鹿妖逐鹿

g5iqp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鹿妖逐鹿 ptt-391.聖洞前推薦-qdp7l

鹿妖逐鹿
小說推薦鹿妖逐鹿
领路上山的两名妖将到地头就告辞,面对几位妖圣和白狮谷鹿大妖将,玄天派元婴钱一禄拿不得翘,也没别的说辞,只道:“须弥山洲各派已多有外迁之心,无非还未至山穷水尽境地,便无破釜沉舟之决心,再加外洲门派尽都阻拦,他等搬迁哪洲、占地几何未能一致,尚有得扯罢了,你兜风岭售那灵根,我等北俱芦洲各家门派置换成别样灵根,再跨洲送回去,使须弥山洲不至骤成死地,缓外迁之患,想必你等异族也是乐见,废仙种与灵根,价儿且再议议!”
阻止须弥山洲各派外迁,倒是北俱芦洲人妖两族利益一致所在,想去想来,只从这方着手,可有说动妖族的机会。
天下再大,废仙种总有穷尽,而无强劲对手的话,人族繁衍之能却是无穷尽,子子孙孙都要种粮吃饭,都要开荒垦地,所以妖族也好,人族各派也罢,全都知晓,便有大量灵根送回须弥山洲,也只能缓那边修士外迁的速度,并不能彻底解决问题。
当然,能缓解一下外迁之患也是好的,只不过两家本是敌对,要妖族从“大局”出发,牺牲自身利益,还是不易就是了。
妖族中,本也没几个有远见卓识的,也基本不识羞。
这种场合,四位妖圣、两位妖祖竟全都未出声,只那白鹿妖懒懒地开口答:“俺这里的价,便一百黄上品换一株灵根,你等买去转售须弥山洲,也还有利可图,能得找补回来,莫只贪心,欺俺们妖族不懂经济耶?今日来若只是论价,足下可以回了哩!”
得,骗不到!
本洲各化神门派共议的结果,妖族外售灵根,玄天派等转手再卖须弥山洲,至少要翻个倍才合算,只不过天地之源,没哪家会嫌多,先要截留下大半,可不舍得只白经手一遭,全就卖过去获利!
只卖半数以下,利就少了,且须弥山洲灵药已甚缺,只能用别的来置换,这边灵药上就不足用。
这灵药,北俱芦洲各化神大派也不敢说就有多富足,消耗品,以往只敢保证核心弟子用度而已,能拿出买多少灵根?灵药不足,要用别的物件抵账,除不得不卖的废仙种外,又只妖族稀缺的法器适合,但全都不想资敌。
与预料中一样,白鹿妖拒绝得干净利落,只恨拿捏不到对方短处,钱一禄无计可施,悻悻道:“那需让我瞧瞧灵根之数,可能做成长久买卖!”
白鹿妖答道:“这倒可允!便劳烦通晓老祖带他走一遭,看完便送出谷去,不用再回兜风岭!”
白泽妖就带着钱一禄,在白狮谷里飞了一转。
要外售的灵根,原来都未留在兜风岭,而是在白狮谷四周,东一片西一林,钱一禄总共看了六处,瞧着是按年头种下的,各片灵根林里树木大小整齐,但各片林之间又粗细不同,相互差着年头,灵气吐放的量也不一致。
所种之地,全在白狮谷妖王山场附近,有妖王负责看顾,外售前灵根吐出的充沛灵气便是看管妖王的酬劳。
而最粗壮、已是堪用灵根的那一片,据说是个女蜂妖王家本后,按玄天派所获情报,蜂妖王面首无数,与那白鹿妖也是露水夫妻,积年的老相好,才一路从三七妖地界追至白狮谷的。
各片林灵根都在七八千株左右,目前来说,足够应付各修士门派购买。
此行未能有满意结果,不过已是意料中事,看完所有灵根,顺便也查看了白狮谷各处山形,才由白泽妖送出。
二十一约莫是还有事,出了白狮谷,白泽又一直将他送出圣猿山,方才折转回去。
钱一禄离去不提,那兜风岭上,几位妖圣和白鹿妖继续先前的话题。
为讨好处,焚炎大圣老凰身为女妖,却是最舍得下本钱的,可不会顾自家妖圣颜面,最先开口道:“大妖将,你唤俺们出力气时,可没谁推诿半点,如今本圣与老黄鱼一头,两家并一家,总能讨支犀角罢?究竟要何等好处,才肯允换?”
先前对钱一禄的慵懒模样已全消退,瞧瞧同样紧盯自己的玉爪大圣,白鹿妖苦笑着答:“娘娘,俺谷里才只四名犀牛妖王,这次是已可割四支犀角来,只是哪里够分的?许给娘娘,别家岂又甘休?”
钱一禄上山之前,她就已废半天口舌,这白鹿大妖将左右不松口,老凰已有些恼了,便只觑着,再不做声。
老黄鱼与她在一个被窝里打滚些年,已被收拾得服服帖帖,老凰发作,他不想恶了白鹿妖,也无话说。
玉爪大圣老雕加入联盟甚晚,寻北漠安家,前些年植树、最近诛魔,都受白鹿妖之惠不小,更没话说。
二十一敢怼老猿,其他妖圣面前倒不会不知尊卑地插嘴,场面一时就安静下来。
老猿怀里抱着猿妖姬三年前才产下的猴孩儿,如今虽只算开灵智之兽,但确实身具金刚铁臂猿血脉,老猿自家又知晓些本族血脉,再有白泽在,血脉提纯并不难,百来年就可长成,成年当还在夭夭之前,让老猿很是开怀,这几年瞧白鹿妖都顺眼许多,本不关他事情的,但见场面尴尬,忍不住出声解围:“妖圣多,犀角少,许了你家,别家总过不去,老凰且饶他哩!”
不想老凰恼火得紧,听这一声,对他圣猿也敢瞪眼:“那便四支新角,谁家也不给,只留他手里?你圣猿山倒是不缺,只怕新得犀角,还有这小猿孩儿一支?”
师公不是脾气好的,瞧着被怼一句,脸色就有些不好看,怕真说僵去,小隙毁联盟大事,白鹿妖才忙插言:“娘娘,这次四支犀角,真都已有主,且并无元福师弟的份!”
略顿一下,他再道:“才四位犀妖王,便几十年后再割次角,也不够诸位圣爷分的,不过谷里二十多名望月犀妖将,小半是老积年,只差着一丝契机,依俺老鹿想,不如各位圣爷各认一名犀妖将,自家用心教导,若他得造化晋级妖王,此后产角都归教导的圣爷所有,与兜风岭不相干,如何?”
小妖晋妖丁、妖丁晋妖将,除修业那等血脉特异的,只要灵药充足,便只需熬时日而已,都不算艰难,唯从晋妖王往上起,都需契机造化,多半这缕契机还与自家大道相关。
修罗族眼里,妖将级别的玉骨少有,妖王级却多半会有,妖祖更不用说,便是这个原因。
人族修炼已成体系,更是完全抛弃与大道无关的契机,筑基晋金丹,必先寻道,此后才再晋级。
妖族比人族分支细,修炼却各走各路,便安静坐在旁边的妖祖二十一,也是数万年老妖祖,但想晋为妖圣,至今无门,总体来说,便是大道契机尚未参透。
白鹿妖笃定与玄天派赌斗时能晋妖王,是弄明白后,白袍后那“瑞”字就是他的大道,是他玉骨所在,就是他的契机,他并不缺这个!
当初打杀圣犀,白狮谷留下的二十多名望月犀妖将,全分借给鸥妖王、蛟妖王等使唤,那两家山场附近也已多种要外售的灵根,就指望增其等气运,让寻到契机晋妖王。
妖将晋妖王,实属不容易,当年靖平山大将军黑牛,也是好不易才看到一丝契机,不想也为此而亡。
如今白狮谷灵根足,灵气充沛,气运也就要足些,但几十年过去,那二十多名犀妖将未曾有一个得造化,都未寻得晋级契机。
说起来,这些望月犀妖将未晋级,一是时间尚短,三十多年对妖怪来说只是寻常;二则圣犀身死,他等与那老犀本是同族,难得白鹿妖信任,晋级就要被割去角,寿数不急的,便大多消极以对,自家不肯,灵根再多、气运再足也难成事。
人类修炼自成体系,修士借前辈经验,寻大道晋级比别的生灵容易些,妖族则除龙宫等少数地界外,并无传承,大妖除自家子嗣血脉外,不会有耐心去引导底层妖众。白鹿妖想着,左近无战事,十来名妖圣大能平白浪费了却可惜,趁此机会,各家许一名犀妖将去,望月犀角勾着,妖圣们总不至于再无耐心教导,妖圣监督,犀妖将们也没几个再敢消极应对晋级。
当然,便有妖圣耐心教导,也并非就一定能觅得晋妖王契机,但总比妖将自家摸索好上太多。
听完白鹿大妖将的话语,老凰并未全消气,只是白狮谷如今太过要紧,非才望月犀角一桩好处,不好真弄僵了去,想来想去,自家真能盘出一名望月犀妖王来,别家也别想轻易分润了去,算勉强得个台阶下,她才狠声道:“依你!老娘就带个犀妖将回去,自家盘弄!”
白鹿妖忙阻她:“娘娘且慢!便犀妖将得晋妖王,角许你,种却要留俺谷里,左右娘娘常要来俺谷里泡澡的,往来顺道指点即可,可莫带归家去!”
现如今,犀牛湖底的古怪已被妖圣、妖祖们弄明白,确实一年要有小半年要来兜风岭下泡沸水,顺便在白狮谷里教导妖将倒也便宜。
只是听白鹿妖的意思,望月犀妖将便许给各家,却也要留在这谷里配种,不许血脉外流,果然符合大妖将一毛不拔的性子!
能产灵根,修士都要上门来求,好处这般多,老娘堂堂妖圣,且先忍着你!
便谷里望月犀妖将有二十多名,也有实在蠢笨不堪的,由自家教导晋妖王,总要选个入眼的,别看兜风岭上此时只这几个妖圣在,多数本体都在湖底泡着呢,大妖将这口风一开,谁还不知晓?须赶紧着些,挑个好的去。
丢下本尊专程陪着来的老黄鱼,老凰先闪身走了。
这婆姨就不是个尊夫的,老黄鱼唉声叹气中,与玉爪大圣一起闪走。
老猿不差望月犀角,因此不急,二十一才起身道:“俺是忙碌命,来谷里一趟不易,且也泡澡去!”

aqfan優秀都市小说 鹿妖逐鹿 起點-390.登山分享-vgzso

鹿妖逐鹿
小說推薦鹿妖逐鹿
当年趁老猿外出不在家,师父就曾越过圣猿山潜入到圣犀谷,与老犀合谋坑老猿。
再之后,灵山寺那老和尚分身也进来过。
除这两位化神,万万年以来,虽说才只是一缕分身,自家也要算第三个得进入此谷的人族。
只不过时过境迁,圣犀谷改名为白狮谷不说,谷里还多出一座迁来的兜风岭,妖族视之为圣地、人族则当作眼中钉。
自家这缕分身是正式与三七妖打过招呼,作为使者堂堂正正上门的,白鹿妖那厮架子倒大,未亲到山脚迎接不说,也没有妖王、妖祖招呼,只有两名妖将等着。
才进白狮谷,从圣猿山陪过来的三七妖便丢下自己先行一步,改由大匿王从谷口陪飞进,到兜风岭山脚,大匿王也转身回去,就把他丢给这两妖将。
山脚等候引路的两名妖将,一个双眼发黑,一个身着黑皮,本看不出根脚来,不过如今各大派对兜风岭的情报已是一等一重视,钱一禄猜测应是兜风岭门下的貊妖半玄和黑虎妖死鬼,居然还不是兜风岭大将军狗宝。
妖族不愿与自家讲礼数,但这兜风岭上,别说钱一禄来的只是缕元婴分身,便本尊亲至,也全无耍横的资本,只能收起郁闷,老实随在两名妖将身后,一步步攀上兜风岭。
这次分身进妖族核心之地,是北俱芦洲各家修士共议出来的结果,为的当然是废仙种与灵根交易,聚众家之愿行事,但妖族有化废仙种为灵根的本事,又肯外卖,灵根为本源之物,得之涨灵气添气运,从来可遇而不可求,妖族肯卖已要烧高香,人族是非买不可,说不得要任对方拿捏,再利的嘴也难讨到好,议价更是别想,大家心里都清楚,这差事才会落在声望跌至谷底、化神又不在家的玄天派头上,倒不只是玄天派和白狮谷离得近的缘故。
若不是怕各家分头行事,更要被妖族所趁,只为收灵根合洲那场议事本都可以免了的,主持外事的各家元婴又不是真闲得没事做,窦一声至少还能去挑粪。
对那能生出灵根的白鹿妖,现如今各家化神也是大变态度,议事时,各家外事元婴齐表明:知晓玄天派十余年后与白鹿妖有一场赌斗,不管道玄有多少算计,到时只许生擒,不许打杀,且擒到后要交出去,由合洲共管!
窦一声带回这消息来,筑基期的二师兄气得脸黑了好久,三师兄回房后砸坏他自家屋里所有物件,倒是小十三眼笑得眯起来,与平日肉笑眼不笑的样儿全然不同。
各家化神门派态度一致,莫说师父不在家,便在家里也违拗不过,对十多年后这场赌斗,大师兄愁得连皱好些天眉。
这趟不得不走的行程,既然只能任宰,钱一禄也没打算玩出朵花来,只当是到妖族核心之地一游,最多再窥探些隐秘事回去就成。
因此,妖族同意他到兜风岭后,先前随三七妖,倒以难得的心境领略一番圣猿山景象,再进谷和大鲵妖同赏了犀牛湖的数百里烟波。
果然还是全无人烟之地,风景更有味道些,瞧着蛮荒而又自然。
兜风岭很是高大,双腿登山用时却久,迎湖这面,果然满山是枝叶茂盛长满毛桃的野桃树,听说桃儿都酸涩,不中吃。
山道上,上下往来的小妖不少。
钱一禄分身走得慢,引路的两名妖将也不催促,同样放缓了脚步。路遇的下山小妖不说,好些上山的从后面赶上来,与两名引路妖将见礼过,好奇地瞟瞟钱一禄,就超过他一行先行。
不管上下山,路遇的全都是小妖,妖丁有坐骑,妖将更自己会飞,从这方面来看,兜风岭虽热闹,能登山的生客却少。
大家都有共识,白鹿妖绝对要算妖中另类,对他自家的白狮谷防范之严,妖中极是少见,常年往白狮谷跑营生的妖多,能登上兜风岭的却几乎没有,妖奸探子进谷都不容易,更莫说上山窥虚实,各派只能从侧面获得些山上情报。
缓步慢行近一个时辰,才见到半山上第一座妖族建筑,是粗犷结实的一座大土楼。
土楼下,此时却有名脸上带疤的小妖手拉着绳索,趾高气扬地喝骂:“你几个该剐的奸细、遭瘟的妖和尚,山主老爷有吃喝供应,就该跪谢天地,还敢挑肥拣瘦?还当是你家里么?”
钱一禄神识轻轻一扫,被那小妖绳索拉着骂的居然是三名妖王!
再仔细扫过,除被绳索穿过琵琶骨系在一起外,三名妖王体内还都下得有禁制!
看那小妖未化形的双腿、胸,应是名犀牛妖;三名妖王则全蓬头垢面,神情萎顿,此时全低着头,任那小妖喝骂不还嘴。
五年前就得了情报,想是白鹿妖本事再长进,汇往白狮谷采日华的妖又扩了两千,兜风岭上也新化出一百小妖,这犀牛小妖才显双臂,应就是五年前所化。
三名妖王是兜风岭的阶下囚,难怪小妖敢叱骂!
瞧三名妖王惨模样,遭囚的时日当已不短,没听说妖族有内战,莫不就是离离原大战被擒来的?灵山寺的护法妖王?
当年离离原大战,一干妖圣为白鹿妖练手,不顾体面出手擒走两百多名妖王,其中好些得解掉那毒和尚的咒,分遣在老雕、老熊家门下行事,后来也都被打探出来。
没要解咒被拘押兜风岭的,便是白鹿妖练手对象!
那鹿妖现今的本事,旁者难知晓,他等被拘押的妖王囚却通透得狠!
白鹿妖从灵桃峰外逃还不到八十年,当初的妖丁如今晋为妖将,却已能采日华,能描法器,与三师兄大道相仿的,指不定法宝也易得,能越阶拿妖王练手,可见其厉害程度,万幸师父远见,那场赌斗未安排年青的七杰出战,而是委屈二师兄降阶,否则真没有半点胜算!
当年的七杰为筑基中顶尖,三十年过去,倒已有两个晋为金丹,但便现在金丹修为,都不知可还斗得过妖将的白鹿妖。
师父的安排,当时以为稳妥,如今看来,被缚上手脚的二师兄,却也不定能稳胜!
能探得一二毛皮回去,稍助二师兄也是好的。
他这边刚心动,想要算计,领路的黑虎妖已冲那小妖喝骂:“狗日的软蛋,哪个叫你带这等瘟生来此张狂?不知有外客上山?”
被妖将喝骂,妖王面前耀武扬威的疤脸犀小妖才发现这边,吓了一跳,忙叫:“死…死鬼将军,俺…俺不知……”
想来疤脸犀小妖名字就叫软蛋,另一个貊妖将瞪过去,也开口骂:“快拉滚回妖祖洞去,莫在此碍眼,明日叫你软蛋日辣去!”
两名妖将都不笨,喝斥那小妖拉走妖王囚徒,是防着自家!
折一具分身,神魂总要受损些,钱一禄可不想和师父分身第一次上兜风岭一般有来无回,瞧那犀牛小妖果然拉着三名囚犯就走,只得作罢。
自家是正式求见的,消息早该传至此地,但兜风岭所遇正常出入的小妖、本该紧藏的重囚,无不说明一事——自家这元婴分身上山,妖族压根就没当回事,便折在山上也属平常!
四师兄马一命还在就好了,他那专门送命的道,来做此等事最恰当不过。
收废仙种、售灵根,便自家有三寸不烂之舌,也无法改变丁点,只能由白鹿妖说了算!
收拾起沮丧心情,钱一禄随两名妖将,再沿石梯向前。
再路遇的小水潭边,又有座结实的凉亭,倒也略有些雅致,不过仔细一扫,周边野桃树之前,一株玄上品紫枸杞,旁边还有七八株玄中品灵植,成堆在一起,最差那株杏树也是黄上品。
这般多高级灵植种在一起,虽没有地级,要耗的灵气也堪称巨量,野桃树中才只百十株灵根,本该供应不上才对,不过兜风岭灵气浓郁程度,比五十年前的玄天派道宫中还强,这些灵植瞧着长势都好。
兜风岭前山种桃,后山植李,人族卖过来的废仙种就以道祖果核最多,那白鹿妖既有变废为宝的本事,大批李树灵根想都是藏在后山,不知可得机去瞧上一眼,估估数量。
两名妖将领着,直行到相连着的几个大洞前,方才算到地头。
居中一个大洞,上方“圣洞”二字,字体在妖族中算少见的端正,当然,也仅只是端正而已。
圣洞门前一溜石凳,已座等的几位妖圣,全在离离原见过,手上抱着个猴娃的是搬山大圣老猿;披白色羽衣的是如今掌管北漠的玉爪大圣老雕;小圆脸着黄袍的是潮汐大圣老黄鱼;高髻上插着凤钗的美妇是焚炎大圣老凰鸟。
妖圣之后,末位是先赶至的绿袍妖祖,三七妖旁边那白袍俊俏妖,想就是灵山寺逃脱的白泽,妖祖身份。
白泽身后石凳上,才是着带字白袍的白鹿妖,白狮谷兜风岭地主。
居然有四位妖圣在此,对自家这趟行止,妖族到底是重视呢?还是不在意?
钱一禄分身倒有些迷糊了。