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法導論

u7d16玄幻小說 魔法導論 愛下-第二百七十五章 方案推薦-y88qs

魔法導論
小說推薦魔法導論
危机应对小组闭门会议。
诺克雷德教授受邀,正在讲台上讲述现状。
“。。。人造行星朱诺号和卡其亚斯号已经将数据传回来了,结合地面天眼计划阵列观察到的现象,可以断定金星从三百三十五度左右开始变轨,一种观测不到的力从金星轨道切线十五度的方向向内推进,使其轨道半短轴从原本的2.279亿公里,迅速缩短为1.887亿公里——这只是截止观测前的数据,因为目前还在缩短当中。其公转速度已经翻了一倍有余,因为这股未知且持续的力,再加上太阳的引力弹弓效应,金星的速度应该会进一步增加。”
“目前,金星的行进方向为地球轨道二百一十八度左右的方向,预计会在未来二十到五十天的时间内经过近日点,预计速度将达到八十千米每秒,受引力弹弓的影响,运行角度会顺时针偏移二百二十度,形成一个巨大的v型轨道,而轨道末端就是地球刚好要经过的位置。”
诺克雷德教授用虚线延长线描边,与地球的轨道相交于一点,而这个点正是未来地球在某时将要经过的地点。
白板上标注的数据复杂且晦涩,但轨道示意图浅显易懂,巨大的v型轨道绕过最低点的太阳,直奔地球而来。
“大概多长时间后会相。。。汇合?”台下一位研究员问道。
“理想情况下,五十到一百天左右。”诺克雷德教授说道。
“这么不精确?”
诺克雷德教授没有立刻反驳,而是在地球轨道上取了两个点,与太阳形成一个巨大的扇区,而后才说道:“这只是理想条件,建立在未知的力提供的线性加速度为恒定不变甚至衰减的情况下得出的结论,如果这股未知的力会在将来进行增加,那么时间会进一步缩短。”
台下的声音嘈杂了起来。
诺克雷德教授看了看白板,平静的脸上没有一丝表情,似乎这一切都与他无关,在保证讲述结果正确后,他放下了白板笔,准备往台下走去。
这是,台下的询问传来,“教授,您有什么建议么?”
教授脚步一顿,“你指什么?”
“应对危机的建议,比如说规避。。。”
教授皱了皱眉头,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台下的人,“你们不才是专业的么?还是我来错地方了,这里并不是人类智库危机应对小组?”
面对教授夹枪带棒的话,台下的人面面相觑。
“过去半年以来应对的两次危机,以及过去十年间人类在应对危机上所做的种种努力,我想你们应该比我一个糟老头子更加清楚,既然如此,何必问我。”说完,教授便走下台去,坐在角落低头看文档,不再发言。
很快,有人回过味来,才想明白诺克雷德教授是为某个还在软禁中的人打抱不平,毕竟细数过去十多年人类在应对危机上做过的努力,没有人比他更大了。
但危机方案还是要提,更何况人类手中的手牌并不多,对于如何应对这次危机,可选的方案及其有限,更多的时候甚至是在赌博。
好在,在经历过两次灭亡危机之后,那些妥协派终于被压制到无法复燃,人们也从最初的慌乱中冷静下来,同仇敌忾,一同应对即将到来的第三次危机。
。。。
“真没想到,天枢居然出此下策,这不应该啊,他不怕死吗?”武沐忧虑地说。
“没有人生物不怕死,这是基因的天性,当然如果天枢真的是一个不怕死的人工智能,那只能说精灵们当初设计天枢的时候就出现了非常大的漏洞——虽然这是不可能的。”李力想了想说:“更何况,他不一定会死。”
“他能在两颗行星相撞的灾难中存活下来?”樾樾瞪大了眼睛。
“先不说他确实在两千万年前的大爆炸中存活了下来。”李力说道,“他的服务器位置是在进行地心,漂浮在熔融状态的岩浆中,距离地表有三千多千米,冲撞时就相当于垫了层三千多千米厚的缓冲垫子。即便是对准了撞,最差的结果就是把脑壳掀掉,脑子还是在的。”
对于他这种比喻,两人一阵恶寒。
“当然人类是绝对受不了他这种超规格的碰撞的,地球上的任何生物都不能,所以他的目的很容易就能达到:杀死地球上的任何生命,包括细菌,然后在一片寂静中完成他后继的任务。没了生命的种子,下一次出现原始生命说不定已经是几亿年以后了。”
“而且说不定碰撞的高温高压会破坏免疫抑制的感染,停止朊元素的扩散。。。”樾樾喃喃道。
“正是。”李力点点头,“所以显然天枢不是一个有勇无谋的莽士,他是一台人工智能,他不接受任何所谓情绪化的决策,即便是我们看起来很荒谬的东西,也是通过计算来产生的结果,冷静、冷酷且正确。”
“那我们怎么办?有办法毁掉他的服务器吗?”武沐有些着急地问道。
“怎么毁?我们甚至都没法登上金星。”李力把手一摊,“无法通过计算获取金星在恒星重力井中的稳定轨道,就没法在高维区扫描它的位置,没有了精确定位,谁敢贸然发动跨星际传送?太空那么空,成功投送到金星地表的概率无限接近于零。”
“那我们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金星真的撞过来!”武沐有些情绪失控,看在李力眼里,却让他有些想笑。
“嘛嘛嘛,不要着急,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丰田车。”李力安抚了一下武沐,接着说道:“现在危机应对小组应该已经得出结论了,而能执行的无外乎就那么几个。”
“什么?”
“第一。。。”
——
“方案一:斩首计划。此计划分两步执行,第一步,重启远洋行动,利用符文火箭将人员与湮灭装置运送至火星表面;第二步,寻找天枢位于金星核心的服务器,然后将湮灭装置传送到那里,在天枢还未反应过来启动,摧毁天枢本身。”
危机应对小组的代表人,威廉伯爵,面对台下的众多国家首脑,侃侃而谈。
——
“当然这个计划有个问题,那就是天枢吃过一次亏,有了前车之鉴后一定会有所防备,我倾向于他会推动服务器核心在金星核心的熔岩中作无规律的混沌运动,那么我们就没法获取他的稳定位置,基于震动波传导的四点定位结果,一定是错的。”
李力在招待所的软禁室,对着樾樾和武沐说道。
两人点点头,而后问道:“第二呢?”
——
“方案二:近点阻击。在金星即将靠近地球后,侵入到天临阵的射程范围内,开启天临阵,利用湮灭、阻止、破坏或者反拒等符文攻击金星,达到防止两者相撞的目的。具体的需要的符文还未定。”
——
“这个计划其实最不靠谱,天临阵虽然是星球级符文阵,且拥有可编程的能力,但是在最初建设时他的方向是向内的。本身因为地球的弧度原因,天临阵的形状就像一个半包围的蛋壳,只对地球本身拥有全功率发动符文阵的能力,面朝外部的话功率会大大下降——当然持续时间会有所上升,比如之前应对第二次危机的莫比乌斯盾——应对小型攻击还好,但是如果应对金星撞击这种级别的灾难,那点功率简直是螳臂挡车。”
武沐皱了皱眉头,“所以这个方案也有问题?”
李力点点头。
——
看到台下的首脑们还有他们的科学家团体们略有所思,威廉伯爵嘴角翘起了一丝弧度,但很快就平复下来,继续说道。
“方案三:拖延。免疫抑制计划已经成功,但所需要的时间并不短,根据魔导师们估计,短则半年,长则一年。虽然抑制元素的感染传播是指数型增长,但金星庞大的体积表明短时间内无法快速破坏它的符文设施,也就是它目前的推进器,当然如果破坏其他的部件能够让推进器停止工作也可以,只不过目前情况下我们只能靠运气了。”
——
“这么消极?”樾樾疑惑道。
“就是这么消极,有可能明天朊元素就会腐蚀掉推进器的能源管道,然后元素大规模泄露造成爆炸,危机结束;也有可能一年后才会蔓延到推进器的外壳上,腐蚀出不痛不痒的坑洞。虽然这是最稳妥的方法,但是不确定性太高了。”
“那有没有办法加速这一过程?”武沐着急地问。
罕见的,李力沉默了下来,回避了这个问题,接着说道:“除了这些以外,还可以参考我们最早在应对危机时提出过的一些方案。”
——
“方案四,方舟计划。假设碰撞无法避免的情况下,保存生物样本,由遴选出的人类携带,躲避到莹星背面。。。”他说道,“这种方法只能保存火种,百分之九十以上的人都会被放弃,而剩下的人生活在一个不适合生存且没有工业基础的星球上,能繁衍下去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以上,就是筛选出的所有方案。”
会议结束,国家代表团们需要回去后进行更加深入的讨论,来决定使用一个或者几个方案来应对这次危机,下次会议是两天后,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了。

q34xg妙趣橫生小說 魔法導論 txt-第二百七十章 重臨安圖恩分享-4ugl8

魔法導論
小說推薦魔法導論
这是李力第二次来到海上之城安图恩。
再次见到这座充满科技风格的未来之城,依旧让李力感到不可思议,更别提第一次到来的樾樾,若不是顾及车里还有一个压根开不了车的李力,她早就飞出去近距离欣赏那些神奇的规划了。
“哇。。。”樾樾不停地左顾右盼,飞行车的超控交由樾樾牌自动驾驶,半个头都伸出车窗,仰望高耸的建筑物,还有位于上下左右的行车道里守序的车流,一切都凸显出一种秩序的美。
眼看前面的拐弯处,飞行车就要飞出车道,副驾驶的李力连忙将她一把拉回来,“小心点左转啊!”
“没想到这世界上居然有这么神奇的地方。”樾樾惊叹道,“你说他们是怎么建成这座城市的?”
“不知道,大概用了什么精灵特有的技术吧。”李力想了想说道。
飞行车很快就来到了市中心广场,缓缓停到了广场旁边的建筑门口,在通过身份验证后,工作人员带着他们来到了电梯间。
这里早已经有人等他们了。
与其他工作人员不同,这位三十岁左右的女性身着非常简谱的长裙,与这里的环境格格不入,而从旁人尊敬的态度来看,李力隐约猜到了她的身份。
让他确定这一点的是,当两人眼神相对时,李力看到了她眼眸中的风霜,那是一种历经岁月的沉淀,似乎看透了世间百态,在所有他认识的人里,只有莉莉丝拥有这样的眼神,证明她们是同一类人。
“李力先生,请吧。”中年女性指着电梯,做了个请的手势。
电梯缓缓下降,李力礼貌地问道,“请问您是?”
“您可以叫我瓦尔基里。”女士说道,她的声音很轻缓,给人一种很舒服的感觉。
瓦尔基里,这并不像个名字,反而像是代号,这让李力联想起由死者之魂打造的英灵战士,不知道这位瓦尔基里女士究竟是以什么感情将自己命名为不死英灵的。
“您也是精灵遗族么?”樾樾好奇地问道。
“或许是,又或许不是,我也不知道。”瓦尔基里女士轻飘飘地说。
“额。。。”樾樾有些尴尬,她有些理解不了这位女士的说辞。
“一艘船,在百年的航行旅程中,每腐烂一块木板,便替换一块木板,直到一日,更换了最后一块,这艘船还是原来的那艘船么?”
“忒休斯之船。”樾樾咕哝了一句,看向李力。这个思想实验是她和李力在讨论物体在时间维度上的连续切变问题时李力所提出过的,当时自己还为此还和李力争论了很久,甚至上升到了人的本质到底是什么这种哲学问题,只不过最后因为没有现有的哲学思想框架允许他们代入思考,结果不了了之。
不过李力倒是明白了女士想要表达的意思。
在他们长生的如此长的时间里,身为精灵只占了区区一两百年,随后的几十次轮回里都是以人类的身份来生活,用人类的身体来劳作、奔跑、进食,他们已经适应了人类逐渐形成的生活方式,从原始社会一直到现代社会。
莉莉丝算是觉醒较晚的一批精灵遗族,只经历过十数次轮回,对身为精灵的记忆还完整,可是对于一些很早以前就觉醒的精灵来说,或许那些曾经的记忆早已经变得模糊不堪,抽象成了一个符号记忆,甚至产生错乱。
瓦尔基里,以人类之躯承载亡者灵魂,倒是非常形象。
女士没有再说话,当电梯到达地下时,她领着两人走出电梯,沿着船舱的路线缓缓向前走去。
“我怎么感觉这里的布置有些奇怪?”一边走着,樾樾一边低声对李力说道。
“奇怪就对了,安图恩本来是一艘宇宙飞船。”李力小声回应。
樾樾瞪大眼睛。
“当时精灵遗族用来逃难用的飞船,我们现在就是走在它的残骸里。”
“还能飞不?”
“怎么可能,拆得就剩下个王八壳子了。”
不然怎么叫安图恩呢。
七拐八拐,两人跟随瓦尔基里女士来到了驾驶舱,女士在打开门后对两人做了个请的手势,未等他们进去,便先行离开了。
进入大厅,依旧是原来的风格,只不过之前开会用的圆桌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排排的座椅和空无一物的控制台,在控制台的正前方,巨大的立体投影展示在地板之上。
两人看到了莉莉丝,正站在立体投影旁边,眼神落在旁边的一位消瘦的男人身上,这个人李力还有印象,曾经出现在上次他们的圆桌会议上。
男人的双手前伸,双臂没入投影中,发出明亮而柔和的光,完全覆盖了双手和前臂,看不清轮廓,只能看到许多光芒组成的细丝从前臂中延伸出去,链接在投影里,仿佛在操纵一样。
两人的到来惊动了莉莉丝,她轻轻弯了弯腰表示欢迎后,对着两人比了个“嘘”的手势。
两人见状,连忙将到了嗓子眼的问题咽了下去。
男人似乎在调试什么设备,并且遇到了一些问题,他的眉头紧锁着,额间也渗漏出细密的汗珠。
对于这种超越理解操作方式,李力和樾樾只能本着看热闹的心态,围在旁边看着,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应该是精灵魔导技术的某种操作台,或许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又或者以人类之躯操作这个东西有些困难,男人需要帮忙。
莉莉丝却全然没有帮忙的意思。
大约过了半个时辰,李力和樾樾已经坐在指挥席上打起了瞌睡。似乎要做的调试终于做好了,莉莉丝叫醒了两个人。
“你们。。。弄好了?”李力不留痕迹地摸了一把嘴边的口水。
“差不多吧,临时用用还是可以的。”莉莉丝轻轻说道。
“那就好。”李力点点头,顺便摇醒旁边迷糊的樾樾,看着她嘴角的一串水珠,翻找口袋想要找张纸巾。
一个手帕递了过来,李力抬头,看到是莉莉丝,客气了一声接了过来。
“我们这次过来呢,主要是想找你们谈一下天枢的问题。”李力直入主题,“目前天枢已经关闭了金星对外联系通道,人类这边已经完全联系不上他了,这是个很麻烦的事。”
莉莉丝点点头。
“所以我们就想看看你这边能不能想办法联系一下,当然,我们的目的并不是控制或者奴役或者怎么样。我们抱着和平的目的而来,想要和天枢进行谈判。我们对首先挑起冲突表示遗憾,所以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会做出让步。。。”
“已经准备好了。”
“当然,如果你们没有办法联系天。。。天。。。你说啥?”李力愣了一愣。
“数据链已经准备好了,你们随时可以联系天枢——只不过时间有限。”莉莉丝淡淡地说。
李力瞬间跳了起来,“这。。。这就好了?啥时候?卧槽我们连谈判专家都没准备好!”
“就在刚才。”
已经完全清醒过来的樾樾幸灾乐祸地看着李力,“白跑了吧,说让你先联系一下你还不听。”
“我这不是怕莉莉丝跑了么。”
“你可以全权代表人类与遗族,与天枢展开谈判——不如说,这才是最好的选择。”莉莉丝望着李力的眼睛,如是说道。

1w70g火熱連載言情小說 魔法導論 線上看-第二百六十七章 愛情-0xktv

魔法導論
小說推薦魔法導論
来的人樾樾见过几次面,是小钻风沈疼,在武沐身边鸡犬升天,现在已经是国安局长秘书了。
能让他跑腿找人,也只能是武沐的指使。
“何教授。”看到樾樾从里间出来,沈疼站起身,礼貌地说。
“是师姐让你来的?她现在在哪儿?”
“头儿最近比较忙,局内出现了些消极的声音,正在整顿。还有国内的安全问题,比较复杂,所以现在抽不开身。”
“那你来这里是?”樾樾疑惑地问道。
“头儿托我给您带个话”,沈疼恭敬地说道:“‘虽然不知道你遇到什么问题,但没有什么事情比家人的安危更加重要。’”
樾樾等了等,发现沈疼没有继续往下说,奇怪地问:“就这些?”
“就这些,一字不差。”
“家人。。。”樾樾略微思考,便苦笑道:“师姐这是在讽刺我么。”
她本就是因为担心家人安危回到北方城的,但是当发现父母被保护得很好时,却没有立即出发。
一直以来,樾樾都是以先天下之忧而忧,而当世界遭受灾难时,面对着无数苦难的人们,面对无论如何都无法躲避的危机时,她的表现令人失望。
樾樾知道这一点,但是她没法解释,只能装作逃避的样子。
这时,她看向了沈疼,视线落在了他的身后,好像看着他背后的那个女人。
她下定了决心。
“你帮我给师姐带个话,‘照顾好我的家人’。”樾樾微笑着对沈疼说道。
“好的。”沈疼点点头。
次日一早,樾樾出发了,她似乎找到了困扰自己的问题的答案,在通往未来的道路上轻装前行。
。。。
危机暂时告一段落,但人类没有丝毫掉以轻心,面对一个不要怂就是干,根本不知道什么是和解的人工智能,任何时候都有可能卷土重来。
为此,人共体魔法委员会里一群大魔导师,带领团队夜以继日地展开研究,他们都是人类各个领域尖端的代表,从人文到政治,从有机到无机,然而此时,大部分人都是在盲人摸象,因为他们面对人类从未接触过的领域:人工智能文明领域。
他们要做的事情就是从蛛丝马迹里找出天枢的行动规律,分析他下一步的行动。
理所当然的,每一个猜想都是有依据的,而每一个行动都很有道理,所以每一个人都信誓旦旦,造成的结果就是会议室里吵翻天了,也没拿出一个靠谱的结论。
当然,李力领导下地危机应对小组并没有参与这场辩论,他们对于如何跟天枢谈判一点兴趣都没有,而是做好了一开始就谈判破裂的准备,在此前提下如何抵御天枢的进攻,以及如何反制。
自人类莽出中陆洲大草原后,还没有怕过谁。
来自全球各个学校和研究机构的报告陈列在每个人的办公桌上,每个人都在仔细浏览,这些报告里总结了机构现有的技术架构,以及一些基于现有技术的方案。
只不过大部分方案都是臆想,里面充斥着不靠谱的设想和结论,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某科幻小说作家代笔。
李力揉了揉眉心,把手中的报告放到一边,这位想象力丰富的魔导师准备把地球掏一个穿过地心的管道,然后在管道上安装满加速器,变成一个超级大炮,然后一炮轰碎金星,一劳永逸。
看着面前还剩的厚厚一叠,他头大如斗,将笔一扔,撂下一句“我出去走走。”便离开了办公室。
中岛是天临阵控制中心所在的岛屿,位于天临阵正下方的海面,并不想元素海群岛一样浮在半空,而是一个真正的海岛。
岛屿不小,不然也不会容纳数万名科研工程人员,以及十万后勤保障人员,这里与其说是一个据点,倒不如说是一个新兴城镇。
他有时会想,如果这里就这么发展下去,有一天会不会变成另一个海上之国安图恩?
走在海边的礁石上,迎着海风,李力出了一口闷气。
面对天枢,所有人都有种无力的感觉,李力也不例外,当人类面对巨大如星球般的拟生物时,那种发自内心的恐惧感难以释放。
天枢还会有怎样的手段,人类又该如何反制。
他不停的自问,却怎么也找不出答案。
突然,一双小手从后方捂住他的眼睛,一个老男人的声音响起:“猜猜我是谁?”
李力心中好像突然被注入一汪清泉,郁闷感瞬间释放,笑着说:“我猜是我最可爱的大宝贝。”
“什么大宝贝,明明是小宝贝!”身后的声音恢复了清脆,不满道,“你怎么知道是我?”
李力转过身来,抱住樾樾,笑着说道:“虽然一氧化二氮能降低声带震动频率,但是小手还是嫩嫩的,怎么可能猜不着。”
樾樾低头看了看自己的纤纤玉手,“那下回我带双手套。”
“可以试试。”
并不久别而重逢后,两人安静地站在礁石上,望着近处翻腾的浪花和远处的海平线,沉默不语。
还是李力先打开了话匣子。
“家里二老还好吧?”
“还好,有师姐在照看,之前差点被暴乱卷进去,幸好治安队来的及时,现在已经恢复正常了。”樾樾看着李力,温柔地说道。
“学校呢?”
“魔武道社组成了保卫队,在和城市民兵一起保护学校。”
“那就好。”
她的眼睛一刻都没有离开李力,眼眸中倒映着他的映像,看得他有些莫名其妙,摸了一把脸,“我脸上有东西?”
樾樾微微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我帮你擦干净。”
然后,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
看到樾樾如此主动,李力自然也不甘示弱,紧紧地抱住樾樾,回应这一热吻。
波涛拍岸间,两个人沉浸在彼此的爱中,无法自拔。
良久,唇分。
李力低头看去,樾樾水汪汪地眼睛映入眼帘,依旧在述说着缠绵的情话,他轻轻抚摸着她秀丽的长发,调笑地问道:“今天这是怎么了?这么主动?”
樾樾没有回答,依旧看着李力,浓郁地情愫索绕,她轻轻地说:“亲爱的,我想要个孩子。”
李力诧异,不知道她为什么突然提到这个,于是小声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亲爱的,我想要个孩子。”樾樾重复道,不知为何,她的眼中逐渐蓄溢出泪水。
“好好好,等事情过去了,我们就结婚,生他个十个八个,没事生着玩。”李力赶忙哄道,从来没见过这么脆弱的樾樾,让他有些慌了手脚。
听到李力的承诺,樾樾使劲点了点头,头埋入了李力的胸膛,可是不知为何,她的眼泪却止不住,逐渐打湿了李力的前襟。
“别哭啊宝贝,别哭。。。”李力顿时手足无措,“谁欺负你了?我找他晦气去,我现在可是联合国的大官,谁来咱都不怵他。咱以维护国家和人类安全的名义把丫的关到天牢里上老虎凳辣椒水,让他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我爸。”
“。。。这个不行。”李力吓得猛一哆嗦,然后小心翼翼地问道,“真是老丈人?不应该呀,丈母不会制裁他的吗?”
“瞧你那样!”樾樾噘嘴,“不是说谁来都不怵的吗?”
“。。。但这个真不行,这是阶位压制,我拐跑了他的前世情人,他不剁了我就不错了。”
“噗。。。”
看到李力谨小慎微地样子,樾樾终于笑出声来,“放心吧,跟他没关系,只是我有些事情想不通而已。”
“那现在想通了?”
“想通了。”
“那就好。”李力舒了一口气。
“你。。。就不问问我什么事?”
“什么事?”
樾樾翻了翻白眼,“不告诉你。”
“。。。”
正在两人打情骂俏地当,应对小组的人跑了过来。
“组长,有一个方案,需要你来过目一下。”

78gep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說 魔法導論 ptt-第二百六十三章 小店談天-pxlbd

魔法導論
小說推薦魔法導論
有关于对待天枢的态度,人们大致分为两派,一派认为人类遭受天枢的毁灭性打击,诸多灾难导致大规模人口锐减和社会动荡,应该想办法报复回去,进攻甚至俘虏天枢以补偿人类。另一派则比较谨慎,他们认为天枢的存在已经证明了金星原住民的魔法程度远高于人类文明,如果贸然报复,必然导致事态的全面升级,这是人类不愿看到的。
这两派各有各的道理,谁也说服不了谁。
会议进入了僵持阶段,以元素海所代表的妥协派与帝国所代表的激进派各执一词,还有代表中立的联合王国,连续讨论了几天都无法确定。随着对话三方的语言激烈程度逐渐升级,好好的人共体大会都快成了菜市场。
究其原因,自然是各国所遭受的损失并不一样,所以立场并不相同。
元素海联邦多是联邦岛屿,漂浮在海面之上的元素海内部,几乎不受各种天灾侵扰,反而因为对金星的激进策略一定会消耗海量的元素能源,必定会从元素海内抽取,于是他们是最不积极的一个。
而晨帝国,因为拥有漫长的海岸线和广袤的内陆纵深,领土内地址结构多样,于是承受了最多的自然灾害,几个城市都处于地震中心,伤亡惨重,他们也是最希望干他娘的金星一炮的国家,至少对国内民众有所交代。
至于联合王国,单纯是因为他们成员王国太多,意见不统一。
就这样,会议拖了足足一周,每天会议一开始就是各种螺旋扯皮,包括李力在内的一干人等实在受不了了,直接消失不见。直到最后,委员会实在没办法了,发信函邀请主要国家的首脑前来,所有人摊开了说,是成是败给个准信。
于是乎,晨帝、西弗勒斯大魔导师和奥古斯丁国王便坐在了圆桌前。
“。。。综上所述,天枢,一个不受控制的人工智能对于人类的未来会有极大地隐患,甚至此时已经威胁到了全人类的安危,我们必须要在其真正毁灭人类之前结束他的威胁。”
晨帝国发言人结束发言,坐了下来。
人们的目光纷纷看向几位首脑,却没有看到他们的表情有什么变化。
会议主持人要求元素海的发言人讲话。
就在这时,会议室紧闭的大门打开,一个人人匆匆忙忙跑到主持人旁边,交给了他一份材料,并说了几句话,由于没有麦克风,其他人没有听到他们对话,只是看到了他们周围的人露出了极度震惊和不可思议的表情。
主持人重新登上了讲台,令所有人惊讶的是,他握着材料的手有些微微颤抖,“各位领导人,刚才委员会收到来自群星联合会的通知,全球各大观星台检测到金星表面元素的异常流动,其流动方式与之前的金星临地如出一辙,有很大可能。。。之前的灾难又要重启了。”
全场哗然。
所有人都表情震惊,议论纷纷,没想到金星的下一次攻击来得如此之快。
此时,人们才真正意识到,天枢的思想方式与人类截然不同,他不会做所谓的试探和增加筹码,对于他来说,这是一场合法的生物灭绝仪式。
而对于人类来说,这是一场战争,是一场超越视距的宏观战争,双方以星球为能量水晶,在太空尺度下出招,谋求一击致命。
晨帝面无表情地站起身来,什么也没说,在众人的目光中转身离去。
会议已无任何意义,人类现在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活下来,并赢得战争的胜利。
。。。
李力在跟随晨帝离开的途中看了一眼西弗勒斯大魔导师,出乎他的意料,大魔导师阁下也在看他,并在察觉到他的目光后,给了他一个眼神。
李力有些疑惑,甚至怀疑自己看错了,等他继续看向西弗勒斯大魔导师时,他已经开始低头收拾东西了。
走出会议大厅,李力抬头看了看走廊上的座钟,距离下一个会议还有一些时间,于是便站在一旁等待。
很快,西弗勒斯大魔导师便从会议室走出,看到李力时豪不意外,轻轻甩了一下头,示意他跟上自己。
李力点点头。
两人不快不慢地走在走廊上,都没有说话,会议的参加人员或快或慢地从他们身边走过,所有人都紧锁眉头,或许他们之前还在商量会议结束后去附近哪家好吃的餐馆或者酒吧放松一下,可现在全都没了心情。
出了大楼,两人沿着国际路向前走着,没一会儿便拐进了一个小巷,李力跟随者西弗勒斯大魔导师在小巷里穿梭,有些惊讶这里居然有如此纵横曲折的地方。
走着走着,他突然冒出个奇怪的想法:西弗勒斯大魔导师是不是准备找个地方灭口?
至于动机。。。他是莉莉丝的父亲,莉莉丝又是精灵遗族,而天枢是精灵造物,这么算下来西弗勒斯大魔导师应该是天枢的外公吧。
给外孙出头,这个动机可以理解。
西弗勒斯大魔导师没有注意李力的胡思乱想,或许注意了也不会在意。
七拐八拐后,西弗勒斯大魔导师在一家没有招牌的小店门口停下了脚步。
“这里的麻婆豆腐不错。”西弗勒斯大魔导师说了句,便钻了进去。
小店不大,只有四张桌子。或许是因为这附近高档餐馆不少,这里显得很冷清。老板正在柜台后算账,看到两人走了进来,不多说,只是指了指墙上的菜单。
坐下后,西弗勒斯大魔导师看着墙上的菜单说到:“一碗大馄饨,一份手撕鸡,一份四季青。”然后转头看向李力,“你要什么?”
李力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西弗勒斯大魔导师,进门之前那句“麻婆豆腐不错”他还记得,结果却没点。
“那我要一份麻婆豆腐,一碗米饭。”于是他说道。
西弗勒斯大魔导师点点头。
老板炒菜的当间,西弗勒斯大魔导师终于说道,“莉莉丝最近还好么?”
“挺好的,吃嘛嘛香。”李力谨慎地回答道。
“她是一个好孩子,从小便是”,大魔导师淡淡地说,“小时候,家庭还不富裕的时候,她就承担起了家务,帮助她的妈妈洗衣服,做饭。。。这孩子拥有极高的天赋,无论是做饭,还是其他什么。”
李力不知道大魔导师想要表达什么,只能安静地听着。
“后来,她的母亲去世了,她就一个人承担起了照顾家庭的重任,当然也在照顾我。”大魔导师想了想,突然问道,“你觉得莉莉丝怎么样?”
李力悚然一惊,这特喵的是要托孤吗?卧槽这不行啊,他名花有主了啊!
“还。。。还行吧,人很漂。。。很厉害,也很冷静。”
“没错,很厉害,各个方面都很厉害,无论是魔法、语言、厨艺还是政治、军事和经济,很多地方都能够提出独到的见解,就像是浸淫于此十几年的教授。”
“还有二次元。”李力咕哝道。
西弗勒斯眯着眼睛瞟了李力一眼,吓得他赶紧喝了口茶。
“那时我并没有在意这点,只当是她天赋凛然,甚至非常骄傲。。。直到我成为了联邦的代议长,接触到了一些无法言说的内幕。”
“那就不要说了!”李力斩钉截铁地说。
西弗勒斯大魔导师没有鸟他,继续说道:“然而联邦存在的历史终究是较为短暂,资料里只言片语也说不清楚,所以你知道的一定比我多,我想。”
原来是想要获取额外情报啊,李力想到。
可惜他想错了。
“从小到大,她一直在做一个女儿应尽的义务,却没有享受到女儿的幸福。她好像什么都知道,又对什么都不感兴趣。”大魔导师喝了口茶,“直到遇见了你。”
李力脸抽了抽,感觉这话不太好接。
“她为什么会对你感兴趣?”大魔导师目不转睛地盯着李力,看得他心里毛毛的,“一个贫穷,不知来历,毛躁,一无是处,只有运气稍微好点的普通人。”
“您。。。咳。。。嘴下留情。。。”李力尴尬地说。
看到李力这个样子,西弗勒斯大魔导师轻笑了笑,“这是我十年前的看法。”
“时至今日,我才发现她不光其他方面很厉害,甚至连眼光都很高,她是如何知道你能在短短十年间成就如此不凡的成绩的?”
“照您这么说,眼光最高的应该是欧文大魔导师。”
西弗勒斯大魔导师难得撇撇嘴,“狗屎运而已。”
李力默默喝茶。
“当然,我女儿的事情就到此为止吧,我想找你谈的,是关于人类命运共同体所面临的问题,也是人类所面对的绝境。我想知道你有什么办法。”
李力有些尴尬地说:“这种事情光靠我一个人的想法是绝对行不通的吧。。。”
“只是随便探讨一下。”
“这样啊。。。李力想了想说道:“其实吧,我们其实掌握着不少手牌,并不是无牌可打,而且有的时候甚至可以变被动为主动。”
“哦?愿闻其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