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風淩天下

笔下生花的都市小說 左道傾天 起點-第一百一十五章 我還是個孩子啊【為獨言盟主加更!】分享

小說推薦 – 左道傾天 – 左道倾天 左小多咳嗽一声,突然感觉自己戒指里的那么多修炼资源,有点压手。 若是换成之前,他是说什么也不会产生这种感觉的。 但是在来到了这里之后,看到那一望无际的墓园,看过这里生死等闲的武者,左小多却突然生出了这样的感觉。 “收起你的小心思。” 老者饱历世情,又时刻关注左小多,哪里还不知道他生出了别样心思,淡淡道:“这些人,一个个骄傲得要死,资源,他们只会用战功来获取,因为,那是最大的荣耀所在,比什么都重要,都不可取代。 你纵使白送他们,送到他们眼前,他们也只会悉数上交,然后再以战功,来换取,绝不会有任何人私自收取外面的馈赠,纵然是那些异常珍贵,又或者是他们迫切需求,却求而不得的资源。” “因为他们有太多太多的兄弟都战死在这里,如果他们因为只顾一己私利得到了,必然会分薄其他的兄弟得到优质资源的机会;若是没得到的死了,他们只会更内疚,只会更难受,只会认为是他们的错。” “所以大家都是用军功来换取奖励,用自己的实力,来说话。有资格拿,才拿,没资格拿,就不拿。哪怕是从自己手里上交的,也是一样。” “这是一种骄傲,而这种骄傲,处在后方的人,永远都不会懂。” 老头言语间,愈显意兴阑珊,叹着气带着左小多往外走:“小子,这里苦,累,惨,痛,但这里才是真正男人呆的地方,想要做个真男人,在这里呆几年不会有坏处,当然,你需要用性命来做赌注!” “好多来这里的武者因受伤而回去后方,但回去之后没几年,便又回来了,甚至是拖家带口的回来了,在这边做生意,不是在内地不能做生意,而是……他们不喜欢后方的那种环境氛围,这就是军营的魅力,没有几个男人能够抗拒……” “早点来吧。” 左小多道:“吴爷爷,听您的话,貌似您身份蛮高的样子?难懂您曾经是大将军?比四方大帅还要更高级的大将军?” 这老头随意进出军营,如同逛菜市场一般,还有前面跟那闭口数千年的军官,令到左小多的心底早就生出许多联想。 他现在已经可以笃定,这老头的身份一定不简单,很不简单! 老头儿哼了一身,转身让他看自己胸前,只见不知道啥时候开始多了块牌子:巡视。 左小多不禁目瞪口呆,半晌无言。 这也行? “只要挂了这个牌子,对于所有军营而言,你就是个隐形人……所谓的巡视,实际上就是让你免费军营旅游,感受一下军营的氛围,军营的真实,这种破地方,有什么可巡视的?打架的吵架的又管不了……还不如纠察。” 老头显然对这个牌子的效用很是有些看法,居然腹诽唠叨了好一顿。 左小多干咳一声。 原来如此。 巡视…… 但就算是“巡视”,也不是随便那个人都可以拥有的吧!? “看完了没啊?还想继续看点啥不?” 老头突然转为慈眉善目的问道。 “看完了,看完了。”左小多点点头,突然感觉有点不妙的意思,毕竟那老者的态度,一瞬丕变,变化得有点太剧烈了。 “既然看完了,想必心境也能沉凝不少,那就该干点正事去了,该干活了。”老头一把掐住左小多的后颈皮,旋即拎着凌空而起,急疾而去。 嫡女凶猛 叶草心 “……” 左小多好似咸鱼一样被拎上了半空,却没生出多少的违和感,概因这个动作,对他而言,实在是太熟悉不过了! 貌似自己老娘就有这毛病,到后来念念猫也传承其衣钵,学会了这一手,可这老头……怎地也这么熟练呢? 左小多愣了一愣才脱口喊叫道:“放我下来,我自己走……” 咻! 两人好似利箭一般的飞了出去,眼看着一路飞出了日月关,飞过了两军交战的战场,飞过了巫盟那边的连绵山岭,竟然是一路深入巫盟内陆。 左小多一头雾水。 这老家伙不像是要害我的样子啊。 但现在这么做又是要干啥?怎么就直入巫盟内中了呢? 好半晌之后,老头儿拎着左小多,远远的离开了日月关地界,一路深入巫盟不知道多少万里的巫盟内陆上空停下身形。 “小子。” 老头儿叹口气,道:“我是真的不愿意这样对你,但却又不得不做,不得不为,孩子,你可一定要谅解我啊!” 左小多心头萦绕的危机感越来越重:“你……吴爷爷,您要做什么……你不要开玩笑啊!” 老头叹了口气:“我和你父亲,乃是旧识,也曾相交莫逆,说起来真不应该这样对你……” “那您放了我啊,你也说了,咱们是世交啊!” “我和你父亲朋友一场,我今天带你沉淀心境,参观日月关,也算是替他栽培了你一次;所以以往的兄弟情分,就从这里一笔勾销了。” 老头言语间尽是怅然,口气更见失落。 可左小多却是愈发的害怕了起来。 寒门女讼师 喜宝…

Read the full article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左道傾天討論-第一百一十四章 我帶你看真實的【二合一】熱推

小說推薦 – 左道傾天 – 左道倾天 “我今天带你来,就是让你看看,这片墓园,这片战场。这片地界,不可被破坏,但是来到这里的人,却在不断的被消灭……被杀死。” “生命可以不断的陨灭,但是战场,哪怕是与大山连接的一块石头,也已经……数万年不变,数万年不动。随着死人越来越多,无数的英魂生息,点滴融入到这一方土地,令到此地的底蕴越发的……不可破坏了。” “便是星魂大陆一朝崩颓,这一处地界,也难得磨灭,势将独立而存!” “在这里战斗,对于巫盟和星魂的武者来说,已经是一个执念,不为之生,唯愿之死!” 老者道。 “但是,据太多太多的小道消息传言,巫盟和星魂的高层,登临天王级别或者以上的绝对高层,私人关系相当的不错!?” 左小多道:“如果那样的话,我是不是可以理解……每年每天,死在这片战场上的英魂们,很不值?毕竟,他们在这里流血牺牲,自家与敌对高层们却很有可能在某个地方坐着喝茶聊天,甚至是把酒言欢。” 老头淡淡道:“这种情况,非是传言,而是现实。甚至还不仅仅如此,双方高层一旦确认有什么解决不了,鞭长莫及的事情,还会拜托这边的高层帮忙援手,一旦出声,彼端很少有拒绝的。” “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多少年打生打死,只要出战,就是死敌的一种,甚至每一对,都可以说是,从某种程度上,相交莫逆的朋友!” “故老所言,最了解你的人,从来都不是你的朋友,而是你的敌人,岂无道理?!” “但就算互相帮忙,给予援手,却非是什么大事,更非是妥协出卖。当事人反而会觉得,很有面子。一旦遇到这种事,往往将麾下将士召集起来,郑重的宣布一下,某某托我为他办件事,于是,大家一起大笑,很高兴。整个过程,仿佛在进行一件很荣光,很出彩的事情。” “而事实上,也确实很荣光很出彩,绝不是随随便便一个高层将官,就能获得对方的尊重以及拜托的。” “但这份交情,绝不会牵连到战场之上,一旦到了战场上,一旦有杀死对方的机会,每个人都会全力以赴,紧握住来之不易的机会。” “至于战死的将士,有谁会觉得冤枉不值呢?不会的!” “军人之间的感情,仇敌或者对手之间的感情,一般人根本无法理解。如果拿到后方去说,肯定一堆人会说:这么多人的打生打死,归本溯源竟是你们在玩游戏。” “这种说法根本就是在放屁,臭不可闻!” “就如当年的一段往事,咱们这边有位高层,比较宠爱的两个小姑娘,需要去对面巫盟那边历练,并且获得一些什么东西,东方大帅直接拜托对面的领战天王,我这边俩小姑娘要去你们那边玩,你帮我照看好了。” “当时那位天王二话没说立即答应,军中抽调高手一路护送,并且下了死命令:这是我的脸,不能丢!两个小姑娘若是出什么事,你们也不用回来,我也没法向东方正阳交代。” 老头淡淡的道:“整个事件就是如此简单,然而这件事的始末,若是落在后方大众眼中,岂会不言东方正阳勾结外敌,岂会不说巫盟那位天王数典忘宗!?” “很多界限,在某些时间、某些阶段,本就难得说得清楚。巫盟那边的小辈,尤其是那些武道资质一般的,很多来到咱们星魂大陆游玩的,背后大多都有咱们军方的人保护着,只要他们不做出过分的事情,安全的来,安全的回去,可谓必然!” “当然,都是必须要这般事先明白说了之后,才能确保其安全,否则,俩粉嫩的小丫头只怕前脚刚出了日月关,后脚就要变成一堆碎肉!” “这边的高层的小辈,修炼缺少什么,或者说需要什么来巩固来提升,跟那边的对手说一声,很少有不给办的。而那边的,也是一样。虽然明知道,这些东西提升了对方的天才,可能会造成未来的一个对手……但是,你只要提出来了,我就给你办,这是相互的尊重,一种让人难以理解的尊重。” “怕的反而是你不说、你不提。” “等你真正达到了这一步,真正踏足了这片战场,经历了这里的厮杀之后,你就会明白。” “很多事……说不清楚,也说不明白。” “至于这片战场,日月关始终是日月关,但是对于巫盟和星魂两边来说,一直都在将士们的心底灌输一种理念。那就是,这片地方,乃是养蛊之地。” “不管是天王,还是大帅,还是什么,只要是所有能够登上高位的,都必须要在这里厮杀出来,厮杀过来,才能成就辉煌地位!” 重生潇洒 “无数的将士,都在希望着,自己能成为那个厮杀出来的人!或者,自己身边的兄弟,能成为那个厮杀出来的人!” “每一次上战场之前,都有无数的武者,互相勉励。” “如果我注定要死,我希望,我能成为垫着我兄弟更进一步的垫脚石!” 老者拍拍左小多的肩膀:“等你真正到了战场上,你会发现,所谓生死忧虑……根本没有考虑的余地,甚至是没有存在的空间余地。” “只要到了日月关,你看到的每一个武者,都是高高兴兴的。因为对于他们来说,每一天,都是赚的!” “这里的将士们说的最多的一句话就是——” 老者的脸色变得肃穆,轻轻道:“往后余生,每一分钟,都是赚!” “什么不甘心什么不值,都是那种心胸狭隘的人才会考虑的东西,这些,也就是那些酸腐文人的作品中,才会出现的奇怪物事。” “真正在战场上直面生死的好汉们,哪有那鸟功夫去考虑那些有的没的?但凡有点儿闲暇,或者给兄弟们扫墓,或者探亲回家,或者就在一起聚赌,或者睡觉,或者喝酒饮醉……还有些战场上没受伤精力特别旺盛的,在战斗结束之后还能叫一帮人内部打群架……” 老者说着笑了笑,突然拿出来两套军装,给自己和左小多换上。 然后自己挺挺腰,顿时,左小多很神奇的发现,这老货一下子变成了只得三四十岁的模样,比之大变活人还要夸张。 “今天来都来了,索性就带你见识见识,这边的家伙们都是怎么说话、怎么过活的。我带你看看,一个真实的,男人呆的地方!” 说着就带着左小多,径自落了下去,落进了日月关里面,踏足在这片土地之上。 左小多赫然发现。 这里,居然是要啥都有的。 或者应该说,只要是内陆有的,这里全都有。 各种店铺,各种买卖,各种吃食,琳琅满目,应有尽有! 再仔细看去,许多的店铺,根本就是普通人在经营。 但那些买东西的或者在街上闲逛的,却全都是武者,有些军容整齐,也有些流里流气的。歪戴着帽子,斜敞着衣襟,大冷的天,露出胸膛上一簇簇浓黑茂密的胸毛,迈着八字步,说起话来高声大嗓恶声恶气,唯恐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个军痞一般。 老者带着左小多,迎面向着一个穿的还算整齐的军装武者走了过去。 那人直愣愣迎面走来,不闪不避,浑身流溢着彪悍之气。 老者笑笑,张口说话:“哥们,打听个路。”…

Read the full article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