和谐的状态,树木与岩石低语,天空与大地交谈,海洋与星辰温柔地对话……
感受到世界的变化,人们振奋起精神,开始在土地上辛勤地劳作。
恩奇都观察着下界的一切,露出了欣慰的笑容。
即使受到了极大的破坏,大地总会慢慢恢复元气,人间也会重新兴旺……
然而,人们并不知道这位无名英雄的存在。或者只有少数通灵的祭司知道,但他们无法改变宗教传统。
在普通大众的意识里,与莫特展开生死搏斗的英雄依然是巴尔。
史诗这样记载:巴尔和莫特打得不分上下,最后慑于伊尔的权威,莫特无奈退走。
但是死神心有不甘,七年之后,祂再度向巴尔挑战。
有时巴尔会失败,于是世界上的雨水消失,两海之间不再刮风。
然而到了下一个七年,巴尔获得胜利,又将丰饶重新带回人间。
就这样,巴尔和莫特维持着七年一次、势均力敌的战斗,象征着迦南地区周期性的丰产和贫瘠。
祂们的战斗甚至会波及埃及地区。在《圣经·创世纪》41节中,约瑟向埃及法老释梦时,就做了七个丰年、七个荒年的预言。
在埃及历史上,奇异的七年大旱出现过不止一次,这在当地的植被和地质学上都得到过论证,显示出神话与真实不可分割的一面。
史诗《巴尔的循环》中还特别凸显了阿娜特的作用——
她在伊尔目前竭力争取巴尔建造宫殿的权力;在巴尔死后,她背回尸体并悲哀地吊丧。
她坚定地站在巴尔一边,帮助祂对抗莫特。
当巴尔胜利后,阿娜特还化身复仇女神,血腥地讨伐反对巴尔的残余势力……
就像埃及的奥西里斯神话中特别凸显伊西斯的作用一样,《巴尔的循环》在叙事过程中人为痕迹明显,充分显示出阿娜特的“用心良苦”。
史诗会在人群中代代传唱,这是女神在人间博取支持和好感的惯用手法。
为了纪念丰饶之神巴尔不断复生、与死神抗争的过程,同时祈求大地复苏,祭司们会在每年春天的祭典上重现当年的战斗场面。
扮演巴尔的先知会跳一种神圣的、至刚至阳的回旋舞,以暴力运动、跳跃和旋转为特征,象征着巴尔神圣的大循环。
这种仪式性的回旋舞遍及古代的东方:
以色列的大卫王会全力以赴地在耶和华和诺亚方舟面前跳这种舞;
埃及纪念碑上刻有塞提一世和其他三个法老在神的面前舞蹈的习俗;
去阿拉伯地区旅游的人经常可以欣赏到阳刚奔放的回旋舞,这种舞蹈从远古一直流传至今。
值得一提的是,印度的湿婆神身兼杀魔者、杀梵者、舞蹈之神、节奏之神、毁灭之神等多重角色,祂的“毁灭之舞”与巴尔的舞蹈亦有着莫大的关联。
总之,经过一系列以性命相搏的明争暗斗之后,巴尔终于超过了其他竞争者,成了北部地区的统治者,萨潘山就是祂的神权中心。
然而以雪松山为界,西土的中、南部——用现代语表述就是“巴勒斯坦地区”,以耶路撒冷为中心,那里依然神明杂糅,也将是今后诸神角逐的主要舞台。
在明确了巴尔的地位后,神界将注意力转移到“伊什塔尔问题”上。
夜之峰神庭重开,她作为是这次灾难的始作俑者,被带到了众神面前。
依旧是50位大阿努纳的审判团,外加百位神明的陪审团,恩奇都也成了陪审团中的一员。
大殿上,伊什塔尔的辩护官慷慨激昂地陈述着:
“我们应当考虑到阿娜特一系列将功补过的行为!
在冥界的入口失败被俘后,她不畏强权、英勇反抗,宁死也不向敌人妥协……”
伊什塔尔听得额冒青筋,捏着拳想:能不能不提我“被俘”的事啊?
战场上人人都看到我被五花大绑的样子了,再加上你这绘声绘色的描述,搞得大家浮想联翩,还以为我在冥界……彻底沦陷了呢!
抬头一看,果然,高台上的男神个个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看着自己,伊什塔尔的心头顿时万马奔腾……
当然,气归气,她也得为免除自己的罪责辩护一下。
于是伊什塔尔当庭说了一系列悔过的话,包括放弃她在阿卡德王国的权力,以及对阿卡德的保护。
最后,法庭剥夺了伊什塔尔的一系列特权,然后宣布她可以将功折罪、无罪释放……
努力了多年,一切似乎又回到了原点,实在够倒霉的。
但是,“神界拼姐”是不会气馁的!
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只要肯努力,一定会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只是……在处理与恩奇都的恋爱关系上,伊什塔尔有点头大。
谁都知道,她以前风光的时候,是靠各种关系上位的。
现在她没落了,就不得不在意别人的看法,尤其是巴尔的眼光。
她还得靠维系过去的感情,来获取一些上升的机会……
但是,她又对恩奇都心有所属、难以自拔,恨不得天天和他粘在一起、向世界宣布他们的恋人关系。
恩奇都也知道她的纠结——一个人想要得太多,就不会到那种奋不顾身的地步。
所以他也是态度淡淡,搞得每次私会都得伊什塔尔主动提出,气得她牙痒痒的。
恩奇都甚至还会反问一句:你就不怕巴尔知道?
伊什塔尔只能咬牙切齿地微笑回答:讨厌,偷偷地才够刺激嘛~~
女神心里盘算着:要是恩奇都能像别人一样,疯狂地恋上她、主动示爱就好了。
那么她一切“雨露均沾”的行为都可以得到合理的解释——谁叫她是万人迷呢~?
为了达到这一效果,伊什塔尔眉头一皱,计上心来。
在万众瞩目的众神庆典上,女神主动献舞,这可是破天荒的头一遭。
飘洒的白裙被金腰带束成无敌纤腰,雪白的藕臂、染红的指甲、瀑布般的金发……
她还未起舞就已经伤敌无数,一跳起来更使无数英雄竞折腰。
可是这波“魔力攻击”似乎对恩奇都收效甚微。
一计不成,伊什塔尔又生一计——看来得对他进行“私人定制”了。
一天晚上,恩奇都无意间推开卧室的窗,看到女神正轻盈地坐在月桂枝头,优雅地弹奏着竖琴。
皎洁的月光透过她薄如蝉翼的衣裙,将她曼妙的身形连同月桂是枝条一起,勾勒出令人心醉的银边。
头顶是皎洁的明月、远处是银装素裹的群山,和着动人的琴声,真是诗情画意、让人沉迷……
这次看似达到了一定效果,还得继续稳固、加强!
于是,恩奇都时不时都会收到一些飞来福利:

axmgj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天神聖典 風之謎跡-第385章 隱藏的答案鑒賞-wgo0m

天神聖典
小說推薦天神聖典
吉尔伽美什目光清明,神色冷静,看来并非一时冲动。
他回头看向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涅伽尔,对恩奇都说:“冥王已经战败,不会再造成威胁了。你不可以这样轻易地杀掉一位神!”
恩奇都微微皱眉道:“但是祂一旦舒醒,就会继续为恶,后果不堪设想!”
“我明白你的担心,但究竟会如何,还请稍候片刻……”吉尔伽美什言下似有深意。
恩奇都亦有所察觉,于是收了剑,上前查看。
只见涅伽尔双目紧闭,整个形态和气息都在发生剧烈的变化。
祂由高大的战斗形态逐渐缩小为正常身形,身上嶙峋的黑钢战甲消失了,露出里面的白衣。
祂的黑发也开始褪色,从发根至发梢,逐渐变成了灿烂的金色;就连祂的五官轮廓也随着身上戾气的消退,变得柔和了许多。
恩奇都惊讶不已,此时的冥王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这是天神的姿态,也应该是祂身为恩利尔之子最初的形态!
涅伽尔的神力逐步降至一等主神的正常水平,另一位神的力量却在急剧上升——感觉到身后那温暖而充满力量的光线,恩奇都不无疑惑地回身。
乌图身披锈金白袍,面带沉静的微笑,正向祂们缓步走来。
一道道耀眼的光芒从祂金色的肩甲后射出,将祂的面容衬托得更加俊雅高贵。
乌图一边漫步,看似随意地伸臂向上画了一个半圆,天地间立刻一片光明,妖魔鬼怪再也无处遁形。
如果说初见时的乌图就像早晨和煦的阳光,那么现在的乌图就像上升中的艳阳,已经完全显现出太阳神最耀眼的姿容。
就像当初逆天上升的涅伽尔那样,新生的太阳神甚至比那些辈分高于祂的主神们更加强大!
乌图与涅伽尔,祂们就像天平的两端,此消彼长,力量渐渐趋于平衡。
乌图首先来到恩奇都面前,向他躬身致意:
“恩奇都,感谢你将我从冥界的腐泥中解救出来,使我完成了重生,同时也化解了这场天界的危机!”
“客气了。”恩奇都谦逊地回答,“我所获得的胜利是天界诸神共同努力的结果。”
乌图流露出钦佩的神情,又转向吉尔伽美什,微笑点头说:
“谢谢你,吉尔伽美什。
是你听从了我的召唤,放弃人间的繁华,下至冥界、成为涅伽尔的‘剑鞘’。
为了守护冥界、维持天地的平衡,你默默地付出了很多。”
吉尔伽美什恭敬地回礼,带着淡淡的苦笑说:
“当初我确实不太明白您的深意,也没想到在冥界等来的会是涅伽尔。
但是能为化解这场危机贡献一份力量,也是我的荣幸!”
恩奇都听得暗暗心惊。
吉尔伽美什突然去世时,依然是冥界女王当政的时代。但是很快就发生了涅伽尔入侵冥界、夺权统治权的重大事件。
难道乌图竟然能预知此事,甚至预测到涅伽尔造成的一系列灾难,所以提前安排吉尔伽美什下至冥界、以完成他的使命?
而乌图说祂在腐泥中“完成了重生”,似乎祂被涅伽尔吞噬,也是一件命中注定的事!
乌图和涅伽尔,这两位神之间的关联比想象中还要深……
他正如此思考时,系统插话道:”也许,乌图和涅伽尔本就是一个神!“
“什么?”恩奇都愣住了。
细看涅伽尔褪去戾气之后的容貌,那金色的长发、泛着光辉的肤色,确实与乌图长得非常相似!
系统解释道:“首先,乌图和涅伽尔有着相同的称号——’英雄的涅伽尔‘、’英雄的乌图‘,以及’崇高的君侯‘。
神的称号相同的情况,在苏美尔文献中是绝无仅有的。
此外,在早期版本的《吉尔伽美什史诗》中,乌图在恩基的召唤下打开地狱之门,使恩奇都的灵魂得以升上地面、与吉尔伽美什相见。
而在晚期的阿卡德语版本中,打开了地狱之门的则是涅伽尔!
所以大英博物馆百科全书在线网站、英文维基百科均认为:涅伽尔与太阳神乌图(或阿卡德语的沙玛什)为同一视!”
“邪恶之神与正义之神是同一神祗?这种’同一视‘的说法也太草率了吧!”
恩奇都直想摇头,“现在显现在我面前的,明明就是两个不同的神!
涅伽尔是恩利尔之子、月神南纳的弟弟,乌图则是月神之子,比涅伽尔晚了一辈,祂们连双生子都不算。”
系统说:“但这种说法并非毫无根据。
就像湿婆兼具创造与破坏的双重性格,涅伽尔被视为夏至和正午的太阳,代表着太阳暴力、破坏、狂躁的一面。
就连一直忠诚于乌图的吉尔伽美什也认祂为主,到现在还护着祂啊!”
恩奇都一言不发,愈发觉得迷惑。
乌图温言说道:
“你一定对我和涅伽尔的关系有所疑惑吧!
其实,我和涅伽尔就像一棵树木分开的两个枝杈,是形同孪生的对偶神,分别代表太阳光明与黑暗、温暖与暴烈的不同侧面。
太阳承载着天地万物的生死循环,它的力量有多强,负面的力量就有多大。
涅伽尔虽然代表着太阳暴烈的一面,但并不意味着祂便是邪恶的代表,应该被驱逐、消灭。事物中阴暗和光明的一面,亦无法简单地分割。”
身后传来轻微的脚步声,一个声音接着说道:
“死亡的腐泥是创造万物的胚基,至高者恩利尔在地狱生的神,正是为了迎来光耀世界的太阳神的诞生。”
巴尔向祂们走来,虽然面色依然有些苍白,但是已经恢复了不少。
“黑暗与光明、生命与死亡,天道循环,此消彼长。
无论是涅伽尔降入冥府为王,还是这次乌图的历劫新生,都是这个太阳纪命中注定的因果。”
恩奇都终于明白了一切,但依然颇有疑虑地说:
“虽说这次天劫以太阳的新生圆满收场,涅伽尔的神性也获得了净化,但是祂毕竟还是冥王,难免不会再次入魔、为世界带来巨大的灾难……”
“你说的没错,这次大循环过去后,还会再有下次轮回。”
巴尔解释道,“但是涅伽尔再度违反规则地大幅跃升,又是几千年后、另一个时代的事了,只是远虑,而非近忧。”
祂看向脚下昏迷不醒的涅伽尔,轻笑道:“今后我与祂之间还有七年一会的均衡对抗,不过相比这次,只能算是小打小闹罢了。”
恩奇都无奈感叹,看来这件事只能到此为止了。巴尔祂们所说的道理,他在冥界的腐泥中也同样有所领悟。
乌图和涅伽尔代表着一个物体的两个侧面,就像光影相伴,不可抹去一个。似乎古印欧神话中也一直贯穿着这种对偶神的概念……
就连乌图的新生都得益于祂被涅伽尔吞噬,难怪巴尔嘲笑涅伽尔是“吞吃自己尾巴的衔尾蛇”!
神秘学中象征“无限”的衔尾蛇,不正司掌着死亡与再生、破坏与创造吗?
仔细想来,虽然为同父所生的姐妹,伊南娜是“天之女主”,埃列什基伽尔却沦为地下世界的女主人,她们不也是属性相反吗?
也许埃列什基伽尔被掳走并幽闭于冥界,也是一件命中注定的事!
倘若如此,造物主恩利尔的子孙——那些对应天地秩序的主要神明,都终将顺应天道,一一归位吗?
看来所谓的“神职”并非由神王随意摊派,而是被冥冥中的“天道”、“命运”左右着!
恩奇都越想越玄,正陷入无限遐思时,吉尔伽美什将涅伽尔扶了起来,向巴尔、乌图行礼说:
“冥王必须归位,请允许我将祂带回冥界。”
恩奇都急了,出声阻拦道:“等一下!“
他心想:涅伽尔性格暴戾,就算不再对神界构成威胁,但吉尔伽美什曾经背叛过祂,难免不会被祂挟私报复啊!
乌图与巴尔对视一眼,开口说:“你放心,涅伽尔已被净化,且心怀愧疚,行事风格也会有所变化。”
“但是我担心……”恩奇都拦在那里,并没有退去的意思。
就算涅伽尔变成了好人,谁知道祂的另一重人格不会再次显现?
双重人格的家伙一点都靠不住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